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8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八百六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八百七
卷之二千八百八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七  八灰

洪武正韻鋪杯切。大也書。嘉乃丕績亦作㔻又姓。左傳有㔻鄭。許慎說文从一不聲敷悲切徐鍇通釋古音不。若夫故得不爲丕字之

聲也。鋪眉反。爾雅丕丕。大也。邢昺䟽釋曰書立政云以並受此丕丕基。顧野王玉篇普邳切。陸法言廣韻鋪回切。㔻上同。顔元孫干椂字㔻㔻。上通

下正。宋重修廣韻左傳。晉大夫丕鄭。丁度集韻攀悲切。又逋眉切。鄭樵六書畧从不音跗象華之不萼敷披於地上之形。婁機廣干禄字丕丕。上石

經。下說文春秋慱里丕之難。戴侗六書故說文曰不鳥飛上翔不下來也。从一二猶天也。否不也。从口。从不不亦聲。又敷悲切。通爲丕字。書云丕顯

哉。文王謨。丕承哉。武王烈。詩云。不顯不承。舅駟曰。詩中不顯之類。皆當讀如丕。秦和鐘銘曰。不顯皇祖。詛楚文曰不顯大沈乆湫。不顯大神巫咸。不

顯大神亞駝。此最可證者。又丕古借用不。别作㔻。張參曰石經从十。釋行均龍龕手鑒疋悲反。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

丕。隷。或从一在不中。㔻隷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趙謙聲音文字通滂兀切。華落也。从#在地上。一指地俗借披。又大也。則从一。意不聲古轉

不仁山金氏曰。凡詩美詞而加不者。皆丕字也。如古祝詞曰。顯大神。謂丕顯大神也。說者豈不顯乎。於義不通。作平非。又姓。左傳有丕鄭。俗字。韻會

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丕。  周穆公鼎師秦宫鼎並齊鎛。

盄和鍾並見楊鈞鍾鼎集韻 並王存義切韻。並鄭伯姬鼎。秦鍾並見杜从

古集蒃古文韻海。徐鉉蒃韻並高勉齋學書韻緫。祝睦碑。劉熊碑。並

見洪邁漢隷分韻。 歐陽詢。虞世南。 素。並張錦溪。鮮于樞。

緫叙書大禹謨。嘉乃丕續。盤庚民用丕變。大誥。爾丕克逺省。 天明畏弼我丕丕基。立政率惟謀從容德以並受此丕丕基。

 召誥庶殷丕作。康誥惟乃丕顯考文王。            克明德慎罰。君奭丕單稱德。丕冒海隅

十倍曹丕三國志蜀諸葛亮爲丞相先主病篤召亮屬以後事。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

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又勑後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不十爲㔻三國志吳闞澤。初魏文帝即位。孫權

問群臣曰。曹丕盛年即位。恐孤不及見之。澤曰不十年。丕其殁矣。以字言之不十爲丕。此其數也。果七年而卒。道丕高僧傳釋道丕。

長安貴胄里人。生而岐嶷端雅徃保管寺禮繼能法師而師之。時長安焚蕩丕負其母東征華陰顯德中示化。丕禪師五燈會元

同安丕禪師僧問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同魔說。此理如何。師曰孤峯迴秀。不挂烟蘿。片月行空。白雲自在。嗣膺禪師。

丕鄭史記秦本紀繆公九年。夷吾使人請秦。求入晉。繆公許之。夷吾請割晋之河西八城與秦。及至。已立。而使丕鄭謝秦背約。丕與

河西城而殺里克。丕鄭因與繆公謀曰晉人不欲夷吾實欲重耳。願君急召吕郤至則更入重耳繆公使人與丕鄭歸召吕郤。吕等疑丕鄭有間。乃

言夷吾殺丕鄭子丕豹奔秦。丕豹史記李斯傳。昔繆公求士。求丕豹於晉。丕氏羅泌路史黄帝紀丕氏。黄帝之

{{雙行註文|後。兹丕氏羅泌路史少昊紀兹丕氏。少昊之後。

洪武正韻鋪杯切。說文孕一月。又器物朴。許慎說文#。从肉不聲。匹桮切。劉熙釋名胚。否也。氣否結也。顧野王玉篇匹尤普回二切。陸法言廣韻鋪回

切。孫愐唐韻芳杯切。徐鍇通釋按文子注。胚。胚也。聲如水中泡。鍇以爲胚。胚即如衃。衃。凝血。普杯反丁度集韻鋪枚切或从女。作妚。司馬光類篇又

披尤切。胚胎未成之物。張有復古編别作胚。非。釋行均龍龕手鑑胚。俗胚正。韓道召五音類聚普梅切。楊桓六書統旁母。。統聲。胚。隷。。或从女。娝

隷。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字潫慱義文字注通作衃趙謙聲音文字通胚作妚。胚。又器物朴當用坏。字切滂傀。滂娉偏胚。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並六書統

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凝血。許慎說文#。从血不聲。芳桮切。顧野王玉篇匹尤匹才。二切。徐鍇通釋衃。猶胚也。普杯反。宋重修廣韻芳胚切。丁度集韻鋪

枚切。或書作盃。司馬光類篇又方鳩切。又房尤切。艸名。爾雅。荍蚍衃多華少葉又披尤切胚胎未成物之始或从血作衃又俯九切。戴侗六書故今

人以胭脂爲衃葢取諸此。伯曰。女子仕身一月爲始衃。言血始凝也。别作胚。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衃。隷。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趙謙聲音文

字通即古胚字之義葢孕一月則血冰。訓異而義同字切滂傀。滂聘偏衃。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 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未燒陶瓦。又見下。顧野王玉篇普梅切。又作坯。宋重修廣韻芳胚切。司馬光類篇培。鋪枚切又蒲枚切。說文培敦。𡈽田山川也。又

蒲來切。封也又房尤切。闕人名。魯有申培公又薄亥切。莊子乃今培風。又薄口切。博雅。培塿。冡也。又鼻墨切。重也。張有復古編。坏丘再成者。一曰

瓦未燒。从土不。别作坯。非。芳桮切。婁機廣于祿字培坏。上正下通。戴侗六書故步枚切。以土封罅隙也。記曰。坏墻垣。又曰蟄蟲坏户。亦作。莊周曰。

日中冗𨹭。又步疾切。疑與一字。又作坯。。磚瓦之齊未燒爲坯。說文作坏。郭守正紫雲韻楊子柔則坏。按注古本作坯。釋行均龍龕手鑒机。俗。杋。通。

𤬭。正坏。今。普杯反。𤬭。俗。音坏。韓道昭五音類聚𡊝。丕坩二音。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坏。隷。或从丕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崔駰違㫖。

坏冶一陶。注。土器未燒。郭璞爾雅注。鎔物之始。趙謙聲音文字通作坯。非。又瓦未燒者。作砙。非。又墻也。記。坏。墻垣。莊子。鑿坏而遁。作阫。非。莊。日中冗

阫。俗字。或音裴。不出。韻會定正滂傀切。魯顔闔聞使至鑿坏而遁。即垒坏。墻也。字切滂傀。滂娉偏坏。

並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

鮮于樞草書集韻。

盛橐鑿坏漢楊雄解嘲故士或自盛以橐。或鑿坏以遁。注。盛橐謂范睢。鑿坏。謂顔闔也。魯君聞顔闔腎。欲以爲相。使

者徃聘。闔因鑿後垣而亡。坏。壁也。干飴鍚坯楊雄太玄經天玄千首。次五蚩蚩。干于丘飴。或鍚之坯。注。坯。未成瓦

也。五為土。故稱坯。丘。聚也。飴。美食也。家性爲干。五豦天位。當清身納已。干祿百福。而反蚩蚩。求非其正。故或鍚坯土之厚。室無冗

宋曾文定神道碑文定知齊州。齊俗悍强。盗賊横發。吏不敢正視。公屬民爲伍。謹幾察。急追捕。且捕且誘。盗發輙得市無攫金。室無冗坏。

貨委于塗。犬不夜吠。遇雨般坯盤山語録師云昔東堂下遇雨知事人普請不擇老幼般坯衆皆競應惟一老仙安坐不出事畢。大衆團

坐欲紏老仙有言於長春真人者真人呵之云坯盡壞直幾何一人煉心端的到休歇處如寳珠無價且量各人心地用事去。大抵教門中以得人爲奇也

洪武正韻鋪杯切酒未漉許慎說文#醉飽也。从酉咅聲。匹回切。顧野王玉篇匹才切未䍤酒也。宋重修廣韻芳胚切。丁度集韻鋪枚切一曰酒未

泲。或作𨟷。司馬光類篇又披尤切。又普后切。戴侗六書故鋪回切酒本未投也。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隷。。或从不聲。隷。熊忠韻會舉要宫

次清音。李詩。恰似蒲萄初潑醅。篆韻會定正字切滂傀。滂娉偏酪。書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 徐鉉篆韻

六書隸統書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雪醅清波雜志醖法。言人人殊。故色香味亦不等。醇厚清勁復繫人之嗜好。泰州雪醅。著名惟舊。蓋用州治客次井蟹黄水。蟹黄不

堪他用。止可供釀紹興間有呼匠輩至都下。用西湖水釀成。頗不逮。有詰之者。云蟹黄水重。西湖水輕嘗較以權衡得之。蒲萄


梁谿漫志叙州。本戎州也。老杜戎州詩云。重碧拈春酒。輕紅擘荔枝。今叙州公醖。遂名以重碧。東坡在齊安有春江渌漲蒲萄醅之

句靖康初元韓子蒼舍人作守。有㫖添賜郡釀。因名其庫曰蒲萄醅。仍有詩云。孤臣政術不堪論。尚得君王賜酒尊。老父異時尋故事。蒲萄醅

熟記初元。李白詩遥看漢水鴨頭緑恰似蒲萄初潑醅。陵陽集以正賜庫蒲萄醅送何斯舉。復次其韻。 歎息蘇公無恙日。坡頭自築小山房。

五年不識官壺味。只以春江當酒觴。蒲萄酒用春江水。壓倒雲安麴米春。未解敲門問奇字。一杯聊醉草玄人。 緑醅

坡詩萬頃蒲 萄漲緑醅。舊醅杜工部詩盤飱市逺無兼味。尊酒家貧只舊醅。新醅陸龜蒙詩看壓新醅寄懷

襲美。 曉壓糟牀漸有聲。旋如荒澗野泉清。身前古態熏應出。世上愁痕滴合平。飲啄斷年同鶴儉。風波終日看人爭。樽

中若使常能緑。兩綬通侯緫强名。皮日休詩一簣松花細有聲。旋將渠碗撇寒清。秦吳祗恐筝來近劉項真應釀得平。酒

德有神多客頌。醉鄉無貨没人爭。五湖烟水郎山月。合向樽前問底名。春醅蘇東坡詩朱顔發過如春醅。金醅

文鑒玉蘭酒熟金醅溢。玉醅蘇東坡荼䕷詩月折霜蕤浸玉醅貯醅梅聖俞詩屈原自著漁父篇。餔糟不及漁父

賢世無功名多浪死。劉伶阮籍于今傳邇來獨酌邀明月。唯有青山李謫仙。謫仙殁後幾百年。市樓日沽千萬錢。沉湎豈少當道眠。文字不見空月

圓。吳均之孫何我憐。雙壺貯醅持置前。豈乏阮李詩與瘨。淺飲强對春風姸。

洪武正韻鋪杯切有力也衆也書至于大伾。許慎說文。从人丕聲。詩曰。以伾伾。敷悲切。顧野王玉篇匹眉切。徐鍇通釋魯有力人曰。秦量父。好

勇。名其子曰丕兹取此義。浦宜及司馬光類篇攀悲切。又貧悲切。一曰大力又晡枚切。山名。又鋪枚切。爾雅。山一成又鋪來切。又並鄙切。山名。又部

鄙切。又五忽切。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隷。或从不聲。阫。隷。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字潫博義通作伾。伾。走貌。趙

謙聲音文字通滂丌切。又恐懼也作怌非揚子柔則怌。俗字。借山再成曰伾通用坏作岯。坯。非。爾雅一成坯俗字。方音。如毗被韻會定正滂圭切。伾

伾。馬以車有力也。字切滂圭滂娉偏伾 並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六書統。

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大伾書禹貢導河東過洛汭。至于大伾。注。孔氏曰山再成曰伾。張揖以爲在成皋。鄭玄以爲在修武武德。臣瓚以爲修武武德無此

山成皋山又不再成。今通利軍黎陽縣臨河有山。盡大伾也。

伾氏羅泌路史黄帝紀。伾氏。黄帝之後。

洪武正韻鋪杯切一稃二米。黑黍也又尤賄二韻。許慎。說文。从禾丕聲。詩曰。誕降嘉榖。惟秬惟秠。在天賜后稷之嘉榖也。敷悲切。徐鍇通釋后稷

勤於稼穡天降此稷。尚書曰。稷降播種。浦宜反。司馬光類篇攀悲切。又披尤切又普鄙切。又俯几切。又匹几切。歐陽德隆押韻釋疑孚鄙。孚悲。二反。

釋行均龍龕乎鑑秠俗。秠。正音丕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字書云。稃。麤糠也。爾雅榖皮也。李

巡曰。秬是黑黍之大名。秠是黑黍中之有二米者。别名爲秠。又紙韻爾雅。翼曰周禮鬯人注䟽秬如黑黍。一稃二米。秠即其皮稃亦皮也。按百糓之

中一稃二米。唯麥爲然。說文解秠字一稃二米而解來字云來麰。一來二縫。是秠正此來麰爾。古者來。釐。丕。三字相通。鄭注以秠桴皆解爲皮。失實。

字潫博義通作粃。又普弭切。又部癸切趙謙聲音文字通滂丌切方音見上聲。韻會定正滂圭切。鬯。人以之爲鬯者。字切滂圭。滂娉偏秠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隷篆韻。書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秬秠漢書五行志。漢章帝元和中。秬秠生郡國。

洪武正韻鋪杯切。爾雅馬黄白雜毛。今桃花馬也。說文黄馬白毛。許慎說文。从馬丕聲。敷悲切。顧野王玉篇普悲。步悲。二切。馬黄白色𩣚。同上張

參五經文字駓䮆。二同並音丕。徐鍇通釋浦宜反。司馬光類篇攀悲切。又貧悲切。馬駁色。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五音類聚平悲切又駓駓。馬走

貌。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書或如此。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趙謙聲音文字通滂丌切。借狸子也。作豾。非又群走貌作狉。非。柳文鹿豕狉狉

俗字。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駓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徐鉉篆韻。六書

六書統。 鮮于樞草書集韻。 

有騅有駓詩䮐篇薄言䮐者有騅有駓逐人駓駓楚辭招䰟敷脄血牳逐人駓駓此

洪武正韻鋪杯切狸也楊雄方言。狸别名音毗。北燕朝鮮之間謂𧳏江南呼爲𧳏狸音丕。顧野王玉篇倍悲切狸屬也宋重修廣韻敷悲切司

馬光類篇攀悲切狸子曰豾。又貧悲切貔也釋行均龍龕手鑑狉𤞜。二俗作疋悲及韓道昭五音集韻狉或从犬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豸丕

聲。原聲。興豾同。从犬丕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豾 並杜从古集蒃古文

海。並六書統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靈姑銔。旗名。亦作鉟張參五經文字音丕。見左傳丁度集韻貧悲切。又攀悲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左

傳。齊𢇻卜使。王黑以靈姑銔率吉。字潫慱義鉟。同上。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銔。 六書統。

洪武正韻鋪杯切。左傳。齊俟卜使。王黑以靈姑鉟率吉。廣韻。刃戈。韓愈會李正封聯句。何當鑄鉅鉟。是也顧野王王篇匹眉切。宋重修廣韻符悲切。

又敷悲切。釋行均龍龕手鑑鈈。俗鉟。正芳悲及。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銿。从金丕聲。銿統聲。鉟隷倪鏜六書類釋攀悲切靈姑

鉟旗名見春秋傳類篇。刃戈也。按傳云。斷三尺而用之。蓋旗柄之有刃者也。 杜从古集蒃古文韻海。

並六書統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慢也。揚子柔則怌。顧野王玉篇孚悲切。恐也。丁度集韻攀悲切。恐懼也。郭守正紫雲韻省試聖人陶成天下之化賦五押之字。俾

無甈怌在此然。按楊子光注定作坏。銿回反。釋行均龍龕手鑒音丕心怌也楊桓六書統滂母。。从心丕聲。原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韻會定

正字切滂圭。滂娉偏怌。六書統。 六書統。

洪武正韻。鋪杯切。羣走貌。柳文鹿豕狉狉。司馬光類篇攀悲切。狸子。又貧悲切貔也。方言。北燕朝鮮謂之狉。韓道昭五音類聚符悲切熊忠韻會舉

要宫次清音。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狉。

洪武正韻鋪杯切。下邳。地名。又姓。許慎說文。奚仲之後。湯左相仲虺所封。國在魯薛縣。从邑丕聲。敷悲切。顧野王玉篇蒲悲切。陸法言廣韻鋪回

切。徐鍇通釋部眉及。宋重修廣韻縣名。在泗州。又姓。風俗通云。奚仲爲夏車正。自薛封邳。其後爲氏。後漢有信都邳䑣。符悲切。司馬光類篇攀悲切。

又貧悲切。戴侗六書故傳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奚仲興于邳。今爲淮陽軍下邳縣。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邳。隷省。熊忠韻會舉要宫濁音。趙謙

聲音文字通滂丌切。左傳。商有姺邳。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邳。 杜从古集蒃古文韻海。徐鉉蒃韻。

韓勑碑。孔宙碑陰嚴訢碑。孔𩃄碑。並洪邁漢隷分韻。孔宙碑陰。孔彪碑。

楊雄碑。並漢隷字源。六書統。

姺邳左傳昭元年。趙武曰商有姺邳。注。姺邳。二國。皆商諸侯。邳。今下邳縣。姺不可考。史記大邳。注再重日英。一重日邳。

東漢書志本泗州下邳縣按尚書禹貢九州分野屬徐州。又按下邳地理屬淮陽。風俗通云。奚仲爲夏車正。自薛封邳。按春秋薛國任姓

俟爵。黄帝之苖裔。仲虺居薛。爲湯相武王復其封爲薛俟齊桓公復之爲伯。魯襄公二十四年。會薛伯于夷儀後齊所併。膝文公問孟子曰齊人

將築薛。吾甚恐。故知邇於膝也。有薛城。薛河者。古下邳地。秦置薛郡。漢爲東海郡所隷後漢爲下邳國。晉宋梁。爲武州。及下邳郡。後魏爲東徐州。後

周爲邳州。隋開皇元年郡廢大業初州廢。復爲下邳郡。唐武德四年復置邳州。貞觀六年州廢。屬泗州。元和四年又屬徐州。宋太平興國七年置淮

陽軍。割下邳宿遷二縣屬焉。今復爲邳州。割蘭陵來隷。金亡。宋暫有其地。元中統二年立十路宣撫司。以其地屬河南。後以民户稀少。併睢寧。宿遷。

下邳。三縣。一州領之。陞蘭陵爲嶧州。至元八年以邳州屬歸德府。十二年復置睢寧宿遷兩縣。屬淮安。十五年還來屬元因之。

國朝洪武初。兼領宿遷睢寧二縣。仍隸淮安府。其縣之沿革各詳縣名之下。宋汪元量詩身如傳舍任西東夜榻荒郵四壁空。鄉夢漸生燈影外。客愁多

在雨聲中。准南火後居民少。河北兵前戰鼓雄。萬里别離心正苦。帛書何日寄歸鴻。文天祥詩中原行幾日。今日纔見山。問山在何處。云在邳徐間。

邳州山。徐州水。項籍不還韓信死。龍爭虎鬬不肯止。煙草漫漫青萬里。古來劉季號英雄。樊崇至今幾千歲。元貢㤗甫詩吳船蕩漾一毫輕。楚客飄

零萬里情。驟雨挾雲行斷岸。亂山涌浪入孤城。黄河風起鷗無侣。紫塞春深雁有程。莫恠仲宣多感慨。朝來白𩬊鏡中生。又一帶黄河百折灣。

下邳城外更潺湲。煙迷兩岸疑無地。日落中原喜有山。法重鹽租嚴犯界。官多魚稅倍征關。白頭父老相逄處。猶侶圯橋授履還。貢奎詩荒城十里

路重經。暫艤扁舟出驛亭。春到梅花何處白。雪晴山色向人青。心驚家逺書難寄。回迎風寒酒陽醒。莫憶韋衣鬼女熊。曉猿夜鶴笑林扄。周衡之詩

百戰。残城古下邳。白門樓下草蔞蔞。古來多少英雄恨。落月城頭烏夜啼。陳剛中詩沂水碧潺潺。汀洲白鳥閑。林邊郯子國。煙際嶧陽山。茅屋秋先

破。荒城夜不關。烹魚呼濁酒。一笑夕陽間。馬虛中詩戰骨銷沉水氣清。沙邊炮石尚縱横。不知天定安危計。虛使生靈死亂兵。又昔日旌旗古

戍秋。將軍魯此覔封俟。如今戰地成耕地。得見昇平任白頭。下邳國後漢書地理志。武帝置爲臨淮郡。永平十五年更爲

下邳國。洛陽東千四百里。十七城。户十三萬六千三百八十九。口六十一萬一千八十三。下邳本屬東海。戴延之西征記曰。有沂水自城西西南注

泗。别下。迴城南。亦注泗。舊有橋處。張良與黄石公會此橋。葛嶧山。本嶧陽山。山出名桐。伏滔北征記曰。今槃根徃徃而存。有鐵徐本國。有樓亭。或曰

古蔞林。杜預曰在僮縣東南。滔北征記曰縣北有大冡。徐君基。延陵解劍之處。僮侯國。 睢陵。 下相。 淮陰。下鄕有南昌亭。韓信寄食處。淮浦。

盱台。 高山。 潘旌。 淮陵。 取慮。有蒲姑陂。左傳昭十六年。齊師至蒲隧。杜預曰縣東有蒲姑陂。東成。曲陽侯國故屬東海。司吾侯國。故屬東

海。 良成。故屬東海。春秋時曰良。左傳昭十三年。晋會吳於良。夏丘。故屬沛。 右徐州刺史部郡國五。縣邑侯國六十二。魏氏春秋曰初平三年。分

琅邪。東海爲城陽。新城。昌慮郡。建安十一年省昌慮。並東海。下邳郡隋書地理志下邳郡。後魏置南徐州。梁改爲東徐州。

東魏又改曰東楚州。陳改爲安州。後周改爲泗州。 統縣七。户五萬二千七十。 宿豫。 夏丘。 徐城。 淮陽。 下邳。 良城 郯。 梁曰歸政。置

武州下邳郡。魏改縣爲下邳。置郡不改州。東徐。後周改州爲邳州。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州廢。有嶧山磬石山。下邳縣

寰宇記舊十三鄉。今九鄕。本夏時邳國。後屬薛。春秋云薛之祖奚仲遷于邳。韓信爲楚王。都此。魏武帝於此城擒吕布。按郡國志。云下邳城有白樓

門。即曹公征吕布所登。晉太康元年。自徐城移下邳國。理此。封安平王子冕爲王。宋爲下邳郡。北征記云中城。吕布所守也。南臨白樓門。梁改下邳

縣為歸政。仍於此置武州。尋入後魏。明帝又改爲東徐州。復歸。改爲下邳縣。置郡不改。後周改東徐州爲邳州。隋開皇三年罷郡。郡所領縣。並屬邳

州。大業二年省邳州。以縣屬泗州。唐武德四年又置邳州。貞觀元年又省爲縣。即今理是也。宋建淮陽軍。令縣屬焉。舊唐書地理志。下邳縣。漢下邳

郡。元魏置東徐州。周改邳州。隋廢。武德四年復置邳州。領下邳。郯。良城。三縣。貞觀元年廢邳州。仍省郯良城二縣。以下邳屬泗州。元和中復屬徐州。

下邳史記張良撃秦皇帝慱浪沙中。秦皇怒。求賊急。良乃亡匿下邳。漢書張良曰臣始起下邳。西漢書地理志下邳。注萬嶧山在西。

古文以爲嶧陽。有鐵官。莽曰閏險。應劭曰邳在薛。其後徙此。故曰下。臣瓚曰有上邳。故曰下邳也。師古曰瓚說是縣名。屬東海郡。史記項羽本紀。項

梁渡淮。黥布蒲將軍亦以兵屬焉。凡六七萬人。軍下邳。 淮陰侯傳。漢五年正月。徙齊。王信爲楚王。都下邳晉書所見唯劉下邳。注。謂劉裕也。南史

江革傳。革事母孝。轉客下邳。貧窮棵跣。行傭以供母。資治通鑑唐懿宗咸通十年五月。沂州遣軍圍下邳。注。下邳縣屬徐州。九域志。在州東一百八

十里。龐勛命鄭鎰救之。鎰帥死部來降。 昭宗光化二年。朱全忠自將救徐州。楊行宻聞之。引兵去。汴人追及之於下邳。注。下邳古縣。唐屬徐州。九

域志在徐州東一百八十里。殺千餘人。山陽志歷代攻守事實 後漢建安元年。𡊮術攻劉備以爭徐州。備使司馬張飛守下邳。自將拒於盱眙淮

陰。相持經月。更有勝負。下邳相曹豹。陶謙故將也。與張飛相失。飛殺之。城中乖亂。𡊮術與吕布書。勸令襲下邳。許助以軍糧。布大喜。引軍水陸東下。

備中郎將許耽開門迎之。張飛敗走。布虜備妻子。及將吏家口。備聞之引邇比至下邳。兵潰。備收餘兵東取廣陵。謝原幼宻庵詩藁謝原幼下邳待

月詩 萬里吳船泊下邳。秋風短髩欲成絲。孰無韓信酬金志。已後張良進履時。河水東遷非禹跡。嶧山西峙尚秦碑。鱣魚黍酒沙頭辦。今夜如何

月上遲。元王景初蘭軒集下邳有感詩 圮橋千古舊名存。猶指劉侯話本因。進履不逄秦父老。策封安得漢宗臣。壯懷鬱鬱重回首。世事悠悠一

欠伸。三卷素書傳教了。不應豪傑便無人。

邳姓與丕同。 宫音。 清河。史記夏禹車正奚仲。自薛封于邳。望于信都

邳彤東漢書列傳彤。字偉君。信都人也。父吉爲遼西太守。彤初爲王莽和成率正。東觀記曰。王莽分鉅鹿爲和成郡。居下曲陽。以彤

爲率正也。世柤徇河北。至下曲陽。彤舉城降。復以爲太守。留止數日。世祖北至薊。會王郎兵起。使其將徇地。所到縣莫不奉迎。唯和成信都堅守不

下。彤聞世祖從薊還。失軍。欲至信都。乃先使五官掾張萬。督郵尹綏。選精騎二千餘匹。緣路迎世祖軍。彤尋與世祖會信都世祖雖得二鄕之助。而

兵衆未合。議者多言可因信都兵自送西還長安。彤庭對曰。議者之言。皆非也。吏民歌吟思漢乆矣。故更始舉尊號而天下嚮應。三輔清宫除道

以迎之。一夫荷戟大呼。則千里之。將無不捐城遁逃。虜伏請降。自上古以來。亦未有感物動民其如此者也。又卜者王郎。假名因埶。驅集烏合之衆。

遂震燕趙之地。况明公奮二部之兵。揚嚮應之威。以攻。則何城不克。以戰。則何軍不服。今釋此而歸。豈徒空失河北。必更驚動三輔。墮損威重。非計

之得者也。若明公無復征之意。則雖信都之兵。猶難會也。何者。明公既西。則邯鄲城民。不肯捐父母。背城主。而千里送公。其離散亡逃可必也。世祖

善其言而止。即日拜彤爲後大將軍。和成太守如故使將兵居前。比至堂陽。堂陽已反。屬王郎。彤使張萬尹綏先曉譬吏民。世祖夜至。即開門出迎。

引兵撃破白奢賊於中山自此常從戰攻。信都復反。爲王郎郎所置信都王捕繫彤父弟及妻子。使爲手書呼彤曰降者封爵不降族滅。彤涕泣報

曰。事君者不得顧家。彤親屬所以至今得安於信都者。劉公之恩也。公方爭國事。彤不得復念私也。會更始所遣將攻㧞信都。郎兵敗走。彤家屬得

免。及㧞邯鄲。封武義侯。建武元年。更封靈壽侯。靈壽。縣名。故城在今恒州靈壽縣西北。行大司空事。事帝入洛陽。拜彤太常。月餘日轉少府。是年免

復爲左曹侍中。前書曰侍中有左右曹。入侍天子。故曰侍中。常從征伐。六年就國彤卒。子湯嗣。九年徙封樂陵侯。樂陵。縣名。屬平原郡。故城在今滄

州。樂陵縣東也。十九年湯卒。子某嗣。史嗣名也無子。國除。元初元年。鄧太后紹封彤孫音爲平亭侯。音卒。子柴嗣。初張萬。尹綏與彤俱迎世祖。皆拜

偏將軍。亦從征伐。萬封重平侯。綏封平䑓侯。重平。縣名。屬勃海郡。故城在今安德縣西北。臣賢案平䑓縣屬常山郡。諸本多云平䑓者。誤也。論曰凡

言成事者。以功著易顯。謀幾初者。以理隱難昭。幾者。事之先見者也。斯固原情比迹。所宜推察者也。若迺議者欲因二郡之衆。建入關之策。委成業。

臨不測。而世主未悟。謀夫景同。邳彤之廷對其爲幾平。語曰一言可以興邦。論語曰。魯定公謂孔子之言。斯近之矣。唐宋名賢論東坡曰王郎反河

北。獨鉅鹿信都爲世祖堅守。世祖旣得二郡。議者以謂可因二郡兵自送還長安。惟邳彤不可。以爲若行此策。豈徒空失河北。必更驚動三輔。公若

無復征戰之意。則雖信都之兵。猶難會也。何者。公旣西。則邯鄲之兵。不肯捐父母。背城主。而千里送公。其離散逃亡可必也。世祖感其言而止。蘇子

曰此東漢興亡之决。邳彤可謂漢之元臣也。景德契册之役。羣臣皆欲避狄江南。獨萊公不可。武臣中獨高瓊與萊公意同耳。公旣爭之力。上曰卿

文臣。豈能盡用兵之利。萊公曰請召高瓊。瓊至。乃言避狄爲使。公大驚以瓊爲悔也。已而徐言避狄固爲安。但恐扈駕之士。中路逃亡。無與西南者

耳。上乃大驚。始决意北征。瓊之言大畧似邳彤。皆一時雄傑也。洪邁容齋三筆邳彤酈商論漢光武討王郎。時河北皆叛。獨鉅鹿信都堅守。議者

謂可因二郡兵自送還長安。惟邳彤不可。以爲若行此策。豈徒空失河北。必更驚動三輔。公旣西。則邯鄲之兵。不肯皆城主而千里送公。其離散逃

亡可必也。光武感其言而止。東坡曰此東漢興亡之决。邳彤亦可謂漢之元臣也。彤在雲䑓諸將中。不爲人所標異。至此論出。職者始知其然。漢高

祖沒。吕后與審食其謀曰。諸將故與帝爲編户民今乃事少主。非盡族是。天下不安。以故不發喪。酈商見食其曰。誠如此。天下危矣。陳平灌嬰。將十

萬守滎陽。樊噲周勃將二十萬定燕代。比聞帝崩。諸將皆誅。必連兵還嚮。以攻關中。亡可蹻足待也。食其入言之。乃發喪。然則是時漢室之危。幾於

不保酈商咲談間。廓廓無事。豈不大哉。然無有表而出之者。迨吕后之亡吕祿據北軍商子寄紿之出游。使周勃得入。則酈氏父子之於漢。謂之社

稷臣。可也。寄與劉揭同說吕祿解。將印。及文帝論功。揭封侯。賜金。而寄不録。平勃亦不爲之一言。此又不可曉者。其後寄嗣父爲侯。又以罪免。惜哉。

邳柏三國志柏。荆楚名族。仕蜀。爲黄門侍郎。

洪武正韻鋪杯切。大岯。山名。說文。山再成曰岯。又曰山一成。亦作伾。又賄韻。許慎說文。丘再成者也。一日瓦未燒。从土不聲。芳杯切。爾雅山一成

坯。郭璞注書曰。至于大伾。邢昺䟽釋曰。案此文則山上更有一山。重。累者名坯。書曰者。禹貢文也。孔安國云山再成曰伾。與此不同者。盖所見異也。

鄭玄云。大伾在修武武德之界。張楫云成皋縣山也。漢書音義。臣瓚以為皆非。今黎陽縣山臨河。豈不是大岯乎。瓚意當然。張參五經文字坏。普梅

切。又音陪。徐鍇通釋普杯反。宋重修廣韻符悲切。丁度集韻鋪枚切。或作伾。坯。𠂾又鋪來切。司馬光類篇岯。攀悲切又貧悲切。又普鄙切。又部鄙切。

坏。又蒲枚切。墻也。又披尤切。坯。又五忽切。張有復古編别作坏。非。婁機廣干祿字音邳。皆山名。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

。或从土。。或从。字潫博義尚書。至于大岯。注。再重曰英。一重曰邳。括地理志云。大邳山。今名黎陽東山。又曰青壇山。在衛州黎陽也。韻會定正

字切滂圭。滂娉偏岯。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並六書統。

並六書統。

登大岯宋張舜民畫墁集東郡韓延壽。黎陽李魏公。一時推豐弟。累代想英雄。草木芳菲外。山河感慨中。但逢川上客。不見狎鷗翁。

洪武正韻鋪杯切。開也。分也。散也。又荷衣曰披。亦作被。又賄未二韻。許慎說文从旁持曰披。从手皮聲。敷羈切。楊雄方言披。散山。東齊器破曰披。

劉熙釋名翣兩旁引之曰披。披。擺也。各於一旁引擺之。備傾倚也。徐锴通釋周禮曰。哭執披。史記無不披靡。謂四向而𣪚也。坯卑反。司馬光類篇攀

糜切。又披義切。散也。又彼義切。柩行夾引棺者。又平義切。吳棫韻補叶音滂禾切。劉邰趙都賦。布護中林。緑延陵門。從風發矅。猗靡雲披。妻機廣干

祿字又普靡切。裂也。从木。碑詭反。木名。戴侗六書故撥開也。史記曰。披山通道。因之爲披衣之披。又普靡切。披靡風之所吹。披𣪚偃靡也。别作旇。說

文曰。旌旗旋靡也。又披義切。記曰飾棺。君熏戴六。熏披六。康成曰披。匛行夾引棺者。婦人之眼。披於表者曰披。别作帔。說大曰。私農謂席帔也。飾棺

之披。與婦人羣帔義同。陸氏讀彼義切。非。郭守正紫雲韻又紙韻乃披靡字。王柏正始音鋪卑切。開謂之披鋪彼切。分謂之披。釋行均龍龕手鑒𤿐。

俗。翍。或作披。今普皮反。韓道昭五音類聚又彼寄切。禮。大喪。士執披。持棺者也。又四美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𢱈。隷正。披。省。熊忠韻會舉要宫

次清音。通作翍。漢楊雄傳。狓桂椒。注古披字。亦通作鈹。荀子。滑鈹輕重。吏謹持之。注與披同。又紙韻。項籍傳。漢軍皆披靡。普彼切司馬相如傳。罔不

披靡。丕靡切。趙謙聲音文字通澇丌切。俗用柀鈹。左傳。柀苦苫。方音如帊不出。又分肉也。作㱟㨢。非。又耕也。作耚非。借張羽貌。作翍。非。雙音。見上

聲。又迹韻。韻會定正字切澇圭。滂娉偏披。 古史記。經。郭忠恕永安院殿記。並見杜从

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 楚相碑洪邁漢隷分韻。六書統。

虞世顔真行卿。書蘇草軾。書王義之。 王獻之。靖。鮮子樞草書集韻。

昌披離騷何桀紂之昌披兮。惟捷徑以窘𡵯紛披文選凱風紛披。蘇東坡詩海天風兩看紛披。離披

柳宗元詩驚風上離披。不停披韓愈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

洪武正韻鋪杯切。左傳襄十四年。被苦蓋。人見隊韻。丁度集韻攀糜切。椙被。不带也。孫氏字說楊雄傳。亡春風被離。被讀曰披。楊桓六書統滂母。

又皮彼切。統聲。。隷。被。峟。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又荷衣曰被漢古今人表被衣。史記漢綘侯世家。甲楯五百。被通作披。趙謙聲音文字通滂丌

切。楚詞何桀紂之昌被兮。注昌被。衣不带之貌。今儃用披。雙音。見几韻。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被。

六書 六書統。

洪武正韻鋪杯切。張羽。顧野王玉篇普皮切。張也。亦作披。陸法言廣韻羽張之貌。宋重修廣韻敷羈切。丁度集韻攀糜切。或書作𦐢。司馬光類篇又

滂未切。飛貌。又平義切。羽也。釋行均龍龕手鑑普碑切。孫氏字說楊雄傳。翍桂椒。鬱移楊。翍。古披字。楊桓六書統滂母。。从羽皮聲。統聲。翍。隷。翍省。

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𡞄偏翍。 文。古史記。石經。並見杜从古集篆古

文韻海。六書統。 六書統。 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割肉開肉。陸法言廣韻又匹靡切。宋重修廣韻敷羈切。丁度集韻攀糜切。剖肉也。或作㨢。司馬光類篇又部靡切。楊桓六書統滂

母。。原聲。。隷。正。省。或从罷。省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魏柔克正字韻綱普麋切。折也。字潫慱義篇夷切。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㱟。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旗靡。許慎說文。旌旗披靡也。从㫃皮聲。敷羈切。顧野王玉篇普皮切。徐鍇通釋披靡。四𣪚貌也。坏卑反。丁度集韻攀糜切。司馬

光類篇攀悲切。麾謂之旇。又母被切。旌旗貌。又平義切。釋行均龍龕手鑑普宜反。揚桓六書統滂母。。統聲。。隷。旇省。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字

潫慱義又平秘切。趙謙聲音文字通滂丌切。麾也。作鉢鈈。非。左傳以靈姑鈈。俗字。又旌示旇靡也。俗儃用披。韻書定正字切滂圭。滂娉偏旇。

義雲章。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六書統。

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耕也。顧野王玉篇匹皮切。亦作𤱍。小高也。又普皮切。耕外地。宋重修廣韻敷羈切。丁度集韻攀悲切。司馬光類篇攀糜切。又普火

切。𤱍小高貌。釋行均龍龕乎鑒耚。疋宜反。楊桓六書統滂母。。从未皮聲。原聲。隷。耚。者。。从田皮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清音。字潫慱義篇宜切。

韻會定正字切滂圭。滂𡞄偏耚。 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並六書統。

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𠜱洪武正韻鋪杯切。削也顧野王玉篇𠜱。匹迷切。又。匹奚切。斫也。又方蔑切。陸法言廣韻𠜱斫。丁度集韻篇迷切。司馬光類篇又頻脂切。斫也。又匹

計切。割也。楊桓六書統滂母。 或从𣬉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清音。通作批。杜詩竹批雙目峻。 並六書統。

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磇霜顧野王玉篇砒。房脂。扶迷。普兮三切。石也。陸法言廣韻石藥出通書。孫愐唐韻匹攴切。宋重修廣韻匹迷切。丁度集韻篇迷

切。或作磇。又頻脂。駢迷。二切。戴侗六書故 。毒石也。又作碑。釋行均龍龕手鑒步迷反。楊桓六書統滂母。。與砒同。从石𣬉聲。磇。隷。。从石比聲。

並六書統。 並六書統。張錦溪草書集韻。

洪武正韻鋪杯切。箭鏃。楊雄。方言箭鏃廣長而簿鐮謂之錍。普啼反。陸法言廣韻錍。斧。又方攴切。宋重修廣韻匹迷切。丁度集韻篇迷切。方言或作

鈚。鎞。鎞。楊桓六書統滂母。或从比聲。或從七聲。並與錍同。熊忠韻書舉要宫清音。字潫慱義篇夷切。說文鈭錍也。博雅。錍謂之銘。

並六書統。 並六書統。

鋪杯切。許慎說文。大鱯也。其小者名鮡。从魚丕聲。敷悲切。爾雅魾。大鱯。小者鮡。刑昺䟽釋曰。鱯之大者别名魾。小者别名鮡也。楊雄方言魴魾。江

東呼魴魚爲鯿。一名魾。魴。音房。魾。音毗。孫愐唐韻又音丕。丁度集韻頻脂切。魴也。或作魾。司馬光類篇攀悲切。又貧悲切。戴侗六書故。大鱯也。鱧

鱯也。又𩸄鱧也。孫氏曰鱯。胡七反。𩸄。胡瓦切。鱯𩸄特一字。釋行均龍龕手鑑符悲反。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又房脂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魚

丕聲。統聲。或从㔻熊忠韻會舉要宫濁音趙謙聲音文字通滂丌切。互見鱯注。 集韻見杜從古集篆古文韻海。

徐鉉篆韻。  並六書統。鮮于樞草書集韻。

鋪杯切。許慎說文。不肖也。从女否聲。讀若竹皮箁。匹才切。篆楊桓六書統滂母。趙謙聲音文字通滂傀切。方音見苟韻。書六書統。 

娝氏羅泌路史黄帝紀。娝氏。黄帝之後。

鋪杯切。許慎說文。短須𩬊貌。从須否聲。敷悲切。陸法言廣韻鋪回切。徐鍇通釋甫友反。丁度集韻䫠䫠。攀悲切。或从丕。司馬光類篇又貧。悲切。䫠

又芳無切。美𩬊謂之䫠。又普溝切。又蒲侯切。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五音類聚𩔌。平羈切。𩔻。方于。步侯。二切。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从須丕

聲。。隷。 集韻見杜從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六 隷書統。書並六書統。

鋪杯切。許慎說文。魚名。从魚皮聲。敷羈切。陸法言廣韻魚鮍。徐鍇通釋魚也。坏卑反。丁度集韻鮍鮍。攀糜切。一曰破魚。或从披。釋行均龍龕手鑑

鮍。正。鮍今。音披。韓道昭五音類聚鮍𣃣二。普皮切。又匹皮切。𩹄魚也。楊桓六書統滂母。。統聲。。隷。。省。。俗。或曰魚之破者。趙謙聲音文字通滂

丌蒃切。書馬日磾集。集韻。並見杜從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

同隷上。書六書統。

𤵛鋪杯切。顧野王玉篇補回切。癥結痛也。韓通昭五音類聚癥結病也。亦作𤷁。揚桓六書統滂母。。鋪枚切。博雅。胗喑刅也。又弱也。从疒咅聲。又苻鄙

切。統聲。痞。隸。 六書 隸統。書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花盛也。司馬光類篇攀悲切。艸木花盛貌。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母。。原聲。

六書統。 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普眉切。宋重修廣韻敷悲切。丁度集韻攀悲切大面謂之䪹司馬光類篇又蘖皆切又蒲枚切。曲頤也。楊桓六書統滂母。。从

頁丕聲。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普悲切。被𩬊走貌。陸法言廣韻髬髵。猛獸奮鬛貌。宋重修廣韻敷悲切。丁度集韻䯱𩬴。貧悲切。或从㔻。司馬光類篇攀悲切。又

鋪枚切。䯱。多湏貌。釋行均龍龕手鑑音丕。𩬊亂散貌也。——。二俗。普悲反。正作髬字。又去聲。韓道昭五音類聚符悲切。又芳枚切。又音皮。𩬊謂之

䯱。楊桓六書統滂母。。从髟丕聲。原聲。字潫博義敷羈切。䯱。同上。集韻。見杜從古集篆古文韻海。

書隷統。書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匹杯切。痴也。瘡也。陸法言廣韻弱也。宋重修廣韻芳胚切。丁度集韻鋪枚切。博雅。胗㾦創也。司馬光類篇又滂佩切。釋行均龍

龕手鑑普杯反。楊桓六書統滂母。。原聲。隷。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匹之。皮美。二切。器破也。陸法言廣韻器破而未離。宋重修廣韻𤿎。敷羈切。司馬光類篇篇夷切。又普鄙切。方言南楚謂器破未

離曰𤿎。又部鄙切。齊楚謂璺曰𤿎。又匹寐切。又攀糜切。鄭樵六書畧諧聲。韓道昭五音類聚音披。楊桓六書統滂母。。从比从。支。言已支離而猶相

比也。原注 。隷。或从𤿎。省。篆匹夷切。从支比聲。原聲。書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雙行註文|

書隷統。書並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符碑切。剥也。司馬光類篇攀糜切。刀析也。又蒲糜切。又披義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刀皮聲。原聲。。隷。字潫博義敷羈切。又

被。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普皮切。恐也。韓道昭五音集韻憂也。五音類聚怶義切。正作怶。衣怶也。字潫博義敷羈切音披

𨧦鋪杯切顧野王玉篇方皮切。鉏也。丁度集韻攀糜切。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

鋪杯切。顧野王玉篇普梅切。唾聲。丁度集韻鋪枚切楊桓六書統滂母。。原聲。字潫博義芳杯切音杯

六書六書統。

鋪杯切。陸法言廣韻鴞也。宋重修廣韻符悲切。丁度集韻攀悲切。又貧悲切鳥名山海經鐘山欽䲹。化爲大鶚。狀如雕。音如晨鵠。韓道昭五音集韻

敷羈切。五音類聚敷悲切。又親佳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鳥丕聲。原聲。六書統。

𤬃鋪杯切。陸法言廣韻瓜𤬃。丁度集韻鋪枚切。宋重修廣韻芳胚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瓜苦聲。原聲。。隷。六書統。

鋪杯切。陸法言廣韻披抔。宋重修廣韻芳胚切。丁度集韻鋪枚切。手掬也司馬光類篇攀悲切披也。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五音類聚匹眉切。楊

桓六書統滂母。又薄侯切。協韻。統聲。。披也。从手丕聲。原聲。抷抷。隷。並六書統。

𡜊鋪杯切。陸法言廣韻普雷切。好色貌。又普才切。丁度集韻鋪來切。司馬光類篇鋪枚切。又班交切。又俯九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女缶聲。原聲。

隷。字潫博義芳杯切。妚。同上。又方九切。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陸法言廣韻狓猖貌。宋重修廣韻敷羈切。丁度集韻攀糜切。狓猖飛颺也。韓道昭五音類聚音披。楊桓六書統滂母。。猳。隷。狓。省。

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陸法言廣韻禾租。宋重修廣韻敷羈切。司馬光類篇攀糜切。廣雅稅也。又攀悲切。禾租曰秛。又敞爾切。又普靡切。又彼義切。釋行均龍龕乎

鑑普宜反。楊桓六書統滂母。。从禾皮聲。原聲椵。隷。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陸法言廣韻又芳髲切。宋重修廣韻敷羈切。丁度集韻攀糜切。方言。裙。陳魏之間謂之帔。一曰巾也。司馬光類篇又班糜切。又披義切。楊桓

六書統滂母。𢄭。六書統。

𩵣鋪杯切。陸法言廣韻魚名。宋重修廣韻芳胚切。丁度集韻鋪枚切。一曰魚臠未成䱹。楊桓六書統滂母。六書統。

鋪杯切。丁度集韻攀悲切。字林。大也。韓道昭五音集韻敷羈切。玉音類聚敷悲切。楊桓六書統滂母。大喜也。與嚭字同。統聲。

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丁度集韻鋪枚切。陶器範。一曰大也。楊桓六書統滂母。。从土孚聲。又方鳩切。恊韻。原聲。字潫博義芳杯切。

六書統。六書統。

𦙂鋪杯切。丁度集韻鋪枚切。肉臠未成醬。楊桓六書統滂母。𦙂。隷。字潫博義芳杯切。六書統。六書統。

鋪杯切。丁度集韻鋪枚切。人無行。楊桓六書統滂母。。統注。。隷。六書統。六書。

鋪杯切。丁度集韻鋪枚切。界埒也。太玄福則有膊。楊桓六書統滂毋。說見魚韻。敷毋。六書統。

𥹂鋪杯切。丁度集韻鋪枚切。滫粉麫爲劑。韓道昭五音類聚芳杯切楊桓六書統滂母。从米丕聲。原聲。𥹂。隷。六書統。

𡛡鋪杯切。丁度集韻攀縻切女子。韓道昭五音類聚敷羈切。楊桓六書統滂毋。从女皮聲。原聲。六書統。

𩎜鋪杯切。司馬光類篇鋪來切。爾雅。山一成曰𩎜。韋昭讀。楊桓六書統滂毋。義闕。六書統。

鋪杯切。司馬光類篇攀糜切。罷辜磔牲以祭。又班糜切。如熊黄白文。又蒲已切。勞也。又蒲己切。止也。論語欲罷不能陸德明讀部靡切。弱也。又補

靡切又部買切。說文。有罪也。从网能。言有賢而入網。而貫遣之。引周禮議能之辟。又部下切。止也。又柏迫切。判也。楊桓六書統滂毋。。本蒲糜切。借

爲此聲。統注罷。隷省。字溱博義敷羈切。音披。六書隷統。書六書統。

鋪杯切。司馬光類篇攀悲切。鳥名。又非尾切。說文。别也。又府尾切。又匹寐切。橐䨽。鳥名。又㔻秘切。楊桓六書統滂毋。。别非也。从已从非。别非當自

已始也。統注。䨽隷。書統。六書

炋㶨鋪杯切。釋行均龍龕手鑒俗音丕。火也。亦作㶪。又音休。楊桓六書統滂毋。並專悲切。从火丕。省聲。

並六書統 

𣬼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集韻毛也。五音類聚音披 

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普悲切。正作髮。又去聲。𣬾。音丕

𣬮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普悲切。正作髤字。又去聲

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丕。 

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篇音㔻。花盛也 

𡊝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丕。

𠟈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普威切。

鋪杯切。韓道昭五音類聚音柸。

鋪杯切。字溱博義方回切。小阜也。

鋪杯切。字潫博義孚圭切。握也。

洪武正韻謨杯切。衆枝。又姓。毛詩傳。枝曰條。幹曰枚。左傳。南枚筮之。杜預曰。不指其事。汎卜吉凶。枚卜功臣。周禮。有銜枚氏。顔師古注

漢書。枚狀如箸横銜之。繣絜於項。繣。結凝也。絜。繞也。又馬檛。左傳裹十八年。以枚數闔。許慎說文幹也。可爲杖。从木从攴。詩曰施于條枚。莫桮切

陸法言廣韻枝也。亦姓也。郭忠恕偑觽集枝𣏽上章移翻。枝柯。下莫回翻條枝。徐鍇通釋自條而出也。故尚書曰枚卜功臣言一一卜之也。今人言

一枚。二枚。春秋傳曰。以枚數闔。枚。馬鞭也。言以馬鞭數門扇之版也。此字會意。莫惟反。宋重修廣韻亦姓。漢有淮南枚乘。丁度集韻枚。箇。凡也。戴侗

六書故。條之摶直者也。詩云。伐其條枚。故小木因以枚數。按枚。玫。皆以文為聲。楊桓六書統明毋。。統聲。熊忠韻會舉要宫次濁音。今文作枚。王

氏曰凡數物曰枚。數事曰條。禮記。下皆銜枚。注疏云。止喧囂也。又考工記。鳬氏爲鐘帶謂之篆。篆閒謂之枚。枚閒謂之景。注帶所以介其名也。枚。鐘

乳也。李存古正字枚。與玫瑰同。从文。它元。韻會定正明傀切。枚卜。枚筮。謂一箇二箇。卜之筮。之也。又銜枚。銜之於口以止語也。字切明傀。明民眠枚。

上林斗。並汾陰鼎見楊鈞鍾鼎集韻。文。說文並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 

徐鉉篆韻。六書統。芾。鮮于樞見草書集韻。

銜枚周禮銜枚氏。掌司囂。國之大祭祀令禁無囂。軍旅田役。令銜枚禁囂呼嘆嗚於國中者。行歌𡘜於國中之道者。太平御覧詩曰

我東曰歸。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鄭玄曰。勿。猶無也。女制彼裳衣而來。謂兵服也。示初無行陳銜枚之事也。禮記曰升正柩。諸侯執綍五

百人皆銜枚。 周禮。夏官中軍以輦令鼓。鼓人皆三鼓。羣司馬振鐸。車徒皆作。遂鼓行徒銜枚而進。大獸公之。小禽私之。 國語。吳王起師軍于江

北。越王軍于江南。越王乃令左軍銜枚。溯江五里以須。亦令右軍銜枚。踰江五里以湏。賈逵曰。逆流而上曰泝。侄渡曰踰。湏。待也。夜中乃令涉江。鳴

鼓中水以湏。越王以其中軍私率六千人銜枚。以襲攻之。吳師大北。史記。項梁率師攻秦。秦使章邯距梁。章邯夜銜枚撃楚。煞項梁。 陸賈楚漢

春秋。高祖向咸陽。南趣宛。宛堅守不下。乃匿其旌旗。人銜枚。馬束口。龍舉而翼奮。鷄未鳴圍宛城三匝。宛城降。 漢書。秦將章邯圍魏王咎於臨濟。

田儋都甘切。將兵救魏。章邯夜銜枚撃。大破齊軍。煞儋於臨濟下。趙充圍撃西羌。至金城。湏兵滿萬騎。欲渡河。恐爲虜所遮。即夜遣三校銜枚先渡。

渡輙營陣會明畢。 東觀漢記吳漢伐蜀。分營於水南水北。北營戰不利。乃銜枚引兵徃合水南營大破公孫述。 梁柞國統。孫權嘗腸甘寧酒

米寧以米賜賬下。乃以銀碗酌酒自飲。次與其郡督。次酌其次命銜枚出斫敵。 王隠晋書。母丘儉。文欽。反。遣鄧艾進屯樂嘉。欽果夜銜枚襲艾等。

昧爽至于城下。 王浚都𥆳幽州諸軍事。成都王使和演發兵殺浚。單于以演謀告浚。州府遍近。銜枚宻嚴。夜與單于圍演。演持白幡請降。 宋書

柳元景揔軍北討。元景至弘農。營於開方口。衆軍並造陝下。元景遣軍副柳元怙。簡步騎二千。一宿而至。遂合戰。元怙悉偃旗鼓。士馬皆銜枚。潛。師

伏甲而進。既出賊不意。虜衆大駭。 劉誕作亂。孝武帝使沈攸等伐之。於是龍驤將軍卜天生。推車塞壍。率敢死數百人。銜枚先登。 𡊮淑傳淑上

議曰。宜選敢悍數千。鶩行潛掩偃旗裹甲。鉗馬銜枚。 晉陽秋曰。初魏軍始入蜀。劉禪分。二千人付羅獻留守吳聞蜀敗。遂起兵。遣盛憲謝詢等水

陸並到。說獻以合從。之計獻謂諸將曰。今處孤城。百姓無主。吳人因釁。公敢西過。宜一决戰以示衆心。遂銜枚夜出。撃破憲。 盧綝晉四王起事曰

天子自鄴至洛。右將軍張方逼帝幸長安。河問王率叅佐到霸水上迎。人兵去路百餘步。銜枚屯列。 崔鴻後秦録永和二年遣武衛姚鸞營于大

路。晉將沈林子簡其軍中精鋭未進等銜枚夜襲鸞營。鸞死之。 前凉録張璩字元琰。年十四。拜奉車都尉。從梁肅征隴右。與王擢遇於邢崗。相拒

十日。璩銜枚宻撃。天破之。由是顯名。 又蜀録曰李特使弟驤屯軍毗橋以備羅尚。尚遣將張興僞降於驤。以觀虛實。興夜歸白尚。尚遣精勇萬人。

銜枚隨興夜襲驤營。及。將士奔于流栅 越純書吳王阖閭問五子胥軍法。子胥曰王身將即疑船。旌麾兵戟與王船等者七艘將軍疑舩。兵戟與

將軍船等三舩。皆居於大陣之左右。有敵即出就障。吏卒皆銜枚。敖歌撃鼓者斬。 曹瞞傳公將襲𡊮紹軍。乃選精鋭步騎。皆銜枚縳馬口。夜從

間道出。人抱東薪。至紹圍屯。大放火。營中驚亂。大破之。 太公六韜以少撃衆。必以日之暮。人操炬火。合則滅之。或鼓呼而行。或銜枚而止。 吳孫

子三十二壘經靈輔曰移車移旗。以順其意。銜枚而陳分師而伏。後至先撃。以戰則克。魏文帝兵書要畧。銜枚母喧嘩。唯令之從。 左思吳都賦銜

枚無聲。悠悠斾旌。伐其條枚詩召南遵彼汝墳。伐其條枚。未見君子。惄如調飢。施于條

詩莫莫葛藟。施于條枚枚枚詩實實枚枚。注。實。鞏固。枚。礱宻也。部尊一枚周禮冬官

輪人爲盖。十分寸之一。謂之枚。部尊一枚。注。部。盖斗也。尊。高也。盖斗上隆高一分也。篆間謂枚周禮鳬氏爲鐘。篆間

謂之枚。枚謂之景。注。鄭司農云枚鐘乳也。玄謂今時鐘乳。俠鼓與舞。每處有九。面三十六。珠十枚通鑒魏文俟徑寸珠。照前

後十二。乘者十枚。桃七枚漢武内傳王母以桃七枚與武帝。紙九萬枚唐語林王右軍

爲會稽。庫中有箋紙九萬枚。造物九十枚南史宋明帝奢費。每所造制。必爲正御三十。副御。次副。又各三十。湏

一物輙造九十枚。民不堪命。企及揚枚唐書杜甫。字子美。玄宗命宰相試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數上賦頌。因高自

稱道。且言臣之述作。雖不足鼓。吹六經。至沉鬱頓挫。隨時敏給。揚雄。枚臯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棄之。枚櫰唐語林叢有似

薔薇。其花葉稍大者。時人謂之枚櫰。音環實語訛。强名也。當呼爲梅槐。槐在灰部。韻音回。按江陵記云洪亭村下有梅槐村。當因梅與槐合生。遂以

名之。今似薔薇者。得非分枚條而演微哉。至今葉形尚處梅槐之間。可取此爲證。且未見梅櫰之義也。真使便爲玫瑰字。豈百花中獨珎是取象於

玫瑰耶。玫𤩶。亦音回。不音瑰字音環者。是瑰。音回者。是玫瑰。字書有證。進枚文苑英華于公異進枚狀右臣得所由狀送前件

物至臣所者。臣輙令塋拭。非是常珍。宜在昇聞。輙敢上獻。陰陽造化。神妙潛功。羣生旣偶於昌期。靈貺豈私於聖德。伏惟皇帝陛下。化通立默。躬贊

昇平。神功所以服不庭。大孝所以尊清廟。故天惟儲慶。雲物表瑞於非煙。地不韜珍。寳玉騰光於内府。陛下方弘至道。爰紀殊祥。仰聖德而彌高。在

天心而難讓。至如此寳。安敢無言。觀其形製摽奇。非一時之物精輝旁射。逾百鋉之珍。臣輙比擬他金。光芒獨映。求之故事。未或前聞。表孝通誠。美

已彰於盈缶。徵神録異。慶常美於化鈞。况其賦質堅剛。銷形盞斚。膺大雅獻酬之用告太平歡樂之符。時佇休明。潛躍乆同於瓦礫。道合交泰。或器

堪佐於樽罍。况因封管而生。似表微裏而獲。儻從殊貸。是更褒楊。必取類於金堅。至遂成於家寳。期於銘刻。傳在子孫。長承聖主之恩。使效微臣之節。

枚根西漢書西南夷傳。粤嶲蠻任貴。殺太守枚根。自立爲功榖王。注。枚根。太守姓名也。

枚赫西漢書衡山王傳。衡山王有逆計。迺使孝客江都人枚赫。陳喜。作輣車。鍜矢。刻天子壐。將相軍吏印。

枚乘西漢書枚乘字叔。淮陰人也。爲吳王濞郎中。吳王之初怨望謀爲逆也。乘奏書諫曰。臣聞得全者全昌。失全者全亡。舜無立錐

之地。以有天下。禹無十户之聚。以。王諸侯。師古曰聚。聚邑也。音才踰反。湯武之土。不過百里。上不絶三光之明下不傷百姓之心者。有王術也。師古

曰德政和平。上感天象。則日月星辰無有錯謬。故言不絶三光之明也。故父子之道。天性也。忠臣不避重誅以直諫。師古曰言父子君臣。其義一也。

則事無遺策。功流萬世。臣乘。願披腹心而效愚忠。唯大王少加意念惻怛之心於臣。乘言。夫以一縷之任。係千鈞之重。上縣無極之高。下垂不測之

淵。雖甚愚之人。猶知哀其將絶也。馬方駭。鼓而驚之。師古曰駭。亦驚也。鼓撃鼓也。係方絶。又重鎮之。係絶於天。不可復結。隊入深淵。難以復出。其出

不出。間不容𩬊。蘇林曰。改計取福。正在今日。言其激切甚急也。能聽忠臣之言。百舉必脫。師古曰。脱者。免於禍也。音土沽反。必若所欲爲。危於絫卯。

難於上天。變所欲爲。易於反掌。安於太山。今欲極天命之壽。敞無窮之樂究萬乘之藝。師古曰敝。盡也。究。竟也。不出反掌之易。以居太山之安。而欲

乘絫卯之危。走上天之難。師古曰。走。趨向之也。音奏。此愚臣之所以爲大王惑也。人性有畏其景而惡其跡者。郤背而走。迹愈多。景愈疾。師古曰背。

音步内反。不知就陰而止。景滅迹絶。欲人勿聞。莫若勿言。欲人勿知。莫若勿爲。欲湯之凔。鄭氏曰音悽愴之愴。寒也。一人炊之。百人揚之。無益也。師

古曰炊。謂爨火也。不如絶薪止火而已。不絶之於彼。而救之於此。譬猶抱薪而救火也。養由基。楚之善射者也。去楊葉百步。百發百中。楊葉之大。加

百中焉可謂善射矣。然其所止。迺百步之内耳。比於臣乘。未知操弓持矢也。師古曰乘自言所知者逺。非止見百步之中。故謂由基爲不曉射也。福

生有基。禍生有胎。服虔曰基。胎。背始也。納其基。絶其胎。禍何自來。師古曰納。猶藏也。何自來。言無所從來也。泰山之霤穿石。單極之䋁斷幹。孟康曰

西方人名屋梁爲極。單。一也。一梁。謂井鹿盧也。言鹿盧爲綆索乆斷井幹也。晋灼曰䋁。古綆字也。單。盡也。盡極之綆斷幹。幹。井上四交之幹。常爲

汲索所契傷也。師古曰晉說近之。幹者。交木井上以爲欄者也。孟云鹿盧。失其義矣。䋁綆。皆音鯁。鍥。契。皆刻也。音口計反。水非石之鑽。索非木之鋸。

漸靡使之然也。師古曰靡。盡也。夫銖銖而稱之。至石必差。寸寸而度之。至丈必過。鄭氏曰石。百二十斤。張晏曰乘所轉四萬六千八十銖而至於石。

合而稱之。必有盈縮也。師古曰言自小小以至於大。數則有輕重不同也。度。音徒各反。石稱丈量。徑而寡失。師古曰徑。直也。夫十圍之木。始生如蘖。

足可搔而絶。手可擢而㧞。師古曰如蘖。言若蘖之生牙也。搔。謂抓也。搔。音索高反。抓。音莊交反。據其未生。先其未形也。磨礱底厲。不見其損。有時而

盡。師古曰礱。亦磨也。底。柔石也。厲。卓石也。皆可以磨者。礱。音聾。種樹畜養。不見其益。有時而大。積德絫行。不知其善。有時而用。棄義背理。不知其惡。

有時而亡。臣願大王孰計而身行之。此百世不易之道也。吳王不納。乘等去而之梁。從孝王游。景帝即位。御史大夫晁錯爲漢定制度。損削諸侯。吳

王遂與六國謀反。舉兵西鄉。師古曰鄉。讀作嚮。以誅錯爲名。漢聞之。斬錯以謝諸侯。枚乘復說吳王曰。昔者秦西舉胡戎之。難。北備榆中之關。師古

曰即今所謂榆關也。南距羌筰之塞。師古曰筰。西南夷也。音才各及。東當六國之從。師古曰從。音子從反。六國乘信陵之籍。孟康曰穆公子無忌號

信陵君。無忌嘗緫五國却秦。有地資也。明蘇秦之約。厲荆軻之威。並力一心以備秦。然秦卒。禽六國。滅其社稷而並天下。是何也。則地利不同。而民

輕重不等也。今漢據全秦之地。兼六國之衆。修戎狄之義。師古曰脩。恩義以撫戎狄。而南朝羌筰此其與秦地相什。而民相百。大王之所明知也。師

古曰地十倍於秦。衆百倍於秦。今夫讒諛之臣。爲大王計者不論骨肉之義。民之輕重。國之大小。以爲吳禍。師古曰言勸王之反。則於吳爲禍也。此

臣所以爲大王患也。夫舉吳兵以訾於漢。李奇曰訾。量也。師古曰。音子私反。璧猶蠅蜹之附羣牛。腐肉之齒利劍。鋒接必無事矣。師古曰蜹。蚊屬也。

齒謂當之也。蜹。音芮。又音人。悦也。天子聞吳率失職諸侯願責先帝之遺約。師古曰失職。謂柀削黜失其常分。今漢親誅其三公以謝前過。是大王

之威加於天下。而功越於湯武也。夫吳有諸侯之位。而實富於天子。有隱匿之名。而居過於中國。師古曰隱。謂僻在東南。夫漢並二十四郡。十七諸

侯。方輸錯出。運行數千里。不絶於道。其珍怪不如東山之府。張晏曰漢時有二十四郡。十七諸侯王也。四方更輸錯互。更出玟也。如淳曰東方諸郡

以封王侯。不以封者二十四耳。時七國謀反。其餘不反者十七也。東山吳王之府藏也。師古曰二說皆非也。言漢此時有二十四郡。十七諸侯。方軌

而輸。雜出貢賦。入於天子。猶不如吳之富也。轉粟西鄉。陸行不絶。水行滿河。不如海陵之倉。如淳曰言漢京師仰湏山東漕運以自給也。晉灼曰海

陵。海中山爲倉也。臣瓚曰海陵。縣名也。有吳大倉。師古曰瓚說是也。鄉。讀曰嚮。脩治上林。雜以離宫。積聚玩好。圈守禽獸。不如長洲之苑。服䖍曰吳

苑。孟康曰以江水洲爲苑也。韋昭曰長洲。在吳東。游曲臺。臨上路。不如朝夕之池。張晏曰曲臺。長安。臺臨道上。蘇林曰吳以海水朝夕爲池也。師古

曰三輔黄圖未央宫。有曲臺殿。深壁高壘。副以關城。不如江淮之險。此臣之所以爲大王樂也。師古曰言其富饒。及游宴之處。踰天子也。今大王還

兵疾歸。尚得十半。師古曰十分之中。可冀五分無患。故云尚得十半。不然漢知吳之有吞天下之心也。赫然加怒遣羽林黄頭。循江而下。蘇林曰羽

林黄頭郎。習水戰者也。張晏曰天子舟。立黄旄於其端也。師古曰鄧通以棹船爲黄頭郎。蘇說是也。襲大王之都。魯東海。絶吳之饢道。師古曰饢。古

饢字。梁王飭車騎。習戰射。師古曰飭與敕同飭。整也。積粟固守。以備滎陽。待吳之飢。大王雖欲反都。亦不得已。師古曰已。言終之辭。夫三淮南之計不

負其約。晉灼曰吳楚反。皆守約不從也。齊王殺身以滅其跡。晉灼曰齊孝王將閭也。吳楚反。堅守距三國。後樂布聞齊初與三國有謀。欲伐之。王懼。

自殺。師古曰齊王傳云吳楚已平。齊王乃自殺。今此枚乘諫書即已稱之。二傳不司。當有誤者。四國不得出兵其郡。晉灼曰膠東。膠西。濟南。淄川。王

也。發兵應吳楚。皆見誅。趙囚邯鄲。應劭曰漢將酈寄圍趙王於邯鄲。與囚無異。此不可掩。亦已明矣。師古曰言事已彰著。大王已去千里之國。而制

於十里之内矣。師古曰梁下屯兵方十里也。張韓將北地。如淳曰張。張羽。韓。韓安國也。時皆仕梁。北地良家子。善騎射者也。師古曰將北地者。言將

兵而處吳軍之北以距吳。非北地良家子也。張羽。韓安國。不將漢兵。如說非也。弓高宿左右。服䖍曰韓頽當也。如淳曰宿軍左右也。後弓高侯竟將

輕騎絶吳糧道。古曰宿。止也。言弓高所將之兵。屯止於具軍左右也。兵不得下壁。軍不得大息。臣竊哀之。願大王熟察焉。吳王不用乘策。卒。見禽滅。

漢旣平七國。乘由是知名。景帝召拜乘爲弘農都尉。乘乆爲大國上賓。與英俊並游。得其所好。不樂郡吏。以病去官。復游梁。梁客皆善屬辭賦。乘尤

高。孝王薨。乘歸淮陰。武帝自爲太子聞乘名。及即位。乘年老。迺以安車蒲輪徵乘。師古曰蒲輪。以蒲裏輸。道死。師古曰在道病死也。詔問乘子。無能

爲文者。後乃得其蘖子皋。師古曰蘖也。晁無咎濟北集枚乘事梁有愧於鄒陽。乘爲吳王濞郎中吳王之初怨望。謀爲逆也。乘奏書諫吳王不

納去而之梁。吳王遂與六國謀反。舉兵西鄉。漢聞之斬晁錯以謝諸侯乘復說云云吳王不用乘策。枚乘傳濞始謀反而未發也。鄒陽枚乘。皆其客。

皆諫。陽詞危濞。雖皆不聽。而亦皆不害之。盖害之則事未發而先聞。是以不敢。此濞之情也。至乘已去吳濞已舉兵。遂事不諫。乘復說之何補哉。夫

濞爲藩臣。連六國之兵以鄉漢。借使錯誅而兵罷。濞復能泰然無事而歸國。漢終能漠然不問而捨濞哉。乘之智。亦足以及此。儻曰愛漢與吳之民

命。其可矣。至梁孝王顯求嗣漢。乘與陽亦皆其客。陽諫而乘不敢。至此愧陽矣。何則。濞始微謀惡。先誅士。後已舉士。奚恤人言。乘揣其情。庶幾言之

而無患。至孝王無所忌憚。欲必其求雖漢廷臣。悍如爰盎。而敢於刺殺之至害乘與陽何足道哉。故陽以爭下微垂死乘以不敢諫。俵違得全。怯矣

且乘名梁客。食其食。而不救其禍。於陽得無愧哉。故班固亦謂陽有智略。而不及乘。此其意也。然乘文辭過陽。其所爲七發。盖相如比。自陽已下不

及也。楊龜山集鄒陽 枚乘論 吳王怨望陰有邪謀。鄒陽枚乘之徒。不能明義以導其君。而區區以利。說之。宜乎其無益也。及吳兵西嚮。而枚乘

猶以民之輕重。國之大小爲言。則是使吳重大而漢輕小。則吳兵可得而進也。吳亡。乘不及禍。而卒。以取重於世幸矣夫。

枚臯西漢書皋字少儒。乘在梁。爲小妻。乘之東歸也。皋母不肯隨乘乘怒今皋數十錢。留與母居。年十七。上書梁共王。師古曰恭王

名買。孝王之子也。得召爲郎。三年爲王使。與冗從爭。師古曰冗從。𣪚職之從王者也。冗。音人勇反。見讒惡遇罪。師古曰惡。謂冗從言其短惡之事。家

室没入。皋亡至長安。會赦。上書北𨷂。自陳枚乘之子。上得之大喜。召入見。待詔。皋因賦殿中。詔使賦平樂館。善之。拜爲郎。使匈奴。皋不通經術。談笑

類俳倡。李奇曰談。嘲也。師古曰俳。雜戲也。倡。樂人也。談。音惔俳音排。嘲。音竹交反。爲賦頌。好嫚戲。師古曰嫚。褻汙也。音慢。以故得媟黷貴幸。師古曰

媟。狎也。黷垢濁也。音瀆。比東方朔郭舍人等。而不得比嚴助等得尊官。師古曰尊。高也。武帝春秋二十九。迺得皇子。羣臣喜。故皋與東方朔作皇子

生賦。及立星子禖祝。師古曰禮。月令祀於高禖。高禖。求子之神也。武帝晚得太子。喜而立高禖祠。而令皋作祭祀之文也。受詔所爲。皆不從故事。重

皇子也。初衛皇后立。皋奏賦以戒終。師古曰令慎終如始也。皋爲賦善於朔也。從行至甘泉雍河東。東巡狩。封泰山。塞。决河。宣房。游觀三輔。離宫館。

臨山澤。弋獵射。馭狗馬。蹵鞠刻鏤。師古曰蹵。足蹵之也。鞠。以韋爲之。中實以物。蹵爲為戲樂也。蹵。音千六反。鞠。音臣六反。上有所感。輙使賦之。爲文

疾。受詔輙成。故所賦者多。司馬相如善爲文而遲。故所作少。而善於皋。皋賦辭中自言爲賦不如相如。又言爲賦乃俳。見視如倡。自悔類倡也。故其

賦有詆娸東方朔。如淳曰娸。音欺。詆。猶刑辟也。師古曰詆。毁也。娸。醜也。誇。音丁禮反。又自詆娸其文骫骳。曲隨其事。皆得其意。師古曰骫。古委字也。

骳。音被。骫骳。猶言屈曲也。頗談笑。不甚閑靡。凡可讀者百二十篇。其尤嫚戲不可讀者尚數十篇。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七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高 拱

學士臣胡正蒙

分校官編修臣吕 旻

書寫儒士吏臣吴子像

圈點監生臣徐克弘

臣歐陽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