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9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九十一回 病二郎遭擒被獲 小陳平夜刺成龍 下一回▶


  詩曰:

    塵紅浪白正茫茫,未必蓬萊即我鄉。

    說士空爭三寸舌,草無徒轉九迴腸。

    夢來誰見身為蝶?仙去人傳石是羊。

    識得浮生原暫寄,笑看傀儡各登場。

  巴德哩正在房上聽那麻長榮之妻與那小孩兒說話,他不由一陣心驚,想起自己生身之父母生養我之時,我今不能回家去,我那生身的父母也是這樣的想我,不由落下幾點英雄淚來。正想之際,從背後彷彿一個人,掄刀就剁。巴德哩往後一閃,落在院內,原來是麻長榮。他在屋內看見那外邊房上有一個人影兒,自己到了西裡間屋內,推開後窗戶,拉了一口鬼頭刀躥上房。到了房上一瞧,他認是任山派人來探聽,他掄刀就剁。巴德哩落在院中,拉出刀來。麻長榮跟著下來一瞧,說:「劉賢弟,你為何來到此處?」巴德哩說:「我未見過我嫂嫂,我來瞧瞧他。」麻長榮說:「來吧,你跟我到屋內去,幸虧方才沒傷著你。」

  說罷,拉巴德哩進屋去,說:「這就是你嫂嫂。」巴德哩過去請了一個安。那婦人還禮說:「叔叔請坐。」麻長榮說:「賢弟,你方才使的那口刀,拿來我看看。巴德哩心內說:「觀他這樣待我,並非不是好意;我把刀給他,他要與我動手那時間我自有鐵蓮子護身,也不怕他。」想罷,把刀遞給麻長榮,說:「大哥,你看我這口刀真鋒利。」麻長榮一瞧,見那口刀長有三尺,缺尖,寬有二寸,光閃閃,冷森森。麻長榮一瞧,認識那口刀,說:「此刀,賢弟你可知名?」巴德哩說:「就叫披刀。」麻長榮說:「賢弟,你拿愚兄來了。必是大清營中武將,前來密訪。你說實話,此刀你得了日子不久,要你實說!」巴德哩一想:「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何不說出真名實姓來!」想罷,開口說:「大哥要問,我姓巴,名德哩。我乃乾清門頭等侍衛,我是隨穆將軍出兵,來在此處的。因為將帥不和,我才有這一段事。」因把自己與馬成龍打賭,奉命探城,與汪大人不和,自己一怒逃走,來至此處。」說了一遍。那麻長榮聽明白了,說:「賢弟,你要知,我瞧見這口刀,我就知你是清營之人。此刀主人名叫雙寶太歲郭亮,此刀名叫赤虎銷金缺尖臥龍刀,能削銅鐵,剁純鋼,殺人不帶血,那郭亮自五運山來,在汝寧府住了幾天,那日我瞧見他這口刀,我也是愛練,我與他論了半天刀。今日相見,我才知道你這口刀的來歷。你是從哪裡來的?你要說說。」巴德哩把餘家莊殺死郭亮之事說了一遍,然後又說:「麻大哥,我聽麻貴說,你有生死白牌,你何不拿了去大清營獻功投降,取汝寧府去?」麻長榮說:「賢弟,你有所不知,那清營內倒有一個投奔,是我們山東人,與我還同過學,名叫馬成龍。我怕到那裡求榮反辱,我倒對不起天地會中人了。莫若一死,也算對的起吳恩,也算是我一死全忠!」巴德哩說:「我有一個主意,你把那生死白牌交給我,我此一去必要把這段事辦好。如至明天正午不到,那時間我也不管兄台,你願意逃走,你就逃走;願意死,我也管不了你。我必前來給你一個准信。」麻長榮說:「賢弟,你不可這樣!倘若你去到了清營,穆帥不准歸降,那時你該怎麼樣哪?」巴德哩說:「如穆帥不准歸降,原物交回。如不能交回原物來,那時間我必要給你一個准信前來。營中我的朋友不少,你自管放心就是。」那麻長榮一聽,說:「賢弟,我把白牌交給你,這就是取汝寧府的一把鑰匙。」

  說罷,回身進東裡間屋內去了,拿出來一個小木匣兒,長有八寸,寬有三寸,高有四寸,是楠木雕刻的匣兒,雙手遞給巴德哩,說:「賢弟,你拿了去吧。」巴德哩說:「這裡邊是甚物件?」麻長榮說:「就是一角文書,上面有關防印十顆,可是半張,那一半,在老會總任山那裡收存。你拿去,不必細問。」巴德哩接在手中,說:「我也不必從門內走,由房上躥過去,我望正北就是了。」

  巴德哩到院內上房,躥在外面,一直的往正北,走有數里之遙,只見那前面就是大清營。到了營門,有守營門之人,號燈齊明,人聲一片,正遇白少將軍查營。這位少將軍,乃白大將軍之子,世襲建威將軍,聖上賞頭等侍衛之職,現在跟穆帥管理糧台,今夜奉令查營。一見營外來了一人,方要問是何人,家人白平說:「大人,那邊來的是巴大爺,你不認的嗎?」那少將軍名叫白勝祖,一見巴德哩回來,連忙跳下馬來,過來拉著那巴德哩的手,說:「巴賢弟,你今回來了?你先跟我去,我帶你見見大帥去,給你求個人情吧!」巴德哩給少將軍請了一個安,說:「不必白大哥分心了。我見了汪大人有機密事稟報,那時間兄長你就知道了。」少將軍說:「派人去稟報汪大人知道。」又有人帶領著巴德哩去見汪大人。

  方進大帳,只見兩旁站立刀斧手、旗牌官,當中汪大人、馬大人二位。

  巴德哩上帳請了一個安,說:「大帥在上,巴德哩爺仰大人的洪福,巧得生死白牌,得取汝寧府。我特意前來獻功請罪!」巴德哩說完了,往旁邊一站。汪大人說:「拿上來,我看哪!」巴德哩把那花梨木匣兒呈上。汪平打開一瞧,裡面是一角文書,問:「巴德哩,此物件得在何處?」巴德哩就把誤走麻家莊之事說了一遍。汪大人一聽,說:「巴德哩,你論王法,把你該斬首號令;念你有得生死白牌之功,將功抵罪。你就去到麻家莊去,把麻長榮傳來,我有話說。」巴德哩說:「請大帥的令,是把他叫來殺他?是用他破城?」汪平說:「我調他前來所為破城,並無別意。」巴德哩說:「謝過大人。我要去也。」拿了一支令箭,撲奔那麻家莊。

  到了麻家莊,天色已然大亮,莊門方開,眾莊客一瞧,說:「大爺,你昨夜晚上不是住在我們這莊裡嗎?怎麼從外邊來,這是多咱走的?」巴德哩說:「你等跟我到裡邊,你就知道了。」說罷,到了裡邊客廳之上落座。家人把麻長榮請出來,一見巴德哩,說:「賢弟,你到大營,大帥必然是派你把我拿住去見他。」巴德哩說:「汪大帥說,令兄長去到營內議論破城之計,如功成之日,定然加官晉爵。」麻長榮說:「既然如此,我先去見他就是了。」吩咐:「來人!鞴馬。」叫麻貴照料門戶,與巴德哩到了外邊上馬,出離了莊門,撲奔大清營而來。

  到了清營,有人通報進去,說:「巴德哩帶麻長榮前來稟見。」汪大人與馬成龍二人在穆帥大帳,此時間穆帥也好了,升坐大帳,傳令:「巴德哩、麻長榮進見。」少時,外邊有人答言,巴德哩在前,麻長榮在後。一進大帳,麻長榮一瞧,當中是三個大帥,兩旁坐定都是將軍、提鎮;兩旁侍立的是副、參、游、都、守、千、把、外委等官,站立兩旁,威風凜凜,相貌堂堂。巴德哩一瞧麻長榮二目亂轉,似有畏懼之心,至大帳跪倒在地,口稱:「罪犯麻長榮,求大人恩施格外。我情願帶白牌計取汝寧府,將功抵罪!」穆帥聞聽,說:「麻長榮,你既然要取汝寧府,有何妙計?自管站起身來說。」麻長榮說:「要取這一座汝寧府,須用白布巾五千個,上面繡『天地會』三個字,疊成帽子。今夜晚我還是天地會的打扮,帶眾將俱要假扮天地會,詐開這座城。那時間老帥派人在四面列隊,都要離城三里遠。賊人如要是望那邊逃走,咱們是往那裡追趕。」

  穆帥吩咐下面人等照樣預備,派麻長榮為總管,兼造布手巾,今夜二更時分都要齊備。下面人答應。又派馬成龍、巴德哩、玉鬥、馬夢太四個人,帶五千人跟麻長榮,今夜三更時分取城,外邊挑兵伺候。又派蔡將軍帶劉金明、彭占炳、王玉、王昆等四十餘名戰將,帶一萬馬步軍,在汝寧府東門外紮隊;「如賊往東走之時,分兵列隊,候賊人過去一半,然後再追趕他,務要把他拿住。」又派韋馱保、韓三保、薩裡善、哈三保,同汪副帥在汝寧府正北扎住大隊,候賊人殺出來,捉拿任山。「李慶龍、慶春、玉明、常勝,你四個人帶一萬飛虎隊,前去接應麻長榮去。本帥派人看守底營,我帶本隊兵丁在汝寧府正西列隊等賊人。派鄭榮為先鋒,如破城之後,派麻長榮留五千兵看守城池,盡力望下追趕,務要剪草除根,以免後患。」眾人接令下去。至三更時分,馬成龍幫助麻長榮把白布手巾備辦好了,挑選了有五千多人,都是精銳之兵,改扮好了。麻長榮帶著眾人至汝寧府南門外,見城上弓上弦,刀出鞘,號燈齊明,軍令森嚴。麻長榮是頭戴三角白稜巾,金抹頭,二龍鬥寶,粉綾緞色箭袖袍,上繡三藍牡丹花,足登青緞鞋子。三軍靠身都穿的清國衣服,短打扮。右有玉鬥,左有巴德哩,二人各騎馬保護,帶著兵刃。馬成龍在隊內,夢太押著後隊,到吊橋上面。守城之人,為首的是黃面金剛李自通,乃是任山的心腹人,一瞧下面來了無數的人馬,吩咐人往下問:「是哪裡來的?快些說明,不然往下砸打滾木礧石了!」上面有人說:「城上人等聽真,我等乃是逍遙自在太平王麻會總爺來了。」李自通一聽,說:「原來是王駕到了!可有令箭執照?」上面有人答應,說:「有熱照。」玉鬥手托著生死白牌的匣兒,走至城根,上面扔下荊條筐,上拴著繩兒。玉鬥把那個匣兒放在筐內,立時拉上去。李自通一瞧,吩咐開城。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