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後傳/第4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水滸後傳
←上一回 第四十回 大聚會弟兄同宴樂 好結果君臣共賦詩 全書終


  卻說燕青要國主推恩與眾功臣完娶,便道:「我們創業開基,國中舊日臣僚雖各供原職,精神到底未必十分融貫。莫若遍選名門望族,與中土來的文武各官,或量品級尊卑,或論年紀大小,一邊求婚,一邊擇婿,務使門當戶對,兩相情願,彼此一家,陰陽合德,自此再無隔礙,必然感恩盡力,子嗣蕃衍,可繼宗祧,後來又好輔翼嗣君,真所謂一舉而三善備也。就是軍士中無妻小的,不妨與暹羅國民家互相婚配,將見兵民相安,主客相忘,人懷土著之思,軍無逃伍之慮,所謂人倫始於夫婦,王化起於閨門。周家八百年太平之基,全在『內無怨女,外無曠夫』八個字中做出。當今要務,莫急於此。」國主道:「賢弟既能定國安邦,又曉人情物理,實為可敬。就煩四位一行。」燕青道:「細微之事,何必丞相吏部,只消同樂參政去,倒要顧大嫂來照驗。」國主問:「要他何用?」燕青道:「我兩個是大臣,怎好仔細端詳?倘有暗疾,何從而知?必須顧大嫂詳察,庶幾遴選得真材。」國主依言。燕青、樂和出了曉諭,國中望族,家家願得中華人物為婿。顧大嫂從中選擇數十家,每位聘金三百兩,彩緞二十端,釵環衣服,另自制送。擇日用肩輿送到宮中,國主同聞妃看見,一個個秀美端莊,都是夫人材料,歡喜不勝。傳令文武功臣,各人自去配合八字,娶親的男家,選不將吉日;入贅的女家,看納婿周堂。一國之中,大半是新郎、新婦,真覺氣象融和,君臣同魚水之歡,男婦有及時之樂。選遍天下,再沒有這樣快活世界了。只有公孫勝、朱武、樊瑞,苦辭了這番喜事,說道:「出家人一心修煉,已掃塵緣,何須眷屬。」國主亦不好再三相強。

  卻說國中一個通事官的女兒,許配了狄成,因清水澳間遠,不敢輕離汛地,自備船隻送去。那白石島關勝原有家眷,國主差人取楊林、卜青,回國完婚。卜青欣然領命,楊林只管沉吟。關勝道:「這是國主美意,體悉人情。賢弟為何遲疑?」楊林道:「前日攻這白石島,若無方明,不能成功。他的女兒,雖被屠崆所辱,頗生得秀淑。方明幾番要將女兒隨我,恐怕涉私,堅拒了他。今若另娶,辜負方明這片真心;不去,又違國主的美意。故此事在兩難。」關勝道:「這個不難,待我申文替你出辭婚表便是。」就喚方明到來,說道:「你有破白石島之功,還要升擢,女兒可與楊將軍做夫人,一同鎮守。」方明道:「久有此心,只因楊將軍堅辭,故此不敢。今承將軍台旨,即刻送來。」關勝置酒,與楊林結親。申文回了不題。

  卻說花逢春來稟道:「小姪蒙樂叔叔大恩,未曾報得。當初樂嬸嬸亡後,至今尚無夫人。曉得樂叔叔性格極雅致的,未必要娶這裡人。公主身旁有一宮娥,原是潮州人,名吳彩仙,姿容豔麗,德性端莊,公主待他和姐妹一般,年已二旬,意欲送與樂叔叔做夫人,特來稟知伯父。」國主道:「樂參政自從昆陵救我出獄,平定金鼇島,結好暹羅國,多是他的大功。今一例相待,甚覺歉然。只是一時聘不出夫人,賢姪有此盛意,可謂報德了。必要燕少師作合。」就傳燕青來,說知此意。燕青道:「此是美事,待我去與他說知。駙馬,你竟送到孫立府中便了。」燕青去會孫立、樂和,茶罷閒談。燕青道:「那楊林倒會使乖,娶方明的女兒,是揚州瘦馬出身,好不在行。只是與屠崆澆殘。」樂和道:「情之所鍾,也不妨得。」燕青攢著眉說道:「國主又要我臨安走一遭。」樂和道:「為著何事?」燕青道:「國主專為參政的大功未曾酬得,一例施行,心上不安,要我去京中聘一位千金小姐,送作夫人。」樂和認著真道:「豈有此理?有人侍奉枕席已為過分,怎要勞少師遠涉!國主平日如骨肉一般,怎麼正了位就客套起來,待我自去辭謝。」孫立道:「這不是軍國大事,論起來何苦萬里航海?」燕青道:「既然參政力辭,有一位現成夫人,就送來了。」樂和道:「少師又來取笑,夫人那有現成的?」

  正說間,只見花駙馬引一乘大轎,四個宮娥隨著,後面抬千金嫁妝,大吹細樂,一行人到來。孫立、樂和見了愕然,花逢春道:「樂叔叔大恩未曾報得,公主身旁有一宮娥,名吳彩仙,是潮州人,德容俱備。國主特托燕少師致意送來,權作夫人,以表一點微忱。」孫立道:「方才少師說要到臨安聘娶,萬分使不得。若駙馬盛意,樂舅就可拜領了。」燕青笑道:「我說是現成的。請夫人出轎。」吳彩仙出轎,果然風姿絕世,孫立大喜,自請夫人接進,就設酒待燕青、花逢春。酒散之後,孫立料理花燭,與樂和結親。分明韓夫人遇著于佑,樂不可言。

  次日孫立、樂和來謝國主並駙馬。燕青、裴宣、柴進俱在殿上,稱謝過了。國主喚宣呼延鈺到來,道:「賢姪,你前日叫留共濤之女,今已有了夫人,領去做副室罷。」呼延鈺道:「小姪哪有此意!因共濤篡弒,全家誅戮,此女無辜受薩頭陀狼藉。律上有出嫁之女免死一款,留著有一用處,今日也該著落了。那鄆哥雖是小人,倒也耿直,有救小姪、宋安平、徐晟之力,破鄆城縣的功。意欲賞他為妻,不知可否?」國主道:「有罪則誅,有功則賞,賢姪此舉,極是公道。我還有幾個人不曾賞得。」傳喚熊勝、許義、唐牛兒、吉孚、和合兒、花信、方明等到。方明在白石島,不能即至。熊勝等俱來叩頭。國主道:「熊勝有破龍角寨之功,許義有招降韭山門之力,吉孚、唐牛兒救出柴丞相,鄆哥有還道村之功,和合兒內應破共濤,方明有攻白石島之績,花信三世忠勤,並乃可嘉,量授統制之職。」將公孫勝等苦辭那幾頭親事,又選三四家,送熊勝等去招贅成婚。鄆哥自給共濤之女,令隨呼延鈺、唐牛兒、吉孚在丞相府效用。花信年老,辭了續弦,駙馬府總管。方明自在白石島,熊勝監守城門,許義領船巡海,各各謝恩而出。正是微功必祿,恩澤普遍,無不稱功頌德,萬事就理。

  忽有報來:「高麗國王親來聘問,已在青霓島相近。」國主即差童威、童猛先去遠接,再差孫新、蔡慶、宋清、杜興到海岸伺候。過了一日,那邊官員先齎高麗紙大紅全帖,上面寫道:「宗弟俁頓首拜。」這裡探事官報道到了。國主喚排鑾駕,同丞相柴進、少師燕青、參政樂和、吏部裴宣到皇華館迎入。那高麗國王李俁只帶兩員大臣,四員內監,五百名羽林軍護駕。相見之時,各敘景仰之意。高麗王道:「僻處海隅,蕞爾小國,久企老宗兄天縱之資,統理大邦,特覲龍光,祗領清誨。」國主答道:「樗櫟之材,承乏小國,屢欲恭詣闕廷,反蒙先顧,何以克當!」兩位國王並輦而行。到金鑾殿上,柴進等一同拜謁,高麗王連忙回禮道:「各位俱是伊呂之材,如雷灌耳。宗兄得此良佐,自然光被四海。若某小邦,並無濟時之才,深懼隕越。」國主道:「上國是箕子開基,文明禮樂,自漢唐以來,世多碩輔。這幾人都是昔日盟友,相助分理,以匡不逮。」光祿寺排設筵宴,水陸畢陣,笙簧迭奏。

  飲酒中間,高麗王道:「小邦始號朝鮮,頗以禮義自持,為大宋東藩。倭王自恃其強,長來侵犯。前承使臣頒令,約共提防,奈弟齒衰邁,又且善病,已傳位小兒,恐他愚弱不能料理。宗兄威行海外,文武忠良成救駕之功,建不世之業。欲結為兄弟,為唇齒之邦,想蒙宗兄不棄。」國主道:「前日三島倡亂,革鵬借兵,倭王遣關白將萬人來攻,已見隻輪不返。若二國結連,如左右手,倭國擊東則弟從西救,擊西則兄必從東應,哪敢再肆荼毒?若得俯納為弟,叨荷實多。」高麗王大喜,當夕酒散。次晨焚起一爐好香,高麗國王李俁、暹羅國王李俊共拜天地,然後交拜。高麗國王年長為兄,暹羅王為弟。兩國大臣各相交拜。對天設誓道:「李俁,李俊忝為同姓,二國相鄰,結為兄弟。盡忠天朝,撫牧萬姓。若有外侮,並力捍禦;倘生內亂,亟為剿除。吉凶聘問,災豐相恤。自盟之後,永以為好。若有背違,天必厭之。」自此之後,兄弟稱呼。

  高麗王道:「前日蒙道君皇帝差御醫安道全療愈我病,再生之德,未曾酬報。方才奉使到敝邦,為國事倥惚,不及請教。今欲再求診視,不知在否?」李國主道:「安道全原是梁山泊聚義的。因欽差治長兄的病,回到金鼇島,遇颶風翻了船。小弟救出,送到東京,被盧師越所譖,蔡京欲置重罪。幸宿太尉救解,逃到登雲山,得保性命。聞得宿太尉說,那盧師越投順金朝,診錯了病,被斡離不所殺,安道全這口氣泄了。」傳旨宣了安道全來到,拜見高麗王,謝前日厚貺。高麗王道:「承先生神術,重得延生。只是賤體尚弱,欲再求良方。」安道全凝神定慮,診了高麗王太素脈,稟道:「殿下精神雖弱,脈氣甚清,定享遐齡,兼有神仙之分,當斟酌一方呈上。」

  高麗王道:「寡人已傳位世子,庶務一應不理,正欲息慮修真,聞得吾弟處有一公孫先生,欲求一見,可得瞻禮否?」國主道:「公孫先生在丹霞宮修道,小弟正要去候見他,不如同往。」高麗王大喜,不用儀從,二王並馬而行。柴進、安道全隨行。到了丹霞山,高麗王見山景清幽,不勝欣然,道:「敝邦只有濁浪頑山,哪裡得此仙景!」公孫勝聞知,同朱武、樊瑞出來迎接。到大殿,先拜了三清,公孫勝等朝見。高麗王道:「正欲投在門下,豈敢當此?」行了稽首禮,接到秋濤軒獻茶。各處遊玩,又登海天閣,見萬頃銀濤,千山削翠,心曠神怡。國主道:「欲與先生計議,建一壇羅天大醮,報答神明,追薦宋公明等並陣亡將士,不識幾時好起道場?」公孫勝命朱武開了科儀,國主即敕有司理辦。選七七四十九員得道高真做七日道場。公孫勝主壇,都披錦襴鶴氅,星冠象簡,一日三朝,唪誦經文,施符設咒。殿前立兩長幡,幡上寫道:

  一靈秉正,縱然鐵額銅頭,盡作忠臣孝子。

  萬注融時,任他刀山劍樹,化為玉壘瓊葩。

  殿上擺設得十分莊嚴。國主與眾文武齋戒沐浴,朝夕禮拜。到圓滿這日,國母、聞妃、公主、花太夫人等都來朝禮。縱百姓觀仰。到三更時分,公孫勝虔心發表,專求顯應。其時,一輪皓月當空,萬里無雲,微風不動。忽聽得西北天門上一聲響亮,推出萬朵彩雲,霞光絢爛,半空裡仙樂鏗鏘,異香馥鬱。國主同眾人不勝駭異。雲過處閃出朱幡絳節,玉女金童,宋公明等俱立雲端。後邊又有一小隊,卻是舊國主馬賽真。萬目同見,一齊下拜,逾時冉冉而去。盡道虔誠所感,道法高妙所致,無不歡忻皈依。高麗王見這般顯應,喚內監備了贄儀,拜公孫勝為師。別國主道:「承老弟不棄,得聯宗譜,榮幸之至。今返小邦,看小兒綜理國政,稍得就緒,明春即到丹霞宮出家。」國主款留,又設宴餞別,命童威、童猛送至界口而還。自此無事。

  不覺臘盡春回,上元將到。國主傳令,請金鼇四島、清水澳將領並國中文武慶賞元宵,搭三座鼇山,金鑾殿殿前一座,朝京樓下一座,宮中一座,廣放花燈,與民同樂。設三處大酒館,戶部給下錢糧,備辦酒饌,自十三夜起至十五夜止,效唐朝大脯三日,凡有職官員並禁林兵役,都掛牙牌,竟到館中吃酒,不要會鈔。公卿宅眷,俱入宮門陪侍國母,宮中賞燈,聞妃為首,顧大嫂押班。笙歌細樂,煙火花炮,通宵徹夜不休。朝門前設兵護衛,國主同丞相柴進以下文武各官俱上朝京樓宴會。樂和把初出海時花逢春射死鯨魚那兩個魚珠鏤空了,點上蠟燭,如巴斗大兩顆水晶丸,銀光閃閃,人都猜不出,真是奇觀。公孫勝等也到。國主正坐,其餘四十三人序爵安位。國主舉杯道:「幸得皇天護佑,朝廷賜恩,眾兄弟同心輔助,得成此大事。思量在常州看燈,被呂太守拿了,樂兄弟用計救出得來,海外稱尊,正所云:『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今遇上元佳節,不可不慶,只不宜荒淫。一年一次,與眾兄弟暢敘歡情。」飲到半酣,喝那奏樂的住了。國主道:「我雖粗鄙,雅好文墨,今夕勝集,不可無詩以紀其盛。記得重陽賞菊,宋公明有《滿江紅》一闋。若只是大塊肉大碗酒,依舊梁山泊上故事了。如不能者,罰依金谷酒數。我先罰起。」喚內侍斟上三大犀杯吃了,取文房四寶,放在閒桌上。互相推讓。丞相柴進拂拭花箋,吟成一首呈上:

    氣象巍巍大國風,元宵樂事賞心同。

    冰輪湧出金色背,萬載千秋一照中。

  國主眾人看了,稱贊道:「台閣氣象,燕許手筆,可卜將來相業。」聞煥章吟道:

    柳梢殘雪拂東風,燈月交輝瑞靄同。

    聖世必須興禮樂,薰陶養育辟雍中。

  柴進道:「足微國丈教冑子育人材雅化。」蕭讓把酒,吟成一首:

    太史由來采國風,賡歌又與舜廷同。

    萬花明月元宵夜,杯酒君臣一氣中。

  聞煥章道:「好個『杯酒君臣一氣中』,真是盛世明良。」燕青作言志詩道:

    少年浪跡似飄風,曾記東京此夜同。

    知己君臣難拂袖,且酣煙月五湖中。

  樂和道:「燕少師要扁舟五湖,有盧小姐作西施了。只是國主是可同安樂的。」蔣敬手裡像打算子一般,停了片時,也做一首道:

    瀛海澄波無疾風,洞庭秋月一般同。

    笙歌鼎沸瓊筵盛,映徹銀花綠酒中。

  燕青道:「洞庭秋月是瀟湘八景之一,可知是潭州人哩。」宋安平矢口成章道:

    物華天寶動和風,一派蕭韶仙苑同。

    宣到玉堂傳草詔,金蓮兩炬落梅中。

  裴宣道:「宋學士此詩自是翰苑仙班,移動不得。」花逢春不假思索,把錦箋起稿道:

    玉街十里颭香風,長喜元宵佳節同。

    走馬夜深金埒上,絲鞭遙指風樓中。

  眾人盡贊道:「駙馬應教之作,古來甚少,花公子此詩稱絕唱了。」燕青又問柴進道:「柴丞相,你是做過方臘駙馬的,那時曾做詩麼?」合席拍手大笑。公孫勝道:「貧道不曉得吟詩,唱個道情罷。」敲著漁鼓簡板,唱《西江月》道:

  回首風塵自遠,息機萬慮俱忘。功名富貴霎時忙,走馬燈邊一樣。美酒三杯沉醉,白雲一枕清涼。蓬萊閬苑可翱翔,早渡洪波弱浪。

  國主大喜,合席斟上大觥。阮小七道:「國主的令,不能詩者罰三大杯。我連字也不認得,該吃六大杯!」眾人皆笑起來。

  梨園子弟呈上院本。柴進翻了幾頁,見有《水滸記》,問是恁麼故事。那副末稟道:「此是千歲與各位爺的出處,是周美成學士填詞。」國主道:「我們所做的事,難道就有戲文?就演他。」梨園道:「恐內中有不便,小的們不敢。」國主道:「何妨?你不見關聖帝君的獨行千里,五關斬六將,常是扮的,不要忌諱,盡情做來。」梨園下去,鬧了三通場,先是吏巾圓領,宋公明登場,到智取生辰綱,阮小七不覺指手划腳起來:「宋公明到歸後,是怒殺閻婆惜。」國主拍案道:「那淫婦該殺!」演至江州劫法場,戴宗道:「我那時已是死數了,不料尚有今日。」做出時遷盜甲,呼延灼道:「若無徐寧上山,怎破連環馬?」鑼鼓震天價響,黑旋風大鬧東京了,徐晟道:「這李師師便是西湖上的麼?」樂和笑道:「你還記得潑翻茶在袍子上?」慢慢做到燕青打擂台,國主道:「少師那時手腳還利便。」直演到宋公明衣錦還鄉,柴進道:「虧他情節件件做到!回想起來,真是一夢。再有誰人把後本接上,我們今日同賞元宵,大團圓了。」正是歡娛嫌夜短,已是雞鳴四野,撤席歸宮。一連三夜,各各謝恩而散。

  自後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五穀豐登,人物康阜,真是昇平世界。國主次年生下世子,因徐神翁之言,若要卸擔,須待登來,遂取名李登。公卿中大半生子,互結婚姻,每年差官進貢朝廷。果然高麗王換了道妝,只帶兩名內監,兩個行童,到丹霞宮修道,壽至八十,無疾而終。眾公卿盡享高年。獨有公孫勝到一百二十歲,屍解而去。世子用宋安平為相,花逢春、呼延鈺、徐晟為將,公卿之子皆為世臣。李登仁慈守成,又傳數世,與南宋國運共終始云。後世有詩兩首歎道:

    儒者空談禮樂深,宋朝氣運屬純陰。

    不因奸佞污青史,那得雄姿起綠林。

    報國一身都是膽,交情千載只論心。

    無端又續英雄譜,醉墨淋漓不自禁。

  其二:

    鄆城小吏志翩翩,白骨封候亦可憐。

    未到死生休遽信,漫誇富貴不相捐。

    古來凡事多曾有,世上如君亦覺賢。

    司馬感懷成史記,一篇游俠最流傳。

Arrow l.svg上一回 全書終
水滸後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