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75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千五百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五百一十七
卷之七千五百十八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一十七 十八陽

倉官周禮倉人掌粟入之藏。辨九榖之物。以待邦用。若榖不。足則止餘法。用有餘則藏之。以待凶而頒之。凡國之大事。共道路之榖

積食飲之具。 地官倉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䟽曰。掌粟入之藏。如廪人來粟地之所成故也。漢書官公卿表云。司

農屬官。有太倉令。籍田令。平淮今者也。 趙漢廣云。廣漢廉潔下士。績後漢書云平淮今。一秩六百石也。杜預奏事云思惟籍田令。本意以籍田千

畆。十頃之田計其按行周旋不過數里也。又云籍田令。凡宗廟粢盛。御用膳羞。及衆群臣之。調。於是取所户口足以當一縣之邑。所供至重。重事貢

臨履也。梁冀别傳云孫壽姊妹夫宗所不知書。因壽氣力為太倉令。三國與略張軌爲倉曹參軍。或有請貸官粟者。軌曰以私害公。非吾宿志。濟人。

之難。詎得相違。乃以所服之衣。賣糴粟以賑其乏。晋百官表注云太倉令一人。鋼印墨綬朝服進賢一梁冠。品第七。奉月廿斛。品奉以爲上太醫令

同也。隋書食貨志。後周司倉。掌辯九榖之物。以量國用國用足。即蓄其餘以待凶荒。不足則止餘用。足則以粟貸人。春頒之。秋歛之。 隋仁壽二年

九月置常平官。舊唐書職官志。大原永豐龍門諸倉。每倉監一人。正九品下丞二人。從八品上録事一人。典事六人。府二人。史四人。掌固四人。倉監

掌倉窖儲積之事。丞爲之貳。凡出納帳紙。歲終。上于寺司。唐會要隋末不置。武德五年三月二十二日。置四員。正觀二十二年十二月九日。大夫李

乾祐奏增兩員。以李文禮張敬一為之。文明元年。又置殿中裏行以楊啓王待徵為之。凖吏部式。以三員為定額。監倉庫本是察院職務。近移入殿

院。第一人監倉。第二人監庫。檢所移日月未獲。大和九年六月。御史大夫李固言。奏監太倉殿中侍御史一人。監左藏庫殿中侍御史一人。臺中舊

例取殿中侍御史從上第一人充監太倉。使第二人充監左。藏使又各領制獄。伏縁推事。皆有程限。監臨遂不專精。徃徃空行文牒。不到倉庫。動經

累月。莫審盈虛。遂使錢榖之司。狡吏得計。至於出入。多有隱欺。臣今商量監倉御史。若當出納之時。所推制獄。稍大者許五日一入倉。如非大獄許

三日一入倉。如不是出納之時。則許一月兩入倉。檢校其左藏庫公事。尋常繁閙。監庫御史所推制獄大者。亦許五日一入庫。如無大獄。常許一旬。

内計會取三日人庫勾當。庶使當司公事。稍振綱條。錢榖所由。亦知警懼勑㫖依奏。唐六典太原永豐龍門諸監每倉監一人正七品下。漢書酈生

云。據敖倉之粟。又吳有海陵倉大司農屬官有諸倉長丞。後漢河南尹。屬官有榮陽國倉長丞。魏書有邸閣翕亦其事也。東晋有東倉。石頭倉。宋齊

因之。梁司農就左中右三部。倉丞陳氏亦同。後魏闕文。北齊司農。有梁州及右濟之水次倉。隋初漕關東之粟。以實京邑。衛州黎陽倉。榮陽洛口倉。

洛州河陽倉。陝州常平倉。潼闌渭南亦皆有倉以轉運之。各有監官。皇朝因之。丞二人從八品。上諸倉監。各掌其倉窖儲積之事。丞爲之二。凡粟出

給者。每一屋一窖盡。䞉者附計。乆者隨事科徵。非理欠損者坐其所由而償陪之。凡出納帳歲終。上于寺焉。梁開平四年五月。勑補開封府。及河

南河北倉吏。非舊典也。晏元獻公類要齊職儀。太倉令。周司徒屬官。有廪人。倉人。則其職也。六典太倉令三人。從七品下。石氏星經天倉六星在婁

角。倉殺所歲有三星。天度積厨槖之所。天困十三。主卸粮也。史記云。武王伐設。散鉅橋之粟。周禮有廪人。下大夫上士秦漢大司農屬官。有太常令

丞。各一人。文帝時淳于意爲之。後漢一人六百石。魏品第六。晋宋齊梁陳亦然。復魏關文。北齊司農。統太倉令丞。後周有司倉下大夫。隋太倉令二

人。事文類聚歷代㳂革。後漢太子。少傳屬官。有太子倉令一人。六百石。主倉榖。魏晋以下無聞。後魏第五品中。北齊家令寺。領典倉署令丞。隋典倉

丞二人。唐典倉署令一人。掌九榖入藏之教。及醯醢庶羞品皿燈燭之事。舉其名數而司出納。几諸團團樹藝者。皆受令焉。丞二人判署事大元置

太子司倉。副司倉掌倉出納。及薪炭等事。駢麗叢珠總說。兩漢有倉曹吏主倉庫。北齊有倉曹叅軍。焬常改司倉。曰書佐。開元改為倉曹叅軍。古今

合壁周穠有倉人。庾人。北齊司農寺。掌倉正統太倉。隋司農寺統太倉典廪國朝祥符九年。詔京師官。年六十已上。勿差監在京諸倉。時國子慱士

雍文載。年六十五。受敕上言求免。上曰京倉自受納至給畢。殆六七歲。若此輩一任。則老於掌庾矣。因著式焉。紹興十一年詔行在三倉。以行在省

倉上中下界為名。監官監行在省倉上中下倉界繫御。泰和定律諸倉使一員。掌倉廪畜積受納租稅支給禄廪之事。副使一員。掌同使余副使准

此。攢典拿收支文曆行署梥牘。凡歲收一万石以上設二人。以下設一名。倉子掌斛㪷盤量出納看守巡議之事。與倉官通管。少數凡歲收三十万

石以上。設二十人。二十万石以上十五人。十万石以上十三人。五万石以上十人。四万石以上六人。三万石以上四人。二万石以上三人。一万石以

上二人。不及一万石一名。唯中都随倉各十三人通州四倉共設一百二十人。石中都。并外路京府倉。設官並依此置。唯通州倉設使副外。各增置

判官一員。節鎮省副使。元設劃使者仍舊。防刺漕運司。六合倉并縣鎮應置倉官者。設都監一員。凡設同監處仍舊。其有科置使副一員并倉兼草

場者。並依舊例。即中都倉子若所收斛斗數多依上添設。元經世大典官制倉庫官 倉氏庫氏之爲官。其制已乆。國家於常調之選轉補之吏歷

倉庫一任。視其錢榖之多寡。地理之逺近。為之减資。陞轉之法焉。非徒録其煩勞。抑出納之吝。使之知所勸也。若資歷由雜職者。止於雜職用焉。

至元二十九年五月。吏部言選注到倉官三十三員内。有告稱不願并不到人數。再令吏部選補數足。却有品級爭懸人員。今蒙省議。在都并通州

河西務直沽李二寺等處倉官。比之其餘倉庫。尤為難重。今擬選注上項倉官。於應得資品上。例陞一等。如本界任滿。收支交割明白。别無侵欺短

少。粘帶過犯。給到元俻觧由者。再陞一等遷叙。先儘到選相應。見在人員不敷。聽於各衙門有出身一考之上。令譯史知印宣使奏差内選用。如有

推避之人。依條治罪。若選注不當。耽誤收支粮斛。罪及當該。銓選官吏送吏部照會仍分揀見注人員通行選注。元貞元年九月。吏部言前李二

寺倉監支納馬世榮。倉副張𤋟等。告任内總收粮一萬一千四百八十石三斗五升三合五抄八撮。節次支交盡絶。除依例准除合得破耗外。積餘

耗粮一千一百七十八石五斗五升七合二勺七抄一撮。本部照得大都裏外倉官。除至元二十九年五月已後。除授人員。已有陞等定例。所據至

元二十四年閏二月初七日已後。至元二十九年五月例前。在都河西務通州李二寺直沽等倉官任内。所收粮斛多寡不同。為此再議各官任内

所收粮斛。若有積餘一千石以上者。比依倉官李瑞等例。再陞一等。一千石之下至五百石之上者。任廻减一資歷陞轉。省准吏部呈本年五月分。

從七以下官員數内倉官趙輝李從慶賞儀等三員。擬陞二等。歷過倉官月日。後任通理鍂注。各各窠闕。省議趙輝等既選充倉官。例陞二等。所

歷月日。不須理筭本部參詳今後似此人員。擬合一體施行。省准。 二年六月。御史臺呈。各處倉官人等。有收粮多者。四十餘萬少者不滿二萬。例

陞二等看詳收粮多者。倘因照畧不及。失䧟短少利害非輕。任滿别無侵欺理宜陞用。其餘收粮數少倉官一例陞等。中間優苦不倫。中書省下吏

部斟酌。各倉優劣。擬到陞加等第。今後倉官有闕。於到選相應職官并諸衙門有出身令譯史。通事知印宣。使奏差。兩考之上人内選用。依驗難。易

收粮多寡陞等任廻。於應去地方遷叙。通州河西務李二寺等倉官。於應得資品上陞一等。任滿交割别無短少。减一資通理。 通州七倉 足食

 有年 及秭 富有 盈止 樂歲 廣儲 河西務七倉 大盈崇墉 永備南 永備北 充溢 廣盈北 廣盈南 李二寺 直沽

在都并城外倉。分。收粮五萬石之上。倉官於應得資品上陞一等。任滿交割。别無短少。依例遷叙。 永平 既積 廣衍 惟億 永濟 盈衍

豐實 順濟 既盈 萬斯南 萬斯北 收粮一萬之上倉官止依應得品級除授任滿交割。别無短少。减一資通理。 豐閏 大積 通濟

千斯 廣貯 相因 廣濟 大德三年六月吏部言倉官例。所設正官。例合陞等减資。周歲交代。縁各官禮任。月日不等。同立齊戒。一例交換。所

歷多寡不同。若便照依呈准胡伯元一體陞轉。中間似為不倫。參詳倉官各界得代所收粮斛。别無短少。應陞等者。擬歷過七月以上。照依元除陞

轉。六月以下擬减一資。應减資者。六月以上照依元除優减。五月以下止理歷過月日。省議陞等准所擬减資。六月以上。照依元除優减。五月以下

擬减一十五月。大德四年八月。上都留守司關。上都廣積。萬盈。永豐。三倉。攢典劉聚等。未定出身。吏部議上都所設萬盈廣積二倉俱係正六品。

永豐倉係正七品。比之大都。平准行用庫。品級尤髙。又係酷寒之地。今擬各倉攢典。轉寺監本杞。并萬億庫司吏相應。省准。户部言上都東西萬盈

廣積二倉。所設倉官。二周歲為滿。司倉一周歲爲滿。不能齊界。似為未便。吏部議宜依户部擬司倉與倉官一體二周歲為滿。省准 四年九月户

部言。直沽倉敖。海粮到來稍水。與都漕運司等處。對船交裝。直沽倉止是畫會作數而已。不出月餘。交卸既畢。在倉無粮可守。任滿與通州等倉官

人等一體陞轉。似涉太優。移准吏部言。既比各倉。所掌優輕。難循一體遷用。今後倉官比依通濟等倉例。不湏陞等。任滿交割。别無短少粘帶過犯。

擬减一資陞轉。外據見設司倉一十名。亦合量减五名。如准吏部擬。相應省議。既本倉别無親臨收支粮斛。存設大使一員。攢典二名。司倉二名。斗

脚五名。其餘人員並行革去。餘准所擬。 五年户部。員外郎趙奉訓言。前徃通州李二寺河西務等處。體知倉官司倉。並不同時禮任。所收粮斛。不

下二十餘萬石。見設官三員。先到任者始於前界官處。一一交盤見數。待同界官員。立界收支。其同任人員。或三五月。或半年之上。方纔到任。及司

倉人等到倉。必須重復交量。不唯交量生受。抑且短少粮斛又都漕運司申。在都省倉。三月一日齊界交割據本司所管倉。分。如亦三月一日齊界。

實慮倉官。短少卒不敷用。又兼此時。正是河倉僭運粮斛輳到舊粮。未曾儧動。誠恐相妨。合依已擬。自下年爲始。六月一日齊界交割。其六月一日。

河粮已畢。上年見在儧運赴都。新運海粮未到。乘此空隙。各不相妨。公務兩便。部議如准本司所擬。自下年為始。六月一日。齊界交割為宜。又議若

擬司倉。與倉官俱各齊界。除在都司倉。六十七名。三月一日。先行逐旋發補。其河倉總用司倉一百一十一名。俱於各路。年終得代。院務官内勾取。

如令隨即起解。到都聽候。至六月一日關發。中間或有病故者。或有避懼。在逃者。必再催督。各人居止去處。地理逺近不同。倉卒不能齊集。其司倉

止是聽受倉官支使。分辦之職。節續關發。收受粮斛。事不相妨。叅詳除倉官依准户部所擬。六月一日齊界外。㨿司倉依舊逐旋發補。交換相應。省

准。五月省議和林宣慰司。所轄倉庫。除廣濟庫官别行銓注。稱海札渾也迭别縣不係常川收粮倉分。如和林昔寳赤八剌哈孫孔古烈倉。收支粮

斛浩大。又係緊急支持去處。擬將上項諸倉。改立。從五品。提舉司各設官三員。提舉一員。從五品。同提舉一員。從六品。副提舉一員。從七品。周歲為

滿。於列選人内選充。應得資品上擬陞二等。任廻别無粘帶過犯。照依元除地方遷用。所歷月日通理。任内所收粮斛。若有短少。依條追陪黜降。五

月甘肅行省言。本省極邊重地。供給諸王。屯駐大軍。規措粮儲浩大。照得腹裏行省倉官。受勑牒常。調遷轉。唯甘肅倉庫官。多任色目之人。不知官

事利害。止是本省差設。比年以來。錢粮失䧟。連綿追理。不能杜絶。今後合依腹裏倉官例。於常選相應人内銓注。省擬甘肅二路。每處設官三員。監

支納一員。正六品。倉使一員。從六品。倉副一員。正七品。二周歲為滿。於列選人内銓注。入倉先陞一等。任滿交割粮斛。别無短少。粘帶過犯。陞一等。

照依元除地方遷用。若有短少依條追陪黜降。六月御史臺言。江容楊春。俱歷提控案牘。三十月。未應入流。既充倉官。例陞一等。止該正九品級。今

注倉官係八品。窠闕。任廻理從。八月日添一資歷陞轉事屬違錯部議江容楊春俱係提控。案牘一任。依例合於提控案牘籍記。既已選充倉官。例

合陞等。比依成梓例任廻理筭。正九月日。如准所擬。任廻改正。今後似此人員。依上例銓注。省准。 大德七年十月。吏部呈。擬注到大同倉官忙兀

魯不花等。一十四員。都省議倉官。依准部擬二周歲交代。除納蘭不剌永盈倉。係迤北酷寒地靣。例陞一等。其餘六倉。糴中賣之粮。隨時出納。難議

一體定奪。若任廻。别無短少粘帶。擬减一資陞轉。 八年七月。湖廣省咨漢陽府言每歲出納錢粮浩大。所設倉庫官止於各路司吏内選用。本府

雖為散府。縁直隷行省若於本府請俸司吏内選充。滿日依例求叙。本省議散府司吏。請俸六十月之上。選充本府倉庫官。一界滿日。年四十五以

上。與吏目未及者。務使七十月之上。至九十月選充一界者。年四十五之上與都目未及者。院務提領内任用。吏部議湖廣行省。所轄散府司吏充

倉官。合依河南行省散府司吏充倉官。比總管府司吏取充者。降等定奪。省准。 大德十年四月。吏部言。伏見京畿。并都漕運司所轄倉分。見設司

倉人等。作獘不便。盖百司得人則治。非人則廢。况倉官之職。所任繁重難取其人。多於有過人内選取。殆非長法。如歷錢糓人員。所犯欺詐情罪。若

復置之此地。適足以。長奸滋惡。為弊尤深牧民之間。犯贜亦可以廻避。此職今後湏以無過之人遷充。使其人各知錢榖為國之重。亦足以有所懲

勸。且每歲銓注。倉官願入狀者。不能盡用。今歲倉官自願。十無一二。俱於列選人員内提注。足見各倉事體。雖以用人為本。然法弊則不能不變。事

關錢糓。宜從户部照勘議擬。省准。六月河南省諮。所轄去處。除汴梁歸德等。腹裏六路。倉官庫子攢典。照依大德四年。諮准定例差設外。㨿淮東淮

西荆湖兩道宣慰司所轄路分。并蘄黄二路。擬合一體已經札付。各於大德十年正月為始。於州司吏内勾補。周歲滿日。别無粘帶過犯。於路府司

吏内。委用庫子攢典。於縣司吏内勾補。周歲滿日。别無粘帶過犯。轉補州吏。無州路。分。所管縣。分上名司吏内選差。依上轉補。違例委用者。雖有役

過月日。並不准筭。除已劄付淮東淮西。荆湖兩道宣慰司。并蘄黄二路。依上行之。省准。倉庫官陞轉例 至大三年三月。尚書省判吏部照。先奉

中書省劄付。通州河西務等倉。六月一日齊界交代。在都倉官。三月一日齊界交代。又元貞二年六月。奉省劄通州河西務等倉。每歲所收粮斛。不

下二十餘萬。擬陞一等。任廻交割。别無短少。减一資歷陞轉。在都京倉。每歲所收粮斛。五萬石之上。擬陞一等。大德三年六月。中書省劄。省倉所設

正官。例合陞等。减資周歲交代。縁各倉官。禮任月日不等。同例齊界。一例交換。所歷多寡不同。倉官齊界得代。所收粮斛。别無短少。應陞等者。七月

以上。照依元除陞轉。六月以下。擬减一資。近於至大二年九月内。省議通州河西務。在都京倉官。從新銓注。已於是年十月初二日禮任。將見任者。

俱各截替。部議除在京倉官。已歷七月之上。照依舊例陞轉。其通州河西務倉官。俱係陞等减資人員。自至大二年六月之任。至十月一例齊界截

賛。上曆五月。若比例不陞。却縁各官。即非病故。終是截替。又兼已經陞等。難議回降。若交割别無短少。照依已除陞轉擬不减資。似為便益。省准。

四年九月户部言。據萬盈廣積兩倉申。伏念國朝治民之本。禮樂爲先。富實之源錢粮為重。竊見本倉官員俱係常選所發。自至大二年十月。蒙尚

書省遷充前職。至大三年正月齊界之任經今半年之乆。所收粮斛。倉廪盈滿竊恐經年燒折發變倘有失䧟厘勤追陪。輕則斷罪重則破家。由此

論之。不為不重。又縁出身通例。擬二周歲為滿。交代别無短少。止陞一等。不理月日。禾林倉官。二年為滿。例陞二等。所歷月日。又同初任通理。大都

京倉官員。自三月一日。齊界禮任。通州河西務倉。六月一日齊界之任。俱於七品以下流官。并各衙門兩考令譯史宣使人員。許願入狀然後銓注。

周歲為滿。入倉陞一等任廻又减一資通理月日。及豐實倉。每歲收支粮斛。不滿三萬。依前陞轉。减資竊縁上都萬盈廣積兩倉。北連沙漠地接禾

林迺邊逺酷寒之地。周歲出納。少者不下三四十萬餘石比之大都倉。分所收粮斛爭懸數倍。實是優劣不同如蒙照依禾林倉例陞二等。准復比

依大都京河二倉。一體陞等减資。不爲偏負本部照擬大都京倉。各收粮斛數少。周歲為滿。例陞一等。惟上都廼酷寒之地。廣積萬盈兩倉。每歲出

納粮斛。三四十萬石。不為不重。惟見任倉官。又皆流官常選。即非留守司保用人員。及以二年為滿。止陞一等。不惟優劣不同。又使廉慎無以激勸。

上都兩倉。合依大都京倉之例。周年為滿。别無粘帶短少。陞等减資。似不偏負。中書省下吏部。議各虜倉官。陞轉通例。行之已乆。今上都兩倉。雖與

所指倉分各掌事體不同縁係酷寒之地量擬照依舊例二周歲為滿交割無虧。更無過犯。於應得資品上陞一等。歷過月日。今後比例。通理省准。

皇慶二年正月。河東山西道宣慰司言。近為屯儲府。所轄通濟等四倉。急闕收受子粒倉官。本府所轄迤北净水等三倉。俱係上司遷到常。調流

官。今據南屯四倉。照依迤北三倉例銓注。常。調人員。唯復於本道解。由到司錢榖官内就選。依例通理月日。或候秋成。於大同等處。屯儲軍民總管

萬户府見役屯官屯長内。不妨本役。輪番差撥收受。周歲交替。官民長便。本部照議。南屯倉官。若於長選人内選差。南陽洪澤芍陂等屯。别不曾别

設倉官。又净水等三倉。所受粮斛。俱係有司乘賤和糴。亦與上項倉。分不同。如准本道宣慰司所擬。每歲秋成。從本司於大同屯儲軍民總管府見

役屯官屯。長内。摘撥收受。下年相沿交代。庶革擾民之弊。省准。 延祐四年四月。江浙行省咨。各路司吏。歷俸已及兩考。在後選充五萬石之上倉

官。一界如無侵欺粘帶。合無將歷過倉官月日。比路吏一倍折筭。歷五万石之下倉官月日。以二折三考。元設路吏俸月。通理九十月。照依見俸𨔄

降通例。歷典史一考陞轉。惟復五萬石之上者。比同考滿路吏出身。充典史一考陞吏目。五萬石之下者。於典史内添一考。依例遷叙。庶幾勞逸均

平。人不避難。部議今依江浙行省所言。各路見役司吏。已及兩考。選充倉官。五萬石之上。如無侵欺粘帶。比同考滿出身。充典史一考陞吏目。五萬

石之下者。於典史添一考。依例遷叙為宜。省准。八月十四日湖廣省言。常德路易鼎先。充潭州路司吏。五十一月。大德九年補倉官一界。遷充常德路

司吏。通理九十月。今次奉到吏道出身新例。不見所歷倉官可否准理。又興國路申路府倉庫官。俱於本衙門見役司吏内取用。掌管出納錢榖。責

任至重。無可養廉。出納之際。稍若取要。事發依例斷黜。今止理實歷月日已是偏負。部議湖廣行省倉官。既於見役請俸路吏内選充。宜從江浙行

省元擬。如係路吏歷俸已及兩考。選充倉官一界。别無侵欺粘帶。准同考滿出身。充典吏一考。陞吏目遷叙。庫官周歲。如無粘帶。准理本等月日考

滿。依例陞轉相應。省准。元典章雜職依前孜第品級遷升例流官内選用者。任廻理流官月日。 元擬雜職人員。任廻雜職遷升。 平准行用庫官。

任廻减一資歷。 塩場司令丞管勾任廻减一資 通州等倉官。升一等减一資。 通州七倉。 李二寺直沽二倉。 河西務七倉。 京畿等十五

倉升一等。豐潤等三倉减一資。 各衙門選用人員。任廻本衙門所轄叙用。匠官院。長至從五品。止於匠官遷升 管辦錢。榖官諸雜職人員

例 至元二十一年九月定 一辦課分為三等。 上等充提領。 中等充務使。 下等充都監。 一辦課官升轉一周歲為滿 都監三界升務

使。 務使三界升。 提領三界。升受省扎錢榖官。又歷三界於從。九錢榖官内任用。 諸雜職人員。比附院務官。一體升遷。 塩鐵副管勾。 相副

裝查批引等官。 諸衙門倉庫塩敖等監支納大使 資品錢榖人員例五千定之上提領正七。大使。正八。副使正九。 二千定之。上提領。從七

大。使從八。副使從九。 一千定之上提領正八。大使。正九。省扎副使。 五百定之上提領。從八。大使從九。部札副使。 一百定之。上係中等。錢榖官。

設提領大使副。使 五十定之。上設大使副。使。 五十定之下設都監。倉官窠𨵗 監納正七 大使從七。副使正八。 京倉一十七處 千斯

相因 豐潤 通濟 廣貯 永平 永濟 惟憶 盈衍 豐實 太積 廣衍 既盈 既積 順濟 万斯南 萬斯北 都倉一十七處

有年 樂歲 富有 廣儲 足食 太盈 盈止 及秭 充溢崇墉 廼積 永備南 永備北 廣盈南 廣盈北 李二寺 直沽

倉官前後升等例 至元二十六年十一月。呈准升一等。道理月日。 至元二十九年五月呈准在都通州河西務。直沽李二寺等倉。應得資品上

升一等。如本倉别無侵欺短少。再升一等。歷過倉官月日。例不准筭。 元貞二年六月十一日。呈准周歲為滿。内通州河西務。李二寺直沽倉。升一

等除授。任廻减一資。在都并城外倉。五万石之上升一等除授。一万石之上。任廻减一資。大德二年三月。令史揭禧。承奉省判本部所呈。擬列京

畿都轉運司中各倉官。依例交界于后。三月一日立界交代。倉一十一處。既盈 相因 惟億 豐閏 永平 通濟 廣貯 豐實 既積

万斯南 万斯北 七月一日立界交代六處 永濟 千斯 盈衍大積 廣衍 順濟 選差倉庫人員 至元三十一年御史臺啓奉中

書省劄付。准江西行省諮。該先為各處官司。差稅户充倉庫官攢典庫子人等。放富差貧。本省與行臺監察等。一同完議得。南方稅家。子孫相承。率

皆不曉事務。唯以酒色是娱。家事一委幹人。歸附之後。捉充倉庫官。並不諳練錢榖。又不通曉書筭。失䧟官錢。追陪之後。破家蕩産。虧官損民。深為

未便。如蒙照依本省移准中書省咨文事理。今後各路倉庫官。大使副使擬於見役府州司縣吏典史内。驗物力髙者。指名點取。如有不敷。本省立

格差取倉官。已後告閑司吏典史内。有物力之家。仰一體選差。似革官吏貪饕之弊。亦絶百姓破家之患。今將吏部議擬倉厙官出身定例。開坐前

去。請定奪回示。除已依准江西行省所擬另行外。仰行移合屬。嚴加體察施行。 一本省於至元二十九年二月十六日。議擬到廣濟庫。提領大使

副使。并各路倉厙大。使副使。及平准行用庫副。各各出身定例。開坐移咨去後。於至元二十九年閏六月初六日。回准中書省咨。該送吏部。逐一議

擬到下項事理。 倉庫官例 大德八年七月江浙行省。准中書省諮。吏部呈。腹裏至元二十五年呈准各路司吏。實歷請俸六十月吏目。歷兩考。

陞都目。一考陞提控。兩考正九。若路司吏九十月。歷吏目一考。與都目餘皆依上陞轉。議得江南提控案牘。除各路司吏。比依腹裏路分。至元二

十五年呈准定例遷除。其餘已行直補。并自行踏逐根脚淺深之人。自呈准月日立格。實歷案牘兩考者。止依至元二十一年定例九十月入流。未

及兩考者再添一資遷除。例後違越創補之人。雖有役過月日。别無定奪本部參詳各路及考并滿考司吏。員多缺少。於内亦有選充倉庫大使副

使人等。若便照依先例擬陞。提控案牘都吏目内定奪。恐與新例差遲。咨請定奪回示。准此。照得至元二十九年。吏部呈議得。各省既於各路總管

府請俸司吏内選取廣濟庫副使。即係出納錢榖之職參詳如司吏請俸二十月之上。及一考者選充一界。滿日别無粘帶年四十五之上。與吏目

年未及者院務使内任用如四十月之上至六十月選充者。一界滿日。年四十五之上與都目年未及者。院務。提領内任用。七十月之上。至九十月

選用者一界滿日。年四十五之上。與提控案牘四十五之下。於巡檢任用。又各路倉庫大使副使。并平准行用庫副使。既於各路總管府。司吏内選

充。滿日别無粘帶。正令驗實歷司吏月日。諸倉大使比附廣濟庫副使。一體叙用。其餘副使人員。降等定奪。如元歷司吏月日淺短。許移轉又充副

使一界。依上遷除。已經移咨本省依上施行。咨請照驗准此。照得各處錢粮造作。責在有司管領各俱有正官提。調。每歲取勒認狀。設有虧欠着落

追陪。其倉庫官員。在前俱係各路自行選差。近年以來本省銓注。中間恐無抵業。設若侵欺錢粮。追究無可折剉。有累官府。深為未便。省府仰照驗

今後照依都省咨文内事理。於各路見役司吏。或曾受三品以上衙門文憑歷過錢榖官三界相應人内。從公選用。有抵業無過之人。充倉庫官。滿

日依例升遷施行。 倉官貼補庫官對補 至大二年九月。𡊮州中奉江西行省劄付。撫州路申。准總管王嘉議閲該近奉省劄。臨江路總管万少

中言。司吏先充倉庫官。重役。滿替給由到路。不行從優先行定奪。却與剙補人數。一例挨次守缺。停閑數年。不能還役。倉官已有養廉分例。尚蒙省

部定立出身。惟有庫官另無俸給養廉。又無優升定例。莫若今後庫官。對缺收補事。省府依准所言。對補相應。仰照驗施行。奉此除遵依外。切照倉

官交取米。庫官收支錢帛。各任重責。利害頗同。倉官雖有分例。徃徃因而消折正粮。將分例陪納還官。少有得為養廉之資者。雖蒙省部定立出身。

及庫官對補。却緣多有在前歷過倉官重役。月日未及。不該升轉。例應貼補。及庫官得代。在通例之先者剙補。司吏一體挨次守缺。乆不得補。停閑

生受。若擬令先儘收補相應。申乞照詳得至大元年十二月十二日。臨江路申。前事已經劄付本部。依上施行外。今㨿見申省府議得。今後各路倉

庫官例於見役司吏内差充。庫官歇下名缺。須候得替。庫官給由到路。對缺填補還役外。但遇路吏有缺。須要先儘歷過倉官重役。月日未及。不該

升轉之人。及庫官得替。在通例之先者。亦須挨次貼補。余有名缺。方及剙補人員。無得攙越。合下仰照驗施行。 倉庫官升轉 延祐四年十月。行

省准中書省咨。撫州路備大盈庫申。庫使張京。另無俸給。如蒙定俸給禄。唯復依湖廣省元擬庫官周歲滿替。准理路吏月日考滿。依例陞轉。官吏

俸給己有定例外㨿倉庫官陞轉一節。本省未奉前因咨請照驗准此。送㨿吏部。呈奉中書省劄付本部呈江浙省咨。各路司吏歷俸已及兩考。在

役選充。五万石之上倉官一界如無侵欺粘帶合無將歷過倉官月日。比路吏一倍折筭歷五百石之下。倉官月日。以二折三。與充役路吏俸月。通

九十月照依見奉𨔄降通例歷典史一考陞轉。唯復五万石之上者。比同考滿路吏出身。充典史一考陞吏目。五万石之下者。於典史内添一考。依

例遷叙。本部議得江浙行省。各路見役司吏已及兩考。選充倉官。如無侵欺粘帶比同考滿出身。充典史一考陞吏目。依例遷叙相應。都省仰依上

施行。奉此。已下主事𠫇。標附格例去訖。今奉前因本部議得江西省諮。倉庫官役滿未奉陞轉定例。以此參詳。合依呈准江浙行省元擬。如係路吏

歷俸已及兩考。選充倉官。一界另無侵欺粘帶。比同考滿出身。充典史一考。陞吏目。遷叙庫官。周歲如無粘帶准理本等月日考滿。依例陞轉。如蒙

准呈。移咨行省照會。劄付本部。為例遵守。具呈照詳都省咨請依上施行。通濟等倉。元置通濟等四倉。秩正七品。每倉各置監支納一員。正七品。

大使一員。從七品。副使一員正八品。 通濟倉 廣貯倉 豐潤倉 豐實倉 豐穰等倉。元置豐穰等八倉。秩正七品。每倉各置監支納一員。正

七品。大使一員。從七品。副使二員正八品。 豐穰倉 廣積倉 廣衍倉大積倉 既積倉 盈衍倉 相因倉 老於掌庾 宋祥符九年詔

京師官年六十已上。勿差監在京諸倉。時國子博士雍文載。年六十五。受勑上言求免。上曰。京倉自受納至給畢。殆六七歲。老若此輩一任。則老於

掌庾矣。因著式焉。長編 記其姓名 梁莊肅公。適景祐中。監在京倉。南郊赦録。朱全忠後莊肅。上䟽罷之。曰。全忠叛臣。何以為勸。仁宗善之。擢審

刑院詳議。官記其姓名。禁中自是遂見擢用。石林燕語宋真西山集申將文林郎監江東轉運司。寄納倉張錡。重行追奪等事。 照對本司寄納倉。

在太平州蕪湖縣。某昨因巡歷至本縣。有百姓湯執中者。詣某陳告。本倉合干人湯文等盗糶。官吏某即送蕪湖縣追究。尋改送江寧縣鞠治。乃知

監倉張錡。持身不謹。無以檢下。故使本倉之吏。紛然而為姦。㨿專知邵維斗級尹茂。𠫇子夏震。攬户孟三二等。供招監倉張錡。累令夏震徃孟三二

家借錢。入已使用。前後通計七百五十貫文。及孟三二以索逋爲言。監倉張錡。乃令邵維。許以將來受納。每石减饒耗米五升。以折還所欠。其後孟

三二攬到人户苗米。赴倉交納。凡一千七百餘石。遂如元約。减饒過耗米八十五石有竒。某已將夏震邵維等。從條斷遣訖。竊見文林郎監江東轉

運司寄納倉張錡。以門蔭得官。冝知愛重。顧乃蔑棄法守。隳壞廉隅。輙於攬户借貸錢物。又以官米准還私債。考之具獄衆證甚明。揆之三尺。𤽝犯

至重若使幸免。則凡貪贜之吏。何所畏而不為。伏望朝廷特賜敷奏。將錡重行追奪。仍罷本任。以為來者之戒。謹具申尚書省。伏候㫖揮 小貼子

竊見本司。寄納倉監官。自嘉定二年以來。有修職郎王佐才。承直郎許如川者。皆以贜敗。論罰非輕。而後來者。仍前違犯。盖縁監官雖隷本司。其到

罷即不經由本司。批書印。紙。不問有無綰繫逕自離任。若泛然不相統屬者。故徃徃敢為欺弊。旁若無人。欲望朝廷。特賜㫖揮。今後寄納倉監官到

罷。經由本司批書印紙。在官無違闕。方許赴部注授。是亦關防之一端。伏候㫖揮。嘉定八年九月四日。省劄奉聖㫖張錡降兩資放罷。餘依小貼子

内事理施行。啓劄淵海熊克賀王寺丞閩倉 對合上心。寵命使指。瓜時何待。天既遣於前期。棠舍所存。地更臨於舊部。有識交頌。不謀同辭洪惟

累洽之朝。式重均輸之政。建官提領。皆謂起於熈寧。創法貯儲。孰知始於景德。方嗣皇之圖治宜膚使之鼎來洪惟某官。藴藉醇深規摹閑逺。蚤由

殊擢。荐典要藩比賜覲於彤庭。特改頒於翠節。總閩封之七聚。頒漢制之六條。矧是使臺邃如仙府。移洞天於春圃歛渤海於秋渠。政理餘聞。惟賢

者而後樂此。儒雅縁飾豈俗吏所能為之屬弭節之云初。諒列城之竦動。某晚塵末節初試冗僚宣力乘田。厥有牛羊之茁壯。芘身夏屋。庶無風雨

之震凌 賀李朝請閩倉 臨選漢廷。總司閩庾。告猷前席。已聞帝語之褒將命外臺預見民心之恱有識交頌不謀同辭。竊以熈寧天子之創規。

實參異代。常平使者之提領。特峻他司。累朝皆踵於宏模。嗣聖必疇於雅望。共惟某官。學精探牘。才敏撥繁。明習憲章。矧濟家傳之美。縁飾儒雅。宜

推郡最之良。比賜覲於彤庭。凾寵分於翠節。粤封七聚。暫專提刺之權。華省六聯佇進論思之列。某。投閑甚乆。起廢猶新。末水假塗。嘗獲趍於賓廡。

建山懷紱。乃幸邇於使臺。 賀鄭吏部閩倉 露章勇退。錫節鼎來。漢省髙華暫輟銓郎之任。閩封奥衍。式隆庾使之權。休聲所同。和氣自至。切以

攬苑滂之轡方惠於逺民。載潘岳之輿。更將於壽母。豈特按澄於封部。庶幾表率於縉紳。共惟某官古學根經。髙文貫道。佐成均之務。行夙著於士

林替司列之曹。望寖𨺓於朝。路簡求特厚。恬養彌堅。溶西清而彷徨。盍聯從橐。循南侯之眷戀。懇奉親闈。果膺臨遣之榮佇見召還之速。某。投閑甚

乆起廢猶新。共理非良方奉皇華之政。平反是喜尚資錫類之仁。嚮仰惟勤剡裁曷既 賀胡大夫閩倉 賜覲紫宸分華翠節。眷劇部倉儲之盛。

庸藉傑才。簡清時郡最之優。擢將隆指。訓辭深厚。原隰光華。竊以堯湯用心。備敢忘於先具。漢唐故事。制皆重於常平。振民當守於前規。遣使必疇

於髙望。共惟某官。英姿邁徃。卓識際空。練達典章。蚤濟家傳之美。布宣條教。乆推吏績之良。昨召對於漢廷。亟總司於閩庾。節用龍虎。暫顓刺舉之

權。履上星辰。佇正論思之職。某。屬分侯屏。宻邇使臺不腆緘縢。聊奏雙魚之素。有嚴英蕩。即迎六轡之華。 陸游回江西王倉 光膺宸命。出擁使

華。逖聞新渥之傳。莫諭古人之喜。伏惟某官。器姿開敏。學術淵深。漬節凛然。風髙嶺嶠之政。先聲籍甚。已震江淮之間。自顧衰遲。常交英俊。雙魚逮

至。荷舊好之不忘。𠋣馬少留。慚報書之良邃。惟祈珍嗇。用慰願言。 賀謝倉 顯膺帝制。起擁使華。雖輿論歉然。謂未究大賢之藴然用人如此。誰

不知公道之行。共惟某官。躬真獨簡貴之資。藴篤實誠明之學。早並游於洛下。晚獨步於江東。談笑多聞。文章爾雅。履常應變雖與時而偕行。㨿古

守經。盖絶世而獨立。風采聞于天下。勞烈簡于上心。自去清班。父安直館。付功名於昨夢。若無意然。頋富貴之迫人。恐不逸耳。迨法官之决事付便

郡以優賢。曾未踰年。已聞報政。入膺三接之寵。出臨千里之畿明詔始傳吾黨相慶。以謂名流之施設。當有前輩之規摹。班超之策平平。陽城之考

下下。至於俗吏。乃求寄功。所願一洗簿書之塵。庶幾以稱臺閣之望。此自明公之所及。豈湏賤子之具陳。 陳璉通新除宣倉 妙選儒宗。肅將。使

指。輟千里惠慈之政。靡徇民留司一道廉察之權。欲𠋣君重。不獨任聖朝耳目之寄。要使措逺氓畿甸之間。除目一盼。驩聲四起。共惟某官。受天間

氣。絶世清標。蟠万卷於胷中。藴冰柱雪車之瑩。掃千軍於筆下。决風檣陣馬之神。遂魁璧水之英。即展雲霄之步。圜橋冠帶。夙欽夫子之才名。秘府

圖書。乆屈仙郎之讎校横經朱邸。襆被丹墀。上方要路以期登。公乃急流而勇退。民庸自詭。物論未伸。出守雄藩。万口藹褲襦之咏。入騰異最。九重

思繭障之功。屬時軫民瘼之尤深。分責惟外臺之是賴。眷令重地。莫若全閩。擅摘山煮海之饒。利源寔鉅。專發廪賑貧之職。事權匪輕。以至褰帷問

俗而悉藉諏訪之勤。攬轡登車而賴有澄清之志。凡兹數者。疇克兼之。必得䟽通明敏之賢。然後可以察事幾不有發强剛毅之謀。則亦無以主風

憲。將欲遴求於勝任。孰如就畀於惟良。所以暫勤此行。盖非苟遣。願亟馳於四牡副乆徯之群情。紅腐儲倉行播外府流錢之譽。紫泥蜚詔。徑歸甘

泉從囊之班。㐲念某。賦性顓蒙受才譾薄。讀父書而謾不知變涉世事而自嘆甚迂。三世登科家訓有慙於點額。一行作吏。儒冠深恐於誤身。所幸

季子之舌雖存。其如虞翻之骨猶在。斕斑綵袖。合躬菽水之歡。冷落青衫。勉爲為門户之計。神形徒瘁。官學何成。然而力雖綿而粗知激昂。志尚剛而

克自抑畏。所以不辭奔走。益厲事功。兩載司征登壟備請於冗賤。一同成政。對松企慕於清真。喜委身於造化之中。獲受察於照臨之下。駑馬之躬

十駕。敢辭奔走之勞。鷦鷯之巢一枝。深有帡蠓之望。 潜敷通新除宣倉顯膺宸綍榮建庾臺。燕寢而清香凝。亟報廬陵之政。龍節而英蕩輔。式

觀閩嶠之風。郎宿宻移。使星快賭。共帷某官。學根正大。識探幾先。攬秀氣於鄮山。負竒偉髙明之見。窺澄波於鄞水。富清新雅潔之文。蚤馳動地之

香名。蜚獵園橋之多士。屈從幙府。擢寘膠庠。户外之屨鼎來席上之珍增重。雲横蓬島鞭笞鸞鳳之群。日永著廷飛動龍蛇之字。羽儀玉笋。模範金

枝。蔚為漢殿之望郎。職是虞朝之考績。便盍宻參二三大臣之論。廼肯均逸六一先生之鄉。坐嘯黄堂。蠻徭自服。靜揮白羽。桴皷不驚。 最狀登聞。

皇華更卑。義集積倉之社。朱文公之良規。利霑舉子之家。趙忠定之遺愛。邇來告弊。後恐浸隳正資振起之功。知有澄清之志。秪恐星馳於二節。不

容澤欽於一方某猥以書生。初從吏役。曩習曲臺之學。嘗披方册之文。師承已探於精微。提命未親於謦咳。喜登車之有日。將護印以候迎。子步亦

步。子趍亦趍。豈但威儀之末。在官云官。在庫云庫。不離職業之間。欲抒悃悰。未易殫究。 福建提幹通劉倉 積倉而輯用先。分屬獲從於其長。幹

蠱而古無咎。移忠庸莅於厥官。乍還入幕之飇。將豁升堂之霧。師資在望。吏貴奚憂。共惟某官。秉德鳴謙。閑心捷約。鍾三光五嶽之氣。獨得其全。勘

諸子百家之書。一歸於正。發揮有用之學。踐履可行之言。厥有典常。不為崖異。自鳴琴而奏最。即躡舃以摩空。考禮樂於曲臺。無愧仲尼之薄正。鏤

功業於白玊。有資世叔之討論。佐直寬剛簡之教於成均。齊出處進退之風於真館。擁木綿而吟麗句。肯為閩嶠之游。森畫戟而凝清香。潜致劒津

之化。鳳書裦美。龍節輝華。獨奏豐穰憂國之心罙切。深知取子摘山之利以饒。帝曰來歸民方願借。星占一部。寧容劒惠於一方。霖作啇岩。會見傍

流於四海。某。糿而苦學。壯未知名。馬蹄春風。濫。吹南宫之十士。簷花細兩。貽嘲泮水之諸生。誰謂讀書。不堪畫諾。在官言官。在庫言庫。願彈毣毣之

思子步亦步。子趍亦趍。更覬循循之誘。歸依罙切。叙述奚窮。 余日華賀新江西倉陳寺丞七叚 伏審月紀夏五。暑風清微。共惟某官。肅將隆指

旌馭戒嚴。后皇東相台候動止万福某。謹涓泓頴。恪布心聲。仰溷典籖。儻幾攬擲。 某申詗寒燠。已勤右方。比辰南薰阜民。不審寳履奚若。仰惟譽

望日隆。風乘逺振。二星所次。万祥必臻。更丐上體耳目之馮。珍毖鼎茵之節。佇迎丹詔。入侍清光。共審渙綸堯陛貴節周原。郵音一傳。所部千里。雖

地靈川后。亦歡欣皷舞。惟恐惠臨之不速也。載惟某官。姿禀之英特。德量之恢宏。詞華之典麗。政術之䟽通。視今名流。無出其右。自騰郡最妙東淵

衷。人踐班行。益彰賢譽。輟從鴛序。暫持龍英先聲所乎。一道蒙福。然馹騎聯翻。當與前駈。逢迎於道路。必孤江石望賜之氓耳。與誦同皈。僉言匪佞。

某耳剽閎聲。秀望閲居諸之駃浸。乆雖樓畛枌榆而霄泥夐隔。仰跋端範。欲近無階。每撫西風。私自愧悵而已渠意幸曾試郡尋易將以迂愚。奉

承條教。平生夙素。𢠢滿可知。兹趍戍期。寄迹珂里。使星炳煥。瞻覿匪踰。干百有懷。欽遲拱布。 某資禀黤淺無足比數。五年班綴。越殂郎闈。以自詭外

庸。誤恩予郡。屏息田里。偶逼爪時。被㫖趣。行。觸鷙登道。卿雲布護中心皈仁。惟是舉百鈞於一羽之力。愓愓然以不勝任為憂。天與其逢。宻逋臺治

或蒙閔念。少賜寬假。俾孤踪有所馮依。某倍加自力。庶幾免於戻矣。 某竊聞書以代贄。古今所同。雖櫝制方嚴。禮不敢廢。輙裁短啓。附之禀劄少

伸賀厦之誠。塗次梁布蕪纇不工。儻辱過目而置之幸甚。 某敬問群玊大眷欽想和氣隨軒。福禄來舍。㳂涂應有委役。巨細悉願禀承。又謝權漕

劉倉監丞。七叚 伏以金祗中御凉風西來。共惟某官。使指嚴重。疊組光華。列。城蒙休。百神交督。台候動止萬福。某。滌涓泓頴。恭裁柔呐。仰千籖府。

伙丐熏慈。以序省覧。 某日敬未宣。敢複候問。茵鼎較平。時何若載。惟天生英偉。出扶昌運。奉天子命。歙惠七閩。方且以陰陽為役。若母侯祝釐之

請。然區區愛助。尚祁厚其身以福蒼生。願典司服御者留意。 某官髙明之資。殫洽之學。鯁直之操。雅徤之文。在當今為第一㳅人物。粤繇迪蕳。編

歷清華。議。論風猷。固已動冕旒而聳搢紳矣。虎符課㝡。龍節觀風。選擇既精譽望益峻歙泰華之雲而𡸁覆。岑隴猶屯。其施。充而大之。以澤四海。善

類所同徯。某惡夫佞者。公言以之。 某踈逺微蹤。胃昧趍成。陟降階戺。瞻望典刑。不自意料大賢存記。予其潔賜之坐。問勞先世。眷遇有加。驟爾禀

辭。即許之任。殊非屬吏之所當得。懦衷。昻蝶子激。銘篆奚窮。千百謝私。姑寓万分之一。 某綿薄之資。無以瘉人。科條所拘。俾司征市。撫塵走俗。已於前

月二十七日庚寅。交事麻川。一関之市。數百之家。僻處山樊。强名為鎮。東有後山。西有江坊。南有崇化。北有長平。商貫貿易皆萃於斯。鎮居其中。譏

征所不及。莫敢誰何。所𠋣辦者。紙劄𤨏細而已。終日坐曹。錐刀是計。總其日入之數。難充月解之輸。退省踈庸。驟親財計。产𤸄曠之責。必不能逃。隻身

僑寓。屏息竢譴。天侈其賜。獲依英蕩之下。所冀矜容。倍加覆護匪怒伊教。溉以餘波。使斷潢絶港中弗致如眢井之涸。則万折必東。不敢忘滄海之

惠也。僭躐捈誠。馮楮不任戰愳。某屬部委吏。不敢犯分。僭申星臺閫輯燕寧之問。 某切恐下鎮。偶有區册。願殫駑純。以勸事上者。伏乞條布。

通閩倉劉監丞七叚 切以行夏之季。歌風之薰。共惟某官。瑞節焜煌。澄清得體。明靈叶扶。台候動止万福。某。敬陶練精悃。滌染箋櫝。從門下舍人。

羾典籖問。伏祁矜省。 某寅諏動作。申布在前。敬惟一道福星。列城司命。民頌其德。吏畏。其威。百順之祥。以崈以集。俯仰際蟠。清寧無間。日用飲食。

何有於我。鼎茵善頌。何所措詞。某。用是戃怳自失。 某前歲趍調。寄徑鐔律。仰恃年家子姪之契。遂有登門望履之榮。㐲蒙薰慈。畧去位貌。執贄還

贄如歒已然問勞之勤。攽饋之渥。御戴盛意。肺腑輪園。忽遽禀違。再見夏抄。尊慕道誼。如幾車辰斗。未嘗少昧所鄉。惟是位卑人下。箋謝缺然。每謂

名。分穹壤。禮之大者必簡。敬之至者無文。惟宣慈亮之。幸甚 某官英姿勁特。直氣横陳。見於文章盖其土苴凛然忠義。塞乎乾坤。厥今衣冠指為

宗匠。是宜冕旒結知在庭。莫望紬書石室涉筆成均。月拜旬除。跬步禁從。孰謂歙散之寄。乃煩慈惠之師。矧昔之宰邑近之分符今之建臺不易。所

部豈非福星照臨。自有分野時兩滲漉。靡限封强政恐宣室。興思曹裝行趣七閩人士。不能乆私惠澤矣。 某寒鄉晚出。無所知解。糿佩父師之訓。

偶繼世科憂患叢中。十年不調。雖荷諸公過聽交剡于朝迄以資淺人微倍費造化。自知既審亟叩銓曹。偶得今任退省委吏之職。會計必當。取予

必公。商旅必寬。吏謾必抳。叢此數青。孰謂書生之可辨戌期既及。淵冰在懷。天相其逢。宻拱華節。昕夕得以奉承條教。或蒙閔念。少賜寬假。俾孤蹤

有所馮依。某。十駕自力。或万分有一用民莫非門闌之賜冒犯威嚴。某當暑戰桌。 某竊謂。以卑事尊進必有贄。非假声畫。無以自見。駢儷一通控

叙情素。惟是學殖將落。言乆不文。骫骳煩瀆。上干電曯。某不勝震𧈅之至某塵埃下吏。分有常守。不敢輙申星臺玊悃之敬。某。職在奔走屬部之

内。或有駈使。奉令承教。無敢不力。 與江西陳倉七叚 㐲以梅澤尚閟荷風生凉。共惟某官。對越龍光戒嚴旌斾。山祗川后。夾轂薦祥。台候動止

萬福某頓首奏記。仰溷中涓。切祈財幸。 某申詗鼎衣。已嚴右畫比辰琴風未薰。敢再拜以諗。台履之詳。仰惟德駿望隆。天相人詠。宜有百順萃于

一身。更冀斟酌陽明珍調滫瀡上副九重之眷。下符四海之望。某勤惓有禱。 某官。與學家傳。逺猷天賦。蚤結前旒之眷亟登清切之班。勇退急流。

屢膚隆委。聲華赫奕。繢用著聞。虎節龍英。來臨江右。實德廣惠。浹洽民心簡在帝衷。䟽恩易地。三輔去天尺五結絲絇上禁林。當不侯建臺而召節

下矣。 某𣶬泳道德之光。半生轉徙。於宦路何徃不竊蒙冒之賜。獨願一望符采無因而前敢意天開際遇分憂江滸。獲受容察。其為忻幸當如何

耶。軺星炳赫。行矣瞻覿景慕之私。教條之奉悉存進拜。旉序悃忱。併丐冰照。 某孤逺之跡。技能亡以瘉人。五載班行。代庖粉省。外庸自詭。過分得

州。跧伏田廬。遂性魚鳥。瓜期偶及。被命趣行。冒暑問涂。勞勛萬狀。清樾所暨。挈累苟安。惟是一羽百鈞。慮弗勝任。若涉大水。未知攸濟閔存不替。匪

怒伊教。俾迄逭譴。敢不知元。涉筆紓情。汗流竟趾。 某冒羾一箋為通名謁者之計。涂次染布。荒累僭瀆。復以制削多儀簡脫負負得辱攬擲幸甚。

紫府德聚。共料即日。若著若艾。嘉祥萃隱㳂涂應有委役。巨細拱俟頥指又代賀江西倉陳郎中一叚㐲以新陽來復。曉霜護晴。共惟某官。旌

馭戒嚴。龍光狎至。璇穹侑孚。台候動止萬福。某共審。肅將隆指。趣覲嚴宸。成命誕攽。留中可卜。載惟某官。貴名揭日。直節抗雲。環學偉才。實為世表。

清規懿行。自結主知。入直粉闈。出典名郡。見於施設。繢用昭然。上念逺民。遴選膚使。而執事實屈臨之。其惠大矣。然民徯其來。士欲其歸。中外爭賢

若為應之。盍亦一闖其境快剔蠹敝然後結絲絇上禁林行繼先。猷均福宇内。某粤自首夏。倏勿又見冬序。迺若仞廧在望。宏芘全存。春戀盈懷。耿

耿不寐。兹聞三節趣行。建臺有日。私心自幸。以為他日震風凌雨之託。舍門下其誰歸。俯㐲賓廡。拱布卑悃。并下違逺之拜。欽遲齊宿而前僭匄坱

圠氣機金玉體府。上副隆婘。下慰具瞻。朝方捐文奉承惟恪不敢屢楮上潰威尊。潭府仙集寅料即日盛德昭融。百順翕襲。仙游或有要束潔已以

聽攽寵。 又回新江東倉張郎中一叚 㐲以春序維新。物華萌動。共惟某官。寵渥鼎來。標望益竣。穹祗棐扶。台候動止萬福。某比訪一箋。仰致乘

軺之慶。履端云始。又得以交馳善頌之私。惟是生平願見而不可得。使人有氷壺玉鑒之想。私自愧悵而已。忽拜華染。情㫖勤渠。二復以還。一味慚

感。兹審易閩中之。使節。司江左之倉臺雖華次小淹。諒芝封日至。自逺而近。彰眷之隆。仰惟某官。盛名雅望。羽儀搢紳。藻翰英文。流傳編載。内而揚

休於蘭省。外而諜㝡於竹符。問俗觀風。暫煩攬轡。獻可替否。即聽持荷某。自知衰遲。過叨恩命。晋貳武部。兼官𤨏闈。再騰免章。迄閟俞㫖。退循非據。

愓然于中。吹借有初。感刻亡限。有可𡸁教願無鄙夷。儷章過儀。非所宜辱。再拜以授來使然録副臧去。其榮侈矣。忽宂報對。不如先辱。未由瞻覿。敢

冀體睿明之知。毓真粹之禀。益恢正大之業。入攄獻納之忠。台閎星聚。均被春華。倍燕陽和之祉。日邊委屬。敢不敬承。縉紳淵源龔茂良賀陳倉

伏審光膺宸綍。就擢使華。分外臺刺舉之權。為列郡循良之勸。音郵四達風采一新。共惟某官。樂易近民。忠嘉傳世。威行群盗。豈容渤海之弄兵。治

最列城。已見頴川之賜壐。雖升華於延閣。尚歛惠於偏州。逮兹寵除。稍慰公議。惟本朝。𡸁法以歛散。欲郡邑視時而重輕。任苟得於仁賢。利可均於

農末。舉三十年之通而制用姑使裕民極九萬里之逺以摶扶。行將遇主。雖仰幸察州之芘。恐遂成過闕之留。更冀保綏。以副瞻祝。 又賀錢倉

伏審出綸渙命。擁傳觀風。先被光華。舉深闓懌。共惟某官風猷宏懿。材具敏明。其然為吏之師。籍慰生靈之望。握蘭卧錦眷注結於九重。森戟凝香。

歌詠騰乎千里。盍還禁近。益對寵光。來勤綉斧之行。實欲雲霄之步。豈以歲惡民流之後。方知痛定病去之初。低回德星。究盡民瘼。安田里歎愁之

俗。昔存不翦之甘棠。講春秋歛散之宜。兹見有餘之游刃。第虞桑𨼲之未徙。已慶芝函之鼎來。某。引去未能。素餐是愧。催科撫俗。曾何善最之可書。

受察以身。所幸庇庥之有託。 又賀劉倉 伏審。荒政上聞。疇庸肆寵。細書下布。進秩䟽恩。凡在按臨。率同欣懌。共惟某官。清時使表。當世吏師。羽

儀昔振於天朝。車轡乆留於江國。屬時封部。適際薦飢。總開闔歛散之權惠無不徧。究勞來還安之食。民獲更生。眷言莫大之勲。盍有非常之拜。雖

捄焚拯溺。初何爵級之足云。然簪筆持荷。當見詔函之相繼。某。居慙尸素。亦冒寵光。有功見知。喜載賡於四牡。因人成事。切自愧於群公。 又賀劉

倉 㐲審。顯膺宸綍。榮擁使華。總均輸之利以裕民。操管榷之權而富國。輶軒及境。與頌載途。共惟某官。敏識造微。髙文行逺。學殖徑臻於閫奥。筆

端自肆於波瀾。入總銓曹。乆矣群才之區别。道參宰椽。并乎百度之均調方將騰踏於髙華。姑使踐楊於中外。屬更。法制。尤賴仁賢。某。顧如踸踔之

蹤。亦在驅馳之始。得待同朝甚喜。猶託周旋。不逺千里而來。復兹連舍。尚祈保練。佇聽召除 。又賀沈倉郎中 伏審擢自郎闈。更持使節。臨軒喻

㫖。極漢詔之丁寧。入境宣風。舉閩人之皷舞。恩庥所被。和氣以敷。共惟某官。衛重裕和。髙明博達。學窮聖奥。吞雲夢八九而有餘。語落人間。比太山

毫芒而尚少。自延登於烏府。常挻立於赤墀。藉甚諸公之間。凛乎君子之守。吾有李勉。臺綱弛而復張。讙諭仲卿。士論翕然歸重。眷懷方厚。譽處甚

休。亟從省户之嚴。榮被輶軒之選。惟本朝𡸁法以歛散。欲列郡視時而重輕任苟得於仁賢。利可均於農末。舉三十年之通而制用。雖藉斡旋。極九

万里之逺以摶扶。豈容淹乆。趣上裕民之課。遄歸扈聖之聯某。庀職郡僚。充員部屬。青杉漫仕。雲泥雖隔於升沉。黄卷遺文。草木尚同於臭味。載憐

蹇薄。已分湮淪。歷官八閏之餘。託迹二天之下。取所長而棄所短。儻幸甄收。思其始而成其終。益當奮厲。任言匪茹。媿汗奚勝。 又賀王倉 叨被

詔除。擢司漕計。出關而稱。使者。仰慙臨遣之華。及境而訪寓公。喜有咨諏之地。共惟某官。才優黼黻。業茂經綸。奕世風流。江左得諸王之舊。清時人

物。斗南推一狄之髙。怒飛不礙於鵬程。肯綮屢空於牛刃。逮畀外臺之任。益隆當宁之知。樂靜好閑。谷與姑安於詞館。振淹㧞滯。翺翔即上於禁途。

某。素仰髙風。行依巨庇。首辱相先之問。深懷不敏之愆。 又通廣東倉兹者被命為州。涓辰莅職。整冠而賔韶石悵。遂逺於治臺停杯而說番禺

猥。就開於幕府。顧慙非據。仍愧相先。適明公來特歛散之權。而賤子獲託交承之契。才微責重。豈獨幸二天之依。意厚情親。庶幾敦一日之雅。共惟

某官。忠純許國。豈弟宜民。推廣九重欽恤之仁。深慰百粤要荒之地。魏弱翁周旋甚乆。朝廷盖已深知。齊相國清净無為。獄市自然不擾。佇聽詔書

之旁午。遂躋禁路以翺翔。尚冀保賾。以副傾頌。 徐湘賀廣東倉岳郎中伏審。懷鷄舌之香而宿應。乆簡帝心。攬軺車之轡以宣風茂膺天寵。縉

紳相慶。原隰有光。共惟某官。兼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之科。濟明允䔍誠宣慈惠和之美。惟象圖煙閣。臨淮推第一之功。故鶴在鷄群。延祖有不孤之

託。屬開衆正之路而杜枉。遂蒙十世之宥以勸能。載弛宦情。大起義烈。入而青被。告爾后之謀猷。出則繡衣。送皇華之禮樂。矧惟赤米白鹽之寄。曾

屈紅蕖緑水之𨔼。想應南海之旌誽。快睹使臺之節鉞。桑陰未徙。恐已歌四牡之來麻。制亟宣行。遂正三槐之位。某。誤恩乘障。末學面墻。企明命之

發中。動歡顔於芘下。抽毫進牘。敢修仰斗之誠。腰笏引舟。將展望塵之拜。又賀廣東張倉自郡守而遷 伏審麥秀兩岐。方播樂不可支之詠。軺

車一乘。忽歌周爰諮度之詩。十行之細札自天。五嶺之歡聲動地。共惟某官。軻雄仁義。稷契忠嘉。羅列宿於𦚾中。若燭照數計而龜卜。掃千軍於筆

下。如日光玉潔而龍翔。聘雋軌以横駈。膺前旒之特眷。擁皂盖朱幡而作文章太守。向青山緑水而為風月主人。威名草木以皆知。姓字屏風之乆

録。白鹽紅米。使臣姑遣於皇華。青𤨏黄扉。公子合居於天上。某。誤旌麾之畀付。喜山岳以動揺。六轡沃而馬載馳。遥起執鞭之慕。大厦成而燕相賀。

敬修奏記之誠。 又賀廣東葉倉自市舶而遷 伏審。金山珠海。剩收必倍之功。紅米白塩。就易惟新之命。尺一書來從天上。十四城逖聽風聲。共

帷某官。鳳凰池上之鳳毛。龍馬厩中之龍脊。慈祥豈弟。素安仁者之仁。醖藉風流自是相門之相。凛然清德。藉甚香名。出幕府而持旌麾。播儋州之

謡頌。交海舶而溢犀象。致南庫之充盈。妙簡宸衷。榮遷庾。使。雖皇華之禮樂。言逺而光。然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將見追鋒趣召。問宣室之鬼神。熈

載奮庸。傳當家之衣鉢。某金科是守。玉節焉依。惟二天既與一天之殊。則南枝必先北枝之暖。大厦成而燕相賀。悵莫登門。喬木遷而鶯其鳴。願言

推轂。 又謝陳倉 山用虎節。澤用龍節。遥瞻使節之光華。調合竹符。兵合銅符。俯愧守符之忝昧。六轡在手。既屬馳驅。一鏡當臺。曷逃姸醜。不聞

風解印以遁。乃撰日束裝而前。且將歛板而事上官。敢不小書以通下執。恭惟某官。藍田生玊。滄海遺珠。仁義禮智之根心。充實輝光而有大。伊尹

天民先覺。將以道而覺斯民。孟子命世大才。謂何才不用于世。一椽施霹靂之手。兩同藹弦歌之聲。風月平分。容與乎勾曲神仙之宅。褲襦謡誦。歡

騰於大江東西之州。香名薰閶闔之九重。治最奏颕川之第一。光被禮樂皇華之遣。小勞錢榖細務之親。凛凛綉衣。刺史之威動山岳。陳陳紅粟。曾

孫之庾如京坻。春山處處槍旗。炎海村村舃鹵。盡是重利輕離。前月買茶之客。寧或聞韶忘味。爾來無塩之人。使管蕭之功。有以足國裕民。則堯湯

之具。何憂七旱九潦。暴暴丘山。汸汸河海。爭觀儒術之行。鏘鏘鸞鳳。濟濟鴛鴻。趣上周行之寘。伏念某書惟父讀。學於壯行。固知政猶琴絃。千慮豈

無一得。其奈才如機線。尺短曾靡寸長。豈其嘗再承流。必不上孤隆委。逖矣二千里極東之界。不勝羽族趨林。鱗宗歸海之心。富哉三十年通計之

儲。尚託山藪藏疾。川澤納污之庇。 又賀薛倉 伏審榮被泥封。進除星。使。虎符坐嘯。方作中和宣布之詩。龍節觀風。已有慷慨澄清之志。列城交

慶。百吏知歸。共惟某官。學擅儒宗。望隆人傑。守數世傳家之清白。蜚一時仕路之聲華。王畿方千里之間。才髙。彈壓。刺史古諸侯之任。治極循良。果

膺黼座之知。增重綉衣之寄。雖為直指。送之以禮逺而有光華。恐不淹辰。爰立作相置諸其左右。某初無三異。誤試一同。曩嘗修維梓之恭。今復託

甘棠之蔽。大厦成而燕相賀。莫厠于飛。六轡沃而馬維騏。徒瞻載驟。 傅誠賀廣東岳倉 伏審擢自名曹。肅將隆㫖。依九重之日月。親承臨遣之

榮。行五嶺之封强。益見光華之逺。先聲至止。和氣薰然。共惟某官。人物冠於簪紳。家聲赫乎夷夏。維先。少保。乃國長城。既已翊皇家成再造之基。又

將指中原為長驅之計。大功未集。淚常滿於英雄之傑。嗣賢復興。天寳扶於忠義之冑。果由雋望。寖結隆知。出鎮名邦。藹藹魚符之政。入聯畫省。堂

堂玉筍之班。方髙步於青冥。遽請持於翠節。于今廉按。從昔宦游旌斾來臨。頓覺江山之改觀。風謡素習靡勞原隰之周詢恐軺車方發於日邊。而

召馹已來於天上。某寒鄉晚進。太學。諸生。辛勤偶得于一官。憂患不堪於半世。自濫充於醝幕。已兩換於歲筒。何期幸會之來。得在使令之下。振窮

途之坎軻。不無望於崇墉。回末俗之淪胥。益有光於公道。其為欣抃罔究編摩。余日華賀江西倉卓編脩 㐲審䟽恩中扆。司庾外臺。紛紫氣以

度關。方應斗墟之次。煥皇華而于隰。已符益部之占。巡管屬心。耄倪翹首共惟某官文華國典。學探道原。志度冲融秘金鍾於清廟。襟懷洒落。印玉

鑒於寒潭。自奏最於一同即躋榮於六院。麟宗設屬夙資董正之功。鴻樞東僚懋著編摩之績。將立登於要路。乃勇退於急流。春洪府而西十一州

君德每難於下達。去行都之逺數千里。民情尤壅於上聞。昔鳴偃室之絃。今攬范車之轡。黄童白叟。喜曾沐於恩波翠巘竒峰。亦歡迎於蕩節。德望

既著。則人心素服。習俗已熟。則教條易乎。蘇凋瘵於一方。必有殊尤之策。調盈虛於諸郡。全資宠逺之規。𠋣需詔下於九天。即見位超於兩地。某。一

麾濫竊。百適易盈。耳方屬於鳴騶情實隨於賀燕。刺史之天獨二。敢恃同登。諸侯之地方千。願圖末效。欣幸罙切。染濡莫周。 謝浙東陳倉 麟臺

涉筆。第深忨愒之慚。虎渡分符獲在按臨之下。未覺二天之逺。已恨十年之遲。敬露斐箋。徃塵涓史。共惟某官。英諮玉粹。盛德金昭。直節清規。人物

元祐之上。髙文大册。典刑簡齋之餘。凛步武之莫量。聳聲稱之甚倖。自奏功於畿甸。即典匭於路門。勇退急流。荐分半刺。中和布政。稔聞撫字之良

禮樂寵行。益見光華之逺。爬痒櫛垢。嘘枯燠寒。盡蟄饑腸。百万之雷。何憂赤地三千之旱。果自天而錫命。爰易地以䟽榮。趣裝西江。乘軺東浙。共喜

長安之日近。咸瞻益部之星移。分使而用虎龍式展澄清之志。回首而憶鴛鷺。徑歸獻納之班。某禀資弗疆。涉世尤拙。洿朝五載。蕪補毫分。得請一

麾。遽叨臨遣。偶戍期之甫及。被嚴㫖以趣行。風雨不動而俱有歡顔。帡幪在望。雲霧豁披而爭先快睹。踴躍實深。卷卷有懷。喋喋罔既。 又賀江西

倉陳寺丞 伏審中扆䟽恩。外臺將命。雲霄鳴玉。昔聯清切之班。英蕩輔金。今見皇華之逺。凡受容察。悉倍忻愉。共惟某官。命世題期。元精毓粹。仰

泰山之桂。擅參天直幹之髙。俯平與之淵。侈暌水方流之異。巍科㧞萃。榮路舒翹。姓名火録於御屏。步武盡躋於從橐。入陪卿月。沛若流錢出擁使

星。暫兹攬轡。惟郡國歛散之法。實朝廷羶闓闔之權。周爰諮度。周爰諮詢。願廣求於民瘼。糴無甚貴。糶無甚賤。行益衍於邦儲。小𠋣澄清。立朌渥洽。欲

平治今誰舍我。夙藴經綸。宻飭裝秋當見卿。徑登丞弼。某。自知頑鈍。見謂闊疏。五載立朝。已慚素食。一麾試郡。遽玷洪恩。被嚴㫖以趣行。冒大暑以

登道。適次鳴珂之里。輙羞載贄之恭。披霧而睹青天。將快瞻於𨇠象。震風而知大夏。忻有託於帡幪。 又賀廣東陳倉 伏審十行渙汗。一節察州。

使指駈馳。屬五嶺炎蒸之際。人心皷舞。望幾時清冷之來。敬馮桑箋。徃候前驛。共惟某官。金山万仞。玉海千尋。書讀五車。物來能名。事至能應詞傾

三峽。人皆不足。我乃厭餘。藹華問以淵停。班清朝而山立。中和宣布。競傳清香畫戟之詩。禮樂光華。退避東梓南荆之命。惟其爵禄於心之不入。是

以富貴迫人而自來。徃哉親被於帝俞。使乎肅將於王命。波𤎅山摘。貪賈五廉賈三各得於阜通。倉陵庾坻。粟藏九米藏五不勝其儲峙。小試富民

之儒效。要觀期月而政成。速天觀閣。盖海旂𣄢。恐不待外臺之建。大旱霖雨。巨川舟楫。已亟攽内制之除。某。猥以顓蒙。獲受容察。乆嘆匏瓜。繫而不

食。今知桃李。下自成蹊。弩失前驅。喜見驊騮之開道。刀圭點化。願隨鷄犬以得仙。 余元一上汪倉 越去台垣。荐更歲管。𤨏然羈賤。又託照臨。二

天初開。敢萌心於覬幸。五雲下逮。似辱賜於眷怜。切以無求之求者。君子之求。不德之德者。大人之德。故在下者。居易俟命。不至於喪已。而在上者。

兼收並蓄。惟恐於失人。古道不還。此風遂泯。陳篇奏記。競紛紛而乞憐。持員納方。每落落其難合。至於不求而施德。所謂創見而罕聞。共惟某官。學

術造於本原。政事先於儒雅。周情孔思。得千載之正傳。易法詩葩。為斯文之司命。蕞爾海山之郡。翕然穤褲之歌。已著録於玉屏。盍歸調於金鉉。送

之禮樂。新原隰之光華。雖則劬勞。俾矜寡之安集。星軺戾止。雨澤旁流。益寡裒多。人不知其歛散。揚清激濁。迹自掃於貪汙。渙然風采之照人。甚矣

勞謙而下士。至如頭屑。亦賜齒牙。儻不效瓦釜之鳴。無乃甘破甑之棄。伏念某。寒鄉晚出。黌舍謏聞。刻楮三年。第見勞心之拙。采藍終日。不收盈掬

之功。幸依召伯之棠。乆被文翁之化。粗知義命。謹守規繩。詎忍舍靈龜而觀朶頥。深戒養一指而失肩背。素無長技。徒抱拙誠。即鹿無虞。每見幾而

知舍。獲禽詭遇。雖有得而不為。計出柏馬之間。朝絶蜉蟻之援。維是龍門之舊物。庶幾鶚表之先收。雖有絲麻。幸無棄於管蒯。于彼蘋藻。或可羞於

王公。大道包荒。至仁泛愛。尚軫溝中之斷。未忘桑下之情。尺書賢從事之臨。已拜劉公之賜。一字踰華衮之寵。終希夫子之褒。歸向之私。編摩難既。

又賀江東倉岳郎中 伏審肅膺宸綍。易畀使條。逺有光華。彰九重之眷注。凛然風采。竦一道之觀瞻。輶軒啓行。輿誦交慶。共惟某官。器博而用

逺。才周而識明。召虎揚休。夙鍾世美。西平有子。可見天心。踐修不墜於先猷。名實具孚於衆聽。頃由縣㝡。蚤簉朝。紳。晋儀列寺之華。罙結前旒之眷。

淮壖分竹。播昔襦今褲之歌。監省繕戎。著甲敿干之效。政輝光於郎宿。俄指示於。使星。大江之東。領郡者九。地望素雄於諸道。封强實帶於中畿。

必得時髦。乃符民望。八鸞戾止。已賦詢謀諮度之詩。一節以趨。宜在獻納論思之地。某。負丞亡補。受察之初。披雲而覩青天。喜即瞻於𨇠象。如山而

託廣夏。寧無望於帡幪。抃蹈之私。敷陳罔既。 又賀湖南汪倉 伏審。課最蕃條。升榮。使節。肅周道之轡。原隰有光。開衡山之雲。神人咸喜。藐兹下

吏。曾是舊氓。在於瞻聞。寧不踴躍。共惟某官。廊廟之具。日星其文。濟世惠和。豈止韋氏一經之教。學該本末。要兼孔門四科之稱。頃辭鵷鷺之行。暫

牧海山之郡。中和宣布。條教簡孚。捐公帑以恤孤。减民租而惠下。不歛而用自足。匪怒而吏畏威。壼山莫量清峙之巖巖。壽水難窮恩波之渺渺。愧

無益州才子之。論。欲講德以莫明。徒賦少陵田父之詩。謂蓄眼而未見。盍舉漢家之故事。亟還黄霸以處中。維時重湖疲瘵之餘。上軫九重宵旰之

慮。歛此大惠。來慰逺人。川竭谷虛。要有兼足之策。涇以渭濁。請觀激揚之風。一還壽昌平糴之規。盡掃李琪細配之法。俾兹一道。私我二天。仁者安

仁。必能蘇於民瘼。相門有相行即繼於先猷。某。自去旌麾荐更歲月。何曾記室之問。雖拘分守而少踈。勝之繡斧之威。維日瞻依而罔懈。惟兹猥𤨏。

幸屬照臨。南國之棠。倘餘陰之未改。琅琊之柳。豈一顧之無情。抃蹈之私。敷陳罔既。 又賀譚倉 伏審。合兩路使權之重。遴選通儒。煥十行詔墨

之新。旋將隆指。訓辭寵甚。風采聳然。大庇所臨。勸謡相屬。共惟某官。聖賢操履。天地純全。簸明月以婆娑。有光南服結幽蘭而延佇。早徹帝闈。論六

經於石渠。誨諸生於館下。夫何衆女。偏嫉娥眉。自是至音。不合俚耳。風引舟而歸去。名與日以俱新。題輿之望益隆。講德之論逺布。以壐書而旌黄

霸。方傳頴上之徵。負弩矢以迎相如。尚侈蜀中之寄。惟兹鹽筴。深軫宵衣講畫於前。雖已息自公轉致之擾。更。張於後。要使無以鄰為壑之憂。故妙

簡於通儒。以綏恩於逺服。既源流之洞曉宜規畫之一新。抑將為根本之謀。詎止裕牢盆之利。少寬憂顧。行聽召還。矧在庭孰踰於仲卿。而前席自思

於賈傳。某。逖違墻仞。多閲歲時。竦聞置郵之傳。奚啻逃虛之喜。儻雅故未忘於一日。則終更庶託於二天。 又賀福建宋倉 伏審拜詔十行。觀風八

郡。畀青氈之舊。公則屈尊。瞻皇華之光。民皆吐氣。共惟某官。才周萬變學洞九流。兼麗卿雲。蚤蜚聲於璧水。上規姚姒。獨司柄於文場。亟升册府之

清官。爰貳宗藩之重任。持綱圜府。沛若錢流。攬轡重湖綽然鞭筭。晋陟星郎之貴。峻躋卿月之華。顧已迫於雲霄。尚載馳於原隰。推山海懋遷之利

實朝廷開闔之權。歲比不登。所藉歛散之法。吏非皆善。正資刺舉之公。欲迪乃功。敢輕所付。揚清激濁。廵邦國以和民。持正守文。宜公俟之復始。某。

濫叨邑寄。屬在提封。每虞製錦之傷。尤慮半途之廢。折腰而戀五斗未免為貧。如山而託萬間。尚期免戾。永言頌抃。莫究敷陳。 又賀蔡倉 伏審。

輟自蘭臺。顯持華節。盍朝觖望。一道稱懽。究觀國家。均視中外置之三館。盖將儲宰輔之才。畀以六條。所以布鰥寡之澤。旋相表裏。初何重輕。共惟

某官。逺器廣深。凝姿恬懿。劉蕡力陳時政。初不憚於權臣蜀公首。冠南宫尚乆安於小吏。力窺千聖之秘。自成一家之言。惟涵養之益深。宜聲名之

愈白。爰給玊堂之札。縱觀芸閣之書。錦軸牙籖。無平生之未見。金匱石室。成大典於不刊。何舊章之相仍。俾大意之或歛。輶軒按部。暫福民艱。文石

䟽。恩。即熈天若。某。蚤從文字。乆勤韓斗之瞻。今困簿書。廼託蘇天之芘。第虞庸𤨏。曷副使令。負弩而前。未遂披雲之願。貢箋以賀少仲布露之誠

余崇龜賀廣東唐倉 共審。光奉王言。就陞使節星𨇠重照。覺原隰之增華棠陰未移。訝陽和之擇地。父老識上心之簡注。道途聞成命以歡呼。共

惟某官。識造幾微。學全體用。詞源衮衮。一洗而凡馬皆空。才刃恢恢。四顧而全牛立解。自上頴川之最。已深宣室之思。馳領嶠以觀風。專番漢之互

市。不惟究懋遷有無之利。且明示綏來和動之宜。浪舶風帆。歲果聞於增柁。南金象齒。夷聿至而獻琛。投犀之節愈彰。威鳳之翔自逺。果被冕旒之

眷。逺分英蕩之華。攬范轡以澄清。歌周詩而諮度。道王德意。志安嗸嗸之民。視年凶豐。歛散陳陳之粟。豈止裕牢盆之利。固將為根本之謀。分使而

用虎龍。式展澄清之志。回首而班鴛鷺。即膺嚴近之除。某冒詭民庸。初無縣譜。甚矣催科之拙。愧於了事之癡。負弩矢而迎。惟謹偵候人之吉。解印

綬而遁。故當為屬吏之光。 又賀廣東劉倉 㐲審課最藩條。升華使節。聖天子嗣服之始。慨塩筴之病民。賢刺史將命而行。覺歡聲之載路。帡幪

所託。舞蹈尤深。共惟某官。毓德天全。擅時人望。道關百聖。潜孔晞顔。文成一家。饜韓飫柳。貴名日起。怒翼風培。政所至而甘棠。才益恢於餘刃。剸繁

劇邑。何畏乎近親之多。貳化輔藩。平分乎千嚴之秀。薦書交上。治行藹聞。盍從橐以階升。尚侯藩之外補。巖巖清峙。指君岫以俱髙。浩浩恩波。與洞

庭而俱逺。乆著御屏之録。暫膺虜。使之求。雖則劬勞鰁寡正資於安集。送之禮樂皇華首務於諮詢。澄氷鏡以别。人才。運丹砂而蘇民瘼。上之所仕。

責以非輕。至於倉庾歛散之宜。牢盆斡旋之利。雖由是以富圖。曾何足以煩公。第恐九重之興懷。已見四輩之在道。某。濫忝一同之寄。愧無三異之

書。蟾虎豹九關。願埋車輪而問當道。附牛馬下走。行將曩章服而揖上官。燕賀之私。魚箋莫既。 又賀廣東劉倉 共審。祗拜王言。肅將。使指。煥皇

華而于隰。已符益部之占。紛紫氣以度關。頓改嶠南之。觀。先聲及境。喜氣排冬。共惟某官。粹德胖腴。閑才。問傑。清規直道。挺松栢之堅蕤。大册髙文。

緯星辰之膠轕。見於事業。特其緒餘。劇邑剸繁。小試發鉶之刃。輔藩貳化。暫施展驥之才。薦書列上於諸公。治狀稔聞於乙覧。爰付已陵之寄。尤騰

循吏之聲。二千石盡使如賈達。奚憂主澤之不逄。六七公相望得結輩。自然民瘼之少蘇。兹膺禮樂之華。實出冕旒之意。父老炷香而相告。野童環

節以來看。去其害以利民。核其實以報上。必有謾施之效。殆爲經乆之謀。兩便公私。一新號令。以。使者司鹽榷。雖屈逺猷。用宰。相領度支。况有故事。

少湏詳試。大展壯圖。伏念某。景逼崦嵫。吏深泥淖。一廛占籍。曾屬棠陰。卞里承流。復依華節。方請及瓜之戍。適聞乘傳之來。曰失伍者三。敢速矌癝

之咎。我於天有二。尚期覆護之仁。拤頌之私。名言莫既。 許巽賀李倉伏審出綸天陛。持節江堧。揚周原禮樂之華衣冠傾矚。展范轡澄清之志。

民吏畏懷。氣象一新。邇遐胥慶。共惟某官器資正大。學識深通。本原吾道之主盟。履行時流之矜式。擢陞朝。著。大農左學之累遷。進直書林。臧室蓬

山之增重。俄分郎宿。出耀。使星。歲方脫飢饉而向豐登。民亦出水火而安衽席。庸假經綸之手。暫司歛散之權。為時一來。歡聲四起。裕民足國。聿脩

平凖之書。問俗觀風。式賦將明之政。少寬憂顧。益簡眷知。褰賈琮之惟。豈容乆外。補仲山之衮。佇慶遄歸。某。蓬華寒生。蹄涔淺識。偶俻能書之首送。

濫登仕版之下陳。操刀製錦之堂。僅能塞青。䄂手範金之幕。深愧罔功。况非展驥之才。誤領題輿之寄。惟曲謹小廉。粗知守已。而中庸大學。未究微

言。仰漢。使之六條。幸遵約束。𠋣孔門之數仞。罙切依歸。 陳讜賀福建姚倉 伏審光奉詔條。肅持。使節。過家問俗。將鄉社之榮觀。將母乘軺。極人

子之盛事。方圖修慶。先沐撝謙。共惟某官。抱經逺之姿。藴鈎深之學。談王崇。論。羞稱管晏之卑。𡸁世髙文。當在軻雄之列。蚤以大臣之推轂。亟登清

貫以彯纓。六館布韋。仰師儒之絜矩。百年禮樂。俟作者之草儀。尋假道於郎闈。將問津於禁闥。力祈補外。志在揚清。想閩粤之八城。均鄉閭之一視

究生民之情偽。諳列郡之羸虛。發廪摘山。小試康時之策。持橐簪筆佇觀告后之猷。某。辱顧頗深。蒙休兹始。銜命外臺之寄。孰不單其清嚴。同姓古

人所敦敢庶幾。於芘賴。 又賀江西陳倉 伏審出綸中禁。司庾外臺。英蕩鼎來。覺山岳之摇動。先聲逺洄。增原隰之光華。凡仰英猷。孰不距躍。共

惟某官。宏才不器。恢量有容。括古包今。盡得簡齋之學。蜚英騰茂益增相閥之光。自赤縣之奏刀。旋路門之典匭。乃安平進。自詭外庸。洊煩别駕之

乘。仍列司宗之貳。中和布政。方推周翰之良。禮樂寵行亟借漢軺之重。矧惟稼政。尤重江圻。貯儲以備荒。而常患於具文。煑摘以興利。而每艱於登

額必得碩膚之彦。式昭詢度之長。四牡載馳。已聳列城之望。脩門重入。徑躋四禁之班。某。濫齒宗盟。獲聯王事。一燈共績。正依鄰璧之光。尺牘寓誠。

姑致小夫之敬。頌咏之至。敷染奚殫。 又賀張郎中除福建倉 伏審。改畀使華。按臨閩部。移逺而近。仰見九重簡注之懷。惟公而明。足膺一道澄

清之寄。凡託芘幬。率倍欣愉。某沐眷最深。其喜欲抃。敢意西崦之景重依廣厦之仁。 蔡開賀准東陳倉 伏審。寵褒郡最。就擁。使華。不易地以觀

風。一圻幸甚。初建臺而下令。八郡歡然。共惟某官。迪哲忱恂。端凝静重。飽於世故。蔚為庶事之蓍龜。負此時名。真是群公之領袖。身翩翩於江海。志

鰾鰾乎風雲。迨再專城。復經换歲。用黄霸之寬厚。撫養為先。藹吳公之治平。轉聞既乆。與其趣令收召。而孤彼民之望。塾若因畀將明。而畢當路之

仁。煑海摘山。豈但廣阜通之利。務農重縠。又將收歛散之功。佇奉召環。徑躋從橐。某夙期雋軌。喜聴明綸。駢語先紿。恍若聆於飛屑。繭函亟寄。愧

匪及於報瓊。 又賀史倉 伏審。寵褒郡最。榮擁。使華。軺傳一封。委足國裕民之政。王畿千里。煩觀風問俗之勤。建臺方初。遮道咸慶。共惟某官。夙

傳粹學。繼掇巍科。先正勤勞。四世五公而未艾。後嗣文獻。九流七畧之無窮。蚤游周行。蔚有清譽。嚴徐䟽奏。聳聞郎省之間。召杜政聲。妙簡御屏之

上。俄自天而子節。爰近日以登車。蒐剔弊端。豈但趣茗醝之課。蠲除民瘼。盖將行仁義之言。佇聯紫橐之髙。旋復青氈之舊。某。比聞除目。實激歡悰。

馹召來歸。尚可親於飛屑。駢詞委貺。愧匪及於報瓊。 賀陳倉赴召啓㐲以。中和紀序。清淑扶輿。共惟某官。對越寵光。時望罙峻。神職廌釐。台候

動止萬福。某違拜風誼。歲月如馳。頃寓都城。時獲交訊。丐外得郡。戢翼里門。南北相望。鱗鴻間絶。尺題寸札。乆不仰塵攬下山斗尊髙雖勤皈敬而

簡慢之讉其何以逃。當辱重慈。不見責於形體之外。兹者。共宷願膺芝檢趣覲楓宸自是九迂。何止一賀。載惟某官。静知而粹夷。畯明而簡逺。踐敭

滋乆譽處益髙。歛散奏切。澄清得體。九重東注。四輩促歸。乘雲炁而游太清。從屬車而持紫橐。展盡富緼。以福區中。某。踈逺之蹤。坐需逺次。俯安愚。

分。宻藉雲陰。近報譙丈被召。期會適至。尠疇寡與。曠瘝是憂。惟冀髙賢得時行志。頡頑青雲之上。庶幾帡幪益廣。得以馮藉。豈勝。願望。樍禁攸拘。莫

果絫幅僣乞。體進用不已之意。寒暑相乘之幾。即奉褒敭。寢儀華貫。某。瞻祝。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