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089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八百九十六
卷之八百九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九十六 二支

宋詩五

𡊮起岩東唐集臨安邸中即事且謝誠齋惠詩 猶得十篇慰族思。坐吟行詠支相隨。豈無一箇閑賔客。便有誰來得似詩。 東風一夜轉西南。分

外羈愁。分外寒。秋裏酒腸渾不放。一盃全似十盃寬。 老來無復夣清都。到得清都却守株。些子行期猶自拙。箇中能巧定應無。 一去重來髮已

星。八年歸老卧漳濵。似曾。相識滿天下。不信憐渠未有人。 悶殺樓居隘似囚。一樓四壁障雙眸。趂晴下得樓來㸔。又被西風趕上樓。 有愁無睡

眠青青䑕齧虫吟到五更。不分小黥同作崇。呼牌也作百般聲。 世事全無支恁閑。光陰閑裏故相關。欲將睡去消磨日。睡得醒時日未闌。 只作

離家一月程。如今一月正飄零。定非官禄星臨命。想見流年是客星。 急雨斜風一夜狂。客衾愁枕五更長。問君箇裏情懷惡。不聴鵑啼也斷腸。

挑燈拭眼聚詩材。撚斷鬚時句欲裁。判却三更猶不寐。待渠明月過樓來 萬瓦叢中客裏身。可憐虛度一番春。日長尋得寬心術。喚取門前賣卜

人。 男兒弧矢四方居。何以家爲莫念渠。打撲精神希一遇。書來不必問何如。范石湖大全集程助教求詩 殘山剩水帶離亭。送客煩君逺作程。

眞欲明年擊吳楫。白沙翠竹是柴荆。 藻姪比課五言詩。已有意趣。老懷甚喜。因吟病中十二首示之。可率昆季賡和。勝終日飽閑也。 舊𡻕連新

𡻕。凉床又暖床。山川屏裏晝。時刻篆中香。畏壘安吾土。支離飽太倉。若教身便徤。鶴背入繼楊。 牣鹿紛夣。亡羊散亂心。眵昏遮眼讀。愁苦撚髭

吟。幸覺行迷逺。其如卧病深。通身都放下。何用覔砭鍼。 日暖衣猶襲。霄長被有稜。朝晡三楪飯。昏曉一釭燈。伴坐跧如几。扶行瘦比藤。生縁堪入

畫。寂寞憩松僧。 繩倚扶枵骨。蒲團閣悴膚。事疑償業債。形類窘囚拘。空刼眞常体。浮生幻化軀。箇中元不二。無語對文殊。 軟熟羞盤饌芳辛實

枕幃。候晴先曬席。占濕預烘衣。易粟鷄皮皺。難培鶴骨肥。頭顱雖若此。虛白自生輝。 數息憎晨凊。伸眉愜晚晴。隙塵浮日影。䆫穴嘯風聲。捫蝨天

機動。驅蛟我相生。偶然成一笑。栩栩蹔身輕。 貴仕龜鑚筴。閑居馬脱鞿。冠塵昬舊製。帶眼剩新圍。堆案書郵少。登門刺字稀。掩關灰木坐。休示季

咸機。 目青浮珠珮。聲塵籟玉簫。秋懷潘鬢秃。午夣楚魂銷。注水鉼花醒。听薪鼎藥潮。南柯何處是。斜日上廊腰。靜裏秋先到。閑中晝自長。門闌

疑泄柳。尸祝漫庚桑。腹已枵經笥。身猶試藥方。强名今日愈勃窣負東墻。汗漬笻枝赤苔封屐齒青。有醫延上坐。無客伉分庭。霽月鑚䆫㸔。鳴禽

側枕聴。莫嗔猿鶴怨。岫愰兩年扄。 偶然 偶然寸木壓岑樓。且放渠伊出一頭。鯨漫横江無奈螘。鵬雖運海不如鳩。躬當自厚人何責。世已相違

我莫求。石火光中爭底事。賔親收拾付東流。𠕂題白傳詩。 香山𡻕晚惜芳辰。索。酒尋花一笑欣。列子御風猶有待。鄒生吹律强回春。若將外物

關舒慘。直恐中混主賔。此老故應深。解此。逢場戲眼前人。周孚鈆刀編崔仲才問詩於予作此贈之。 日吾未此居。時已聞子名墮地驥騄俊。

破榖陵伽鳴。過我不憚勞。琳琅照柴荆。圖史佩商榷。辭章嘆縱横。寅緑託契末。𡻕月令崢嶸。相望百里逺。尚記十載情。袖中河梁句。規摹漢西京。賞

子圭璧姿。愧我蜩蛩聲。城麋反見迫。欲語還自驚。斯文煨燼餘。作者夷跖并。苦苣不奈秀。涇流自爲清。差池百年内。望子爲長城。已知蓄積富。更在

淘汰精。君㸔上𡻕田。寧可鹵莽耕。石槃乆則穿。誓勿塞此盟。床頭有濁酒。會與子同傾。 讀吕居仁詩。有味其言。因録致德裕隱軒中且次其韻。余

賞蒼煙窮谷之約於德裕。故末章及之。 瓠落不解器。骯髒無縁官。朱郎抱此恨。終𡻕常鮮懽。家書破萬卷。生計才一簟。積憂苦薰心。獨以詩自寬。

清於虫鳴秋。淡若雲出山。老眼乆無人。一見爲解顔。菰蒲葭葦中。英才得任安。向來三日疑。共此一室閑。人事喜乖悟。比復會靣難。駸駸爭奪徒。臨

淵榖黄間。日月老鬚𩯭。百挽不一還。那知箕頴波。可以濯肺肝。我形已支離。乃學仍泙漫。會營南山廬。與子同𡻕寒。 次韻朱德裕。讀豫章詩。 黔

安老居七。平日漫爲官。梁壞哀何補。韶亡續更難。眞爲漢玄嘆。寧知楚纍㸔。會買臯比去。蘄無負此冠。事見集中。秦七史慶臣好詩。而喜俠飲之酒。

而贈以是詩。 踏遍荆吳鬢欲華。夣中烟雨暗三巴。白鹽赤米猶能飯。碧巘清流便。當家。子黨昔誰怜范叔。吾門今始識劉义。𪇬斯賊食雖堪笑。相

祝無勞置齒牙。 偶成六言 筠簞歌眠露夜。蒲團跌坐花時。莫嘆老驥千里。且喜鷦鷯一枝。葉水心集讀葉子元詩題其後。 心閑誤比游絲轉。

境勝空疑渴𦦨流。我已輸君聞早覺。醉吟都與日中收。 薛景石兄弟。問詩於徐道暉請使行質以子錢畀之。彈丸舊是吟邉物。珠走錢流義自

通。認得徐家生活句。新來欄典諱詩窮。 題孫季蕃詩 子羙太白常住世。佳人栩栩夣魂通。瀉落天河澆汝舌。移來不周盪汝胷千家錦機一手

織。萬古戰場兩峯直。孰南孰雅喚莫前虛蕭浪管吹寒煙。龍謙孺白蘋集古詩 處身乾坤中。適意乃其常。貧賤亦天然。尤怨徒自傷。平生賦命薄。

守己豈不良。量分稍過差。神理翻百𣧎。苟無濟世具。希進未免狂。鄙哉緜上人。逺跡空潛藏。市朝車馬喧。不礙松菊芳。何妨著衣冠。用捨姑逢場。儻

無僥倖心。世亦不見𢦤。 十旬五旬病。三日兩日餓。閉門本求安。𡻕月不可過。秋成尚百日。急迫如星火。西風吹楸林。 木葉朝來墮。夕陽下城頭。蟋

蟀鳴户左。褰裳臨溪水。照影非昔我。悲歌動鄰里。慘慘風滿座。懷深聲愈凄。辭絶意難和。人生一世間。太半逢坎坷。爲樂須及時。倏忽傷老大。 西

風正浩蕩。出門無所尋。强起理菊花。𦕅以慰我心。傍籬見南山。經旬阻秋霖。豈不欲傲遊。慮此泥濘深。凉颷帶寒煙。暝色著高林。𡚖鳥未遑棲。摵摵

風葉吟。遊子悲故郷。感嘆𡻕月深。一室蔽蓬蒿。空壺絶孤斟。徘徊東墻下。仰視林端參。耿耿夜何長。白露濕衣襟。 初日照池底。游魚戯漣漪。落日

延西林。蜻蜓弄斜暉。忘情體自適。不但禽鳥㣲。以兹慰心胷。富貴如何違。捨策㸔清溪。步屧臨荆扉。青天委長流。孤雲無所依。居然忘物我。身世忽

若遺。 凡人種園花。但取紅紫麗。今我種園花。所樂在生意。侵晨草露濕。園林有清氣。寢興不裹首。散策遶花次。次第除繁枝。分明去浪蕊。客至旋

結襟。捨柯惜餘味。新稍纔過屋。弱榦漸拂地。是中有深趣。欣然心自慰。送客出河門。返手閉籬關。𡚖來懸午䆫。坐㸔屋上山。衆雛困未覺。擣藥聲

已殘。倦鳥止不飛。鷄犬亦在攔。高林靜白日。時覺鳥聲閑。寂寂窮巷中。翳翳桑柘間。不妨麻稻香。無時來鼻端。 古詩四首呈劉行簡給事丈。人

生寄寒暑。銷鑠如然薪。但見烈火炎。倏忽糜灰塵。不過數十改。即已無此身。豈不甚哀哉。言之爲酸辛。逹士易與足。一飽即自伸。遇者運多途。貪婪

喪其眞。如此不飲酒。徒爲世上人。 一室守丘壑。四海無遐想。樂此鄰里歡。坐閲草木長。燕寢北䆫下。枕几遂俯仰。清風動柴荆。白日照窮巷。接目

有佳色。到耳無驚響。樂哉心迹安。庶保神氣養。百年茅簷下。邈矣千載上。少年負豪氣。乃心在有爲。天下非我能。胡爲乆棲棲。聖賢既在上。治具

皆設施。一𠪨爲天氓。豈不樂在兹。但願禾黍肥。富貴從此辭。雨露被東臯。草木含華滋。一物遂生成。仰荷皇天私。努力且加餐。已矣復何期。人無

百年期。乃爲千𡻕根。蓄積爲衆鶵。此意古所敦。憫余貧賤士。窘束未易論。今𡻕夏潦至。信宿水浸門。舊粟已告竭。新稼無一存。朝分糠籺飡。暮掇藜

藿吞。一身未保活。况敢念子孫。雖云傷我懷。賦命不可奔。未死尚爲氓。一息猶天恩。 絶句 小雨收溪北。㣲雲没舍西。地暄鸚鵡闘。日暖鷓鴣啼。

無題二首 春風桃李容。能得幾時好。誰憐澗底花。自對春風老。 可惜花無主。分明枉過春。誰憐桃李𧰟。却屬路行人。 絶句三首 楚天落

日暮雲浮痛飲狂歌不覺愁。醉眼山光似鄉曲。怎知身在漢江頭。漢口風光惱殺人。緑楊無數遶江津。草堂日日來新燕。釣艇時時得錦鱗。 大

别寺前春草深。鳳棲山下漢江清空材野隴誰爲主。賴有流移旅客耕。表姪趙文鼎監稅傳老拙所定九品杜詩說正宗作詩告之。 平生竭力

參詩句。乆矣𡨕搜見機杼。豈惟藴蓄徹遮欄。要使幽深盡呈露。君今學詩叩妙理。頗已具眼識精粗。他年陶冶融心神好與造化開門户。讀之便感

誰使然。若見其事在其䖏。會湏體物奪天機。便可分庭抗李杜。風騷樂府乆寂寞。但見坡谷正馳鶩。君才妙齡中科選。第恐此道非先務。詩分九品

吾所創。妄與正宗闢行路。君今持此欲誰論。勿使群言生謗怒。唐仲友說齋集代家君答聞老詩三首。已下奉祠侍親𡚖郷後作。流水高山舉似誰。

我慚善聽匪鍾期。三詩歴歴皆可語。彷佛當時病可師。 附熱㗸泥不足言。爾來杖錫亦紛然。不趨鑪炭趍寒谷。青白於中覺汝賢。 江山天借使

詩昌。太守風流似沈郎。莫作推敲衝導其。好携佳句過黄堂。 讀章嘉甫詩 句法已來乆。詩壇忽有人。㸔君哦字苦。勝我食芝新。國史空遺恨。竿

門未識眞。尚須樽酒細。非效捧心顰。 次季㢸索楊繼甫詩。 詩來得得巧搜尋。清仙壺氷洗我心。白雪陽春皆絶唱。高山流水欠知音。秦淮淼淼㴠

秋影。楚岸迢迢起夕陰。此際須君速相就。寒鴉趂侣欲投林。 𠕂用韻愛山欲作抄秋尋。薄宦遲回倦壯心。排遣牢愁須魯酒。激揚逸氣。和春音。

歸與物色荒山徑。晚矣功名惜寸陰。寂寞孤芳𦕅自守。不殊蘭芷在深林。張南軒集張子囦求予詩爲賦此 窮冬泝荆江。風急波濤怒。張君一葉

舟。追逐任掀舞。時從古岸傍。頗得班荆語。君家岷山下。鬚眉挾風雨。萬里𡸁橐歸。問君何自苦。兩兒纔過膝。秀色隱眉宇。昨者試省中。旁觀正如堵。

誦書聲琅琅。亦復記訓詁。呼前與酬答。進止良應短。我爲三咨嗟。每見必摩拊。祝君須愛惜。事業貴有序。羙質在陶冶。如器無苦窳。道逺方愁予。速

成戒自古。可使利俗風。居然熏肺腑。良心人所同。愛敬發端緒。岷江本一勺。東流貫吳楚。但當養其源。日進自莫禦。君𡚖閉門思。予言或可取。 馬

上口占 向來一雪壓霾昬。曉跨征鞍傍水村。七十二峯俱玉立。巍然更覺祝融尊 偶作 世情易變如雲葉。官事無窮類海潮。退食北䆫凉意

滿。卧聽急雨打芭蕉。 偶成 公庭過午無餘事。退食𡚖來黙坐時。晴日半䆫香一縷。陽來消息只心知。 謝用椽惠詩 一見知心事。旋觀慰目

評。慈祥漢循吏。儒雅魯諸生。莫作周南漢。終期冀北程。新詩連夜讀梅影伴孤清。楊誠齋集讀淵明詩 少年喜讀書。晚悔昔草草。迨今得書味。又

恨身已老。淵明非生靣。穉𡻕識已早。極知人更賢。未契詩獨好。塵中談乆睽。睱䖏日偶到。故交了無改。乃似未見寳。貌同覺神異。舊玩出新妙。雕空

那有痕。㓕跡不須掃。腹腴八珎初。天得萬象表。向來心獨苦。膚見破幽討。寄謝穎濵翁。何謂淡且槁。 讀唐人于濆劉駕詩。 劉駕及于濆。死愛作

愁語。未必眞許愁。說得乃爾苦。一字入人目。蜇出兩睫雨。莫教雨入心。一滳一痛楚。坐令無事人。吞刃割肺腑。我不識二子。偶覧二子句。兒曹勸莫

讀。讀著生愁去。我云寧有是。試讀亦未遽。一篇讀未竟。永慨聲已屢。忽覺二子愁。併來遮不住。何物與解圍。伯雅煩盡護。 偶成 𤤽禽飲盆池。將

扇撲䆫户。一聲驚得飛。𠕂聲驚不去。 絶句 楓老顔方少山晴氣反昬。舊貧今更甚。已冷幸猶暄。 書王右丞詩後 晚因子厚識淵明。早學蘇

州得右丞。忽夣少陵談句法。勸叅庾信謁陰鏗。 詩情 只要琱詩不要名。老來也復减詩情。虛名滿世眞何用。更把虛名賺後生。 讀唐人及半

山詩。 不分唐人與半山。無端横欲割詩壇。半山便遣能叅透。猶有唐人是一關。 䟦黄文若詩卷 五字長成璧不如。䑕肝蟲臂悍關渠。竹坡集

裏曾相識驚見蘭亭繭紙書。 無題 坐㸔胡孫上樹頭。旁人只恐墮深溝。渠儂狡獪何須教。說與旁人莫浪愁。 和韓子雲惠詩 幸自同裘好。

誰令異巷居恭承五箇字。不但百車渠。句法端何樣。先生肯乞去聲餘。只容彈劔鋏。敢道出無車。 和濟翁弟惠詩。 竟𡻕不得回。移書焉用頻。我

方得吾弟。今豈有斯人。海内友非少。談間子獨親。醉餘無浪語。尤見醉中真。 相思何所似。饑者食人頻。此客非常客。詩人太逼人。黄初那足過。子

建巧能親。䑓閣俱知已。誰爲薦子眞。 語妙渾忘夜。杯行未厭頻。平生憎俗子。勝處要吾人。已結詩中社。仍居族裏親。酒邉不着句。何許見天眞。

䟦張功父通判。直閣所惠約齋詩乙藁。 句裏勤分似。燈前得細嘗。孤芳後山中。一瓣放翁香。若䖏霜爭澀。臞來鶴校强。不應窮活計。公子也奔忙。

擬汲古得脩綆詩 學子研終古。難將短淺求。汲深欣得得。操綆要脩脩。逺酌源千載。長繅思萬周。初如泉眼隔。忽若井花浮。意到言前逹。詞於

筆下流。昌黎感秋句。聖處極宜搜。 擬玉水記方流詩 觀水那無術。曾於往記求。是間還韞玉。其外必方流。縝粟淵潜乆。英華氣上浮。清波皆中

矩。寳祲直横秋。金海芒相貫。𤪽源折以幽。端如君子德。不病暗中投。 擬𡚖院柳邊迷詩玉殿朝初退。金門馬不嘶。院深𡚖有䖏。栁暗迹都迷。紫

陌春無際。青綵舞正齊。風烟忘近逺。樓閣問高低。殘雪鶯聲外。斜陽鳳掖西。小陵花底路。物物獻詩題。 擬上舎寒江動碧虛詩。 江逺澄無底。秋

深分外寒。太虛元碧净。倒影動清湍。浪雪翻空碎。天藍落鏡㸔。光摇楓葉冷。聲戰蓼花乾。畫手琱心苦。詩脾覔句難。人間那有許。我欲把漁竿。 題

徐衡仲西䆫詩編 江東詩老有徐郎。語帶江西句子香。秋月春花入牙頰。松風澗水出肝腸。居仁衣鉢親分似。吉甫波瀾併取將。嶺表舊遊君記

否。荔枝林裏折桄榔。 爲王監簿先生求近詩。 林下詩中第一仙。西風吹到日輪邉。杜陵野客還驚市。國子先生小着鞭。拈出老謀開宇宙。本來

清向只雲泉。新篇未許兒童誦。但得眞傳敢浪傳。 張功父索余近詩。余以南海朝天二集示之。蒙題七言。作者于今星樣稀。凄其望古駟難追。

空桑孤竹陶元亮。玉佩瓊琚杜拾遺。自笑吟秋如嬾婦。蟋蟀也見古今注可能擊皷。和馮夷。報章不作南金直。慙愧君家丙藁詩。 讀樊川詩江

妃瑟裏芰荷風。净掃癡雲展碧穹。嫰熱便嗔踈小扇。斜陽酷愛弄飛蟲。九千刻裏春長雨。萬㸃江邉花又空。不是樊川珠玉句。日長淡殺箇衰翁。

與長孺子共讀東坡詩。前用唐律後用進退格。 急性平生不少徐。讀書不喜喜觀書。十行俱下心未醒。兩日俱昏還月餘。偶與兒曹繙故帋共㸔

詩句煑春蔬。問來却是東坡集。乆别相逢味勝初。 枉㸔平生多少書。分明便是蠹書魚。萬籖過眼還體去。一字經心却似無。急讀何如徐讀妙。共

㸔更勝獨㸔渠。麴生冷笑仍相勸。惜取殘零覔句鬚。 與長孺共讀杜詩病身兀兀腦岑岑。偶到兒曹文字林。一卷杜詩揉欲爛。兩人齊讀味初

深。斷肝枉却期千載。漏眼誰曾更𠕂尋。筆底姦雄死猶毒。莫將饒舌泄渠心。 謝邵德稱示淳熙聖孝詩 古人浪語筆如椽。何人解把筆題天。崑

崙爲筆㸃海水。青天借作一張紙。作啇猗那周皇矣。廷尉簿正邵夫子。淳熙聖孝貫三光。題大如天誰敢當。夫子一洒金玉章。銀河吹笙間琳琅。𠮷

甫奚斯鴻雁行。彼何人哉唐漫郎。夜來玉蟲雜金粟。老夫春寒眠不足。起來拾得聖孝詩。燈花阿那聖得知。 䟦吳子箕秀才諸卷 君家子華翰

林老。觶吟芳草夕陽愁。開紅落翠天爲泣。覆手作春翻作秋。晚唐異味今誰嗜。耳孫下筆參差是。一徑芙蓉十萬枝。喚作春風二月時。旁人笑渠眼花恐落

井。渠方掉頭得句呼不醒。老夫向來守荆溪。郡有詩人元不知。贈我連城雜照乘。一夜空齋横白 芙蓉春風之可。乃吳之警句也。唐吳融云。不勞

芳革也。更惹夕陽愁。周益公大全集劉仙才仲俊示其父醉庵詩集索鄙句 蹇步媻跚到作溪。病眸眩瞀刮金篦。清風滿座無塵事。遺墨盈編有

舊題。乆羡山人居水北。今知詩社續江西醉吟跌 誰能寫仿髴琳琅識介珪。沈繼祖梔林集次韻答李孟逹通判索鄙詩 删後無詩亦可憂。人

言賦者古詩流。欲聞正始今安在。湏向先秦以上求。元酒大𦎟存至味。子虛亡是謾相酬。萬人叢裏誰人曉。獨有夫君暗㸃頭。項安世丙辰悔藁陳

信民求詩 子合陳平甫。吾當項信民。食兵吾不愧。門轍子方貧。老眼觀斯世。多情尚若人人相過無逺近。元不計冬春。 次韻鄭檢法與胡教授論

詩 古詩亡狗曲。新樣入桑間。論稍經坡谷。人方敬杜顔。詩至子美字至魯公皆集大成。坡谷云然。天機傳杼軸。僧衲忌欄班。妙處無多洩。從來造

物慳。 謝張堯臣秀才惠詩。詩人張武子之弟。字以道。     古。不要世人憐。碧甃千尋綆朱縆五十絃。鼎來三影句。印脱一燈傳。依約雲門

路。寒馿兀瘦肩。予與張武子游雲門今十年矣。偶得二首 水邉楊柳秃𧤺沙。路上寒梅噤未花。欲識乾坤生物意。桑根麥子已含芽。 雪中春

到梅花覺。氷底水行人未知。珎重天公好消息。通今通古更何疑。 絶句日日長沙岸。㸔雲只念家。如何永州夣。偏愛在長沙。次韻黔陽王令

論詩五絶句。洞庭五百里巨浸。衡岳七十二高峯。不是公家掾樣筆。个中施手若爲容。舊日輞川圖上翁而今孫子尚家風如何寂寞黔陽去。

五兩青綸一畝宫。 驟珠一百二十六。落𥿄匀圓字字同。怪得春來全少雨。煙雲都在錦囊中。 見說吟哦三十載。從來此字一生功。勸君莫用彫

鐫得。只恐令人晚更窮。 我亦童年學露蛩。老來留眼送𡚖鴻。自從謝絶曹劉後。浩蕩春光滿太空。 得句 平生爲斯文。思極心欲破。得句如得

官。歡喜不能奈。遶床行百匝。如覺此身大。昔我得官時。悠然但高卧。 次韻謝姜自明秀才示卷詩。 高人貴寡和。不顧世俗非。君歌陽春曲。調與

衆耳違。朱絃古時瑟。素積前朝衣。享我泰𦎟饌。枯腸飲晨飢。贈我和氏璧。茆欄發霄暉。平生織流黄。忽受苦錦機。愧非鍾子鑒。空枉伯牙徽。 謝姜

夔秀才示詩卷。從千嵓蕭東甫學詩。千巖一派落都城。承露金盤爾許清。古體黄陳家格律。短章温李氏才情。等閑又得詩人處。咫尺相過故將

營。想見紅塵鳥帽底。幾多懷玉未知名。 監利許知縣見示詩卷。錫哦君五十四篇詩。燃盡青藜杖。一枝長韻屈平經裏思。短章介甫集中辭。只因

雲夣曾。逰耳。便把江山盡得之。割我錦機君已甚。不須更遣世人知。謝王草場示詩卷說。 王郎老句合超羣。曾是東萊語夜分。多向斷崖生絶

景。或於晴野渡輕雲。舊吟古意無人解。新住荒園免世紛。特地藍輿穿北郭。已聞藜杖過前村。借韻 陳櫻寧既刊周左司太倉稊米集於集陽。趙。

使君復刋櫻寧詩於荆門。詩家皆羙其師徒傳授之懿。余亦次韻羙之。郷人長幼班以年。戚𤇆逺近合以連。未知骨肉金石堅。祖孫父子其属天。

詩人一炷倉梯煙。玉州拜後櫻寧前。如念爾祖思厥先。非眞有聞胡得焉。漢餘師法忌襲㳂。譜系散落觀者眩。玉州摇首吾不然。持此簿命將誰姸。

向來得法双膝穿。老矣重任猶承肩。有能一鏃直我絃。兩手付汝君不見。大書深刻開重玄。徧四大海求其傳。章甫自鳴集張德恭以詩當謁次韻。

新詩俄拜辱。午醉未全醒。如入圖書府。宜游着作庭。文章先體製。耆舊有儀刑。愧我空遲莫。窮居晝掩扄。 故里猶牽夣。他郷且定居。老於經卷

熟。病與酒杯踈耕稼少豐𡻕。交朋多素書。飄零常自笑。潦倒更如誰。無 題碁局機心在。詩篇習氣餘。去來旋磨螘。生死蠹書魚。世雙蓬鬢。還

山一草廬。苦無食衣計。不是故躊躇。 謾成 時事何年定。吾生半時休。僧居才觧夏。邉壘又防秋。逺水朝滄海。斜陽傍小樓。西風吹畫角。𡚖思滿

扁舟。 六言 刺繡何如倚市。力耕湏要逢年。留醉堂中老子。日長沽酒無錢。飢腸有句欲吐。陋巷無人肯來。薄晚飄風驟雨。終年枯木寒灰。

從來鍾鼎無夣。是處林泉可家料事頗知風雨。逢人且說桑麻。一丘一壑粗足。老圃老農可師。鷄唱不踰風雨。蛙鳴何擇官𥝠。 舊書終日懶讀

小斧有時獨携。取醉旋篘白酒。護生不殺黄鷄。 兒女逼人咄咄。交朋笑我悠悠幸逢邉塞無事。但願山田有秋。陳造江湖長翁集偶題 霧紅煙

白忽橫陳。雨後風光聖得新。說似遊人須著便。陰寒已破一分春。 無题多譽庸非蠲忿草。一謙良是辟兵符。先生謦咳忘鷄口。俗子過逢動虎

鬚。 酒鴟車後無何飲。易卷床頭脫復㸔。豈謂浮生湏此具。世紛方解不相干。 才不時宜嬾治生。學專信已一官輕。只今尚友湏千載。獨惜時無

尚子平。 居爲耕叟出爲官。出處人將二致㸔。朝市山林俱一道。却須神武挂衣冠。 薄宦受風梗。還家𡚖岫雲。行人與喬木。老色竞平分。末路慙

周朴。窮交有墨君。㸔渠綬若若。千騎詫郷枌。 浪出嗟何補。歸來樂有餘。山川付不借。天地托託廬。酒熟𦕅呼客。鈎𡸁不在漁。平生棲遯意。政用盖

迂踈。 卧病十四五。秋來身自輕。已拌不藉在。寧復可憐生。每笑隱者傳。尚存身後名。灌閣𦕅日力。分藥且交情。 題五柳先生詩編年後二首。

淵明英傑氣。不减運甓翁。漫仕徑拂衣。高枕北䆫風。平生經世意。蕭然詩卷中。卯金納大麓。正自竊鉄雄。妖雛自取死。遽敢貪天功。斯文未斷䘮。吾

道𦕅污隆。把菊得沉醉。直氣歛長虹。區區記隱德。史筆殊未公。 邸報議麟經。卜書目羲易。曲學暫雺曀。日月豈終蝕。陶翁詩百篇。優造雅頌域。九

原不容作。妙意渠能測。今君語折塵。指示了皂白。定知泚筆人。斜川舊仙伯。臺釐無餘藴。領覧飽新得。言下悟永師。吟邉識圓澤。 送詩陳惠伯。惠

伯求所居三詩既爲賦作此以送。 危樓深室桂爲堂。題品端宜虎豹章。歴數諸公皆大手。尚湏此老索枯腸。馳神幾夜層虛上。血指如今妙斷傍

𦕅復送君供覆瓿。未湏傳到鄭公郷。 閑題 自笑冠裳褁沐猴。只今江海信虛舟。斷無具闕珠宫夣。信有黄鷄紫𧒻秋。詩外盡爲閑日月。人間分

占素公侯。政湏鷗鷺供青眼。未厭山林映白頭。𠕂次韻謝惠詩仍叙不敏。 百鎰籯金數仭堂。何如盥手頌佳章。奪胎信自非凢劑。獻佛當知便

放光。斤運向來車合轍。影斜還惜鴈分行。衰年離緒誰禁得。鏡裏新絲莫計長。 小家茨竹即爲堂。睱訪深林索豫章。平日牀頭但周易。看人筆落

便靈光。庳隆賦質嗟多様。良楉論材要當行。莫向黔婁問奇貨。長沙舞䄂可能長。 净居主人索詩急筆賦。 净君棟宇犀辟塵。山居不乏塵外人。

我來肯作厭客想。老語一一刋翠珉。頻年愧煩香積供。醉後狂言亦安用詩成每慱覆瓿譏。更向叢林繫輕重。皎公啓公後進師好事繼今誰似之。

他年落事湏妙質。政自兩公勞夣思。韓守松𡖖索近詩。録數𥿄寄以并詩道意。昔人技成歎屠龍。似我五字躭雕蟲。鐫肝搯腎探戃恍。半世不辭

詩得窮。詩成頗訝神與力。疇昔夣中分五色。援毫動作萬鈞幹。應俗何曾一錢直。豪韓有句當千年。取世所遺政自賢。數篇蜚向青眼邉。可復把玩

盤中圓。君家十頃圍翠宻。近榭逺亭如盡出。時湏喚我一罇同。笑對風煙揮此筆。 戯作飲食少過不佳趙師招飲淡食止酒。因成古詩。書生禀

賦𥿄様薄。平日扶衰惟粥藥。一日飲濕小嚙肥。河魚數日煩醫治。佳辰府公約把酒。嚴斥厨丁預節口。借問主賔醻酢餘。還詩公榮䄂手無。厚味腊

毒古不予。如作病何仍古語。生世例非金石堅。支離如我更可憐。鑱噇動使諸病入。冷坐亦復百憂集。彭殤瘠肥李自齊。此理祗詩蒙莊知。筯下萬

錢無足取。厨薦三韭徒自苦。法士語飲應且憎。何如卧客懷中醉。不譍婪酣任人嗤榖伯。何如辟榖高人師。黄石陳遵張竦枘鑿夫。何爲彼此未可

相是非。七十老翁誰能促戚縳此戒。辭死病殂吾命在。張榀拙軒集先公守汝陰。嘗以詩送。都曹路君桂冠東𡚖載乖崖公留其録語。今傳播世間

三十年矣。過寓居頴昌。一日有都曹公之季子字文老者來自京師。出其家所藏二帖。𥿄墨如新。因道存沒之舊。感慨于懷。乃追繼先公詩韻以遺

文老。時方就試春官待報也 誰聞𩱛蔑言。執手爲改容。此道乆寂寥。世態日方濃。昔翁守頴尾。軒裳心已慵。感懷督郵老。獨躡二踈蹤。脱屣太倉

粟。𡚖謀田舍春。浮雲悟此理。可必祿萬鐘。已矣衡門下。哀哉馬𩮓封。箕裘付諸子。介冑輕邉峯。坐㸔一戰霸。此言天心從。翁詩墨猶新。我涕交頤胷

重尋筆硯盟。愧乏好語供。子非終窮者。時節會自逢。客有誦唐詩者。又有誦江西詩者因再用斜川九日韻。 泛觀今人詩。機巧田心生。鏤氷與

鑄木。未免求虛名。豈知製作妙。渾然同水清。塵埃數張𥿄。亦足傳佳聲。羣趨不知守。辛勤到莫齡。奈何口耳間。一見意已傾。投身入詩社。被褐生光

榮黨同代異說。初非出本情。我願部藩籬。學力隨所成。 戯題 雨路露華白。生風嵐氣清。秋心愁不展𡸁月睡難成。 偶得 客舎墻根草未生。

市橋官柳已欣榮洪鈞造物元無意。只是東風有世情 偶成 竹奴角簟頗相宜。正是書齋寂静時。白鳥怱穿林影去。自携紈扇細題詩。 又

前朝晴暖昨朝寒。細雨催花聲不閑。處處閉門掃蚕蟻。家家𡸁柳隱緜蠻。東灣泛艇㸔人渡。北埭扶笻向晚還。惟有羣山怕陳迹。輕烟苒苒薄螺鬟。

偶書二絶静觀萬物各隨縁。天亦何心付自然。鸜鵒不村鸚鵡貴。豈知鸚鵒得天年。 乆知鳬短鶴長語誰賦花榮竹脆詩。物理無窮難測識。

且傾羙酒樂天時。 偶題 夜深水冷無香餌若箇黄鱗肯上鈎。我欲釣鳌安爾用。一竿風月好廻舟。 題司馬才叔詩後 司馬才名世所賢。銀

鈎珠唾尚依然。塵埃試㸔蛛絲壁。倒指於今六十年。 六言 梅長官深有味。越人以揚梅爲梅長官。木居士喜清游。未用三熏三沐。且占一一

丘。 色惟有用支子。翠亦堪餐此君。未須歌南浦雨。終是望渭北雲。馮太師集 有作 名塵媿屢拂。世垢思一澣。急索脛已腫。虛驚背獨汗。窘步

裁免跌。高談卒成謾。辰去將奈何。磨頭䯻如彈。 偶成 長歌詠考槃。洒落似休官。愛竹臨溪倚。携書坐石㸔。足煩猶着屨。髮秃自忘冠。顧爲無多

欲。持身到䖏安。新稼軒集書淵明詩後 淵明避俗未聞道。此是東坡居士云。身似枯株心似水。此非聞道更誰聞。讀邵堯夫詩 飲酒已輸

陶靖節。作詩猶愛邵堯夫若論老子胷中事。除却溪山一事無。 𠕂用韻欲把身心入太虛。要湏勤着净工夫。古人有句須參取。窮到今年錐也

無。偶題逢花眼倦開。見酒手頻推。不恨吾年老。恨他將病來。 人生憂患始於名。且喜無聞過此生。却得少年耽酒力。讀書學劔兩無成。 人

言大道本强名。畢竟名從有處生。昭氏鼓瑟誰解聽。亦無𧇊處亦無成。 閑花浪蕊不知名。又是一番春草生。病起小園無一事。杖藜看得緑陰成。

 偶作 至性由來禀太和。善人何少惡人多。君看瀉水着平地。正作方圓有幾何。 又 兒曹談笑覔封矦。自喜婆娑老此丘。棋闘機關嫌狡獪。

鶴貪吞啖損風流。强留客飲渾忘倦。已辦官租百不憂。我識簞瓢眞樂處。詩書執禮易春秋。一氣同生天地人。不知何者是吾身。欲依佛老心難

住。却對漁樵語益眞。静䖏時呼酒賢聖。病來稍識藥君臣。由來不樂金米事。且喜長同壠畆民。老去都無寵辱驚。静中時見古今情。大凡物必有

終始。豈有人能脱死生。日月相催飛似箭。陰陽爲㓂慘於兵。此身果欲參天地。且讀中庸盡至誠。姚成一雪坡集 杜甫吟詩 平生忠義心。一飯

不少忘。臣甫寧餓死。願君堯舜唐。 題梅谷詩藁。 不與春風落世間。萬山明月雪漫漫。谷中更有人如玉。招隱不來清夣寒。魏鶴山大全集  建

士施霆 自𧁎以詩相迓 三峽雲連白帝城。風波九死得餘生。虎頭狼尾亂流濟。猫靣馬肝縁壁行。中衍何妨需在險。心亨但見坎常平。况逢詩

友慇懃問。寧復窮途哭步兵。 口占 秋風已颯梧猶碧。宿雨纔收稗亦花。天着工夫供醉眼。東鄰有酒不堪賖。 偶成 有口即飲酒。有眼只看

書。㸔書知古今。治亂能愁予。不如一味飲。醉眼昏蘧蘧。 沂水春風弄夕暉。舞雩意得詠而𡚖。爲何與㸃狂曾晢。箇裏湏參最上機。劉漫塘集讀韓

詩和其韻。詩有二句云。力去陳言誇末俗。可怜無補費精神韓子文同孟氏醇。陳言去盡只天眞。君詩費却彫鐫力。筆下應誇自有神。 和王克家

所寄草堂詩二首。絃歌流化記琴堂。雅魯難言愧互郷。正對薇花揮翰墨。猶能春草夣池塘。身在金華與玉堂。寄聲時到祝鷄郷。爲言舊訪盧䖏

士。柳壓平堤水滿塘。 偶成 日下浮舟去。雲邉曳杖行。物華隨節換。人意與秋清。小圃蔬逾潤。荒叢菊向榮。幽尋元自好。底用絆浮名。地曠晚逾

静。山空月倍明。銀河横灝氣。石澗伴吟聲。颯颯迎風葉。飛飛濕露螢。𡻕華行晚矣。爲爾一凝情。 木落山呈骨。泉空水反源。知時秋燕去。負日午風

喧。玉粒炊晨甑。金英卧晚園。𡻕華今已暮。身世兩忘言。 樂𡻕饒嘉澤。荒山遍有秋。斷雲猶過雨。平陸自交流。香飯炊紅軟。嘉蔬薦緑柔。蠅營竟何

事。老我即菟裘。曹彦約昌谷集水北民家䆫間有題夜深短檠燈。功名平生心者。戯成平側詩二首。詩書窮年燈。功名平生心。辛勤鶯遷喬。哀鳴

猿役林。蘭膏誰爲容。朱弦無知音。安能如蜉蝣。隨時安其陰。 竹外兩縣境。水北一草舎。蔀屋日見斗。韞匱玉待價。禍福自倚伏。得失忽晝夜。子盍

去墨守。我亦入逺社。知縣次韻來復寄二詩。亭亭青琅玕。氷霜崔嵬心。雖無桃梅姿。知非柴荆林。凉風西南來。清圓彈空音。其誰齊彭殤。相從

山之陰。 得志鳥擇木。失喜鵩入舎。但恊孔氏性。忍索少室價。小草有逺志。積李欲縞衣。所覬匠伯顧。不復棄櫟社。 知縣再次韻。不作平側體。復

次韻二首。 步出山前坂。遥望徒驚心。下無百尺流。上無千𡻕林。至人有遺言。三歎金玉音。莫飲盗泉水。莫息惡木陰。 和氏得荆璞。眩走數百舎。

謂足奉至尊。過眼不售價。有時置篋笥。光彩忽驚夜。持𡚖弄兒女。足以照里社。伯量同二弟欲見訪湖莊以詩告。至褒拂過情。輙次其韻。 清江

一曲分間關。倚作琴書上下灘。琴曲清江引有上灘下灘聲 鵲報主人知有喜。惠然金至緫稱難。笑殺啇山綺與園。幾年煩使護風寒。只今憅業

纔如此。孤負哀顔鏡裏看。 年來奪錦馬羣空。而况君家有八龍。傳與郷人經濟策。問焉何惜少春容。 子敬作詩已乆不以見示。忽出一卷。其中

有四十字。乃相陪避暑三峽橋之作戯次其韻。 乃有詩如此。清新思湧泉。夤縁塵外景。發露性中天。舊事驚陳迹。新功喜盛年。常流歌枕處。醒得

困時眠。章泉言語妙天下知僕無詩能。且未識面。乃時以佳篇見餉何也。不敢再戯盛意勉次韻二篇以謝。 珍重章泉辱寄書。應疑不復夣康

廬。本無學術安時論。誤入班行拱帝居。老矣應招寧爲禄。時乎歸釣亦非漁。宦情山色常如此。欲去遲行媿二䟽。 吟罷新詩却看書。先生必自愛

吾廬。天開上壽供掾筆。地出佳泉相廣居。自古莘耕懷道義。只今舜德起陶漁。直須大老歸來好。莫道高情與世䟽。 况子沿榭來歸舟過淮右。繡

衣左國録贈行以詩因及衰朽。輙韻奉訓三首。 况也來從班馬傍。泛舟千里尚醲香。庭雖過鯉元無立。桴偶乘由得問强。親見治民如治眼。歸談

擒賊定擒王。翻思父子寒如此。孤負珠璣冨墨莊。 金石爲心錦作腸。案前合侍玉皇香。只因淮蔡湏裴度。不爲并州戯葛强。繡斧邇來新遣使。氊

裘從此盡輸王。功成逺勒燕然石。閑𨚫江西左氏莊。 憶作相逢疑豫章。笑談親接齒牙香。如今但有心期在。不似富初脚力强。投老頗能安晚境。

祝釐聊以報明王。簡編未了平生債。冷淡猶能讀老莊。 史君見示鹿鳴詩。走筆奉和。眼明及見决科文。發策當書第一憅。八句催行歌白雪。一

言合意定青雲。君今去亦朝天上。主聖還湏對夜分。遥想朱華傳勑處。九重春色醉朝曛。 四明趙添監連日惠詩不能盡繼匠手。次唐律韻以謝。

馬口爲衘不自寧。轍環唯筆可深耕。門迎滄海襟期闊。地逼天潢句法清。吾道本無青白眼。世情休歎短長檠。珠璣肯袖來昌谷。不道陳人畏後

生。 陳倅寄惠四詩。用昌黎和裴相韻。愧不能當也。走筆賦二章以謝。兩𡻕驅馳馬首東。曾微一𢧐可論功。因人偶爾成擒蔡。無計䧏之媿伐崇。

萬竈炊煙歸塞下。十分農事到湟中。酸寒伎倆纔如此。孤負新詩託至公。近來人物眇江東。况也書生責勇功。痛定𨚫思三策謬。𡚖來猶想萬山

崇。誰從苟伯官寮裏。賦入昌黎句法中。戎事尚多心事少。苦無佳語可酬公。 偶成 春入園林種種奇。化工施巧太精㣲。山禽說我胷中事。煙栁

藏他物外機。旣遣杏桃呈似了。又合蜂蝶近前飛。如何有眼無人見。只解四郊看落暉。 脚踏和風步步春。石魚樓上等閑人。興來衝口都成句。眼

去遊山不動塵。李白誰知他意思。桃紅漏洩我精神。忽逢借問難酬對。只恐流鶯說得真。 桃紅柳緑簇春華。燕語鶯啼盡日隹。誰信聲聲沂水詠。

又知處處杏壇家。 可惜有生都衮衮。如何終日只紛紛。滿前妙景無人識。到處清音獨我聞。 我吟詩處鶯啼處。我起行時蝶舞時。踏著此機何

所似。陶然如醉又如癡。 偶作 此道元來即是心。人人抛却去求深。不知求却翻成外。若是吾心底用尋。誰省吾心即是仁。荷他先哲爲人深。

分明說了猶疑在。更問如何是本心。 若問如何是此心。能思能索又能尋。汝心底用他人說。只是尋常用底心。 此心用處没蹤由。擬待思量是

討愁。但只事親兼事長。只如此去莫囬頭。 可笑禪流錯用心。或思或罷兩追尋。窮年費煞精神後。陷入泥塗轉轉深。 心裏虛明着太空。乾坤日

月緫包籠。從來箇片閑田地。難定西南與北東。 莫將愛敬復彫鐫。一片眞純得自全。待得將心去鈎索。旋栽荆𣗥向芝田。 怱認胷中一團氣。一

團氣裏空無地。既空無地更何義。此無廣狹無一二。 惡習起時能自訟。誰知此是天然勇。多少禪流妄詆訶。不知此勇不元動。 回心三月不違

仁。已後元曾小失真。一片雲花輕着水。𡨕𡨕不復省漓醇。有心切勿去鈎玄。鈎得玄來在外邉。何似罷休依本分。孝慈忠信乃天然。此天然處

不亦妙。費盡思量却不到。有時父召急趨前。不覺不知造淵奥。此時合勒承認狀。從古癡頑何不曉。 曩疑先賢嗇於言。何不明明細細傳。今醒從

前都錯認。更加詳後即紛然。 夫子文章不用爲。從心口到没參差。咄哉韓子休汙我。却道詩葩與易奇。 雪月風花緫不知。雕奇鏤巧學支離。四

時多少閑光景。無箇閑人領畧伊。 勿學唐人李杜癡。作詩湏作古人詩。世傳李杜文章伯。問着關雎恐不知。 詩癡正自不煩攻。只爲英才輙墮

中。今日已成風俗後。後生箇箇入樊籠。 儒風一變至於道。此是堯夫未識儒。除却儒風如更有。將驢騎了復騎驢。 道心非動靜。學者何難易。癡

雲欲掃除。迅霆無擬議。無妄而微疾。勿藥斯有喜。一輪秋月明。云爲豈思慮。 太極奚河圖。河圖非太極。矧復贅無極。哀哉何太息。何不觀古聖。一

一已黙識。缺湖爲作圖。交擾而曲屈。是孰知五行。五行皆妙質。不可離合論。渾渾體自一。安得孔子生。邪說俱蕩滌。哀哉復哀哉。太息復太息。當

敬不敬謂之悖。當正不正謂之諛。是中適莫俱難着。意態㣲生已覺䟽。劉後村集 古意二十韻 自從混沌死。萬象困穿鑿。淳風誰挽還。古意日

漓薄。余幼瞻輪困。泛濫通流略。短篇堪製鯨。片文可驅鰐。吾嘗觀竅妙。渠敢譏雜駁。北未陟崧岱。南僅覧衡霍。菊破評三雋崔公以陳抑齋方孚若。

及余爲之三雋。竹隱表一鶚。余受傅公十科自代及賢能才識之薦。雖爲世流傳。未經聖删削。𡻕晚歴九州。導從惟一鶴。飄然乘剛風。騰而上廖廓。

金色大千界。水渦幾萬落。荒哉漢陵闕。蕞爾遼城郭。遂窺子宗廟。盡見佛樓閣。呌開閶闔雲。耳聞鈞天樂。吾持此安𡚖。喜極還驚愕。恍疑縁崖墜。又

恐行路錯。詩魔暫辭去。來如隔日瘧。易展隨天翼。難踏實地脚。萬病皆有方。惟狂不可藥。拙吟示兒曹。𦕅記武公謔。 古意 吾夫子喜稱遺逸。太

史公曾傳滑稽。堯帝柸曾遜巢許。邵云。唐虞揖遜三杯酒。武王粟不飽夷齊。拾來穗即萬鍾禄。采下薇堪百甕虀。不是狂言大無當聞之齧缺與王

倪。 無題 死以子托友。病將身付醫。友今多市道。醫或似屠兒。怒漢唾師德。酒徒拳伯倫。吾評此二士。顔子後無人。 季世讎相復。先賢量有

餘。潞還子方謫。坡答致平書。 主聖如天忍棄遺。臣愚何地着孤危。白虹貫日殆虛語。中野履霜無怨辭。寳玦已隨屍血浸。鐵鞭未必鬼臀知。莫年

一寸丹心在。却怪湘纍有許悲。 江北塵高戰鼓酣。惜無赤壁順風㠶。城池險固爲樓百。郡邑蕭條有户三。明主依然勞聖慮。諸君豈得尚清談。烏

乎頗牧不復作。誰與兒郎共苦甘。 夕烽一夕徹甘泉。鑄印分弓玉座前。天狗如雷防急變。佛貍狸死卯意譌傳。漢家豈可無三策。胡運何曾有百年。

漸覺風寒逼堂奥。寄聲諸老急籌邊。 一揮萬字思如泉。曾映金蓮讀奏篇。藜杖方燃芸閣上。葉舟忽傍釣臺邊。詩成渭北空相憶。謀寢淮南恐未

然。君去吾當從此逝。未知握手定何年。 鯨海外多仙境界。蟻窠中有小乾坤。不愁北谷愚公老。自覺南柯太守尊。 郭郎線斷事都休。缺了衣冠

返沐猴。棚上偃師何處去。誤他棚下幾人愁。 棚空衆散足凄凉。昨日人趨似堵墻。兒女不知時事變。相呼入市㸔新場。 游公念舊纔三月。鄭傳

憐才恰半年。老去獨當千箭鏃。向來不踏兩船舷。 頂𡸁趐短立攡褷。孤唳誰聽祗自悲。寧瘞焦山山下土。不將身托上林枝。 放言 丹劑乾鈆

未。紅塵掃秕糠。只消一隻鶴。安用萬頭羊。 戀闕子牟逺。還鄉賀鑒狂。老人忘節序。有菊即重陽。鏡悲鸞獨舞。射感雉双飛。早認色空是。晚知婚

宦非。 萬里先行脚。三家晚閉關。曾求詩入海。又作史藏山。有酒𦕅排悶。無書可訂頑。君看鸞鎩羽。似若早知還。 雜記五言九首 洞逹開堂奥。

荒唐說刹塵。儒醇明告子。釋㸃熱瞞人。不必桮棬性。安能桎梏身。誰知千載下。有箇葛天民。 青牛先已去。白鶴乆方𡚖。若欲分優劣。老儋賢令威。

東行值伯倫。西去逢無功。不知何國土。疑是醉鄉中。 履霜行于野。絶粮厄於陳。伯奇父逐子。仲尼天戮民。遂日忍渴走。喝月使倒行。夸父骨

已杇。秦皇冢亦平。先傳傳後學。自覺覺天民。魯儒述甚者。何以捄迷人。荒哉穆天子。轍迹徧九垓。已爲偃師弄。更引化人來。 愚悊皆根性。巫

毉各有傳。參禪纔一宿。學幻費三年。 題披公贈鄭介夫詩。 玉座見圖歎。纍纍菜色民。如何崔白軰。只寫蔡奴眞。向來與相國。投分自鍾山。不

入翹材舘。甘爲老抱關。 下吏語尤硬。投荒身轉輕。不然玉局老。肯喚作先生。 雜詩 幅裂常包割地羞。掃平忽雪載天讎。穹廬已蹀元顔血。露

布新凾守緒頭。 聞說關河唾掌收。擬爲跛子㸔花遊。可憐逸少興公軰。說㸔中原得許愁。 由北圖南有混并。自南收北費經營。從今束起書生

論。噉飯㸔人致太平。不及生前見虜亡。放翁易簀憤堂堂。遥知小陸羞時薦。定告王師入洛陽。放翁絶筆詩云。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

翁。少年意氣慕横行。不覺蹉跎過一生。便脱深衣籠窄袖。去叅留守㸔東京。 鞏洛山川幾過兵漢家初遣使修陵。可無神物呵豺虎。直讓香煙到

柏城。 萇尤桀㸃於堅者。勒固姦雄奈虎何。剩製赭袍添曲盖。中原假帝不勝多。 鞠躬解作華人語。辮髮來持虜帳書。祗合索綯牽畜狗。不煩伐

皷享鵎鶋。 倴僝將軍約早回。楚村相國更頻催。江東將相眞如虎。去執胡雛莫過來。 全衆回軍未可非。反旗鳴皷亦兵機。不知三帥揚鞭際。誰

爲君王殿後𡚖。 勢窮斯變變斯通。局靣初更便不同。西北怕他小老子。東南有箇太平翁。 紹興間宫中。呼秦太師爲太平翁。一番旗皷建行

臺。勇者投軀富輦財。邉將不消橫草戰。國王秪要撒花回。不妨割肉餧豺狼。和約依然墮渺茫。未必與吾盟夾谷。且湏防彼刼平凉。 蠲除一倍臺

符下。權借三分督檄傳。賴已奪麾耕壟上。不然伏鑕徇軍前。 說向丁男與小姑。各勤耕織了軍需。莫教塞北同文軓。却爲江南减賦輸。 胡來如

鬼去如風。哨騎何曾待棗紅。峴首一春無使至。興元六月在圍中。 擁旄佩印各榮華。已貴無官可復加。若不掃門丞相府。必曾。養馬侍中家。 蘇

衛㓕胡同拜爵。裴韓平蔡亦聯鑣。秪今光範門前客。太半河陽幕下寮。元子置人防壁後。穰侯搜客到車中。鴆杯定不疑半傳。匕首何曾害魏公。

秺侯世世襲蟬冠。庾氐人人築將壇。但見門中俱責盛。誰怜階下最孤寒。 口占 陌上鞦韆索漸收。金鞭懶逐少年遊。晚風細落梨花㸃。飛上

春山揔是愁。 時有呤哦搔鬢髮。别無主掌繫氷衘。寧𡚖南畆稱三老。怕守東華趂六參。跌蕩已將經束閣。跏跌𦕅與佛同龕。向來塵柄高懸起。舊

事何人可共談。 絶句 定本蘭亭傳贋乆。党公薑字發蒙初。兒童若問何人寫。向道樗翁八十餘。愁腸一飲輙無筭。病眼四時常有花。舊日讀

書垂釣處。重尋如到别人家。 潘郎鬢豈春能緑東野肩非雪亦寒。世上那無仙可學。人間惟有老難瞞。 雜韻七言 元老墟墓中得貶。諸賢煙

瘴裏招魂。無盡自誇佛口眼。子厚先𢬵鬼骨臀。 黨碑 雪蕭大傅幾罹禍。訟石中書又納忠。豈可朝無宗室老。不知家有國師公。劉向傳 回仙

輕舉乘黄鶴。太白大醉騎鯨魚。絶湖飛過人不識。入海問信今何如。寧草兩都𡖖雲賦。不作六朝徐庾詩。賸馥沾李翺張籍。殘錦分江淹丘遲。

文公左目晚羞明。猶抱遺經細考評。今汝畏書如畏虎。天公折罰使偏肓。聦明不及前時乆。惟鼻猶能嗅臭香。老去無端都塞了。不分鮑肆與蘭

房。 造物將如此老何。懸車以後藁尤多𣈆劉伶醉戯爲頌。楚接輿狂偶 作歌。周旋王庾二公際。傳授并汾諸子間。𡻕晚更無人共語。牛欄西畔

荷鋤還。 老憐幾箇小孫兒。不减添丁與阿宜。漸有墨鴉掃䆫興。絶勝竹馬走廊嬉。 讀書十行目俱下。上樹百廻心尚孩。君㸔大年與文叔。當日

皆從童子來。 敖茂才論詩。詩道不勝玄。難於問性天。莫求鄰媪誦。姑付後儒箋。至質翻如俚。尤癯始似僊。吾非肝肺異。老得子同然。 讀竹溪

詩一首。 不敢匆匆㸔。晴䆫幾絶編。叅他少休髓。饒得弈秋先。有願低頭拜。師曾枕膝傳。已將牌印子。牒過竹溪邊。 次韻王元度二詩𡊮倅之子

留落而今兩𩯭秋。暮年出處愧前脩。敢云余補韓公處。極喜君來謝客州。奇甚寳鐔騰紫氣。清於玉瓉薦黄流。後生不作先賢逺。便合相推出一頭。

向來綺語禍機深。幾効靈均欲自沉。周廟人曾銘在背。官城子已秃無心。今惟伯樂能詶價。後有鐘期必賞音。老矣尚須君警策。昔人一字答千

金。 宫教惠詩次韻。 忘機鷗鳥日相親。鼻祖曾言畏四鄰。幸有山林容此老。不將籬落寄他人。誰能交結今韓呂。猶記周旋昔鄭陳。晞髮中庭蹻

足卧。絶勝雅拜望車塵。 又用前韻 旣生未老各情親。誰道先生不覿鄰。莫管彈丸驚鴨者。豈無携網與魚人。何曾膝上推文度。亦許車中載小

陳。陳太丘訪苟淑長文尚小載著車中。賜第京師即山鑄。得如跳出軟紅塵。即今身在水雲間。不著斯人玉荀班。子美步歸猶戀闕。浩然肩聳徑

還山。人情薄似平原酒。世路危於灔澦灘。華棟把茅皆幻假。祝君黄髮映朱顔。讀太白詩一首 翰林萬里出峨嵋。曾受開元帝異知。只道高奢

能毁鬲。無端環子亦嗔癡。空傳飛燕當時句。難覔騎鯨以後詩。的是長庚星現世。粃糠伯友與王師。李華爲白墓志云。下爲伯友。上爲王師。 覧西

齋弟手抄諸家詩一首。 小䆫幾載共吟披。重見殘編拊事悲。早日才高鸚鵡賦。暮年淚盡䳭領詩。神交夣尚通康樂。手擇書堪付阿宜。若是孔懷

因未斷。安知來世不吹篪。 偶賦 自己深藏畏俗知。客來鄰曲善爲辭。偶彈冠起成何事。徑拂衣歸自一奇。村飲婦常留燭待。山行童亦挾書隨。

明時性學尤通顯。却悔從初業小詩。 自題長短句詩後。 春端帖子讓渠儂。别有詩餘繼變風。壓盡晚唐人以下。託諸小石。調之中。蜀公喜枊歌

人廟。洛叟譏秦媟上穹。可惜今無同好者。樽前憶殺老花翁。 唐詩 瀛州學士風流逺。中葉君慚貞觀唐靈武拾遺晚羈旅。開元供奉老佯狂。戯

苕翡翠非倫擬。撼樹蚍蜉不揣量。賴有元和韓十八。騎驎被髮共翺翔。題林文之詩卷二首。 叔李詞人雜雅哇。喜君詩卷美無瑕。朋儕郤走避

三舍。句律斬新成一家。肯學小児烹虱脛。要㸔大手㧞鯨牙。村翁豈敢持衡尺。直爲痴年兩倍加。 君豪自盍相推巽。吾老猶堪共切磋。有許奇奇

并怪怪。直將少少勝多多。風人所作葩而正。治世之音樂以和。他日薰絃要賡載。勿爲處士五噫歌。 黄源嶺客舎題黄瀛父近詩。 不但行呤又

卧披。掩編因有感於斯。競爲蛙蚓號鳴態。烏覩龍鸞天矯姿。損挹嫌人稱大好。琢磨客我指㣲疪。自慙學識非康鼎。安敢陪君共說詩。 題黄景文詩

晤叟懶親燈乆矣。得君贄卷闔還開。專心致意刻成鵠。有膽通身占斷梅。中的孟云非爾力鑚堅顔歎竭吾才。舊時奇字今忘却。不是無人載酒

來。 蚤穿草屨行求友。晚閉柴荆病絶交。古德皆曾。經捧喝。今人不肯事推敲。吟千萬首等蛩響。續三百篇無鳳膠。霍地鬢毛如雪色。少年𡻕月莫

輕抛。 六言二首答林天驥長短句。天孫機上刀尺。雪児口裏宫啇。愧我元非郢客。恨君不識秦郎。書𢃆曾累逐客。墜釵能謗醉翁。寧作經學

博士。勿爲曲子相公。 六言三首 表賀赤烏白兔。韋布披襟巨題。定價堪提鰲嶺。逢辰不讓龍溪。 錦機組織尤巧。𥿄田收獲甚㣲。即今束閣藏

起。多時掃閣載𡚖。 南塘登極數𡊮。平圍册后尾聯。已矣諸老絶筆。勉哉吾子着鞭。三先生文集讀李翰林詩 杜陵樽酒罕相逢。舉世誰堪入此

公。莫怪篇篇吟婦女。别無人物與形容。 雲庵覔詩 百級危階上翠蠻。四邉山色自低環。海郷無限蕭條景。收到樓前是美觀。 欎孤臺上唱和。

詩成示成季諸子軰。 落日寒江斵句詩。千吹萬斵竟何爲。不知老去還成癖。到了封題更一吹。 書生誨所寄詩後。 摇膝支頤體漸康。入門已

作白家香。從今休傍官人俗。但向林泉呼二郎。 謝王爾贍爾中惠詩。兄弟初年事網山。髭鬚未出正童顔。我方盛壯今𤅀老。多謝新詩叙舊懽。

誦少陵詩集 麻鞋奔走杜陵翁。卧盡風㠶雨驛中。人也不愁窮餓殺。年年催促要詩工。 謝余子京驤惠詩。 晝同學曆夜觀星。壯日情親忽

老成。莫恨異鄉相見少。一來人物一番更。 逺來無物示拳拳。到老生涯尚闕然。坐乆但貪情話好。又勤鷄忝費囊錢。 謝丘子中惠詩。 高叟生

來五十年。方知弄筆學詩篇。此郎甲子才奇一。吟詠㸔㸔到適邉。 聴吳畢聞講杜詩今夕行。因効釋子偈體成一絶。春秋皆貶事無褒。莊子思

之意若何。下筆便爲齊物論。大家命酒且高歌。 同行歸急。困倦不能詩。行李放遲遲。周遭好拾詩。歸程催我急。脚力與神疲。來徃成虛費。科名

未有期。流傳堪膾炙。造物不相𧇊。陳叔盥兩惠詩以一首謝。 休要逢人誦六經。紅泉徃事已雕零。向來未壞共王壁。到處閑摇普化鈴。幾𡻕寒

䆫頭也白。兩篇新什眼空青。還郷旧識多農賈。那得柴門自掩扄。 子畏惠詩用韻酬之。老慵秪合在雞群。變化那能慕海鵾。壯𡻕親朋多死别。

窮途造化與生存。欲尋衣食愁無路。却被妻孥怨少恩。徤筆期君今落第。相賙未得剩空論。 謝余薦鶚聴易惠詩一首。 向得追隨父祖間。此來

重結子孫懽。自嗟三世湏臾見。不有餘生會遇難。詩杜已收風月美。舉埸秪用粃糠殘。百錢𦕅買時文㸔。容易如君直換官。 次韻林君則惠詩。

湖水當門四面山。旁羅書史坐中間。他人共我何曾有。造物於君本不慳。况是早教縁累少。便知晚與𡻕時閑。餘糧換得鮮魚煑。大勝簞瓢陋巷顔。

方秋崖集 讀白詩。 我貧良亦囏。未老生白鬚。策名奉常第。年已三十餘。半生苦無幾。寧不欲疾驅。山麋野而僻。所至皆崎嶇。一登督是府。兩駕

太守車。意見有不合。索去不待炊。所以二十載。同一優侏儒。豈如雲水身。自適瓜芋區。夕吾酒一瓢。朝吾飯一盂。貧賤與富貴。本自無差殊。寄語劉

伯龍。母煩鬼揶榆。 人生有窮逹。不係才不才。造物所付與。聖賢不能囬。君㸔孔孟氏。遇世何如哉。豈其有不如。五驩與桓魋。以兹自忖度。所遭已

踰涯。前瞻固不反。後顧又可咍。同時第進士。或未離蒿菜。歸來亦云幸。蕭散目不杯。山池芰荷過。野岸芙蓉開。幅巾一笻竹。適可眠秋厓。 左耳聴

北鄰。哀哀哭其夫。家破肉未寒。欲與死者俱。右耳聴嫠婦。呱呱哭其雛。夫亡僅一女。不自禁毒痛。攬衣夜向晨。饒皷何喧呼。誰何過䘮車。送骨荒山

隅。中年自多感。人世何所娱。聞見又如此。生歎𡻕月徂。明朝計安出。庸飲真良圖。 以嗜酒愛風竹。卜居此林泉爲韻。作十小詩。居千𡖖者三。至

九𡖖者四。不愽牛背眠。鹹酸信殊嗜。 玉虹横吾腰。金貂直吾首。寧知千載名。不如一杯酒。 事有俄頃間。遺臭及百代。吾觀於斯人。不過一字愛。

東坡眞天人。落茟蓬萊宫。何如赤壁笛。一鶴横秋風。 周有說愛蓮。陶有詩愛菊。吾居則誰與。其諸子猷竹。朝吾一笭箵。夕吾一觳觫。詩腸其

殷雷。此事底湏卜。 秋雲七尺藤。夜雨一卷書。寂寞空山人。㣲此誰與居。吾心如鐵石。命則薄於紙。藉口見古人。則亦賴有此。 彭殤同此軀。顔

跖同此心哀哉宇宙間。羣生政林林。 吾猶金在冶。惟冶者所甄。謹毌出光怪。夜半號龍泉。 三絶句 掀蓬仰㸔玉崢嶸。借得漁船一日晴。九曲

水窮山雨急。老仙於我得無情。 鶴怨空山乆勒文。買舟重訪武夷君。一聲鐵笛不知處。伹覺滿身生白雲。 莫問神仙定有無。地靈端不着凡夫。

我來舃履渾輕徤。飛上前山不用扶。 尋詩 蹇驢踏雪灞橋春。盡出茆茨野水濵。纔見梅花詩便好。梅花前世定詩人。 胡得唯索寫近詩。生

涯未辦闊踈酒。書册相携檢㸃梅。過眼事眞如墮甑。向人口合且䘖枚。昨窺古鏡十分瘦。病起情䆫一硯埃。舉世好竽吾皷瑟。故人猶索寫詩來。

次韻張録携詩見過。 家在屏山東復東。高軒肯過白雲中。石橋自是神仙處。竹屋相傳句律工。日暮春江愁李白。山寒秋菊老龜蒙。時平莫神揮

毫手。此論於予却未公。蔡定齋集 讀龔實之參政詩 耆舊頻凋䘮。懷人念里閭。哦詩三歎息。廢卷一嗟噓。造膝言猶在。謀身計亦踈。功名今已

矣。英爽竟何如。 偶作 老僧眞是百無能。有口何甞話葛藤。入定參禪良自苦。超凡入聖又誰曾。東西路别徒勞泣。南北宗分自取憎。箇裏無禪

亦無佛。常行粥飯在家僧。歐陽守道巽齋集 索胡學聖詩。 爲候君詩十日留。無詩何以别交遊。自縁白雪難於和。莫把明珠暗處投。徃施固慙

三不報。此鳴儻許兩相酬。今番但挈空囊去。湘水湘山叚叚愁。陳杰集和彭教諭論詩。 平生於二南。百過在芣苢。不知孰舞蹈。但覺烏可已。煌

煌古人心。豈與不傳死。天和本發中。世味或食耳。全明凋靡後。末造放蕩始折楊紛皇。敗素正堪紫。斯文吾衰乆。安得力任鄙。天河儻可挽。舉俗

快一洗。不且尊杜黄。卿言尚予起。 誦詩 盛氣劘騷壘。長歌歴杜藩。二南四字始。萬古一辭難。 無題 大地生靈惜暵乾。紙田不飽腐儒餐。閑

將愽士虀鹽味。試上先生首蓿盤。 口語甘時心猶異。中邊甜處味方宜。詩情合薦東坡老。慚愧當年宻荔枝。 聞說江邊起柁樓。欲將吾道付滄洲。

三年惡瞰盧仝屋。一日輕裝范蠡舟。蹈海高懷欣獨徃。濟川好手蹇難留。檣陰舸下能容或。雨笠烟蓑傲白鷗。 至日拜賜詩。 千官萬𡻕講朝儀。

黄繖高張簇仗齊。清曉山䆫頻扣首。虬鬚隆凖伴宸奎。玉堂碑轴旁有二像。 程簿能靜袖詩來訪次韻。 高吟䁀脔屢經嘗。羣噪紛紛子貢墻

雪曲我應慙郢下。笛聲公自感山陽。堪嗟絳老呢塗役。孤負春官桃李場。斗大康山盛儒者。憑誰推此叩循良。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九十六








重 錄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高   栱

學 士 臣 瞿 景 淳

分 校 官 編 修 臣 王 希 烈

書 冩 儒 士 臣 湯 應 龍

圈 點 監 生 臣 敖   河

臣 李 繼 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