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49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六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七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二十六  十二先

   玄太玄經四

天玄增首第十三一方二州二部一象陳仁子輯注愚曰增者陽氣

欲其日長也陽欲益陰欲損禮也增云者亦豈外有以益之哉特物害其

初之天而已𠰥孟春駕蒼龍服蒼玉是色之順其時也乘鸾路食麥與羊

是食與器之順其氣也覆巢不稱兵是事與政之順其性也凡輔相裁

成養而增之者𠰥此類是也故童不䝉之天可以語聖㣲小之陽可以至壮

天下事未有不自㣲而始易之益從否变者也居五得位損九四之陽而


益陰玄之增從童來者也童䝉無適以地四之陰而交陽故九賛之中𠰥

二增方七高仭九岟崥增而益增盖别三日刮目相待之謂也豈眞童哉

增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陰家四金中下象益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

家金凖益章云准益陽家陽氣蕃息物則益增日冝而殖陳仁子輯注范

氏白行屬於金謂之增者陽氣蕃息萬物布濩而殖長也日以增益故謂

之增增之初一日入營室八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陽氣蕃

息作陽氣兹蕃息王小宋本作陽兹蕃息今從范本陸范王本增益作益

增今從二宋本二宋陸王而作如今從范本初一聞貞增默外人不得陳

仁子輯注范氏曰貞正也一為下人在增之世故聞增默然也然也默然

自增不為外人所見測曰聞貞默識内也陳仁子輯注為内人所識别

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墨當作默則與賛有字異者如爭首賛作爭射齦

齦測作爭射誾誾義理俱通且以相備則無嫌也此首賛作聞貞增默測

作聞貞增墨盖字誤也玄攡嘿而該之默與嘿可通用嘿與默不可通用

司馬云王本閗作聞今從諸家墨當默默一為思始而當晝君子多聞正

道以益其德默而識之今見於外也次二不增其方而增其光𡨋陳仁子

輯注范氏曰火性炎上而在增世君子之道積小為高不增其道而便猥


增耀光故反𡨋也方道𡨋悔也測曰不增其方徒飾外也陳仁子輯注光

荣暴增故徒飾外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方道也𡨋晦也王曰不

增益其道而外自誇耀欲增其光反自𡨋也光謂君子增修其道而荣名

從之小人舍内而飾外求光而愈晦也次三木以止漸增陳仁子輯注范

氏曰止足為株根增益益根而幹長求益之道測曰木止漸增不可盖也

陳仁子輯注冝以道實不可虛益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盖作益

今從宋陸王本王曰盖掩也光謂君子之學如木根止於所生之土而枝

葉寝長君子止於所守之道而德行日新法言請問木漸曰止於下而漸

於上者其木也哉亦猶水而已矣 林希逸鬳齋集木踓止而其長有漸

誰得而抑遏之盖掩也進學日益之喻也次四要不克或增之戴陳仁子

輯注范氏曰四為金在中稱腰克勝也家性為金重剛之世而在增家故

曰或增公侯之位受任甚重故增而戴也測曰腰不克可敗也陳仁子輯

注难戴之重故可敗也 胡次和集注腰云要於霄切戴丁代切首戴也

說文分物得增益曰戴首或不勝則其增益適為累也司馬云四為下祿

而當夜無德而享其祿如要弱而增戴必不勝任矣次五澤庳其容衆潤

攸同陳仁子輯注范氏曰五土也故稱澤家性為澤每事背增增以謙則


益增以奢則損故曰不增其方而增其光冥也今五處天位反𠰥澤之庳

衆水所湊也老子曰江海所以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也五能自卑亦所

以又邦國測曰澤庳其容謙虛大也陳仁子輯注卑謙自降道之大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庳音婢者下也音卑者下之也澤庳其容當用平聲司

馬云王曰如澤之庳下衆潤所歸光謂五增之盛也衆共益之非謙虛和

以致此哉 林希逸鬳齋集澤在下而諸水自歸之以得益之喻也次

六朱車燭分一日增我三子君子慶小人傷陳仁子輯注范氏曰六為宗

廟廟有朱車之飾飾過人居也燭照也照顯神靈以榮生存也三千以喻

多也詩云萬物攸同奉祀以禮三千之福亦慶也小人當之不勝其榮故

傷也測曰朱車之增小人不當也陳仁子輯注不能當受神人之福祈

胡次和集注鄭云朱車車以朱為尊墨為卑覲禮曰侯氏裨冕釋弊于祢

乘墨朱戴龍旗弧䪅乃朝盖諸侯朝見天子皆乘墨車服玄冕示卑且質

也𠰥臨其國則上公服衮冕侯伯服鷩冕子男服毳冕而皆乘朱車則尊

且文矣朱車乃人君之車也注云廟有朱車之飾飾過人君也盖朱車以

事宗廟人居不常乘之猶天子之玉輅以祀也次七增其高刃其削丘貞

陳仁子輯注范氏曰火生土故言丘丘能自削故貞猶君子處於高位而


善下人亦其正也測曰增高刃削與損皆行也陳仁子輯注損已益人皆

可行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峭七笑切當作陗方所謂削五也司馬云七

居上体而為禍基可懼之地也家性為增增而不已必受其殃七當日之

晝居子之道也故能每自裁損以保其安夫丘之所以傾者峭也𠰥能每

增其高輙刃其峭使以陂陀則終無傾矣此丘之正道也正考父三命兹

益恭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次八兼貝以役徃益𩮜陳仁子輯

注范氏曰剃憂也古者貨貝而貝為財八木也亦為弱弱王道㣲弱恩澤

不行儉嗇褊急貨賂為市日以侵折下不奉上故致憂也測曰兼貝以役

前慶後亡也陳仁子輯注貨賂為市故為前慶慶終致禍故後亡美 胡

次和集注鄭云兼貝注云古者貨貝五貝為朋盖言兼猶朋也按趙岐注

孟子兼金好金也其價兼倍於常然則兼貝義猶是也𩮜舊他歷地以刀

去髮按范讀作惕故注云𨲞憂也以刀去髮與注不合司馬𨲞他歷切削

也貝富資也役賤事也以富貨而為賤事貪求不已徃雖得益來必被

削故曰前慶德亡也上九崔嵬不崩賴彼岟崥陳仁子輯注范氏曰岟崥

山足也崔嵬也當崩而不崩者以用强足之故也九在增家猶高位之若

而不危者以有賢輔之臣也能任賢自輔猶峻之山賴岟崥也測曰崔嵬


不崩群士橿橿也陳仁子輯注范氏曰是多士而强盛者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來陸本坱埤今從范王本宋本崔徂回切坱於兩切埤必弭

切橿渠良切范曰坱埤山足也王曰橿橿者扶助之貌光謂九處增

之極逢禍之窮然而免咎者以群士為之助如高山不崩以坱埤為之

足也

天玄銳首第十四一方二州二部二家陳仁子輯注愚曰銳者陽進

而不二者也夫進而銳者或病於退而速故一則進二則退玄云銳執一

盖陽一而不容雜故税而不能遏玄之銳象易之漸也漸之二體陽皆歸

上而又得五位貌之二陽勢皆侵上而數得天五初一之蟹不一初二之

一無不達三之不能處一皆一於陽而銳者也特漸而義以序而進銳之

義以勇而進其功力似不同銳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陽家五土中中象

漸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陰家土准漸入銳次五十十一分一十三秒

雨水氣應章云准漸陰家陽氣岑以銳物之生也咸專一而不二陳仁子

輯注范氏曰行屬於土謂之銳者立春之節終於次首之次二雨水起於

此首之次三太簇用事於次四陽氣岑崟精銳萬物專一而生無有差二

故謂之銳銳初一日入營室十三度 胡次和集注鄭云崟魚金切山小


而高為之岑岑是銳之形也司馬云岑鉏簮切岑然銳貌銳道尚專章

云岑銛利之貞言陽氣銛利精銳於物物皆銳而生進而忐無異也故曰

專一而不二盖銳之道貴乎專精一志而無疑二者也初一蟹之郭索復

後蚓黄泉陳仁子輯注一水一水也故稱泉亦為介故稱蟹五為祼故

稱蚓蟹之後蚓者用心不一雖有郭索多足之蟹不及無足之蚓也測曰

蟹之郭索心不一也陳仁子輯注用心不一故後蚓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范曰郭索多貌貌王曰郭索匡穰也吳曰匡穰躁動貌光謂荀子曰

蚓無爪牙之利箸骨之疆上入埃土下飲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敖

非虵蟺之穴無所寄托者用心躁也一為妳始而當夜家性為銳故有是

象跪去委切足也 林希逸阝齋集蚓食黄泉而心一蟹多足而躁反不

如之荀子勸學篇已有此喻次二銳一無不達陳仁子輯注范氏曰火性

上達以火德處銳家在其土行并力俱上故無不達測曰銳一之達執道

必也陳仁子輯注專一之故必上達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為思中

而當晝故曰銳一無不連咸有一德曰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

㓙荀子曰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

而聦𧑞虵無足而飛梧竄五枝而窮詩曰鳲鳩在桑其子七𠔃淑人君子


其儀一𠔃心如結𠔃故君子結于一也次三狂銳蕩陳仁子輯注范氏曰

三為進人但當進德修業而已在於銳家不見挫折故銳盪測曰狂銳

之盪不能處也陳仁子輯注狂盪之人故不一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三為思始而當夜狂者進不一之謂也盪然無所守則不見成功也易曰

晋如鼫鼠真厲次四銳于時無利利陳仁子輯注范氏曰時者得其時也

銳而必利故時不利利測曰銳于時得其適也陳仁子輯注銳以時冝故

得其適 胡次和集司馬云四為福始而當畫銳得其時者也故無不

利次五銳其東忘其西見其背不見其心陳仁子輯注范氏曰家性為銳

苟自銳進進東則忘西見背藏心不本道實故言銳也測曰銳東忘西不

能迴避也陳仁子輯注銳東忘西故不求所冝 胡次和集注云云見下

甸切忘群經者辨云意遣曰忘無方切意昬曰忘無放切司馬云背外也

心内也五為盛福而當夜小人知得而不知喪見利不顧其害貪前忘後

棄内逐外者也次六銳于醜含于五軌萬鍾貞陳仁子輯注范氏曰醜類

也鍾聚也五軌五行也六水也雖在銳世而不失法從五行之性銳達於

類萬福所聚故正也測曰銳于醜福祿不量也陳仁子輯注萬福所鍾不可

盛美者也君子之進取務合衆心而已矣故能含容五軌萬鍾而不失其


正也古者度涂以軌軌者兩轍之間其廣八尺釡十曰鍾鍾六斛四斗也

五軌諭廣萬鍾諭多次七銳于利忝惡生陳仁子輯注范氏曰火在銳家

故利也忝辱也君子之道銳于德義則吉銳于色利故惡至測曰銳于利

辱在一方也陳仁輯注六辱於七在南方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

曰忝辱也光謂七為禍始而當夜小人銳于利而䝉辱𢙣者也方嚮也辱

在一方者言其所以取辱者在於一嚮見利而不思義也次八銳其銳救

其敗陳仁子輯注范氏曰木在土行故相克敗言銳者以末害本既非其

冝故銳其銳銳故救敗也測曰銳其銳恐轉作殃也陳仁子輯注恐作殃

宜故銳其銳銳故救敗也測曰銳其銳恐傳作殃也陳仁子輯注恐作殃

禍克其本也 胡次集注司馬云八為云中而當晝居子見得而思義

瞻前而顧後雖銳其銳而常救其敗失故免於殃咎也上九陵崢岸峭陁

陳仁子輯注范氏曰陁随也崢崢嶸也峭崢崢嶸将堕於下故陁也測曰

陵崢㟁峭銳極必崩也陳仁子輯注高立而銳必崩堕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陁直尔切范曰陁堕也崢謂崢嶸也峭峻也崢嶸高峻將堕於下

故言陁

天玄達首第十五一方二州二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達者陽氣


流暢無壅者也盖三陽為泰之候也大和生於通大戾生於隔陽氣達而

萬物遂矣聖賢達而天下寧矣易之陽自復而監監而後能㤗玄之陽自

周而𤕠𤕠而後能達群穹壞問形形色色保和大和其機浩不可遏初一

之迵迵不屈次四之小利小達五之達于中衢陽至是暢如也達陳仁子

輯注范云天玄陰家六水中上象泰卦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水凖

㤗入達初一日舍東壁章云凖漸陽家 林希逸鬳齋集達凖㤗陽氣枝

枝條出物莫不達自枝者者為枚自枚别者為條言陽氣既達枝枚條皆

生也一樹之間枝為大枚為小條乂小者言氣自下而上大而小也陽氣

枝枚條出物莫不達陳仁子輯注范氏曰行屬于水謂之達者陽氣日盛

布施萬物也故條枚末莫不達者故謂之達達之初一日入壁宿一度

胡次和集枚生云枚莫盃切枚生枝枝生條首云枚條枚出謂遂枚發生

枝條也司馬云宋曰自枝别者為枚自枚别者為條陽氣動出萬物皆得

其理無有鉤𦆑而不達陸曰枝條出言陽布施無不浹也初一中𡨋獨達

迵迵不屈陳仁子輯注范氏曰中心也心深稱𡨋迵通屈盡也一中心

𡨋𡨋獨達於事故通而不盡測曰中𡨋獨達内曉無方也陳仁子輯注所

曉通於四海非一方也胡次和集注鄭云屈注云盡也巨勿切司馬云


迵徒弄切范曰迵通也屈盡也光謂一思之㣲者也故曰中𡨋當曰之晝

君子内明默識通達無方者也 林希逸鬳齋集迵與洞同中心達而無

室礙也次二迷腹達曰陳仁子輯注氏曰二為木又為大腹在水之間

水克於火息心不施故迷腹也家性為達日明外照故曰達木測曰迷腹

達目以通不明也陳仁子輯注目為心視故其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宋陸本作不以道明今從范本光為二為思中而當夜内心不明則視

外物亦審笑故不明于道而恃外祭無益也以用也所以迷腹達目由

其用道不明故也次三蒼木維流厥美可以達子瓜苞陳仁子輯范氏曰

曰東方為春故青木也故青木也維流枝故枚生貌也瓜苞尋蔓於其枝枚

則不得累而蔓之而達于上民弱於下君不施仁以存䘏之上下懸絶不

相及也測曰蒼木維流内恕以量也陳仁子輯注居高恕下民所附也

胡次注鄭云苞舊說一作匏以量平殾按銓量之義以用言之則音

良器量之義以體言之則音亮司馬云量力張切范曰維流枝枚葉𡸁下

也瓜苞牵蔓於地木不下其枝枚則不得蒐而蔓之而達於上光謂苞與

匏同三為進人近禄禄而當晝仁者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不專

其美如木𡸁其枝以逮於下故瓜苞得而蔂之詩云南有樛木甘匏累之


次四小利小達大迷扁扁不求陳仁了輯注范氏口四為金陰称小金称

利金中之金故小利也四為下禄故小達也不能進賢專於小利故大迷

也測曰小達大迷獨曉隅也也陳仁子輯注迷不四達知一方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必必沔切陸曰獨曉一隅與一方言不知四達也光謂扁

扁狹小貌四為下䘵而當夜故為小利小人獨曉隅方不達天道所得狹

小不能救其所失也盆成括仕於齊孟子知其必死曰其為人也小有才

禾聞君子之道也則足以殺其軀而已矣 林希逸鬳齋集扁狹也見小

而失大不能自救其失也所獨曉者止一隅一方所以小也次五達于

中衢小大無迷陳仁子輯注范氏曰五為土土而四達故称衢家惟為達

而在中衢無所不通故曰小大無迷測曰達于中衢道四通也陳仁子輯

注無所迷惑故四通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五為中和又為着明當日

之晝達之盛者也次六大達無畛不可偏從也陳仁子輯注范氏曰畛界

也要中也神靈之道何界之有洫小水也有隄防之嶮盖其如洫故否

也測曰大達無畛不可徧從也陳仁子輯注佑神以福不私於人 胡次

和集注云云要於霄切要中也取諸身中之要也洫忽域切洫小也也有

隄防之險否方九切司馬云畛之人切六為極大過中而當夜故曰大達


無畛畛田界洫所以明田界也作治也君子之道當有壇宇宫廷譬如

大田無界𠰥不要而止之正溝洫而作治於内内則荒穢而不修矣不

可徧從者田既廣大從此則失彼矣章云六注謂神靈之道莫測畛域善

其如洫故否則於六之說深未達也且六居夜小人也其數為水水之性

流達無際故曰大達無畛小人之務達而不求其中道居廢止息則若溝

也七七達于砭割前忘後賴陳仁子輯注范氏曰周通故測曰不可福從

也次七達于砭割前亡後賴陳仁子輯注范氏曰攻斷之盛莫絶乎大故

稱砭割大焚宿草故前亡以生五榖故後賴測曰達于砭割終以不廢也

陳仁子輯注除故生新不廢事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集韻非廉切人

彼騐切皆以石刺病也按平聲者刺病之物也去聲者刺病之事也經言

砭割當以去聲讀之司馬云砭彼騐切王曰雖有砭割之損終獲愈疾之

利利賴也光謂砭石之刺病也七為刀又為禍始而當晝君子達于事变

知禍之至割害去惡如砭割之去病雖有亡後得其利不為廢疾也次八

迷目達腹陳仁子輯注范氏曰八木七為目木在目下故迷目迷則心精

故達腹測曰迷目達腹外惑其内也陳仁子有丨有目而迷外惑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在内體故曰迷腹八在外體故曰迷目惑於外物以


襓内明雖心知其非而不能自克所以終敗也 林希逸鬳齋集次二曰

迷腹達目言内惑而外察也此曰迷目達腹言内明而外惑也内外俱明

則善矣上九達于咎貞終譽陳仁子輯注范氏曰九在水家家性為達歚

反克之故言于咎也雖咎而貞必達於咎而預防之故有譽測曰達咎

終譽善以道退也陳仁子輯注以道防咎故善退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為禍終而當晝君子知禍之窮守正而退不失令名也章六九居為畫

君子也處達世世而居禍極知達之窮衢禍之極故曰達于咎能以正道

自時故得其終反咎而為譽也故測曰善以道退也盖美其正道而解退

其咎也

天玄交首第十六一方二州三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交者陽氣

交陰而無問也二氣停則和二氣交則生叅同契曰仰以成泰剛柔並𨺛

陰陽交接玄象泰有二首達者如木干霄勢不可阻泰之初也交者如雲

垂水立勢不可間泰之極也故泰者達之大者也達不足以盡泰而既以

交易於天陽降而地陰升為泰玄於地二火而天七成為交一二之𡨋交

四之神交五之鸎猩之交夫孰能間之交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陽家七

火上下亦象泰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陰家火亦凖泰章云凖泰陰家


行火陽交於陰陰交於陽物登明堂矞矞皇皇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

火謂之交者雨水之氣大簇用事陰陽交泰萬物登明出在地上放称明

堂矞矞物長春風之聲貞也皇皇有熒熒也物長順鄪枝枝熒熒而順風

交泰之時故謂之交交之初一日入壁宿六度胡次和集注邵作五度

司馬云小宗本作陰陽交泰雍容無疆今從諸家矞音聿宋曰於七分息

卦為泰升陽在三已出地上也陸曰地下称黄宫故地上称明堂矞矞皇

皇休美貌王曰矞矞皇皇明盛之貌初一𡨋交於神齊不以其貞陳仁辑

輯注范曰一北方也𡨋闇昧也亦為鬼神北方大陰陰者鬼神之府家性

為交交於鬼神必以肅敬殩也貞精誠也交於鬼神雖在𡨋閣不以精誠

神弗宿也測曰𡨋交不貞懷非含慙也陳仁子輯注范云𡨋闇不肅故已

慙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齊與齊同范曰𡨋闇昧也交於鬼神必以肅敬

齋也貞精誠也交於思神雖在𡨋闇不以精誠神弗福也光為一為思始

而當夜故有是象林希逸鬳齋集交於神明祭祀也雖齊而其内心不

正非是神明之道心既懷非則内慙矣次二𡨋交有孚明如陳仁子輯注

范云孚信也二為平人平正之人交於神明必以誠心故曰有孚測曰𡨋

交之孚信接神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明中正正接神信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能以明信交於鬼神者也次三交於木

石陳仁子輯注范云三木四石家性為交石木相剋而反交通非其所也

測曰交于水石不能嚮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舍人交石非所嚮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成意始交於外而當日之夜交於愚人如交木石

不能相益也孔子曰無不如己者次四徃來熏熏得亡之門陳仁子輯注

范云礼尚徃來必相徃來交報有章故熏熏也交接之道上下相願亡猶

絶也不相交報通道通絶故得亡之門測曰徃來熏熏與神交行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徃來有道行之福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神作福今

從諸家王曰熏熏衆多之貌次五交于鸎猩不獲其荣陳仁子輯注范云

五處尊位交必其人以自匡佐交非其類何荣之有四為毛屬故称鸎猩

記曰鸎猩能言不離鳥獸君子無友不如己者况禽獸乎測曰交于鸎猩

鳥獸同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方道也交非其人故同方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鸚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五居盛位而當夜交

交物不以礼者也交不以礼而求荣耀安可得哉詩云兕觥其觩㫖酒思

柔被交匪敖萬福來求林希逸鬳齋集鸚鵡猩猩雖能言非人類也言交

於而人祗以自辱也次六大圈閎閎小圜交之我有靈殽與尔殽之陳仁


子輯注范云圈囷也閎閎敷美之意也六為宗廟齊晋江黄舊朝聘之道

小國入宫必先告宗廟故言靈殽二國交接動以禮合故有殽共之測曰

大小之交待賢煥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相交以礼煥有光儀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二宋陸王本閎閎作閣閣今從范本范王本肴作殽今從二

宋陸本范本本之或作散之圈求晚切王曰圈者殽羞之器待賢之道煥

然有光交道之盛也光謂圈養畜閑也閎閎大貌靈善也肴骨体也殽之

字當作肴餚餚啖也大圈以冨有之君子小圈以諭無祿之士六為盛多

而當晝君子有祿樂與言者共之易曰我有好爵吾與尔靡之 林希逸

鬳齋集圈求晚切豢養之所也以我大養之地而交其小養者即頤卦大

烹養賢之意大養有大畜也以我之靈殽與尔共食之言與賢者共天禄

也殽合作餚餚啖食也次七交于鳥鼠費其資忝陳仁子輯范范云七為

飛鳥亦為鼠又為弱王王弱於治而好異端牧養禽獸鳥鼠之類故言費

也測曰交于鳥鼠徒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無益之費故言徒也 胡次

和集注司馬云七為敗損而當夜交非其人徒費而已法言曰頻頻之黨

甚於鸚斯亦賊夫糧食而已矣 林希逸鬳齋集所養非類徒費無益也

與鸚猩同意次八戈矛徃來以其貞不悔陳仁子輯注范云八為矛九為


戈象木銳若矛也戈則生枝亦其象也八交於九法當相剋家性為交善

交則和不教民戰是謂棄之農陳之間講武習兵徃來戈矛交於道路無

犯非禮故貞貞正也以道正之故曰不悔測曰戈矛徃來征不可廢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講之時不廢棄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八為祸中交

不以好而異兵者也故戈矛徃來當日之晝君子交兵所以沮亂禁暴

不得已而用之不違於正故無悔也夫鞭扑不可弛於家刑罰不可癈

於國征伐不可偃於天下用之有本末行之有逆順耳止九交子戰伐不

貞覆于城猛則噉陳仁子輯注范云古者治民以征不義侵伐不止為衆

所怨必為大國吞滅也故有覆城吞噉之憂有似齊桓不修其師大陷沛

澤而執儔𥂋也春秋譏之也測交子戰伐奚可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遂猶乆也戰伐之事何可乆也胡次和集注鄭云噉舊云今㗖字又從

炎按說文噍啖字本從舀從敢者别也賛言猛作噉有勇敢之意胡其

字如此噍與嚼同司馬云九為禍窮而當夜小人交戰爭勝不以其正覆

國喪家者也以桀桀德不相殊則以猛噉弱而已無有優劣也

天玄䎡首第十七一方二州三部家陳仁子輯注愚曰䎡者陽難

進而猶自縮也玄曰䎡有畏又曰見難而縮非法也盖自反而縮之謂即


需健而止之也天下之理自恃者不進而自畏者能進故泰之後或

繼以否而交之後即次䎡也易以剛遇坎陰之險需而圖之是以不輕進

而有功玄以陽交地八之陰故䎡而反之是以不輕進而無壅一之退

以動三之不可肆六之逋後承菑皆䎡也豈畏而進哉䎡陳仁子輯注范

云天玄陰家八上中象需卦邵作陽家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䎡與軟

同陽家木凖需入䎡初日舍奎入次九八分二十秒日次降婁驚蟄氣

應斗建邜位律夾鍾章云凖需陽家木行 林希逸鬳齋集䎡凖需與

軟同柔弱之義陽氣能剛能柔能作休見難而縮陳仁子輯注范云行

屬於木謂之䎡者雨水氣終此首之次七驚蟄起此首之次八是時陰尚

在上萬物滋生猶以為難陽氣當上剛柔隨時休動未定䎡而自縮故謂

之䎡䎡之初一日入奎宿一度胡次和集注鄭云次七注云雨水氣終

於此首之次七驚蟄節起於此首之次八聞之師曰雨水終次八驚蟄起

上九注差一賛按先儒云玄與太初曆相應亦顓帶曆焉欲以顓帝曆

之四約太初曆之八十一者必以日法八十一為八十分三十二秒然後

可以四約之也是故一崴為三百六十五日二十分八秒而一賛乃半日

也故每賛四十分十六秒二十四氣相距三十賛十七分二十三秒者十


五日有奇也初中一為冬至則閑次四之十七分二十四秒小寒上次七

之三十五分十五秒天寒差次二之十二分二十一秒立春上次七至差

初一為三十賛有奇而立春在次二者積五十二二積秒三十八盈一賛

外有十二分二十二秒也銳次五之三十分十三秒雨水於是加三十賛

十七分二十三秒則驚蟄當在䎡止九之七分十九秒注差一賛者不知

積分四十七積秒三十五盈一賛外有七分十九秒也差首注文畧銳

首注文訛舛皆不若䎡首之注繆誤分明故於此辨之也春分起釋次二

清明起樂次七谷雨起更初一立夏装次四小滿起親此八芒種起盛次

二夏至起應次六小暑起竈上九大暑起礼次四立秋起常次七處暑

起减次二白露起翕次五秋分起飾次入寒露起内次三霜降起瞢次六

立冬起止上九小雪起失次四大雪起將次八以三十賛十七分二十三

秒累加之則得矣而注差錯不可勝言故以曆法證之也司馬云難乃

旦切章云陽氣至剛其何以生萬物萬物鏩鏩刺地而生其得柔初也謂

其能順萬物之性俾各遂其本故曰能剛能柔柔剛之義有仁義之道達

於時時行則行時止則止故曰能作能休知難則退故曰見難則縮故謂

之䎡衝曰䎡而有畏錯曰䎡而退即其義也初一赤卉方銳利進以退陳


仁子輯注范云赤卉草木方芽也銳進也草木之進如水浸尋以長日以

上進家性為䎡故以退也測曰赤卉方銳退以動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當

進害陰故動以退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赤芥草木麗芽也光謂

萌芽之生必先勾屈如君子退讓而身益進也次二䎡其心作疾陳仁子

輯注范云作為也二七為火亦為心火在陰中䎡而不進故作疾也中犬

所作故心疾也測曰䎡其心中無勇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䎡縮之性故無

勇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為思中而當夜家性為䎡以無勇為病者

也春秋傳云仁而不武無能達也次三䎡其膝守其節雖勿肆終無拂陳

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而在䎡家不能自退守節而已不敢肆行終無

過差之所拂測曰䎡具鄰體不可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䎡縮之世不可

肆行已意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鄰與膝同拂扶勿切王曰拂戾也光

謂三在下體故曰䎡眞鄰雖不得自肆終末達於常道也次四䎡其哇三

嵅不噣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兊故稱哇噣啄也家性為䎡䎡而自退故

不啄也測曰䎡哇不噣時數失也陳仁子辑注范云䎡縮不言故失時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哇於隹切噣竹角切又音畫王曰哇喉也先謂曰

為下禄又為條陽而當夜可語而默者也孔子曰言及之而不言謂隱次


五黄菌不誕俟于慶雲陳仁子輯注范三菌不申之貌家性䎡退謙以目

牧見居天位德澤瀐洽上應乎乾故有慶雲之瑞測曰黄菌不誕俟逑耦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嘉慶之會必相俟也胡次和集注鄭云菌舊求故

切瀐舊子廉切司馬云二宋陸本作敕禍也王本作俟偶也吳曰古

仇字今從范本逑音仇王曰居中體正為䎡之王而又得伍當畫黄菌謂

靈芝也誕生也靈芝未生將待慶雲同表嘉瑞須得之義也光謂逑匹也

芝不生者俟慶雲士不進者俟明君君明臣賢相匹偶也章云五居畫處

中屬土故曰黄菌芝之類也由士而生菌之性不舒布其伏常若䎡縮也

五君子也居䎡之時不舒其體若黄菌之編退而非伇異象有道之士功

難不顯而中和内積以俟乎時故天降之祥也曰慶雲天瑞之應也天祥

以時應故測曰俟耦耦于時也 林希逸鬳齋集逑一作古仇字也

音侊匹耦也黄菌靈足也艾待慶雲而後生需其類也次六縮失時或承

之菑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宗廟君子所奉祭如神在中節不愆家性䎡縮

又不及時故菑承也測曰縮失時坐逋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後於時節

故生灾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菑與災同王曰地居過蒲而又失位遇

夜乖於處䎡之宜是縮而失時看也光謂君子進退消息與時偕行六過


中而當夜退縮後時則災承元矣次七詘其節執其術共所歾陳仁子輯

注范云七木子也屈節奉上於道不違故言執術術大道也歾盡也節於

道執父之業歾身而已測曰執節共歾内有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至謂

文也玉继父事為家之主胡次和集注同馬云詘與屈同歾與殁同王

曰能執其心則為有主光謂為祸始而當畫君子屈身而伸道者也故

曰屈其節執其術君多外難遜順而内主正道執是道也與之安殁其身

而不變者也次八窽枯木衝振其枝小人有䎡三却鈎羅陳仁子輯注范

云家性為䎡木而縮䎡故窽枯也窽枯之木而當衝風故振也八為疾瘀

也故稩小人小人而䎡終於郗退故鉤羅也上則有金金木相近鉤羅之

意也測曰窽木之振小入見悔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鉤羅於金故見悔也

胡次和集注同馬云王小宋本振作扼小宋本枝作柯今從宋陸范本

范本部作郗今從諸家窽音欵上九悔縮徃去來復陳仁子輯注范王金

在木行動相剋害故悔縮金剛當進故言徃去䎡縮之家故徃復也測曰

悔縮之復得在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九為其終故在復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居物之上陷於祸極苟能悔而自縮猶不失道也故徃則遂去

不返來則復得其所也


天玄傒首第十八一方二州三部三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者陽可

進而物相須也夫玄象易之需有二首而易之需亦有二義有自須者有

人須者故須五肴若須沙需郊需酒食皆自需也獨上六敬客之辭則人

須也故䎡者陽交地八之陰自反而須之可進而不輕進也傒者陽交天

九之陽相求而須之可進而必進者也九賛之中日俟昌日傒貞曰傒後

時其進若我也而所以進者人也傒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陽家九金上

上亦象需卦 胡次和集注鄞云傒舊胡啓切俟也按字從彳其從人音

奚习為云陰家金亦凖需陸曰徯待也陽氣有傒可以進而進物咸得其

願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傒者驚蛰節也傒後皆待也言陽氣

待時南萬物須陽而長各得其願故謂之傼傒之动一日入奎宿六度

胡次和集注從邵以五度為正鄭云俟范本作陽氣有伙故注徯俟皆

待也今作陽氣有徯盖誤六度法云徯之初一日入奎宿六度間之師曰

䎡上九日入奎五度徯初一猶躔奎五度注言六度若誤也按固天三百

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列為二十八宿唯斗有餘分而太初顓帝二歷皆

起牛一度漢志牛八度女千二度虛十度危十七度室十六度璧九度奎

十六度數十二度胃十四度昂十一度軍十六度觜二度參九度井三十


三度鬼四度柳十五度星七度張十八度翼十八度軫十七度角十二度

亢九度氐十五度房五度心五度尾十八度箕十一度斗二十六度歷法

一日移一度太玄兩磬為一日箕者先得日數乃以星度除之則知諸首

初一日所在矣奎十六度起䎡初一則徯初一猶𨇠五度注誤可知也餘

首注誤尚可諉云傳寫之謬至迎初一猶𨇠井三十三度而注云入鬼一

度則不可歸咎於傳寫矣此此節氣不為難知乃復如是何其䟽也初一

冥賊傒天凶陳仁子輯注范云冥陰也子在其母行火之上火盛金衰故

陰賊人者則天賊之故待天凶也測曰𡨋賊之傒時無吉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陰賊之人無吉時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一為思始而當在小人

包藏祸賊之心必受其殃章云一居夜小人也為水故稱𡨋當徯之時而

處金家為金之子待文之廢子得為用盖小人之道亦有所待待本之廢

不仁之心起於𡨋暗之中故曰𡨋賊惡雖未形天必降殃故曰徯天㐫也

測謂昕無吉者無有言時也次二𡨋德傒天昌陳仁子輯注范云火盛金

哀家性為傒動相須待以害其本不即炎起故天昌之也陰德陽報此之

謂也測曰𡨋德之傒昌將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范云謂昌日益大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昌將日作昌將有日今從諸冢王曰以德徯時


昌時不日而至光謂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積德于隐而䝉福於顯昌美

之至將無日也次三徯後時陳仁子輯注范云木在金行恐見尅害故膎

後時也亦為進人進德脩業冝當及時須待之家動則稽退故言後也測

曰傒而後之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宜進不進故解怠也 胡次和集注

鄭云解讀作懈詩夙夜歷解亦用此字司馬云王本作徯而後時今從諸

家觪與懈同三為思申不得其中而當夜懈慢後時者也次四詘其角直

其足維以傒榖陳仁子輯注范云金性剛直故以角喻言屈刺害之角直

足兩行唯善是務故言傒榖榖善也測曰屈角直足不伎刺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角尚反屈故不刺害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伎音𡪲刺郎達幼

四為角為下禄而當晝榖禄也伎與怯同狠也刺戾也屈其角不與物校

也直其足行不失正也不為狠戾可以待福禄也林希逸希齋集伎與

忮同音至刺郎連切刺狠戾也屈角不觸物也直是行以正也以此待禄

必可得也榖禄也次五大爵集于宫庸小人庳傒空陳仁子辑注范云土

稱宫墉處天之位高德所歸如大爵之集高墻也小人喻無德之人非禄

所秩必饑素食故傒空也測曰宫庸之爵不可空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以德故禄不可妄受也胡次和集注鄭云庸讀作墉古字省庳音婢庳


與崇對高之曰崇卑之曰庳司馬云五為宫為宅小人而逢盛福如大爵

集于宫庸爵集子倉可以得食集于宫庸何所待也小人德庳而位高之象

也章云五為宫墉謂五之所處也大爵喻压佐也五為君位盖以禄待臣

也臣乃聚於國也得于賢者則得徯之實也得乎小人失徯之實故曰徯

空小人之性無德以當禄故曰庳庳猶卑宫也卑宫之人何可享禄爵故

測謂不可空得也今五為夜故其辭當言小人次六傒福貞貞食于金陳

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六馬宗廟神人玉食故言食于金六一為水金之

所生子順母事故正也子之初生須母養故曰金食測曰傒福貞貞正可

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待福以正可服者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金者

聖剛之物六為上福而當晝後之盛者也正以待福雖金可食况其餘乎

正可服者可以服行以得祐也次七傒禍介介凶人之郵陳仁子輯注范

云郵郵亭也七為火盛則鑠金故稍㐫入而待於禍在七之位故謂之舍

介介有害也測曰傒禍介介與禍期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介介之禍應期

至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介介辟邪之貌郵過也七為祸始而當夜故

有是象章云七居夜小人也為祸初處傒之世介介然俟福以為助以火

充金害其本也其志為惡故曰㐫人㐫人不能乆居其位故曰郵郵即今


傳舍介猶助也故測曰與禍期言徯祸為凶則祸其立至也 林希逸庸

齋集介介邪僻之貌傒福傒祸即積善積惡餘殃餘慶之意次八不禍禍

傒天活我陳仁子輯注范云三八木也三興於春八衰於秋近此於九秋

氣將降故言不祸祸也家性為待内省無瑕時節宜耳故雖天活到春蕃

生知其所望故言天活我也測曰禍不祸非厥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天

時使然故非其過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活作治今從諸家訧音尤

罪也八為祸中而當晝君子非罪而逢祸者也儻審已之道不以禍為祸

天道福善必將生我也易日困而不矣其所亨 林希逸庸齋集無取禍

之尤而不幸得祸少待其定天必活我訧與尤同即雖在縲绁而非其罪

之意上九傒尪尪天樸之顙陳仁子輯注范云行不正稱尪顙頭也九為

之終行不正之道以待天祸故樸之也測曰傒尪之樸終可治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惡至祸應故不治療 胡次和集注鄭云尪烏光切說文尪

曲經也注言行不正者此也樸普木切撃也字從乎司馬云樸普卜切王

曰尪者疾病仰向天光謂撲撃也顙額也小人不慎其初陷於禍極乃始

尪尪然俟天之救已天且益降之祸矣故曰天撲之顙 林希逸鬳齊集

尪者病人仰而向天顙額也言惡人為天所棄何所仰望亦徒徯也


天玄從首第十九一方三州一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日從者陽氣

隨物而施也陽㣲則不能生物而愧於弱陽壯或不能成物而失於亢君

子之道不但欲從已亦欲已從人物冬賦物各正性命天所以善隨也

聞美而從見善而改人所以善隨也故易之隨陽自陰中而起陰隨陽動

陰迎陽而說陽隨陰聚而玄於四陽之位又見天一之陽陽幾盛而亢矣

玄亦象隨而為從初之月隨二之朋從以至上九之徽徽皆無物不物而

善從者也飛者從其飛潜者從其潜動植者從其動植夫何畏乎亢從

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陽家一水下下象隨卦胡次和集注鄭云從師說

中一智也從三仁也晬五信也減七禮也成九義也智之用在中仁之用

在從信之用在晬禮之用在減義之用在成中之有廓從之有沈減之有

羡成之有更皆所以佐之而晬則獨全其美者也玄之九指大槩如此而

范氏注不能明也故附著之司馬云陽家水凖隨陽躍于淵于澤于田于

嶽物企其足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之從者陽氣褊接此四處萬

物莫不企足欲長而從之故謂之從從之初一日入奎宿十度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宋日陽氣踴躍在淵澤田嶽者謂其高下備矣萬物亦企其足

而隨之初一日入幽嬪之月𡨋隨之基陳仁子輯注范云日君象也嬪羈


嬪也月臣象也一在水行水中之日君若在大難未發其明月而從之若

旦之日日在月前故言隨之君臣道正故為基也測曰日嬪月隨臣應基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臣相應道之基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嬪婦也基

始也一為思始故曰幽𡨋月始過朔潜隨日行若婦之從夫人君有為始

發慮於心而同德之臣已從而應之不計而叶也 林希逸鬳齋集日於

幽隐之時而求其婦月於𡨋晦之時而隨從之言合朔之始也基始也言

君臣相得於隐㣲之中即遇主於巷之意次二方出旭旭朋從爾醜陳仁子

輯注范云二陰也在離為日陰中之日故方出也旭旭未明之間醜類也

日方出旭旭之時群類莫不望之而從故曰朋從爾醜測曰方出朋從不

知所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日之光明無常所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旭旭日初出之貌醜類也二為思中而當夜小人之心雜將形于外如日

之方出旭旭然反復思慮未知所之之善則善朋從之之惡則惡朋從之

故曰朋從爾醜次三人不攻之自牽從之陳仁子輯注范太性上升君

子之道有過則改不待攻治而自身率相牽為善故言從之測曰人不攻

之自然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牽從於善證明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三為思終又為進人而當晝君子率性自從於善不待攻治也證當作正


次四鳴從不臧有女承其血臣亡陳仁子輯注范云四酉也為鷄故稱鳴

臧善也其位陰廢故鳴不善也陰故稱女亦稱血血憂也臣所以盛也女

不親許承憂自盛故亡也測曰鳴從之亡奚足朋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承

臣之女不足為朋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朋作明今從諸家臣

與筐同君子修德而人自從之鳴而求從不是善也施之夫婦則喪配偶

而不復所求矣易曰女承筐無實士刲羊無血無攸利林希逸鬳齋集

鳴從巧言以求合也雖得其從終不善也次五從水之科满陳仁子輯注

范云科法也水之法不满不行五為天子動以注度如水平也測曰從水

满科不自越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動以法度故從科也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王曰水之從下自然之理五既得位當晝為從之主物之從者如水

之從科科者坎也满科而已不復過越得中之道次大從其目失其腹陳

仁子輯注范云目以喻外腹以喻内事不兩得從外失内非以敦仁測曰

從目失腹欲丕從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外内宜俻故欲大從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王曰從其耳目之好而失其腹心之安大從其欲亡之道也光

謂六過中而當夜徇外欲而七内德者也次七拂其惡從其淑雄黄食肉

陳仁子輯注范云拂去也淑善也七為失志失志行張故冝除去如雄黄


之除惡去也測曰拂惡從淑救㐫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去惡從善故救㐫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雄作赨音雄今從諸冡七為祸始而當

晝君子去惡從善如雄黄能去惡由生善肉也 林希逸鬳齋集言去惡

從善猶樂用雄黄可去惡肉而之新肉也拂除也次八從不淑禍飛不逐

陳仁子輯注范云順從之家動冝從善八為瘀病所從不善如祸之成不

司遂止故曰祸飛不逐測曰從不淑祸不可訟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所從

不善不可避訟而解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小宋本作訟不淑今從諸家

宋曰不可辨訟而解光謂小人從於不善祸發如飛不可追治也上九從

徽徽後乃登于階終陳仁子輯注范云子在其母家而相從順故徽徽也

于階者九而從善必登聖門故言階也測曰從徽徽後得功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從善故有功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花本升作登今從諸家

天玄進首第二十一方三州一部二冡陳仁子輯注愚曰進者陽日

升而不息者也易曰晋進也夫易以日出地上而曰晋則陽光普照而天

下明也玄以陽遇二人而曰進則陽氣騰振而天行健也故進者不息之

功而晋兼無私之義愈不息則愈無私矣玄曰陽引而進一也若進以高

明若進淵且船其不息矣哉進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陰家二火下中象


晋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陰家火凖晋入進次六日舍婁陽引而進物

出溱溱開明而前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進者言陽氣引萬物

而長溱溱然日以舒布開明而前謂之進進之初一日入奎宿十五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十四度為正鄭云溱阻中切司馬云王本引作承今從

諸家宋曰萬物隨之而出溱溱然盛也初一冝進否作退母陳仁子輯注

范云水在火行家性為進而火在前見害而退故作退母水為𡨋故𡨋進

測曰冝進否邪作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道不正故退之也 胡次和

集注鄭云否方凡切不可也司馬云王曰失進之道退之本也故曰作退

母光謂一為思始而當夜潜進而不以其正者也林希逸鬳齋集失道

而進其終必否則今日之進所以生異日之退也故曰退母次二進以中

刑大人獨見陳仁子輯注范云刑法也二為平人家性為進進必以法故

進以中刑進必以法故稱大人大人有獨見之明故言獨見測曰進以中

刑刑不可外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進以中刑故不外之 胡次和集注司

云王本無可字今從諸家章云二為晝為下體之中君子之人為法於

也固得中道故曰進以中刑是由達識獨見之大人法必用中故測曰刑

不外也次三狂章章不得中行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家性為進進

不得中故章章也三亦為出出而道故謂之狂測曰狂章章進不中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進而失道故不中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狂作

性今從諸家三為思外過中而當夜妄進者也故曰狂章章章章失據貌

次四日飛懸陰萬物融融陳仁子輯注范云日君子也懸消也陰小人也

四為公侯故稱日陰中之日列國之君知非天子也君子消小人太平之

道也萬物茂仕故曰融融測曰日飛懸陰君道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萬

物得所故隆盛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四為福始而當晝君德進盛明無

不燭如日飛登天離陰絶逺萬物融融然莫不昭明也次五進以欋䟽或

杖之扶陳仁子輯注范云欋䟽附離也五為天子而在進世當以聖道附

离於臣臣則盡忠輔佐於上故曰或杖之扶扶助也測曰進以欋䟽制于

尊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五位至尊衆所衆也 次和集注鄭云欋舊音

劬四齒竹杞司馬云王本欋作擢制作掣范本宗作尊今從二宋陸本宋

陸王本杖作枝今從范本章云五居夜在進之世小人之性不近正道而

進取空踈之人或㧞之賤以為辑佐小人得位不知臣子之道輙掣止於

君故測曰掣于尊也次六進以高明受祉無疆陳仁子輯注范云高明五

也高明之君奉祠神靈齋戒盡敬不失禮儀故受祉福無疆界已測曰進


以高明其道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福及子孫甚迂逺也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范曰迂逺也光謂六為隆福而當盡君子進德高明受福無疆也

次七進非其以聴咎窒耳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故進非其以君子

之道思患預防慎聞所惡聴咎塞耳非所以為賢測曰進非其以毁滋章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惡閭其咎咎日多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七為祸

始而當夜小人不以其道進升高位衆毁滋章塞耳而滿也 林希逸鬳

齋集進不以正為世所毁其過咎滿耳之所聴即荣華不滿眼殃咎塞兩

儀之意次八進于淵君子用船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木而進淵知為

船濟水猶君子濟民也測曰進淵且船以道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進淵

得船以其道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測作進淵且船今從諸家淵

者險難之象八為祸中故日進于淵用船則淵可濟憑道則難可涉也章

云八居晝君子以道居進之世將進乎淵而用乎船謂正得進之道涉危

慮患君子也非其道不進故測日以道行也上九逆馮山川三𡻕不還陳

仁子輯注范云九為上山故逆也三終也家性為進進而不已故終𡻕也

山川高險終𡻕不還以喻難也測曰逆憑山川終不可長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不可長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馮古憑字九為祸窮而當夜小


人進不以道至於上極而陷於祸不能自返者也

天玄釋首第二十一一方三州一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釋者物

遇陽而解者也天下屯難之世惟動者能解萬物彫弊之會惟進者能釋

故解萬物者天地也解天下者聖賢也易曰雷雨作解而百果草木皆甲

拆盖陽出坎中而動乎震下動而能解者也玄曰物咸稅其枯而解其甲

盖陽自三陽為泰之後進于四陽為壮之初進而能釋者也三而風動雷

興九而終桎梏其功用畏且沮者能釋也釋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

陽家三木下上象解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木凖解入釋次三二

十六分一十一杪春分氣應故兼凖震 林希逸鬳齋集釋散也陽氣和

震圜煦釋物咸稅其枯而解其甲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木謂之釋者

驚蟄節終此首次二春分氣起此首次三斗指卯夾鍾用事震動也圜陽

氣形勢也煦暖也陽氣温暖萬物咸稅枯解甲而生於太陽之中故謂之

釋釋亦解也釋之初一日入婁宿三度 胡次和集注鄭云稅吐外切易

也易枯為榮解居隘切除也又懈切散也冬至後為少陽春分後為太

陽司馬云稅與同宋曰震動也圜陽形也范云煦暖也初一動而無名

酋陳仁子輯注范云酋西方也水為金子孝子之道無所成名歸功於母


故曰無名酋測曰動而無名不可得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歸功于父不

可有名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作動能無名冷從諸家酋就也謂成

功也一為思始而當盡君子動於㣲眇化育萬物百姓見其成功而無能

名為故曰動而無名酋鄭云歸功注云歸功於母故曰無名酋按水為金

子則無名者水也酋者金也然則注又云歸功於父何也盖火克金為妻

金生水為子則二火於一水有父道為故上二下一父子之位也賛注以

酋言之故云母測注以二言之故云文各有攸當也或欲改從一是木之

思也次二動于響景陳仁子輯注范云火之然也不風不盛盛則景耀而

聲揚測曰動乎響最不足觀聴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聲而不音何足聴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響舊云一作嚮按響與嚮古通用荘子云猶應嚮景

亦讀嚮為響也景舊音影司馬云響應聲景隨形皆動不由己者也二為

恩中而當夜小人隨人而動如響景然故不足觀聽也次三風動雷興從

其高崇陳仁子輯注范云二在東方震巽之位故稍雷風風動於下雷發

於地上歸於天二在其上可高而尊測曰風雷動興動有為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風雷動物為天下作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本從其

高崇作從其高宗王本作從其道直高崇今從范本三為成意而當晝君


子動作之迹始見於外如風雷之益萬物故其功業日就高崇也次四動

之丘陵失澤朋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澤朋類也五為土土丘陵也去四

即五故動之丘陵也以喻人去卑即尊去澤之陵也測曰動之丘陵失下

危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處高失舊故危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丘陵以

諭高澤以諭下四為福始而當夜小人之動務在升高而不顧其下則不

免孤危也次五和釋之脂四國之夷陳仁子輯注范云和脂喻濡協也五

在釋家而處天位動以濡協鄰國以平四方夷平也測曰和釋之脂民說

無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和得民故說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

和釋之脂作和釋脂民王小宋本作和釋脂今從范本說與悦同范曰和

脂喻濡協也夷平也光謂五以中和居盛位當日之晝聖人得位布其德

澤和協四國奠不夷懌也 林希逸鬳齋集脂澤也以中和而布散其德

澤天下自然夷平次六震于廷喪其和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六為

宗廟五在六下故言于廷震怒也五以和順和平四國常歸功先神告成

祖考冢性為釋唯解而已神怒民怨故喪其和貞測曰震于廷和貞俱亡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先和後怒故皆亡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喪息浪

切六居二體之内而近於五廷之象也夫德以柔中國刑以威四夷以德


懷近則近和以威懾達則逺正今用震於廷失其所宜故和正俱亡也

林希逸鬳齋集廷喻内也用威不于外而于内則一家之和正俱失之矣

次七震震下侮濯漱其詢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而日震怒不侮於

人雖見詢怒重自釋如濯漱垢辱去其穢也測曰震震不侮觧無方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見侮而解無常辱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訽舊呼寇切

詬同又音候詈言也司馬云漱素候切訽呼漏切漱澣也訽耻也震震有

威嚴之貌七為禍始而當晝君子有威嚴之德人不敢侮故可以澣濯其

耻也次八震子利巔仆死陳仁子輯注六七八皆稱震者震動也六為母

而生八八相假威勢故皆稱震九為金金為利動欲之九為金所尅故巔

死測曰震子利與死偕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行財利之事死之原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巔顛仆字誤加山司馬云小人見利而動以陷禍中利

與死偕而不自知也上九今獄後榖終說桎梏陳仁子輯注范云解也

九為極極於刑獄故桎梏也家性為釋難其見獄終必解釋也榖善也先

獄後善故離於難也測曰今獄後榖于彼釋殃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殃謂

七也火為金殃九復於一水釋火也胡次和集注鄭云說讀續作司馬

云宋陸本彼作皮今從范本說與同榖生也九為禍窮故今獄也在釋


而當晝故後榖也

天玄格酋第二十二一方三州二部一家 陳仁子輯注愚曰格者陰

為陽所制者也盖曰陽為大壮之時也几物力剛者奪勢重者軋强者制

人弱者制於人而陽之格陰則非用力格之也陽盛則陰自哀陽長則陰

自消譬之嚴冬之時爐火炎炎寒氣自然消鑠而不能入故易以四陽消

二陰而曰大壮玄以四陽制群陰而曰格壯者自其大體而言格者自其

大用而言内惡之格珍婁之格極而鞶堅之格其器量亦壮矣哉格陳仁

子輯注范云天玄陰家回金中下象大壮卦 胡次和集注鄭云師如字

按說文格正也格至也格撃也經史通用格定格象大壮陽之壮也以正

去邪至則撃也故名曰格司馬云陰家金凖大壮格拒也陽氣内壯能格

乎群陰攘而郤之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格者陽氣内壮格拒

群陰也攘郤而上故謂之格格之初一日入婁宿八度 胡次和集注邵

云以七度為正鄭云却與郄同作郄者誤司馬云攘汝陽切却去略切𥘉

一格内善失貞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内善親屬之善者家性格乖

不與賢者共治其親之善者各自奔亡若㣲子去紂測曰格内善不省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失其親屬故中外之親不自循理也省循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范本宵作省今從諸蒙吳曰宵與肖同引漢畫人宵天地之

貌宋曰宵類也類法也光謂善惡之原皆由乎思一為思始而當夜拒善

而納惡故失正類二為思中而當晝拒惡而納善故幽正次二格内惡幽

貞類陳仁子輯注范云惡一也一水二火一來克於二故言内惡者惡親

也親之惡者格而去之以明正道無所阿也測曰格内惡幽貞妙也陳仁

子輯注范云紗美善也不阿其親正道之妙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

本作幽貞類今從諸冢幽者内潜於心之謂也次三裳格鞶鈎渝陳仁子

輯注范云革帶曰鞶鈎所以屬鞶也渝解也裳垂其帶故鈎辭也三在下

體下體之帶故言裳也測曰裳格鞶鈎無以制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鈎帶

俱解故無以制節其身體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本制作製王作

掣今從范木范曰革帶曰鞶鈎所以屬鞶也王曰鞶鈎所以束其衣裳而

反格拒之故當渝變而失宜也光謂三居下體故曰裳三為下上而當夜

匝拒君命不受約束必有變也次四畢格禽鳥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畢

罔也西方之宿畢取象為羅畢取鳥不破卵覆巢故為正也測曰畢格禽

正法位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道取之故法位正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范曰畢罔也光謂曰為下禄而當盡君子之始得位者也得位則可以用


法止邪而禁暴矣次五膠漆釋弓不射角木離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

子漆釋喻不宻易曰君不宻則失臣弓以喻臣角以喻身家性為格故相

垂離君臣相失如弓不發也測曰膠漆釋信不結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

臣相失信不結固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射亦切王曰物相合者莫若

膠漆角木之為弓格而離之其可射乎光謂五性信又為膠為漆為弓矢

格者物相拒不合之象也弓以膠膝附合角木故可射君以信固結臣民

故可使五以小人而居盛位不能以信結物上下離心故曰膠膝釋弓不

射角木離 林希逸鬳齋集膠漆既開釋則弓不可用矣何者弓之角與

木已離不合矣言人心無所固結豈能用以禦難次六息金消石徃小來

弈陳仁子輯注范云奕大也美稱金惡稱石金生水善長惡除故小去大

來測曰息金消石美日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小徃大來故日大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奕大也王曰所息者金所消者石所失者至小所

得者光大光謂息生也生金而消石以美拒惡之象也六為上禄而當晝

君子道長而消小人者也故曰徃小來奕 林希逸鬳齋集息生也金生

而石消善長而惡消也所去者小所來者奕奕矣言改過遷善則其德日

盛也次七格其珍類龜緺厲陳仁子輯注范云厲危也七為失志高亢姜


信故印綬危龜為印緺為綬謂小綬也測曰格其珍類無以自匡也陳仁

子辑注范云乖於其官故無以自臣輔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緺古蛙切

范曰龜為印緺為綬光謂君子以善類自正故能保其福祿也為綬又為

禍始而當夜小人拒善類而不受者也拒其善類則拒其福祿也素善失

禄危孰甚為次八格彼鞶堅君子得時小人剔憂否陳仁子輯注范云八

為君子九為小人君子在位不畏强禦故革鞶堅也謂格九而上也小人

在位以治其憂故否也測曰格彼鞶堅誼不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九品

有序誼不得妄有行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鞶作磐今從諸家𩮜音

惕上九郭其目䚩其角不痹其體𢷏陳仁子輯注范云𢷏撃也九為角七

為目九當見格而不卑身以免於難而反郭目故體不免也測曰郭目解

角還自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遜求免故自傷也胡次和集注鄭云

䚩集韻音矯引太玄䚩其角云角高㒵痹讀作卑以體貌言則音卑以形

勢言則者婢𢷏舊音雹注云撃也司馬云䚩音矯𢷏蒲角切范曰𢷏撃也

王曰郭目張目也䚩角高具角也光謂格者用壯拒物者也九居其上用

壯之極逢禍之窮當日之夜小人張目高角以拒於人不卑其體故為物

所撃還自傷也


天玄夷首第二十三一方三州二部二家陳仁子輯注愚曰易者陽

盛而萬物平也凡成位育之功用者皆有堅凝之器重輕則不足以遏邪

氣而鎮物小則不足以養生意而成物故格者喜其拒扞群陰烈如爐火

而不可干夷者表其平秩萬物坦如通衢而不能傷玄兼二首以象大壯

先以格繼以夷自中夷無不利至夷其牙夷其角皆陽之壯而能也至於

目令安萌養少存孤其人力哉夷陳仁子輯注范云天玄陽家五土中

中亦象大壯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土凖豫入夷次三日舍胃夷傷

也平也不傷於物則不能平矣舊凖大壯非章云准大壯今准震陽家邵

准豫陽氣傷𩮜陰無救瘣物則平易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土謂之夷者

春分氣也於四分一息卦為大壯陽升在四去天正朔旦日𩮜除也瘣病

也言此時陽氣上在天下除去陰病故萬物平易而長故謂之夷夷平也

夷之初一日入婁宿十二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𩮜音惕瘣户悔切宋

曰𩮜去也陸曰陽氣在故夷傷陰而𩮜除之瘣病也為陽所傷故病也萬

物無陰害故平易也光謂剃𩮜鬀髮也大人曰髡小兒曰鬀陽氣剗鬀群陰

陰不能自救其病然後物得生殖而平易矣初一載幽貳執夷内陳仁子

輯注范云平夷也載始也幽心也貳業也水性平易中表如一故言夷内


也測曰載幽執夷易其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易者夷平也水之平正内

外可見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載始也光謂一為思始而當晝發慮

之始幽而未顯貳謂義利也二者交爭君子能取義而捨利執坦夷之心

養浩然之氣自得於内無求於外者也子夏曰吾戰勝故肥法言曰紆朱

懷金之樂也外顔氏子之樂也内次二陰夷冐于天罔陳仁子輯注范云

二為平人在陰之位陰自夷平雖冐天罔不為罪也測曰陰夷冐罔䟽不

失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䟽於罔不失正平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陸

曰天罔雖䟽不失惡也光謂二為罔又二為思中而當夜小人為隱愚陰

陽於物自以為人人莫能知也然冐于天罔天必誅之老子曰天罔恢恢

䟽而不失章云二居夜小人也當平人之世獨以陰陽之道而為事違義

戾時如冐天罔雖天罔恢恢然而踈大不可漏失之也此賛咎之甚范以

為休何迷耶次三柔嬰兒于號三日不嗄陳仁子輯注范云柔和也嗄憂

慕之聲也號而不嗄故知為嬰兒也亦為多子兒之數也三以柔和之性

處平易之家故不憂也測曰嬰兒于號中心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

五中故中心和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宋陸王本嗄作嚘今從范本號

胡力切嗄所嫁切嚘於求切王曰嚘氣逆也光謂嗄聲變也三為成意而


當晝君子含德之厚至平以易如嬰兒雖三日啼號而聲不變者和柔故

也老子曰赤子終日號而不嗄和之至也 林希逸鬳齋集號胡刀切嗄

所嫁切聲變也嬰兒之啼其氣和柔雖三日之乆而聲不變也此用老子

之意言人能和平其心則無所傷次四夷其牙或飫之徒陳仁子輯注范

云四為口亦為金口中之金知為牙也飫厭也夷傷也冒于飲食而不

知厭讓故牙傷也測曰夷其牙食不足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食而不讓

何善足嘉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飫依居切王曰牙既平無可以食徒猶

空也或飫以食徒空爾也光謂四為骨為齒又為福始而當夜小人貪禄

以自傷者也故曰夷其牙牙傷則雖有美食不當食適足飫其徒屬而已

章云四為夜小人也嗜食無厭夷傷其牙牙已傷矣雖或飽飫而無所濟

徒虛也謂徒為也故測曰食不足嘉美也 林希逸鬳齋集飫之徒猶曰

飫食之人也貪於食而至夷平其牙所食雖多亦不足貴言不義而富貴

非吾徒也次五中夷無不利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處夷平之世行

中正之道化流四海莫不易利故言無不利也測曰中夷之利其道多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化利天下故道多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其

道多作利其多今從范王本王曰中平以御於物物所歸徃何不利之有


乎五既居中體正得位當晝是其中坦然平易也光謂五居盛位而當晝

能平易其心以待物者也則物無逺近皆歸之矣易曰易簡而天下之理

得矣次六夷其廬其宅丘虛陳仁子輯注范云六水五土土為水廬宅水

為土丘虛夷傷其廬室故宅為丘虛測曰夷于廬厥德亡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廬為德覆而為丘虛故亡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虛丘於切俗作墟

司馬云德者君子之常居也六過中而當夜小人始毁傷其德喪其安居

者也次七𠏉柔𠏉弱離木艾金夷陳仁子輯注范云夷傷也火附於木而

治於金故金傷也以正輔上而協斷金以治於民猶火附木以治金也測

曰𠏉柔艾金弱勝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懦得民故勝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宋陸本測柔𠏉柔勝疆也范本𠏉柔艾金弱勝疆也王本𠏉柔

弱勝疆也小宋本柔幹弱離柔勝疆也今幹柔從王柔勝疆從宋陸艾魚

廢切王曰雖居過蒲而得位當晝得夷之道是能以柔弱之物夷平於堅

剛也光謂離木如汲綆之斷井幹艾金如越砥之厲刀劎以弱勝疆終就

平夷也次八夷其角厲陳仁子輯注范云秋則木廢棄落歸本鄂若角也

厲危也角而見夷故危測曰夷其角以威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角而見

傷故夷角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八為禍中而當夜小人用威而傷自


危之道也上九夷其耇利敬病年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九為老極

而在夷世世難平易養老乞言傷於思慮故言夷于耇也恭敬守道盡力

為禮故病極年無愆故貞也測曰夷耇之貞懸車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致仕懸車在鄉閭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敬病注云恭敬守道盡力為禮

故病按恭敬守道則志不淫盡力為禮則氣不亂夫何病之有聞之師曰

夷子耇言衰老之人力傷而志平也利敬病年貞言於是謝病引年以全

其貞乃人所敬而身所利者也法乖經㫖不足取也司馬云陸曰致仕而

歸於鄉黨也王曰敬其哀病與高年貞之道也光謂九為九十又為極君

子光而辭位自處平易者也賢者以老病而歸人君所當欽奉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