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 (120回本)/第11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全傳
◀上一回 第一百十二回 盧俊義分兵宣州道 宋公明大戰毘陵郡 下一回▶
一百二十回本,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袁無涯刊刻,又稱「袁本」。


  話說元帥邢政和關勝交馬,戰不到十四五合,被關勝手起一刀,砍於馬下。呼延灼見砍了邢政,大驅人馬,捲殺將去,六個統制官望南而走。呂樞密見本部軍兵大敗虧輸,棄了丹徒縣,領了傷殘軍馬,望常州府而走。宋兵十員大將,奪了縣治,報捷與宋先鋒知道,部領大隊軍兵,前進丹徒縣駐紮。賞勞三軍,飛報張招討,移兵鎮守潤州。次日,中軍從、耿二參謀齎送賞賜到丹徒縣,宋江祗受,給賜眾將。

  宋江請盧俊義計議調兵征進,宋江道:「目今宣、湖二州,亦是賊寇方臘占據。我今與你分兵撥將,作兩路征勦,寫下兩個鬮子,對天撚取;若撚得所征地方,便引兵去。」當下宋江鬮得常、蘇二處,盧俊義鬮得宣、湖二處,宋江便叫鐵面孔目裴宣把眾將均分。除楊志患病不能征進,寄留丹徒外,其餘將校撥開兩路。宋先鋒分領將佐攻打常、蘇二處,正偏將共計四十二人,正將一十三員,偏將二十九員:

  正將先鋒使「呼保義」宋江  軍師「智多星」吳用

  「撲天鵰」李應  「大刀」關勝

  「小李廣」花榮  「霹靂火」秦明

  「金鎗手」徐寧  「美髯公」朱仝

  「花和尚」魯智深  「行者」武松

  「九紋龍」史進  「黑旋風」李逵

  「神行太保」戴宗  偏將「鎮三山」黃信

  「病尉遲」孫立

  「井木犴」郝思文  「醜郡馬」宣贊

  「百勝將」韓滔  「天目將」彭玘

  「混世魔王」樊瑞  「鐵笛仙」馬麟

  「錦毛虎」燕順  「八臂那吒」項充

  「飛天大聖」李袞  「喪門神」鮑旭

  「矮腳虎」王英  「一丈青」扈三娘

  「錦豹子」楊林  「金眼彪」施恩

  「鬼臉兒」杜興  「毛頭星」孔明

  「獨火星」孔亮  「轟天雷」凌振

  「鐵臂膊」蔡福  「一枝花」蔡慶

  「金毛犬」段景住  「通臂猿」侯健

  「神算子」蔣敬  「神醫」安道全

  「險道神」郁保四  「鐵扇子」宋清

  「鐵面孔目」裴宣

  大小正偏將佐四十二員,隨行精兵三萬人馬,宋先鋒總領。

  副先鋒盧俊義亦分將佐攻打宣、湖二處,正偏將佐共四十七員,正將一十四員,偏將三十三員,朱武偏將之首,受軍師之職。

  正將副先鋒「玉麒麟」盧俊義  軍師「神機」朱武

  「小旋風」柴進  「豹子頭」林沖

  「雙槍將」董平  「雙鞭」呼延灼

  「急先鋒」索超  「沒遮攔」穆弘

  「病關索」楊雄  「插翅虎」雷橫

  「兩頭蛇」解珍  「雙尾蝎」解寶

  「沒羽箭」張清  「赤髮鬼」劉唐

  「浪子」燕青

  偏將「聖水將」單廷珪  「神火將」魏定國

  「小溫侯」呂方  「賽仁貴」郭盛

  「摩雲金翅」歐鵬  「火眼狻猊」鄧飛

  「打虎將」李忠  「小霸王」周通

  「跳澗虎」陳達  「白花蛇」楊春

  「病大蟲」薛永  「摸著天」杜遷

  「小遮攔」穆春  「出林龍」鄒淵

  「獨角龍」鄒潤  「催命判官」李立

  「青眼虎」李雲  「石將軍」石勇

  「旱地忽律」朱貴  「笑面虎」朱富

  「小尉遲」孫新  「母大蟲」顧大嫂

  「菜園子」張青  「母夜叉」孫二娘

  「白面郎君」鄭天壽  「金錢豹子」湯隆

  「操刀鬼」曹正  「白日鼠」白勝

  「花項虎」龔旺  「中箭虎」丁得孫

  「活閃婆」王定六  「鼓上蚤」時遷

  大小正偏將佐四十七員,隨征精兵三萬人馬:盧俊義管領。

  看官牢記話頭,盧先鋒攻打宣、湖二州,共是四十七人;宋公明攻打常、蘇二處,共是四十七人。計有水軍首領,自是一夥,為因童威、童猛差去焦山,尋見了石秀、阮小七,回報道:「石秀、阮小七來到江邊,殺了一家老小,奪得一隻快船,前到焦山寺內。寺主知道是梁山泊好漢,留在寺中宿食。後知張順幹了功勞,打聽得焦山下船,取茆港,好去攻伐江陰、太倉,沿海州縣,使人申將文書來,索請水軍頭領,並要戰具船隻。」宋江即差李俊等八員,撥與水軍五千,跟隨石秀、阮小七等,共取水路,計正偏將一十員。那十員:正將七員,偏將三員:

  「拚命三郎」石秀

  「混江龍」李俊

  「船火兒」張橫  「浪裏白條」張順

  「立地太歲」阮小二  「短命二郎」阮小五

  「活閻羅」阮小七  「出洞蛟」童威

  「翻江蜃」童猛  「玉幡竿」孟康

  大小正偏將佐一十員,水軍精兵五千,戰船一百隻。

  看官聽說,宋江自丹徒分兵,共是九十九人,已自不滿百數。大戰船都撥與水軍頭領攻打江陰、太倉,小戰船卻俱入丹徒,都在裏港,隨軍攻打常州。

  話說呂師囊引了六個統制官,退保常州毘陵郡。這常州原有守城統制官錢振鵬,手下兩員副將:一個是晉陵縣上濠人氏,姓金名節;一個是錢振鵬心腹之人許定。錢振鵬原是清溪縣都頭出身,協助方臘,累得城池,陞做常州制置使。聽得呂樞密失利,折了潤州,一路退回常州,隨即引金節、許定,開門迎接,請入州治,管待已了,商議迎戰之策。錢振鵬道:「樞相放心。錢某不才,願施犬馬之勞,直殺的宋江那廝們大敗過江,恢復潤州,方遂吾願!」呂樞密撫慰道:「若得制置如此用心,何慮國家不安?成功之後,呂某當極力保奏,高遷重爵。」當日筵宴,不在話下。

  且說宋先鋒領起分定人馬攻打常、蘇二州,撥馬軍長驅大進,望毘陵郡來。為頭正將一員關勝,部領十員將佐。那十人:秦明、徐寧、黃信、孫立、郝思文、宣贊、韓滔、彭玘、馬麟、燕順。正偏將佐共計十一員,引馬軍三千,直取常州城下,搖旗擂鼓搦戰。呂樞密看了道:「誰敢去退敵軍?」錢振鵬備了戰馬道:「錢某當以效力向前。」呂樞密隨即撥六個統制官相助。六個是誰:應明、張近仁、趙毅、沈抃、高可立、范疇。七員將帶領五千人馬,開了城門,放下弔橋。錢振鵬使口撥風刀,騎一匹卷毛赤兔馬,當先出城。

  關勝見了,把軍馬暫退一步,讓錢振鵬列成陣勢,六個統制官,分在兩下。對陣關勝當先立馬橫刀,厲聲高叫:「反賊聽著!汝等助一匹夫謀反,損害生靈,人神共怒!今日天兵臨境,尚不知死,敢來與我拒敵!我等不把你這賊徒誅盡殺絕,誓不回兵!」錢振鵬聽了大怒,罵道:「量你等一夥是梁山泊草寇,不知天時,卻不思圖王霸業,倒去降無道昏君,要來和俺大國相併。我今直殺的你片甲不回才罷!」關勝大怒,舞起青龍偃月刀,直衝將來;錢振鵬使動潑風刀,迎殺將去。兩員將廝殺,鬥了三十合之上,錢振鵬漸漸力怯,抵當不住。南軍門旗下,兩個統制官,看見錢振鵬力怯,挺兩條鎗,一齊出馬,前去夾攻。關勝上首趙毅,下首范疇。宋軍門旗下,惱犯了兩員偏將,一個舞動喪門劍,一個使起虎眼鞭,搶出馬來,乃是鎮三山黃信、病尉遲孫立。六員將,三對兒在陣前廝殺。呂樞密急使許定、金節出城助戰。兩將得令,各持兵器,都上馬直到陣前,見趙毅戰黃信,范疇戰孫立,卻也都是對手。鬥到間深裏,趙毅、范疇漸折便宜;許定、金節各使一口大刀出陣。宋軍陣中韓滔、彭玘二將雙出來迎。金節戰住韓滔,許定戰住彭玘,四將又鬥,五隊兒在陣前廝殺。

  原來金節素有歸降大宋之心,故意要本隊陣亂,略鬥數合,撥回馬望本陣先走;韓滔乘勢追將去。南軍陣上高可立,看見金節被韓滔追趕得緊急,取雕弓,搭上硬箭,滿滿地拽開,颼的一箭,把韓滔面頰上射著,倒撞下馬來。這裏秦明急把馬一拍,掄起狼牙棍前來救時,早被那裏張近仁搶出來,咽喉上復一鎗,結果了性命。彭玘和韓滔是一正一副的兄弟,見他身死,急要報讎,撇了許定,直奔陣上,去尋高可立。許定趕來,卻得秦明佔住廝殺。高可立看見彭玘趕來,挺鎗便迎。不提防張近仁從肋窩裏撞將出來,把彭玘一鎗搠下馬去。關勝見損了二將,心中忿怒,恨不得殺進常州,使轉神威,把錢振鵬一刀,也剁於馬下。待要搶他那騎赤兔卷毛馬,不隄防自己坐下赤兔馬,一腳前失,倒把關勝掀下馬來,南陣上高可立、張近仁兩騎馬便來搶關勝,卻得徐寧引宣贊、郝思文二將齊出,救得關勝回歸本陣。呂樞密大驅人馬,捲殺出城,關勝眾將失利,望北退走,南兵追趕二十餘里。

  此日關勝折了些人馬,引軍回見宋江,訴說折了韓滔、彭玘。宋江大哭道:「誰想渡江已來,損折我五個兄弟。莫非皇天有怒,不容宋江收捕方臘,以致損兵折將?」吳用勸道:「主帥差矣!輸贏勝敗,兵家常事,不足為怪。此是兩個將軍祿絕之日,以致如此。請先鋒免憂,且理大事。」只見帳前轉過李逵便說道:「著幾個認得殺俺兄弟的人,引我去殺那賊徒,替我兩個哥哥報仇!」宋江傳令,教來日打起一面白旗,「我親自引眾將,直至城邊,與賊交鋒,決個勝負。」次日,宋公明領起大隊人馬,水陸並進,船騎相迎,拔寨都起。黑旋風李逵,引著鮑旭、項充、李袞,帶領五百悍勇步軍,先來出哨,直到常州城下。

  呂樞密見折了錢振鵬,心下甚憂,連發了三道飛報文書,去蘇州三大王方貌處求救,一面寫表申奏朝廷。又聽得報道:「城下有五百步軍打城,認旗上寫道為首的是黑旋風李逵。」呂樞密道:「這廝是梁山泊第一個兇徒,慣殺人的好漢,誰敢與我先去拿他?」帳前轉過兩個得勝獲功的統制官高可立、張近仁。呂樞密道:「你兩個若拿得這個賊人,我當一力保奏,加官重賞。」張、高二統制各綽了鎗上馬,帶領一千馬步兵,出城迎敵。黑旋風李逵見了,便把五百步軍一字兒擺開,手掿兩把板斧,立在陣前;喪門神鮑旭,仗著一口大闊板刀,隨於側首;項充、李袞兩個,各人手挽著蠻牌,右手拿著鐵標。四個人各披前後掩心鐵甲,列於陣前。高、張二統制正是得勝狸貓強似虎,及時鴉鵲便欺鵰,統著一千軍馬,靠城排開。

  宋軍內有幾個探子,卻認得高可立、張近仁兩個是殺韓滔、彭玘的,便指與黑旋風道:「這兩個領軍的,便是殺俺韓、彭二將軍的!」李逵聽了這說,也不打話,拿起兩把板斧,直搶過對陣去。鮑旭見李逵殺過對陣,急呼項充、李袞舞起蠻牌,便去策應。四個齊發一聲喊,滾過對陣。高可立、張近仁喫了一驚,措手不及,急待回馬,那兩個蠻牌,早滾到馬頷下,高可立、張近仁在馬上把鎗望下搠時,項充、李袞把牌迎住。李逵斧起,早砍翻高可立馬腳,高可立攧下馬來。項充叫道「留下活的」時,李逵是個好殺人的漢子,那裏忍耐得住,早一斧砍下頭來。鮑旭從馬上揪下張近仁,一刀也割了頭。四個在陣裏亂殺。黑旋風把高可立的頭縛在腰裏,掄起兩把板斧,不問天地,橫身在裏面砍殺,殺得一千馬步軍,退入城去,也殺了三四百人,直趕到弔橋邊。李逵和鮑旭兩個,便要殺入城去,項充、李袞死當回來。城上擂木炮石,早打下來。四個回到陣前,五百軍兵,依原一字擺開,那裏敢輕動?本是也要來混戰,怕黑旋風不分皂白,見的便砍,因此不敢近前。

  塵頭起處,宋先鋒軍馬已到,李逵、鮑旭,各獻首級,眾將認的是高可立、張近仁的頭,都喫了一驚道:「如何獲得讎人首級?」兩個說:「殺了許多人眾,本待要捉活的來,一時手癢,忍耐不住,就便殺了。」宋江道:「既有讎人首級,可於白旗下,望空祭祀韓、彭二將。」宋江又哭了一場,放倒白旗,賞了李逵、鮑旭、項充、李袞四人,便進兵到常州城下。

  且說呂樞密在城中心慌,便與金節、許定,並四個統制官,商議退宋江之策。諸將見李逵等殺了這一陣,眾人都膽顫心寒,不敢出戰。問了數聲,如箭穿鴈嘴,鉤搭魚腮,默默無言,無人敢應。呂樞密心內納悶,教人上城看時,宋江軍馬,三面圍住常州,盡在城下擂鼓搖旗,吶喊搦戰。呂樞密叫眾將,且各上城守護。眾將退去,呂樞密自在後堂尋思,無計可施,喚集親隨左右心腹人商量,自欲棄城逃走,不在話下。

  且說守將金節回到自己家中,與其妻秦玉蘭說道:「如今宋先鋒圍住城池,三面攻擊。我等城中糧食缺少,不經久困;倘或打破城池,我等那時,皆為刀下之鬼。」秦玉蘭答道:「你素有忠孝之心,歸降之意,更兼原是宋朝舊官,朝廷不曾有甚負汝,不若去邪歸正,擒捉呂師囊,獻與宋先鋒,便是進身之計。」金節道:「他手下現有四個統制官,各有軍馬。許定這廝,又與我不睦,與呂師囊又是心腹之人。我恐事未必諧,反惹其禍。」其妻道:「你只密密地寅夜修一封書緘,拴在箭上,射出城去,和宋先鋒達知,裏應外合取城。你來日出戰,詐敗佯輸,引誘入城,便是你的功勞。」金節道:「賢妻此言極當,依汝行之。」史官詩曰:

    棄暗投明免禍機,毘陵重見負羈妻。
    婦人尚且存忠義,何事男兒識見迷。

  次日,宋江領兵攻城得緊,呂樞密聚眾商議,金節答道:「常州城池高廣,只宜守,不可敵。眾將且堅守,等待蘇州救兵來到,方可會合出戰。」呂樞密道:「此言極是!」分撥眾將:應明、趙毅守把東門;沈抃、范疇守把此門;金節守把西門;許定守把南門。調撥已定,各自領兵堅守。當晚金節寫了私書,拴在箭上,待夜深人靜,在城上望著西門外探路軍人射將下去。那軍校拾得箭矢,慌忙報入寨裏來。守西寨正將花和尚魯智深同行者武松兩個見了,隨即使偏將杜興齎了,飛報東北門大寨裏來。宋江、吳用點著明燭,在帳裏議事,杜興呈上金節的私書,宋江看了大喜,便傳令教三寨中知會。

  次日,三寨內頭領,三面攻城。呂樞密在戰樓上,正觀見宋江陣裏轟天雷凌振,紮起炮架,卻放了一個風火炮,直飛起去,正打在敵樓角上,骨碌碌一聲響,平塌了半邊。呂樞密急走,救得性命下城來,催督四門守將,出城搦戰。擂了三通戰鼓,大開城門,放下弔橋,北門沈抃、范疇引軍出戰。宋軍中大刀關勝,坐下錢振鵬的卷毛赤兔馬,出於陣前,與范疇交戰。兩個正待相持,西門金節又引出一彪軍來掿戰。宋江陣上病尉遲孫立出馬。兩個交戰,鬥不到三合,金節詐敗,撥轉馬頭便走。孫立當先,燕順、馬麟為次,魯智深、武松、孔明、孔亮、施恩、杜興一發進兵。金節便退入城,孫立已趕入城門邊,佔住西門。城中鬧起,知道大宋軍馬,已從西門進城了。那時百姓都被方臘殘害不過,怨氣沖天,聽得宋軍入城,盡出來助戰。城上早竪起宋先鋒旗號,范疇、沈抃見了城中事變,急待奔入城去,保全老小時,左邊衝出王矮虎、一丈青,早把范疇捉了。右邊衝出宣贊、郝思文兩個,一齊向前,把沈抃一鎗刺下馬去,眾軍活捉了。宋江、吳用大驅人馬入城,四下裏搜捉南兵,盡行誅殺。呂樞密引了許定,自投南門而走,死命奪路,眾軍追趕不上,自回常州聽令,論功陞賞。趙毅躲在百姓人家,被百姓捉來獻出。應明亂軍中殺死,獲得首級。宋江來到州治,便出榜安撫,百姓扶老攜幼,詣州拜謝。宋江撫慰百姓,復為良民。眾將各來請功。

  金節赴州治拜見宋江,宋江親自下階迎接金節,上廳請坐。金節感激無限,復為宋朝良臣,此皆其妻贊成之功,不在話下。宋江叫把范疇、沈抃、趙毅三個,陷車盛了,寫道申狀,就叫金節親自解赴潤州張招討中軍帳前。金節領了公文,監押三將,前赴潤州交割。比及去時,宋江已自先叫神行太保戴宗,齎飛報文書,保舉金節到中軍了。張招討見宋江申復金節如此忠義,後金節到潤州,張招討大喜,賞賜金節金銀、緞疋、鞍馬、酒禮。有副都督劉光世,就留了金節,陞做行軍都統,留於軍前聽用。後來金節跟隨劉光世大破金兀朮四太子,多立功勞,直做到親軍指揮使,至中山陣亡,這是金節的結果。有詩為證:

    從邪廓廟生堪愧,殉義沙場骨也香。
    他日中山忠義鬼,何如方臘陣中亡。

  當日張招討、劉都督賞了金節,把三個賊人,碎屍萬段,梟首示眾。隨即使人來常州,犒勞宋先鋒軍馬。

  且說宋江在常州屯駐軍馬,使戴宗去宣州、湖州盧先鋒處,飛報調兵消息;一面又有探馬報來說,呂樞密逃回在無錫縣,又會合蘇州救兵,正欲前來迎敵。宋江聞知,便調馬軍步軍,正偏將佐十員頭領,撥與軍兵一萬,望南迎敵。那十員將佐:關勝、秦明、朱仝、李應、魯智深、武松、李逵、鮑旭、項充、李袞。當下關勝等領起前部軍兵人馬,與同眾將,辭了宋先鋒,離城去了。

  且說戴宗探聽宣、湖二州進兵的消息,與同柴進回見宋江,報說副先鋒盧俊義得了宣州,特使柴大官人到來報捷。宋江甚喜。柴進到州治,參拜已了,宋江把了接風酒,同入後堂坐下,動問盧先鋒破宣州備細緣由。柴進將出申達文書,與宋江看了,備說打宣州一事。

  方臘部下鎮守宣州經略使家餘慶,手下統制官六員,都是歙州、睦州人氏。那六人:李韶、韓明、杜敬臣、魯安、潘濬、程勝祖。當日家餘慶分調六個統制,做三路出城對陣,盧先鋒也分三路軍兵迎敵。中間是呼延灼和李韶交戰,董平共韓明相持。戰到十合,韓明被董平兩鎗刺死。李韶遁去。中路軍馬大敗。左軍是林沖和杜敬臣交戰,索超與魯安相持。林沖蛇矛刺死杜敬臣,索超斧劈死魯安。右軍是張清和潘濬交戰,穆弘共程勝祖相持。張清一石子打下潘濬,打虎將李忠趕出去殺了。程勝祖棄馬逃回。此日連勝四將,賊兵退入城去。盧先鋒急驅眾將奪城,趕到門邊,不隄防賊兵城上飛下一片磨扇來,打死俺一個偏將。城上箭如雨點一般射下來,那箭矢都有毒藥,射中俺兩個偏將,止及到寨,俱各身死。盧先鋒因見折了三將,連夜攻城。守東門賊將不緊,因此得了宣州。亂軍中殺死了李韶,家餘慶領了些敗殘軍兵,望湖州去了。智深困於陣上,不知去向;磨扇打死了白面郎君鄭天壽;兩個中藥箭的,是操刀鬼曹正、活閃婆王定六。宋江聽得又折了三個兄弟,大哭一聲,驀然倒地,未知五臟如何,先見四肢不舉。正是:花開又被風吹落,月皎那堪雲霧遮。畢竟宋江昏暈倒了,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水滸傳 (120回本)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