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後傳/第0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後傳
←上一回 第九回 混江龍賞雪受祥符 巴山蛇截湖徵重稅 下一回→


  這回書該說樂和、花公子同童威到太湖中與李俊相會。只因尚有委曲,把這裡暫時擱起,說那委曲的緣故,再接上文。

  那太湖一名具區,一名笠澤,周圍三萬六千頃,環繞三州,是江南第一汪洋巨浸。湖中有七十二高峰,魚龍變化,日月跳丸,水族蕃庶,蘆葦叢生。多有名賢隱逸,仙佛遺蹤。昔人曾有詩道:

  天連野水水連天,環列三州注百川。日月浴生銀浪裡,蛟龍鬥出翠峰邊。帆歸遠浦飛煙雨,楓落高秋滿釣船。羨殺功成辭上賞,風流千古載嬋娟。

  這首詩的結句,說范蠡破吳霸越之後,載了西施邀游五湖的佳話。大凡古來有識見的英雄,功成名就,便拂衣而去,免使後來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之禍。

  卻說那混江龍李俊本是潯陽江上的漁戶,不通文墨,識見卻是暗合。他征方臘回來,詐稱瘋疾,不願朝京受職。辭了宋公明,與童威、童猛弟兄來尋向日太湖小結義的赤鬚龍費保、卷毛虎倪雲、太湖蛟卜青、瘦臉熊狄成四個好漢,在水泊里居住,終日飲酒作樂。李俊道:「我生長潯陽江上,專一結識江湖上好漢。因救宋公明,上了梁山做一番事業,受著招安,東征西討,與朝廷出力。豈不知受了官職,榮親耀祖,享些富貴?只是奸佞滿朝,妒賢嫉能,再無好結局!幸得先見,結識幾個好弟兄,得此安身立命之所,倒也快活。只是水莊雖然僻靜,終是地面卑濕,胸襟不暢。哪裡去尋一個高爽的所在,盡造房屋,方可久居。」費保道:「大哥豈不聞太湖中有七十二高峰,只有東西兩山最為高曠。那東山上有莫釐峰,居民富庶,都出外經商;西山上有縹緲峰,更是奇峻,上頂江海皆見,民風樸素,家家務農、打魚,種植花果為業。更有消夏灣,是吳王同西施避暑之地。林屋洞是神仙窟,宅角頭是「商山四皓」甪里先生的故宅。這幾個去處,何不同去一看,擇可居之所,蓋造房子起來便了。」李俊大喜,一同上船,竟到西山各處遊覽一遍,果是山明水秀,物阜民康。那消夏灣四面皆山,一個口子進去,匯成一湖,波光如練。湖邊一片平陽之地,可造百十間房屋。四圍有茂林、修竹、桔柚、梨花,真是福地。李俊就與土人買了這片湖地,置辦木植,僱喚工匠,不消幾時就蓋造完了。都是壘石成牆,結茅當瓦,不甚高大。前堂後廈,共一二十間。只有費保、倪雲有家眷,擇日進房。置辦酒席,款待鄉鄰,盡皆歡喜,都稱李俊為李老官。蓋土俗以「老官」為重也。

  那沿湖的兩山百姓,都在太湖中覓衣飯,打魚籠蝦,籪蟹翻鳧,撩草刈蒿,種種不一。只有那罛船,是有大本錢做的,造個大船,拽起六道篷,下面用網兜著,迎風而去,一日一夜打撈有上千斤的魚,極有利息。李俊與眾兄弟商量,也打了四個罛船,使漁戶管著,日逐打魚起息。卻是那罛船利在秋冬,西北風一發,方好揚帆。

  一日,正當仲冬時節,西風大作。李俊要自去看打魚,同弟兄上了罛船,向北面去。到半夜裡風息了,行不得,卻停在縹緲峰後。到得天明,飄飄揚揚下起大雪來,霎時節瓊瑤滿地,唐人有詩道:

  千山鳥飛絕,萬逕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李俊道:「這般大雪,那湖光山色一發清曠,我們何不登那縹緲峰飲酒賞雪?也是一番豪舉。」費保道:「極妙!」將帶來的肉脯、羊羔、鮮魚、醉蟹,喚小漁戶挑了兩三罈酒,各人換了氈衣斗笠,衝寒踏雪而去。那峰只有三里多高,魚貫而上。到了峰頂,一株大松樹下有塊大石頭,掃去雪,將肴饌擺上。石中敲出火來,拾松枝敗葉燙得酒熱,七個弟兄團團坐定,大碗斟來。吃了一會,李俊掀髯笑道:「你看湖面水波不興,卻如匹練,倒平了些。山巒粉妝玉砌,像高了些,好看麼?嘗聞道:『朝臣侍漏五更寒,鐵甲將軍夜渡關。山寺日高僧未起,算來名利不如閒。』我們今日在此飲酒賞雪,真是天地間的至樂!憑你掀天的富貴,也比不得這般閒散。若論我李俊,年力正壯,志氣未衰,哪裡不再做些事業?只是古今都有盡頭,不如與兄弟們吃些酒,圖些快活罷。聞得宋公明、盧員外俱被鴆死,往日忠心付之流水。我若不見機,也在數內了。」說罷,又吃。

  忽聽得西北上一個霹靂,見一塊大火從空中飛墜山下,大家吃驚,說道:「大雪裡怎得發雷?那塊火又奇,我們走下去看。」叫小漁戶收拾傢伙,同下山來。周圍一看,只見燒場了丈餘雪地,有一塊石板,長一尺,闊五寸,如白玉一般。童威拾起,眾人看時,卻有字跡。都是不識字的,唯有李俊略略認得幾個,所以前日揭陽嶺上宋江被催命判官李立藥翻,正等伙家開剝,李俊趕來,見有批回,識得宋江字樣,才得救醒。今將這石板著實摹擬了好一會,說道:「原來是一首詩。」眾人道:「大哥,你讀與我們聽。」李俊又頓住一番,念道:

  替天行道,久存忠義。金鼇背上,別有天地。

  眾人聽罷,都解不出。李俊道:「這分明是上天顯異。頭一句說『替天行道』,原是忠義堂前杏黃旗上四個大字,合著我們舊日的事。且拿回去供在家裡,日後定有應驗。」遂捧了石板到船裡,起篷回家,真個把石板供在神座內,自此無話。

  卻說常州管下一座馬跡山,也在北太湖之濱。山邊村坊裡有個鄉宦,姓丁名自燮,是丁渭丞相之裔。寅甲出身,累任升至福建廉訪使,拜在蔡京門下。為人極是奸狡,又最貪贓,綽號「巴山蛇」。在任三年,連地皮都刮了來,丁憂在家。那常州新任太守姓呂名志球,福建人,也是甲科,參知政事呂惠卿之孫。與這丁廉訪同年,又是兩治下,況且祖父一般的奸佞,臭味相投,兩個最稱莫逆。說事過龍,彼此納賄。丁自燮思量守制在家,終不比做官銀子來得容易。清淡不過,想在漁船上尋些肥水。去與呂太守講了,頒下幾道告示,說馬跡山一帶是丁府放生湖,不許捉捕,如違送官究治。有了告示,將大雷山為界,牽占了一大半的太湖。若是過了界,就喚狠僕拿住,扯破了網,掇去了篷,還要送官,受他紮詐。那小漁船識竅,不到北太湖打魚也就罷了。那罛船全靠是風,乘風駛去,哪裡收得住?偏是北太湖水深空闊容得大魚。眾漁戶沒奈何,與他打話。那丁自燮得計,說要領他字號水牌方許過界,若打得魚,他要分一半。眾漁戶扭他不過,只得依從了。連那小漁船不過界的,也要平分。竟把一個三萬六千頃的笠澤湖,與丁家做魚池了。

  李俊、費保聞知,心中不忍道:「喏大一個太湖,怎的做了你放生池?我們便不打魚也罷,怎生奪了眾百姓的飯碗!氣他不過,偏要去過界與他消遣,看他怎麼樣!」七個弟兄都在一個罛船上,小漁戶扯起風篷,望北駛去。過了大雷山,到馬跡山邊,有十來個小船,每船有三五個人,在哪裡守港。見沒有字號水牌,便拿了去。有字號水牌的,便要分魚,日以為常的。他見李俊罛船駛到,沒有字號水牌,喝道:「大膽的瞎賊!這裡是丁府放生湖,你敢過界麼?」費保便接口罵道:「狗奴才!朝廷血脈,如何占得!放你娘的屁!少不得把你那巴山蛇皮都剝了,與百姓除害!」那小船的人齊起,把撓鉤亂來扯網。費保、倪雲、童威、童猛一齊動手,把木篙撐的撐、打的打,大船風高勢勇,小船抵當不住,翻了三個小船,十來個人落水。李俊叫回舵而去。

  卻說小船上救起了落水的人,去報丁自燮道:「方才有個罛船過界,沒有字號水牌,小的們查他,大罵要剝老爺的皮,與百姓除害。撐翻三個船,十多個人下水,救得性命。有人認得是李俊、費保等,住在消夏灣。」丁自燮呵呵冷笑道:「這是梁山泊餘寇,反來惹我!是生意到了。」即刻修書,家人抱呈,差到常州府投下。呂太守拆開看了,叫該房行牌勾拿費保、李俊的一干人犯。書吏稟道:「這消夏灣地方,是蘇州管轄,須要行關。」呂太守道:「既如此,速備關文提來。」書吏備了關文,差人到蘇州府行提。那蘇州太守是清正官府,聞得呂太守貪污,與丁廉訪表裡為奸。那南太湖漁戶也有去告理,礙著同僚不行。又見關文來提李俊等,心中不悅,不准行拘,發批回轉去。呂太守大怒,差人請丁廉訪到來商議。

  次日到了後堂,相見已畢,呂太守道:「可耐蘇州府不准關文,有負老年兄所托,甚是惶愧。」丁廉訪道:「他不遵老公祖的法度,事還倒小。那李俊是梁山泊餘黨,恐怕他乘機作亂,這件事大,必須設法剿除得他。將來老公祖威令遠行,治弟的地方亦得安枕。還有一節,若拿住了他,是積年盜首,必多金銀珠寶,強如去零星收拾。」呂太守笑道:「當與年兄共享。」丁廉訪道:「他們知道蘇州不准關提,必然放膽。老公祖這裡亦不必提起,把原牌銷了。少不得元宵放燈,老公祖出曉諭,城中各戶僅要張掛,慶賀豐年。他們是硬漢,托大膽,必來看燈。那時,只消幾個緝捕使臣就勾了,發在監裡,緊打慢敲,怕他不來上鉤!」呂太守大喜道:「年兄神算。怪道敝省的土地都跟了來。」丁廉訪笑道:「老公祖任滿,敝府的土地,少不得也要送去。」兩個拱手笑別不題。

  卻說李俊等回到消夏灣,倪雲道:「今日打雖打得暢快,那廝必然要來尋事。」童威道:「怕他怎的!我們既船偏要使去,再翻他幾個下水。」李俊道:「不是這樣講。今日略挫他威風,使他知我們的手段。又不專靠打魚為活,何必定要到那邊去。他取怒於人,必有天報,省些是非便了。」費保道:「大哥之見有理。」把罛船收了港,安然在家。

  不覺臘盡春回,元宵節近。有人傳說常州廣放花燈,與民同樂。十二夜起至十八夜止,十分繁盛。附近州縣,男男女女都去看燈。李俊道:「我們弟兄同去看一看何如?」卜青道:「不可。丁自燮與呂太守挽手詐人,誰不知道?前日這番廝鬧,他決不能忘情。若在消夏灣,忌憚我們,不敢輕易來惹。若到常州,是他的世界了,萬一疏虞,如何是好?」狄成道:「兄弟,你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等四人,在太湖中橫衝直撞,怕了哪個?又有李大哥三人來,如虎添翼,有何顧忌!元宵燈節,人山人海,哪裡知道我們在裡面?便去何妨!」李俊道:「宋公明到東京看燈,李逵鬧了元宵,也得平安無事。梁中書在北京放燈,眾好漢偏去救出盧員外。兩番俱是驚天動地,何況這個小去處!只是也要準備,就是不去看燈也使得。前日與丁自燮有這番口角,若怕了他,恐惹人笑話。」於是商議定了。

  到十五早上,駕兩個船,七個弟兄分在兩邊。漁丁駕了,一帆風到常州西門,尋隱僻去處停泊。尚是下午時分,船中整頓酒飯,都吃飽了。童威道:「我兄弟兩個只在船內俟候,黃昏左右,到城門守著,倘有響動,好接應出來。」李俊道:「也說得是!」身邊藏了暗器,五個人一同進城。見附近鄉村的老幼男女,都來城門邊要進去看燈,李俊等一闖而入。但見六街三市,蓋搭燈棚,漫天錦帳,懸結彩球,笙歌聒耳,十分鬧熱。有詩為證:

  十里香塵點落梅,溶溶夜色映樓台。   誰家見月能閒坐,何處聞燈不看來。

  其時一輪明月湧出東方,照得天街如水。遍處懸掛花燈,看燈的人一片笑聲,和那十番蕭鼓融成一塊。那紅樓畫閣,卷上珠簾。玉人嬋娟,倚欄而望。衣香鬟影,掩映霏微。真是「天上月圓,人間月半」、早春節序,江南風景最是銷魂。李俊等五人賞玩了一回,聞得樵樓上有三座鼇山,一發奇巧,同看燈的人擁至府前。果然火樹銀花,照耀如同白日。呂太守與同僚官在樓上飲酒,下面笙蕭迭奏,花炮橫飛,把人擠得腳不踮地,像在空裡走的。

  李俊又看了一回,轉到大街東首一座酒樓上坐定。酒保擺下按酒,各色肴饌,傳杯送盞吃了一會。那時約莫有二更天氣,倪雲、卜青道:「我們好出城去了。」狄成道:「這般良辰美景,金吾不禁;城門自然徹夜不閉,再坐坐何妨!」李俊此時也沒了主意,不肯動身。倪雲、卜青立起來道:「你們再飲幾杯。我兩個先到城門邊等候。」下樓去了。少時,只見兩個穿青衣的人走來,把各人一看道:「認做東洞庭山郭大官人在此飲酒,原來不是。」攝轉身便走。李俊、費保只顧飲酒,不放在心上。又有個老兒領一個美貌女子,拿著廝瑯鼓兒,走到桌邊,深深道個萬福,頓開香喉,敲著相思板和鼓兒,唱兩支小曲。雖非繞樑之音,卻也浪浪的可聽。費保伸手去鈔袋中摸一塊銀子賞他,約有二錢多重。正要遞過去,忽聽得樓下發聲喊,三五十個做公的都拿短棍,蜂擁上樓。李俊、費保、狄成見不是頭,推倒女郎,踢翻酒席,要尋去路。那做公的已到身邊,鷹拿燕搶的來。李俊三個措手不及,都被拿住,把麻繩背剪綁了,推下樓去。酒保聽得樓上廝鬧,飛也趕上,只見碗碟都打碎,酒肴潑滿。那唱小曲的女子,還在樓板上叫疼,爬不起,休題。

  卻說李俊、費保、狄成被做公的拿了,一步一棍,打進府門。那呂太守早排公位坐在上面,銀燭輝煌,兩邊立著如狼如虎的兵壯。李俊三人帶到堂前,都直挺挺的立著。呂太守喝道:「你們是梁山泊餘黨,重謀不軌,今到法堂之上,怎麼不跪?」李俊道:「蒙聖恩三降詔書招安,北征大遼,南剿方臘,多曾替朝廷出力。不願為官,隱居安分,不曾犯法,為甚要跪?」呂太守道:「盤踞太湖。不遵憲示,翻丁鄉宦家人墜水,明是造逆,還要強辨!」李俊道:「那太湖是三州百姓的衣食飯碗,你為一郡之主,受朝廷大俸大祿,不愛惜百姓,反作權門鷹犬,禁作放生湖,平分魚稅。我等不過為百姓發公憤,今拿我來,待要怎的?」呂太守道:「現奉樞密府明文,登州反了阮小七、孫立,飲馬川起了李應、公孫勝。凡是梁山泊餘黨,都要收官甘結,故此拿的!」李俊道:「就是樞密院,也只取收管甘結,不會說無故擒拿!」呂太守沒得說,冷笑道:「你若知事的,我不難為你,若再倔強,申做結連李應、阮小七等造反,解到東京。且發去監下!」李俊還要折辯,被眾兵壯推擁入監,不在話下。

  且說倪雲、卜青先下酒樓,走到城邊,見一起做公的,執著火簽吩咐守門人役道:「奉太爺的鈞旨,城裡有奸細埋伏,快把城門封鎖!」二人聽見了,慌忙出得城,那門早緊閉了。吊橋邊撞見童威、童猛,說道:「李大哥呢?」倪雲道:「還在哪裡吃酒。我二人先到門邊伺候,剛走到門口,見說有奸細埋藏,快把城門封閉,搶得出來。」童成道:「大半蹊蹺了,如今怎麼處?且到船中去。」四個到得船裡,一夜不睡。巴到天明,同到西門。門已開了,早有人傳說昨晚燈市裡拿得梁山泊盜首三名,監下了。四人聽得,吃了一驚。童威道:「不知虛實。但今早不見來,必然有緣故。人多不便,你們住在船中,我去打探個實信回來。」就分了路。

  童威走到府門口,紛紛揚揚都是這般說。童威竟到獄門首。那牢子們凡有人監下,巴不得親人通信,要那常例錢。問了備細,放童威進監。李俊、費保道:「兄弟,果應你的言語。那太守的口氣,像是要啟發我們的東西,哪裡有得給他!」童威道:「事已至此,且含糊應承。待我去竭力尋來,掙出身子再作理會。我身邊帶的盤纏取出來,先俵散與眾牢子,教他看覷。」有十多兩,遞與李俊道:「我且出去安慰弟兄們,三日後再來。」說罷走出。回到船中,與眾人說知,面面相覷。童威道:「且到家中收拾起來,約三日要到這裡的。」真個是有興而來,沒興而返。

  到了消夏灣,各人傾箱倒籠,共有二千之數。童威道:「這二千兩銀子,也勾打發賊坯了。且遲些拿去,看那邊數目何如。」只帶一百兩,駕個小船自去。到了監中,李俊道:「那廝教人打話,要一萬兩才肯釋放。都是那丁自燮殺才定的計策,兩人剖分。我思量那有許多銀子,再三推敲,講定三千兩了,限十日兌足,不得遲延。」童威道:「我已料著,今共湊合將來,只有二千兩。缺下的,待我去設處來便了。先帶得一百兩在此,送些與掌案孔目,教他寬限。我十日內必來。」別了回家,與眾人說知:「但是還少一千兩,我有個計較在此。」正是貪泉不飲無廉吏,變虎何多封使君。不識童威有甚計較,且聽下回分解。

  (空虛無人之地至大湖止矣,李俊處湖南,丁自燮處湖北,又風馬牛不相及也。一因小不忍進城看燈,一因見小利截湖徵稅。煙水茫茫中,無端禍不可解,天下又安得有與人無怨,與物無爭之地也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水滸後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