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後傳/第0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後傳
←上一回 第六回 飲馬川群英興舊業 虎峪寨鬥法辱黃冠 下一回→


  卻說李應、裴宣在飲馬川讓定坐位,要請蔡慶坐第三。蔡慶道:「我兄弟兩個是北京行刑劊子,沒甚村具。因救護盧員外,蒙宋公明挈帶上山。不幸征方臘,哥哥死了,單有小弟一人,有老母、賤眷在家懸望,況我在此沒用,偶然路上遇著杜、楊二人,救出大哥。這裡到底不是了局,只得容我別去。」李應道:「既然如此,不敢相強。再從容幾日,送行便了。」楊林遂居第三。杜興第四。李應初到飲馬川,並了龍角山這枝人馬,許多財物,大加整理,竟成了一個局面。過了幾日,蔡慶堅執要行,取出金銀相贈,送至路口而別。

  不說四個在飲馬川聚義,只講蔡慶背上包裹,獨自一個,取路回北京。饑餐夜宿,走了兩日,到虎峪寨地方,是一個大市鎮,都是富戶居住。到市上時,只見大石場上搭起兩座高台,懸旌結彩,如迎神賽會一般。下面圍繞老幼男女,約有千數多人,都望台上觀看。蔡慶也立住了腳,分開眾人,挨身一望,只見東邊台上坐著一個道士,四個侍者各執旗捧劍。看那法官,怎生模樣:

  魚尾冠橫簪碧玉,雲鶴氅遍繡銷金。眉濃臉瘦,蓬鬆一部絡腮鬍;口闊唇掀,閃爍兩腔邪視眼。法鈴搖動鬼神愁,寶劍掣來天地暗。

  再看西邊台上,也坐一個道士,並無侍從,如何打扮:

  頭綰雙叉丫髻,腰繫八卦葫蘆。雜色絲縧,寬繫道袍香皂;淡青行纏,緊穿草屨斕斑。面上猶存殺氣,胸中常養天和。

  蔡慶定睛一認,卻是混世魔王樊瑞。尋思道:「他如何在這裡弄著把戲?且不叫破,看他怎地?」又見中間高桌上立個官人,長髯綠鬢,相貌魁梧,朝著兩邊台上拱手道:「小可難得二位仙長降臨,許多人在這裡看演妙法,只求各顯神通。若是道高德重,鬥得勝的,便建造仙院,情願拜為師長,終身供養。」那東邊台上法官道:「貧道是當今聖上親拜為師通真達靈先生林靈素傳授的法侶。蒙檀越們一向優禮,今既有野狐外道要來鬥法,須索與他對壘。倘贏了他,要拿去見官問罪,不可放他走了。」那樊瑞接應道:「小道偶然雲遊到此,聞得仙長道法,特來請教,並無爭競之心。今日萬目同觀,倘小術勝時,不過遊戲一番,飄然而去。請仙長先施神技,不必多講。」

  那法官便接侍者所捧的劍,向空中畫一道符,口中唸唸有詞。忽然天昏地暗,白日無光,巽地上起一陣狂風,半空裡震一聲霹靂,跳出一隻白額弔暗斑斕猛虎來,竟到西台上咆哮剪尾,撲這道人。只隔一尺多近,不能到身。道人把手一指,喝道:「孽畜,還不現形!」霎時間變做一張黃紙,一口氣吹入雲端去了。那法官搖著法鈴,道聲:「疾!」又現出一條黑蟒,約有三五丈長短,目光如炬,口吐毒霧,把道人頸下蟠緊,昂起頭來,舌尖如閃電一般,伸入道人鼻孔。看的人都道:「這番道人的性命休了!」蔡慶也驚出一身冷汗。

  看那道人不動聲色,將手勒住黑蟒,吹口仙氣,霎時又化作一條草索擲於台下。眾人一齊喝采。那法官見毒蛇猛虎害他不得,心下想道:「除非用此法術,他決躲避不得。」把兩手空中一撒,令牌三響。頃刻間,漫天撲地,數萬赤頭黃蜂,拖著螫尾,滿天展翅,烘烘如雷的叫,裹滿道人,叮的叮,刺的刺。又放熖,騰騰烈火,滿天通紅。道人動也不動,袖中摸一小石子,向北方拋出,再把拂子一展,一聲霹靂,震得屋宇皆動,大雨如注,火光頓滅,那些黃蜂,盡是稻秕,隨雨而散。那台下看的人,身上並無一點雨點兒,盡皆驚異。

  那法官法力已窮,無可奈何,思量下台走路。道人叫道:「仙長,還有什麼奇術,再請賜教一番。小道也有些小技,不敢唐突。但既蒙先施,也只得略做一二件,與眾位看官消遣一消遣,不知可否?」台下的人一來要看法術,二來抱不平,齊聲道:「二位師父原說賭賽的,他贏不得你,禮無不答,自然該顯手段。我們自有公道哩!」

  說聲未罷,只見道人在葫蘆內取出個桃核兒,喚看的人在台邊掘一土坑,將桃核埋著,又蓋上泥土。把一杯水念了咒語,澆在土上。須臾生出一株大桃樹,繁簇簇開的滿樹花,結三顆桃子,其大如拳,鮮紅灼灼。道人把手一招,雲端裡冉冉走下一個美女來,綽約仙姿,淡妝道服,非世間美貌可比。輕輕把纖手摘下桃子,袖裡拿出個金鑲白玉盤,嫋娜娉婷走到東邊台上,深深道個萬福,啟一點朱唇,露兩行碎玉,如流鶯嬌囀的道:「侍兒是王母娘娘殿前司香玉女,慧眼觀來,知仙長在此演法,特遣送蟠桃三顆,食了長生不老。」

  法官見玉女天姿國色,細語柔聲,不覺凡心頓起,正要伸手來接,驀有一位天神,青面獠牙,身長丈餘,頭戴束髮冠,腰繫虎皮裙,手執狼牙棍,騰空而來,把法官夾領揪住,望台下一丟,暈倒在地。天神玉女都不見了。侍者慌忙跳下扶起,兀自昏迷不醒。駝到後邊去了。眾人拍手大笑道:「好一位道長,有這樣手段,我們從不見。」一哄而散。

  那高桌上官人便請道人下台,倒身下拜道:「弟子肉眼凡夫,一向敬那郭法官如神仙,不料師長有此神法,屈到舍下奉齋請教。」道人笑道:「何足為奇,不過幻術。那法官自逞其能,略略取笑而已。貧道閒雲野鶴,不敢過叨,就此告別。」卻好蔡慶走過相見。道人見有人在旁,不好問向來蹤跡,說道:「適遇敝相知,還要說話。」遂稽首而別。那官人哪裡肯放,扯住道:「見了活神仙,豈可放過!這位貴友不妨同請到靜室細談。」邀進廳堂,重新敘禮,即設齋相待。正要叩問修真之奧,家人報道:「童樞密遣差官要見。」那官人起身道:「天色已晚,請到雲房安歇,明日竭誠奉叩。」說罷自去。

  樊瑞、蔡慶到雲房。蔡慶便把從前事跡說過:「我要回家,在此經過,見是兄長,看演了半日的法。端的為何與他相鬥?」樊瑞道:「我不願為官,雲遊訪道,得遇異人,傳授五雷正法。要去訪一清道人,結茅名山,也在此經過。聞得那官人姓李,名良嗣,是個豪俠富戶,結識權貴,思量幹立功名,更一心好那法術。那法官姓郭名京,是個破落戶,投在林靈素門下,傳些小術騙人。李良嗣一見款住,甚是欽敬。我聞他名,到來相訪。不意郭京十分忌刻,要與我賭賽,故顯些手段羞辱他一番。此間不是久留之地,明日我們早行罷。」兩個自宿歇,不題。

  再說李良嗣接見童樞密差官,設宴相待。差官道:「童樞密新奉聖旨,統領大兵鎮守北京,防備大遼。出京之日,林靈素先生說:『有個門下徒弟郭京,薦在樞府效用。』聞知在府上,特來相請。」李良嗣忙使人與郭京說知。那郭京受了這場虧,渾身疼痛,睡在牀上呻吟不絕。聞得樞府相請,慌忙掙扎起來,與差官相見,謝道:「蒙恩相見收,又煩尊駕枉迎,便當晉謁。只是受了一個賊道的氣,身子動彈不得,過兩三日,自叩轅門。」差官便問:「何事受氣?」郭京道:「李大官人是當今第一個豪傑,胸藏韜略,武藝超群,貧道極承款待。只是不辨賢愚,凡江湖游食之徒,一概收留。不知哪裡這個賊道,要與我鬥法,被他先使個障眼法兒,把我閃了一跌,腰胯損傷,甚是狼狽。」差官笑道:「先生,你與他鬥法,何不先使個障眼法教他吃跌,反自受了虧?」那郭京滿面羞慚,無言可答。李良嗣道:「郭先生遺猛虎、毒蛇、黃蜂、烈火,卻也利害,誰知一毫動他不得。他取個桃核埋在地下,頃刻長株桃樹,結下三顆蟠桃,雲端裡走下玉女,容貌非凡,摘來獻與郭先生。只道是美意,誰知閃出一員天將猙獰可畏,把郭先生望空一擲,因此受傷。」差官道:「這道人如今在哪裡?明日我去拜他。」李良嗣道:「我留在雲居安歇,還要傳授他的法術哩!」

  差官跟個家丁,在旁邊聽了,私自走到雲房門首一張,見道人正與蔡慶在燈下細談,仔細一認,急急走來說道:「那道人不是好人!」李良嗣道:「怎見得?」家丁道:「我到雲房悄悄一看,道人不認得,那個同他講話的,卻是殺我馮都爺的響馬。若是好人,怎與響馬相識?」差官驚駭,問起根由,家丁便道:「小舍人在彰德被響馬楊林、杜興所害,馮都爺自到濟州,提那李應,酒店裡遇著鋪兵,認得趕去,林子裡被他殺死。這個人姓名不曉得,面龐認得真的。目今童樞密正要捉李應、楊林、杜興,拿了這個人,那三個自有下落。」郭京乘機說道:「李應、楊林是梁山泊餘黨;阮小七、孫立又鬧了登州,害了楊太守一門良賤,楊太尉奏過天子,要發兵征剿。李應殺了馮指揮父子,重造迷天大罪。那道人會使妖法,自然梁山泊上公孫勝了。李大官人素懷大志,進取功名,何不乘此,順便拿了公孫勝和那響馬,解到樞府,一定奏聞,賞授官爵。若是放他走了,日後根究起來,曉得在你家裡,推不得乾淨。」差官亦思量請功,說道:「郭先生之言甚是有理。」李良嗣也動了功名之念,說道:「拿了梁山泊餘黨,除卻朝廷大害,真可作進身之階。只是他道法高強,倘然失誤,是畫虎不成,怎麼處?」郭京道:「不妨。我們妖術單怕狗血人屎。叫人圍住,他在睡夢裡,把穢物渾身一淋,他便施展不得。甕中捉鱉,手到拿來。」當下算計已定。到三更時分,喚莊客、家丁,各持刀杖,把雲房守住,安排污穢之物,打進去拿那道人。

  卻說樊瑞已先曉得有人窺探,便自存心,對蔡慶道:「今晚須防人暗算,不要脫衣服。」取兩塊泥土,念個密咒,與蔡慶捏著道:「若有動靜,我們竟走,人不看見,此是土遁之法。」果然三更,郭京當先,領著家丁、莊客點了火把,直擁進來。樊瑞、蔡慶早已起身閃左一邊,眾人對面不見。樊瑞望著郭京面上吹口氣,一時昏迷,倒在牀上。樊瑞扯了蔡慶,竟出大門,說道:「差官說童貫鎮守北京,你同李應殺了馮彪,今被家丁認得,定然安身不牢。我護送你到家,搬了家眷,且到飲馬川,我也不去尋公孫勝,暫住山寨。」蔡慶聽允,趁黑夜同去了。

  再說郭京昏倒在牀,眾人把火一照,見道人綰著雙髻,鼾聲如雷。眾人將穢物滿牀一潑,取麻索緊緊綁縛,只不見了響馬。扛到前堂,那郭京大喊道:「捆的是我!」眾人看時,原來果是郭京,渾身血污,臭穢難聞,盡皆咤異道:「分明牀上睡的是綰兩丫髻道人,怎變做郭先生?奇怪得緊!」李良嗣急叫把繩索解落,將湯水洗淨,換了衣服。那郭京受這兩番荼毒,皆是自取其累,啞口無言。差官道:「道人走了不消說,明日去見樞府,再作商量。」

  次日李良嗣備了金珠彩緞,同郭京、差官騎著馬到了北京,差官先進稟明,少頃大吹大擂,開了轅門,兵威好不整肅。差官引李良嗣、郭京拜見,呈上贄見禮物。童貫看過收進。見李良嗣一表威儀,動問道:「本朝向與大遼和議交好,為宋江去征伐一番,惹動兵戈。目今命大將統領雄兵,要來復仇,侵犯北界。朝廷特簡本樞鎮守。現奉敕劍,收錄賢才。果有奇謀異策,即填御敕,除授顯職,一體重用。久聞足下英才武略,當今賢士。今蒙賜顧,有何良圖?」李良嗣恭身答道:「山野鄙夫,不揆固陋,蒙恩相下問,敢不直攄愚悃!那燕雲十六州,原係中華疆土,因石晉求救契丹,割地為賂。太祖時興兵恢復,潘仁美違了節制,敗於蕭翰之手。真宗朝澶淵之役,寇準力勸御駕親征,方得講和。宋江輕挑邊釁,致背前盟,故來侵犯,思復前仇。恩相且按兵不動,謹守封疆。卑末有一條奇計,取燕雲如拾芥,滅遼國如破竹,使朝廷開拓萬里之地,恩相享茅土之封。不識可上聞否?」童貫大喜,邀進密室慇懃致問。李良嗣道:「大金國主雄踞東方,兵已滿萬,天下無敵。何不遣一介使臣,從登萊泛海渡鴨綠江,深加結納,兩面夾攻。滅遼之後,燕雲十六州仍歸中國,那時議加歲幣,一如納遼故事,金主必然喜允。那遼國平州守將張瑴、涿州留守郭藥師,與卑末為同盟契友。待掉三寸不爛之舌,說他來歸,則遼之藩籬已撤,首尾不能救應,豈不立時殄滅!」童貫聽了,以手加額道:「天祚大宋,生此良士。一聞金石之論,頓開茅塞矣!」即具本奏聞,重封官職,先署樞府參軍,贊畫機務。郭京因林靈素見托,亦留軍中效用。自此李良嗣言聽計從,恨相見之晚。

  一日商議軍務,良嗣乘機說道:「滅遼已有成算,不必過慮。倒是宋江餘黨,重複嘯聚山林,為禍不小。前日郭京在卑職家裡,有一道人要來鬥法,同伴一個人,是和李應殺馮指揮的響馬。家丁認得,要拿解到樞府,不料使妖法遁了。這道人畢竟是梁山泊的公孫勝,今在二仙山紫虛宮。若不剿除,日後與遼國交戰,倘然乘機竊發,反為心腹大患。」童貫道:「我倒忘了。阮小七、孫立占了登雲山,楊太尉兄弟受害,李應又殺我心腹馮彪。今公孫勝廣行妖法,著實攪亂,不可不捕!」即差標下統制張雄,領五百兵馬,郭京為嚮導,先到二仙山擒拿公孫勝,然後進剿李應、阮小七。李良嗣奉著鈞旨,就發張雄領兵前去,吩咐郭京道:「你不可怠忽,防他妖法。」郭京應諾而去。

  卻說公孫勝自從汴京辭別宋公明,朱武拜為師父,回到二仙山。過了幾年,老母亡過,羅真人亦遂羽化。安葬已畢,自築一小庵在紫虛宮後,喬松翠竹,曲澗小橋,甚是清雅,與朱武終日修煉爐火,參究內丹,道業愈高,心怡神曠。時當重陽佳節,丹楓滿林,秋氣高爽。兩人釀下椰子酒,炊熟松花飯,筍脯嘉蔬,消梨雪藕,面著東籬黃菊,相對而飲。公孫勝道:「我本世外閒人,因應天罡之數,不由不出頭做一番事業。還虧見機得早,跳出火坑。我和你今日嘯傲煙霞,嘲風弄月,何等自在!宋公明滿腔忠義,化作一場春夢,豈不可傷!」又飲過數杯,敲著漁鼓板唱道:

  心上莫栽荊棘,口中謾設雌黃。逍遙大地盡清涼,丹汞鼎爐自養。

  世事干戈棋局,人情蕉鹿滄桑。浮雲富貴亦尋常,且把恩仇齊放。

  兩個唱罷,拍手大笑。只見小道童慌慌張張趕來,叫道:「師父,不好了!紫虛宮有兵馬圍住,兩個將軍把本宮住持拿著,說奉童樞密將令,要來提師父。住持說在小庵,領兵同來了。」公孫勝、朱武連忙立起,使個隱身法,倚在松樹邊著個下落。

  張雄、郭京押了住持,入小庵不見,山前山後各處搜尋,並不見蹤影。住持道:「公孫先生自居小庵,不在宮內,這幾年從不見下山,恐怕誤認了。」郭京喝道:「胡說!他親與我鬥法,鬧了虎峪寨,與李應殺了馮指揮,奉聖旨來拿的,不是小可!兀自籬畔擺設酒肴,在此賞菊。你這賊道,先知風放他走了,拿你去見樞密爺,重按軍法!」叫把住持鎖了,縱軍士把宮內錢糧衣資擄掠一空而去。公孫勝搖著頭道:「奇怪!我遁跡多年,未嘗下山,並不接見一人,哪裡有甚麼虎峪寨,殺甚馮指揮?好沒頭腦,害這住持受累。」朱武道:「我前日下山買香,有人傳說飲馬川重聚強人,十分興旺,或者李應當真在那裡惹出事來也不可知。只不該牽到師父身上來。總是這裡安不得身了。且到飲馬川探個虛實,再覓名山洞府棲身,卻不是好?」公孫勝依允,進庵收拾行囊,同朱武從僻路下山到飲馬川。

  不多兩日路程,已至山邊。果見刀槍密布,旌旗悠楊。到關上通了姓名,嘍囉進報。原來樊瑞、蔡慶已先到了寨裡,一同出迎,到聚義廳相見。李應滿面笑容說道:「二位師長已作世外神仙,不似我等復攖患難。雖時常想慕,急切裡不能相會。今日不知甚好風,吹得到此,真是喜從天降。」公孫勝道:「我兩個久離塵跡,高臥白雲,重陽那日,對菊小飲,不意童貫差兵將拿住紫虛宮住持,說貧道使妖法鬧虎峪寨地方,和大官人殺了馮指揮。一些頭緒不曉,請問眾位,為甚緣故重聚於此?」李應便將登雲山孫立寄書,杜興刺配,濟州越獄,林子裡殺馮彪的事說了。公孫勝道:「這是一件,也與我無干。那虎峪寨又是怎的?」樊瑞笑道:「這是我的事。我來尋訪師父,路經虎峪寨李良嗣家,與郭京鬥法,作弄了他。蔡二哥偶然遇著,家丁認得同李大官人殺馮彪的,要來捉拿,被我使遁法走脫。想是他們猜到梁山泊上只有公孫先生會行遁法,故此錯認了。」公孫勝方才省得,說道:「怪道來的將官說道親與我鬥法,想是郭京了。只是為甚做了將官?」樊瑞道:「童貫鎮守北京,郭京是林靈素門下,薦與童貫。那晚差官來請,想是在童貫標下了。」李應道:「朝廷昏暗,奸黨專權,把我兄弟們害得零落無多,還要得一個不容。雖然錯認了先生,也是天假其便。今乘到此,正好原照梁山泊上舊位,請先生居尊,共遵約束。」公孫勝道:「貧道已離世網,心似寒灰不復燃矣。因事體模糊不知來歷,特來貴寨討個實信。今已明白,即刻告別,再擇名山潛身遠害了。」李應道:「弟兄們還多,倘然惹出事來,又錯認了先生,不能安身怎處?小弟有個兩便的善策在此。」公孫勝道。「請教。」有分教:干戈再起談方略,水火抽添握勝謀。不知撲天雕說出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鬥法是稗乘常例,因要惹出公孫勝來,故借此敷演。且提起李良嗣、郭京,為宋朝失兩河之故,是一部大頭腦。)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水滸後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