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 (120回本)/第10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全傳
◀上一回 第一百六回 書生談笑卻強敵 水軍汨沒破堅城 下一回▶
一百二十回本,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袁無涯刊刻,又稱「袁本」。


  話說宋江分撥人馬,水陸並進,船騎同行。陸路分作三隊:

  前隊衝鋒破敵驍將一十二員,管領兵馬一萬。那十二員:

    董平  秦明  徐寧  索超  張清  瓊英

    孫安  卞祥  馬靈  唐斌  文仲容  崔埜

  後隊彪將一十四員,管領兵馬五萬為合後。那十四員:

    黃信  孫立  韓滔  彭玘  單廷珪  魏定國  歐鵬

    鄧飛  燕順  馬麟  陳達  楊春  周通  楊林

  中隊宋江,盧俊義,統領將佐九十餘員,軍馬十萬,殺奔山南軍來。

  前隊董平等兵馬已到隆中山北五里外紮寨,探馬報來說:「王慶聞知我兵到了,特於這隆中山北麓,新添設雄兵二萬,令勇將賀吉,縻貹,郭矸,陳贇統領兵馬,在那裏鎮守。」董平等聞報,隨即計議,教孫安,卞祥,領兵五千伏於左,馬靈,唐斌領兵五千伏於右,只聽我軍中砲響,一齊殺出。

  這裏分撥纔定,那邊賊眾已是搖旗擂鼓,吶喊篩鑼,前來搦戰。兩軍相對,旗鼓相望,南北列成陣勢,各用強弓硬弩,射住陣腳。賊陣裏門旗開處,賊將縻貹出馬當先。頭頂鋼盔,身穿鐵鎧,弓彎鵲畫,箭插鵰翎,臉橫紫肉;眼睜銅鈴。擔一把長柄開山大斧,坐一匹高頭卷毛黃馬,高叫道:「你每這夥是水洼小寇,何故與宋朝無道昏君出力,來到這裏送死!」宋軍陣裏,鼉鼓喧天,「急先鋒」索超驟馬出陣,大喝道:「無端造反的強賊,敢出穢言!待俺劈你一百斧!」揮著金蘸斧,拍馬直搶縻貹。那縻貹也掄斧來迎。兩軍迭聲吶喊,二將搶到垓心,兩騎相交,雙斧並舉,鬥經五十餘合,勝敗未分。那賊將縻貹,果是勇猛。宋陣裏「霹靂火」秦明,見索超不能取勝,舞著狼牙棍,驟馬搶出陣來助戰,賊將陳贇舞戟來迎。四將在征塵影裏,殺氣叢中,正鬥到熱鬧處,只聽得一聲砲響,孫安,卞祥領兵從左邊殺來,賊將賀吉分兵接住廝殺;馬靈,唐斌領兵從右邊殺來,賊將郭矸分兵接住廝殺。宋陣裏瓊英驟馬出陣,暗撚石子,覷定陳贇,只一石子飛來,正打著鼻凹,陳贇翻身落馬。秦明趕上,照頂門一棍,連頭帶盔,打個粉碎。那左邊孫安與賀吉鬥到三十餘合,被孫安揮劍斬於馬下;右邊唐斌也刺殺了郭矸。縻貹見眾人失利,架住了索超金蘸斧,撥馬便走。索超,孫安,馬靈等,驅兵追趕掩殺,賊兵大敗。眾將追趕縻貹,剛剛轉過山嘴,被賊人暗藏一萬兵馬,在山背後叢林裏,──賊將耿文,薛贊,領兵搶出林來,與縻貹合兵一處,回身衝殺過來,縻貹當先。宋陣裏文仲容要幹功動,挺鎗拍馬,來鬥縻貹。戰鬥到十合之上,被縻貹揮斧,將文仲容砍為兩截。崔埜見砍了文仲容,十分惱怒,躍馬提刀,直搶縻貹。二將鬥過六七合,唐斌拍馬來助。縻貹看見有人來助戰,大喝一聲,只一斧,將崔埜斬於馬下,搶來接住唐斌廝殺。這邊張清,瓊英見折了二將,夫婦兩個並馬雙出,張清撚取石子,望縻貹飛來。那縻貹眼明手快,將斧只一撥,一聲響亮,正打在斧上,火光爆散,將石子撥下地去了。瓊英見丈夫石子不中,忙取石子飛去。縻貹見第二個石子飛來,把頭一低,鐺的一聲,正打在銅盔上。宋陣裏徐寧,董平見二個石子都打不中,徐寧,董平雙馬並出,一齊並力殺來。縻貹見眾將都來,隔住唐斌的鎗,撥馬便走。唐斌緊緊追趕,卻被賊將耿文,薛贊雙出接住,被縻貹那廝跑脫去了。眾將只殺了耿文,薛贊,殺散賊兵,奪獲馬匹,金鼓,衣甲甚多。董平教軍士收拾文仲容,崔埜二人屍首埋葬。唐斌見折了二人,放聲大哭,親與軍士殯殮二人。董平等九人已將兵馬屯紮在隆中山的南麓了。

  次日,宋江等兩隊大兵都到,與董平等合兵一處。宋江見折了二將,十分淒慘。用禮祭奠畢,與吳用商議攻城之策。吳用,朱武上雲梯,看了城池形勢,下來對宋江道:「這座城堅固,攻打無益。且揚示攻打之意,再看機會。」宋江傳令,教一面收拾攻城器械,一面差精細軍卒,四面偵探消息。

  不說宋江等計議攻城,卻說縻貹那廝,只領得二三百騎,逃到山南州城中。守城主將,卻是王慶的舅子段二。王慶聞宋朝遣宋江等兵馬到來,加封段二為平東大元帥,特教他到此鎮守城池。當下縻貹來參見了,訴說宋江等兵勇將猛,折了五將,全軍覆沒,特來懇告元帥,借兵報仇。原來縻貹等是王慶差出來的,因此說借兵。段二聽說大怒道:「你雖不屬我管,你的覆兵折將的罪,我卻殺得你!」喝叫軍士綁出,斬訖來報。只見帳下閃出一人來稟道:「元帥息怒,且留著這個人。」段二看時,卻是王慶撥來帳前參軍左謀。段二道:「卻如何饒他?」左謀道:「某聞縻貹十分驍勇,連斬宋軍中二將。宋江等真個兵強將勇,只可智取,不可力敵。」段二道:「怎麼叫做智取?」左謀道:「宋江等糧草輜重,都屯積宛州,從那邊運來。聞宛州兵馬單弱,元帥當密差的當人役,往均鞏兩州守城將佐處,約定時日,教他兩路出兵,襲宛州之南,我這裏再挑選精兵,就著縻將軍統領,教他幹功贖罪,馳往襲宛州之北。宋江等聞知,恐宛州有失,必退兵去救宛州。乘其退走,我這裏再出精兵,兩路擊之,宋江可擒也。」段二本是個村鹵漢,那曉得甚麼兵機,今日聽了左謀這段話,便依了他,連忙差人往均鞏二州約會去了。隨即整點軍馬二萬,令縻貹,闕翥,翁飛三將統領,黑夜裏悄地出西門,掩旗息鼓,一齊投奔宛州去了。

  卻說宋江正在營中思算攻城之策,忽見水軍頭領李俊入寨來稟說:「水軍船隻,已都到城西北漢江襄水兩處屯紮。小弟特來聽令。」宋江留李俊在帳中,略飲幾杯酒,有偵探軍卒來報,說城中如此如此,將兵馬去襲宛州了。宋江聽罷大驚,急與吳用商議。吳用道:「陳安撫及花將軍,等俱有膽略,宛州不必憂慮。只就這個機會,一定要破他這座城池。」便向宋江密語半晌。宋江大喜,即授密計與李俊及步軍頭領鮑旭等二十員,帶領步兵二千,至夜密隨李俊去了不題。

  再說賊將縻貹等引兵已到宛州,伏路小軍報入宛州來。陳安撫教花榮,林沖,領兵馬二萬,出城迎敵。二將領兵,方出得城,又有流星探馬報將來說:「縻貹等約會均州賊人,均州兵馬三萬,已到城北十里外了。」陳瓘再教呂方,郭盛,領兵馬二萬,出北門迎敵去了。未及一個時辰,又有飛報說道:「鞏州賊人季三思,倪慴等,統領兵馬三萬,殺奔到西門來。」眾人都相顧錯愕道:「城中只有宣贊,郝思文二將,兵馬雖有一萬,大半是老弱,如何守禦?」當有「聖手書生」蕭讓道:「安撫大人,不必憂慮,蕭某有一計。」便疊著兩個指頭,向眾人道:「如此如此,賊眾可破。」陳瓘以下眾人,都點頭稱善。陳瓘傳令,教宣贊,郝思文挑選強壯軍士五千,伏於西門內,待賊退兵,方可出擊。二將領計去了。陳瓘再教那些老弱軍士,不必守城,都要將旗旛掩倒,只聽西門城樓上砲響,卻將旗幟一齊舉豎起來;只許在城內走動,不得出城。分撥已定,陳安撫教軍士扛抬酒饌,到西門城樓上擺設。陳瓘,侯蒙,羅戩,隨即上城樓,笑談劇飲,叫軍士大開了城門,等那賊兵到來。多樣時,那賊將季三思,倪慴,領著十餘員偏將,雄糾糾氣昂昂的殺奔到城下來。望見城門大開,三個官員,一個秀才,於城樓上花堆錦簇,大吹大擂的在那裏吃酒;四面城垣上,旗旛影兒,也不見一個。季三思疑訝,不敢上前。倪慴道:「城中必有準備,我每當速退兵,勿中他詭計。」季三思急教退軍時,只聽得城樓上一聲砲響,喊聲振天,鼓聲振地,旌旗無數的在城垣內來往。賊兵聽了主將說話,已是驚疑,今見城中如此,不戰自亂。城內宣贊,郝思文領兵殺出城來,賊兵大敗,棄下金鼓,旗幡,兵戈,馬匹,衣甲無數,斬首萬餘。季三思,倪慴都被亂軍所殺;其餘軍士,四散亂竄逃生。宣贊,郝思文得勝,收兵回城,陳安撫等已到帥府去了。北路花榮,林沖已殺了闕翥,翁飛二將,殺散賊兵,單單只走了縻貹,收兵凱還,方欲進城,聽說又有兩路賊兵到來:西路兵已賴蕭讓妙計殺退了;南路呂方,郭盛,尚不知勝敗。花榮等得了這個消息,傳令教軍士疾馳到南路去。呂方,郭盛正與賊將鏖戰,林沖,花榮驅兵助戰,殺得賊兵星落雲散,七斷八續,斬獲甚多。當日三路賊兵,死者三萬餘人,傷者無算:只見屍橫郊野,血滿田疇。林沖,花榮,呂方,郭盛都收兵入城,與宣贊,郝思文一同來到帥府獻捷。陳瓘,侯蒙,羅戩,俱各大喜,稱贊蕭讓之妙策,花榮等眾將之英雄。眾將喏喏連聲道:「不敢。」陳安撫教大排筵席,宴賞將士,犒勞三軍,標寫蕭讓,林沖等功勞,緊守城池,不在話下。

  再說段二差縻貹等軍兵出城後,次夜,段二在城樓上眺望宋軍。此時正是八月中旬望前天氣,那輪幾望的明月,照耀的如白晝一般。段二看見宋軍中旗旛亂動,徐徐的向北退去。段二對左謀道:「想是宋江知道宛州危急,因此退兵。」左謀道:「一定是了!可急點鐵騎出城掩擊。」段二教錢儐,錢儀二將,整點兵馬二萬,出城追擊宋兵,二將遵令去了。段二向西望時,只見城外襄水,一派月色水光,潺潺溶溶相映上下;那宋軍的三五百隻糧船,也漸漸望北撐去。那段二平日擄掠慣了,今夜看見許多糧船,又沒有甚麼水軍在上,每船只有六七個水手,在那裏撐駕,便叫放開西城水門,令水軍總管諸能,統駕五百隻戰船,放出城來,搶劫糧船。宋軍船上望見,連忙將船泊攏岸來;那船上水手,都跳上岸去。那邊諸能撐駕戰船上前,只聽得宋軍船幫裏,一棒鑼聲響,放出百十隻小漁艇來,每船上二人划漿,三四人執著團牌標槍,朴刀短兵,飛也似殺將來。諸能叫水軍把火砲火箭打射將來。那漁艇上人,抵敵不住,發聲喊,都跳下水裏去了。賊兵得勝,奪了糧船。諸能叫水手撐駕進城。剛放得一隻進城,城內傳出將令來,須逐隻搜看,方教撐進城來,諸能叫軍士先將那撐進來的那隻船搜看。十數個軍士一齊上船來,揭那艎板,卻似一塊木板做就的,莫想揭動分毫。諸能大驚道:「必中了奸計!」忙教將斧鑿撬打開來看。「那些城外的船,且莫撐進來。」說還未畢,只見城外後面三四隻糧船,無人撐駕,卻似順著潮水的,又似使透順風的,自蕩進來。諸能情知中計,急要上岸時,水底下鑽出十數個人來,都是口銜著一把蓼葉刀,正是李俊,二張,三阮,二童,這八個英雄。賊兵急待要用兵器來搠時,那李俊一聲胡哨,那四五隻糧船內暗藏的步軍頭領,從板下拔去梢子,推開艎板,大喊一聲,各執短兵搶出來。卻是鮑旭,項充,李俊,李逵,魯智深,武松,楊雄,石秀,解珍,解寶,龔旺,丁得孫,鄒淵,鄒潤,王定六,白勝,段景住,時遷,石勇,凌振等二十個頭領,並千餘步兵,一齊發作,奔搶上岸,砍殺賊人。賊兵不能攔當,亂攛奔逃。諸能被童威殺死,城裏城外,戰船上水軍,被李俊等殺死大半,河水通紅。李俊等奪了水門,當下鮑旭等那夥大蟲護衛凌振施放轟天子母號砲,分頭去放火殺人。城中一時鼎沸起來,呼兄喚弟,覓子尋爺,號哭振天。段二聞變,急引兵來策應,正撞著武松,劉唐,楊雄,石秀,王定六這一夥。段二被王定六向腿上一朴刀搠翻,活捉住了。魯智深,李逵等十餘個頭領,搶至北門,殺散守門將士,開城門

,放吊橋。那時宋江兵馬,聽得城中轟天子母砲響,勒轉兵馬殺來,正撞著錢儐,錢儀兵馬,混殺一場。錢儐被卞祥殺死;錢儀被馬靈打翻,被人馬踏為肉泥;三萬鐵騎,殺死大半。孫安,卞祥,馬靈等領兵在前,長驅直入,進了北門。眾將殺散賊兵,奪了城池,請宋先鋒大兵入城。

  此時已是五更時分,宋江傳令,先教軍士救滅火燄,不許殺害百姓。天明出榜安民,眾將都將首級前來獻功。王定六將段二綁縛解來,宋江差軍士押解到陳安撫處發落。左謀被亂兵所殺。其餘偏牙將士,殺死的甚多,降伏軍士萬餘。宋江令殺牛宰馬,賞勞三軍將士,標寫李俊等諸將功次,差馬靈往陳安撫處報捷,並探問賊兵消息。馬靈遵令去了兩三個時辰,便來回覆道:「陳安撫聞報,十分歡喜。隨自為表,差人賫奏朝廷去了。」馬靈又說蕭讓卻敵一事,宋江驚道:「倘被賊人識破,奈何?終是秀才見識。」宋江發本處倉廩中米粟,賑濟被兵火的百姓,料理諸項軍務已畢,宋江正與吳用計議攻打荊南郡之策,忽接陳安撫處奉樞密院劄文,轉行文來說:「西京賊寇縱橫,劫掠東京屬縣,著宋江等先蕩平西京,然後攻剿王慶巢穴。」陳安撫另有私書說樞密院可笑處。

  宋江,吳用備悉來意,隨即計議分兵:一面攻打荊南,一面去打西京。當有副先鋒盧俊義及河北降將,俱願領兵到西京,攻取城池。宋江大喜,撥將佐二十四員,軍馬五萬,與盧俊義統領前去。那二十四員將佐:

   副先鋒盧俊義

   副軍師朱武

    楊志  徐寧  索超  孫立  單廷珪

    魏定國  陳達  楊春  燕青  解珍

    解寶  鄒淵  鄒潤  薛永  李忠

    穆春  施恩

   河北降將

    喬道清  馬靈  孫安  卞祥  山士奇  唐斌。

  盧俊義即日辭別了宋先鋒,統領將佐軍馬,望西京進征去了。宋江令史進,穆弘,歐鵬,鄧飛,統領兵馬二萬,鎮守山南城池。宋江對史進等說道:「倘有賊兵至,只宜堅守城池。」宋江統領眾多將佐,兵馬八萬,望荊南殺奔前來,但見那鎗刀流水急,人馬撮風行。正是:

    旌旗紅展一天霞,刀劍白鋪千里雪。

  畢竟荊南又是如何攻打,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水滸傳 (120回本)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