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0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三十六回 促就道副座入京 避要路兼督辭職 下一回→


  卻說袁總統既削平異黨,摧殘議院,事事稱心,般般順手,當然有籠壓全國,惟我獨尊的氣勢。惟因雲南都督蔡鍔,於二次革命時,擬聯合黔、桂等省,居間調停,主張兩方罷兵,憑法理解決。事為袁氏所忌,遂召他入京,令黔督唐繼堯兼署;還有湖南都督譚延闓,及福建都督孫道仁,曾附和獨立,圖抗中央,雖事後取消,歸罪他人,也不過是掩耳盜鈴的計策,瞞不住老袁心目,袁總統遂將他免職,把湖南都督一缺,特任了湯薌銘,福建都督一缺,令海軍總長劉冠雄兼代,後來且將這缺裁去,只設一民政長罷了。三督既去,此外都俯首帖耳,不敢異詞,只有國會中議員,還因法定人數,屢次缺席,未免嘖有煩言。袁總統特創一新例,挑選了幾個有名人物,組成議事機關,叫作政治會議,老袁既有言莫予違之意,何必設此機關,致多累贅。會長派任李經羲,又有梁敦彥、樊增祥、蔡鍔、寶熙、馬良、楊度、趙惟熙七人,同作襄議員,再由國務總理舉派二人,每部總長舉派一人,法官二人,蒙藏事務局,酌派數人,各省都督民政長,亦酌派數人,集中議政,算作國會的替身。

  一面授意各省長官,令他倡議遣散議員,取消國會,於是副總統兼領湖北都督事黎元洪,邀集各省都督民政長等,聯名電致袁總統道:

    大總統鈞鑒:共和國家,以法治為歸宿,當破壞之後,亟宜為建設之謀,所有應行法治,千端萬緒,雖急起直追,猶恐不及。民國初創,以參議院為立法機關,而成立年餘,制定法案,寥寥無幾,惟以黨爭聞於天下,適為建設之障礙,決無進行之計畫。中外士庶,乃移易其渴望之心,屬諸國會,以為國會既成,必可將各項法制,依次制定。不意開會七閱月,糜帑數百萬,而於立法一事,寂然無聞,欲僅如前參議院尚能立東鱗西爪之法,而亦不可得。民國前途,豈堪久待?蓋因各議員被舉之初,別有來由,多非人民公意之所推定,謂為代表,夫將誰欺?其有愛國思想者,固不乏人,而爭權利,徇黨見,置國家存亡人民死活於不顧者,反占優勢。且人數過多,賢者自同寒蟬,不肖者如飲狂水,餘旨盲從朋附,煙霧障天,雖有善者,或徒喚奈何,寧與同盡。上下兩院,性質相同,無術調劑,因之立法成績,毫無進步,中外援為詬病,國家日益阽危。上無道揆,下無法守。賴我大總統以救國為己任,毅然剛斷,將亂黨議員資格,一律取消,令候補當選人,以次挨補。顧候補人員,與前次人員,資格相同,無論一時斷難如額,即使如額,而八百餘人,築室道謀,仍恐議論多而成功少。現在國本初定,重要法案,何止數百件?由今之道,以七閱月而未立一法,雖遲以百年,亦復何濟?而強鄰環伺,破產在即,豈從容高論之秋?我不自謀,必有起而代我者,欲不為人之牛馬奴隸,何可得耶?元洪等行政人員,亦國民一分子,國苟不存,身於何有?苟利於國,遑論其他,用敢聯名懇切大總統始終以救國為前提,萬不可拘文牽義,以各國長治久安之成式,施諸水深火熱之中華。歷考中外改革初期,以時勢造法律,不以法律造時勢。美為共和模範,而開國之始,第一次憲法,即因束縛政府,不能有為,遂有費拉德費亞會議修正之舉。是役也,全體會員,無不有政治之經驗,其會議之所議決,多軼出原有憲法範圍以外,而自操制定憲法之全權,論者不詆為違法,先例具在,可為明徵。現在政治會議,已經召集,與美國往事由各州推舉之例正同,請大總統飭下國務院,諮詢各員以救國大計,若眾意咸同,則共和政體之精神,即可因茲發軔。即例以南京政府以十四省行政官代表之參議院,其完缺大相懸殊,正與華盛頓修正憲法,若合一轍。元洪等承乏地方,深知民人心理,痛惡暴亂之議員;各國論調,亦極公允,我大總統何所顧忌而不為之所?文明國議員,無論何黨,皆以扶持本國為宗旨,斷無以破壞阻撓為能事者。現在國民黨議員,悉經解散,其餘穩健議員,素知自愛,聞已羞與噲伍,憤欲辭職。雖欲固結,已屬無從。留此少數之人,既無成立之希望,應請大總統給資回籍,另候召集。各議員皆明達廉潔,決不戀戀於五千元之歲俸,而浮沈於不生不滅之間,以誤國家大計。狂夫之言,聖人擇焉,伏乞鑒核施行,民國幸甚!

    副總統兼領湖北都督事黎元洪,署湖北民政長呂調元,直隸都督馮國璋,直隸民政長劉若曾,奉天都督兼署吉林都督張錫鑾,奉天民政長許世英,吉林民政長齊耀琳,吉林護軍使孟恩遠,黑龍江護軍使兼署民政長朱慶瀾,江蘇都督張勛,江蘇民政長韓國鈞,江北護軍使蔣雁行,安徽都督兼署民政長倪嗣衝,署江西都督李純,江西民政長汪瑞闓,浙江都督朱瑞,署浙江民政長屈映光,福建民政長汪聲玲,署湖南都督兼理民政長湯薌銘,署山東都督靳雲鵬,署山東民政長田文烈,河南都督張鎮芳,河南民政長張鳳台,山西都督閻錫山,山西民政長陳鈺,陝西都督張鳳翽,署陝西民政長高增爵,護理甘肅都督兼護民政長張炳華,新疆都督兼署民政長楊增新,四川都督胡景伊,署四川民政長陳廷杰,護理川邊經略使顏鐔,廣東都督龍濟光,署廣東民政長李開侁,廣西都督陸榮廷,廣西民政長張鳴岐,貴州都督兼署雲南都督唐繼堯,雲南民政長李鴻祥,貴州民政長戴戡同叩。

  看官閱此電文,已見得各省長官,統是仰承意旨,不消細述。惟黎元洪係起義首領,本意在推翻專制,建設共和,此次袁總統摧殘國會,明明欲回覆專制,如何也隨聲附和,反領銜電達呢?古語說得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大眾既贊成袁氏,他亦不便硬行出頭,與袁反對,樂得同流合汙,做一個與時浮沈的俊傑呢。句中有眼。不意通電未幾,即來了參議院院長王家襄,口稱奉總統密令,邀副總統入京,面商要略。黎元洪也不推辭,立將任中各項文書,委任民政長暫管,草草的收拾行裝,隨王北上,尚恐部下有變,佯言因公渡江,事畢返署,所以出城就道,行蹤詭秘,連黎氏左右,也未嘗預知情事。待至黎已到京,方聞袁總統下令,有云兼領湖北都督事黎元洪,因公來京,著段祺瑞暫代兼領湖北都督事。當時中外人士,莫明其妙,共疑政府有何大事,必須這黎副總統到京呢。嗣由小子底細調查,方知黎氏入京,段氏出鎮,統含有特別關係,不是無故調動的。說來話長,待小子敘述出來。

  原來袁氏倚黎、段為左右手,黎長參謀,段長陸軍,遇事必內外籌商,謀定後動。黎、段亦矢忠矢慎,不敢有違,所以二次革命,黎為外護,段為中堅,終能指日蕩平,肅清半壁。袁總統得此奇捷,未免顧盼自豪,嘗語左右道:「我略用武裝,約叛黨相見,不到兩月,盡已平定,論起功力,不在拿翁下。拿翁即法國拿破侖。惟拿翁自恃武功,覬覦大寶,改變民主,再行帝政,我雖很加羨慕,但不欲輕效拿翁,致蹈覆轍呢。」自知甚明,何後來利令智昏?左右等唯唯如命,未敢妄贊一詞,就中有一位躍躍欲逞的貴公子,聽到此言,便迎機而入,婉進諷詞,老袁掀髯笑道:「汝欲我做皇帝麼?但為事必三思後行,倘或騎梁不成,反輸一跌,豈不是欲巧反拙麼?」意在言外。於是這位貴公子,垂首告退。看官道此人為誰?說是袁總統的長公子克定。畫龍點睛。袁總統有一妻十五妾,子十五,女十四,惟長子克定,為正室於氏所出,機警不亞乃父,幼時除讀書外,輒好武事,及弱冠後出洋,赴德國留學,卒業陸軍學校,至是歸國已久,常思化家為國,一展所長。居然想做唐太宗。湊巧民國成立,乃父得為總統,他便想趁這機會,勸父為帝,好把一座錦繡江山,據為袁氏私產,偏乃父不肯遽為,日日延挨過去,自思光陰易過,何時得達目的?躊躇再四,無可為計,猛然想到故友阮忠樞,與段祺瑞向稱莫逆,段握陸軍重任,倘得他鼓吹帝制,號召軍民,那時便容易成功了。當下著人去招阮忠樞,忠樞為袁氏門下士,素與克定往來,一聞傳召,立刻馳至。兩下相見,當由克定囑託一番,他即轉往國務院,見段在列,乘間密語。誰料段不待詞畢,便厲聲道:「休得妄言!休得妄言!」阮撞了一鼻子灰,返報克定,克定暗暗懷恨。段又出語人道:「項城屢次宣言,誓不為帝,克定癡心妄想,一味瞎鬧,豈不可笑?」這數語傳入克定耳中,愈令懊惱,遂與袁乃寬密謀,擠排段氏。乃寬與克定,同姓不宗,平時慇懃趨奉,頗得老袁歡心,遂認老袁為叔父行,小袁為兄弟行。這是姓袁的好處。老袁屢加拔擢,累任至陸軍次長,凡段氏一切行為,乃寬無不洞悉,所以吹毛索瘢,得進讒言。老袁雖然聰明,怎奈一個令子,一個愛姪,日事絮聒,免不得將信將疑。段祺瑞素性坦率,未曾防著,只知效忠袁氏,有時袁總統與談湖北軍情,贊美黎元洪,祺瑞獨說黎仁柔有餘,剛斷不足,袁亦歎為知言。黎氏生平頗合此八字品評。既而袁克定以段不助己,變計聯黎,復遣人示意元洪,元洪不肯相從,所答論調,與段略同。克定乃密結爪牙,攛掇老袁,調黎入京,出段鎮鄂,一是軟禁元洪,緩緩的令他熔化,一是驅開祺瑞,急急的撤他兵權。煞是好計。黎、段非無知識,但立人簷下只好低頭奉令,一往一來,僕僕道途,同做個現成傀儡罷了。黎元洪倒也見機,一經入京,便上書辭職,袁總統即日照准,不過溫語答覆,竭力敷衍。彼此情詞斐亹,可歌可誦,小子不忍割愛,一並照錄。曾記黎元洪的呈文道:

    敬呈者:竊元洪屢覲鈞顏,仰承優遇,恩逾於骨肉,禮渥於上賓。推心則山雪皆融,握手則池冰為泮。馳惶靡措,誠服無涯。伏念元洪忝列戎行,欣逢鼎運,屬官吏播遷之眾,承軍民擁戴之殷。王陵之率義兵,堅辭未獲,劉表之居重鎮,勉負難勝。洎乎宣佈共和,混一區夏,荷蒙大總統俯承舊貫,悉予真除。良以成規久圮,新制未頒,不得不沿襲名稱,維持現狀。元洪亦以神州多難,亂黨環生,念瓜代之未來,顧豆分而不忍。思欲以一拳之石,暫砥狂瀾,方寸之材,權搘圮廈,所幸仰承偉略,乞助雄師,風浪不驚,星河底定,獲托威靈之庇,免貽隕越之羞。蓋非常之變,非大力不能戡平,無妄之榮,實初心所不及料也。夫列侯據地,周室所以陵遲,諸鎮擁兵,唐宗於焉翦靡。六朝玉步,蛻於功人,五代干戈,貽自驕將。偶昧保身之哲,遂叢誤國之愆。災黎埴於壑而罔聞,敵國入於宮而不恤,遠稽往乘,近覽橫流,國體雖更,亂源則一,未嘗不哀其頑梗,憯莫懲嗟。前者章水弄兵,鍾山竊位,三邊酬諸異族,六省訂為同盟,元洪當對壘之衝,亦嘗盡同舟之誼。乃罪言弗納,忠告罔聞,衷此苦心,竟逢戰禍,久欲奉還職權,借資表率,只以兵端甫啟,選典未行,暫忍負乘致寇之嫌,勉圖扶杖觀成之計。孤懷耿耿,不敢告人,前路茫茫,但蘄救國。今有列強承認,庶政更新,洗武庫而偃兵,敞文園而弼教。處四海困窮之會,急起猶遲,念兩年患難之場,回思尚悖。論全局則須第一統,論個人則願乞餘年,倘仍恃寵長留,更或陳情不獲,中流重任,豈忍施於久乏之身?當日苦衷,亦難襮諸無稽之口,此尤元洪所冰淵自懼,寢饋難安者也。伏乞大總統矜其愚悃,假以閒時,將所領湖北都督一職,明令免去。元洪追隨鈞座,長聽教言,汲湖水以澡心,擷山雲而鏈性。幸得此身健在,皆出解衣推食之恩,倘使邊事偶生,敢忘擐甲執兵之報。伏門待命,無任屏營!謹呈。

  袁總統的覆書,也是儷黃妃紫,綺麗環生。詞云:

    來牘閱悉。成功不居,上德若谷,事符往籍,益歎淵衷。溯自清德既衰,皇綱解紐,武昌首義,薄海風從,國體既更,嘉言益著。調停之術,力竭再三,危苦之詞,書陳累萬。痛洪水猛獸之禍,為千鈞一髮之防,國紀民彝,賴以不墜。贛、寧之亂,坐鎮上游,匕鬯不驚,指揮若定。呂梁既濟,重思作楫之功,虞淵弗沈,追論撝戈之烈。凡所規畫,動繫安危,偉業豐功,彪炳寰宇。時局初定,得至京師,昕夕握譚,快傾心膈。褒、鄂英姿,獲瞻便坐。逖、琨同志,永矢畢生。每念在莒之艱,輒有微管之歎,楚國寶善,遂見斯人。迭據面請,免去所領湖北都督一職,情詞懇摯,出於至誠,未允施行,復有此牘。語長心重,慮遠思深,志不可移,重違其意,雖元老壯猷,未盡南服經營之用,而賢者久役,亦非國民酬報之心,勉遂謙懷,姑如所請。國基初定,經緯萬端,相與有成,期我益友,嗣後凡大計所關,務望遇事指陳,以匡不逮。

  昔張江陵嘗言:「吾神遊九塞,一日二三。」每思茲語,輒為敬服。前型具在,願共勉之!此覆。

  覆詞以外,即老老實實下一令道:「兼領湖北都督事黎元洪呈請辭職,黎元洪准免本官。」正是:

    功狗未嗥先縛勒,飛禽已盡好藏弓。

  鄂督已更,又免去張勛本官,改任為長江巡閱使,另調馮國璋都督江蘇,趙秉鈞都督直隸,是何用意,容待小子下回表明。


  黎之於袁,可謂竭盡所事,始終不貳者矣。癸丑之役,微黎陰助北軍,則安能順流無阻,先發制人?甚至撤消國會之議,黎亦不恤曲徇袁意,領銜電請,黎之忠袁如是,而袁獨潛圖帝制,甘心舐犢,遣人南下,召黎入京,陽加優禮,陰即軟禁,好猜至此,而慾望人心之不解體,其可得乎?雖然,黎欲見好於袁,而卒為袁所賣,假使袁得永年,黎豈終能免禍乎?吾閱此回,殊不禁為黎氏惜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