武侯廟碑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武侯廟碑銘
(並序)
作者:沈回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44

皇帝御極,貞元三祀。時乘盛秋,府主左僕射馮翊嚴氏,總帥文武將佐,洎蒙輪突蹄之旅,疆理南鄙,營軍沔陽。先聲馳於種落,伐謀息其狂狡。於時威武震疊,虜騎收跡,塞垣肅修,烽燧滅焰。士無保障之役,馬無服轅之勞。重關弛柝,邊轂棲野,我師惟揚,則有餘力。乃升高訪古,周覽原隰,敬修茲廟,式薦馨香。光靈若存,年祀浸遠。雖簫鼓忻奏,邑裏祈禳;而風雨飄颻,祠堂落構。土階莫數尺之崇,庭除無袤丈之隙。登降不能成禮,牲玉不得備陳。頹墉露肩,灌木翳景,樵蘇滿徑,麋鹿走集。馮翊曰:「丞相以命世令德,功存季漢,遺風餘烈,顯赫南方。邱壟南山,實在茲地,荒祠偏倚,廟貌垝裂,非所以式先賢崇祀典也。」乃發泉府,徵役徒,撤編菅。芟叢薄,是營是葺。眾工群至,繚以高墉;隔閡芻牧,增以峻宇。昭示威神,靈英昔賢,像設如左,翼翼新廟,日至而畢,顧謂小子,揚榷前烈。銘於廟門曰:在昔君臣合德,興造功業,有若伊尹相湯,呂望興周,夷吾霸齊,樂毅昌燕。是數君子,皆風雲相感,垂裕來世。嘗以為阿衡則尊立聖主,天下樂推;尚父則上讎獨夫,諸侯同舉;管氏籍強齊之力,以宗周無令王;樂生因建國之資,讚燕昭為奧主。君臣同道,僅能成功。惟武侯遭時昏亂,群雄競起,高光之澤已竭,桓靈之虐在人,遇先主之短促,值曹魏之雄富。能以區區一州,介在山谷。驅羸卒,輔孱主;衡擊中原,撐拒強敵。論時則辛癸惡稔,語地則燕齊勢勝。遷夏殷者未可校功,霸桓昭者不足侔力。向使天假之年,理兵渭汭,其將席卷西邑,底綏東周,祀漢配天,不失舊物矣。洪伐彰彰,宜冠古今;倬軼前烈,其誰曰不然?武候名跡,存乎國誌,今之群書,姑務統論大略,敘我新意。至於備載爵位,追述史傳,非作者至德也,今則不書。其銘曰:

桓靈濟虐,雲海橫流。群雄蝟起,毒蠚九州。天既厭漢,人思伐劉。沸渭交爭,存亡之秋。其誰存之?時維武侯。伊昔武德,蜿足南陽。退藏於密,在曜其光。有時有君,將排垢氛。魚脫溪泉,龍躍風雲。先主纘緒,天下三分。馥馥德馨,悠悠清塵。前哲後賢,心跡暗淪。建茲新廟,式是梁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