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雲樓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水雲樓詞
作者:蔣春霖 清朝

八聲甘州[编辑]

怪西風、偏聚斷腸人,相逢又天涯。似晴空墮葉,偶隨寒雁,吹集平沙。塵世幾番蕉鹿,春夢冷窗紗。一夜巴山雨,雙鬢都花。 ○笑指江邊黃鶴,問樓頭明月,今為誰斜。共飄零千里,燕子尚無家。且休賞、珊瑚寶玦,看青衫、寫恨入琵琶。同懷感,把悲秋淚,彈上蘆花。

八聲甘州[编辑]

記疏林、霜墮蘄門秋,高談四筵驚。擊珊瑚欲碎,長歌裂石,分取狂名。短夢依依同話,風雨客窗燈。一醉江湖老,人似春星。 ○驀上長安舊路,悵春來王粲,還賦離亭。喚天涯綠遍,今夜子規聲。待攀取、垂楊寄遠,怕楊花、比客更飄零。淒涼調,向琵琶裡,唱徹幽并。

八聲甘州[编辑]

又東風、喚醒一分春,吹愁上眉山。趁晴梢勝雪,斜陽小立,人影珊珊。避地依然滄海,險夢逐潮遠。一樣貂裘冷,不似長安。 ○多少悲笳聲裡,認忽忽過客,草草辛盤。引吳駒不語,酒罷玉犀寒。總休問、杜鵑橋上,有梅花、且向醉中看。南雲暗,任征鴻去,莫倚欄干。

八聲甘州[编辑]

悔年時、刻意學傷春,東風柳花顛。繞紅闌是水,清波照影,鏡擁雙鸞。擊楫桃根何處,團扇誤嬋娟。夢醒還疑夢,此恨綿綿。 ○休記銀屏朱閣,便江山如畫,今落誰邊。倚斜陽彈淚,一例吊秋煙。待低拜、青溪夜月,問何時、重為玉人圓。長懷感,有相思血,都化啼鵑。

八聲甘州[编辑]

甚天涯、芳草引遊韉,春歸舊奚囊。似登樓王粲,斜陽瘦馬,飽看山光。飄泊可憐淮海,風雨醉殊鄉。長鋏歸來未,燕子空梁。 ○誰識幽情苦調,借一枝斑管,散遍瑤芳。更煙蘿池館,彈淚說滄桑。莫偷和、玉臺新句,怕春風、又妒畫眉長。如虹氣,不消磨處,夜識干將。

八聲甘州[编辑]

恨西風、吹澹白鷗心,吟詩鬢毛斑。任霜枝啼碧,舍南有竹,蠹粉空幹。猛折芙蓉江上,老去覺春寬。百尺珊瑚冷,煙霧漁竿。 ○長記五陵豪事,喚銀箏催客,玉鋏光寒。瀉龍頭春酒,咳唾亂珠盤。又萬感、滄溟變石,問桃華、流水幾人閒。還搔首,向松門外,愁看秋山。

東風第一枝[编辑]

雀誶晴簷,蠅蘇凍紙,嚴霜忽作輕暖。錦貂纔近熏爐,鳳律暗移翠管。尋春無處,但日日、春痕偷展。恰引起、千丈愁思,添似繡床金線。 ○ 雲影薄、畫簾乍卷。山意冷、瘦筇又懶。幾多釀雪樓臺,豫滌熨寒酒盞。梅魂知否,怕迤邐、年華將換。待借他、一縷東風,悄把萬花吹轉。

東風第一枝[编辑]

糝草疑霜,融泥似水,飛花覓又無處。樹梢纔褪遙峰,簾外暗兼細雨。輕冰半霎,甚倚著、東風狂舞。怕一番、暖意烘晴,還帶綠梅銷去。 ○花市冷、試燈已誤。芳徑滑、踏青尚阻。依然淺畫溪山,愁殺媆寒院宇。春回萬瓦,聽滴斷、簷聲淒楚。剩幾分、殘粉樓臺,好趁夕陽句取。

一萼紅[编辑]

趁春晴。步前汀未晚,舟小蹙波行。抱樹溪彎,眠沙石老,芳草隨意青青。乍驚起、閒鷗短夢,伴落日、三兩棹歌聲。水曲豪箏,柳陰叢笛,那處重聽。 ○多少夕陽樓臺,倚闌干不見,空見流鶯。螢苑星繁,虹橋月艷,還記玉輦曾經。自湖上、遊仙事杳,問桃花、又過幾清明。剩取淒煙楚雨,愁畫蕪城。

一萼紅[编辑]

短牆陰。怪東風未到,春色已深深。壓雪簷低,垂蘿徑窄,紅萼開倩誰簪。漫惆悵、天寒袖薄,喚玉笛、吹怨入空林。烽火連江,河山滿眼,那處登臨。 ○回首東園舊路,剩幾分流水,幾樹寒岑。冷雨宮垣,斜陽喬木,還聽笳鼓沉沉。待銷盡、華鬘小劫,洗冰淚、招客說傷心。只怕南枝開遍,沒個人尋。

一萼紅[编辑]

小溪灣。引扁舟幾曲,風景未荒寒。密筿圈籬,深蘆倚岸,斜照人語柴關。繞村徑、桑麻漸了,晚樹外、黃葉當花看。罨畫人家,光陰似醉,雞犬皆頑。 ○此地誰知魏晉,笑估帆來去,空羨桃源。綠剪葵根,紅餘稻粒,秋到還憶家山。乍飛夢、煙波舊隱,又海天、催月角聲殘。一夜吳江楓冷,老屋霜團。

謁金門[编辑]

人未起。桐影暗移窗紙。隔夜酒香添睡美。鵲聲春夢裡。 ○妝罷小屏獨倚。風定柳花到地。欲拾斷紅憐素指。捲簾呼燕子。

謁金門[编辑]

春雨足。闌外半池新綠。風聚落紅一簇。水搖樓影蹙。 ○江上征帆去速。鸂鶒飛來自浴。獨下晶簾翻象局。晝長香篆促。

掃花遊[编辑]

點波細雨,乍泥住歸人,便遲春信。布帆漫整。滿空江化酒,別筵花韻。數遍郵簽,也怕鶯期未準。雁程緊。試悄向故園,先探芳訊。 ○歸夢今夜穩。奈濕霧濛濛,畫樓難認。野梅瘦損。為淒吟客裡,剩紅銷盡。墮水流香,又把孤蓬暗引。醉鄉近。壓春潮、一船幽恨。

扇香乍倚,看瘦盡疏紅,曉光吹霧。碎陰似舞。沍村煙漠漠,潤生窗戶。怨雀空枝,算有東風替補。送春處。又千樹媆晴,春未歸去。 ○芳訊休更數。但早與安排、聽鶯情緒。秀眉鬥嫵。畫新妝暗換,舊時花譜。萬剪齊勻,漸隱樓臺細雨。燕歸阻。淡斜陽、翠深庭宇。

木蘭花慢[编辑]

泊秦淮雨霽,又燈火,送歸船。正樹擁雲昏,星垂野闊,暝色浮天。蘆邊夜潮驟起,暈波心、月影燙江圓。夢醒誰入楚些?泠泠霜激哀弦。 ○嬋娟,不語對愁眠,往事恨難捐。看莽莽南徐,蒼蒼北固,如此山川!鉤連更無鐵鎖,任排空、牆艫自迴旋。寂寞魚龍睡穩,傷心付與秋煙。

木蘭花慢[编辑]

亂霞晴隔浦,正橫笛、暮江樓。看沙際潮回,城陰樹暝,帆勢遙收。灣頭數枝瘦柳,尚依稀、認得去時舟。雁外心傳錦字,鷗邊夢閣離愁。 ○凝眸。桂影碧空浮。誰共舉瓊甌。問西湖今夜,幾分明月,可似揚州。重遊待拌醉倒,怕石橋、楓冷又深秋。折得蘆花懶寄,絮雲吹滿芳洲。

木蘭花慢[编辑]

破驚濤一葉,看千里、陣圖開。正鐵鎖橫江,長旗樹壘,半壁塵埃。秦淮幾星磷火,錯驚疑、燈影舊樓臺。落日征帆黯黯,沈江戍鼓哀哀。 ○安排。多少清才弓。掛樹字磨崖。甚繞雀寒枝,聞雞曉色,歲月無涯。雲埋蔣山自碧,打空城、只有夜潮來。誰倚莫愁艇子,一川煙雨徘徊。

瑣窗寒[编辑]

細竹通涼,疏苔媚雨,曉簾慵卷。窺花隔座,鏡裡暗傳嬌眼。最憐他、傷春未工,畫眉錯問愁深淺。甚妝樓一霎,西風如葉,夢雲吹散。 ○重見。羞郎面。但恨指吳山,斷霞沈晚。扁舟暝宿,冷月稀星孤伴。繞空江、蘆花夜明,去鴻影淡煙岫遠。又寒莎、兩岸鳴蟲,絮語驚秋換。

瑣窗寒[编辑]

枯桕團鴉,荒蘆聚鴨,淡陰催暝。雲垂貼水,波暗更無星影。湧平沙、寒潮夜生,布帆一霎江風勁。正嘹空斷雁,趁船斜去,酒邊愁聽。 ○重省。歡游境。記借舫移花,試泉分茗。西洲再過,可奈鷗鄉人醒。掩霜篷、殘燈自挑,半床翠被支峭冷。任秋窗、夢繞疏蘋,隔浦尋煙艇。

浪淘沙[编辑]

雲氣壓虛欄,青失遙山。雨絲風絮一番番。上已清明都過了,只是春寒。 ○花發已無端,何況花殘?飛來胡蝶又成團。明日朱樓人睡起,莫捲簾看。

渡江雲[编辑]

燕泥銜杏雨,爐熏隱篆,朱戶晝愔愔。半窗松影碎,小語分茶,日暖喚青禽。羊車再到,那不見、招手樓陰。空自踏、落花歸去,消歇酒杯心。 ○沈吟。紅牆幾尺,遠過蓬山,更難通魚錦。換盡了、陌頭柳色,愁滿羅襟。夢中常訂重逢約,甚隔簾、翻怕相尋。門又揜、碧桃一樹春深。

渡江雲[编辑]

春風燕市酒,旗亭賭醉,花壓帽簷香。暗塵隨馬去,笑擲絲鞭,擫笛傍宮牆。流鶯別後,問可曾、添種垂楊。但聽得、哀蟬曲破,樹樹總斜陽。 ○堪傷。秋生淮海,霜冷關河,縱青衫無恙。換了、二分明月,一角滄桑。雁書夜寄相思淚,莫更談、天寶淒涼。殘夢醒、長安落葉啼螿。

綺羅香[编辑]

曉露荒園,斜陽破寺,十畝螿聲啼遍。倦綠無多,生意井闌西畔。繞槿籬、蝶影還飛,近麥隴、馬蹄偏踐。怪年年、冷逐蓬蒿,閉門秋老壯心懶。 ○齏鹽滋味最好,記伴西風信裡,蓴羹菰飯。笠影鴉鋤,因甚故鄉歸晚。待青玉、一甕春深,剩黃葉、半畦霜淺。認挑燈、細雨山家,客來寒夜剪。

綺羅香[编辑]

晚樹沈煙,枯荷亂浦,一換一番秋信。漬水庭陰,涼逼畫羅衣潤。滴疏桐、此夜偏長,滯新菊、重陽剛近。最蕭條、鐵馬簷聲,紙窗棋響落燈燼。 ○朝來蘆絮似雪,望斷濛濛影裡,歸飛鴻陣。帶濕征帆,還共暮潮難準。剩空階、蕉葉無多,恰添了、砌蟲淒緊。怕遙山、洗褪微黃,倦妝眉黛損。

壽樓春[编辑]

過垂楊春城。羂游絲一縷,偷倚紅情。記得開簾收燕,隔花調鶯。桃葉渡,誰相迎。又幾番、潮生潮平。待菱唱船歸,荷香路悄,留月伴娉婷。 ○西風起,涼蟬鳴。早拋閒素扇,歌斷瑤箏。可奈詩題愁寄,夢迴無憑。珠戶寂,銀釭明。任聽殘、秋宵長更。但疏雨空階,蕭蕭半山黃葉聲。

水龍吟[编辑]

絳娥吹墮瑤京,可憐艷骨多塵土。幾番夢醒,仙衣重試,冶遊愁數。寶扇兜雲,玉階團雪,欲離還聚。恨東風力倦,娉婷雙翅,銜不上、朱樓去。 ○記共踏青歸路。鬥盈盈、瘦腰紅舞。西鄰再過,滿庭莎草,一天飛絮。枝老春空,水流香在,綠蔭千樹。但銷魂歌板,年年彈淚,憶花開處。

水龍吟[编辑]

一年似夢光陰,匆匆戰鼓聲中過。舊愁纔剪,新愁又起,傷心還我。凍雨連山,江烽照晚,歸思無那。任春盤堆玉,邀人臘酒,渾不耐、通宵坐。 ○還記敲冰官舸。鬧蛾兒、揚州燈火。舊遊嬉處,而今何在,城闉空鎖。小市春聲,深門笑語,不聽猶可。怕天涯憶著,梅花有淚,向東風墮。

水龍吟[编辑]

平沙一片斜陽,軍聲吹得邊愁破。長旗月上,高城回望,層陰暗鎖。斑馬蕭蕭,昏鴉暗暗,驚寒齊和。縱蒲桃酒美,淒涼滿耳,漸別淚、征袍涴。 ○休認蘆洲宵過。想嚴更、戍樓星火。江天霜白,孤舟那日,傷心尚可。鐵甲三年,銅鉦五夜,枕兵誰臥。怕家山夢遠,西風殘響,趁歸鴻墮。

蝶戀花[编辑]

雲影壓簷蛩語咽。涼雨聲聲,心碎梧桐葉。天外鴈程飛又歇,小屏山上晴沙闊。 ○愁減腰圍添鬢雪。慵戀寒花,病似殘秋蝶。題罷瑤箋和淚疊,相思後夜團團月。

蝶戀花[编辑]

沙外斜陽車影淡。紅杏深深,人語黃茅店。陌上馬塵吹又暗,柳花風裡征衣減。 ○屋後箏弦鶯語艷。濁酒孤琴,門對春寒掩。鴉背殘霜侵短劍,紙窗夢破疏燈颭。

金菊對芙蓉[编辑]

日澹還收,雲低不落,輕寒輕暖輕陰。正朱弦響澀,寬褪湘琴。獸爐潮暈香遲起,似潑水、庭戶愔愔。疏簾影裡,晝長人懶,都戀香衾。 ○費盡春深春淺,把春人釀作、梅子酸心。怕東風去後,夢更難尋。近來天亦愁如睡,鎖山眉、雨意沉沉。無端送別,絮飛花落,偏是而今。

探芳訊[编辑]

大江暮。漸遠寺沈鐘,津亭換鼓。趁荒荒殘月,斜帆夜深渡。懵騰夢在寒潮裡,浪囓船唇語。信西風、棹入菰蘆,纜維霜樹。 ○回首竹西路。剩鴉宿孤村,鴈驚遙戍。星火微茫,曉色亂瓜步。數聲漁笛吹秋起,往事空煙浦。正無聊,篷背瀟瀟細雨。

月下笛[编辑]

淺樹留雲,疏花倚石,小亭秋聚。風泉暗語。夜深琴韻愁譜。芭蕉葉碎桐陰減,料不礙、空階細雨。奈箋紋疊雪,箏床橫玉,舊情無數。 ○休賦。歸來句。待採遍芙蓉,隔江煙霧。吹簫俊侶,跨鸞今在何許。相思淚滴珊瑚枕,尚夢到、穿針院宇。只後夜、酒醒時,滿地鳴蟲自苦。

柳梢青[编辑]

芳草閒門,清明過了,酒滯香塵。白棟花開,海棠花落,容易黃昏。 ○東風陣陣斜曛,任倚遍紅欄未溫一片春愁,漸吹漸起,恰似春雲。

淒涼犯[编辑]

短簷鐵馬,和冰語、敲階更少殘葉。鼠聲漸起,芸編倦擁,酒懷添渴。疏燈暈結。覺霜逼、簾衣自裂。似扁舟、風來舵尾,野岸冷雲疊。 ○回首垂虹夜,瘦櫓搖波,一枝簫咽。窗鳴敗紙,尚驚疑、打篷幹雪。悄護銅瓶,怕寒重、梅花暗折。卻開門,樹影滿地壓凍月。

淒涼犯[编辑]

平蕪黯淡,連鴉陣、危灘時響風葉。夜潮乍起,蘆根浪浦,估帆催歇。深杯倦潑。聽風激、哀笳亂咽。正遙空、寒星數點,旗影動殘雪。 ○誰念荒江外,鐵甲生寒,淚花冰結。枕戈夢短,壞雲堆、餓鴟啼絕。醉倚貂裘,問知否、霜袍凍裂。但平沙萬幕,寂寂擁夜月。

探春慢[编辑]

墮葉紅腴,疏苔綠倦,年華輕換箏柱。玉病禁秋,花嬌媚晚,燭底鬢添涼霧。縹緲驚鴻影,似乍見、春風前度。暗憐舞褪絲楊,鏡中消瘦眉嫵。 ○蘇小芳顏認否?甚油壁歸來,偏恨遲暮。帶眼移香,琴心記夢,鉛淚也無重數。寒雨連江夜,莫更把、琵琶低訴。明日相思,峭帆還掛愁去。

踏莎行[编辑]

疊砌苔深,遮窗松密,無人小院織塵隔。斜陽雙燕欲歸來,捲簾錯放楊花入。 ○蜨怨香遲,罵嫌語澀,老紅吹盡春無力。東風一夜轉平蕪,可憐愁滿江南北。

踏莎行[编辑]

醉鶴幽懷,品鸞淒調。青袍舊淚知多少。夢迴誰倚十三樓,斜陽滿地空秋草。 ○雪浪愁題,雲和孤抱。吟情除是鶯能道。隔江殘笛雨蕭蕭,垂楊瘦盡鷗波老。

踏莎行[编辑]

雀舫迎花,驪尊倚樹。啼鶯無計留人住,滿江春水是恩波,離心爭逐輕帆去。 ○古驛分攜,晴沙細語。燈窗重訂巴山雨,新詞書遍去思碑,暮雲冉冉東皋路。

滿庭芳[编辑]

黃葉人家,蘆花天氣,到門秋水成湖。攜尊船過,帆小入菰蒲。誰識天涯倦客,野橋外、寒雀驚呼。還惆悵、霜前瘦影,人似柳蕭疏。 ○愁餘。空自把、鄉心寄鴈,泛宅依鳧。任相逢一笑,不是吾廬。漫托魚波萬頃,便秋風、難問蓴鱸。空江上,沉沉戍鼓,落日大旗孤。

瑤華[编辑]

青房乍結,夢醒江南,又雨聲敲碎。羅衣葉葉,寒未剪、亂壓一湖深翠。月明歌斷,更誰倚、畫船閒醉。剩數叢、敗葦荒蘆,合寫橫塘秋意。 ○飄零漫惜青衫,算舞散湘皋,都是憔悴。鴛鴦自浴,竟不管、悄換西風塵世。淒涼太液,莫暗滴、露盤清淚。待幾時、重展枯香,斜日小橋魚市。

踏莎行[编辑]

簾櫳未卷,甚處氤氳,乍吹來羅綺。隨鶯趁蝶,窗影外、一縷嬌雲同起。東風滿院,更辨不、分明花氣。料暗從、鬢角衣邊,送到膩人滋味。 ○年時熏散筠籠,伴溫酒華燈,春思濃醉。蘅蕪夢遠,金鴨冷、枉斷綠窗心字。遺芳怕檢,剩袖底、傷春清淚。問夜深、繡佛龕前,爇遍返魂知未。

玉京秋[编辑]

江影闊。孤帆卸天際,倦懷淒切。晴樹生秋,岸風送響,篷敲殘葉。山勒寒潮怒起,湧波心、千萬堆雪。者離別、一程程恨,去鴻愁說。 ○日落徵衫寒怯。數歸期、冰輪又缺。漬酒羅襟,緘詩瑤軸,餘香都歇。瘦菊霜橙,怕客裡、偏過登臨佳節。暮笳咽。沙影沉沉動月。

高陽臺[编辑]

暗水平橋,明霞低浦,霜痕冷閣魚叉。纔一番寒,微黃卻上蒹葭。瘦腰不恨秋來早,恨秋來、偏在天涯。更堪傷、十載荷衣,吟鬢蒼華。 ○燈邊記得分明語,待夢圓鵲鏡、窗倚蟲紗。幾日西風,鴈歸客未還家。陌頭柳色渾難覓,滿空江、換了蘆花。又斜陽、過盡西樓,都是昏鴉。

高陽臺[编辑]

淡月依橋,平湖沍水,夜潮寒送歸人。別酒無多,莫教翻污羅裙。愁來始覺眉尖窄,悔當時、錯夢梨雲。掩爐熏、袖底殘香,都化秋痕。 ○扁舟尚有東風約,認摘梅小徑,吹絮前村。一尺江波,年年誤卻桃根。春心待共花爭發,怕花開、更易傷春。怯黃昏,不到斜陽,先閉重門。

好事近[编辑]

吹遍野塘風,顰翠倦紅都歇。寂寞斜陽牆角,見春前蝴蝶。 ○籬根露滴海棠疏,蟲影顫秋葉。猶有一分花意,媚空階涼月。

好事近[编辑]

帆影比鷗遲,溪上柳花風軟。閒理半床茶具,任船隨溪轉。 ○一春不聽雨聲嘩,橋峙水痕淺。夢入菰蒲深處,共湖雲低展。

垂楊[编辑]

偷彈老淚。向短亭話別,蘭舟重艤。韻咽寒簫,斷腸聽到篷窗底。漁灘風定蘆花起。破霜色、天涯行李。晚來潮、催送秋心,共故人千里。 ○猶記題詩舊邸。染京洛暗塵,醉春遊騎。戍鼓驚秋,夢魂還渡桑干水。連村黃葉圍殘壘。雁聲在、斜陽紅裏。何時一笛山樓,杯共洗。

揚州慢[编辑]

野幕巢烏,旗門噪鵲,譙樓吹斷笳聲。過滄桑一霎,又舊日蕪城。怕雙鴈、歸來恨晚,斜陽頹閣,不忍重登。但紅橋風雨,梅花開落空營。 ○劫灰到處,便司空見慣都驚。問障扇遮塵,圍棋賭墅,可奈蒼生。月黑流螢何處,西風黯、鬼火星星。更傷心南望,隔江無數峯青。

揚州慢[编辑]

亂草埋沙,孤城照水,倦遊重見淒涼。近東園巷陌,但一片斜陽。佔蘿徑、幽人自喜,暮鴉啼處,猶有垂楊。奈新栽紅藥,開時偏斷人腸。 ○竹邊舊屋,問歸來、燕子都忘。漫指點煙蕪,梅花塚在,文選樓荒。一覺十年前夢,春風減、杜牧清狂。又簫聲吹起,疏簾殘月微茫。

虞美人[编辑]

冰痕微借斜陽送。鉤小驚魚夢。多情還說十分圓。纔畫些兒眉意便嬋娟。 ○籠階夜色如煙薄。花影輕簾幕。倚闌不用更眠遲。只向黃昏一見最相思。

虞美人[编辑]

風前忽墮驚飛燕。鬢影春雲亂。而今翻說羨楊花。縱解飄零猶不到天涯。 ○琵琶聲咽玲瓏玉。愁損歌眉綠。酒邊休唱念家山。還是兵戈滿眼路漫漫。

虞美人[编辑]

水晶簾捲澂濃霧。夜靜涼生樹。病來身似瘦梧桐。覺道一枝一葉怕秋風。 ○銀潢何日銷兵氣?劍指寒星碎。遙憑南半望京華。忘卻滿身清露在天涯。

虞美人[编辑]

月明剛及今宵好。心事西湖了。段家橋畔送殘秋。已是斜陽滿樹四山愁。 ○蘆花風起眠鷗醒。舊夢煙波冷。畫船呼酒定何年。只怕垂楊髡盡恨啼鵑。

清商怨[编辑]

津亭飛絮倦舞。趁陗帆南浦。別酒初醒,春潮催瘦櫓。 ○天涯花落更苦。客乍到、春又歸去。夢遍千山,江寒無杜宇。

憶舊遊[编辑]

記星街掩柳,雨徑穿莎,悄叩閒門。酒態添花活,任翩翻燕子,偷啄紅巾。篆銷萬重心字,窗影護憨雲。甚飛絮年光,綠陰滿地,斷送春人? ○痴魂,正無賴,又琵琶弦上,迸起煙塵。鴻影驚回雪,悵天寒竹翠,色暗羅裙。黛蛾更羞重鬥,避面月黃昏。教說與東風,垂楊淡碧吹夢痕。

憶舊遊[编辑]

記倚窗窺笑,接座熏香,扇角初逢。門掩枇杷靜,又驚枝暗起,人似春鴻。峭寒幾番侵袂,眉翠淡芙蓉。嘆絮語衾邊,淚痕盞底,同訴飄蓬。 ○匆匆。最無賴,是種得垂楊,偏系歸驄。別恨絲鞭阻,指一林殘葉,瘦馬西風。夢醒半規蛾月,依舊印簾櫳。怕數遍幽期,燈花尚說今夜紅。

齊天樂[编辑]

天涯只恨溪山少,青春未留人住。海上閒鷗,沙邊客燕,總被西湖招去。垂楊萬縷。帶離恨絲絲,暗牽柔櫓。好趁東風,畫船一路看飛絮。 ○相逢知更甚處。鷓鴣啼不斷,都是煙雨。淚點關河,軍聲草木,​​愁殺江南行旅。絲闌漫譜。怕怨笛吹殘,落花難數。門掩春寒,日斜聞戍鼓。

齊天樂[编辑]

半春絲雨聲中過,河橋未青楊葉。斷角吹寒,孤帆滯遠,可是將離時節。家山夢切。對岸芷汀蘭,楚騷歌闋。那不還鄉,杜鵑啼後更愁絕。 ○瀟湘春色似畫,剩烽斜照裡,悲恨休說。鶴唳空江,鴉棲舊壘,景物歸來都別。羈懷暗結。怕瘦盡東風,驛梅難折。後夜西窗,鏡塵添鬢雪。

齊天樂[编辑]

橫窗綠霧涼波起,西風雁啼清沼。墮粉侵床,疏陰臥酒,冉冉銀蟾低照。空江易老。認淺刻題名,自非年少。尚作龍吟,露寒深夜共悲嘯。 ○蕭條休話舊雨,廢菭三徑冷,春去誰到。笛怨枯椽,書殘蠹簡,過眼煙雲一笑。霜清睡早。但許聽秋聲,醉醒都好。水葉風枝,畫禪參未了。

齊天樂[编辑]

千帆影裡斜陽望,危闌醉中同倚。海氣浮山,江聲擁樹,閃閃燈紅蕭寺。高談未已。任夜鵲驚枝,睡蛟吟水。笑指天東,一丸霜月盪潮尾。 ○西風空想欬唾。似霏霏玉屑,吹散煙際。瘞鶴銘寒,盟鷗會冷,畫出孤峰憔悴。啼鵑萬里。怕化作秋聲,醉魂驚起。涼露沉沉,斷鴻悲暗葦。

南浦[编辑]

綠意隱汀沙,雪痕消、又潤村村酥雨。山曉睡容酥,斜陽外、深淺青無重數。飛飛蝴蝶,荒庭也是春來處。千里相思誰種出,攙了二分塵土。 ○年年空怨裙腰,甚愁根欲剷、東風未許。接岸綠波平,銷魂事、第一送君南浦。鶯啼幾度。憑高不見天涯路。陌上閒花開落後,多少馬蹄歸去。

南鄉子[编辑]

寒意剩春纖。放燕歸來又下簾。蝴蝶漸稀人漸懶,厭厭。滿地青榆午夢甜。 ○淡日隱重簷。雨氣雲痕百態兼。睡起卻驚天影暗,眉尖。愁似春陰向晚添。燕麥青青,大河西畔短長亭。日落子規啼不住。征帆去,蜀水秦山無盡處。

綠意[编辑]

春原草宿。釀濕痕作影,光散林麓。近水偏多,避月還明,飛飛自照幽獨。西風不醒雷塘夢,化萬點、秋魂相逐。更那堪,雨暗黃昏,敗井廢苔凝綠。 ○還記荷亭露坐,小池乍退暑,涼氣吹燭。繞遍花陰,巧入湘簾,笑倚畫羅同撲。而今一院繁星亂,但冷颭、蕭蕭疏竹。等恁時,閒貯綃囊,怕展翠箋重讀。

風入松[编辑]

彎環綠水抱西城。小舫臥聞鶯。櫻桃樹底春衫薄,倚紅樓、偷聽調箏。心事花開花謝,閒愁潮落潮生。 ○夕陽江上數峰青。煙草暗離亭。風懷老去如殘柳,一絲絲、漸減春情。重寫綠窗舊夢,酒闌渾不分明。

賀新郎[编辑]

雪淨梅根土。被瓊簫、暗將殘寒,一絲吹去。碎剪東風為花瓣,分散春心幾許。料從此、紅酣翠嫵。驀地思量虹橋月,是年時、刻意傷春處。還夢到,竹西路。 ○扁舟待趁寒潮渡。繞空江、鷓鴣聲聲,亂煙無數。歌管樓臺斜陽冷,換了城西戍鼓。更不見、垂楊一樹。十里深蕪陰磷碧,哭青山、誰喚春魂語。雲影暗,自延佇。

鷓鴣天[编辑]

楊柳東塘細水流,紅窗睡起喚晴鳩。屏間山壓眉心翠,鏡里波生鬢角秋。 ○臨玉管,試瓊甌,醒時題恨醉時休。明朝華落歸鴻盡,細雨春寒閉小樓。

清平樂[编辑]

瑣窗朱戶。夜定人初去。滿院商聲無覓處。梧葉堆中蟲語。 ○微寒乍掩屏紗。西風孤怯燈花。不是悲秋淚少,如今住慣天涯。

清平樂[编辑]

枕鴛釵鳳。清夜和愁共。窗外月斜寒忒重。瘦盡梨花無夢。 ○東風燕子朱門。年年燈影黃昏。閒卻半床金線,羅衣獨自溫存。

三姝媚[编辑]

相思堤上柳,喚漁童樵青,繫船沽酒。水鶴飛來,背亂山無語,共君招手。莫上層樓,春已在、斜陽時候。雁磧沙寒,潮落潮生,暮帆催又。 ○塵海吟身驚瘦。剩卅載才名,對花消受。尚著宮衣,聽夜窗弦索,淚殷雙袖。眼底滄桑,休更迭、哀蟬淒奏。怕問王孫芳草,淮陰渡口。

角招[编辑]

暮寒際。誰家尚遣扁舟。去看煙水。櫓枝沙外倚。忘卻那回,花下游事。山靈倦矣。漸露出、雙峰憔悴。十里寒香何在,剩千萬樹梅魂,伴銅仙鉛淚。 ○還喜。梵王殿址。松梢塔影,陳跡殘僧指。四闌仍畫裡。戍角聲聲,當年無此。霜楓滿地。更懶問、歸人歸未。月上西風又起。怕潮落、石橋灣,愁難洗。

角招[编辑]

勸君去。傷心海上、孤琴又緩君住。峭帆催晚渡。更酌酒桮,燈下深語。青春鬢縷。莫厭染、京華塵土。十載江鄉烽火。到樓閣五雲中,憶哀鴻音否? ○應許。橋題秀句。花圍錦帶,繫馬揚州路。故人還寄旅。待與重攀,津亭秋樹。西泠夢阻。更不比、春波南浦。後日相思甚處。怕零落、石磯邊,閒鷗鷺。

角招[编辑]

傍花醉。無端一片、花飛又趁流水。畫船春去矣。猛折綠楊,幽恨都起。芳遊夢裡。譜艷曲、流鶯能記。昔日青青猶在,到風雨客歸時,管想思千里。 ○誰使。單衫聚淚。冰紈寫怨,黃九詩輕寄。露橋驚後會。怕貼雙蛾,羞郎憔悴。煙條踠地。似說與、飄零如此。葉落江潭尚未。漫忘卻、玉簫心,銀屏事。

淡黃柳[编辑]

寒枝病葉,驚定痴魂結。小管吹香愁迭迭。寫遍殘山剩水,都是春風杜鵑血。 ○自離別。清遊更消歇。忍重唱、舊明月。怕傷心、又惹啼鶯說。十里平山,夢中曾去,唯有桃花似雪。

無悶[编辑]

花外東風,吹過斷橋,香到春山袖底。甚晚徑餘寒,畫闌猶倚。應是憐春欲去,看萬點、飛紅斜陽里。冶遊散後,深深胡蝶,綠煙垂地。 ○憔悴。更無計。聚鏡角愁痕,遠山眉意。教燕子休歸,小窗須閉。只有楊花未醒,化一縷、春痕隨流水。怕片霎、殘夢溪西,又聽倦鶯啼起。

憶秦娥[编辑]

垂楊陌。綠陰蘸水煙痕濕。煙痕濕。一灣城影,畫橋雙笛。 ○桃花岸上人如織。流鶯久住都相識。都相識。斜陽船去,半湖春碧。

憶秦娥[编辑]

去去。去覓春歸處。難尋。萬樹垂楊盡夕陰。 ○妝成只是熏香坐。簾影疏燈我。誰家。猶放冰蟾照落花。

尉遲杯[编辑]

河堤路。正下馬、曉日籠高樹。遙山隱隱雲橫,知是輕帆歸處。長亭燕子,偏不許、春光別南浦。聽歌聲、唱到將離,悄銜花瓣飛去。 ○還記水曲吹笙,頻呼酒江船,勝友星聚。舊日垂楊都消瘦,誰更約、東風對舞。今宵又、蘆根繫纜,暗潮湧、霜寒聞雁語。怕孤篷、雨濕疏燈,醉中猶喚鷗侶。

法曲獻仙音[编辑]

雲薄鋪涼,露輕晞月,簾掛碧天秋淺。倚鶴琴閒,照螢燈瘦,依依夢隨蕉扇。念極浦、人歸後,西風片帆遠。 ○恨疏懶。趁扁舟、又孤遊興,頻冷落、湖山舊時鷗伴。清霧濕屏紗,絮荒庭、蟲韻淒婉。萬感煙鴻,寄相思、梧葉怕剪。對空江殘角,一夜蓼花紅怨。

卜算子[编辑]

燕子不曾來,小院陰陰雨。一角欄干聚落華,此是春歸處。 ○彈淚別東風,把酒澆飛絮:化了浮萍也是愁,莫向天涯去!

卜算子[编辑]

丹嶺鳳凰兒,愛集梧桐樹。百尺宮牆一苑花,只見流鶯度。 ○羞澀畫蛾眉,宛轉邀蓮步。抱得雲和不肯彈,還宿空房去。

拜星月慢[编辑]

臘酒餘寒,春燈殘雪,地僻還聞簫鼓。帖翠粘紅,是年時情緒。念前夢,頓覺、啼痕唾碧都化,半漬徵衫塵土。馬影雞聲,又韶華催暮。 ○隔簾櫳、舊是相思路。闌干角、似有東風度。便覓像管鵝笙,奈淒涼難譜。抱孤琴、淚灑無人處。梅花外、強琢宜春句。怕凍草、暗長愁苗,滯遊鞍不去。

少年遊[编辑]

曲闌斜護柳邊樓。人影漾簾鉤。銀燭光沈,檀槽語澀,拌醉不曾休。 ○十年夢似朝雲散,花落水空流。燕子歸來,淡煙微雨,寂寞畫春愁。

聲聲慢[编辑]

秋痕欲化,冷夢初圓,閑庭似帶新霜。病起西風,眉印淺褪宮黃。徐娘漸羞剩粉,問何時、偷種柔鄉?明月底,怪飛來寒蝶,無處尋香。 ○姑射仙姿何處,紀紅萸烏帽,看舞霓裳。酒暈全消,籬外懶送瑤觴。疏燈漫憐鬢影,伴羈愁、閒過重陽。怕瘦損,捲簾人、依舊淡妝。

聲聲慢[编辑]

荒城補壁,野澗侵籬,人來鵲起孤亭。未到花開,可憐春已零星。餘寒尚棲稚柳,問東風、眼向誰青。空嘆息,甚鳶肩火色,老更飄萍。 ○還剩蒼藤古屋,趁斜陽泥飲,三兩鷗盟。拍碎闌干,長嘯暗答笳聲。飛鴻漫愁印爪,算麻姑、滄海曾經。且盡醉,夢江南、殘睡未醒。

唐多令[编辑]

楓老樹流丹,蘆華吹又殘。系扁舟、同倚朱欄。還似少年歌舞地,聽落葉,憶長安。 ○哀角起重關,霜深楚水寒。背西風、歸雁聲酸。一片石頭城上月,渾怕照,舊江山。

相見歡[编辑]

東風舞倦腰支,幾多時,惆悵春前綠鬢欲成絲。 ○枝頭絮,吹不去,為相思。長把愁煙恨雨自禁持。

燭影搖紅[编辑]

天半樓臺,月華未​​上先簫鼓。瘦腰無計避春愁,也逐歌塵去。迤邐歡游細數。試霞燈、誰家院宇。長陵小市,簾影釵光,一宵春聚。 ○絳蠟銷遲,錦街夜色澄香霧。好遊還有未歸人,冷索梅邊句。閒卻西園俊侶。傍闌干、深杯自語。東風醉後,夢轉瑤京,銀花千樹。

青衫濕[编辑]

當時淮水西邊月,曾照玉鉤斜。遊船多處,年年風雨,開盡桃花。 ○夕陽一醉,樓空失燕,樹晚棲鴉。三生杜牧,揚州夢覺,依舊天涯。

更漏子[编辑]

枕函欹,釵股重。睡起自疑殘夢。臨玉鏡,寫瑤箋。隔窗紅杜鵑。 ○花影亂。捲簾看。砌下落梅風換。芳草歇,繡鞍歸。送春蝴蝶飛。

更漏子[编辑]

柳絲風,菰葉雨。湖上畫船來去。蘭槳定,釣竿收。藕花香滿樓。 ○歌聲歇。望明月。沙靜夜灘如雪。燈欲燼,酒初醒。隔河吹玉笙。

臺城路[编辑]

兩年心上西窗雨,欄干背燈敲遍。雪擁驚沙,星寒大野,馬足關河同賤。羈愁數點。問春去秋來,幾多鴻雁?忘卻華顛,昔時顏色夢中見。 ○青衫鉛淚似洗,斷笳明月裡,涼夜吹怨。古石欹臺,悲風咽築,酒罷哀歌難遣。飛華亂卷。對萬樹垂楊,故人青眼。霧隱孤城,夕陽山外遠。

臺城路[编辑]

驚飛燕子魂無定,荒洲墜如殘葉。樹影疑人,鴞聲幻鬼,剞側春冰途滑。頹雲萬疊。又雨擊寒沙,亂鳴金鐵。似引宵程,隔溪磷火乍明滅。 ○江間奔浪怒湧,斷笳時隱隱,相和嗚咽。野渡舟危,空村草濕,一飯蘆中淒絕。孤城霧結。剩羂網離鴻,怨啼昏月。險夢愁題,杜鵑枝上血。

點絳唇[编辑]

記倒離尊,斷崖野樹圍孤店。翠簾風黯。客去春寒減。 ○雁背征帆,漸漸斜陽淡。歸程暗。舵樓燈閃。猶系東湖纜。

慶春宮[编辑]

蚓曲依牆,魚更隔岸,短廊陰亞薔薇。露冪閒階,微涼自驚,無人泥問添衣。並禽棲遍,趁星影、孤鴻夜飛。繩河低轉,夢冷孀娥,香霧霏霏。 ○當時曲檻花圍。卻月疏櫳,玉臂清輝。紈扇拋殘,空憐錦瑟,西風怨入金徽。返魂燒盡,甚環佩、宵深怕歸。茫茫此恨,碧海青天,惟有秋知。

慶春宮[编辑]

慘月啼鵑,荒灘驚雁,四山恨匝低雲。心指潛淵,銀瓶問絕,夜寒流水無春。戍笳吹斷,嘆釵鈿、倉皇路塵。驚飆亂起,滿地青楓,彌望秋磷。 ○誰知彳亍江滣。濁酒疏篷,細雨燈昏。幽壑難呼,空彈怨瑟,佩環何處歸魂。素波重照,剩雙鬢、孤懷自溫。楚招歌罷,千里蘼蕪,都長愁根。

一絡索[编辑]

村外柳煙深鎖。晚寒驚破。強沽殘酒熨春愁,已節候、梨花過。 ○望盡隔江星火。擁衾獨坐。斷鐘隱隱欲霜天,問可有、詩魂墮。

換巢鸞鳳[编辑]

帆掛新蒲,背家山未遠,又認吾廬。琴尊雙鶴管,風月一船租。南湖拋卻換西湖。廿年往來,天涯酒徒。鷗鄰好,任占得、畫橋閒住。 ○遲暮。成倦旅。孤棹冷煙,客燕棲何處。柳影低門,杏梢深巷,花落可憐焦土。無奈啼鵑,尚聲聲、隔江催喚人歸去。南屏鐘,亂鄉愁、滿地秋雨。

換巢鸞鳳[编辑]

雲湧蓀橈。正薇煙綠帳,夢警龍綃。秋肌涼玉粟,花鬢妥金翹。湘弦冰斷澀歸潮。洞庭野陰、霜驚懶蛟。蘋颸冷,漸月墮、佩珠聲悄。 ○青鳥。飛縹緲。沙路遠燈,細竹迷春嘯。濕岸交禽,香闌文鯉,暗泣菱絲紅老。誰為天孫,塞秋河,翠梭當夜呈雙笑。穿針樓,看疏星、白露橫曉。

霜葉飛[编辑]

岸雲湖草秋無際,斜帆疑掛雲表。傍村楓葉未全霜,擁寺門紅悄。正雨霽、山容似曉。經臺吹帽西風小。試筆染糕香,又卻怕、黃花笑我,空醉斜照。 ○遙認瘦塔玲瓏,苔斑青換,去年人又重到。翠萸杯冷客衣單,況玉琴孤抱。算鬢影蒼華誤了。絲闌愁和淒涼調。待寄還、相思語,寒樹冥冥,舊鴻稀少。

霜葉飛[编辑]

翠禽啼緊空閨暮,殘妝都怨朱粉。玉釵微墮一枝斜,籬角黃昏近。看月下、疏香暗引。春愁先上徐娘鬢。向紙閣蘆簾,傍燭影、低迷夜來,無限豐韻。 ○爭奈絳縷淒涼,冷紅吹罷,那時歸又難準。髻鬟低處不勝寒,自倚東風問。怕竹外、腰支瘦損,瓊奩珠琲飄零盡。待寄回、西州句,雙挽芻雅,玉奴棲穩。

西子妝[编辑]

山暈眉青,波揩鏡曉,燕燕靜依柔櫓。戲圈楊柳作連環,印香心、畫橋雙樹。紋窗泥語。渾不怕、鴛鴦聽取。趁春潮,喚桃根桃葉,江頭歸去。 ○深盟誤。一夢成煙,捲入東風絮。繞船三月落花多,是千點、淚痕紅聚。淒涼畫譜。待呼起、春魂重訴。亂箏弦、幾陣疏篷暗雨。

西子妝[编辑]

倚稚鶯憨,移香蝶瘦,一鏡蔫紅羞放。秀眉生小恨楊絲,借新月、替描愁樣。春潮暗長。待輕把、相思吹上。燕飛回、任疏陰晝掩,枇杷深巷。 ○妝臺傍。字寫雙鴛,頰暈初霞漲。拗枝花弱不禁秋,諱傷心、淚波酸釀。江頭畫槳。怕空付、桃根低唱。甚何郎,還對東風凝想。

西子妝[编辑]

雨葉宜顰,露華扶笑,睡起春情非舊。月中霜裡見嬋娟,換秋眉、醉妝頻鬥。紅霞半口。記掃徑、煎茶時候。畫雙身、算朱顏綠鬢,原是佳偶。 ○春歸後。淚粉啼脂,暗逐湘波溜。可憐細骨為相思,幾禁持、暮寒衫袖。燈窗試酒。任簾外、春風吹瘦。護仙心、玉洞青鸞夜守。

瑞鶴仙[编辑]

蕙煙銷素被。正地帖湘紋,小庭澄水。妝成臉霞膩。厭穠枝壓鬢,鳳鈿重理。闌干倦倚。漸吹得、瑤芳竟體。料前身、夢托蘅皋,花影靜如人意。 ○曾記。梳雲窗眼,迓月簾腰,國香親試。鸞臺更啟。驚消瘦,舊眉翠。待天涯偷寄,同心私語,又怕春愁暗起。剩冰紈背面東風,個儂畫裡。

祝英臺近[编辑]

嶺霞明,江月墮,曉起浩無際。黃葉深深,詩思在驢背。不妨茸帽欺霜,滿身松影,且飽看、六朝煙寺。 ○幾年事。一番夢逐雲空,仙瓢付流水。雪散沙鴻,愁寫斷腸字。可知畫角聲中,連天風雨。又減了、舊時山翠。

徵招[编辑]

維舟聽慣松江雨,離琴更親良友。去住兩傷心,指垂垂煙柳。青山無恙否?怕歸日、野鷗驚瘦。故國春寒,夕陽潮落,卸帆偏又。 ○不擬此重逢,人何似、飄然白雲為耦。語罷即天涯,忍淒涼杯酒。詩情誰共剖。漫相約、石榴開後。雁聲起,渺渺涼天,待夜窗攜手。

徵招[编辑]

添修五鳳樓臺手,華嚴見來彈指。曲徑轉東風,似珠穿靈蟻。瓏玲窗四啟。看離合、海天雲市。片片花飛,九微香瑣,寫春無際。 ○且自賦閒居,陳蕃室、誰云掃除安事。別館舊煙蘿,也滄桑如此。樵柯今爛矣。但一笑、玉枰推起。醉瞑久,尚未消磨,是劍弢龍氣。

徵招[编辑]

星宮夜啟蒼官事,沉沉太陰雷雨。海鶴倦飛來,選般阿嘉樹。靈姿誰共伍。只老桂、伴香瑤圃。謖謖霜風,半空回首,尚通天語。 ○高處不勝寒,相思後、瓊樓又教歸去。恣意作龍吟,有清聲千古。孤懷還自撫。放直幹、化工能補。紫皇護,一柱層霄,召鳳鸞仙侶。

徵招[编辑]

石郎磊落今年少,雄才尚齊班馬。廣袖倚天風,引龍媒高駕。賞心知更寡。甚偏愛、野人情話。渺渺蒼波,霜空木落,月明今夜。 ○醉也不成瞑,窗燈暗、翩然塞鴻飛下。底用惜飄零,已蒼毛盈把。孤琴羞自寫。盪雲壑、古音彈罷。鎮相憶,卻恐相逢,又野梅春卸。

浣溪沙[编辑]

鳳焙團成小盞分。一墀簾影靜湘紋。柳梢蟬咽欲黃昏。 ○細竹方牀蕉葉伴,薄羅衫子藕花熏。晚涼閒坐看秋雲。

西溪子[编辑]

天外晴空孤臥,瘦石撐空疑墮,鶴飛來、幽壑底。雲欲起。人坐羣峯青裏。聽泉流。一窗秋。

西河[编辑]

芳信斷。鶯簾恨事誰管。籠鸚生小忒聰明,妒春命短。玉奴狂約嫁東風,釵頭棲鳳先散。 ○記深夜、溫翠盞。藥窗花影零亂。絲絲紅冷唾壺冰,鏡眉未展。怨鴻還說不傷心,龍綃都儭香汗。 ○只今淚點凝素練。挽春魂難畫嬌面。除夢應羞重見。奈梨雲瘦盡,羅屏熏換。殘月相思和天遠。

減字木蘭花[编辑]

疏篷淡月。短燭熒熒侵曉別。黃葉深村。入夢依然昨夜人。 ○蘆花滿地。多是離人衣上淚。秋色連波。比到寒潮淚更多。

四字令[编辑]

釵邊淚紋。燈邊夢痕。花開處處思君。況無花過春。 ○鬟飛斷雲。衣殘舊熏。垂楊一路黃昏。到東風墓門。

鶯啼序[编辑]

淒風又驚院竹,是春魂悄轉。沍殘霧、眉月微陰,背窗如聽嬌嘆。夢迴乍、蘭釭淡碧,飛鴻冉冉輕煙散。誤籠鶯、檀板聲空,畫圖誰喚。 ○剪燭青樓,桐陰試茗,道尋春未晚。鏡花掩,相見還休,那時爭似不見。記犀帷、扶肩問字,枉吟熟、鴛鴦詩卷。玉簫寒,門閉緗桃,去年人面。 ○離巾寄語,藥檻移栽,算棲香願滿。幡影護蔫紅,幾日露葉霜蕊,瘦倚斜陽,頓成秋苑。啼鵑夜訴,飄篷舊事,無端落絮緇塵涴。更關山、笛里江烽亂,羅囊尚秘,傷心繡纈,痕銷淚點,凝滴湘管。蓮枝解脫,丈室禪枯,任鬢絲素染。但沈恨、珠根玉蒂,墮溷何因,寄燕巢成,妒鶯緣短。韋郎老矣,楚招歌罷,清宵歸鶴環佩冷,剩西陵松柏埋幽怨。今生拌醉拌愁,聽絕哀弦,翠衾怕展。

暗香[编辑]

故山老鶴。等酒人散盡,飛歸池閣。漫倚焦琴,斜日想思滿京洛。知否休文病起,渾怕憶、西園花藥。但自掩、獨樹閒門,燈影惜孤酌。 ○深約。更寂寞。待問取斷鴻,去程難托。素衾怨薄。江上春寒晚來惡。千里誰攜夢轉,絲鬢有、東風吹覺。怕秀句、題未了,野棠又落。

醉桃源[编辑]

遲遲樹影過朱闌。日高門尚關。海棠紅勒昨宵寒。花遲春限寬。 ○新舊雁,去來船。一年長恨得書難。賺人雙玉環。

一枝春[编辑]

夢遠瀟湘,雨絲寒、半折簾波垂曉。芳晨換了。畫裡媚香人杳。疏苔院宇,記同說、味秋懷抱。經幾度、風剪冰鋤,怨入玉琴淒調。 ○紋紗素蟾低照。奈姮娥更妒,同心花好。飄零瘦影,暗指鬢邊春老。蘅皋步冷,怕難喚、倩魂飛到。空自倚、滴露獻階,醉吟恨稿。

霓裳中序第一[编辑]

蒼苔換舊跡,過卻清明春是客。花外玉尊又側。任庭樹斂陰,風簾催夕。天涯倦翼。趁墜紅、飛去無力。淒涼久、一燈夢覺,隱約夜窗白。 ○簷隙。峭寒猶積。嘆瘦骨、輕衾怎敵。相思偏在故國。竹檻欹琴,水榭題壁。斷鴻歸太急。便忘卻、江南舊識。鄉程遠、何時孤棹,臥聽倚樓笛。

霓裳中序第一[编辑]

霜華墜帳角。信逼西風秋絮薄。空外玉砧又作。念孤戍遠情,征衣齊索。羅紈怨錯。算路遙、歸夢難托。君恩重、碧綾分錫,冷闢陣雲惡。 ○非昨。羊皮輕縛。衣短後、西山射鵲。承平猶滯舊約。馬背空寒,犢鼻誰著。暮笳喧萬幕。料挾纊、軍心共樂,邊塵靜,虎文斑繡,笑看倚麟閣。

菩薩蠻[编辑]

雄龍雌鳳盤高閣。紅牆百尺銀河落。蠟燭散輕煙。春城寒食天。 ○獸環金屈戌。花影空房宿。輕煙趁風斜。還來王謝家。

菩薩蠻[编辑]

青溪流水宵烏咽,青溪楊柳無枝葉。遠客莫相思,江南春信遲。 ○遲君堤上道,堤下多荒草。布穀雨聲中,野花腸斷紅。

菩薩蠻[编辑]

鏤金屏扇雙青鳳,象床日午遲嬌夢。寶鏡不相憐,好花窗外妍。 ○畫堂傳喚急,指重箏弦澀。舞罷又回身,春風陌上塵。

菩薩蠻[编辑]

銅鞮歌斷江煙白。神弦醉舞湘靈泣。惟有故鄉音。高樓傷客心。 ○春風三十度。歌管春聲聚。煙月過花期。惜君金縷衣。

菩薩蠻[编辑]

南塘洗馬喧春水。馱金買宅長干裡。錦帶玉麒麟。雙鸞羅帳溫。 ○禦箋銀沫冷。北雁音書警。落日動邊愁。春寒罷遠遊。

菩薩蠻[编辑]

綠章伏劍青銅吼。紫皇夜醉搖星斗。銀漢有風波。仙郎休渡河。 ○上清淪小謫。雞唱瀛州白。霖雨起蒼龍。還來朝帝宮。

菩薩蠻[编辑]

碧窗新火明朱鳥,金盤侍女分瑤草。作婦已經年,鸞刀清晝閒。 ○松紋團細綠,采采愁盈掬。微笑別春廚,羹湯勞小姑。

桂殿秋[编辑]

瑤殿侶,五銖衣。青鳥無書相見稀。璇宮織罷當窗坐,獨看星河秋雁飛。

感恩多[编辑]

洞房花獨宿。啼損橫波目。錦字不思看。夜燈殘。 ○露井蛄啼落秋月,曉風寒。曉風寒,馬策弓衣,客程霜未乾。

蕃女怨[编辑]

美人樓上瞑未起,樓下春水。碧魚鱗,紅燕尾,夢魂千里。去年楊柳已天涯,況楊花。

南歌子[编辑]

袖闊雙鸞舞,簾深小燕棲。春盡更依依。如何驄馬去,不知歸。

南歌子[编辑]

燭穗殘蛾綠,釵花獨繭紅。無意向春風。不堪雙燕語,畫梁中。

河傳[编辑]

春曉。啼鳥。昨夜新寒,露桃開少。起來試簪雙鳳釵。徘徊。綠莎生玉階。 ○雲外飛鴻幾度。來又去。落月湘皋路。古灣頭。春水流。僝愁。夢君江上樓。

河傳[编辑]

鸚鵡,低語。繡簾垂,殘日空房夢迷。白狼塞前書信稀。花枝,好如郎去時。 ○屋後垂楊臨古道。飛絮少,極目空芳草。袖羅單,愁倚闌。玉關,鐵衣春更寒。

玉蝴蝶[编辑]

青泥未長蓮枝,回影綠秋池。空鏡網蟲絲,猶能惜玉姿。 ○花裙旋月冷,蘭臉別春遲。琴調不相知,白頭空與期。

玉蝴蝶慢[编辑]

水面乍開妝鏡,弄波風起,驚墮疏蟬。翠楫香空,畫眉聲咽江邊。怨歌長、蹋搖心苦,攀折誤、叱利威寒。憶前歡。絳綃緘語,紅淚闌干。 ○愁端。憑誰代理,檻迻病藥,錦護雙蓮。因甚瓊簫,不招彩鳳過樓前。濕青衫、自題秋恨,憐翠袖、猶熨春暄。夢如煙。數峰青斷,涼月娟娟。

女冠子[编辑]

紅牆榆柳。窗戶離離星斗。夜寒生。香霧沈珠幔,銀河罷玉笙。 ○睡鬟春水綠,啼粉落花明。為著歸霞帔,更傾城。

惜秋華[编辑]

斷壁頹黃,帶衰陽野色,何王宮宇。老鸛沫空,陰崖乍移晴雨。寒飆晝下靈旓,看冥合、斑虯青霧。荒涼,有苔花暈素,頻邀幽步。 ○江上亂烽舉。應潮生月上,還遲鐘鼓。石騎夜歸,雕戈暗驚塵土。精靈尚惜孤城,問玉帳、牙旗何處。春暮。賽神弦、陳雅空舞。

絳都春[编辑]

縈塵罷舞。弄線縷睡遲,春窗疑曙。露井夜寒,亂落桃花如紅雨。橫波啼染蛟龍杼。寄遙怨、羈雌殘樹。玉顏爭月,隨君照轉,鏡花休蠹。 ○知否。蟾蜍漏促,探芳徑、暗引淺莎微步。怕近翠簾,一尺春風,銀鉤阻。屏山幽夢盤蛇路。喚孤鳳、行煙來去。病容扶起犀帷,刺桐又乳。

醉吟商小品[编辑]

再過了清明,暮雨片帆歸晚。玉尊空伴。舊曲青樓換。十里春愁吹亂。楊花那管。

酒泉子[编辑]

落日放船。風定晚煙沈樹。蘆荻秋,鴻雁去。大江寒。 ○白波千里江蘺長。歸夢野雲來往。暮山多潮信爽。寄書難。

玲瓏四犯[编辑]

曳櫓夢輕,平窗秋遠,壺觴猶負清景。歲華歸去晚,雁鶩驚霜冷,多愁更添舊病。又天涯、布帆催暝。逝水游情,夕陽官味,從古幾人省。 ○幽齋記同佳興。有燈前句好,簾外花靚。送君江上水,淚滴寒沙靜。關河戰罷餘蕭瑟,誤松菊、遲來三徑。成獨醒。飄然去、魚波萬頃。

琵琶仙[编辑]

天際歸舟,悔輕與、故國梅花為約。歸雁啼入箜篌,沙洲共漂泊。寒未減、東風又急,問誰管、沈腰愁削。一舸青琴,乘濤載雪,聊共斟酌。 ○更休怨、傷別傷春,怕垂老、心期漸非昨。彈指十年幽恨,損蕭娘眉萼。今夜冷、篷窗倦倚,為月明、強起梳掠。怎奈銀甲秋聲,暗回清角。

琵琶仙[编辑]

江表春寒,已遲了、四月薔薇消息。輕燕低蹴箏弦,飛花趁離席。驚夜雨、鵑聲正惡,又千里、野雲愁織。酹酒關河,驅車歲月,鄉路休覓。 ○待重話、韋曲清遊,嘆塵海、蒼茫鬢毛白。顛倒百年心,有歸帆知得。鷗鷺少、溪山更遠,問一生、幾兩遊屐。也但燈夕翻書,夢君顏色。

青房並蒂蓮[编辑]

盼煙堤。又春歸露草,愁長江蘺。絮語津亭,老去重分攜。玉箏弦外吟髭白,記挑燈、同翦新詞。伴翠尊、未了高談,照花微月轉窗西。 ○明朝布帆去遠,聽古岸垂楊、處處鶯啼。也應憶、菰鄉舊侶,醉隱漁磯。江上幾番夜雨,怕春恨、還染薜蘿衣。正倚闌,卻過飛鴻,澹煙斜日晚淒迷。

生查子[编辑]

畫橋楊柳枝,生小成連理。不解作花飛,繞樹東風起。 ○郎歸如路塵,儂去隨流水。今夜夢彈箏,還似朱門裡。

采桑子[编辑]

修蛾帖帖生疏翠,鸞鏡迴翔。蘭燭明光。不為承恩試晚妝。 ○綠波照影憐溪水,細柳春藏。額印微黃。恨與遙山細細長。

采桑子[编辑]

病餘十日羞鸞鏡,剛近瑤釵。小玉偏來。報導辛夷懶未開。 ○銹床卻顧雙溪鴟,紅沁霞腮。芳思難猜。簾隙東風暈酒杯。

歸國謠[编辑]

殘燭。光亂畫屏金屈戌。起來雙臉紅玉。酒情春睡足。 ○月過杏花斜屋。燕梁何處宿。夜寒微雨飄竹。曉陰窗影綠。

漁家傲[编辑]

桂屑銅盤銷燭淚。玉釵斜鬢煙光紫。蜀錦雙梭閒未理。闌獨倚。愁鸞帶月歸千里。 ○妾夢悠悠江上水。江潮如箭催船尾。欲鼓湘弦邀帝子。香霧裡。潛虯舞罷春陰起。

桃源憶故人[编辑]

雲衫洗盡春江溜。漠漠綠煙雙袖。何處翠裾金繡。共說吳宮有。 ○銀環夜進房中奏。花採濃飛眉岫。聽遍玉壺清漏。淚濕星鋪柳。

調笑令[编辑]

銀燭。銀燭。樓上美人獨宿。雪花飛滿千山。繡被熏爐夜寒。寒夜。寒夜。笳鼓征帆未卸。

遐方怨[编辑]

芹葉亂,棗花零。送客江南,畫船無風春水輕。斷腸何處踏歌聲,澹煙斜日里,閉孤城。

醉蓬萊[编辑]

蜀桐虛素軫,芰檻涼歸,晚風雙袖。釵掛臣冠,鏡影青蟬瘦。料蟀薇根,招螢竹尾,漸綺窗停繡。軟淚霞綃,柔肌雪簟,夜闌冰透。 ○莫問芳時,春草抽心,系馬桃花,水波紅縐。琥珀沈壺,夜語遲街漏。露濕芹芽,岸生楂樹,又呼船時候。璧月朱門,依依夢醒,翠環銅獸。

疏影[编辑]

雕闌近曲。剪凍雲幾點,衫袖凝馥。珠絡穿成,霜顆玲瓏,珊瑚燕尾低簇。含章遺恨悲鸞鏡,忍再見、當時裝束。只斷魂、偷趁幽香,飛傍那人蛾綠。 ○還記橫枝翠帳,墮鬟倦未整,春睡初足。簾隙風尖,疏朵微欹,私語畫屏斜觸。犀帷月暗瓊梳碎,任散亂、釵梁寒玉。剩幾絲、冰膩殘膏,冷挹淚綃難掬。

疏影[编辑]

丹樓霧結。倚半山似畫,圍住黃葉。千里旌旗,遠帶斜暉,隱隱斗勺高揭。蟠空怪石吞江險,更壁立、千尋精鐵。怎放他、秋燕飛來,喚起暮笳嗚咽。 ○還記春零覆苑,麗譙望縹緲,登眺時節。動地徵鼙,捲入驚風,亂落霜楓如血。荒城雨暗重陽近,怕遺恨啼烏羞說。但夜深、東去寒潮,冷伴女牆蘿月。

長亭怨[编辑]

望前路、依依衰草。瘦柳亭邊,馬塵多少。慘憺旗竿,去程愁認玉關道。夕陽來透,知每日、平安報。戍鼓不曾停,更可奈、明駞催到。 ○霜曉。傍山村水驛,幾處荷戈人老。危樓四倚,況帶著、荒堤斜照。甚時看、甌脫煙消,定添入、秋徵詩料。任畫鷺模糊,寒日鴉啼殘堡。

轆轤[编辑]

半郊紅樹,放樵蘇駐馬,水餐星飯。萬隊炊香,認晴空煙散。江寒路遠。趁野井、露泉尋遍。帳角支鐺,矛頭淅米,涼飆催晚。 ○移車翠旗乍展。訝纔增頓減,奇計千變。朝食姑停,看封狼先剪。霜華又滿。費籌筆、夜深傳膳。策笑量沙,功歸曲突,雲臺秋宴。

一枝花[编辑]

赤羽橫霜氣。玉勒盤秋地。雲邊揮手處,雙雕墜。便飛電排空,待指狼星碎。更射江潮退。趁幾陣西風,千里全銷烽燧。 ○奈暗老、當年猨臂。覓得封侯未。壯遊還說、向天山外。問聽遍弓衣,誰識穿楊技。涼月喧蘆吹。四望蠻煙,肯靜擁、烏號閒醉。

奪錦標[编辑]

日閃駒塵,雲低雁勢,十丈火龍標立。指點西山名將,大字霞明,翩翻秋色。傍營門颭晚,正擎住、層霄風力。望平原、樹影蕭疏,又倚遙峰寒碧。 ○還對驚烽半壁。組練橫空,招展樓船如織。共說軍客千里,白鵲霜晴,翠霓煙冪。待周揮趙壘,喚一片、降幡飛出。看澄江、月靜高牙,掩映洲前蘆荻。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