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五十六回 立齊王重貴為帝 下一回▶


  是日,晉王卒於正殿,馮道、景延廣二人輔政,即立齊王重貴為帝,改元開運。太子重睿,養在宮中,自立新君後,諡晉王為高祖皇帝,尊張氏為皇太后,葬高祖於顯陵。此時,劉知遠出鎮晉陽。

  卻說晉高祖初即大位,乃契丹所立,事之甚謹。至少主即位,景延廣與眾商議云:「今高祖晏駕,告哀契丹,不復稱臣。」眾皆然之。契丹王聞此大怒。未及數月,延廣又囚番使,未幾得脫,歸報契丹王言:「先帝是北朝所立,故稱臣奉表,今新君乃中國所立,與我國無預,只宜為鄰,稱好足矣!如若發怒,準備廝戰,更有十萬橫磨刀劍以待。桑維翰屢諫,遜辭以謝我國,每為景廷廣所阻。」契丹王聞此言,即點三軍渡河入寇。契丹王曰:「所慮者,劉知遠現屯兵鎮守太原,恐出兵斷吾之後。」於是,別遣御弟偉王為元帥,李得、樊彪為先鋒,領兵五萬,先攻太原,自領大將趙延壽、楊光遠統兵十五萬,望長安進發。

  卻說偉王人馬到太原下營,劉知遠聽知,郭威進說:「此必契丹主興兵入朝,恐我軍截其後,故先來攻太原,末將見陣一遭!」郭威披掛上馬,出營與樊彪交戰,不數合被郭威用矛刺死,殺軍大半。敗卒回營報偉王:「樊彪被郭威刺死!」偉王大驚,李得叩頭道:「小將願往擒賊!」隨出馬陣前搦戰。

  知遠聽得,令史弘肇見陣,郭威引一支兵,從西路去抄出遼帥總營放火。李得與史弘肇交馬一合,被弘肇一刀劈落馬下,遼兵大敗,奔歸回營。只見營內放火,偉王匹馬逃生,郭威領兵從營後殺出,偉王慌張,被郭威一矛刺死,遼兵殺了大半,郭威與史弘肇收兵,回見知遠並差人打聽契丹消息。

  卻說契丹主兵正行,報偉王軍馬盡被知遠部下殺了。契丹主大驚曰:「知遠必乘勝而出,使吾無葬身之地!」趙延壽告道:「我主不必憂愁,可再差耿雍,屯在柳河川守把,以防太原兵出。」契丹主聽說,差耿雍屯在柳河川守把去了,自領兵到貝州圍了城池。守具州吳巒引兵出城,與楊光遠比手三合,吳巒力怯走回,被楊光遠趕上,乘勢殺入城中。吳巒自料難以脫身,投井而亡。契丹主入城投紮。次日,人馬到濟陽下營。

  卻說幼主即位以來,不理國政,與景延廣日夕在後苑飲酒取樂。一日,正飲間,報契丹主引兵入寇,破了具州,不日到長安了!」幼主大驚,景延廣奏口:「我主無妨,只遣大將杜威,部兵前去迎敵。」杜威受命,同副將二員李谷、張英,領十萬兵到濟陽安營。李谷獻計曰:「令眾軍砍伐樹木,置水中作橋以渡,我引一支兵,抄出他營,放火為號,可成大功。」

  杜威不聽李谷計,領兵出營索戰。趙延朗一馬當先,與晉副將張英交鋒,趙延壽舞刀相助,李谷也舉槍夾鬥。正戰之間,忽一陣大風,把晉軍旗號吹倒,眾軍不能開眼,延壽乘風勢殺來。

  李谷馬失前蹄,被延朗捉了。延壽一鞭打死張英,杜威自縛納降,收拾軍中去了。

  契丹主饒了李谷不殺,傳令大軍,直殺到長安,離三十里下營。報幼主:「杜威降虜,我師大敗,全軍皆沒!」幼主唬得魂不附體。右丞相李崧奏曰:「契丹主所恨者景延廣,把景延廣斬首級獻契丹主,再求稱臣,以保社稷。」幼主不從,回宮自尋個盡處,放起一把火,燒著翠雲樓,幼主望火中一跳,卻得一人救起。不知性命若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晉主自陽城之捷,謂天下無虞,驕侈益甚,馮玉乘勢弄權,朝政益壞。契丹大舉入寇,晉主在苑中調鶯,辭不出執政。桑維翰已知晉氏不血食矣!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