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六十回 周世宗禪位宋祖 全書終


  當日,世宗兵行之次,但見旌旗蔽日,劍戟凝霜,人如猛虎,馬賽飛彪。不日已至澤州,安下營寨。北漢之兵,屯於高平之南,世宗命前鋒擊之,北漢兵退十里。周世宗疑其遁去,催諸軍亟進。後軍未至,眾心危懼,而世宗志氣亦銳,乃命白重贊、李重進,將左軍居西;樊愛能、何徽,將右軍居東;向訓、史彥超,將精騎居中;張永德,將禁兵自衛。兩陣對圓,周將出馬,北漢將楊兗挺槍來迎。兩下合戰未久,忽見周之右軍樊愛能、何徽引騎兵先走,餘兵大潰,約有一千餘人,皆解甲聲呼萬歲,降於北漢。

  世宗見兵勢危急,遂親冒矢石,引兵督戰,宿衛將趙匡胤謂同列曰:「主危如此,吾安得不致死乎?」眾皆默然未答。

  匡胤又謂禁兵將張永德曰:「吾觀賊氣驕暴如此,力戰可破也!公急引兵乘高西出為左翼,我為右翼,兩下夾攻,國家安危,在此一舉!」永德從之。於是,二人各帥精兵二千出戰。匡胤此時身先士卒,眾兵無不一當百。北漢兵大敗,楊兗亦不敢援,北漢主收兵北走,僅得生入晉陽。此時,殺得漢兵屍滿山谷,委棄御物及輜重器械之類,不可勝紀。

  是夕,世宗野宿,得步兵之降敵者皆殺之。樊愛能等,聞周兵大獲全勝,與士卒稍稍復還,世宗欲肅將令,即收愛能、何徽及部下七千餘人。責之曰:「汝輩皆累朝宿將,非不能戰,今望風奔逃者無他,是欲以朕為奇貨,賣與劉崇請功耳!」諸將默然不答。周世宗大怒,喝令武士,推出盡皆斬之。自是驕將惰卒,始知所懼,不行姑息之政矣。有詩為證:

    五代紛紛積弱餘,驕軍賣主主無知。

    高平自是樊何斬,從此軍容有丈夫!

  是時,永德盛稱匡胤智勇,擢為殿前都虞候。此時,顯德六年秋八月初一日,忽起大風,江海騰湧,平地水深數尺,周太祖陵上松柏,盡皆拔起,直從空中飛來汴城南門外,倒卓於南路。因此,世宗受驚得病,至九月病漸危篤。乃召魏仁浦同平章事,加趙匡胤為殿前都點檢,一同聽政。復召諸臣至御榻前托孤,更囑以後事。世宗遂崩,年三十九歲,在位六年。

  初,世宗雖在藩,多務韜晦,及即位後,破高平之寇,人皆服其英武。

  按五代史,世宗以柴氏子入繼大統,蓋至此而周之國姓一變焉。即位之初,憤然欲削平天下,蓋念亂甚而望治切,真中原之主也。深知近世之弊,起於威令之不行,上凌下僭,首誅樊、何以正軍法,革五十年之弊政,遂能變弱為強,因敗為功,乘勝逐北,至於太原。歸而簡兵整眾,銳意進齲於是,南割江西,克秦、鳳,北取三關,威武之聲振響夷夏,可謂雄杰。

  近世以來,末之有也。嘗夜讀書見唐元稹均田圖,乃詔頒圖法於天下,使吏民先習知之,期以一歲,大均天下之田,其規模豈小小哉?跡其注意元元,留心邦本,於五代十二君之中,獨稱為最!使其天假之以年,其成就蓋未可量也!

  當日,眾臣請太子宗訓即皇帝位,稱號恭帝。宗訓年方七歲,范質、魏仁浦效伊尹、周公輔幼故事,封趙匡胤為歸德節度使。匡胤涿郡人也,父名弘殷,洛陽禁衛將校。娶杜氏,生匡胤於甲馬營,赤光滿室,營中異香,經月不散。時人謂之香孩兒營。少從新文說學。及長,容貌雄偉,器度豁如。世宗時掌軍政凡六年,士卒服其恩威,數從征伐,樹立大功。世宗一日於篋中得書一本,中云:「點檢作天子。」世宗大驚。時張永德為點檢,遂遷之,而易以匡胤。

  是時,人報河東劉鈞結連遼兵入寇。恭帝遂命匡胤領兵。

  此時,主少國危,中外始有推戴之議。軍校苗訓在營中望見東北上,日下復有一日,黑光相蕩,駭然大驚,且指曰:「此天命也!」正值黃昏左側,兵至陳橋驛,軍士相聚謀曰:「主上幼弱,我等奮力破敵,誰則知之,不如先立點檢為天子,然後北征,此為上策。」眾皆然之。即日厲聲一呼,皆袒臂相從,環列待旦,而匡胤醉臥,實不知也。比及天色微明,軍士皆環甲執兵,直叩寢門,匡胤覺悟,慌問其故。諸將答曰:「某等無主,願策太尉為天子!」匡胤驚起披衣,諸將相與扶出,披以黃袍,山呼齊拜,掖之上馬,擁還汴梁。匡胤此時拒之不可,乃攬轡誓諸將曰:「汝等自謂我為天子,若能從我命則可,不然我不為也!」眾皆下馬跪曰:「願受命令!」匡胤曰:「少帝及太后,我曾北面事之,不得驚犯。公卿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市府庫,不得擄掠。用命則重賞,不然則族誅矣!」眾皆喏喏連聲。於是,整軍自仁和門而入,秋毫無犯。

  時周侍衛指揮使韓通,謀帥眾御之,被軍校王彥升所殺,並戮其妻子。當匡胤退居公署,宰相范質、王溥詣崇元殿,集文武官僚,至日暮時班定.猶未有禪詔,翰林承旨陶谷所撰禪詔,出諸袖中,遂用之。制曰:

    天生庶民,樹之司牧,二帝推公而禪位,三王乘時而革命,其極一也。予末小子,遭家不造,人心已去,天命有歸。咨爾歸德軍節度使、殿前都點檢趙匡胤,稟上聖之資,有神武之略,佐我高祖,格於皇天,逮事世宗,功存納簏,東征西怨,厥績懋焉!天地鬼神,享於有德,謳歌訟獄,歸於至仁。應天順人,法堯禪舜,如釋重負,予其作賓。嗚呼欽哉,只畏天命。

  上按周之國凡三君兩姓,歷九年而宋興焉。

  讀詔已畢,宣徽使引匡胤就庭,北面聽受,宰相掖升崇元殿,服袞冕,即皇帝位,稱號太祖皇帝,群臣朝賀。改周顯德七年建隆元年,以所領鎮為宋州歸德軍,國號曰宋。奉周恭帝為鄭王,封弟光義為殿前都虞侯,封趙普為樞密直學士。立太廟,追帝其祖考,尊母杜氏為皇太后。當日,太祖設太平筵宴,大會群臣。自是,文官武將,濟濟彬彬,佈滿於朝。上有堯舜之風,下有鼓腹之樂。華山隱土陳搏,聞宋代周,欣然喜曰:「天下自此定矣!」餘見宋傳,此編不多錄也。

  逸狂詩云:

    五代干戈未息肩,亂臣賊子混中原;

    黎民苦怨天心怒,胡虜交馳世道顛。

    點檢數歸真命主,陳橋兵變太平年;

    黃袍丹詔須臾至,三百鴻圖豈偶然。

  後賢有詩云: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雲開復見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山川。

  麗泉有詩云:

    幼主無知社稷休,臨危俯首作降囚。

    一朝帝業歸於宋,忍恥含羞入鄭州。

  卓吾子評:

  五代日事干戈,胡虜交馳,亂賊橫行,中原始無寧宇,幸宋太祖一統中華,其亦世道之幸歟!

◀上一回 全書終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