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0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五十六回 賄內廷承辦大典 結宮眷入長女官 下一回→


  由總統府傳出消息,稱說袁皇帝登極期間,便是民國五年一月一日。那時一班趨炎附熱的官兒,及鬻賤販貴的商人,都伸著項頸,睜著眼珠,希望那升官發財,有名有利。還有一千九百九十三個國民代表,統以為此番進京,佐成帝業,就使不得封侯拜相,總有一官半職,賞給了他;或另有意外金錢,作為特賜,於是朝朝花酒,夜夜笙歌,鎮日在八大衚衕中,流連忘返。全國代表,如是如是,幾令國民羞殺。哪知一聲霹靂,震響天空,政府中頒發命令,叫他各歸故里,仍安本業。新婦已經登堂,還要媒人何用。看官!你想各代表到了京都,已將半月,所得川資,統已向楚館秦樓中,花費了去,而且還有酒債飯債,及各種什物債,滿望將來名利雙收,了清債務,偏偏要他回里,他們統變做妙手空空,連回去的盤費,統是無著,哪裡還好償債?大家才知道著了道兒,叫苦不迭,至此方知,真是笨伯。沒奈何吁告同鄉,替他設法。還是楊度、孫毓筠等,腳力稍大,向辦理國民會議局中,支出二萬元款子,分給代表,每人百元,才得草草摒擋,溜出京城,回鄉過年去了。只所有欠項,始終未曾還清,仍是酒店飯店,及各什物店中的晦氣,這且休表。

  且說帝位已定,明令送頒,一面用壓制法,一面用籠絡法,計匝旬間,除無關帝制外,約有好幾道命令,小子也不勝抄錄。節述如下:

  十二月十三日申令,此次改變國體,全出國民公意,如有好亂之徒,造謠煽惑,勾結為奸,當執法以繩,不少寬貸。

  十五日策令,封黎元洪為武義親王。黎固辭,申令不許。

  十六日申令,清室優待條件,永不變更,將來制定憲法,繼續有效。(因清室內務府咨照參政院,贊成袁氏稱帝,乃有此令。)

  同日申令,特任溥倫為參政院院長。(黎已封王,故改任清宗室溥倫以示羈縻。)

  同日串令,關於立法院議員選舉事宜,迅速籌辦,准於來年以內召集。

  同日教令,修正政事堂組織令,凡大總統發布之命令,由政事堂奉行,政事堂鈐印,國務卿副署。(與清制內閣奉上諭同。)

  同日批令,蒙古章嘉呼圖克圖等,奏請正位,實屬傾誠愛國,深堪嘉尚,著交蒙藏院傳獎。

  十八日策令,特任馮國璋為參謀總長,未到任以前,著唐在禮代理,(因馮氏勸進較後,特欲調入京都,免生異志。)

  同日申令,舊侶及耆碩數人,均勿稱臣。

  同日申令,滿、蒙、回、藏待遇條件,繼續有效。十九日申令,著政事堂飭法制局將民國元年以來法令,分別存留廢止,悉心修正,呈請施行。

  同日批令,代理國務卿陸徵祥等,奏請准設大典籌備處,已悉。

  二十日申令,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為嵩山四友,頒給嵩山照影各一幀。

  二十一日策令,特封龍濟光、張勛、馮國璋、姜桂題、段芝貴、倪嗣衝為一等公,湯薌銘、李純、朱瑞、陸榮廷、趙倜、陳宦、唐繼堯、閻錫山、王占元為一等侯,張錫鑾、朱家寶、張鳴岐、田文烈、靳雲鵬、楊增新、陸建章、孟恩遠、屈映光、齊耀琳、曹錕、楊善德為一等伯,朱慶瀾、張廣建、李厚基、劉顯世為一等子,許世英、戚揚、呂調元、金永、蔡儒楷、段書云、任可澄、龍建章、王揖唐、沈金鑒、何宗蓮、張懷芝、潘矩楹、龍覲光、陳炳焜、盧永祥為一等男,李兆珍、王祖同為二等男。

  同日策令,特任陸徵祥為國務卿,仍兼外交總長。

  二十二日策令,追封趙秉鈞為一等忠襄公,徐寶山為一等昭勇伯。

  同日申令,永遠革除太監等名目,內廷供役,改用女官。

  二十三日策令,特封劉冠雄為二等公,雷震春為一等伯,陳光遠、米振標、張文生、馬繼增、張敬堯為一等子,倪毓棻、張作霖、蕭良臣為二等子,林葆懌、饒懷文、吳金標、王金鏡、鮑貴卿、寶德全、馬聯甲、馬安良、白寶山、昆源、施從濱、黎天才、杜錫鈞、王廷楨、楊飛霞、江朝宗、徐邦杰、李進才、呂公望、馬龍標、吳炳湘為一等男,吳俊升、王懷慶、吳慶桐、馮德麟、王純良、李耀漢、馬春發、胡令宣、莫榮新、譚浩明、周駿、劉存厚、葉頌清、張載陽、張子貞、劉祖武、石星川為二等男,石振聲、何豐林、臧致平、吳鴻昌、王懋賞、唐國謨、方更生、張仁奎、陳德修、殷恭先、周金城、李紹臣、康永勝、常德盛、張殿如、馬福祥、張樹元、李長泰、許蘭洲、朱熙、孔庚、方玉普、馬龍潭、裴其勛、朱福全、隆世儲、方有田、陳樹藩、陸裕光、楊以德為三等男。(又予一二等輕車都尉世職,共七十餘人,名不備錄。)

  這數令頒發出來,朝野注目,統說新天子登基在即,所以有此佈置,就是老袁心中,也以為恩威並濟,內外兼籌,佈置得七平八穩,可以任所欲為了。惟籌備大典處,是籌備登極大典,相傳於十一月初二日,即已密行設立,至十九日始見發表,尚是掩耳盜鈴的計策。起初嚴守秘密,未敢動用國帑,左支右絀,辦理為難。當有二姨太黃氏,與三姨太何氏,首先發起擬將家人私蓄撥出若干,作為籌備處的資本金。統計袁氏妻妾十六人,子十五人,女十四人,每人助一萬圓,可得四十五萬圓。他日皇帝登極,各得優先利益,彷彿如前清幕吏,先墊款項,稱為帶肚子一般。皇帝家中,亦沿此習,確是一段笑史。袁氏正室於夫人,與次子克文,三女淑順,本未曾贊同帝制,且以為此等惡習,不應出自帝家,因此不願入股。此外當一致贊成,當下湊集四十二萬圓,開手籌辦,但須覓一親信可靠的人物,充作處長,方免舞弊。女眷們的金錢,來處不易,所以格外審慎。這消息傳達出去,即有人運動斯缺,情願承認。看官道是何人,就是皇帝伯伯的愛姪兒,名叫乃寬。

  他既與老袁認作叔姪,當然如骨肉至親,無所嫌避,所以出入府中,無論袁氏姬妾,盡得相見。且因他語言柔媚,體態慇懃,容易得人歡心,往來無間,此次即至二姨太三姨太前,乞求推薦,願先獻番佛十萬尊,作為孝敬。看官試想,兩位姨太太,只攜出了二萬圓,拼入優先股,今復得了十萬圓,除二萬外,還有八萬圓好處,哪有不允之想?好一場賺錢生意。當下滿口承認,即夕向老袁進言道:「大典籌備處,已有四十餘萬圓湊集,不日可開辦了。但處長一席,總須擇一心腹人,方可勝任。」老袁接口道:「這個自然。」二姨太便道:「據妾想來,莫如御姪乃寬。」三姨太又道:「他本是同宗,辦事又向來勤謹,真是所舉得人了。」可見金錢之魔力。老袁笑道:「卿等慧眼,想必不錯,我便叫他任事罷。」次日,即召乃寬入內,令為大典籌備處處長。乃寬自然受命,拜謝鴻恩,一面復潛向兩姨太處,申鳴謝悃。曾拜倒石榴裙下否?任事以後,第一件是籌辦皇帝的龍袍,第二件是籌辦後妃的象服;此時京城裡面的綢緞繡貨莊,要算是山東巨宦開設的瑞蚨祥。該肆聞信,料是一場大主題,忙到籌備處設法運動,兜攬生意。處長袁乃寬親與商議,先將回扣議妥,這一著最是要緊。然後與議龍袍的做法。先是袁皇帝授意乃寬,服制尚紅,大約是火德主政的意思。乃寬便仰承聖意,擬用著赤金線,盤織龍袞,且通體須綴飾明珠,嵌入金鋼鑽,還要一頂平天冠,四週垂旒,每旒約用東珠一串,冠簷須綴飾絕大珍珠,才見光彩奪目。這兩種代價,由店主人估算起來,差不多要五六十萬圓。乃寬暗想,現在只有四十萬圓,連一件龍袍的價值,還是不敷,如何好再辦別種服飾?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當下與店主人商量,教他墊款包辦,一俟皇帝發極,算清帳目。店主人樂得應允,便雙方訂約,再由店中恭繪袞冕格式,呈入御覽。老袁很是合意,即囑他照式織制。並限於陽曆年終取用,該店奉旨承辦,日夜趕制。

  此外一切用品,但把要緊的物件,購辦起來。不到數日,已將四十萬圓用罄。那時籌備處尚未正式批准,急得乃寬沒法,只好再請教二姨太。二姨太究竟女流,一時想不出甚麼法兒,仍囑乃寬代籌。乃寬道:「非請財神爺上台,這事恐辦不了。」二姨太笑著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去罷。」財神大名,應該知道。乃寬退出後,不到兩日,即由財神爺承認五百萬圓。既而籌備處正式成立,五百萬果然撥到。袁皇帝又密與財神爺商妥,此後一切經費,歸他籌撥,待登位後,願把首揆一席,酬答豐功。財神拜相,恐非所長。財神爺頗也樂允。袁皇帝嘉慰非常,復命將前清三殿,募工修築,也歸袁乃寬一手承辦。乃寬連得美差,感激無地,自不消說。

  惟女官令下,一班婦女請願團,也想去攀龍附鳳,龍可攀,鳳不許附,卻也為難。顯揚門楣,恐怕是要倒楣。但一時無門可入,未免望洋興歎,空存這富貴的念頭。獨有安女士靜生,本是請願團的領袖,更兼腹中有點文墨,口才又很過得去,曾充某女校校長,資格完全,回應四十九回。聞到此令,不禁大喜道:「佳運來了。新朝挑選女官長,捨我其誰?」於是淡掃蛾眉,往朝至尊,名刺上鎸入婦女請願團長,及某女校校長頭銜,呈遞進去。適袁皇帝辦公無暇,令諸皇妃招待。那安女士不慌不忙,從容步入,見了各位皇妃,請安跪拜,無不如儀。諸皇妃雖備選六宮,究竟還是候補資格,未曾經過這般恭維,此時見安女士巧言令色,般般可人,遂格外謙恭,待以客禮。安女士固辭未獲,勉強旁坐,彼問此答,真個舌上生蓮,令人愛羨。漸漸說到女官一事,安女士據實稟陳,竟效毛遂自薦。諸皇妃道:「這事須經過睿斷,我等未敢作主,但得宸衷首肯,似汝才調,當然可作女官長,何患不成?」安女士道:「天下未必無才女,如臣妾的菲材,恐未必上邀睿賞哩。」諸皇妃道:「且待稟明後,再行通報。」安女士拜謝而退。

  次日又去進謁,諸皇妃歡迎如昨,且與語道:「昨夜已替你稟陳,御意擬召你接談,方可酌奪施行。」安女士道:「何時得蒙召見?」諸皇妃道:「便在今夕,我等當為介紹人,不過須略待時刻,請少安毋躁便了。」安女士重複拜謝。待至天晚,竟蒙諸皇妃賜給晚餐。可謂富貴逼人來。餐畢,又過了兩句鐘,老袁才入室休息,諸妃即帶著女士晉謁老袁,安女士三跪九叩,從容盡禮。老袁問了數聲,應對無不稱旨,便面諭道:「你可出外待命罷。」越日,即密令心腹,調查安女士履歷,所有請願團長及某校長的頭銜,的確無訛,並且都中人士,有口皆碑,遂據實稟復。老袁尚在遲疑,無非怕她是革命黨。又經諸姬妾從旁慫慂,乃特選入宮,命為侍從女官長。這安女士得充是選,即日入內,提起全副精神,趨承意旨。除袁皇帝外,無論皇后妃嬪,及皇子公主等,一入安女士眼中,便能識他心性,揣摩迎合,靡不中彀。因此入值府中,上和下睦,差不多如家人婦子一般。袁皇帝即命她招選女官,定額一百二十人。安女士仗著材能,即恭擬招選女官章程,進呈睿鑒,當蒙批准,因將章程宣布,釐分八條,臚列如右:

    (一)須身家清白,及品誼純正。(二)年齡在十四歲以上,二十五歲以下。(三)略具姿色,又體質健全,無其他暗疾者。(四)未出室及未受聘之閨女。(五)或孀婦而未經生育者。(六)無煙酒賭博諸嗜好。(七)三年後即開放出宮,其有願留者聽。(八)三年期滿後,由女官長奏請皇上,擇尤優獎。

  這章程頒布後,女界爭先恐後,群來報名。安女士又增訂新例,凡欲應選諸婦女,當報名時,須預繳銀幣十圓,如不合格,此款不得索還,能合格當選,還要各繳一百圓,叫作入宮費,這乃是安女士理財的妙法,好坐取這一、二萬圓,飽入私囊。又訂定每月俸給,女官長月俸,計洋四百圓,還有公費百圓;女官分一、二、三、四等階級,一等月俸二百圓,四等六十圓。安女士又有特別好處,按照八五成發給,餘銀也自己享受了。至若女官的膳餐費,衣服妝飾費,統要女官長經理,每月開具細賬,向庶務處支領,免不得要浮報若干。統計安女士進賬,實屬不少,不過每月孝敬皇妃,卻也要耗去一半。各皇妃愛她敏慧,都向老袁處說項,老袁曉得甚麼,還是自詡知人。小子有詩詠安靜生道:

    幾生修得到宮廷,福至應教心獨靈。

    縱使皇綱悲短命,繡囊已貯萬錢青。

  歲月將闌,登極期日近一日,不料外面的鼙鼓聲,竟動地而來。欲知何處興兵,且至下回續敘。


  本回專敘大典籌備處,及女官長二事,而於承認帝位後種種措置只匯敘一段,不復詳說,閱者得毋嫌其太略乎?曰非略也。各種命令,具見明文,不特政府公報,記載特詳,即如各處新聞紙,亦備列無遺,海內人士,無不聞知。獨宮廷秘幕,非經揭述,鮮有識其隱者。觀袁乃寬之謀得籌備處長,及安靜生之乞得女官長,無在非打通內線,才得如願。袁皇帝亦幸而短命耳?否則內嬖外寵,貽禍無窮,其不至覆國者幾希。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