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53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千二百九十七 永樂大典
卷之五千三百四十三
卷之五千三百四十五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三百四十三  十三蕭

潮州府

總圖歷代序文

建置沿革星分野

道里歸附始末平潮始末

風俗形勝氣候城池教場 營寨 橋道 街路

壇場社稷壇 風雲雷雨山川壇 無祀鬼神壇户口

田賦田糧 夏稅 吐桑 鹽課 稅課土産土貢

官制公署州治形勝 衙門 倉庫 館驛 鋪舍 中明亭 養濟院

學校儒學 文廟 宣聖堂 書籍 學廪 貢院 解額書院 書院廪田古蹟韓木圖

宦蹟人物題名 覃恩宗室 爵罡 忠孝節義 仙釋

紀異山川山 巖 石 湖 西湖亭樹 溪 洲 渚

宫室樓 亭 臺 齋 家 廟 寺 院 庵 堂  宫 觀保里坊巷

津渡堤岸

文章雜文 題咏 碑刻{{{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

建置沿革大明清類分野書禹貢揚州之域牽牛分野 秦屬南海郡。後屬南越。漢為

揭陽地。復屬南海郡。𣈆成帝咸和六年。分南海。立東官郡。義熈九年。又分立義安郡。及海陽縣。宋齊並因之。梁置東揚州。又改瀛州。陳罷州為義安

郡。隋罷郡。置潮州。大業中。罷州為義安郡。唐武德五年。復為潮州。天寳元年改潮陽郡。乾元元年復為州。五代屬南漢。宋開寳四年。分廣南為東西

路。而潮州屬東路。元改為潮州路。本朝。洪武二年改為府。圖經志𣈆成帝時屬東官郡。安帝義熈五年。始以揭

陽縣地。别置義安郡。領縣五。曰海陽。綏安。潮陽。海寧。義昭。 梁改義安郡為東揚州。尋改為瀛州。 隋改瀛州為潮州。煬帝大業三年。改州復為義

安郡。廢綏安義昭。置程鄉萬川二縣。領縣五。曰海陽。潮陽。海寧。程鄉。萬川。唐武德間。改郡復為潮州。開元二十一年隷福建。次年復隷嶺南。天寳元

年。改州為潮陽郡隷福建。九年又隷嶺南。乾元元年改郡復為潮州。廢海寧萬川二縣。領縣三。曰海陽。潮陽。程鄉。五代南漢割程鄉縣。置敬州。本

州領縣二。曰海陽。潮陽。 宋紹興十年。本州領縣三。曰海陽。潮陽。揭陽。元至元二十七年。以本州為潮州路總管。府領縣三。曰海陽。潮陽。揭陽。

聖朝洪武二年改為潮州府。領縣四。曰海陽。潮陽。揭陽程鄉。寰宇記秦末屬尉佗。漢初屬南越。後屬南海郡。東漢因之。𣈆置東官郡。又分置義安郡。按

南越志云。義安郡本屬南海郡。後隷東官郡。𣈆義熈八年割立其地。與𣈆安郡接境。吳興餘杭鄰界是也。歷宋齊因之。隋平陳置潮州。煬帝初置義

安郡。 元領縣三。 今二。 海陽 潮陽。 一縣割出。程鄉。為梅州。九域志縣二。熈寧六年廢梅州。以程鄉縣隷州。元豐五年。程鄉復隷梅州。潮州潮

陽郡軍事。治梅陽縣。興地紀勝潮州。 潮陽。 義安。 鳳城。 鰐清。 揭陽。 海陽。禹貢揚州之域。通典潮州隷揚州之部封。漢武平南

越。復屬南海郡。 今州即漢南海郡之揭陽縣地。此據元和郡縣志。而通典亦以為漢揭陽縣地。又兩漢志南海郡下并有揭陽縣。宋齊因之。宋齊

二志。義安郡下並有海陽潮陽二縣。隋末䧟於寇境。唐平蕭銑復取嶺南。嶺南俚帥楊世畧。以循潮二州來降。通鑒。在武德五年。元和郡縣志云。武

德四年復置潮州。寰宇記以為武德元年。復置潮州不同象之。謹按道鑒。武德元年。載蕭銑僭位於江陵。銑之境土。東自九江。西抵三峽。南盡交趾。

北距漢川。銑皆有之。至武德四年九月。始平江陵。至武德五年。始定嶺南。則元年四月。尚屬蕭銑。通鑒武德五年。循潮二州。始來降。則改郡為州。當

在武德五年。而元和志寰宇記年月非是。令不取。五代為南漢所有。五代史南漢劉隱傳。載初盧光稠據䖍州。其弟光睦據潮州。于延昌據韶州。隠

以兵事付襲。襲遂出兵攻敗盧氏。取潮韶二州。寰宇記云。南漢割程鄉。置梅州。宋平嶺南。地歸版圖。九朝通略。在開寳三年。分隷廣南東路。至道以

後分廣南為東西路。而潮隷東路。令領縣三治海陽方與勝覧事要。 郡名。 潮陽。 古瀛。 鳳城。以鳳凰山得名。金城。以是州舊屬於金氏。鰐渚。

以鰐魚名。三陽圖志元平江南至元二十七年大籍户。以本州為中路總管府。於城内設録事司。城外四厢隷焉。所領縣三。鹽場三。小江。招收。

隆井。 寨九。北山。 吉安。 門闢。 二河。 楓洋。 黄岡。 北寨。 胡已。鮀浦。元一統志宋開寳四年平領南有其地。至道以後。分廣南為東西

路。而潮隷東路。元至元十五年。唆都元帥奉命攻取。宋禆。將馬發閉城抗拒。唆都撃破之。地歸版圖。十六年改為總管府。以孟招討鎮守。未幾。移鎮

漳州土豪各據其地。二十一年。廣東道宣慰使月的迷失以兵來招諭既去。二十三年。復來為江西等處行樞宻院副。使兼廣東道宣慰。使以鎮臨

之。今始底定。設録事司。元眞元年以梅州來屬。今領州一縣三。録事司。舊無有。至元二十二年始置。割海陽縣。郭外四團六保分隷焉。

分野圖經志按杜氏通典。潮在古楊州之域。亦曰古閩越地。於天文為牽牛婺

女之分也。至到

圖經志本府。 東至本府海陽縣地名東界一百五十里。外抵大海。 西至惠州府海豐縣界龍岡鋪二百五十五里。自界首到惠州府五百五十

三里。共八百八里。 南至本府潮陽縣隆井鹽場一百四十五里。外扺大海。 北至本府海陽縣至名驃錢山界三百四十里。自界首到福建汀州

府五百一十里。共七百五十里。 東南至本府海陽縣地名闢望村一百五十里。外抵大海。 西南至惠州府海豐縣石橋鹽場二百七十八里。外

抵大海。 東北至福建漳州府漳浦縣嶺脚山分水界一百六十五里。自界首到漳州府三百里。共四百六十五里。 西北至本府程鄉縣管下龍

牙筆險山四百五十里。外無路通行。郡縣志州境東西三百五十里。南北八百七十四里。 四至八到。 東京七千七百一十里。 東至漳州二

百九十九里。西至梅州三百二十里。 南至海一百七十里。 北至汀州九百五十四里。 東西至漳州二百九十九里。 西南至惠州一千一

百一十里。 東北至汀州九百四十里。 西北至梅州三百二十里。寰宇記州境東西五百五十里。 南北二千三百里。 四至八到。西北至

東京七千里。西北至西京七千四百里。西北至長安七千六百里。東至漳州七百五十里。 西至循州界石場三百里。東至大海一百里。

北至䖍州雩都縣二千二百里。 東南至海口九十里。 西南到禛州海豐縣木步鎮六百五十里。 西北到䖍州安逺縣一千八百里。 東北至

汀州魚磯鎮六百五十里。 元無陸路。 九域志東京七千七百一十里。東至本州界九十九里。自界首至漙州二百里。 西至本州界二百八十

里。自界首至梅州四十里。 南至海一百七十里。 北至本州界七百四里。自界首至汀州二百五十里。 東南至本州界一百四十里。自界首至

漳州一百五十九里。 西南至本州界六百五十里。自界首至惠州四百六十里。 東北至本州界六百五十里。自界首至汀州二百九十里。

西北至本州界二百里。自界首至梅州一百二十里。三陽志。州於廣府為極東界上由東而西三百五十里。由南而北三百八十里。去行在所三

千一十有二里。東界于漳。南界于惠。西界于梅循。北界于汀。東南西北之間亦是四州。接與達于海而已。通典所紀乃云。北至南康郡千五百六十

有七里。而南康郡亦云東南至潮陽郡一千五百六十有五里。雖與令之地勢違。然州於唐初隷江南道。而南康與贛州向互為廢。置贛州或為南

康郡。則界于南康。理固然也。若未由惠至廣。不過五日。舟行亦止三四日。通二十有一程。韓昌黎謝上表乃云。去廣府纔二千里。來徃動皆旬月。豈

其自海溪一水溯流而止耶。今之趨廣間有西自循梅徃者。較諸南路為差近。但嶺路險滋。不若南路之坦且平。圖志云又逆流之遲。不若陸行

之疾也。由廣至韶。雖曰溯流。亦不過十余日。通而訁之。亦不過月日。公之瀧吏詩。至韶陽作也。乃曰。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恐亦不至若是其逺

者。其詩又曰。州南十數里。有海無天地。令自南達于海。其地曰鮀浦。去州八十里。由東而進。其地曰小江。亦將五十里。蓋不止于韓公所云也。 圖

志云韓詩云。然蓋未可統。無乃十數為數十耶。姑記之以待知者。 本州界至。東至本州界百一十里。自界首至漳州三百一十五里。 南至本

州界二百六十五里。若徑渡龍井。即减四十里。自界首至惠州四百四十五里。西至本州界二百三十里。自界首至梅州一百五十里。北自九河

上計六程。北至本州界七百四十里。自界首至汀州二百五十里。北路道陸崎嶇。難為徃來舟行差使使。又不以程途計。元一統志本路東至上

都七十三百八十里。 東至大都六十五百八十里。東至漳州路漳浦縣界分水嶺百四十里。西至梅州程鄉縣界瘦牛嶺一百五十里。 南

至。大海本路海陽縣界闢望村八十里。 北至梅州程鄉縣界雙流津三百五十里。 東到漳州路五百里。 西到梅州七百里。南到大海邊闢

望村八十里。 北到梅州五百里。 東南到大海邊小江場六十里。西南到揭陽縣界三十五里。 東北到汀州路一千一百里。 西北到梅州

六百里。録事司 里至與本路固。歸附始末

圖經志潮自至正壬辰。下嶺海寇起。與山峒徭僚相扇攻破潮揭二縣。人民依險防守自保。豪强各據其縣十有餘年。後有江西福建兩陳氏攻

敚不一。丁未冬大兵下七閩。潮之守土者徃泉州。迎大兵納欵。洪武元年三月。

朝廷始調兵守禦潮民得以安其生矣。三陽圖志元平漸州始末。 至元十三年丙子。宋德祐元年也。宋知州葉侯得驛報大兵已下臨安府。又聞江

西湖南皆降。時元帥易正大統兵來潮。葉侯驚懼。以印授通判柴某自逃去。宋主益王廣王船泊廣之崖山。在廣州新會縣八十里。遣安撫使方興

來潮慰諭。易正大兵走梅州。四郊多壘。郡人馬發為摧鋒寨正將。與權州黎季逺不睦。黎退去。發乃推州人稱為安撫使。十四年丁丑。正月十七夜。

安撫發大設宴。俄而省鎮撫忽魯渾統兵到潮陽縣。先驅一人。乙夜入城諭降。十八夜發率兵遁去于州後鷄籠潭。大兵驅至。與之接戰。未幾。大兵

不利棄去。十五年戊寅。正月二十七日。唆都蒙古歹又統大兵。并郡豪陳五虎兄弟陳懿等圍城。馬發勒兵閉守城中。軍民乘城詬駡大兵。不勝其

忿。至二月二十九日。守南門巡檢黄虎子繫書矢上射出與陳五虎等通謀約潜開城門。納大兵。已而黄虎子從城東偏縋出城。門不守。大兵鼓噪

突入城遂陷。焚民室廬。火熖亘天。城中居民無噍類。已而黄虎子亦為陳五虎所屠。馬發遂收殘卒百餘人入子城拒守。勢窮力殫。至三月初一日。

其妻妾皆縊死。發亦自鴆子城尋亦破矣。大兵北歸。乃遣陳五虎兄弟權知州事。五月漳寇陳吊眼復來潮。民殺掠殆盡。與陳五虎兄弟交戰。不日

敗去。十一月。行省參政李恒。江東宣慰。使張弘範。督師南征至潮陽縣之和平村。獲宋左相文天祥不屈執之以歸。自是數年干戈搶攘。生靈魚肉。

惟陳五虎家。迨令貴富。蓋有功於元者也。至元二十一年甲申。樞宻副。使月的迷失來潮。分揀散兵歸農。時丁侯聚來守此邦。遺黎自此始睹天日。

比年以來。皇風清夷。恩波洋溢。嶺海之間。如在輦下矣。風俗形勝

圖經志潮之分域。隷于廣。實古閩越地。其言語嗜欲與閩之下四州頗類。廣惠梅循操土音以與語。則大半不能譯。惟惠之海豐於潮為近。語音不

殊。至潮梅之間。其聲習俗。又與梅陽之人等州人之知書者。或以為自文公始。雖然趙德潮人也。人不知學。奚而有德。德蓋其知名公請置鄉校牒。

亦曰進士明經。百十年間不聞有貢于王庭者。則非𡨋然不知學也。公之意。豈亦勉邦人為進取計。有若閩之舉進士。自歐陽詹如之意耶。至别趙

子詩則曰。海中諸山中。幽子頗不無。蓋德之學行見於韓集一叙。其隱居求志。不屑於宜春之行。則其當時同門合志。若德之輩行者。不無人也。自

是以後。業儒者益衆。太平興國間。始有聯名桂籍者出。故陳文惠公送潮陽李孜主簿詩。潮陽山水東南奇。魚鹽城郭民熈熈。當時為撰玄聖碑。而

今風俗鄒魯為。蘇文忠公作昌黎廟碑云。潮之人士皆篤於文行。延及齊民。至于今號稱。易治。州之士風其槩如是。郡縣志唐皇甫湜撰韓文公神

道碑云。貶潮州刺史。洞究海俗海夷。陶然掠賣之口計庸免之未相直。輙與錢贖。還著之赦今。 蘇軾作潮州韓文公廟碑云。始潮之人未知學。

公命進士趙德為之師。三陽志郡以東。其地曰白瓷窑。曰水南。去城不五七里。乃外操一音。俗謂之不老。或曰韓公出刺之時。以正音為郡人誨。一

失其眞。遂不復變。市井間六七十載以前。猶有操是音者。今不聞矣。惟白瓷窑水南之人相習。猶故吁文公能一潮陽之人於詩書之習。獨不能語

音變哉。是未可知者。至别趙子詩固曰。海中諸山中。幽子頗不無。相期風濤觀。已乆不可渝。則當時若德之輩行。而不以姓名顯者。不無人也。以德

而不屑於冝春之行。韓集一序。且與文公相表裏。則德之輩行之人有未易窺者。向所謂業成貢于王庭者。豈至是而後有見哉。 州之舊俗。婦女

徃來城市者。皆好高䯻與中州異。或以為椎結之遺風。嘉定間。曾侯噩下令諭之。舊俗為之一變。今無復有蠻妝者矣。故曾侯元夕嘗有詩云。居民

不誶燈前語。游女新成月下妝。蓋紀實也。三陽圖志。其弊俗未淳。與中州稍異者。婦女敞衣。蓋多遊街陌。子父多或另居。男女多混淆宴集。婚姻

或不待媒妁。是蓋教化未洽也。為政者。可不思所以救之哉。元一統志初入五嶺。首稱一潮土俗熈熈。有廣南閩嶠之語。人文彧彧。繇韓公趙德而

來。稻再熟而蠶五收。鳳翔集而鰐逺徙。掃除青草黄茅之瘴靄。仿髴十洲三島之僊瀛。余崇龜文集云。 潮陽舊俗。蠻鳺居多。自韓文公守潮。命趙

德為師。人始知學。王大寳以諫坡風采動朝端。士負氣節。孝宗嘗問大寳潮風俗如何。大寳對曰。地瘦㘽松柏。家貧子讀書。習尚至今。然潮陽志云

城號鳳栖。俗傳鰐徒。余崇龜文海氣昏昏水拍天。韓文公詩。州南數十里。有海無天地。颶風有作。掀箕眞差事。文公詩。州之南境。漲海連天。毒霧瘴

氣。日夕多作。韓文公潮州謝表。閩南西越之界。韓文公所作少府胡公碑。輿地紀勝能一潮人於詩書之習州人知書。自文公始。潮陽圖經。稻得再

熟。蠶亦五收。寰宇記。大海在其南。韓退之鰐魚文。潮之州云云。鰐魚稻蠏。不暴天物。皇甫持正集。韓文公神道碑。公為州刺史。洞獠海夷。陶然邊生。

云云州之南境。漲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退之潮州表。臣所領州在廣府極東界。濤瀧壯猛。颶風鰐魚。患禍不測。云云閩南兩越之界。韓文少

府監胡公墓碑。東越王餘善至揭陽。漢書。東越王餘善請以卒八千人撃南越。王揭陽以風波為解。即此也。一潮州耳。或曰。金城者。以是山舊屬于

金氏。曰鳳水者。以鳳凰山一水緣溪而出。曰鰐渚者。以韓公驅鰐之舊。曰揭陽者。蓋有於古之舊縣。曰潮陽。蓋有取於今之郡名。圖經序。方輿勝

覧在廣府極東。韓愈潮州謝表。臣所領州。云云界上去廣府雖云才二千里。然來徃動皆經月。過海口。下惡水。濤瀧壯猛。難計程期。颶風鰐魚。患禍

不測。州南近界漲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臣少多病。年方五十。髮白豳落。理不乆長。居瘴癘之地。蓋與魑魅鄰。苟非陛下哀而隣之。誰肯為臣

言者。氣候

圖經志。長孫無忌作隋志云。嶺南二十餘郡。大率土地下濕。多瘴癘。韓公謝表亦云。毒霧瘴氛。日夕發作。蓋因地卑土薄。陰陽之氣偏。一歲之間。暑

熱過半。晝燠夜寒。晴燠雨寒。晨夕霧昏。春夏雨淫。潮之氣候。大抵然也。然今此州民物繁夥。風氣頓殊。至今或有霜霰。非曩日比矣。至若寒暄不時。

嗜欲無節。則在在皆瘴。又在調護何如耳。陳文惠公寄題漳浦縣詩云。漳浦從來瘴霧深。潮陽南去更難禁。當持三載曾無事。不放閑愁入寸心。此

眞禦瘴方也。城池

圖經志城池。教場附橋附。州舊有子城。以金山為固。州之外城以土為之。歲乆頽圯。紹定間。王侯元應。因舊綦築之。外砌以石。自三陽門之南西北

環抱接于金山之背。計九百五十一丈。東西南北鬬七門以通徃來。元兵至潮。平城以後。不復興築。大德間。郡守帖里太中。復修東畔濱溪之城。謂

之堤城。以禦暴漲洪流之患。民以為便。至正壬辰。因山海寇盗生發。廣東帥府照磨彭本立總戎始興工修築。潮民得堡障。

聖朝平領南。洪武元年冬。指揮俞輔統兵來潮。越四年。因舊基而興。内外皆砌以石。高厚堅緻。各門外築瓮城。皆屋其上為門七。東門。上水門。竹木

門。下水門。南門西門北門。十年。指揮曹貴扁南門曰鎮南。北門曰望京。斯剏西門曰安實。餘皆仍舊城濠環繞。自南門至金山後。三陽志城郭。州之

子城。依金山為固。前俛而後仰。由南而北。繞以壕。東則溪也。方剏置之始。土工不堅。未期悉圯。宋皇祐間儂智高。自邕攻廣韶。嶺外全壁以持。至和

改元之九月。鄭侯仲始至。不二月與喬鍤。自農務外八閲月而就。紹興初。黎寇掩至城下。攻具百出。屹然不為之動。九避寇于内者賴以免。其外郛故

以土為之乆且夷。紹興九年間。徐侯渥欲接溪流帶湖山。去天慶觀數百步為之基。築具畢備。力可為。繼因議論不協。於是輟其役。迨十有四年。

李侯廣文乃移以自近。址循壕流故基為之。四厢居民。各築其地。纔及丈餘。甃石且半。會督役者故出入其基。訟者紛然。李侯怒而罷。故址今悉為

民居。遇有少警。遂皇皇然無寄足之所。雖有子城。無地可容。因州之闕典已。子城外帶郭而家者。西南北各五里。東以江水隔民居纔二里。直州而

前為街三堤一。巷陌貫通。所闕者外郛耳。餘見于圖。 州子城門三東西南。東門今廢。子城四圍凡六十步。高二丈有五尺。面廣一丈。基倍之。 壕

西七丈五寸。自城下轉西而南。繞郭之外。延袤一千二百餘丈。 三陽門郭之南門。結樓其上。舊曰揭陽門。存古也。常公㭏始創。林公㟽增崇舊

基而新之。更其扁。蓋取三邑。皆以陽名。 外城舊基。周圍一千一百七十丈。石城僅存者。九十有四丈。土基半存者。六百六十有六丈。為民居所侵。

無復遺址者。四百一十丈。今所侵不止。是淳熈間。提刑司行下。委官打量外城總計一千五百三十丈。與舊城丈數異。今兩存之。 右按外城自李

公廣文輟役後。故基日就侵削。郡有築城之請屢矣。殆成文具。淳熈間。沈寇迫境。城市之民避。於子城。什不容三二。壕流自子城外西澌入于湖。湖

未流又入于濠。慶元間。有惑於陰陽者。謂濠流而西。不利于郡。鑿堤為二閘。間取諸郭門之石以甃之。决濠流東入于溪。地勢東仰。西流如故。後溪

洪暴漲。反導水潰堤。沈公杞率居民負。土石以塞之。僅免水患。濠復故流。然民居乆侵官壕。填塞過半。開禧改元。趙公師㞧正濠之界。稍加䟽關。濠流

僅通。然築外郛浚故濠。當復有為長逺慮者。 州之外城。右有舊基。歲乆頽圯。外無扞蔽。居民每以為慮。紹定間。屬有梅楊陳寇之擎。王侯元應

從邦人請。迺分委州縣曹掾。及富民有村幹者。董以判官俞林因舊基築之。外甃以石。時志於速成。客土未實。亡何壞者過半。許侯應龍復築之。迺

稍堅緻。自三陽之南。西北環抱接于金山之背。計九百五十一丈。由北距女墻高一丈五尺。西北闢五門以通徃來。正西曰貢英。西北曰湖平。正北

曰鳳嘯。對岳祠曰和福。與南三陽而六。由是居民恃以無恐。端平初。葉侯觀復檄厢官巡視。即兩所壞處為之修補。然城之内面。未及累甃。當有繼

而成之者。 州治之東。溪界于左循梅。舟筏順流而東。直至子城下。扞禦之備。視三方尤為要害。此方空闕。南西北雖有城。與無城同。端平初。葉侯

觀下車未幾。首慮及此。慨然有興築之意。然工役繁浩。所費不貲。捐公帑之外。迺喻諸座户。俾佐其費。人樂輸之。遂東自新城門。沿溪傍岸。築砌以

石。至于三陽門之南。首尾與舊城聯屬。計五百五十丈。高二丈。雉堞與焉。仍結四門以通水陸徃來之道。於是城郭固宻。民居其間。始有安枕之樂

矣。是役也。判官趙汝竬縣丞趙必魁實監督之。然始創亟於圖成。多因居民水閣舊北。未免凹斜屈曲。端平丁酉。劉侯用行重新整砌。雉縣壁立。不

復如前日之縈迂矣。 州之外城。及沿溪一帶城壁。歲乆粉堞摧剥。譙門𣣱傾。淳祐丙午。陳侯圭僦工葺理。環雉堞四千餘而一新之。城樓之頽圯

者。若登灜。若三陽。若貢英。若和福。若湖平。若鳳嘯。一一更創。以至城北隅之新路。三陽門東西之二東衢。舊雖有門而樓櫓闕然。今皆鼎建。扁其東

曰開泰。西曰通利。北曰崇恩。周環相望。規模視昔尤勝。城之旁草木屏翳。至是分隷營寨。兵卒悉剗鋤之。保障為之屹然。是役也。縻金錢二千四百

餘貫。三陽圖志元混一天下。至元戊寅。大兵破潮。迨至甲申。樞宻使月的迷失散軍平城以後。不復興築。大德間。郡守太中帖里中覆上司。復修東

畔濱溪之城。謂之堤城。以禦暴漲洪流之患。民以為便焉。教場

圖經志教場在城南門外西南。三陽志小教場在子城外之西偏。 大教場在舊熈春園之側。舊教場高頽陋。四面空曠。春秋大閲。兵民喧雜。今修

亭宇。築外垣。嚴門制。軍律嚴整。自趙公師屴始。摧鋒軍教場在寨門之外。

營寨三陽志州兵有四。曰禁兵。曰厢兵。曰鋪兵。曰土兵。禁兵四營。總而曰澄海。

内有第六第七第十九第二十五指揮之别。今千有二百人。厢兵之名有四。曰清化。曰牢城。曰城面。曰作院。各為一營。計三百八十有四人。鋪兵無

别營。隨地散處。止百五十有三人。土兵之名有五。曰同巡。曰潮梅。曰小江。曰赤砂。曰鼓樓岡。分為五營。計五百人。總而言之。二千一百三十有七人。

州所以自備者蓋如此。惟摧鋒一軍。自四十年以前。蓋未之有。紹興初黎寇掩至城下。是時承平日乆。兵不素練。莫敢誰何。所幸土豪率民兵曰召

募者相與守禦。閏月迺却。黎寇既滅。它寇猬起。布滿山谷。為害益淫。潮梅循惠實均之。朝廷始命四統制兵曰申。曰趙。曰單。曰韓者。控扼要害。蕩滌

無餘。且慮後患之叵測也。乃留韓侯京一軍駐于循陽。鄰郡各分若干人以備不虞。遇有警急。參錯為用。前此者州有千二百人。繼復起發。僅存七

百人。自後分戍不常。或五百。或三百。或止二百。迄無定數。統以一將。或二將。蓋精兵已韓之後。張侯寧繼之。猶治于循張既罷。上命統制一員總于

韶餘州悉聽其節制。本州於屯駐人外。在循州諸軍。且給其餉。既無慮於山寇已。乾道三年間。海寇暴作。剽略民居。漫不可迹。太守傅公自修既檄

諭以利害。舊知光州熊飛者。時為鼓樓岡巡檢。傅公命飛躬徃開譬賊留飛為質。遣偏禆五七人先詣公庭。受傅公所以約束者。閲數日。黨類八十

人悉投戈棄舟。徒手而造郡治下。其故為農商者。公令復業。百不問。有逃卒之無歸者。請于朝得㫖。創水軍一寨以收其衆。且撫且招。今百七十有

六人。莅以統轄一員。本路帥司是隷海道。有警固可倚為用。而平居無事。尤賴控制之有術焉。 澄海第六指揮元額管四百人。 澄海第七指揮

元額管四百人。 澄海第十九指揮元額等四百人。 澄海第二十五指揮元額管四百人。 清化指揮元額管一百八十人。牢城指揮元額管

一百二十人。 作院指揮元額管五十八人。城面指揮元額管三十六人。右禁兵厢兵七營。内城面作院為一營。 三陽圖志淳熈丙午。陳俊

圭重創。在城西之威武坊。南北布列。兵共二千餘人。省鋪指揮。後與清化營接巡轄司在其側。今遺址已為民居。軍額元管一百五十三人。 潮梅

巡檢司。在光孝寺之側。近歸湯田元寨。軍額元管一百人。 同巡檢司。在金山之陰元寨在潭口。軍額元管一百人。 小江場巡檢寨。去城五十

里。軍額元管一百人。 赤砂巡檢塞取潮陽縣十里。軍額元管一百人。皷樓岡巡檢寨。在揭陽縣之側。近歸赤闞新寨軍。額元管一百二十人。

摧鋒寨。在州郭之北。軍額見管一百丹一人。 水軍寨。駐箚於潮州揭陽之寧福院側。軍額元管二百人。 海陽縣弓手額管五十人。 潮陽縣弓

手額管五十人。 揭陽縣弓手額管五十人。 郡國養兵以衛民。若毋存虛籍。毋給他役。訓練有素。緩急可倚為用。自林公㟽整造戎器。每遇雙目

親引厢禁兵閲習之。後趙公師㞧益加教閲。具有常程。武備少修。繼是者常令精練。隨闞隨補。庶不虛耗養兵之費。三陽志以上管寨軍額今廢。唯

黄岡寨存。本州禁軍。自春秋大閲之外。散在諸㕔。分局執役。每遇日教。視為文具。寳慶丁亥。孫侯叔謹始至。謂郡將於尺籍伍符。寄委不輕。倡率當

自州家始應窠座占名禁旅如宅庫虞兵之屬。盡令赴教。戎裝一色旗甲精明。又招刺驍勇之卒。令為一隊。教以撃刺長技。號賬前親兵。軍容為之

改觀。農隙點集四隅民兵。部曲整肅。紀律嚴明。不擾而辦。水軍寨。舊駐箚於揭陽之寧福院側。嘉定間。曾侯噩上便民五事。乞移於鮀浦場。以扼

海道之衝。然水軍填補。多刑餘之人。面已涅矣。無復顧惜。向寨鄰於縣。猶有所憚。及遷鮀浦。旁若無人。主將專恣容縱出海。弊端百出。將以防遏反

為民害。權軍吕興稔惡有違紀律。孫侯白于帥斥逐之。見議申請復舊。州之厢禁軍。摧鋒軍。各有營寨。歲乆頽圮。淳祐丙午。陳侯圭撥錢鼎創諸

營外門。凡七牢城清化作院。及四澄海指揮是也。更造營之神堂。凢二第二第七指揮是也。軍房葵屋百間。易以瓦屋。為巷者四摧鋒寨是也。以至

清化之厢房牢城摧鋒之土牢。所以處罪隷者。一皆撤舊而新。自是營壘嚴肅。而兵卒無踰關犯夜之虞。牢栅周緻。而囚徒無燥濕疫癘之患矣。

黄岡寨。前此未有。曩因汀贛梅寇張思明卜益。衝突饒源北溪湖潦等處。居民被害。淳祐壬寅。劉侯克遜請于朝。欲置寨屯兵其地。仍拘没勢户所

占民田以贍軍。癸卯間。鄭侯良臣准朝㫖相度地勢。移就黄岡。創立城寨以同巡黄董其役。委理掾趙時昂括所占田七百一十五石一斗半。歲收

租三千四十九貫七百八十七。官省以給養兵之費。李侯遇繼之。增益軍房。城砌以石。畢事於淳祐乙巳之夏。屯兵以百人為額。新招軍伍拾名。外

伍拾名撥鮀浦水軍寨正額兵更番駐箚。兵卒月糧一石五斗。舊例和糴三分之一。陳侯圭憫其勞瘁盡數給之。一飽之餘。然後繩以紀律。寨門昔

瞰道旁易而内向。時其出入。不復貽害於民。三陽圖志元革命制度一新。鎮守一路。設萬户府。及鎮撫千户百户以統兵。有事則戰。無事則守。二年

一遷調。蓋防其乆。則與寇馴熟也。然此邦荒逺。去大都萬里。軍官得人。則民間無搔擾之憂。不得人。則民被其害。如守城門。則徃來負販者受禍。巡

哨則鄉村閭井被苦。守橋則船筏上下者有礙。軍之衣食既出於民。民之防衛必賴於軍。其可以衛民者而殘民乎。在上者。盍思所以懲之也。 萬

户府。千户。鎮撫百户衙。皆在子城之西軍營列布焉。 軍額。 府牢弓手。潮陽縣弓手六十名。 海陽縣弓手六十名。揭陽縣弓手六十名。

録事司弓手十名。 各處巡檢司弓手三十名。橋道

三陽志由東以入廣者。至潮有一江之阻。沙平水落。一葦可航。雨積江漲。則波急而岸逺。老於操舟者且自恐。閲一日不能四五濟。來徃者兩病之。

由潮而南。百三四十里間。聚沙彌望。四無人居。路入平峬。無寸陰可以少憩。凡道干潮惠間。以胃暑得疾者且半。加之驛傳無人。器皿不備。惟監司

貴客至縣。乃檄里保辦之。它客不恤也。紹興二十九年間。參政林公宅將將漕入境。詢由廣之路。有司告曰。南自惠徃。而西北由循梅達。道里荒澀。

二路則同。林公乃進州之三邑長若尉而前之。諭以椬木治道傳新舍。且情語之以無為里保擾。凢居民去官道而逺者。說令徒家驛傍。具膳飲以

利行者。且自利官司。百役悉蠲之。由潮而徃。過客已無曩日之憂已。惟輿梁之舉。未有慨然作意者。乾道七年。太守曹公汪乃造舟為梁。八十有六

雙。以接江之東西岸。且峙石洲于中。以繩其勢。根其址。凡三越月而就。名曰康濟橋。議者謂橋或可成。未有若是之神且速者。越三年舟以雨壞。太

守常公所以處此者。與曾公一槩出帑餘為居民唱。乃命以捐其制以便操習。其舟數侈於前者十三。役畢餘力猶裕。遂創傑閣于西岸。以鎮江

流。名曰仰韓。以韓文公遺跡。實與是閣對也。東顧則閩嶺横陳。西望則浰江直瀉。南連滄海。瀰漫而莫睹津渥。北想中原。慷慨而益增懷抱。勢壓滕

王閣。雄吞庾亮樓。檐牙共斗柄爭衡。砌玉與地軸接軫。樹木張四時之錦。屋廬環萬叠之鱗。溪流滉漾以連空。山色囬環而入塺。登高寓目。足以豁

竊客之悉。對景賦詩。庶幾動騒人之興。固一方之壯觀已。董是役者。軍事推官曹耑。淳熈己亥。未公汪建登瀛門左掖三。己亥。堂右掖南門奇觀

門之舊址。即仰韓閣也。閣以火易為門。增石洲二。與舊為三。築亭其上。東曰水壺。西曰玉鑒。中曰小蓬萊。庚子。攝郡王公正功復增一洲。距西岸

數步。上跨巨木。下通船筏至是始無衝突浮梁之虞。 己酉。丁公允無修淳梁。自西岸增四洲為八。亘以堅木。覆以華屋。曰丁侯橋。紹興甲寅。沈公

宗禹蟠石東岸。結亭於前。扁曰蓋秀。與登瀛門對峙。 慶元丙辰。陳公宏观益東岸之洲二。結架如丁侯橋。而增廣之曰濟川橋。更挹秀曰濟川亭。

以止過客。亭之後曰見恩庵。 戊午。林公㟳衍濟川橋而袤之。增以四洲。雄過於西橋。又漳潮界上道路磽确。捐金砌石以便徃來。 嘉泰癸亥

冬。濟川橋火為亭若庵。一夕俱燼。趙侯師㞧亟與焉倅承規增崇石洲故址。屋覆其上。磚甃其下。面橋為亭。名悉仍舊。大書題扁。侍郎陳公讜筆也。

 開禧丙寅。林侯會接濟川橋之西。增築石洲者五。修其舊者一。亦屋覆而磚甃之。扁曰小蓬萊。因朱侯命名之舊。 紹定戊子。孫侯叔謹復接丁

侯橋之東。增築二石洲。三陽國志後屢經溪洪風颶之餘。亭屋俱弊。熇平初。葉侯觀偕式車趙公善始命判官趙汝智工。悉而新之。中扁玉

鑑。與小蓬萊對。仍闕二亭。西北曰躍。為祝聖故生之所。面南曰动簪。為禮賢賓餞之所。邦人即登瀛州之左。為堂繪二公而祠之。初運判曾公垂

守沈公。廪嘗始金俶。謀築其一而未就。侯乃克成之。淳祐丙午。陳侯圭修橋及舫。 太平橋。 在州治之前。 去思橋。 在子城之西。壬戌歲。趙侯

謐。始作石橋立是名。浮橋。舊以鐵纜。紹定梅寇衝突。倉卒銷纜。為兵置以易之藤。隨成輙壞開慶己未。林侯光世造新舟十四。鐵纜七十丈。從旁翼

而賞之。遂可永乆。 西門橋。 北門橋。 新路橋。 湖頭橋新溪橋。。南壕橋。  瓮門橋。除西門南壕外。白築外城後。皆易以板。新溪今廢。已上

七石橋係在城。 州城東抵大溪。溪舊有橋。橋之西扁曰丁侯。東抵中石州橋之東。扁曰濟川。西直小蓬萊。自乾道以來。且築且增。有毁有復。東西

為屋。共四十間。中流聯絡以二十四舟濟之。時其操縱興波上下。壬戌。颶風之危。舟與亭屋俄頃而盡。游侯義肅捐已俸合衆力一新之。址之欹者

改築。材之蠹者更新。橋成極其壯觀林直院希逸記之。咸淳丁卯。殿講牟鄉濚增修所未備。且補舟楫之闕行者。無履險之憂。三陽國志至元戊寅。

此橋厄於兵火。大德二年。監郡太中帖里修造橋亭。尋復為洪流所壞。大德十年。郡守少中常侯元德復碑。。洲高三尺餘。重修梁亭自稍固。泰定

三年。判官賞住易以石版。僅成四間。創新補舊。亭屋俱備。忽一夜第一間石版自折。天曆己巳。五月三日。邦人觀競渡。第二間又折一石版。溺死

者三十餘人。至順壬申又折一石版。溺死者三人。本路同知朝列大夫某惻然捐俸。鳩合衆力。重跨木梁。添創亭屋。徃來者遂無戰競之恐矣。其餘

小可橋梁津渡附列于左葉侯橋。三陽南門外城壕舊石橋也。為通衢徃來之衝。慶元初。陳侯宏規誤聽陰陽家者說。鑿壕東達于溪。未幾。溪洪暴

漲。西衝于壕。橋遂以壞。沈侯杞既築塞故堤迺為之更創。扁曰沈侯橋。立石其旁。然舊堤既鑿之後。雖復填塞。竟未全固。加以城築之役。就便取土。

隄益以薄。端平乙未秋。因巨漲奔突。潰堤入壕。橋復壞焉。葉侯觀躬親相視。既檄海陽宰常俊孫董役監。故堤。復度工籌費。捐鏹為倡。命寓公

黄夢鍚。趙汝睿。户掾趙必偲。提督更造橋成。邦人德之。遂榜今名。刻石以于不朽。三陽國志泰定丁卯。判官買住再加修築創亭其上。揭舊榜曰見

思。教授何民先為記。東路石橋道。 潮自古瀛。抵分水嶺以達漳州。乃南北徃來之要衝。蹊道磽确流斷絶。舊橋砌以石者。僅秋溪一。思古亭一。後

增十有餘所。大率規模苟就。閲歷未幾。頽仆繼之。其路又多泥淖。間或築砌。第累小石。纔遇淫潦。行者涉者病焉。淳祐丙午。陳侯圭捐金市石。依

私直僦工石而橋者一十三所。砌而路者三百餘丈。愷憧徃來。無復畏涂病涉之患。邦人余震為之記。橋今列于左。 思古亭橋。思古三里橋。

黄金塘橋。 平橋橋。 鹿景橋。 小江庵橋。 林姜庵橋。 陳塘橋。 水磨頭橋。 百丈峬橋。 黄崗五里橋。 竹林徑内大橋。 竹林第二橋。三

陽志州治自太平橋。直抵三陽門。橋之四維。舊有四塔。外䟽兩渠。中為官街。歲月浸乆。塔之僅俘者二。居民遂侵官地以廣其廬。溝藏於堂坳之中。

通衢湫隘。累政因循而莫革者。百有餘年。淳祐丙午。陳侯圭欲復舊觀。明示榜文。諭以四塞。謂市肆挨拶。易啓紛爭。突煙衢越易至陳漏。兩潦時至。

易生浸淫。溝道不通。易生疾癘。意㫖一孚。民懷而信。不旬浹間。而官街盡復。於是捐公帑益已俸。以時價市石。以私直僦工。撒舊砌新。自太平橋至

三陽門。長五百單五丈八尺。東抵西闊二丈四尺。官溝在外街之兩傍。石刻丈尺為志。砥道軒豁。有中州之氣象焉。邦人紀善甫為之記。立石于宣

詔亭之左。三陽圖志丙子。兵火街路無恙。而石與亭無存矣。壇場

圖經志社稷壇。 本府在城西門外。海陽縣附。三陽志社稷。雷風雨師附。社稷之壝凡建邦國。皆首立焉。按舊圖志但云錯居廣法净樂二寺之後。

僅附見為城郭門。非所以尊社稷也。今表而出之。 州社稷壇。在南厢三陽門外之西。其壇各方二丈五尺。高三尺。四出陛三等。四門同一壝。 海

陽縣社稷壇。在城南舊韓廟之後。春秋社日。祭社稷。社以后土勾龍氏。稷以后稷氏配。牲用羊一。豕一。黑幣二。准令州縣長官到任。親謁社稷。

點檢壇壝若春秋祈報。非有故不得差官。郡邑通祀。以社稷為重。風雷雨師次之。其為農祈榖則一也。郡之社稷壇。實處城南厢三陽門外之西。而

風雷雨師壇。舊各在郡一方。壇惟凸土。門壇闕然。當其祀時。霡泥泥淖。則寓于浮圖氏之舍。李侯遇始合其壇而三立之。風師置在社壇之東。雷師

雨師在稷壇之西。二壇同一壝。方位制度為如令甲。淳祐乙巳。林侯壽公捐金增加修飾。壇叠以石。徑砌以甓。有堂中峙。有垣環列其外。門扁曰州

祀壇。以示崇祀報本之意云。三陽圖志本路舊社壇。在南厢三陽門外之西。大德六年。肅政廉訪司。備奉御史臺。承奉中書省札付。欽奉聖㫖内一

欵。嶽鎮海瀆。名山大川。風師雨師雷師。當祀之日。須以本處正官。齋潔行事。有廢不奉祀。不敬者。從本道肅政廉訪司糾彈。欽此。大德八年。總管府

奉上司行下。照得至元八年。欽奉聖㫖内一件。該自古春秋二仲戊日。祭社稷於西南郊。立春後丑日。祭風師於東南郊。立夏申日。祭雨師雷師於

西南郊。欽此。當年立社稷壇於舊地。立風雷師壇於東。雨師壇於西。圖經志風雲雷雨山川壇。本府在城南門外之南。三陽志風師壇。在西潮明

貺廟之右。雷雨師壇。在北廟摧鋒寨之左。三壇各一丈五尺。高二尺五寸。四出陛三等。四門同一壝。此宋壇壝之制也。圖經志無祀鬼神壇。 本府

在城北門外。海陽縣附。户口

圖經志户口。洪武十年分終數。本府海陽等四縣。計六萬九十七户。二十一萬四千四百單四口。永樂元年人户八萬六百九十一户。人丁男婦二

十八萬四千四百五十七口。郡縣志唐開元户一千八百。宋朝户七萬四千六百八十二。 寰宇記宋朝户主客都共五千八百三十一。 九域

志主五萬六千九百一十二。客一萬七千七百七十。輿地要覧七萬五千九百單二户。三陽志生齒之數。蓋視時以為多寡。創郡之初。為户一

千一百九十。口五千五百二十。其時屬縣有五等而言之。是一縣僅有二百四十户。當時民物固可知已。隋之去𣈆。止二百載間。乃有二千六百有

六户。較之徃昔。幾於倍數。唐杜佑作通典。載湖陽郡户有一萬三百二十四。口五萬一千六百七十四。韓愈請置鄉校謀亦曰。此州户有萬余。迨歐

陽脩作唐嘗志乃云。户有四千四百二十。口二萬六千七百四十五。且損於杜佑朝愈之所紀何哉。宋朝開寳初。有户三萬餘。迨元豐間。九域志成

主客户計七萬四千六百八十二。比於唐時七陪其數。比歲以來。総稅客户與蛋户言之。以户計者。一十三萬五千九百九十八。以口計者。一十四

萬五千七百三十二。較之於古。不啻百陪。自今已徃。不其愈盛哉。 本州三縣主客户。總一十一萬六千七百四十三户。總一十四萬七千五百七

十口。 三陽圖志元滅宋平潮以前亂離瘼矣。數萬生靈。或㦬鋒鏑。或被驅掠。或死於盗賊。或轉徙他方。至元二十七年。朝廷籍江南户口。方見

其數。比年以來。民稍生聚。户口日蕃矣。 本路三縣一司。民户總七萬七十户。 南人六萬八千七百七十三户。 北人一百五十四户。 録事司

總三千三百五十八户。田賦

圖經志田糧洪武十年分終數。本府海陽等四縣。官民僧道學院。没官等頃田地。一萬一千七百三十二頃。四十六畆六分二釐。二毫一絲五忽五

微八塵。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六萬五千四百八十三石。一斗六升四合八抄九撮五粟七微八塵六埃。官田地六十三頃。六十一畆三分

六釐三毫一絲六忽七微。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二千八百六十一石。三斗二升三合一勺。四抄八撮三圭四粟五微。民竈田一萬一千二

百五十九頃。四十三畆一釐七毫一絲二忽六微四塵七埃。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五萬六千七百四十二石。三斗三升五合五勺。九抄一撮

二圭四粟一微三塵一埃。僧道田二百六十八頃。七十八畆七分六釐八毫六絲五忽。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一千二百六十八石。四升九

合七勺。五抄八撮七圭七粟五微。學院田一百一十三頃。三十四畆七分五釐。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三千一百四十三石。九斗一升二合

九抄二撮。没官田二十七頃。二十八畆七分二釐三毫二絲一忽二微三塵三埃。每畆科正米不等。計正耗米壹千四百六十七石。五斗四升三

合四勺。九抄八撮六圭九粟六微五塵五埃。夏稅洪武十年分終數。本府海陽等四縣。青黄麻麥立芝麻綿花藍靛等地二百九十五頃。二十七

畆八分一釐八毫七絲五微。青麻地一十三頃。三十三畆一分一釐一毫六絲九忽。每畆科麻一斤。計麻一千三百三十三斤。一兩七錢八分七

釐四毫。黄麻地一百四十四頃。二十畆二分三釐二毫一絲四忽。每畆科麻一斤。計麻一萬四千四百二十斤。三兩七錢一分四釐二毫四絲。

烏豆地四十三頃。六十五畆四分五釐二毫四絲一忽。每畆科正豆三升計正耗脚豆一百五十四石。一斗四升四合一勺。二抄四撮五圭九粟

七微一塵。小麥地四十一頃。五十七畆四分六釐八毫七絲六忽。每畆科正麥三升。計正耗脚麥一百四十六石。八斗二勺二抄一撮九圭一粟五

微六塵。綿花地三十四頃。三十六畆四分五釐七毫七絲五微。每畆科綿花八兩。計綿花一千七百一十八斤。三兩六錢六分一釐六毫四絲。

芝麻地一十六頃。五十四畆二分二釐七毫。每畆科正麻二升。計正耗脚麻三十八石。九斗四升五勺三撮五圭八粟。藍靛地一頃。六十畆八分

六釐九毫。每畆科靛青八兩。計靛青八十斤六兩九錢五分二釐。畦桑本府海陽等四縣。畦桑地五頃六畆三分五釐。每畆栽桑四十株。計桑二

萬二百五十四株。永樂元年。官民田地山塘二萬六千九百五頃。九十畆一分一釐四毫。夏稅小麥三千八百一十九石。八斗七升八合七勺

絲二十七斤。一十一兩七錢二分八釐。 蓝靛一斤五兩三錢六分。米六十九石。七斗七升四合二勺。秋糧米一十七萬七千三百八十五

石。一斗四升三合七勺。三陽圖志什一取民。古之制也。漢𣈆而下。立法不同。唐自租庸調法既壞之後。陌錢閣架之類。徃徃病民。下逮五代之季。賦

役無名。民愈告病。元一區宇以寬民力為第一義。凡前代無名之賦。一切蠲除。惟種田納地稅。買賣納商稅。商稅三十取一。魚鹽舶貨之征。隨土所

有。本州自歸附以來客户亦納丁米。每户二斗五升。今亦蠲免。為客户者何其幸歟此見聖朝賦役之輕。愛民之至。逺過於古矣本州三縣一司。

糧米總一萬三千四百四十一石。五升四合。 録事司。糧米七百五十五石。九斗八升二合二勺。 賦稅州之賦稅産户曰苗米。曰産錢。曰二科

役錢。曰七等鹽錢。白丁則折米丁錢而已。初丁米之敷於産户差重。黄公定减從今額。丁錢之重。公亦方議寬削。以召命還矣。鹽之舊賦輕甚。城市

鄕邑居民量行均買。未有抑配之擾。淳熈間。李提舉變二廣監筴。本州鹽課始增乃從主客丁巳科級。紹熈間。趙提舉復請賦鹽額。隨産高下。作七

等均敷園地屋基産僅一丈敷鹽與田産五十文者等。白丁免而小産下户益困。慶元四年太守林公㟽。於是撙節赢餘以代第七等之賦。沈公杞

趙公謐趙公師㞧相繼代輸。推此心以徃。凡可以寬民力者。次第施行矣。若場務之征。厥有常額。并列于左。 本州全年總催三縣産役丁鹽錢稅

米。 七處場務。 州稅務錢二萬一千五百八十六貫。六百九十九文省一潮陽稅務錢四千七百九十七貫。二百七千一文省。 揭陽稅務錢四

千三十八貫。七百八十四文省。嘉定癸酉。因邦人有請。黄侯自求列于朝得㫖省罷。蓋揭乃州之小邑。相距數十里間縣務與圃灣鎮鮀浦場聮屬。

縣務稅錢。天槩取辦於産户田租之食榖。自省罷後。邦人至今便之。時孫侯叔謹初尉邑實賛成其事。 圃灣鎮錢四千六百二十八貫。六百八十

七文省。 鮀浦場錢一千七百二十五貫。八百二十九文省。 小江場錢一千五百一十七貫。八百文省。 潭口場錢八百五十貫。五百六十二文

省。竹木場元係抽摘無定額。 本州白丁。乃無産業之民。輪充甲頭。責之催科。仍買錢鹽。間有逃亡。復勒代納。民甚苦之。物力之户。貧富隨時高

下。州縣凡有科需。只憑舊藉追撓趣辦。既非常賦。又非窠名。剝民尤慘。慶元間。林俟㟽復奏。朝廷悉與除罷。至今民受實惠。 白丁舊納錢幾一千

足。折米價直初科三千五百足。民甚病之。嘉泰間。大師廖公德明敷奏朝廷。納丁只用五百五十。折米只用二千八百。悉從所請。至今民以為便。

七等之賦。敷及貧民下户。每歲所納。殊以為艱。慶元間。林侯㟽始為代輸。嗣是一二政沿例而行。厥後無有繼之者。紹定已丑。孫侯叔謹撙節歲計

之赢。總一萬一千七百有餘緍。代納三縣第六等鹽役貧民下户均沐實惠。此皆仁人君子之用心也。 本州三縣催科。按舊例隨鄕。分居民充保

長以其熟識人烟聚落去處。迺易趣辦。在城小産元不曾差充。自海陽張宰輕變舊例。行之未幾。民被其害。瑞正初。士民列詞聞于邑宰。常君俊孫

隨照舊例。持與蠲免。繼聞于州。乞禁止縣胥以杜來者之紛更。復有照本縣已行之判。仍榜示通衢。揭為定式。是歲榖直五六十文。或者以為德政

之應云。黄夢鍚記之。見古瀛丙集。本州三縣諸保人户。白丁錢慶元以前。縣責之甲頭催納。自林侯等奏請除罷。只令户給由子。聽其自納。始者

縣吏散由。厥後以由寄保畏分俵。由付其手。則禍業其身矣。非獨責令代償。又且誅求不一。曰領輦。曰照顧。曰把限。曰比呈。曰監納。曰驅磨。曰對鈔。

曰申足。非錢無以行之。以保長之微産所陪納者凡幾丁。一經榖役。立致破蕩。淳祐二年。連帥方公太琮因民陳訴。牒州照奏請 指揮。聽民自納。

不許差保長催丁。累政遵行。至今民以為便焉。本縣城内四厢居民。舊有身丁錢。前此官吏只憑丁籍取辦。然市井小民。遷徙不常。無由追納其

間又有老病而不為銷去者。有物故而科及妻子者。公私交病焉。 淳祐癸卯。鄭侯良臣始編排在城白于計七千七百單三户。盡為銷豁。申聞于

朝。得㫖如章人給公據。子孫永勿科。父老刻石頌德。邦人藍震龍為之記。本州三縣。小産最為貧寠。畆地不出尋丈。歲入不過升斗。而輸為官者

二稅産米鹽役等錢縻費。與中户同。其間僻居山海。不能。造縣者。有鄕司攬户私領不納之弊。親來投納者。復有祠候徃返之費。既納之後。吏緣為

姦。對鈔銷簿。色色有錢。由是下民轉為貧民。陳侯圭軫念民瘼。盡刷三縣産數。自一文至五十文。小産計二萬六千八百五十餘户。節郡費捐己俸

為錢七千八百貫。官省代納以上。小户七年八年夏稅産錢遍榜給鈔。與民收照。二邑二萬餘户可以少紓。而無流離轉徒之憂。漕臺嘉其惠愛。板

榜本州。仍備牒風厲諸郡。以侯之德政為列城勸。 本州三縣。潮陽當孔道。舊例無丁鹽寬剩。揭邑有之。其數尤少。惟海陽歲解六千貫省。淳祐三

年。秘監李侯邁從縣申各免。稅課

圖經志酒醋雜課附。洪武十年分終數。本府稅課司局。歲辦商稅錢鈔廢銅等項。折計鈔二萬五千二百四十一貫。六百九十二文。 稅課司。歲辦

錢鈔廢銅等項折計鈔一萬七千五百六十三貫四百文。 本府海陽等四縣。歲辦酒醋等項課總計寳鈔二千三百四十九貫六百三十四文。

永樂元年。實徵各色課程鈔一萬九百四錠。三貫七百八十八文。商稅課鈔一萬二百二十三錠。三貫一百七十文。額辦課鈔一萬二百二十

二錠。三貫一百七十文。 增羡課鈔一錠。酒醋課鈔四百三錠。四貫五百二十文。茶課鈔一十二錠。四貫七百八文。窑冶課鈔一百錠。六百

八十四文。 房地賃鈔九十二錠。八百九十三文。比附魚課鈔七十一錠。四貫八百一十三文。 廢銅二百二十八斤。一十二兩。米七千六百

八十九石。四斗二升六合七勺三抄。茶課米三石。二斗一升四合五勺。魚課米七千六百八十六石。二年一升二合二勺三抄。本府稅課司。

實徵商稅課程鈔銅。 鈔四千一百九十一錠。二百二十文。 廢銅一百二十斤。鹽課鹽場附。本府地面鹽場凡三所。屬府東提舉司。總計額辦

鹽一萬四千三百三十三引。三百一十斤一十四兩。小江場。在揭陽縣鮀浦村。百夫長六員。額辦鹽九十六百九十五引。二百二十五斤一十四

兩。洪武九年。三分中權减一分。實辦二分。正耗鹽六千四百六十三引。二百八十五斤一十兩。 招收場。在潮陽縣沙浦圖。百夫長二員。額辦鹽二

千五百七十一引。八十五斤。洪武九年。三分中權减一分。實辦二分。正耗鹽一千七百一十四引。五十七斤五兩六錢。隆井場。在潮陽縣縣郭圖。

百夫長二員。額辦鹽二千六十七引。洪武九年。三分中權减一分。實辦二分。正耗鹽一千三百七十八引。三陽圖志天一生水。潤下作鹹。瀕海居民。

𤎅波出素而成鹽。蓋鹽為肴食之將也。用虞書鹽貢之法。行周官鹽人之職。設則其由來尚矣。然十一之稅。猶未及此。自齊以魚鹽富强。歷代因之。

以資國用。設官榷賣。遂以為常。潮之為郡。海瀕廣斥。俗富魚鹽。宋設鹽場凡三所。元因之。散工本鈔以𦔳亭户。立管勾職以督課程。鹽之為利。既可

以給民食。而又可以供國用矣。 小江場。歲辦鹽七千八百二十四引。招收場。歲辦歲二千八十六引。 隆井場。歲辦鹽一千六百八十六引。

本路三縣一司。歲散民鹽總八千四百八十六引。每引正鈔三錠。籮脚鈔一兩六錢四分。 總辦課鈔二萬五千七百三十六錠。一十七兩四錢。

録事司。歲散鹽四百二十八引。 課鈔一千二百九十八錠。一兩九錢二分。 汫州户計司歲散鹽八十引。 課鈔二百四十二錠。三十一兩二

分。 商酒課自龍斷罔市利而商征肇始。漢人榷酒酤而酒稅遂行。買賣者納商稅。沽釀者納酒稅。古今國用不可廢也。聖朝榷稅如舊而嘗加優

恤之意焉。 本路三縣一司。歲辦酒課鈔總二千二百二十二錠。一十八兩九分六釐六毫。 在城務歲辦課鈔六百五十七錠。單三兩五錢六分。

茶課。 自大禹别九州之産以作貢。而未嘗貢茶。下逮漢魏𣈆梁皆不及此。至李唐時。如趙贄滂王播王涯之徒。如創榷茶之制。宋朝又有榷務

交引三分三說之法。而茶之賦始繁矣。産茶之地出稅固宜。無茶之地何緣納稅。潮之為郡。無採茶之户。無販茶之商。其課鈔每責於辦監主首而

代納焉。有司者萬一知此。能不思所以革其弊乎。 本路三縣一司。歲辦茶課鈔一百八十九錠二十六兩二錢八分。 録事司。歲辦茶課鈔二十

一錠四十九兩七錢九分。土産

圖經志土産。凡有土則有産。特精粗多寡不同耳。本府之所産。如花果竹木之類。畧而不紀。其間所有藥物具載如左。 貫衆。 川山甲。 蜂蜜。

石决明。 蓬莪术。 甲香。 天茄。 胡芹。 凌霄花。 鬱金草。枸杞。 鰲甲。 蛇床子。 紫稍花。 澤蘭。 甘菊。 骨碎補。

天門冬。 蒼耳。 山藥。 木賊草。 何首烏。 淡竹。 烏藥。苦參。 香附子。 生地黄。 商陸。 續隨子。 山茨菰。 白扁豆。

旋伏花。 牽牛子。 天南星。 地骨皮。 蔓荆子。 夏枯草。 車前子。石菖蒲。 楮實子。 括蔞根。 金櫻子。 木饅頭。 橘皮乾。 海螵蛸。

史君子。 金毛狗脊。 木通。 郡縣志蕉布。 貢鮫魚皮。 貢寰宇記水馬。海桐皮。 千金釣藥煑海為鹽。 稻得再熟。 蠶亦五收。 五子樹。

郡國志云。潮陽五子樹。實如梨有五核。治金瘡及霍亂。三陽志州地居東南而暖。榖嘗再熟。其熟於夏五六月者曰早禾。冬十月曰晚禾。曰穩禾

類是。赤糙米。販而之他州曰金城米。若粳與秫即一熟。非膏腴地不可種。獨糙赤米為不擇。秋成之後為園。若田半植大小參逾歲而後熟。蓋亦於

一熟者種耳麥與菽豆。惟給他用。不雜以食。其本業蓋如此。若夫果實之生不能以數計。其可品者。若楊梅。若枇杷。以春熟。若荔枝。若蓮房以夏熟。

秋則龍目。冬則黄甘。雜於春夏間者。曰梅。曰李。於秋冬間者。曰梨。曰柿。歷四時而常有者。曰蕉。曰甘蔗。間見時有而不可以常者。曰波羅宻。昔無而

今有者。曰蒲萄。曰木瓜。以至竹之種類曰茧竹。曰單竹。可於屋宇用。曰慈竹。曰紫竹。可於庭館。植木之種類曰梓。曰桂。可以備器用。曰楠。曰樟。可以

架屋室。曰蘿。曰杉。曰梌。曰綿。可以閲千百載不壞。花不勝其異品也。其香與色俱者曰梅。曰蘭。曰茉莉。曰素馨。曰酴醾。曰木犀。曰鷹爪。曰含笑。曰勝

春。香不逮其色者曰海棠。曰山茶。曰穿心寳相。曰玉籠鬆。曰錦綉堆。曰玉屑。曰御帶。其他藥物之益於治病者。難於品第。姑雜志其略云。 仙茅。

鹿茸。 鹿角。 紫檀香。 海馬。 黄䗶。 紫金藤。 班猫。黄連。 半夏。 山藥。 草豆寇。 山羊角。 草麻子。 熊膽。

蓽撥。 大蒜。 菜茹。 芥。 蘆菔。 青藍。 茼蒿。莙蓬。 波棱。 萵苣。 苦薲。 芹蕹。 韭。 紫菜。

苦荀。 香葚。 石髮。 紫薑。 此特其常啖者。餘不能盡録。至於海錯。如鱟魚蚝山章舉頰柱。入韓公南食所咏。與夫車螯瓦屋河㹠魁

蝦香螺赤蟹之屬。皆味之美者。其他名類不一。難以悉載。元一統志鹽。小江場。在海陽縣蘇灣保。所轄龍眼砂栅。南澳東西二栅。大埕栅。大港栅。

二面埕栅。柘林栅。官富栅。白砂路石頭栅。黄岡前栅。又領揭陽縣蓮唐等處七栅。 隆井場。在潮陽縣東南五里。所轄古埕栅。平湖栅。石下栅。惠來

栅。神仙栅。招收場。在潮陽縣北二十里。所轄大栅。洋背栅。鷄岡栅。青嵐栅。上浦栅。 粳 糯 大 麥 麥 粟 豆 麻布 蓮 蔗 梅 桃

李 柿 橘柚 瓜 梨 茉莉 薔薇 素馨 葱 蟹 車螯牡礪 已上諸縣并出。 荔枝 有亭在郡治後金山。 魚 韓文公詩。

蒲魚尾如蛇。口眼不相營。地産鮫魚皮。 鱟魚。 諸縣有韓文公詩云。鱟實如惠文。骨眼相負行。 蛤 韓文公詞。即是蝦蟆同實浪異名。 蚝

韓文公詩。蚝相粘為山。百十各自生。 章舉馬甲柱韓文公詩。章舉馬甲柱。鬬以怪自呈。我來禦魑魅。自宜味南烹。

土貢三陽志土貢。綱運附。自𣈆義熈創郡以來。土貢不記。至唐乃有蕉鮫革。甲

香蚺。蛇膽。龜石井銀石水馬等物。本朝削去其餘。惟歲貢蕉布五疋。甲香一斤。鮫魚皮一張。近歲復罷其餘。惟蕉布仍舊。外有天申節進奉銀。大禮

年分銀。雖曰去其無用。增其有費者。然銀償錢。每歲半撥於轉運司。其不妄取於民蓋如此。前此州縣奉行失㫖。乃白科民户以足其數。既不支與

本錢。其交收縻費且半於正數。乾道六年間。守臣曾公汪一切罷去。止那融本州歲計錢徑行買發。三縣民户。莫知歲貢之有銀也。其它若鄂州大

軍助賞銀運司。雖歲撥本錢。若較諸市。直三之一爾。舊來科輸。蓋混於天申節銀數内。以産錢高下為兩數。曾公亦以官錢代輸。而大軍馬料榖歲

嘗輸之民者。一以是處之。繼承以來。若宋公敦書常公椲。一循其舊。不復民户擾。常公之初。復准運司行下。謂天申節銀。係臣子奉上之物。向所謂

價錢已不復給。常公固曰奉上之物。臣職當然也。既不復上司請。亦不復斯民費。歲貢猶故焉。聖節進奉銀二百兩。赴行在藏西庫交納。 大禮年

分進奉銀四百兩。赴行在左藏西庫交納。助賞銀。遞年起發三千二百一十八兩四錢二分四釐。赴鄂州大軍庫交納。上供全年起發銀二千九百

單四兩七錢五分。赴行在藏庫鄂州夫軍庫交納。鈔鹽。本州均賣鹽三千單六籮。内二千單四籮。係三縣隨産作七等均賣。又一年單二籮均

賣坊市公吏口食。及州稅務鹽籮買銀分作三綱。解發赴提舉司交納。第一綱正鈔銀一千八百三十三兩三錢三分三釐六毫。係六月發。附發

坊市等銀七百六十兩二錢二分。 第二綱正鈔銀七百九十兩九錢六分。係九月發。又附發坊市銀四百二十一兩五錢六分。第三綱頭例漕

計加饒指留銀一千一百三十五兩七錢。係次年正月内發。附發坊市銀二百八十一兩一錢。 常平窠名綱運。 坊場河渡錢二千一百一十八

貫六百二十八文省。買銀五百九十九兩一錢二分三釐。官户不减半役錢一千五百單九貫八百三十八文省。買銀四百一十五兩二錢一分。

新舊减下吏人食錢一百四十七貫七百文省。買銀四十兩六錢一分八釐。三項錢買銀。分上下率年發赴行在左藏庫。及湖廣總領所交納。

吏禄錢三千五百七十六貫二十一文省。買銀九百八十三兩四錢一分。分上下半年起發赴提舉司文納。錫本錢一千八百貫文省。買銀四百

九十五兩起發赴韶州通判廳交納。 經總制隷通判廳。每年分作四季起發。行在淮西江鄂等處綱總計銀二萬八百八十九兩六錢七分五釐。

春季銀五千七百五十五兩二錢二分。 夏季銀四千三百八十七兩一錢八分。 秋季銀四千六百六十八兩三錢三分。 冬季銀六千七十 

九兩二錢八分。 右諸色綱運今附載于此。官制

國朝置圖經志潮州府知府同知通判推官各一員。經歷司經歷知事各一員。 照磨所照磨檢校各一員。司獄司司獄一員。儒學教授一員。

訓導四員。 永豐食大使副使各一員。 稅課司大使副使各一員。 僧綱司都綱副都綱各一員。 道紀司都紀副都紀各一員。 陰陽學正術

一員。醫學正科一員。 廣豐庫大使一員。 潮州衛指揮司指揮使 同知 僉事 經歷司經歷 知事。 鎮撫司鎮撫 左右中前後五千户

所。 正千户 副千户。 百户 所鎮撫。公署

圖經志州治形勝 州治基于金山之麓。韓山峙其東。西湖山屹其西。金山盤踞于其後。山其上有石門。巔有石傑立不郡曰獨石。其東有石尤高。

冝日之初曰初陽。頂傍有石壽而秀曰獨秀峰。其西有石。宜日之景。傍有一巖曰西暉。嚴之下叢石怪峭。雜於篁筱曰隱石。有洞曰仙游。臺曰鳳臺。

蓋是州之勝槩。皆萃于金山。舊曰金城者。以是山祖於金氏也。城之東有溪。其水自循梅汀贛而下。曰渚者。以韓公驅鰐於此而得名也。蓋潮之

為郡。實與閩越江西接壤。處廣地之極東界。自唐韓子謫居於此。其名由是而益重。豈非地因人而勝也歟。三陽志州治 郡左有溪。北自循梅汀

贛下溪之東。其地曰鴨湖。故圖經所載曰古郡治。基址頽毁。漫不可考。惟居民揮鋤者。時得瓦磚百千數於睢壤間。其制異今。或以為古壘。唐刺史

韓文公嘗治焉。夫郡治之故存鴨湖。或未可必。若曰韓公嘗治焉。則大不然者。今郡西有李公亭。始於唐貞元之十三年。其亭記亦是年作也。固曰

亭為觀稼之地。在郡西隅。今亭廢已乆。惟故址與記尚在鴨湖。視之亦處於西。然謂之西隅。則為今之郡治形勢合矣。韓公刺潮元和十四年也。其

去貞元二十有一載。則韓公之時。郡治已遷于今矣。謹按今之郡治。實基于金山之麗。其狀若屏之隱起。州于城環是山而基之。州治之前。手詔頒

春二亭在焉。自南門入次。則鼓門門之西理院在焉。次則儀門。翼以廊廡甲仗二庫。東西對峙。庫之西省庫在焉。設廳峙其中。城東西門自廳之兩

腋以出州院。舊倅廳居其東。米鹽二倉。閲武堂。居其西幕。椽法曹諸廨列其後。太守之廳事由儀門東偏。以入公堂之後。其堂有二。東曰宣美。今名

平理北曰清心。燕寢之室。實肘之益。東而南向有堂曰明逺。後更為思韓。為文公設也。由堂之東梯城以上有亭曰壘翠。其亭額陳文惠公筆也。循

亭而北有亭曰獨游。文惠倅郡之日。實名之復記之。二亭相去咫尺。舉目轉盻。互有景物。今獨游已廢。叠翠屹立於其前。由是而徃。則金山諸境。開

見層出。蓋前後應接之不暇者。初金山雖處郡治後。其勝槩乆。秘而不露。大中样符之五年。王侯漢始命前闢。由石門東上躋于山頂。有石傑立不

郡。題曰獨石。其東有石尤高。宜日之初。題曰初陽頂。傍有石頎而秀。題曰獨秀峰。其西有石。冝日之景。傍有一巖。題曰西暉。巖之下叢石詭怪。與篁

筱雜。題曰隱石。石側有洞。可以游仙。題曰仙遊有臺可以集鳳。且州為鳳山之舊也。題曰鳳臺。其存於今者蓋如是。外此者。若荔枝鳳凰亭之類。名

存而實亡者。悉自王侯始。歲乆諸題蕪没。至者惟今之凝逺就日二亭。是賞凝逺亭故見逺也。面于城郭就日亭。故初陽也。面于溪山二亭。起廢於

翁侯子禮之手。淳熈改元。常侯椲始至。探幽發藏。悉命掃滌就日亭。陰又有一覧亭者。江流回洑于前後。亦翁侯之舊也。亭圯日乆。亦復新之。凡故

亭具在者。畢加葺治。實為州治後圃。以今視昔。氣象益不侔矣。若夫一潮州耳。或曰金城者。以是山舊屬于金氏。曰鳳水者。以鳳凰山一水緑溪而

出。曰鰐渚。以韓公驅鰐之舊。曰揭陽。蓋有取於古。曰潮陽。又郡之通稱。而潮之軍事則治於海陽焉。 設廳正直儀門。景定癸亥郡守游侯義肅重

建。 治事廳。右設廳之右。郡守曾侯天麟建陳侯恊重修。 清心堂。在治事廳之後。游侯義肅重建。輿地紀勝清心堂在州治。萬卷堂。在清心之側。

輿地紀勝萬卷堂在州治東。思韓堂。在萬卷堂之東。紹定初。孫侯叔謹重建。直院。陳常伯貴誼記之。後有亭曰仰斗。刻韓公像於其中。刻韓公及諸

賢墨迹於兩廡。莆田王邁為之記。 府堂舊居平理堂西。周侯梅叟遷于郡治直北。寳祐六年。林侯光世再即舊地徹而新之。為堂七楹。前有穿堂。

後有凝香閣。 郡圃接宅堂之後。黄侯定創堂其中。扁曰熈春。前值雨亭。歲乆皆廢。殿講牟卿以堂宇將壓重修。 瀛州别墅。在熈春之前。 歲寒

堂。在郡圃之後。創始於沈侯。宗禹重建于游侯。義肅面金山岩石之勝。眞奇觀也。 浮香亭。在歲寒堂之前。亦游侯義肅重建。 叠翠亭。陳文惠公

所名。沈侯埴建。江山之勝。盡在目前。 鳳山樓。在叠翠亭之北。舊名鳳栖。葉侯觀重。建。易以今名 明秀亭。在鳳山樓之北。其後為月臺。 回瀾堂。

跨金山之南。得要臨清二亭。交峙其下。眞得江山之要。俱游侯義肅重。建。一覧亭。在金山之㒹。亦游侯義肅重。建。 披雲亭。在金山之麓。葉侯觀

所建。與戴星東西相映。游侯義肅重修。 古瀛洞天。在鳳山樓之下。葉侯觀所經理。前繪列仙。後傍城叠石汲水為流觴。左右二亭曰欵凉延。光古

桂婆娑具載。唐曾之記。 亭榭之廢者凡八處。今列于左。 梅花院。輿地紀勝梅花院。在倅㕔。取陳文惠梅花㕔院竹青青之句以名。 三陽志文

惠公創。净友 俯揖 東皋 清嘯 植節 疑䂀 浮碧 僉㕔。在公㕔之右。紹定初。孫侯叔謹更創。歲乆頽壞。咸淳丙寅。殿講農卿牟侯濚重。

建。軍資庫。在設㕔之右。傾頽欲壓。牟卿濚鼎新。㕔屋門廡重修。諸庫規模壯觀。視昔有加。 公使庫。在公㕔之左。牟卿濚重修。 酒庫。在公㕔之

東。牟卿濚重建。 都倉。在設㕔之側。陳侯圭重建。牟卿濚重修。 當直司。在僉㕔之右。使院。在僉㕔之左。皆牟卿濚重修。 設厨。在公㕔之左。牟卿

濚重修。 通判㕔。在設㕔西。乃閲武堂故址。淳熈庚子。王倅正功創之。淳祐乙巳。趙侔善郮。更造。 風月堂。在㕔事之東。 列寒堂。在㕔事之西。

登金堂。在宅堂之東。 文惠堂。在後圃。創於趙君。善踐後增祠昌黎濂溪。歲乆頽圮。景定壬戌。通判程應斗重建。以韓周二先生各有專祠。而賢良

許公申嘗從文惠游槎溪廖公德明嘗倅此州。故並祠焉。前為堂扁曰梅竹舊遊。 拙窩在文惠堂之下。舊名遥碧。廖公德明更今名。朱文公書扁。

并濂溪拙賦。刻諸岩石間。左右多前賢磨崖。亦程倅重建。 判官㕔。在子城之西偏。嘉泰壬戌。判官曾悆創始。歲乆頽圮。不復可居。咸淳丙寅。判官

方元吉鼎建。郡侯殿講牟卿濚實相其成。 推官㕔在子城外之西中。廢為郵傳。景定甲子。推官劉同祖請于郡。以鳳嘯驛舊地重建。户部徐明叔

為記。 録參㕔。在設㕔之左。上雨旁風。居是官者。徃徃僦舍以處。咸淳丙寅。録參陳鉌慨然以興廢為請。殿講牟卿捐金錢撥木植。俾之重建。 司

理㕔。在鼓樓之西。獄舍傾倒幾半咸淳丙寅殿講牟卿撥錢。俾理掾黄中重修建。司户㕔。在登瀛門之左。司法㕔。在子城西門之外。三陽圖志

已上舊亭榭兵火俱廢。海陽縣在製錦坊内。三陽圖志今之澄清坊。丞㕔居左。 簿㕔居右。 尉㕔在開元寺之後。三陽圖志承簿尉㕔今皆置。湖

陽縣。在新鄉内。丞㕔。在縣郭内之北。簿㕔。在縣郭内之東。尉㕔。在縣郭内之西。 揭陽縣在永寧鄉之第一都丞㕔。在縣之西。簿㕔。在縣之東。尉㕔

在縣之南。嘉定壬申。孫侯叔謹調尉于此。始立題名壁記。又鬻地架堂于廨舍之側。扁以繹志。教閲諸彎繼者以傳舍視之。漫弗葺治。并與廨宇俱

成荒墟。城十有四年。孫侯來守是邦。復捐金鼎創。邦人黄夢錫為之記。見古瀛丙集。右曹職㕔。舊在子城内者。後既遷故。復與諸官廨附載於此。

海陽縣主簿㕔舊無丙廡吏舍陳侯圭為之創。 海陽縣尉㕔蕪廢不治幾二十年。僅存故址。更數政僦屋浮寓。淳祐丙午。陳侯圭撥木。植捐金

錢二十七萬四千有奇。固故址鼎創一新。自是無官民雜處之弊。 都稅務。在州學之東。歲乆欲壓。咸淳丁卯。權務王進勇宗達請于郡侯。殿講牟

卿濚以所得餐錢重新修建。今遷于大街就義坊南。廨宇。 潮之廨宇。兵毁後墟矣至元二十一年樞使月的迷失來潮分揀。郡守丁侯聚募役

剪荆棘。舁瓦礫。始創官廨三座。儀門兩廊。後累政續續葺補。後曰清心。中曰忠愛。憲幕范椁為之記。至順辛未。同知暗都刺呤蠻後新粉飾。視昔有

加焉。經歷司㕔三座。在府㕔事之左。扁曰衡政。憲幕范椁為記。架閤庫在焉。 司獄㕔二座。在經歷司之東南。獄房在本司之前左。 永豐倉四

所。在儀門之前右。 廣盈庫一所。在儀門之前左。 鼓角樓一座五間。在子城之南門。 録事司衙。在太平橋之右。 廉訪司分司在道愛坊内。今

改為澄清坊。海陽縣衙。在廉訪分司之右。 惠民藥局在大街椿桂坊之南。平准鈔庫。在大街星郎坊之南。潮陽揭陽縣衙。在舊處。圖經志

潮州衛指揮司。在金山之麓。子城之内。係元朝總管府舊廨鎮撫司。在衛前鼓角樓門外之東。千户所。 潮州府。舊在金山之麓。金創置宣德坊之

大街。提刑按察分司。 本府。在街東澄清坊前三陽驛舊址。司獄司。在舊澄清坊前海陽縣舊址。巡檢司。計一十四處烽堠附。海陽縣管四處。潮

陽縣管四處。 揭陽縣管三處。 程鄉縣管三處。倉庫司局。 本府永豐倉。在潮州衛儀門西。 本府廣盈庫。在潮州衛儀門東。 行用庫。在大

街西名賢坊南。稅課司。在大街西甘露坊南本府惠民藥局。在大街西椿桂坊南。館驛。計十二處。遞運所附。本府鳳城馬驛。在府治西。馬五匹。驢三

匹。鳳城水驛。在北門外上郭。船五隻。東徃漳州府漳浦縣界館驛一所。黄崗驛。係海陽縣管。馬五匹。驢三匹。 南徃惠州府海豐縣界館驛

四所。 桃山驛。係揭陽縣管。馬五匹。驢三匹。 靈山驛。武寧驛。 北山驛。以上三驛。係潮陽縣管。每驛馬五匹。驢三匹。 西北徃惠州府興寧縣

界館驛五所。 産溪驛。 三河驛。以上二釋侍海陽縣管。每驛船五隻。松口驛。 程江驛。攬潭驛。以上三驛。係程鄉縣管。每驛船五隻。輿地紀

勝西津驛。元和志云。在州西。鹽亭縣。元和志云。在海陽縣近海。百姓煮海水為鹽。逺近取給。圖經志本府遞運所。計四所。鋪舍。每鋪鋪司一名。鋪兵

四名。本府東抵漳州府漳浦縣界。由城東門海陽官路徃鋪舍計一十五所。 府前鋪。 思古鋪。 白雲鋪。 平福鋪。 陳街鋪。 鹿景鋪。 白沙

鋪。 小江鋪。 環山鋪。 九嵩鋪。 林萎鋪。 浮山鋪。 鶴䄂鋪。 黄崗鋪。 竹林鋪。以上一十五鋪係海陽縣管。南抵惠州府海豐縣界。由揭陽

潮陽二縣官路徃鋪舍計三十三所。 英塘鋪。 迥野鋪。以上二鋪係海陽縣管。 鳳翥鋪。 登崗鋪。 漁湖鋪。 官溪鋪。 縣前鋪。 桃山鋪。以

上六鋪係揭陽縣管。水頭鋪。 廒頭鋪。 門闢鋪。 祿景鋪。 海田鋪。桑田鋪。 華陽鋪。 縣前鋪。 深浦鋪。 梅花鋪。 和平鋪。 盧崗鋪。

成田鋪。 華寮鋪。 茆港鋪。 茆洋鋪。 黄崗鋪。 山内鋪。 武寧鋪。徑口鋪。 新徑鋪。 茶市鋪。 新市鋪。 祿昌鋪。 北山鋪。以上二十五

鋪係潮陽縣管。西北抵惠州府興寧縣界。由程鄉縣官路徃鋪舍計二十二所。 北津鋪。 鉢臺鋪。 曲灣鋪。 柘溪鋪。 九河鋪。 庵坑鋪。 長

灘鋪。 射箭鋪。 潘田鋪。 鷓鴣鋪。 湯田鋪。以上一十一所鋪係海陽縣管。竹頭鋪。 徑心鋪。 黄土鋪。 柴桑鋪。 白沙鋪。 羅田鋪。 羅衣

鋪。 硤石鋪。 縣前鋪。 周塘鋪。 南口鋪。以上一十一鋪係程鄉縣管。三陽志鋪驛。州當閩廣孔道。車蓋憧憧。殆無虛日候館郵亭從昔有之。

惟郡將送迎使軺巡按貴官經由。始加修葺。然大率支撑塗飾。以苟目前供需責辨於正長。擾亦甚焉。自運使林公安宅新傳舍。太守傳公自修繕

賓館。凡過客便之。更閲歲月。頽陋如故。紹熈壬子。運使黄公棆始以造庵規摹郡營創。張公用成建三庵於潮陽之黄崗新徑北山。榜曰光華館。

賓客舍僕馬具庖湢。床榻薦席器皿薪蒭之需。無一不備。薄遽而至。如適其家。守以僧。給以田。環以民居。為慮逺矣。間有污敗室廬。糜毁器用。暴横

難禁者。僧得以經聞于官而為之懲治。僕卒徃徃知懼。故庵逮今猶始創也。自是潮惠之間。庵驛相望。慶元己未。林公㟳新鋪驛而為庵者凡七。措

置便利。視光華無以異。因漳而潮。東馳南驚。惟適所安。然城郭近地。宦轍輻凑。雖有館驛。猶病無所容。嘉泰甲子。趙公師㞧更創濟川亭。越明年復

建來賢驛。來賢古驛也。歲乆復廢。景定乙丑。游侯義肅建潮陽驛。高明雅潔。凢使者按部郡將到罷皆居焉。又修舊推官㕔為來賢驛。而游宦入南

者。皆有可栖止之地矣。凡鋪驛則列于左。 潮陽驛。在大街之西。游侯買地創建。 行衙在子城州門之左。 鳳嘯驛。在大街之西。林侯壽公重建。

時來賢已廢。遂移其扁於斯焉。歲乆廢。游侯義肅以其地俾劉同祖建推官㕔。而以舊推官㕔為來賢驛也。 濟川庵。在浮橋之東。寳祐甲寅。郡侯

陳卿煒鼎建。規模視昔有加焉。 南州奇觀。在登灜門之右。今廢。 來賢驛在少微坊。歲乆不存。淳祐丁未。陳侯圭即故地而立新館焉。又於南州

竒觀廢址别築一館。而東西行者各得其所。 盍簪亭。在城南昌黎廟之故址。沈公祀建以為迎送之所。丙寅重建。 右在城亭驛。鱉梓鋪。孫侯

叔謹移近民居。鼎創新庵。名以平福。未至廣十五里有亭曰思古。 鹿景庵。去州三十五里。曾侯垂建。 小江驛今為庵。曾侯垂重建紹定己丑。大

帥方公淙增脩。 九瀧庵。去小江十里。曾侯垂建。 林姜鋪。今為庵。 林姜亭。在浮岡方帥建。 黄岡驛。今為庵。方帥重修。 竹林鋪。今為庵。孫侯

叔謹重創。方帥捐金為助 。分水嶺亭。方帥建。傍有小庵。 右東路庵驛。冷水鋪。 北洋鋪。 竹崗鋪。三十里。貴湖鋪。 散湖鋪。 春苑鋪。 蕉

坑鋪。横坑鋪。三十五里過廋牛嶺。湯田鋪。十五里。右西路鋪。 馬洋新亭。大帥方公淙建。 迥野鋪。今為庵。方帥重建。 桃山驛。今為庵。方帥重修。

門闢鋪。今為庵。 鹿景門新亭。方帥建。傍有小庵。 桑田驛。今為庵。通湖驛。 撫寧驛。今名鎮寧。十五里。光華中庵。十三里。飛來驛。四十里。光

華下庵。十里。右南路庵驛。 北路山徑崎嶇。便於舟行。並無鋪驛。已上庵驛。歲乆弗支。陳侯圭撥錢千緡助臺閫修造。惟濟川黄崗。桃山。三所。郡家

獨力為之。費金錢一千四百餘緡。舊例橋道庵驛。州縣責之里正。里正敷之民。是時衆役畢舉。而擾不及下。居者行者莫不便之。已上驛鋪庵亭。世

變後皆廢。不復存矣。 元混一區宇。制度更新。陸置馬站。水置船站。事急則馳馬。事緩則乘船。所差使人。各有執。 聖㫖札子為憑。又於要會之

地。設立脫脫禾孫專以辯驗真僞。以防詐冒。惟官府文書。則别置急遞鋪。内設郵長。司其承發日時。以防遺漏阻抑之弊。設鋪兵若干名。以走𨔄文

書。置郵之法。可謂盡善矣。今録站鋪于左。 在城水馬站。 馬一十六疋。船五隻。 海陽縣。 黄岡站馬八疋。 三河站船三隻。 産溪站船三隻。

 潮陽縣。 縣站馬十疋。 武寧站馬十疋。 北山站馬十疋。 揭陽縣。桃山站馬十疋。圖經志申明亭。計一百。座。本府。府前街蓋亭一座。

三陽志安養院。舊名養濟。自陳侯宋規脩闢之後。歲乆邦人侵占。移其院於新溪外城之側。淳祐丙午。陳侯圭因其頽圮。更創而崇廣之。門宇軒豁。

廊舍周環。易以今名。而民之鰥寡孤獨廢疾者有養也。其院舊傳歲有租入籍。今不存。田亦難考。 養濟院。開元寺後之廢庵也。慶元丁巳。陳公宋

規脩闢之。以處道塗之病患。及廢疾無告者。官為置曆。給其錢米。并療治之費。後林公㟽每遇有死者給錢一千。市棺以殯。公後與通判廖公德明

營度小江之平峰寺側。鼎創庵舍。分為左右。以處單寡。左以待有妻孥者。既撥公田。又益錢七百緡。增置以瞻之。區處纖悉。登載于簿。三陽志今建

於奏凱坊子城側。以處孤貧老病。不能自瞻者。官給衣糧柴薪。至冬復給綿絮。廡訪司所至檢視存恤。聖恩九優矣。安樂廬。在小江平峯寺之側。

即慶元間林公㟳與廖公德明之所營創者。後廖公持節本路。復增廣其規。歲乆頽圮。故址僅存。紹定己丑。孫侯叔謹為之更創以復其舊。益之以

公田。嗣是修治不加。此廬復廢淳祐丙午。陳侯圭鼎創。根括租輸。撥錢四百貫省。買園歲收租錢四十貫置歷支給。徃來病者。粥食湯藥袤糧之費。

董以緇流。由是道途有疾病者。得此栖止而蒙賙救惠焉。學校

圖經志儒學杜學附。本府學。在大街東隆文坊。屬縣儒學四。文廟。見儒學。三陽志宣聖廟。廟樂祭服祭器附。按舊圖經云州學自宋以來。凡六遷。

初建夫子廟于治城南址。慶曆間立學于東江之湄。先是陳文惠公咸平二年。倅潮其脩學記曰。郡之西郊先有夫子廟。于侯九流徙於郡治之前。

以是考之。則知廟亦屢遷。始者廟學猶未聯屬。紹興間。徐侯璋遷于今地。廟學始並立焉。嘉定辛巳。攝守謝明之教授渭叟重脩大成殿。仍新兩廡

從祀。淳祐甲寅。教授吕大圭重建兩廡。景定癸亥。游侯義肅教授黄岩孫重建大成殿。始易木柱以石。仍重修儀門。郡助錢五百緡。餘取足於學廪

之贏若夫牲室舊在廟之東南隅。教授張渭叟始營之。一夕江流踰堤。衝突傾墜。僅存餘址。紹定己丑。孫侯叔謹為之重架。旁砌護石六十餘丈。甃

石立竈。靡不全備。廟之有樂舊矣。春秋上丁舉以釋奠。樂器不幸一經黎寇。再經鬱攸。考諸劉昉秦唐鋪修學記。紹興二年。黎寇猖獗。學當其衝。

焚蕩殆盡。八年舉火相望。六七年間。學舍荒陋。樂器淪胥。未有脩者十二年。教官莆田林霆。慨然興起。考古制。按音律。脩舊補缺。與潮士隷習。二丁

祭執器登歌。用士人為之。迎神送神。奏凝安寧安。奠幣奏明安。酌獻。俱奏成安。名同而曲有三。升殿奏同安。降亦如之。亞獻奏文安。終亦如之。今所

存者。編鍾編磬其數十六。琴自一弦至九弦者十。笙瑟鳳蕭搏拊各二。潮學一新。士知古樂。教授林霆之力。原道堂西。梁刻猶存。昭然可考。歲月侵

乆。士失其傳。淳熈間朱侯江代以樂工。紹定戊子。孫侯叔謹始置雅樂校正一員。出所藏大常樂章參訂。其樂器樂章。雖朱孫二侯潤飾之中。更廢

墜賴以獨存者。教授林公之功居多焉。諸生因祠而祀之。存祭樂祖于瞽宗遺意示報本也。獻官祭服三襲。趙侯思㞧依頒降制度更造。及執事

生員祭服二十有三。 祭器之屬爵以銅坫裹以鍚。為數凡二百五十餘。魯侯噩依朱文公釋奠新儀所製也。籩豆尊俎。凡三百有奇。孫侯叔謹捐

金修之。殿上尊叠簋簋豆坫。昔以木為頗。易弊。教官吕大圭易鑄以鍚。文質相。稱。至是大備矣。 祭服。更製於趙侯師㞧。歲乆多弊。而分獻官之服

尤甚。陳侯圭以其勿稱。淳祐丙午仲秋。捐金改造。迨丁未秋丁祭前。又改為三獻官祭服各一襲。 執事祭服。寳祐間。教官吕大圭從而一新。開慶

己未春。刑部林侯光世更製初獻祭服。習樂士人 衣深衣。曳方履。丁祭之夕。步武趨蹌。威儀整肅。文物益可觀矣。 潮之大成樂。政和間頒降也。紹

興兵火。樂器散缺。教官剛定。林公霆修舊起廢樂賴以全。暇日領諸生習而歌之。孔堂絲竹幸有遺音。至今二丁祀得以備他郡所無者。剛定力也。

淳熈間。未侯江易以樂工。紹定戊子。孫侯叔謹始命士人專充雅樂校正。樂工奏樂如故。僅能考撃金石琴瑟。瑣萀笙竽。特虛器爾。寳祐戊午。刑部

林侯光世以剛定嫡傳。洞曉音律。丁祭前一月出示家藏剛定手澤本樂章。謂典樂乃冑于之教。用伶人非所以祀先聖。命郡慱趙崇郛與諸生讀

習。時登歌奏樂者三十四人。音譜詳見祠堂石刻。外置田入學附剛定祠堂庫為習樂生員廪給費。職事習樂者優異以示激勸。樂初成侯領寮屬

寓公按閲而訂正之。習樂者由是益精其能。丁奠之夕。冠佩濟濟。雅頌洋洋。高下疾徐。抑揚中度。剛定之遺響復振矣。 大成殿𣠄星門。舊以未為

柱屢壞。郡慱士趙崇郛更以石。遂可垂不朽云。大成殿橋。舊以板。郡慱士吕大圭易以石。至順壬申。徙于教授司前。 以上廟制樂器皆廢。 至元

十五年戊寅。大兵破潮城。廟學樂器祭器祭服悉付一炬。獨書閣歸然如魯靈光。抑天之未喪斯文耶。逮二十一年甲申。丁侯聚來守郡。命郡人林

元煜王伯老同攝學事遂闢草萊。舁瓦礫。構講堂十齋。郡學正張智甫董役。文廟猶未有也。二十九年壬辰正月。貳府王侯宏買五虎陳昱宅以為

正殿五月憲僉。張公處恭分治來潮命郡人鄭必大董役儀門兩廡配祀像設。無不備具。公又慮乆逺無以為修葺費。為置潮陽田四百畆。歲收谷

四百石。名之曰新廟田。張公之謀可謂宏逺矣。至大四年。教授方時發捐已鈔一百丹二錠。造祭器二百二十四件。皇慶元年。學正朱安道造樂器

五十四件教授朱深道請樂正與諸生肄習。製幞頭唐巾革帶。以與諸生執事行禮。自是丁祭之夕。禮樂備矣。泰定元年。教授何民先得石柱三十

根。欲改作禮殿不果。詳見石柱記。天曆己巳。本路判官小云赤海牙慨然捐俸。率衆命學正劉貢珍市材鳩工亟成其事。諸生請遷于學右。以崇聖

人之居。明年庾午。春正月。立柱。會憲僉任公仲琛巡按來潮。乃率官吏捐俸儒人𦔳金以為費。僅成一正殿。而先聖像猶未遷焉。至順辛未夏。亞中

大夫蠡吾寧軒王侯元恭來守是邦。命工如法粉飾正殿。建兩廡。砌墀陛。新塑聖師。從祀神像。整𣠄星門。結泮池。整橋道。其費浩大。學廪莫供。王侯

捐已俸鈔九錠。又率官吏各捐俸以𦔳焉。舊時民居環廟學逼近污穢。甚為褺瀆。前政未有能去其不便者。公下車之初。即喻居民撤其室廬。以地

還學。周圍新築粉墻八十餘丈。創恩賢堂於西廡之北。創見賢堂於東廡之北。皆教授從道李復董其役焉。由是宗廟之美。百官之冨。宫墻數仭。煌

煌輪奐。皆寧軒王侯之功也。湖之人士。作歌詩以頌侯之德。蓋風化所繫。人心之所同樂也。歌詩見木集。思樂亭。教授朱深道任内建。舊在學前。今

移廟於舊學地。則亭在廟前矣。𣠄星門。郡守寧軒王侯撤而新之。教授李復董役。正三門五間。上即萬卷樓。本欲撤為儀門。以其經兵火而不災。故

耆老以為斯文之瑞。遂不敢毁。大成殿一座五間。舊殿乃五虎陳私宅。府判小云赤海牙鼎創未完。郡守寧軒王俟繼成之。教授李復學正劉貢珍

董役。東西從杞兩廊十八間。郡守寧軒王侯鼎創。併新塑神像。教授李復董役。祭器房在東廡之上。樂器房在西廡之上。厨房三間在東廡之西北

並教授李復修建。學舍三陽志潮自有郡以來。與學並置。世代更革。莫究其所。唐元和十四年。韓公出剌是邦。請置鄉校牒曰。此州學廢日乆。則

前乎此。固有學特來有振起之者。按徐師仁創學記云。學舍舊在西湖。陰陽皆以為不利。元祐中。王俟滌雖有遷徙之議。病其難而來暇。王公大寳

遷學記云。潮之學凡四遷。慶曆中。建學于東江之湄。元祐四年。徙于西山之麓。七年遷州之巽。維按舊圖經云。建炎初。元有㫖罷神霄宫。其宫故廣

法寺也。明年方侯略即宫為學。四年緇流請復舊刹。且願增治故學。張侯思永兩復其舊。紹興二年學火。秦唐輔記云十年。舊圖經云八年。令從劉

昉記。越四年。徐侯璋乃遷于今地。至周侯盺實克成之。二十一年教官楊宏材以其弊陋。意欲修而力來能。是歲八月辛侯元振出公帑之余。鳩工

市材。越明年九月。郡二阮公珪相與協贊復為一新。嗣是隨時繕治非一。學之中門。御書閣。其上諸職事位于兩腋。講堂中峙。名曰原道。堂之後直

舍在焉。翼以正録位齋舍旁列于東西。淳熈己亥。來侯江新作三門。已酉丁侯允元敞直舍更創六齋。教官李泳易齋名浚源曰彙征。閣中曰兼善。

進學曰㧞尤。明誠曰上達。力行曰崇志。登俊曰騰茂。各銘其命名之意。慶元戊午。林侯㟽增二齋曰升俊。曰立義。隷于學之西偏嘉定戊辰。沈侯埴

重建御書閣。比舊規為優。嘉定壬午。魯侯噩復脩之。更升俊立。義二齋北其向。與仰韓堂對。堂乃縣之舊學也。自遷貢院于北郭外。即院之舊地。東

西六千尺。南北四百尺。為學之前街。先是教官鄭璜砌以石。嘉定癸未。教官張渭叟旁植以槐。後為居民侵占。糞壤旁積。寳慶丁亥。教官陳宣子以

前街宻邇於奎閣孔廟。穢而勿治。非尊君崇師意。請于權郡李文伯。撥公帑築墻以護之。南北立華表門各一。紹定改元。孫侯叔謹以上達彙征崇

志兼善四齋。頽剝日甚。捐俸重創。規模宏敞。林直院屺記之。 御書閣。嘉定戊辰。沈侯埴重建。年深屋老。覆壓是懼。淳祐癸卯。教官林經德捐已俸。

學職生員相率𦔳金。撤舊而新之。傑閣崢嶸。宸章輝燦。視昔有光焉。 原道堂。重創於紹興間。歲乆棟橈。累經補葺。罅漏隋之。淳祐丙午。陳侯圭捐

俸鳩工。撤其瓦桷而一新之。 八齋。自丁侯林侯創締之後。歷歲既乆。多就頽圯。彙征兼善尤甚焉。重以增置教官支費倍。而事分無有過而問焉

者。教官趙良硂祇任以修治學舍。乃掌教者之職。不以學帑窘迫為辭。遂與薛教横飛白于郡。殿講農卿牟濚嘉其請。相其成。更新易舊。興仆植僵。

大加整葺。而舊觀復還矣。 直舍自淳熈己酉。丁侯卜創之後。屋老且壞。遇丁祭。郡侯至僑寓學職位。寳祐乙卯郡。博士許夢炎徹而新之。甫逾一

紀。楹柱傾欹。凛然欲壓。咸淳丙寅。殿講牟卿濚以丁祭宿齋。亟命二教趙良硂薛横飛重加修葺。還復舊觀。小學。舊在舞雩亭之址。慶元己未。沈

侯杞所建。嘉定乙亥。權郡鄭震之。教官丘迪嚞遷於直舍之左。既而又遷於仰韓堂之右。寳祐戊午。教官趙崇郛改創焉。采芹亭。與教官㕔事對

峙。泮水繞其後。趙教崇郛所增脩。 公厨之建。其來舊矣。郡博士趙崇郛以屋老將壓。亟行改建。閲歲既乆。雨水滲漬。楹柱腐壞。過者危之。咸淳丁

卯。教官趙良硂既請于郡侯牟卿興舊趙廢。乃命工鼎新之。而氣象視昔有間矣。射圃。在直舍之後。紹定改元。教官陳宣子所創。歲乆荒蕪。教官

趙崇郛命工開闢。中立亭扁曰君子。取吾夫子無所爭之意。三陽圖志以上學舍齋堂。兵火後皆廢。 兵革之間。學士經生逃難解散。至元二十一

年甲申。乾清坤夷。此邦始建學校。後亦累加脩葺。天曆庚午。訓導唐謙受陳士榮魏蒙養。請于權府判官小云赤海牙。謀遷 先聖廟于明倫堂之

舊地。府判公從其請。遂起新廟于今地。以舊廟為今明倫堂。以從祀兩廡為六齋。曰常德。曰守中。曰育材。曰進德。大學生員居之。曰說禮。曰興賢。小

學生居之。規模宏偉。視昔有加矣。 明倫堂一座。即茗廟顯屋一座七間。杏壇一區。在明倫堂前。 儀門五間。 東西兩廊二十二間。為六齋房

以上。並係郡守王寧軒教授李復任内修整完備。司書王公壽監修。 潮學邇年殿宇堂陛前後。教官相繼修造。整整可觀。奈𣠄星門以木為柱。再

易再蠹。明倫堂。本夫子舊殿。日乆棟橈。幾至頽傾。兩廡從祀遮陽未備。書樓一翼朽折。教授司㕔一所廢甚。教授三山鄭暉自到任來以學校為心。

一一扶傾起廢。立𣠄星門以石柱者六。易明倫堂以新柱者五。教授司㕔書樓一翼從祀遮陽。並手偕作。已見完成。此亦有功於學舍之一端。是不

可以不志。三陽志書籍 郡書舊數十種。歲乆漫滅。多不復存。今以見管及新刊者列之于左。 大字韓文公集。并考異一千二百板。中字韓文

公集。九百二十五板。 通鑒總類一千五百板。漢隽一百九十板。 蔡端明集六百五十板。 趙忠簡集四百三十五板。陳内翰。宋召 徐學

士。鳳 北門集三百二十板。 三山王訥齋集一百二十板。 許東澗應龍集二百二十板。 續談𦔳二百七十板 諭俗續編四十板。 林賢良

草範五十板。 新修潮陽圖經古瀛乙丙集三百二十五板。 大字韻略一百板。 藥方五種。 瘴論三十板。 備急方三十板。 易簡方九十板。

治未病乃九十板。 癰疽秘方四十板。以上書板并留郡。 濂溪大成集四百板。 吕氏。大圭 孟子說三百二十板。 吕氏大圭。 春秋集傳

或問六百板。以上板。留濂溪書院。 朱文公論孟或問六百板。 朱文公中庸輯略一百八十板。朱文公家禮一百七十板。 北溪字義一百三

十板。 吕氏易集解三百二十板。 孝經本㫖九十板。三陽講義一百板。 陳平湖膠髓集一百板。陳平湖中庸大學太極通書說。共七百五

十板。以上板留郡學。 新刊元城劉忠定公集一百八十板。 春秋辦傳二百五十板。 牟心齋讀史詩。古瀛丁集五十板。三陽圖志學廪 按韓

公請置鄉校牒曰。自出己俸。以為舉本。收其贏餘。以給生徒厨饌。當是時養士之費州自給焉。宋朝以來。庠序大興。教養日盛州撥田隷于學。歲入

以充廪餼。其見於舊圖經祗云。元祐間。王侯滌嘗少增其數。而多寡俱莫可攷。自曹侯登而後。所撥之田。具載于籍。養士舊額。百有二十人。丁侯允

元增五十人。今增至一百八十人。遂為定額。歲當大比。外增二十人。自曹侯汪始。每科郡二百阡以𦔳其費瞻學田租。今始録舊數。仍續其所未載

者。元符間曹公登撥田容種六百二十石三斗。荒田七十餘石未墾納白米三百五十四石八斗六升。准稅錢一千六百一十貫八百二十一文。

足山埔園地等稅錢在内。據本學耆老儒人。稱此項田。元係參二娘捨入本學坐落海陽管下桑浦盤鬱鰐漳等處。開元寺等處房廊地租錢。一

百四十四貫八百一十六文足。淳熈庚子。黄公定撥田九十七石九斗六升。稅錢四百三十六貫六百一十文足。乙巳。黄公祀撥田八石五斗。䅋錢

二十四貫四百一十文足。庚戌丁公允元撥田三百六十五石五斗䅋錢六百五十四貫三百八十四文足。麻一十六石五斗。紹熈辛亥。張公用成

撥田三石三斗。䅋錢一十四貫四百五十文足。癸丑沈公宗禹撥田二十石五斗。䅋錢六十五貫六百文足。慶元戊午。林公㟽撥田三十石三斗。䅋

錢七十九貫三百文足又臨受代之時。以舊例顧船乘載行李錢三百五十貫。撥入學買外莆田六石四斗。充兩新齋養士之費。庚申。沈公祀撥小

學田。䅋錢二百一十貫文。嘉定辛酉趙公謐撥田七十四石六斗。䅋錢一百六十貫七百六十文足。嘉定戊辰。張侯鎬撥王三復等田容種六石三

斗除一半荒外。每歲租錢三貫五百二十文足。嘉定癸酉。黄侯自求撥方冝卿等田容種五斗。每歲租錢三貫二百文足。庚辰。陳侯儋撥摧鋒阮正

媳婦林氏田一十四石。紹定己丑七月。孫侯叔謹撥林贛孫田容種五石八斗。每歲租錢二十貫三伯文足。又貢士劉光宅狀告就連次華所置南

衝五板山。與方復亨冒占皇山八所相連亦被攔占。願撥入學。又有八所山。先是豪民方復亨冒占。累為鄉民經臺部論訴。續准户部尚書所判。其

山廣袤數百里。連跨三州。豈容豪民所占。行下本州戒約。不許方復亨占據。如敢違戾。當科累年冒占計贜之罪。孫侯遂以兩項山并撥隷于學。抽

收山䅋木植。以為修郡庠韓廟之用。申部照會端平甲午。葉侯觀撥楊真子。與黄男爭沙洲田計二百單二畆。五十九步。又撥阿黄。與靳國光爭田

五斗。又撥陳伯修納長洲田九十六畆二十七步。端平乙未。有方復亨男雷壯。以户部前後看定。及孫侯所申一宗文字在部。因遺漏無可考證。遂

用計謀計較。部符下行本州結絶。學職黄子楙等列詞其山。自紹定己丑七月。准孫侯公文。撥以贍學。當招人請佃。至乙未歲已經六年。方復亨已

不敢侵占。而方雷壯復妄有詞。判官趙汝瑀索到本學干照。看定撥呈葉侯慨然移文。仍舊以五坂山係劉光宅所買有産之業。合撥贍學外。方復

亨八所之山。為吏輩受賄隱蔽。影呈乃還方雷壯。然與其資豪右以擾民。孰若歸學校以養士。利害輕重。不較可知。但方雷壯得此。寧免後來紛紜

之訟。終亦必歸于學。淳祐丙午。陳侯圭撥黄文達冒占海陽縣學鱉溪船洞坑等處官山。延袤數百里。為人告首。悉拘入官。慮與縣胥作弊。仍前侵

占。遂隷于郡庠。每歲招人請佃。隨租入之多寡。與縣學均之。景定癸亥。游俟義肅撥陳庶揭陽浦尾壟後下塘田共五石四斗。以上䅋額。與今不同

 兵火後。贍學田土山簿契無存。䅋額虧損。或為豪右所瞞。僧家所占。又否則為富者撲佃其租。入學者僅得十之一二耳。至元甲午。憲使張公處

恭分治來潮。以修學餘貲買潮陽韓奕等田四百畆。計收租四百石。其田叚具在碑陰續置田三十三畆七分。該收租谷陸拾石以為修葺廟學之

費。外有貢院地基。及學左右地租錢。該鈔四錠有奇。令録見在實數于左。米四百一十七石二升。 鈔壹百參拾肆錠參拾兩㭍錢伍分。 新廟

租鈔玖拾貳錠參拾捌兩。 貢士莊鈔肆錠壹拾㭍兩伍錢。 一泰定三年九月内本學用新廟租錢。至元折中統鈔陸拾貳錠單五兩。買到在城

許汝王户田二十三畆二分。該租谷四十石。坐落録事司登瀛保等處。新舊契據。通計紙二十八張 録事司登瀛保東湖村 田一叚。坐落土名

後安山。計三十五坵。容種一石。該租谷四石。係東二十三耕。東至溝及黄家田。西至林家田。南至黄家田。北至溝及黄家田海陽縣大和保白蓮

湖村 田一叚。坐落新溝壟。計五丘。容種一石。該租谷三石五斗。係吳十耕。東至趙家田金照磨田。西至莊家田今黄家田。南至蘇家田。北至陳家

田。 田一叚坐落白蓮湖。山前計七丘。容種一石五斗。該租谷六石五斗。元林大五耕。東至陳家田。西至蔡周家田。南至洪家田。及溝北至山。 田

一叚。坐落山邊湖頭。計二坵。容種一石二斗五升。租谷五石五斗。孫大三畊。東至溝反蔡家田。西至溝。南至蔡家田。北至溝。 田一叚。坐落陳桶壟。

計三坵。該租谷三石二斗五升。元係吳甘四耕。以上俱係吳十耕。東至陳家田。西至許家田。今蔡家田。南至陳家田。北至陳家田。 田一段。坐落湖

頭。計一坵。該租谷五斗。元係李大三耕。今周某承耕。東至蔡家田。西至車溝。南至車溝場。北至溝。上莆保横壟村。 田一叚坐落裏洋計六坵容

種一石五斗。該租谷六石。元係鄭定元耕今董進養耕東至溪心橋頭西至大垾壟。南至董家田。北至許家田。今李家田。 田一叚。坐落壟頭吳家

門西田。計四丘。容種一石。租谷六石五斗。係湯萬三耕。東至思長泉地。西至池溝及人行路。南至吳家田。北至王家田。田一叚。坐落横壟倉前裏

詳。計四坵。該租谷七石五斗。郭十一黄十一耕。東至河心溝渡。西至許家田車溝。南至鄭家田。北至溪心。 泰定四年七月。内本學用新廟租錢。至

元折中統鈔二十九錠三十五兩。買到江東保蔡有敬承故妻父梁大用户田一十畆五分。坐落揭陽縣二十六都三檐港邊等處該租谷一十九

石八斗。立籍録事司契據等𥿄。共計八張。揭陽縣二十六都。 田一叚。坐落三檐港邊宫後一大坵。容種五斗。該租谷二石。係陳大四耕。東至蘇

家田。西至港。南至本學田。北至林家田。 田一叚。坐落三檐港邊。計一大坵。容種四斗。該租谷二石。係 十耕。東至蘇家田。西至港。南至林家田。北

至林家田。 田一叚。坐落小浦邊南洋。計四丘。容種二斗五升。該租谷通後二石。係陳三佃。東至楊家田。西至楊家田。南至港。北至楊家田。 田一

叚。坐落小浦邊李家宅。計一小丘。該租谷通前該二石。俱係陳百三耕。東至蘇宅田。西至溝。南至溝。北至楊家田。 田一叚。坐落大浦邊南洋。計二

坵。容種四斗。該租谷二石。係翁大二耕。東至孫家田。今吳家田。西至托家田。今吳家田。南至路。今吳家田。北至黄家田。 田一叚。坐落陂内。計三坵。

容種三斗五升。該租谷二石五斗。係陳百三耕。東至寧福庵田。西至本學田。南至溝。北至本學田。 田一叚。坐落陂内。計二丘。容種一斗五升。該租

谷捌斗。係劉三十一耕。東至溝西至陂。南至本學田。北至陳家田。 田一叚。坐落横清橋頭陂腹内。計二十二丘。容種一石。該租谷五石。係陳大三

耕。東至路。西至溝。南至溝。北至吳家田。 田一叚。坐落小浦邊李家宅。該租谷五斗。係黄大一耕。東至溪。西至楊家田。今許家田南至蔡家田。今

楊家田。北至林家田及溪。 田一叚。坐落横清人家邊計三丘。該谷五斗。係郭大二耕。東至路。西至本學田。南至黄家田。北至楊家田。 田一叚。坐

落横清人家前。計五坵。容種二斗五升。該租谷五斗。係林師清耕。東至本學田。西至本學田。南至黄家田。北至吳家田。 田一叚。坐落横清人家前。

計三坵。容種二斗五升。該租谷五斗。係陳翁耕。東至本學田。西至本學田溝。南至黄家田。北至吳家田。

貢院三陽志貢院 試進士以來。闢貢院于城北之五里。建炎間。火為草寇。每

遇賓興。旋棘浮圖居。為旬月計。歷七八詔。迄無定所。紹興二十年。謝俟尋乃營郡學故址而院之。時試于有司者。不逺二千人。已覺其隘。越一舉人

數益登。守陳公孝則倅張公勉相與協力。再闢復廊於東。其長與故東廊等。閲數舉又不足以納郡士。乾道六年。曹俟汪乃撤考官位為群試所。外

闢巨室為考校地。紹興間。張侯用成增架中霤横屋者三。後趙俟謐以中度遹窄而撤其一。沈俟宗禹又闢西偏地。增創西後廊。州自舍法時。歲貢

八人。大比歲十人。總三歲二十六人。及罷舍選置科舉。每詔以二十人貢。較於徃時。實損其六。淳祐改元。試士僅三千人。至嘉泰甲子科。中場四千

餘人。自後人物日盛。地窄無以容。嘉定間。守陳公憺倅趙公善連乃遷於北郭之外。東西南凡三門。分為東西者各三。横界于考官房之後者亦三。

監試考官計六房焉。中堂扁曰萬桂。彌封謄録二院對立于第二門之外。門庭軒豁。廊廡寬舒。鼓勇而前者無踐蹂之患。連案而坐者無填安之苦。

西山真公德秀為記。田是而後終場之數日增於昔。至戊子舉。已六千六百餘人。而地勢僻。士尤不以為便。劉俟用行欲遷復而迫於授代。撥公帑

二千為倡。魯侯天麟繼之。合衆力以迄于成。外闢三門。中砌三衢。翼以彌封謄録二號廳事。中峙監試主文。與四考官各有位置。東四廡。西二廡。而

試席終以窄隘為病。庚子。詔遂通郡學直舍後。加横廊者三。嗣是累科因仍。淳祐甲寅。全俟昭孫再闢西畔二廡。遂與東廡等。然試之日。雖不置直

舍後横廊而通學如故。景定甲子。游俟義肅。以通學試士。齋廬堂廡。多為之蹂踐非便。迺揭三門。遷至平准遷善二坊。復就外各架東西四廡以聯

接之。自是應試之士。坐案從容。無有迫窄之患。户部徐俟明叔為記。今廢。解額 潮。夙號文物之邦。自罷舍法。置鄉舉。每詔以二十人貢。端平御

札普增諸郡解額之窄者。遂以辛卯科終場數參考增二名。然視舍法時已贜其四。自是就試者日益衆。今終場至萬以上人。司文衡者每以遺材

為歎。樞宻包公恢將漕日請于朝。乞增十名得解額。㫖增一名。不無望於方來者云。今廢。

祠廟圖經志九賢祠。 在朝廟東今廢。三陽志八賢祠。 舊在湖山之顛。沈侯

杞始創之。八賢乃天水趙先生德。草範林先生巽。賢良許公申。真講盧公侗。金紫劉公允。逺遊吳先生復古。新州守張公夔。尚書王公大寳。皆邦人

以德。行節義著名者。每歲之春。郡遣其屬祭之。八賢子孫。皆預陪拜。嘉定十五年。魯侯垂遷于州治東南之堤外。紹定二年。孫侯叔謹以其地逼近

稅務戎廨。非尊賢之所。遂卜韓廟之左而遷馬立亭於前。扁曰海山風濤。取韓公别趙子詩語也。邦人黄夢錫記之。文見古瀛丙集。三陽圖志。今泍

姚宏中為九賢。圖經志馬侯發祠。在校官東偏之室。今廢。三陽志賢守祠。在大成殿之左廡。蓋曹侯登。黄侯定。丁侯允元。陳侯宏規。林侯嶸。沈

侯杞。黄侯自求。魯侯噩。孫侯叔謹。陳侯圭。皆有功於學者。今廢。 心齋先生祠。 在大成殿之右廡。咸淳丙寅。殿講牟卿濚來守。修學養士。除賊戢

奸。邦人士德之。學校諸生相與立祠焉。今廢。 三侯祠。 在韓廟之側。乾道三年。魯侯江以郡治之左。有溪湍流。東西相距。綿亘五里。徃來病涉。假

舟而濟。一遇風濤。多遭覆溺。始於中流。甃石為洲。東西編為浮梁。行者便焉。始立祠於登瀛門之旁。浮熈十七年丁侯允元又自溪之西岸立石洲

五。易舟為梁。而屋其上。邦人得之。及侯新作韓廟。乃相與即廟而生立祠焉。嘉泰改元。判官曾悆始遷曾祠于今地。與丁侯并。其後孫侯叔謹為政

有德於此。邦人相率。立祠於二侯之側。今皆廢。 剛定林公祠。 在郡學仰韓堂之側。林公名霆紹興十四年典教于此。當兵火之餘。新學舍課雅

樂。校定御書。孝經頒示生徒。諸生立祠於大成殿之東廡。寳祐戊午。公之孫光世來為守。逐卜地改創。且損俸市田隷于學。及董山院所撥園租歲

入五百七十貫足。泠水坑田谷一百二十石。俾掌計者司其出人。以其餘充習樂生徒二季廪食。今廢。 水村先生祠。 在西湖。今廢。 游侯生祠。

在濟川橋。景定三年。橋廢子颶風。游侯夔重建。邦人即其地而祠為。圖經志趙豐公鼎祠堂。 在名賢坊第三街。三陽志二相祠堂。 在光孝

寺之左。唐大中間。李衛公德裕嘗為司馬。宋紹興間。趙豐公鼎來寓是邦。人慕其勲名德望。有祠舊矣。慶元初。沈侯杞更創。嘉泰初。豐公之孫趙侯

謐重關其堂。仍鬻田歲收所人以奉香火。每歲春秋。郡遣其屬致享焉。又有得全堂。在少微坊。蓋豐公來朝時故居也。淳祐丙午。陳公圭撥錢重修

祠堂。具根括勢家胃。占園地稅錢五十千足。委郡學司歲租之出入。至今香燈之奉甚整。陳文惠公祠二。一在倅治之後。一在郡泮仰韓堂。與韓公

並祀。今並廢。二公祠堂在金山之後。乾道八年。守宋郭書倅。𡊮公嘉猷。以江流汹涌堤决。而西民居漂蕩。協力築垾。增廣舊基。延袤八十餘里。民

忘其患。遂肖像而祠焉。今廢。州之有祠堂自昌黎韓公始也公刺潮凡八月。就有𡊮州之除。德澤在人。文而不磨。於是邦人祠之。亦畏壘之。民俎

豆尸祝。庚桑楚之意。宋咸乎二年。陳文惠公倅潮。立公祠於州治之後。元豐七年。詔封昌黎伯。元祐五年。王侯滌乃立廟于州城之南。榜曰昌黎伯

廟。則以廟易祠矣。繼是邦人或因守倅之美政。足以感人心。寓公之高行。足以激流俗。皆為立祠。以為後勸雲。元一統志昌黎伯廟。韓愈。元和中

貶為州刺史。至今廟食。宋元祐五年。封昌黎伯。廟舊在州後。又移水南東坡作碑。陳文惠公堯佐守郡日。為韓公祠為文以招之。名曰招韓詞。

書院圖經志韓山書院。在城門西南。三陽志仿四書院之創。地在州城之南。乃

昌黎廟舊址也。淳熈已酉丁侯允元遷其廟于水東之韓山。其地遂墟。三陽圖志以溪東之山。乃韓公登賢之地。乎植木在焉。昌黎手植據木。他山

所無。王人呼為韓木。慶元己未。沈侯杞即墟創亭曰盡簪。淳祐癸卯。鄭侯良臣。以韓公有造于潮。書院獨為闕典。相攸舊地而院之。外敞二門。講堂

中峙。扁曰城南書莊。後有堂扁曰泰山北斗。公之祠在焉。旁立天水先生趙德像。翼以兩廡。四闢齋廬。曰由道。曰行義。曰進學。曰勤業。山長堂長位

于祠。堂之左右。倉廪庖湢井厠。靡不畢備。復撥置田畆山地為廪士之費。租人附子學庫收支。董以僉幕。洞主郡守為之。山長郡慱士為之。職事則

堂長司計各一員。齋長四員。齋生以二十員為額。春秋二試。則用四書講義。堂計齋職以分數升黜。一如郡庠規式。春秋二祀。則用次丁。郡率僚屬

以牲幣洒醴獻。工歌東坡祀公之詩以侑之。此書院創始之規模也。淳祐乙巳。陳侯圭以役齋嫡嗣來守是邦。尤切加意。春秋課試。親為命題。講明

四書。及濂洛諸老議論。以示正學之標的。損金市朱文公所著書。實于書莊。與士友共切劘之。父刊復齋所書仁說于二壁。以廣諸生之見聞。撥錢

一千五百貫。置田益廪。增塑周濂溪廖槎溪二先生像。并祠其中。以濂溪持節本路。槎溪嘗倅比邦。繼而為本路憲帥。盛德至善。至今使人不能忘

也。三陽圖志越路之東。對望有亭曰南珠。祀本郡九賢也。人名見後。至元戊寅。兵火後亭院無遺。迨二十一年甲申。復建書院。山長一員以主之。尋

復立夫子燕居室于公祠之前。神位皆西坐東向。因地勢也。泰定乙。仍構廟于書院。燕居之南。徙公之舊祠遺像。北坐南向。至順辛未夏。郡守亞

中大夫寧軒王侯元恭始至。謁祠周旋顧膽。謂諸生曰。夫子西坐東向。文公背夫子而坐。又且面浮屠之鐘樓。次序位置。皆有未安。非所以尊聖賢

也。即議改剏新祠。遷公像于燕居室之後。以天水先生趙公德。又惠陳公堯佐。坐堂上左右配享。兩廡之東西。則以前代賢守王侯滌。學侯邁。丁侯

允元。廖侯德明。鄭侯良臣。林侯壽公。陳侯圭。從祀。所以表有切也。書院之前復創舊南珠亭。祀本郡九賢。所以崇有德也。書院後有池。廣十餘丈。深

亦丈餘。復僦工填塞。建堂於其上。扁曰原道。堂之兩廡。闢二齋。西曰由道。東曰進學。以為諸生肄習之所。至是規模弘逺。皆郡守寧軒公之功也。董

是役者。海陽宣差忻都山長陳文子。直學郭宗蘇。國經志元公書院 在太平橋東隆文坊邊。三陽志淳祐己酉。内講兵部周侯梅叟所創。俟春陵

人。以迺祖濂溪先生。熈寧三年漕廣東。四年就領憲節。潮為屬郡。巡歷至州。有題大類堂詩。筆迹猶存。於是為立書院相攸。郡庠之西。割教官公廨

之半。砌石為橋。堂曰尊道山長堂長位於祠之左右。具外敞二間扁曰明通公溥。皆侯筆也。齋廬有四。曰中正仁義祠。曰光風齊月書院。與祠額端

明趙公希塈書之。命直學許希閣等董役。規模與韓山書院鈞。春秋二試。同日異題。教養生員二十有三。職事自畏計而下。有十宻邇州學講說課

試。一如學規。山長以教官兼之。堂長則擇其文而學者充焉。衿偑來游。蓋為講明義理之學。非徒肄舉子業。攫科第。媒利祿。計市書藏於書院。司書

職之。又刊元公文全帙以廣其傳。周侯之侍後學至矣。合二程横渠末文公詞。以道學淵源。濂溪倡之。諸賢。和之也。初祠堂逼於行衙湫隘。行禮無

所容。郡侯陳煒闢而廣之。郡博士吕大圭記龕于壁。始創書院。恩平守潔齋先生黄必昌記之也。潮二書院。他郡所無。文風之盛。亦所不及也。三陽

圖志至元戊寅。兵火郡泮。與昌黎妥靈之地。悉付一炬。獨元公之字。如魯靈光。後權為學。移而為廟。至元壬辰。憲。使張公處恭分按來潮。創文廟。太

守陳侯祐復移廟而復為書院。同知蒼侯偰文實繼作之。至順卒未。亞中大夫寧軒王侯鷞守是邦。視書院之前。民居雜蹂。污穢漐瀆。甚非所以尊

先賢也。即命撤之。環以粉垣。仍改創兩廡。粉飾正堂。輪奐可觀矣。三陽志韓山書院廪田 淳祐癸卯。鄭侯良臣撥錢九百貫足。買周公吳等大和

保田一十一石。稅錢一百單九貫足。又錢四百貫足。買趙崇霆翳溪田八石。稅錢三十九書五百五十足。又錢七十貫足。買龔氏上水田三石。稅錢

一十五貫足。又錢一千一百七十貫足。買夏侯元英斗門地田二十石五斗三升五合。稅錢一百一十六貫四百六十足。又錢五百五十貫足。買劉

氏揭陽縣深浦客洞田七十三石四斗。稅錢六十六貫六十足。又錢九十貫。買僧有惠溪東田一石八斗。稅錢一十貫足。又錢三十貫足。買許奴

溪東田大小四於稅錢三貫三百足。又錢四十貫足。買阿塘溪東圍一所。稅錢四貫足。又錢六十貫足。買許氏大和保田三叚。稅錢六貫足。又錢二

百六十二貫足。買林氏白水田三石三斗。稅錢一十二貫五百足。又錢一百二十貫足。買吳氏斗門地稅錢十二貫足。又錢七十五貫足。買臨安壽

溪東田二石。稅錢八貫足。又撥楊達父没官東莆班洋田七石五斗五升。稅錢三十五貫五百八十足。平林田六石二斗。稅錢二十一貫七百足。平

林馬鞍田七斗。稅錢二貫一百足。蔡塘溪邊田四石七斗五升。稅錢一十四貫足。溪東湖板田五石七斗五升。稅錢七貫足。又撥陳士貴没官木綿

田九斗。稅錢四貫五百足。又撥柯棨没官鳳栖路口山一所。稅錢一貫足又撥方惟一户絶黄坈圍田一十石。稅錢二十四貫足。又撥水東韓廟舊

管田三十二石一斗地三所。圍埔四叚。稅錢一百一十五貫一百四十足。就内每月撥錢四貫足。付守廟人充燈。余錢添續行供。淳祐乙巳。林侯壽

公撥錢五百貫省。買楊達父東莆保田一十一石九斗半。稅錢五十一貫八百文。淳祐丙午。陳侯圭捐俸五百貫省。買尤阿定溪陳田稅錢九貫足。

又買趙大監沈洋田稅錢二十七貫四百足。又買芋洋黄興宗田稅錢九貫五百足。淳祐丁未。再捐俸一千貫省。三陽圖志以上稅額與今不同

古蹟輿地紀勝義昭縣。南越志云。義安郡。有義昭縣。昔流人營也。義熈元年立

為縣。永初元年。移上郡之西。海寧縣。南越志云。在郡之東六里。西接東官縣界。龍首山。龍溪山。龍蛇水。自此而出焉。綏安縣。南越志云。在郡之東十

里海道也。東接泉州𣈆安縣界。北連山數十。日月蔽藏。者建德伐木。以為舟船之處。又綏安縣北有連山。昔越王建德伐木為船。其大千石以童男

女三百人牽之。既而船俱墜于潭。時聞得船者。有唱喚督進之聲。來徃有青牛駝迴船側。侍郎亭。在州東山。昌黎登覧舊地。俗呼侍郎亭。又曰韓亭

丞相嶺。日唐丞相常衮為刺史得名。有題詩者曰。有唐常衮刺潮陽。南出龍川驛路長。自此呼為丞相嶺。茂林修竹有輝光。思韓堂。見潮陽舊圖經。

仰韓閣。圖經云。在江之西岸。以鎮江流。名仰韓闇。越王走為埓。去潮州五里。平堙可容數百人。九域志。三陽志僞劉據有南海郡。今廣州也。潮雖在

境内。而去廣二千里。其戲馬于此。或未可必。考諸傳記。鋹祖仁安為潮州長史。因家嶺表後儧王南海者。其孫陟也。今曰越王云者。豈追封向日。長史之謂哉。又據

韓昌黎遣秦濟以羊一。豕一。祭鰐魚。故老所傳亦其地。今圖祭鰐事於昌黎廟者。乃金山後石龜頭之景物。其水心浮圖具寫之。具云既祭乃以浮圖鎮焉。及考金

山後之壁記石龜頭。乃刊於大平興國之八年。自周侯明辨始前此者。固山傍之塹石。其奚地之可祭。况文公親排釋氏。而效尤以築浮圖。不待識者而後知其誣。

若曰祭於走馬埓。而埓之形勢。若古所謂除壇者。其下即溪也。祭畢以羊豕投意或然哉。文公故迹。又有所謂天慶觀之木龜者。初黄冠糞除而火之於烈熖中。有

物甚巨獨不化。火燼取而視之。形則龜耳。以木為質傳以泥舉之差重。夫雜於糞除而乆不腐固可異。已投諸烈火而不能焚。此何為者哉斫泥而驗。下有刻字。其

行二。一曰唐刺史韓愈塑。一曰刺史職方陳鑄重修。鑄之典州。實慶曆之三年。其去韓公畿三百載。而泥傳之質至鑄猶在鑄之後又至今尚存。豈昌黎遺物。獨有

神物護哉。今好事者加以采繪。立於北方鎮天神之足。遺識固在已。其它若潮陽之闢牛巖。故渴於水。因顛師卜居而得泉。名曰大顛泉。 揭陽焦山之甘露寺。

有雷霹石。廣不盈咫。雖側身不可入。中有刻字云。許道人二千年在山。 有地曰陁。亦揭陽屬也。有一足跡甚巨。名曰大人迹。其一乃見於闢牛巖之側。與陁

内者一等。其相去六十有餘里。又有地曰夾水湖。乃三十餘坑所會之地。有石龍盤于水中。身足鱗甲。混然天成。長五丈餘。身首與瓜。猶世之所謂肉紅者。

鬣乃赤色今不計若干年不少變。亦居揭陽界内。若夫故圖經所載西豐水穴中銀瓶之類。非今所見者。故略而不録。木龜有堂。舊在天慶。觀北極殿之左。

近為道流竊取而去。今莫知所在矣。輿地紀勝鄭令君讀書室。在西湖。直講盧公讀書堂。乃盧公洞書堂。韓木。圖經云。邦人於此卜食第之詳。其奏夕多寡。祝

其花之繁稀有無亦如之。方輿勝覧。楊廷秀詩云。笑為先生一問天。身前身後兩盤看。亭前樹子關何事。也得天公賜姓韓。三陽志。韓木。即像木也。

韓木 

{{{caption}}}



三陽圖志潮州府志書序 廢而有興。失而有復。古今理勢之必然也。然必待其時。與其人。而後可以有為。當可為之時而得能為之人。興復之。

實在於此乎。潮郡乘曰三陽圖志。圖則明而。易見。志則乆而不忘。郡之有此。其來尚矣。自宋歷元。其山川城郭。風王人物與夫社稷學校。錢糧户口

之類。靡不具載而無遺。其板藏於宣聖廟之萬卷樓。至正末毁于兵。太半雖存。已非完璧。民間所藏全本僅有一二。仕于此者徃徃徃索。取而去。其

書由是而廢。良可惜已。皇明奄有四海。文治煟興。潮入版籍。八年于兹。廣東僉憲趙公。巡歷至郡。以

興學校。詢土俗為先務。召在泮諸生首問郡志。知其廢失。慨然以興復為公内事。令邑長鮑與侃旁求博采。得其壞爛殘缺之餘。以足成之。間有文

義不屬。與其冗官不稽者。删而去之。鋟柈以永其傳。昔後漢鍾離意發夫子瓮得素書云後世修吾書董仲舒夫書之修。其時與人亦皆素定。今郡

志雖非孔氏通世之書。而一旦獲遇僉憲公興其廢而復其失。信非偶然。殆亦斯文之未喪歟。繼自今邦之人士。與守歡觀風者。得有所考。夫豈小

補之哉。洪武八年。歲在乙卯。十有二月壬子。三陽林仕猷序。三陽志潮州圖經序。 圖志以詔事周制也。後世因之。至宋而益詳。今著

在甲令。凡諸州圖經十年一上之職方氏以備參考。是則圖經之設。豈苟然哉。潮舊有圖經。兵火以來。散逸殆盡。厥今所載。不過叙其道理之逺近。

縣鎮鄉里之若干。有司徒以為文具而已。至若州邑廢置之由。户版登耗之數。風俗之所尚。王地之所宜。則漢然無所考。蓋一邦之闕典已。矧潮在

東廣。號稱佳郡。名公鉅儒。古今相望。流風遺迹。猶有存者。纂而識之。又烏可後。予郡事稍閒。因舉是以屬之教授王君中行。君一鄉之秀出者也。博

識洽聞。多所采摭。於是以其平日之所得於聞見者。益加搜訪。紬繹讅訂。述成一書。其文典。其事實。其地形則繪以圖。使覧者一開卷而盡得之。予

既鋟版郡齋。君謂不可以不序。予曰。夫書以紀事。事以傳信。自古文人紀事。多失之浮侈。相如賦上林。而引盧橘夏熟。楊雄賦甘泉。而陳玉樹青葱。

班固賦西都。而嘆以出比目。張衡賦西京。而述以游海。若考之果木則生非其壤。校之神物則出非其所。論者多詆訐其侈言。惟杜子美間關秦蜀

夔峽湘潭閒。凡所賦者。皆其風土事實。如烏蠻。白帝。黄牛。白馬。家家養烏鬼竹林清啼畫之類。不可槩舉。間有未達者。多輕改以便其說。後得其實。

乃知子美之不虛。故人謂之詩史。傳以不朽。君世為潮人。事皆有攷。書成而邦人無異辭。于知是書可以傳信矣。淳熈二年七月既望。朝散郎權知

潮州軍州主管學事。兼管内勸農事常禕序。圖經有續非直為風土民物記也。以郡有政蹟。故亦書之。將以示方來庶知所繼乎。昔昌黎文公僅半

歲而歸。置鄉校。去谿毒。民安其生。士習其教。卓然已有可紀。矧今之為郡。率再歲而更。則若利若害。苟有興而除者。宜優為之。至於東橋之中間尚

舟而纜。西城之内旁未石而甃。與無貢院之當遷。水軍寨之當復。丁錢之猶可寬减。鹽役之猶可代輸。凢若此類。皆能一一次第而為之繼。母使識

者重眞驛之歎。而使邦人蒙宅生之惠。將有大書屢書。復於是乎續。又安安知後之人不觀其所續。且更相繼於無窮耶。州民林剛中敬書。 州學

學録槃谿唐更 從事郎新福州閩清縣尉巡捉私茶鹽礬兼催剛林剛中。又 九域有志蓋以稽風土之媺惡也。職方有圖。蓋以便民物七登

耗也。郡國圖志作於前者。既有一定不刊之典。述於後者何更為哉然而井邑之有遷改。禮文之有損益。户口之有增减。財賦之有盈虛。若非陸續

而纂集。則殆將何所考證。宋舊制十年方一條。上意有沿革未遽登載。姑少遲之以侯詳備。庶幾。仰副九重之披覧。而周知天下之版籍。其關繫也

甚重。為守臣者。冝體此意。隨時編次。靡有遺缺。斯可傳逺而考。信然。有為期會文書所窘東者。謂非急務。悠悠歲月。不屑經意。板之杇腐。字之縻滅。

幾成廢典。迨其當上之歲。臨期補緝。苟簡應需。特循故事而已。潮有圖經。其來尚矣。昔昌黎文公將至韶石。貽詩於郡侯張端公曰。願借圖經。將人

界一逢佳處。便開看。則知諸郡圖經。唐已有之。參嵇。舊序。具言一經兵火散逸殆盡。淳熈二載。常侯禕方裒而集之。繼閲二紀。趙侯師㞧又從而修

之。歷年二十有五。孫俟叔謹檄夢錫偕同志。編緝校定。僅成全帙。以歲數計之。自淳熈乙未。至于紹定己丑。幾六十稔。更三十政。纂修者僅三焉。端

平改元之四月。郡侯葉觀輟朝行而守兹土。莅政以來。重士愛民。百廢具興。修學增廪。余石甃城。繕治與梁。敞闢郡治。置立坊門。築砌堤岸。公餘間

暇。因閲圖經。嘆其未備。豈前是數政。屬歲事荒歉。鄰寇搶攘。拯貸民饑。督餫軍餉以故莫遑耶。今兹事簡年豐。儻不拾遺補闕。竊恐寖乆易隳。再令

夢錫與唐曾林剛中。點勘編修。續而新之。於是搜訪事迹。紬繹典故。可删則删。可録則録。粲然靡不具載。始事於七月之望。迄成於閏月之晦。若夫

先後編集之有其人。品式條畫之有其目。前序以歷言之矣。然以事有因革。不可不紀其顛末。時有纂修。不可不記其歲月。復叙梗槩。諗諸來者云。

端平二年八月朔日。朝奉郎主管襲慶府東嶽宫賜緋魚袋黄夢錫謹序。三陽志州縣總叙 潮州於禹責為楊州之域。於天文為牽牛婺女之分。

秦定楊粤為南海郡東境。秦未為趙佗所據。漢初猶佗屬方。南粤未滅。已有揭陽之名矣。武旁獲建德復南海郡。乃以揭陽為屬縣。王莽時。更為南

海亭。世祖中興。名既復舊。不曰縣。時曰城。𣈆成帝時。分南海之東官郡。安帝義熈五年分東官。立義安郡。郡之名蓋始於此。宋齊因之。梁曰東楊州。後

改為瀛州。陳廢州。隋平陳置潮州。煬帝大業三年。罷州復為義安郡。唐武德間。改郡為州。復為潮州。天實元年為潮陽郡。乾元元年復為州。凡五易。

然後州名以定。州自陳隋間南海為一都會。唐初置十五部隷江南道。開元二十一年。置福建經略使。徙州隷之。明年復隷嶺南。天寳元年。又隷福

建。越九年乃隷嶺南迨今焉。柳宗元作愚溪對元和間也。州已嶺南屬惡溪州所有也。宗元乃曰。閩有水曰惡溪杜佑作通典。亦曰古閩越地。則未

可以嶺外祝之。州所嶺縣在義熈間。有海陽。綏安。海寧。潮陽。義昭等五縣。至大業間。綏安義昭已廢矣。乃有程鄉萬川二縣合為五永徽初省潮陽

縣先天初復置乾元間乃罷其余獨有海陽潮陽程鄉三縣。僞漢劉鋹時。割程鄉縣。置敬州。宋開寳四年改為梅州。熈寧六年廢梅州。以程鄉隷于

潮。元豐復梅州。以程鄉歸焉。至紹興六年。猶熈寧之制。九年復元豐之制。、潮止二縣也。乃置揭陽縣。初創于劉黄村。數年不果立。至紹興十一年。移

立于玉窖村。或者有三陽之稱。唐韓愈刺潮之日。又嘗建為揭陽樓。而故圖經以為今之韓亭即其地。是必有據者。而揭一字。其見於漢書地理志

者。韋昭以為其逝反。顔師古正之曰。音竭。至南粤王趙佗傳載揭陽令史事。蘇林又以為音羯。顔師古不復正之。今惟蘇林是從。若夫趙佗自秦末

據有粤地。傳嗣五世。至武帝元狩五年始滅。而漢初高武。乃以長沙。豫章。桂陽。南海。立番君為長沙王。若南海於長沙為郡。則揭陽亦將長沙屬矣。

攷當時之意。豈亦遥以南海為番君付哉。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三百四十三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高拱

學士臣瞿景淳

分校官洗馬臣林 

書寫官主薄臣沈 涓

圈點監生臣馬承志

臣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