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水經注 卷第二十九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三十

水經注卷二十九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沔水  潛水  湍水  均水

  粉水  白水  比水

沔水與江合流又東過彭蠡澤

 尚書禹貢匯澤也鄭𤣥曰匯回也漢與江鬭轉東成

 其澤矣

又東北出居巢縣南案此經及下又東過牛渚當在其一東北流之下又過毗陵縣北為

北江之上

 古巢國也湯伐桀桀奔南巢即巢澤也尚書周有巢

 伯來朝春秋文公十二年夏楚人圍巢巢羣舒國也

 舒叛故圍之永平元年漢明帝更封菑丘侯劉般爲

 侯國也江水自濡湏口又東左㑹柵口水導巢湖

 近刻訛作遵東逕烏上城北又東逕南譙僑郡城南又東

 絶塘逕附農山北又東左㑹清溪水水出東北馬子

 硯之清溪也東逕清溪城南屈而西南案此下近刻有流字

 山西南流注柵水謂之清溪口柵水又東左㑹白石

 山水水發白石山西逕李鵲城南西南注柵水案西南近

 刻訛作西流柵水又東南積而為竇湖中有洲湖東有韓

 綜山案綜近刻訛作縱山上有城山北湖水東出為後塘北

 湖湖南即塘也塘上有潁川僑郡故城也竇湖水東

 出謂之竇湖口東逕刺史山北案東逕近刻作湖水東出逕歴韓

 綜山南逕流二山之間出王武子城北城在刺史山

 上湖水又東逕右塘穴北為中塘塘在四水中水出

 格虎山北山上有虎山城案近刻脱城字有郭僧坎城水北

 有趙祖悦城竝故東關城也昔諸葛恪帥師作東興

 堤以遏巢湖傍山築城使將軍全端留畧等各以千

 人守之魏遣司馬昭督鎮東諸葛誕率衆攻東關三

 城將毀堤遏諸軍作浮梁陳于堤上分兵攻城恪遣

 冠軍丁奉等登塘鼓譟奮擊案塘近刻訛作城朱異等以水

 軍攻浮梁魏征東胡遵軍士爭渡梁壞投水而死者

 數千塘即東興堤城亦關城也柵水又東南逕髙江

 産城南胡景畧城北案近刻脱畧字又東南逕張祖禧城南

 東南流屈而北逕鄭衛尉城西魏事已乆難用取悉

 推舊訪新畧究如此又北委折蒲浦出焉柵水又東

 南流注于大江謂之柵口案此下近刻有水字衍

又東過牛渚縣南又東至石城縣案牛渚乃山名非縣名大江過其北非過

其南縣南二字之上有脱文牛渚在今當塗縣西北二十里石城故城在今貴池縣西七十里道元辯經之誤

云不得逕牛渚而方屆石城也今攷石城不特在牛渚西且在居巢西居巢故城在今巢縣東北五里漢書地

理志丹陽郡石城下云分江水首受江東至餘姚入海餘姚當是餘杭之誤作水經者本之曰至石城懸分為

二其一東北流其一又過毗陵縣北為北江人東至㑹稽餘姚縣東入于海以地望推之訛舛不可通沔水與

江合流又東過彭蠡澤下當云又東過皖縣南又東至石城縣分為二其一東北流又東北出居巢縣南又東

過牛渚又過毗陵縣北為北江其一東至㑹稽餘杭縣東入于海則與漢志適協不言北江所終者水經之末

記禹貢山水澤地所在云北江在毗陵北界東入海大江源委固首尾完備矣然沔水經文自彭蠡以下在道

元時已倒亂道元雖正其失而言之亦未能明析是以自言緝綜所纒未必一得其實也

 經所謂石城縣者即宣城郡之石城縣也牛渚在姑

 熟烏江両縣界中于石城東北減五百許里安得逕

 牛渚而方屆石城也盖經之謬誤也

分為二其一東北流其一案此二字當在東至㑹稽餘姚縣之上又過毗

陵縣北為北江

 地理志毗陵縣㑹稽之屬縣也案近刻志下衍曰字㑹稽上衍舊字復脱

 丹徒縣北二百步有故城案縣下近刻衍也字本毗陵郡治

 也舊去江三里岸稍毀遂至城下城北有揚州刺史

 劉繇墓淪于江江即北江也經書為北江則可案為近刻

 訛作又言東至餘姚則非攷其逕流知經之誤矣地

 理志曰江水自石城東出逕吳國南為南江案地理志丹陽

 郡石城下云分江水首受江東至餘姚入海于㑹稽郡吳下云南江在南東入海本屬二水各不相䝉道

 元合之為一非也江水自石城東入為貴口東逕石城縣北

 晉太康元年案近刻脱立字𨽻宣城郡東合大溪案大近刻訛作

 溪水首受江北逕其縣故城東又北入南江南江

 又東與貴長池水合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攷江水自石城東入以下竝

 注内叙分江水所逕今改正水出縣南郎山北流為貴長池池水

 又北注于南江南江又東逕宣城之臨城縣南案此十二

 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東訛作又南東又東合涇水案合下近刻衍注字南江

 又東與桐水合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東逕安吳縣號

 曰安吳溪又東旋溪水注之水出陵陽山下逕陵陽

 縣西為旋溪水昔縣人陽子明釣得白龍處後三年

 龍迎子明上陵陽山山去地千餘丈後百餘年呼山

 下人令上山半與語溪中子安問子明釣車所在後

 二十年子安死山下有黄鶴栖其冢樹鳴常呼子安

 故縣取名焉晉咸康四年改曰廣陽縣溪水又北

 近刻訛作漢合東溪水水出南里山北逕其縣東桑欽曰

 淮水出縣之東南北入大江案此水今亦名小淮河其水又北

 歴蜀由山又北左合旋溪北逕安吳縣東晉太康元

 年分宛陵立縣南有落星山山有懸水五十餘丈下

 為深潭潭水東北流左入旋溪而同注南江南江之

 北即宛陵縣界也案近刻脱南江二字南江又東逕寧國縣南

 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太康元年分宛陵置南江又東

 逕故鄣縣南安吉縣北光和之末天下大亂此鄉保

 險守節案近刻脱鄉字漢朝嘉之中平二年分故鄣之南鄉

 以為安吉縣縣南有釣頭泉懸湧一仞乃流于川川

 水下合南江南江又東北為長瀆歴湖口案此十一字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經湖口訛作河口南江東注于具區案南江近刻訛作江南謂之

 五湖口五湖謂長蕩湖太湖射湖貴湖滆湖也案近刻蕩

 訛作塘射湖脱湖字貴湖下衍上湖二字郭景純江賦曰注五湖以漫漭

 蓋言江水經緯五湖而苞注太湖也是以左丘明述

 國語曰越伐吳案此下近刻衍而字戰于五湖是也又云范蠡

 滅吳返至五湖而辭越斯乃太湖之兼攝通稱也

 刻脱兼字虞翻曰是湖有五道故曰五湖韋昭曰五湖今

 太湖也尚書謂之震澤爾雅以為具區方圓五百里

 湖有苞山春秋謂之夫椒山有洞室入地潛行北通

 琅邪東武縣俗謂之洞庭旁有青山一名夏架山山

 有洞穴潛通洞庭山上有石鼓長丈餘鳴則有兵故

 吳記曰太湖有苞山在國西百餘里居者數百家出

 弓弩材旁有小山山有石穴南通洞庭深逺莫知所

 極三苖之國左洞庭右彭蠡今宫亭湖也以太湖之

 洞庭對彭蠡則左右可知也余按二湖俱以洞庭為

 目者亦分為左右也但以趣矚為方耳既據三苖宜

 以湘江為正是以郭景純之江賦云爰有包山洞庭

 巴陵地道潛逹旁通幽岫窈窕山海經曰浮玉之山

 北望具區苕水出于其隂北流注于具區謝康樂云

 山海經浮玉之山在句餘東五百里案近刻脱百字便是句

 餘縣之東山乃應入海句餘案近刻訛作具區今在餘姚烏

 道山西北案近刻脱西字何由北望具區也以為郭于地理

 甚昧矣言洞庭南口有羅浮山髙三千六百丈浮山

 東石樓下有兩石鼓叩之清越所謂神鉦者也事備

 羅浮山記㑹稽山宜直湖南又有山隂溪水入焉山

 隂西四十里案山隂下近刻衍縣字有二溪東溪廣一丈九尺

 冬煖夏冷西溪廣三丈五尺冬冷夏煖二溪北出行

 三里至徐村合成一溪廣五丈餘而温涼又雜盖山

 海經所謂苕水也北逕羅浮山而下注于太湖故言

 出其隂入于具區也湖中有大雷小雷三山亦謂之

 三山湖又謂之洞庭湖楊泉五湖賦曰案泉近刻訛作修

 首無錫足蹏松江負烏程于背上懷太吳以當胷岞

 嶺崔嵬穹隆紆曲大雷小雷湍波相逐用言湖之苞

 極也太湖之東吳國西十八里有岞嶺山俗説此山

 本在太湖中案近刻脱山字禹治水移進近吳案近刻訛作近東

 東及西南有兩小山案近刻脱東及二字皆有石如卷笮俗云

 禹所用牽山也太湖中有淺地長老云是笮嶺山蹠

 自此以東差深案東近刻訛作求言是牽山之溝此山去太

 湖三十餘里東則松江出焉案此六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攷以下皆係

 注内叙太湖之水下流注海為三江者今改正上承太湖更逕笠澤在吳南

 松江左右也國語曰越伐吳吳禦之笠澤越軍江南

 吳軍江北者也虞氏曰松江北去吳國五十里江側

 有丞胥二山山各有廟案此下近刻有國南五十里五字係重出衍文魯哀

 公十三年越使二大夫疇無餘謳陽等伐吳吳人敗

 之獲二大夫大夫死故立廟于山上號曰丞胥二王

 也胥山上今有壇石長老云胥神所治也下有九折

 路南出太湖闔閭造以遊姑胥之臺以望太湖也松

 江自湖東北流逕七十里江水歧分謂之三江口

 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近刻歧訛作竒吳越春秋稱范蠡去越乘舟

 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者也此亦别為三江五湖

 雖名稱相亂案近刻脱名字不與職方同庾仲初揚都賦注

 曰案近刻脱賦字今太湖東注為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分

 流東北入海為婁江東南入海為東江與松江而三

 也吳記曰一江東南行七十里入小湖為次溪自湖

 東南出謂之谷水案谷水上近刻衍為字此句之下衍吳記曰三字谷水出

 吳小湖逕由巻縣故城下神異傳曰由卷縣秦時長

 水縣也始皇時縣有童謡曰城門當有血城陷沒為

 湖有老嫗聞之憂懼旦往窺城門門侍欲縛之嫗言

 其故嫗去後門侍殺犬以血塗門嫗又往見血走去

 不敢顧忽有大水長欲沒縣主簿令幹入白令令見

 幹曰何忽作魚幹又曰明府亦作魚遂乃淪陷為谷

 矣因目長水城水曰谷水也吳記曰谷中有城故由

 卷縣治也即吳之柴辟亭案辟近刻訛作僻故就李鄉檇李

 之地秦始皇惡其勢王令囚徒十餘萬人汙其土表

 以汙惡名改曰囚卷亦曰由卷也吳黄龍三年案近刻訛

 作四有嘉禾生卷縣改曰禾興後太子諱和改為嘉

 興春秋之檇李城也谷水又東南逕嘉興縣城西谷

 水又東南逕鹽官縣故城南舊吳海昌都尉治晉太

 康中分嘉興立案近刻訛作治太康地道記吳有鹽官縣樂

 資九州志曰縣有秦延山案延近刻訛作逕秦始皇逕此美

 人死葬于山上山下有美人廟谷水之右有馬臯城

 故司鹽都尉城吳王濞煮海為鹽于此縣也是以漢

 書地理志曰縣有鹽官東出五十里有武原鄉故越

 地也秦于其地置海鹽縣地理志曰縣故武原鄉也

 後縣淪為柘湖又徙治武原鄉改曰武原縣王莽名

 之展武案展近刻訛作辰漢安帝時案近刻脱時字武原之地又淪

 為湖今之當湖也後乃移此縣南有秦望山秦始皇

 所登以望東海故山得其名焉谷水于縣出為澉浦

 案澉近刻訛作散以通巨海案引吳記至此胡渭云即庾仲初所謂東南入海為東江者也

 光熙元年有毛民三人集于縣盖汎于風也

又東至㑹稽餘姚縣東入于海

 謝靈運云具區在餘暨案近刻訛作餘姚然則餘暨是餘姚

 之别名也今餘暨之南餘姚西北浙江與浦陽江同

 㑹歸海但水名已殊非班固所謂南江也郭景純曰

 三江者岷江松江浙江也然浙江出南蠻中不與岷

 江同作者述志多言江水至山隂為浙江今江南枝

 分歴烏程縣南通餘杭縣則與浙江合故闞駰十三

 州志曰江水至㑹稽與浙江合案此所謂歴烏程縣南通餘杭縣則與浙

 江合者乃漢志所謂分江水之正流非南江枝分也然則漢志餘姚為餘杭之誤以此證之甚明

 江自臨平湖南通浦陽江又于餘暨東合浦陽江自

 秦望分派東至餘姚縣案近刻脱至字又為江也案此下叙姚江在餘

 姚縣南者其水非浦陽江之分派道元欲附會經東至餘姚入海之文故有此説東與卓箱

 水合水出車箱山乘髙瀑布四十餘丈雖有水旱而

 澍無増減江水又東逕黄橋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攷浙江

 自臨平湖南通浦陽江以下乃注内因經之訛别敘餘姚之水臨江有漢蜀郡太守

 黄昌宅橋本昌創建也昌為州書佐妻遇賊相失後

 㑹于蜀復脩舊好江水又東逕赭山南案赭近刻訛作緒

 翻嘗登此山四望誡子孫可居江北世有禄位居江

 南則不昌也然住江北者相繼代興時在江南者

 近刻訛作有輒多淪替仲翔之言為有徴矣江水又經官

 倉倉即日南太守虞國舊宅號曰西虞以其兄光居

 縣東故也是地即其雙鴈送故處江水又東逕餘姚

 縣故城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攷經有至會稽餘姚之文故注以縣南水當之

 縣城是吳將朱然所築南臨江津北背巨海夫子所

 謂滄海浩浩萬里之淵也縣西去㑹稽百四十里因

 句餘山以名縣案因下近刻衍其字山在餘姚之南句章之北

 也江水又東逕穴湖塘湖水沃其一縣竝為良疇矣

 江水又東注于海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是所謂三江者

 也故子胥曰吳越之國三江環之民無所移矣但東

 南地卑萬流所湊濤湖泛決觸地成川枝津交渠世

 家分夥故川舊瀆難以取悉雖麤依縣地緝綜所纒

 亦未必一得其實也

潛水出巴郡宕渠縣

 潛水盖漢水枝分潛出故受其稱耳今爰有大穴潛

 水入焉通岡山下西南潛出謂之伏水或以為古之

 潛水鄭𤣥曰漢别為潛其穴本小水積成澤流與漢

 合大禹自導漢疏通即為西漢水也故書曰沱潛既

 道劉澄之稱白水入潛然白水與羌水合入漢是猶

 漢水也縣以延熙中分巴立宕渠郡盖占賨國也今

 有賨城縣有渝水夾水上下皆賨民所居漢祖入關

 從定三秦其人勇健好歌儛髙祖愛習之今巴渝儛

 是也縣西北有徐曹水南逕其縣下注潛水縣有車

 騎將軍馮緄桂陽太守李温冢二子之靈常以三月

 還鄉漢水暴長案近刻脱漢字郡縣吏民莫不于水上祭之

 案近刻脱之字今所謂馮李也

又南入于江

 庾仲雍云墊江有别江出晉壽縣即潛水也其南源

 取道巴西案近刻脱道字是西漢水也

湍水出酈縣北芬山南流過其縣東又南過冠軍縣東

 湍水出𢎞農界翼望山水甚清徹東南流逕南陽酈

 縣故城東案近刻脱陽字史記所謂下酈析也案近刻脱析字漢武

 帝元朔元年封左將黄同為侯國湍水又南菊水注

 之水出西北石澗山芳菊溪亦言出析谷盖溪澗之

 異名也源旁悉生菊草潭澗滋液極成甘美云此谷

 之水土餐挹長年司空王暢太傅袁隗太尉胡廣竝

 汲飲此水以自綏養是以君子留心甘其臭尚矣菊

 水東南流入于湍湍水又逕其縣東南歴冠軍縣西

 北有楚堨髙下相承八重周十里方塘蓄水澤潤不

 窮湍水又逕冠軍縣故城東縣本穰縣之盧陽鄉宛

 之臨駣聚漢武帝以霍去病功冠諸軍故立冠軍縣

 以封之水西有漢太尉長史邑人張敏碑碑之西有

 魏征南軍司張詹墓墓有碑碑背刊云白楸之棺易

 朽之裳銅鐵不入丹器不藏案丹近刻訛作凡嗟矣後人幸

 勿我傷自後古墳舊冢莫不夷毀而是墓至元嘉初

 尚不見發六年大水蠻僟始被發掘説者言初開金

 銀銅錫之器朱漆雕刻之飾爛然有二朱漆棺棺前

 垂竹簾隠以金釘墓不甚髙而内極寛大虛設白楸

 之言空負黄金之實雖意錮南山寕同壽乎湍水又

 逕穰縣為六門陂漢孝元之世案元近刻訛作成南陽太守

 邵信臣以建昭五年斷湍水立穰西石堨案堨近刻訛作碣

 至元始五年更開三門為六石門故號六門堨也溉

 穰新野昆陽三縣五千餘頃漢末毀廢遂不脩理晉

 太康三年鎮南將軍杜預復更開廣利加于民今廢

 不脩矣六門側又有六門碑案又近刻訛作猶是部曲主安

 陽亭侯鄧達等以太康五年立湍水又逕穰縣故城

 北又東南逕魏武故城之西南是建安三年曹公攻

 張繡之所築也

又東過白牛邑南

 湍水自白牛邑南建武中世祖封劉嵩為侯國案此下近

 刻衍湍水又三字東南逕安衆縣故城南縣本宛之西鄉漢

 長沙定王子康侯丹之邑也湍水東南流涅水注之

 水出涅陽縣西北岐棘山東南逕涅陽縣故城西漢

 武帝元朔四年封路最為侯國王莽之所謂前亭也

 應劭曰在涅水之陽矣縣南有二碑碑字紊滅不可

 復識云是左伯豪碑案伯豪近刻訛作桃伯涅水又東南逕安

 衆縣堨而為陂謂之安衆港魏太祖破張繡于是處

 與荀彧書曰繡遏吾歸師迫我死地盖于二水之間

 以為沿涉之艱阻也涅水又東南流注于湍水

又東南至新野縣

 湍水至縣西北東分為鄧氏陂漢太傅鄧禹故宅與

 奉朝請四華侯鄧晨故宅隔陂案近刻與訛作其華訛作亭鄧颺

 謂晨宅畧存焉案謂近刻訛作為

東入于淯案此四字原本訛入注内接畧存焉下近刻仍作經文接又東南至新野縣下

均水出析縣北山南流過其縣之東

 均水發源𢎞農郡之盧氏縣熊耳山山南即脩陽葛

 陽二縣界也雙峯齊秀望若熊耳因以為名齊桓公

 召陵之㑹西望熊耳即此山也太史公司馬遷皆嘗

 登之縣即析縣之北鄉故言出析縣北山也案近刻脱山字

 均水又東南流逕其縣案流下近刻衍注字下南越南鄉縣

 南越三字有舛誤當作又南逕又南流與丹水合

又南當涉都邑北南入于沔

 均水南逕順陽縣西漢哀帝更為博山縣明帝復曰

 順陽應劭曰縣在順水之陽今于是縣則無聞于順

 水矣章帝建初四年封衞尉馬廖為侯國案廖近刻訛作康

 晉太康中立為順陽郡縣案近刻脱郡字西有石山南臨均

 水均水又南流注于沔水謂之均口者也故地理志

 謂之淯水言熊耳之山淯水出焉又東南至順陽入

 于沔案地理志𢎞農郡盧氏熊耳山在東又有育水南至順陽入沔

粉水出房陵縣東流過郢邑南

 粉水導源東流逕上粉縣案逕近刻訛作注取此水以漬粉

 則皓耀鮮潔有異衆流故縣水皆取名焉

又東過穀邑南東入于沔案此十字原本訛入注内近刻乃為經文

 粉水至筑陽縣西而下注于沔水謂之粉口案近刻訛作水

 粉水旁有文將軍冢案近刻脱旁字墓隧前有石虎石柱甚

 脩麗閭丘羡之為南陽葬婦墓側將平其域夕忽夢

 文諫止羡之不從後羡之為楊佺期所害論者以為

 文將軍之祟也

白水出朝陽縣西東流過其縣南

 王莽更名朝陽為厲信縣案近刻訛作王莽更之曰朝陽也為厲信縣

 劭曰縣在朝水之陽今朝水逕其北而不出其南也

 盖邑郭淪移川渠狀改故名舊傳遺稱在今也

又東至新野縣南案近刻訛作縣西東入于淯

比水出比陽東北太胡山案比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泚注内同卷之三十二沘水亦

訛作泚攷漢書地理志南陽郡比陽應劭曰比水所出東入蔡又廬江郡灊縣沘山沘水所出北至壽春入芍

陂師古曰音比又布几反今據以訂正二水之名東南流過其縣南案過近刻訛作逕

泄水從南來注之

 太胡山在比陽北如東三十餘里廣圓五六十里張

 衡賦南都所謂天封太狐者也應劭曰比水出比陽

 縣東入蔡經云泄水從南來注之然比陽無泄水盖

 誤引壽春之沘泄耳余以延昌四年䝉除東荆州刺

 史州治比陽縣故城城南有蔡水出南磐石山故亦

 曰磐石川西北流注于比非泄水也呂氏春秋曰齊

 令章子與韓魏攻荆荆使唐蔑應之夾比而軍欲視

 水之深淺荆人射之而莫知也有芻者曰兵盛則水

 淺矣章子夜襲之斬蔑于是水之上也比水又西澳

 水注之水北出茈丘山東流屈而南轉又南入于比

 水按山海經云澳水又北入視不注比水余按呂忱

 字林及難字爾雅竝言𤄶水在比陽脈其川流所㑹

 診其水土津注宜是𤄶水音藥也比水又西南歴長

 岡舊月城北案舊字近刻訛在北字下比水右㑹馬仁陂水水出

 潕隂北山泉流競湊水積成湖盖地百頃謂之馬仁

 陂陂水歴其縣下西南堨之以溉田疇公私引裂

 刻訛作列水流遂斷故瀆尚存比水又南逕㑹口與堵水

 枝津合案堵近刻訛作緒比水又南與澧水㑹澧水源出于

 桐柏山與淮同源而别流西注故亦謂水為派水澧

 水西北流逕平氏縣故城東北王莽更名其縣曰平

 善城内有南陽都鄉正衛彈勸碑澧水又西北合溲

 水水出湖陽北山案陽近刻訛作南西流北屈逕平氏城西

 而北入澧水澧水又西注比水比水自下亦通謂之

 為派水昔漢光武破甄阜梁丘賜于比水西斬之于

 斯水也比水又南趙醴二渠出焉案醴近刻作澧比水又西

 南流謝水注之水出謝城北其源微小案其近刻訛作二

 城漸大城周迴側水申伯之都邑案近刻脱此五字詩所謂

 申伯番番既入于謝者也世祖建武十三年封樊重

 少子丹為謝陽侯即其國也然則是水即謝水也髙

 岸下深案近刻脱髙字浚流徐平時人目之為渟瀯水城戍

 又以渟瀯為目非也其城之西舊棘陽縣治故亦謂

 之棘陽城也謝水又東南逕新都縣左注比水比水

 又西南流逕新都縣故城西王莽更之曰新林郡國

 志以為新野之東鄉故新都者也

又西至新野縣南入于淯

 比水于岡南西南流戍在岡上比水又西南與南長

 坂門二水合其水東北出湖陽東隆山山之西側有

 漢日南太守胡著碑子珍騎都尉尚湖陽長公主即

 光武之伯姊也廟堂皆以青石為階陛廟北有石堂

 珍之𤣥孫桂陽太守瑒以延熹四年遭母憂于墓次

 立石祠勒銘于梁石宇傾頽而梁字無毀盛𢎞之以


 為樊重之母畏雷室盖傳疑之謬也隆山南有一小

 山山坂有兩石虎相對夾隧道雖處蠻荒全無破毀

 作制甚工信為妙矣世人因謂之為石虎山其水西

 南流逕湖陽縣故城南地理志曰故廖國也竹書紀

 年曰楚共王㑹宋平公于湖陽者矣東城中有二碑

 似是樊重碑悉載故吏人名司馬彪曰仲山甫封于

 樊因氏國焉爰自宅陽徙居湖陽能治田殖至三百

 頃廣起廬舍案近刻脱廣字髙樓連閣波陂灌注竹木成林

 六畜放牧魚蠃梨果檀棘桑麻閉門成市兵弩器械

 貲至百萬其興工造作為無窮之功案近刻脱功字巧不可

 言富擬封君世祖之少數歸外氏及之長安受業齎

 送甚至世祖即位追爵敬侯詔湖陽為重立廟置吏

 奉祠巡祠章陵常幸重墓其水四周城慨城之東南

 有若令樊萌中常侍樊安碑城南有數碑無字又有

 石廟數間依于墓側棟宇崩毀惟石壁而已亦不知

 誰之胄族矣其水南入大湖湖陽之名縣藉茲而納

 稱也湖水西南流又與湖陽諸陂散水合謂之板橋

 水又西南與醴渠合又有趙渠注之二水上承派水

 南逕新都縣故城東兩瀆雙引南合板橋水板橋水

 又西南與南長水㑹水上承唐子襄鄉諸陂散流也

 唐子陂在唐子山西南有唐子亭漢光武自新野屠

 唐子鄉殺湖陽尉于是地陂水清深光武後以爲神

 淵西南流于新野縣與板橋水合西南注于比水比

 水又西南流注于淯水也







水經注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