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水經注 卷第一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

水經注卷一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河水案二字原本誤連經文今改正近刻河水下有一二等字乃明人臆加今刪去

崑崙墟在西北

 三成爲崑崙丘崑崙說曰崑崙之山三級下曰樊桐

 一名板桐案桐近刻訛作松二曰𤣥圃一名䦘風上曰層城

 案層近刻作增一名天庭是爲太帝之居

去嵩高五萬里地之中也

 禹本紀與此同高誘稱河出崑山伏流地中萬三千

 里禹導而通之出積石山按山海經自崑崙至積石

 千七百四十里案近刻千上有一字自積石出隴西郡至洛準

 地志可五千餘里又按穆天子傳天子自崑山案近刻作

 崑崙入于宗周乃里西土之數自宗周瀍水以西

 刻作以西北衍北字至于河宗之邦陽紆之山三千有四百里

 自陽紆西至河首四千里合七千四百里外國圖又

 云從大晉國正西七萬里得崑崙之墟諸仙居之數

 說不同道阻且長經記緜褫案近刻訛作逕記緜裭水陸路殊

 徑復不同淺見末聞非所詳究不能不聊述聞見以

 誌差違也

其高萬一千里

 山海經稱方八百里高萬仞郭景純以爲自上二千

 五百餘里淮南子稱高萬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三尺

 六寸案三尺近刻訛作二尺

河水

 春秋説題辭曰河之爲言荷也荷精分布懷陰引度

 也釋名曰河下也隨地下處而通流也考異郵曰河

 者水之氣四瀆之精也所以流化元命苞曰五行始

 焉萬物之所由生元氣之腠液也管子曰水者地之

 血氣如筋脈之通流者案近刻脫如字故曰水具財也案具上近

 刻有其字衍五害之屬案近刻脫此四字水最爲大案近刻水上有而字衍

 水有大小有遠近水出山而流入海者命曰經水引

 佗水入于大水及海者命曰枝水出于地溝流于大

 水及于海者又命曰川水也莊子曰秋水時至百川

 灌河經流之大孝經援神契曰河者水之伯上應天

 漢新論曰四瀆之源河最高而長從高注下水流激

 峻故其流急徐幹齊都賦曰川瀆則洪河洋洋發源

 崑崙九流分逝案逝近刻訛作遊北朝滄淵驚波沛厲浮沫

 揚奔案浮近刻訛作望風俗通曰江河淮濟爲四瀆案近刻河字在

 淮字瀆通也所以通中國垢濁白虎通曰其德著大

 故稱瀆釋名曰瀆獨也各獨出其所而入海

出其東北陬

 山海經曰崑崙墟在西北河水出其東北隅爾雅曰

 河出崑崙虛案近刻脫此五字色白所渠并千七百一川色

 黃物理論曰河色黃者衆川之流蓋濁之也案此十六字當

 是注内之小注故雜在所引爾雅之間書内如此類者甚多百里一小曲千里一

 曲一直矣漢大司馬張仲議曰案漢書大司馬史長安張戎師古曰新論

 云字仲功此脫史字功字河水濁清澄一石水六斗泥而民競引

 河漑田令河不通利案令近刻訛作今至三月桃花水至則

 河決以其噎不洩也禁民勿復引河是黃河兼濁河

 之名矣述征記曰盟津河津恒濁方江爲狹比淮濟

 爲闊寒則冰厚數丈冰始合車馬不敢過要須狐行

 云此物善聽冰下無水乃過人見狐行方渡余按風

 俗通云里語稱狐欲渡河無如尾何且狐性多疑故

 俗有狐疑之說亦未必一如緣生之言也

屈從其東南流入渤海案入下近刻有于字

 山海經曰南卽從極之淵也一曰中極之淵深三百

 仞惟馮夷都焉括地圖曰馮夷恒乗雲車駕二龍

 十三字當亦是注内之小注故雜在所引山海經之間河水又出于陽紆陵門

 之山而注于馮逸之山穆天子傳曰天子西征至陽

 紆之山河伯馮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天子乃沈

 珪璧禮焉河伯乃與天子披圖視典以觀天子之寶

 器玉果璇珠燭銀金膏等物皆河圖所載河伯以禮

 穆王視圖方乃導以西邁矣粤在伏羲受龍馬圖于

 河八卦是也故命歷序曰河圖帝王之階圖載江河

 山川州界之分野後堯壇于河受龍圖作握河記逮

 虞舜夏商咸亦受焉李尤盟津銘洋洋河水朝宗于

 海徑自中州龍圖所在淮南子曰昔禹治洪水具禱

 陽紆蓋于此也高誘以爲陽紆秦藪非也釋氏西域

 記曰阿耨達太山其上有大淵水宮殿樓觀甚大焉

 山卽崑崙山也穆天子傳曰天子升于崑崙觀黃帝

 之宮而封豐隆之葬案近刻作升崑崙封豐隆之葬豐隆雷公也黃

 帝宮案此三字近刻訛作雷電龍卽阿耨達宮也其山出六大水

 山西有大水名新頭河郭義恭廣志曰甘水也在西

 域之東名曰新陶水山在天竺國西水甘故曰甘水

 有石鹽白如水精大段則破而用之案大段朱謀㙔云當作火煅非

 康泰曰安息月氏天竺至伽那調御皆仰此鹽釋法

 顯曰度蔥嶺已入北天竺境于此順嶺西南行十五

 日其道艱阻崖岸險絶其山惟石壁立千仞臨之目

 眩欲進則投足無所下有水名新頭河昔人有鑿石

 通路施倚梯者凡度七百梯度已案近刻訛作凡度七百渡梯已

 懸絙過河河兩岸相去咸八十步九譯所絶漢之張

 騫甘英皆不至也余診諸史傳卽所謂罽賔之境有

 盤石之隥道狹尺餘行者騎步相持絙橋相引二十

 許里案漢書今本作二千餘里千字誤當以此爲正方到懸度阻險危害不

 可勝言郭義恭曰烏秅之西有懸度之國山溪不通

 引繩而度故國得其名也其人山居佃于石壁間累

 石爲室民接手而飲所謂猨飲也有白草案近刻訛作白羊原

 本及漢書作白草小步馬有驢無牛是其懸度乎釋法顯又

 言度河便到烏長國案長近刻作萇烏長國卽是北天竺佛

 所到國也佛遺足跡于此其跡長短在人心念至今

 猶爾及曬衣石尚在新頭河又西南流屈而東南流

 逕中天竺國兩岸平地有國名毗荼佛法興盛又逕

 蒲那般河案近刻脫般字河邊左右有二十僧伽藍此水逕

 摩頭羅國案逕字下近刻衍流逕二字而下合新頭河自河以西

 天竺諸國自是以南皆爲中國人民殷富中國者服

 食與中國同故名之爲中國也泥洹已來聖衆所行

 威儀法則相承不絶自新頭河至南天竺國迄于南

 海四萬里也案近刻四下有五字釋氏西域記曰新頭河經罽

 賓犍越摩訶剌諸國而入南海是也案訶近刻訛作河阿耨

 達山西南有水名遥奴山西南小東有水名薩罕小

 東有水名恒伽此三水同出一山俱入恒水康泰扶

 南傳曰恒水之源乃極西北出崑崙山中有五大源

 諸水分流皆由此五大源枝扈黎大江出山西北流

 東南注大海枝扈黎卽恒水也故釋氏西域記有恒

 曲之目恒北有四國最西頭恒曲中者是也有拘夷

 那褐國案褐近刻作竭下同法顯傳曰恒水東南流逕拘夷那

 褐國南城北雙樹間有希連禪河河邊世尊于此北

 首般泥洹分舍利處支僧載外國事曰佛泥洹後天

 人以新白緤裹佛以香花供養滿七日盛以金棺送

 出王宮度一小水水名醯蘭那去王宮可三里許在

 宮北以旃檀木爲薪天人各以火燒薪薪了不燃大

 迦葉從流沙還不勝悲號感動天地從是之後他薪

 不燒而自燃也王斂舍利用金作斗量得八斛四斗

 諸國王天龍神王各得少許齎還本國以造佛寺阿

 育王起浮屠于佛泥洹處雙樹及塔今無復有也此

 樹名娑羅樹案娑羅近刻訛作婆羅其樹花名娑羅佉也案佉近刻

 訛作此花色白如霜雪香無比也竺枝扶南記曰

 原本訛作芝林楊國去金陳國步道二千里車馬行無水

 道舉國事佛有一道人命過燒葬燒之數千束樵故

 坐火中乃更著石室中從來六十餘年尸如故不朽

 竺枝目見之案目近刻訛作自夫金剛常住是明永存舍利

 刹見案刹近刻訛作利畢天不朽所謂智空罔窮大覺難測

 者矣其水亂流注于恒案近刻脫注字恒水又東逕毗舍利

 城北案利近刻訛作離釋氏西域記曰毗舍利維邪離國也

 支僧載外國事曰維邪離國去王舍城五十由旬

 近刻訛作千城周圓三由旬維詰家在大城裏宮之南去

 宮七里許屋宇壞盡惟見處所爾釋法顯云城北有

 大林重閣佛住于此本奄婆羅女家施佛起塔也

 近刻作菴城之西北三里塔名放弓仗恒水上流有一國

 國王小夫人案近刻作有一國王王小夫人生肉胎大夫人妒之言

 汝之生不祥之徵卽盛以木函擲恒水中下流有國

 王遊觀見水上木函開看見千小兒端正殊好案好近刻

 王取養之遂長大甚勇健所徃征伐無不摧服

 近刻作伏次欲伐父王本國王大愁憂小夫人問何故愁

 憂王曰彼國王有千子勇健無比欲來伐吾國是以

 愁爾小夫人言勿愁但于城西作高樓案西近刻作東賊來

 時上我置樓上案此五字近刻作置我樓上四字則我能卻之王如

 是言賊到小夫人于樓上語賊云汝是我子何故反

 作逆事賊曰汝是何人云是我母小夫人曰汝等若

 不信者盡張口仰向小夫人卽以兩手捋乳案捋近刻作將

 乳作五百道俱墜千子口中賊知是母卽放弓仗父

 母作是思惟案父母近刻作二父王𠝹皆得辟支佛今其塔猶在

 案其近刻作二後世尊成道告諸弟子是吾昔時放弓仗處

 後人得知于此處立塔故以名焉千小兒者卽賢刼

 千佛也釋氏西域記曰恒曲中次東有僧迦扇柰揭

 城案近刻僧訛作申又城下衍也字佛下三道寶階國也案近刻脫道字

 顯傳曰恒水東南流逕僧迦施國南佛自忉利天東

 下三道寶階爲母說法處寶階旣没阿育王于寶階

 處作塔後作石柱柱上作師子像外道少信師子爲

 吼怖效心誠案近刻作怖懼心伏恒水又東逕罽賓饒夷城城

 南接恒水案近刻作饒夷城南南接恒水城之西北六七里恒水北

 岸佛爲諸弟子說法處恒水又東南逕沙祗國北出

 沙祗城南門道東佛嚼楊枝刺土中生長七尺不增

 不減今猶尚在恒水又東南逕迦維羅衛城北故淨

 王宮也案故下近刻衍曰字城東五十里有王園園有池水夫

 人入池洗浴出北岸二十步案出下近刻有池字東向舉手扳

 樹生太子案扳近刻作攀下同太子墮地行七步二龍吐水浴

 太子遂成井池衆僧所汲養也太子與難陀等撲象

 角力射箭入地今有泉水行旅所資飲也釋氏西域

 記曰城北三里恒水上父王迎佛處作浮圖作父抱

 佛像案父近刻訛作佛外國事曰迦維羅越國案羅衛羅越互相通稱

 今無復王也城池荒穢惟有空處有優婆塞姓釋可

 二十餘家是昔淨王之苗裔故爲四姓住在故城中

 爲優婆塞故尚精進猶有古風彼日浮圖壞盡條王

 彌更脩治一浮圖私訶條王送物助成案送近刻訛作迸

 有十二道人住其中太子始生時妙后所扳樹樹名

 須訶案近刻脱訶字阿育王以青石作后扳生太子像昔樹

 無復有後諸沙門取昔樹栽種之展轉相承到今樹

 枝如昔尚蔭石像又太子見行七步足跡今日文理

 見存阿育王以青石挾足跡兩邊復以一長靑石覆

 上國人今日恒以香花供養尚見足七形文理分明

 今雖有石覆無異或人復以數重吉貝重覆貼著石

 上逾更明也案吉貝近刻訛作古貝太子生時以龍王夾太子

 左右吐水浴太子見一龍吐水煖一龍吐水冷遂成

 二池今尚一冷一煖矣太子未出家前十日出往王

 田閻浮樹下坐樹神以七寶奉太子太子不受于是

 思惟欲出家也王田去宮一據據者案一據下近刻訛作據左一據

 據右六字晉言十里也太子以三月十五日夜出家四天

 王來迎各捧馬足爾時諸神天人側塞空中散天香

 花此時以至河南摩强水卽于此水邊作沙門河南

 摩强水在迦維羅越北相去十由旬此水在羅閱祗

 瓶沙國相去三十由旬菩薩于是暫過瓶沙王出見

 菩薩菩薩于瓶沙隨樓那果園中住一日日暮便去

 半達鉢愁㝛半達晉言白也鉢愁晉言山也白山北

 去瓶沙國十里明旦便去暮㝛曇蘭山去白山六由

 旬于是徑詣貝多樹案徑近刻訛作逕貝多樹在閱祗北

 下近刻有貝多二字去曇蘭山二十里太子年二十九出家三

 十五得道此言與經異故記所不同竺法維曰迦維

 衞國案近刻作迦維國脫衞字佛所生天竺國也三千日月萬二

 千天地之中央也康泰扶南傳曰昔范旃時有嘾楊

 國人家翔梨嘗從其本國到天竺展轉流賈至扶南

 爲旃說天竺土俗道法流通金寶委積案委近刻訛作安

 川饒沃恣所欲案恣下近刻衍其字左右大國世尊重之旃問

 云案云近刻訛作之今去何時可到幾年可迴梨言天竺去

 此可三萬餘里往還可三年踰及行四年方返以爲

 天地之中也案地近刻訛作竺恒水又東逕藍莫塔塔邊有

 池池中龍守護之阿育王欲破塔作八萬四千塔悟

 龍王所供知非世有遂止此中空荒無人案近刻脫此中二字

 空荒作荒蕪羣象以鼻取水洒地若蒼梧㑹稽象耕鳥耘

 矣恒水又東至五河口案近刻河下有合字蓋五水所㑹非所

 詳矣阿難從摩竭國向毗舍利案舍利原本訛作舍離欲般泥

 洹諸天告阿闍世王王追至河上案此句下近刻有毗舍離諸四字乃

 梨車聞阿難來亦復來迎俱到河上阿難思惟前

 則阿闍世王致恨卻則梨車復怨卽于中河入火光

 三昧燒具兩般泥洹案具兩近刻訛作身而身二分分各在一

 岸二王各持半舍利還起二塔渡河南下一由巡

 巡卽由旬書内通用近刻訛作由延到摩竭提國巴連弗邑案弗近刻作佛

 卽是阿育王所治之城城中宮殿皆起牆闕雕文刻

 鏤累大石作山山下作石室長三丈廣二丈高丈餘

 有大乗婆羅門子名羅汰私婆亦名文殊師利住此

 城裏爽悟多智事無不達以清淨自居國王宗敬師

 事之賴此一人宏宣佛法外不能陵凡諸國中案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中國今改正惟此城爲大民人富盛競行仁義阿育

 王壞七塔作八萬四千塔最初作大塔在城南二里

 餘案二近刻作三此塔前有佛跡起精舍北戸向塔案北戸近刻作

 塔南有石柱大四五圍案此四字近刻訛作圍丈四五高三丈餘

 上有銘題云阿育王以閻浮提布施四方僧還以錢

 贖塔塔北三百步案近刻脫一塔字作北三四百步阿育王于此作

 泥犂城城中有石柱案近刻脫一城字亦高三丈餘上有師

 子柱有銘記作泥犂城因緣及年數日月恒水又東

 南逕小孤石山山頭有石室石室南向佛昔坐其中

 天帝釋以四十二事問佛佛一一以指畫石案此句原本脫

 畫石二字據近刻補畫跡故在恒水又西逕王舍新城是阿闍

 世王所造出城南四里入谷至五山裏五山周圍狀

 若城郭卽是蓱沙王舊城也案瓶沙蓱沙互相通用東西五六

 里南北七八里阿闍世王始欲害佛處其城空荒又

 無人徑入谷傅山案傳近刻訛作搏東南上十五里到耆闍

 崛山未至頂三里有石窟南向佛坐禪處西北四十

 步案四近刻作三復有一石窟阿難坐禪處夭魔波旬化作

 雕鷲恐阿難案夭妖通近刻訛作天佛以神力隔石舒手摩阿

 難肩怖卽得止鳥跡手孔悉存故曰雕鷲窟也其山

 峰秀端嚴是五山之最高也釋氏西域記云耆闍崛

 山在阿耨達王舍城東北西望其山有兩峰雙立相

 去二三里中道鷲鳥常居其嶺土人號曰耆闍崛山

 胡語耆闍鷲也案胡語二字近刻訛在又竺法維云下此處作山名耆闍鷲也又竺

 法維云羅閱祗國有靈鷲山胡語云耆闍崛山山是

 青石石頭似鷲鳥案近刻脫一石字阿育王使人鑿石假安

 兩翼兩腳鑿治其身今見存遠望似鷲鳥形故曰靈

 鷲山也數說不同遠邇亦異今以法顯親㝛其山誦

 首楞嚴香華供養聞見之宗也又西逕迦那城南三

 十里案近刻迦作伽三作二到佛苦行六年坐樹處有林木西

 行三里到佛入水洗浴天王按樹枝得扳出池處又

 北行二里得彌家女奉佛乳糜處從此北行二里佛

 于一大樹下石上東向坐食糜處樹石悉在廣長六

 尺高減二尺國中寒暑均調樹木或數千歲乃至萬

 歲從此東北行二十里到一石窟菩薩入中西向結

 跏趺坐心念若我成道當有神驗石壁上卽有佛影

 見長三尺許今猶明亮時天地大動諸天在空言此

 非過去當來諸佛成道處去此西南行減半由旬

 近刻作延貝多樹下是過去當來諸佛成道處諸天導引

 菩薩起行離樹三十步天授吉祥草菩薩受之復行

 十五步五百青雀飛來繞菩薩三帀西去案西近刻作而

 薩前到貝多樹下敷吉祥草東向而坐時魔王遣三

 玉女從北來試菩薩案近刻無此二字魔王自從南來案近刻下

 有試菩薩以足指按地魔兵卻散三女變爲老姥不

 自服案朱謀㙔云不字上疑脫一莫字佛于尼拘律樹下方石上東

 向坐案有兩峰雙立兩字起至此句向字止黃省曾刻訛在後卽是佛外祖國也祖字下國字上原

 本不梵天來詣佛處案詣近刻訛作諸四天王捧鉢處皆立

 塔外國事曰毗婆梨佛在此一樹下六年長者女以

 金鉢盛乳糜上佛佛得乳糜住足尼連禪河浴案近刻脫

 浴竟于河邊噉糜竟擲鉢水中逆流百步鉢没河

 中案没近刻訛作投迦梨郊龍王接取在宮供養先三佛鉢

 亦見佛于河傍坐摩訶菩提樹摩訶菩提樹去貝多

 樹二里于此樹下七日思惟道成魔兵試佛釋氏西

 域記曰尼連水南注恒水水西有佛樹佛于此苦行

 日食糜六年西去城五里許樹東河上卽佛入水浴

 處東上岸尼拘律樹下坐脩案拘律近刻作衢立舍女上糜于

 此于是西度水于六年樹南貝多樹下坐降魔得佛

 也佛圖調曰佛樹中枯其來時更生枝葉竺法維曰

 六年樹去佛樹五里書其異也法顯從此東南行還

 巴連弗邑順恒水西下得一精舍名曠野佛所住處

 復順恒水西下到迦尸國波羅柰城竺法維曰波羅

 柰國在迦維羅衞國南千二百里中間有恒水東南

 流佛轉法輪處在國北二十里樹名春浮維摩所處

 也法顯曰城之東北十里許卽鹿野苑本辟支佛住

 此常有野鹿栖㝛故以名焉法顯從此還居巴連弗

 邑又順恒水東行其南岸有瞻婆大國釋氏西域記

 曰恒曲次東有瞻婆國城南有卜佉蘭池案近刻訛作有佉下

 恒水在北案近刻訛作池水恒在北佛下説戒處也案下近刻訛作不

 恒水又逕波麗國卽是佛外祖國也法顯曰恒水又

 東到多摩梨靬國案靬近刻訛作帝下同卽是海口也釋氏西

 域記曰大秦一名梨靬康泰扶南傳曰從迦那調洲

 西南入大灣可七八百里乃到枝扈黎大江口度江

 逕西行極大秦也又云發拘利口入大灣中正西北

 入可一年餘得天竺江口名恒水江口有國號擔袟

 案袟近刻作袂屬天竺遣黃門字興爲擔袟王釋氏西域記

 曰恒水東流入東海蓋二水所注兩海所納自爲東

 西也釋氏論佛圖調列山海經曰案近刻脫調字西海之南

 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崑崙又曰

 鍾山西六百里有崑崙山所出五水祖以佛圖調傳

 也又近推得康泰扶南傳傳崑崙山正與調合如傳

 自交州至天竺最近泰傳亦知阿耨達山是崑崙山

 釋云賴得調傳豁然爲解乃宣爲西域圖以語法汰

 法汰以常見怪謂漢來諸名人不應河在敦煌南數

 千里而不知崑崙所在也案河近刻訛作何釋云復書曰

 刻訛作日按穆天子傳穆王于崑崙側瑶池上觴西王母

 云去宗周瀍澗萬有一千一百里何得不如調言子

 今見泰傳非爲前人不知也而今以後乃知崑崙山

 爲無熱丘何云乃胡國外乎余考釋氏之言未爲佳

 證穆天子竹書及山海經皆埋縕歲久編韋稀絶書

 䇿落次難以緝綴後人假合多差遠意至欲訪地脈

 川案欲近刻作若不與經符驗程準途故自無㑹釋氏不復

 根其衆歸之鴻致案衆近刻作艱陳其細趣以辨其非非所

 安也今按山海經曰崑崙墟在西北帝之下都崑崙

 之墟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面有九井以玉爲

 檻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郭璞曰

 此自别有小崑崙也又按淮南之書崑崙之上有木

 禾珠樹玉樹璇樹不死樹在其西案近刻脫在其西三字沙棠

 琅玕在其東絳樹在其南碧樹瑤樹在其北旁有四

 百四十門門間四里里間九純純丈五尺旁有九井

 玉橫維其西北隅北門開以納不周之風傾宮旋室

 縣圃涼風樊桐在崑崙閶闔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

 池浸之黃水黃水三周復其源是謂丹水飲之不死

 河水出其東北陬赤水出其東南陬洋水出其西北

 陬凡此四水帝之神泉以和百藥以潤萬物崑崙之

 丘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

 是謂𤣥圃之山登之乃靈能使風雨或上倍之乃維

 上天登之乃神是謂太帝之居禹乃以息土塡鴻水

 以爲名山掘崑崙虛以爲下地高誘曰地或作池

 下近刻有山海經曰不周之山不周之北門以納不周之風十九字考山海經中言不周之山者亦無此

 語當是衍文則以髣髴近佛圖調之說阿耨達六水蔥嶺

 于闐二水之限案佛圖調近刻訛作浮圖謂與經史諸書全相乖

 異又按十洲記案近刻訛作十三州說崑崙山案山下近刻衍也字在西

 海之戍地北海之亥地案北近刻訛作東去岸十三萬里有

 弱水周帀繞山案近刻作周迴繞帀山字屬下句東南接積石圃西

 北接北戸之室東北臨大闊之井案闊近刻作活西南近承

 淵之谷案近近刻作至此四角大山寔崑崙之支輔也積石

 圃南頭昔西王母告周穆王云去咸陽四十六萬里

 山高平地三萬六千里上有三角面方廣萬里形如

 偃盆下狹上廣案近刻脫下狹二字故曰崑崙山有三角其一

 角正北干辰星之輝案干近刻訛作于名曰閬風巓其一角

 正西名曰𤣥圃臺其一角正東名曰崑崙宮其處有

 積金爲天墉城面方千里城上安金臺五所玉樓十

 二其北戸山案山近刻訛作出承淵山又有墉城金臺玉樓

 相似如一淵精之闕光碧之堂瓊華之室紫翠丹房

 景燭日暉案近刻作錦雲燭日朱霞九光西王母之所治眞官

 仙靈之所宗上通旋機案近刻作璿璣元氣流布玉衡常理

 順九天而調陰陽案玉衡常理順九天近刻作五常玉衡理九天品物羣生

 希奇特出皆在于此天人濟濟不可具記案下狹上廣至此原

 本及近刻竝訛在皆往來也下張華叙東方朔神異經曰上今據十洲記訂正其北海外又

 有鍾山案近刻脫此八字上有金臺玉闕亦元氣之所含

 刻作所合天帝居治處也案居近刻訛作君下有所字衍考東方朔之言

 及經五萬里之文難言佛圖調康泰之傳是矣案佛近刻

 訛作浮又脫傳字六合之内水澤之藏大非爲巨小非爲細

 存非爲有隱非爲無其所苞者廣矣于中同名異域

 稱謂相亂亦不爲寡至如東海方丈亦有崑崙之稱

 西洲銅柱又有九府之治東方朔十洲記曰方丈在

 東海中央東西南北岸相去正等方丈面各五千里

 上專是羣龍所聚有金玉琉璃之宮三天司命所治

 處羣仙不欲升天者皆往來也張華叙東方朔神異

 經曰崑崙有銅柱焉其高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千

 里圓周如削下有迴屋仙人九府治上有大鳥名曰

 希有南向張左翼覆東王公右翼覆西王母背上小

 處無羽萬九千里西王母歲登翼上之東王公也故

 其柱銘曰崑崙銅柱其高入天圓周如削膚體美焉

 其鳥銘曰有鳥希有綠赤煌煌不鳴不食東覆東王

 公西覆西王母王母欲東登之自通陰陽相須惟㑹

 益工遁甲開山圖曰五龍見教天皇被跡望在無外

 柱州崑崙山上榮氏注云五龍治在五方爲五行神

 案近刻脫五字五龍降天皇兄弟十二人分五方爲十二部

 法五龍之跡行無爲之化天下仙聖治在柱州崑崙

 山上無外之山在崑崙東南萬二千里五龍天皇皆

 出此中爲十二時神也山海經曰崑崙之丘寔惟帝

 之下都其神陸吾是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然六

 合之内其苞遠矣幽致沖妙難本以情萬像遐淵

 下近刻衍一渾字思絶根尋自不登兩龍于雲轍騁八駿于

 龜途等軒轅之訪百靈方大禹之集㑹計儒墨之說

 孰使辨哉

又出海外南至積石山下有石門案此下原本及近刻有河水冒以西南流

七字考山海經云積石之山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流卽今河行積石山南遶其東折而西流逕山北然後轉

東北流形勢適合石門當在折西之處不得云西南流也作水經者誤以爲河自石門潛行地中而入蔥嶺然

後復出故不取冒以西流之語下言入蔥嶺則上不得言其流當是後人見山海經河水冒以西流句與下有

石門相連遂掇其語于此又因下文言南入蔥嶺更臆攺西流爲西南流耳杜佑通典兩引水經南至積石山

下有石門卽接以又南入蔥嶺山又從蔥嶺出而東北流絶不及河水冒以西南流七字其爲唐時本所無甚

明今據通典訂正刪去七字

 山海經曰河水入渤海又出海外案近刻訛作出渤海又海水西

 北入禹所導積石山山在隴西郡河關縣西南羌中

 余考羣書咸言河出崑崙重源潛發淪于蒲昌出于

 海水故洛書曰河自崑崙出于重野謂此矣逕積石

 而爲中國河故成公子安大河賦曰覽百川之宏壯

 莫尚美于黃河潛崑崙之峻極出積石之嵯峨釋氏

 西域記曰河自蒲昌潛行地下南出積石而經文在

 此似如不比積石宜在蒲昌海下矣案山海經云海内崑崙之墟在

 西北河水出東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入渤海又出海外卽西而北入禹所導積石山水經蓋本其說後記

 蔥嶺于闐河則又本之西域傳其書雜襲而成故漫無倫次道元則以蔥嶺于闐之河入蒲昌海潛行地

 中復出爲積石河蔥嶺在今回部葉爾羌西于闐卽和闐在葉爾羌東南蒲昌海卽羅布淖爾在闢展西

 南積石山在靑海境積石之西五六百里卽星宿海今呼鄂敦塔拉朱思本所謂水從地湧出如井其井

 百餘者也道元言河之所潛出于積石宜卽指星宿海








水經注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