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八回 張忠虎丘山戰眾賊 姜玉福建館鬥群寇 下一回▶


  詞曰:

  堪歎人生天地中,使盡了心機為利名。寶貴榮華花間露,好勇爭強火化冰。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空。任君使盡了千條計,難免荒郊身被土蒙。話說馬成龍正在對河居吃酒之際,遇見了一個人,把手中刀望桌上一拍,說了好些個惡話,嚇的眾吃酒之人都不敢言語了。成龍把手中的刀,也照著桌上一插,說:「我也不是無名,白欺負我,你先等等!若不服,過來咱們比並比並,我可不怕這些個事!」那邊那個人一聽此言,說:「好哇!來,來,來!咱們去到了無人之處再說吧。」手拿金背刀,一直的望門外去了。成龍後面跟隨。嚇的跑堂的也不敢追,自己在鋪內盡害怕。

  成龍跟著那個人到了無人之處,成龍說:「我瞧你像一個『合字兒』。」那人一聽,說:「不錯,你『好俊招路』啊。我是知道你像個『線上的』。」成龍不懂,本來他頭一句,是與馬夢太學的,一聽人說:「好俊招路兒」,他說:「你才是『抄路兒』。別玩笑。」那個人也笑了,說:「原來你是一個外行,我也不必多問,你姓什麼?哪裡人氏?」馬成龍自通名姓。那人說:「原來是馬大哥。我久仰大名,轟雷貫耳。小弟是陝西咸陽人,姓張,名忠,字大虎。我別號人稱笑面無常。奉我義兄之命,前來這侯府下書。來到對河居,一瞧尊駕這個穿著打扮,我疑你是一個綠林中的英雄。今天一問,才知是一位大人。」成龍說:「張大哥不可這樣稱呼。你我自己兄弟,何必如是。」二人復又回來了,到對河居,二人在一個桌兒上落座,又把那邊的菜都給移過來。二人越說越高興,成龍說:「賢弟,你今天跟我去把這虎丘山逛逛。」張忠說:「小弟與兄長可以前去。」又派人僱了兩乘爬山虎。成龍要到櫃上給錢,張大虎說:「大哥,你不必讓,我早已給留在櫃上兩錠紋銀。若要不然,你我方才耍笑,他為何不與咱們要飯帳呢?我一進來之時,你正低著頭兒在那裡喝酒,我給他們櫃上留下的。咱們逛完了廟,再回此處吃酒算帳。」二人到了外邊,方要上爬山虎,成龍一瞧大虎坐的那爬山虎,兩個人倒雄壯;惟有這一乘爬山虎兒,是哥兒兩個,都是瘦弱的身體,一場寒病方才好。山東馬身軀又大,二人不能抬成龍,說:「老爺,我們哥兒兩個是不能抬你老人家,再僱別人的吧!」成龍說:「你二人再找一個人,二人在頭裡橫上一條槓子兩個人抬著,一個人在後邊抬著,也就成了。」二人點頭,照樣找了一個人來,抬起兩個人,一直的奔虎丘山而來。

  走了有五六里之遙,後邊過來了兩乘轎子,頭前一匹引馬,後邊還有四五個跟人。頭前那個引馬直嚷說:「閒人退後,轎子來了!」成龍與張忠二人的爬山虎兒望旁邊一閃,轎子由東邊望西而去。方一過去,只聽轎內有人說:「站住!」轎裡邊是一個婦人說話,說:「馬大哥,你多早來的?」山東馬成龍說:「你是望誰說話哪?」轎內那少婦人說:「成龍馬大哥,你不認識我嗎?我哥哥是胡忠孝,難道忘了不成?」山東馬一聽,說:「原來是賢妹。我是昨天晚響才到,打算要去到副將衙門去瞧瞧張三兄弟,我還沒去哪。」原來這兩乘轎子,頭前是張廣太的大夫人胡氏賽花,後國是他二夫人韓氏紅玉。二人因廣太到任不服水土得病,許下願上虎丘山燒香,廣太好了,不叫他們去。今天是張三大人演操去,二位夫人私自帶領幾名跟人,去上虎丘山還願去。方走到此處,遇見了他等兩乘爬山虎兒,說了幾句話。胡氏夫人說:「回頭馬大哥上我們衙門裡去吧。」吩咐起轎。

  張大虎問馬成龍說:「馬大哥,這是誰的夫人?」成龍說:「這是本處水師營恊鎮大人張廣太的夫人。」張忠一聽,說:「真乃怪事!我也認得一個張廣太,在上海道台衙門。那個人可是人跟官的,與你方才說的這個張廣太是同名。我認的那個,是武清縣河西務的人。」馬成龍一聽,說:「你認的那一個武清縣河西務的張廣太,與這一個張廣太,他是一個人。」張忠說:「他如何能作官?」成龍就把張三大人先前的那些個事就了一遍,張忠說:「罷了!人生在世上,真有這樣奇遇!我張忠自幼年在江湖之上闖蕩,也沒有遇見一點好事。」

  二人才要走,只聽得那邊一片聲喧。抬頭望正西一看,只見那北邊山岔內出來了一伙人,約有三十餘名,把兩乘轎子圍住。又見自那邊跑過來了幾匹跟馬,馬上之人直嚷說:「二位快去吧,來了四十多個賊人,把我們轎子給圍上了。一個為首的賊人手執大棍,要搶我們夫人。二位快去吧,救人要緊!」張大虎拉金背刀,一直的望那邊跑去,口中大罵說:「好小輩!你等不要無禮,我來也!」到了轎子那邊,胡氏夫人、韓氏夫人,二位雖然有能耐,無奈有一件事,都穿著一身衣服,又是厚底鞋,所以然不成,不敢下轎子,心中著急,只見那邊為首的一人說:「你等好好的回去,把轎子放下!」嚇的抬轎的戰戰兢兢放下轎子就跑,眾跟人也跑了。賊黨方要抬轎子走,只見張大虎一掄金背刀,大嚷一聲,說:「好膽大的賊人!白晝攔路搶人,我來結果你的性命!」掄刀照著賊人就是一刀。

  眾賊人望兩旁一閃,只見過來一個為首之賊人,身高九尺,面如生羊肝,兩道劍眉,一雙圓眼,身穿青洋縐褲褂,薄底快靴,兩隻眼睛滴溜溜的亂轉,一條青縐綢手絹包著頭,手使一條鐵棍,迎著張忠而來,口中說:「你是何人?敢這樣大膽!你可認得鴛鴦太歲曹太嗎?」張忠一聞此言,說:「這小輩,我要說出名姓,把你唬死!來!來!咱們先比並較量,如你能贏了我,萬事皆休;如你贏不了我,休想逃走!」那鴛鴦太歲曹太舉棍就打。張忠望旁邊一閃,掄刀就剁。二人動手多時。成龍自那邊過來,懷中抱著大環金絲寶刀,趕到說:「你們是哪裡來的賊人?」那些個賊人說:「我們是此處人,你問作什麼?」原來這些人都是福建會館的看館之人,為首的曹太是天地會八卦教的會總,這些個人也是他們教中之人。只因聽說張廣太的夫人今天去虎丘山降香,曹太要替侯起龍報仇雪恨,帶眾賊在山中半路等候,方要搶了走,不想成龍與張忠趕到。曹太一瞧馬成龍穿的衣服個別另樣,又見他那面貌好像有人常說的山東馬成龍。此時天地會的賊人,自盧定河、王千層被馬成龍拿獲,他等聞名喪膽,俱拿成龍起誓。他們的人遇要有事,都這樣說:「誰要屈心,叫他遇見了大清國的山東馬!」有見過成龍的,有沒見過成龍的,大家傳說。曹太今天一見山東馬這樣的打扮,心中就有幾分疑惑他是馬成龍。

  曹太正與張大虎動手這際,山東馬趕到說:「張大賢弟,我來也!」自通了名姓,唬的眾賊人膽戰心驚。曹太舉棍就望下打,馬成龍用寶刀相迎。只聽得「克嚓」一聲,將曹太的鐵棍削為兩段。把賊唬了一跳,轉身就要逃走。山東馬一刀,照著他脖頸上,只見紅光一片,把賊人頭皮削下來一塊。曹太一俯身,帶群賊竟自逃走去了。眾轎夫復又回來,把這兩乘轎子又抬回去了。眾跟人都跑了。山東馬與張大虎二人回來,坐著爬山虎兒歇著。

  只見張廣太帶著姜玉,還有四小跟班的而來。原來是三大人辦完了公事,自己要上虎丘山,走到半路上遇見自己家人,是跟二位夫人的,被賊追下來,一瞧見大人,回稟明白。張廣太著急,帶著眾人,正遇見馬成龍與張大虎,連忙過去說:「二位大哥,小弟有禮。多早來的?為什麼不到我衙門裡去?」張忠說:「我今天方才到。也不知賢弟在此居官,我遇見了馬大哥,在對河居喝了半天酒,要逛虎丘山,正走在這裡,遇見了尊眷的轎子被賊人圍住,我與馬大哥將賊人殺散,正遇見你到此處來。」成龍說:「我是昨天到的,天就晚了。今天早晨起來,同侯爺大哥喝了會子酒,我也醉了,夢太也就睡著了。我自己溜達出來,到對河居遇見張大兄弟,喝了會子酒,我們兩個就來到此處,遇見你的家眷叫賊圍上了,那一伙賊子俱都叫我們給打跑了,遇見三兄弟。走吧,咱們喝酒去吧。」廣太說:「上我衙門去。」成龍說:「不去。咱們上對河居雅座兒談會子心,明天我同老兄弟,我二人到你衙門去。」廣太說:「走。」

  三個人同姜玉,一直到了對河居雅座落座。跑堂的笑嘻嘻的說:「三位老爺來啦!」遂給泡過一壺茶來,端上兩碟瓜子,問:「三位要什麼菜?」廣太說:「姜玉過來見見你馬伯父。」姜玉過來行禮,說:「馬伯父好啊!」過來又問:「張伯父好!」說:「適才二位伯父與我三叔說話,我不得親近。」張忠與馬成龍說:「你坐下再說話吧。」隨便要了幾樣菜蔬,要了四壺蓮花白,又要兩壺福貞陳紹酒,大家開懷暢飲。喝至半酣,廣太說:「馬大哥與張大哥,再也想不到今天異地相逢,真乃是人生樂事!無奈有一件,就短師兄馬夢太。」

  姜玉在一旁拉了成龍出去,到了外邊,成龍說:「你叫我何事?」姜玉說:「今天你得勸解勸解我三叔父,別讓我三叔回去與我兩個嬸母鬧。今天我嬸母上虎丘山燒香,瞞著我三叔父去的。恰巧在半路之上,又遇見賊人。我三叔回去必不能善罷甘休。你老人家要說個人情,准成!」成龍說:「你交給我啦!我必要勸解他。」說罷,二人復反入座,從新吃酒。

  吃喝完畢,成龍說:「三兄弟,今天你回去,見了兩個弟妹,應該怎樣?」廣太說:「我萬饒不了那兩個賤輩!」成龍說:「三兄弟,不是那麼樣辦法。論理,可是兩個夫人的大不是。要真叫賊給搶去,那時你是死是活?這件事若是我,不這麼辦,須得把他們殺了!」成龍這詼諧的話,廣太本就有氣,再聽他這麼一說,不由怒從心上起,站起身來說:「二位兄台,我不讓到我衙門裡坐著啦,明天再見!」寫了飯帳,方才要走,成龍說:「我與你玩笑哪,別認真殺了。」廣太也不言語,姜玉說:「好哇!這是你給講人情哪?」說著話,出離對河居,一直回衙門。

  姜玉在頭前,直跑到了衙門,先奔後面,說:「二位嬸母,了不得了!我三叔因為你們上虎丘山幾乎被賊人搶去,我三叔甚是有氣,拿刀來殺你們倆人來了!」嚇的兩位夫人顏色更變,說:「姜玉,你快請你李伯父、鄒伯父來勸住你三叔!」姜玉出去,有片刻之工,張廣太手持鋼刀,闖進上房,要殺兩個夫人。不知此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