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族大全 (四庫全書本)/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氏族大全 卷二 巻三

  欽定四庫全書
  氏族大全卷二
  四江
  商音 濟陽 顓頊𤣥孫伯益之後封於江後為楚所滅子孫以國為氏
  說客
  江乙說安陵君曰以財交者財盡而交絶以色交者華落而交渝是以嬖女不敝席寵臣不敝軒
  子孫博士
  瑕丘江公受詩書春秋於申公以詩授韋賢以春秋授榮廣子孫皆博士
  奇士
  江充為人魁岸漢武異之曰燕趙固多奇士拜直指繡衣使者 治巫蠱獄迫促衛太子太子斬之
  巨孝
  江革字次翁齊郡人事母自輓車鄉里稱之曰江巨孝舉孝㢘遷諫議大夫告歸漢元和中詔齊相以見穀千斛賜巨孝由是名聞天下
  𤑔雞
  江逌字道載晉殷浩北伐請為諮議參軍擊姚襄逌取雞數百以繩連之繫火於足飛集襄營因其亂擊之從子績有志氣為南郡相遷御史中丞
  江左馳聲
  江統字應元静黙有逺志時語曰嶷然稀言江應元晉惠朝為太子洗馬作徙戎論以警朝廷 史賛云霦統兄弟江左馳聲彬彬藻思卓冠羣英 子思𤣥 思悛
  夢筆
  江淹字文通年十三孤貧賣薪以養母於樵所得蟬冠一具母曰此汝休徵也可留待得侍中時著之後果如其言少以文章顯晚節微退云為宣城太守時罷歸泊禪靈寺渚夢張景陽謂曰前以匹錦相寄今可見還探懷中得數尺與之此人大恚曰那得割截都盡顧見丘遲曰餘此以遺君自是淹文章躓矣 又少時夢人授以五色筆自是文藻日新後宿冶亭夢郭璞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見還淹乃探懐中得筆還之後為詩絶無美句時人謂之才盡 嘗作别賦云春草碧色春水緑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 齊武帝朝除侍郎王儉謂曰卿年三十五已作中書侍郎何憂不至尚書所謂富貴卿自取之 梁天監中遷金紫光禄大夫封醴陵侯
  御龍騁驥
  江革字休映一作休明少孤貧弟兄自相訓朂俱詣太學補國子生舉髙第王融謝眺雅相敬重眺嘗過革時大雪革敝絮單席而耽學不倦眺脫所著𥜗併手割半氊與革充卧席而去 梁建安王為雍州刺史以革為記室參軍革弟觀同為記室沈約任昉與書云卿昆季可謂御雙龍於長途騁騏驥於千里
  刻燭賦詩
  江拱與蕭文琰丘令楷等並以文稱竟陵王夜集賦詩約四韻刻燭一寸而成又共擊鉢立韻響絶而成南史
  觀書秘閣
  江子一仕梁為侍郎啓求觀書秘閣武帝許之有勅直華林省 侯景反與二弟子四子五同死國難 追諡子一曰義子 子四曰毅子 子五曰烈子
  狎客
  江總字總持蒨之孫也少孤依外氏故杜詩云江總外家養 仕陳為尚書侍後主遊宴後庭多為艷詩與孔範陳聘等十餘人謂之狎客 劉禹錫詩云南朝詞臣北朝客歸來惟見秦淮碧池臺竹樹三畆餘至今人道江家宅
  江髙齊名
  江文蔚字君章後唐長興二年盧華榜下進士八人文蔚張沅吳承範湯鵬范禹偁五人為學士 後歸南唐為御史對仗彈馮延已常夢錫大言曰白麻雖佳要不如江文蔚一疏 與髙越俱以能賦擅名江表
  抗疏
  江公望字民表宋徽宗朝除左司諫與王縉並以風節著抗節極論時政為陳上堯舜之道累數百言有云一池四監未知其孰守十羊九牧未知其孰從陛下不以先入已信之言宿於心不以未入遽告之言拒於耳决事如析薪從理如破竹上稱奇者數四曰卿文采甚奇
  氣節
  江萬里號古心文章氣節當代推敬宋咸淳中拜右相閒居值大元革命之際赴水死 弟萬頃號古崖
  女徳婚姻
  解珮
  江妃二女不知何許人出遊江濵逢鄭交甫解珮二珠與之交甫受而懐之行數十步女不見珮亦隨失韓詩外傳
  梅妃
  江氏女名采蘋唐開元中選入宫性愛梅明皇戲名曰梅妃吹白玉笛作驚鴻舞遺事
  金盤㯽榔
  江嗣女妻劉穆之穆之微時苦貧嘗往妻家食畢求㯽榔江之兄弟曰君常飢何須此後為丹陽令召妻兄弟以金盤貯㯽榔一斛以進
  我顧伊
  江霦娶諸葛恢長女此女初適庾亮之子會㑹死改適霦次女適羊楷楷子衡娶鄧攸女于時謝尚求婚其小女恢云羊鄧是平婚江家我顧伊庾家伊顧我
  風流江郎
  江斆字叔文湛之孫為丹陽丞袁粲嘆曰風流不墜正在江郎 齊孝武謂謝莊曰此小兒當為名器尚臨汝公主三子 蒨字彥標 曇字彥徳 禄字彥遐皆為梁顯官
  舅氏鍾愛
  江總之母蕭氏總少依外家舅蕭勵鍾愛之曰爾神采英拔後世當出吾右
  西江 濯錦江 烏江 曲江
  龎宫音 始平 周文王子畢公髙之後支子封於龎鄉因氏焉
  兵法
  龎㳙魏人與孫臏同學兵法後與臏戰臏使人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龎㳙死此樹下㳙夜至伏兵起戰敗智窮自剄
  宰相器
  龎參字仲逺漢安帝朝為漢陽太守郡人任棠有奇節參往候之棠抱兒當户以一盂水拔大本薤獻之參曰水者欲吾清也拔大本薤者欲吾擊強宗也抱兒當戸者欲吾開門恤孤也 虞詡薦之有宰相器
  鹿門採藥
  龎徳公居峴山之南平生不入城府劉表問曰先生不肯受官禄何以遺子孫曰世人遺之以危我遺之以安司馬徳操嘗謁之值其上冢徑入其室妻子羅拜堂
  下命速作黍徐元直當来乃設具須臾徳公還直入相就不知何者為客也 諸葛亮每造之獨拜床下徳公初不令止 漢建安中攜妻入鹿門山採藥不返逸民傳從子統
  鳳雛
  龎統字士元南州士之冠冕也蜀先主使守耒陽令不治魯肅曰士元非百里之才處之治中别駕之任始當展其驥足耳 少樸鈍惟徳公司馬徽重之徳公以為鳳雛
  陶令故人
  龎通之淵明故人也王𢎞欲識淵明而不能致乃命通之齎酒於栗里半道以邀之
  造禪
  龎居士名藴深造禪理嘗參馬祖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却道居士大悟
  貧宰相
  龎籍字醇之宋明道中召拜殿中侍御史孔道輔曰龎君可謂天子御史與程文惠同戊子生程已貴而籍尚小官程戲之曰君乃小戊子慶厯中龎大拜程以書賀云今日大戊子却為小戊子矣 年七十六致仕家居讀書自娛賦詩云田園貧宰相圖史舊書生 封潁公諡莊敏
  聾醫
  龎安常黄州人善醫而聾然甚穎悟以指畫字示之深㑹人意東坡嘗戲之曰余以手為口君以眼為耳魏龎徳號白馬将軍以戰死諡壯侯
  女徳婚姻
  孝養
  龎盛女為姜詩妻養姑篤孝姑好飲江水汲不時至詩怒逐之龎氏止於鄰家紡績供養見姜氏
  坐逝
  龎居士女名靈照以賣竹漉籬自給後得道日中坐居士之坐而逝
  師友婚
  龎直温博學范景仁少受學焉後直温之子昉卒於京公娶其女為孫婦養其妻子終身
  宫音 長樂 夏殷諸侯有逄公伯陵封於齊其子孫因氏焉
  代君任患
  逄丑父齊大夫齊侯戰敗丑父與易位晉韓厥獲之卻子将戮之呼曰自今無有代其君任患者乃免之
  掛冠城門
  逄萌字子慶初為亭長擲楯嘆曰大丈夫安能為人役哉遂去之 王莽専政萌謂友人曰三綱絶矣不去禍将及身即解冠掛東都城門歸将家屬浮海 光武連徵不起
  宫音 始平 顓頊之後封于雙𫎇城因氏焉後魏有雙士洛為凉州刺史號天水公
  五支
  支徵音 邵陽 支雄傳云其先月支胡人也今琅琊有支氏
  講經
  晉支遁字道林天竺人與許詢講維摩經杜詩云空忝許詢輩難酬支遁詞
  天下博知
  支謙受業於支亮亮受業於支懴世稱天下博知不出三支
  白鵲之異
  支叔才至孝母亡廬墓有白鵲止其旁唐髙宗表異其門
  角音 山陽一讀作卻
  儒雅著名
  晉郗鑒字道徽漢御史大夫慮之孫博覽經籍躬耕隴畆吟詠不倦以儒雅著名與王導受遺詔輔少主拜司空諡文成二子 曇 愔
  修褉成詩
  郗曇字重熈為中書郎中遷御史中丞 永和修褉成五言一首見王姓郗愔字方回襲父爵南昌縣公徵拜門下中書侍郎 有三子超融冲
  入幕之賔
  郗超字景興少卓犖不羈父愔好聚斂積錢數千萬超一日散與親故俱盡 桓温辟為府掾府中語曰髯參軍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超多鬚而王珣短也桓温入朝謝安與王坦之詣温温令超卧帳中聴客語風動帳開安笑曰郗生可謂入幕之賔矣
  伊川田父
  唐郗士美字和夫張九齡稱之自拾遺七遷至中書舍人還東都徳宗召拜學士不就世髙其節
  女徳婚姻
  坦腹東床
  郗鑒嘗使門生求婚於王導導使遍觀東廂子弟一人獨坦腹東床訪之乃王逸少遂妻之
  戒弟勿至
  王右軍郗夫人戒二弟曰王家見汝輩来平平耳可毋煩復至也
  乗果生天
  郗氏夫人梁武帝妻也梁王作懴郗氏得以生天施徵音 吳興 魯惠公子施父尾生施伯公五代孫因氏焉
  兵學得禄
  魯施氏二子一好學一好兵皆以得禄孟氏二子效之而皆以得禍列子
  執經聖門
  施之常字子恒孔子弟子魯人也贈乗氏伯封臨濮侯賛曰開國乗氏有徳斯彰參稽百行賛理三綱
  論經石渠
  施讎字長卿從田王孫受易梁丘賀薦之拜為博士與諸儒論難五經同異於石渠閣 以經授張禹
  修道上昇
  施芩字太玉棲紫玉府修道晉寧康二年御蒼虬上昇
  蓋竹山
  施真人名存洽隠蓋竹山在衢州仙都縣天下第二福地也
  朝士執經
  施士匄在太學十九年為博士韓愈銘其墓云先生明毛詩通春秋左氏傳朝士大夫從而執經考疑者踵于門 子友直縣簿 次友諒齋郎
  文有古風
  施師㸃字聖愈十嵗通六經十二嵗能文宋紹興中入太學髙公閌為司業見公文嘆其深醇有古風 孝宗淳熈中樞宻院事搜訪人才手書置夾袋中薦胡晉臣有廊廟器後果大用公執政柄既久果於引去疏凡五上識者韙之謂進退之義合於時中
  心算
  施文慶陳後主時為中書舍人心算口占應時條理
  進中興雅頌
  施鍔𭒀州人宋紹興中進中興頌紹興雅十篇詔免文解進士及第
  文帶之寵
  施鉅宋紹興中與宋樸鄭仲熊同日遷侍郎受詔日易服謝樸鉅緋仲熊緑賜毬文帶
  女徳
  東西施
  越女姓施住東者曰東家施住西者曰西家施東醜而西妍寰宇記
  達施 先施 設施 嬙施
  皮徵音 天水 漢有皮容受蒲昌齊詩 後漢有皮究為諫議大夫
  賦桃花
  皮日休唐文士也有桃花賦九諷七愛諸篇 黄巢入長安日休孟浩然皆隠於鹿門山有鹿門草隠書序云不醉則游不游則息息於道思其所未至息於文慙其所未用故復草隠書焉 自戲曰醉士又曰酒民作酒箴食箴 歸氏子有詩嘲之云八片尖斜砌作毬火灰撏之水中揉一生閑氣如常在惹踢招拳卒未休 與陸龜𫎇為友有松陵倡和集
  機悟
  皮子信機悟有風神位儀同三司勲貴子弟稱其識鑒北史
  五羊皮 榴皮 掇皮 羊質虎皮
  徽音 太原 周師尹之後以官為氏
  轉轂致財
  師史前漢人轉轂百數郡國無不至過邑不入門能致十千萬貨殖傳
  儒宗
  師丹治詩事匡衡舉孝㢘為郎漢哀帝朝領尚書事徙犬司空平帝朝封義陽侯 經為世儒宗徳為國元輔可謂社稷臣矣
  墨帖
  晉師宜官工書王右軍賛之云師宜墨帖之竒令去官字
  宫音 汝南
  麋竺以妹事劉備為夫人奴客三千貨幣助軍資先主待以上賔之禮為安漢将軍 弟芳 子威三國志角音
  綦宗禮字叔厚三世取進士明經科遂為北海名家宋建炎中除翰林學士上曰綦某之文有體真學士也以文翰際遇在玉堂前後五載 退居合州賔客到門攝衣延坐雖一介韋布之士亦與均禮故家子弟淪落不自給者援橐金推月俸以賑其乏
  宫音 陳留 古天子有伊祈氏其後因以伊為姓
  耕莘
  伊尹耕于有莘之野湯以幣聘之
  才辯機捷
  蜀伊籍使孫權權聞其才辯欲逆拒之入拜權曰勞事無道之君乎曰一拜一起未足為勞其機捷如此
  拽牛却行
  北魏伊馛善射力能拽牛却行走及奔馬太武擢為秘書監拜司空賜爵河南公
  吾伊 我顧伊 欎伊
  姬徵音 南陽 帝嚳生姬永支子因氏焉
  周姬旦制禮作樂以開千萬世之治
  漢姬嘉號周子南君
  唐姬處遜為水部郎中
  瑶姬 蒼姬 周姬
  眭商音
  眭𢎞字孟從嬴公受春秋以明經為議郎漢昭帝元鳳中因推大石起立枯栁復生之異霍光惡之奏妄設妖言惑衆伏誅
  宫音 清河
  邳肜信都人歸光武信都反者捕係其父弟妻子使為手書招肜肜報曰事君者不顧家後以功封靈夀侯圖像雲臺
  角音 太原
  祁奚請老晉平公問嗣焉舉其子祁午建一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
  羽音 河内 晉大夫隨武子之後
  隨何為謁者説九江王黥布歸漢
  羽音
  猗頓魯之窮士用盬鹽起家與王者埒富
  徵音 隴西
  留犢
  時苗少清白漢建安中為夀春令之官用黄㹀牛牽車嵗餘生一犢及去留其犢以初来本無犢也魏畧
  紫蓋府
  時荷字道陽從許君學道晉寧康二年與陳真君孝舉執䇿導從許君上昇荷有遺迹在紫蓋府今為南昌縣㕔 宋封為洪施真人
  破黄巢
  時溥徐州人破黄巢功第一後兼中書令封鉅鹿郡王五代商音
  脂習京兆人漢末與孔融相友善及曹操殺融習往撫之曰文舉捨我死吾何用生為文帝以習有欒布之節加中散大夫孔融傳
  角音 汝南
  危稹字逢吉號驪塘宋嘉定中柴與之得謫稹送以詩有云人才自係國輕重吾道亦闗公去留為世所稱登進士第
  徵音 渤海 帝嚳妃訾娵氏之後 古有訾順為樓虚侯
  徵音 太原遲任設賢人也
  徵音 西平 漢有池瑗為中牟令 北魏有池仲魚為城門侯
  羽音 京兆 楚有䕫國子孫因以國為氏
  
  八微
  韋羽音 京兆 顓帝天彭之後封於豕韋苗裔以國為氏
  鄒魯大儒
  韋賢字長孺漢宣朝拜相在位五年致仕賜第一區封扶陽侯 自韋孟至賢五世為鄒魯大儒
  金籯
  韋𤣥成字少翁賢幼子也以父仕為郎與五經諸儒雜論於石渠閣 元帝朝拜相封侯故國 父子俱以明經至相諺曰遺子黄金滿籯不如教子一經
  五處士
  韋著博學篤行陳蕃薦處士徐穉韋著等 徳行純備可登三事桓帝以安車𤣥纁備禮徵之
  明珠出蚌
  韋端二子長元将次仲将孔融與端書云不意雙珠近出老蚌前日元将来淵才亮茂雅度𢎞毅經世之器也昨日仲将来文敏篤誠保家之主也
  徑丈之勢
  韋仲将善大字魏初鄴都宫觀始就詔仲将題署奏云若用張芝筆左伯紙及臣墨又得臣手然後可以逞徑丈之勢 明帝立陵雲觀誤先釘榜以籠盛仲将書扁轆轤引之去地二十五丈既下鬚髮皓白
  竹如意
  韋叡字懐文梁武朝名将也臨陣交鋒緩服乗輿執竹如意以麾進止 任豫州刺史進爵為侯
  逍遥公
  韋瓊字敬逺澹於勢利前後十見徵辟不就所居枕帶林泉娛翫琴書時人號為居士 周文帝勅有司日給河東酒一升號逍遥公 兄孝寛西魏名将
  東西眷
  韋氏東眷有逍遥公瓊鄖公孝寛西眷有平齊公瑱固安公法保並為盛門至今稱四公之後北史
  動揺山岳
  韋思謙字仁約唐髙宗朝擢監察御史曰出不能使動揺山岳者為不任職 丈夫當敢言地須明目張膽以報天子安能録録保妻子邪 子承慶 嗣立
  一門三相
  韋承慶在武后朝代父為天官侍郎嗣立代兄為鳳閣舎人長安中拜鳳閣侍郎一門父子三人為相兄弟相繼大拜制曰芝蘭並秀見謝石之階庭騏驥齊驅有劉山之昆季 嗣立子濟天寶中尚書左丞 孫𢎞慶長慶間名卿
  五雲體
  韋陟字殷卿安石長子年十嵗美文辭開元中遷禮部侍郎常以五綵牋為書記使侍婢主之陟惟署名自謂書陟字若五朶雲時號郇公五雲體肅宗朝與弟斌從兄由及縚同時列㦸罕比 父安石武后朝進中書令
  延英賜對
  韋渠牟初為浮屠已而復冠少工詩李白異之 韓滉表試校書郎 徳宗誕日進詩七百言未浹旬擢諫議大夫對延英殿輒五六刻乃罷
  儲書
  韋述家儲書二千卷兒時誦之畧遍 撰唐春秋三十篇開元譜二十篇元宗朝任史官二十年禄山亂抱國史藏南山 弟五人迪逍迴巡迫俱進士及第時趙冬曦兄弟亦知名當時張說曰韋趙弟兄人之杞梓
  二妙
  韋維開元中為户部郎中善裁割宋之問為員外善詩人稱户部二妙
  召講太液
  韋處厚字徳載家藏書萬巻舉賢良方正 與路隋為侍講穆宗召入太液亭講闗睢洪範 文宗朝拜相
  松菊主人
  韋表微字子明羈丱能文元和三年崔邠榜及第一榜十三人長慶中同年五人庾敬休栁公權李紳髙鉞表微皆為翰林學士授表微監察御史裏行不樂曰吾将為松菊主人
  子弟之賢
  韋羣玉賢而有才韓愈與陸祠部書云求子弟之賢而能業其家者羣玉是也
  覆以蜀袍
  韋綬為翰林學士帝幸其院綬方寢以蜀袍覆之而去
  三世學士
  韋貫之在憲宗朝其伯兄綬在徳宗朝其子澳在宣宗朝澳之子庠在僖宗朝弟郊在明宗朝三世五人皆為翰林學士
  呈身御史
  韋澳字子裴武宗朝擢宏詞十年不調髙元裕欲薦之諷澳謁已澳曰恐無呈身御史周墀表署幕府
  山林友
  韋温字𢎞育綬之子七嵗日誦書數千言年十一舉兩經及第換著作郎謝歸事親疾彌二十年衣不㢮帶文宗朝遷尚書右丞 性剛峻少合惟與蕭祐善不以塵事自𫎇號山林友
  凝香齋
  韋應物工詩代宗朝為蘇州太守有凝香齋館自娛日與文士宴集有詩云兵衛森畫㦸燕寢凝清香
  丹鼎未開
  韋承矩僖宗朝䇿試夜書一詩於都堂壁云褒衣博帶滿塵埃獨上都堂納卷回蓬巷幾時聞吉語棘籬他日免重來三條燭盡鐘初動九轉丹成鼎未開殘日漸低人擾擾不知誰是謫仙才
  勸農興學
  韋丹字文明孝寛六世孫唐憲宗朝擢明經為容州刺史教民耕織興學校徙江西觀察使徳被八州治行第一子宙為永州刺史築常平倉置社立學官 宣宗朝拜相
  女徳婚姻
  著女訓
  韋温女工屬文續曹大家女訓
  韋氏適王琳琳卒韋年二十五不嫁自處一室著女訓行於世
  仙婚
  韋恕有女及笄有張老者六合縣之園叟也求婚恕曰今日内得五百緡則可老曰諾不移時而錢至既娶負钁穢地鬻蔬不輟妻執㸑濯王屋山下有小莊女謂恕曰他日可令大兄来相訪後恕令男義方訪之至一甲第見一青衣人引一衣冠人即張老也曰賢妹梳頭即令引入堂内敘寒温經日别奉金三十鎰并一舊席帽曰可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王老家取錢一千萬持此為信歸往王家果得錢再尋之不復有路矣
  識貴人
  韋臯秀才也張延賞之妻苗夫人選為婿延賞不禮臯東遊改名韓翺唐徳宗幸奉天臯以功持節西川代延賞公慙懼郭圍詩云當時甚訝張延賞不識韋臯是貴人
  族望清華
  韋詵為潤州刺史族望清華特選參軍裴寛為婿時寛衣碧瘠而長族人呼為碧鸛雀詵曰愛女必以為賢公侯妻何可以貌求人卒妻之
  定婚店
  韋固旅次宋城店議司馬潘昉女為婚見老人月下檢書云此婚不合後娶刺史王泰之女宋城題其店曰定婚店
  指腹婚
  梁韋叡之子放字元真為徐州刺史與吳郡張率皆有側室方孕指腹為婚後率亡放贍恤之以子娶率女時稱其能篤舊
  奇才
  韋孝寛齊神武嘗稱之云闗西男子屬楊侃為大都督出鎮潼闗引孝寛為司馬奇其才以女妻之
  翁婿同相
  韋執誼杜黄裳之婿也翁婿同時為相近古衣冠無比
  翁婿相知
  韋夐為京兆尹時薛裕弱冠為丞相參軍載酒肴候之談宴終日夐遂以女妻之裕曰韋公退不丘壑進不市朝怡然守道榮辱不及
  通家婚
  韋堅娶姜皎之女李林甫舅子也 韋陟堂妹年十九與崔元綜議婚 韋丹初娶清河崔諷之女再娶蘭陵中書令蕭華之孫殿中侍御史恒之女也
  佩韋 脂韋
  歸徵音 京兆 春秋時晉有歸生子孫因氏焉
  博通墳典
  歸崇敬字正禮家學治禮唐天寶中舉博通墳典科對䇿第一有詔舉才可宰百里者復䇿髙等授左拾遺使新羅國東夷傳其清徳 子登
  竄名
  歸登字冲之唐徳宗貞元初䇿賢良為右拾遺陽城熊執易論裴延齡以疏示登登動容曰願竄吾名雷霆之下君難獨處故同列聯署無所回諱
  徵音 太原
  舉善
  祈奚為晉公族大夫 祈奚能舉善矣稱其讎不為諂立其子不為比 子祈午
  勇士
  祈彌明為趙盾車右國之勇士也
  呼窗
  晉祈嘉字孔賔夜窗忽有聲呼曰祈孔賔歸去来修飾人間事甚苦不可諧
  九魚
  徐商音 東海 顓頊之後嬴姓伯益之兄受封於徐子孫因氏
  入海求仙
  徐市因始皇游海上上書請與童男女各五百人入海求三神山不死藥
  上書闕下
  徐樂趙人漢武朝上書言事天子召見曰公等安在何相見之晚拜郎中遷中大夫
  賜帛
  徐福茂陵人漢宣朝三上書言霍氏奢僣後賜福帛十疋遷為郎
  南州髙士
  徐穉字孺子南昌人家貧常自耕稼非其力不食恭儉義讓所居服其徳陳蕃薦五處士穉居其一桓帝以安車𤣥纁備禮徵之不就見韋著太尉黄瓊辟之亦不就郭林宗丁母憂穉往弔之置生芻一束而去林宗曰此必南州髙士徐孺子也太守陳蕃特設一榻以待之子𦙍篤行孝弟隠居不仕
  名將
  徐晃字公明魏武名將每戰必先為不可勝攻圍陷陣功最多遷右将軍卒諡壯侯
  柱石臣
  徐宣字寶堅魏人歴仕三朝有託孤寄命之節可謂柱石之臣 諡貞侯
  十年西省
  徐邈字景山魏初為尚書郎嘗私飲沈醉趙達問以曹事曰中聖人魏亡歸晉太傅謝安舉之補中書舍人處西省前後十年 志髙行潔通介有常可謂國之良材時之彥士
  建安七子
  徐幹字偉長魏人擅名東土與陳琳阮瑀應㻛劉楨曹植王粲皆好文章號建安七子 騁騏驥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
  佳吏部
  徐寧字子期東晉人桓彞謂庾亮曰為卿得一佳吏部矣真海岱清士也
  托孤
  徐羡之字宗文起布衣宋武帝朝位司空與傅亮謝晦等同被顧命
  風亭月觀
  徐湛之字孝源為南兖州刺史廣陵舊有髙樓起風亭月觀吹臺琴室招集文士盡遊翫之適伎樂之妙冠絶一時
  人中騏驥
  徐勉字脩仁宋人徐孝嗣見之曰此人中騏驥必能致千里王儉謂其有宰輔之量後事梁為尚書左丞客有求詹事者正色曰今夕止可談風月不宜及公事嘗曰人遺子孫以財我遺以清白 諡簡肅公
  石麒麟
  徐陵字孝穆陳人摛之子也母臧氏夢五色雲化為鳳集左肩已而生陵年數嵗沙門寶誌摩其頂曰天上石麒麟也 任吏部尚書為一代文宗子儉為郎中 儀為尚書 份為洗馬
  南徐北魚
  襄陽舊志云徐鯤魚宏尚豪侈人化之府中諺曰北路魚南路徐
  鳳閣舎人様
  徐齊𣆀八嵗能文唐太宗召試賜所佩金削刀 子堅與張說修三教珠英 楊再思目為鳳閣舍人様徐則唐時東海隠士杖策入縉雲山後入天台山卓矣仙才飄然騰氣千尋萬頃莫測其涯六帖
  天下無寃
  徐有功舉明經武后時補蒲州司法參軍為仁政不忍杖罰民相約曰犯徐參軍杖者衆共斥之訖代不杖一人 遷肅政臺侍御史天下洒然相賀 潘好禮曰有功斷獄天下無寃人仁恕過漢于張 盧若虚曰徐公當雷電之震而能全仁恕千載未有其比
  河東三絶
  徐彥伯七嵗能文對䇿髙第調蒲州司兵參軍時司户韋嵩善判司士李亘工書彥伯屬文時稱河東三絶
  怒貎渴驥
  徐嶠善書以其法授其子浩書四十二幅屏八體皆備草隸尤工如怒猊抉石渴驥飲泉 肅宗朝授浩中書舍人張說見其喜雨賦嘆曰後来之英
  篤舊
  徐晦素為楊慿所厚李夷簡彈慿貶臨賀尉獨徐公送至藍田夷簡奏為監察御史曰公不負楊臨賀豈負國乎
  天上麒麟
  徐卿生二子杜甫歌云孔子釋氏親抱送並是天上麒麟兒未云吾知徐公百不憂積善衮衮生公侯 徐偉有子八人號徐氏八龍
  白髮青衫
  徐遹宋初作特奏狀元詩云白髮青衫晚得官瓊林頓覺酒腸寛平康里過無人問留得宫花醒後看
  狀元
  徐奭宋祥符時人狀元及第試鑄鼎象物賦云足惟下正詎聞公餗之欹傾鉉乃上居可比王臣之威重
  甘露連理
  徐積字仲車獨行人也毋終廬墓三年所居茅舍不蔽風雨而農夫樵婦瞻仰如神毎嵗甘露降於墳所墳左有杏樹一本而兩枝一日兩枝之端相合成連理 與山谷同登治平四年第 徽宗朝除宣徳郎 諡節孝處士
  詩派法嗣
  徐俯字師川懐奇負氣七嵗能詩為其舅山谷所知吕居仁作江西傳衣詩派圖列陳無已等二十五人為法嗣 陳無已 潘大臨 謝無逸 徐俯 洪朋洪炎 林敏修 林敏功 王直方 洪芻 饒節髙荷 江革 李錞 晁冲之 潘大觀 江端本李彭 謝遵 楊符 何顗 韓子倉 夏均父 僧仕可 僧善權 謂皆出於豫章也
  見如骨肉
  徐君猷宋元豐中知黄州時東坡謫居與子由詩云舉眼無親識君猷一見如骨肉
  江南文士
  徐鉉南唐人十嵗能文與韓熈載齊名時謂之韓徐歸宋直學士院時稱江南文士 弟鍇與鉉齊名李穆使江南見之曰二陸不能及
  水墨髙品
  徐熈江南布衣也工畫宋初至京師其妙但以墨筆畫之殊草草畧施丹粉神氣迥出别有飛動之象
  徐復之舉進士不第退而學易號冲晦處士
  女徳婚姻
  績分餘光
  齊女徐吾貧共鄰婦燭光夜績曰妾以貧故起常先去常後布席以待来者坐常處下今一室之中益一人燭不為益暗去一人燭不為益明何愛東壁餘光乎皆莫能應
  八嵗能文
  徐惠生五月而能言四嵗通論語毛詩八嵗能屬文父孝徳嘗使擬離騷為小山篇云仰幽蘭以流盻撫桂枝以凝想将千齡兮此遇荃何為而獨往唐太宗聞之召為才人及卒贈賢妃
  蓬萊女官
  徐清字静之蓬萊女官也下西里王氏詩得謝體書效山谷妍妙可喜后山詩云蓬萊仙子補天手妙筆詩清萬世功肯學黄家元祐脚信知人厄匪天窮
  種璧成婚
  徐氏洛陽人陽雍伯因給義漿有一人飲漿罷懐中出石一升與之曰種此則生玉并得好婦後得白璧一雙娶徐氏女天子聞而異之拜為大夫生十男位至卿相
  委禽
  徐吾犯之妹美公孫黒强委禽焉卒與子南
  擇婿
  徐邈有女才淑大㑹僚佐使女於内觀之指王濬告母遂以妻之時濬為江東從事
  徐陵仕陳為吏部尚書虞世基一見奇之謂朝士曰當今潘陸也以女妻之
  擇婦
  徐廣字野民晉朝為秘書郎仕宋遷秘書監娶中山劉謐之女
  徐非一作俳娶劉孝標妹劉三娘作文尤清拔可喜徐氏盧惟清妻也盧貶播州尉死徐迎尸還足繭流血
  青徐 舒徐 虚徐
  余商音 下邳 秦由余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四賢四諌
  余靖字安道宋慶厯中除右正言知制誥時范文正以言事忤大臣落職公上書謫監筠州酒稅尹洙歐陽修抗䟽亦逺謫士大夫號為四賢 初歐公余靖王素俱列諫官蔡襄詩曰御筆新除三諫官喧騰朝野競相觀當年流落丹心在自古忠良得路難必有謀謨禆帝右更須風采動朝端世間萬事皆塵土留取功名乆逺看三人以詩聞於上亦除諫官時謂之四諫 為廣帥十年不載南海一物廣州有八賢堂見潘美英宗朝遷工部尚書諡襄公
  劍井瑞氣
  余中熈寧中狀元及第常州有劍井先一嵗瑞氣氤氲上騰數日乃大魁之䜟也
  石月老人
  余安行號石月老人鄒道卿常與之遊作春秋新傳李綱序之 紹興中扣閣論時事遭斥逐而不悔  未老投紱樂道養恬坐忘屢空而憂國之心切切焉
  神救水患
  余端禮字處恭未十嵗時衢婺大水與里人共處一閣閣将沈空中有聲云余端禮在内當為宰相可䕶之有頃一物如黿鼉長數十丈来負此閣達於平地衆賴以全 宰烏程縣決事風生事紛如蝟庭寂如水䑕輩膽落鶩行股栗 台湖嚴三州之民有口算錢曰丁絹臨安之民有口算錢曰身丁公請與復三年又請減免衢州雜稅符既下五州之民欣舞 宋光宗朝相封郇國公
  教子
  宋余良弼教子詩云白髮無慿吾老矣青春不再汝知乎年将弱冠非童子學未成名豈丈夫幸有明窗并浄几何勞鑿壁與編蒲功名欲自殊頭角記取韓公訓阿符
  余佛
  余崇龜字景望在孕時母葉氏夢星入懐童稚穎異宋淳熈中擢甲科 家藏書萬卷出入經史貫串古今扁其堂曰静勝徜徉其中視升沈淡如也 開禧中𠈁胄専權公獨立不倚嘗曰名節至重官職至輕力求去出知江州恤民禱雨民呼為佛
  孝行里
  余齊有孝行父亡號叫而絶秦改其里為孝行里南史
  女徳
  余媚娘初適周氏夫亡介潔自守陸希聲為郎中娶之劈牋泳墨更倡迭和後希聲又娶名姬栁舜媚娘手刃之
  由余
  舒徵音 京兆 舒子后以國為姓
  賦牡丹
  舒元輿唐元和進士太和中獻書闕下所上八萬言出入古今 作玉筯篆志云斯去千年冰生唐時冰復去矣後來者誰千年有人誰能得之後千年無人篆止於斯嗚呼主人為吾寶之 作牡丹賦文宗摘其傑句拜監察御史 死於甘露之禍
  鸞鳳隠起
  舒亶字信道熈寧中夢入空中見樓閣金壁輝煌有瓊琚琅佩者數百人揖亶請詩且曰此間文章要似鸞鳳隠起與織女分巧亶吟曰天風吹散赤城霞染出連雲萬樹花誤入醉鄉迷去路傍人應笑却還家一人曰未免近凡 調臨海縣民有醉酒逐其叔母者亶執之而斷其首投劾去題壁云一鋒不斷兇渠首千古誰知将相材時荆公當國奇之為改調官 御史裏行 號亦樂居士
  雪月苦
  舒堯夫苦學坡翁夜過其家戲作詩云先生堂前雪月苦弟子讀書喧兩廡撞門入室書縱横蠟紙燈籠似雲母
  卷舒 望舒 荆舒
  蘧角音
  蘧伯玉名瑗衛人孔子弟子贈衛伯 淮南子云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 衛靈公與夫人南子夜坐聞車聲轔轔至闕而止夫人曰此伯玉也公曰何以知之曰大臣不為冥冥惰行伯玉賢大夫也不以暗昧廢禮是以知之
  徵音 鴈門 宋司馬子魚之後以王父字為氏宋有魚容為左師魚府為少宰 成十五年
  梁魚容性侈靡以象齒沈檀造一睡床金蓮花捧琥珀龜支床脚
  唐魚朝恩肅宗朝知内侍省事為觀軍容宣尉使觀軍容自朝恩始
  南徐北魚
  疏商音 東海
  疏廣字仲翁少好學明春秋漢地節三年拜太子太傅兄子受拜太子少傅居職五年乞身去送者車數百兩觀者皆曰賢哉二大夫
  羽音 河東 齊儲子之後 漢有儲太伯
  唐儲光羲工詩為汜水尉山中流泉詩云映地為天色飛空作雨聲
  角音 鴈門 周大夫渠伯之後 後漢有渠參封賛侯
  宫音 鴈門 晉大夫先且居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漢有居般封宋城侯
  商音 琅邪 越大夫諸稽郢之後 漢有諸於為洛陽令









  氏族大全卷二
<子部,類書類,氏族大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