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十七回 真報應戲耍山東 馬賽報應暗偷老英雄 下一回▶


  詞曰:

  書中有花有酒,個中滋味不一。醉後銜杯奉菩提,覺後禪機有趣。

  陶潛籬畔菊密,浩然策蹇奔馳。造物由來各有時,得失總歸天地。

  馬成龍一聽韓三之言,說:「你將少東人給我叫過來,我有話問他,此事是真是假,快去叫來。若果是真,我自有道理。」韓三一聽甚喜,去不多時,帶進金文學來,就是方才所見之人,見成龍躬身施禮。成龍就將韓三所說之事細問一遍,遂將褥套內所裝定興縣給的那二百銀子拿出來,給金文學以還李虎臣。還囑咐他:「明日堂上再交,恐他再來訛你。」金文學接銀子在手,躬身施禮道謝。成龍說:「你去吧。我要吃飯了。」金文學同韓三出去,成龍飲酒甚喜。韓三又端進兩碗熱面來,叫成龍吃。成龍又要吃麵,只聽得韓三說道:「我們少東家夫婦二人前來,與老爺道謝!」成龍說:「我不與婦人說話,快叫他們回去。」金文學自已又進來叩頭相謝,他妻子何氏回後邊去了。金文學與韓三一同出去。

  成龍這才又要吃麵,忽聽後面金文學夫婦又對嚷:「蒼天哪!」成龍一聽,甚是不樂。只見韓三進來說:「老爺,這事真就怪了!」正是:閻王造定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說:「老爺,你方才周濟他那二百兩銀子,他夫婦前來道謝,還能將銀子帶在身上嗎?放在屋內,回去一看,不知被哪一個狠心的賊將銀子偷去。他夫婦心中十分急苦,想是他二人命該如此,故此又呼天長歎。」成龍把眼一翻,說:「是了,這是吃事的,我自有道理。伙計,我後邊車上還載著有兩萬多兩銀子,你放心,都有我哩。」山東馬說的是氣話,韓三轉身出去了。

  成龍面也不吃了,慢慢的出了上房,見西邊有屏門四扇虛掩,進了屏門,見路北上房三間,與這邊成龍住的上房一通連的,窗上微露燈光。成龍來至窗下,聽得裡面夫妻悲泣之聲,甚不忍聞。又聽文學說道:「可惜!那位恩公白費一番好心,你我夫妻死在地府陰曹,也是感念他的好處。可恨這一個狠心之賊,將我銀子偷去,害我們這兩條性命。」又聽見婦人之聲說:「官人不必如此,你我夫妻死了吧。」

  成龍正聽在這裡,背後有人摸了他屁股一下。山東馬回頭一看,不見有人,心中說:「必是韓三、劉四這兩個東西,見我在此偷看,故意玩耍我。我且不必管他。」說道:「金文學,你出來,不可尋此短見,我有主意救你。」裡邊他二人方才要上吊,聽得外面有在上房住的那位恩公叫,慌忙出去。成龍拉著他到東院上房落座,說:「金文學,你的事,我也都知道。你認得我不認得?」金文學說:「我被事所迷,也忘了問恩公尊姓大名,哪裡人氏,作何生理。」成龍說:「我姓馬,名成龍,山東人氏。跟欽差伊大人當差,奉命至衛輝府搬兵,從此路過。你看那邊不是我的褥套嗎?」方才說到此處,回頭一看,褥套與搬兵的文書俱都不見了。馬成龍嚇的身不搖自戰,體不熱汗流,半響無語。金文學說:「恩公怎麼了?」成龍長歎一聲,說:「你就不必問了,我這條命也完了。」又說道:「欸!不要緊,反正我失落了文書也回不去了,你兩個人也不必尋死,這場官司我替你們打了。明天有公差來,我把他打跑了。李虎臣若到,我與他決不甘休,就說他搶了我的搬兵文書。」金文學說:「那不連累了恩公嗎?」成龍說:「你不連累我,我也要管這件閒事。叫韓三拿酒來,你我喝酒解悶。」正是:日長似歲閒方覺,事大如天醉已休。

  二人悶酒殘菜,直吃到斗轉星移,雞聲三唱,東方發曉,天色已明。成龍說:「韓三,打淨面水。」洗洗臉,喝了兩碗茶,望韓三要了一根通條,在大門以內安放一個座位,等候那李虎臣。

  天至早飯以後,只見從門口過去有二十多個人,俱是短衣襟,小打扮,抓地虎靴子,年歲都約在二十左右。後邊扛著一捆扒打棍,後邊又跟著兩個騎馬的。頭前一匹青馬,馬上騎著一個年少之人,黑紫麵皮,一隻眼睛;青縐綢的褲褂,窄腰愉靴。隨後一匹白馬,上邊騎定一個美貌之人,身穿藍綢褲褂,薄底快靴。頭前那個叫獨眼龍謝聰,後邊這個叫白花蛇杜明。後面還有一輛熱車,嫩黃油漆本地姣兒,雪青洋縐的圍罩,十三太保的玻璃窗,洋縐繃弓,銀灰摹本緞的臥廂,真金什件,俱是時樣洋鏨的花紋。套著頭號墨裡藏針的騾子,裡面坐著是李虎臣,年有三十多歲,面似青粉,兩道箭眉,一雙圓眼,三山得配,二目帶神;身穿蛋青大衫,雪青洋縐套褲,漂白襪子,醬紫摹本緞鑲鞋;戴著墨晶眼鏡,二紐上還有十八子的香串,翡翠扳指;手拿全棕滿金折扇,斜坐車沿,進金家店斜對過路東大昌店內去了。韓三說:「馬老爺你瞧,這就是李虎臣。前頭那些都是他的餘黨,少時就來,須要留神。」成龍說:「不要緊!」自己將藍布大褂脫去,小辮子一挽,手拿通條,等著李虎臣前來。

  只聽外面一片聲喧,有獨眼龍謝聰帶領打手趕到。謝聰手拿鐵尺走進大門,說道:「姓金的,今天有銀子便罷,沒銀子把人交給我們帶去,就算完事。」成龍一聽,用通條照著他那只好眼睛就是一下。獨眼龍也不曾防備他動手,成龍一下子就將他眼珠子紮出來了。後次可以不必叫「獨眼龍」,就叫他「雙失目」吧。外面眾賊黨見獨眼龍被傷,一齊前來動手,在大門前將成龍團團圍住。李虎臣帶著杜明在門外站著,見眾人不是成龍的對手,他二人暗自著急,說:「這個胖子也不知從哪裡來的,竟敢幫助金文學向我等動手。杜明,你有什麼計策把他拿住?」杜明說:「我師弟已帶重傷,我先去叫兩個人抬回家去。」回身到路東店內叫人,帶了四個人來,先將獨眼龍用笸籮抬回李家寨去。

  杜明拉刀直奔大門以內,說:「你等不必動手,待我前來拿他!」眾人往兩旁一閃,白花蛇杜明言道:「你姓什麼?為何在此助拳?是金文學請你來的,還是你自己來找事嗎?」山東馬說:「我是從此路過,聽見李虎臣是個惡霸,要以帳目折算人口,因此特意見見李虎臣是個什麼東西!」杜明說:「那是我的師傅,在外邊站的就是。你能贏得了我手中這一口刀,我銀子也不要了,錢也不要了,帶著眾人就走,還算你是個英雄!」說罷,掄好就砍。成龍用通條望上一迎,杜明刀望回一撤,分心就紮。成龍望旁邊一閃,掄通條就打,杜明急架相迎。

  二人鬥有頓飯之時,成龍是精神百倍,勇力倍加。杜明看看不能取勝,望外一跳,說:「你們跟著我走,回頭再見!」方出大門要走,成龍隨後追出門外,說:「李虎臣,你別走,我瞧瞧你這個東西!」剛望前一跑,只聽「撲咚」一聲,成龍被人用絆腿繩絆倒,撒手扔通條栽倒在地,杜明舉刀就剁。不知成龍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