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四十四回 顧煥章假充神仙 神力王調兵剿賊 下一回▶


  詩曰:

    蓮花池畔倚迴廊,一見蓮花一恨郎。

    郎意擬同荷上露,藕絲不斷是奴腸。

  三爺祭奠白狗,手舉香,口中說:「白狗,白狗!你先前替我一死,但願你早早托生人世,與我作為兄弟,常常相守。」行完了禮,然後他母親過來,拈了箍香,叩頭說:「白狗,你當初替我兒一死,救主雖不為奇,替死甚是不易。但願你早早托生人世。」李貴、鄒忠也磕下頭去,說:「白狗,你要是有靈有應,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張廣聚在一旁站著,甚是不樂,自己過去也燒了香,然後同著眾人說:「我當初本是管教我兄弟,弄假成真。我要真有害我三弟之心,當時就有個報應!」

  未了,只見從外邊跑進了一個血淋淋的婦人來,把張廣聚嚇了一個筋斗,不能起去。早有眾人把他扶起來,聽那婦人說:「三大人救命呀!」跪在大人的面前,哭說:「眾位大人救命!」後邊有一彪形大漢,手執木棍說:「這婦人,我家莊主花費了好些個銀錢買的你。你今逃走,我奉莊主之命來追你,叫我把你打死!」說著,舉棍就打。嚇得那婦人躲在張廣太背後。姜玉過去說:「你們是怎麼回事?說說我聽聽再打。」那個婦人淚汪汪的說:「眾位要問,聽我慢慢的說。」

  原來這個婦人住在河西務西頭,娘家姓白,嫁與劉四為妻,夫妻二人甚是和美,可稱天作良緣。劉四他趕車為業,在于家圍于珍四莊主那裡。劉四時常家來囑咐他妻,怕的是年輕的小媳婦惹是非。這一日,白氏女子正在門前站,瞧見了一伙子打圍的人兒直撲正南。為首騎著一匹花斑豹的馬,相貌形容實是威風。到了白氏跟前,把馬勒住。那人年約四十來歲,麵皮兒微黑,長眉大眼,身穿二藍洋縐大衫,薄底靴子,帶著二十多人,扛著槍,架著鷹,拉著狗,一瞧白氏娘子長得十分美貌。那個為首之人,就是于家圍的四莊主于珍。其人最好色,一見美婦人,他就動心,兩隻眼睛不住的望著白氏身上瞧。本來這白氏女長的面如傅粉,柳眉杏眼,準頭端正,櫻桃小口;身穿著一件白夏布女汗衫,鑲沿著各樣緞邊,品藍綢子中衣;足下一對蓮鉤不盈三寸,穿著南紅緞子花鞋,上紮挑梁四季花;手拿一把捶金小扇,杏眼含情,香腮帶笑。四莊主一瞧,他心中一動:「這個婦人是誰家的女花容?」旁邊家人盧欠堂答了話,說:「莊主爺,你不用說,這是咱們那裡的趕車的劉四他媳婦。」于珍一聽,不由心中甚喜,連忙下馬,說:「你等跟我來!」直奔白氏四姐而來,說:「美人,我是于家圍的四莊主于珍。你不必害怕,我有話說。你家當家人在我那裡趕車,我到你家中坐坐。」嚇的白氏四姐回身進了大門,把門插上,連聲嚷叫:「街坊救人!有人來搶我來了!」登著柴火垛,跳過牆去。眾人把門踢開,進屋內尋找,並不見有人,無奈大家回去。眾鄰里街坊齊來觀看,把白氏送回家去。過了三兩天,不見自己丈夫回來,心中直跳,坐不安神。

  這一天,僱了一頭驢騎上,托親戚看家,自己奔于家圍。月色平西,到了于珍住宅門首下驢,坐在石頭上。自裡邊出來一人,白氏說:「勞駕,裡邊有一個趕車的劉四,把他叫出來,就說家中有人來找他來了。」那個人說:「我進去叫他出來就是。」見那個人進去了多時,不見出來。有兩人老媽自裡邊出來,要買絨線,問白氏是作什麼的。白氏說:「我來找我當家人劉四,煩二位姐姐進去帶個信兒。」那兩個老媽說:「你跟我進去,到裡邊坐著吧。」白氏一想:「既然我到這裡,何不進去到裡邊坐坐?」站起身來,跟那兩個老媽進去。

  走了四五層院落,裡邊正房五間,東西廂房各三間,院中天棚、魚缸、石榴樹,還有那各樣花草。北邊放著一張桌子,上邊放著茶壺、茶碗,後邊放著一把椅子,上邊坐著一人,正是四莊主于珍。一見白氏,心中甚喜,說:「美人,我自從那一天見了你一面,回家來與你丈夫劉四說,我給他二百兩銀子,叫他再娶一個,把你送給我,省得跟著他受罪。到了我家,使奴喚婢,成箱子穿衣裳,整匣子戴首飾,好不好?他不依從我,叫我把他打死了,埋在後院井內。你來甚好。來吧,咱們喝會酒,然後再入洞房。」說著,笑嘻嘻的過來,要拉白氏的手。這婦人乃是一個烈性之人,一聽賊人這話,就知自己男人受害;又見他過來要拉自己,直氣的蛾眉直豎,杏眼圓睜,照著于珍臉上就是一掌,又抓了他兩把。于珍吩咐:「來人!給我打!」過來了十數個賊人,把白氏踢倒在地,被于珍踢了兩腳。大家一打,直打得白氏登時身死。吩咐左右:「拉到了馬號裡去,黑夜再埋了他吧。」眾人拉著死屍,到了外邊馬號,扔在一旁。

  天有二鼓時分,白氏甦醒過來,睜眼一瞧,慌忙站起來,渾身疼痛,自己把門開放出去,想著要先回家,然後再替丈夫報仇,鳴冤告狀。恰巧有一個由京都沙鍋門來的一匹驢,望下走,白氏僱了它,騎上望下走。天有日初之時,到了河西務家中,給了驢錢,進門放聲痛哭。給他看家的親戚正勸解他,外邊有于家圍的家人墨龍,奉四莊主于珍之命,先在馬號一找死屍,不見下落,號門已開,慌忙稟明瞭莊主。于珍吩咐大都管墨龍:「帶二十人追至河西務他家中,把他打死。」眾惡奴也各帶兵刃,追到了白氏門前叫門。裡邊白氏一聽,嚇得跳牆從街坊院中跑出去了。眾賊隨後追趕,正跑到白狗墳上,見那邊唱戲,有張三大人戴著官帽,他過來求三大人救命。管家墨龍舉棍要打,只見姜小爺過來,把賊人的棍擋開,上頭用手一擋,他底下一腿踢倒在地,又連著幾腳,當時身死。唬得眾餘黨一個個望後倒退,不敢上前,俱都跑回于家圍,稟四莊主知道。

  張三爺一見,楞夠多時,叫把戲止住,然後叫地面官人,先去稟知本縣知道。姜玉說:「三叔,殺人的償命,欠債的還錢。我去打官司去!」張三大人說:「胡說!用不著你,總是我該打官司去。你先把這白氏交給巡檢司,送武清縣打質對。」李貴說:「賢弟,你不必著急,這一場官司,我替你打了就是。不必害怕著急,我也給他抵不了償,你在外邊再托個人情。」廣太說:「有這個婦人在,這場官司就好打。」派兩個人看著他的死屍,眾人回家商議。胡忠孝說:「我正回通州任上,明天一早,我與妹夫入都去托人情。那四莊主于珍也不是好惹的,就先叫李大爺到案,他那裡也相熟。」先叫李貴去武清縣打這場官司。次日,二人上馬,離了河西務,日色平西,到了齊化門,從橋底下跳上一人,手持鋼刀,照著廣太就剁,口中說:「張廣太,望哪裡走!」不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