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28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千八百九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八百十
卷之二千八百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十  八灰

臙脂梅西京雜記上林苑有胭脂梅韋珪詩咏胭脂梅。 濃粧出色染芳林。春入胚胎造深。非是玉顔凝酒暈。也知紅粉有

丹心。 國朝龔斆鵝湖集不着京塵染素衣賞心還自愛芳菲晚來東閣無詩興帶得紅妝馬上歸 舊是仙人萼緯華手持絳節弄朝霞何人與

換南枝骨冷蕊凝餐伏火砂。鴛鴦梅范成大梅譜鴛鴦梅多葉紅梅色花輕盈重葉數層。凡雙顆必并蒂惟此一蒂而結

梅。亦尤物。陳仁子牧萊脞語鴛鴦梅贊吾家植梅數本。有鴛鴦梅者華而蒂。自蒂而實。自實而調𡙡皆相比不相離也既命工圖之復為之

曰嘉魚比目祥禽比翼。猗歟江梅比蒂而實如膠其朋。陳雷之漆。齊眉孟之匹。千年精英化此穎栗調鼎何時永堅無斁。方澄孫絅錦小

生殿金釵恨最長分明後身是環子伴三郎中州集黄蕊迎春花花下結雙梅可憐本是和𡙡物却向書窻佐酒杯洪适槃洲

梅送曾守。是日曾守携家游南園浣溪沙報道傾城出洞房水并清香。風流更有小鴛鴦 蟬鬢半含花下笑蛾眉相映醉時妝

不到白雲鄉。 又 以鴛鴦梅送錢漕 玉頰微醺怯晚寒可憐凝笑整雙翰枝頭一點為誰酸只恐輕飛烟樹裏好教斜插鬢雲邊淡妝仍

向醉中看張鎡湖南集菩薩蠻前生曾是風流侣返魂却向南枝住踈影卧晴溪。恰如沙暖時 緑窻嬌揷鬢依約猶交頸微笑語還羞願郎同白

頭張炎玉田集清平樂心目娟娟山川自今自古怕依然認得米家船明月閑延夜語落花静擁春眠吟邊象筆蠻㮍清絶處。小留連正寂寂江潭。

樹猶如此那更啼鵑何妨閉門隱几好林泉都在卧游編記得當時舊事誤人却是桃源官城梅范成大梅譜吳下圃人以

直脚梅擇他本花肥實大者接之花遂敷腴實亦佳可入煎造詩人所稱官梅止謂在官府園圃中非此官城梅也判官梅

新安志梅有名判官者花豐實大同心梅西京雜記漢武帝初修上林苑群臣逺方各獻名果有合枝李同心梅。太平廣

記趙飛燕為皇后其女弟昭儀遺飛鷰書及上襚有同心梅二色梅邵堯夫詩集東軒黄紅二梅正開坐上書呈友人。

一年一度見雙梅。能見雙梅幾度開人壽百年今六十休論閑事且㗸盃王東牟先生集和方智善兩色梅 春到冬餘去住間玉樓無處不輕寒

鮮鮮魏女履下履粲粲貞妃冠上冠眼亂互摇歌扇羽心驚添著粉聞欄東君厚薄非無意一種馨香兩眼看汪夢雷宛陵集和阮環緑紅白梅

白白紅紅相映開迎春破臘要爭魁誰知月上紗窻後一種横斜度影來艾性夫剩語賦太和寺同根紅白梅 雪影蕭蕭帶晚霞胭脂灼灼傍鈆

華。孤山夜合連枝木一樹春分二色花牛繼馬來幾換骨鶴乘鸞去忽通家向來逋老題詩處曾有紅裙拂碧紗徐安國西窻集次張約齋二色梅

韻 詩熖從窺萬文光老夫安在不踈狂知君占得芳容在要與夭桃較短長。問訊横斜竹外枝催開無吝費新詩從他洞口行人笑大似劉郎

不致疑 度嶺何妨帶雪來數株移傍玉堂開兒家門户從深閉剩着臙脂暈早梅 浴罷湯池儘晝眠艷妝慵對寳臺前從他夢遶桃源路一點

微酸意不傳 明妃拂曉駕紅雲盛飾濃粧欲面君生怕北人初未識杏花無似解紛紜 雕盤深縷錦文回幾點酥山玉未摧應恨寒香大疏絶

不來向錦屏開 堆下精神取次看𤨏窻開處雪漫漫只愁笑裏微粧幽香入廣寒 偷傳花信宿烟村香霧濛濛破月𩱿一掬芳心愁

能無淚泣黄昏 相看青眼未昏花。照映何須燭絳紗留取大家粧束在夜窻和月伴山茶 青枝如寄有無中空裏踈花不柰風憑仗道

人殷七七。更於神化略施工 龔德高送二色梅 花神馳檄下南山。春事從窺豹一斑賴有官梅作盟主豈容将作杏花看范德機詩次韻賦吳

尊師漱芳亭白紅梅花二首 梅仙之宫在何許五尺青天隔風雨氷雪肌膚綽約人。鐵石心腸軟媚語行藏一粒粟中寄品格百花頭上數所以

啇廷和鼎功大濩登之六代舞嗚呼安得東皇錫白社胙以金陵為爾土 惟梅本是羣仙侣别有芳姿照微雨人嘗誤作杏花看我亦戲作蓮花

語。即色非空還是色遽數不終須悉數偷服丹砂忤玉唇赬顔謫向春風舞。嗚呼安得東皇錫赤社胙以朱陵為爾土 國朝宋玄僖庸庵藁紅白

梅花畫。 月下吟詩客未歸紅紅白白鬬芳菲。却疑桃李花開夜秉燭愁驚蛺蝶飛三色梅青𤨏高議隋煬帝時湖南進三

色梅三圓成梅紅紋梅弄黄梅大雅集賦三色梅花 姑射肌膚白於雪夜出瑶臺看明月羅浮仙人醉臉丹笑跨綵鸞下銀闕相逢同遇金母家

金母小王名陵華一色羅衫染蜜褐仍帶絲囊盛紫霞珊瑚鈎起真珠箔玉笛吹殘風色惡羣仙齊怨老容華斑斑淚向鮫綃落六出

周益公大全集胡季懷惠六出梅一枝仍枉絶句率然次韻勿笑拙速 恠底雪花今歲少東君聚巧入壺春老夫只學龜藏六未羡梢

頭首面新九英梅古今事通元䅡為翰林承㫖朝退行至廊下初日映九英梅隙光射䅡有氣勃勃然百僚望之曰

豈腸胃文章映日可見乎雙梅王十朋梅溪集丞廳後圃雙梅一枝發和以表弟韻 漫游踪迹成浮家一身四海驚年華不禁草

木競時節。忽見霜幹排新花曉雲生寒日未透南枝半肥北枝瘦就中一枝最先發浪蕊浮花敢居右山翁涉世如狼胡功名。日逺霜凌鬚與花同

是江南客。一笑為解東陽𦡱吟哦繞樹正百匝未放零落空殘株春風雜花儘明媚。此君風味懸知無雨中着子尚不惡可堪老葉繙蟲書楊誠齋

集壬辰别胡元伯丞公折雙梅見贈作一絶以謝之 一花恠結雙青子。獨蒂還藏兩玉花薄相春工寧底巧眼明初見雪枝斜虞儔尊白堂集以

雙梅二枝送郁簿。小詩見意 連枝並蒂更同根結實雙雙向小園。調鼎異時知有伴相期携手上天門層梅方澄孫絅錦藁化工

真是巧玉蘂更層層若吏文。千年猶未成重萼梅李洪芸庵類藁萬壽觀重萼梅天街倦踏軟紅塵喜見宫梅漏泄

春十剪瓊多態度九英照日倍精神。香清暗馥維摩榻韻勝全疑姑射人。好是孤山臨水看廣平能與賦清新。重臺梅

梅聖俞宛陵集吳正仲徃靈濟廟觀重臺梅。 玉盤叠捧溪女歸魚鱗作室待水婔。竹間山鬼入夜啼古廟久閉誰啓扉屈原憔悴江之圻芙蓉木

蘭托典微。賈誼未召絳灌擠。香草嘉禾徒菲菲曾無半辭助訶譏國風幸賴相困依。 讀吳正仲重臺梅花詩此樹在靈濟王廟。 楚梅何多葉縹

蒂攢瓊瑰常惜歲景盡每先春風開龍沙雪為友青女霜作媒托根邇廟堂。結子助鼎鼒吳侯本吳人筆刀高崔嵬但詠同姓木予非棟梁材 依

韻和諸公尋靈濟重臺梅。 梅要山傍水次㦳非同弱柳近章臺重重葉葉花依舊歲歲年年客又來雖愛千枝競繁宻還嗟短髮已衰頽郎官博

士留車騎擁蔽修篁為斫開 依韻和正仲重臺梅花 芳梅何蒨蒨素葉吐層層近蠟寒猶勁。先春氣已承冷香傳去逺靜艶宻還增有意常欺

雪無功合鏤氷早烟籠玉暖。凍雨浴脂凝漢女新粧薄燕姬瘦骨棱壓枝唯恐折簇萼似難勝神物終來護江鄉未解矜獨奇心豈欲寄逺客何曾

不見黄鸝度寧防粉蝶凌月光臨更好。谿水照偏能畫軸開雲霧宫刀剪綵繒都無筆可衒莫信巧堪憑丹杏塵多雜天桃俗所稱故林嘗謁望大

庾更愁登重和陽春曲聲辭猥媿仍 依韻和吳正仲屯田重臺梅花詩 桃花已滿秦人洞杏樹猶存董奉祠莫怪寒梅獨多葉隻縁樂府有新

詩 依韻和吳正仲聞重梅已開見招。 難開宻葉不因寒誰剪鵝兒短羽攢猶是去年驚目艷不知從此幾人觀重重好葉重重惜日日攀枝日

日殘我為病衰方止酒願携茶具作清歡張鎡湖南集戲題重臺梅 只将單萼綴層花弱骨豐肌自一家戴朵折來誰可稱寳釵雙燕緑雲斜

重葉梅范成大梅譜重葉梅 花頭甚豐葉重數層盛開如小白蓮梅中之奇品花房獨出而結實多雙尤為瑰異極梅之

變化工無餘巧矣。近年方見之蜀海棠有重葉者名蓮花海棠為天下第一可與此梅作對辛糿安稼軒集百花頭上開。氷雪寒中見霜月定相知。

先識春風面。 主人情意深不管江妃怨折我最繁枝還許氷壺薦温州府志春之桃李夏之荷榴。秋之蓉菊四時之蘭桂皆江南所同産若冬之

梅花。其産雖同然温地最暖奇品尤盛故特表而出之曰重葉梅吳澄支言集羅浮夢斷杳無踪氷雪仙姿兩兩逢縞袂怯單寒後襲。粉粧嫌薄曉

來濃迎風一咲知顔厚臨水相看見影重。道眼隻將平等視玉環飛燕總天容曾協雲莊集次沈正卿重梅韻。 恰占春工一倍奇休言造化總無

私。香羅翦透因稠疊。瑴玉裁成却附離愛玩枝頭無限思。題評筆下若為辭。開時縱晚春猶早。底事游蜂聖得知。桐汭志趙汝談題劉明叟洁重梅。

 薄羅不障春風面。數竹扶疏月斷腸昔日單衣今御夾非關僊骨氷氷霜。 白衣居士亦多身。冷淡家風秪本真。百萬億于無不可。莫教一片落

驚春。 花得道腴凝逺度。枝縁詩瘦絶孤標風裳水佩已魂斷練悅縞裙何處招。 雙頭緑萼頗蠻觸百葉緗苞亦孔壬。鉛華剝落唯真色。表裏分

明秪此心。 添香傳白護春寒。可柰檀心半點酸乳眼莫生雙葉想道人隻作一花看。 重重着意天公巧字字鍾情我輩工。弄影供愁半窗日。含

顰索笑一簷風。疊葉梅吳舜舉吾吾類藁次韻賦疊葉梅。 群玉姿豐潔。盈盈一粲饒。妒蟾分瘦影舞雪助多嬌瓊液朝匀

粉氷裾夜蹙綃。神凝秋水凈。香逐好風飄金屋應堪貯。銀箋信可横苦憐霜露墜。尚憶雨雲消清賞曾連夕。相思劇此宵。也知𡙡實美翠管暗中調。

王逸民詞添字浣溪沙取次匀粧粉有痕。參差玉軟淡精神。姑射重綃風倦亂喜相迎。 蝶戲飛層雙翅重。清中富貴最多情全似壽陽宫。日事點

英。百葉梅李方叔濟南集百葉梅。寒香本已清。真色初既好。誰私化工力。增綴愈姸巧繁葩貯春意幽姿照青美獨無

和𡙡實。終應愧其表謝無逸溪堂集戲題百葉梅花細朶斜枝惱意香月明疏影媚横塘懸知不結青青子故作無情淡淡粧千葉

王質雪山集一枝獨立衆芳先小翠長紅一任姸縞袂仙人來閲世鄉來手眼故千千范石湖大全集至昌為具賞東軒千葉梅然梅尚

未開 玉葉重英意已芽新移竹外小横斜。東齋何事春工晚鐵樹已花梅未花韓維南陽集千葉梅 南園卉木徧春光獨愛瓊葩掩衆芳不為

雪摧縁正色忽隨風至是真香未經採折携樽酒忍見飄零入野塘醉客為予簪白髮欄邊幾乎作少年狂王十朋梅溪集吳秀才克家以壽樂蓮

洲中千葉梅花為贈酬以詩 東君次第染群芳更與南枝别樣粧水漲春洲浮鴨緑日烘花臉帶鵝黄雪中瓊蘂不多瓣酒後玉肌無此香謂紅

梅也。玉潤氷清總佳士驛筒相繼贈春光。吳君乃楊簽判婿南溪集和提刑千葉梅。 層層玉葉黄金蘂。漏泄天香與世人閑寂未須嗟失地年年

長冠百花春 擢玉自成超俗格。施未不學入時粧莫將羅幕輕遮護從放樽前自在香王安石臨川集耿天騭許浪山千葉梅見寄 聞有名花

即謾㦳。殷懃凖擬故人來。故人歲歲相逢晚知復同看㡬度開白詩凖擬人看舊時。韋珪集千葉梅 宻攢玉瓣費神工什百春藏一朵中雪壓

鮫綃。 骨冷故教重疊護東風李石方舟集荼䕷薰肌屑沉水郁李注臉匀丹砂。子真吳市變名姓仙種自是成一家 一株女仙瓊玉蕊千葉化

佛氷雪圉。且柚今時宰相手領取前輩儒生酸。 接花莫接南北枝姑射仙人氷雪肌。一塵不食自然瘦紅紅紫紫糠籺肥 野芋接花一日事刻

玉作楮三年工此家妙有轉物手老圃寬褐藏春風姚述堯詞减字木蘭花。暗香清絶。不比尋常枝上雪細疊氷綃。多謝天公快剪刀 仙姿楚楚

輕曳霓裳來帝所。淡拂宫粧瑞腦重鋪片片香。 又 霜天奇絶江上寒英重綴雪蔌蔌輕綃應是司花巧奏刀 東君清楚故把疏枝來酒所。出

西漢點點新粧冷浸氷壺别有香。百葉緗梅范成大梅譜百葉緗梅亦名黄香梅亦名千葉香梅花葉至二十餘

瓣。心色微黄花頭差小而繁宻别有一種芳香比常梅尤穠美不結實千葉緗梅詳前百葉緗梅下張鎡湖南集

咏千葉緗梅 巧留芳艶待春回不受霜飙苦折摧應對群葩羞冷淡數花并作一花開 忍凍拖笻月下看。煙籠繁影共汗漫緗裘不是多重數

爭柰清宵爾許寒。 一枝深雪綻前村。冷落猶能役夢魂况有堆林春萬疊傳餐甘此度朝昏。 光摇層蕊望晴花。誰把鵝黄染練紗已是被香清

到骨。不須呼酒但烹茶。 玉切珠攢萼翠中開時應是費東風臨摹不着詩人手。剪綵徒勞蠹女工 玉照東西兩軒有紅梅及千葉緗梅未經題

咏因倒用前韻各賦五首。 昔游嘗到海中光我與諸公各醉狂。同向塵中三十載朱顔應笑鬢絲長 雖嫌緑葉與青枝入格依前自欠詩㡬向

斜陽溪畔見。猶將桃杏誤猜疑。 一粒丹沙換骨來移根聞自浙東㘽市門古矣留遺迹問訊仙翁定姓梅 海棠曾把比朝眠妃子粧慵玉鏡前

若似此花顔色好定教天寳畫師傳 方諸臺聳日邊雲望拜青童上相君。侍女百千皆絳服恰如簷外樹紛紛陸游渭南集緗梅絶句三首 踈

影横斜事已非小園日暮鎖煙霏素綃應怯東風惡故作重重淺色衣香似海沉黄似酒不禁風雪最遲開放翁欲作梅花譜蠟屐榰笻日日來。

 紅梅眼看風吹盡。更有緗梅亦已無天與色香天自愛不教一點上蜂鬚周益公大全集次韻真父著庭緗梅壬午二月 繭黄織就費天機付

與園林晚出枝東觀奇童承詔後南昌故尉欲仙時芳心向日重重展清馥因風細細知詩老品題猶誤在。紅梅未是獨開遲方秋崖集次韻葉宗

丞緗梅。雙娥灑泣凝春竹。粉落脂殘不忍粧開作踈花寄幽獨雪中仍作楚香。 庾嶺以南非楚産離騷不載亦堪嗟行吟儻見靈均否且與

辛夷定等差。紅白千葉梅丁復檜亭藁紅白千葉梅。 作白歲已晚能紅春未深天地固異禀氷霜同苦

{{雙行註文|心。黄香梅温州府志黄香梅色黄詩人有面香尤勝上元開之句王十朋梅溪集省中黄香梅盛開同舍命予賦詩戲成

四韻。 照眼非梅亦非菊千葉繁英刻琮玉色含天苑鵝兒黄影瀛波鴨頭緑日烘喜氣光燭鬚兩洗道装鮮映玉此梅開後更無梅莫惜攀條

飲醽醁周益公大全集次韻王龜齡大著省中黄香梅辛巳化工未幻酴醾菊。先放緗梅伴群玉幽姿着意慕鈆黄正色何心輕萼緑粧成自淺風

味深。對此寧辭食無肉可怜涪翁被渠惱中歲悔屏杯杓醁。省中黄梅在酴醾之側黄魯直戲答王觀復酴醾菊詩云誰将陶令黄金菊幻作酴醾

白玉花王質雪山集新翻微變壽陽粧喜色横斜水一方點破氷肌愈清絶。月明無處着清香曾文清公集曾園黄香梅。雪裏何人作道装氷綃

重叠色鵝黄染時定着䉢薇露雨洗風吹故自香陳后山集和豫章公黄香梅二首豫章公謂黄魯直魯直蓋豫章人寒裏一枝春白間干點黄。荆

州記陸凱寄范瞱梅花詩曰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道人不。好色行處若為香。梁書蕭詧不好色惡見婦人相去數丈猶聞其臭此句暗用其意

豫章戒伴甚嚴故有道人之語花香惱人政由愛著。愛既忘矣香復奚為色輕花更艶體弱香自永。樂天詩貴妃宛轉侍君側體弱不勝珠翠繁。東

坡茶䕷詩不妝艶已絶。無風香自逺。玉質金作裳棫樸詩。金玉其相。注相質也。文選。劉越石表曰。玉質幼彰。西京雜記上作黄鵠歌曰金為衣亏菊

為裳。山明風弄影選詩。山明望松雪。王介甫詩陂梅弄影爭先舞按文選舞鶴賦疊霜毛而弄影。又黄梅五首異色深宜晚。玉臺新咏。沈約芳

樹詩曰。氤氲非一香參差多異色。生香故觸人。石曼卿詩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樂天榴花詩香塵擬觸坐禪人。不施千點白宋玉登

徒子好色賦曰着粉則太白施朱則大赤。别作一家春。一家春見上注。舊鬢千絲白。老杜詩。人生不再好鬢髮白成絲新梅百葉黄老杜四松詩終

然棖撥損得吝千葉黄留花如有待。退之詩留花不發待郎歸迷國更須香。言其色自足迷國矣。尚何須香耶宋玉賦曰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

冉冉稍頭緑婷婷花下人東坡詩冉冉緑霧生人衣杜牧之詩豆蔲稍頭二月春元微之李姓行曰。玉顔婷婷街下立欲傳千里信暗折一枝春。見上

注。 黄裏含真意。退之燈花詩囊裏排金粟。蓋謂額間花鈿也。此借用。春容帶薄寒。趙師民詩。委地露花啼曉恨拂提烟柳弄春容。欲知誰稱面。劉

禹錫詩。綺李衣冠稱鬚面。按庾信蕩子賦曰。緑葉起衫。紅花宜面。遍揷一枝看。王維詩。遍插茱萸少一人。 花裏重重葉。釵頭點點黄。秪應報春信。

故作着人香。玉臺新咏徐君情詩草短猶通屧。梅香漸着人。李璧雁湖集賦黄香梅絶句八首。正月二十三作。時築樓居將就。 樹繞高花兀老蒼。

風流舊日漢黄香。雖非有意爭姸暖。豈是無心避雪霜。 春風一樹斬新開。盡日花邊轉幾回恠底玉顔含瘴色。謫仙曾住夜郎來。 剪蠟霜前色

太深何如萬萼占春陰。今朝懶不行花徑。揷遍銅彝供石林。 满園春物正關情。忽到梅邊眼倍明别有醉餘霞臉在大都風格盡飛瓊傍有紅梅

樹。 天留孤艶照青春横目何人觧識真。蒸栗𤥨成渠不愛。人間栀貌幾番新。 姑射僊人爾匹儕若為塗額效宫娃從來定償須平子速剪繁枝送

郡齋。 方琮分潤作幽姿。一點檀心說向誰。正使持來供鼎事。輸他雪外兩三枝。一種清香屬當家。将黄對白本非差胡床十日花前坐。看得樓

成管物華鶴山大全集李參政壁折贈黄香梅與八詠俱至。用韻以謝。黄雲冉冉曉蒼蒼閒倚平湖只自香。較似寒枝雖未至依然風韻挾氷霜。

 犀鎮簾惟風綽開。當庭恰似剪花回眉間一點看渾似笑領江南春信來。 露拂䉢薇不太深春風庭院晚陰陰來遲未入黄昏句。誰喚錢塘人

姓林。 入眼風光似世情金裳玉質轉分明額黄十二誰分似。疑是仙人成智瓊 氷𩱿玉骨一枝春風格南昌舊子真誰幻神仙黄白術。時裝近

日太尖新。 玄天黄露真顔色。金步摇中顫舞娃。更倩南窗書妳味不妨來伴太常齋。 和𡙡心事歲寒姿若弟風標舍更誰謾道色輕花更艶。陳

詩。幾成塗抺水邊枝。 詩翁曾住玉皇家。剛與梅花定等差。染上鞠衣宫様。淺。練裙縞恍覺無華李龍高詩雲葉重重護雪花。玉人隱隱隔窗紗雖

然不帶微酸味免與時人置齒牙。方澄孫絅錦小藁香清還耐久。粲粲鏤金葩。想見蜂為蠟。單方采此花喻良能香山集亦好園海紅黄香梅着子

戲成小詩。 一枝濃艶倚東風。千葉輕黄點翠叢。占得娉婷仍結子。故應花果譜兼通。綦崇禮北海集和東園黄香梅之作因復勸游。 寒梅殘幾

枝。插花無黯髮。僧房不得地飄零人所忽谿風晚來急尋香堆碎月不料東城春。嬌黄方秀發新詩寓佳賞。留情寧一物芳卉满春山籃輿來莫歇

朱翌潜山集題山谷姚黄梅花 姚黄富貴江梅妙俱是花中第一流。戲出小詩花一様先生下筆與春謀。許綸涉齋集多葉似太繁淺裝還越様

格韻細題評逺出紅梅上王灼頤堂集雖無適俗韻亦有可憐香。定自嫌朱粉。翻成點點黄洪迠盤洲集傅粉壓湥粧施朱媿宫様。一點眉間黄散

在横枝上。謝邁幼槃集春日黄香梅花二首。 臘梅初與雪爭姸。素艶寒香亦可怜。政使北風吹得盡。一枝金蓓始嫣然。 傍人如笑不勝姸曾是

尋芳向臘前縱使游蜂能拂掠含酸結子為誰圓彭汝礪鄱陽集陳師道教授示黄香梅詩次韻呈正夫學士三首 美色絶殊衆暗香時着人齊

州中州也。終自别。不比嶺頭春。 可但深宜晚。須知巧耐寒。北人渾未識秪作地棠看 舊作酴醾白新翻蛺蝶黄不須多變態固自有真香不獨

看花懶吟詩味亦忌此花誰可賦。顧曲有周郎。程公許滄州塵缶偏緗枝滌露最鮮明瓊佩歸來帶宿酲莫向人間强分别一般品職列三清陳畢萬

晏窩梅花集句五言二首。妬雪來相并杜牧。偷傳半額黄。吕居仁壽陽當效此左緯迷國更須香陳無已 新梅百葉黄陳無已。愈更發清香吕居

仁。國艶寧施粉。曾肇。輕盈淡薄粧徐俯 七言二首。 良夜曾期宴蘂宫韓持國。官衣黄帶御爐風。山谷檀心更作龍涎吐東坡。一種清香廣座中

舒亶 瀹雪凝酥點嫩黄洪偶先紅杏占年芳荆公何人會得春風意東坡。别作人間一品香舒亶盧疏齋集犬仙子用韻和趙平逺折贈黄香梅

之作。并序致政宣慰平逺趙公園館黄香梅始華折枝走伻仍賦樂府天仙子藉以見餉用韻和之聊答盛意 半額淡粧鸞影翠約畧玉人新病起

碧彝金雀暗香來憑竹几熏沉水。詩在静華春夢裏 羞澀蠟痕無意味。儘縱縫英爭嫵媚中州風韻到南枝歸穎計。紉蘭佩日暮對花愁欲醉

百葉黄梅章忠恪公集題饒州永平監百葉黄梅 百葉黄梅照小堂江南春色冠年芳洛妃不露朝霞臉秦女聊

開散麝粧。已薦香風來枕席更留美實待盃觴。彦盃先云百葉梅不實。此花獨結子。一枝今日欲誰贈且伴釵頭金鳳凰。千葉黄

岳琦剡録千葉黄梅剡中為多王梅溪詩菊以黄為正。梅惟白最嘉。徒勞千葉染不似雪中花先公翰林詩一夢黎花失曉雲晚貪黄裏

弄精神寒枝染透薔薇露猶向人間犯色塵邵氏聞見録千葉黄梅花洛人殊貴之其香異於他種蜀中未織也近為利州山中樵者薪之以出。有

洛人識之求於其地尚多始移種遺喜事者今西州處處有之。張鎡湖南集千葉黄梅歌呈王夢得張以道 笛聲吹起南湖水散作奇葩滿園裏

被春收入玉照堂。不逐餘芳弄紅紫一春開霽能幾時江梅正多人來稀光風屈指已過半。賴有緗蕊森高枝今朝柱杖偏宜到暖碧紅煙染林草

悠然試就花下行便有踈英點烏帽細看寳壓輕金塗帝網粲綴萬斛珠一香舉處衆香發幻巧更吐氷霜鬚叵羅盛酒如春沼不待東風自開了

呼童撼作晴雪飛雪飛爭似花飛好上都賞翫爭出城日高三丈車馬塵誰能擺脱熱官與銅臭肯學花底真閑人時平空山老壮士不得燕秦報

君死鷄鳴撫劍起相歎夢領全師渡河水吾曹耻作兒女愁何如且揷花滿頭一盞一盞復一盞坐到落梅無始休無梅有月尤堪飲醉卧蒼苔石為

枕。醒來明月别尋花。桃岸翻霞杏堆錦。范文正公集黄魯直示千葉黄梅余因憶蜀中冬月山行。江上聞香而不見花此真梅也黄魯直然余言

曰不得此樂乆矣。感而賦小詩。 江上清香隔水聞林間不見雪紛紛。春寒忽憶登山屐歸夢猶尋谷口雲葉石林老入詞次韻兵曹席孟惠廨中

千葉黄梅。千秋歲。曉煙溪畔曾記東風面化工更與重裁剪。額黄明艷粉不共妖紅軟凝露臉多情。正似當時見 誰向滄波岸特地移閑館情一

縷愁千點煩君搜妙語為我催清燕。須細看紛紛亂蘂空凡艶連理梅古今事通廣德治後。玉溪之北有千枝梅。姿態奇古。

上為回春亭宣和中嘗圖以進梅北二木異根相距數尺中間合為一幹。挺然直上。柯葉隆冬繁茂人呼連理木出郡志宋史咸平九年資州梅樹

與青棡樹上合成連理千枝梅詳前連理梅下。横枝梅喻良能香山集何遜梅花詩云枝横却月

觀。林和靖云。水邊籬落忽横枝又云踈影横斜水清淺是或一律也。亦好江梅一株。枝横丈餘。作平壇鑿小池於其下。壇池初成。榜曰横枝喜而賦

詩。 却月枝横淮海初。水曹句法到西湖。横枝影瘦池清淺奇絶何人作畫圖麤枝梅西京雜記上林苑有粗枝梅。

壽梅元一統志常德城珠履坊有壽梅相傳劉海蟾所種也元宋本至治集常德通判廳壽梅圖贊。 莊椿靈誕不經。惟梅兄壽有

徵。根株獰樛枝撑後天生殆千齡嗟大名率晚成河之清作和羹。郭昂詩集積鐵蟠根氣凛然歲寒元與古松堅横枝樛曲苔鬚滿凍骨鱗皴雪錦

纏萬斛暗香沉老月千年幽夢入歌筵不知造物從何理占得人間五福先。 突兀形神萬狀奇蘚痕封遍雪間枝休從姑射山頭想。恐是成都野

外移。春酒一盃人莫祝。曉天三弄笛從吹丹砂已得長生訣何必剛尋獺髓醫。姚牧庵集减字木蘭花程平章客劉子善。得常德壽梅圖持歸鎮江。壽

其父梅軒。 壽梅紙本傅常武。逺壽梅軒歸北固愛梅無有似君貪。東極吳中西盡楚。 黄昏清淺孤山路。能對春風旬日許不如滿歲畫中看。冷

蕊疏枝常照户。瑞梅咸淳毗陵志紹興二十八年。莫守伯虛為郡郡宅梅忽粲異花。紫心碧暈。時以為瑞。洪平齋集族叔疇甫老死

於場屋。人共惜之。其子得瑞梅於園。實三而花一花十二瓣。碧色。其遺文發祥歟。老人為賦詩。敬用韻。 乃翁抱璞售無媒去作修文地下魁換骨

法從青子得。返魂香自緑陰來。詩書根氣春無盡。清白源流慶有開。十二循環花瓣異。信知天理有時回。趙庸齋蓬萊集和史綉使瑞梅韻。 憶昔

朝旌别未央。逋仙風味飽嚌嘗。繡衣來酹東濤月清節更餐南雪香。姑射瑞仙陪直指緑華再萼瑞高堂。蓬萊花使傳春信早晚芝書趣覲王。吳泳

鶴林集和史子威瑞梅。卜算子漠漠雨其濛。 湛湛江之永凍壓溪橋不見花安得杯中影。剪水未登彝飾玉先浮鼎。寄語清居山上翁。驛使催歸近

甜梅述異記番禺。有酸柿甜梅。李尤果賦。生物之偏梅甜柿酸。玉梅新安志玉梅者。重葉脆實。花開下瞰又曰照氷。

宋方澄孫絅錦小藁玉梅 金初非橘性石浪作榴名。誰謚梅為玉。千年無改評姜夔白石道人詞玉梅令。石湖宅南隔河。有圃曰范村。梅開雪落

竹院深靜石湖畏寒不出。因製此聲 踈踈雪片散入南溪苑。春寒鎖舊家亭館。有玉梅幾樹背立怨東風高花未吐暗香已逺。公來領客梅花能

勸。花長好。願公長健便揉春為酒剪雪作新詩判一日繞花千轉辛亥冬載雪詣石湖上。徵新聲作仙吕宫。暗香疏影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肄習

之。王晋卿詞玉梅香慢寒色猶高春力尚怯徵律先催梅坼曉日輕烘清風煩觸凝散數枝殘雪。嫩柍妒粉嗟素艶有蜂蝶全似人來向我依前頓

然離别。徘徊寸腸萬結又因花暗成凝咽撚蘂怜香不奈恨深難絶。若是勞心觧語應共把此情細說。淚滿欄干。無言强折。金梅

鎮江志金梅。黄花五出。初夏時開。李應春詩柳葉金梅。次趙制幹韻柳般葉剪翠眉雙梅樣花饒點額黄。異品獨開羣品後兩家併作一家粧根從

上苑來邊地。色占中央壓四方衆緑結帷紅老褪。此時伊是魯靈光。石梅范石湖桂海虞衡志石梅生海中一叢數枝。横斜瘦硬形

色真枯梅也。雖巧花工造作所不能及。根所附著如覆茵或云本是木質為海水所化。如石蟹石蝦之類。 石梅。石柑。生海中。未詳。可入藥。永豐志

石梅生永豐縣治圃中。經夏歷秋常青不落樃梅啓聖實録昔玄帝修道於襄陽之武當山一日下山。行至一澗見一老嫗操鐵

杵磨石上帝問曰。磨此何為。嫗曰為針耳。帝曰不亦難乎嫗曰工至自成。帝感其言復返所居途中折梅一枝插樃樹上仰天誓曰余若道成。花開

子結。後帝冲舉。樹果結梅實。因相傳曰樃梅食之愈疾。後吕仙翁過其地有詩。其畧曰。高真學道此山時。親折梅枝寄樃枝行滿功成應冲舉花開

子結讖先知。三種梅宋司馬温公傳家集和史誠之謝送張明叔梅臺三種梅花。 别後相驚兩鬢霜可憐梅蕊為誰芳。

臺頭日暖分三色。林下清風共一香。正爛熳時游不足。忽離披去樂難常殷懃手折遥相贈。不欲花前獨舉觴趙蕃淳熙藁書案上三種梅三首。

人人共說梅花好。試問梅花好柰何。到底物名嫌太甚市區酒肆盡東坡。孫莘老。問李成季東坡如何。成季答以云云。莘老云市。區酒壚皆東坡可

乎。我貴當繇知我希。蠟梅全不事芳菲。自非牢落山中士誰可與之同一歸。 翠袖佳人倚竹詩。昔人比興乃陳辭。我今顧欲求真相。緑萼梅花並

枝。四種梅宋曾肇文清公集觀四種梅。花信風從底處來水邊探得一枝開。箯輿日日溪南北。看盡江梅看臘梅。 斬

新梅蘂破東風。一樹鵝黄一樹紅。不着鉛華元自好未妨時世畧相同。玉照堂梅品齊東野語梅花為天

下神奇而詩人尤所酷好。淳熙歲乙巳予得曹氏荒園於南湖之濱。有古梅數十。散漫弗治。爰輟地十畆。移種成列增取西湖北山别圃江梅合三

百餘本。築堂數間以臨之又挾以兩室。東植千葉緗梅。西植紅梅。各一二十章前為軒楹如堂之數花時居宿其中。環潔輝映夜如珂月因名玉照。

復開澗環繞。小舟徃來。未始半日捨去自是客有游桂隱者。必求觀焉。頃亞保周益公東釣予嘗造東閤坐定首顧予曰。一棹徑穿花十里滿城無

此好風光人境可見矣盖予舊詩尾句衆客相與歆艷於是游玉照者。又必求觀焉值春凝寒反能留花。過孟月。始盛名人才士題咏層委。亦可謂

不負此花矣。但花體并秀。非天時清美不宜。又標韻孤特若三閭大夫。首陽二子。寧槁山澤終不肯頫首屏氣受世俗湔拂間有身親貌恱。而此心

落落。不相領會甚至於污褻附近。畧不自揆者。花雖倦客然我輩胷中空洞幾為花叫呼稱冤不特三歎屢嘆不一歎而足也。因讅其性情。思所以

為奬護之策凡數月乃得之今䟽花宜稱憎嫉榮寵屈辱四事總五十八條。揭之堂上。使來者有所警省且世人徒知梅花之佳而不能愛敬之使

使予之言傳聞流誦亦將有愧色云紹熙甲寅人日約齋居士書。  花宜稱凡二十六條 澹陰 曉日 薄寒 細兩 輕煙 佳月 夕陽

微雪 晚霞 珍禽 孤鶴 清溪 小橋 竹邊 松下 明窗 踈籬蒼崖 緑笞 銅瓶 紙賬 林間吹笛 膝下横琴 石拌下棋 滴

雪煎茶 美人淡粧篸戴花憎嫉凡十四條 狂風 連雨 烈日 苦寒 醜婦 俗子 老鴉

惡詩 談時事 論差除 花徑喝道 對花張緋幕 賞花 動鼓板作詩用調羹驛使事

花榮寵凡六條 主人好事 賓客能詩 列燭夜賞 名筆傳神 專作亭館 花邊謳佳詞

花屈辱凡十二條 俗徒攀折 主人慳鄙 種富家園内 與麤婢命名 蟠結作屏 賞花命猥奴 庸僧窗下種 酒食店内揷瓶 樹下

有狗屎 枝上㬠衣裳 青紙屏粉畫 生猥巷穢溝邊 昔李義山雜纂内。有殺風景等語。今梅品實權輿於此約齋名鎡字功父。循王諸孫有

吏才能詩。一時所交。皆名輩予嘗得其園中亭榭名。及一歲游適之目。名賞心樂事者已載之武林舊事矣。今止書其賞牡丹及此二則云。

梅龍黄氏日抄撫州仁壽堂續種梅龍記。紹興十九年。顯謨李侯為撫州種古梅仁壽堂。偃蹇横出。世稱梅龍。四方至圖其状以

玩越。百二十有三年而余棄。則梅已為閣松蔽日者所萎。僅餘根幹在。余惜之。因擇梅之夭矯非閣松可萎者。再植之。一歲即秀發穎出。駸駸將堯

肖侯之四世孫。南雄使君適僑居於撫喜前人之迹有繼也。屬余記之余謂是有可記者存其舊有謹終追逺之義。續之新有存亡繼絶之義。偃蹇

者名揚。夭矯者氣伸凡皆於人事有關至若風兩霜露。不可一日與地之神氣隔。此又足以觀造化然又豈惟此哉造化之妙。不驗於假火之日。而

驗於絶續之幾。窮冬沍寒生意幾息。一花初白。萬宇皆春。是梅為天地之仁之發見。而仁為造化生不息之機。國家體天地之仁。而躋民壽域。凡任

宅生之寄。皆宜知所觀省。然則縱目乎仁壽之堂。此梅實一鑒之存。母但效風流詩酒巡簷索笑。咸淳九年癸酉歲四月四明山黄震記。陸游渭南

集故蜀别苑。在成都西南十五六里。梅至多。有兩大樹夭矯若龍。相傳 謂之梅龍。予初至蜀。嘗為作詩。自此歲常訪之。今復賦一首。丁酉十一月

也。 昔年曾賦西郊梅茫茫去日如飛埃。即今衰病百事懶。陳迹未忘猶一來。蜀王故苑犁已遍散落尚有千雪堆。珠樓玉殿一夢破。煙蕪牧笛遺

民哀。兩龍卧穩不飛去。鱗甲脫落生莓苔。精神最遇雪月見。氣力苦戰氷霜開。羈臣放士耿獨立。淑姬静女知誰媒。摧傷雖多意愈厲。直與天地爭

春回。蒼然老氣壓桃杏。笑我白髮心尚孩。微風故為作嫵媚。一片吹入黄金罍。南游寓興崇國寺中梅一樹枝柯蒼古似龍形。偏宜和靖來題句却

恐僧繇去點晴。月照鬚髯分瘦影。風吹鱗甲散餘馨。不知誰是調羹手。聽取春雷擘地聲。國朝周巽泉情性集千年一老樹。瘦骨似蟠龍。玉爪氷

霜合。翠鱗苔蘚封。羅浮雲裏見。夏禹廟中逢。乘取臞仙駕飛光來九重。梅仙國朝周巽泉情性集飄飄羅浮駕皎皎劫外身娟

娟氷是骨粲粲雪為神。持節未瀛海嘘氣為陽春。若非王喬侣。恐是赤松隣殷勤問芳訊。未盡寰中塵梅兄國朝周巽泉情性

集羣英生有序。迺在群英先。巡檐笑木李。臨浦懷水仙。根枝本同氣。華萼何相偏雁行來逺塞塤聲動芳筵。𠷣彼紫荆花。輝耀春風前。梅樹

國翰周巽泉情性集南昌千載樹屹立出凡塵。人想邑中尉。仙留世外身清癯孤鸐骨。天矯半龍鱗。擬掛一壺酒。倚歌招子真。梅根

國朝周巽泉情性集孤根培厚地。春意在東原。蟠屈龍形古。發生陽氣温。氷堅凝體魄。雪净返精𩱿。大本深含畜。嚴冬花正繁。梅梢

宋韓淲澗泉集放步山根梅稍一花奇甚。老去情懷觸景移。意行何地不吾詩。小園雨後將飛雪。探得梅花第一枝。太極梅

元朝風雅熊勿軒弄條倚南枝。剥落見根柢。形容若外槁。精膄實中美偃蹇勢難屈清風塵不滓白憐方寸㣲。未發正如此

宋韓淲澗泉集今年未見梅花好。竹外溪頭春自早。滿瓶夭矯送香來。照坐淋漓𢬵醉倒。瓊林飛出蒼精龍。朔雪未下風滿空笑指蓬萊

清淺水。連雲𤨏斷最高峯梅蘂 國朝周巽泉情性集輕氷融凍蕋。點綴見仙姝。色潤藍田玉光浮合浦珠。枝頭帶蟾影。花底露蜂

鬚。此日相看處。芳容何大癯。梅英 國朝周巽泉情性集霏霏含玉齒。粲粲出瓊英春色梢頭見陽和根底生。中心守貞白。芳氣

得輕清隱若飛仙佩飄翩來上京梅萼 國朝周巽泉情性集凍萼凝芳思。空山見美人。氷姿含翠靨玉齒粲朱唇。結蒂栖香雪

綴枝迎早春。醉看開也未微笑問花神梅香 國朝周巽泉情性集瓊樹流清氣。化飄晴雪香暗凝翠雲袖。微襲紫羅囊。旑族來

東閣。芬菲滿洞房。酒酣三喚醒吟斷月昏黄。梅影 周宻浩然。集遼時民間有女子簫麗真十歲能詩。賦梅影云。窗間疑是李夫人。

江月多情為返魂。不似丹青舊顔色十分清瘦怯黄昏郭印雲溪集梅影 斜斜曾向溪邊見。淡淡還從月下看。那得世間三昧年。為君寫出一枝

寒。元陳景仁詩梅影孤標暎徹香痕淡仿髴應疑散碧霞。溪面不隨流水去稍頭半被粉墻遮。月窻印出横斜態。晴檻移來三兩花。舊有華光模

入畫。醉餘想像岸烏紗。僧大偉竹窻小藁竹所席上賦梅影分韻得枝字。 先自孤標有許奇。况於開處暇清池。倒涵波底生香骨。斜界窗腰帶瘦

枝。和靖湖山月明夜少陵江路雪晴時。幾回松竹陰邊看松竹如何得似伊。何孟舒詠物詩水中梅影。 澄澄寒碧印氷條。雲母屏開見阿嬌。春色

一枝流不去。雪痕千點浸難消。臨風倚鏡雲衣濕帶月凌波玉佩摇。最是黄昏堪畫處。横斜清淺傍溪橋。國朝周巽泉情性集江碧涵疏影。飄蕭鵷不

羣。斜横半窗月低轉一簾雲晝掃塵無迹。陰移篆有文。常隨芳質見。隱映雪繽紛顧禄詩見窗間梅影。 瘦影一枝横。窻間弄月明。焚香閑坐處詩

思不勝清。宋王質雪山集清平樂。從來清瘦更被春僝僽。瘦得花身無可有。莫放隔簾風透。 一枝相映孤燈。燈明不似花明。細看横斜影下。如聞

溪水泠泠。强祠部集漁家傲雪月照梅溪伴路。幽姿背立無言語。冷浸瘦枝清淺處。香暗度。粧成處士横斜句。 渾似玉人常淡竚。菱花相對盈清

楚。誰解小圖先盡取。天欲曙。恐隨月色雲間去。晏幾道祠胡摇練小春花信雪中來。隴上小梅先折。今歲東君消息。還自南枝得。 素永染盡九天

香。玉酒添成國色。一自故園疏隔。腸斷長相憶 又 小亭初報一枝梅惹起江南歸興。遥想玉溪風景。水漾横斜影。 異香直到醉卿中。醉後還

因香醒。好是玉容相並。人與花争瑩。 又 夜來江上見寒梅。自逞芳姸標格。為甚東風先折。分付春消息 美人釵上玉樽前。朶朶濃香堪惜。誰把

彩毫描得。免恁輕抛擲。李易安詞梅影。河傳。香苞素質。天賦與傾城摽格。應是曉來暗傳東君消息。把孤芳回暖律。 壽陽紛面增粧飾。說與高樓

休更吹羌笛。花下醉嘗。留取時倚欄干。鬬清香添酒力。 七娘子清香浮動到黄昏。向水邊疏影。梅開粉。溪伴輕蘂。有如淺杏。一枝兒喜得東君信。

風吹只怕霜侵損。更欲折來。揷在多情鬢。壽陽妝面雪肌玉瑩。嶺頭别後微添粉。 憶少年。踈踈整整。斜斜淡淡。盈盈脉脉。徒憐暗香句。笑梨花

顔色。羈馬蕭蕭行又急。空回首。水寒沙白。天涯倦牢落。忍一聲羌笛。擢無染詞烏夜啼。洗净鉛華污玉顔。自發輕紅無言雪月黄昏後。别是箇丰容。

骨瘦難禁消瘦。香寒不并芳穠。與君高却看花眼。紅紫謾春風。




梅實{{{caption}}}

本草神農本經名醫别録。 梅實。味酸平無毒。主下氣除熱煩滿安心肢體痛偏枯不仁不飢去青黑志惡疾。止下痢。好唾口乾。生漢中川谷。五月

采。火乾。 陶隱居云。此亦是今烏梅也。用當去核。微熬之。傷寒煩熱水漬飲汁。生梅子。及白梅亦應相似。今人多用白梅。和藥以點痣。蝕惡肉也服

黄精。人云禁食梅實。 唐本注云 别録云。梅根療風痹。出土者殺人梅實利筋脉去痹宋嘉祐本按。 藥性論云。 梅核人亦可單用味酸無毒。

能除煩熱。 蕭炳去 今人多用烟熏為烏梅 孟詵云。 烏梅。多食損齒。又刺在肉中。嚼白梅封之刺即出大便不通氣奔欲死。以烏梅十顆置

湯中。須臾挪去核。杵為丸。如棗大。内。下部。少時即通。謹按擘破水漬。以少蜜相和。止渴霍亂心腹不安。及痢赤。治瘧方多用之。 陳藏器云。 梅實。

本功止渴。令人膈上熱。烏梅去痠。主瘧瘴。止渴調中。除冷熱痢。止吐逆。梅葉搗碎湯洗衣。易脫也嵩陽子云清水揉梅葉。洗蕉葛衣經夏不脆。余試

之驗。 日華子云。 梅子暖。止渴。多啖。傷骨蝕脾胃。令人發熱。根葉煎濃湯治休息痢并霍亂。 又云 白梅暖無毒。能治刀箭止血研傳之。 又

云。 烏梅暖無毒。除勞治骨蒸。去煩悶。澁腸。止痢。消酒毒治偏枯皮膚麻痹。去黑點。令人得睡。又入建茶乾薑為九。止休息痢大驗 圖經曰。 梅

實生漢中川谷。今襄漢川蜀江湖淮嶺。皆有之。其生實酸。而損齒傷骨發虛熱。不宜多食之。服黄精人尤不相宜。其葉煮濃汁服之。已休息痢。根主

風痹。出土者不可用。五月采其黄實火熏乾。作烏梅主傷寒煩熱及霍亂躁渴虛勞瘦羸産婦氣痢等方中多用之。南方療勞瘧劣弱者用烏梅十

四枚。豆豉二合。桃柳枝各一虎口握甘草三寸長生薑一塊童子小便二升。煎七合。温服其餘藥使用之尤多。又以鹽殺為白梅。亦入除痰藥中用。

又下有楊梅條亦生江南嶺南。其木若荔枝而葉細陰厚。其實生青熟紅肉在核上。無皮殻南人淹藏以為果寄至北方甚多。今醫方鮮用。故附於

此。政和本 聖惠方。 主傷寒下部生䘌瘡。用烏梅肉三兩。炒令燥杵為末。煉蜜丸如梧子大。以石榴根皮煎湯。食前下十九。 又方。 治痰厥頭

痛。以十個取肉。𥂁二錢。酒半盞。合煎至七分去滓。非時温服。吐即佳。 又方。 治痢下積久不差。腸垢已出。以二十箇。水一盞煎取六分。去滓。食前

分為二服。肘後方同。 又方。 治瘡中新弩肉出。杵肉以蜜和。捻作餠子。如錢許大厚。以貼瘡。差為度。 外臺秘要。 治下部蟲嚙。杵梅桃葉一斛

蒸之。令極熱内。小器中。大布上坐蟲死。 肘後方。 治心腹俱脹痛短氣欲死。或已絶。烏梅二十七枚。水五升。煮一沸。内大錢二十枚煮。取二升半。

强人可頓服。羸人可分之再服 又方。 治手指忽腫痛。名為伐指。以烏梅仁杵。苦酒和。以指漬之。須臾差。 又方 治傷寒。以三十枚去核。以豉

一升。苦酒三升煮。取一升半。去滓服。葛氏方。 治赤白痢。下部疼重。以二十烏梅打碎。水。二升煑。取一升頓服。 又方。 折傷。以五斤去核。飴五

升合煑。稍食之。 經驗方。 治馬汗入肉。用烏梅和核爛杵為末以頭醋。和為膏。先將瘡口以針刺破。但出紫血。有紅血出。用帛拭乾。以膏傳上。以

帛縳定。 梅師方。 治傷寒。四五日頭痛壯熱。胸中煩痛。烏梅十四箇。𥂁五合。水一升煎取一半。服吐之。 簡要濟衆 治消渴。止煩惱。以烏梅肉

二兩。㣲炒為末。每服二錢水二盞煎。取一盞。去滓。入鼓二百粒。煎至半盞。去滓。臨卧時服。 鬼遺方。 治一切瘡肉出。以烏梅燒為灰杵末傅上。惡

肉立盡。極妙。 吳氏本草。 梅核明目。益氣。不飢。 毛詩疏云。 梅暴乾為腊𡙡臛虀中。又含可以香口。魏文帝與軍士失道。大渴而無水遂下令

曰。前有梅林。結子甘酸。可以止渴。寇宗奭衍義曰。梅實食梅。則津液泄。水生木也。液泄故傷齒。腎屬水。外為齒故也。王叔和曰。膀胱腎合為津慶。此

云雖鄙。然理存焉。燻之為烏梅。曝乾。藏蜜器中。名白梅。 紹興本云。梅實性味主治。已載本經。然種類不一。其性無異。唯一種黄大梅。以火燻之

令乾。今烏梅是也。温州等處多造之。治蟲斷痢。諸方多用。又鹽乾之為白梅。主治雖異。亦入于方。其梅或以生。或以乾。亦世之果品。然傷肺作痰頗

驗。當云味酸温無毒為定。又根葉核。人雖各分主療。皆未聞驗。據江南多産之。陳衍寳慶本草折衷梅實味酸平暖無毒。核仁味酸無毒除煩熱。明

目。益氣。烏梅一名黑梅。味酸平暖無毒白梅味酸鹹平暖無毒 續說云 嘗謂白梅主傷寒。痰厥頭疼。折傷。下痢腸垢。今嘔者服之。尤驗。 金劉

智經驗普濟方。 乾烏梅法。先泥一爐高約四尺。内安鐵柱五重。或木杖子。取合熟帶生烏梅杏。重重排爐隔上遍也。爐下用榖糠灰火熏至熱盆

合爐口灰火熏乾。未黑。用黑豆皮煎濃汁。入白礬末攪匀染過烏梅熏之至黑。再熏乾。不住翻轉。勿今焦過。劉守真保命集烏梅。助脾收腎進食。李

東垣試效方藥象。 烏梅酸温。主下氣。除熱煩滿安心。調中治痢。止渴。以鹽為白梅亦入除痰藥中用 心法。 氣寒酸温。收肺氣陽也。山居備用

烏梅先凈洗搥碎去核取凈肉。微炒入茶用。尚從善本草元命苞烏梅味酸性暖無毒。療偏枯。及膚麻痹。治骨蒸勞熱虛煩。止赤白痢不息。去青黑

志惡疾除煩滿安心。醫口乾好唾。定霍亂吐利收肺氣喘急。手指腫痛。杵梅仁苦酒漬之消渴煩悶炒梅肉入豉煎服痰嗽藥中為引瘴瘧方内。宜

加。生食傷齒骨。又令人發虛熱。産漢中川谷。今淮嶺江湖五月采火乾。多用煙熏黑。胡仕可本草歌括烏梅本草名梅實。下氣調中。止口乾。治産治

痰。仍治痢骨蒸勞熱用之安周禮籩人饋食之籩。其實乾䕩注䕩。梅乾也。詩義䟽梅杏類也樹及葉皆如杏煑乾為蘇置𡙡臛虀中又可含以香口。

廣志蜀名梅為䕩。大如雁子梅䕩皆可以為油脯。黄梅以熟䕩作之。淮南子百梅足以為百人酸。一梅不足以為百人酸陳畢萬集句茅屋西山曲孫

仲益。風回忽報晴。東坡古來和鼎實。山谷雖老未忘情吕居仁南園已如豆左緯悵望隔春煙祖可把酒來相就吕居仁令人憶去年鄭谷 醉到

江南久未還。吕居仁東風入樹舞殘寒方于青春獨養和𡙡味毛澤民試薦氷盤一點酸于湖 濃香吹盡有誰知李易安已是成陰結子時。東坡

從此隻應長入夢王介甫午窻才起暖金卮趙德麟梅子格物總論梅子大者如小兒拳。小者如彈丸枝頭碧顆初熟帶臙脂色熟

甚黄而隕凡數種。一種員小。鬆脆多液。無滓者。名消梅。一種結實多雙。名重葉梅。一種一蒂結雙實。名鴛鴦梅。又一種蠟梅亦生子者。名狗蠅梅。味酸

甘。啖之過多。能使人齒弱。人多用以煎造最耐乆藏。惟消梅不宜熟。亦不耐日乾。止堪青啖也。夢溪筆談吳人多謂梅子為曹公。以其望梅止渴也。

又謂鵝為右軍。有一士人遺人醋梅與燖鵝作書云。醋浸曹公一甏。湯燖右軍雨隻。聊備一饌。張舜民畫墁集月破裤腿两𡨋𡨋雨。枝摇閃閃黄。口中先水

出。衣上帶花香。肺疾須𢬵醉牙踈不賴嘗。調𡙡無復用。山谷日傾筐黄庭堅豫章集帶葉連枝摘未殘依依茶塢竹籬間相如病渴應須此。莫與文

君蹙逺山。楊誠齋集乆雨令人不出門。新晴喚我到西園。要知春事深和淺。試看青梅大幾分。 亦山亭前梅子。道傍小樹復低枝摘盡青梅肯

更遺。偶爾葉間留一箇。且看漏眼幾多時。 又咏梅子。 紅雨斑斑竹外蹊。黄金嫋嫋水邊絲。舉頭揀遍低陰處帶葉青青摘一枝。彭汝礪鄱陽集

道上人家梅子枝。背春還復葉離離詩翁觸物俱歸。思不用風前呌子規。張侃拙軒集一株緑色未成陰。千點微酸已沁心。細雨功深人不識。摘來

先與了清吟。晁景迂集謝圓機梅子。 雲隨枉渚月依嵐末宦低頭幾不堪。顧我傖翁宜塞北因君梅子憶江南。君乎學問二劉比南北該通酸自

甘。南游寓興集緑樹成陰後。青圓炫日明。人皆論止渴我獨問調𡙡。王十朋梅溪集梅子先。 竹外溪頭手自栽群芳推讓子先開。好將正味調金

鼎。莫似櫻桃大不才。北澗禪師詩集青梅子 雪未消時入旦評纔黄又屬傅岩人暂分葉底藏身地。部領鶯花過半春黄楊集王仲彰南園梅子。

步屧南園不憚遥枝頭梅子大如瓢主人莫怪頻來摘長日思君渴未消舒岳祥閬風集三月十七日食梅子有感。 春事已隨花事殘東風急處

省憑欄枝頭青子生來苦守得黄時也自酸王惲秋澗集食梅子有感。 稚歲食梅矜行輩。並掇連揮嘬長喙近年羅列雖滿前黄熟有餘聊隽味

極粲不過三數枚。老頰流酸牙莫對物逐時新歲歲同。人到中年凡事退。潮陽南還幸不死齒豁頭童足悲慨我今五十齒雖牢食不能多行亦憊

隻有區區行志心。若與公同人不逮宋本至治集梅樹子 不及見梅華。猶當得梅實時去兩莫追倚樹謾終日國朝周巽泉情性集中林有佳實。

孟夏雨初肥離離青𡸁處落落紅綻時昔曾感啇夢摽有興周詩。調鼎將用汝。傾筐一塈之臨風每相望聊以慰渴思。梅仁

朝周巽泉情性集佳實存芳核中含元氣清陽生春欲動甲拆暖初萌雪後孤根發年深老幹成。長留酸一點金鼎待和𡙡黄人傑可軒集生查子。

煙雨不多時肥得梅如許。早有點兒酸。誚没星兒苦 飛燕惡禁持又待銜春去。容著水精鹽。見箇調𡙡處 驀山溪翠環驚報葉底梅如彈小摘

試嘗看。齒微酸生香不斷煙九露顆肥得頰兒紅還欲近淺黄時風雨摧殘半。 何如珍重。剩著氷盤薦持酒勸飛仙似江梅纍纍子滿饒將風味

成就與東君。隨鼎鼐著形𥂁早趁調𡙡便楊無咎逃禪詞永遇樂風褪柔英。雨肥繁實又還如豆。玉核初成紅腮尚淺齒軟微酸透粧墻低亞佳人

驚見。不管露沾襟䄂折一枝釵頭未掃。應把手梭頻嗅 相如病酒只因思此。免使文君眉皺入鼎調𡙡攀林止渴。功業還依舊者看飛燕䘖將春

去。又是欲黄時候。爭如向金盤滿捧。共君對酒。孫濟師詞菩薩蠻一聲羌管吹鳴咽。玉縘半夜梅翻雪。江月正茫茫。斷橋流水香。含章春欲暮。落日

千山。雨一點著枝酸。吳妃先齒寒。青梅白氏六帖前蜀王建不識文字。而好謙下節判馮涓大夫好戲時鳳翔請判官結歡好畧

同張郎中也。來晨宴接慮馮公先語而張子乘之或致失機。乃令客將傳達。且請緘默。坐既安。而賓主寂然無敢發其語端者馮公乃取盤中青梅

鏗然一嚼之四坐流涎。因成大笑事類合壁五代趙康凝楊偓方。宴食青梅。康凝顧偓曰勿多食發小兒熱。諸將以為慢仍貶康凝海陵蔡端明集

和吳省副青梅 梅華畏高寒。獨向江南發。那知汴陽墅青顆摘春月。持之今所無歸思動楚越。願君侑清樽行恐新芳歇梅聖俞宛陵集梅葉未

藏禽。梅子青可摘江南小家女手弄門前劇齒軟莫勝酸弃之曾不惜寧顧馬上郎春風滿行陌王之道相山集疏白欺人侵短鬢老紅乘酒駐衰顔

食梅已判非吾事把讀清詩憶故山曹勛松隠集和子忱惠八月青梅 神僊聞水部妙物與長生鼎飪元滋味山樊好弟兄佳音當有象短韻已

驅兵。試咽甘酸處。行看雪裏英洪平齋集敬和老人青梅。 雪水迎風細作鱗。青青又是故園春。只知和鼎非凡子豈料升盤有苦人。還我核來機

轉孰。寄渠花去意猶新。側生底事揺車頰空作漁陽一點顰。方澄孫絅錦小藁青梅如豆。 春去雨霏霏。青梅未接時青青幾萬斛。可惜不充飢。楊

弘道小亭集青梅 詩名籍籍何益吾道悠悠可哀莫謂閑身已老。齒牙不憚青梅廉文靖公集管灰青萼生雨去雪瓊英粲。餘香嘉實成。韞味終

應玩。蒲道源順齋叢藁青梅。 豆顆輕盈緑褪膚仙姿高挂月清臞府藍天上新移種。素艷清香世絶無。山陰韋珪集纍纍酸實釀餘春小摘枝頭

可薦新。之子深能保自固。中含天地發生仁葛天民無懷集嘗青梅。 踈影横紏處怱怱入夏看緑陰遮得暗青子結來酸因病全踈酒如痴猶凭

欄楊花無藉在。風急正漫漫中州樂府李欽叔為飛伯賦青梅江梅引漢宫嬌額倦塗黄。試新粧。立昭陽萼緑僊姿高髻碧羅裳翠袖卷紗閑倚竹

瞑雲合。瓊枝薦暮凉 壁月浮香摇玉浪。拂春簾瑩綺窻氷肌夜冷滑無粟。影轉斜廊。冉冉孤鴻。煙水渺渺三湘。青鳥不來天也老斷魂些清霜靜

楚江葉石林詞與幹譽才卿步西園始見青梅定風波破萼初驚一點紅又看青子暎簾櫳氷雪肌膚誰復見清淺尚餘踈影照晴空 惆悵年年

桃李。佯腸斷柢應芳。信負東風待得微黄。春亦莫。煙雨半和飛絮作濛濛。吳文英夢窻藁賦瑶圃青梅枝上晩花。西江月。林裊一痕雪在。葉藏幾豆

春濃。玉奴最晚。嫁東風。來結黎花幽夢 香力添熏羅被。瘦肌猶怯氷銷。緑陰青子老溪橋。羞見東鄰嬌小。青梅湯

諸品青梅湯。 梅湯家家不同。初造時香味亦無甚來去藏之經月。若製造未到。一毫失法。便爛熟如黄梅湯盖有數說于後一者須用稍青者。小滿

前采。破核去仁。不犯手。以竹夾捶碎。銀匙抄撥打拌。攤在净潔篩子中。令水脉畧乾爽。二者甘草坐用不見火。三者炒𥂁待冷。不可熱用。四者生姜。

不須經水浸去皮。一半切絲條。一半擂碎。不犯手攪五者青椒。不可帶葉旋采䀶乾製度俱依法了。用銀匙。或銀筯。或竹箸拌匀。不可犯手抄。入净

乾磁器内。不可大。恰好盛得十盞料滿者仍用少炒𥂁。摻在面上。不可用箬籜作掩面。只用兩層油單。夾一層厚表𥿄緊緊扎定。必依法。然後可全

青。黄梅宋劉漫塘集林稍脆實薦辛酸尚記兒時刮目看。老去齒牙無復昔。曉枝猶喜墮金九方澄孫絅錦小藁雙雀啅餘芳長

記來時路。督見金禪丸。相呼逺飛去。韋珪詩青子纔看遍緑陰。轉頭紅綻又垂金。未應功到和𡙡盡更為蒼生大作霖。王炎雙溪類藁縣團黄梅半

墮草間。 荷鋤芟草喚畦丁。手拾黄梅繞樹行。結子青青隨雨老。開花白白本氷清。嘗新爭擘紅泥酒。知味誰調玉鼎𡙡。齒軟眉顰遭棄擲。誤從雪

裏競欣榮黄人傑可軒集柳梢青 恰則年時。風前雪底。初見南枝。可𥋧匆怱。花才清瘦。子已紅肥。 安排酒盡相隨。看金彈纍纍四𡸁。渴後情懷。

鼎中風味惟有心知。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