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後傳/第3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後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三回 薩頭陀役鬼燒海船 混江龍誓志守孤城 下一回→


  卻說共濤問薩頭陀退兵之計,薩頭陀道:「大王休憂。李俊、花逢春必要斬草除根,然後可享寶位。我正要去攻金鼇島,他既自來,豈可放他回去?我到水寨中,自有妙計。」遂辭了共濤,到水寨與革鵬說道:「只消如此如此。」革鵬依計,緊閉水寨,再不出戰。

  卻說李俊到暹羅城下,見革鵬的水寨布得嚴整,城外並無一隻船影,靜悄悄的不見動靜,心中焦急,要去攻打,樂和道:「我只道苗兵輕佻,必來挑戰,誰知他緊閉寨柵,偃旗息鼓,必有計策,切不可躁急。」花逢春道:「國主被弒,城池已失,宮中不知怎的。若曠日持久,此仇何時可報?待小姪拼命殺去,倘破水寨,實為天幸。若然不濟,以身殉之,也盡了一點的心。」樂和道:「事有經權,必須謀定而後戰,知己知彼,方得萬全。若一蹉跌,我等孤軍亦難撐立。你說盡一一點孤忠,上有寡母,下有嬌妻,倚托何人?不可使匹夫之勇,懊悔無及。」花逢春只得停住了。一連守了五六日,只不出戰。樂和猛省著,道:「不好了!中了他反客為主之計。」李俊道:「何為反客為主?」樂和道:「他的兵多我幾倍,不是怕我不出戰,羈絆住了,必然使一枝去破金鼇島。巢穴一失,不戰自亂,快些收兵回去。」李俊道:「不可不防!」急令起航。

  行不得一百里海程,到了明珠峽口。怎地叫做明珠峽?這是暹羅國的水口,茫茫大洋之中,生起兩個山來,蜿蜒如龍,兩頭相接,只隔一里水面。中流有一小山,圓淨如珠,草木不生。水勢駛急,往往這個所在要壞船隻。那山頂上,左邊建一座龍王廟,右邊有七層小石塔,鎮壓水怪,關鎖水門,所以暹羅國人物富庶。李俊三隊的船行至峽口,見有二三十個戰船,苗兵把住峽口。船頭上立一員苗將,卻是革鵾。喝道:「中了俺國師之計,你那金鼇島早已打破,還要思量到哪裡去?快快投降,饒你一死!」李俊大怒,挺槍便刺,革鵾把大斧架接,在船頭上交鋒。花逢春正要挺戟助戰,只見艙中走出薩頭陀來,口中唸唸有詞。忽然煙霧漫空,見千百個鬼兵,也有天上落來的,也有海底潛出來的,飛蝗般攢攏來。費保、童威、童猛各執器械相持。又有一個鬼王,身長數丈,頭上生一個獨角,渾身精赤,單繫一條虎皮裙子,雙手拿兩個火葫蘆,燄騰騰火星飛在篷桅上。一霎時燒起,三隊的船,風逼做一塊,連排燒去。黑煙佈滿,開不得眼。李俊大叫道:「天亡我也!」正在萬分危急之際,巽地上一聲霹靂,大雨如注,把火澆滅,鬼王、鬼兵都不見了。李俊、費保,等拼命殺出峽口,已燒壞了二十多個船,兵丁殺死的、跳下海的,約有三四百多人,幸喜各將領無傷。

  連夜趕到金鼇島,果然柵口戰船密布,盡是苗兵。革鵬正與卜青、倪雲交戰,勝敗未分。李俊、費保飛跳上岸助戰,革鵬抵不住。四員勇將跳下了船,花逢春彎弓搭箭射去,正中革鵬左臂,棄了手中刀跌去。不防革鵾、薩頭陀隨後追來。童威、童猛、樂和丟了船,領兵到隘口寨中。李俊對卜、倪二將道:「幾乎不能相見!在明珠峽被薩頭陀使鬼兵燒了海舶,幸得雷雨大作,救了性命。他的兵幾時到的?」卜青道:「到了兩日。我與倪兄弟商量,恐隘口有失,結寨在此。戰了兩日,不見輸贏。」李俊道:「樂兄弟原料是反客為主之計,不道果然。如今怎地好?不要說去攻暹羅城報仇雪恨,只這金鼇島,恐難保全。若是兵對兵將對將,還好支持,只那薩頭陀的妖法,怎麼了得?前日宋公明打高唐州,被高廉妖法損兵折將,敗了兩陣,虧公孫勝來方才破得。如今隔著大洋,哪裡去請得?」樂和道:「妖法只可使一時,若全用此術就不靈驗了。況邪不勝正,我等為報暹羅國王之仇,誅戮奸黨,難道上天不佑?那明珠峽的火盡勾燒死,忽得雷雨來救,就可見天意了。須要立定主意,協力固守,慢慢尋出計較來,再不可性急。聞得妖術怕的狗血污穢之物,須準備著,待他再來,破他便是。」李俊遂喚軍士取狗血、人屎、蒜汁做了噴筒,交戰之時亂潑過去,自然可破。算計定了,堅守寨柵不題。

  卻說薩頭陀果然十分狡猾,他定下的妙計,使革鵰守住暹羅水寨,革鵾把住明珠峽口,演妖法使獨火鬼王燒死他;革鵬領兵攻打金鼇島,真是算無遺策。誰知雷雨救滅,不能成功,便隨後趕來,與革鵬、革鵾一同圍住。說道:「那金鼇島進了隘口,又有三個灣,才到得城邊。那李俊害怕,不敢出戰,必要誘他出來,方好奪那隘口。」日日在船上與苗將飲酒,隊伍不整,兵無紀律。又去澳裡搶擄良家婦女,不論姿色,單取少年氣血滿足的,青天白日就在船上採戰,並不忌人眼目。自己厭了,賞與苗兵。那些婦女出於無奈,經不得蹂躪,多有致死的,就拋在海中。李俊見了,怒氣填胸,叫道:「賊禿這般無禮!惡毒已極!豈可使平民受害,快去剪除!」樂和道:「此是誘敵之計,不宜妄動。」李俊道:「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間,興廢自有定數,哪裡當面忍得!」便要領兵出戰。樂和道:「既是耐不得,也待夜間。他被酒色所迷,必然酣睡。可遣童威、童猛、卜青、倪雲四將分領十個船,帶五百兵,埋伏在荻葦之中,大將軍可同花公子竟去劫寨。若使妖法,可將噴筒灑去。我與費保守寨,庶幾可以成功。」

  部署已定,到三更時分,童威等先去埋伏了。李俊、花逢春結束停當,領了一千兵,十個大船,奮勇殺去。那薩頭陀雖然貪酒戀色,夜裡再不睡的。聽得聲響,不慌不忙,讓李俊殺入,作起妖法。星月滿天,忽然暗如墨漆,李俊、花逢春並不見一隻船,一個苗兵,噴筒也無放處。童威等聽見喊殺之聲,只道與苗兵相殺,圍合攏來;李俊又認做苗兵,自相攻擊。海面起一陣颶風,李俊忙叫收舵到岸。那革鵬、革鵾已先到隘口,放火燒了寨柵。費保、樂和抵敵不住,退到城邊。李俊、花逢春上得岸時,革鵬、革鵾擋住廝殺,混戰到天明。薩頭陀遣一隊獸兵,卻是虎、豹、豺狼,張牙舞爪而來,跳搏傷人。李俊慌了,叫放噴筒,那兵士大半已竟上岸,噴筒都在船內。李俊、花逢春也只得退到城邊,兵士折了大半,隘口被他奪去,童威等四將不知下落。李俊大哭道:「不聽賢弟良言,致有此敗!如今兵微將寡,怎生是好?」樂和道:「勝敗兵家之常,不可挫了銳氣。幸這石城堅固,決然攻打不進。且誓死守定,再作區處。」李俊依言,和花逢春、費保、樂和日夜在城樓,搬運擂木、石塊、灰瓶、鐵汁等物,並力守定。

  薩頭陀、革鵬、革鵾在城下耀武揚威。幸得這石城光蕩蕩地爬不上,實坯坯掘不進。只當不起妖法,或一陣火,騰天撒地的燒來;或起霹靂,捶山震岳的打來;夜間鬼哭神嚎,百般作怪,膽也嚇破了。樂和道:「這些妖法不過如此,不要怕他。這裡決然攻不進,只是山後有一處,稍覺平坦,恐怕爬進,須要守備。我領一隊兵去看,花公子可到白雲峰上瞭望,海面上可有四將蹤跡。」原來這金鼇島只有前面這座城門,四圍俱是高山峻嶺,古木修篁,無路可上。居民都在裡面耕佃,東西南北俱是大洋,內有一座白雲峰,高插雲漢,登眺遠見三百里。天氣清明,暹羅城也就在面前。那後山為因當年起了一條蛟,洪水沖壞了,有二三丈缺陷之處,可以爬得上。

  正喚兵士抬石頭填塞,只聽得山嶺下隱隱有人話響。樂和同兵士伏在樹叢裡,取一門大炮擺好,點著火繩伺候。果有二三百苗兵,腰邊跨了長刀,扳藤附葛的爬上來,將到半嶺。樂和覷得分明,將炮門藥線點上,轟天一響,苗兵打為齏紛,打不著的都跌死嶺下。又喚兵卒將石塊雨點般打下,苗兵剩不得幾個回去。樂和就叫這隊兵,裝上大火炮把守。回來說道:「慚愧,若遲去一刻,被他爬上了!大炮打死三百苗兵,叫兵守定,再無內顧之憂了。」李俊道:「賢弟真有先見之明,料事多中。不然,就失事了。」花公子也回來說道:「到白雲峰四遠瞭望,海面上並無跡影。」李俊道:「這四個弟兄多分不好了。」樂和道:「哪有四個俱壞之理?當夜兵敗,想到清水澳去了。」李俊等四人依舊堅守不題。

  卻說童威等四將被薩頭陀等妖法衝散,一時進隘口不得,到天明會合,已折了一百名兵,兩個戰船。倪雲道:「岸口都是苗兵,回去不得,不知他們何如?」童猛道:「隘口被苗兵所奪,李大哥等必然固守石城。」卜青道:「我等飄泊無依,且到清水澳。狄成那邊有三百名兵,帶了來和他廝殺。」童威道:「不怕將勇兵強,唯這薩頭陀妖法,雖有千兵萬馬,也抵當不住。我想起來,革鵬、革鵾和薩頭陀都在這裡,那暹羅國內只有革鵰一人,必然空虛,我們去襲破了,他這裡必然解圍。」眾人齊道:「此計甚妙!」就揚帆而去。

  不消一日,到了暹羅城下,只有十來個戰船,一二百苗兵看守,革鵰也不在船上。童威等將船貼近,一齊跳過去,奮勇砍殺,剩不上三五十個上岸逃命,童威等大喊追去。搶到城門邊,革鵰領一枝苗兵衝殺出來,四將抵住,戰不上十餘合,革鵰力怯,撥轉馬頭便走。卜青趕上,一槍刺著左臂,幾乎墜下,苗兵救護進城去了,童威率兵攻打。共濤見有兵到,革鵰敗陣進城,心內慌張,說道:「國師去攻金鼇島不見回音,反有兵攻城,此是何故?」革鵰道:「那來的兵不是李俊、花逢春,另是四員將官。這裡兵留不多,方才又傷二百多名,可傳令撥民夫上城。待我差人到金鼇島打聽,掣兵來保護城池。」共濤依言,令兵馬司撥百姓上城守垛,革鵰自引苗兵巡察。那些百姓都恨入骨髓,巴不得立時打破,只是畏懼革鵰號令,勉強上城。

  童威等帶不上三四百兵,城大兵少,圍困不得,只好四門守住,急切難破。卜青道:「百姓上城,可見城內無兵,若得裡應外合,方可破得。待我到半夜裡爬進去。」日間週遭一看,見西北角守城的百姓是駙馬府前住的,叫做和合兒,是個閒漢,平日廝熟,四目相視,打個暗號。到夜間與童威商議道:「那西北角上守城百姓是駙馬府前和合兒,方才打個暗號了,我便爬上去。若可動手,復放起火來,你們奮力殺入,成敗利鈍在此一舉!」三個說道:「若得如此,萬分之美!只是要小心。」

  卜青卸了盔甲,換了緊身衣服,身邊藏了暗器,一齊到西北角城上。燈火明亮,和合兒先悄悄對守垛的百姓說道:「共濤弒逆無道,薩頭陀苗兵姦淫搶擄,百姓受其荼毒。今卜將軍來打城,我已約定了,少時放上,殺了奸臣惡禿,與萬民伸冤。不可泄漏,只要防革鵰巡察過來。」通甲的人盡是懷恨的,大家點頭會意。卜青在下面咳嗽一聲,和合兒拋下索子。卜青縛在身上,兩手扯定索子,和合兒同百姓用力弔上去。剛跨上垛口,解下索子,巧巧革鵰、共濤巡察到來,卜青裝做百姓,朝外立著。革鵰見這甲裡神情有異,望到下面有一簇人馬,說道:「必有奸細!國主可去巡視各門,待我紮在此間。」卜青動也不敢動,直到天明換班,同和合兒下城,說道:「你有這片忠心,事成之後,必然重賞。可可那革鵰到來,一時動手不得。我已換了衣服,黑早裡無人認得,且和你到宮中朝見國母,再作商量。」遂同到宮門。

  有兩個太監在宮門首,認得卜青的,驚問道:「卜將軍怎地進得城來?」卜青道:「煩引我見國母方說。」太監叫開宮門,卜青、和合兒同進宮中拜見。國母道:「共濤弒逆,神人共憤。我日夜望李大將軍、花駙馬來報仇。聞得兵敗,我要自盡,公主勸住,再看消息。卜將軍,你幾時進城的?金鼇島勝負若何?」卜青道:「臣與駙馬賀壽回來,聞知國主被弒,只緣不帶得兵。重到金鼇島,同李大將軍領兵到來,中了他反客為主之計。明珠峽被薩頭陀遣鬼放火,篷檣盡焚,幸得天降大雨,救了性命。到金鼇島又為妖法所敗,現今圍住,未知如何。臣與倪雲、童威、童猛是夜衝散了,思量暹羅必然空虛,故引兵來,奈因兵少破不得城。這和合兒是駙馬府前百姓,有一片忠心,將繩索弔臣上城。正要魚貫而上,誰想共濤、革鵰親自巡察,覺道有異,就屯住到天明,動不得手,故來朝見國母,以慰懸望。」國母泣道:「薩頭陀如今強橫,李大將軍屢遭敗衄,眼見得報仇無日了!」卜青道:「臣已入城,令內監傳諭舊臣,和合兒糾結義民,此城不日可破。城若破了,薩頭陀回救時,李大將軍、花駙馬追來,內外夾攻,國仇指日可雪。臣到外邊恐露圭角,願留宮中。」國母依言,使內監去傳諭舊臣,和合兒糾結義旅,不在話下。

  再說李應、欒廷玉等海鰍船到了清水澳,阮小七要上岸買鮮魚做醒酒湯,李應擋住。那瘦臉熊狄成守清水澳,聞暹羅國主馬賽真被奸臣共濤所弒,金鼇島又為薩頭陀妖法所敗,圍困得緊。要領兵救剿,只因三百個兵,恐寡不敵眾,心內彷徨。當下見沙灘邊停泊百多號大海鰍船,刀槍密布,旌旗閃動,驚疑不定:「敢是薩頭陀破了金鼇島,又領兵來取清水澳?」望見衣冠濟楚,人物軒昂,不是苗兵模樣。只得棹個小船,帶四個兵丁,到海鰍船邊,問是哪裡來的,卻好正在李應船邊,燕青看見狄成是宋朝將官裝束,答道:「我等是大宋官兵,要到金鼇島尋訪李大將軍的。」狄成道:「將軍與他甚麼相知?尋他何故?」燕青道:「我等俱是舊日弟兄,聞在海外,特來扶助也。」狄成道:「那李大將軍可是混江龍李俊?列位是梁山泊上好漢麼?」燕青道:「正是。尊駕可通大名。」狄成爬上大船,納頭便拜道:「天下有救了!」李應、燕青連忙扶起,狄成道:「小可是與李大哥太湖小結義的瘦臉熊狄成。李大哥自出海洋,在這清水澳駐紮,殺了沙龍,占了金鼇島。花知寨的公子花逢春,暹羅國王馬賽真招做駙馬。親眷往來,金鼇島十分興旺。豈料馬賽真被奸相共濤所弒,篡了王位。招一番僧,名喚薩頭陀,善行妖法。又有革鵬兄弟三人,領苗兵五千扶助共濤。李大哥連折三陣。如今金鼇島圍困甚急,萬望列位念昔日之誼,到金鼇島解圍。」李應道:「既是李大哥有難,自當速救。先撥十將進發,其餘弟兄保護家眷在這裡。待得勝之後,就來相接。」狄成大喜,即為嚮導,連夜揚帆。那十將是李應、欒廷玉、王進、關勝、呼延灼、公孫勝、燕青、呼延鈺、徐晟、凌振,放炮望西南進發。

  卻說薩頭陀圍住金鼇島,攻打不下。只見革鵰差人來說:「卜青等圍住暹羅城,要回兵救應。」革鵰道:「暹羅根本之地,不可不救,且收兵暫退,再來攻打。」薩陀頭道:「金鼇島危在旦夕,若釋之而去,日後又費氣力。那攻暹羅的不過幾隊游兵,都城堅固,萬分無事。破了金鼇島,那邊的自然剿滅了。」遂喚苗兵造了雲梯、飛樓,推到城邊,如猿猴援附而上。李俊、費保、花逢春掣定短刀,見爬到城垛邊的,俱持刀砍下。苗兵只是不怕,魚貫而上,越殺越多,李俊道:「如今支撐不定了,待我自刎,免得受辱!」樂和道:「就是入城,還要巷戰,豈可如此!」花逢春早見革鵬、薩頭陀在城下指揮苗兵蟻附而上,花逢春彎起弓來,一箭射中薩頭陀腿上,望後便倒,革鵬扶救。苗兵在雲梯上回頭觀看,費保將一鐵鉤,用盡勇力,將雲梯鉤去,一聲響亮,雲梯斷了,跌下苗兵。城上亂把石炮、灰瓶雨點打下,遂不敢爬城。薩頭陀雖然中箭,卻不傷命,到船中用丹藥調治。

  只聽得海外一個大炮,如天崩地坼的一連響了百餘響,苗兵報道:「不好了!海上有四五十號大海船,刀槍佈滿,將到岸邊。」薩頭陀不顧疼痛,起來叫革鵬、革鵾領苗兵退出。李俊在城樓上看見苗兵盡去,又聽得海外炮響,心中疑惑。樂和道:「我們開門出去,看是何故?」遂同下城。開了門,各持兵器,只撐一個船到隘口。薩頭陀苗兵的船,盡擺在大洋東邊,海上有四五十號大船,都是中華將士。盔甲鮮明,刀槍如雪,一帆風趕來。李俊等也便出了隘口,望見大船上有一先生,仗劍立在船頭上,遠遠望去,像是公孫勝。看看近來,見舉雙鞭的像是呼延灼,李俊想道:「怎得到此?」那大船上李應見了李俊、樂和,大叫道:「李大哥,我等來解圍!」正是:中華將士從天降,小島妖魔逐浪銷。畢竟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李俊誓死孤城,登陣慷慨;樂和隨機應變,謹慎周詳。到得萬分絕地,方透一線生機。可見十將解圍,良有天幸。共濤妄思一丸毒藥篡取,宜其不旋踵而滅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水滸後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