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水心先生文集 卷第十五
宋 葉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正統戊辰刊本
卷第十六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十五

  鄭仲酉墓誌銘   章貢黎諒編集

君姓鄭氏諱噩字仲酉温州平陽人曾祖瓊祖榛父

躬故皆不仕君中進士第爲台州天台縣尉婺州武

義縣丞臨江軍録事參軍知其軍新淦縣淳熈十一

年十二月𥘉六日卒年五十六君治獄察辨而堅明

保義𭅺孟友諒有妻趙又桃寡婦茅以居如二妻茅

之男其夫李之子也畜於友諒以病而殞茅告趙謂

爲謀殺之也掠治不勝痛自誣服将抵死君訊知其

𡨚與一郡官吏争論累月趙卒得不死有僧恵果愬

范模者曰模善爲騙吾𢹂䟽乞錢而模使其徒黄文

昌致吾空寺中僞出姓名謬多題施因數取錢物酒

食以相報設今巨費矣然無左驗有司疑之君令益

取𥿄雜問模他事徐視其答則有與題施之字同者

數十鞠之果模與文昌謀改筆易書以詐之也遂伏

罪新淦素大縣誅責厚徃徃失施置累令坐不良去

吏部牓闕於亭甚乆人莫敢當君歎曰吾欲無待闕

而畏其難可乎單馬之縣盡䟽邑病陳義引古以撼

諸使使稍爲動得頗有蠲損既不迫於朝㑹然後調

柔其嚚者以寡訟矯強其愿者以超學三年之間縣

以大治聲流江西諸使㑹當薦者君爲首君積與守

不相下守怒中君以法頼諸使緩之而君亦巳先遇

疾遂卒官下更十二年慶元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其

子益朋壽朋始葬居於縣金舟郷斜溪山夫人陳氏先

卒女嫁承信𭅺李韶進士林某林某余昔識君於武

義武義小邑沙溆井落盡目前也而君偉然長大歩

止如山旦出治事不過食頃輒閑静終日余時氣盛

未甚渉事𥝠𥨸竒愛君謂如此人便當勒功建侯勤

勞國家不應於此置之也其時 天子方綜名實修

政事親抜材能士不以次用之君間至 行在封上

數千言 天子爲下其書使第其可行者條上之而

其人尤用事人謂君幸一見冨貴且來矣君𥬇不應

後五六年始用格改官人又謂君巳了近時所謂債

縣者正復平進未失晚遇也而君又巳死然則人之

𥝠願其然者命固不與之合又况君負氣節必行意

終不以𫝑撓而從也則命雖不能如君志亦何必深

咎也哉余一夕𪧐茭道厩夜參半回風飛雪瞢瞢就

寐怱有列炬聲稍譁啓門則君自縣走視余相對熒

然俄曰被郡檄明當至某處復揖歸其舎雪益急比

曉没井𠏉矣人怪此縣丞竟夜行雪中何也今余老

不自立辱君知坐念太息壽朋來諗葬故乃銘之曰

嗟仲酉身實大智又過諸两不就将掩焉銘殆播歟


慶元二年十月十八日

   彭子復墓誌銘

士多以意爲善鮮以力爲善也誠得其意聖賢何逺

如意之而未至焉遂又以意爲力也則善非其善窒

其材枉其德矣今夫意之者如望逺焉目之所至身

可至乎天下之理備矣尺度按之規矩占之(⿱艹石)稱物

然斤石之差必以其力不可誣也以力從意不以意

爲力力所不及聖賢猶捨諸力之所及則材爲實材

德爲實德矣𥘉子復能勝冠東南之學起昔之𪧐聞

腐見皆巳遯散剽剥竒論新說怱焉交列横布士之

研聦滌明澄氣飬質精意所𫉬自爲深㣲奚翅家堯

舜而身孔顔也哉其一時師友盛矣而子復又最先

周旋其間其間之早矣然而子復知爲善之難非同

聲趨和之所能至也故不敢以意之爲是而獨以力

之能者試之常左經而右律目驗而耳覈考實以任

重先難以致逺非其心之所通雖誠聞之不苟從也

非其行之所至雖審知之猶憖置之其脩身使奢者

嗇其治民使煩者理朝廷不飬交郷黨不合譽侃然

求其是而巳嗟夫不同其所趨而不異其所合寧少

於其意而致多於其事徒辛(⿱艹石)於所難而不敢安樂

於所易也何子復之用心勤行之篤哉昔孔子謂無

能一日用其力於仁而又曰未見力不足者然則以

力而不以意豈古人亦以爲難也子復姓彭氏名仲

剛温州平陽人曽祖逈祖宗盛父汝礪贈承議𭅺𥘉

任婺州金華縣主簿曰古人先正名主簿者主其簿

籍云爾今簿籍多廢絶何以名官乃求得四塍帳校

其差謬𩔖爲數百𠕋藏焉衢州大水上司令子復覆

視而後賑子復請曰衢水高者出屋危殺稼溺人行

道共知既再檢實矣猶往覆視者防吏之欺将使民

實得食也然恐待覆視而民不食死矣上司感其言

即出米恣子復所爲民賴以活移台州臨海縣令均

其民之力役圗縣郷之地㡬都㡬保合爲大圗地之

所有皆物數之有獻郷圗者子復曰善猶有遺其人

曰無子復指曰某處嶺也嶺邉某乙居之某地有松

林水歩今忘之矣其人大驚不知子復何以能知之

也由是扶羸整壊以就堅新盡爲他令所不能爲者

立縣𪠘且百楹子復聽民訟甚察然不自以為明毎

諭之曰雖訟而直所屈多矣民愛信之忿闘衰止至

今言治臨海者推子復云提點鑄錢将薦子復使之

買鈆冀以職事相渉子復辭曰鈆非所産也提㸃

獄薦得審察子復徑參吏部授两浙運司物斛官而

去近臣累言落州縣可惜始召爲詳定一司勑令所

刪定官遷國子監丞子復終日坐局治其細碎多所

更定後皆爲故實貴人弗善也遂坐考進士與知舉

力爭而罷乆乃知全州時詹元善陳君舉任緫漕事

首爲減月樁錢十三四子復又自減郡之凡費然後

戢預借寛省限商稅止取正錢帶納者蠲其太半輸

租得自槩量無斛靣吏之一切聚歛略皆不用乃擇

其𦒿老學行俾師長其子弟而親執經講說其中曰

此古人所以冨庻而教之也未㡬承議卒民𡘜扶其

柩至境外數十里曰何時復此太守乎服除知濠州

未行紹熈五年明越大饑特令提舉浙東常平盖於

是将用子復矣命下八月庚戌以病不起聞年五十

二官至朝請𭅺娶王氏封安人子曰𣶮将仕𭅺曰浫

曰濬女嫁從事𭅺新徽州歙縣丞林士裕進士林居

易其二尚㓜慶元二年四月丙辰葬金舟郡将軍陳

灣嗚呼以子復行事考之豈所謂力不及歟然則不

得盡其材而死者非力也銘曰 孰爲任重累銖而

稱孰爲道逺積歩而行始士終聖級舉階升古人之

學逺矣難明子復之志匪騰匪騫力其所難不以意

言彼用者天彼戍者年摭其已然斲銘此篇慶元三

年 月 日撰

   宋武翼𭅺新製造

   御前軍器所監造官郡君墓誌銘

自名司顯吏之外碎曹猥局無不因人廢興其職任

雖卑近而悻門弊穴更爲深逺而難治傲胥豪客之

所噬攫官人徒縮氣肯首反得善譽舊而自爲未嘗

無禍也君之子持正爲余言君監岱山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事曰

監至賤也走書乞索日至州縣将有土木之事或

傭借夫力上司抛買提刑司所謂五分頭子皆於此

乎取提鹽及州縣吏每年帳例緡錢千餘他所湏求

尚不預舊常使甲頭持状名借於官謂之請夲煎鹽

實尅亭户錢以應諸費君𥘉到受前官牒亭户借欠

錢至六千百餘萬曰巳豁其半矣昔吾受牒盖不止

此君大驚曰鹽買可足耶隂白於州爲從上遏絶者

盡罷蠲之痛抑諸費甚不可免則買鹽有餘錢足以

當矣乆之亭户爭煑鹽中官君爲益買零鹽隨称䡖

重得錢増十八九右曹上其最進官者再焉君又禱

提鹽除紹興年借乆亦且千萬自是亭民不復笞訊

始著新衣置家具君亦治敖𢈔飾公𪠘内外堅好矣

岱山在明州昌國縣大海際居者數千君直其争訟

島聚𭭕服不于守令日自有岱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未有也吏與甲

頭故為借狀者方大怨君竟訟君妄用鹽夲錢有司

考君一任無借狀用四百餘萬雖買鹽之餘盖夲錢

也君無以觧𥬇曰法當是柰何惟處置耳太守極諒

君無𥝠得免然瀕扵罪矣世常曰仕不舉職為可媿

然而有人之過有法之患夫泫不為人計也𠩄以待

有罪而巳世不獨貪㤢不材而後得罪扵法也㢘善

能亦未免焉人之情無以勸而法有𠩄待則雖名

司顯吏将畏悔而不勇為者多矣况如君者亦幸而

免爾而猶勇為之夫合碎曹猥局之事無一不治而

後得稱治其治之難如此然則余扵君之事所以載

之詳者非以君能監一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為可傳也嗟夫君諱叔

豹字隱甫姓邵氏温州平陽人曽祖膺祖錫父倬贈

忠訓𭅺君有逸氣通識従進士試不中募造𢧐船𥙷

官監吉州龍泉縣酒稅耻之不赴後數年乃監光化

軍酒稅軍無由額惟視酒税耗登十官九稱乏以為

常君既𠯁郡經用又賑流民之来食者去且二十年

余友王道父為守其人陳某計有某利曰徃邵監稅

能之後不能也又監鎮江府㩁貨務都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門緫領

使専酒事頼君材欲倍賣辭曰某之於麴糵無異故

不欺而巳矣日增月長可也驟倍之使市皆化飲也

日無以見爲士者矣君不幸埋沒鄙事然其剛難屈

其正難狎所遇多敬禮之蓋亦有所蓄而然也既脫

岱山得監造 御前軍器不及上紹熈五年六月十

五日卒年六十八十二月甲戌葬尚仁原娶周氏封

安人子持正持志女嫁林杓先卒次嫁朱至㓜與浮

屠爲尼持正有籍春官工文詞用君遺恩調監台州

路橋酒諱弗肯稱手叙君行告曰始父常自課薪米

使持正學於先生今之爲先人榮者其不在此也銘

曰可爼豆也而下夷可䕃覆也有杖之猶有可傳僅

毫𢇁(⿱艹石)又泯泯當語誰慶元三年八月 日

   沈元誠墓誌銘

古之所謂一郷一國之善士者以其德限之而云也

後之所謂一郷一國之善士者亦以其德限之乎未

可知也夫士毁簷隈巷敗衣縷褐耳然而專爲善之

責将以公天下凖後世其止於一郷一國尚不能傳

而逺也不然則夷恵之流孔氏之門人何以垂稱焉

及其後也士以位爲善位之貴可以逹於天下後世

而善之利始可以著於天下後世位所不逹則士怠

於自脩而苟且以求安雖一郷而巳者一國而巳者

猶病其乏也况不止一郷一國乎就其不止一郷一

國而丗無孔子孟子復無以定其論於是高下之疑

誠僞之雜荑頴将爲幹實膚脆将爲堅成譬之物焉

春種之不待秋而穫也嗚呼不限於德而限於位使

士不能如古人者其𫝑之然哉温之瑞安縣有士曰

沈君諱大經字元誠余不知其一郷一國之善歟抑

不止一郷一國者歟余見其躬爲善之責甚專位雖

不逹而𣣔著爲善之利甚勤自君從父躬行兄大㢘

本誠居敬尊紹絶學君閎而懋之通物以性成身以

行應事以理愽𭹹傳皆䆒端極曲文短句亦中程

律瑞安稱多士君獨爲前輩𪧐老慰寵後進有所裁

正無不服從在家肅如也妻子族人化而不慢矣𥘉

入太學司業愽士皆傾下之已而用累舉授漳浦縣

主簿有故人爲其郡太守過君門請與俱行君不得

辭至未㡬求監南嶽廟而歸紹熈二年正月辛酉卒

其十月某日葬來暮郷余奥山君既重其縣人縣将

有大慮必待君而後决君同其疾患時其闕蠧起而

謀諸新廟學𥙷荒年修地利設水險備欠政故今盗

奪於海者自屏不近縣米賈嵗來自海南米不大踊

復石崗斗門濬九郷河渠年以不侵皆君所建畫也

雖古人自來於窮約者不必盡著爲善之利然而君

能專爲善之責操其實柄而庶㡬豪髪之可以及人

其不怠於自脩而苟且以永安審矣曽王父曰惟欽

王父曰度父曰夷行孺人項氏先君卒子曰上逹中

孚曰三畏早卒壻曰林尚友項迪孫男彌尊彌章彌

高彌堅彌邵餘未名孫女嫁章學詩上逹請余銘君

之墓六年矣嗚呼君之善止一郷乎郷人銘之可也

何必其子孫不止一郷乎當有逹者記之矣余不肖

敢辭也上逹固以請銘曰 西峴原南堤宅伊沈夫

子之德惟其郷之𫝊耶非松非栢慶元三年月 日

  奉議𭅺鄭公墓誌銘

莆人鄭洙言曰先人殁於乾道壬辰葬用淳熈甲午

惟先友莆一二賢大夫也不敢銘誨洙曰必别求賢

有文者洙也不肖不足以得懐疑重請延佇于今二

十六年矣懼老且死不能振幽芳昭遺緒豈惟不肖

又抱不孝之罪以殞吾子縱不勝任勉矣筆之也按

洙状鄭氏自太府卿露徙莆南湖露之孫曰太中大

夫敖生五子各以其居自别爲祖由敖之子司門𭅺

凖三世而爲君之曽祖曰亞卿祖曰資深父曰安正

君諱耕老字穀权㓜孤母林氏有專行切切課君從

三兄學曰余婦人汝欺余易耳欺場屋難也君兄弟

益自力郷論多甲乙送之至再舉三子云中進士第

主福州懐安縣簿而林氏卒喪除歎曰禄不逮親矣

求仕何爲復居廬二年親戚故人强起之調温州法

曹守故用常平錢物君不𦗟忤守意又欲捨去其友

知旁郡固止之教授明州學四明自女眞焚蕩士之

學學之地陋弗理君爲講說科舉之外者更營學區

取田以供郷飲費侍從薦君通經術甚衆召見奏事

明辨孝宗恱親筆用爲國子監主簿於是執政患職

事官多待闕失職以君添差福建安撫司機宜文字

滿秩不朝集遂歸南陂移梅種竹終焉始君雖捷應

舉巳猒聲律浮靡讀詩周易洪範中庸及論語孟子

味其深㣲皆有訓釋著仁義禮樂扶中截流等論推

明聖人之道歸於中正不偏常行不猒而佛者以寂

黙無爲亂之此性命道德之蠹也常撫書語其子曰

時不我知我死(⿱艹石)藏此書南■上而巳榮利澹無與

既䘮母宦進尤薄毎曰吾心方神遲習險履𡾟余所

畏也林氏墓有小精廬南陂木蘭溪有草堂堂南有

沂春亭舞雩䑓君所常往來也具舟揖琴書晴光月

夕不從賓御夷猶溪上忘其近逺溪北野農常吹簫

擊鼓送迎之莆多大儒名士皆君輩行上下相善甚

其間相踵爲輔相然不以身之進退望焉盖六經孔

氏之學通於天下而人之心知耳目有淺深之殊百

有餘年以來士雖以其深者自命而丗之好惡𧼈舎

猶不能盡合也故妙巳而粗物譁僞而毁真方並逐

於末流以斵敗夲學矣惟不必於用者知自重不急

於教者知自樂自重則嚴巳自樂則恕人余以洙所

次君事及其書考之君學爲用而不求用可以敎而

不教退静多而進動少未嘗違丗而丗莫之同也昔

孔子謂顔淵捨之則藏曽晢曰異三子者之撰聖賢

之遺意庶㡬乎君之卒年六十五矣其葬在文賦里

東山娶林氏二子炳洙女嫁朱審度銘曰 南陂之

書今故存𠔃溪北鼔簫後可聞𠔃慶元三年十月日

   宋鄒卿墓誌銘

君姓宋氏諱希孟字鄒卿温州平陽人曽祖廕祖㮣

父之時慶元二年十月癸丑卒年八十三明年正月

葬瑞安縣長山娶徐氏子長曰伯㢘㓜曰彌大曰直

大成大曰浮屠義天皆先卒女嫁葉浩孫男女十二

人浩以君行語余曰翁一生姓名不懸符牒足趾不

履官府僧卧四十年常坐惟一曲繩床怠則假寐終

不易坐床題戞簷柱黒白成坎今其處存焉其於已

耻而不縱其於人厚而不議敬妻如賔役僮如倩以

争爲殘以吝爲賊静而生明慮而先驗其疾不痛其

死不亂盖性有樂地身有常德質合道噐合仁不教

而自至也凡書籍所載問學所講其道心人欲出入

不常操揉磨治乃克厎善故其爲文義反復而可傳

又所謂逸民𨼆德者亦必苦身勞力晝研暮𧷤求志

逹道不捨晷刻使夫人以爲是可以振𭧂於當丗而

尚闕然𨼆𣳚不能足也然則矯惡而進善援顯以明

𨼆古今之故既皆(⿱艹石)此矣今翁全乎天得之成資而

安乎𤱶畆之至順無持乎生存之學而無蘄乎死㓕

之名是以親戚故人之外鮮有知者其知者猶曰是

固田里之善而天民之常爾余聞而矍然嗟夫余之

後夫子也前掩而後覆𥙷敗而扶傷浼浼焉雜乎善

惡而役乎名實也如泥中之跡焉徒示其跌而巳矣

其不得爲田里之善天民之常審哉銘曰 淳心之

成其行不傾以不膠乎死生慶元四年月  日

   承事𭅺致仕黄君墓誌銘

君姓黄氏諱正巳字聖與温州平陽人始名千乘而

字建侯自言夢有錫以今名者因併字更之然相謂

君者猶曰建侯云曽祖賁祖淳父邈紹興中爲太學

生 高宗慶元八年以恩補迪功𭅺君自少時順悌長

老無違行雖巳肅文尤巽抑常稱善掩惡退在人後

遇後生有教諫亦諷道宛轉不令失色詞嘗不幸有

意外事素不樂者乘時擠君君不憾待之如平日其

黨後有急君勇赴之力爲盡擠者慙服人以是愛信

號長者家故貧迪功粗給衣食君環視無幾何歎曰

冨貴有命吾自度不能益矣然可復損於今乎約嗇

凡用至鮭菜細𤨏往往人不能堪然客至輒具酒食

中禮或一旦忽倒嚢與人錢不吝也族人昆弟時節

集處君未嘗不先赴抵掌極論大𥬇爲樂有未至者

聞𥬇聲曰是建侯兄在耶皆倒屣惟恐後因相與竟

日不忍去盖雍穆之助也君夲有當丗志既無所遇

合而其子擢進士第三人君謂曰吾疇昔所願不過

平進一官而止然而終不可得今汝廼得高第又平

進所願而不得者汝兼二滋幸矣然立朝有義臨民

有政自今汝謹聽吾預告汝因每事爲節度授之間

則浮舟散䇿獨到山海孤絶處忘其返焉嘉泰三年

郊祀禮成封承事𭅺故人親戚争酌以壽君君意在

自喜曰自吾祖垂三百年仕蓋有榮其先者吾何徳

乃獨身𬒳之顧老不足爲善将無以報國而死柰何

開禧元年君疾且革不亂語不及身後五月二十四

日卒年七十五再娶皆林氏封孺人子男中承議𭅺

著作佐𭅺兼資善堂小學教授女嫁同邑進士薛仍

孫男三曰遲孫還孫近孫明年三月壬午中葬君于

烏奥山迪功墓右崗惟君幽潜𥝠淑報以其子而中

方佐太史氏掌教元子嚮用矣當大列鼎飬君也而

不少湏以死銘曰 種之炊之有實其餗熟而食之

孔羙且馥亦既難老可以期耄紀辭于泉君子是悼

開禧二年正月 日

   朝奉大夫致仕黄公墓誌銘

越新昌黃公諱仁静字仲山其先婺徙也曽祖朴祖

巽父恵之公累封朝奉大夫賜服金紫年八十七開

禧元年八月乙丑卒十二月庚申葬孟塘石冢山北

麓娶沈氏⿰糹⿱𢆶匹室潘氏皆封宜人子男六度朝散大夫

直寳文閣主管建寜府武夷山冲佑𮗚庻庚宜州文

學廡從事𭅺湖州長興縣主簿庭迪功𭅺池州州學

教授士隆太學生子女二壻奉議𭅺知婺州東陽縣

韓墨卿宣教𭅺知慶元府鄞縣周之瑞而庻士隆及

嫁墨卿者先巳卒孫男十二邁迪功𭅺鎮江府司户

參軍章郷貢進士遵凖迪功𭅺饒州司户參軍覃芾

申餘未名而邁遵皆早卒孫女九壻文林𭅺常州軍

事推官周南文林𭅺武昌軍節度推官求淳從事𭅺

婺州𮗚察推官王棐将仕𭅺陳鐲餘未行曽孫男七

女一皆未齓也黄氏越之聞家而公越之君子也少

爲士家未充米鹽旦夕急公求所以逸其親者百力

督課以身先之未乆有田二十頃公以爲如是不巳

則以財自沒矣於是諸子岀師入友交𭄿以學而度

中進士第公喜曰吾雖未耄老然天其𢌿吾休乎遂

營𨼆居沃州之尾孟塘之山以某夫人年高多疾卧

起須公尚未决去也及某夫人殁終䘮松栢迷道庭

花合圍公著山人衣曳杖挾書行吟賓送 月於林

蒨中凡故疇新畎廪假進退抱孫長息㛰嫁有無皆

落莫恍惚(⿱艹石)夢中事唯聞名勝士欣然邀至共食啖

𬹃羮苦㣲爲語儒佛二氏所以離合者自言見性命

真處如水中鹽味非無非有其說深𦎟陳君舉來遊

經年常縱論夜分君舉名善辯不能窮詰而畏之曰

此非由師授而得也至於天性曠逹不作疑吝推巳

利人不自封殖無顔色之恱而人譽其德無市井之

惠而人懐其恩盖其中之信於人也方度宦浙東西

公來不過三月爲御史諫官事有當言言有難盡㣲

婉順導冀必感發前後援親以請至八九輒不聴㝡

後命使守泉復固辭 天子知公實老矣乃自顯謨

進直寳文閣許以飬公君臣父子之際人又以爲難

焉盖自癸未至乙丑四十餘年公子孫屡以文字起

庭既釋褐公疾始侵呼章語之曰汝知吾樂乎章對

不知也曰夫除丗俗麄事易㫁細㣲精想難吾用力

於此乆矣然葉落枝生不知其㡬今真㫁矣故樂也

臨絶視度指其心曰得非能於此洞然乎公應曰然

遂殁銘曰 昔君之來𠔃友兹山而誰儔今君之去

𠔃邈兹山乎何求其風䟽䟽其月皎皎彼蔚者藏不

尚有詔

   司農卿湖廣緫領詹公墓誌銘

公姓詹氏諱體仁字元善𥘉後其舅張氏既復爲詹

氏詹氏之先有自光州固始家于建武夷者其後别

居江浙皆夲武夷而公爲浦城人曽祖某祖某父某

少有異材郷舉第一授贑州信豊縣尉見張忠獻公

論滅虜祕計忠獻壮之辟爲屬以公贈朝奉大夫公

始冠第進士大夫死錢塘與柩俱返哀動行路未幾

張氏祖亦死仲舅童孺不勝䘮公服重治家事教舅

有立人無異言調饒州浮梁尉郡以公屢𫉬盗欲奏

其賞謝不就爲湖州歸安丞㑹張氏祖毋死終䘮爲

泉州晉江丞公頴邁特立在下僚氣順言正喜因事

說以便民上官不以氣𩔖離合常敬聴梁丞相薦

於朝召授太學録遷愽士于時學官號天下選講學

得人之盛後以爲不可及公居間前後四年功㝡多

遷太常愽士 高宗方定謚或謂宜稱堯宗公言於

古無據謂比殷高宗謚改高後爲少卿謚 孝宗亦

公所定議者皆厭服從之遷丞攝𭅺金部提舉浙西

常平除左曹𭅺湖廣緫領逃卒千人入大冶因鐵鑄

錢亂幣法刼掠爲變公謂諸司宜速討曰此去京師

千餘里上請湏報賊計行也於是群黨亟壞人不知

警就遷司農少卿召爲太常少卿 光宗疾省重華

不以時中外駭懼或瘖不出語公深陳父子至恩激

發廷臣使交䟽迭諌用意尤苦永阜陵當復士公言

夲營思陵非高爽地自思而西勢益卑下非所以安

神靈也宰相不𦗟公争之力遷太府卿即請外除直

龍圗閣知福州𡻕餘時論浸異言者遂以争山陵事

爲公罪罷凡八年徙屋苕霅翫愒水石誦讀悠然復

龍圗知静江府始至勞農𮗚田噐公曰是薄而小不

足盡地力且無溝畎何以行水乃更造農具取水法

物别爲圗授之移知鄂州除司農卿再爲湖廣緫領

公恩在鄂師戍卒遲公來合两乎曰復得吾父矣盖

儒者之政歸於正巳厚下而巳世吏所以便文自用

者雖善弗録也爲民利無不舉爲民害無不去以其

下爲當捐 --捐無不與以其上爲不當取無不革也故公

於浙西開漕渠浚練湖置斗門以備水旱特散鹽夲

錢數萬以業亭民湖廣幣輕出百萬𫞐其價而故諸

州積欠亦百餘萬諸屯累重者増劵給之簸腐糴新

士食好米又與鄂州運司同築武昌萬金堤福州之

僧坊以賂易主者差其直有常數公一徹去其在桂

則十縣之稅錢爲閣一萬四千雜稅朱膠爲除八千

大凡州縣之以用乏告以賦重請皆立應無留也人

或疑公且空有司之藏爲百姓地矣而公之財常源

源𭧂𭧂如泉湧山聚此又丗吏所難測也公立朝察

消長𮗚㑹通𭄿發善意助逹陽德於人材治道開闔

明晦宻扶顯相功效十数顧難以言𫝊也自趙丞相

去士乆失職公率同志請於周丞相反覆極論責以

變通之理因䟽納知名者三十餘人周丞相不能用

然其後亦多所収擢公之力也時邉事方旦暮急而

公巳病猶懇懇調護兵民杜塞希意迎和者朝廷既

召公歸遂以開禧二年二月二日卒年六十四矣武

昌之人如䘮所親號泣送之夫人呉氏聶氏先公卒

復娶沈氏皆封㳟人五子端愿從事𭅺端慤迪功𭅺

端直将仕𭅺端方端靖四年某月某日葬于某縣某

郷某所公少從建安朱公學得其指要巳而徧𮗚諸

愽求百家融㑹通浹天文地理象數異書無不該

極毎陋巷棐几茗飲冷落或窮游縱𮗚觴行林漓輒

爲人講說本末條暢眉踈目明照坐弈弈夜闌燭盡

𦗟者忘疲著象數緫義若干卷某集(⿱艹石)干卷始公之

後張氏詹氏諸兄蚤世而貧公飬視弟鼎買田宅具

㛰嫁女爲官人妻既還詹氏經營二家如一日至於

吊死䘏孤無踈戚貴賤有無共之信矣其篤厚君子

也余𮗚公在朝有可以致高位之時屢矣而義不苟

取嘗與同僚燕語顧余而歎曰吾等善自立湏子一

好墓銘而巳悲夫余之卒銘公也耶銘曰

約歩則履殆無竒行恢踈偉人難中凖繩莫求廣居

陋者則然大德不踰公其有焉相彼豪雄竭海摧嶽

又粹以慤金錬玉琢匪質偶成以學故能既超既騰

靡公靡卿噫嘻古人用豈必盡我銘此詩哀而勿愠

   林伯和墓誌銘

伯和林氏名鼐一字元秀台州黄巖人曽祖寔祖灝

父興祥贈宣義𭅺妣戴氏宜人宣義少貧業行賈同

賈分𫉬籌錢竟𭞹飮乃去宣義徐覆之誤多(⿱艹石)干追

還於塗同賈殊惘然曰我愧君矣復𭞹飲而别冝人

亦重義不吝夫婦意合鄰女将字而孤飬視如巳子

擇對嫁之其人父母事終身蓋宣義年八十四冝人

年八十二而卒伯和以進士起主明州奉化縣簿定

海縣丞知福州候官縣通判筠州未行紹熈三年七

月庚午卒年四十九在定海郡令受租輸伯和縱民

自槩量吏争曰數不足當俱坐伯和故行之卒無欠

在候官方視印吏言無以解板帳請逮逋户伯和曰

吾未曉也牓盡三日約民量自欠輸十之二過是當

考實均限民争輸不失期因盡閱邑目得其要戒吏

旁立待命而巳無得預理欠迄伯和去無以逋稅受

笞者石門郷田頃五十七畝受米二斗六升太平興

國中民田在外郷者輸其郷紹興經界曰此夲郷稅

也由是比他郷倍六七民不堪重伯和曰帥待兑和

糴折變及餘科配郷賴以蘇候官之俗淳伯和静撫

之民服敖令木隂滿庭終日寂寂無復訟者然不以

聲色徇上官奉化時有中貴人過境上令使攝尉以

雜戯迓之百里外伯和𥬇曰吾性不好戯且略吾地

無以迓為也竟不迓定海時富人用夲路常平使籍

傲不受役伯和役之如今常平檄使改役伯和曰𥝠

産可公檄乎不許常平捕其曹吏幾盡将爲名以劾

㑹其罷而止候官時刑獄使武吏素不相得擒縣胥

移問怒拍案聲出㕔屋伯和徐答報不能屈滋怒一日

突入縣慮囚值其獄空而去既復以告帥使加罪帥

疑之以物色訪求民譽伯和不容曰乃巳𥘉余年未

冠識伯和兄弟勇不自抑数爲言古人之道或顯或

晦當世之學有是有非伯和喜㳺日以親因又識宣

義質實老人厚而不踰披心語口可背面察也冝人尤

淑善聴夫子所爲家事貧而理賓友往來門内和樂

余毎歎其父母兄弟能如是足尚矣其後伯和出仕

行其所知敢决不回一家皆自戢助伯和爲善聲實

充滿人謂伯和於官無不冝也既而宜人卒長子仲

履夭伯和與宣義仍相⿰糹⿱𢆶匹卒棺槨椱縈門户更仆起

垂二十年次子仲謙始用伯和遺恩𥙷迪功𭅺授𨺚

興府司户長女嫁修職𭅺新𣸸差吉州司户趙崇賢

次許嫁通仕𭅺木浩次未嫁㓜先死然則以伯和之

行事觀林氏之盛衰所以蹶而復正者其諸安命而

恃義之驗耶始伯和之夫人杜氏以紹熈四年九月

甲申葬伯和於善化郷樟槿山而銘未立叔和及仲

謙屢以請余病且老念昔語伯和今退堕幾何矣而

仲謙文詞奔放横逸學進而未巳其還以余之語伯

和者教戒余也顧余老可捨也巳嗚呼可以悼余之

衰而伯和不死矣故併叙而銘銘曰 既爲鼎没何

所濯纓之歌悲復苦不爲棟摧焉之伐木之音哀以思

   翁誠之墓誌銘

公姓翁氏諱忱字誠之温州樂清人曽祖某祖某父

某公貌方神清正其色調無一毫假與人意人亦以

公爲不可冀幸見之者必慮而後言擇而後求未嘗

輒以非義干也然或退而窺公之𥝠於家人父子

朋友之倫油翼粹羙意細而情親篤厚甚矣學不名

一家事物之義理深約精盡文字重宻有周漢體詩

尤得句律讀之者如在廟朝𦗟韶濩之音金石之聲

非山澤之癯所能爲也少有大志自閭閻隱疾田野

乆困上劘人主祕及宫掖皆欲盡言而不忌誠使得

行其意不得乎其言則不止不得乎其職則不進也

公之平生可考見者如此然則不足爲名士賢大夫

乎中進士第歴明州慈溪縣尉邵州邵陽縣令知岳

州巴陵縣通判郴州官累朝奉𭅺公既不求知於人

人亦無能知公者至其造意廣逺據經堅决𭔃諷於

草木託興於亭傳人多憚而不能回也開禧元年

二月七日卒於彬州年六十九夫人張氏二子中行

先卒中立将仕𭅺三女長嫁進士包某次嫁文林𭅺

嚴州分水縣令馮遇遇死再嫁進士何某又次嫁進

士陳某孫男女各一人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葬永嘉

縣秀峯山祔其先人焉於是同年生龍泉葉某與爲

銘銘曰 嗚呼誠之嘐嘐乎繩繩乎不忮不求歸全

其生乎不從古人於九京乎

   夫人薛氏墓誌銘

胡序少賓夫人曰薛氏起居舎人徽言之女二家永

嘉望姓世相婚姻少賔於夫人實内外兄弟夫人之

弟常州君愽習綜練號有管葛事業天下所謂薛士

𨺚者而少賓通逹沉雄特自期負厚甚與士隆取舎

畧不盡同也年且五十猶未有仕宦意夫人助之掃

一室時卧起飲食而巳人疑少賓内富樂故不輕出

不知其貧也少賓監湖州酒庫卒官家益空夫人治

如平日不使其子問有無巳而子宗子守相次登進

七第以能文有學爲名士師友必於四方在家如處

子里巷人不識面未嘗謁州縣也又不幸皆先死夫

人雖悲不以亂志最後㓜子定得試禮部而夫人卒

年八十嘉定元年正月晦日也其四月朔袝于永嘉

縣吹䑓郷少賓之墓夫人五子曰寅亦早夭葬夫人

者宇也壻曰孫楠黄庭陳侁呉珩庭嘉泰進士孫男

四人曰壑曰垕曰圭曰堂嗚呼余於夫人知爲家者

不以貧冨有無而家道常存也其子(⿱艹石)孫不以通塞

隱顯而善常積名常聞也銘曰 少賓温温萬夫之

豪宗也⿰糹⿱𢆶匹長守也増高勉勉夫人遭丗變遷蚤𦗟暮

教以考厥年其在後人力仁力義逹於家邦夫人之志

   致政朝請郎葉公壙誌

公姓葉氏諱先祖字𩔰之祖公濟㳺太學無成貲衰

去處州龍泉君於温至公定爲永嘉人公性拓犖志

願大困於無地不自振立𡻕既晚專屏靜處不預人

事味山野之樂而逺市朝服臺笠以忘冠紳焉年八

十五嘉㤗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卒積封至朝請𭅺賜

紫衣金魚夫人杜氏先公二十六年卒封安人子男

六曰逮曰某朝散大夫尚書兵部侍𭅺曰還曰過曰

邁曰造女三嫁孫夔項士龍伍衡爾孫男八曰思益

曰福歌先夭曰宣曰阿阜曰寀將仕𭅺曰宓曰楠𭅺

曰阿勝曰阿自孫女五曰媛曰季皆先夭曰淑曰止

曰雅嘉泰四年二月𥘉八日葬永嘉縣建牙郷無相

院山之右𥘉杜氏葬膺符郷上水陸院西及是不克

合呉人勝宬記壙

   高永州墓誌銘

慶元巳未夏余畏風更用寒𤍠藥不療病聚腹脅上

行四肢百體皆失度如土木偶衆醫妄議却立親黨

不知所爲多引去惟外舅朝奉大夫永州高使君日

來視余其明年庚申永州亦病四月二十三日卒方

永州且病且死余不能伏枕席常狂行竟日其疾不

能問其殮不能哭也又明年辛酉十一月𥘉九日葬

于永嘉官荘其子屬余銘又不能爲嗚呼余山野人

爾永州徒以文墨事不辱壻之而無銘以傳余義闕

矣又六年丁卯余疾終未愈也然漸欲撡筆矣乃次

而銘之使君諱子莫字執中蒙城之髙寔生

宣仁聖烈后后親姪公繪任保靜軍節度使贈太師

追封咸寜郡王爲公曽祖祖世定朝議大夫袐閣修

撰父夲之從事𭅺江西運司幹官贈朝議大夫運幹

卒時生五年矣高氏來永嘉無宅無田公㓜孤貧甚

天性耐窮約知事輕重轉側閭巷間自求師友以立

門户故雖貴姓而知名與儒書生等調郢州京山尉

虜新抽兵葦屋數楹在藂㓂中公視弓手土豪如家

人盡死力賊發輒㓕流亡復歸諸司高其能舉改官

至六七㑹罷嶽廟理考法而止知明州象山縣大饑

負樵百斤易糟一掬公聽鷄聲出竭公𥝠哺之夜歸

以斗落爲候歳㝷大熟麥一莖四五穗民還𪧐逋錢

未露積魏惠憲王甚愛公曰𩔖我家人諸参佐敬之

曰寒士爾知處州麗水縣善以簡静拊瘠薄有銖𮮐

便民事亦爲設方畧廢置𥙷預借一料民稍寛監左

藏東庫辟成都鈐轄司幹官母老不行通判台州守

猜而歛厚民怨惡之公據職争辨守積不喜中以法

謫主管崇道觀猶名自陳所過遮泣曰誰獨護我通

判隆興府帥素知公材命吏必先曰通判吾書行而

巳事無不出公意一府大治歸賢其帥知永州未到

郡卒年六十一夫人翁氏封宜人子二人不愚不息

迪功𭅺福州長溪縣主簿女二人長歸余㓜歸朝奉

郎平江府通判包履常男孫五人叔筠彦偉彦修彦

侃彦符女孫一人公風神峻羙雖巾屐踈散亦就儀

律人謂圖𦘕當似之敏逹明恕要在不䌓鞭撻而事

舉退公常掩户脩然一衣數十年生計粗給其仕雖

取知或連章薦引然不驗晚乘太守車(⿱艹石)将有爲也

而又死銘曰 車欲輻輪不寘河旁馬有乗黄不在

康荘浮桴百艱終也望洋善價可求孰爲公償山寘

寘以宿雲水幽幽而擊榔嗟官荘之原𠔃有永其藏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