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7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七百四十二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七百四十三
卷之二千七百四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七百四十三  八灰

崔烈文苑英華崔烈論 漢室中葉。戎狄侵䡍之患。邊郡畧無寧𡻕。兵連禍積歷世不已。天下以困用不足。榷酤租筭之外乃許民

間竭産助國。出金贖罪鏹以爲郎。以爲經世之術。救弊之務。逮至桓靈之世。天子要之百萬。然後用爲三公。崔烈常以賄。求備位於公輔。問其子。外

以我爲何如。對以銅臭之說。垂於前史。然近之其疑人主無桓靈之僻。自咸通之後。上自宰輔以取方鎮。下至牧伯縣令皆以賂取。故中官以宰相爲

時貨。宰輔以牧守爲時貨。銓注縣令爲時貨宰相若干萬繩。刺史若干千繩。令若干百繩。皆聲言於市井之人。更相借貸以成其求。持權居任之日。

若有所求。足其欲信。又倍於科矣。爭圌之者。仍以多爲愈。彼十萬。我以二十萬。彼以二十萬。我以三十萬。自宰邑用賄之法。爭相上下。復結駟連騎。

而徃觀其堆積之所。然後命官權偉之門。明如交昜。夫三公宰相。坐而論道。平治四海。調燮陰陽。爲造化之主。方鎮牧伯。天子藩屏。以固宗廟社稷

之重。刺史縣令。爲生民教化之首。率皆如是。不亡何待。度其心而聞其謀。即皆販婦之行。一錢之出。希十錢之入。十萬者。望二十萬之獲。三十萬者。圖

六十萬之報。盡生民髮與骨髓。尚未足以厭其求。漢之亡也。人主為之。國家之禍也。權倖爲之。或曰。兆其舋者。崔氏之子。爲子疑作不杇之罪人乎。

武帝開之於前。桓靈成之於後。以至今日。鍾疑作踵而行之而巳。且烈之世。不聞教子以義方。不能遺子孫以清白。多蔵若是。俸祿之所獲乎。不及

於昆弟親戚矣。不施隣里鄉黨矣。其賄賂得之乎。今日用之以逺疑不亦是乎。且桓靈之世。國家既危喪亂日臻。烈能盡用以榮其身。他日之家謀。

旦疑作且曰。烈爲相矣。不如是。亦群道疑作盗之所奪。乃積之者過。非用之者罪也。被髮而祭於何左傳作野者。辛有知其必戎。作俑者。其後乎。

仲尼懼其徇塟。盖知防其漸之日也明明天子。許而行之。何罪之有。崔子素無異聞。貪榮固利者。小人之常也。不施於親戚。自圖於爵位者。亦小人

之常也。何足加其罪。有國家者。不以仁義。而務財利之道。許而行之。斯不可矣。不許而自行之。而不能知之。又不可矣。是亦覆國家者。不亦過乎。

崔善正唐宋名賢確論范祖禹。論。崔善正言錡不法。上械送錡。錡坑殺之曰。宗本惡崔善正直言。故使李錡甘心焉。善正之

死。非特以告錡也。鉗天下之口。而長姦臣之威。實德宗殺之。是朝廷殺諫者。非錡殺告者也。張唐英論浙西布衣崔善正上封事言李錡反。德宗械

善正以賜錡。俾坑殺噫。善正一布衣也。茹䔧。則有八珍之甘。處蓬蓽。則有藻梲之樂。非食國家之禄。有憂國家之心。盖以慮肉食者失於廟堂。而

黎民抱骸於草莽故越數千里至京師上言首言錡之叛。爲德宗計者冝念古人之戒。欲入澤者問牧童欲入水者問漁師。以其知之審也。冝先遣

一詔使巡行江浙察錡之志。有無叛上之謀察善正之言審與不審。然後以善正付法。未爲晚也。何至閉聦遏明械之以賜錡。使忠義之士。死於無

辜。以䈤天下直臣之口哉爲錡之計者已既有不臣之迹。致善正諫言。朝廷釋然不以爲信。則宜翻然悔禍。納于歸朝。亦不失一節度使。彼善正者。

雖發已之惡。冝寬而恕之。上章於朝。請德宗任用之。以來天下直言之士。則可謂善補過矣。德宗既褊急。而以善正賜之。李騎又不悔過。從而殺之。

至憲宗之初錡果叛。則善正不爲狂妄。冝下詔旌賞。爵其子孫可也。而天子與公卿大夫。卒不議及於此善正可謂生死無有一人知者。可哀也哉。

崔裔唐宋名賢確論范祖禹論。謀誅宦官不克。因陰結朱全忠。請帝幸東都。韓全誨結李茂正。劫帝鳳翔曰。崔裔本與韓全誨爭權。

因昭宗懲幽辱之禍。謀盡誅中官。故全誨黨李茂正。其裔結朱全忠。各倚强藩。以爲外援。而歧汴亦憑宦官。宰相内爲城社。以制朝廷。故裔召全忠

以兵入朝。而全誨劫帝西幸。唐室之亡。由南北司相吞滅。而人主受其禍。豈不足爲將來之永鑒哉。

崔某吕和叔集故愽陵崔公行狀。 唐故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上柱國中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户。贈陝州大都督。愽陵崔

公。曾祖諱承福。皇朝太中大夫。廣越二府都督。祖諱先意。皇朝朝議大夫。鄧州刺史。父諱巘。皇朝朝議大夫。鄭州長史。贈左散騎常侍。 狀斧藻。天理立爲

人極。敬終端本。彼所以將就誠明。褒殁勸存。此所以砥礪名教。然而以道行已。晦而彌光大。君子之行也。以法考行。直而無黨。賢有司之職也。且曰。獻狀。

則唯所知。公清臧而和。愽厚而敏。岐嶷而夙茂。羈貫而老成。情約性充。靜專動直。出入孝悌。周旋忠信。始以經明上第。調佐夏陽。次以詞麗甲科。超尉王

屋。事迫於官而舉言迫於事而揚。欲蔵智而蒙滯來求不近名而聲華見逼。故相左僕射張公。時尹洛京。首得才實。洎鎮荆蜀。致於幕庭。再兼理官。專領

記室。撻筆良書。三邦有聞。旋遘内艱。毁瘠僅立。善居得禮。族黨稱之。免喪之𡻕。天子南狩。太尉西平。王大會兵車將圖匡復。公首膺辟任。濬發義心。琴未

成聲。屨及於路。感激而將星芒怒。謀謨而兵侵廓清。翠華。既還。優典斯及。拜殿中侍御史。時有寵臣爲京兆者。政以暴聞。吏有冤弊。公表陳狂直。伏

閤侍旦。言忠主悟。事寢風生。以繩違稱職。轉侍御史。以求瘼慎選爲華原令。大兵之後旱𡻕爲虐。公勞俫不倦弛張以宜復𣴑庸於潤屋。闢曠土爲

多稼俄改歙州刺史地雜歐駱號爲難理。下車而簡其約束期月而明其信誓。然後破散溪聚剪鋤山豪。既去害群之奸。遂寧跹險之俗。徵拜長安

縣令。威聲先路不肅而理。鋩刃餘地。所投皆虛。擢同州刺史。圖歉於豐。量賑爲糴。號里倉者三百所而年㐫備矣。戒以暴骸。諭之速朽。成薄塟者九

百家而奢俗懲矣郡人有豪奪鄉惸。陰持吏夫。朋構紛獄。累政所患。公斷以尋斧。破其囊橐。人樂其煞。而法制行焉。郡城自禦寇之餘復隍殆盡。朝

貢所經。夷夏何仰公悅使襁負大興版築。下不知役而扄固立焉。其餘則去思有碑。祥在篆述。可覆視也。朝議陟明。遷于陝服。封介晋楚。寄分函話。

而戎備不脩。兵庫虛閇。公乃鳩工以利噐。閲實以練卒。金革中度。義勇知方。既而有淮西之役。晨令暮具。凛然而可觀矣。河出城下。造舟爲梁。經始

匪工。敗决相繼。公乃沉石而雙固中沚。省艦而三分巨泒。水與意會。勢若天成。既而有奔濤之瀰。智勝功顯。終然而無害矣。其餘則三降壐書。就加

爵秩。是明徵也。移疾入覲。貳職冬官。歸載不過圖書。留府盈乎粟帛。豐公納私。於是乎在。既至。陳乞以尚書致政。室不交要路之賓。口不言當代之

事。就陰委順。談者多之。公自觧巾。至于撤樂。思不踰矩。動不越思。以忠貞爲仕模。以勤儉爲家訓。身居侯邸。清節如初。男降王姬。素風逾厲。羈孤聚

室。人各忘其亡。布褐分庭士不知其貴。體温柔而事至能斷。性坦易而物莫能寵。當官不務於名聲。所去必遺其功利。甿謡尚在。時論可徵。已逾書

塟之期。請舉易名之典。謹狀。 元和三年四月 日。故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贈陝州大都督。愽陵崔公。從外生朝議郎。行尚書司封員

外郎。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吕某。謹上。尚書考功。 夫立身之道。始於君親。中於人。終於身。若府君者。居喪有聞臨。難有功善其始也。勤于官業。惠于

鰥寡。敬其中也。家事以理。年至而退。謹其終也。率是三懿。光于前訓。以咨謚法。無愧至公謹狀。

崔獻文苑英華楊烱撰左武衛將軍成安子崔獻行狀 祖弘壽。隋獲嘉縣開國侯。父萬善。皇朝左監門將軍。持節隆州諸軍事。守

隆州刺史。按唐世系表。弘壽左監門將軍。獲嘉男萬善閬州刺史。上護軍成安縣開國。男謚曰信郡縣鄉里崔獻。獻字表作丈憲年六十七。夫推其

天命南端上將之文。考其地靈北極崆峒之武。厭次有東方曼倩。卓集作早達於孫吳瑯瑘有諸葛孔明深期於管樂。貞觀九年起家。太穆皇后梚。

郎十六年授營州都督府參軍事燕齊遼逺所以分置營州天子命我以參𡖖軍事。太宗文武聖皇帝把金鉞。動璇璣。發四方集作西土之人。爰整

其旅。問東夷之罪。恭行天罰公自家刑國。資父事君樂王粲之神武。棄班超之筆硯。一鼓作氣。方輕肉食之謀七旬舞干。始受昌言之拜。二十三年。

遷徐王府西閤祭酒。梁王武者。漢皇之少子。廣東苑。屬平臺。則司馬相如。所以騁其詞賦陳思王植者。魏圃之天人。遊西園。擁飛盖。則邯鄲子淑。所

以爲其賓友。永徽六年。授𣈆州司士。龍朔三年。遷岐州司户。剪桐垂棘。珪璧相輝。紫鳳寳雞。休祥狎至從乾值巽之風土。被山帶河之國邑。邦君坐

嘯。方推太守之名。鄰國從遊始屈陪臣之禮。尋丁外憂三年泣血。一慟能使禽獸莫觸其松栢。神仙每㽞其玉石。春秋忽變。有君子之終身金革不

辭。達賢人之俯就。麟德元年。有詔起公爲左威衛脩仁府。左果毅都尉。仍命右羽林軍長。上乘輿歷日月步山川詳益地之圖書。聽干雲之律吕長

城十角。盡入提封。高闕三襲。並爲州縣。於是九姓抗表。請築北府城。詔公馳驛許以便宜從事。則榮奉中㫖。計日期還親降鑾輿待於故樓上。

雖復東西萬里。張愽望之尋河。裝橐千金。陸大夫之使越。猶未聞降星蹕。廻帝車。擬於陶侃扣天門之八襲。方於魯陽留白日於三舍。若類上帝。

徧群神則孔宣父之所刊者五年一狩。登泰山。禪梁甫。則管夷吾之所識者。十有二君。秦皇致風雨之迷。魏后積貂羊之耻。夫名山之所望。非我后而

誰哉。是以馭蒼龍摇玉集作臯鳳。陰陽不測。發揮於作樂之文。天地無私。揖讓於升中之禮。公陪祠汶上。扈蹕梁陰。列藩衛於環星。受嘉名於捧日

與夫茂陵之下。獨㽞符命之書。河洛之間。不覩漢家之事。豈同年而語也。朝鮮舊壤。歌集作歇箕子之風謡斗骨危城屬河孫之背誕。地惟孤竹不

聞謙讓之名。親則同株。曾無急難之意。特進全唐書作泉男生。以蕭墻構孽。蔓草方滋。欲去危而就安。思轉禍而爲福。請歸有道所向。集作使者望

夫天皇慜一物之推溝。詔公於圖城内迎接。先之以造化之大。示之以雷霆之威。受其壁。焚其櫬。便徵侍子。來朝京闕亦猶酈生憑軾。入齊國而下

其城。賈誼上書。伏匈奴而笞其背。乾元元年。詔遷游騎將軍左威衛。義陽府折衝都尉。仍加上柱國右羽林軍長上如故。是𡻕也。太子太師英國公。

登壇以集作而拜。鑿門而出。紫泥明詔。不入於三軍之中。黄石奇兵。自行於九天之外。山林爲室。不能有藩蘺之險。魚龞成橋不能有逃亡之路。詔

公出使。預參帷幄。進奇策。納嘉謀。攘無臂而執無兵。戰必勝而攻必取。斬大風之翼。霧卷青丘。卧長鯨之鱗。煙銷碧海。二年。以平夷功。詔除定逺將

軍。右武衛中郎將。檢校左羽林軍。總章二年詔遷宣威將軍。守左武衛將軍。檢校右羽林。集無此句襲封成安男。咸亨二年。進爵爲子。尋奉别勑檢

校右羽林軍。餘如故。太夫人以桑榆晚節。霧露沉痾。減年𡻕之扶危。受皇天之集作星辰而賜藥。屢陳表䟽。方請告歸。頻降絲綸。未蒙優許。則知忠

臣奉上。多從孝子之門。受命臨戎。始見忘家之事潘安仁之里第。始奉輕軒。張景胤之純深。終悲盡扇儀鳳三年。以内憂觧職。尋降詔起復本官。四

年。加雲麾將軍。正除左武衛將軍檢校右羽林軍如故。王人奪服。纔聞趙憙之喪。明主相憂。獨訝何曾之毁。且割哀而從禮。將以義而斷恩。受軍麾

命服之數。掌期門佽飛之職。以漢宫清署。忽照邊烽。秦塞長城遂間胡馬。匈奴未滅霍去病是集作所以辭家。天子動容。周亞夫於焉不拜調露元

年。詔公龍門鎮守。兼於夏州防捍。飲冰受命。倍道兼行鞍甲成勞晦明爲疾。壐書降下集作門即日追還。中使接跡於家庭。尚集作上藥綢繆於錫

賚。人生詎幾。神道何知。仰觀於天值三軍之星落。俯察於地逢五將之山崩詔書來北斗之門。圖象在南宫之壁。以三年秋七月薨於紫桂宫右羽

林軍之官第。詔賜御食。并錦被一張。常服一襲。雜采百五十叚贈物一百叚。粟一百石。勑書弔贈。禮越常班。喪塟集作用所資數優恒興。琳瑯觸目

日月在懷。陶謙則戲引幡旗。賈達則常陳部伍閨門有德。歡若友朋。事君無隱。心如鐵石。至如出車授鉞。東征西討孤虗向背。則雖女子之衆。可以

當於丈夫。前後折旋。則雖婦人之兵。可以陷於湯火兔起而鳬舉。龍騰而鳳飛。無戰不平。無城不尅。有如馮異。羞言大樹之功。宛集作或似魯連。不

受黄金之賞。太平之事業行矣。人主之恩榮備矣。山河之寵。乆預同盟社稷之臣。俄悲輟祭。聖君興悼。列辟相趨。覩高鳥而歏良弓。聞鼓鼙而思將

帥宏圖祕畧。實無得而稱焉。追逺飾終。請有易其名者。謹狀。永隆二年。正月十一日。攷左武衛將軍。成安于府功曹某上。尚書省考功。名也者。功之

表也。謚也者。行之跡也。公叔文子。曾辱四隣之交。黔婁先生。有餘天下之貴。謹按故府主左武衛將軍。上柱國成安子崔獻。誕靈辰昂。降德山河。漢

陽閻忠。許有良平之策。穎川徐庶知其管樂之才。生覩太平仕逢明主。秋風金鼓。有司馬之論兵。吉日壇場。有將軍之拜職任重而道逺功成而身

退。奄息百夫之特。彼蒼者天。相如千載之人。猶有氣象。集作生氣是珠襦玉匣禮備於逸終。筮短龜長。事集作日從於先見。集作逺易名之道。盖取

之於舊儀。累德之文。敢一作必希之於執事。謹狀。

崔某唐柳宗元集爲韋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 維年月甲子。京兆尹韋夏𡖖。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敬祭于亡友。故太常少𡖖崔公

之靈。惟靈。率是良志。蹈其吉德。炳蔚文彩。周𣴑學殖。承職切。左氏夫學殖也。注。殖猶生長也。孔氏之訓。專其。傳釋。黄老之言。探乎幽頥。士革切六書

奥秘。是究是索。六書。一曰象形。二曰指事。三曰會意。四曰假借。五曰形聲。六曰轉注。並字學叩爾玄關。保其真宅。藝成行備。披雲騁跡康莊未窮。爾

雅。道五達謂之康。六達謂之莊。濛汜已極。潘云。汜音似。楚辭注。汜。水涯也。言日出東方暘谷之中。暮入西極濛水之涯。嗚呼哀哉。夙𡻕同道。從容洛

師。書洛誥。朝至于洛師。唐東都。接袂交襟。以遨以嬉。策駕嵩少。嵩夫弓切。少。夫照切。嵩高少室二山名在河南府。泝舟𤄊伊。泝音素。纏伊二水。笑咏周

星。左傳。一呈終矣。謂十二年。其樂熙熙。丹霄可望。青雲可期。洛中十友。談者榮之。惟鄭洎齊。各登鼎司。鄭餘慶齊映或喪或存。山川是違。繄我夫子。

緊。烏𠔃。烏帝二切。宜相清時。命之不遐。孰不凄悲。嗚呼哀哉。徃佐居守。及爾同寮。笑遨交歡。匪夕則朝。入同其室。出聮其鑣。早驕切。馬䘖也。投文报

章。既歌且謡。及我爲郎。優游吏部。公爲御史。持憲天路。文陛徐趨。春戀相顧。歡愛之分。有加于素。自我于邁。歷剌東吳。離憂十年。復會名都。余爲侍

郎。銓總攸居。實得茂彦。奉其規模。聮事合情。又倍其初。我尹京兆。公亞奉常。步武相望。佩玉以鏘。謂保愉樂。長此翱翔抱疾幾何。忽焉其亡。嗚呼痛

哉。原念徃昔。愛均骨肉。我有書笥。盈君尺牘。寤言在耳。今古何速。夫涕興哀。匍匐徃哭。撫莚一呼。心焉摧剝。普木切日月逾邁。佳城遽卜。素車千里。

逶迤山谷。遷於危切迤余支切晦爾精靈。蔵之斧屋禮記檀弓。孔子曰。若覆夏屋者矣。見若斧者矣。馬鬛封之謂也。嗚呼哀哉。丹旌即路。祖奠在廷。

去此昭昭。就爾冥冥。敬陳泂酌。以告明靈。詩大雅。泂酌彼行潦。注水之薄者逺酌取之。臨觴永慟。庶冩哀誠。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崔景晊文苑英華李華撰太子。少師崔公墓誌銘。聖唐祖宗重光。丕變萬國。玄宗。肅宗今上。三后繼明。格于上下。其輔弼

之臣曰。趙公奉先少師之訓。有大功於王室少師諱景晊。字某。清河東。武城人也。惟成於姜水氏。曰有吕。德莫厚乎粒蒸人。大庭之烈也。勲莫盛乎

除暴虎。尚文之明也。讓莫大乎推社稷。季子之高也。丁公之元子曰季克讓。乞歸老於崔氏。宜乎其盛也。八代祖元孫。宋度支郎中。以忠順烈。見危

致命。夫人携二子。亮敬默依夫人之黨。挺志羈孤之中。安親危窘之際。亮即公七代祖也。八爲尚書一爲僕射。孫肇官至中侍郎。元子北齊安州揔

管府掾。諱道淹。公之魯孫也。生萬年主簿臨洺令諱方騫。公之大父也。生武功主簿。贈吏部尚書。諱真。固公之考也。郎中殉王事。僕射利生人。中書

之名望。安州之道德。臨洺之愛人。武功之體道。荀淑以盛德。及子陳寔。以素風及孫。誠哉吾聞語矣。今見其人也。公孫抱太夫人終童㓜。武功府君

逝。根於至性。毁過乎哀。鄉黨憐之。皆曰純孝。既除喪。外從禮訓。内積憂慕。啜菽飲水。勵志讀書。誦無遺文。釋無遁義。皆一覧也。年十七。與親兄晙。同

舉明經。調補梁州南鄭尉。轉蜀州晉原尉。前後使臣。表公第一。遷大理評事。親累貶利州葭萌丞。歷梓州鹽亭丞。樂天知命。貞獨自晦。君子哉。改𣈆

州司法參軍。政尤一道。刺史按察。皆以上聞。充河東支。使軍畢。尚書構爲連帥也假公判官。仁者悅。不仁者懼。遘厲終於官舍。春秋四十。權厝於邙

山玄元廟西北原。識與不識。罔不相弔。時人之安放。後人之不幸。榮陽夫人鄭氏。皇兵部郎中衛州長史玄昇之女吏部侍郎平章事愔之妹。終於

京兆崇賢里。權殯於長安東南杜陵原。夫人鞙佩紛燧。禮記内則。婦事舅姑。佩紛帨金燧。以寧顔色。澄羃酒以奉蒸甞。輔佐君子。黔婁之室也。撫導

賢胤。孟軻之母也。内訓傾謝。婦儀無師。嗚呼哀哉。大曆四年。龜筮從吉。嗣子圓尚書右僕射趙國公。哀奉先少師夫人之裳帷。合祔於河南北邙山

某原禮也。趙公初爲益州刺史。屬逆羯内。向天下兵起至尊出長安避狄。未有𡵨下之都。因奉表上迎。保寧聖德。遷爲中書令。翼大明復天下。肅宗

申養。玄宗申慈。趙公之宣力也。事今上鎮楊州爲吏部尚書左僕射。崔氏之門。公盡善哉。洪河在北。清洛在南。二室之下。邙原高起。是地也。是宜君

子幽宅寧於斯。永保子孫昌於斯。其文曰。翼翼孝嗣。䘖哀不言。祗感永思。常試討論。齊爲霸國。鄭甸  姬姜協德。貽慶後昆。在昔貞烈。有魏嶼

播遷建都。公將南轅。遣舟人便。開漕利源。冝有令胤。中書玉振。安州營道。臨洺體順。尚書葆光。公以德鎮。既輸典刑。亦清維𣈆。天不我遺。時將疇師。

夫人之德。柔善有則。鼓鍾于宫。聞于四國。從夫訓子。天下是式。不及劬勞。趙公罔極。克誕趙公。蓼莪孝思。奉若先訓。其貴如斯。今日之祿。先人之慈。

保寧幽宅。天地無期。此是宰相崔囧之父。贈太子少師。元誤入宰相門。今移於此。

崔志堯騎省徐鉉集故唐朝散大夫尚書水部郎中崔君墓誌銘。公諱致堯。字用之。其先清河人也。周室大風。肇洪源於

公望。漢庭明月。杭忠節於季珪。德厚𣴑光。謀孫翼子。冠盖之盛。莫之與京。我高祖翼亮有唐四至丞相。曾祖蠡不仕。祖潯吏部員外郎。考億建州建

陽令。值天下亂。因而家焉。令爲建安人也。君。少而不羈。長而好學。介然如石。非禮不行。鄉曲之名藉甚於世。季唐嗣業博采時才。君以𡖖族之秀。獻

書求誠。補江州彭澤。滁州清𣴑二主簿。改建州浦城軍判官。所至有聲。應用不暇。再爲建州將樂令。其地巖險。其民獷悍。𡨥攘亡匿。率以爲常。君厲

以嚴明。信其刑賞。汙俗咸革。比户安居。遂獲真幹之稱。文遷紀綱之任。改常州録事參軍。連考善最。擢拜殿中丞。遷虞部員外郎。郡國之政。多使案

治。忌身徇節。綽有能名。無何。都下受兵。群師入援。以君爲水部郎中。實掌軍饋。既而時運告謝。宗社淪胥。諸侯之師。莫不卷甲。君與其部將。南趣建

安。中塗衆潰。遂没於難。春秋若干。嗚呼。興亡之數。聖賢安能免。忠義之節。顛沛必於是。不然。何以見伯夷首陽之風。王蠋布衣之操也。夫人吳氏。克

有婦德。能緝素風。藐是𣴑離。不墜門閥。于憲寔定等。皆禀庭訓。咸脩詞業。憲在舊國以進士擢第入朝。爲穎州沈丘尉。復從州里之舉。皇上臨軒親

試。又擢高科。爲隨州觀察推官。所謂善人必有餘慶某年月日。憲等始備大塟之禮。號奉靈柩。窆于某州縣鄉里之原禮也。鉉素熟君行學。因銘墓

焉。銘曰。嗚呼崔君。百世清芬。忌身徇國。斯爲真臣。種德垂訓。斯爲慶門。芁芁故園。峩峩高墳。沒而不朽。用勒斯文。

崔某唐李華集淮南節度使尚書左僕。射崔公頌德碑銘。 昔在召公相武王。除害去虐。敷命帝廷。周公佐成王卜洛定宅。登頌清

廟。奉康王會朝豐宫。克致太平。惟崔公亦。相玄宗。保寧聖德。鎮安天下。輔肅宗掃除㐫穢。紹享天命。今上振宣明威。撫綏淮海。惟申伯翊宣王登南

邦。興周室。小白率諸侯征楚。翟奉。王職。與崔公叶德同勲。皆姜姓也。夫議盛德。論大功。贊大賢。舉其殊倫。卓然昭明。不已書其細。申大體也。故詩

陳方叔之烈曰。方叔元老。克壯其猷。又美韓侯之封曰。有倬其道。韓侯受命。今述崔公亦不名。不備官。古之制也。後魏尚書亮。八代至公。海内首族。

人倫德範。公少負文學。重名且兼宏畧揚于王庭。甲科入仕。歷京兆倉曹參軍。再遷司勲員外。丁太夫人憂以毁聞終喪拜刑部員外。兼侍御史知

剱南節度㽞後使。逆臣起幽陵。陷潼關。至尊哀兆人。思古公避狄之義。於是帝車西南。依我心膂。拜中書侍郎平章事。剱南節度採訪使。玄宗克讓

聖子。家爲唐虞。公出納王命。至于朔方。弼諧二聖。孝慈光明。自西自東。殄殱元惡。天討之師。岌如山行。冠若霜藁。鼓燎無存。帝曰。爾圖實叶朕志官。

中書令。封趙國公。公拜𥡴首。臣敢上冐以負天明。帝遂其高。俾作少師。師訓東宫。兼長邦憲。居守洛京。乃傳濟王。又典汾州。王德日宣。汾州阜安。乃

統江淮。主三軍省萬人。加工部尚書。時征鎮之司恃勲奸令。公獨露奏。慝用輟興。轉吏部。淮南既清。軍有餘逸。夷難江南。萬里康哉。六𡻕在鎮。心馳

王幄。戀慕之極。至于𣴑涕。獻章請朝。帝恩降允。公不俟駕。建斾將馳。耆耋泣訴。吏人遮道。即日詣闕。乞㽞者三百餘人。公申諭而行。至于京師。天子

大悅曰。趙國先帝元臣甞爲朕師。自我不見。于今六年。有司如朕意待之加尚書左僕射。遂淮南之請。所部八州人。舞手蹈足。秘書少監。兼廬州刺

史。長樂賈深。有文武才畧。忠于王室。推心馭下。嘉績昇聞。戴公仁明。思揚盛德。合肥令彭城劉商。先后之族。臨人惠和。一州之老㓜咸曰。我州我邑。

敷王德澤。崔公封内。我是以安其仁。不銘其德。不可謂華。甞沗公游。咨以爲頌。夫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公入掌三公之政。出踐諸侯之長。昔鄭

武公爲卿士詩人賦緇衣。魯僖公爲周賢侯。史克頌駉野。敢附前烈以書公不朽。故褒大臣。則王室尊。崇美政則王命行。不惟頌公。尊天王也。今載

公朝覲之禮。以弘大之其文曰。 思崔公出鎮之崇。克孝克忠。宣帝之武。恢帝之功。自蜀自朔。至于秦宫。出納大命。决事于衷。思崔公烈烈郁郁。以

邕以肅。乃統淮服。洎江之隩。闐闐長轂。霞斾霜鏃。蠢爾兇毒。罔不顛覆。思崔公三世元臣。德綏生人。乃朝于王。王顧殊倫。且曰東南。飲化如春。爲朕

腹心。寧其咏吟。思崔公入覲于王。鸞聲央央。佩玉以鎗。秉珪奉璋。公復于。揚。四牡其驤。公慕彤庭。涕濡于裳。思崔公廬江州邑。孰不垂泣。我公之還。

陽和起蟄。乃求藥石。藥石爰立。判之頌之。介福攸集。介福攸集。州人斯及。

崔某唐權載之集唐故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中散大夫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守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騎都尉。賜紫

金魚袋。贈左散騎常侍。崔公神道碑銘。 博陵崔公。諱某。字某。仕至御史中丞。洪州刺史。江西都團練觀察。使。元和七年。冬十一月。某甲子。啓手足

于郡舍。享年五十五。皇帝不視朝禭以左散。騎常侍印綬。命郎吏吊祠。明年十一月。祔窆于東都河清縣先正之大墓。又明年。其孤仲謩纂其代德

家法。命書愍册。請刻石繫辭。且自本曰。炎帝之後。秦夏里黄公廓。漢東萊侯伯基。東漢長岑長駰。濟北相瑗。𣈆左僕射洪之代也。洪七葉至北齊。禮

部尚書文恭公聖念。聖念四葉。至君曾祖知晦。應銷聲舉。授兖州金鄉丞。王父瑜朝議大夫忠王府諮議贈太子賓客。烈考灌。再爲澧州潭州刺史。

以御史中丞領湖南觀察使。當宣皇武之際。用愷悌修政。爲代吏師。優詔錫金爵推理行第一。神道繆盭遭罹戕害。他日以君之勤。贈太子少師。君

慈和脩絜。平粹文敏以覲身之功善揚積厚之風類。始以門廕。調河中府參軍。歷邑丞。廷史從事察視。凢南䑓外三爲殿中侍御史。甞以公事貶台

州司馬。聮帥表於理下。旋以上介。入拜侍御史遷考功員外郎度。攴吏部二郎中。商常二州刺史。以至按部撫封。爲太子守臣。所居可紀。漸漬光大

其爲郎中。考課經費。彌綸綜覈。三劇曹無留事。瀕江郡國。仍𡻕天厲。而浙河之東。㐫旱特甚。縣官恤然。臨遣使臣發吳之公聚。賑越之囏食。君受命

載馳。仁聲先翔。噢咻𢡚怛。布施優裕。不樂宴私。不甞酒肴。東人皷舞。感動肝膈。其爲常州曹。引河渠。通申夏二𥧲。以宣利澤。郡有聽斷之下。如有神

明。及處方任。爲仁由已。凡封逋負數千萬。夫家病焉。君曰不。曠然大貸。無以休息。悉用條上。盡蒙可報。然後均列城之田賦。去都府之煩弊。吏措手

足。事無尤違。仁矣哉。詩稱仲山甫。柔嘉維則。申伯柔惠且直。惟君亦柔而立温良而能斷。教順導利。外寬内明函達于雅。故勤施于政事。𥡴洪範三

德。其甫申之柔乎。凡歷柱下史。東曹郎。皆居代官列郡二千石方師執法。皆循風訓。江湖之間。壤地相錯。蒙君父子仍代之澤豈天意之喻斯人耶

鄙夫乆貳六官。與君周旋甚熟。頃沗宰府。詳知報政迨兹居守。而仲謩儼然焉。哀疾不文。直詞傳信。銘曰。矯矯。少師。蒞湖之南。播遺懿兮。抑抑常侍。

在江之西。施美利兮。仍代元侯。寬明輯柔。政樂易兮。比物此志。四封茂遂。古循吏兮。冝永介福。奄然廞復。左貂禭兮。河清鮮原。羽葆翻翻。潜智氣兮。

有涯必盡。𣴑此淑聞。斯可貴兮。刻飾豐碑。崔嵬龜螭。永爲識兮。

崔適唐權載之集唐故朝散大夫。持節饒州諸軍事。守饒州刺史上柱國。崔君墓誌銘。 傳陵崔氏。爲山東右族。以政事方直。稱者

曰。饒州刺史。諱適。字某。貞元十四年。某月甲子寢疾。終于所部之廨舍。春秋若干。君仁厚信實。方嚴清厲詞無枝葉而願言必踐。交不謟黷。而與人

必誠。深於士行。精於吏職。盖其天性然也。一命爲懷州參軍。累遷至大理評事。司直監察御史。好疇武功二縣令。常絳二州司馬。乃理當平。遂佐興

元。貞元十一年春。以西諸侯之師。轉粟調食。特科倉部郎中。兼御史中丞以董其事。其年冬徵拜衛尉少𡖖。明年。改鄧州刺史。麾盖將行。又換鄱陽

歷官十五。竟未充量。其爲御史也。賈常侍至以才名尹轂下。實所慰薦。爲之賓介。蔣常侍沇以公廉幹河運。交辟將事。弘助居多。其宰封畿也。縣鄙

之地。直于西郊。禁衛之師。勤于左次。事爲之節。官修其方。軍興人安。闔境假謡誦。其佐𣈆陵也。晉國韓公。當撫之重。署爲推官。軺傳所至。平反審克。假

守新定。新定之人冝之。薄於進取。未數月引去。其領陵邑也。充奉肅敬。里閭均定。黠吏强家。望風累息。相率屏匿者十八九。其分憂爲邦。約已惠人。

樂已而知禁。清明而不擾。此皆歷職必聞之効也。至若章章尤著。爲士君子之所景。行者。則奉使西土。鄙能言之縣官。乘塞宿兵。旌旄相望。饋饟之

重。非君莫可。既而經費出納。制於中䑓。克伐之人。順非言利。不率以布帛之不中於度。不鬻於市者。積以窳濫。備其名物。移用於軍。增三陪之價。平

糴於人。無一時之蓄。掠是根本。命爲奇羸。既襄邊備。實蔽理道。時有覆視。誨其相蒙。徒列簿書之文。不登釜鍾之量。因緣謬功。觸類而起。君受命不

苟。臨事風生。條其積弊盡達聦聽。雖狺狺之吠。營營之飛。置於度外。不直不已。連章上愬詞㫖深切。群情惴駭。處之恬然。謝病乞告。終無所屈。皇明

嘉納。入亞九𡖖。時搢紳之士。多以憑暴爲戒。怵迫附離而不能自固者多矣。如君之特立剛毅。不更其守。古之儒行。何以嘉焉。此德輿所以受其孤

之哀請而不敢辭也。君之曾祖玄基。皇朝散大夫。會州長史。祖紹先皇楊州楊子縣尉。父炅皇大理司直。兼河南府河陰縣令。代名士行。裕是遺烈。

初君娶于某氏。某官之女子曰包而殁。繼室以某氏。某官某之女。皆有淑行。如君子之志。以十四年某月日叶吉卜。祔窆於河中某縣鄉原之舊封

禮也。初包以德輿朴而好直。且甞奉行君之命。書曰。四乃列某官簿次第。俾。識于墓石。既而包毁瘠滅。性夭於倚廬之中。諾其請矣。故銘之曰。崔

君之直兮。不枉尺兮。崔君之正兮。不由徑兮。展如之人。冝錫蕃祉兮。天實柰何。一麾遄已兮。襜襜帷裳。來自鄱之陽兮。峩峩丘封。塟于河之東兮。刻

此真珉。識清風兮。

崔孚白居易長慶集唐故湖州長城縣令。贈户部侍郎。愽陵崔府君神道碑銘。公諱孚。字某。古太嶽㣧也。今博陵人也。唐虞之際。

因生爲姜姓。暨周封齊。分類曰崔氏。長源逺泒。大族清門。珪組賢俊。凖繩濟美。斯崔氏所以綿千祀而甲百族也。隋散騎常侍。諱洽公。六代祖也。唐

冀州武强令諱紹。曾祖也。監察御史諱預。王父也。常州江陰令育皇考也。公㓜以門蔭子。補太廟齋郎。初調授汝州葉縣尉。再調改宋州𠫹父尉。時

天寳末。盗起燕薊。毒𣴑梁宋。屠城殺吏。如火燎原。𠫹父之民。將墜塗炭。公感激奮發。伏順興兵。挫敗賊徒。保全鄉縣。拳勇之旅。歸之如雲。方欲糺合

貔虎。歐誅虵豕。京觀群盗。金湯一方。本道節度使奇之將議上聞。會有同事者爭功。陰相傾奪。公超然脫屣。遂以族行。東游江淮。安時俟命屬吳王

出閣領鎮。求才撫人。甞聞公名。試以吏事。遂表請爲宋城尉。事舉。移假漣水令。賞緋魚袋。縣政修轉常州録事參軍。糺察課成浙東採訪使。聞之。奏

授越州餘姚令。吏畏人悅。𡻕未滿浙西採訪使知之。奏改湖州長城令。長城之理。又加於前二邑焉。政成秩滿。觧印罷去。優游自得。獨善其身。興元

元年。疾殁於宋。大和五年。遷塟於洛。享年若干。詔贈尚書户部侍郎。夫人隴西李氏。追封岐國夫人。皆從子貴也。公爲人儀表魁梧。氣槩倜儻。負不

羈之才。慕非常之功。始發軔於𠫹父。志立而功不就。終稅駕於長城。道行而位不達。善慶所積。實生司空。司空諱弘禮。公之㓜子也。以學發身。以文

飾吏。以幹蠱克家。以忠壯許國。典十郡。領二鎮。再釐東土。追命上公。雖天與之才。國與之位。亦由公義方之訓輔而成焉。大丈夫貯蓄材術樹置公

利。鎡基富貴。焯耀家邦。不當其身而得於後父析子荷。相去幾何嗚呼。崔公何不足之有。按國典。官五品巳上。墓廟得立碑。又按喪塟令凢諸贈官

得同正官之制。其孫彦防。彦佐等。奉父命。述祖德揭石于墓。勒銘于碑銘曰。 天無全功。賢無全福。既享天爵。難兼世祿。矯矯崔公。道積厥躬。大志

長畧。卷于懷中。黄綬遏𡨥。思奮奇功。銅印字人。躬行古風。才高位下。步闊塗窮。竟戢羽翮。不展心胷。天道有知。善積慶鍾。昭哉報施。其在司空。

崔遴唐權載之集唐故洪州建昌縣崔君墓誌銘。 君諱遴字某。愽陵安平人也。六代祖。北齊右僕射昂。以文學正直周歷諸曹。禮

樂刑政所損益者十七八。生隋水部司門二郎中洽。有風儀噐尚。以世其家司門生皇掖縣令曇首。掖縣生武邑令紹。武邑生白水尉頂。頂生汾西

令。贈定州刺史。昇之自掖縣四世。含德不耀。君即定州府君之長子。故相國右庶子安平公。其介弟也。恬淡愿慤。不遷于時。仁于鄉黨。友于兄弟。大

歷中。御史大夫贊皇李公之宣風于吳也。聞其賢。起家表爲常州武進縣尉。跡徇知己。心不近名。俛視官曹非其好也。建中初。嗣曹王分閫按部于

九江之西。又以名聞。轉洪州建昌縣丞君喟然曰。莊生於陵。子吾之師也。惡用是哉。終不屑就。先是築室于毗陵。䟽清𣴑蔭。碧鮮樹藝。偃仰有終焉

之志。貞元十年。正月日寢疾終于其家。享年六十三夫人范陽盧氏華宗淑行動循禮法。其孤景伯等。年未及冠。皆專徑趣善。藐然衘恤。護奉輤車。

以明年十月某日。歸祔于河南某原之舊塋先逺故緩也。季弟著作郎述。貞諒遜悌稱於士林。抱終鮮之痛。主歸全之禮。以德輿詳其所履。俾爲墓

銘銘曰。 公綽之道澹無欲兮。潔身用晦。言可復兮。視履考祥。冝戬榖兮。乃如之人。胡不淑兮。周原舊封森拱木兮。于以寧神識陵答兮。

崔泳文苑英華穆員撰陸渾尉崔君墓誌銘。 崔君名泳。字君易清河東武城人皇朝刑部尚書贈太傅忠公隱甫之孫河南少尹

微唐世系表同一作徵非之子。進士擢第。調同州參軍。陸渾尉生四十有三年。以貞元四年冬十月。景子卒于洛陽毓德里之第。丁酉從先尚書少

尹于此丘禮也。崔族著明。洎忠公德如其謚。焯乎代之聞見。其所憑者厚矣。惟先生之樂。實祖考之世及。君子之所以爲構爲穫者加生知之。力行

之。故其事親也。以無間言。無違志。無失色。無過行其執喪也視禮經有加等而惡用吾情之歏異夫古焉。其蒞官也。才無不噐事至一作主以鋒。致

理者以備群司。陟明者以充首賦。其會友也。以晏平仲乆敬子路無宿諾。植之爲本而游夏之藝文彼嚮使錫厥永年被之貴仕。俾自家刑國以及生

人。未始涯也。嗚呼才長命短古有之矣君之所以墮諸公之淚。使有餘恨者。方兄弟燕言之次無分陰之疾。如寐如息而不反焉夫人范陽盧氏令

族美行。冝一作而爲君之伉儷。四子。男曰某女孟仲季。未筓未弁初河南府君祥踰月。夫人范陽縣君違養。又祥踰月。君繼天君長兄河南府司録

參軍溉。不勝其哀。乃至謂其身之存。不若君之没。而無知也。當無窮之。若疑作苦如有知也。先人在焉。我友生。銘其𡑞埏。詞曰。 有生有死。彭殤

同致。德義爲宗。嵩高匪貴。雲收於山。曷爲時雨。嗟我哲人。脩邙之土。

崔汪文苑英華常衮撰剱南節度判官崔君墓誌銘。 故人清河崔汪。字巨源。舉秀才校文。尋佐戎衛。遷廷尉。評辟荆襄。益三府。春

秋若干。大曆四年月日。遇疾終于成都官舍。以己酉𡻕。律中南吕。庚辰之辰。返塟於鳳棲原龜從也。惟先德世勲。焯叙前志。祖仁堅。父綱位不配才。

佐郡貳邑而已。公志經炳文。義精格峻。敦孝本義。篤近周親。定交後求。忠告善道。達則兼濟。否則艱貞。天寳之難。覩萌晦跡。族行導漾。儉德全身。陶

融太和。不嬰物累。而辟書狎。至傳駟旁。午不暇棲。伏俛而受命。竟友於諸侯。咨以書奏籌盡之事。抗詞中病。動不求合。老將嚄唶。大豪雄張。正色檢

御。革心畏憚。從容儒服。以静邊荒夷險終始。坦然一致。初郭英又鎮蜀政暴及禍。公以甞所辟用。雖言之不行。終全節守義。遂與妻子居巖石之下。

不復歛袂於故府矣。及。相國衛公。式是南邦。旌禮賢士。待以坐幄。咨訪戎政。議者謂翰飛紫霄。邈其逺矣。志士方展。國華中零哀哉。盖君子耻食浮

於人。不患無位。故曰。孔門不稱其官閥。潁川尚慙於𡖖。長。公始以文顯。中以道勝。終以義全。斯亦成名矣。何必桑軒服冕。方謂之達歟。然以有王霸

之畧。通質文之變。不得與公𡖖大夫高議明庭。鬱湮重泉知者悼惜。旅櫬南下浮江阻𡨥。夫人河東薛氏。故水部郎中據之女也。之死明誓。崩戚動

潜舟夜風反柩湍險神明所護川后安波。出于萬死之中克此九原之塟可謂貞烈孝婦。軌儀壺教。嗣子師周十一𡻕而孤。危身過毁。以余先君之

舊。見託銘述。詞曰。元和内融。懿鑠孔純。學滔泉源。文鬱春雲。儉德處難。超然世氛。即戎雅歌。偃息中軍。參以天時。合於兵機。道行則安。言廢則危。終

保風節。蜀人高之。英靈沉埋。旅櫬𣴑離。哀哀孝婦。上訴蒼昊。全柩巴江。歸魂蜀道。田横舊曲。季布餘𨋖。一閉泉扃。千秋蔓草。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七百四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