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毛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余晚而知學,里中有周孺亨先生積德累行,余師也,蓋其道行於家矣。於是將葬其配毛孺人,而手述其狀,示余請銘。

按孺人姓毛氏,世居縣西南陳家墩。曾祖諱昱。祖諱忠。父諱震,字畏之,舉辛未進士,調新昌令,到官未幾,以疾引歸。新昌有子而夭,惟一女,以許孺亨。孺亨方齠齔,往候焉,新昌執其手而訓誨之。無何,竟卒。孺亨父南京刑部侍郎諱廣,時以御史言事,再貶於沅。孺亨從居深山中,三年而後歸,始葬新昌而受室於毛氏之館。

孺人少從女師,通古今大義,性端重而慈孝,事姑夏淑人甚有婦道,處娣姒間油然無間言,人以緩急告之,雖空乏必得所欲。新昌為後之子,於孺人為從父弟,待之有加。嘗自悼終鮮兄弟,雖有疏屬,無所不厚。父有遺妾適人,而所適者亦死,孺人還之。孺亨以彼已自汙,意不謂然。而孺人曰:「是燕人也,以吾父故南來,忍使之流落失所乎?」卒養之終身。至於家之罷老不事事而餼者,常十數人,人有忤逆,怡然受之,或與孺亨相顧咨嗟曰:「是寧有此也?」終不復言。孺亨舉進士,試禮部不第還,即相從觀書問古義,了不以得失動其心。方少年,即為買妾,以廣繼嗣。久之未效,則增置者不一而拊之,人人各得其所。則又曰:「胤嗣之續否,天也,君宜知保養壽命之原。」

孺人先得末疾,及是,孺亨會葬他所,還而病發,已不能言,遂以嘉靖三十六年二月丁亥卒,年五十有三。夏淑人泣曰:「前二日,新婦聞釀熟,呼婢扶侍以往,首斟以奉我,詎意其至此也!」又曰:「婦能順吾志,吾老矣,望其事我。今治其後事,痛何可忍?」孺亨不事生產,孺人主調,張弛惟宜,至是殆不能以家。忽見其手書《女教》諸篇,因憶平日相警誡之語,悲感益甚。術者嘗謂孺亨:「子於相法當損妻。」孺亨先聘魏恭簡公女,意自謂當之矣,而竟不能免也。初,為毛氏置後而不振,春秋祭祀,主之孺人。新昌有老母及嚴孺人,與孺人所生母,喪葬皆盡其誠焉。嗣子一人,曰邦楨,以嘉靖四十二年九月甲申,葬於先公之兆,在縣北尉遲村。孺亨,公之仲子,名士淹。

嗚呼!有道者之言,余何敢殺其辭。銘曰:

周召毛原,世皆數千。新昌之禋,有女以傳,而復不延。厥德之周,祿又不讎。嗚呼!生有賢哲以為述,其奚尤?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