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49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千九百九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三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三  十二先

太玄經目録

序 述玄 解贊 陳仁子序

圖 太𤣥準易卦氣圖 太𤣥分目圖   太玄方州部家八十一

首圖 大𤣥擬卦曰星節候圖

經 天𤣥 𤣥總叙 中 周 礥 閑 少 戾 上一 干 𤕠羡

差 童 增 銳 達 交 䎡 徯 從 進 釋 格 夷


爭 務 事 地𤣥 更 斷 毅 装 衆 宻 親 歛 彊

睟 盛 居 方 應 迎 遇 竈 大 廓 文 禮 逃 唐

常 度 永 昆 人𤣥 减 唫 守 翕 聚 積 飾 疑 視

沉 内 去 晦 瞢 窮 割 止 堅 成 䦯 失 劇 馴

將 勤 難 養 𤣥衝 𤣥錯 𤣥攡 𤣥瑩 𤣥數 𤣥文 𤣥

棿 𤣥圖 𤣥告 易𤣥星紀譜 太𤣥釋文 太𤣥索隠 大𤣥詩文

張行成翼𤣥

太𤣥經序 陸績述𤣥 績昔嘗見同郡鄒邠字伯岐與邑人書嘆楊子

雲所述太𤣥連推求𤣥本不能得也鎮南將軍劉景升遣梁國成竒脩好

鄙州竒將𤣥經自隨時雖幅冩一通年當暗稚甫學書毛詩王誼人事未

能深索𤣥道真故不為也後數年專精讀之半歲間粗覺其意於是草創

注解未能也章陵宋仲子為作解詁後竒復銜命尋盟仲子以所觧付竒

與安逺將軍彭城張子布績得覧為仲子之思慮誠為深篤𤣥道廣逺淹

廢歷載師讀斷絶難可一備故徃徃有違本錯悞績智意豈能弘裕顧聖

人有所不知匹夫誤有所達竊加縁先王生詢于芻蕘之誼故遂卒有所述

就以仲子觧為本其合於道者因仍其說其失者因釋而正之所以不復為


一解欲令學者瞻彼覧此論其曲直故合聮之爾夫𤣥之大義揲蓍之謂

而仲子失其㫖歸休咎之占靡所取定雖得文間義說大體矣書曰若

綱在綱有條而弗紊今綱不正欲弗紊不可得已績不敢苟好著作以治

虚譽也庶合道真使𤣥不為後世所尤而已昔楊子雲述𤣥經而劉歆觀

之謂曰雄空自苦今學經者有禄利尚不能明易又如𤣥何吾恐後人用

覆醬瓿雄笑而不應雄卒大司空王邑納言嚴尤聞雄死謂桓譚曰必傳

顧君與譚不及見也班固贊序雄事曰凡人貴逺賤近親見楊雄禄位容

貌不能動人故輕其書楊子雲之言文誼至深論不詭於聖人若使遭遇

時君更閲賢智為所稱善則必度越諸子矣自雄之没至今四十餘年其

法言大行而𤣥終未𩔰又張平子與崔子玉書曰乃者以朝駕明曰披讀

太𤣥經知子雲特極陰陽之數也以其滿汎故時人不務此非特傳記之

屬實與五經擬漢家得二百歲卒乎所以作興者之數其道必𩔰一代當

然之符也𤣥四百歲其興乎竭已精思以揆其義更使人論陰陽之事足

下累世窮道極㣲子孫必命世不絶且幅冩一通藏之以待能者績論數

君所云知楊子雲之𤣥無彊也歆云経將覆没猶法言而今𩔰楊歆之慮

事於是為漏固曰法言大行而𤣥終未𩔰固雖云終不必其廢有愈於歆


譚云必傳顧譚與君不見也而𤣥果傳譚所思過固逺矣平子云漢之四

百其興乎漢元之今四百年矣其道大𩔰處期甚效厥迹速其最復優乎

且以歆歷譜之隱奥班固漢書之淵弘桓譚新論之深逺尚不能鏡照𤣥

經廢興之數况夫王邑嚴尤之論乎覧平子書令子玉深藏以待能者子

玉為世大儒平子嫌不能理但令深藏益明𤣥經之為神妙雖平子焯亮

其道處其熾興之期人之材意相倍如此雄難曰師曠之調鍾俟知音之

在後孔子作春秋冀君子之將睹信哉斯言於是乎驗雄受氣純和韜真

含道通敏叡達鉤深致逺建立𤣥經與聖人同趣雖周公繇大易孔子脩

春秋不能是過論其所述終年不能盡其美也考之古今冝曰聖人昔孔

子在衰周之時不見深識或遭困苦謂之侫人列國智士稱之達者不曰

聖人唯弟子中言其聖耳逮至孟軻孫𡖖之徒及漢世賢人君子咸並服

德歸美謂之聖人用春秋以為王法故遂隆崇莫有非毁楊子雲亦生衰

亂之世雖不見用智者識焉桓譚之絶倫稱曰聖人其事與孔子相似又

述𤣥經平處子其將興之期果如其言若𤣥道不應天合神平子無以知

其行數若平子瞽言期應不冝效驗如合符契也作而應天非聖如何昔

詩稱母氏聖善多方曰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洪範曰睿作聖孟


軻慓田桞下惠作聖人由是言之人之受性聦明純淑無所繫輆順天道履

仁誼固可謂之聖人何常之有乎世不達聖賢之數謂聖人如鬼神而非

人類豈不逺哉凡人賤近而貴逺聞績所云其笑必矣冀值識者有以察

焉晋范望解贊楊子雲處前漢之末值王莽用事身縶亂世遜退無

由是以朝隱官爵不徙昔者文王屈抑而繫易仲尼當衰周而述春秋為

一代之法以彰聖人之符子雲志不伸𩔰於是覃思耦易著𤣥其道以陰

陽為本此於庖犧之作事異道同福順禍逆無有主名桓譚謂之絶倫張

衡以擬五經非諸子之疇也自侯芭受業之後希有相傳受者乃到建安

年中故五業主事章陵宋衷鬱林太守吳郡陸績各以淵道之才窮核道

真為十篇解釋足以根其秘奥無遺滯者已然本經三卷雖有章句辭尚

婉妙並冝訓解且此書也淹廢歷久傳寫文字或有脫謬宋君創之於前

鬱林釋之於後二注并集或相錯雜或相理致文字猥重頗為繁多於教

者勞於誦者勌望以闇固學不博識昔在吳朝校書臺觀後轉為郎讎講

歷年得因二君已成之業為作義注四萬餘言冩在觀閣望其本末今更

通率為注因陸君為本録宋所長捐除其短并首一卷本經之上散測一

卷注文之中訓理其義以測為據合為十卷十萬餘言意思褊淺猶惧


不能發暢楊氏幽㣲之㫖禆閶後學未覺也楊氏始作之本已畫方州部

家四位定五行之數分七百二十九贊為天地人三𤣥惟宋陸注本不畫

首象其餘矦芭虞翻注本並畫首象近世林氏撰玄後序云瑀今以舊経

方州部家隨首畫象以四位之數列首之下五行之性參次其中三材之

儀各從方位昇測之辝散於賛末若此數事皆范叔明注時所定今林氏

為以己意未知孰是故兩存焉宋陳仁子序易者何變易之書也或曰非

變易也易從日從月陰陽根本希㣲凝寂之謂也是希夷受諸麻衣翁然

也𤣥準易者也源於一究於九表裏河洛之數也分以陰陽錯以五行主

以二十四氣三百六十度倍乗之以八十一首截乎階戺堂陛之序也亦

易也而世之窮易者難窮窮𤣥易者易窮何也世會無窮理亦無窮聖人非

不可一蹴抉而泄之也易愈窮而愈不易窮竒耦畫矣八卦生矣三百八

十四爻衍矣麋角之解也芸草之生也以至獺祭魚豺祭獸也摭卦氣比

之千歲之日坐致指掌間易以一定而叙無難也天有先有後或有小有

大體有正有伏有互有參上経首乾坤而二老對立也下経首咸𢘆而二

少合体也頥與大過偶而在坎離之前也中孚與小過偶而在既濟未濟

之前也以至否泰之相傾也剥復之相繼也一爻之立各有其意一卦之


設各有其序其義深其例宻聖人悉包蔵而雜緯其中未嘗括而為一定

之說夫固隨後人之自窮者也是以言者尚其辭也動者尚其变也制作者尚其

象也卜筮者尚其占也析之而知其同也合之而知其異也之而知其不可窮也𤣥之為

書也乾始於子終於離也坤始於午終於坎也以二測當一晝一夜以四日五分當百困配

月令卦氣六十之圖落下閎六日七分之說也而較諸易之窮無窮何如

也嗚呼易更三聖而後成韋絶三編而始悟雄以一人之見覃數十年之思欲立

擬之宜世人皆可一覧窮也眉山翁論雄以艱深之辭文淺近之說夫世之深淺

非辭也理也雄之說亦得易之一也易不敢以一定詰而雄欲以一定求之鄰於淺而

近宜也雖然𤣥亦一家之書也後學古迂陳仁子同俌書{{{caption}}}










愚曰易卦氣以一卦統四卦每卦當六日震離坎兊分列四正而不例於

其數太𤣥則或二首當一卦以疑應沈難排列氣候度數而疑象震居西

此亦小異{{{caption}}}
















{{{caption}}}

















{{{caption}}}{{{caption}}}


唐王涯說𤣥𤣥之大㫖可知矣其㣲𩔰閳幽觀象察法探吉凶之联

見天地之心同夫易也是故八十一首擬乎卦者也九賛之位類夫爻者

也易以八八為數其卦六十有四𤣥以九九為數故其首八十有一易之

占也以變而𤣥之筮也以逢是故數有陰陽而時有晝夜首有經緯而占

有旦夕参而得之為之逢考乎其辭驗乎其數則𤣥之情得矣或曰𤣥之

辭也有九𤣥之位也有四何謂也曰觀乎四位以辯其性也推以柔剛贊

之辭也别以否蔵是故四位成列性在其中矣九虚旁通情在其中矣譬


諸天道寒暑運焉晦明遷焉合而連之者易也分而著之者𤣥也四位之

次曰方四州曰部曰家最上為方順而數之至於家家一一而轉而有八

十一家部三三而轉故有二十七部州九九而轉故有九州一方二十七

首而轉故有三方三方之變歸乎一者也一謂一𤣥也是故以一生三以

三生九以九生二十七以二十七生八十一三三相生𤣥之數也三長直

亮切者七八九得一二三揲法備一為天二為地三為人其數周而復始

於八十一首故為二百四十二表也一首九賛故有七百二十九賛其外

踦嬴二賛以備二儀之月數立天之道有始中終因而三之故有始始始

中始終及中始中中中終及終始終中終終立地之道有下中上立人之

道有思福禍三三相乗猶終始也以立九賛之位以窮天地之數以配三

統之元故𤣥之首也始於中中之始也在乎一一之所配自大元甲子朔旦

冬至推一晝一夜終而復始每二賛一日凡七百二十九賛而周為三百

六十五日節候鍾律生踵斗指於五行所配咸列著焉以應休咎之占配

陰陽之數故不觀於𤣥者不可以知天不窮渾天之統不可以知人事之

紀故善言𤣥者於天人變化之際其昭昭焉故倀倀而行者不避川谷聵

聵而聴者不聞雷霆其所不至於顛損者幸也非正命也 右明宗一


夫𤣥深矣廣矣逺矣大矣而師不傳者何邪義不明而例不立故也夫言

有類而事而宗故可得而舉也有類故可得而推也故不得於文必求於

數不得於數必求於象不得於象必求於心夫然故神理不遺而賢哲之

情可見矣自楊子雲研幾探數創制𤣥經唯鉅鹿侯芭子常親承雄學

然其精㣲獨得章句不傳當世俗儒拘守所聞迷忽道真莫知其說遂令

斯文幽而不光鬱而不宣㣲言不𩔰師法殆絶道之难行也若是上下千

餘載其間達者不過數人若汝南桓譚君山南陽張衡平子皆名世獨立

㧞乎羣倫探其精心必謂其不廢厥後章陵宋衷始作解詁吳郡陸績釋而

正之於是後代學徒得聞知其㫖而𤣥體散剥難究其詳余因暇時窃所

窺覧常廢書而嘆曰將使𤣥經之必行世也在於明其道使不昧夷其途

使不囏編之貫之皭若日月則楊雄之學其有不興者乎始於貞元丙子

終於元和己丑而發揮注釋其說備矣夫極元㣲盡𤣥之道在於首賛之

義推類取象彰表吉凶是故其言隱其㫖逺案之有不測之深抽之有無

窮之緒引之有極高之㫖至於瑩攡錯衝文數圖告此皆互舉以釋経者

也則夫首賛之義根本所繫枝葉華藻散為諸𤣥而先儒所釋詳其未畧

其本後學覌覧不知其然殫精竭智無自而入故探𤣥進學之多或中道


而廢誣徃哲以自為切問學淺道缺而賢人志士之業不嗣也故因宋陸

所畧推而行之其所詳者則從而不議也所釋止於首賛又并𤣥測而列

之庶其象類曉然易知則𤣥學不勞而自悟矣𤣥之賛辭推本五行辯明

氣類考陰陽之數定書夜之占是故覌其施辭而吉凶善否之理見矣苟

非其事文不虚行觀其舊述既以闕而迷雖時言其義本其所以然盖易

家大例有得位失位有無位之說以辯吉凶之由是故𤣥之本數一晝一

夜剛柔相推晝辭多休夜辭多咎竒數為陽耦數為陰首有陰陽賛有竒

耦同則吉戾則凶自一至九五行之數首之與賛所遇不同相生為體相

剋為咎此其大較也至於類變因時制誼至道無體至神無方亦不可以

一理推之然則審乎其時察乎其數雖糾紛萬變而立言大本可得而知

又吉凶善否必有其例晝休夜咎至有文以非吉而例則不凶深探其源

必有㣲㫖此最宜審者至於準繩䂓矩不同其施舊說以為非吉然此首

為戾其辭而始戾而終同知䂓矩方圓之相背而終成其用若琴瑟之專

一孰聴其聲方圓之共形豈適於器此其以戾而獲吉也其有察辭以美

而推例則乖者至如士中其廬設其金輿居士之中乘君之乗吉之大者

也而者於其例當夜理則當凶推其所以然則廬者小舍也漢制宿衛者


有直廬在殿庭中土中正位也小人而居正位又乗君子之器祸至其焉

故下云厥戒渝也凡此之例略章一事以明之餘則可以三隅返也又如

中之上九既陽位又當晝時例所當吉而羣陽亢極有顛靈之凶與易之

亢龍其義同驗如此之類又可以例推所謂𤣥之又𤣥衆所不能知也又

一首之中五居正位當為首主宜極大之辭究而觀之又有美辭去六然

則陰首以陰數為主陽首以陽數為主其義可明𤣥之大體貴方進賤已

滿七與八九皆居祸中而辭或極美窮則變極則反也大抵以到遇之首

為天時所逢賛為人事居戾之時則以得戾為吉處中之時則以失中為

㐫消息盈虚可以意得其餘義例分見注中庶將来君子以覧之也

右立例二經曰凡筮有法不精不筮不軌不筮不以其占不若不筮

一當其致精誠厥有所疑然後陰言其事呵策訖乃令𦒿曰假太𤣥假太

𤣥孚貞爰質所疑于神于靈休則逢陽星時數辭從咎則逢陰星時数

辭違此已上並令𦒿辭天之策十有八地之策十有八地虚其三以扮三

扮配也猶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故𤣥筮以三十三策令筮既畢

然後别分一策以挂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餘以三揲之并餘於艻此餘

數欲盡時餘三及二一也又三數之并艻之後便都數之中不分矣前餘


及艻不在數限數欲盡時至十已下得七為一畫餘八為二畫餘九為三

畫凡四度畫之而一首之位成矣𤣥之有七八九猶易之有四象也易卦

有四象之氣玄首有𤣥表之象 右揲法三 首位既成然後有陰陽晝

夜經緯所逢占之欲識首之陰陽從中至養以次數之數竒為陽數耦為

陰數晝夜若九賛之位於陽家則一三五七九為晝二四六八為夜於陰

家則一三五七九為夜二四六八為晝經者一二五六七也旦筮用焉緯

者三四八九也夕筮用為日中夜中雜用一経一緯凡旦筮者其占用経

當九賛之一五七也遇陽家則一五七並為晝是謂一從二從三從始中

終皆吉遇陰家則一五七並為夜是謂一違二違三違始中終皆凶旦筮

則一五七為所逢之賛而占從焉二六九為日中故經云晝夜敬者禍福

雜也凡夕筮其占用緯當九賛之三四八也遇陽家始休中終咎若曰中

夜中筮者二經一緯當九賛之二六九也遇陰家始中休終咎所用賛下

為始次為中上為終故經曰觀始中决從終大抵吉凶休咎在晝夜從違

若欲消息其文則當觀首名之義及所遇賛辭與所筮之事察其象稽其

美惡則𤣥之道備矣或有晝夜既從而首性賛辭遇於違戾則可用也經

云星時數辭從星者所配之宿各以其方與本五行不相違克也假如中


首所配牽牛北斗水行與首同德是星從也時者所筮之時與所遇節氣

相逆順也假如冬至筮遇十月已前首為逆冬至以後首為順也數者陰

陽竒耦之數以定所遇之晝夜夜為咎晝為休辭者九賛之辭與所筮之

意相違否也凡此四事並當參而驗之從多為休違多為咎 右占法四

天𤣥二十七首 中 周 礥 閑 多 戾 上 干 𤕠 羡 差

童 增 銳 達 交 䎡 徯 從 進 釋 格 夷 樂 爭

務 事

地𤣥三十七首 更 斷 毅 裝 衆 宻 親 歛 彊 睟 盛

居 法 應 迎 遇 竈 大 廓 文 禮 逃  唐 常 度

永 昆

人𤣥二十七首 减 唫 守 翕 聚 積 飾 疑 視 沉 内

去 晦 瞢 窮 割 止 堅 成 䦯 失 劇 馴 將 難

勤 養

中者萬物之始且得中辯首之辭具在経主九雖當晝亢極凶 𤕠者臨

也進萬物扶陽而九雖當晝終亦凶也應者應時施宜五七九當晝吉

自此後陰生故有戒也 太者陽氣盛大象豐卦九為大極雖得畫而㣲


凶 唫者陰陽不通象否卦二四六八當晝當唫之時不能無咎極亦凶

也 窮者萬物窮極思索權謀自濟也九處窮極晝亦凶 親者貴以其

身下人則親交之道著八雖當晝而處亢不能下人故君子去之也 右

辯首五 宋涑水先生司馬光讀𤣥 余少時聞𤣥之名而不獲見獨觀

雄之自序稱𤣥盛矣及班固為雄傳則曰劉歆嘗觀𤣥謂雄曰空自苦今

學者有禄利尚不能明易又如𤣥何吾恐後人用覆醬瓿也雄笑而不應

諸儒或譏以為雄非聖人而作經猶春秋吳楚之君僣號稱王盖誅絶之

也固存此言則固之意雖愈於歆亦未謂𤣥之善如歆所云也余亦私恠

雄不賛易而别為𤣥易之道其於天人之緼備矣而雄豈有以加之迺更

為一書且不知其為所用之故亦不謂雄宜為𤣥也及長學易苦其幽奥

难知以為𤣥者賢人之書校於易其義必淺其文必易夫登喬山者必踐

於坱埤適滄海者必沿於江漢故願先從事於𤣥以漸而進於易庶幾乎

其可跂而及也於是求之積年始觀之初則溟涬漫漶略不可入迺研精

易慮屏人事而讀之數十過參以首尾稍得闚其梗槩然後喟然置書嘆

曰嗚呼楊子雲直大儒者邪孔子既没知聖人之道者非子雲而誰孟與

苟殆不足擬况其余乎觀𤣥之書明則極於人幽則盡於神大則包宇宙


細則入毛髮合天地人之道以為一刮其根本示人所出胎育萬物而無

為之母若地履之而不可窮也若海挹之而不可竭也盖天下之道雖有

善者蔑以易此矣考之於渾元之初而𤣥已生察之於當今而𤣥非不行

窮之於天地之季而𤣥不可亡叩之以萬物之情而不漏測之以鬼神之

狀而不違槩以六経之言而不悖藉聖人復生視𤣥必釋然而笑以為得

已之心矣乃知𤣥者以賛易也非别為書以與易角逐也何歆固知之淺

而過知之深也或曰易之法與𤣥異雄不遵易而自為之制安在其賛易

乎且如與易同道則既有易矣為之曰夫畋者所以為禽也綱而得之與

弋而得之何異書者所以為道也易網也𤣥弋也何害不既設網而使弋

者為之助乎子之求道亦膠矣且楊子作法言所以準論語作𤣥所以準

易子不廢法言而欲廢𤣥不亦惑乎夫法言與論語之道庸有異乎𤣥之

於易亦然大厦將傾一木扶之不若衆木扶之之為固也大道將晦一書

辯之不若衆書辯之之為明也學者能專精於易誠足矣然易天也𤣥者

所以為之階也子將升天而廢其階乎先儒為𤣥解者誠已善矣然子雲

為文既多訓詁指趣幽邃而𤣥又其难知者也故今疑先儒之解未能盡

契子雲之志世必有能通之者比老終且學為 說𤣥 易與太𤣥大抵


道同而法異易畫有二曰陽曰陰𤣥畫有三曰一曰二曰三易有六位𤣥

有四重最上曰方次曰州次曰部次曰家本傳所謂參摹而四分之極於

八十一者也易以八卦相重為六十四卦𤣥以一二三為方州部家為八

十一首凡家每首輙變三首而如復初如中周礥之類是也部三首一变九

首而復初如中閑上之類是也州九首一变二十七首而復初如中羡從

之類是也方二十七首一变八十一首而復初如中更减之類是也八十

一首以上不可復加故曰自然之道也易每卦六爻合為三百八十四爻

𤣥每首九賛合為七百二十九賛圖曰𤣥有二道一以三起一以三生

以三起者方州部家也以三生者叁分陽氣以為三重極為九營是為同

本離生天地之經也本傳曰雄覃思渾天參摹而四分之極於八十一者

謂𤣥首也又曰旁則叁摹九據極於七百二十九賛者謂𤣥賛也首猶卦

也賛猶爻也又曰觀易者見其卦而名之觀𤣥者數其畫而定之𤣥首四

重者非卦也數也故易卦六爻爻皆有辭六首四重而别為九賛以繫其

下然則首與賛分道而行不相因者也皆當朞之日易卦氣起中孚除震

離兊坎四正二十四爻主二十四氣外其餘六十卦每卦六日七分凡得

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中孚初九冬至之初也頥上九大雪之末也


周而復始𤣥八十一首每首九賛凡七百二十九賛每二賛合為一日一

賛為晝一賛為夜凡得三百六十四日半益以踦嬴二賛成三百六十五

日四分日之一中初一冬至之初也踦嬴二賛大雪之末也亦周而復始

凡𤣥首皆以易卦氣為次序而變其名稱故中者中孚也周者復也礥閑

者屯也少者謙也戾者睽也餘皆仿此故𤣥首曰八十一首歲事咸貞測

曰巡乗六甲與斗相逢歷以紀歲而百榖時雍皆謂是也易有元亨利

貞玄有罔直蒙酋冥五者太𤣥之德罔北方也於易為貞直東方也於易

為元蒙南方也於易為亨酋西方也於易為利冥者未有形也故𤣥文曰

罔蒙相極直酋相勑出冥入冥新故更代𤣥首起冬至故分貞以為罔冥

罔者冬至以後冥者大雪以前也易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九九𤣥天

地之策各十有八合為三十六策地則虚三用三十三策易揲之以四𤣥

揲之以三太𤣥揲法掛一而中分其餘以三揲一作搜一作渙之并餘於

艻一艻之後而數其餘七為一八為二九為三易有七八九六謂之四象

𤣥有一二三謂之三摹皆畫卦首之數也易有彖玄有首彖者卦辭也

首者亦統論一首之義也易有爻玄有賛易有象玄有測測所以解賛也

易有文言𤣥有文文解五德并中首賛賛文言之類也易有繫辭𤣥有攡


營棿圖告五者皆推賛太𤣥繫辭之類也易有說卦𤣥有數數者論九賛

所象說卦之類也易有序卦𤣥有衝衝者序八十一首陰陽相對而解序

卦之類也易有雜卦𤣥有錯錯者雜八十一首而說之殊塗而同歸百慮

而一致皆本於太極兩儀三才四時五行而歸於道德仁義禮也 宋老

泉先生蘇洵 太𤣥論 言無有善惡也苟有得乎吾心而言也則其辭

不常而獲夫子之於易吾見其思焉而得之者也於春秋吾見其感焉而

得之者也於論語吾見其觸焉而得之者也思焉而得故其言深感焉而

得故其言切觸焉而得故其言易聖人之言得之於天而不以人𠫵焉故

後之學者可以天遇而不可以人得也方其為書也猶其為言也方其為

言也猶其為心也書有以加乎其言言有以加乎其心聖人以為自欺後

之不得乎其心而為言不得乎其言而為書吾於楊雄見之矣疑而問問

而辯問辯之道也楊雄之法言辯乎其不足問也問足其不足疑也求聞

於後世而不待其有得君子無取焉耳太𤣥者楊雄之所以自附於夫子

而無得於心者也使雄有得於心吾知太𤣥之不作何則痬毉之不為疾

毉藥其有得於心也疾毉之不能為而䘮其所以為痬此痬毉之所懼也

若夫妄人礪針磨砭乃欲為俞附扁鵲之事彼誠無得於心而侈於外也


使雄有孟軻之書而肯以為太𤣥邪唯其所得於心之不足樂故太為之

名以僥倖於聖人而已且夫易之所為作者雄不知也以為為數邪以為

為道邪惟其為道也故六十卦而無加六十四卦而無損及其以為數而

後有六日七分之說生為聖人之意曰六十四卦者易也六日七分者吾

以為歷也在歷以數勝在易以道勝然則易所為作其亦可知矣盖自漢

以来六經始有異論夫聖人之言無所不通而其用意固有所在也唯其

求之不可得於是乃始雜取天下奇恠可喜之說而納諸其中而天下之

攻乎曲學小數者亦欲自附於六經以求信於天下然而君子不取也太

𤣥者所以擬易也覌其始於一而終於八十一是四乗之極而不可加也

從三方之筭而九之并夜於晝為二百四十有三日三分其方而一以為

三州三分其州而一以為三部三分其部而一以為三家此猶六十之不

可加而六十四之不可損也雄以為未也從而加之曰踦又曰嬴曰吾以

求合乎三百六十有五與夫四分之一者也曰踦也曰嬴也何為者或曰

以象四分之一四分之一在嬴而不在踦踦者斗之二十六也或曰以象

閏閏之積也起於難之七而於此加焉是強為之辭也且其言曰譬諸人

增其贅而割則𧇊今也重不足於歴而輕以其書加焉是不為太𤣥也為


太初歴也聖人之所略楊雄之所詳聖人之所重楊雄之所忽是其為道

不足取也道之不足取也吾乃今求合其數求合乎三百六十有五與夫

四分之一者固雄意也賛之七百三十有一是日之三百六有有五與夫

四分之二也後之學者曰吾不知夫二十八宿之次與夫日行之度也而

於太𤣥焉求之則吾懼乎積日之無以處也歷者天下之至㣲要之千載

而可行者也四分而加一是四歲而加一日也率四歲而加之千載之後

吾恐其大冬之為大夏也且夫四分其曰而賛得二焉故賛者可以為耦

而不可以為奇其勢然也雄之所欲加者四分之三而所加者四是其為

數不足考也君子之為書猶工人之作器也見其形而其用有鼎而加柄

焉是無問工之材不材與其金之良苦而其不可以為鼎也固已明矣况

乎加踦與嬴而不合乎二十八宿之度是柄而不任操吾無取也已 四

分日之一或曰一百分日之二十五在四以為一在百以為二十五惟其

所在而加之豈有常數哉六日七分者以八十言者也苟有以適於用吾

斯從而加之矣故震離坎兊各守其方六十卦爻分散於三百六十日聖

人不以五日四分日之一者害其為易而以七分者加焉此非有所法乎

日月星辰之度天地五行之數也以為上之不可以八而下之不可以六


故以七分者加之使夫易者亦不為無用於歴而已矣夫八十分與夫七

分者皆非其所以為易也上下而為卦九六而為爻此其所以為易也聖

人不於其所以為易者加之故加焉而不害其為易若夫四位而為首

九行而為賛此正其所以為太𤣥者也而雄以此加焉故吾不知其為太

𤣥也始為中之一而訖於養之九闕焉而未見者四分日之三而已矣

以一百八分而為首以一分而加之一首之外盡八十一首而四分日之

三者可以見矣覌周之一知晝夜之不在乎竒耦而在其所承覌中之九

知休咎之不在乎晝夜而在其所處故積其分至於養之九而可以無患

盖易之本六日以為卦太𤣥之初四日有半以為首而皆以四百八十七

分求合乎二十八宿之度加分而其數定去竒嬴而其道勝吾無憾焉耳

太𤣥之策三十有六虚三而三十有三用焉曰其說出於易易曰大衍

之數是數之宗而萬物之所取用也今夫蓍亦用之者一而已矣或用其

千萬或用其一二唯其所用而蓍也用其四十有九焉五者生之終也十

者成之極也生之終成之極則天下又何以過之故曰五十五十者五十

有五云也非四十有九而益一云也天下之數於是宗焉則𤣥無乃亦將

取之且夫四十有九者豈有他哉極其所當用之數而取之於大衍者衍


其所當用之策數而舉其大略焉耳吾以老陽之九而明之則夫七八六

者可以從而見焉今夫一爻而三變一變而卦一是三用也四四揲之歸

竒於扐是十用也既扐而數其餘是三十有六用也三與十與二十六而

四十九之數成焉增之則益損之則𧇊四十有九足以成爻而未始有虚

一之道吾不知先儒何從而得之也聖人之所為當然而然耳區區於天

地五行之數而牽合於其間者亦見其勞而無取矣聖人觀乎三才之體

而取諸其象故八卦皆以三畫及其欲推之於六十四也則從而六之吾

又不知先儒之何以配乎六也聖人之意直曰非六無以變非六無以五

變是非九十九無以揲也太𤣥之筭極於三以三而計之推其一𠕂扐其

五而數其餘之二十七是亦三十三之不可以有加也今其說曰三六又

曰二九又曰倍天之數又曰地虚三以扐天三皆救易之過也夫卜筮者

聖人所以探吉凶之自然故為是不可逆知之数而寓諸其無心之物故

雖折草毁瓦而皆有前禍福之兆聖人懼無以自神其心而交於冥莫恍

惚之間也故擇時曰登龜取蓍而廟蔵焉聖人之視蓍龜也若或依之以

神其心而非蓍龜之能靈也况乎區區牽合於天地五行之數其說固已

迂矣卜筮者為不可逆知者也旦筮用三經皆竒夕筮用三緯皆耦曰中


夜中用二經一緯皆竒耦雜是凶凶之純駁不在其逢而在其時若夫旦

筮者不為大休則為大咎而曰中夜中與夫夕筮者大休大咎終不得而

遇也中之九曰顛靈氣形反當書而凶盖有之矣占從其詞不從其數其

誰曰不可吾欲去其踦與其嬴加其首之一分損之蓍之三策不從其數

之可以逆知而從其詞之不可以前定庶乎其無罪也已 希夷先生陳

摶麻衣易註 先天謂卦初以一陰一陽相間次以二陰二陽相間倍数

至三十二陽相間太𤣥謂首初以一陰一陽相間次以三陰三陽相間倍

數至二十七陰二十七陽相間此其理何在也以時物推之自祖孫父子

有衆寡之漸自正二三四五六月有㣲盛之滋皆數之所以明是理也

伊川先生語録 太𤣥本要明易却尤晦知易其實無益或問太𤣥之作

何如曰是亦賢矣必欲撰不如明易邵堯夫之數似玄而不周數只是一

般但看人如何用之雖作十𤣥亦可况一𤣥乎 屋下架屋上疊他

只是於易中得一數為之於歴法湏有合只是無益今更於易推推出来

做一百般太𤣥亦得要尤難明亦得只是不濟事邵伯温聞見録謂文正

公以誠以謙為學之本果於𤣥無所見肯為此言乎程伊川以𤣥為贅者

非也伊川之人以文正公不知先天之學者亦非也康節先生邵堯夫經


世書太𤣥九日當兩卦餘一卦當四日半楊雄作𤣥可謂見天地之心

者也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參伍以變錯綜

其數也如天地之相銜晝夜之相交也一者數之始而非數也故二二為

四三三為九四四為十六五五為二十五六六為三十六七七為四十九

八八為六十四九九為八十一而一不可變也百則十也十則一也亦不

可變也是故數去其而極于九皆用其變也五五二十五天數也六六三

十六乾之筴數也七七四十九大衍之用數也八八六十四卦數也九九

八十一𤣥範之數也落下閎改顓頊歷為太初歷子雲凖太初而作太𤣥

凡八十一卦九分共二卦凡一五隔四細分之則四分半當一卦氣起於

中心故首中卦參天兩地而倚數非天地之正數也倚者擬也擬天地正

數而生也歷不能無差今之學歷者但知歷法不知歷理能布散者落

下閎也能推步者甘公也落下閎但知歷法惟楊雄知歷法又知歷理一

歲之閏六陰六陽三年三十六日故三年一閏五年六十日故五年再閏

蘓老泉太𤣥總例并序吾既作太𤣥論或者讀楊子雲之書未知其詳

而以意詰吾說病辭之不給也為作此例凡雄之法與夫先儒之論其可

取者皆在有未盡傳之已意曰姑覌是焉盖雄者好竒而務深故辭多誇


大而可覌者鮮始之以十八策中之以三十六終之以七十二積之以二

萬六千二百四十四張而不已誰不能然盖總例之休無觀焉 四位 

𤣥首之位在乎方州部家推𤣥筭備矣初揲而得之為家逆而次之極於

方凡所以謂之方州部家者義不在乎其數也取天下有别之名而加之

夫天下之大所以畧别之者謂之方方之中分之稍詳者謂之州舉一類

而為之所者謂之部舉一人而為之别者謂之家盖方者别之大而家者

其小别者也故𤣥家一一而轉而有八十一家部三三而轉而有二十七

部州九九而轉而有九州方二十七而轉而有三方四者旋相為配而無

所不遇故有八十一首 九賛方 州部家之於𤣥一首而加一筭故四

位皆及於三而其筭止於八十一率一筭而九賛系之賛者所以為首之

日而筭者所以為首之次也故二者並行而其用各異非如易之六畫有

一應乎六爻之詞也𤣥之大體以二賛而當一日賛之奇耦或以為晝或

以為夜奇首之晝在乎賛之竒耦首之晝在乎賛之耦率十有八賛而後

九日偹一首而九賛其勢然也故於九賛之間三三相附以當天之始中

終地之下中上與人之思福禍三者自相變而皆可以當其一首之賛故

𤣥之所以有九行者亦以其賛言也五行之次水始於一六土終於五十


而𤣥數不及十說者以為土君象也水火木金四者皆當先後於土者也

至於八十一首之間則亦以九九相從以當天地人三者之變與夫九行

之數故舉其首之當水與天之始始地之下下人之思内者以為九天謂

中羡從更睟廓减沈成也 八十一首 一首而九賛二賛為一日率一

首而四曰有半竒首之次九為耦首初一之晝故自奇之一至於耦之一

而後得為五日觀范望之注而考之其星度則竒首之九賛為五日而耦

首止於四范注周之初一日入牛六度礥之初一日入女二度𤣥棿曰九

日平分范說非也盖一首之數定而八十一首之數從可知矣日之周天

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𤣥之八十一首而未增踦嬴也當其三百

六十四度有半於天度為不及故踦與嬴者又加其一度焉𤣥論備矣夫

方州部家之筭雖無學乎賛之日然及夫推而求其日也皆舉筭而以九

乗焉故夫筭者亦可以通之於日也四位皆及於三而周天之日亦可以

槩見於其中矣三方之筭五十有四九之半之為二百四十三日三州之

筭十有八九之半之為八十一日三部之筭六九之半之為二十七日三

家之筭三九之半之為十三日有半而踦嬴不與為故列方州部家之極

數而以所得之日系之其下而為圖𤣥以太初歷作故節候星度皆據焉


揲法三十有六而策視焉天以三分終於六成故十八策一二三之别

數是為三分三分之積數是為六成三六之相乗是為十八策天不施地

不成因而倍之地則虚三以扐天故揲之數三十有六而揲用三十三别

以一挂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餘以三數之并餘於扐再扐之後而三數

其餘七為一八為二九為三八扐而四位成雄之說曰一扐之後而數其

餘夫一挂一扐之多不過既乎六而其餘二十七首可以為九而不可以

為八九况夫不至於六哉太𤣥雄作其揲法冝不謬意者傳之失也王涯

之說一扐之後而三三數之三七之餘而一一數之及八以為二及九以

為三不及八不及九從三三之數而以三七為一是苟以牽合乎一扐之

言而不知夫八者湏挂一扐三而後成而扐終不可以三也易之三揲也

每分輙挂而列乎三指之間𤣥之再扐也再扐不挂而歸於初扐之指吾

於其挂而後分也見焉易分而後挂故每分輙挂挂必異處故列乎三指

之間𤣥挂而後分故再扐不挂再扐不挂故歸於初扐之指指者視其挂

者也然則不再扐吾知雄之不先挂也 占法 占有四曰星曰時曰數

曰辭星者二十八宿與五行之從違也如中水牛北方宿則是星從否則

違時者所筮之時與所遇之首之從違也如冬至以後筮而反遇應以下


之首則是時違否則從數者首賛竒耦之從違也一三五七九陽家之晝

陰家之夜二四六八陽家之夜陰家之晝晝辭多休夜詞多咎太𤣥因經

緯以分三表南北為經東西為緯一六水在北二七火在南五土在中故

一二五六七為經三八木在東四九金在西故三四八九為緯取三経以

為旦筮之一表一五七是也取三緯以為夕筮之一表三四八是也取二

經一緯以為日中夜中筮之一表二六九是也今夫旦筮而遇竒首曰一

從二從三從是謂大休遇偶首則曰一違二違三違是謂大咎曰中夜中

筮而遇偶首曰一從二從三違始中休終咎遇竒首則曰一違二違三從

始中咎終休夕筮而遇竒首曰一從二違三違始休中終咎遇偶首則曰

一違二從三從始咎中終休大率如此辭者辭之從違也各覌其表之辞

始中决從終 推𤣥筭 家一置一二置二三置三部一勿增二增三三

增六州一勿增二增九三增十八方一勿增二增二十七三增五十四四

位之積筭則是其首去中之策數也 求表之賛 置首去中策數惟其

所遇之首而置之如應去中四十一則置四十一减一而九之如應置四

十一則减一為四十以九乗四十則三百六十增賛惟其所求之賛而增

之一則增一二則增二半之則得賛去冬至日數矣如應首九之得三百


六十若求應一賛則增一為三百六十一半得百八十有半則是應之一

去冬至百八十曰有牢也耦為所得曰之夜竒為所得曰之晝此非一首

之問一為竒二為耦也半之而竒謂之奇半之而偶謂之偶若不增一為

百八十曰則是法首日之夜增一則竒乃是明日應首之晝九之首為賛

也一首九賛减一者為增賛也客有不盡求其九賛故减而後增半之者

為曰也二賛為一曰求星從牽牛始除筭盡則是其曰也如應之一去冬

至百八十曰有牢以二十八宿之度自牛以下除之盡八十十筭有半

即是應之一曰在井二十九度里也除筭盡則是其曰也者星之度曰之

曰也曰一曰而行一度斗振天進曰違天而退曰行與斗建異曰自北而

西西而南南而東東而復於北斗自北而東東而南南而西西而復於北

𤣥曰書斗書如求星之法逆而求之可也而月不書月行速也歴法

十九歲為一章二十七章五百一十三歲為一會三會八十一章千五百

三十九歲為一統三統九會二百四十三章四千六百一十七歲為一元

一章閏分盡一會月蝕盡一統朔分盡一元六甲盡自子至辰自辰至申

自申至子是為三元冠之以甲而章會統元與月蝕俱没此雄之自述云

爾夫盡者生於不齊者也不齊之積而至於齊是以有盡也斗與天而東


曰違天而西終曰而成度盡度而成期故不齊者非出於斗與曰出於月

也曰舒而月速於是有晦朔弦望進退之不齊惟其不齊故要之於四千

六百一十七歲而後四者皆盡又從而三之萬有三千八百五十一歲冬至

朔旦復得甲子而十二辰盡也此五盡者歴之所以有法也今𤣥告曰𤣥

曰書斗書而月不書夫七百三十一賛二賛而為一曰故其勢不得書月

也苟月而不書則夫歴法之可見於𤣥者止於一期而此五盡者雄之所

强存而已是故列其一朞之法於前而存其五盡之數於後盖不詳云

宋蘇軾荅謝民師書 楊雄好為艱深之辭以文淺易之說若正言之則

人人知之矣此正所謂雕蟲篆刻者則其太𤣥法言皆是類也 晦庵語

録 楊雄太𤣥全模倣易它底用三數易却用四數 問太𤣥如何曰聖

人說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甚簡易今太𤣥

說得𨚫支離太𤣥如他立八十一首却是分陰陽中間一首半是陽若看

了易後去看那𤣥不成箇物事 楊子雲作太𤣥亦自莊老来惟寂惟寞

可見 易不可為典要易不是確定硬本楊雄太𤣥𨚫是可為典要它排

定三百五十四賛當晝三百五十四賛當夜晝底吉夜底凶吉之中又自

分輕重凶之中又自分輕重易𨚫不然有陽居陽爻而吉底又有凶底有


陰居陰爻而吉底又有凶底有二應而凶底是不可為典要之書 天地

間只有陰陽二者而已便會有消長今太𤣥有三箇了如冬至是天𤣥到

三月便是地𤣥七月便是人𤣥夏至𨚫在地𤣥之中𨚫不成箇物事 漢

上先生朱震論 太𤣥凖易 右律歴之元始於冬至卦氣起於中孚其

書本於夏后氏之連山而連山則首艮所以首艮者八風始於不周寔居

西北之方七宿之次是為東壁營室東壁者辟生氣而東之營室者營陽

氣而産之於辰為亥於律為應鍾於時為立冬此顓頊之歷所以首十月

也漢巴郡落下閎運筭轉歷推步晷刻以太初元年十一月甲子夜半朔

冬至而名節會察寒暑定清濁起五部建氣物分數然後陰陽離合之道

行焉然落下閎能知歷法而止楊子雲通敏睿達極陰陽之數不唯知其

法而又知其意故太𤣥之作與太初相應而兼該乎顓頊之歷發明連山

之㫖以凖周易為八十一卦凡九分共二卦一五隔一四細分之則四分

半當一日凖六十卦一日卦六日七分也中中孚也周復也礥閑屯也少

謙也戾睽也上干升也𤕠美臨也此冬至以至大寒之氣也差小過也童

蒙也增益也鋭漸也達交泰也䎡徯需也從隨也進晋也釋解也格夷大

壮也樂豫也爭訟也務事蠱也更革也斷毅夬也此立春以至榖雨之氣


也裝旅也衆師也宻親比也歛小畜也疆睟乾也盛大有也居家人也法

井也應離也迎咸也遇姤也竈鼎也大廓豐也文渙也禮履也逃唐遁也

常恒也此立夏以至大暑之氣也永恒也度節也昆同人也减損也唫守

否也翕巽也聚萃也積大畜也飾賁也疑震也視覌也沈兊也内歸妹也

去無妄也晦瞢明夷也窮困也割剥也此立秋以至霜降之氣也止堅艮

也成既濟也䦯噬嗑也失劇大過也馴坤也將未濟也難蹇也勤坎也此

立冬以至大雪之氣也日月之行有離合陰陽之數有贏虚踦贏二賛有

其辭而無其卦而附之於養者以閏為虚也踦火也日也贏水也月也日

月起於天𤣥之初歸其餘也盖定四時成歲者以其閏月再扐而後掛者

由於歸竒六日七分必加筭焉以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之不齊也坎离

震兊四正之卦也二十四爻周流四時𤣥則準之日右斗左乗巡六甲東

西南北位緯交錯以成八十一首也一月五卦也侯也大夫也𡖖也公也

辟也辟居於五謂之五君卦四者雜故也𤣥則凖之故一玄象辟三方象

三公九州象九𡖖二十七賛象大夫八十一首象元士其大要則歷數也

律在其中也體有所循而文不虚生也陸績謂自甲子至甲辰自甲辰至

甲申自甲申至甲子凡四千六百一十七歲為一元元有三統統有三會


會有二十七章九會二百四十三章皆無餘分其鈎深致逺與神合符有

如此也善乎邵康節之言曰太𤣥其見天地之心乎天地之心者坤極生

乾始於冬至之時也此之謂律歷之元或曰太初之歷不作子雲無草

𤣥乎曰不然𨓜周書曰維十有一月既南至昏昴畢日短極其踐長㣲陽

動于黄泉降𢡖于萬物是月斗柄建子始昏北指陽氣虧草木萌蕩日月

俱起于牽牛之初右廽而行月周天起一次而與日合宿日行月一次而

周天歷會于十有二辰終則復始是謂日月權輿又曰天地之正四時之

極不易之道夏數得天百王所同書所謂日月俱起于牽牛之初即太初

歷十一月朔旦冬至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昔劉向藏三代之書其子

歆有所不知以問子雲子雲之於律歷之元固已博極群書而知之矣是

以落下閎得其歷之法而子雲獨得其意云 水心先生葉適賢良集

進卷 易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又曰聖人之情見乎辭易之為道也有

以見天地之心後世之為易也有以見聖人之情天地之間雜剥觧散更

逝迭移孰能測之哉其所以相維而不相去不相待而相為使者聖人有

以見其心以故聖人之所以得其心者皆見乎書後世之人徒私以其情

求之而不能見聖人之情夫不見聖人之情而天地之心尚奚得焉故其


書僅存而道不明夫模陰陽測宇宙綿絡内外出入萬物此幾足以求聖

人之情與天地之心矣雖然未也楊雄為太𤣥以凖易世多譏之易凖天

地而得天地𤣥凖易也幾得易也得易而得天地矣而何傷又奚譏焉天

下患易之难知也庶乎因𤣥而通之今考其書以求聖人之意而不得者

三焉非以病𤣥也求通乎易而已矣數起乎一轉入於萬物其徃無窮分

而為二十四節以應寒暑其候雜而無差焉是星官歷師能之而非聖人

之所以為易也分之卦之揲之扐之有禍有福有從有違是有易者之事

而非聖人之所以為易也𤣥曾是以凖之乎天地之與人也雜揉衆大恝

然而不相及也幽而不明㣲而不章渾淪而不能知是其初也聖人以為

何以治之夫是以見其要而執其紀而名之為易夫其雜揉衆大幽㣲渾

淪者皆易也而後天地之道粲然矣於是立之卦以告之重其畫以明之

以為其所以易者如是也探鬼神之賾而出之鈎陰之動以陳之以為是

卓然而不可惑也聚九州四海之𤤽蔵於一人之耳目而使得兼焉將以

明已也非以衒已也然則聖人之所以為易者明天下而已矣其義明其

辭㣲天下見其辭之㣲而眞以為不可識也而不知其所以明之也今

夫𤣥之書起冬至之首而終於養偹一歲之經循而索之若貫珠焉是未


始不明也而其曰𤣥何也其言曰天以不見為𤣥地以不形為𤣥人以腹

心為𤣥又曰晦其位而冥其畛深其阜而渺其根攘其功而憂其所以然

嗚呼得之矣彼固以為聖人之易也期於天下之不能明也則吾之所謂

𤣥者亦期乎天下之不能明而已矣是以出乎罔入乎冥其思瑩瑩莫見

其情且易之明也而天下晦之易之𩔰也而天下隠之此聖人之所痛也

今顧而得𤣥焉是其凖易也而㣲若是乎噫乎易其愈㣲乎然則易之不

明𤣥佐之也是其不得者一也卦之有八也是文字所以從生也時也義

也德也其為六十四卦也猶其為八也彖以寔之象以形之爻以偹之所

以明其義之必然也聖人之與愚夫愚婦上古之與後世皆用之而不能

違者也六十四合而易可見易見而天地可凖也以正以反以冬以夏錯

出而致順焉而已耳今夫𤣥之有八十一也其所以明名是首者何也豈

將以助天下後世之用使之若用易之六十四者也抑徒以自記其陰陽

之由而已者也為歷則無以其義為義則無以其歷且其名也雜取於文

字之餘而非其要則天下之人有不能用也其首順其辞逆其使天下之

人由於其中以至於其養者也易以逆為順故天下能從之𤣥以順而求

其不敢逆也則懼夫天下之不能也是其不得者二也名之為易者上古


之聖人也道也卦伏羲也重文王也彖孔子也盖聖人之始作也自以為

名而後世猶患其㣲是以聖人更起而名之至於孔子以為周矣然而不

終於既濟而終於未濟所以見易之無窮也後有作者庸詎知焉今夫雄

之為𤣥也而以名之參摹四分而已首之及表及零賛及測衝錯瑩㰚文告

凡易之詞無所不具以一人之思而備羣聖人之力是其所以為凖易有

耶雖然此既濟之易耶此未濟之易耶言既濟者使之愈明而不愈㣲言

未濟者其畧可也而何若是之詳焉是其不得者三也噫雄之為書勞

矣 漁樵問對附集 太𤣥論一作太𤣥准易是非論邵子曰準天地者

莫過乎易準易者莫深於太𤣥然易與太𤣥意趣同而指用異也夫易有

兩儀四象八卦相蕩而成六十四故三百八十四爻備焉玄以一而生三

以三而生九而成八十一首故七百二十九賛備焉此生數之異也易之

体本乎八象𤣥之用配乎五行此体用之異也易之卦始於乾而終於未

刲𤣥之首始於中而終於養中者法於中孚養者法於頥此始終之異也

所謂生數之異者盖易以一而生兩𤣥以一而生三兩者自天地而起三

者自三方而分及究其陰陽分配法象𩔰著不虚其數不失其宜此其所

以為同也所謂体用之異也易以天地雷風水火山澤為体則五行在其


中𤣥以水火金木土為用則八象在其中矣此其所以為同也所謂始終

之異者盖其卦以陰陽盛裒人事消長相授其義𤣥次决其首以曰之𨇠

次宿之分度以周其然其間二氣迭運變化不窮此其所以為同也夫易

之作始於伏犠而終於孔子其道備矣而楊雄獨以賢者之才盡兼九

聖之業再探其熈繼而為之其立法其配象其設辭其為教豈能復出於

聖人乎宜其意趣大同而指用稍異也然則𤣥之不作易寧有闕玄之既

作易寧有補若然則其為是乎其為非乎昔者楊雄挺誠明之性生禍亂

之代内窮聖域識洞天人顧易之道求而得之故研其慮覃其思以盡其

性理以闡其幽奥故𤣥不得不作也盖雄自謂深明易而作𤣥以凖易也

非敢與易並行矣其辭㣲其㫖晦保其存懼其亡蓋當乎亂世而歷一有

其字艱險也易曰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又曰於稽其類其裒世之意耶此

亦可見雄之志矣然𤣥之既成雄頗自厚謂世不我知當俟知我者故劉

歆嚴尤或以為非桓譂張𢖍或以為是非之未必廢是之未必興盖其道

之深也嗚呼自雄殁於今千年未見有如雄者况議雄之是非乎班固謂

雄非聖人而作經故絶其嗣此迂闊之甚矣法言曰通天地人曰儒若雄

者可謂大儒也不及雄者宜非之乎 敬齋先生古今黈 老泉既破楊


雄太𤣥以為無得於心而侈於外又以為樂大為之名以僥倖於聖人而

已是謂雄之𤣥無一而可取也然老泉乃復作太𤣥總例何哉𤣥既不取

則總例亦不可也今作為總例而無取於𤣥是疑其父而信其子也而可

乎老泉之意豈不以太𤣥實贅於易其書當廢而雄既立例矣又不可以

盡廢之惟其總例必如此而後可耳噫言廢則廢言舉則舉既欲廢之又

欲舉之吾不知其說也 胡次和集解司馬云諸家皆謂之太𤣥經陳曰

史以雄非聖人而作經猶吳楚之君僣號稱王盖誅絶之罪也按子雲

法言解嘲等書止云太𤣥然則非子雲自稱當時弟子侯芭之徒從而尊

之耳今從之宋陸依楊子舊本分𤣥之賛辭為三卷一方為上二方為中

三方為下次例首衝錯測攡瑩數文掜圖告凡十一篇范散首測於賛辭

之間王因之小宋依易之序以𤣥首凖卦辭則凖小象文凖文言攡瑩棿

圖凖繫辭告數凖說卦衝凖序卦錯凖雜卦吳因之范本於覌覧講解差

使今從之宋陸又於賛之前列天始始始中始終中始中中中終終始终

中終終地下下下中下上中下中中中上上下上中上上人思内思中思

外福小福福大禍生禍中禍極諸家本皆無之班固曰雄大覃思渾天

參摹而四分之極於八十一旁則三摹九據極之七百二十九賛亦自然


之道也故覌易者見其卦而名之觀𤣥者數其晝而定之𤣥首四重者非

卦也數也其用自天𤣥推一晝一夜陰陽度數律歷之紀九九大運與天

終始故𤣥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家二百四十三表七百二十九賛

分為三卷曰一二三與泰初歷相應亦有顓頊之歷焉𢶅之以三策関之

以休咎絣之以象類播之以人事文之以五行擬之以道德仁義禮智無

主無名要合五經苟非其事文不虚生為其泰曼漶而不可知故有首衝

錯測攡瑩數文掜圓告十一篇皆以解剥𤣥體離散其文章句尚存焉

桓譚曰楊雄作𤣥書以為𤣥者天也道也言聖賢制法作事皆引天道以

為本統而因附著萬類王政人事法度故宓羲謂之易老子謂之道孔子

謂之元而楊謂之𤣥此乃所謂事異而道同者也張𢖍曰予披讀太𤣥方

知子雲妙極道數非特傳記之屬寔與五經相擬漢家得天下二百歲之

書也復二百歲殆將卒乎所以作者之數必𩔰一代常然之符也漢四

百歲𤣥其興乎 章陵宋衷仲子作解詁 吳陸績字公紀博學多識

星歷筭數無不該覧作渾天圖注易釋玄皆傳於世 范望字叔明吳人

後仕晋初在吳時注𤣥四萬餘言後當晋時又注𤣥十萬餘言此題晋范

望乃後本也 司馬光曰漢五業主事宋衷始為𤣥作解詁吳鬱林太守


陸績作釋𤣥晋尚書郎范望作解賛唐門下侍郎平章事王涯注經及首

測宋興都官郎中直昭文館宋惟幹通為注泰州天水尉漸作演𤣥司

封員外郎吳秘作音義慶歷中光始得太𤣥而讀之作讀𤣥自是求訪此

數書皆得之又作說𤣥疲精勞神三十餘年訖不能造其藩籬以其用

心之久棄之似可惜乃依法言為之集注試不知量庶幾来者或有取焉

其直云宋者仲子也云小宋者昭文郎中也 章詧曰太𤣥曰天以不見

為𤣥地以不形為𤣥人以腹心為𤣥由是子雲知三儀同科則可以窮神

之變盡物之情遂索其數以為法一索而得天再索而得地三索而得人

故𤣥一動而生三是以一𤣥生三方一方生三州故有九州一州生三部

故有二十七部一部生三家故有八十一家𤣥為君居乎中以䘖其方方

之大也以統乎部部之大也以䘖乎家故𤣥曰一𤣥都乎三方方同九州

枝載数部分正群家凢八十一家各以首為名以𩔰時義也始自冬至之

日起中首終於大雪之月為養凡八十一首一首九賛凡二賛為一表一

家三表故表二百四十三一表三賛故賛七百二十九凡一日晝夜行二

賛而三百六十四有半日既行天度歲功以終終而復始歲歲相盪而無

窮已焉首者本也盖義取本其事若易之卦一首九賛賛助也首之有賛


若卦之有爻以首為主以賛為助若臣之佐君而成其用也賛之復有

測測者知也以測之辭重明其賛若易之有象也測知可以知㣲知彰也

賛理未𩔰則義盡於測也子雲之作首賛測各為之卷後因范望散於注

中如易之小象本經也不可混諸注中今復之于経以次于賛盖子雲作

太𤣥覃思渾天其義至淵復作𤣥衝以凖序卦𤣥錯以凖雜卦𤣥數以凖

說卦𤣥文以凖文卦𤣥掜以凖下繫𤣥圖以凖上繫又以𤣥道隱秘難以

發明復以攡瑩告三篇而舒明之然子雲無文以言凖易而其法悉有凖

焉大槩以九九之數以凖八八之義非亦一辭一義而皆凖之凡𤣥有九

天九地九人天之道有始中終地之道有下中上人之道有思福禍九

天者八十一首九而列之九首之始則曰天故中羡從為始三天更睟

郭為申三天减沉成為終三天復以九天為三統自中至事二十七首為

天統自更至昆二十七首為地統自减至養二十七首為人統凡一天九

首自一至九各以五行之數而配之一首九賛亦以五行之數而辯之故

首之與賛有相生者有相剋者同類之者一首之中其辭美醜或以氣或

以類悉以晝夜而為君子小人以分休咎凡陽家之首即竒故以竒數之

賛為畫偶數之賛為夜陰家之賛即偶故以偶數之賛為晝竒數之


賛為夜故晝辭多休夜辭多咎以是推之萬物之本鬼神之情咸可得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