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經總要 (四庫全書本)/後集卷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集卷十七 武經總要 後集卷十八 後集卷十九上

  欽定四庫全書
  武經總要後集卷十八
  宋 曾公亮等 撰
  占候三
  雲氣
  氣象雜占
  軍行災異雜占
  太乙
  雲氣
  將軍氣象 將軍氣上達於天主名將多謀 猛將之氣如龍兩軍相當若發其上則其將猛銳如虎在殺氣中猛將欲行動發此氣亦主有暴兵起吉凶以日辰決之 又猛將之氣或如火煙狀或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門樓或上黑下赤似黑旗或如張弓弩或如塵埃頭銳而大者皆猛將氣也 軍上氣如囷倉正白見日益明者此猛將之氣不可擊 敵上氣黄白而轉澤者將有盛徳不可擊氣青白而高者將勇大戰前白後青而高者將弱士勇前大後小者將怯 敵上氣黑下勇赤氣在前者將精悍不可當 氣青而疎散者將怯弱軍上氣發漸如雲又變作山形者將有深謀不可擊若在吾軍速戰必大勝 敵上氣如蛟蛇向人此猛將氣不可當若在吾軍戰必大勝 凡赤氣上與天連軍中有名將一云賢將
  軍勝氣象 將帥士卒勇銳則為勝氣 凡氣上與天連此軍士彊盛不可擊若在吾軍戰必勝 軍上氣如火光將帥勇士卒猛此氣不可擊在我軍上速戰大勝 軍上氣如山堤林木將士驍勇不可與戰若在我軍上戰必大勝 軍上氣如塵埃粉沸其色黄白如旌旗無風而颺指揮敵此軍欲勝不可撃敵上白氣粉沸及上有赤色氣者兵銳不可擊在吾軍上戰必大勝 營上氣黄白色厚潤重者勿與戰 兩軍相當上有氣如持斧外向敵戰必大勝 兩軍相當上有氣如蛇舉首向敵者戰必勝敵上氣如疋帛者此雄軍之氣不可攻若在我軍上戰必大勝 敵上有雲牛如牽牛未可擊 遙望軍如鬬鷄赤白相隨在氣中得天助不可擊若在吾軍上可戰 軍戰上有赤黄氣上達于天亦不可攻 凡軍上有五色氣上與天連此天應之軍不可擊 其氣上尖下大其軍旅日増益士卒銳 其軍上氣似堤覆前後白必勝若覆吾軍上者急往擊之大勝 氣銳色黄白團圓而潤澤者敵將勇猛其士能彊戰不可擊 雲如日月而赤氣繞之如日月暈狀有光者所見之地大勝不可攻 敵上氣如雲自中天而至及軍上常有氣不變者堅固難攻 凡雲氣如虎踞在軍上者勝軍上氣如塵埃前後高者將士精銳不可擊敵上氣如虎伏者難攻 軍上常有氣者其兵
  難攻 軍上氣如華蓋勿與戰 有雲其狀如飛鳥所見國戰勝 雲如旌旗如鋒刃向人者勿與戰兩軍相當敵有氣如飛鳥徘徊在軍上或來向高者兵精銳不可擊 黑氣出上有赤氣臨我軍上敵彊我弱 軍上氣如馬首低尾昻者勿與戰軍上雲如杵勿與戰 望四方有赤氣如赤鳥
  在黑氣中如黑人在赤氣中如赤杵在黑氣中如人十十五五及狀如旌旗在黑氣中有赤色在前者敵人精悍不可當 敵上有雲如山嶽不可擊有雲長如引索於陣前後銳或一或四黑有陰
  謀青黑色有兵叛黄色急去 月暈有黑雲氣入暈中者隨所入擊之勝暈有抱所臨者勝 日暈相交居上者勝 虹直指順之而擊可勝 暈有抱有虹順抱者勝 日旁伴暈兩頭尖有戰者隨所指擊之
  吉城氣象 白氣從城中南北出者兵不可攻城不可居 城中有黑雲如星名曰軍精急解圍去有突軍出客敗 城中白氣如旌旗者勝若赤界其邊精銳不可當 赤雲臨城有大慶 黄雲臨城大喜慶 青色從城中南北出者城不可攻 青色如牛頭觸人者城不可攻 城中有氣出于東其色黄此天城不可伐 白氣從中出青氣從北入及回旋者軍不得入城 諸攻城圍邑過旬不雷不雨者為城有賢輔疾去之勿攻 城中氣出於外如火煙者主人欲出戰其氣若無極者不可攻城中氣如雙蛇者難攻若前高後卑攻之可拔
  後高前卑者不可攻 赤氣如杵形從城中出向外者内兵突出主人勝 城上有雲分為兩彗狀攻不可得 城上之氣不見於外者不可攻 有赤氣從城上出者兵内勝宜備之 凡城有諸氣從城中出入吾軍上者敵家氣也濛氣繞城不入者外兵不得入 日暈有青氣從中起四出者圍中勝
  戰陣氣象 氣青白而高者將勇大戰 氣如人無頭如死人卧敵上氣如丹蛇赤氣隨之必大戰損將四望無雲獨見赤氣如狗入營其下有流血
  四望無雲獨見赤氣如立蛇其下有流血 四望無雲獨見赤雲如覆船者其下有戰 初出軍日天氣昏漠雲氣陰沈寒慘者必戰 若清暢晴和風塵不動者不見敵亦不戰 有青氣見軍之王相方上者當成交戰不見者不戰 若白蛇赤蛇見敵上其下必大戰流血 赤氣血出盤旋住者其下有兵流血 白氣如車入北斗中轉移者其下有流血大將死 雲如耕壠者兵必大戰 日傍氣相交貫穿或相背軍中不和 日有白氣若虹交見者從上擊下勝無軍而見者下必流血兩軍相當必交戰 有白虹四五六見者亦為大戰日旁有一缺萬人死其下兩軍相當不利先舉月初滿而蝕有軍必戰 日月有赤雲截之如
  大杵軍在外萬人死其下兩軍相當不利先舉
  陰謀氣象 白氣羣行徘徊結陣來者為他國人來欲圖人不可視其所往隨而擊之可得 日月濛濛無光士卒内亂將軍宜循法度察有功以自明及有兵内發用嚴刑而伺姦人者勝 天陰沈不雨晝不見日夜不見星月三日以上陰謀也將軍宜謹左右及敵人五日至七日有謀擁蔽將奪其權主形殺事連陰十日亂風四起欲雨不雨名曰濛臣謀上 天陰沈日月俱無光晝不見日夜不見星月皆有雲障之而不雨此謂君臣有陰謀兩敵相當共圖議事 若晝陰夜月出上謀下夜陰晝日出下謀上 黑風氣如幢出於營中上黑下黄敵欲來求戰無誠實通言九日内宜警備之吉黑氣臨我軍如車輪敵人謀亂我軍 黑氣遊行中含五色臨我軍上敵必合謀來伐諸國反謀軍自敗
  攻城氣象 凡城上有赤氣黄氣四面繞之城中大將死城降 城上赤氣如飛鳥城中急攻必破城上有赤氣如破車城可攻 城上無雲氣主士卒散敗 城上營中有赤黑氣狀如狸皮斑及正赤者軍破 城上氣如死灰色及止不出者城可攻一云攻城圍邑其氣如死灰出而覆其軍上者多病城可屠 氣出復入者人欲逃遁 城上氣聚如樓見外者攻之可得 城中氣起而上赤可屠城 城上有雲如衆人頭赤色下多流血死喪氣出南北城可尅 其氣出而東城可攻 其氣出而西城可降 其氣出而覆其軍上者士多病其氣出而高無所止日久長 有氣從城外而
  來者兵欲盜攻 凡攻城黑雲臨城者積土固險之象黑水之氣城池之象我據城敵不可攻敵據城我不可攻 若白氣如蛇來止敵城上者急攻之少緩則失 若從其城來指我營者宜急固守凡攻城有見白氣繞城而入城者隨所入急攻
  之少緩則失 凡攻城若雨濛霧曰日死無色曰日死主兵勝 雲氣如雄雉臨陣其下必有降者 濛霧圍城而入城者外兵得入 有雲如立人之狀或如立牛圍城上者氣如交頸虹向内城可攻若有屈虹從外入城中三日内城可屠 日重暈而白虹貫日圍城客勝
  暴兵氣象 白氣如𤓰蔓連結部隊相逐須臾罷而復出至八九日急兵至 白氣如仙人千萬連結部隊相逐罷而復出者當有千里兵來 黑氣從敵上來我軍上敵欲襲我敵人至宜備不宜戰敵回從而擊之小勝天色蒼茫有此氣依日支干數内無風雨則所發之方必有暴兵日尅時則凶時日自消散此氣所發之方當有使人告急一人來則氣一條二人來則氣二條三人來則氣三條若散滿一方則有衆來期至依支干數數内有風雨則伏 壬子𠉀四望無雲獨見赤雲如旌旗下有兵起若遍四方者天下盡有兵 若四望無雲獨見黑雲極天天下兵起雲半天兵半起名曰天溝三日内有雨災解 敵欲來者其氣上有雲下赤其下敵必至 雲氣如旌旗賊兵暴起 氣如人色赤白而悴者是暴兵起 氣如人持刀盾有雲如坐人赤色所臨城邑有卒兵至驚恐須臾去赤氣如人持刀節兵未息 雲如赤虹有暴兵白虹長出皆有暴兵流血 有雲如人行至不定有暴兵赤雲如火者所向兵至 天有白氣狀如白布
  經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雲如胡人列陣天下兵起 白氣起廣六丈東西亘天者兵起有雲如布疋亘天者兵起有雲如狗四五相聚圍兵起 四方晴明獨有赤雲赫然者所見之地有兵
  伏兵赴氣象 軍上有黑氣渾渾圓長赤雲在其中其下必有伏兵不可擊 兩軍營欲戰或對壘相守望彼軍上白氣粉沸起如樓閣狀其下伏兵萬人不可輕舉 軍行近山林坑谷間當善防之既是伏兵之地而上有氣者不疑 雲氣紛相連及如蒿草數尺此以車騎為伏兵 雲如布席之狀似蒿葉盈尺許此以步卒為伏兵 伏兵之氣如幢節在黑雲中或如赤杵在雲中或如黑人在赤雲中勿先動 黑氣出營南賊逃我後有伏兵謹候察之 兩軍相當赤氣者伏兵之氣若前有赤氣前有伏兵後有赤氣後有伏兵左右亦如之審察則知伏兵所在 軍上有氣黑色黑色中有赤氣必有伏兵不可攻 前有黑氣後有白氣必有伏兵不可攻 有雲如山林在外有伏兵
  軍敗氣象 敵上有氣上黄下白名曰善氣所臨之軍欲求和退 敵上氣囚廢枯散如馬肝色或如死灰色或類偃蓋或類魚皆為敗將 敵上氣乍見不見乍聚乍散如霧始起此敗氣可撃若上大下小士卒日減 凡軍營上十日無氣發此軍必敗有赤白氣出乍即滅外聲欲戰其實欲退散黑氣如壊山隨軍上者名曰營頹之氣其軍必敗 軍上氣如火光夜照人軍士散亂 軍上氣出而半絶者欲敗漸盡者是一絶一敗再絶再敗三絶三敗在東發白氣者災深 軍上氣如羊形或如猪形此是瓦解之氣軍必敗 敵上有氣如雙蛇疾往攻之大勝 軍上有氣中似雙蛇守日急往擊之大勝 軍上氣如粉如塵勃如烟軍欲散 軍上氣五色雜亂東西南北不定者其軍欲敗 軍上氣如羣猪在氣中此衰氣擊之大勝 軍上赤氣炎炎降於天士衆亂將死 赤氣如火光從天來流下入軍軍亂將死 彼軍上有氣蒼須臾而散擊之必勝在我軍上宜固守 軍上有黑氣如牛形或如馬形從東起氣霧中下漸漸入軍名曰天狗下食血主軍散敗 敵上氣如羣鳥亂飛衰氣也伐之則我軍勝 望彼軍上氣如垂衣如人相隨擊之可得 望彼軍上氣紛紛如轉蓬者急擊之 望彼軍上氣色如揚灰敵欲退去 氣蒼黑紛亂者士卒飢 兩軍相去十里内三里外望彼軍上氣高而前後白青散此敗軍之氣可擊雲如覆船如車蓋者其軍必敗 雲氣如人頭臨軍營中戰不勝主流血 敵上雲如羣羊如驚鹿必退走宜急擊之 雲如卷席如疋布亂壊者皆為喪敗之兆可攻而擒 雲氣蓋道蔽濛晝𠖇者飯不暇食炊不及熟可急去也 雲如鷄兔臨營者軍敗走 軍上氣黑而卑如樓狀軍移必敗氣如擊牛凶敗之氣 敵上氣如雙蛇如飛鳥如决堤如壊屋如人相指如人無頭如驚鹿相逐如兩頭鷄相向皆為將敗之氣 凡降人氣如人皆叉手低頭又如人叉手相向白氣如鳥翅入屯營連結百餘里不絶而須臾下者當有他國來降氣如黑山以黄雲為縁者欲降服之象 氣清而漸黑者將欲死 雲氣如人頭者是將軍失兵衆之象 散軍之氣如燔生草之烟前雖銳後必退得嵗月便撃之必勝 黑氣臨營或聚或散如鳥將宿主敵人畏我心意不定終必有逃逓逼之大勝若在吾軍善撫士卒 日暈中有氣如死蛇者將死兩軍相當不利先舉 日旁有赤氣如垂鍾其下有將死 日月暈有紫氣所臨者敗 軍上有白虹及蜺出者敗 軍上有白虹及蜺入營者敗日暈氣後至先去者敗凡日月暈與氣以先至者為發以先去者為敗 軍上若日旁虹蜺及犯逆之戰者敗 日暈有四缺在外軍盡散敗氣象雜占
  星有兩彗上似有蓋下連星名曰歸斜見有歸國者日暈有黄色抱珥直光戴覆黄色皆喜慶之事
  京房占曰赤氣如繖盖覆軍上千里内戰有慶千里外有憂黄色臨營西向東戰並凶北向吉
  赤氣隨日出軍必有憂隨日沒外告急
  赤氣漫血色者流血之象
  赤氣如火影見者臣叛其君不過三朔
  赤氣如龍蛇在山頭住又如夜光者臣離其君為客所
  傷人民流移逺其鄉里
  黑氣如死人頭在營上敵人有所獻且求降許之不許
  必有戰功雖成士卒多死
  黑氣如牛頭龍馬蛇變化當審而察之夷兵欲欺中國
  宜遣伺候讒言為惡
  凡出軍向東伐而有白雲從西來因隨而擊之勝若有赤雲從東來逆軍者敵勝我軍當敗急宜屯守他皆倣此
  黑氣如積土在我軍上敵來襲我我必堅守經曰敵心
  必離離而後戰大勝
  凡對敵在東方白雲東去而有雲又東來相逆須臾過者雲已去而有風隨之所望龍虎之狀若在我軍皆大勝雖雲從而風逆者亦不可戰
  凡有雲氣横來者兩軍不合急先伏止當有遁將黄氣在吾軍者急令舉兵不速戰士卒懼人有遁心罷軍吉
  凡兩軍相當彼軍上有赤氣狀如疋布廣長數十丈其下色黄白必有背叛之軍暈見在臣位夜見在兵宜備之
  凡被圍平旦視圍上氣鬱鬱如火光芒勢翕翕然者其
  方救至無者無救
  軍行有白氣如虹者軍大驚宜備之若黑雲南北如陣國將有憂不然有大水為害白雲白氣極天南北如陣有憂黑氣東西如陣有憂若天氣蒼茫而東西極天移日不動者為憂深此氣以戊己日出為災赤雲臨圍上東西如陣者敗
  凡霧春以甲乙寅卯日氣色青出東方向季者客勝凡霧夏以丙丁巳午日氣色赤出西行為利客主人凶凡霧四季以戊辰戌丑未日氣色黄行向北利客主人
  内亂
  凡霧秋以庚辛申酉日氣色白東行利為客先舉兵勝
  後舉兵敗
  凡霧冬以壬癸亥子日氣色黑利南行
  興軍動衆雲氣亂壊大風將至視所從來避之雲甚潤
  而厚大雨必暴至
  四始之日有黑氣如陣後重大而多雨
  氣若霧非霧著衣冠而濡見則其城帶甲而趨
  日出沒時有雲横截之白者喪黑者驚三日内有雨則
  災解
  雲氣如兔臨軍營中軍士死亡
  天有青氣入營者兵弱驚恐
  天有赤氣入營者兵暴驚
  天有黄氣入營者有兵和解
  天有白氣入營者兵彊
  天有黑氣入營者大主疾病一云兵相殘急移營有雲如蛟龍所見處將見失魄
  有雲如日月暈赤色其國凶青白色有大水
  有雲狀如龍行國大水流亡
  凡遇四方盛氣勿向之戰甲乙日青氣在東方丙丁日赤氣在南方庚辛日白氣在西方壬癸日黑氣在北方戊己日黄氣在中央四季日戰當此日吉逆之必敗甲乙日平旦所向有白雲不可攻丙丁日日中所向有黑雲皆為堅敵不可攻他倣此
  赤氣如火者叛其君赤氣加西者客勝加北方者客敗加東方者和解不鬬加南方者軍還天下安他倣此
  凡天見五色雲氣望東西南北至子午卯酉若百步千步一尺一丈十丈百丈如車道行百十丈日辰相尅者大鬬不相尅者不戰生氣所臨有天命為兵彊相氣所臨為戰勝死氣所臨為喪敗囚氣所臨為拔圍降敵休氣所臨為罷無功各以王相休囚言之
  軍行災異雜占
  將帥床帳及車無故自動者主逺行如無逺行下欲謀
  
  將帥衣服無故血汚下欲謀上宜施恩警備
  將帥鎗刀劔無故出匣者主鬬
  凡軍馬旗纛節倒折主將失位鼓角刀劔自鳴者陰謀
  之應
  將軍眼瞤自動耳鳴及無故自驚並不自覺咄嗟者並
  是下人起念生謀
  軍中馬生角下謀上
  將帥騎馬之次無故回頭齧人靴鐙觸人衣裳者主下
  有陰謀已成
  大將門㕔鳴者下謀上將
  鵶鵲禽雉等入帳幕中無聲者必有下傷害
  大將軍食次匕筯自動其下行毒
  狗無故上床主下謀上
  蛇入㕔及帳幕中屈盤勿損將謀相助
  將帥睡中髙語自覺驚寢計謀必成有神助之應凡城郭中及營寨中木上有鳥作巢及却拆卸去者兵
  大出行不然别下城寨
  若夢得大魚戰大勝
  若夢見聞雷必破大賊急進兵大勝
  夢見日暈有下人謀上
  夢見霜雪軍威失勢夏月大凶士卒逃散
  夢見槌鼓大鳴大勝小鳴小勝不鳴不勝
  夢見食泥土必收城郭
  夢見大水泛漲軍陣必勝
  夢見自身病必加爵困者甚吉傍有哭者聲必凶夢見吐嘔者有病出
  夢見水乾得小魚半死半生者主口舌五日凶當戰主
  大勝
  夢見牙旗折倒者軍威失利
  夢見走馬得快利戰勝行遲者凶
  夢見身入井者被牢獄厄宜撫士卒
  夢見人遺刀劔利戰必勝
  夢見身飛颺者戰勝名聞千里
  夢見天道及大戰者有戰
  凡為將帥領士卒察淵奥測成敗參諸天道不可不知常視神光可見吉凶欲交戰之時當以手隠眼角則見色若見光色各以五行言之黄光必獲敵人金帛赤光者大喜白光者兵刃相交主流血青光者主有憂黑光者大憂
  夫出軍忽見虎狼在軍前後吼哮及入軍營中者不出五七日有戰先衝變者大勝又云虎豹熊入軍營及傷害人者主大賊至麞鹿之類入軍皆主營空急移營吉軍行營幕已成忽有虎從外入我營走過軍中者急移必敗猛獸至軍營敵人勇必突入我營或有姦覘我軍
  兩軍相當飛鳥入我城壘營陣者大凶急移營陣吉兩軍相當有虎狼豹狸圍繞軍營悲鳴將有凶必大敗宜撫士卒翼日而戰吉若在彼軍中鳴急宜進兵攻戰
  若有猛獸横入軍營中者急宜備戰主必敗
  軍中或有豹狼及雉飛入軍營者皆凶急修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吉營陣有狐狸向軍四面鳴者戰必敗宜固守
  軍營城壘往往捉得狐狸者敵人來戰必破敗
  狐狸麞鹿之類入軍營者不出五日主軍驚若上將移
  軍後得敵人降建立營砦
  凡野獸入軍皆與王將為應兆兩軍相當應禽獸從將軍命徳上并嵗月日徳上來者有吉慶事從將軍命刑嵗月日刑上來者主失位之兆
  軍行馬無故食砂石厥應兵彊戰勝也
  軍中馬晨夜鳴當有暴兵至急去士卒戰敗之兆
  太乙
  太一者天帝之神也其星在天乙之南總十六神知風雨水旱金革凶饉陰陽二局存諸秘式星文之次舍分野之災祥貴於先知逆為之備用軍行師主客勝負蓋天人之際相參焉
  出軍太乙主客勝負占
  經求年月日時四計太乙入七十二局之數乃用其局吉凶嵗計小遊積年一百九十三萬七千六百一以周紀三百六十除之又以元法七十二除之慶厯甲申歲用第二丙子元九局月計甲申年前十一月建甲子立丑紀第四庚子元第二十五局未月計三元六紀法日計與時計同甲子午年十一月建甲子月計第一紀己亥己巳第二紀甲戌甲辰第三紀己酉己夘第四紀甲申甲寅第五紀己未己丑第六紀從第一元通數之求紀法六十除求元法七十二除之有餘者為入局求日計太乙入局之法至所求積年以章月人千一百二十六乘之章嵗六百五十七而一為積月又以月以法一千四百四十七乘之日法四十九而一為所求天正十一月朔大小餘每日加一算其積日既以三百六十餘之以紀法六十去之餘為八紀日又以局法七十二去之餘為入局之數依法求之求時計於日計於日計甲子上取之與月計六紀法同求太乙四計周法行宫法三每二十四行一周天月行十六神乾坤重一算陰局取其衝艮巽重留計神子嵗計起寅退行日月時同從天自命算至太乙之宫前止得生算之數三之為㕘將命算乾坤艮巽八宫二宫四宫六宫為正神起宫數數之間辰有八節戌亥丑寅辰巳未申是也天目在此起一餘依宫數數之客算以計神加和徳宫天上十六神加臨地下十六神於主天目之下是始擊將所臨依前命算所得之算即得客大將所在宫三因為參將計目以嵗月日時計合神加嵗月日時天目下為定計目所臨命算得定計大將所在助客之算也既看與太乙同宫之時主名曰囚在太乙前後一宫或一辰名迪始擊同宫名掩在太乙前後名擊大小將在客主目或太乙宫前後為挾大小將自相同宫為關則有客關主人主人關客當相關之時若一林二虎一泉一蛟氣有盛衰勢不兩立則以主客目所臨之神五行決之勝負可見矣若主客得五并十五二十五三十五名八門杜塞不利興師若算得一名略地經云出兵略地並用其二客得則客利主得則主利凡客算以長多為勝短少為負若算長多利深入若算短少利淺入凡出軍宜向算戰陣利皆算凡伏兵必有掩迫之時凡奇兵必各置於客主大殺之地天目始擊將也奇兵者百人用三十人為之皆依此為則俟得敵人之便鳴鼓髙旗鼓譟之令竊發而取勝故曰能知奇伏轉禍為福將若不知分合不可以語奇
  太乙有月陣舉旗之法難求精妙今採其指歸若算得一八即用曲陣舉黑旗算得三十用直陣舉青旗算得四九宜用銳陣舉赤旗算得二五用圓陣舉黄旗算得七六用方陣舉白旗若算得三門具五將發利以興兵動衆但文昌主目不四迫始擊客目無掩擊即是三門具五將發不在所直八門之不吉八門算法撃而無用今更不録
  太乙目在陽算得偶為和太乙天目在陰算得奇為和陽者謂太乙在八三四九宫也陰者太乙在二七六一宫也天目在正宫為陽間神為陰凡算得陰陽和利以兵
  凡言主客者先後之禮動静之義也陳兵原野旗鼔相望先動為客後動為主人安居伐先舉事者為主人後應者為客欲明天道審逆順先作主人嵗計次推客計 若客主俱得善計三門具五將發陰陽和利以稱兵所向必尅先起則勝後起則敗若客主俱得惡計三門不具五將不發陰陽不和先起者敗後起者勝 若客主計一吉一凶則利客客勝吉凶等則算長者勝算短者敗
  凡占外國動静皆以時之客計占之算得八門杜賊不來若三門具五將發陰陽和八關格格掩迫客主俱㑹太乙前所聞見為實占賊來障不為盜若天目數轉北而行者為不來
  凡占敵使可信當視太乙所制 假令時計太乙在二宫属火始撃將臨武徳属金火制金敵使來不敢有他意
  凡占間諜有無當視賊目 假令太乙在一宫則六七二宫為前外八三四宫為後内若客目臨戌陰主為賊來窺覘間諜
  凡占射賊來多少若客算十六已上陰陽順有虜必多有將若十五以下虜少無將天目臨左虜從東方來臨右從西方來八門杜不來
  若天子巡狩太乙天目在四維之嵗
  若舉方正必在亥卯未之嵗及太乙嵗計三門具五將
  發之年
  凡占聞事虚實占天目掩迫太乙聞不善事實善事虚若三門具五將發聞吉則吉聞凶不凶 若三門不具五將不發聞凶則凶聞吉不吉
  凡對敵常須觀風雲之勢察飛鳥之情 若太乙所在風雲飛鳥從衝上來急須準備 假令太乙在九宫巽属木風雲鳥從一宫來屬金制太乙大凶若風雲飛鳥從主人太乙徳上來急擊其衝主人勝 若從客主自大將宫來則主人急宜備敵
  凡太乙算得一至四步卒在前車騎次之算得五至九
  車騎在前步卒次之
  凡雲氣隨日幹五行在我軍往敵我利 假令壬癸日黑氣在我軍上自北之南隨雲氣攻南必勝
  凡擇日擇時當審日時之計所利興兵吉
  太乙神名凡一十六其年月日時計命起武徳惟有陰陽冬至氣應後用陽局夏至氣應後用陰局其陰局皆以陽局所命之對衝則陰局太乙所在也
  十六神名命申為武徳酉為大族戌為陰主乾為陽徳亥為大義子為地主丑為陰徳艮為和徳寅為吕申卯為高叢辰為太陽巽為太炅巳為大神午為大威未為天道坤為大武
  辨九宫太乙有蹉宫之義即一宫在西北二宫正南三宫東北四宫正東五宫居中六宫正西七宫西南八宫正北九宫東南
  十精太乙皆以七十二局之數除之年月日時
  十精太乙伺候雲雨災變軍行不可不知 一曰天皇以小國周法二十除之不盡者命武徳順行十六神至陰徳和徳大炅大武重留一算即天皇所在二曰帝符小周二十除之不盡者命起陰生順
  行十六神至地主高叢大威大族重留一算外即帝符所在 三曰天時小周十二除之不盡者命起吕申順行十二辰算外即天時所在 四曰太尊小周四除之不盡者命起八宫次六宫次二宫次四宫逆行四正宫算外即太尊所在 五曰飛鳥以飛鳥小周九除之不盡命起一宫順行九宫算外即飛鳥所在 六曰五行以五行小周法五除之不盡者命起一宫次八三九七算外即五行所在 七曰八風小周九除之不盡者命起二宫順行九宫算外即八風所在 八曰五風以五風小周九除之不盡者命起一宫次三五九七二四六八算外即五風所在 九曰三風小周九除之不盡者命起五宫次七二六一五九四八算外即三風所在 十曰太乙數以太乙局法七十二除之不盡者命起一數算外即太乙數所在
  十精與太乙諸神相合主風雨以休王消息用之 經曰天皇太乙者在紫㣲垣勾陳曰中星賛曰天皇大帝秉萬神圖天皇若與太乙合則日暈大風合於王相之地風徧天下合在東方日暈大風合在西方日暈有雲氣合在南方大昏合在北方陰昏天皇若與太尊合有大陰雨日月為變天皇若與飛鳴合之小陰雨天皇若與天時合有小昏天皇若與五風合有疾風起天皇若與太乙計數合有大風雨 經曰帝符太乙者天節之所使也星賛曰天節奉使專對無疑帝符若與太乙合則日暈大風若合在太乙王相之地小雨小陰雲狂風卒起帝符若與天目合當小陰疾風或曰日月有變經曰天時太乙者鷄星之使也星賛曰鷄鳴伺
  曉審夜察時天時與太乙合於王相之地有風雲卒起或則陰雨 經曰太尊黄生之長若與太乙合王相之地有大陰雨寒若合在八宫日暈合在六宫陰昏合在二宫大陰寒合在四宫日暈大尊與飛鳥合天溫有水雨大尊帝符合天有陰雨大昏大尊與天目合天有陰雨 經曰飛鳥太乙者七星之使朱雀之體也則主天星有變飛鳥若與太乙合有大風飛鳥若與天時合有陰風 經曰五行太乙者五星之使也其變猶影響之與形聲也五行與太乙合在王相之地暴風大寒雲氣昏暗或則有雨五行與天目合有大風雨日月有變五行與八風合有小陰風雨五行與五風合有小陰日月為變五行與帝符合風昏小陰五行與太尊合日月變色小陰五行與天符合有大陰昏風雲起 經曰八風太乙者畢星之使也謂畢有八星故八風與太乙合在王相之地雲氣小雨八風與五星合有大風八風與天時合陰日月有變八風與帝符合陰雨八風與天星合有大陰疾風日月有變八風與帝符合陰雨八風與天星合有大陰疾風日月為變八風與太乙合陰宫有雨合陽宫有風 經曰五風太乙者箕星之使也箕星有五故曰五風五風與太乙合在王相之地日月有變連陰不見天暴風疾雨並作五風與天尊合大小陰雨日月有變五風與飛鳥合疾風起五風與天符合有大風雨五風與天時合天大風五風與天目合大陰小風日月為變 經曰三風者心星之使也心有三星故曰三風三風與太乙合在王相之地日月無光寒雲四起三風與天時合有小陰風三風與飛鳥合有疾風雲陰日月變色三風與大尊合小陰風三風與帝符合小陰三風與五風合日月有變色有小陰三風與天星合天溫小風陰日月有變三風與天目合有大陰雨 經曰太乙數者五子元七十二局之數也數與太乙合日暈大風起數與太乙衝者日暈風起數得三十日暈大風數得四十陰雨黄霧數得五十天目王相合日暈數與太乙合挾天目陰雨日暈大風數與飛鳥合六九八宫日暈數與天地并日暈天十地九數與主計八合日暈數與天地相當大風數與太乙飛鳥合疾風
  推候日精太乙雲氣 經曰帝以太乙初移宫日出日午日晡餘二日不候也及時計初移宫時餘二時亦不占當候之日上下左右若雲氣色青而日時計三四則變發在寅卯時若雲氣色赤而日時計得九二則變發在巳午時若雲氣色白而日時計得七六則變發在申酉時若雲色黑而日時計得一八則變發在亥子時 經曰帝符太尊天時五行八風五風三風與太乙合在陽宫則為旱合在陰宫則為陰為雨合陽者陽位合陰者陰位也天皇與太乙合在陽宫則日暈晝暝合在陰宫則月暈夜昏飛鳥與太乙合則風從其上來天氣純厚則雨天氣華薄則風天氣黄露則暈天氣黑赤則風天氣青白則寒天氣凝潤則霧雨雲氣如掃則晴雲色文彩輪菌蕭索則天大晴若天旱則以常陽占之若天雨則以常陰占之若得王相氣則其變疾而速也







  武經總要後集卷十八
<子部,兵家類,武經總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