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48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八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四百八十六
卷之四百八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四百八十六 一東

  忠忠傳二

文臣

{{{caption}}}

{{{caption}}}

温嶠。音轎表字太真。太原府人。有學問。晉明帝時。王敦請温嶠做左司馬。那時王敦聚著。兵謀反。温嶠累次將好言勸王敦。王敦到了不聽。温嶠便

歸朝廷奏王敦謀反的意。思。著朝廷防備他。後來王敦果然反了。朝廷著。温嶠做中壘將軍。將那王敦平定了。到成帝時。温嶠做江州都督。遇著。蘇

峻反。温嶠又起兵平定了蘇峻。一心忠於國家。成帝升温嶠做驃。騎將軍。封始安公。

謝安。表字安石。陳國陽夏人。東晋孝武帝時。做吏部尚書。那時有大司馬桓温謀篡位。引著軍馬來朝。百官都懼怕。侍中王坦之流汗透衣。荒急倒

拿著。笏。只有謝安神色不改。言語從容。盡忠輔衛天子。桓温不敢説起。只這般去了。以後又使人來問。朝廷要加他九錫的禮。謝安見他不忠。不肯

與他。桓温到了篡位不成。孝武加謝安做中書監録尚書事。秦王符堅親自總兵九十萬。要來滅晉國。京城人心震恐。謝安著他的侄兒謝石。謝玄。

等。統兵八萬。殺敗了符堅。收復了河南地面。謝安也不誇功。人説他是真宰相。加做太保。封建昌公。

{{{caption}}}

{{{caption}}}

辛恭靖。音净隴西狄道縣人。晋安帝時。做河南太守。遇著後秦主姚興領軍來攻河南城子。恭靖緊守著一百餘日。因無救兵。被他攻破了。將恭靖

拿到長安。姚興説。我要將東南地面的事委。任你。恭靖大聲説。我寧可做晉國的鬼。不做你羌賊的臣。姚興惱了。將恭靖監收在别箇房子裏。監了

三年。以後用計走回晉國來。安帝見他忠節。著做諮音諮議參軍。

高允。表字伯恭。渤海郡蓨音條縣人。北魏太武帝時。做著作郎。與司徒崔浩共掌國史。那時有遼東公翟黑子。太武好生愛他。他因差使出外。𨚫受

了人一千匹布。事發露了。來問高允道主上若問我時。我從實説的是。還隱諱著不説的是。高允回説。只從實説的是。切不要欺罔。那翟黑子又聽

著。别一箇人説。不曾從實自首。太武惱怒。將翟黑子廢了。後來崔浩因修史的事。被監收了。那時高允正在東宫教皇太子講書。太子説與高允。若

入去見主上。我自引你向前。你但依著我説。太子見太武。奏説高允小心謹慎。又職分小國史都是崔浩主張著做。請赦了高允。太武就問高允。這

書都是崔浩做不是。高允對説。臣和崔浩一同做來。崔浩只整理得大綱。正做的書。臣比崔浩做得較多。太武大怒。説高允的罪重似崔浩。怎生饒

得他。太子奏説。主上天威嚴重。高允是個小臣心裏懼怕。所以言語迷亂了。臣恰纔問他。他説國書都是崔浩做的。太武又問高允。高允對説。臣的

罪該滅族。不敢虛妄。殿下因著臣陪侍講書多日。可憐臣。要乞臣的殘命。實不曾問臣。臣也不曾這般説。不敢迷亂。太武看著太子説。這箇人真是直。

臨死不肯改了言語可見他信。做人臣不欺君。可見他忠。特地赦了他罪。後來太子却責怪高允説。我要與你脫死。你却不肯從。是怎生這等。高允

啓説。臣與崔浩實一同做史書。死生禍福都合一同。誠蒙殿下再生的恩。違了本心。僥倖免死。不是臣所願。太子好生稱嘆他。後來做到中書。令。封

咸陽公。壽九十八歲。 {{{caption}}}

狄仁傑。表字懷英。太原人。唐高宗皇帝時。做大理丞一年中。斷决了監禁日久的人一萬七千名。人都稱仁傑斷的平。到中宗立。武后管朝廷政事。

將中宗降做廬陵王。著在房州住。却要立他侄兒武三思做太子。那時仁傑正做鳳閣鸞臺平章事。對武后説。臣看天意。未厭唐朝。今若要立太子。不

是廬陵王不可。武后惱怒罷了。後來武后召仁傑説。我常常地夢打雙陸不勝。却是怎地。仁傑對説雙陸不勝是無子。必是天要警省主上立太子

的意思。太子是天下的根本。根本但動。天下便危了。已前文皇帝親自厮殺。取得天下。姓生艱難。正要傳與子孫。高宗皇帝又曾將兩箇兒子托付

與主上。今主上却自管了天下十餘年。又要著武三思做後嗣。却不想姑侄和母子那個親。若主上立了廬陵王。千秋萬歲。後便常得在宗廟裏受

祭祀。武三思怎肯祭祀做姑的。武后省悟。纔使人去房州召回中宗。立做太子。中宗再即了帝位。贈仁傑司空。睿宗即了帝位。追封仁傑做梁王。

{{{caption}}}

{{{caption}}}

姚崇。表字元之。陝州硤石人。唐玄宗皇帝時。做同州刺史。玄宗召到朝廷。問天下的事。姚崇應對如流。玄宗大喜。説與姚崇。你便須做宰。相輔佐我。

姚崇知帝有大志。量。用心要治天下。姚崇因跪奏。臣願有十件事奏。主上度量。若行不得時。臣不敢做宰。相。玄宗説。你試説那十件事。姚崇奏的十

件事。都是盡忠的道理。國家合當行的事。玄宗聽得他説。便道我都能行。姚崇叩頭謝了。明日除姚崇做宰。相。封梁國公。姚崇自此進用賢人。黜退

小人。天下太平

宋璟。居永切邢州南和縣人。中舉。做上黨尉。唐玄宗皇帝開元四年。代姚崇做宰相封廣平公。務㨂選好人做官。著。天下百官都得其人。當刑的。當

賞的。都依著公道。不用㱔小私意。玄宗但有差失。宋璟便直言正諫。姚崇多有智謀。宋璟只是守法度。兩個人見識不同。却同心盡忠。著。天下賦役

寛平。刑獄减少。百姓家家富足。唐家中興以後好宰。相。只數姚宋。更無别人及得他。後來贈宋璟做太尉。謚號文貞。

{{{caption}}}

{{{caption}}}

張九齡。表字子壽。韶州曲江縣人。中舉做校書郎。唐玄宗皇帝時。除做中書。令。有大臣的節義。那時玄宗政事上逐漸怠慢。張九齡事事務要諫正。

所舉薦都是正大的人。有武惠妃要謀廢太子瑛。立他的子壽王。張九齡執著法度不肯。武惠妃著火者牛貴兒和張九齡説。有廢必有興。你若肯

相助。宰相能。勾做得長久。張九齡喝他去。便奏與玄宗知道。因此上太子不曾動。那時安禄山纔做范陽小將。來奏事。氣勢驕傲。張九齡説與裴光

庭。他日亂幽州的。必是這箇胡兒。後來征契丹。禄山敗了。幽州節度使張守珪。拿祿山到京師。張九齡議他罪該死。玄宗不肯依張九齡説。要把安

禄山赦了。張九齡説安禄山狼子野心。又有反的相貌可因這件事殺了他。絶了後患。玄宗到了不聽。將安禄山赦了。後安禄山果然反了。那時張九

齡已殁。玄宗走到四川。思想起張九齡的忠心。淚下。便差。使臣去韶州祭祀他。厚賞賜優恤他家裏。謚他做始興文獻公。

韋皋。表字城武。陝西萬年縣人唐德宗皇帝時。做隴州知州。就領軍守禦。當有太尉朱泚。妻上聲教他部下小將牛雲光。領軍五百鎮守隴上。太尉

朱泚後來自家稱皇帝。教牛雲光到隴上。誘引韋皋做他的。將帥。又有朱泚的家人領著。軍馬來對韋皋説道。太尉已做了皇帝而今可做一家。韋

皋説與道。既要做一家呵。且把衣甲都卸音渴去聲下。免得衆軍心疑。韋皋安排著。筵廣待那來的人。與雲光飲酒中間。韋皋喚埋伏的軍人。將牛

雲光。并那來的人都殺了。𨚫差人去報德宗。除授韋皋做隴州刺史。奉義軍節度。使。以後封王。

{{{caption}}}






裴度。表字中立。河東聞喜縣人。由進士出身。唐憲宗皇帝時。做宰相。那時蔡州賊吳元濟反。朝廷發各處軍馬征他。連年平定不得。官軍多敗。糧食

將盡。臣宰每都要罷兵。裴度奏説如今這賊不降。恰似病在心腹裏一般。若不趂時整治了。久後必做大害。臣情願自總兵伐賊。憲宗看著裴度説。

你果然肯去不去。裴度就拜在地下流淚説。臣誓願不與這賊同活在世上憲宗便著裴度總兵去伐賊。裴度臨辭又奏説。臣這一行。必盡死報國。

若不斫得賊的頭來。臣也更不回。臨行憲宗賜他通天御帶。後來果平了蔡州賊回朝。論功封上柱國晉國公。做四朝宰相。扶持唐家天下二十餘年。

{{{caption}}}




王徽。陝西人。唐僖宗皇帝。時。做宰。相那。時有反賊黄巢。引賊衆打破潼關。径往京城來。僖宗連夜往四川去。王徽到天明方知道。便根去。荒了跌在

山坡下。被賊拿回來。黄巢要他做官。王徽假做啞不囬他言語。賊百般逼他。只是不動。放在下處。伺候監守的人鬆寛。却走脫了。到河中府扯身上

衣服絹帛寫表。著人尋小路到四川見僖宗。除做兵部尚書。

{{{caption}}}

{{{caption}}}

陳世卿。表字光遠。南劎人。宋太宗皇帝朝進士。做東川節度推官。那時賊人李順兵起。知州張雍將州内軍馬分做三四部。差官分領。只有陳世𡖖

會射。自當著一面城子。陳世𡖖親射。中三四百人。賊來得越多了同伴官都商量要走。陳世𡖖正著顔色説。喫了皇帝俸祿。當捨身報國家。怎地只

要避。難。别有他意。後來賊軍退了。陳世𡖖歸朝。除做太常丞。知新安縣。

李沆。下黨切表字太初洺音名州人。宋太宗皇帝朝進士。真宗皇帝朝做宰。相。真宗問治天下的道理。那件最先。李沆對説。不用輕薄的人。這件最

先。李沆常説我做宰。相。别。無他能。只是不改朝廷法度。每日將天下水旱盗賊的事。奏與真宗知道。要真宗知民間疾苦。那時有石保吉求做使相。

真宗問李沆。李沆奏説保吉。只是國親。别無軍功。教他做宰。相。天下人議論。真宗兩三遍問他。他依舊這般説。因此上石保吉不曾使得做。真宗又

曾問李沆。人都有密奏的事。你怎地獨無。李沆對説。臣做宰。相。有的公事便當明説。何用密奏。那密奏的。不是讒的。便是謟的。臣常嫌他。怎地學他。

李沆做人性直。言語謹慎。不肯求名聲。做宰。相七年。天下太平。後來贈做太尉中書。令。謚號文靖。

{{{caption}}}

王旦。表字子明。大名府人宋太宗皇帝朝進士。真宗皇帝朝做工部侍郎。參知政事。契丹的軍馬来犯河北。王旦隨從真宗去澶音蟬州親征。真宗

留雍王元份音彬守城雍王遇著暴病。不能整理事。真宗著王旦迴還京城。權留守。王旦囬到東京。便入皇城裏出號。令。著人不要傳揚知道。真宗

殺退了契丹軍馬囬京。王旦的兒子兄弟。并家人。都不知王旦囬在皇城裏。都出城外去接。王旦却在後頭走著。去迎真宗。王旦的兒子兄弟每囬

頭看見。纔知王旦已囬來了。到大中祥符八年。真宗著。王旦做宰。相。王旦做宰。相十二年。不肯更改了太祖太宗的法度。任賢才。安百姓。天下太平。

王旦做人等閑不與人言語戲笑。國家的事。衆官人每商議。各有不同的。王旦隨後發一句話便定了。有一日囬到家不脫朝服。去静屋裏獨自坐。

家人都不敢見他。他的弟𨚫去問同朝官趙安仁。安仁説。方纔議論朝事不曾定奪得。必是因這般憂愁。又一日朝廷除薛奎做江淮發運使。薛奎

來辭王旦。王旦并無别言。只説東南百姓貧困了。薛奎辭退説這是真宰。相的言語。封魏國公。謚做文正。{{{caption}}}

田京。表字簡之。亳音箔州鹿邑縣人。宋仁宗皇帝朝。做河北路提點刑獄官。在恩州那時有宣毅軍小校王則。據著恩州作亂。田京在城裏。將印信。

棄了妻小。將繩墜下城來。守住了恩州南關。占著驍健營。撫恤衆軍。保州振武二處的軍。要去應賊。田京將那軍人殺了。自後但是南關營裏的軍

馬二十六指揮。在外頭的百姓。都懼怕不敢謀反。那南關軍民聚得多似城裏的人。又得不失陷在賊裏面。都是田京的功勞。日夜和城裏厮殺。一

日賊在城裏。將田京的老小綁縳著。上城來。呌那田京説道。你休要攻著。城子。若打得緊。他要殺我家老小。田京聽得這般説。喝教諸軍。盡力攻城。

又著。弓箭射那城上呌的人。賊見田京不顧戀他老小。依舊將他老小每下城去了。後來衆人從南關鑿地道通入城裏去。。時突出擒拿了王則。

平了恩州。朝廷御史都上書説道田京捨了家裏妻子。保守南關。為國家忠義的上頭。他功勞最大。陞他做兖州通判。

{{{caption}}}

韓琦。音奇表字稚音治圭。相州安陽縣人。宋仁宗皇帝朝進士。正喚他姓名時。天上五色雲現。西夏趙元昊反。仁宗用韓琦做將。趙元昊歸服了。慶

曆年間。用韓琦做宰。相。天下太平。韓琦勸仁宗立英宗做太子。英宗即了帝位。加韓琦門下侍郎封魏國公。韓琦的親戚賓客。説話中但題著立英

宗的事。韓琦便正色説。這的是仁宗皇帝的聖意。皇太后内助的氣力。我為臣子怎地得知。後來英宗忽然患病。皇太后在殿上垂著簾子發落朝

廷政事英宗病重。舉止有㱔比常時不同。那左右的大者每。因著英宗平日間不曾有恩與他都在太后處讒毁英宗。因此太后與英宗兩宫不和。

韓琦和歐陽修正在簾前奏事。太后哭著。説英宗的不是。韓琦奏説。主上病重。是有差了處。若病好時。必不似這等。為子的有病。為母的怎生不寬

容。歐陽修也諌勸。太后意漸漸地解了。過了三四日。韓琦獨自見英宗。英宗説太后待我無恩。韓琦對説。只恐主上事奉不到。那有不慈的父母。英宗

大省悟了。到英宗病好。太后還了英宗的朝政。加韓琦做右僕射。封魏國公。後又替英宗立神宗做太子。神宗即了帝位。加韓琦做司空。兼侍中。到

殁了時。皇帝賜與他家銀三千兩。絹三千匹著河南北的軍與他造墳。立碑做兩朝顧命定策元勲。贈尚書。令。謚忠獻公。配亨英宗廟廷。以後追

封做王。 {{{caption}}}

范仲淹表字希文蘇州吳縣人。宋仁宗皇帝時。除龍圖閣學士。改除陝西都轉運。使那時夏國侵邊塞。延州諸塞多没了守的人。仲淹自請行。又遷

户部郎中。兼知延州。旣到。脩邊塞。招還逃散的人。因此百姓都得復業。後來又改仲淹邠音彬州觀察使。仲淹上表説。臣守邊數年。羌人略自親愛。

喚臣做龍圖老子。願辭不受後又除樞密副。使。仁宗每問當世事。仲淹乃上言十件事。都是。為國盡忠的道理。仲淹將天下的事。做自已的事一般。日夜謀慮。要

致天下太平。及病。仁宗嘗遣。使賜藥。薨年六十四。贈兵部尚書。謚文正公。仁宗親寫碑。題做褒賢之碑。仲淹生性内剛外和。至孝。母在時貧困。後富

貴。無賓客不喫兩般肉。妻子衣食剛勾。但有財物。散與親眷。一時名士多出門下。到死時四方人聞的都嘆息。

{{{caption}}}

歐陽脩。表字永叔。廬陵人。宋仁宗皇帝朝進士。除知諌院。論事切直。仁宗看著。衆臣説。似歐陽脩的人。那裏得来。遇著杜街音演等罷官。歐陽脩上

疏説。杜桁。韓琦。范仲淹。富弼。天下都知有可用的賢。不知有可罷的罪。今四人一時都罷去。著。衆邪臣在朝相賀。四夷人在外相賀。臣甚為朝廷痛

惜。仁宗除脩做禮部侍郎。兼翰林侍讀學士。在翰林八年。但知的事無不説。後做樞密副使。同曾公亮考天下的軍數。屯戍多少。地道遠近。屯戍但

有缺少。便都補完了。後又參知政事。和韓琦同心整理政事。商議諫仁宗立了英宗做太子。英宗即了帝位。因患病與太后有㱔不和。歐陽脩又和

韓琦諫勸的和了。後來贈做太子太師謚號文忠。

{{{caption}}}

蔡襄。表字君謨。興化仙逰人。宋仁字皇帝朝進士。做西京留守推官。那時館閣校勘范仲淹。因言國家政事。抵觸昌燭切了宰相吕夷簡遭貶。秘書

丞余靖音净救仲淹。太子中允尹洙音殊請與仲淹同貶。館閣校勘。歐陽脩寫書責諫官高若訥坐看不言。因此上三人也都遭貶。蔡襄知得。作了

五首詩。明説范仲淹。余靖。歐陽脩。尹洙。做四賢。將高若訥做一不肖。後來仁宗再用余靖。歐陽脩。和王素。做諫官。也著蔡襄知諫院。蔡襄又怕正直

的人。不得長久在朝廷。上言説。任諫官不難。聽諫是難。聽諫又不是難。用諫是難。今歐脩修等。都忠誠剛正。必能盡言。願主上讅察著行。休著邪人

巧言遮蔽了直人的言語。又到罷了樞密使夏竦。音聳還用范仲淹。和韓琦。管事。蔡襄奏説。主上今罷了夏竦。用了韓琦。范仲淹。天下人都喜歡退

一個邪人。進一個賢人。雖不便關係著天下的輕重。只是一個邪人退。一般邪的都退。一個賢人進。一般賢的都進。衆邪都退。衆賢都進。天下怎不

安寧。又天下的勢。比如人病一般。賢人便似箇好醫人一般。主上既得了好醫人。信用不疑他。不只是好了病。又得長壽。若醫人雖有好治法不得

盡用。那病越重了。久後便有似那古來會醫的扁鵲一般人。也醫不好。仁6宗著蔡襄知制誥。但有除授不當的人。或要罷了無罪的人官。蔡襄便不

肯寫制書。仁宗因此看得蔡襄好。御書君謨兩字賜與他。後來贈做吏部侍郎。孝宗時。賜謚號忠惠。 {{{caption}}}

司馬光。表字君實。陝州夏縣人。宋仁宗皇帝朝進士。除做并州通判。那時仁宗皇帝不曾立太子。天下人都不敢説。司馬光和諫官范鎮。諫仁宗立

了英宗做太子。到神宗皇帝朝王安石做宰相。改變祖宗法度。立新法。百姓愁怨。司馬光和他爭論不從。退閑在家。天下人都仰望他做宰。相。哲宗

皇帝立。太皇太后用司馬光做宰。相。首先進用君子黜退小人。將王安石所立的新法。以次除罷。天下人心喜悦。有青苗免役等法。未盡除。司馬光

那時患病。嗟嘆説這幾件不便的事。不曾除得。我死也眼不閉。便寫書與同寮吕公著説。我的身子托付與醫人。家事托付與兒子。只有國事無處

托付。今托付與公。就論免役的有五件不便。又立了舉薦士大夫的法度十等進奏朝廷。司馬光在家。或時無故穿起朝服正坐。人問他緣故。司馬

光説。我心裏正想著朝廷的政事。怎地敢不穿朝服。他雖是有病。一心只在國家整理事務。日夜不歇。有賔客見他身體羸音雷瘦。引古人諸葛亮

食少事煩的事對他説。要教他歇息。司馬光説我死了是命。整理得越加勤謹。後來病重。神思昏迷。説話恰如夢裏一般。雖是自不覺説甚麽。説的

還都是朝廷天下的大事。司馬光旣没了。朝廷贈做太師温國公。謚號文正。賜墓碑做忠清粹德之碑。

{{{caption}}}





宗澤。表字汝霖。㜈音務州義烏縣人。宋哲宗皇帝朝進士。到欽宗皇帝靖康元年。做宗正。少卿。充和議。使。與金國講和。宗澤説這一去。必是不得活

廽來。有人問。為甚這等説。宗澤説金國若能悔過退了兵便好。若是不肯。我怎肯屈節與他。辱了君命。衆人商議宗澤若是這般恐怕害了和議的

事。欽宗就不著他去。又著他知磁州。那太原失了。但除去做兩河官的。都推托不肯行。宗澤説喫了國家俸禄。怎地敢避難。當日騎著一疋馬便行。

只有羸弱軍十餘人根著。旣到。修城。挑城壕。治軍器。召義勇的人。做堅守不動的計策。又上奏著邢。洺。音名磁。趙。相。五州各要好軍二萬。若金國来

攻一州。便著四州都來救。一州便是常有十萬人。欽宗説他説得是。除宗澤做副元帥。後來金人把徽宗欽宗虜將北去。康王做了皇帝。宗澤入見

淚下。説興復的大計。時李綱也在。見他説。道他説的是。又除他知襄陽府後又除做京城留守金將粘與粘同罕據了西京。和宗澤相對。宗澤著手

下。將李景良。閻立中。郭俊民。領兵去和他厮役閻立中戰死。郭俊民降了。李景良逃走去。宗澤捉住李景良斬了。金人却著郭俊民和一箇姓史的。

將書來招宗澤。宗澤説郭俊民你若戰死了。還做忠義的鬼。今反將書来誘引我。你有甚面目見我。便殺了。又説姓史的。我受命守著這里。有死志

你做人將帥。不肯死戰。𨚫来引我。也斬了。對衆。將官説。你衆人有忠義的心。當盡力和賊厮殺。立大功。説罷淚下。諸將官都啼哭聴了説。出去與金

人戰。金人大敗。引軍去了。宗澤常要渡河與金人戰。又要勸高宗還汴京。上了二十奏。都被黄潜善沮住了。宗澤成了病瘡發背。衆將官來問病。宗

澤説。我為二帝去了。憂怒成了病。您衆人若盡力和金人戰。我死也無恨。衆。將官都流淚説。怎敢不盡力。明日風雨白日裏黑了。宗澤無一句話為

自家的事。只連呌過河三聲没了。城裏人都大哭。遺下表章。還是要著高宗還京的話。贈做觀文殿學士。謚忠簡公。

{{{caption}}}





張浚。音峻表字德遠。漢州綿竹縣人。宋徽宗皇帝朝進士。高宗皇帝時。做御營。使守揚州。建炎三年。金人攻揚州。高宗去臨安府避他。有管軍的官苗

傅。劉正彦。在臨安作亂。逼著高宗讓位與太子。張浚在平江節制軍馬。知道他作亂。大哭。便喚守平江的官湯東野。提刑官趙哲。起兵伐賊。張浚又

知道武寧軍承宣使張俊的材能忠義。被苗傅劉正彦。去了他兵權。著他做秦鳳路總管。經過平江。便對他説起兵收賊的意思。又著人將書去約

守建康的官吕頤音移浩。鎮江的劉光世。都來伐賊。就著張俊領軍守吳江。自領軍到臨安。遇韓世忠水軍到常熟。張俊與世忠哭道。我兩個同心

當著伐賊的勾當。休要悮了國家張浚大賞賜了衆軍。就問衆軍道。我伐賊的事。理上順也不順衆人齊應道順。張浚道。你們若有不肯向前拿賊

的我都依軍法處治你。衆人都感憤。不敢違了。先教世忠去占了嘉興。准備戰鬬的軍器。吕頤浩同劉光世。後地接應。張浚遍行文書。教守府州的

軍馬同時都來。張浚軍到臨平鎮。和賊戰。大破了賊衆苗傅。劉正彦。走去衢州去了。張浚著韓世忠追趕上拿住了獻與朝廷。賊黨都殺盡了。高宗

復位。解自繫的玉帶賞賜張浚。除知樞密院。又除陝西四川安撫使。那時金國總兵官兀术。打破陝西。要入四川。張浚用將官吳玠等。把了口子。保

全得四川。張浚還朝被人讒言。貶在福州。金人来浸江淮。高宗再用張浚知樞密院。點軍江上。將士見張浚来。勇氣添了百倍。敗了金國的兵。除張

浚做丞相。兼都督。僞齊國劉猊等。又來浸淮東。張浚總兵建康。分頭遣。將官韓世忠等。殺敗了劉猊的軍。有姦臣秦檜主張講和。貶張浚永州。張浚

在貶所二十餘年。一心只在朝廷。後來金主亮引兵浸宋。高宗再召張浚。軍人見張浚。都把手加在額上。又敗了金人兵。孝宗皇帝即位。除張浚都

督封魏國公。謚做忠獻。

{{{caption}}}





虞彬甫。隆州仁壽縣人。出身是進士。宋高宗皇帝著他做軍中叅謀官。那時金主完顔亮。自。將大軍來伐宋。王權鎮著淮西。棄了廬州。劉錡音以鎮

著淮東。也囬揚州。朝廷著成閔代替劉錡。李顯忠代替王權。金主大軍到采石。天子著虞彬甫去蕪湖催促李顯忠交割王權的軍馬。就去采石犒

賞軍士。彬甫到采石。王權却去了。李顯忠又不曾到。采石的軍被金兵殺得星散。坐在路傍。虞彬甫自尋思。若等待李顯忠來。豈不誤國家的事。便

喚諸將來説。而今我將金銀叚匹誥敕在這裏。待要賞賜你衆人。衆將見説歡喜。對説。而今旣有主將。我每當死戰報國。或有人對彬甫説。公受命

來賞軍士。不曾著你管厮殺的事。别人壞了事。公𨚫擔任他的事。朝廷責罪。歸那個是。彬甫囬説。且如危亡了社稷。我去那裏𧻞避。那時金兵四十

萬。宋兵只有一萬八千。彬甫著諸。將列成大陣。入陣中撫將軍時俊的背言説你的名聲。傳聞天下。今日不向前出刀。好生吃人笑。時俊把雙刀出

戰。大敗金人。彬甫後做到丞相。封雍國公。

{{{caption}}}

洪皓。表字光弼。番音婆陽人。自小生得有志氣。宋高宗皇帝建炎三年。教他做大金通問使。去金國問徽宗欽宗的消息。到雲中地面。有劉豫本是

宋家的臣。降了金國。金國立他做大齊皇帝。金家元帥粘罕。逼著他做劉豫的官。洪皓説我恨不得把劉預那逆賊的屍来分了。怎肯做他的官。粘

罕要殺洪皓。傍有箇賊長説這箇人正是忠臣。休殺他便將洪皓放在那苦寒地面囚著。洪皓常穿著粗布衣裳。就馬糞裏燒麵食過活。那裏有箇

陳王悟室一心要侵宋朝地。洪皓只是當他悟室惱了。説你做和事的官這般口硬。要殺洪皓。洪皓説我情願要死。只是無箇殺行人的道理。悟室

不曾殺他。洪皓得知二帝在五國城。便暗地裏使人去將著菓子米麵獻與二帝。二帝纔知高宗即了皇帝位。紹興十年。因探事人趙德来。洪皓寫

機密事三四萬字。都是要滅金的意思。蔵在破絮裏囬来。教高宗知道。後又得皇太后的書信。著李微送與高宗。高宗好生歡喜。説著一百箇使臣

去。也不如這𥿄書。金主知得洪皓的好名。要他做翰林學士。洪皓不肯。後因金主生太子放赦。纔放得囬来。見了高宗。高宗説卿盡忠的心。不忘君

主的意思。便是蘇武也不及卿。自建炎己酉出。使北地到回來時。十五年了。忠義的名聲。天下都知道。除做徽猷音猶閣直學士。

{{{caption}}}




楊萬里。表字廷秀。江西吉安府吉水縣人。宋高宗朝進士。做贛音甘去聲州司户。到寧宗皇帝朝。陞做寳謨閣學士。那時韓侂音話胄弄權。要把天

下有名人都收在他身邊。扶同他做的事。韓侂冑曾築南園。要著楊萬里作一篇記。許陞他官職。楊萬里説。官可退了。記不可作韓侂冑怒。别著人

作了記。韓侂胄專權的事。日日多了。楊萬里憂怒成了病。家人知道他常有憂國的心。吏人来報朝廷的政事。都不肯著他知道。忽有房族的一箇

兒子從外来。説韓侂胄用兵的事。楊萬里聽得啼哭。便叫家人取紙来。書寫著道韓侂胄奸臣專權不遵皇帝。動兵害民。要壞了社稷。我老了。要報

國無緣由。又書寫十四字别妻子。放下筆就没了。朝廷知道他忠。賜謚文節公。




歸暘。音陽汴梁人。元順帝至元五年。做潁州同知。那時有杞縣人范孟。做河南省掾史。好生不得志。假做朝廷。使臣。黑夜裏到省。將省裏大官人。并

大衙門裏的官人。都殺了。别用人管著各衙門事。那時人都不曾識得破。要著歸暘守黄河。歸暘不從他。賊怒。將歸暘禁在牢獄中。歸暘絶無怕懼

的顔色。不多日賊敗了。到朝廷加做監察御史。又受賞賜。

{{{caption}}}





永樂大典卷四百八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