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5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三十八 永樂大典
卷之五百三十九
卷之五百四十 

永樂大典卷之五百三十九一東

慕容寧文苑英華庾信周柱國楚國公。岐州刺史。慕容公神道碑。昔在殷書𢡟賞。周禮議勲。諸侯計功。大夫稱伐。惟師尚

父。昆吾載寳鼎之銘。王命尸臣。栒邑傳琱戈之賜。故知太上立德。明試以功。存有顯爵之榮。殁有大名之貴。旻天不弔。其惟楚國乎。可以旌德景鍾。

勒勲彛器。式昭盛美。載揚洪烈者焉。公諱寧。字永安。昌黎徒河周書作何人也。都尉總六縣之卿。名山稱五岳之佐。燕太祖文皇帝慕容皝。以當世

英雄。奄有河朔。趙之南境。且建王城。冀之北土。仍為興國。公即皝之苗裔家世燕陲。高祖侍中。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太保録尚書北地王。慕容

超之世。蕃屏王室。詳之燕録。可得稱焉。曾祖尚書府君。因魏室之難。改姓豆盧。仍為官族。祖仕魏。文成皇帝考早亡。朝廷以庸勲攸屬。恩深追逺。保

定三年。有詔贈柱國將軍。少師涪陵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户。公禀氣中和。降祥川岳。岐嶷表羈貫之年。通禮稱綺紈之歲。夙著奇節。幼表大成。兄弟

分菓。便知推讓。賓客解鈐。曾無恡色。永安元年。太宰元天穆。魏室滿疑輔握兵淮右。抁權江南。公時任别將。便從征伐。自是長城硤石。必先行陣。秦

南隴西。每當矢石。權疑降。乘勝莫不前驅。策勲行賞。常居第一。永熙元年補子都督。并加鼓節軍儀。除桑乾太守。轉補都督。其年以魏皇西幸。奉迎

大駕。賜封河陽縣開國伯。增邑三百户。俄遷大中大夫。改伯為侯。增邑合九百户。仍授使持節都督顯州諸軍事顯州刺史。四年遷鎮東將軍。金紫

光祿大夫。其年秋河橋之役。先登破陣。遷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五年沙苑之功。加封合前二千户。俄授敷州刺史。加散騎常侍。外深推轂。内侍

集書。十五年。授右衛將軍。十六年。授大將軍。後魏元年。重授敷州刺史。公以先經刺舉。固辭不就。三年改封武陽郡開國公。除尚書僕射。職惟贊奏。

任居封掌。分左右之儔。兼典舉之選。屬以江南阻兵。諸宫邊敵。軍機警急鋒鏑縱横。公奉命星言。元戎啓路。總秦人之𨦣士。兼荆尸之廣卒。水龍競

雙刀之勢。步騎陳四分之威。夷陵既燒。黔中方定。旋軍反斾。解甲休兵。其後鳳州内判。成都外絶。公又總督衆軍。蒐乘即道。兵不血刄。并皆擒獲。遷

其酋豪。納其降附。皇朝受終。文祖革命。神宗選賢與能。改母絃創制。爰降册書。授公柱國。增邑四千户。二年授同州刺史。衿帶關輔。脣齒秦晋。編户殷

積。邸閣儲峙。藩籬是任。親賢勿居。公建隼旟作牧。褰帷行部。六條斯舉。百城咸勸。三年授公大司寇。又以公勲庸特著。册封楚國公。食邑一萬户。蓋

因破侯方仁等於荆陝。即其地而封焉。逖紏王慝。弛張刑政。式遏𡨥虐。於是御之以寬猛。柔逺能邇。然後平之以和。舜任皋陶不仁者逺。晋舉隨會

群盗皆奔。保定四年。授岐州諸軍事岐州刺史。沉痼彌留。保定五年三月四日薨于𥝠第。春秋六十有二。詔贈某官。謚某公。禮也。十月庚申。葬于洪

瀆之川。馳綍毁宗。客車專道。玄甲被屬國之兵。介士陳輕車之騎。克善令終。生榮死感。嗚呼哀哉。經德秉哲。體道居貞。履貴思冲。居盈一作滿念損。

澄波千畆。不能變其清濁。高墻百仭。無以測其汙隆。立身行已。居安如墜。亡躬殉義。視嶮若夷。至於將略應變出奇。設伏太一風角之占。常從星辰

之候。艛船戰陣之録。强弩馳射之書。莫不動會機神。發符雷電。梯衝所向。地靡百樓之城。長戟所臨。野闕疑三門之陣。是以斬將搴旗。四十三戰。尊

官厚祿。三十七年。武彰七德之義。歌誦九功之業。迹紀庸器之文。行昭易名之典。昔臧文既殁。穆叔稱其立言。鄭僑云亡。宣尼泣其遺愛。德陽青石

之墓。千年未平。板江白虎之碑。百代無毁。敢因斯義。乃作銘曰。遼水之東。冀州之北。既曰都尉。兼稱屬國。歛氣餘勇。雄邉遺則。孝實天經。忠為令德。

冠冕世祿。羽儀祚胤。俗被燕丹。風漸英藺。劬勞行役。辛苦行陣。勇過溺驂。氣喻瓦震。王國克生。思皇多士。温温恭人。謙謙君子。擁旄仗節。出蕃入仕。

持節五朝。建旟千里。時逢改祚。名載策勲。淮陰召拜。昭陽破軍。職司刑政。獄慎深文。沈羊不飲。萑盗無聞。巴庸薄伐。江漢專征。軍總四校。兵兼七營。

運長撃短。後實先聲。增壘威敵。减竈潜兵。鍾鳴夜漏。晞露朝陽。邑里蕭索帷幄荒凉。豐碑下柩。題凑遷喪。宫臨樗里。臺傾孟甞甞。宅兆戒期。逺辰告筮。

德遺身後。名昭没世。館舍長捐。泉扄永閉。晏嬰悼齊。柳莊悲衛。風秋北原。日没川逝。葬田舊頃。客土新封。淚墮片石。劔挂孤松。清徽令範。千載遺蹤。

慕容儼北齊列傳。慕容儼。字恃德。清都成安人。慕容廆之後也。父吨頭魏南頓太守。身長一丈。腰帶九尺。武平初。追贈開府

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持節都督。滄恒二州軍事。恒州刺史。儼容貌出群。衣冠甚偉。不好讀書。頗學兵法。工騎射。正光中。魏河間王元琛率衆救壽

春。辟儼左廂軍。主以戰功。賞帛五十疋。軍次西硤石。因解渦陽之圍。平倉陵城荆山戍。梁遣將鄭僧等要戰。儼撃之。斬其將蕭喬。梁人奔遁。又襲破

王神念等軍。擒二百餘人。神念僅以身免。三年梁遣將。攻東豫州。大都督元寳掌討之。儼為别將。鄭海珍與戰。斬其軍主未僧珍。軍副泰太。又撃賊

王苟於陽夏平之。孝昌中爾朱榮入洛。授儼京畿南靣都督。永安中西荆州為梁將曹義宗所圍。儼應募赴之。時北育太守宋帶劔謀叛。儼乃輕騎

出其不意。直至城下。語云。大軍已到。太守何不迎。帶劔造次惶恐。不知所為。便出迎。儼即執之。一郡遂定。又破梁將馬元達。蔡天起。柳白嘉等。累有

功。除强弩將軍。與梁將王玄眞。董當門等戰。並破之。解穰城圍。剋復南陽新鄉。轉積射將軍。持節豫州防城大都督。尔朱敗。與豫州刺史。李恩歸高

祖。以勲累遷。安東將軍。高梁太守。轉五城太守。北史云。見東雍州刺史潘相樂長揖而已。丞尉以下。數罹其罪。乃謂儼曰。府君少為群下屈節。儼攘

袂曰。吾狀貌如此。恒望人拜。豈可拜人。神武聞三人在邊不和。徽相樂還朝。以儼代為刺史。遷東荆州刺史。行次長社。忽為其部下人所執。將投山

賊張儉。為守人王崇祖私放獲免。神武仍授以軍司共繋平儉。始得達州。沙菀之敗西魏。荆州刺史郭鸞率衆攻儼。拒守二百餘日。晝夜力戰。大破

鸞軍。追斬三百餘級。又擒西魏刺史郭他。時諸州多有翻陷。惟儼獲全。進號鎮南將軍。武定三年。率師解襄州圍頻使茹茹又從攻玉璧。賜帛七百

疋。并衣帽等。五年鎮河橋五城。侯景粄。儼撃陳郡賊。獲景麾下厙狄曷賴。及僞署太守鄭道合。兖州刺史王彦夏。行臺狄暢等。擒斬百餘級。旋軍項

城。又擒景僞署刺史辛光。并及蔡遵。并其部下二千人。六年除譙州刺史。屢有戰功。多所降。附。七年。又除膠州刺史。天保初。除開府儀同三司。三年

梁司徒陸法和。儀同宋茝等。率其部下以郢州城内附。時清河王岳。帥師江上。乃集諸軍議曰。城在江外。人情尚梗。必須才略兼濟。忠勇過人。可受

此寄耳。衆咸共推儼。岳以為然。遂遣鎮郢城。始入便為梁大都督侯瑱。任約。率水陸軍奄至城下。儼隨方禦備。瑱等不能剋。又於上流鸚鵡洲上。造

荻葓。竟數里以塞船。路人信阻絶。城守孤懸。衆情危懼。儼導以忠義。又恱以安之。城中先有神祠一所。俗號城隍神。公𥝠每有祈禱。於是順士卒之

心。乃相率祈請。冀獲冥祐。須臾衝風欻起。驚濤涌激。漂斷荻葓。約復以鐵鏁連治。防禦彌切。儼還共祈請。風浪夜驚。葓復以斷絶。如此者再三。城人

大喜。以為神助。瑱移軍於城北。造栅置營。焚燒坊郭。産業皆盡。約將戰士萬餘人。各持攻具於城南。置營壘。南北合勢。儼乃率步騎出城。奮撃大破

之。擒五百餘人。先是郢城卑下。兼土踈頽壞。儼更修繕城雉。多作大樓。又造船艦。水陸備具。工無暫闕。蕭循又率衆五萬與瑱約合軍。夜來攻撃。儼

與將士力戰。終夕至明。約等乃退。追斬瑱驍將張白石首。瑱以千金贖之不與。夏五月瑱約等。又相與并力悉衆攻圍。城中食少粮運阻絶。無以為

計。唯煮槐楮桑葉。并苧根水萍。葛艾等草。及靴皮帶筋角等物而食之。人有死者。即取其肉。火熟分啖。唯留骸骨。儼猶申令。將士。信賞必罰。分甘同

苦。死生以之。自正月至於六月。人無異志。後蕭方智立遣使請和。顯祖以城在江表。據守非便。有詔還之。儼望帝悲不自勝。帝呼令。至前。執其手。持

儼鬚鬢。脱帽看髮。息乆之。謂儼曰。觀卿容貌。朕不復相識。自古忠烈。豈能過此。儼對曰。臣恃陛下威靈。得申愚節。不屈竪子。重奉聖顔。今雖夕死。

没而無恨。帝嗟稱不已。除趙州刺史。進伯為公。賜帛一千疋。錢十萬。九年又討賊有功。賜帛一百疋。錢十萬。十年詔除揚州行臺。與王貴顯侯子監

將兵衛。送蕭莊築郭默若邪二城。與陳新蔡太守魯悉達戰大蛇洞。破走之。又監蕭莊王琳軍。與陳將侯。瑱侯安都。戰於蕪湖敗歸。皇建初。别封成

陽郡公。天統二年。除特進。四年十月又别封猗氏縣公。并賜金銀酒鍾各一枚。胡馬一疋。五年四月進爵為義安王。武平元年出為光州刺史。儼少

任俠。交通輕薄。遨游京洛間。及從征討。每立功效。經略雖非所長。而有將帥之節。所歷諸州。雖不能清白守道。亦不貪殘。卒贈司徒尚書令。子子顒

給事黄門侍郎。北史云。子子會位郢州刺史。周武帝平鄴。使其子送敕喻之。子會枷其子付獄。尋赦書至云行臺武王已降。子會乃與寮屬。北面慟

哭。然後奉命。爾朱將帥義旗建。後歸順立功者。武威牒舍樂。代郡范舍樂亦致通顯。牒舍樂。少從爾朱榮為軍主統軍。後西河領民都督。爾朱兆敗。

率衆歸高祖。拜鎮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以都督隷侯景。破賀拔勝於穰城。又與諸將討平胄兖荆三州。拜鎮西將軍營州刺史。天保初。封漢中郡

公。後因戰没於關中。范舍樂有武藝。筋力絶人。魏末從崔暹李崇等。征討有功。授統軍。後入爾朱榮軍中。頻有戰功。授都督。後隨爾朱兆破步藩於

梁郡。高祖義旗舉。棄兆歸信都。從高祖破兆於廣阿韓陵并有功。賜爵平舒男。每從征役。多有剋捷。除相府左廂大都督。尋出為東雍州刺史。世宗

嗣事封平舒縣侯。拜儀同。天保中進位開府。又有代人厙狄。伏連字仲山。少以武幹。事爾朱榮。至直閤將軍。後從高祖建義。賜爵虵丘男。世宗輔政。

遷武衛將軍。天保初。儀同三司。四年除鄭州刺史尋加開府。伏連質朴。勤於公事。直衛宫闕。膮夕不離帝所。以此見知。鄙𠫤愚狠。無治民政術。及居

州任。專事聚歛。性又嚴酷。不識士流。開府叅軍。多是衣冠士族。伏連加以捶撻。逼遣築墻。武平中封冝都郡王。除領軍大將軍。尋與琅琊王儼。殺和

士開。伏誅。伏連家口有百數。盛夏之日。料以倉米貳升。不給鹽菜。常有飢色。冬至之日。親表稱賀。其妻為設豆餠。伏連問此豆因何而得。妻對向於

食馬豆中。分减充用。伏連大怒。典馬掌食之人。并加杖罰。積年賜物。藏在别庫。遣侍婢一人。專掌管籥。每庫檢閲。必語妻子云此是官物。不得輙用。

至是簿録。並歸天府。贊見齊書列傳。張瓊傳復。

慕容諾册府元龜唐高宗乾封元年五月。封河源王慕容諾曷鉢為青海王。

慕容彦超五代歐史雜傳慕容彦超。吐谷渾部人。漢高祖。同産弟也。甞冐姓閻氏。彦超黑色胡髯。號閻崑侖。少事唐

明宗為軍校。累遷刺史。唐𣈆之間。歷礠單濮杕四州。坐濮州造麴受賕。法當死。漢高祖自太原上章論救。得减死。流于房州。契丹滅𣈆。漢高祖起太

原。彦超自流所逃歸漢。拜鎮寧軍節度使。杜重威反于魏。高祖以天平軍節度使。高行周為都部署以討之。以彦超為副。彦超與行周謀議多不協。

行周用兵持重。兵至城下。乆之不進。彦超欲速戰。而行周不許。行周有女嫁重威子。彦超揚言。行周以女故。惜賊城而不攻。行周大怒。高祖聞二人

不相得。懼有他變。由是遽親征。彦超數以事凌辱行周。行周不能忍。見宰相涕泣。以屎塞口。以自訴高祖。知曲在彦超。遣人慰。勞行周。召彦超責之。

又遣詣行周謝過。行周意稍解。是時漢兵頓魏。城下已乆。重威守益堅。諸將皆知未可圖。方伺其隙。而彦超獨言可速攻。高祖以為然。因自督士卒

急攻。死傷者萬餘人。由是不敢復言攻。後重威出降。高祖以行周為天雄軍節度使。行周辭不肯受。高祖遣蘇逢吉諭之曰。吾當為爾徙彦超。行周

乃受。而彦超徙鎮泰寧。隱帝已殺史弘肇等。又遣人之魏殺周太祖。及王峻等。懼事不果。召諸將入衛京師。使者至兖。彦超方食。釋七箸而就道。周

兵犯京師。開封尹侯益。謂隱帝曰。北兵之來。其家屬皆在京師。冝閉門以挫其鋭。遣其妻子登陴以招北兵。可使解甲。彦超誚益曰。益老矣。此懦夫

之計也。隱帝乃遣彦超副益。將兵于北郊。周兵至。益夜叛降于周。彦超力戰于七里。隱帝出。勞軍。太后使人告彦超善衛帝。彦超大言報曰。北兵何

能為。當於陣上喝坐使歸營。又謂隱帝曰。官家宫中無事。明日可出觀臣戰。明日隱帝復出。勞軍。彦超戰敗。奔兖州。隱帝遇弑于北郊。周太祖入立

彦超。不自安。數有所獻。太祖報以玉帶。又賜詔書安慰之。呼彦超為弟而不名。又遣翰林學士魚崇諒。徃慰諭之。彦超心益疑懼。已而劉旻自立于

太原。出兵攻晋絳。太祖遣王峻用兵西方。彦超乘間亦謀反。遣押衙鄭麟至京師。求入朝。太祖知其詐。手詔許之。彦超復稱管内多盗而止。又為高

行周所與書以進。其辭皆斥指周過失。若欲共反者。太祖驗其印文。僞以書示行周。彦超又遣人南結李昇。昇出兵攻泍陽。為周兵所敗。而劉旻攻

晋絳。不克解去。太祖乃遣侍衛步軍指揮使曹英客。省使向訓討之。彦超閉城自守。初彦超之反也。判官崔周度諫曰。魯詩書之國也。自伯禽以來。

未有能霸者。然以禮義待之。而長世者多矣。今公英武。一代之豪傑也。若量力。相時而動。可以保富貴而終身。李河中。安襄陽。鎮陽杜令公。近歲之

龜鑑也。彦超大怒。未有以害之。已而見圍。因大括城中民貲。以犒軍。前陝州司馬閻弘魯。懼其鞭朴。乃悉家貲以獻。彦超以為未盡。又欲并罪周度。

乃令周度監括弘魯家。周度謂弘魯曰。公命之死生繋才之多少。願無隱也。弘魯遣家僮與周度。斸掘搜索無所得。彦超又遣鄭麟持刄迫之。弘魯

惶恐拜其妻妾。妻妾皆言無所隱。周度入白彦超。彦超不信。下弘魯及周度于獄。弘魯乳母於泥中得金纏臂獻彦超。欲贖出弘魯。彦超怒。遣軍校

笞弘魯。夫婦肉爛而死。遂斬周度于市。是嵗鎮星犯角亢。鄭分兖州當焉彦超即率軍府將吏。步出西門三十里。致祭迎於開元寺。塑像以事之。日

常一至。使民家立黄幡以禳之。彦超為人多智詐。而好聚。歛。在鎮甞置庫質錢。有奸民為僞銀以質者。主吏乆之乃覺。彦超陰教主吏。夜冗庫垣。盡

徙其金帛于佗所。而以盗告。彦超即榜于市。使民自占所質以償之。民皆爭以所質物自言。巳而得質僞銀者。𡪲之深室。使教十餘人。日夜為之。皆

鐵為質。而包以銀。號鐵胎銀。其被圍也。勉其城守者曰。吾有銀數千挺。當悉以賜汝。軍士𥝠相謂曰。此鐵胎爾。復何用哉。皆不為之用。明年五月太

祖親征城破。彦超夫妻皆投井死。其子繼勲。率其徒五百人。出奔被擒。遂滅其族。向上追纂誤周兵犯京師。隱帝遣彦超副侯益。將兵于北郊。周兵至。益夜

叛降。于周。彦超力戰于七里。今按隱帝紀。則彦超先戰敗。而後益降。周紀傳不同。必有誤者。彦超力戰于七里。今按本。傳則明日方戰。是時未戰。安

得云力戰乎。

慕容延釗宋史列。傳。慕容延釗。太原人。父章。襄州馬步軍都校。領開州刺史。延釗。少以勇幹聞。漢祖之興也。周祖為

其佐命。以延釗隷賬下。周廣順初。補西頭供奉官。歷尚食副使。鐵騎都虞候。世宗即位。為殿前。散指揮。使都校。領溪州刺史。高平之戰。督左先鋒。以

功授虎捷左廂都指揮使。領本州團練使。遷殿前都虞候。領睦州防禦使從征淮南改龍捷左廂都校。㳂江馬軍都部署。歸朝復為殿前都虞候。出

為鎮淮軍都部署。顯德五年。世宗在迎鑾江口。聞吳其人舟數百艘泊東㳍洲。即命延釗與左神武統軍。宋延偓討之。延釗以驍騎由陸進。延偓督舟

師㳂沿江繼進。大破之。淮南平。遷殿前副都指揮使。領淮南節度。恭帝即位。改鎮寧軍節度。充殿前副都點檢。復為北靣行營馬步軍都虞候。太祖即

位。延釗方握重兵屯眞定。帝遣使諭㫖。許以便冝從事。延釗與韓令坤。率所部兵按治邊境。以鎮静聞。太祖嘉之。加殿前都點檢。同中書門下二品。

避其父名故也。李筠叛。初命與王全斌由東路會兵進討。俄為行營都部署。知潞州行府事。及平加兼侍中。詔還澶州。建隆二年。長春節來朝。賜宅

一區。表解軍職。徙為山南東道節度。西南靣兵馬都部署。是冬大寒。遣中使賜貂裘。百子氈賬。四年春。命師南征。以延釗為湖南道行營前軍都部

署。時延釗被病。詔令肩輿即戎事。賊將汪端。與衆數千。擾朗州。延釗擒之磔于市。荆湘既平。加檢校太尉。是冬卒。年五十一。初延釗與太祖友善。顯

德末。太祖任殿前都點檢。延釗為副。常兄事延釗。及即位。每遣使勞問。猶以兄呼之。洎寢疾。御封藥以賜。聞其卒慟哭乆之。贈中書令。追封河南郡

王。録其子弟授官者四人。子德業。德豐。德鈞。德業至衛州刺史。德釣至尚食副使。延釗弟延忠。歷内殿直。供奉西頭官都知。至磁州刺史。延卿至虎

捷軍都指揮。使。延卿子德琛。宋史論通見韓令坤。傳下。

慕容德豐宋史列。傳。慕容德豐。字日新。幼聰悟。延釗愛之。甞曰。興吾門必此子。八歲授山南東道衙内指揮。使。延釗

卒。授如京。使。開寳中。從征太原。領御砦南靣巡檢。又為揚州都監。征南唐為洞子都監。城既下。命為昇州都監。市廛安静。澤國富饒。使者多裒聚金

帛。德豐獨以廉潔聞。俄領蔚州刺史。太平興國二年。知慶州兼邠寧都巡檢。甞破小遇族。奪名馬數十疋。詔書褒諭。居任九年。以簡静為治。邊鎮安

之。雍熙四年。使登萊。閲强壯。及還拜西上閤門。使。是冬出為定逺軍鈐轄。命領後陣中隊。别。將萬騎。以禦邊害。淳化二年。進秩東上。知邢州。三年改

判四方館。事。出知延州。時侯延廣知靈武。或言其得西夏情。倔强難制。命德豐代之。就賜白金三千兩。會建。使名改為四方館。使。未幾以所部不治。

徙知慶州。俄又改靈州。兼部署。榖價湧貴。德豐出私廪振饑民。全活者衆。轉引進。使。賊入境。德豐率兵撃走。獲羊馬甚衆。咸平二年。遷客省。使。知鎮

州。召對便坐。撫慰甚至。是冬遼人南侵。德豐繕兵固守。餉饋不絶。詔奬之。三年改滄州。德豐輕財好施。厚享。將士。在西邊時。母留京師。妻孥寓長安。

貧甚。真宗閔之。特詔給團練。使奉。逾年進頴州團練使。知具瀛二州。五年卒。年五十五。家無餘財。         殿承制。史論見韓令坤博下

慕容               補供奉官。累遷内殿中缺。領衆十萬餘。舟千

艘來寇。與  焚其舟。賊剽開州。 

二副使。咸北汊。奪耕牛 

刺史。復任峽天禧初。改右







之不壽。與夫授室。嗣息  

慕容

縣開國伯。食邑九百擬謚。今據回申到擬狀。謚曰文友曰。崇寧紀元

之初。上方躬親聽斷。勵精庶政。修遵制揚功之治。求賢如弗及。輔弼大臣蒐簡以副側席之求。凡所薦引皆召見便朝。天子親訪納焉。時公在選中。

比入對論議有餘。喟然動丹扆。亟擢儒館。上方欲褒顯異才。以勸多士。於是閱歲未幾。不累遷。遂持橐近班。要途華貫。翺翔殆周。公感遇持異。思竭

底藴。以報眷知。益自激昂。以赴功名之會。所歷咸有可紀。儒學彬彬。譽望蔚然。為一時聞人。嗚呼亦可尚已。既終于官。其家狀公。行于朝。命謚于太

常。謚法曰。德美才修曰文。能善兄弟曰友。以是易名。於。行不浮。請得而論之。公天資穎悟人也。自初就傅其默識彊記固已過人。閲書一再過。輙不

忘。既仕益自力於學。藏書至數萬卷。退食即研精其間。自六經群史。諸子百家之學。靡不洽通。故其所蓄雄深閎博。放為詞章。䆳然根柢理致。代言

西掖。攝直北門。凡所草定。援筆立成。温厚典雅。炳然可觀。士大夫稱之。號為近古。豈不曰德美才修者乎。公天性篤孝。事繼母尤極謹順。先意承志。

比終嘗如一日。撫先德之遺澤。抱弗洎之深悲。常慨然曰。獨可致力友愛于我諸弟。庶慰怵愓之思焉。於是撫育訓誨。誠意篤備。世賞不先其息。必

徧同氣。雖法必任子者。亦力請于朝以及之。吹嘘汲引。唯恐後。用能咸被采擢。華萼扶踈。聮榮一時。世之稱友愛者。必以公為言。豈唯族姻鄉里慕

之。縉紳之士莫不推之。上至於天子。亦聞而嘉奬之。蓋其因心力行。故乆而益篤。厥聞顯著如此。豈不曰能善兄弟者乎。考論公。行。被之以此謚。其

誰曰不宜。方公居諫垣。則持論堅明。風望隠然。貳銓曹則籍它比後條目。以絶吏姦。守汝海則能以寬惠得民心。長秋官則禁妄撃正。叙法頒。断。比

以恢讞奏之路寬罪之類者。以廣上恩。才周於用。故所居底績。冝不一而巳也。若夫官師論謚。獨綴取行已之善。其尤較著者。以垂不朽云。謹議。奉

議郎。守考功貟外郎其巖夫。㐲承太常寺謚議如前。謹按上公天資警悟。學術過人。自其少時。已能奮勵。力取進士第。崭然見頭角。識者固知其逺

到矣。紹聖間。朝。廷設宏詞。以待文學之士。公與同輩試于有司。一舉而得之。自此名聲上達。聖主𨦣意圖治。網羅英俊。用之惟恐不及。公於是時首

被識㧞。召對便殿。擢寘書林。更踐華要。皆以才能見稱。未幾進直西垣。一時誥命。多出其手。文章典雅。士夫傳播。以為深得代言之體。出入禁闥。謀

謨議論為不少矣。而公慎宻不泄。以故罕有聞者。方將進用。不幸云亡。此朝廷之所深惜也。嗚呼。公之持橐。幾二十年。出處進退。終始之節。皆可夷

考。至於内。行修飾。孝友純篤。出於天性。則又有不可掩者。世賞必先同氣。而不以𥝠其子。撫育教誨。迄用有成。數年之間。諸弟繼踵登朝。寖以光顯

矣。然猶分俸祿以給其不足。此又人之所難。縉紳之論。莫不以此多之。天子亦聞而稱奬焉。身殁之後。室無𥝠私藏。聖恩矜恤。隠終之典。於數尤縟。太

常叅稽衆論。請以文友二字謚公之名。名稱其實。不為虛矣。當部准例於都省。集合省官同叅詳。皆協令式。請有司准例施行。謹詳定訖。遂具狀申

都省取裁。奉太宰判准。謹具申都省。伏候指揮。勑㫖仍付所司。宣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奉勑如右。牒到奉行。宣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尚書吏部。

故通奉大夫。守刑部尚書致仕河南縣開國伯。食邑九百户。贈銀青光祿大夫。慕容某謚曰文友。牒奉勑。牒至准勑。故牒宣和二年三月日書。令史

武統。給考功員外郎吳嵓夫。考功貟外郎黄叔敖。侍郎王鼎。侍郎盧法原。尚書蔣猷。中大夫充徽猷閣待制。提舉南京鴻慶宫蔣瑎撰。文友公墓

誌。政和七年夏五月。通議大夫刑部尚書慕容公疾病。拜䟽上還印綬。天子閔以職事勤公。詔以通奉大夫。刑部尚書致仕。是月壬子薨于寢。享

年五十有一。上聞震悼。制贈銀青光祿大夫。賵賻加等又以御府錢二百萬賜其冡。宣和元年二月甲申。葬于常州冝興縣。篠嶺之原。公諱某。某字。

其先曹魏時。建國為率義王。歷晋隋唐世有顯人。五代時開州刺史。贈太保某。於公為四世祖。太保二子長曰某。國初以功封河南王。季曰某。為磁

州刺史。生右衛將軍諱某。家于㵚陽。隨子官冝興卒葬焉。故今為冝興人。右衛生少師諱。某。於公為考。少師三娶。周氏。沈氏。蔣氏。累贈崇榮嘉國太

夫人。公。沈出也。幼卓偉不群。六嵗喪母。哀毁如成人。默識彊記。讀書一再過輙不忘。甞有異人語少師曰。是兒手有從理。足有二黑子。他日必貴。視

之信然。初未之見也。少長𨦣志於學。痛自砥礪。窮經綴文不少懈。出與諸儒試。常為魁首。弱冠登元祐三年進士第。調主池州銅陵簿。比少師捐館

舍。公承訃號絶。哀感行路。卒喪。調主婺州金華簿。改瀛州防禦推官。知鄂崇陽縣。會朝廷初設宏詞科。以羅天下文學之士。公從試中之。遷淮南節

度推官。越州州學教授。推所以教諸生。孜孜不倦。南方士喟然興於學。益繕治黌舍。刊印三史。讎校精審。遂為善書。四方士大夫構求之。鬻以養士。

迨今蒙利焉。元符元年。改宣德郎。擢主國子監簿。遷太學博士。崇寧初元。賜對便殿。敷納明辨。方秋試進士。公建言以為邇來學者。程文徃徃尚浮

靡。畔經術。願詔有司。凡選擇務先理致。後文采。詭僻不醇者黜之。詔從其請。除袐書省校書郎。未幾擢監察御史。兼權殿中侍御史。燕見一再。上益

才之。除左正言。遷左司諫。章數十上。大抵。以拾遺補闕輔教化。慎命令為先。劾按權近。無所回撓。後言執政以某事當去。上亟為罷之。論議堅正。風

望隠然。除起居舍人。踰月召試制誥。擢中書舍人。預編修哲宗皇帝御集。三年春。罹嘉國夫人憂。初夫人寢疾。公憂。見顔間。扶承左右。殆廢寢食。及

執喪。毁瘠踰制。三年不居于内。芝草産盧次。鄉里歌頌之。服闕。洊拜中書舍人。大觀元年春。權翰林學士。嵗中除尚書兵部侍郎。數月改吏部。建請

編次差擬。近比為書。以窒欺謾。下諸郡。審核圭田。有無多寡之實簿正之。又為薦舉都簿。具注薦士之章。母得𨼆漏。典選凡三年。條教張設。鉗柅吏

奸。縉紳大恱悦便之。進兼侍讀。又兼議禮。武選詳議官。前所。論執政。復登用言官。希意誣公以他事。朝。論不以為然。上亦察其無所他。趣令眎職。而公

力請補外。遂出知汝州。布宣德意。加以庶平。民有犯法。必求所以寬之。罪疑者從輕。故下德其賜。至相約不犯。公令既去而思之不忘。尋加集賢殿

修撰。政和元年。復以吏部侍郎。召兼侍講并議禮局。二年冬擢拜刑部尚書。公平日以文學進。法律非所習。人或。難之。公曰。三尺安出哉。顧患不留

意爾。凡有叅决。必本於法令。而緣飾以儒雅。故平亭論報。當於理。合人心。建請開封府。捕盗官與緝事。使臣敢捕繫無罪人詣吏者。并比附政和法。

縣以杖笞及無罪人。為徒以上罪送州。杖一百。自是吏知畏憚。不敢妄捕繫人。又論命官負罪。除名為重。追官為輕。而刑部叙法除名。人初犯𥝠坐。

乃除一官叙。公坐盡叙舊官。而追官者。皆除所追官叙。輕重不倫。願詔有司詳定。復請下大理取熙寧以來。四方奏讞情法疑憫决事。。比頒之天下。

庶幾遠方知所遵用。詔皆從之。每决四方疑獄。必從輕比。多所未宥故奏牘之。上司𡨥者。屢以罄絶。稱慶于朝。兼詳定高麗入貢法。六年復知貢舉。

公自崇寧以來。五司文衡。一時俊傑。多出其門。進兼太子賓客。上初建儲貳。以重國本。東宫寮寀。極當時之選。公以宿德鉅儒。與今丞相白公。偕被

差擇。朝野稱得人。既職調護。五日一見皇太子。必力陳父子君臣之道。如是而為孝。如是而為忠。惓惓輔道。開益居多。嵗中頻攝翰林學士。自居從

官。凡翰苑缺貟。輙被㫖兼領。所草内制。自成一集。公乆服邇聮。譽望隆洽。忠誼謀謨。上所深知。天下士指日以冀柄任。而平時盛氣揚休。未甞有疾。

七年仲夏。侍祠方澤。適隆暑。禮成而退。體中覺疲勩。猶力于朝。謁告纔數日。遂不起。病不登三事逺圖弗究豈命也。夫將歸葬。詔以季弟開封府刑

曹掾彦季通判常州。典護終事。長弟彦許自開封府刑曹。仲弟彦傳自太常寺丞。亦皆請外同護喪而歸。從官舉故事。賦歛賻送。合數十百萬。公子

攀棺號慟曰。義不傷先人名。卒辭不受。公孝友蓋天性非彊勉致然。事繼母盡禮。既處顯矣。致養怡謹如布衣時。友愛三弟。所以拊育教誨之。甚至

稍長進之於學。講習琢磨。以身率之。其後群處太學。皆犖犖為名進士。延賞不先與子。必徧逮同氣。吹嘘汲引。例被除擢。當時貴之。其論撰集賢也。

法得任子。不許及旁朞。時仲弟未命。公慨然曰。吾子可先吾弟官乎。乃以至誠祈懇。朝廷多公義。特從之。自貧約時。與諸弟飲食衣服必圴。絶甘分。

少迨貴猶然。每休沐朝。直退。必相與論文義。或把酒燕衍。窮日夜無厭斁。暫不見。即惘惘若有所失。彦許初除天府刑曹。公以職事對。因辭謝。上存

慰勤至問及兄弟之數。且曰。卿之孝友。朕固知之。聚族千指。調聏輯睦。中外無。間言。京城無宅以居。僦舍卑陋。處之裕如也。幼女與孤甥。女皆擇命

士之賢者歸之。齊裝周渥不異已子。居家不問有無。祿賜所得不給於用。妻子衣食纔足而已。既殁家無餘貲。天子亦知之。故其賚賜特厚。及葬狀

公之。行治。上太常。太常議曰。謚法。德美才修曰文。能善兄弟曰友。今其狀應法乃謚曰文友。公之節惠。可以無愧矣。為人敦大靜重。啓處有常。不妄

笑語。雖家人子弟。不見其喜愠。御下以寬。不與物忤。人犯之不校也。言官誣公者。既死。其猶子坐殺人。州以具獄。上刑部。人為危之。公平心論决。卒

傳生議。。論者伏公能損怨。起家單平。被遇明主。列於侍。從。十有五年。初無左右之助。小心兢畏。以義命自安。無所附麗。非公事未嘗請對。天子思見。

公至。被命乃敢請問。自幼嗜學問。晚節益篤。藏書數萬卷。朝夕繙閲不去乎。自經史諸子百家之言。靡不洽通。故其所蓄。渾雄深博。發為詞章。雅麗

簡古。無世俗氣。尤長於辭令。典嚴温厚。褒貶無溢言。詔命或叢委。操筆立成。初若不經意。而輕重適當。文采粲然。每一篇出。多士口傳以熟。上尤愛

公文。以為有古風。進見徃徃摘訓辭之善者稱賞之。有文集二十卷。外制二十卷。内制十卷。奏議五卷。講解五卷。藏于家。公每階自宣德郎。十四遷

至通奉大夫。開國自河南縣男至伯。食邑自三百户至九百户。娶葛氏。故贈少保某之女。封衛國太夫人。賢明淑貞。治家有法度。二男邦佐。承議郎。

行太府寺丞。有美才。所居官能舉其職。邦用承事郎。三女長歸余之子寧祖。季歸余之子及祖。仲適朝散郎尚書户部侍郎賈安宅。孫男九人。曰綱。

承事郎。曰紹。曰綯。皆通仕郎。曰綸。曰約。曰繪。曰綖。曰絳。曰純。皆將仕郎。孫女四人。長適文林郎賈巽。次適從政郎任仲恕。餘尚幼。既葬邦佐以門人

之狀。與太常之議見示。泣且言曰。先人葬冝有銘。願以累公。余與公居同鄉。進同年。仕同寮。有游從之好。有姻婭之契。知公為詳。義不得辭也。乃為

之銘曰。棘成之裔。世雄朔鄙。魏征海邦。率義始王。國初建功。亦享王封。乃及其貴。右衛之崇。維祖維考。埋光弗耀。是生河南。盛德之報。道隆以廣。學

博而奥。逢時之休。横厲逺趠。騫于禁宻。以職華要。筆舌之峻。調護之尊。豈曰不貴。公志未伸。胡弗壽考。俾秉國均。惟皇是悼。喪我良臣。有藴弗攄。亦

燾後昆。謚以易名。萬世是信。篠嶺峩峩。荆水沄沄。既固既安。曰公之墳。

慕容彦連宜興舊志慕容彦連。義興人。崇寧三年中詞學兼茂科。

慕容暉宜興舊志陽羡人。嗜酒。好吟。不務進取。家于城南。所居有雙楠。并植如蓋。東坡訪之。目曰雙楠居士。王平甫亦寄以

詩曰。坐嘯月華青嶂外。徐吟帆起白雲邊。

叚豐妻慕容氏晋書列女傳。段豐妻。慕容氏德之女也。有才慧。善書史。能鼓琴。德既僭位。署為平原

公主。年十四。適于豐。豐為人所譛被殺。慕容氏寡歸。將改適僞壽光公餘熾。慕容氏謂侍婢曰。我聞忠臣不事二君。貞女不更二夫。叚氏既遭無辜。

已不能同死。豈復有心於重行哉。今主上不顧禮義嫁我。若不從則違嚴君之命矣。於是尅日交禮。慕容氏姿容婉麗。服飾光華。熾覩之甚喜。經再

宿。慕容氏僞辭以疾。熾亦不之逼。三日還第。沐浴置酒。言笑自若。至夕宻書其裙帶云。死後當埋我於段氏墓側。若魂魄有知。當歸彼矣。遂於浴室

自縊而死。及葬男女觀者數萬人。莫不歎息曰。貞哉公主。路經餘熾宅前。熾聞挽歌之聲。慟絶良乆。

太寧郡君慕容氏宋歐陽公集韓國公夫人太寧郡君慕容氏墓誌銘。夫人姓慕容氏。贈

太保章之曾孫。贈中書令河南郡王延釗之孫。太子。率府。率德正之女。河南王有功於國。為時名臣。夫人以賢女選為韓國公從藹之配。韓公彰化

軍節度使舒公之子。事其親以孝。而夫人承其夫以順。事其舅姑以禮。下其妾媵以仁。撫其子嫡庶以均。故其内外宗姻。莫不稱其能。封太寧郡君。

至和元年正月戊寅以疾卒。享年五十有六。子男十人。長曰世豐。贈右驍衛大將軍。次曰世宣。贈均州防禦使。次曰世凖。世雄。世本。世綱。皆諸侯將

軍。次曰世岳。世瓞。世庸。家作庸皆太子率府副率。女三人。長。適高允懷。次適張承訓。次。適鄭偃。皆右侍禁。餘皆㓜。以嘉祐五年十月乙酉。舉夫人之

喪。合葬于韓之墓。銘曰。承夫以順。為婦以勤。逮下以恩。愛子以均。以成厥家。以播其芬。

永安縣君慕容氏宋歐陽公集右屯衛將軍夫人永安縣君。慕容氏誌銘。永安縣君慕容

氏者。皇從孫贈右屯衛大將軍。仲謇之配也。曾祖隱。贈左千牛衛大將軍。祖興。虢州團練使。父守恩。左班殿直。年十七。選為屯衛之配。有子二人長

曰士潔。太子右監門衛。率府。李早卒次士彠。太子右内。率府副。率女一人尚㓜。夫人以嘉祐三年三月丙戌。以疾卒。享年二十有五。嘉祐五年十月

乙酉。合葬于仲謇之墓。銘曰。選以賢配。封以夫貴。殁而從之。安于此位。

恭人慕容氏宋何澹小山雜著故恭人慕容氏慕誌。恭人慕容氏。其上世曰。延釗。佐太祖定天下。啓王爵。

其四世孫曰彦逢。位文昌。門風始振。彦逢之弟彦季。以朝請郎提舉京西坑冶。贈中散大夫。娶安定郡王之姪女。是生恭人。六蜚南巡。提舉挈其族。

家毗陵之義興。故慕容為毗陵著姓。恭人諱藴慈。生而莊麗。淑惠天成。長擇所歸于吴氏。吴氏亡。無嫡子。再歸于轉運朱公正純。朱公性鯁介。仕州

縣至擁麾乘軺。咸著聲績。所至以嚴見憚。有古廉能風。恭人以正規助為多。轉運前娶應氏生子曰佚。郊恩有廢疾。將屬恭人之子。恭人義不可。曰。

使吾子當食祿雖遲何害。母使人以厚薄窺我。卒先之朞年而卒。恭人哀傷甚於已出。轉運捐館舍。恭人隻力。整治内外。率以勤儉。靡事不中。繩墨

小大斬斬。如轉運生存時。每晨興頥指家務。罷則繙金剛經二卷。日一齋為常。性好施。喜作釋家緣事。以為因果可證。復授道家籙。間茹葷亦不過

一品。性不喜自奉。祔于彭華鄉祿山。轉運公之墓。初恭人既喪。諸子飭二孫以寄門户。暇日從容置酒。使知舊事。曰。汝祖自倅京口。被薦擢漕廣東。

徒湖南。逺宦數千里。子弱指衆。吾經紀細碎。略無遺漏。番禺。珠翠窟穴。未甞治首飾。飲食陳水陸。不敢下筋。湖南供堂什器悉檢校以歸公帑。行抵

中涂。有乳婢私携坐褥。即叱還之。士大夫所至。多以不賢婦。喪其廉節。吾每旦夕念懼一毫累汝祖也。今幸見汝等成立。更能讀書。勤儉不墜基緒。

吾瞑目亡憾矣。嗚呼。恭人卓識如此。某愚無似。跪起得同子姓。每嘆恭人之齊家律已。以爲近世所希有。去歲孥舟相過過。惓惓惜别。將恭人之康彊。

尚能復來。孰謂慶弔相尋于門乎。葬有期元龜謁銘。乃泣而銘曰。恭人之生。間關百罹。作善有報。八秩維祺。豈惟與年。極樂是歸。夜旦有常。慶弔踵。

門。宅彼祿山。利其後昆。

夫人慕容氏宋葉石林建康集夫人慕容氏墓誌銘。紹興九年。某被命安慰江東。選諸僚。得上元丞趙君

公泉。識慮深逺。儒學飾吏。奏辟為幹辦公事。適值防江回祿。事隨日生。凡興葺悉委之。十一年柘臯之役。遣詣軍前計事。聞其母謂之曰。汝勿以我

為念。當盡忠公家。因與其子偕出門。而之長子所。某固敬之。明年以疾來告。繼聞不起。某亟走介致賻贈。未幾二子以周君葵之行狀來請銘。夫人

之賢。非某其誰銘。夫人姓慕容氏。河南人。河南郡王延釗之曾孫。祖理。父彦羲。母王氏夫人。㓜莊栗謹孝。叔父尚書公諱彦逢為擇配。時朝議大夫

趙君諱望之。貧賢德。時承平諱言兵。君推廣李衛公六花陣法以獻。俾試中書。尚書公遂以夫人歸之。事二姑悉得其歡心。閨門肅然。朝議君以所

生夫人捐館。憂毁傷生。夫人方三十。躬蹈艱若。保養諸孤。擇名儒以訓子。故二子俱擢第。諸女皆適賢士。幹辦君。初調隨州司儀曹事。南道總管張

文忠公叔夜。辟置幕下。力贊勤王。從其行。會有㫖。令回京師。再告急。文忠公領兵復勤王。夫人長子時為鄧州穰縣丞。率民兵以從。幹辦君奉夫人

復随。道遇劇𡨥。圍之數重皆失色。夫人呼其首至輿前。告之曰。京城失守。兩宫北狩。正忠臣義士取功名之秋。况汝等皆國家兒郎。何若作此。我長

子已率兵勤王。此次子也。能從吾兒可轉禍為福。衆羅拜曰。知吾母來迎候耳。非有他也。夫人命幹辦君統之。誓于衆。南下至棗陽。聞于州。方以乏

兵馬憂。遂俾幹辦君帶兵知棗陽。君朝夕訓練。聲譽隱然。薛廣王在不敢犯境。從他道破隨。君提師收復。聞于朝道梗不得通。明年新知州楊逴來

交事。侍夫人避地大洪。不獨免於難。卒保一城生聚。夫人膽畧。烈丈夫有所不能。晚年康强。二子互迎之官。諸婿亦顯。士林榮之。紹興十二年冬十

二月十三日。以微疾不起。享年六十有五。以二子陞朝封太宜人。明年春二月九日丙申。葬于常州宜興縣永豐鄉。太一山之原。長男公醴。左朝奉

郎。新通判建康軍府事。次公泉。左承議郎江南東路安撫大使司。幹辦公事。女適進士沈師奭。次適迪功郎褚震。次適進士陳元基。次適左承議郎

直秘閣。權發遣襄陽軍府事蔡安强。次適從政郎錢露。孫男彦衍。彦衛。孫女適迪功郎。靜江府司户叅軍韓恂胄。夫人平居寡言笑。不見喜愠。遇事

英發。訓其子曰。持身以節儉為先。當官以勤恕為本。汝父用是道。積以及汝。究内典。甞自贊喜神曰。丹青得意以為眞。一筆掃成身外身。不二法中

無這箇。到頭那箇是眞形。嗚呼。女使所書。嘉言善行固多矣。未若夫人在父母家為淑女。既嫁為孝婦。相夫為令妻。教子為賢母。忠言可以回强暴

之聽。高見足以受人欢脫危急之難。斯可銘已。銘曰。赫赫勲閥。慶源委長。奕世載德。績懿流芳。篤生夫人。正靖慈惠。承上撫下。内行潜備。來嬪大家。令問肆

揚。蘋藻聿修。肅恭齋莊。為父刲股。禱姑然香。旋獲感應。孝德彌彰。夙擇名師。用訓厥子。連登桂籍。侍迎就仕。中原多虞。挈家南來。遇事英發。狂暴亦

回。深惟懿範。冝享百年。爰卜新宫。永豐之原。既固既安。克冒厥後。刻此銘詩。以昭賢母。

安人慕容氏宋韓駒陵陽集安人慕容氏墓誌銘。宜興蔣季平。喪其妻慕容氏。過時而哀不忘。余徃弔之。

季平曰。非喪吾妻也。喪吾賢友生也。因謂余稱其賢。余蓋聳然異之。然後知季平非溺於愛。其不忘固當。及將葬乞銘。夫銘墓。非古也。銘及婦人。益

非古。又無行事可書。誠如季平言。安人。女而孝。婦而恭。娣姒而和。妻而順。親屬見之歸曰。使吾婦得如慕容氏可矣。為娣姒者亦然。殁而哭之皆悲。

使其夫懷其義。可謂賢已。是冝為銘。巧序曰。安人父彦逢。故刑部尚書太子賓客。母葛氏。晋康郡太夫人。慕容世為河南著姓。國初延釗以功為河

南王。而其别子有為冝興吏者。卒葬冝興。因家馬。三世而尚書顯。安人少禀庭訓。慈詳可顧。其儕麗服游觀。心不善之。年十九嫁季平。調娱上下無

間言。誦經文。知名教。議論纚纚。不類閨闥中語。至與季平高榷進退。凛然如老書生。疾革氣不亂。謂季平曰。吾舅姑老矣。子尚自愛。無以吾故傷其

意。乃瞑無餘語。實宣和四年九月辛丑。壽二十八殯于城東佛舍。明年歸葬冝興。殁贈安人。一子未晬。季平名寧祖。故觀文殿學士之奇之孫。大司

樂瑎之子。及進士第。仕為校書郎。好學而文聲稱籍甚。然季平自謂安貧守義。視富貴不汲汲。蓋安人有助云。銘曰猗嗟安人藹其芳。中心宏寬外

齊莊。和協先後嚴尊章。天若相之冝壽康。始生江陰嬪大梁。客土脆簿非其藏。舟檝輕利時日良。魂兮安虞歸故鄉。卜靈之宫閟高岡。琢石銘之發

光。





永樂大典卷之五百三十九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高   拱

           論 德 臣 翟 景 淳

     分 校 官 檢 討 臣 吳 可 行

       書 寫 儒 士 臣 王 以 成

       圈 點 監 生 臣 尹 之 先

               臣 李   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