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力解決與解決武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武力解決與解決武力
作者:胡适
1918年11月16日

本文为1918年11月16日胡适在天安门演讲大会上的演讲,原载1918年12月15月《新青年》第5卷第6期

  许多愚人还说这一次欧战的结果,完全是“武力解决”的功效,这是大错的。

  我说这一次协商国所以能完全大胜,不是“武力解决”的功效,乃是“解决武力”的功效。

  “武力解决”是说武力强权,可以解决一切争端。德国就是打这个主意的。我们中国也有许多人,是打这个主意的。

  “解决武力”是说武力是极危险的东西,是一切战争兵祸的根苗,不可不想出一个怎样对付武力的办法。这一次协商国所以能大胜,全靠美国的帮助,美国所以加入战团,全是因为要寻一个“解决武力”的办法。协商国因为要得美国的助力,故也同心合意的赞成美大总统制“解决武力”的政策。要不是这个“解决武力”的主意,美国决不加入。美国若不曾加入,协商国决不能得如此之大胜利。

  所以我说,这一次的大胜全是“解决武力”的功效。

  如今且说美大总统所主张,协商各国所同声赞成的“解决武力”的办法是什么。原来从前也有人想过“解决武力”的法子,大概有两条:

  一、用以毒攻毒的法子。你用武力,我也用武力。你练兵,我也练兵。你造铁甲船,我也造铁甲船。你造飞机,我也造飞机。

  二、用不回手的法子。你用武力,我决不回手。你打我一个嘴巴,我把脸凑过来,请你多打两下。你拿了我的东三省,我拿内外蒙古一齐奉送。

  这两个法子都是有大害的。   一、以毒攻毒的法子是不行的。为什么呢?因为武力是没有限制的。英国总算强了,然而打不过德国;德国的武力总算天下第一强了,然而德国到底打不过世界各国的大联军。这叫做“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终怕恶人磨”。武力到底是不行的。

  二、不回手的法子,也是不行的。为什么呢?因为国家对国家,所关系的很大,不但关系自己国内几千万人或几万万人的生命财产,还要带累旁的国家。如这一次大战开始时,德国要通过比国去攻法国。比国是极小的国,若是不回手,就让德国通过,那时德国立刻就打到巴黎,英国法国多来不及防备,德国早就完全大胜了。幸而比国抵住一阵,英法的兵队,方才有预备的功夫。只此一件事就可见不回手的法子,不但自己吃亏,还要连累别人。所以也是不行的。

  那么,现在各国所主张的解决武力,是怎样一个办法呢?他们的办法有几条要紧的主意,可以分开来说:

  第一,他们公认现在世界的大祸根,在于各国只顾用自己的武力来对付别国的武力,这种武力的办法,有许多害处:

  (一)大家斗着加增军备,花了几万万万的金钱,只苦了几千万万的百姓。

  (二)大家都有了军备武力,正如地雷火炮都安好了,碰着一根小小的火柴,立刻就要爆发。这是最可怕的危险。

  (三)这种各国私有的武力,互相对抗,半斤对八两,一拳敌一脚,都抵消了,都白白的糟蹋了,到底不能做什么有益处的好事。枉费了几万万的金钱人命,却不能有什么益处,这不是傻子干的事吗?

  第二,他们公认要解决武力这个问题,须把各国私有的武力变成世界公有的武力。这就是说,要把互相对敌互相抵消的武力变成互相联合的武力,武力同向一个方向去尽力,这个共同尽力的方向,就是全世界的和平,就是万国公法,就是世界公理。我且说两个比喻:

  (一)比如我这两个拳头,这边有二十斤气力,那边也有二十斤气力,我若用两个拳头对打,这边的气力被那边的气力抵消了;两边的气力都白用掉了。我若是用两个拳头联合起来,可举起四十斤重的东西,这便是两边的气力同向一个方向尽力的大功效。

  (二)再比如北京城的警察,你看全城的警察何尝不是武力,但这些武力是用来向一个方向去尽力的。这个方向便是北京人民的治安,便是中国的法律。因为他们同心合力做一件事,故中区可以帮助左区,左区不妨害右区,故北京全城的百姓都受他们的益处。这便是公用的武力的大功效。

  第三,各国因为公认上文所说的两条道理,故要在这次和平会议时把世界各国联合起来,组织一个和平大同盟。这个和平大同盟的办法如下:

  (一)世界各国,无论大小强弱,都可加入。

  (二)同盟各国,大家公举出一个大法庭,各国有争论的问题,不许用武力解决,都要送去,请这个大法庭审判,判决之后,各国均须遵守。

  (三)各国如有不听大法庭审判的,由同盟各国联合武力去惩罚他。

  (四)一国有争端,不先去起诉,却先用武力,也由同盟各国联合武力去惩罚他。

  (五)武力之外,还要用旁的法子。可以禁止不守法的国家,不许他通商,不用他国的货物。

  (六)这个办法,把各国私有的武力变成了世界公有的武力,就是变成了世界公有的国际警察队了。这便是解决武力的办法。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6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