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族大全 (四庫全書本)/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六 氏族大全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氏族大全卷七
  五爻
  羽音 土黨 楚大夫申包胥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魯論章句
  包咸字子良少事右師細君習魯詩論語 漢光武時入授皇太子論語包氏章句岀焉 永平中選大鴻臚賜以几杖入朝不趍贊謁不名經傳有疑遣小黄門就問 上以有師傅之恩賞賜俸禄增於諸卿咸皆散與諸生之貧者
  吳中四士
  包融唐開元中為集賢院學士與賀知章張旭張若虛齊名號吳中四士
  青雲之士
  包佶韓洄盧貞李衡皆出劉晏門下唐貞元以來相繼掌天下財賦 佶卧病詩寄劉長卿云惟有貧兼病能令親愛踈嵗時俱放過身世付空虚肌弱秋添絮頭風髮廢梳波瀾喧衆口藜藿静吾廬云云十年江海隔離恨不知予
  不持一硯
  包拯字希仁天性嚴厲未嘗有笑容人謂包公笑比黄河清 知端州嵗滿不持一硯歸 為京尹令行禁止閭里童稚亦知其名語曰闗節不到有閻羅包老天下呼為包待制又曰包家 詩曰直幹終為棟直鋼不作鈎宋慶厯中為御史中丞 拜樞密 諡孝肅
  包鼎宣州人以畫虎名家
  緑籜包 虎皮包
  商音 彭城 上古有巢氏之後也
  洗耳
  巢父昔因年老以樹為巢寢其上號曰巢父 堯讓天下於巢父巢父曰君之牧天下猶予之牧犢無用天下為莊子有樊仲父牽牛飲水見巢父洗耳驅牛而還耻令牛飲其下流也
  重義
  巢谷字元修與二蘇同鄉二蘇在朝未嘗一見坡謫海表谷徒步訪子由握手相泣又訪坡海南自循至新病而死夷堅志云紹興八年錫縣有道人曰眉山巢谷年一百一十七嵗瞳子碧光烱然以十月二十一日遍告邑中還館閉户而去 蜀有巢菜東坡名元修菜巢堪漢章帝朝為太常時曹褒請著成漢禮堪言一世大典非褒所能定後拜司空
  巢尚之與戴發興仕宋武帝朝參謀内外權重當時憎巢 鳯來巢 燕定巢
  商音 東海 周公第三子封於茅曰茅叔子孫以國為氏
  死諫
  茅焦秦人始皇遷太后諫而死者二十七人焦解衣伏質殿下曰聞天有二十八宿欲滿其數秦皇悟曰先生起就衣今願受教以為上卿 楊子曰茅焦厯井幹諫秦王可謂劘虎牙矣
  戲赤城
  茅濛字初成隱華山修道秦始皇三十一年九月龍駕白日昇天民謡云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昇入太清時下𤣥州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
  三茅君
  茅盈濛𤣥孫得道金陵句曲山上昇為東嶽上卿司命君太元真人居赤城時來句曲鄉人名句曲為茅君山荆公詩云一峯髙出衆山巔疑隔塵沙道里千云云人間已立嘉平帝地上誰通句曲天云云長弟固為武威太守次弟震為江西太守二弟聞兄得仙棄官學道後固為句曲真人定保右禁郎震為保命地仙主司是為三茅君 茅山詩云白雲生處龍池杳明月歸時鶴馭空
  殺雞饌母
  茅容字季偉年四十餘耕于野與等軰避雨樹下容坐愈恭郭林宗見而異之寓宿焉旦日容殺雞供母自以草蔬與客共飯林宗拜之曰卿賢乎哉勸令學卒以成徳後林宗遣容追及徐穉於途與共言稼穡事
  茅茷晉城濮之戰以茷祈滿為中軍大夫僖廿八茅夷鴻邾大夫請救于吳即茅成子也哀𠤎
  草茅 剪茅 仙茅 結茅
  六豪
  徵音 濟南 陶唐氏之後在夏為御龍氏在商為豕韋氏周代商以商民七族封康叔陶居其一焉繼命陶叔為司徒授康叔以人民以國為氏
  三世封侯
  陶舍漢初為左司馬以功封𢚓侯 子青襲封夷侯孝景朝拜相 青九世孫敦安帝朝拜大司徒 敦之孫同漢未避亂江東生子丹仕吳為揚武将軍封柴桑侯子侃
  龍梭
  陶侃字士行少時漁於雷澤網得一織梭掛於壁有頃雷雨化為龍去 善相者師圭謂曰君左手中指竪理當為公若徹于上貴不可言侃以針刺之見血灑壁成公字 晉成帝咸和中都督交廣荆江等八州軍事封長沙公年七十六薨贈大司馬諡曰桓  次子瞻瞻子宏宏子綽綽子延夀嗣為長沙公
  木屑竹頭
  侃為廣州刺史朝運百甓於齋外暮運於齋内以自勞也移鎮荆州檢攝軍事未嘗少間嘗語人曰大禹聖人乃惜寸隂衆人當惜分隂  嘗造船其木屑竹頭皆令籍而掌之後皆獲其用其綜理微宻皆此類也
  八天折翼
  侃少時夢生八翼飛而上天見天門九重登其八惟一門不得入閽擊之墜地折其左翼後都督八州每思折翼之祥而自抑 梅陶云陶公機明神鑒似魏武忠順勤勞似孔明
  羲皇上人
  陶元亮在晉名淵明在宋名潜世號靖節先生侃曽孫也宅邊有五栁著五栁先生傳以自況 親老家貧謂親朋曰聊欲絃歌以為三徑之資可乎執事者聞之起為彭澤令公田悉令吏種秫妻子固請種粳乃以二頃五十畆種秫五十畆種粳在官八十餘日即解印綬去賦歸去來詞以遂其志 性不解音聲蓄素琴一張絃徽不具每朋酒之㑹輒撫弄以寄意曰自得琴中趣何勞絃上聲 貴賤造之有酒輙設若先醉則謂客曰我醉欲眠卿且去 一日郡将候之逢其酒熟取頭上葛巾漉酒畢還復著之 嘗言夏月虚閒髙卧北窗之下清風颯至自為羲皇上人宅邊多種菊每攜酒吟咏其間其飲酒詩云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又云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嘗於九日無酒出宅邊摘菊盈把頃之江州太守遣白衣人送酒至便醉飲而歸 晉義熙末徵為著作郎不就所著文章義熙以前明著晉代年月自宋永初以來惟書甲子而已故朱子書云晉徵士卒 五子 儼俟份佚佟 祖茂武昌太守 父姿城太守史逸其名
  潯陽三隱
  靖節居柴桑周續之入廬山劉遺民入匡山時號為潯陽三隱
  華陽真逸
  陶𢎞景字通明年十嵗得葛洪神仙傳晝夜研尋便有養生之志曰仰青天覩白日不覺為逺矣 宋末為諸王侍讀齊永明中脱朝服掛神武門上表辭禄上賜束帛月給茯苓五斤白蜜二斤以供服餌 止句容句曲山苐八洞宫名金壇華陽之天周囘百五十里山中立館號華陽陶隱居晩號華陽真逸又曰華陽真人 性愛松風庭院皆植松毎聞其響欣然為樂有時獨遊泉石望者以為仙人築三層樓自處其上弟子處其中賔客至其下與物遼絶善辟穀導引之術年八十五無病而逝諡貞白先生
  山中宰相
  𢎞景與梁武有舊及即位書問不絶冠蓋相望給黄金朱砂曽青等物後合飛丹色如霜雪服之體輕帝益重之賜以鹿皮巾屨加禮聘不至惟畫作兩牛以獻一散放水草之間一著金籠頭有人執繩以杖驅之帝笑曰此欲為曵尾之⻱豈可致之國家毎有大事無不咨詢日中常數信時謂山中宰相
  雪水烹茶
  陶穀字秀實自謂頭骨當珥貂冠宋建隆中為翰林承㫖文冠一時 子炳登第上曰穀不能訓子命中書覆試始此 納党太尉家SKchar為妾一夕取雪水烹茶問曰党家有此風味否曰彼粗人安識此風味
  佚老堂
  陶子駿宋熙豐間人作佚老堂東坡有詩末云能為五字詩仍戴漉酒巾人呼小靖節自是葛天民
  繼老堂
  陶弼字商翁有文武材工詩宋神宗朝人一生仕宦廣西晩守欽順二州有詩云冷酒十分無客送輕車一兩有民攀 将老未聞金作印師寒猶用鐵為衣 父及姪皆嘗為賔州守作繼老堂
  陶璜晉武時為交州牧 子威為蒼梧大守
  陶囘從陶侃平蘇峻有功封安樂伯今瑞州
  陶臻字彦遐有謀畧仕晉為南郡守
  陶季直徵召不起號曰徵君後仕宋為上蔡令陶沔唐竹溪六逸中人見李白
  陶八八得道授顔真卿刀圭碧霞丹
  女徳婚姻
  黄鵠歌
  烈女陶嬰夫死守義魯人求之嬰作黄鵠一作鶴歌云早寡七年兮不雙飛宛頸獨宿兮想其故帷云云魯人聞之曰斯女不可得也列女傳
  南山霧豹
  陶答子為大夫治陶二年名譽不興家産三倍其妻諫曰能薄而官大是謂家害無功而家昌是謂積殃今夫子貪富圖大妾聞南山有𤣥豹霧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澤其毛衣而成其文章耳故藏以避害
  苦節
  靖節再娶翟氏能安苦節夫耕于前妻鋤于後
  母成子名
  陶丹聘新淦湛氏為妾生侃家貧湛氏紡績供給使交結名勝
  世姻
  靖節母夫人孟嘉第四女也嘉本娶陶侃第十女後以二女妻侃子茂之二子一生靖節一生敬逺
  婿有竒表
  陶謙年十四綴帛于幡乘竹馬而戲邑中兒童隨之蒼梧太守出遇於途悦之許妻以女夫人怒曰陶家兒遊戲無度何可妻公曰彼有竒表長必成材卒妻之 後為徐州牧封溧陽侯
  陶李洞
  陶李洞者昭州平樂縣有二仙廟相傳唐時太尉陶英謫居于此與李氏聯姻後二姓居洞中者數百家世世為婚
  鬱陶 陳陶 鈞陶
  曹商音 譙國 顓帝元孫陸終第三子為曹氏
  一鼓作氣
  曹劌從魯師與齊戰于長勺曰夫戰勇氣也一鼔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奮三尺劒
  曹沬以勇力事荘公為将齊魯㑹盟于柯沬以匕首刦桓公歸魯侵地 戰國䇿曰沬奮三尺之劒一軍不能當使操銚耨居隴不若農人
  趣装入相
  曹參與蕭何同起佐漢祖即位定元功十八人位次參第五封平陽侯蕭何薨參告舍人趣装曰吾将入相及為相一遵何約束百姓歌曰蕭何為法較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載其清静民以寜壹 子窋為中大夫次子時時子襄皆尚公主
  善筭術
  曹元理善筭術過陳廣漢家筭有爼上烝豚㕑中荔枝何不設廣漢大驚
  書倉
  曹曽濟隂人從歐陽歙受尚書積石為倉以藏書號曹氏書倉漢光武時人
  三葉侍中
  曹褒字叔通父充傳慶氏禮為博士褒傳父業博物識古為儒者宗 漢章帝徵拜博士條正冠婚吉㓙制度為百五十篇上之 父子三葉為侍中
  五色綵棒
  曹操字孟徳小字阿暪漢桓帝朝舉孝亷為郎除洛陽北部都尉造五色棒垂門左右各十枚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殺之 嘗行軍失道三軍皆渴操曰前有梅林結子甘酸可止渴士卒聞之口皆出水 後為魏祖
  七步 八斗
  曹植字子建魏文帝忌其才欲害之令作詩限七步成植應聲曰煑豆燃豆箕豆在釡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謝靈運言天下文章止一碩子建獨得八斗建安以曹劉為絶唱 封陳思王
  黄鬚兒
  曹彰字子文膂力過人操曰黄鬚兒竟大竒也 封任城王
  稱象
  曹冲字倉舒五六嵗智慧若成人時吳貢大象操欲知斤兩冲曰置象大船中而刻其水痕稱物以載之 封節哀王 植 彰 冲 皆操子也
  競病詩
  曹景宗字子震以膽勇聞梁武朝為右衛将軍 魏兵圍鍾離景宗解圍振旅凱還帝於光華殿宴飲聯句令沈約賦韻時用韻巳盡惟餘競病二字景宗操筆立成云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競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病帝嗟嘆出行坐車幔帷曰昔在郷里騎快馬如龍拓弓弦作礕礰聲箭如餓鴟呌耳後風生鼻頭火出今來揚州作貴人閉置車中如三日新婦邑邑使人氣盡 諡壮侯
  契丹議和
  曹利用與契丹議和曰割地之議死不敢聞敵不能屈
  杏園詩
  曹鄴字業之唐詩人作四怨三愁五情詩其一怨云庭花已結子岩花猶弄色誰令生處逺用盡青皇力 後舍人韋慤薦之登第杏園宴呈同年云賢路非青雲十年行不至一旦公道開青雲在平地 王荆公選唐百家詩曹鄴一首曹唐二首曹松十三首
  爼豆干戈
  曹彬字國華試周日左手提干戈右手取爼豆斯須取一印後佐趙太祖開國拜樞密使相 贈濟陽王 諡武惠
  舟中圖籍
  彬伐蜀凱還輜重甚多皆圖書也無銖金寸錦之附征江南囘舟中無他物惟圖籍衣被而已出師時上許凱旋授以相印及還賜錢百萬彬曰好官不過多得錢耳何必使相 彬兩總樞密五臨蕃翰位益髙志益下寵愈厚憂愈深清白如寒儒坐武帳中止衣弋綈紵絮而已
  三登将壇
  彬諸子皆賢瑋琮璨繼領旄鉞故陶弼觀王畫像詩云蒐兵四把降王縳教子三登上将壇
  席上獻詩
  曹翰趙太祖名将也太宗朝數年不調因内宴獻詩云三十年前學六韜美名常得與時髦曽因國難披金甲不爲家貧賣寳刀臂徤尚嫌弓力軟眼明猶識陣雲髙庭前昨夜西風起羞見團花舊戰袍上為遷數官  諡武毅公
  鐵硯篇
  曹組字元龍六舉不第著鐵硯篇以自見  宋宣和中召見玉華閣上親洒宸翰以賜之曰曹組文章之士嘗命題作賦援筆立就深得古風  兄緯字元象宋元符中及第有詩文曰秋浦集
  詩禮名家
  曹覲字覿道詩禮名家宋皇祐中為康州刺史儂智髙犯城公曰豈有為天子吏而避賊乎城䧟死罵不止子方生數月棄之竹園賊退妻視其子呱呱而泣曽參政贈詩云轉戰譙門日再晡空弮還自把戈扶身埀虎口猶安坐命在鴻毛更疾呼柱下杲卿存斷節袴中杵臼得遺孤可憐邑邑雄豪氣不怕山西士大夫  朝廷爵其子以旌其忠
  曹仁操從弟也三軍服其勇 封安平亭侯
  曹休操從子操曰此吾家千里駒也 為大司馬曹真操族子明帝朝為大司馬賜劒履上殿入朝不趨
  曹禋曹茂之與永和修禊㑹茂之成五言詩
  曹憲仕隋為秘書學士與諸儒譔桂苑珠叢
  曹確唐咸通中與畢諴同相俱有雅望世謂曹畢曹松唐天復初中第時稱五老榜
  女徳婚姻
  溺抱父尸
  曹娥㑹稽上虞人父旴為巫祝漢順帝漢安二年端午日至江上泝波濤迎神溺死娥年十四㳂江號哭旬有七日投江而死抱父尸而出桓帝元嘉元年縣長度尚改葬娥於江南道傍為之立碑命邯鄲子作碑文
  司書仙
  曹文SKchar本長安娼女姿艶絶倫尤工翰墨欲偶者請先投詩岷山任生詩曰玉皇殿前掌書仙一染塵心謫九天莫怪濃香薫骨膩霞衣曽帶御爐烟女得詩曰真吾夫也不然何以知吾事邪遂事之朝夕相攜微吟五年忽對任曰吾本天上司書仙人以情愛謫人寰二紀将歸子可偕行騰雲而去後以所居為書仙里
  曹氏夏侯氏世為婚姻故曹仁夏侯淵等並肺腑親舊貴重族門
  曹氏孫氏相為婚姻操以弟女配孫䇿之弟匡又為子彰娶孫賁之女
  曹義宗妹有姿色富人姓向者願納錢百萬求婚義宗貪鏹遂以妻之
  曹夀字世叔娶班彪之女稱曹大家
  曹洪操從弟也一女有姿色荀粲聘焉
  蕭曹 汝曹 劉曹 水曹 豪曹劒名
  角音 渤海 齊太公六代孫文公子髙之孫傒以王父字為氏
  不徑不竇
  髙柴字子羔執親之喪泣血三年未嘗見齒辟難而行不徑不竇
  擊筑
  髙漸離燕人善擊筑送荆軻入秦刺秦王軻死漸離後以擊筑得幸置鉛筑中撲秦王不中誅之
  漂麥
  髙鳯字文通居南陽以農畆為業而專精讀誦晝夜不息妻嘗之田曝麥于庭令鳯䕶雞㑹暴雨鳯持竿誦經不覺潦水漂麥 後遂為名儒漢元和間教授西唐山中
  刺姦
  髙柔字文惠為刺姦令史夙夜匪懈擁膝抱文書而寢
  一代偉器
  髙允字伯恭北魏人少孤有竒度崔宏見而異之曰髙子黄中内潤文明外照必為一代偉器 孝文即位拜中書令呼為令公嘗幸其第惟草屋數間布被縕袍帝曰古之清貧有如此乎賜帛五百匹粟千斛年九十八子忱字士和為長樂太守
  地上虎
  髙昻字敖曹幼有壮氣龍唇豹頸姿體雄異常曰丈夫當横行天下取富貴誰能端坐讀書作老博士耶 北齊神武以為西南道大都督渡河祭河伯曰河伯水中之神髙敖曹地上之虎
  浮磬之精
  髙琳字季珉其母嘗祓禊泗濵見一石光潤持以歸是夜夢有仙告之曰石是浮磬之精必生令子後生琳周文帝朝位上柱國 封犍為郡公
  真宰相
  髙熲字昭𤣥隋文帝伐陳熲為元帥功加上柱國爵齊國公執政柄殆二十年論者以為真宰相
  知人之鑒
  髙孝基隋末為吏侍有知人之鑒見房𤣥齡曰異日必為偉器見杜如晦曰必任棟梁之重皆以子孫託之
  金鏡
  髙馮字季輔唐貞觀初拜監察御史遷中書舍人嘗賜鍾乳粉一劑曰汝進藥石之言朕以藥石相報 為吏侍善銓叙人物帝賜金背鏡一以况其精鑒焉
  三世僕射
  髙儉字士亷少敏慧隋薛道衡崔祖濬皆宿臣顯重與為忘年友 唐貞觀中拜右僕射士亷三世居此官世榮其貴 六子履行審行真行得名
  鵰鶚出塵
  髙適字達夫舉有道科唐肅宗朝從歌舒翰入朝拜左拾遺 改太子詹事杜甫贈以詩云時來如宦達嵗晩莫情踈又云當代論才子如公復幾人驊騮開道路鵰鶚出風塵行色秋将晚交情老更親 後代崔光逺為西川節度召拜散騎常侍甫贈詩云美名人不及佳句法如何
  知古
  髙仲舒擢明經博通典籍與崔琳為中書舍人宋璟以古事問仲舒今事問琳姚崇亦曰欲知古事問仲舒今事問齊瀚
  旌表
  髙崇文七世不異居開元中再表其門 髙霞㝢五世不異居建中初旌表其門
  刻石紀功
  髙崇文有勇畧元和初劉闢叛蜀杜黄裳薦其才詔綂兵討闢崇文卯受詔辰巳出師與闢戰於鹿頭山八戰皆捷擒闢刻石紀功于鹿頭山 封南平郡王子承簡除邢州刺史 霞㝢亦以從崇文討蜀功封威義郡王
  碧桃紅杏
  髙蟾唐人累舉不第作詩云天柱數修搘白日天門幾扇鎖明時陽春發處無根蔕須仗東風次第吹上主司侍郎云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明年李昭知舉及第
  萬户侯封
  髙年字明道倜儻豪偉不守小節每風月佳時賔朋宴集酒酣氣壮浩歌慷慨泣下云使我當髙光時萬户侯何足道哉
  南山三友
  髙懌字文悦聞种放隱終南山懌亦築室豹子谷與張山堯許勃號南山三友冦準薦之不起 宋仁宗賜號安素居士
  扶輦渡河
  髙瓊宋景徳初契丹冦澶淵真宗親征瓊扶輦渡河凱旋授檢校大尉封衛國王 諡烈武 子十四人皆教以知書
  頥軒
  髙君素作頥軒請山谷賦詩云辱莫辱多欲樂莫樂無求人生强學耳萬古一東流
  江西詩𣲖
  髙荷字子勉宋元祐中太學生也與山谷往來谷與之詩有云寒爐餘幾火灰裏撥隂何與髙元矩皆與江西詩𣲖見徐俯燕山平獻凱歌除直龍圖閣
  修學門庭
  髙登字彦先漳浦名儒也志節髙亮少游太學宋靖康中與陳東上書陳六賊之害 紹興中校文潮陽命題譏切秦檜長流容州遂立祠於容州學宫有修學門庭𫝊於世
  齊髙固入晉師桀石投人曰欲勇者賈余餘勇成二齊髙强曰三折肱知為良醫惟伐君為不可哀十三髙賀公孫𢎞故人也揚𢎞之惡𢎞曰寜逢惡賔勿逢故人
  髙頥漢人與弟君實子文王一門三舉孝亷
  髙彪授書東觀靈帝詔東觀畫彪像以勸學者髙濟北魏人與邢穎李熈游雅號北朝四雋北史髙閎宋紹興中為司業上幸學命講泰卦賜三品服髙觀國字賔王號竹屋工詞有詞集名竹屋癡語
  女徳婚姻
  名著金石
  髙氏房嶙妻也筆畫遒麗不類婦人歐公云予集録已博矣婦人筆畫著於金石者髙氏一人而已
  死義
  髙彦昭事李正已及李納拒命屠彦昭之家有女七嵗曰母兄皆不免何賴而生西向哭再拜就死徳宗聞之驚嘆詔諡曰𢚓諸儒競為之誄
  采徳義
  髙允言婚姻之法曰古之婚者皆采徳義之門妙簡貞嫻之女 将婚于邢氏游雅勸婚其族允不從游雅曰人言河間邢不勝廣平游人自棄伯度我自敬黄頭允小字
  定氏族
  唐太宗以山東士人尚閥閱嫁娶必多取資人謂之賣婚詔髙士亷韋挺岑文本責天下譜牒退新門進舊望左膏梁右寒畯合一百九十三姓千六百五十一家為九等號氏族志
  女學士
  髙越初舉進士文聲藹然鄂帥李簡賢之将妻以女越賦鷂子詩而去雪爪星眸衆所歸摩天專待振毛衣虞人莫謾張羅網未肯平原淺草飛後盧文進鎮上黨具禮幣致之辟為書記文進仲女才色俱有善屬文號女學士以妻越擅名江表
  榜下婚
  髙宇應舉祈夢於邵武廣祐王廟得詩云碧瓦朱簷雲外聳黄花六葉掌中開果登第娶黄司業女六娘碧瓦朱簷乃髙宇也
  髙氏女飛梭落謝幼輿二齒
  髙瑾有深沈之量琅琊相何英髙其行以女妻之韓文公娶髙氏
  SKchar準娶髙氏
  登髙 攀髙 琴髙 曲彌髙
  毛羽音 西河 周文王第八子封於毛以國為氏傳云魯衛毛𣅧文之昭也周王使毛伯衛求金
  囊錐脱穎
  毛遂自薦於平原君曰賢士之處世若錐之處囊中其末立見遂曰使早得處囊中乃穎脱而出 與俱至楚定從而歸平原君曰毛先生一至楚使趙重九鼎大吕以三寸之舌强百萬之師乃以為上客
  詩學
  毛亨治詩作詁訓傳以授毛萇萇為河間獻王博士時稱亨為大毛公萇為小毛公萇封樂夀伯
  晝錦
  毛遐字鴻逺漢明帝以為雍州刺史詔曰晝錦榮郷也
  捧檄
  毛義廬江人以行義稱於郷里漢元和間張奉往候之府檄適至以為安陽令義捧檄而入喜動顔色奉心賤之後其母死徵辟皆不就奉嘆曰徃日之喜為親屈也
  素屏几
  毛玠字孝先為東曹掾與崔琰典選所舉皆清正之士魏太祖以素屏風几錫又曰君有古人風賜以古人服又曰真古所謂國之司直也位至尚書僕射 子機
  三葉擁麾
  毛寳字碩真仕晉為廬江太守稱毛廬江自寳至其孫璩三葉擁麾
  倚玉
  晉毛曽與夏侯𤣥共坐人謂蒹葭倚玉樹
  擒姦酒
  毛鴻賔仕晉為青州刺史齎酒之藩逢盜刼飲之皆醉并擒之因名曰擒姦酒
  羊𡙡絶味
  毛修之字敬文晉宋間官于洛陽魏入洛修之自調羊𡙡薦魏尚書以為絶味獻之太武大悦以為太官令後封南郡公
  律法
  毛爽隋人受京房律法布管飛灰順月皆驗又每律生五音十二律為六十音因而六之為三百六十音分直一嵗之日以配其音
  廬山隱士
  毛炳隱廬山得錢即沽酒嘗醉卧道旁有里正掖起之炳瞋目曰亟去毋撓予睡徙居南臺山題壁云先生不此住千載惟空山
  東堂集
  毛滂字澤民工詩有東堂集十二巻宋元祐中坡守杭州滂為法曹秩滿辭去詞云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囘去坡曰郡僚有詩人而不知軾之罪也
  尚書後
  毛國華字君寳仕宋為於潜令東坡捕蝗到其邑詩戲曰令君留滯生二毛飽聴衙鼓眠黄紬 又云尚書清節衣冠後謂毛玠也
  鳯山八詠
  毛維瞻字國鎮以詩鳴與趙清獻同里相得為山林之樂宋元豐中出守筠州政平訟理時蘇穎濵謫筠州監酒相與倡和有鳯山八詠山房即事十絶蘇詩云共喜新蒭酒味醇官居休暇不須旬政成境内棠隂合訟息亭中草色新不惜牛刀時一割已因鼷䑕發千鈞嵗成誰與公書考豈止江南第一人
  女徳
  荘子毛嬙麗SKchar人之所美註云古美女也
  毛達可妻能詩寄夫云剪燭新封錦字書擬慿歸鴈寄天隅經年不報干秦䇿不識如今舌在無燕毛 鴻毛 一毛 九牛毛
  宫音 譙國 顓頊師大敖之後
  錬丹井
  敖仙晉人即敖真人也失其名按方輿志敖嶺在江西上髙縣北之五里即真人得道之處上有真人祠磨劒石錬丹井下有冲真觀宋熙寜中樞密蒋之竒行部至上髙寳嚴寺留詩云嘉節長岐路區區夢幻身何年一舉腋仙去逐敖君
  詩評
  敖陶孫字器之號臞庵懷才挾氣嘗有詩云蟠胷二萬巻落筆五千言 宋寜宗朝進士及第慶元中韓𠈁胄用事貶趙忠定于永陶孫時處上庠以詩哭之云狼胡無地歸SKchar旦魚腹終天痛屈原𠈁胄惡之編管嶺南作詩評一章自魏晉至唐宋詩人皆有品題
  盧敖求仙者 叔敖 子敖 遊敖敖與遨同
  徴音 武陽 蜀有勞彦逺為尚書大丞
  七歌
  羅徴音 豫章 祝融之後妘姓國初封宜城周末居長沙
  湘中琳琅
  羅含字君章晉人幼孤為叔母宋氏所養及長有志尚嘗晝卧夢一鳥文彩飛入口中自是藻思日新 謝尚與為方外友曰湘中琳琅也 或曰荆楚竒材也 為桓溫别駕於城西立茅舍以居織草為席布衣蔬食晏如也溫曰此江左之秀 徵為尚書郎致仕囘家階庭蘭菊叢生徳行之感也狄梁公表云採羅含致仕之蘭南恩有羅琴山以含嘗攜琴遊此也
  一門忠孝
  羅企生晉人為殷仲堪長史及桓𤣥跋扈仲堪走惟企生從之路經家門其弟遵生牽其手曰家有老母揮淚曰汝奉養不失子道一門之中有忠有孝亦復何恨
  逢鬼揶揄
  羅崇羅友習鑿齒之舅也友出晉桓溫門下溫以其放誕未用㑹有得郡者溫集僚佐餞之友獨後至溫怪問友曰中路逢鬼揶揄云只見汝送人作郡不見人送汝作郡始怖終慚不覺掩淚溫後以為襄陽太守
  桂枝橋
  羅公逺侍明皇秋宴取桂枝杖向空擲之為大橋色如白金與同遊月宫
  賜金紫
  羅珦唐徳宗朝為廬州刺史修學宫政教簡易有芝草白雀之祥淮南節度杜祐上其狀賜以金紫服遷京兆尹
  鑄錯
  羅紹威唐未為魏博節度使盡殺牙兵遂為朱溫所制悔曰聚六州四十三縣鐵鑄一個錯字不成
  錢塘進士
  羅隱唐末人工詩長於詠史舉進士不第詩云六載辛勤九陌中却尋岐路五湖東名慚桂苑一枝緑鱠憶松江滿筯紅浮世到頭須適性男兒何必盡成功惟應鮑叔深知我他日蒲帆百尺風 初赴舉過鍾陵見營妓雲英後一紀下第復見之雲英曰羅秀才尚未脱白隱詩云鍾陵醉别十餘春重見雲英掌上身我未成名英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感春詩云江東日暖花又開江東行客思悠哉髙陽酒徒半凋落終南山色空崔嵬聖代也知無棄物侯門未必用非才滿船明月一竿竹家在五湖歸去來錢塘人號爲羅江東 有湘南雜藁性傲睨少與桐廬章魯風齊名錢鏐辟為從事遷給
  事中為發運使
  比紅兒
  羅虬與鄴隱齊名號三羅李孝恭籍中有紅兒善南聲虬請之歌不答虬怒拂衣而去詰旦為絶句百篇號比紅兒
  詩中虎
  羅鄴詩中虎也唐光化中韋荘奏詞人才士時有遺賢不沾一命於聖朝徒作千年之恨骨如李賀陸⻱䝉羅鄴方干賈島溫庭筠劉徳仁皆有竒才伏望追賜進士及第贈補闕拾遺
  虎符歸
  羅向廬州人少貧困常投福泉寺隨僧飯二十年間持節歸郷書僧房云二十年來此布衣鹿鳴西上虎符歸故時賔從追前事到處松杉長舊圍野老共遮官路拜沙鷗遥認隼旟飛春風一宿琉璃殿惟有泉聲愜素機
  犀帶之寵
  羅處約字思純宋太宗朝知吳縣與王禹偁唱和日賦五題上召至京師自命題試之以禹偁為右拾遺處約為著作郎皆直史館 和御製雪詩稱㫖賜緋特擇犀帶寵之 蘇州童子劉少逸嘗與之聯句處約曰日移竹影侵棋局少逸曰風送花香入酒樽
  金帶之寵
  羅彧宋景徳中扈駕親征至澶淵與宰相參議軍務上遣彧使金賜以錦衣金帶及錦旗繡八字云明時折桂衣錦還鄉領本貫江州刺史
  白雲千頃
  羅畸字疇老宋元祐四年為滁州刺史或曰僻郡公曰此歐公之醉鄉也庶子紫薇香泉萬斛以為供給琅琊幽谷白雲千頃以為職田何謂貧僻邪 明年治廨宇於堂前植蘭數十本記之曰蘭之徳有道君子也予之於蘭猶賢朋友朝襲其馨暮擷其英攜書就觀引酒對酌
  乘白騾
  羅道成宋慶㦄中遊嶽題詩云白騾代步若奔雲閒人所至留詩迹欲知名姓問源流請㸔郴陽山下石後問鄉人言有真人得道乘白騾行石壁上其迹至今存焉
  道學
  羅從愿字仲素清介拔俗宋徽宗朝楊⻱山倡道學京南之士遊其門者數百人其潜思力行詣極者惟羅公而已 敎學者讀書之法從容黙㑹於幽閒静一之中超然自得於言書象意之表 程氏之學傳之楊時以傳之仲素仲素傳之李侗侗傳之朱熹
  此庵
  羅㸃字春伯號此庵先生 宋淳熈中鄭僑侍讀㸃兼侍講胡晉臣 徳除浙西提舉揚誠齋詩云山嶽動揺増意氣詔書宣布舞羣黎  官至樞密 諡文恭
  筠心
  羅之紀字國張號筠心居士瑞陽人 宋孝宗朝攝邑雲夢因見雪壓庭竹賦詩云吾道非邪真可耻此君豈是折腰人棄官歸 遇方士授丹經修養法葺一室扁以子午静逸成趣有易傳三巻文集二十巻
  羅茂衡宋人山谷贈以詩云嗟來茂衡學道如登羅孟郊官至翰林草屋數間曰翰林堂池曰洗硯池
  女徳
  西幄奏曲
  羅妙容秦始皇三年八月十五武夷君置酒㑹鄉人於幔亭峯上仙女妙容為金師西幄奏賔雲石仙之曲
  蕚緑華
  羅郁九疑山得道女也梁簡文時降黄門郎羊權家贈權詩及火浣布金玉條脱 真誥云即蕚緑華也
  焚裘
  羅企生母胡氏桓𤣥常以羔裘遺之後桓𤣥反殺企生胡氏聞之即焚裘
  雀羅 越羅 爬羅 金叵羅
  何商音 盧江 周成王弟唐叔虞育孫韓王安為秦所滅子孫散處江湖間北音以韓為何遂為何氏
  太極仙侯
  何侯以堯時隱蒼梧山慕長生五帝以藥一器與之使投酒中一家三百口飲不竭以餘酒洒屋上拔宅上升為太極仙侯
  仙籍
  何鳯兒秦時仙人往天台山獻仙籍 武夷君㑹郷人幔亭峯板師何鳯兒拊節板
  公清第一
  何逺字義方遷東陽太守疾强富如仇讎視貧細如子弟豪右畏憚公清第一
  去思
  何武字君公射䇿中甲科為郎後為九江守遷揚州刺史所居無赫赫名去後常見思 漢成帝朝拜大司空封汜陽侯 子况嗣為侯 弟並性清亷為潁川守名次黄霸
  春秋大義
  何敞字文髙章帝朝為河南守寛和為政郡有寃獄以春秋大義斷之百姓化其恩禮 修理銅陽四渠墾田増三萬餘頃百姓賴其利吏民刻石頌功徳焉 拜侍御史
  龍驤虎步
  何進召董卓誅宦官陳琳曰将軍龍驤虎步此猶鼔洪爐燎毛髪耳今反借外助是倒持干戈授人以柄進不能用
  公羊墨守
  何休字邵公精研六經漢靈帝朝陳蕃辟之以春秋駁漢事六百餘條妙得公羊本旨作公羊墨守左氏膏肓穀梁廢疾
  傅粉
  何晏字平叔美姿容魏文帝疑之以為傅粉夏月賜熱湯餅拭汗而容愈潔
  薦門下士
  何祗蜀先主時初為太守楊洪門下書佐洪幸其有才䇿不數年祗為廣漢守朝㑹祗洪同坐洪曰君馬何駛祗曰故吏馬不敢駛但明府為著鞭耳
  日食萬錢
  何曽字穎考SKchar之子性奢豪日食萬錢猶云無下著處大官所供烝餅上不拆十字不食 人以小紙為書敕記室勿報 傅𤣥曰昔稱曽閔今有荀何
  八公同辰
  晉武帝以何曽為司徒司馬孚為太宰鄭冲為太傅司馬望為太尉荀顗為司空石苞為司馬陳騫為大将軍王祥為太保所謂八公同辰攀鱗附翼者也 長子遵次子邵
  雙鸞
  何邵奢豪有父風與王濟同為侍中傅咸贈詩云雙鸞遊蘭渚子𡵨 姪嵩綏
  萬夫之望
  何充字次道王導妻妹子也導以麈尾拂床與之共坐曰此君坐也後導與庾亮言於成帝曰何充器局志槩有萬夫之望宜為老臣之副社稷無虞矣好釋氏謝萬譏之曰二何充準佞於佛二郗愔曇謟於道成帝朝與庾氷參録尚書事贈司空
  大志良材
  何無忌東海人少有大志與劉裕等起義兵討滅桓𤣥義熈中遷江州刺史與盧循戰敗厲聲曰取蘇武節
  來躬執督戰握節而死
  琴書自娛
  何琦字方倫東晉末養志衡門耽翫典籍以琴書自娛公府辟命皆不就善養性老而不衰年八十二卒
  南學
  何尚之字彦徳宋元嘉中為丹陽尹立宅南郊外設學以聚生徒徐秀等來遊謂之南學王球云西河之風未墜在家常著鹿皮㡌雅道自居以尚書令致仕居方山著遐居賦以明所志 子偃
  五世尚書
  何偃之子戢字惠景惠景子昌禹昌禹子敬容五世為吏部尚書 敬容久處臺閣詳悉晉魏以來故事謝郁致書云囘豐貂以步文昌聳髙蟬而超武帳
  孝隱士
  何㸃字子晳偃之姪事親至孝長絶婚宦遨遊人間不簪不帶以人地並髙無所與屈公卿敬下之或乘柴車躡草屩恣心所適世論以㸃為孝隱士弟𦙍為小隱士
  鹿皮巾
  何㸃與梁武帝有舊詔以鹿皮巾召之引入華林園賜以詩酒恩禮如舊拜為侍中起捋帝鬚曰乃欲臣老子辭疾不起 竟陵王子良於法輪寺見之遺㸃嵇叔夜酒杯徐景山酒鐺
  三髙
  何𦙍字子季遊㑹稽居若邪山雲門寺二兄求㸃並棲遁世號㸃為太山𦙍為小山求曰東山是謂何氏三髙
  白衣尚書
  𦙍居雲門梁武帝踐祚詔拜為光禄大夫遣王杲之諭意𦙍曰吾年五十七月食四斗米不盡何容復有宦情杲之還奏詔給白衣尚書禄辭不受遷居秦望山别為小閣寝處其中已而山發洪水獨所居室巋然太守王元簡命記室鍾嶸作瑞堂頌刻石旌之 年八十六卒
  詠梅
  何遜字仲言梁天監中作揚州法曹廨舍有梅花一株遜吟咏其下後居洛思梅因請再任及抵揚梅花方盛對花彷徨終日 與隂鏗俱以能詩名號隂何 與劉摽並有重名號何劉
  何長瑜與羊璿之等為文章四友亦號羊何見荀姓
  代民輸租
  何敬叔仕梁為長城令清亷不受禮遺夏節至忽榜門受餉數日中得米二千斛悉以代貧人輸租  子思澄
  人中爽爽
  何子朗字世明與何遜何思澄俱擅文名時謂東海三何子朗最多又曰人中爽爽何子朗
  去學省親
  何蕃事親至孝唐徳宗朝居大學二十年請每歲一歸省侍父母不許間二嵗歸又不許居五嵗慨然以親且老揖諸生去 初朱泚反諸生将從亂蕃正色叱之故六館之士無受汙者卓行傳
  焚榷茶詔
  何易于唐徳宗時為益昌令時鹽鐵官榷茶詔下無敢隱者易于自焚其詔曰吾敢愛一身而移禍于民乎
  薄宦
  何邕為少府杜甫有别邕詩云生死論交地何由見一人悲君隨燕雀薄宦走紅塵 又有何少府覔榿木栽一詩
  同道
  何堅以文學知名韓愈有送堅序云何於韓同姓為近堅以進士舉於吾為同業在大學也吾為博士堅為生生於博士為同道
  白衣御史
  何羣宋仁宗時人耆古好學善激揚議同舍人目為白衣御史 賜號安逸居士
  三鳯
  何SKchar字文縝與兄棠弟榘號三鳯宋政和五年登第後十二年大拜從欽宗幸大金軍營不食而死詩云人生㑹有死遺恨滿乾坤
  龍泉
  何執中字伯通處州龍泉太縣有靈溪䜟云沙洲到寺上龍泉出宰相沙洲到寺前龍泉出狀元 宋徽宗朝執中為相劉知新為狀元以應之政和六年封榮國公諡正獻
  三桂堂
  何造之子絳侯孫修輔曽孫格非三世登第家有三桂堂
  何顒與陳蕃李膺善有聲荆豫之域後為董卓所害何亮宋二十四賢中人見邊肅
  何覬與江西詩𣲖見徐情
  隋何妥入蜀致金帛巨富號西州大賈 後為國子祭酒
  女徳婚姻
  玉樓十二
  西王母姓何氏字婉妗一字大虚又云⻱臺金母居崑崙之圃閬風之苑玉樓十二𤣥臺九層左帶瑶池右環翠水漢武時以七夕日降承華殿進蟠桃七顆李欣王母歌云武皇齋戒承華殿端拱須臾王母見霓裳照耀麒麟車羽蓋淋漓孔雀扇云云顧謂侍女董雙成酒闌可奏雲和笙紅霞白日催不動七龍五鳯紛相迎第三女華林字容君為南極元君紫微夫人治太丹宫
  十三女媚蘭為雲林右英夫人嬪上清左卿許真人三十女青娥為紫微左官夫人
  二十三女瑶SKchar為雲華上宫夫人
  小女玉巵
  擇婿
  何承天為中丞有女擇對劉秀之方十嵗異於羣兒承天雅相知器
  何英為琅琊相魏髙諲敦厚少華英髙其行妻以女何㸃娶魯國隱士孔嗣女不與相見别室處之何無忌劉牢之之甥也酷似其舅
  何遷之娶王敬𢎞女南史
  何洵直娶滕達道長女見滕氏
  何氏妻李澣五代時人
  隂何 誰何 蕭何 常何
  和商音 汝南 堯時和仲和叔之後
  棟梁材
  和嶠字長興晉人庾敳見之曰森森如千丈松雖磥砢多節施之大厦有棟梁之用 為中書令帝深器重之專車而坐 家富性吝杜預以為有錢癖
  登庸衣鉢
  和凝字成績五代時舉進士名居十三後知舉選范質亦居十三謂之曰以傳老夫衣鉢後厯官皆與凝同作詩云從此廟堂添故事登庸衣鉢亦相傳嘗舉進士李澣及大拜澣草制盡取去閣中器皿留詩云座主登庸歸鳯閣門生批詔立鼇頭玉堂舊閣多珍玩可作西齋潤筆不
  定樂
  和峴宋乾徳初位太常用上黨黍累尺校律定雅樂
  草詔精思
  和㠓宋至道初遷右正言獻歌詩稱㫖上謂宰相子有文采如和㠓者不可得也知制誥毎草詔閉户精思徧討羣籍而後成也
  婚姻
  擇婿
  和凝少負才名賀瓖謂諸子曰和凝志義之士後當富貴爾謹事之因妻以女後果為相
  天和 春和 雲和瑟 羲和 張志和
  商音 齊陽 吳仲雍五世孫柯相之後今常州柯山即柯相所治之處
  石篆
  柯蕚宋太平興國七年遇一僧往萬嵗山指古松下掘之得石篆乃寶公記國祚綿逺之文
  異鵲
  柯仲常宋神宗朝通判潭州以救饑得民有異鵲棲其㕔事仲常去鵲亦送之東坡賦柯侯異鵲一章柯侯古循吏悃愊真無華臨漳所全活數等江干沙仁心格異族兩鵲棲其衙但恨不能言相對空楂楂善惡以類應古語良非誇君㸔彼酷吏所至號鬼
  柯崇一作桓崇與曹松等號五老榜
  柯益孫唐末為南兗州典籖
  柯穎宋人官至尚書
  庭柯 爛柯 南柯 珊瑚柯
  宫音臨海
  枕戈 揮天戈 逐日戈
  過夏時過國之後
  過之一仕宋為秘丞宰剡縣陳古靈詩云賢哉過縣尹徳政是吾師萬事無鋒穎一心惟孝慈云云
  九麻
  麻商音上谷
  麻建後漢人註論語
  麻秋石勒将威名可止兒啼
  麻溫宋天禧中為太子中允直集賢院
  麻九疇字知幾三嵗識字七嵗能作大字徑數尺號神童仕大金為太常慱士金志
  水晶宫
  麻婆女仙也盧杞少時與婆同賃居廢宅婆為之議婚後三日有女子輜軿降空呼婆付藥二丸斸地種之生一葫蘆大如甕婆以刀劃而為二與杞各處其一風雲忽起騰空而上至女所入水晶宫中女命杞坐曰吾太隂夫人也郎君願留此乎地仙乎宰相乎杞曰留此為上願女即為奏帝朱衣使來宣命杞大呼曰人間宰相女失色令婆急領回推入葫蘆中却至舊居麻婆葫蘆俱不見
  麟脯行酒
  麻姑七夕日降蔡經家貌似十八九嵗女子衣有文章而非錦綉進金盤玉杯擘麟脯行酒自言見東海三為桑田蓬萊水亦淺矣以米擲地皆成丹砂王方平笑曰吾了不喜作此狡獪也麻姑手似鳥𤓰蔡經心想好爬背痒方平知之使神人鞭其背後有人題麻姑壇云五百年來别恨多東征重得見青娥擘麟方擬窮歡飲無奈傍人背痒何仙傳麻姑壇在撫州顔真卿作記
  胡麻 絲麻 白麻 漚麻
  車角音 京兆 漢武詔田千秋乘小車出入禁中時號車丞相子孫因以為氏
  一言取相
  車千秋本姓田漢武帝朝以一言寤意取宰相封侯世未之有也 女妻徐仁
  囊螢
  車𦙍字武子篤學不倦夏月囊螢讀書 謝安每遊集輙開筵待之 晉大元中領國子博士遷吏部尚書
  河車 雪車詩 五車書 阿香車
  徵音 髙平 巴子國以國為氏
  巴寜戰國時人公孫痤曰决利害而使三軍不惑者寜之力也賜錢十萬
  巴茂東漢人受書於丁鴻精通大義
  巴肅字恭祖漢黨錮八顧中人
  巴祗字敬祖為揚州刺史在官不迎妻子夜侍暗坐不燃官燭
  女徳
  巴寡婦清其先得丹宂數世擅其利家財不貲寡婦能世其業秦始皇以為貞婦而客之為築懷清臺
  三巴 漢巴 欒巴
  家角音 京兆 周大夫家父之後
  清約
  家退翁東坡同年丈也宋元豐中知懷安軍坡送以詩云退翁守清約霜菊凄餘馨
  棣蕚相輝
  家□字仲本西蜀名士也宋朝以明經冠上庠 兄抑以廷對中甲科棣蕚相輝為盛
  雛鳯
  家安國字復禮初任敎授東坡以詩送歸蜀云岷峨有雛鳯梧竹養修翎山谷贈詩云家侯口吃善著書常願執戈王前驅朱紱蹉跎晩監郡吟弄風月思天衢
  通家 喚西家 付酒家
  查商音濟陽
  好學
  查文徽南唐人好學刻苦手冩經史數百巻 為兵部尚書 子元方歸宋擢殿中侍御史
  海陵望族
  查道字湛然性至孝鑿氷求鯉以養母竹間見一蹄金而掩之徙居海陵純厚長者以文行稱於時為海陵望族 仕宋擢賢良科
  查籥與李浩等為五賢
  婚姻
  查文徽女妻朱元後為周景所害批云只斬朱元妻不斬文徽女
  宫音東丘
  花卿
  花驚定驍勇過人唐上元初段子璋反于蜀時崔光逺為成都尹驚定為牙将討平之杜甫詩云成都猛将説花卿學語小兒知姓名 家東館鎮至今廟食宋朝封忠應公
  花季睦仕唐為倉部員郎
  刋花  坐花 頃刻花
  宫音汝南
  沙世堅宋人素號武勇守宜州平劇賊一路賴之
  量沙 鷗沙 風沙
  佘
  佘欽仕唐為大學博士
  佘安裕宋咸淳中廷對進士第二人











  氏族大全卷七
<子部,類書類,氏族大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