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30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千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三千四
卷之三千五 

永樂大典卷之三千四 九眞

唐孟郊集魏博田興尚書。聽㛐之命。不立非夫人詩。 君子耽古禮。如饞魚吞鈎。昨聞敬㛐言。掣心東北流。北流田尚書。與禮相綢繆。善詞聞天下。

一日一再周。宋蘇頴濱集同孔常父作張夫人詩 女子勿言弱。男兒何必强。君看張夫人。身舉十五喪。頭上脫筓珥。篋中斥襦裳。築墳連丘山。松

柏鬱蒼蒼。親戚不爲助。涕泣感道傍。昔有王氏老。身爲尚書郎。親死棄不葬。簪𥚑日翺翔。白骨委廬陵。宦遊在岐陽。一旦有丈夫。軒軒類佯狂。相靣

識心腹。開口言災祥。嗟汝平生事。不了令誰當。汝身暖絲綿。汝口甘稻梁。衣食未嘗廢。此事乃可忘。一言中肝心。投身拜其床。傍人漫不知。相視空

茫茫。終言汝不悛。物理乆必償。兒女病手足。相隨就淪亡。鄙夫本愚悍。過耳風吹墻。明年及前期。長子憂骭瘍。一麾守巴峽。雙柩還故鄉。弱息雖僅

存。蹣跚亦非良。誰言天地寬。綱目固自張。古事逺不信。近事世所詳。企張非求福。禍敗當懲王。嘉祐末年。李士寧言王君事於右扶風。其報甚逺。張

夫人南郡人。孔推官常又作詩言其賢。邀余同作。弄言李生事。或足以警世云。元王逢梧溪。集朱夫人詩有序夫人諱元琇。江陰知事朱道存之妻

都漕萬户費雄之女也。至正十六年江陰亂。夫人依其父。居松江之上海未幾上海縣䧟。苗軍復縣大掠。夫人驚遽出卧内。時苗手刃以入。將犯之。

夫人怒叱曰。吾貴家女。貴家婦。夫君。見勤王。汝本官兵奚爲犯我。投釵珥于地。苗攫之去。既苗沓至。索貲無有。遂驅迫就道夫人揆不免。乃攀堂楹

厲聲曰。吾義不辱。苗狗忍辱我耶。比遇害。爪入楹木。血沁于指。哀哉。始先君庫使解官歸里。逢適主于其家。每與盛宴輙缺然若不甘者。知事言其

故於夫人。他日復宴夫人親爲别具饌。命子文博。文禮。舁示逢曰。此奉尊翁。自是以爲常。明年逢過其地。嗟夫人之生也柔惠足以德於人。殁也貞

烈足以表於世。謹爲辭以吊之。辭曰。青薲花白浦水黄雲日黯慘風悲凉。停轤西向三酹觴。旗旌葆幢來混茫。若有人兮凛如霜。星流電馳惟可望。

微言夙習大洞章。功成㧞宅居帝鄉。鵲河蟾竁肆翺翔。笑援北斗挹酒漿。帝曰欽哉無太康。下爲叔世扶綱常。進規退矩禮自防。釵荆裙布今孟光。

尊姑養之植德堂。朱氏堂名堂階珠樹聯瑶芳明璫蒼珮森琳琅。檛鍾考鼓樂未央。楚氛適天耀天依。飄然歸歸寧父母傍正生涷室憂癸傷官兵寇

我加劍鋩。吳天倚杵海變桑。身有濺血無回腸烈婦殉節死固當。名與黄浦流俱長稽首再拜淚兩滂。輾馬直上驂鸞凰。宋樓攻媿先生集題陳簡

齋寄夫人書。 行書滿𥿄遺文君。可見闔門敬若賓應與少文能協趣。定因元亮遂忘貧𡊮蒙齋集壽趙處仁母夫人詩小序某將江東使指。詣學

講孝經。作勸孝之詩訓里巷。屬部民有高年者。旌吳之惟恐後。番易法曹趙處仁。入憲幕。清介敏於事。堂有九帙慈母。而未加禮敬。寧非大闕。某敢

述小詩。介薄儀。以爲夫人壽。 有子見知真西山。有孫又把桂枝攀。堂前萱草年年緑。慶事天公定不慳 壽張亨之母夫人。小序張亨之。雙親皆

康寧。祖母夫人今年慶九帙。闔門怡愉。士林羡慕。亨之壯年掇儒料。以東流簿入幕。敏而好修。助荒政有勞名。聞于朝矣。慈顔應少慰乎。某敢歌小

詩將薄禮。亨之其持以壽夫人。 爲問蟠桃熟幾番。見兒髮白著衣斑。孫枝又作紅渠客。更願罍仍捧壽山。趙汝騰紫霞洲。遺徐端友壽母夫人。

望東雲兮懷玉。産二英兮鸑鷟。持榮名兮壽親。頌大椿兮對菊。飧初芙兮。慕屈子之菲菲。飲寒潭兮。陋胡廣之碌碌。我敬愛之。勉以猗緑。垂芳兮無

窮。介母兮多福。 又寄徐端友立大壽其母夫人。 芙英二徐。名德之雛。早從爛柯。知所步趨。南陔子職。夙夜盡劬。九日黄花。采采盈𥚑。請壽堂萱。

大年方臺。庬眉髮鶴。重錦軒魚。母詔子前。問學勉諸。參匪直養。心傳泗洙。誠身恱親。授伋著書。子曰懋哉。益厲厥初。榮多遺母。文綉不如。戲舞樽前。

母爲笑娱。我寄四言。俾陳座隅。張元幹歸來集乙卯秋奉送王周士龍聞自貶所歸鼎州太夫人侍下。 語離三秋風。念子萬里客。我獨憂患餘。幾

爲死生隔。相逢忽眼明。照影俱頭白。蘭若清夜長。連床話疇昔。如何功名心。一旦乃氷釋。賣藥寘洋狂。穿雲思遷讁。不然蔬笋腸。寧無瘴烟色。良由

火景成。内景充八宅。下視陋九州。槐安等稱國。絶憐蠻觸爭。亦復弄兵革。亂來更多事。老去覺世窄。歸歟桃花源。斑衣作兒劇。此樂人所稀。今我那

能得。他時南山南。寄書北山北。宋文天祥文山集憶太夫人 三生命孤苦。萬里路酸辛。屢險不一險。無身復有身。不忘聖天子。幾負太夫人。定省

今何處。新來夢寐頻。元王逢梧溪集喜朱子才知事。迎太夫人至二首 白馬青袍幕下賓。樓船迎養太夫人。關山迢遞孤雲暮。雨露涵濡寸草春。

屏障乆虛金孔雀。兒孫俱長玉麒麟。知君順色非難事。心侍平反答至親畫舫青簾駐日斜。綵衣白髮照江沙。風塵忽見老萊子。庭院正開萱草

花。鸞錦再領新誥命。魚軒穩稱小香車。珍膎調罷親弦頌。盛事由來出故家。張文穆公集題僕散夫人詩卷 早從夫子事戎官。三十年來巴蜀間。

閫範有人爲内則。藁砧無計可生還。植萱致養難留景。更石爲瑩不動山。旌表在門傳在子。他時彤史尚班班。王惲秋澗集題懷孟

路宋緫管太夫人九帙詩卷 七十邦君九十親。人間此事少同倫。柏舟高節徽彤管。鸞誥清光照畫輪。步履不緣扶杖健。精神猶

比結樆新。河陽莫說潘輿樂。沁水花時别有春。 身寵家温親老徤。福全無似宋門榮。漢宫傅訓斑儀在。萊子承顔彩䄂輕。孤節勁

於湘水竹。九齡春動野王城。年年壽席聞佳語。南極星逢婺女明。題張子惠母夫人手卷 夫人内治日嚴真。定省歸時有訓懲。

孝感庭闈深色養。德融民社見春凝。凱風吹棘心何切。宿草含輝樂不勝七子有林俱茂異。慶門從此福川增。鄧中齋詞廣齋謂栁

山和王夫人滿江紅韻。惜未見之。爲賦一闋。 王母仙桃。親曾醉九重春色。誰信道鹿㗸花去。浪飜鰲闕。眉鎖嬌娥山宛轉。髫梳墮

馬雲欹側。恨風沙吹透漢宫衣。餘香歇。 霓裳散。庭花滅。斜陽燕應難說。想春深銅雀夢殘啼血。空有琵琶傳出塞。更無環珮鳴歸

月。又爭知有客夜悲歌。臺敲缺。文天祥詞和王夫人滿江紅韻。以庶幾后山妾薄命之意。 燕子樓中。又睚過幾番秋色。相思處青

年如夢。乘鸞仙闕。肌玉暗銷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最無端蕉影上窻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滅。人間事。何堪說。向南陽阡

上滿襟清血。世態便如飜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笑樂昌一叚好風流。菱花缺。 王夫人詞。太液芙蓉。全不是舊時顔色。嘗

記得恩承雨露。玉眥金闕。名播蘭簪妃后裏。暈潮蓮臉君王側忽一朝鼙鼓揭天來。繁華歇。 龍虎散。風雲滅。今古恨。憑誰說

顧山河百二淚流襟血。驛館夜驚塵土夢。宫車曉轉關山月若姮娥肯相容。從圓缺。 王夫人至燕題驛中云。中原傳誦。惜末

句欠商量。代王夫人作。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黄一朵。移根仙闕。王母歡䦨瓊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聽行

宫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香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齦血。回首昭陽離落日。傷心銅雀迎新月。算妾身

不願似天家。金甌缺。宛陵群英集師晦文宫人愁 曾隨玉輦事遊畋。一别君王二十年。惟有手中明月扇。向人還似舊時圓。

唐雍裕之詩宫人斜 幾多紅粉委黄泥。野鳥如歌復似啼。應有春魂化爲燕。年年飛入未央栖。 國朝楊基眉庵集題宫人

圖。 兩樹紅蕉映緑池。晚凉携伴試羅衣。金鈴小犬迎人吠。應恠秋來出院稀。宋李俊民鶴鳴集悲故宫人 雲慘烟愁苑路斜。孟

達宫鶯㗸出上陽花。雍陶朱鉛滴盡無心語。張祐生死深思不到家。竇葦汪元是湖山類藁亡宋宫人分嫁北匠 皎皎千嬋娟。盈

盈翠紅圖。輦來路迢遞。梳鬟理征衣。復采鴛鴦花。綴之連理枝。憂愁忽已失。歡樂當自兹。君王不重色。安肯留金閨。再令出宫掖。相看

淚交垂。分配老斫輪。强顔相追隨。舊恩棄如土。新龍豈所宜。誰謂事當爾。苦樂心自知。含情拂金徽。繁聲亂朱䋴。一彈丹鳳離。再彈

黄鵠飛。已恨聴者少。更傷知音稀。吞聲不忍哭。寄曲宣餘悲。可憐薄命身。萬里容華衰。江南天一涯。流落將安歸。向來承思地。月落

鳥夜啼。元郝經臨川集宫人斜。椒壁摧頽隱野蒿。妖狐篤簌噪空壕。美人一夜爲黄土。邸國夫人甲第高。王憚秋澗集周文矩盡金

步摇宫人圖 螭玉珠華兩翅排。髻高雙鳳拂雲來。玉笙合就新翻曲。恰值碧桃花正開。陳深源片雲山人小藁宫人 進入宫時

貌似花。長門猶恨寄琵琶。經年不見君王面。却向沙場從翠華。元安熙詩題錢選宫人圖 露冷月華白。悠悠方寸心。夫君渺何許。

悵望碧雲深。耶律鑄樂府憶秦娥贈前。朝宫人琵琶色蘭蘭 恨疑積。佳人薄命尤堪惜。尤堪惜。事如春夢。了無遺迹。人生適意無南

北。相逢何必曾相識。曾相識。恍疑猶覧。内家國籍。周庾開府集奉和示内人 然香鬱金屋。吹管鳳凰臺。春朝迎雨去。秋夜隔河來。

聴歌雲即斷。聞琴鶴到回。春窻刻鳳下。寒壁盡花開。定是流霞氣。持添承露盃。唐張祐詩贈内人 禁門宫樹月痕過。媚眼唯看宿

燕窠。斜㧞玉釵燈影畔。剔開紅熖救飛蛾。劉賓客集代靜安佳人怨二首并引靖安丞相武公居里名也。元和十一年六月。公將朝。

夜漏未盡三刻。騎出里門。遇盗薨于墻下。初公爲郎。余爲御史。綵是有舊。故今守于逺服。賊不可以誅。又不得爲歌詩聲于楚撓。故

代作佳人怨。以禆于樂府云。 寳馬鳴珂踏曉塵。魚文匕首犯車菌。適來行哭里門外。昨夜華堂歌舞人。 秉燭朝天遂不迴。路人

彈指望高臺。墻東便是傷心地。夜夜秋螢飛去來。元劉秉忠詩佳人 錦心綉口性蕭閑。學海波瀾挹不乾。奇語八篇傳欲滿。陽春

一曲和皆難。佩蘭襲襲生風韻。懷玉温温辟雪寒。别後佳人渺何許。倚栖空咏碧雲端。宋王炎雙溪集清江勸駕送舉人二首 藏山有

良玉。潜淵有明珠。寳氣露光彩。見者詎肯遺。賢王抱良貴。又與珠玉殊。方其未遇時。眇然一布韋。時來取通顯。乘軒而執珪鶴書出閣闔。嗣聖清明

初。彈冠今彙征。駸駸上天衢顯親與事君忠孝當無虧。 黄堂暫虛位。勸駕屬守丞。金石方遇宻不敢歌鹿鳴。吉蠲置觴豆。少洽賓主情。西風吹桂

枝。馬首將東行。春官奏高第。天子開延英。親策降清問。健論攄丹誠。解褐躋膴仕。何止爲身榮。二劉與三孔。至今流芳馨。願言踵前修。勉矣垂令名。

吕南公集古人 古人已徃知無柰。猶被後人興蠹敕。前亦人焉後亦人。患自口强心不逺。楊雄比孟必有辨。馬卿慕簡良足恠。未充志氣徒好名。

醇醪豈不因糟哉。晁景迂集古人愁已極。今我不用愁。去日已忽忽。來日諒悠悠。便能如此志。終恐慚白頭。經月不讀書。閉目得自求。不如懸車好。

便復外言不。方秋崖集古人行 古人二十四。已自取侯印。加我三十一。擁褐猿猱徑。古人三十六。已自嘆頭顱。加我十九年。雪頷埋霜鬚。春風秋

月五十五。青山白雲自今古。與其浮沉於不卿不。相之間。孰愈自適於老圃老農之伍。休休休。仰面看人吾所羞。莫莫莫。天下事堪幾回錯。既不能

致君乎唐虞。又不能收身乎樵漁。提携手版聊復爾。安用局促轅下駒。昌黎老韓大小大光範三書看渠破。號天器地爲一官。宰相須還賈耽做。不

如荷葭塢中之把茅。卧聴松鳳三峽濤開門夜半劃長嘯。已矣古人山月高。中興江湖集敖陶孫思古人思古人。 思古人。古人皦皦若日月。我欲

剖棺斫出古人心。惟見蒼苔漫白骨。請陳古人心。君勿駭客言。古人惟一真。可使風俗皆還淳。殺鷄不及林宗。炊黍不候龐公。雪中安道。興適盡。坐

上公榮樽已空。呼酒徑勸君。欲眠即遣客。𥞇康巨源不爲絶。戴崇彭宣本相得。徐庶失老母。宻如元德不能奪之臣。嚴陵薄宦情。狎如文叔不能止

之客。包胥伍員不失其爲友。羊祐陸抗。不害其爲敵。我有蒸臺。安事隱語。我但食韭。安用多種割肉無知方朔真。拏金豈即劉義勇。古人心事有如

此。何至顔色相媚奉。道衰僢仁義。世亂生姦雄。君知臧否不挂口。正慮匕首椹其胷。我生恐無用。我死知無聞。作書預與兒輩訣。葬時定覓要離墳。

唐白居易詩新豐老人 不知何處翁。相逢道路中。眼昏耳復聾。鶴髮大龍鍾。忽聞鷄犬聲。便認作新豐嗔人問姓字。不肯通年幾。隔夜事不記。却

說前朝事。欲語先涕零。曾見太上皇。東西幸兩京。年年十月來華清。當時身是小兒隊。隨從教坊常入内夜半猶聞羯鼓聲平明傳報漁陽背。身遭

虜劫西復東。驅爲肉寨當兵鋒。萬人殺盡一身在。脫身幸得歸秦中。山川依然閭巷改親識靜盡田園空徃來行乞官路上飢睡烈日寒睡風百年

人事信無窮得失存亡若轉蓬請看今日新豐老。便是當年塞上翁。僧巒詩逢老人 路逢一老翁兩鬢白如雪一里三里行四迴五迴歇。耿湋詩

路傍老人 老人獨坐倚官樹。欲語澘然淚便垂。陌上歸心無産業。城邊戰骨有親知。餘生尚在艱難日。長路多逢輕薄兒緑水青山雖似舊。如今

貧後復何爲。 代園中老人 傭賃難堪一老身。皤皤力役在青春。林園手種唯吾事。桃李成陰歸别人。錢起詩柏崖老人號無名先生。男削髮。女

黄冠。自以雲泉獨樂命子賦詩。 古也憂婚嫁。君能樂性腸。一作道場長男栖月宇。少女袨霓裳問爾飧霞處。春山芝桂傍。鶴前飛九轉。臺裏駐三光。

與我開龍嶠。披雲靜藥堂。胡麻兼藻緑。石髓隔花香。帝力言何有。椿年喜漸長。窻然高象外。寜不傲羲皇。崔顥詩咏江畔老人怨 江南年少十八

九。乘舟欲渡青溪口。青溪口一作忽達江邊一老翁。鬢眉晧白已衰朽。自言家代仕梁陳。垂朱拖紫三十人。兩朝出將復入相。五世叠鼓乘朱輪。父

兄三葉皆尚主。子女四代爲妃嬪。南山賜田接御苑。北宫甲第連紫宸。直言榮華未休歇。不覺山崩海將竭。兵戈亂入建康城。烟火連燒未央闕。衣

冠士子陷鋒刀。良將名臣豈埋没。山川改易失市朝衢路縱横填白骨。老人此時尚少年。脫身走得投海邊。罷兵歲餘未敢出。去鄉三載方來旋。蓬

蒿忘却五城宅。草木不識青溪田。雖然得歸到鄉土。零丁貧賤長辛苦。採樵屢入歷陽山。刈稻常一作嘗過新林浦。少年欲知老人歲豈知今年一

百五。君今少壯我以衰。我昔少年君不睹。人生貴賤各有時。莫見羸老相輊欺。感君相問爲君說。說罷不覺令人悲。李端詩贈山老人 白首獨一

身。青山爲四鄰。雖行故鄉陌。不見故鄉人。方玄英詩贈江上老人 潭底錦麟多識钓。未援香餌即先知。欲敦魚目無分别。湏學揉藍染钓綵。况

詩越州局席看弄老人 不到山陰十二春。會中相見白頭新。此生不復爲年少。今日從他弄老人。元稹詩别孫村老人 年年漸覺老人稀。欲别

孫翁淚滿衣未死不知何處去。此心終向此原歸宋劉攽彭城集次韻和范内翰西圻老人詩 大行宫車千乘强。翠華晚駕烟蒼蒼龍髯墮地長

秋草。白雲悠悠飛帝鄉先驅軼出寒門外。天字廖廓初無傍。凄風疾雨洒道路。萬靈奔走誰非常漢家德澤遍四海。戎夷執紼虛邊疆。翔飛喙息願

效死。以彼壤冗皆容光。詞臣宗功筆力壯。感激顧遇思揄揚。周宣中興在雲漢。武皇最著惟宣防道老翁話舊事。靣自黧黑情摧傷。賜縑如雪身獨

得。無衣自幸方同裳。桑田變海不可測。慟哭白日悲風長。君不見封裨之君皆不死。豈以衣冠之葬疑軒皇劉公是先生集富谷老人臧用。自云本

京師兵士。咸平中。没番五十餘年矣。 白髮衰翁雙涕零。曾隨諸。將戰咸平。一捐左衽迷歸路。却問中華似隔生思報漢恩身已朽。耻埋胡壤死無

名。今朝縱。觀非佗意。得見官儀眼自明李端叔姑溪集和東坡贈嶺上老人 過眼崎嶇等劫灰。到頭榮悴本誰裁。須知此老心如鐵。看盡行人幾

徃回。葛立方歸愚集贈施堯年老人 何須石室秘仙書。家有雲英尚藥爐。奕世大年緣底事。知君華冑出肩吾。 從今九夏即期頥。小楷猶搜賀

兩詩。未得兩時曹過我。見君憂色上厖眉 謁史搘笻步後吳。茅檐枳落水平鋪。大兒侍側霜飄領。猶著荊衣學弄烏。王質靈山集寄峽石老人

白沙渡口見半眉。袖角槎牙出好詩。願得揚舲秋水去。共看明月墮琉璃。僧文珦詩老人 老人方外人。觀物又觀身得性無今古。隨時亦故新。梅

容微笑臘。柳意暗藏春。除是同懷者。知予此語真。永陽志蔡向詩贈幽谷老人紹興丙子芒鞋踏破兩淮塵。夢斷邯鄲迹未陳。唳鶴啼猿猶有恨。巖

花澗草總相親。三生頓悟舊緣在。一笑還驚熟處新。瓶鉢剩添風月滿。與君同是再來人。華趙二先生南征録華岳詩呈古洲老人分周清之韻衛

霍勲名李杜才。纔過四十也心灰。俗塵趁少便披拂。詩料空多難剪裁。時事謾提眉便鮍。家懷未說眼先開。朱簾便倩梅香挂。要放銀幨入座來。

趙希蓬和。今來古徃幾人才。俯仰之間迹便灰。藻鑒𡟎姸空自眩。銓衡長短莫能裁。浮生轉盻朱顔改。造物何時青眼開。富貴而今休著意。任渠捶

户打門來。孫覿鴻慶居士集贈竹庵静老人 爭名計身後。逐利了目前道人一彈指。永斷三生緣。起滅水上漚。聚散風中烟。紛紛閲凋謝。東海今

桑田。縞髮出古顱。秀眉覆兩顴。已超人天上。遂拍佛祖肩。茅齋立萬竹。蔭比碧玉㑰。㑰倍雲擾擾。清幽露娟娟。我老無家舍。餘地寄一廛。不辭供井

磑。辛苦送華顛。眉山唐子西集雲南老人行雲南老人老無力。藜杖支腰壟頭立。道逢蜀客話平生。時復仰天長太息。自言貫屬瀘水湄。瀘水邊

徼濱獠夷。夷人之性類蛇豕。頻肆毒螫爲瘡痍。十五年前多寇盗。一境騷然不相保。民未收刈虜人家。戎馬偷㗸汶江草。近來風俗都變移。巷却旌

旗張酒旗。牛羊村落晩晴處烟火樓臺日暮時。兩眼昏花兩鬢雪。喜見升平好時節。茆屋横吹一笛風野店携歸半瓶月。問翁致此何因緣。道是江

陽太守賢鼓琴弦歌不生事。十年静治安吾邊。鄭國國僑去已乆。誰信人間准前有。異日刊爲德政碑。請問雲南隴頭叟。王炎雙溪集追念鱅谿老

人 交遊太半上青雲。可使斯人竟陸沈。寒日亂山皆慘色。北風古木亦悲吟。傷情空拜丹青像。提耳不聞金玉音。舐墨欲書耆舊傳。無言三嘆我

何心。陸游劍南績集若邪村老人 昔聞若邪村。意象乃物外皤然阡陌闇。來徃幾鮐背。無論百歲翁。甲子數至再。我來親見之。殊未輟耕耒。曩事

一一言。多聞雜諄誨。回頭指丁壯。此是曾玄輩。有翁又過我。家有孫五代。指呼取斗酒。山果雜細碎。顧我使之年。慚縮不能對。恭惟大父行。不覺投

杖拜。養生惟一嗇。此在吾術内。翁能信踐之。成就乃爾大。我今纔耄及。耳目已憒憒。長庚雖餘輝。敢與明月配。劉後村集大梁老人行大梁宫中

設氈屋。大梁少年胡結東。少噫笑。老人悲。尚記二帝蒙塵時。烏虖。國君之讎通百世。無人按劒决大議。何當偏師縳頡利。一驢馱載送都市。宛陵群

英集劉得之題松下老人圖。建平王宰特此獻貢南倚。古松蒼髯枝屈鐵失笑相驚在岩穴。老翁手持緑玉杖。獨立西風雙鬢雪。翛然野服山家容

平生我亦懷高風。彭澤歸來入圖畫。真有人間靖節翁。李伯時亦曾畫松下淵明圖。詩海繪章劉景文西山老人行善治一家稱主人。奴耕婢爨

鷄司晨。置之得所坐取備。何必百事皆躬親。爲主汲汲盡無獲。道路錐刀長苦辛。君不見。西山老人不出户。索酒烹羊呼四鄰。胡仲弓葦航漫游藁

山中逢老人詩 頭白不知今幾齡。兒時猶及見昇平。可憐野老無知識却認錢塘是汴京。江陽譜集范子長右石老人詩欹右堂空怒翼垂。清

泉赴壑兩魚嬉。道人强欲安樓宇。閑却南邊一半奇。元王惲秋澗集樂閒老人歌奴歌總管嫵相德。名繼昌。以小字行。蓋㶚陵舊將軍也。今閑居鄧

下。自號樂閑老人。聞子名甚喜。詢所以襟抱。有不期同而同者。千里求詩此意不可辜也。因藏是歌以贈。庶幾酒酣耳熱後。故聲而歌之。猶是以見

故家餘質云。浮生擾擾駒過隙守虜抱囚真可借。晦明光景一月間。開口笑談能幾日。一閑未老方是閑。已老謀閑何所及。須信閑人是貴人。束縳

軒裳梏亡客。况復筋骸血氣衰。聖有嘉言戒貪得。樂閑老人達此理。自放閑身樂山水。君侯年甫五十逾。解官歸卧南陽廬。風雲寤寐鞍馬事錦韝

脫落秋鷹孤。飛揚䟦扈竟何用。此身健在閑爲娱。大弨挂壁龍在匣。追逐弋釣湏鳬魚。有時逸氣蟠不盡。猶擬去射南山菟。君不見。邵平東陵時。何

若瓜田心自如。後堂種竹前國蔬。月下自理淵明鋤。客來大笑猶有事。茶鐺煮月糟丘餔。古人徃徃以樂老。此意殆與君相符。我今天地亦佚老。聞

君此懷良起子。何當杖屨與君約。江山佳處身岩居。半山喚起浮休仙。窪尊一醉傾吾餘。風流肯落六客後。吟嘯當作三賢圖。醉中。爲將桓侯鬚。君

其樂矣歌鳴鳴 題塗水老人趙君璵詩卷 豪傑并門自昔聞。儻朱軒冕等浮雲。瀟然獨老琴書樂。塗水看來只趙君。 老鶴昂藏不受羈。九皋

心與野雲期。翩翩不墜中郎業。又向詩書得蔡姬 樂全老人詩 樂全老子見輕安。杖履西城日徃還。論福有孫應有子。閑居非水一非山。春風

满意花遽眼。曉鏡浮光酒暈顔。九老有圖冝健羡。一生班列素侯間。王沂伊濱集高空老人詩 高空之山多仙靈。山泉可釀田可耕。烟消日出紫

翠横。彷佛羽蓋揚霓旌。高空山人世𣈆纓。玉壼满貯氷雪清。風流不减謝内史。翰墨欲壓山玄卿。今年七十髮未白。胸中梨棗哉已成。焚香永晝鸞

鶴下。横笛清夜蛟龍驚。碧𨔷供吸酒。過客或騎鯨。便令呼麻姑。共謁王方平。握手一咲三千齡。撫頂何勞授長生。張思廉詩賦賀氏江鄉老人 不

住鏡湖曲。來居揚子村。吳霜衰晚鬢。海月净衡門。潮信䈴葭濕。風花島嶼昏。夕陽沙觜樹。閑步引諸孫。楊仲弘詩題屏風盡商山四老人 飛雪灑

遥野。衝波蕩無垠。嶓蟠山谷間。居此四老人。下焉民庶師。上作王家賓。清風眇何許。馳想寂寞濱。楊鐵崖集壽岩老人歌。壽岩老人者。吳興鈫先生

德載也。老人任宋。爲都督計議官。東革老人奮義兵不肯送降欵。天兵募生致其人。義其言議而官之。老人裂其版授書。即遁隱長山之石岩。岩生冬

青萬年之枝。老人逆號壽岩。又自志以文去。老人之死四十年。其孫骥出其手澤。求余歌之。壽岩老人宋都督。不肯新朝食周粟。水晶國裹七寳山。

别有天地非人間。山中黄石眠怒虎。北上傳書魯有語。歸來牧羊尋赤松萬年枝上盤冬龍。冬龍萬年與石鬬。老人一盃持白壽。煉色未㭪天南孔。

瀆空坐見瀛洲生軟紅鳴呼壽岩丈人兮元不死。南斗化石齊崆峒。 國朝僧宗泐全室集東皋老人歌 東皋老人七十餘。眼明能讀細字書。年

來不肯城郭住。無事只愛東皋居。東皋所居良不俗。松竹桑榆翠爲屋。前畦後圃相映花。满眼兒孫美如玉。老人心中樂閑矌。時時倚杕東皋上。鳥

紗側裹酒半酣。目送飛雲度青嶂。吾知老人與世違。東皋幽處無是非。吁嗟訹迫何所爲世間富貴多危機謝肅宻庵藁題圯橋老人圖 處處江

山起戰塵。榖城猶可著閑身。還將天下安危計。都付橋邊進履人。宋張椿齡蒲衣集思高人 仙人昔是瑶池客。珮玊嗚鸞生羽翮。騎鯨千載說白

雲。弱水三萬郡可隔。蓬瀛深處乃其家。無限眞仙衣絳霞。相呼酌醴勸蟠桃。安期大棗端如瓜龍吟虎嘯衆樂奏。神芝瑞草生奇葩。願將此意踵太

古。自然之道非特誇。舒岳祥詩高人 雲日弄輕露。前溪給緩尋。燕飜紅雨亂。鶯出翠微深。迥矣蘇門嘯。懷哉梁父吟。高人不可見誰見此時心。僧

文珦詩閑人 不求富貴不嫌貧。天地悠悠任此身。飛步任教趨要路。好懷到底屬間人。自歸白屋交游逺。認得青山靣目真。平地退藏知是寳。太

行從古有摧輪。姬知常雲山集閑人 風林月障照山花。岩石流溪共一家。唯有閑人堪作主。無情無我伴煙霞劉文貞公集閑人 䄂舞東風半

辭顛一身閑似洞中仙。調和血氣於詩裹撥置功名在酒邊。喜雁傳將春早信嗔鷺啼破日高眠。近聞淺却篷莱水。又别麻姑幾許年。唐杜工部集

幽人 孤雲亦群游神物有所歸麟鳳在赤霄。何當一來儀。徃與惠詢輩。中年滄洲期。天高無消息棄我忽若遺内懼非道流。幽人見瑕疵洪濤隱

語笑鼓枻蓬莱池崔嵬扶桑日昭曜珊瑚枝。風帆倚翠蓋。暮把東皇衣咽漱元和津所思烟霞微知名未足稱局促商山芝。五湖復浩蕩。歲暮有餘

悲夢側曰麟疑作靈趙曰南史。實志見徐陵曰天上石麒麟也。則麟亦可言在赤霄文。數公曰。惠詢輩謂恩𡊮許詢也夢側曰見一作在孝祥曰。中

黄經但眼元和除五谷。必獲寥天得其蘇。注云服元和謂咽津液。師曰。按唐史給遺。惠昭荀珏與甫友善。常以詩儡酬。致子美此詩思之也。 此拾

遺必因甫詩到此二子。何其無名獨見識也。甫詩無此酬倡李商隱詩幽人 丹竃三年火茗崖萬歲藤。樵歸說逢虎。慕罷正留僧。星斗同秦分。人

烟接漢陵東流清渭苦。不盡照衰興宋李跨鼇先生集訪幽人 紫騮摇玉東城東。緑眉少年雙頻紅掃塵先過風騷客。豪氣幾吞雲夢澤。新詩一夜

急春風飄落櫻桃點窻白青烟晝覆琉璃樽何時投袂歌王孫。歸去來黄陵老鴉啼日昏沈氏三先生集沈括幽人篇 幽人步影囀春陽情多無

那不成章恨樓未高看鞭望南陌無人但垂楊天遣夢朱情满床夢短數覺宵苦長起生作琴舞闔猖古壟小中月茫茫蜘蛛做網着廜㢝蜻蜓故

來暈羅𥜗照君柏酒情莫疏無情可能學哺鴣元劉静修集幽人圖二首無媒路徑草蕭蕭山鬼脩篁夢轉遥手塮幽香意何逺焉詐紹日區岧

嶢 澗響無心和考槃雲容有意近長安野猿窺破中宵夢却恐山靈不易謾唐孟郊詩贈主人 斗水㵼大海不如㵼枯池分明賢達交豈顧豪

華兒。海有不足流豪有不足資枯鱗易爲水貧士易爲施幸睹君子席會將幽賤期。側聞清風議如飲黄金卮此道與日月同光無盡時鮑溶詩代

楚老酬主人 流年爲我卿扁舟爲我宅二毛去天逺幾日人間峉瞳瞳衡山景眇眇翔雲迹促時無定心病處不暖席煩君問岐路爲哉生凄戚

百年衣食身未死皆有役魯傷無遺嗣縱有復何益終古北邙山樵人賣松柏吕温詩河中。城南姚象浴後贈主人 新浴振輕衣满堂寒月色主

人有美酒况是魯相識趙嘏詩宿長水主人 白雲溪北叢巖東。樹石夜輿潺湲通行人一宿萃微月二十五弦聲满風豆盧䰢詩落第留别主人

客裏愁多不記春聞鶑始嘆柳條新。年年下第東歸去羞見長安舊立人。曹鄴詩别主人酒盡君莫沽。壸傾我當發城市多囂塵還山弄明月。素娥詩

别主人 妾閉閑房君路岐。妾心君恨兩依依魂神倘遇巫陽伴。必逐朝雲暮雨歸。韋洵美詩答素娥 别恨離群自古聞。此心難捨意難論。承恩必

若頒時脹。莫使沾濡有淚㾗。孟浩然詩戲主人 客醉眠未起。主人呼解酲。已言鷄黍熟。復說瓮頭清宋劉公是先生集呈主人 世上年華似車轂。俗

中形態若樊籠解開絳賬陳紅粉。何必通儒獨爲融。 雨催春意苦無多栁色花香柰汝何雖舉一樽屬明月。小垂手舞緩聲歌。唐王建詩思逺人

妾思常懸懸君行復綿綿。征途向何處。碧海輿青天。歲乆自有念誰令長在邊少年若不歸蘭室若黄泉張籍詩思逺人 野橋春水清橋上送

君行去去人應老年年草自生出門看逺道。無信向邊城楊柳别離處。秋蟬今復鳴中興江湖集永嘉翁氏寄逺人詩 秋氣日凄清。秋衣殊未成。

在象猶不樂行路若爲情幾處看山色暮天聞雁聲。思君有幽夢。夜夜出江城宋曹勛詩思逺人 有美人兮天之涯。食蘭菊兮服錦衣。披瓊簡兮

規天維隔昆丘之遐阻兮限弱水之漫瀰魯古人之莫吾知兮。矌千載而不歸歲冉冉其将暮兮。儼吾駕而不可以徒回。幾逍遥於山何。思夫君於

式微歐陽公集思逺人詞 臨江仙 劉郎何日是來期。無心雲勝伊。行雲解傍山扉郎行去不歸。 强匀盡又芳菲。春深輕薄衣。桃花無語伴相

思。陰陰。月上時。劉龍洲詞賀新郎 院宇重重掩醉沉沉亭陰轉午。綉簾高捲。金鴨香濃噴寳篆驚起雕梁語燕正架上酴醾開遍。嫩萼梢頭舒棄

臉。似月娥初試宫妝淺風力嫩異香軟 佳人無意拈針綫。繞朱欄六曲徘徊為他留戀試把花心輊輕数暗計歸期近逺柰數了依然重怨把酒

問春春不管柱教人只任空腸斷。腸斷處。怎消遣。赤城詞鷓鴣天 芳樹陰陰脫晚紅餘香不斷玉釵風薄情夫婿花相似一片西飛一片東 金翡翠

綉芙蓉。從教入户笑床空藍羅裙子休無賴只與離人結短封。周紫芝詞宴桃源 簾幕踈踈風透。庭下月寒花瘦寬盡沈郎衣方寸不禁僝僽。難

受難受燈暗月斜時候唐鮑容詩客舍逢鄉人旋别 驚鴻一斷行天逺會無因。無因忽相會感嘆若有神我鄉路三千百里一主人一宿獨可戀。

何况舊鄉鄰。牢落歲華晏。相憐客中貧迎霜君衣暖。與我同一身。誰在天日下。此生能不勤青萍寄流水。安得長相親明發更逺道山河重苦辛王

貞白靈溪集戲贈鄉人 前年内殿考文華咫尺天顔隔絳紗。御榜早聞傳異國。鄉人猶似薄東家中宵縱匣衝星劒臨水難留上漢褨。明日春風

動行色。惟愁重别故林花。宋劉公是先生集示鄉人陳生祖母之侄曾孫我祖學廬山。潜光玩詩書。君家獨先覺。一見矜里閭。固有如陳平。長貧賤

者乎。青雲果自致。逺鑒驚群愚。鳴鳳兆有媯。懿占信不誣。粲然諸子賢。仕各列大夫。號稱萬石君。盛事衣冠無。聲華輝圖史。豈獨榮枌榆。外族繼清

高。耻爲事物拘。未嘗入城府。奕世風不渝。冝有羔雁求。怪其乆闕如。君來就鄉賦。信足光慶餘。郡守勸駕行。紫庭與計俱。努力事學問。豫章濯扶踈。

游子懷故鄉。矧伊接葭莩。勉率爲歌詩。尚能念起予。項安世詩次韻謝處州鄉人二首 聴說江湖萬里身。十年流轉狎波神。鄉心只羡秋鷹急。世

味何如臘蟻醇。耳識吳音疑故舊。眼看南士覺尖新。䄂中詩句清如許。何啻他鄉見似人。 黄花和露作深秋。志士臨風惜壯猷。靡靡道途空接淅。

摇揺心事劇懸旒兒時種木今盈抱。老去還家莫漫游。側耳鄉書上霄漢聖朝賓貢似成周。沈氏三先生集贈故鄉人 我家已破出他鄉。如連

如卓方阜昌。豈料囊金隨後散。一齊開鋪鬻文章。我今濱死秪如許。二友猶堪望軒翥。從頭借問向來誰。十室九人非舊主。張舜民畫墁集長盤領

遇張復鄉人 馬頭已匝三千里。故國輕抛二十春。一片青山雙鬢白。長盤嶺下見鄉人。元陳杰詩郊行遇鄉人 亂後江濱路。跫然客裏聲。依稀

認維梓。邂逅語斑荆。邑里今安否。親交半死生。松楸十年淚。和酒對君傾。國朝高季迪缶鳴集逆旅逢鄉人 客中皆念客中身。唯汝相逢意更親。

不向燈前聴吳語。何由知是故鄉人。唐李翰林集駕去温泉後贈楊山人少年落魄楚漢間。風塵蕭瑟多苦顔。自言管葛竟誰許。長吁莫錯還閉

關。齊賢曰。史記酈。食其家貧。落魄。楚漢間。乃興元以東。彭城以西。管葛者。管仲諸葛亮也。文中子。劉伶古之閉關人也。阮逸曰。閉關喻藏身也。士贇

曰。曹植詩。蒙霧犯風麽。竇融傳論曰。始以豪俠爲名。後起風塵之中。魏武帝苦寒行。樹木何蕭瑟。一朝君王垂拂拭。剖心輸丹雪胷臆。忽蒙向日回

景光。直上青雲生羽翼。齊賢曰。名都篇。白日西南馳。史須賈曰。君能自致於青雲之上。魏文帝詩。身體生羽翼。士贇曰。鄒陽書曰。兩主二臣。剖心柝

肝。豈移於浮辭哉。王粲登樓賦。氣交憤於胷臆。曹植求通親親表。若葵藿之傾太陽。雖不。爲回光。然向之者誠也。臣竊自比於葵藿。若垂三光之明

實在陛下。孔稚圭北山移文曰。干青雲而直上。幸陪鸞輦出鴻都。身騎飛龍天馬駒。王公大人惜顔色。金璋紫綬來相趨。齊賢曰。明堂位曰鸞車。有

虞氏之路。注。鸞有鸞和也。禮書荀卿曰。輦輿就馬。則輦在人。駕在馬也。後漢靈帝紀。置鴻都門學生。注曰。鴻都門右也。於内置學。唐禁中有服龍

厩。西城。傳。大宛國嶠山上。有馬不可得。因取五色牤馬置其下。與集生駒。號天馬。子徐樂書。身非王公大人名族之後。士贇曰。漢書。元鼎四年馬生渥

注水中。作天馬之歌。前漢百官表。丞相秦官金印紫綬。當時結交何紛紛。片言道合惟有君。待吾盡節報明主。然後相携卧白雲。士贇曰。蘇武詩结

交亦相再。謝靈運詩。采藥白雲隈。送蔡山人 我本不棄世。世人自棄我。一乘無倪舟。八極縱逺柂。燕客期躍馬。唐生安敢譏。采珠勿驚龍。大道可

暗歸。故山有松月。遲爾玩清暉。齊賢曰。莊子夫欲勉於形者。莫如棄世。棄世則無累矣。鮑照詩。君平獨寂寞。身世兩相棄。列子曰。至人揮斥八極。神

氣不變。史記。蔡澤燕人。從唐舉相。唐舉熟視而笑曰。先生昂鼻巨肩。魁顔蹙齃。膝攣。吾開聖人不相。殆先生乎。蔡澤知唐舉戲之。乃曰。富貴吾所自有。所不

知者壽也。舉曰。先生之壽。從今以徃者四十三歲。澤笑綫而去謂御者曰。吾持梁刺齒躍肥馬。疾驅。懷黄金之印。結紫綬於腰。揖讓人主之前。食肉冨

貴。四十三年足矣。莊子曰。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士贇曰。老子曰。大道甚夷。民婢徑。謝靈運詩曰。昏旦變

氣候。山水含清暉。清暉能娱人。游子澹忘歸。又溟漲無端倪。寄王屋山人孟大融 我昔東海上。勞山餐紫霞。親見安期公。食棗大如瓜。中年謁漢

主。不愜還歸家。朱顔謝春輝。白髮見生涯。所期就金液。飛步登雲車。願隨夫子天壇上。閑與仙人掃落花。齊賢曰。顔延年詩。本自餐霞人。吕氏春秋

曰。沈尹笙曰。耦世接俗。子不如我。餐霞煉氣。我不如子。李少君曰。臣見安期生。食臣棗大如瓜。陸士衛短歌行曰。蘋以春暉。金液。丹法見前。天壇在

王屋山。張仙人之居在其南。士贇曰。莊子其生也有涯。春秋命曆序曰。人皇乘雲車出谷口。曹植洛神賦。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裔。鮑照詩。飛

步游秦宫。神仙傳。漢武帝聞居。上忽有一人乘雲車。駕白鹿。從天而下。帝問爲誰。答曰。我山中衛叔卿也。寄弄月溪吳山人 嘗聞龐德公。家住洞

湖水。終身栖鹿門。不入襄陽市。夫君弄明月。滅景清淮裏。高踪邈難追。可與古人比。清揚杳莫睹。白雲空望美。待號辭人間。携手訪松子。齊賢曰。後

漢逸民傳。龐公南郡襄陽人。居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劉表嘆延請不能屈。後携妻子登鹿門山。因采藥不反。襄陽記。鹿門山。舊名蘇嶺山。建武中

習郁立神祠於山。刻二石鹿夾神道口。俗因呼鹿門廟。因所名山。傳長虞詩。豈不企高踪。麟趾邈難追。晉武帝問王戎曰。夷甫當世誰比。或曰。未見

其比。當從古人中求耳。毛詩云。清揚婉兮。注眉目之間。赤松子神農時雨師。服水玉。教神農能入火。士贇曰。漢書張良曰。願棄人間事。從赤松子遊。

耳。曹植詩。松子火吾欺。時隽手同行。杜工部集寄司馬山人十二韻 開内昔分袂。天邊今轉蓬。驅馳不可說。談笑偶然同。道術曾留意。先生早撃

䝉。家家迎薊子。處處識壺公。長嘯峨嵋北。潜行玉壘東。有時騎猛虎。虛室使仙童。髮少何勞白。顔衰肯更紅。望雲悲轗軻。畢景羡冲融。喪亂形仍役。

凄凉信不通。懸旌要路口。倚創短亭中。永作殊方客。殘生一老翁。相哀骨可換。亦遣馭清風。洙曰。後漢方術傳。薊子訓有神異之道。既到京師。公卿已

下候之者。坐上常數百人。費長房爲市掾。市中有老翁賣藥。懸一壺於肆頑。及市罷。輙跳入壺中。市人莫之見。惟長房於接上睹之。異焉。因徃再髡。

翁乃與俱入壺中。趙曰。史記云。摇摇懸旌。無所終薄。洙曰。莊子。未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寄張十二山人彪三十韻 獨卧嵩陽客。三違頴水春。艱難

隨老母。慘澹向時人。謝氏尋山屐陶公漉酒巾。群凶彌宇宙。此物在風塵歷下辭姜被。關西得孟鄰。早通交契宻。晚接道流新。靜者心多妙。先生藝

絶倫。草書何太苦。詩興不無神。曹植休前輩。張芝更後身。數篇吟可老。一字買堪貧。將恐魯防寇。深潜托所親。寧聞倚門夕。盡力潔餐晨。疏懶爲名

誤驅馳喪我真。索居猶寂寞。相遇益愁辛。流轉依邊檄。逢迎念席珍。時來故舊少。亂後别離頻。世祖修高廟。文公賞從臣。商山猶入楚。渭水不離秦。

存想青龍秘。騎行白鹿馴耕𡾔非谷口。結草即河濱肘後符應驗。囊中藥未陳。旅懷殊不愜。良覿眇無因。自古皆悲恨。浮生有屈伸。此邦今尚武。何

處且依仁。鼓角凌天籟。關山信月輪。官場羅鎮磧。賊火近洮岷。蕭瑟論兵地。蒼茫鬬將辰。大軍多處所。餘孽尚紛綸。高興知籠烏。斯文起獲麟。窮秋

正摇落。迴首望松筠。鶴曰。嵩陽頴水。皆在河南。洙曰。謝靈逢好登陟。常着木屐。上山則去前齒。下山則去後齒陶明酒熟。取頭上葛中流。酒畢還

復着之。黄曰。此物指彪也。夢弼曰。歷下闢西。公言昔與彪相聚之地。趙曰後漢姜肱。有兄弟四人。居貧作一布被而共之。洙曰。列女傳孟子之母。凡

三徙而含學宫之旁。孟子嬯戲。於是爲俎豆。揖讓進退。孟母曰。真可以居吾子矣。夢同曰。魏曹植字子建。能詩。漢張芝字怕英。好草書。洙曰。薛包事

母至孝。凡出入必有時。未嘗遺也。至期母必倚門望之。包必至矣。東廣徽補下。南陔詩馨爾夕膳。潔蘭展餐。遼徼。邊境也。禮記儒有席上之珍。以侍

聘。役漢志。光武立高廟于洛陽。四時祫。杞高帝爲太祖。一歲五杞。夢弼曰。此喻肅宗重建七廟也。洙曰。左傳管候賞役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不

及。青龍。乃道家存想之術。周眞義入龍嶠山。見羡門子乘白虎而行。楊子。谷口鄭子真。耕于岩石之下。漢文帝時。河上公皓草爲庵于河濱讀老子帝

駕徃詣之。晉葛洪有肘後方數卷。趙曰。四鎮皆置官場。改賦斂以供軍湏也。鶴曰。鎮磧。如北庭都護府。有神山鎮。及有小磧是也。夢同曰。洮岷言臨

兆岷山也。彦輔曰。潘岳秋興賦。猶池魚龍烏。而有江湖山藪之思。夢弼曰。孔子春秋起於獲麟。葛常之韻語陽秋曰。子美詩以後二句續前二句處

甚多。如寄張山人詩。曹植休前輩。張芝更後身。數篇吟可老。一字買堪貧。喜弟觀到詩云。待爾嗔烏鵲抛書示鶴鶴。枝間喜不去。原上急曾經。晴詩

云。啼烏爭引子。鳴鶴不歸林。下食遭泛去。高飛恨乆陰。卧病詩云。滑憶彫菰飯。晉間錦帶美。溜匙兼暖獲。誰欲致盃麗。如此之類多此格。起於謝靈

運廬陵王之墓下詩云。延州叶心許。楚老昔蘭芳。解劒意何及。撫墳徙自場。李太白赤時有此格。毛遂不墮井。曾參寧殺人。虛言誤公子。投杼感慈

親。是也。耿偉詩聯句多暇贈陸三山人 一生爲墨客。幾世作茶仙。湋喜是攀蘭者。慚非負鼎賢。羽禁門聞曙漏。顧渚入辰烟。津拜井孤城裏。携籠

萬壑前。羽閑喧悲異趣。語默取同年。湋歷落驚相偶。衰羸猥見憐。羽詩書聞講誦。文雅接蘭筌。湋未敢重芳席。焉能弄綵箋。羽黑池流硯水。徑石澁

苔錢。湋何事親香案。無端狎釣舡。羽野中求逸禮。江上訪遺編。湋莫發搜歌意。予心或不然。羽贈韋山人 失意成逋客。經年獨掩扉。無機狎鷗慣。

多病見人稀。流水知行藥。孤雲伴采薇。空齋莫閑笑。心事與時違。岑參詩送劉山人歸洞庭 却共孤雲去。高眠最上峯。半湖秉早月。中路入踈鐘。

秋盡蟲聲急。夜深山兩重。當時同隱者。分得幾株松。郎士元詩贈强山人或棹輕舟或㧞藜。尋常適一作隨意釣前溪。草堂竹徑在何處。落日孤

烟寒渚西。王維詩鄭霍二山人 翩翩繁華子。多出金張門。幸有先人業。早蒙明主恩。童年且未學。肉食騖華軒。豈乏林中士。無人獻一作薦至尊。

鄭公老泉石。霍子安丘樊。賣藥不二價。著書盈萬言。息陰無惡木。飲水有清源。吾賤不及議。斯人竟誰論。錢起詩寄任山人 天階崇黼黻。世露有

趨競。獨抱中孚爻。誰知苦寒咏。行潦難朝海。散材空遇聖。豈無鳴鳳時。其如問津命。所思青山郭。再夢緑蘿徑。林泉春可游。羡爾得其性。孟浩然詩

上已日。澗南期王山人不至。 摇艇俟明發。花源弄早春。在山懷綺季。臨頴憶荀陳。上已期三月。浮盃興十旬。坐歌空有待。行樂恨無隣。日晚蘭亭

北。烟花曲水濱。洛池逢婉女。采艾值幽人。石壁堪題序。沙場好醉神。群公望不至。虛擲此芳底。皇甫冉詩贈鄭山人 白首滄洲客。陶然得此生。龐

公采藥去。萊氏與妻行。乍見還州里。全非隱姓名。枉帆臨海嶠。貰酒秣陵城。伐木吳山曉。持竿越水清。家人恣貧賤。物外任衰榮。忽爾辭林壑。高歌

至上京。避喧心已慣。念逺夢頻成。石路寒花發。江田臘雪明。玄纁儻有命何以遂躬耕。劉長卿詩送曲山人歸衡州 白石先生眉髮光。已分甜雪

飲紅漿。衣巾坐深烟霞色。語笑廉和萬餌香茅洞玉聲流暗水。衡山碧色映朝陽。千年城郭如相問。華表峨峨有夜霜。儲光義詩寄孫山人 新林

二月孤舟還。水滿清江花滿山。借問故團隱君子。時時來去在人間。韓翃詩送齊山人 舊事仙人白兔公。掉頭歸去又秉風。柴門流水依然在。一

路寒山萬木中。盧綸詩贈韓山人 見君何事有慚顔。白髮生來未到山。更嘆無家又無藥。徃來惟在酒徒間。白居易詩贈王山人 聞君减寢食。

日聽神仙說。暗待非常人。潜求長生談。言長本對短。未離生死轍。假使得長生。才能勝夭折。松樹千年朽。槿花一日歇。畢竟共虛空。何須誇歲月。彭

殇徒自異。生死終無别。不如學無生。無生即無滅。贈王山人 玉芝觀裏王居士。服氣餐霞善養身。夜後不聞龜喘息。秋來唯。長鶴精神。容顔盡

恠長如故。名姓多疑不是真。貴重榮華輕壽命。知君悶見世間人。 題石山人 騰騰兀兀在人間。貴賤賢愚盡徃還。膻膩筵中唯飲酒。歌鍾會處

獨思山。存神不許三尸住。混俗無妨兩鬢班。除却餘杭白太守。何人更解愛君閑。 題李山人 厨無烟火室無妻。籬落蕭條屋舍低。每日將何療

飢渴。井華雲粉一刀圭。 問韋山人 身名身事兩蹉跎。試就先生問若何。從此神仙學得否。白鬚雖有未爲多。權德與詩揚州與丁山人别 將

軍易道令威仙。華髮清談得此賢。惆悵今朝廣陵别。遼東後會復何年。吕温詩道州送何山人 匣有青萍笥有書。何門不可曳長𥚑。應須定取真

知者。遣對明君說子虛。戴叔倫詩贈李唐山人 此意無所欲。閉門風景遲。柳條將白髮。相對共垂絲。 敬詶陸山人二首 黨議連誅不可聞。直

臣高士去紛紛。當時漏奪無人問。出宰東陽笑殺君。 由來海畔逐樵漁。奉詔因乘使者車。却掌山中子男印。自看猶是舊潜夫。張籍詩寄朱闕二

山人 爲箇朝章束此身。眼看東路去無因。歷陽舊客今應少。轉憶鄰家二老人。 贈殷山人 鬱鬱山中客。知名四十年。凄惶身獨隠。寂寞性應

便。世業公侯籍。生涯黍稷田。藤懸讀書悵。竹繫網魚船。已種千頭橘。新開數脉泉。閑游携酒逺。出語向僧偏。入洞題松過。看花選石眠。避喧長淚沒。

逢勝即留連。自古多高迹。如君少比肩。耕耘此辛苦。章句已流傳。昔日交游盛。當時省閣賢。同袍還共弊。連轡每推先。講序居重席。群儒願執鞭。滿

堂虛左待。衆目望喬遷。才異時難用。情高道自全。畏人頻慘澹。疏物勢迍邅達者聞知命。吾生復禮玄。深藏報恩劎。乆降養生篇。憔悴衆夫笑經過

郡守憐。夕陽悲舊鶴。霜氣動飢鸇。處士誰龍薦。窮途世所捐。伯驚堪寄食元叔苦無錢。榮蹇秋塵裏。吟詩黄葉前。故裘餘白領。廢瑟斷朱弦。志氣終

猶在。逍遥任自然。家貧念婚嫁。身老戀雲烟。放逸栖巖鹿。清虛飲露蟬。鄭逃秦谷口。嚴愛越溪邊。霄漢子猶阻。榮枯子不牽。山城一相遇。感激意難

宣。 遇王山人 每欲尋君千萬峯。豈知人世也相逢。一瓢遺却在何處。應挂天台最老松。 遇李山人 遊山游水幾千重。二十年中一度逢。别

易會難君且住。莫教青竹化爲龍。王建詩送山人二首 嵩山古寺離來乆。回見溪橋野葉黄。辛苦老師看守處。爲懸秋藥閉空房。 山客徃來跨。

白驢。䄂中遺却頴陽書。人間亦有妻兒在。抛向嵩陽古觀居。姚合詩送孫山人 山翁來帝里。不肯住多時一作山人言語質住世恨多時塵土衣

裳重。腥膻僕隷飢。林中秋不到。城外老應遲。喧寂一爲别。相逢未有期。寄崔之仁山人 百門坡上住。石屋一作室兩三間。日月難教老。妻兒乞

與閑。仙經揀客問。一作仙方揀客示藥一作酒債一作價煮金還。何計能相訪。一作引終身得在山。 不得之人消息乆。秋來體色後何如。苦將一作痛

持盃酒判身病。狂作文章信手書。官職卑微從客笑。性靈閑野一作雅向錢踈。幾時月一作家計渾無事。揀取深山一處居。贈王山人 賢哲論

猶誕。吾宗次定今。詩吟天地廣。覺印果因深。教演歸恭敬。名標中外欽既能施六度。了悟達雙林。 贈張質山人 先生居處僻。荆𣗥與墻齊酒好

寜論價。詩狂不著題。燒成廣世藥。踏盡上山梯。懶聴閑人語。一作疑道人問語爭如谷鳥啼。 贈終南山傅山人 七十未成事。終南蒼鬢翁。老來

詩。與苦。貧去酒腸空。蟠蟄身仍病。鵬摶力未通已無燒藥本。唯有著書功。白馬時何晚。老君慶開事也青龍歲欲終。星紀纏次之義生涯枯葉下。家

口亂雲中。潭静魚驚水。天晴鶴唳風。悲君還姓傅獨不夢高宗。許渾詩贈山山人 貰酒携琴訪我頻。始知城市有閑人。君臣藥在寜憂病。子母錢

成豈患貧。年長每勞推甲子。夜寒初共守庚申。近來聞說燒丹處。玉洞桃花萬樹春。李商隠詩訪白雲山人 瀑近懸崖屋。陰陰草木青。自言山底

住。長向月中耕。晚兩無多點。初蟬第一聲。煑茶歸未去。刻竹。爲題名。唐詩拾遺趙嘏贈李山人 勾漏先生水玉然。莫將八石問群仙。中山暫醉一

千日。南苑昔來三百年。棋局不收花滿洞。霓旌欲别浪飜天。何心更愛䲭夷子。頭白江湖棹小船。 覧卷贈張山人 五字誰能𢳣。一技猶未攀。始

知無價玉。出自有名山。春静烟花秀。夜深風月閑。如何恃高節。垂老住雲間。賈島詩贈牛山人 二十年中餌茯苓。致書半是老君經。東都舊住商

人宅。南國新修道士亭。鑿石飬蜂休買蜜。坐山秤藥不事星。古來隠者多能卜。欲就先生問丙丁。劉滄詩贈顓頊山人 浩氣舍眞玉片輝。著書情

義入玄徵。洛陽紫陌幾曾醉。少室白雲時一歸。松雪月高唯鶴宿。烟嵐秋霽到人稀。知君濟世有長策。莫向滄浪隠釣磯。張喬詩贈别李山人 分

一作未合老西秦。年年夢白蘋。曾爲洞庭客。還送洞庭人。語别惜殘夜。思歸愁見春。遥知泊舟處。沙月自相親。一作滄浪濯纓處應念滿衣塵顧非

熟詩下第後寄高山人 我家堂屋前。仰觀大茅巔。潭静鳥聲異。地寒松色鮮。人眠瓮牗月。鹿飲竹門泉。多愧鄰高隠。無成又一年。方玄英詩贈許

牘山人 才子醉更繞。一吟傾一觴。支顧忽有得。提筆便成章。王粲實可重。禰衡爭不狂。何時應會面。夢裏是瀟湘。唐彦謙詩寄徐山人 一室清

赢鶴體孤。體和神爽瑩水臺。吳中高士雖求死。不那稽山有謝敷。高憺詩秋日寄華陽山人 雲木送秋何草草。風波凝冷太星星。銀鞍公子磈堪

斷。玉弩將軍涕自零。芳洞白龍和兩看。荆溪黄鶴帶霜聴。人間不見清凉事。猶向溪翁乞盡屏。李洞詩贈唐山人 垂鬚長似髮。七十色如黧。醉眼

青天小。吟情太華低。千年松繞屋。半夜雨連溪。一作房烘離海日舟䧟落朝泥邛蜀路無限。徃來琴獨携。獨一作白贈王鳳二山人 山兄望鶴信。

山弟聴烏占。飬藥同開門。休棋各桃奩。相逢九江底。共到五峯尖。願許爲三友。羞將白髮撏。 贈徐山人 徐生何代降坤維。曾伴園公采紫芝。瓦礫

雙黄憂世換。髭鬚放白怕人疑。山房古竹麤於樹。海島靈童壽等龜。却歎有唐三百載。光陰未抵一先。棋。黄滔詩贈李山人 野步愛江濱。江僧得

見頻。新文無古集。徃事有清塵松竹寒時雨池塘勝處春定應雲雨内。陶謝是前身。唐求詩贈王山人 紅藤一柱脚常輕。日日緣溪入谷行。山下

有家身未老。竈前無火藥初成。經秋少見閑人說。帶兩多聞野鶴鳴。知到蓬萊難再訪。問何方法得長生。李逺詩贈殷山人 有客抱琴宿。值子多

懇懷。啼鳥弦易斷。嘯鶴調難諧。曲罷月移幌。韻清風滿賫。誰能將此妙。一爲奏金階。劉夢得詩同白二十二贈王山人 愛名之世忘名客。多事之

時無事身。古老相博見來乆。歲年雖變貌長新。飛章上達三清路。受籙平交五嶽神。笑聴鼕鼕朝暮鼓。只能催得市朝人。僧皎然詩酬秦系山人見

寄 左右香童不識君。擔簦訪我領鷗群。山僧待客無俗物。惟有窻前片碧雲。衆妙詩贈王山人 湖上見秋色。矌然如爾懷。豈惟歡隴畆。兼亦外

形骸。待月歸山寺。彈琴生暝齋。布衣閑自貴。何用謁天階王周詩會噲岑山人戊寅仲冬六日渝州江上忽相逢。說隱西山最上峯。略坐移時又分

别。片雲孤鶴一枝節。孺登詩贈侯山人 一見清容愜素聞。有人傳是紫陽君。來時玉女裁春服。剪破湘山幾片雲。文苑英華游李山人所居因題

屋壁 世事皆如夢。徃來或自歌。問年松樹老。有地竹陰多。集作林藥償韓康賞。門容尚子過。飜嫌枕席上。無那一作黍白雲何。 送范山人歸太

山 魯客抱白鶴。别余徃太山。初行若片雪。一作雲杳在青崖間。高高過天門。海日近可攀。雲生望不及。此去何時還。 送楊山人歸嵩山 我有

萬古宅。嵩陽一作山玉女峯。長留一片月。挂在東溪松。爾去掇仙草。菖蒲花紫茸。歲晚或相訪。青天騎白龍。 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從

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却顧所來逞。蒼蒼横翠微。相携反田家。稚子開荆扉。緑竹入幽徑。集作援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長歌吟松風。

曲盡河星稀。我辭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劉長卿選鄭山人還廬山别業潯陽數畆宅。歸卧掩柴開。谷口何人待。一作在門前秋草關。忘一作無

機賣藥罷。揮手一作不語秋藜還。舊笋成寒竹。空齋向暮山。水流經一作過舍下。雲去一作起到人間。桂樹花應發。因行宣一攀。 入白沙渚。寅緣

二十五里至石山下。懷天台陸山人。 逺嶼藹將夕。玩幽行自遲。歸人不計日。流水閑相隨。輟棹石集作古崖口。捫蘿春景熙。偶因迴州次。寧與前

山期。對此瑶草色。懷君瓊樹枝。浮雲去寂寥。集作寞白鳥相集作來因依。何事愛高隱。但今勞逺思。窮年卧海嶠。永望愁天涯。吾亦從君一作此去。

扁舟何所之。迢迢江上帆。千里東風吹。 岑參宿關西客貪。寄東山嚴許二山人。時天寳初七月三日。在學見有高道舉徵。 雲送關西雨。風傳渭

水集作北秋。孤燈燃客夢。寒析禱鄉愁。灘上思嚴子。山中憶許由。蒼生今有望。飛詔下林丘。 寄華陰山人李岡 君隱處。當一星。蓮花峯頭飯黄

精。仙人掌上演丹經。鳥可到。人莫攀。隱來十年不下山。袖中短書誰爲達。華陰道士賞藥還。送韋山人二字集作邑少府歸鍾山别業 旗亭閲

書罷集作析門官罷後負笈向桃源。萬卷長開帙。千山不掩集作十峯不開門。緑楊垂野渡。黄鳥傍山村。念爾能高枕。丹墀會一論 皇甫曾送陸

鴻漸山人采茶迴 千峯待逋客。香茗復叢生。采摘知深處。煙霞羡獨行。幽期山寺逺。野飯石衆清。寂寂燦燈火。相思一磬聲。 皇甫舟送王山人

歸别業。集作送元晟歸潜山所居深山秋事間氣集作意早。歸集作君去意集作復何如。絶露收新稼。迎寒葺舊廬。題詩即招隱。作賦足集作是閑

居。别後空相憶。嵇康懶寄集作讀書。 送李山人還從來無檢東。只欲老烟霞。鷄犬聲相應。深山有幾家。 顧况送李山人還玉溪 好鳥共鳴

臨水樹。幽人獨欠買山錢。若爲種得千竿竹。引取君家一眼泉。 題贈韋山人耿緯 失意成逋客。終年獨掩扉。無機狎鷗慣。多病見人稀。流水知

修一作行藥。孤雲伴采薇。空齋暮還坐。心事與時違。 司空曙奉。和張大夫詶高山人 野客居鈴閣。重門將校稀。豸冠親殻弁。龜印織集作識荷

衣。坐乆寒泉集作颷爽。談餘暮角微蒼生須太傅山在豈容歸。 崔峒送𠆸山人赴會稽 仙客辭蘿月。東來就一官。且歸滄海住。猶向白雲看。猿

呌江天暮。䖝聲野浦寒。時遊鏡湖裏。爲我把魚竿。 李秘禁中送任山人此人自青城獻伏火諸石。思命令於本山更取大還。子去非長逺。君恩取

大還。補天留彩石。縮地入青山。獻壽千春一作年外。來朝數月間。莫抛殘藥物。竊欲駐童顔。 盧綸行藥前軒呈董山人 不覺老將至。瘦來方自

驚。朝昏多病色。起坐有勞聲。體一作膝暖苦肌瘠。藏虛唯耳鳴。桑公富奇術。一爲保餘生。 戴叔倫早行寄諸山人放 山集作風曉旅人去。天高

秋氣悲。明河川上没。芳草露中衰。集作滋此别又萬集作千里。少年能幾時。青冥詩選作心知剡溪路。集作逺心與謝公期。詩選作聊且寄前期釋

皎然酬秦山人出山見呈 手携酒榼共書幃。迴語長松我即歸。若是出山機更一作亦息嶺雲何事背君飛。 王建尋李山人不過 山客長閑

少在時。溪中放鶴洞中碁。生金有氣尋還逺。仙藥成窠見即移。莫爲無家陪寺宿。一作食應緣將米寄人炊從頭石上留名去。獨向峯前問老師。

白居易池上贈韋山人 新竹夾平流。新荷拂小舟。衆皆嫌拙好。誰肯伴閑遊。客爲忙多去。僧因飯暫留猶憐韋處士盡日共悠悠。 題施山人野

居 得道應無着。謀生亦不妨。春泥秧稻暖。夜火焙茶香。水巷風塵少。松日月長。高閑真是貴。何處覓侯王。 于武陵贈王隱山人 石室掃無齋塵。

人寰與此分。飛來南浦樹。半是華山雲。浮世幾多事。先生應不聞。寒川滿西日。空照雁成群。 賈島送褚山人歸日本 懸帆待秋色。去入杳冥間。

東海幾年别。中華此日還。岸遥生白髮。波盡露青山。隔水相思在。無書也是閑。 釋無可送朴山人歸日本 海際晩帆開。應無鄉信催。水從荒外

積。人指日邊迴。望國乘風乆。浮天絶島來。儻因華夏使。書禮疑作札轉悠哉。 周賀送耿山人歸湖南 南行隨越僧。别業幾池菱。兩鬢已垂白。一

作雪五湖歸挂罾。夜濤鳴栅鎖。寒葦露船燈。此去已無事。却來知未能。 劉得仁曉别吕山人 踈鍾兼漏盡。曙色照青氛。栖鶴出高樹。山人歸白

雲。月盈集作明期重宿丹熟集作就約相分。羡入秋風洞。幽泉小細聞。 别王山人㫖甘雖集作甘 㫖遂自足。未是祿榮親。尚逐趍時伴。多離有

道人。山居衣以集作似草。生計藥隨集作兼身。不食長無疾。集作病年知出一作過十旬。 贈陶山人 處世例營營。唯君縱此生。閑能資壽考。健

不換公卿。藥圃妻同耨。山田子共耕。定知丹熟後。無姓亦無名。送祖山人歸山 偶來朝市笑浮雲。却憶烟霞出帝城不說金丹能點化。空教弟

子學長生。壺中潟酒看雲飲。洞裏逢師下鶴迎。料得仙家玉牌上。已鎸白日上昇名。 雍陶送山人歸睦州舊隱 君在桐廬何處住。草堂應與戴

家鄰。初歸山犬飜驚至。乆别沙集作江䲭却避人。終日欲爲相逐計。臨岐集作當時空羡獨行身。秋風釣艇遥堪集作相憶。七里灘西片月新。 馬

戴送朴山人歸新羅集作海東浩渺行無極。揚帆但信風。雲山遇海畔。集作半鄉樹入舟中。波定遥天出。沙平逺岸窮。集作蒙離心寄何處。目斷曙

霞東。 張喬題簡山人 名利了無時。何人暫諸師。道情閑外見。心地語來知。竹落穿窻葉。松寒蔭并枝。匡山許同社。願卜挂帆期。 陳陶送謝山

人歸江夏 黄鶴春風二千里。山人佳期碧江水。携琴一醉楊柳堤。日暮龍沙白雲起。 楊夔尋九華王山人 下馬扣荆扉。相尋春半時。捫蘿盤

磴險。叠石渡溪危。松夾莓苔徑。花藏薜荔籬。卧雲情自繞。名姓厭人知。題鄭山人郊居 谷口今逢避世才。入門瀟灑絶塵埃。漁舟下釣乘風去。

藥醖留賓侍月開。數片石從青嶂得。一條泉自白雲來。竹軒相對無閑語。盡日一作肆目南山不欲迴。高適詩送蔡山人 東山布衣明古今。自言

獨未逢知音。識者閲見一生事。到處豁然千里心。看書學劒長辛苦。近日方思謁明主。斗酒相留醉復醒。悲歌數年淚如雨。丈夫遭過不可知。買臣

主父皆如斯。我今蹭蹬無所似。看爾崩騰何一作更若爲。 武威同諸公過楊七山人得藤子幕府日多暇。田家歲復登。相知恨不早。乘興乃無恒。

窮巷在喬木。深齋垂古藤。邊城惟有醉。此外更何能。 别楊山人 不到嵩陽動十年。舊時心事已徒然。一二故人不復見。三十六峯猶眼前。夷門

二月柳條色。流鶯數聲淚沾臆。鑿井耕田不我招。知君以此忘帝力。山人好去嵩陽路。唯余眷眷長相憶。 宋中遇林慮楊十七山人因而有别

昔余涉漳水。驅車行鄴西。遥見林慮山。蒼蒼戛天倪。邂逅逢爾曹。說君彼巖栖。蘿徑垂野蔓。石房倚雲梯。秋韭何青青。藥苗數百畦。栗林隘谷口。栝

樹森迴溪。耕耘有山田。紡績有山妻。人生苟一作但如此。何必一作寧事組與珪。誰謂逺相訪。曩情殊不迷。檐前舉醇醪。竈下烹隻鷄。朔風忽振蕩

昨夜寒螿啼。遊子益思歸。罷琴傷解携。出門盡原野。白日黯已低。始驚道路難。終念言笑睽。因聲謝岑壑。歲暮一攀躋。 贈别褚山人 携手贈將

行。山人道姓名。光陰薊子訓。才術褚先生。墻上梨花白。樽中桂酒清。洛陽無二價。猶是慕風聲。宋王珪華陽集送山人程惟象東歸 君來客京洛。

奇術世非聞。人事固倚伏。物情徒紏紛。衣霑九門雨。夢繞故山雲。飲罷忽東去。浩歌淮日曛。劉攽彭城集送李士寧山人 帝城車馬日喧喧。物外

相從意爽然。自有藥壺容到客。獨摩金狄嘆流年。高秋天幕收零雨。清露林風嘒暮蟬。曹愧丹砂爲狡獪。更談滄海變桑田。子妻常病。山人自其家

取藥見遺。山人妻能出藥也。山人又嘗談南海神事甚異。張舜民畫墁集贈杜山人 才踈性懶一微官。終日沉埋塵土間。安得便爲歸去計。共君

吟咏伴君閑。胡文恭公集贈少室王山人 九籥秘仙經。巖巖玉骨靈。内書天上見。仙樂帝前聽。壼小藏仙界。槎高拂斗星。華陽陪夜話。多是說金

庭。中興江湖集金華山人 幽居倚翠巒。塵事不相干。天地醉來小。琴棋靜裏歡。雨苔春徑緑。風竹夜窻寒。若問長生術。金爐有寳丹。劉公是先生

集浮光山人居山中與虎豹處。初不疑憚。有母八十餘。先生方獨徃。逝與一世辭。雖未超雲霞。豈嘗顧喧卑。事親止於適。接物能不爲。谷中虎豹多。

徃徃行自隨。此是眞人風。何必太古時。吾欲從之游。自嫌跋尚非。寄心逍遥間。聊可以相期。張方平樂全集送杜山人山人山行。見虎輙同路而行。

又善啁。到不說來處。去安知所之。野雲同自在。溪鳥與誰期。虎伴閑行逺。猿驚住嘯遲。相逢聊一醉。重見又何時。 送邢遁山人 忽悔輕抛雲水

來。便將鶴去指林齋。生涯琴劒外無物。日逐醉吟中遣懷。舊隱居常因夢到。塵游動是與心乖。送君飜自嗟羈滯。木葉脫時還計偕。 贈邢山人思

齊琴客夜凉風月靜庭幽松檜陰。羽人江外來。爲我開素琴上清道灝氣太古傳遺音。逍遥得天和。虛寂還真心。更調三樂曲。無惜一卮深。胡然憂

世患。慨嘆傷靈襟。 送何山人 煙策西歸背九衢。錦城春色遍平蕪。它年定有乘槎客。知是嚴君隱蜀都。余靖武溪集許申工部招九華許亮山

人因有和贈 聞說方平鎮徃來。碧衣曾見立徘徊。中眞乆待茅君會。宻信頻教鶴使催。玉斧祖風應共繼。瓊酥賓宴更誰陪。南岳夫人傳云夫人

王子喬瓊酥渌酒西山五色從兹得。脫略浮名薄似埃。黄裳演山集贈張山人 極數幽人百尺松。歲寒枝節引清風。世途險易抛身外。人事榮枯

落掌中。藥有靈根秋轉活。面多和氣老猶紅。行人借問生前事。何事天津乆未通。蘇頴濱集送楊騰山人 胷中萬卷書。不如一囊錢不見揚夫子。

歲晚走道邊。夜歸空床卧。兩手摩涌泉。窻前雪花落。真火中自然。渙然發微潤。飛上崑侖顛霏霏雨甘露。稍稍流丹田。閉目内自視。色如黄金姸。至

陽不獨凝。當與純陰堅。一窮百不遂。此事終無緣。君看抱朴子。共推古神仙。無錢買丹砂。遺恨盈塵編。歸去守茅屋。道成要有年。文同丹淵集送韓

山人 昌黎山人抱藜杖。三度訪我於三隅。端然入座更誰顧。談辯衮衮如流珠。靈丹嘗凝日月鼎。至寳自産乾坤爐。要行撇起不可逐。安得䨥舃

爲飛鳬 送牟太素山人 山人高迹若孤雲。聊問太虛求所止。昨因臨風起西北。翩然逺墮三隅裏。攬之不住瞥爾去。瞬息誰知幾千里。東遊必

定遇洪濛。請問無爲最深㫖。吕净德先生集張迪山人 解玉溪頭坐。于今四十年。塵埃晦閑迹。日月改華顛。反覆談幽數。丁寧索贈篇。誰爲朱有

傳。君合附前賢。有成都人。祥符天禧中隱於卜。彭汝礪鄱陽集贈潘山人病卧滄江側。驚逢長者車。亦如齊扁鵲。能起蜀相如。惠飲囊中藥。功窺

肘後書。微吟贈行色。猶勝百車渠。李覯皇祐續藁送周山人 鬼事無形尚可疑。人倫有驗衆皆知。武夷山路幾百里。歸去西風落葉時。馮縉雲先

生集贈何山人 又聞科詔下諸州。舉袂成帷盡俊游。汝去爲吾推甲乙。千人誰是釣鳌鈎。吳芾湖山集贈方山人二首 日者俱云我未歸。獨君

算我有歸期。仍言不出三秋裏。東望家山喜可知。 故山乆已辦菟裘。得去欣聞止在秋。涉世安能長戚戚。收心只欲罷休休。 再用示方人韻二

首 暮年不是若思歸。已約湖山恐失期此意有誰能會得。秪應猿鶴是相知。 不羡千金狐腋裘。只知飽暖度春秋。如今萬事皆逾分。此外何求更

不休。鄭剛中北山集山人 自古山人合在山。山人何幸此偷安。身閑不束休文帶。髮短聊簪子夏冠。小冠。杜子夏也。酒。量自來惟悵窄。僦居隨

分不湏寬。惟餘骨髓緘封者盡是君恩報答雜。趙藩淳熙藁贈吳昴山人二首 又是芳菲一番新。寂寥依舊去年貧。相看不用談餘事。且道逢迎

有故人。 君行足迹遍江南。我亦飄零老不堪。幸自尊中有醇耐。何妨醉倒又空談。 留題鄭山人 昔到曾看竹。兹來待酌茶。林深驚吠犬。路曲

轉脩蛇。愛客自不惡。教兒仍足佳。半園如可買。欲種邵平瓜。江湖後集周端臣寄唐異山人 不見琴詩友。相思二十秋。能銷幾度别。便是一生休。

未得雲邊步。還應雪滿頭。何時各携杖。竟去會嵩丘。文天祥文山集贈魏山人 君不見。而家直臣犯天怒。身死未寒碑已仆。又不見。而家處士承

天渥。閉門水竹以自樂。雲仍妙參曾揚訣。謂余地宅誰憂劣。小煩穗作子午針。靈於已則靈於人。楊誠齋集送楊山人善談相及地理 相人何似

相山難。慚愧渠儂眼不寒。本末凉風無半點。何如又欲跨歸鞍。劉宰詩寄陵山人 星冠羽帔盛威儀。新納官錢得度歸。漸愧三茅老兄弟。一生木

食草爲衣。周馳詩耕雲鋤月二首寄句曲山人 買田靈山下。石多如羊群。造物爲我耕種之皆白雲。汹涌初鬱勃。散漫還氤氲。收歸方寸間。吐作

五色文。一咲顧妻子。未用愁空困。 石田不生未。何以飬吾拙。中宵披白雲。自起鋤明月。明月無株滿地散霜雪。吾鋤不妄揮。要使蕭艾别。惜無植杖

翁。相對同此潔。黄石翁詩暮春計籌山中寄句曲山人 松花落粉啼子規山人燕生春遲。遲石泉豈非大韶樂。日色猶是鴻荒時。筠藍竹枝烟中語。

青𥿄丹書林下詩。應謝錢唐舊知識白雲獨徃無還期。趙儀可青山藁贈山人二首 水秀山明幾百年。一朝城市化荒烟。朱門富貴已如此。猶有

人爭舊墓田。 谷陵岸谷本何常。盡是盤龍夢裏罔。欲買一丘埋渾沌却教世上再義異。僧惠崇詩贈吳黔山人 三年不下岳。衣屨古苔侵。石澗

探幽步。風泉得句心。黄猿知日暝。青樹覺春深。又向南峯住。時時許我尋吳仲孚詩寄沈筠山人 休說邊埃掃不清。如君出處極分明。西湖舊有

騷人分。南岳新添散吏名。吟苦只因聴雨乆。心閑直待買山成。堂堂京國誰知已。百尺樓空一劒横。李俊民鶴鳴集龜鏡山人陳時發 刳腸千歲

龜。照膽百煉鏡。我猷龜我告。我語鏡我應。龜由是可命。鏡由是可聴。既到龜鏡前。請向龜鏡問。張敬齋詩贈楊山人 有客針磁覓秀峯。展松高識可

追風。掌中訣是眼中法。天上仙爲地上翁。不向箇邊求指顧。更於何處訪窮通。荷囊金紫無難致。莫問肥家金粟紅。王君實臞軒集邵武山人揚壽

卿臨别索詩 楚峯之下有地仙。隻手把握山水權。青鳥白鶴去不近。此郎高舉拍其肩。年來海内稱絶倡。眸子瞭然通意匠。巧尋地脉如良醫。妙

盡山形如智將。高談曾折王侯腰。湖海隨身一酒瓢。僕痛馬瘦醉不省。術工鬼妒窮之招。龍眠豹伏休分别。螻蟻侯王等同冗。待儂回向心地初。林

下班荆共君說。胡仲弓葦航漫游藁贈譚山人 地僻人稀到。柴門鎮日開。依山泥藥竈。纍石築經臺。野鶴連窠買。梅花間竹栽。世無眞隱者。只此

是蓬萊。王元之詩恭聞种山人表謝急徵。不違榮待。因成拙句。仰紀高風。未赴吾君鳳詔徵。蒲輪何似板與榮。自期外物長無事。誰覺人間已有

名。餌木肯嘗鍾鼎味。紉蘭應笑珮環聲。洛南遷客堪羞死。猶望量移近帝城姜夔詩訪費山人 稻叢茁茁欲齊肩。楊柳僛僛不蔽蟬。匆憶石頭城

下路。槿花斜壓釣魚舡。江湖續集張煒懷玉山人過越江 玉石紛紛嘆混淆。君今懷璞在吟袍。快帆聞指西陵去。識眼相逢價自高。元吳澄支言

集贈楊山人 易言山下有火賁。冲暖温和生萬類。葬書暗與易意同。納人死骨乘生氣。苟得其術宜深秘。慎勿求人售富貴。各有正業惟四民。我

食我衣浩無愧。 贈曹山人 曹家師範兩劉家。一會傳神一撥沙筭法精工知筆法。點晴點冗兩無差。劉文貞公集春訪山人 水漲溪沙復舊

痕。幾家離落住山村。緑茵平展苔盈院。翠幕低垂柳映門。滿屋烟霞埋醉夢。一臺天地縱吟魂。閑身不被儒冠悮。羸得朝朝伴酒樽。張伯雨詩次山

人韻 不能誦詩逆龍鱗。不能劇秦而美新。既黄其冠豈無用。不能賣符稱道人。燕鴻以避春秋社。鹿豕與結東西隣。低頭老鶴同飲啄。世網當難

冝珍。王惲秋澗集劉山人歌 劉山人。黄鬚糢糊衣袖樓。蓍囊藥芨手自携。親詣宫門來省女。將軍物色不少差。其柰后方爭寵嫵。被驅吾父已

兵死。何物田翁來辱污。椒房恩過望遂空。破帽東歸心痛楚。長吁行念樂天歌。不重生男重生女。此事到吾爲妄語。嗚呼五季皆天民。人倫濁亂踈

反親。當時乖盩同一氣。天理何有劉山人。劉山人。莫悲泣。伎方終老固賤貧。却免誅夷爲外戚 王山人 較來鐘鼎與山林。得失何勞拊髀吟。静

對清溪忘俗慮。醉逢漁父是知音。滿梳華髮長年雪。一片閑雲欲兩心。臨水幾堆黄落葉。被風吹去任浮沉。 王子行年四十餘。幽潜心似糁中魚。

倦談時事便情話。静盡靈襟悟理書。遇酒祗堪知味止。愛吟誰暇計才踈。今冬處置行窩子。種竹溪南有草廬。張子淵詩菊東山人歌 黄華山下

蒼顔翁。自云家住東籬東籬棖野菊不侍種。年年着葉秋滿叢。去年花開金纂纂。今年花開大如碗。走傍高陽喚酒徒。更向南隣覓詩伴。對花把酒

花欲言。花言爾曹何太顛。只今澒洞干戈際。胡爲落魄風霜前。何不臂槍驟射競奔走。笑取金印纍纍大如斗。歸來花歌痛飲花前酒。山翁對花前

致辭。功名冨貴胡足奇。世間豪華熾如火。德薄奉厚俱傾危。殷勤勸花酒。花亦爲予壽。忘形到花我。臨風但三嗅。起來傾倒老瓦盆。醉即長歌時一

扣。吁嗟乎花開花暗秋復秋。人生白髪爲花羞。我曹相逢强作開口笑。醉歸。共挿花滿頭。劉仁本亦玄集贈謝玉如山人 三童山外白雲居。中有

求仙謝玉如。一醉滿斟千日酒。平生熟讀五車書。丹霞琳館身曾到。明月氷田手自鋤。謾採芝蘭過灃浦。春風香拂舊庭除。馬虛中霞外集山人

山人行止在山林。生怕侯門說姓名。蟲臂鼠肝分得失。奴顔婢滕事逢迎一聲啼烏湖烟暝。滿地落花春雨晴。自煮新茶試新火。坐看斜日轉窻明。

周宻升陽蠟屐集寄括蒼山人 遥知深隱處。草木亦無塵。瀑響千林雨。花浮一嶺春。地靈松化石。歲乆樹成人。縱未爲仙去。何妨作逸民。范德機

詩集題沈李二山人談道中 白雲流水兩無情。一叚忘言晝不成。昨夜天壇明月蒲。野風四壁候虫鳴 栖雲山人歌爲錢唐徐叔大賦 徐福

樓船東入海。童男丱女容顔改。神仙有藥不可求。誰道金丹用錢買。髯君自是福之孫。紫髯挿腮知幾根。目光爍爍破鬼膽。道氣落落清人魂。長軀

七尺瘦如鶴。三寸鐵冠冠五岳。懶騎赤鳳上碧虛。要伴白雲卧丘壑。桃花關頭春樹低。尖頭草庵如鶴栖。髯君高卧不肯出。四面白雲扃鎖齊。床前

趫立半箇鬼。夢裏酸仙作胡語。恠底朝未雲不飛。桃花一夜飄紅雨。藍静之藍山集寄贈毛包二山人五代范越鳳。遷玉火翁墩山地。留記云。下馬

看。一千貫。不出一千貫。不用下馬看。歷八姓幾五百載竟弗克葬。于家得之。遷二䚀安曆于彼。樹木畏茂。皆南隣毛包二山人力也。職詩寄謝。仙蹝

乆閟白雲深。試考圖經下馬尋。開冗不知凡幾代。買山猶自說千金。秋風築壟增新土。春雨栽松接逺林。慚愧比鄰煩二老。長年培護緑成陰。藍性

之詩秋夕懷張山人鼓角邊聲壯。林塘夜色幽。凉風動疏竹。明月在高樓。乆客形容老。孤城戰伐愁。不眠懷魏闕。長嘯拂吳鈎。寄武夷張郭二

山人 天臺峯頂日月轉。星渚橋畔雲烟垂。青谿道士騎黄鶴。白髮老翁歌紫芝。濁酒欲謀他日醉。舟砂須作後天期。塵埃滿眼不歸去。洞裏桃花

空夢思。孟貫詩寄張山人 草堂南澗邊。有客嘯雲煙。掃葉松風後。拾薪山雨前。野橋通竹徑。流水入芝田琴月相親夜。更深應不眠。 國朝顧祿

詩藁舟中寄張山人 行舟閣淺沙。指點識山家。繞屋青山樹。當門紫禁花。閑心忘歲月。逸興眇烟霞。應笑途中客。流年鬢易華。宋玄僖詩送岑山

人 北山猿鶴乆相違。城郭黄塵上客衣。雨雪虛無知臘盡。江山寥落索詩歸。梅梁水涸魚龍逺。麥隴沙乾雁鶩稀。更侍明年春草緑。相隨湖上蹋

晴暉。吾鄉相傳燭湖旁舊有大梅樹。人伐英幹。斷而爲梁三。其一在郡之禹廟。其一在鄞之它山堰。其一留燭湖中。風雨大作之時。君人嘗窺知其

靈異                                云。




永樂大典卷之三千四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 高 拱

學士臣 瞿景淳

分校官編修臣 王希烈

書寫儒士臣 宣 鴰

圈點監生臣 敖 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