毘陵集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毘陵集 序
唐 獨孤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趙氏亦有生齋刊本
卷第一

孤憲公毘陵集序

 內閣中書舍人 武進趙懷玉篹

敘曰習爲纂組詎知麻枲之有功長於蓬茨難語臯應

之合制文章之道何莫不然故尙藻繢者目不眂典謨

矯侈靡者口薄言騷雅硜硜之守其失維均不爲泝SKchar

恐昧流別有唐之興體凡三變天寶而後大歴以前燕

許云徂韓柳未盛則蘭陵蕭功曹趙郡李員外與常州

刺史獨孤憲公實比肩焉蕭雖忤於權門李乃汙夫僞

命揆諸文行未免參差公則讜直著於朝宁愷悌洽乎

方州淩轢四君見李舟序祖述六藝孝經一卷首志立身孔

門諸科幾得具體此其可貴一也唐世文字存者寥寥

苟有聞見亟宐購訪而茂挺之作厪收於什一遐叔之

製尢掇於零星殘篇軼𥳑人以爲病公則首尾廿卷尙

符唐志靈光之殿巋然獨存積玉之圃浩乎無涘菁華

所鍾神物加護此其可貴二也退之起衰卓越八代泰

山北斗學者仰之不知昌黎固岀安定之門安定實受

洛陽之業公則懸然天得蔚爲文宗大江千里始濫觴

於巴岷黃河九曲肇發源於星宿此其可貴三也琴瑟

專壹聽者思遷牲醪日陳食者生倦求其相濟是在兼

長公則猷升邦國言炳竹素識大識小亦元亦史語其

矜貴明堂淸廟之儀迹彼翛遠靑山白雲之槪惟昭斯

融雖淡不厭此其可貴四也然宋槧旣失未聞續雕石

渠之外世罕傳本是集從歙縣鮑君廷博假得爲長洲

葉氏奕所藏明吳文定寛在東閣時錄出之本也葉以

趙氏吳岫本馮氏曹甲本互相參校自詡完書披覽甫

周譌舛百出病餘多暇悉意勘讎落葉漸掃珠船屢獲

原集之外復得公雜文如干首其諡議誄傳有涉於公

足資考鏡者竝附篇後於是已三免譌夏五少闕永嘉

本岀人無𨓏讀之勞宏農帳深客見不傳之祕矣夫浚

儀社古形圖去官峴山碑高涕隕行路秉彝攸好靡閒

今昔維公盛德克紹前軌故植檜巳朽見蔽芾而心逢

召公降露無庭對膏雨而猶思郇伯矧夫譔述彌足珍

焉余之爲是刻也亦使人知遺愛勿替廉吏可爲身登

九列不若沒世有稱裝累萬金不若名山藏業後之司

土同致瓣香學優仕優咸有所勸匪徒表章篇翰蒐輯

叢殘苟侈山淵以恣采伐而已乾隆五十六年歲次辛

亥秋八月

唐常州刺史獨孤公文集序

   朝議大夫前守虔州刺史隴西李舟述

傳日物生而後有𧰼𧰼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數成而

文見矣始自天地終於草木不能無文也而況於人乎

且夫日月星辰天之文也丘隴川瀆地之文也羽毛彪

炳鳥獸之文也華葉彩錯草木之文也天無文四時不

行矣地無文九州不別矣鳥獸草木之無文則混然而

無名而人不能用之矣人無文則禮無以辯其數樂無

以成其章有國者無以行其刑政立言者無以存其勸

誡文之時用大矣哉在人賢者得其大者禮樂刑政勸

誡是也不肖者得其細者或附會小說以立異端或彫

斲成言四字英華作言遠二字以裨對句或志近物以英華作而玩童

心或順庸聲以諧俚耳其甚者則矯誣盛德汙衊風教

爲蠱爲蠧英華作盜爲妖爲孽噫文之弊有至是者可無痛

乎天后時英華作朝廣漢陳子昂獨泝隤波以趨淸源自茲

作者稍稍而出先大夫常因講文謂小子曰吾友蘭陵

蕭茂挺趙郡李遐叔長樂賈幼幾洎所知河南獨孤至

之皆憲章六藝能探古人述作之旨賈爲𢆯宗巡蜀分

命之詔歴歴如西漢時文若使三賢繼司王言或載史

筆則典謨訓誥誓命之書可彷彿於將來矣嗚呼三公

皆不處此地而連蹇多故唯獨孤至之常州刺史亯年

亦促豈天之未欲振斯文耶小子所不能知也巳矣常

州諱及有遺文三百篇安定梁肅編爲上下帙凡英華作分

二十卷作爲後序常州愛士而肅最爲所重討論居多

故其爲文之意肅能言之比葬博陵崔貽孫又爲神道

碑悉載事行而痛其不登論道之位崔公剛而好直

詞不黨君子謂之知言昔班孟堅美漢得人之盛日文

章則司馬遷相如又曰劉向王襃以文章顯是則四君

子者有漢之文雄歟然而遷無鄕曲之譽𧇾大雅明哲

保身之義英華作美相如薄於貞操有滌器受金之累向無

威儀遺文以繆而身幾不免襃多爲歌頌當時議者以

爲淫靡不急其他無聞焉大較詞人多陷輕躁否則愞

狹迂僻於事放弛其能蹈履中道可爲物主者寡矣孰

與常州發論措詞皆王霸大略孝弟之至達於神明善

英華作於人交久而敬之當官正色不畏強禦加之以仁

惠愛物吏民敬鄕英華作畏而文又如是乎其餘則二君旣

言之矣今亶錄崔氏之作綴於篇末云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