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 (辛棄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水調歌頭
作者:辛棄疾 南宋

    水調歌頭 (舟次揚洲和人韻)[编辑]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
    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摟。
    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狸愁。
    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
    倦遊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
    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
    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水調歌頭 (盟鷗)[编辑]

    帶湖吾甚愛,千丈翠奩開。
    先生杖履無事,一日走千回。
    凡我同盟鷗鳥,今日既盟之後,來往莫相猜。
    白鶴在何處,嘗試與偕來。

    破青萍,排翠藻,立蒼苔。
    窺魚笑汝痴計,不解舉吾杯。
    廢沼荒丘疇昔,明月清風此夜,人世幾歡哀。
    東岸綠蔭少,楊柳更須栽。

    水調歌頭 (和馬叔度游月波樓)[编辑]

    客子久不到,好景為君留。
    西樓著意吟賞,何必問更籌。
    喚起一天明月,照我滿懷冰雪,浩蕩百川流。
    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

    野光浮,天宇回,物華幽。
    中州遺恨,不知今夜幾人愁。
    誰念英雄老矣,不道功名蕞爾,決策尚悠悠。
    此事費分說,來日且扶頭。

    水調歌頭 (我誌在寥闊)[编辑]

    我志在寥闊,疇昔夢登天。摩娑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有客驂鸞並鳳,雲遇青山赤壁,相約上高寒。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間。

    少歌曰,神甚放,形如眠。鴻鵠一再高舉,天地睹方圓。欲重歌兮夢覺,推枕惘然獨念,人事底虧全。有美人可語,秋水隔嬋娟。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