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1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一一三回 對日使迭開交涉 為魯案公議復書 下一回→


  卻說各省學潮,迭起不已,大半為了中日交涉,相率爭嘩。一是魯案,一是閩案,兩案俱未解決。天津學生,屢次求見省長,要請轉電政府,與日本嚴重理論。省長不允接見,反派衛隊驅散學生,甚至毆傷數名。天津各校,遂全體罷學。北京各校,亦依次響應,公舉代表,謁見國務總理。靳雲鵬雖未拒絕,但也不過支吾對付。學生等複游行演講,被大隊軍警干涉,驅入天安門嚴守,待至天暮,始得釋放。學生未肯罷休,仍然四處鼓吹,一意排日,有時為軍警拘去,終不少屈。嗣是上海、安慶、杭州各校,亦往往因嚴查日貨,發生衝突,政府不得已下一禁令,不許學生干政,令云:

    近年以來,學潮頹靡,法紀不張,以諸生雋異之姿,動輒聚眾暴行,自由行動,國家作育英髦,期望至切,迭經明令剴切誥誡,申明約束,深冀其濯磨砥礪,勉為異日致用之才,諸生等果知自愛愛國,當亦憬然愧悟。乃據京師警察廳報告,本月四日,京師各校學生,有在前門外排列演說,阻斷交通,並有擊毀車輛毆傷行人情事;

  而日前直隸省長,亦有學生包圍公署,擊傷警衛,不服制止之報告,似此擾亂秩序,顯干法紀,菁莪之選,淪於榛棘,甚為諸生惜之!自來學生干政,例禁綦嚴,誠以向學之年,質性未定,紛心政治,適隳學業,抑且立法行政之責,各有專屬,豈宜以少數學子,挾出位之思,為逾軌之舉?在國家則有妨統馭,在諸生亦自敗修名,在政府雖愛惜諸生,而不能不尊重法律。須知國家生存,全賴法律之維繫,學生同屬國民,即同在法權統治之下,負執行法律之責者,詎能以學生干法,置之不問?茲特依據法律,再為諄切之申告,自此次明令之後,應即責成教育部,督飭辦學各員,恪遵迭令,認真牖導。凡學生有軼出範圍之舉,立予從嚴制止,總期銷弭未萌,各循矩矱。其有情甘暴棄,希圖煽亂者,查明斥退;情節較重,構成犯罪行為者,交由司法官廳,依法懲辦。辦學各員,倘有徇庇縱容,並予撤懲。總之國紀所在,不容凌蔑,政府以國家為重,執法以繩,決無寬貸,其共懍之!此令。

  令下後,又飭京師警察廳,根據自治警察法條例,佈告將北京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聯合會,暨北京小學以下學校教員聯合會,一體解散。但壓制自壓制,嘩噪自嘩噪,終歸沒有了結。就是日人亦好來尋釁,屢有越境侵權、傷人斃命等事。

  除上文所述閩案外,類舉如下:

  (一)吉省日人越境逮捕韓人交涉。吉林省毗連韓境,韓人嘗謀獨立,被日本軍警制壓,往往竄入吉林省邊境,日人遂屢有越境搜捕等情,經吉林督軍電請政府,特向駐京日使抗議。

  (二)日本軍艦入內河交涉。日本宇治軍艦,攔入江蘇南通天生港,經江蘇長官,電請外交部向駐京日使交涉。

  (三)日兵佔據滿洲里車站交涉。日本兵隊,佔據滿洲里車站,四面架機關槍,禁人出入,外交部因向駐京日使,質問理由。

  (四)日人在蘇槍斃兵士交涉。駐蘇陸軍第二師第五團兵士,在虎邱山旅行,被日人射放獵槍,擅將軍士胡宗漢擊斃。當經警察將兇手拘住,解至交涉公署,轉送駐蘇日領事,由交涉員向日交涉。

  (五)海參崴日軍傷害華人交涉。駐海參崴日本軍隊,與俄國新黨軍隊衝突,日軍擊敗俄軍,佔領海參崴及附近各地。我國旅崴僑民,多遭日軍傷害,且被拘去十餘人。

  當由駐崴委員李家鏊,向日軍長官提出抗議。

  (六)海拉爾日捷軍衝突,傷害華兵交涉。中東鐵路附近,日本軍與捷克軍,發生衝突,雙方開槍轟擊。中國護路軍隊在旁守視,致遭流彈擊傷。中國外交部,又不得不與日捷兩軍,抗論曲直。

  (七)日軍佔據哈爾濱華軍營房交涉。日本突調大隊軍士至哈爾濱,占用中國營房多處,經吉林長官請外交部向駐京日使交涉。

  (八)日本在中東路增兵交涉。日本在中東路線一帶,增兵運械,自由行動。中國外交部因向駐京日使提出抗議,要求從速撤退。

  (九)日軍侵犯中東路權交涉。日本軍隊,屢在中東鐵路旁,侵占中國軍站營房,及扣留車輛等事。政府迭接東三省報告,特由外交部向駐京日使提出抗議。

  (十)日人在山東內地設置電桿交涉。日人近在山東高密、古城一帶,擅自設置電桿。山東交涉員,即向駐濟日本領事抗議,日領並不答復。因由山東省長,電請外交部向日使交涉。

  如上所述,統是民國九年五月以前情事,中國雖屢與交涉,往往沒甚效果。惟蘇州槍斃胡宗漢一案,兇犯叫做角間孝二,日本駐蘇領事,也不能硬為辯護,乃正式道歉,且令兇犯賠償恤費,便算了事。胡宗漢總是枉死。至若日、捷軍傷害華兵,當經英、法軍官調停,由日、捷兩軍,撫恤死傷,並向中國道歉,也即銷案。惟山東問題,中政府因全國人民反對中、日直接交涉,所以遲遲不答。駐京日使又奉本國訓令,照會外交部,催促從速開議,內容分三項:(一)謂日本駐德代理公使,已收到關係膠州各種文件,並送達東京。日本繼承德人在山東權利,依照和約,有三強國批准,即生效力,現五國中已有四強國批准。只有美國尚未批准。故從前德人在山東權利,當然由日本繼承,毫無疑義。(二)日本政府本善意與友誼,要求中政府與日本直接交涉,解決山東問題,圖謀雙方利益。不意日政府種種好意,不但中國人不肯原諒,反發生種種排日舉動,日政府不得不切實聲明,如中國依然抱持延宕政策,日本即視此種行為,為默認日本的要求。(三)因上述兩種理由,故日政府請中國政府,速將方針決定,並定期與日本討論,解決山東問題,不容再延。看官!你道這樣的照會,是嚴刻不嚴刻麼?外交部接著,就使陸子欣徵祥字子欣。有專對才,也覺得瞠目結舌,無從應付;當下與國務總理靳雲鵬等,共同商議。靳雲鵬取出一篇電文,交與大眾審視,但見紙上寫著,係是湖北督軍王占元領銜,聯名共四十八人。電文略云:

    山東問題,自接收日本通牒以來,疊經各界人士,集合研究,僉以拒絕直接交涉,提交國際聯盟,為唯一之辦法。詎道路傳聞,有與希望相反之趨向。占元等廬墓所在,痛切剝膚,父老責言,似難緘默,敢進危言,幸垂聽焉!外交重要,關係國本,詳慎考慮,誰曰不宜?顧詢謀既已僉同,方針依然未定,逆料鈞座左右,必有謂直接交涉,不至有害,提交聯盟,未必有利,持此說以熒惑聰聽者,此非毫無知識,便是別有肺腸。一言喪邦,莫此為甚!大抵強國與弱國交涉,利在單獨,不利於共同,利在秘密,不利於公開,至弱國外交,則適得其反。

  試問二十年來,我國利權,斷送於密約者幾何?此次彼以甘言誘我,非愛我也。果誠意親善,則宜先將完全主權,逕行交還,並即時撤退軍警,以示退讓,不必斤斤焉為條件磋商矣。故直接交涉,結果必與吾無利,可以斷言。倘慮提交聯盟,未必可恃,在歐會簽字和約之時,或者尚屬疑問,今則德約保留山東之款,已由美參議員通過,且英、法各國,對於保留案,亦表贊同。專欲難成,得道多助,利害明瞭,無待蓍龜。與其為條約之贈與,寧使為強力所占有。與其菁華盡棄,留空殼之地圖,毋寧死力抗爭,作國際之懸案。否則引狼入室,為虎作倀,群情憤激,鋌而走險,禍變之來,將有不忍言者。心所謂危,不敢不告,伏祈俯鑒民意,斷而行之,山東幸甚!國家幸甚!

  大眾看罷,暗想湖北督軍王占元,平時本無甚表白,此次卻獨來領銜,居然有慷慨激昂的情勢,倒也有些奇怪。其實這篇電文,王占元不過被動,那主動力卻是第三師師長吳佩孚。平湘一役,吳氏已露頭角,此次又重現鋒芒。吳本山東蓬萊縣人,幼喪父母,門祚衰微,單靠著兄嫂撫養,始得成人。及入塾讀書,學為時藝,頗有成效。出應童子試,一戰獲售,即入黌宮。後來三試秋闈,偏皆落第,遂發憤改途,投入保定武備學堂,捨文習武。天下無難事,總教有心人,學滿畢業,成績最優,一介書生,忽變為干城上選。當時校中有一教員,便是後來的靳總理,夙垂青眼,特為吹噓,薦諸江北提督王士珍麾下。士珍因情誼難卻,權置幕右,命司傳宣。既而士珍丁艱去任,佩孚隨與俱北,輾轉為第三師營弁,師長非別,就是曹錕。錕實非將才,得吳佩孚為屬校,遇事與商,皆為錕智所未及,因此漸加倚重,由營長薦擢旅長。至曹錕統兵援湘,已密保佩孚署第三師長,任前敵總司令。岳州長沙,依次克復,應推佩孚為首功。錕既北返,受四省經略使職銜,留佩孚駐守湘南,於是佩孚權力所及,不止第三師全部,就是曹錕所有舊僚屬,也悉聽佩孚指揮。佩孚知恩感恩,願為曹氏盡力。但曹系直派,與段派貌合神離,並見前文。佩孚向曹盡忠,當然反對段派。湘督張敬堯,為段氏心腹,竭力主戰,獨佩孚駐防以後,隱承直派意旨,捨戰主和。兩人宗旨,既已不同,更兼長沙收復,功由吳氏,張敬堯後來居上,竟將湘督一席,安然據去,佩孚心實不甘。嗣經段祺瑞意圖籠絡,表薦佩孚為孚威將軍,促赴前敵,佩孚得了一個虛名頭銜,有何用處?越恨段氏使詐,反對益甚。青島交涉,段派或主張讓步,為親日計,佩孚既感念薰蕕,復繫情桑梓,所以一意抗日,特聯結同鄉軍吏四五十人,同聲勸阻。靳吳誼關師弟,平時信件,嘗相往還,佩孚對內主和平,對外主強硬,已是說不一說,時有所陳,靳氏豈無感動?怎好專顧那親日派,與日人直接交涉,坐將那青島讓去?故對著日使公文,初主延宕,至此延無可延,宕無可宕,不得不將王占元等一篇大文,取示大眾,表明微旨。大眾原多數拒日,便以為今日要著,莫如復絕,就使有幾個親日派在旁,也只好隨聲附和罷了。乃擬定復文,約略如下:

    關於解決交還青島及其山東善後問題一事,准四月二十六日照開等因。查此事前一月准貴公使面交節略,所述貴國因條約實施之結果,擬為交還青島及膠濟沿線之準備各節,本國政府,均已瞭解。無如中國對於膠濟問題,在巴黎大會之主張,未能貫徹,因之對德和約,並未簽字,自未便依據德約,逕與貴國開議。且全國人民,對於本問題態度之激昂,尤為貴公使所熟悉。本國政府基於以上原因,為顧全中日邦交起見,自不容率爾答復。

  至續准送交改正節略釋文,獲見貴國政府願將膠濟沿線軍隊之撤退,本國政府與該地方官,籌商辦法,從事編製警衛隊以任保護全路之責。又準照開前因,當經本部長將上述本國政府不能遽行與貴國開議各情形,面達在案。惟根據目前事實上之情狀,對德戰爭之狀態,早經終止,所有貴國在膠濟環界內外軍事設施,自無繼續保持之必要。而膠濟沿路之保衛,從速恢復歐戰以前之狀態,實為本國政府及人民所最欣盼,自當於最短之期間,為相當之組織,以接貴國沿路軍隊維持沿路之安寧。此節與解決交還青島問題,純為兩事,想貴國政府必不執定曾否開議,借以遲延其實行之期,致益滋本國人民及世界觀聽之誤會也。貴國政府果願將戰時一切軍事上之設施,從事收束,以為恢復和平之表示,本國政府自當訓令地方官,隨時隨事,與貴國領事官等接洽辦理,相應奉復,即希查照為荷!

  看這復文,便知靳氏是採納吳言,有此決心;還有統一南北政策,主張和平解決,也是依從吳議。曾先有通電促和,由小子補錄如下:

    近迭據各方來電,促進和平,具見愛國之誠。一年以來,中央以時局危迫,謀和至切,開誠振導,幾於瘏口嘵音,乃以西南意見殊歧,致未克及時解決,不幸而彼方變亂相尋,且有同室操戈之舉,缺斨破斧,適促淪胥,蒿目艱虞,能無心痛!中央對於西南,則以其同隸中華,誼關袍澤,深冀啟其覺悟,共進祥和,但本素誠,絕無成見。而對於各方,尤願鑒彼糾紛之失,力促統一之成,戮力同心,共圖匡濟。誠以國家利害之切,人民休戚所關,苟一旦未底和平,則一日處於艱險。而以目前國勢而論,外交艱難,計政匱虛,民困既甚,危機四伏,尤在迅圖解決,不容稍事迂迴。中央惓懷大局,但可以利國家福人民者,無不黽勉圖之。而所以積極擘劃,共策進行,仍惟群力之是賴。各軍民長官,匡時幹國,夙深倚任,所冀共體斯情,以時匡翼,庶幾平成早睹,國難以紓。功在邦家,實無涯▉!奉諭特達。

  是時北方總代表王揖唐,寓滬多日,借愛儷園為行轅,名為議和專使,實是未曾開談。南方總代表唐紹儀,前已向軍政府辭職,軍政府雖未照准,但南方各分代表,不願與王揖唐開議,所以唐、王兩人,有時或得相晤,不過略有議論,未得公開談判。徐總統與靳總理,一再促和,哪知和議毫無端倪,王揖唐唯逍遙滬瀆,作汗漫遊。一夕,在愛儷園中,忽發現炸彈一顆,幸未爆裂,不致傷人。但王揖唐的三魂六魄,幾被這一顆炸彈,驅向黃浦灘上去了。小子有詩歎道:

    無情鐵彈竟相遺,猶幸餘生尚未糜。

    為語世人休自昧,本來面目要先知。

  王揖唐經這一嚇,勉強按定了神,攝回魂魄,暗想此事必有人主使,想了一番,不禁私歎道:「諒想是他,定歸是他。」

  究竟推測何人?待小子下回報明。


  本回舉中日各案,依次臚敘,僅半年間,而已積案至十,雖似無關巨要,而無在非恃強凌弱之舉。虎邱山及海拉爾兩案,傷斃華民,不過以撫恤道歉了事。夫殺人抵命,中外同揆,若僅以撫恤之微資,道歉之虛文,即可置兇手於不問,彼亦何憚而不再為耶?弱國之外交,已可概見。至若山東問題,既已不簽字於德約,自不能與日人直接交涉。愚夫猶知,寧待吳氏?但吳氏之聯合同鄉,推王占元為領銜,合力電阻,不可謂非愛鄉愛國之熱誠。

  因事屬辭,亦作者之特筆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