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水經注 卷第二十二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三

水經注卷二十二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潁水  洧水  潩水

   潧水  渠沙水

潁水出潁川陽城縣西北少室山

 秦始皇十七年滅韓以其地為潁川郡蓋因水以著

 稱者也漢高帝二年以為韓國王莽之左隊也山海

 經曰潁水出少室山地理志曰出陽城縣陽乾山今

 潁水有三源竒發右水出陽乾山之潁谷春秋潁考

 叔為其封人其水東北流中水導源少室通阜東南

 流逕負黍亭東春秋定公六年鄭伐馮滑負黍者也

 馮敬通顯志賦曰求善卷之所在遇許由于負黍京

 相璠曰負黍在潁川陽城縣西南二十七里世謂之

 黄城也亦或謂是水為㶏水東與右水合左水出少

 室南溪東合潁水故作者互舉二山言水所發也

 刻互訛作乃山訛作三呂氏春秋曰卞隨恥受湯讓自投此水

 而死張顯逸民傳嵇叔夜髙士傳竝言投泂水而死

 未知其孰是也

東南過其縣南案近刻作又東南又字後人所加

 潁水又東五渡水注之其水導源崈髙縣東北太室

 東溪縣漢武帝置以奉太室山俗謂之崧陽城及春

 夏雨泛水自山頂而迭相灌澍崿流相承為二十八

 浦也暘旱輟津案晹近刻作陽而石潭不耗道路遊憩者惟

 得餐飲而已案餐近刻訛作飡無敢澡盥其中茍不如法必

 數日不豫是以行者憚之山下大潭周數里案潭近刻訛作

 而清深肅潔水中有立石髙十餘丈廣二十許歩

 上甚平整緇素之士多泛舟升陟取暢幽情其水東

 南逕陽城西案南逕近刻訛作流南石溜縈委溯者五渉故亦

 謂之五渡水東南流入潁水潁水逕其縣故城南昔

 舜禪禹禹避商均伯益避啟竝于此也亦周公以土

 圭測日景處漢成帝永始元年封趙臨為侯國也縣

 南對箕山山上有許由冢堯所封也故太史公曰余

 登箕山其上有許由墓焉案其近刻訛作之山下有牽牛墟

 側潁水有犢泉是巢父還牛處也石上犢跡存焉又

 有許由廟碑闕尚存是漢潁川太守朱寵所立潁水

 逕其北東與龍淵水合其水導源龍淵東南流逕陽

 城北又東南入于潁潁水又東平洛溪水注之水發

 玉女臺下平洛澗世謂之平洛水呂忱所謂勺水出

 陽城山蓋斯水也又東南流注于潁潁水又東出陽

 闗案陽下近刻衍城字歴康城南魏眀帝封尚書右僕射衛臻

 為康鄉侯此即臻封邑也

又東南過陽翟縣北

 潁水東南流逕陽關聚聚夾水相對俗謂之東西二

 土城也潁水又逕上棘城西又屈逕其城南春秋左

 傳襄公十八年楚師伐鄭城上棘以渉潁者也縣西

 有故堰堰石崩褫頺基尚存舊遏潁水枝流所出也

 其故瀆東南逕三封山北今無水渠中又有泉流出

 焉時人謂之嵎水東逕三封山東東南歴大陵西連

 山亦曰啓筮亭啓享神于大陵之上即鈞臺也春秋

 左傳曰夏啓有鈞臺之饗是也杜預曰河南陽翟縣

 南有鈞臺其水又東南流水積為陂陂方十里俗謂

 之鈞臺陂案鈞字近刻訛在下句指字下蓋陂指臺取名也又西南

 流逕夏亭城西又屈而東南為郟之靡陂潁水自堨

 東逕陽翟縣故城北案近刻脫縣字夏禹始封于此為夏國

 故武王至周曰吾其有夏之居乎遂營洛邑徐廣曰

 河南陽城陽翟則夏地也春秋經書秋鄭伯突入于

 櫟左傳桓公十五年突殺檀伯而居之服䖍曰檀伯

 鄭守櫟大夫櫟鄭之大都宋忠曰今陽翟也周末韓

 景侯自新鄭徙都之王𨼆曰陽翟本櫟也案近刻脫陽字

 潁川郡治也城西有郭奉孝碑側水有九山祠碑

 水近刻訛作水側叢柏猶茂北枕川流也

又東南過潁陽縣西又東南過潁隂縣西南

 應劭曰縣在潁水之陽故邑氏之按東觀漢記漢封

 車騎將軍馬防為侯國防城門校尉位在九卿上絶

 席潁水又南逕潁鄉城西潁隂縣故城在東北舊許

 昌典農都尉治也後改為縣魏眀帝封侍中辛毗為

 侯國也潁水又東南逕柏祠曲東歴岡丘城南故汾

 丘城也春秋左傳襄公十八年楚子庚治兵于汾司

 馬彪曰襄城縣有汾丘杜預曰在襄城縣之東北也

 逕繁昌故縣北曲蠡之繁陽亭也魏書國志曰文帝

 以漢獻帝延康元年行至曲蠡登壇受禪于是地

 刻脫壇受二字改元黄初其年以潁隂之繁陽亭為繁昌縣

 城内有三臺時人謂之繁昌臺壇前有二碑昔魏文

 帝受禪于此案近刻脫受字自壇而降曰舜禹之事吾知之

 矣故其石銘曰遂于繁昌築靈壇也案壇近刻訛作臺于後

 其碑六字生金論者以為司馬金行故曹氏六世遷

 魏而事晉也潁水又東南流逕青陵亭城北北對青

 陵陂陂縱廣二十里潁水逕其北枝入為陂陂西則

 漷水注之水出襄城縣之邑城下案襄近刻訛作褒東流注

 于陂陂水又東入臨潁縣之狼陂潁水又東南流而

 厯臨潁縣也

又東南過臨潁縣南又東南過汝南㶏强縣北洧水從

河南密縣東流注之

 臨潁舊縣也潁水自縣西注案近刻脫注字小㶏水出焉

 刻脫焉字爾雅曰潁别為沙郭景純曰皆大水溢出别為

 小水之名也亦猶江别為沱也潁水又東南逕臯城

 北案臯近刻訛作澤即古臯城亭矣案臯城近刻訛作城臯春秋經書

 公及諸侯盟于臯鼬者也臯澤字相似名與字乖耳

 潁水又東逕㶏陽城南竹書紀年曰孫何取㶏陽㶏

 强城在東北潁水不得逕其北也潁水又東南潩水

 入焉非洧水也

又東過西華縣北

 王莽更名之曰華望也案也上近刻衍縣字有東故言西矣

 近刻作也世祖光武皇帝建武中封鄧晨為侯國漢濟北

 戴封字平仲為西華令遇天旱慨治功無感乃積柴

 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大雨暴至逺近歎服案近刻訛作伏

 永元十三年徵太常焉案焉近刻作也縣北有習陽城潁水

 逕其南案近刻作經其南也經所謂洧水流注之也

又南過女陽縣北案漢志女陽師古曰女讀曰汝其下女隂亦同近刻女汝二字雜用

 縣故城南有汝水枝流故縣得厥稱矣闞駰曰本汝

 水别流其後枯竭號曰死汝水故其字無水余按汝

 女乃方俗之音故字隨讀改未必一如闞氏之說以

 窮通損字也潁水又東大㶏水注之又東南逕博陽

 縣故城東案近刻脫故字城在南頓縣北四十里漢宣帝封

 邴吉為侯國王莽更名樂嘉

又東南過南頓縣北㶏水從西來流注之

 㶏水于樂嘉縣入潁不至于頓頓故頓子國也周之

 同姓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楚伐陳納頓子于頓是也

 俗謂之潁隂城非也潁水又東南逕陳縣南又東南

 左會交口者也

又東南至新陽縣北蒗𦿆渠水從西北來注之

 經云蒗𦿆渠者百尺溝之名别也潁水南合交口新

 溝案近刻脫潁水二字自是東出潁上有堰謂之新陽堰俗謂

 之山陽堨非也新溝自潁北東出縣在水北故應劭

 曰縣在新水之陽今縣故城在東眀潁水不出其北

 蓋經誤耳潁水自堰東南流案堰字近刻訛在東字下逕項縣故

 城北春秋僖公十七年魯滅項是矣潁水又東右合

 谷水水上承平鄉諸陂東北逕南頓縣故城南側城

 東注春秋左傳所謂頓迫于陳而奔楚自頓徙南故

 曰南頓也今其城在頓南三十餘里又東逕項城中

 楚襄王所郭以為别都都内西南小城項縣故城也

 舊潁州治谷水逕小城北又東逕魏豫州刺史賈逵

 祠北案近刻脫魏豫州三字王𨼆言祠在城北非也廟在小城

 東昔王凌爲宣王司馬懿所執屆廟而歎曰賈梁道

 王凌魏之忠臣惟汝有靈知之遂仰鴆而死廟前有

 碑碑石金生干寶曰黄金可採爲晉中興之瑞谷水

 又東流出城東注潁潁水又東側潁有公路城袁術

 所築也故世因以術字名城矣潁水又東逕臨潁城

 北城臨水闕南面又東逕雲陽二城間南北翼水竝

 非所具又東逕丘頭丘頭南枕水案近刻脫南字魏書郡國

 志曰宣王軍次丘頭王凌面縛水次故號武丘矣潁

 水又東南流案近刻脫流字于故城北細水注之水上承陽

 都陂案宋本訛作阪近刻訛作陵陂水枝分東南出為細水東逕

 新陽縣故城北又東南逕宋縣故城北案宋下近刻衍公字

 即所謂郪丘者也案近刻脫即所謂三字秦伐魏取郪丘謂是

 邑矣漢成帝綏和元年詔封殷後于沛以存三統平

 帝元始四年改曰宋公章帝建初四年徙邑于此故

 號新郪為宋公國也王莽之新延矣細水又南逕細

 陽縣新溝水注之案近刻脫水字溝首受交口案溝上近刻有新字

 北逕新陽縣故城南漢高帝六年封呂青為侯國

 近刻訛作清王莽更名曰新眀也故應劭曰縣在新水之

 陽今無水故渠舊道而已東入澤渚而散流入細細

 水又東南逕細陽縣故城南案近刻脫縣字王莽更之曰樂

 慶也世祖建武中封岑彭子遵為侯國細水又東南

 積而為陂謂之次塘公私引裂案引近刻訛作列以供田溉

 又東南流屈而西南入潁地理志曰細水出細陽縣

 東南入潁潁水又東南流逕胡城東故胡子國也春

 秋定公十五年楚滅胡以胡子豹歸是也杜預釋地

 曰汝隂縣西北有胡城也案北近刻訛作地潁水又東南汝

 水枝津注之水上承汝水别瀆于竒洛城東三十里

 世謂之大㶏水也東南逕召陵縣故城南春秋左傳

 僖公四年齊桓公師于召陵責楚貢不入即此處也

 城内有大井徑數丈水至清深闞駰曰召者髙也其

 地丘墟井深數丈故以名焉又東南逕征羌縣故召

 陵縣之安陵鄉安陵亭也世祖建武十一年以封中

 郎將來歙歙以征定西羌功故更名征羌也闞駰引

 戰國策以為秦昭王欲易地謂此非也案近刻脫非字汝水

 别瀆又東逕公路臺北臺臨水方百步袁術所築也

 汝水别溝又東逕西門城即南利也漢宣帝案漢下近刻衍

 封廣陵厲王子劉昌為侯國案厲字近刻訛在王字下國訛作也

 北三十里有孰城號曰北利故瀆出于二利之間間

 闗女陽之縣案近刻脫一間字世名之死汝縣取水名故曰

 女陽也又東逕南頓縣故城北案近刻脫北字又東南逕鮦

 陽城北又東逕邸鄉城北又東逕固始縣故城北地

 理志縣故寖也寖丘在南故藉丘名縣矣王莽更名

 之曰閏治案近刻脫閏字孫叔敖以土浸薄取而為封故能

 綿嗣城北猶有叔敖碑建武二年司空李通又慕叔

 敖受邑故光武以嘉之更名固始别汝又東逕蔡岡

 北岡上有平陽侯相蔡昭冢昭字叔眀周后稷之胄

 冢有石闕闕前有二碑碑字淪碎不可復識羊虎傾

 低殆存而已枝汝又東北流逕胡城南而東厯女隂

 縣故城西北東入潁水潁水又東逕女隂縣故城北

 史記髙祖功臣侯者年表曰髙祖六年封夏侯嬰為

 侯國王莽更名之曰汝濆也縣在汝水之隂故以汝

 水納稱城西有一城故陶丘鄉也案鄉近刻訛作縣汝隂郡

 治城外案治近刻訛作汝東北隅有舊臺翼城若丘俗謂之

 女郎臺雖經頽毁猶自廣崇上有一井疑故陶丘鄉

 所未詳案厯岡丘城南丘字起至此朱謀㙔本訛在後水受大漴陂漴字下原本不誤

又東南至慎縣東南入于淮

 潁水東南流左合上吳百尺二水俱承次塘細陂南

 流注于潁潁水又東南江陂水注之案江近刻訛作流水受

 大漴陂案經又東南至此句漴字止朱謀㙔本訛在後㑹淮也後陂水南流積為

 江陂南逕慎城西側城南流入于潁潁水又逕慎縣

 故城南縣故楚邑白公所居以拒吳春秋左傳哀公

 十六年吳人伐慎白公敗之王莽之慎治也世祖建

 武中封劉賜為侯國潁水又東南逕蜩蟟郭東俗謂

 之鄭城矣又東南入于淮春秋昭公十二年楚子狩

 于州來次于潁尾蓋潁水之會淮也案水受大漴陂陂字起至此朱

 謀㙔本訛在前厯岡丘城南岡字下而陂字之上岡字之下又誤截逕公路臺北句臺北二字雜入其間

 朱氏以為據宋本寔前後舛謬惟永樂大典内此水敘次不紊

洧水出河南密縣西南馬領山

 水出山下亦言出潁川陽城山山在陽城縣之東北

 蓋馬領之統目焉洧水東南流案洧近刻訛作清逕一故臺

 南俗謂之陽子臺又東逕馬領塢北塢在山上案近刻脫

 塢下泉流北注亦謂洧别源也而入于洧水洧水

 東流綏水會焉水出方山綏溪即山海經所謂浮戲

 之山也東南流逕漢𢎞農太守張伯雅墓塋域四周

 案近刻脫域字壘石為垣隅阿相降列于綏水之隂庚門表

 二石闕夾對石獸于闕下冢前有石廟列植三碑碑

 云徳字伯雅河南密人也案南近刻訛作内碑側樹兩石人

 有數石柱及諸石獸矣案近刻脫矣字舊引綏水南入塋域

 而為池沼案域近刻訛作城沼在丑地皆蟾蠩吐水石隍承

 溜池之南又建石樓石廟前又翼列諸獸但物謝時

 淪凋毁殆盡夫富而非義案夫近刻訛作矣比之浮雲況復

 此乎王孫士安斯為達矣綏水又東南流逕上郭亭

 南東南注洧洧水又東襄荷水注之水出北山子節

 溪亦謂之子節水東南流注于洧案近刻脫注字洧水又東

 㑹瀝滴泉水出深溪之側泉流丈餘懸水散注故世

 士以瀝滴稱南流入洧水也

東南過其縣南案近刻作又東南又字後人所加

 洧水又東南流案近刻訛作東流南與承雲二水合俱出承雲

 山二源雙導東南流注于洧世謂之東西承雲水洧

 水又東微水注之水出微山東北流入于洧洧水又

 東逕密縣故城南春秋謂之新城左傳僖公六年會

 諸侯伐鄭圍新密鄭所以不時城也案鄭所以近刻訛作以鄭二字

 今縣城東門南側有漢密令卓茂祠茂字子康南陽

 宛人温仁寛雅恭而有禮人有認其馬者茂與之曰

 若非公馬幸至丞相府歸我遂挽車而去後馬主得

 馬謝而還之任漢黄門郎遷密令舉善而敎口無惡

 言敎化大行道不拾遺蝗不入境百姓為之立祠亨

 祀不輟矣洧水又左會璅泉水水出玉亭西北流注

 于洧水洧水又東南與馬闗水合水出玉亭下東北

 流厯馬闗謂之馬闗水又東北注于洧洧水又東合

 武定水水北出武定岡案北出近刻訛作出北西南流又屈而

 東南流逕零鳥塢西側塢東南流塢側有水懸流赴

 壑一匹有餘直注澗下淪積成淵嬉遊者矚望竒為

 佳觀俗人覩此水挂于塢側遂目之為零鳥水東南

 流入于洧洧水又東與虎牘山水合水發南山虎牘

 溪東北流入洧洧水又東南赤澗水注之水出武定

 岡東南流逕皇臺岡下又厯岡東東南流注于洧洧

 水又東南流潧水注之洧水又東南逕鄶城南世本

 曰陸終娶于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案隤近刻訛作漬是生

 六子孕三年啓其左脅三人出焉破其右脅三人出

 焉其四曰萊言是為鄶人案近刻訛作求言是謂之鄶鄶人者鄭

 是也鄭桓公問于史伯曰王室多難予安逃死乎史

 伯曰虢鄶公之民遷之可也鄭氏東遷虢鄶獻十邑

 焉劉楨云鄶在豫州外方之北北鄰于虢都滎之南

 案都滎近刻訛作鄶榮左濟右洛居兩水之間案居下近刻有陽鄭二字衍

 食溱洧焉徐廣曰鄶在密縣妘姓矣不得在外方之

 北也洧水又東逕隂坂北水有梁焉俗謂是濟為參

 辰口左傳襄公九年晉伐鄭濟于隂坂次于隂口而

 還是也杜預曰隂坂洧津也服䖍曰水南曰隂案水近刻

 訛作口者水口也參隂聲相近蓋傳呼之謬耳又晉

 居參之分案參上近刻衍商字實沈之土案近刻訛作上鄭處大辰之

 野案大辰近刻訛作辰火閼伯之地軍師所次故濟得其名也

又東過鄭縣南潧水從西北來注之

 洧水又東逕新鄭縣故城中案近刻脫縣字左傳襄公元年

 晉韓厥荀偃帥諸侯伐鄭入其郛敗其徒兵于洧上

 是也竹書紀年晉文侯二年周惠王子多父伐鄶

 近刻訛作同克之乃居鄭父之丘名之曰鄭是曰桓公皇

 甫士安帝王世紀云或言縣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

 所都也鄭氏徙居之故曰新鄭矣城内有遺祠名曰

 章乗是也洧水又東為洧淵水春秋傳曰龍鬭于時

 門之外洧淵即此潭也今洧水自鄭城西北入而東

 南流逕鄭城南城之南門内舊外蛇與内蛇鬭内蛇

 死六年大夫傅瑕殺鄭子納厲公案納近刻訛作入是其徵

 也案近刻訛作自是徴也水南有鄭莊公望母臺莊姜惡公寤

 生與段京居段不弟姜氏無訓莊公居夫人于城潁

 誓曰不及黄泉無相見也故成臺以望母案成近刻訛作城

 用伸在心之思感考叔之言忻大隧之賦洩洩之慈

 有嘉融融之孝得常矣洧水又東與黄水合經所謂

 潧水非也黃水出太山南黄泉東南流逕華城西史

 伯謂鄭桓公曰華君之土也韋昭曰華國名矣史記

 秦昭王三十三年白起攻魏拔華陽走芒夘斬首十

 五萬司馬彪曰華陽亭名在密縣嵇叔夜常采藥于

 山澤學琴于古人即此亭也黄水東南流又與一水

 合案一近刻訛作上水出華城南岡案近刻作水出兩塘中一源兩分

 泉流派别東為七虎澗水西流即是水也其水西南

 流注于黄水黄即春秋之所謂黄崖也故杜預云苑

 陵縣西有黄水者也案苑近刻訛作宛又東南流水側有二

 臺謂之積粟臺臺東即二水之會也捕獐山水注之

 案獐近刻訛作章下同水東出捕獐山西流注于黄水黄水又

 南至鄭城北東轉于城之東北與黄溝合水出捕獐

 山東南流至鄭城東北入黄水黄水又東南逕龍淵

 東南案龍淵下近刻衍泉字七里溝水注之水出隙候亭東南

 平地東注又屈而南流逕升城東又南厯燭城西

 南近刻訛作又其南即鄭大夫燭之武邑也又南流注于洧水

 也

又東南過長社縣北

 洧水東南流南濮北濮二水入焉濮音僕案近刻脫此三字此

 亦注中之小注洧水又東南與龍淵水合水出長社縣西北

 有故溝上承洧水水盛則通注龍淵水減則津渠輟

 流案近刻減訛作滅津訛作律其瀆中𣸢泉南注東轉為淵綠水

 平潭清潔澄深俯視游魚類若乗空矣所謂淵無潛

 鱗也又東逕長社縣故城北鄭之長葛邑也春秋𨼆

 公五年宋人伐鄭圍長葛是也後社樹暴長故曰長

 社魏潁川郡治也余以景眀中出宰兹郡于南城西

 側脩立客館版築既興于土下得一樹根案土近刻訛作上

 甚壯大疑是故社怪長暴茂者也稽之故說縣無龍

 淵水名蓋出近世矣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長社北

 界有稟水但是水導于隍壍之中非北界之所謂又

 按京杜地名竝云案杜近刻訛作社長社縣北有長葛鄉斯

 乃縣徙于南矣然則是水即稟水也其水又東南逕

 棘城北左傳所謂楚子伐鄭救齊次于棘澤者也稟

 水又東左注洧水洧水又東南分為二水案此下近刻衍也字

 其枝水東北流注沙案北近刻訛作南一水東逕許昌縣故

 許男國也姜姓四岳之後矣穆天子傳所謂天子見

 許男于洧上者也漢章帝建初四年案此下近刻衍更字封馬

 光為侯國春秋佐助期曰漢以許失天下及魏承漢

 歴遂改名許昌也城内有景福殿基魏明帝太和中

 造準價八百餘萬洧水又東入汶倉城内俗以是水

 為汶水故有汶倉之名非也蓋洧水之邸閣耳洧水

 又東逕鄢陵縣故城南案鄢近刻訛作𨼆下同李竒曰六國為

 安陵也昔秦求易地唐且受使于此漢高帝十二年

 封都尉朱濞為侯國案朱近刻訛作諸王莽更名左亭洧水

 又東鄢陵陂水注之水出鄢陵南陂東西南流注于

 洧水也

又東南過新汲縣東北

 洧水自鄢陵東逕桐丘南俗謂之天井陵又曰岡非

 也洧水又屈而南流案此下近刻衍其字水上有梁謂之桐門

 橋案此下近刻有蓋字藉桐丘以取稱亦言取桐門亭而著目

 焉案近刻脫著字然不知亭之所在未之詳也洧水又東南

 逕桐丘城春秋左傳莊公二十八年楚伐鄭鄭人將

 奔桐丘即此城也杜預春秋釋地曰潁川許昌城東

 北京相璠曰鄭地也案近刻脫此三字今圖無而城見存西

 南去許昌故城可三十五里俗名之曰堤其城南即

 長堤固洧水之北防也案固近刻訛作因西面桐丘其城邪

 長而不方蓋憑丘之稱即城之名矣洧水又東逕新

 汲縣故城北漢宣帝神雀二年置于許之汲鄉曲洧

 城以河内有汲縣故加新也案近刻此下衍漢章帝建初四年封執金吾馬

 光為侯國十六字城在洧水南堤上又東洧水右迆為濩陂

 洧水又逕匡城南扶溝之匡亭也又東洧水左迆為

 鴨子陂謂之大穴口也

又東南過茅城邑之東北

 洧水自大穴口案近刻脫大字東南逕洧陽城西南逕茅城

 東北又南左合甲庚溝案近刻脫甲字庚訛作庾溝水上承洧水

 于大穴口東北枝分東逕洧陽故城南俗謂之復陽

 城非也蓋洧復字類音讀變漢建安中封司空祭酒

 郭奉孝為侯國其水又東南為鴨子陂陂廣十五里

 餘波南入甲庚溝案近刻波訛作陂庚訛作庾西注洧案近刻訛作又

 北瀉沙洧水又南逕一故城西世謂之思鄉城西去

 洧水十五里案近刻脫水字洧水又右合濩陂水水上承洧

 水于新汲縣案近刻脫水字于字南逕新汲縣故城東案近刻脫縣字

 又南積而為陂陂之西北即長社城案社近刻訛作舍陂水

 東翼洧堤西面茅邑自城北門列築堤道迄于此岡

 世尚謂之茅岡即經所謂茅城邑也案茅城邑近刻訛作茅邑地

 陂水北出東入洧津西納北異流案此句有脫誤未詳

又東過習陽城西折入于潁

 洧水又東南逕辰亭東俗謂之田城非也蓋田辰聲

 相近城亭音韻聨故也經書魯宣公十一年楚子陳

 侯鄭伯盟于辰陵也京相璠曰潁川長平有故辰亭

 杜預曰長平縣東南有辰亭今此城在長平城西北

 長平城在東南或杜氏之謬傳書之誤耳長平東南

 淋陂北畔有一阜東西減里南北五十許歩俗謂之

 新亭臺又疑是杜氏所謂辰亭而未之詳也洧水又

 南逕長平縣故城西王莽之長正也洧水又南分為

 二水枝分東出案分近刻訛作水謂之五梁溝逕習陽城北

 又東逕赭丘南丘上有故城郡國志曰長平故屬汝

 南縣有赭丘城即此城也又東逕長平城南東注澇

 陂洧水南出謂之雞籠水故水會有籠口之名矣洧

 水又東逕習陽城西案洧近刻訛作河西南折入潁地理志

 曰洧水東南至長平縣入潁者也

潩水出河南密縣大騩山

 大騩即具茨山也黄帝登具茨之山升于洪堤上受

 神芝圖于華蓋童子即是山也潩水出其阿流而為

 陂案近刻潩訛作溪流而訛作而流俗謂之玉女池東逕陘山北史

 記魏襄王六年敗楚于陘山者也山上有鄭祭仲冢

 冢西有子産墓累石為方墳墳東有廟竝東北向鄭

 城杜元凱言不忘本際廟舊有一枯柏樹其塵根故

 株之上多生稚柏成林案近刻脫此二字列秀靑靑望之竒

 可嘉矣潩水又東南逕長社城西北案城字上近刻有林字即上成

 林二字訛在此南濮北濮二水出焉劉澄之著永初記云水

 經濮水源出大騩山東北流注泗衛靈聞音于水上

 殊為乖矣余按水經為潩水不為濮也是水首受潩

 水案潩近刻訛作溪川渠雙引俱東注洧案近刻訛作有洧與之過

 沙枝流派亂互得通稱案互近刻訛作牙是以春秋昭公九

 年遷城父人于陳以夷濮西田益之京相璠曰以夷

 之濮西田益也杜預亦言以夷田在濮水西者與城

 父人服䖍曰濮水名也且字類音同津瀾邈别不得

 為北濮上源師氏傳音于其上矣潩水又南逕鍾亭

 西又東南逕皇臺西案近刻脫東字西字又東南逕闗亭西又

 東南逕宛亭西鄭大夫宛射犬之故邑也潩水又南

 分為二水案近刻脫為字一水南出逕胡城東故潁隂縣之

 狐人亭也其水南結為陂謂之胡城陂潩水自枝渠

 東逕曲强城東案近刻脫城字皇陂水注之水出西北皇臺

 七女岡北皇陂即古長社縣之濁澤也史記魏惠王

 元年韓懿侯與趙成侯合軍伐魏戰于濁澤是也其

 陂北對雞鳴城案陂下近刻衍水字即長社縣之濁城也案長近刻

 訛作陂水東南流逕胡泉城北故潁隂縣之狐宗鄉

 也又東合胡城陂水案胡近刻訛作狐水上承皇陂案近刻訛作承

 而東南流注于黄水謂之合作口而東逕曲强城

 北東流入潩水時人謂之勑水非也勑潩音相類故

 字從聲變耳潩水又逕東西武亭間案近刻訛作又東逕武亭間

 兩城相對疑是古之岸門案岸近刻訛作岑下同史遷所謂走

 犀首于岸門者也徐廣曰潁隂有岸亭未知是否潩

 水又南逕射犬城東即鄭公孫射犬城也蓋俗謬耳

 潩水又南逕潁隂縣故城西魏眀帝封司空陳羣為

 侯國其水又東南逕許昌城南案其水下近刻衍城西二字東南逕脫南

 又東南與宣梁陂水合陂上承狼陂于潁隂城西

 南陂南北二十里東西十里春秋左傳曰楚子伐鄭

 師于狼淵是也案近刻脫淵字其水東南入許昌縣逕巨陵

 城北鄭地也春秋左氏傳莊公十四年鄭厲公獲傅

 瑕于大陵京相璠曰潁川臨潁縣東北二十五里有

 故巨陵亭古大陵也其水又東積而為陂謂之宣梁

 陂也陂水又東南入潩水潩水又西南流逕陶城西

 又東南逕陶陂東

東南入于潁

潧水出鄭縣西北平地

 潧水出鄶城西北雞絡塢下案西北近刻訛作北西東南流逕

 賈復城西東南流左合𣸢水水出賈復城東南流注

 于潧潧水又南左㑹承雲山水水出西北承雲山東

 南歴渾子岡東注世謂岡峽為五鳴口東南流注于

 潧潧水又東南流歴下田川逕鄶城西謂之為柳泉

 水也故史伯答桓公曰君以成周之衆奉辭伐罪若

 克虢鄶君之土也如前華後河案華近刻作莘右洛左濟

 刻訛作左洛右濟主芣騩而食潧洧案芣近刻訛作丕脩典刑以守

 之案脩近刻訛作循可以少固即謂此矣潧水又南懸流奔

 壑崩注丈餘其下積水成潭廣四十許歩淵深難測

 又南注于洧詩所謂溱與洧者也世亦謂之為鄶水

 也案亦近刻訛作所

東過其縣北又東南過其縣東又南入于洧水

 自鄶潧東南更無别瀆不得逕新鄭而會洧也鄭城

 東入洧者黄崖水也蓋經誤證耳

渠出滎陽北河東南過中牟縣之北

 風俗通曰渠者水所居也渠水自河與濟亂流案濟近刻

 訛作沛下同東逕滎澤北案近刻脫逕字東南分濟厯中牟縣之

 圃田澤北與陽武分水澤多麻黄草故述征記曰踐

 縣境便覩斯卉窮則知踰界今雖不能然諒亦非謬

 詩所謂東有圃草也皇武子曰鄭之有原圃猶秦之

 有具囿案近刻訛作圃澤在中牟縣西西限長城東極官渡

 北佩渠水東西四十許里南北二十許里案二十近刻訛作二

 中有沙岡上下二十四浦津流徑通案近刻重一津字徑訛作

 淵潭相接各有名焉有大漸小漸案近刻二漸字皆訛作斬

 灰小灰義魯練秋大白楊小白楊散嚇禺中案近刻訛作禹

 羊圏案近刻訛作牟圏大鵠小鵠案近刻脫此二字龍澤蜜羅

 刻訛作鬯罷大哀小哀大長小長大縮小縮伯丘大蓋牛

 眼案近刻訛作眠等浦水盛則北注渠溢則南播故竹書紀

 年梁惠成王十年入河水于甫田又為大溝而引甫

 水者也又有一瀆自酸棗受河導自濮瀆案濮近刻訛作漢

 厯酸棗逕陽武縣南出世謂之十字溝而屬于渠或

 謂是瀆為梁惠之年所開案梁近刻訛作渠而不能詳也斯

 浦乃水澤之所鍾為鄭隰之淵藪矣渠水右合五池

 溝案水近刻訛作又溝上承澤水案近刻脫溝字下流注渠案近刻脫注字

 謂之五池口魏嘉平三年案近刻訛作二年司馬懿帥中軍

 討太尉王凌于夀春自彼而還帝使侍中韋誕勞軍

 于五池者也今其地為五池鄉矣渠水又東不家溝

 水注之水出京縣東南梅山北溪春秋襄公十八年

 楚蒍子馮公子格案近刻脫楚字率銳師侵費右迴梅山杜

 預曰在密東北即是山也其水自溪東北流逕管城

 西故管國也周武王以封管叔矣案近刻脫王字成王幼弱

 周公攝政管叔流言曰公將不利于孺子公賦鴟鴞

 以伐之即東山之師是也案師近刻訛作詩左傳宣公十二

 年晉師救鄭楚次管以待之杜預曰京縣東北有管

 城者是也俗謂之為管水又東北案又字近刻訛在上句俗字下

 為二水一水東北流注黄雀溝謂之黄淵淵周百歩

 其一水東越長城東北流水積為淵南北二里東西

 百步謂之百尺水北入圃田澤分為二水一水東北

 逕東武强城北漢書曹參傳案此下近刻有靳字衍擊羽嬰于

 昆陽追至葉還攻武强因至滎陽薛瓚云按武强城

 在陽武縣即斯城也漢髙帝六年封騎將莊不識為

 侯國又東北流左注于渠為不家水口也一水東流

 又屈而南轉東南注白溝也渠水又東清池水注之

 案此下近刻有清池二字水出清陽亭西南平地東北流逕清陽

 亭南東流即故清人城也詩所謂清人在彭彭為髙

 克邑也故杜預春秋釋地云中牟縣西有清陽亭是

 也清水又屈而北流至清口澤七虎澗水注之水出

 華城南岡案華近刻訛作畢一源兩派津川趣别西入黄雀

 溝案雀近刻訛作崖東為七虎溪亦謂之為華水也又東北

 流紫光溝水注之水出華陽城東北而東流俗名曰

 紫光澗又東北注華水華水又東逕棐城北即北林

 亭也春秋文公與鄭伯宴于棐林子家賦鴻鴈者也

 春秋宣公元年諸侯會于棐林以伐鄭楚救鄭遇于

 北林服䖍曰北林鄭南地也京相璠曰今滎陽苑陵

 縣案苑近刻訛作宛下同有故林鄉在新鄭北故曰北林也余

 按林鄉故城在新鄭東如北七十許里案近刻鄭下衍北字

 陵故城在東南五十許里案近刻脫陵字在字不得在新鄭北

 也攷京服之說竝為疎矣杜預云滎陽中牟縣西南

 有林亭在鄭北今是亭南去新鄭縣故城四十許里

 案近刻脫縣字蓋以南有林鄉亭故杜預據是為北林最為

 密矣又以林鄉為棐亦或疑焉諸侯㑹棐楚遇于此

 寧得知不在是而更指他處也積古之傳事或不謬

 矣又東北逕鹿臺南岡北出為七虎澗東流期水注

 之水出期城西北平地世號龍淵水東北流又北逕

 期城西又北與七虎澗合謂之虎溪水亂流東注逕

 期城北東㑹清口水司馬彪郡國志曰中牟有清口

 水即是水也清水又東北白溝水注之水有二源北

 水出密之梅山東南而東逕靖城南與南水合南水

 出太山案南水近刻訛作水南出下衍合字西北流至靖城南左注北

 水即承水也山海經曰承水出太山之隂東北流注

 于役水者也世亦謂之靖澗水案亦近刻訛作所又東北流

 太水注之水出太山東平地山海經曰太水出于太

 山之陽而東南流注于役水世謂之禮水也東北逕

 武陵城西東北流注于承水承水又東北入黄瓮澗

 北逕中陽城西城内有舊臺甚秀臺側有陂池池水

 清深澗水又東屈逕其城北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

 七年鄭釐侯來朝中陽者也其水東北流為白溝又

 東北逕伯禽城北案東北近刻訛作北東蓋伯禽之魯往逕所

 由也屈而南流東注于清水即潘岳都鄉碑所謂自

 中牟故縣以西西至于清溝案近刻脫鄉字指是水也亂流

 東逕中牟宰魯恭祠南漢和帝時右扶風魯恭字仲

 康以太尉掾遷中牟令政專徳化不任刑罰吏民敬

 信蝗不入境河南尹袁安疑不實使部掾肥親按行

 之恭隨親行阡陌坐桑樹下雉止其旁有小兒親曰

 兒何不擊雉曰將雛親起曰蟲不入境一異化及鳥

 獸二異豎子懐仁三異久留非優賢請還是年嘉禾

 生縣庭安美其治以狀上之徵博士侍中車駕每出

 恭常陪乘上顧問民政無所𨼆諱故能遺愛自古祠

 享來今矣案享近刻訛作饗清溝水又東北逕沈清亭案近刻脫

 疑即博浪亭也服䖍曰博浪陽武南地名也案南地名

 近刻訛作二水沙名今有亭所未詳也厯博浪澤昔張良為韓

 報仇于秦以金椎擊秦始皇不中中其副車于此又

 北分為二水枝津東注清水清水自枝流北注渠謂

 之清溝口渠水又左逕陽武縣故城南東為官渡水

 又逕曹太祖壘北有髙臺謂之官渡臺渡在中牟故

 世又謂之中牟臺建安五年太祖營官渡袁紹保陽

 武紹連營稍前依沙堆為屯東西數十里公亦分營

 相禦合戰不利紹進臨官渡起土山地道以逼壘公

 亦起髙臺以捍之即中牟臺也今臺北土山猶在山

 之東悉紹舊營遺基竝存案基近刻訛作臺渠水又東逕田

 豐祠北袁本初慙不納其言害之時人嘉其誠謀無

 辜見戮故立祠于是用表袁氏覆滅之宜矣又東役

 水注之水出苑陵縣西隙候亭東世謂此亭為卻城

 非也蓋隙卻聲相近耳中平陂世名之埿泉也即古

 役水矣山海經曰役山役水所出北流注于河疑是

 水也東北流逕苑陵縣故城北東北流逕焦城東陽

 丘亭西世謂之焦溝水案世近刻訛作也竹書紀年梁惠成

 王十六年秦公孫壯率師伐鄭案近刻脫率師二字圍焦城不

 克即此城也俗謂之驛城非也役水自陽丘亭東流

 逕山民城北案民近刻訛作氏下同爲髙榆淵竹書紀年梁惠

 成王十六年秦公孫壯率師城上枳安陵山民者也

 又東北爲酢溝又東北魯溝水出焉役水又東北埿

 溝水出焉又東北爲八丈溝又東清水枝津注之水

 自沈城東派注于役水役水又東逕曹公壘南東與

 沫水合山海經云沫山案近刻脫此二字沫水所出北流注

 于役今是水出中牟城西南疑即沫水也東北流逕

 中牟縣故城西案近刻脫西字昔趙獻侯自耿都此班固云

 趙自邯鄲徙焉趙襄子時佛肸以中牟叛置鼎于庭

 不與已者烹之田英將褰裳赴鼎處也薛瓚注漢書

 云中牟在春秋之時為鄭之堰也及三卿分晉則在

 魏之邦土趙自漳北不及此也春秋傳曰衛侯如晉

 過中牟非衛適晉之次也汲郡古文曰齊師伐趙東

 鄙圍中牟此中牟不在趙之東也按中牟當在漯水

 之上矣案漯近刻作濕下同按春秋齊伐晉夷儀晉車千乘在

 中牟衛侯過中牟中牟人欲伐之衛褚師固亡在中

 牟曰衛雖小其君在未可勝也齊師克城而驕遇之

 必敗乃敗齊師服䖍不列中牟所在杜預曰今滎陽

 有中牟迴逺疑為非也然地理參差土無常域隨其

 强弱自相吞并疆里流移案流近刻訛作留寧可一也兵車

 所指逕紆難知自魏徙大梁趙以中牟易魏故趙之

 南界極于浮水匪直專漳也案漳近刻訛作張趙自西取後

 止中牟齊師伐其東鄙于宜無嫌而瓚徑指漯水

 刻徑訛作逕脫指字空言中牟所在非論證也漢髙帝十一年

 封單父聖為侯國沫水又東北注于役水昔魏太祖

 之背董卓也間行出中牟為亭長所錄郭長公世語

 云為縣所拘功曹請釋焉役水又東北逕中牟澤即

 鄭太叔攻萑蒲之盜于是澤也其水東流北屈注渠

 案屈近刻訛作徙續述征記案近刻訛作水征續記所謂自醫魁城到

 酢溝十里者也渠水又東流而左會淵水案近刻水訛作流

 其水上承聖女陂陂周二百餘步水無耗竭湛然清

 滿而南流注于渠渠水又東南而注大梁也

又東至浚儀縣

 渠水東南逕赤城北案近刻脫渠字逕下衍西字戴延之所謂西

 北有大梁亭非也竹書紀年梁惠成王二十八年穰

 疵率師及鄭孔夜戰于梁赫案疵近刻訛作苴鄭師敗逋即

 此城也左則故瀆出焉秦始皇二十年王賁斷故渠

 引水東南出以灌大梁謂之梁溝又東逕大梁城南

 本春秋之陽武髙陽鄉也于戰國爲大梁周梁伯之

 故居矣案近刻訛作之居也梁伯好土功大其城號曰新里民

 疲而潰秦遂取焉後魏惠王自安邑徙都之故曰梁

 耳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六年四月甲寅徙都于大梁

 是也秦滅魏以為縣漢文帝封孝王于梁孝王以土

 地下溼案近刻訛作濕東都睢陽又改曰梁自是置縣以大

 梁城廣居其東城夷門之東夷門即侯嬴抱闗處也

 續述征記以此城為師曠城言郭縁生曾遊此邑踐

 夷門升吹臺終古之跡緬焉盡在余謂此乃梁氏之

 臺門魏惠之都居案都近刻訛作朝非吹臺也當是誤證耳

 西征記論儀封人即此縣又非也竹書紀年梁惠成

 王三十一年三月為大溝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陳

 留風俗傳曰縣北有浚水像而儀之故曰浚儀余謂

 故汳沙為隂溝矣案近刻脫為字浚之故曰浚其猶春秋之

 浚洙乎案近刻脫乎字漢氏之浚儀水案近刻脫浚字無他也皆變

 名矣其國多池沼時池中出神劒到今其民像而作

 之號大梁氏之劒也渠水又北屈分為二水續述征

 記曰汳沙到浚儀而分也汳東注沙南流其水更南

 流逕梁王吹臺東陳留風俗傳曰縣有蒼頡師曠城

 上有列僊之吹臺北有牧澤澤中出蘭蒲案近刻脫一澤字

 上多儁髦衿帶牧澤方十五里俗謂之蒲闗澤即謂

 此矣梁王增築以為吹臺城隍夷滅畧存故跡今層

 臺孤立于牧澤之右矣其臺方百許步即阮嗣宗詠

 懐詩所謂駕言發魏都南向望吹臺簫管有遺音梁

 王安在哉晉世喪亂乞活憑居削墮故基遂成二層

 上基猶方四五十步高一丈餘世謂之乞活臺又謂

 之繁臺城案繁近刻訛作婆渠水于此案渠近刻訛作梁有隂溝鴻

 溝之稱焉項羽與漢髙分王指是水以為東西之别

 蘇秦說魏襄王曰大王之地南有鴻溝是也故尉氏

 縣有波鄉波亭鴻溝鄉鴻溝亭案波鄉下近刻衍亭字皆藉水

 以立稱也今蕭縣西亦有鴻溝亭梁國睢陽縣東有

 鴻口亭先後談者亦指此以為楚漢之分王非也蓋

 春秋之所謂紅澤者矣渠水右與汜水合水上承役

 水于苑陵縣案苑近刻訛作宛下同縣故鄭都也王莽之左亭

 縣也役水枝津東派為氾水者也而世俗謂之埿溝

 水也春秋左傳僖公三十年晉侯秦伯圍鄭晉軍函

 陵秦軍氾南所謂東氾者也案無他也至此近刻訛在後楚東有沙水謂此

 水也之下原本不誤其水又東北逕中牟縣南又東北逕中牟

 澤與淵水合水出中牟縣故城北案近刻脫故字城有層臺

 按郭長公世語案郭長公近刻作郭頒及干寶晉紀竝言中牟

 縣故魏任城玉臺下池中有漢時鐵錐長六尺入地

 三尺頭西南指不可動正月朔自正案正月近刻訛作止月

 為晉氏中興之瑞案近刻訛作端而今不知所在或言在中

 陽城池臺未知焉是淵水自池西出屈逕其城西而

 東南流注于氾氾水又東逕大梁亭南又東逕梁臺

 南東注渠渠水又東南流逕開封縣睢渙二水出焉

 右則新溝注之其水出逢池池上承役水于苑陵縣

 别為魯溝水東南流逕開封縣故城北漢高帝十一

 年封陶舍為侯國也陳留志稱阮簡案簡近刻訛作蘭下二簡字俱

 字茂𢎞為開封令縣側有劫賊外白甚急數簡方

 圍棊長嘯吏云劫急簡曰局上有劫亦甚急其眈樂

 如是故語林曰王中郎以圍棊為坐𨼆或亦謂之為

 手談又謂之為棊聖魯溝南際富城東南入百尺陂

 即古之逢澤也徐廣史記音義曰秦使公子少官率

 師會諸侯逢澤案近刻訛作秦孝公㑹諸侯于逢澤陂陂汲郡墓竹書紀

 年作秦孝公會諸侯于逢澤案近刻脫秦孝公㑹諸侯于七字斯其

 處也故應徳璉西征賦曰鸞衡東指弭節逢澤其水

 東北流為新溝新溝又東北流逕牛首鄉北謂之牛

 建城又東北注渠案近刻訛作梁即沙水也音蔡許慎正作

 沙音言水散石也從水少水少沙見矣案水少沙見近刻脫少字

 楚東有沙水謂此水也

又屈南至扶溝縣北案近刻脫縣字

 沙水又東南逕牛首鄉東南魯溝水出焉案溝近刻訛作渠

 亦謂之宋溝也又逕陳留縣故城南孟康曰留鄭邑

 也後為陳所并故曰陳留矣魯溝水又東南逕圉縣

 故城北縣苦楚難脩其干戈以圉其患故曰圉也或

 曰邊陲之號矣厯萬人散王莽之簒也東郡太守翟

 義興兵討莽莽遣奮威將軍孫建擊之于圉北義師

 大敗尸積萬數血流溢道號其處爲萬人散百姓哀

 而祠之又厯魯溝亭又東南至陽夏縣故城西漢髙

 祖六年封陳豨爲侯國魯溝又南入渦今無水也沙

 水又東南逕斗城西左傳襄公三十年子産殯伯有

 尸其臣葬之于是也案近刻是下有城字沙水又東南逕牛首

 亭東左傳桓公十四年宋人與諸侯伐鄭東郊取牛

 首者也俗謂之車牛城矣沙水又東南八里溝水出

 焉又東南逕陳留縣裘氏鄉裘氏亭西又逕澹臺子

 羽冢東與八里溝合按陳留風俗傳曰陳留縣裘氏

 鄉有澹臺子羽冢又有子羽祠民祈禱焉案近刻脫民字

 相璠曰今泰山南武城縣有澹臺子羽冢縣人也未

 知孰是因其方志所敘就記纏絡焉溝水上承沙河

 而西南流逕牛首亭南與百尺陂水合其水自陂南

 逕開封城東三里岡左屈而西流南轉注八里溝又

 南得野兔水口水上承西南兔氏亭北野兔陂鄭地

 也春秋傳云鄭伯勞屈生于兔氏者也陂水東北入

 八里溝八里溝水又南逕石倉城西案石近刻訛作右又南

 逕兔氏亭東又南逕召陵亭西案召陵亭近刻訛作邵亭東入沙

 水沙水南逕扶溝縣故城東縣即潁川之穀平鄉也

 有扶亭又有洧水溝故縣有扶溝之名焉建武元年

 漢光武封平狄將軍朱鮪為侯國沙水又東與康溝

 水合水首受洧水于長社縣東東北逕向岡西即鄭

 之向鄉也後人遏其上口今水盛則北注水耗則輟

 流又有長眀溝水注之水出苑陵縣故城西北縣有

 二城此則西城也二城以東悉多陂澤即古制澤也

 京相璠曰鄭地杜預曰澤在滎陽苑陵縣東即春秋

 之制田也故城西北平地出泉謂之龍淵泉泉水流

 逕陵丘亭西案泉水近刻作淵水又西重泉水注之水出城西

 北平地案城西近刻訛作西城泉湧南流逕陵丘亭西西南注

 龍淵水龍淵水又東南逕凡陽亭西而南入白鴈陂

 陂在長社縣東北案近刻脫縣字東西七里南北十里在林

 鄉之西南司馬彪郡國志曰苑陵有林鄉亭白鴈陂

 又引瀆南流謂之長眀溝東轉北屈又東逕向城北

 城側有向岡案近刻脫有字左傳襄公十一年諸侯伐鄭師

 于向者也又東右迆為染澤陂而東注于蔡澤陂長

 明溝水又東逕尉氏縣故城南圏稱云尉氏鄭國之

 東鄙弊獄官名也鄭大夫尉氏之邑故欒盈曰盈將

 歸死于尉氏也溝瀆自是三分北分為康溝東逕平

 陸縣故城北髙后元年封楚元王子禮為侯國建武

 元年以户不滿三千罷為尉氏縣之陵樹鄉又有陵

 樹亭漢建安中封尚書荀攸為陵樹鄉侯故陳留風

 俗傳曰陵樹鄉故平陸縣也北有大澤名曰長樂廏

 康溝又東逕扶溝縣之白亭北陳留風俗傳曰扶溝

 縣有帛鄉帛亭名在七鄉十二亭中康溝又東逕少

 曲亭陳留風俗傳曰尉氏縣有少曲亭俗謂之小城

 也又東南逕扶溝縣故城東而東南注沙水沙水又

 南㑹南水其水南流又分為二水一水南逕闗亭東

 案逕近刻訛作合又東南流與左水合其水自枝瀆南逕召

 陵亭西疑即扶溝之亭也而東南合右水案右近刻訛作石

 世以是水與鄢陵陂水雙導亦謂之雙溝又東南入

 沙水沙水南與蔡澤陂水合水出鄢陵城西北春秋

 成公十六年晉楚相遇于鄢陵呂錡射中共王目王

 召養由基使射殺之亦子反醉酒自斃處也陂東西

 五里南北十里陂水東逕匡城北城在新汲縣之東

 北即扶溝之匡亭也亭在匡城鄉春秋文公元年諸

 侯朝晉衛成公不朝使孔達侵鄭伐緜訾及匡即此

 邑也今陳留長垣縣南有匡城即平丘之匡亭也襄

 邑又有承匡城然匡居陳衛之間亦往往有異邑矣

 陂水又東南至扶溝城北又東南入沙水沙水又南

 逕小扶城西而東南流也城即扶溝縣之平周亭東

 漢和帝永元中案近刻訛作順帝永平中封陳敬王子參為侯國

 案近刻訛作王孫子恭為侯國沙水又東南逕大扶城西城即扶樂

 故城也案近刻訛作扶鄉故縣也城北二里有袁良碑案良近刻訛作梁下

 云良陳國扶樂人案近刻脫國字後漢世祖建武十七年

 更封劉隆為扶樂侯即此城也渦水于是分焉不得

 在扶溝北便分為二水也

其一者東南過陳縣北案北近刻訛作也

 沙水又東南逕東華城西又東南沙水枝瀆西南達

 洧謂之甲庚溝今無水沙水又南與廣漕渠合上承

 龐官陂云鄧艾所開也雖水流廢興溝瀆尚夥昔賈

 逵為魏豫州刺史通運渠二百里餘亦所謂賈侯渠

 也而川渠逕復交錯畛陌無以辨之沙水又東逕長

 平縣故城北又東南逕陳城北故陳國也伏羲神農

 竝都之城東北三十許里猶有羲城實中案城近刻訛作神

 舜後媯滿為周陶正武王賴其器用妻以元女太姬

 而封諸陳以備三恪太姬好祭祀故詩所謂坎其擊

 鼔宛丘之下宛丘在陳城南道東王𨼆云漸欲平今

 不知所在矣楚討陳殺夏徵舒于栗門以為夏州後

 城之東門内有池池水東西七十歩南北八十許步

 水至清潔而不耗竭不生魚草水中有故臺處詩所

 謂東門之池也城内有漢相王君造四縣邸碑文字

 剥缺案近刻作落不可悉識其畧曰惟兹陳國故曰淮陽

 郡云云清惠著聞為百姓畏愛求賢養士千有餘人

 賜與田宅吏舍自損俸錢助之成邸五官掾西華陳

 騏等二百五人以延熹二年云云故其頌曰脩徳立

 功四縣回附今碑之左右遺墉尚存基礎猶在時人

 不復尋其碑證云孔子廟學非也後楚襄王為秦所

 滅徙都于此文潁曰西楚矣三楚斯其一焉城南郭

 裏又有一城名曰淮陽城子産所置也漢髙祖十一

 年以為淮陽國王莽更名郡為新平案近刻脫郡為二字縣曰

 陳陵案近刻訛作陵陳故豫州治王𨼆晉書地道記云城北

 有故沙名之為死沙而今水流津通漕運所由矣沙

 水又東而南屈逕陳城東謂之百尺溝又南分為二

 水新溝水出焉案新溝水近刻訛作沙水溝水東南流谷水注之

 水源上承澇陂陂在陳城西北南暨犖城案犖近刻訛作華

 皆為陂矣陂水東流謂之谷水東逕犖城北王𨼆曰

 犖北有谷水是也犖即檉矣經書公㑹齊宋于檉者

 也杜預曰檉即犖也在陳縣西北為非檉小城也在

 陳郡西南谷水又東逕陳城南案又東下近刻有流字又東流

 入于新溝水案近刻訛作入于沙沙水又東南注于潁案東南下近刻有流

 謂之交口水次有大堰即古百尺堰也魏書國志

 曰司馬宣王討太尉王凌大軍掩至百尺堨案近刻脫掩字

 即此堨也今俗呼之為山陽堰非也蓋新水首受潁

 于百尺溝案此下近刻有王莽名郡為新平七字係重出衍文故堰兼有新陽

 之名也以是推之悟故俗謂之非矣

又東南至汝南新陽縣北

 沙水自百尺溝東逕寧平縣之故城南晉陽秋稱晉

 太傅東海王越之東奔也石勒追之燌尸于此數十

 萬衆斂手受害勒縱騎圍射尸積如山王夷甫死焉

 余謂俊者所以智勝羣情辨者所以文身袪惑夷甫

 雖體荷儁令口擅雌黄汙辱君親獲罪羯勒史官方

 之華王案近刻訛作舉正諒為襃矣沙水又東積而為陂謂

 之陽都陂案近刻脫陂字眀水注之水上承沙水枝津案近刻枝

 訛作東出逕汝南郡之宜禄縣故城北王莽之賞都

 亭也眀水又東北流注于陂陂水東南流謂之細水

 又東逕新陽縣北又東髙陂水東出焉沙水又東分

 為二水即春秋所謂夷濮之水也枝津北逕譙縣故

 城西側城入渦沙水東南逕城父縣西南枝津出焉

 俗謂之章水案此下近刻有也字一水東注即濮水也案濮近刻訛作

 俗謂之艾水案艾近刻訛作欠東逕城父縣之故城南東

 流注也案東字近刻訛在南字上也訛作之

又東南過山桑縣北

 山桑故城在渦水北沙水不得逕其北眀矣經言過

 北誤也

又東南過龍亢縣南

 沙水逕故城北案近刻脫逕字又東南逕白鹿城北而東注

 也

又東南過義成縣西案成近刻訛作城注内同南入于淮

 義成縣故屬沛後隸九江沙水東流注于淮謂之沙

 汭京相璠曰楚東地也春秋左傳昭公二十七年楚

 令尹子常以舟師及沙汭而還杜預曰沙水名也

水經注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