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三十六回 張廣太誤入太保莊 侯起龍雄聚畫石嶺 下一回▶


  詩曰:

    懷抱凌雲志,萬丈英豪氣。

    田野埋麒麟,良禽困羽翼。

    蛟龍逢淺水,反被魚蝦戲。

    平生運未通,未遇真明帝。

  張廣太殺了春姨,外邊有人叫好,自己出去一瞧,並不見有人。自己等至天明,到了外邊。這座公館乃是一個店,先叫聽差之人,說:「帶我去上衙門有事。」那個聽差的人知道是按察使大人的親信人,也不敢不帶他去,遂帶著到了縣衙,先稟明老爺,自來投案。

  知縣升堂問三爺。廣太一想:「把哈大人擇清楚了就是。」想罷,說:「我名張廣太,跟哈大人作門客,在上海三載。今有大人那裡侍妾春姨指婚馬昆,馬昆已死,春姨守孀。昨天在公館他托病不走,我奉大人之命,護送行李車輛。昨夜二鼓,他到我那屋中誘姦,我不從,他口出惡言,反說要去見大人,說我調戲他,故此我把他殺了。」知縣一聽這話,心中想:「這事我先去驗驗,稟明哈大人再作道理。」主意已定,吩咐人傳穩婆,三班人等,先到那裡驗驗屍,訊問了兩個老媽、丫環,問明瞭,把屍身成殮起來,行文到省城。哈大人得了信,也就回文,叫把廣太送到省城,自己發落就是。知縣這日派人,連行囊、車輛與張廣太一同送到太原府按察司衙門,交明白了,領了回文。大人派人給了來人十兩銀子,叫他把死屍埋了就完啦。又派那大爺出來,請進張廣太。到了書房,給大人請安。大人說:「廣太,我方才都問明白丫頭、老媽了,此事與你無干,你不必疑心,就是還在我這裡,別疑心。」吩咐擺酒,給三爺壓驚。直吃到盡歡而散,又到後邊給太太請安。自此就在衙門中住著,常同那大爺出去逛逛,外面之人都知道是大人的兩個少爺。

  這一天,三爺同那大爺正在街閒游,只聽背後有人叫:「張廣太!」三爺心中一楞,說:「此處除去大人,沒人敢叫我的名字。」回頭一看,原來是老師回教正,連忙過去行禮。他師傅說:「同著人你先去吧,我在這西邊羊肉館雅座內等你就是。」三爺說:「咱爺們兩個自天津分手之後,我時時想念。今天我先叫他回去,我跟你老人家去上羊肉館。」說著,來到那大爺的面前,說:「大爺,先回去吧。我有要緊的事,遇見了熟人啦。」那大爺說:「讓在衙門去就是。」廣太說:「他是清真教的人。兄弟,你先回去吧,我去了就回去。」說著,來至老師回教正的面前,說:「老師跟我來。」二人到了羊肉館雅座之內,說:「廣太,我看你做事還好,在太谷縣殺人之事,我知道。外邊叫好之人,就是我。我看你此時氣色甚好,五官端正,久以後必要走大運。我這裡有書信一紙,你帶在身旁,遇見你師兄瘦馬馬夢太交與他,自有照應之處。你還不可在此久居。此一去,你望西南走就是了,自有機緣相遇,千萬要聽我的話才是!」說著,要菜用飯,談了會心。三爺說:「師傅從哪裡來?」回教正說:「我閒游各處,無準定向,今天自陽曲縣來。我早知道你在這裡,我還有要緊事要走,特意來看你,指你一條明路。三兩天之內,不可叫人知道,千萬你走,不可在這裡久耽誤!我要去了。」三爺會完飯帳,出門分手,送了他師傅幾步,才回了衙門來。

  裡邊大人叫他進去,三爺到了裡邊,見了大人請安。那大爺也在一旁站著,說:「三哥,遇見那位是做什麼的?你也沒同他回來。」三爺說:「走了。他是我師傅,清真教的人。」說著,哈四太太說:「廣太,你把那岔曲唱一個,我聽聽。」那大爺連忙遞過弦子去,三爺唱了一個《長亭分別》,又唱了一回子弟書《月下趕賢》。唱完了,四太太與大人齊說好,叫老媽、丫環把那新近淮陽道送來的好茶葉,拿出來泡茶;又拿出來金絲散子、西洋蛋糕、各樣的應時的點心,叫張三爺吃,廣太也就用了幾樣。天已到三更多天,四太太說:「廣太,你歇歇去吧,天不早了。」三爺說:「我要走了。」說著,站起身來,到外面把姜玉叫過來,說:「賢姪,我有句話與你說。我是明天要走,把所有的箱子都交給你了。我這一去,一年半載不定,我是有緊急大事,不能在此久待。要回明瞭大人,又怕不叫我走,那時倒費了話了。我是不辭而別,如要是大人問我的時節,你就說我出去有事,不知往哪裡去了。」說罷,收拾物件,帶小包袱一個,天有五更時候,換上了衣服,帶著所有應用物件,帶在身旁。天色已亮,自己出離了按察司衙署,也就去了。姜玉自己安歇。

  次日,張三爺順大路望前行走,無非曉行夜住,饑餐渴飲。這一日,走到一個鎮店,見有一個掛貨鋪內掛著一個弦子,是楠木的,裡邊帶膽,甚是時樣。三爺甚是愛惜那個東西,遂問:「要賣多少錢?」鋪中人說:「一兩銀子。」三爺給了一兩銀子,帶著那一個弦子,心中想:「我到了無人之處,先彈彈好不好,然後我到店內,若遇高興之時,我可以彈彈,就是拿他解悶就是了。」自己想著,甚是高興。自己無人之處彈了會子,晚半天住店。自己喝著酒高興,彈著弦子,唱了幾句岔曲。次日,又往下走。

  這一天,到了福建省地面一個小山莊兒。村西頭兒有一個野茶館,坐北向南,大天棚裡邊甚是涼爽。三爺也就進了茶館,落座吃茶。方才喝了兩碗茶,只見從外邊來了一個人,年約三十多歲,五短身材,黑面,環眉,闊目;身穿青洋綢大衫,青緞快靴,手中舉著一把涼傘。方一進茶館,見眾喝茶之人一齊讓道,說:「侯大爺,你來了麼,這裡喝吧。」那個人說:「眾位別讓。」坐在張廣太的對過的桌上。跑堂的連忙拿過茶來,只見那邊眾人齊讓侯爺茶錢。那人說:「眾位別讓。」遂將跑堂的叫過來,說:「那邊擱著弦子的那個先生的茶錢,我會了。」遂拿出錢來給跑堂的。跑堂的說:「先生,侯大爺會了你的茶錢。」

  三爺廣太方才要讓,那姓侯的過來說:「先生,你是哪裡的人?」廣太說「順天府的。」那人又問:「貴姓?」廣太說:「姓張。」三爺遂回問道:「尊駕姓侯麼?」那人說:「姓侯,名福。我與先生薦個事,你可願意?」三爺說:「什麼事?」侯福說:「我家莊主是本處一個大財主,從前幾日就派人在各處找彈唱曲詞的先生,我看尊駕拿著弦子,必是會唱的吧?」廣太信口答言說:「是。」自己心中一想,說:「我自離太原府,來在此處,尚無有哪投奔,又不知道路在哪裡,何不跟他前去,見機而作。」想罷,遂說:「侯大爺,此事甚好。我也是來此處訪友不遇,何妨尊駕代我一謀。」

  二人用完了茶,出離茶館,來至正西八里之遙,有一座大莊院,坐北向南的大門,周圍群牆,外面有護莊濠溝,裡面房屋甚多。大門以外,一帶垂楊柳樹,映著雪白的群牆。門外上馬石兩個,大門以內放著板凳兩條,裡邊坐著十數個人,俱是衣帽齊整,彪形大漢。一見侯福同廣太進來,俱皆站起來說:「管家來了?」侯福並不答言,帶著廣太進了二門。裡邊是五間大廳,東西各有廂房,院中搭著天棚,擺著魚缸、山子石及各種奇花,燦爛可觀。帶著廣太至廳落座,見擺著陳設俱全。

  侯福叫手下人來倒茶,只見來了一個書童,年在十五六歲,身穿毛藍細布大褂,白襪子,青緞雙臉鞋,面如白玉,一個伶牙俐齒的童子,挽著漂白袖口,手拿海棠花的銅茶盤,內放著青花白的細磁茶碗,與廣太倒過一碗茶來。侯福說:「你在此稍坐,我去回稟莊主。」說罷,轉身出去。廣太喝了兩碗茶,問這個書童說:「這莊子叫什麼名兒?你家莊主姓什麼?」書童說:「我是伺候我們管事的侯二爺的。這莊子名叫太保莊,我家莊主姓侯,名叫起龍。」正說到這裡,只聽外面有人說:「張先生這裡來,裡邊莊主叫你。」張廣太將包袱放在廳房,站起身來到屋門外。這一入後院,要惹出一場是非。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