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16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二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三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五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三 十四巧

事韻二

晉書河南郭象著文。稱嵆紹父死在非罪。曾無耿介。貪位死闈主。義不足多曾以間鄀公曰王褒之父。亦非罪死襄猶辭徵。紹不辭用誰為多少。鄀

公曰。王勝於嵆。或曰魏晋所殺子皆仕宦何以無非也。荅曰殛鯀興禹。禹不辭興者。以鯀犯罪也。若以時君所殺為當耶則同於禹。以不當耶則同

於嵇。 又曰。世皆以嵆見危授命。荅曰。紀信代漢高之死可謂見危授命。如嵆偏善其一可也。以備體論之。則未得也。 又曰。顧榮謂中宗曰。陵士

元員正清貴。金相玉質。甘李思。忠嘆誠盡加以膽幹殊快殷慶無質畧有明規。文武可用。榮族兄公讓。明亮守節。用不易操。會嵆楊彦明。謝行言。皆

服膺儒教。足為民望。賀生沉潜。青雲之士。陶公兄第。才力雖少。實事極佳。凡此諸人。皆南金也。中宗納之。 又曰。衛玠妻父樂廣。有海内重名。議者

以為婦公氷清。女婿玉瀾。 又曰。裴憲。字景思。陳郡謝鯤。頴川廋皷皆隽朗士也。見而竒之。相謂曰。裴憲鯁亮宏達通機識命不知其何如父然至

於深弘保素不以世物嬰心者具殆遇之。又曰。嵆康傳裴楷有知人之鑒嘗目夏俟玄云肅肅如入宗廟中。但見禮樂器鍾。會如觀武庫森森但

見矛戟在前。傳蝦汪翔。靡所不見。山濤若登山臨水。幽然深逺。世說新語裝今公日夏侯太初肅肅如入廊廟中。不修敬而人自敬。禮記曰。

謂魯哀公曰宋廟社稷七中。木施敬由民自敬。一曰如入宗廟。琅俱見禮樂器又曰杜預在内七年。損益萬機。不可勝數。朝野稱美。號曰杜武庫。

言具無所不有也 又曰。杜預傳云。時王濟解相馬又甚愛之。而和嶠頗聚歛。預常稱濟有馬癖嶠有錢癖。武帝聞之謂預曰。卿有何癖。對曰。臣有

左。傳癖 又曰。業揩風神高邁。容儀俊夹慱涉群書。特猜理義。時人謂之玉人。 又曰見裴叔。則如近玉山暎照于人也。 又曰。裴揩傳云。吏部郎

某文帝問其人於鍾會會曰。裴揩清通。王戎簡安。皆其選也。世說口。王海仲衆叔則一人揔角詣鍾士孝須史去復客問二童何如。鍾曰。裴皆清通

王戎簡安後二十年此二賢當為吏部尚書。又曰。阮裕除東陽太守。尋徵侍中。不就還剡山有肥遁之志有以問王義之。羲之曰此公近不驚竉辱

雖古之况冥。何以過此。時人云。裕骨氣不如逸少。簡秀不如真長。韶潤不如仲祖。思致不如殷浩。而兼有諸人之美。 又曰。謝安義在輔導。雖會稽王

道于亦賴弼諧之益。時疆敵寇境邊書續至。梁益不守。樊鄧蹈没。安毒鎮以和蜻御以長筭德政既行文武用命。不存小察弘以大剛。威懷外著人

皆比之王導。而文雅遇之。 又曰。韋忠傳云。裴顧為僕射數言忠於司空張華華辟之辭病不赴人間其故。忠曰。吾茨檐賤士。本無宦情。且茂先華

而不實裴顧欲而無厭。案典禮而附賊后。此豈大丈夫之所宜行耶 又曰王戎有人倫鋻識。嘗目山濤如璞玉渾金人皆欽其寳。莫知名其器王

衍神姿高徹。如瑶林瓊樹自然是風塵外物。謂裴顧拙於用長。荀最工於用短。陳道寧𦃩𦃩如東長竿 又曰。褚陶吳平召補尚書郎張華見之。謂

陸機曰。君兄弟龍躍雲津顧彦先鳳鳴朝陽。謂東南之寳已盡不意復見褚生機曰。公但未睹不鳴不躍者耳。筆曰。故知延門之德不孤川岳之寳

不匱矣。 又曰。樂廣尚書今。衛瓘朝之耆舊逮與魏正始中諸名士談論見廣而竒之。曰。自昔諸賢既殁。常恐微言將絶而今乃復闻斯言於君炎

命諸子䢮焉。曰此人之水鏡。見之瑩然。若披雲而睹青天也 又曰。嵆紹始入。或謂王戎曰。昨於稠人中始見嵆紹昂昂然若野鶴之在難群戎曰

君復未見其父耳。 又曰。王戎㓜而頴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見而目之曰戎眼爛爛如巖下電 又曰。張翰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時

人號為江東步兵。 又曰。劉毅轉可隷校尉。紏正豪右京師肅然司部守今。望風投印綬者甚衆。時人以毅比之。諸葛豐蓋寬饒。 又曰。樂廣少與

弘農楊准相善。准之二子曰。喬曰髦皆知名於世。准使先詣裴顧。顧性弘方愛喬。有高韻謂准曰。喬當及卿髦少减也。又使諸廣。廣性清漙。愛髦有

神檢。謂准曰。喬自及卿。然髦尤精。出准笑曰。我二兒之優劣。乃裴樂之優劣也。論者以為喬雖有高韻。而神檢不足。樂為得之矣 又曰。劉頌守廷

尉時尚書今史扈寅非罪下獄。詔使考竟頌執據無罪寅遂得免時人以頌比張釋之乎。 又曰。和嶠遷頴川大守。為政清簡甚得百姓歡心。大傳

從事中郎廋敳見而嘆曰。嶠森森如千文松雖磥砢節自施之大厦。有梀梁之用。 又曰鄀覧得云。王敦嘗謂曰。樂彦輔短才耳。後生流宕言違名

撿。考之以實。豈勝武秋耶。鋻曰。擬人必於其倫。彦輔道韻平淡體識冲粹。處傾危之朝。不可得而親疏及愍懷太子之廢。柔而有正。武秋失節之士。

何可同曰而言。敦曰愍懷廢徙之降交有危機之急。人何能以死守之乎。以此相方其不减明矣鑒曰。文夫既潔身北面而同佐主豈可偷生屈節

靦顔天壤耶。苟道數終極固當存亡以之耳。 又曰孫登傳云嵆康從之逰三年。間其所國。終不登。康每嘆息將别謂曰。先生竟無言乎。登乃曰。子

識大乎。大生而有光。而不用其光。果在於用光。人生而有才。不用其才。而果在於用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保其曜。用才在於識貞。所以全其年。

今子才多識寡難乎免於今之世。去矣子無求乎康不能用。果遭非命。又曰。王湛傳云。武帝以湛為痴每見王濟輙調之曰。卿家痴叔死來濟。常

無以荅。及是帝又問如初。濟曰臣叔殊不痴。因稱其美帝曰。誰比濟。曰山濤以下。魏舒以上。時人謂湛上方山濤不足。下比魏舒有餘湛聞曰。欲處

我李孟之間乎。 又曰。陸機天才秀逸辭藻宏麗。張華嘗謂之曰。人常恨才少。而子更患其多。 又曰。陸雲刺史周浚。君為從事謂人曰。陸士龍當

今顔子也。 又曰。王衍隽秀有令望希心玄逺。未嘗語利王敦過江常稱之曰。夷甫處衆中。如珠玉在瓦石間。顧愷之作畫賛亦稱衍巖巖清峙。壁

立千仞。 又曰。杜又性純和美姿容有盛名於江左。王羲之見而目。之曰。膚若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也。桓彝亦曰。衛玠神清栟義形清。 又

曰。郭大傳。温嶠嘗稱曰。文有賢人之性。而無賢人之才柳下惠梁琦之亞乎。 又曰。羅含謝尚與含為方外之好。乃稱曰。羅君章可謂湘中之琳琅

又曰。羅含桓温嘗與寮屬宴會。含復至。温問泉座曰此何如人或曰可謂荆楚之杞樟。桓曰。此自江左之秀。豈唯荆楚而已 又曰薛兼少與

同郡紀瞻。廣陵閔鴻吳郡顧榮。會稽賀循齊名號為五隽初入洛。司空張華見而竒之曰。皆南金也。又曰。郄超傳云沙門支遁。以清談著于時風

流勝貴。莫不崇敬。以為造徵之功。足參諸正始而遁常重超以為一時之儁。 又曰。郡超為桓温參軍謝安與王垣之常詣温。論事温今超賬中卧

聴之。風動賬開。安笑曰。郄生可謂入幕之賓矣 又曰。周顗傳曰。庾亮嘗謂顗曰。諸人咸以君方樂廣顗曰。何乃刻畫無鹽。唐突西施也。 又曰。周

顗等并列貴位。嘗冬至置滴。其母舉觴賜三子嵩曰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而識闇。好乘人之弊。非自全之道嵩性抗直亦不容於世。唯阿奴碌碌。

當在阿母下耳阿奴嵩弟謨小字也。 又曰應詹弱冠知名。性質素弘雅。雖犯而弗之校以學藝文章辭司徒何郡見之曰君子哉若人 又曰。桓

温豪爽有風槩姿貌甚偉。面有七星少與沛國劉惔善常稱之曰温眼如紫石。棱鬢作猬毛磔孫仲謀晋宣王之流亞也又曰劉惔寓居京口。家

貧織芑履以為養。雖華門陋巷晏如也人未之識。唯王導深器之後稍知名。論者比之𡊮年。惔憙還告其母。其母聦明婦人也謂之曰。此非汝比勿

受之。又有方之范汪者。惔復憙母又不聴。及惔年德轉昇論者比之荀粲。又曰。荀嵩弱冠。太原王濟甚相器重。以方其外祖。陳郡𡊮侃謂侃弟奥。

曰近見荀監工。清虛名理。當不及父。德性純粹。是賢兄輩人也。 又曰。成公簡字宗舒東郡人也。世二千石。性清素不求榮利潜心味道罔有干其

志者默識過人張茂先每言公簡清靜比楊子雲。默識擬張安世。 又曰。謝安摠角。神識沉敏。風宇修暢善行書。弱冠詣王濛。清言良乆既去濛子

修曰。向客何如大人。濛曰。此亹亹而求來逼人。王導亦深器之由是有重名 又曰。謝萬善屬文。叙漁父屈原季王賈誼楚老龔勝孫登。嵇康。四隱

四顯為八賢論其㫖以處者為優出者為劣以示孫縳。綽與徃反以體公識逺者則出處同歸 又曰。韓康伯傳云庾龢名重一時。少所推服常稱

康伯及王坦之曰思理倫和。我敬韓康伯。志力疆正。吾愧王文度。 又曰。王獻之嘗與兄徽之俱詣謝安。徽之多言俗事獻之寒温而已。既出客問

安王氏兄弟優劣安曰小者佳客問其故。安曰。吉人之辭寡。 又曰。褚褒與杜祐俱有盛名冠于中興譙國桓彝見而因之曰。李冶有皮裏陽秋。言

其外無臧否。而内有所褒貶也。 又曰。王恭美姿儀人多愛恱或目云濯濯如春月柳嘗被鶴氅裘涉雪而行。孟永窺見之。嘆曰此眞神仙中人也

又曰王恭字孝伯。少有美譽清辯過人自負才地高華恒有宰輔之望與王忱齊名友善慕劉惔之為人謝安常曰王恭人地可以為將相 又

曰。傳玄為司隷校尉。著書名為傳子。或問今之君子。曰𡊮郎中稽德行儉華太尉積德居順。其智可及也。其清不可及也。事上以忠。濟下以仁。晏嬰

行艾何以加諸。臣欽君等曰。袁煥為郎中令。華歆為太尉。或問近世大賢君子玄荅曰荀令君之仁。荀軍師之智臣欽若等曰。令君荀彧也。軍師荀

攸也。斯可謂近世大賢君子矣。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舉賢。行無謟黷。謀能應機。孟軻稱五百年而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太祖

稱荀令君之進善。不進不休。荀軍師之去惡。不去不止也。 又曰。吾彦初仕吳為建平太守吳亡歸晋。武帝問彦陸喜陸抗二人誰多也。彦對曰。道

德名望。抗不及喜。立功立事喜不及抗。 又曰。王衍有重名於世時人許以人倫之鑒尤重第澄。及王敦。庾敳嘗為天下人士目日阿平第一子嵩

第二處仲。第三澄。嘗謂衍曰兄形似道而神峯太隽衍曰。誠不如卿落落穆穆然也澄由是顯名有經澄所題目者衍不復有言。輙云以經平子矣

通鑒晋惠紀王衍與弟澄。好題品人物。舉世以為儀凖。又曰王澄。王玄王濟並有盛名皆出衛玠下世云王家三子。不如衛家一兒 又曰。王衍口

中雌黄朝野翕然。 又曰。武陔為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少好人倫與潁川陳泰友善。文帝甚親重之。數與詮論。時人常問陳泰孰若其父群。

陔各稱其所長以為群泰。略無優劣。帝然之。秦字玄伯群之子。文王問陔曰。玄伯何如其父司堂也。陔曰。通推博暢。能以天下聲教為也任者。不如

也。明纯簡至土功立事過之。 又曰。王濟太原人。與同郡孫楚友善濟為本州大中正。訪問銓邑人品狀至楚。濟曰。此人非卿所能名自狀之曰天

才英博亮㧞不群。 又曰。虞𩦎為金紫光祿大夫王導常謂謢曰。孔愉有公才而無公望。丁潭有公望而無公才。兼之者其在卿乎官未違而䘮晴

人惜之 又曰。劉訥字令言有人倫鑒識初入洛見諸名士而歎曰王夷甫大鮮明樂彦輔我所敬張茂先我所不解周弘武巧於用短柱方叔拙

於用長。 又曰梅陶為尚書。陶與親人曹識書曰。陶侃機神明鑒似魏武。忠順勤勞似孔明陸抗諸人不能及也。謝安每言陶公雖用法而常得法

外意 又曰。顔含為光祿勲。或問江左群士優劣荅曰。周伯仁周顗字之正鄧伯通鄧攸字之清。卞望之卞臺字之節餘則吾不知也。 又曰顧愷

之為散騎常侍初任桓温府。常云愷也。體中痴黠各半。合而論之乃得平耳故俗傳愷之有三絶。才絶畫絶。痴絶。又曰。孫綽。字興公簡文帝為會

稽土也。嘗與綽商略諸風流人。綽言曰。劉惔清蔚簡合王濛温潤悟和桓温高爽邁出謝尚清易令違而濛性和暢罷言理辭簡而有會綽與高陽

許詢俱有高尚之志綽與誼一時名流或愛詢高邁則鄙於綽或愛綽才藻而無取於詢沙門支遁試門綽君何如許荅云。高情逺致弟子早已伏

膺。然一咏一吟。許將北面矣。綽有高節。嘗鄙山濤而謂人曰山濤吾所不解吏非吏隱非隱。若以元禮門為龍津。則當點額暴鱗矣綽後為廷尉卿

領著作卒。世說新語 撫军問孫與公劉真長何如曰清尉簡令。王仲祖何如曰温潤恬和。 徐廣晋紀曰。凡稱風流者。皆舉王劉為焉。 桓温

何如曰高爽邁出。謝仁祖何如。田清易令達。阮思曠何如曰弘潤通長。裘羊何如。曰洮洮清便殷洪逺何如曰逺有錠思卿自謂何如曰下官才能。

所經悉不如諸賢。至於斟酌時宜籠罩當世。亦多不及。然以不才。时復托懷。玄勝逺情。者莊蕭條。高等不與時務經懷。自謂此心無所與讓也。 又

曰王忱。范泰外弟也。或問忱曰。范泰何如謝邈。忱曰茂度漫又問何如殷顗。忱曰伯道易 又曰。王廙。字世將丞相導從弟也。荀䆳荀邃俱過江。明

帝嘗從容問廙曰。二荀兄弟孰賢。廙荅以閔才明過邃帝以語庾亮曰。邃真粹之地。亦闓所不及。由是議者莫能定。其兄弟優劣位至平南將軍。荆

州刺史。 又曰。李銓為光祿大夫。嘗論楊雄才學優於劉向范裔以為向定一代之書。正群藉之篇。使雄當之。故非所長。遂著劉楊優劣論衛玠别

永和中。丹陽尹。劉真長。鎮西將軍謝仁祖。商略中朝士人。遂及於玠。或問杜弘治得方衛洗馬不謝。曰。安得相比其間可容數人抱朴子凡薄之

徒雖便辟流俗。而懷空抱虛。有似蜀人瓠壺之喻。胸中無一𥿄之識。不過酒炙所謂胃于貨賄。貪于飲食。左生所載。不才之子世說新語正始中。人

士比論。以五荀方五陳荀淑方陳實。荀靖方陳諶。荀爽方。陳紀。荀彧方陳群。荀顗方陳泰又以八裴方八王。裴徼方王祥。裴楷方王夷甫。裴康方王

綏裴綽方王澄。裴瓚方王敦。裴遐方王導裴顧方王戎。裴邈方王玄。 王夷甫云閭丘冲。字賓卿優於滿奮郝隆此三人并是高才冲最先達 王

夷甫。以王東海承比樂令故王中郎作碑云。當時標榜為樂廣之儷 庾中郎與王平子雁行。批故事王大將軍在西朝時見周候輙扇障面不得

住。後度江左。不能復爾。三嘆曰。不知我進伯仁退。批未嘗不自。知批是。謂在洛時敦尚畏顗。過江後敦漸得志。不復憚矣。故嘆曰不知是我進乎。伯

仁退乎。明帝問周伯仁卿自謂何如郄鑒。周曰鑒方臣如有功夫復問郄。郄曰。周顗比臣有國士門風。批兩語各可觀。王太將軍下庾公問聞卿有

四友何者是。荅曰君家中郎我家太尉。阿平胡母彦國阿平。故當最劣。庾曰似未肯劣。王謙言其宗人不及。庾又問何者居其右王曰。自有人。又問

何者是王曰。意其自有公論。左右躡公公乃止。庾公此問甚煩宜王敦如無人。批此語庾目中無王。王目中無庾。人問丞相。王周侯何如和嶠荅曰

長輿嵯櫱。明帝問謝鯤。君自謂何如庾亮。荅曰。端委廟堂。使百僚准則臣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謂過之。批得體嵯櫱尤今言牙槎。王丞相二弟不過

江。曰頴。曰敞時論以頴比鄧伯道。敞比温仲武。議郎祭酒者也。批此不過江語亦隱約。頴字伯英。位議郎。年二十而卒。敞字茂平。位祭酒不就官。年

二十二而卒。故曰不過江。卒於度江前也。明帝問周侯。論者以卿比郄鑒云何。周曰。陛下不湏牽顗比。王丞相云。頃下論以我比安期。王承千里。

阮瞻亦推此二人。唯共推太尉此君特秀 宋禕曾為王太將軍。妾後屬謝鎮西。尚鎮西問禕我何如。王荅曰。王比使君田舍貴人耳。鎮西妖冶故

也言王近粗俗。不如謝之冶。明帝問周伯仁卿自謂何如庾元規。對曰。蕭條方外。亮不如臣。從容廊廟。臣不如亮王丞相辟王藍田為掾。庾公問

丞。相。藍田何似。王曰眞獨簡貴。不减父祖曠然澹處故當不如爾言述性褊也卞望之云。郄公體中有三及。方於事上好下佞已一及治身清貞大

修計校二及。自。好讀書。憎人學問三反。批人人同世論温太真是過江第二流之高者。時名輩共說人物第一。將盡之間温常失色。恐。不及已批常。

有如此人。無人如此寫。王丞。相云。見謝仁祖。恒令人得上。與何次道語。唯舉手指地曰。正自。爾馨。有尊謝卑何之意批得上亦足以發。何次道為宰

相。人有譏其信任不得其人阮思曠慨然曰。次道自不至此。但布衣超居宰相之位。可恨唯此一條而已。批此一條不小。王右軍少時丞相云。逸。少

何緣。復减萬安劉綏郭批謂更勝耳郄司空家有傖奴。比人知及文章。事事有意王右軍向劉尹稱之。劉問何如方回。清字司空監子王曰此正小

人。有意向耳。何得便比方回。劉曰。若不如方回故是常奴耳批語甚有氣簡文云。何平叔巧累於理。嵇叔夜俊傷其道批論篤。時人共論晉武帝出

齊王攸之。與立惠帝。其失孰多。多謂立惠帝為重言其失重。桓温曰不然使子繼父業。弟承家祀。有何不可批未足為據。人問殷淵源。當世王公以

卿比裴叔道云何。殷曰故當以識通暗處批似謂裴暗。撫軍問殷浩卿定何如。裴逸民良乆。荅曰。故當勝耳。批俗淺桓公少與殷侯齊名。常有競心

桓問殷卿何如我。殷云我與我周旋。乆寧作我。此亦不肯遜。又不敢競之辭書我寧為我而已。不與相比擬也。桓大司馬下都。問眞長曰。聞會稽王

語竒進爾邪。劉曰。極進然故是第二流中人耳。桓曰。第一流復是誰劉曰正是我輩耳。殷侯既廢。桓公語諸人曰。少時與淵源共騎竹馬。我棄去

已輙取之。故當出我下。批此語能長人格價。人問撫軍殷浩談竟何如荅曰不能勝人差。可獻酬群心 簡文云。謝安南奉清令不如其弟聘學義

不及孔巖。字彭祖居然自勝。未廢海西公時。王元琳問桓元子温箕子比干。迹異心同。不審明公。孰是孰非。曰仁稱不異。寧為管仲。 劉丹陽王

長史在瓦官寺。集桓護軍伊亦在坐共商略西朝。及江左人物。或問杜弘治又何如衛虎。玠小字桓荅曰。弘治膚清衛虎弈弈神令王劉善其言。

劉尹撫王長史。皆曰阿奴比丞相。但有都長阿奴。王濛小字劉與丞相。不相得。故為優濛之言。謂皆勝之也。劉尹王長史同坐。長史酒醋起舞。劉尹

曰阿奴。今日不復。减向子期似秀之任率也。桓公問孔西陽。巖安石何如仲文孔思未對。反問公曰何如。荅曰安石居然不可陵踐其處故勝也。

謝公與時賢共賞說。遏胡兒并在坐公問李弘度曰。卿家平陽李仲字茂曾。何如樂令。於是李澘然流涕曰。趙王篡逆樂今親授壐綬。亡伯雅正。恥

處亂朝。遂至仰藥恐難以相比此自顯於事實非私親之言。謝公與胡兒。曰有識者。果不異人意。批非謝公問弘度荅。那知許事。王修齡。胡之問王

長史。濛我家臨川。羲之為臨川守。何如卿家宛陵。述為宛陵令長史未荅脩齡曰。臨川譽貴。長史曰。宛陵未為不貴。 劉尹至王長史許清言。時苟。

子年十三𠋣床邊聽。既去。問父曰。劉尹語何如尊。長史曰。韶音令辭。不如我徃輙破的勝我批韶今亦屬矜持謝萬壽春敗後。簡文問郄超萬自可

敗。郡得乃爾失卒情超曰伊以率任之性。欲區别智勇。批人人有區别意正是矣卒情處。可以為或。劉尹謂謝仁祖曰。自吾有四友門人加親謂許

玄度曰。自吾有由惡言不及於耳二人皆受而不恨。此皆語門人弟子之辭而同革受之不恨世目殷中軍思緯淹通比羊叔子。 有人問謝安石

王坦之。優劣於桓公桓公停欲言中悔曰。卿喜傳人語。不能復語卿批自佳王中郎嘗問劉長沙奭字之時曰我何如苟子劉荅曰。卿才乃當。不勝

苟子然會名處多王笑曰痴 王右軍問許玄度卿自言何如。安石許未荅王因曰。安石故相與雄阿萬當裂眼爭邪 劉尹云人言江虨田舍江

江乃自田宅屯。謂能多出有也批不甚可曉。然可用似謂田宅所編聚也謝公云。金谷中蘇紹最勝。紹。字世嗣。紹。是石崇姊夫。蘇。則孫愉子也。紹。乃

則之孫愉之子。劉尹目庾中郎。敳雖言不愔愔似道。突兀差可以擬道孫承公。純云。謝公清於無弈。謝弈。字無弈。潤於林道。陳逵。字林道批誰知

二賢。只見謝公清潤耳。或問林公司州。王胡之何如二謝。林公曰故當攀安提薦。批語强然有思郄嘉賓道謝公造漆雖不深徹而纏綿綸至。又曰

右軍詣嘉賓嘉賓聞之云。不得稱詣政得謂之朋耳謝公以嘉賓言為得批造漆是文談可厭。 此云詣非其他造之之謂。乃目其於理澤詣即謝

之深徹皆核至之名。謝不徹王亦不詣其於理。但相朋耳無大高下也。庾道李欽云思理倫和。吾愧康伯志力疆正吾愧文度。自此以還。吾皆百之

王僧恩禕之小字輕林公藍田曰勿學汝兄汝兄自不如伊述其父也批似佞其子而黨林公簡文問孫興公。𡊮羊何似。荅曰。不知者不負其才。知

之者無取其體言有才無德蔡叔子云韓康伯雖無骨幹然亦膚立。批外貌郄嘉賓問謝太傅曰。林公談何如嵇公。謝云嵇公勤箸脚裁。可得去耳。

又問殷何如支。謝曰。正爾有超。援支乃過殷然亹亹。論辯恐口欲制支批便是爭多庾道季云廉頗藺相如。雖千載上死人懔懔恒有生氣。曹蜍茂

之小字。字永世彭城人。為尚書郎。李志字温祖。雖見在厭厭如九泉下人人皆如此。便可結繩而治。但恐狐狸猯貉啖盡。言人皆如曹李淳朴無為

可如上古。但才智無間。功邊俱泯。身盡於狐狸而已。衛君。長是蕭祖周婦兄謝公問孫僧奴。騰小字君家道衛君長云何。永孫曰云是世業人。謝曰。

殊不爾。衛自是理義人。于時以比殷洪逺王子敬問謝公林公何如庾公謝殊不受。荅曰。先輩初無論庾公自足没林公批謂不聞說庾勝林耳。又

云只是一句謝遏諸人共道竹林優劣謝。公云。先輩初不臧貶七賢。批使與上可同有人以王中郎比車騎車騎聞之曰。伊窟窟成就。 謝太傅謂

王孝伯劉尹赤寄自知然不言勝長史。 謝公問王子敬。君書何如。君家尊荅曰固當不同公曰外人論殊不爾王曰外人那得知王孝伯問謝太

傅林公何如長史。太傳曰。長史韶興問何如劉尹謝曰噫劉尹秀王曰若如公言并不如此二人邪謝云身意正爾也人有問太傳子敬。可是先輩

誰比謝曰阿敬近撮王劉之標。 謝公語孝伯君祖比劉尹。故為得逮孝伯云劉尹非不能逮。直不逮。言濛貫而惔文也裏彦伯為吏部郎子敬與

郄嘉賓書曰彦伯已入殊足頓興徃之氣故知捶撻自難為人冀小却當復差耳。 上子猷。子敬。兄弟共賞高士傳人及賛子敬賞井丹高潔子猷

云未若長卿慢世。有人問𡊮侍中恪之字元征曰。殷仲堪何如韓康伯。荅曰理義所得優劣乃復未辯。然門庭蕭寂居然有名士風流殷不及韓。故

殷作誄云荆門晝掩閑庭晏然。 王子敬問謝公嘉賓何如道季荅曰道季誠復鈔撮漬悟嘉賓故自上。批鈔撮緧後拾王珣疾臨圍問王武岡謚

導之孫曰世論以我家領軍洽即珣父比誰。武岡曰。世以比王北中郎。東亭即珣轉卧向壁嘆曰人固不可以無年珣謂其父本勝址之以年二十

六而卒故德業不彰僅待比於坦之也故嘆之王孝伯道謝公濃至又曰長史虛劉尹秀謝公融條暢也。王孝伯問謝公林公何如右軍謝曰右軍

勝林公。林公在司州前亦貴徹。不言若右軍而言勝胡之桓玄為太傅大會朝臣畢集坐裁。竞問王楨之曰。我何如卿第七叔。禎之字公幹徽之子

第七叔乃獻也也于時賓客為之咽氣王徐徐荅曰。亡叔是一時之標。公是千載之英。一坐歡然。批善對桓玄問劉太常。瑾字仲彭。曰我何如謝太

傅劉荅曰。公高太傅深。又曰。何如賢舅子敬荅曰。𣙁梨橘柚。各有其美。舊以桓謙字敬祖冲子比殷仲文桓玄時仲文入桓於庭中望見之。謂同

坐曰。我家中軍那得及此也。 王中郎令伏玄度習鑿齒。王中郎傅曰坦之字文度。太原晋陽人。祖東海太守丞清淡平逺父運負香簡正。坦之器

度淳深。孝及天垂。譽輯朝野。標酌當時。累逶侍中中書今領北中郎將。徐克二州刺史。中興書曰。狄滔字玄度平昌安丘人少有才學。舉秀才大司

馬桓温參軍領大箸作掌國游撃時軍卒習鑿齒字彦藏襄陽人。少以文稱善尺牘。桓温在荆州辟為從事。歷治中别駕毫滎陽太守論青楚人物。

滔集載甚論。略曰。滔以春秋時鮑叔。管仲隰朋召忽輪扁。實戚麥丘。人逢丑父。晏嬰。涓子。戰國時。公羊高。孟軻。鄒衍。田單萄卿鄒爽莒大夫。田子方。

橿子魯。淳于𩫴。盼子田光。顔敬。黔子。於陵仲子。王叔。即墨大夫。前漢時。伏微君終軍。東郭先生。叔孫通。萬石君。東方朔。安期先生。後漢時。大司徒。

伏三老。江革違萌禽康。承㓜子。徐防。薛方。鄭康成周孟王。劉袒。縈臨孝存侍其元矩孫賓碩。劉仲謀。劉公山。王儀伯。郎宗濔正平劉成國。魏時。管㓜

安邴根矩。華子魚竹長上昭光伏高陽此皆青士有才德者也鑿齒以神農生於黔中邵南。諌其化春秋稱其多才漢廣之風不同。難鳴之篇

子文叔敖。若與管安比德。接輿之歌風兮漁父之咏滄浪漢陰又人之折子貢。市南宜僚屠年說之不為利四。曾仲連不及老菜夫妻。田光之屈厚

鄧禹卓茂無敵於天下。管㓜安不勝鹿公士元不推子魚何鄧二尚書獨步於魏朝。樂令無對於晋世昔伏羲葬南郡少昊葬長沙舜葬零陵比

其人則准的如此。論其土則群聖之所葬考其風則詩人之所歌尋其事則未有赤眉黄中之賊此何如青州邪。滔與相徃反鑿齒無以對也。臨成

以示韓康伯。康伯都無言王曰何故不言韓曰無可無不可馬融注論語曰唯義所在嚴仲弼九皋之鳴鶴空谷之白駒。顔彦先八音之琴瑟五色

之龍章張威伯歲寒之茂松。幽夜之逸光。陸士衡士龍鴻鵠之裴回。懸皷之待捶 嵇中散語。趙景真卿瞳子白黑分明有白起之風限量小狹趙

荅曰尺表能審旋衡之度。寸管能測徃復之晷。向必在大。但問識何如耳諸名士共洛水上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共看樂不王曰裴僕射

善談名理混有雅具。張茂先論史漢殊靡可聽我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然著。 劉萬安即道貞之子庾公所謂灼然王舉。又云千人亦見百人

亦見王右軍。少時丞相云。逸少何緣。復减萬安。 王敦為大將軍鎮豫章衛玠避亂從洛來敦相見欣然談話彌日。于時謝鯤為長史。敦謂鯤曰。不

意永嘉之未復聞正始之音阿平若在。當復絶倒。時人以玠為玉人。文中子禮樂篇。 或問温嶠子。曰毅人也。或問謝安子。曰簡矣。問王導子。曰敬

矣又王道篇阮嗣宋與人談則及元逺未嘗臧否人物何如子曰謹矣郭子曰世中稱庾文康為豐年王庾稚恭為荒年榖 又曰人有問王長史

王仲祖也江霦群從兄弟者王荅云諸江皆能自生活。 又曰人問謝太傳。王子敬可與先輩誰比謝荅曰阿敬近王劉之間上修與貞長又曰王

子敬問謝公嘉賓何如道季。嘉賓都超小名。庾龢小名道李荅云道李誠抄撮清悟嘉賓故自勝桓公稱云桓温也鏘鏘有文武 又曰王右軍道

劉真長樹雲柯而不扶踈。又曰。桓公問孔西陽安石何如文度。孔思未荅。反問公謂如何。荅曰安石居然不可陵踐 又曰王丞相。云洛下論以

我比安期千里。王丞。字安期阮瞻字千里。我亦不推此二人。唯共推王太尉夷甫也 又曰。周伯仁道桓茂倫欽崎歷落可笑之人也或云。是謝㓜

輿言。 又曰王丞相言刁玄亮之察察。刁玄字玄亮。戴若思之巖巖。戴淵字若思卞望之峯岠。並一見我而服也 又曰祖士少道右軍王家阿莬

莬羲之小名。吾莬何緣復减處仲右軍道祖士少風領毛骨。恐没世不復見如此人王子猷說世目士少為朗邁我家亦以為徹朗𡊮宏七賢序阮

公壞傑之量。不移於俗然獲免者。豈不以虛中犖節動無近對乎中散遣外之情最為高絶不免世禍將舉體秀異直致自高故傷之者也山公中

懷體默易可因任平施不撓在衆樂同游刃一世不亦可乎孫子曰譙周勸王降魏何乎。曰自謂天子而乞降請命何耻之深乎夫為社稷死則死。

亡則亡先君正魏之篡。不與同天過於其父倪首而事讎可謂苟存豈大君之正道哉。崔鴻前凉録曰。張茂謂馬岌曰劉曜自古可誰等輩也岌謂

曰曹孟德之流。茂默然。岌曰。孟德公族也。劉曜。戎狄難易不同曜殆過之。茂曰曜可方吕布。關羽。而云孟德不及。豈不過哉。岌曰孟德挾天子今諸

侯伏大義討不庭。曜一卒。胡人用烏合之衆而能建威成大逆天下莫之當其不優歟。茂曰天生胡以滅中國殆不可以人事論也秦記姚萇大破

符登置酒高會。諸將各曰若值魏武王尋破此賊陛下將牢大過上嘆曰吾不如亡兄者四也。長八尺五寸。垂臂過膝。人望而畏之一也。當十萬之

衆。與天下爭衡望麾直突前無横陣二也。究覧古今。講論道藝駕御群贤收羅隽異三也。摠領大衆。經履嶮難。大小恱稱。人盡死力。四不如也。 又

曰。魏武王姚襄禮待楊亮。亮奔桓温。温問亮曰襄何如人。荅曰。天下傑也。神明器度故是孫策之疇而雄過之。南史謝弘微。叔父混特所敬貴。號為

微子。常云何逺劉躁負氣阿容。博而無檢。曜恃才而持操不篤。晦自知而納善不周。設復功濟三才。終亦以此為恨至如微子吾無間然。又云。微子

異不傷物。同不害正。若年造六十必至公輔。 又曰。龔祈不應徵辟。祈風姿端雅。容止可觀。中書郎范述見而歎曰此荆楚仙人也。 又曰范泰為

度支尚書。時僕射陳郡謝琨後進知名高祖常從客問秦琨名輩可以比誰對曰。王元大一流人也。 又曰蔡湛之及見謝安兄弟。謂人曰謝弘微

貌類中郎。性似文靖。中郎。弘曾祖萬也文靖謝安謚也。 又曰。謝靈運因宴集。問謝晦潘岳。陸機。與霣充優劣。晦曰。安仁謟於權門。士衡邀競無已。

並不能保身自求多福。公間勛名佐世。不得為並。靈運曰。安仁士衡才為一時之冠。方之公閭。本自遼絶。靈運官至臨川内史。又曰。富次宗九明

三禮毛詩南齊衡陽王道度太祖長兄也。與太祖俱受學次宗。宣帝問二兒學業次宗荅曰其兄外朗其弟内潤皆良璞也 又曰劉湛為領軍湛

外甥王延之阮韜並有卑譽湛甚愛之曰韜後當為第一延之為次也延之甚不平每致餉下都韜與朝士同例文帝聞其如此。與延之書曰。韜云

卿未嘗有别意當緣劉家月旦故邪資治通鑒魏主嗣曰。裕才何如慕容垂對曰勝之垂籍父兄之資修復舊業。國人歸之若夜蟲之就火少加𠋣

仗易以立功劉裕奮起寒微。不階尺土討滅桓玄興復晋室。北禽慕容超。南梟盧循所向無前非其才之過人安能如是乎南齊書何點常稱陸慧

曉如照鏡過形觸物無不朗然王思逺常如懷氷暑月。亦有霜寒一作氣又王僧祐父逺為光祿勛宋世為之語曰王逺如屏風屈曲能蔽風露。梁

書沈約字休文吳興人。時謝弘微與琅邪王惠。王球並以簡淡稱。人謂約曰。王惠何如約曰。令明簡淡。次問王球約曰清而淡又次問弘微約曰簡

而不失淡而不流。古之所謂名臣。弘微當之。又王筠清静好學與從兄泰齊名沈約見筠以為似外祖𡊮粲謂僕射張稷曰。王郎非唯額類𡊮公風。

韻都欲相似稷曰𡊮公見人輙矜嚴王郎見人必娱唉唯此一條不能酷似約位至侍中少傳尋加特進卒。 又丘遲為中書侍郎。待詔大德殿。天

監初。到洽兄溉。俱䝉擢用溉尤見知。賞從弟沆亦齊名高祖問遲曰到洽何如沆溉遲對曰正情過於沆。文章不减溉。加以清言殆將難及即召為

太子舍人 又褚向淹雅有器量。大通四年。出為寧逺將軍。北中郎廬陵王長史三年卒官。外兄謝舉為製墓銘。其略曰弘治晋杜又字推華子嵩

慚量。酒歸月下。風清琴上。論者以為擬得其人續世說劉孝標云劉訏超然越俗。如半天朱霞。劉敲矯矯出塵。如雲中白鶴。皆儉歲之梁稷寒年之

纖纊。陳書周弘正。叔父捨。每與談論輙異之曰。觀汝神精頴悟。清理警發。後世知名當出吾右。 又曰。高祖在京城嘗與諸將宴。杜僧明周文育侯

安都為壽各稱功伐。高祖曰卿等悉良將也然而皆有所短杜公志大而識闇狎下而驕尊。矜功不收其拙。周侯交不擇人而推心過差居危履險。

猜防不設侯郎憿誕而無猒輕佻而肆志并非全身之道年卒皆如其言。又孔奂曰江緦有潘陸之華而無園綺之英。北史後魏游雅與中書令高

允及太原張偉。同業相友雅。常論九曰前史載卓公卓茂也。寬中文饒劉寬字也洪量褊心者。或弗之信余與高子游處四十年矣。未嘗見其是非

愠喜之色。不亦信哉。高子内文明而外柔弱。呐呐不能出口。余常呼為文子。崔公崔浩也謂余云高。生豐才博學。一代佳士。所不屈者。矯矯風節耳

余亦然之司徒之譴起於纖微。及於詔責。崔公聲嘶股戰不能言。宗欽已下。伏地流汗都無人色高子敷陳事理申釋是非。辭義清辯。音韻高亮。明

主為之動容聽者無不稱善及寮友保兹元吉。向之所謂矯矯者更在斯乎宗愛之任勢也威振四海常召百司於都堂王公已下望庭畢拜高子

獨昇階長揖。由此觀之。汲長孺可卧見衛青何抗禮之有向之所謂風節者得不謂此乎知人固不易。人亦不易知吾既失之於心内。崔亦漏之於

形外鐘期止聽於伯牙夷吾見明於鮑叔良有以也 齊邢子廣為長廣太守。時盧詢祖與盧思道俱有才名子廣目二盧云。詢祖有規檢禰衡思

道無水棱文舉。文舉孔融字。續世說北齊季緯梁使來聘問緯安平諸崔緯曰。子玉以還雕龍絶矣雀暹聞之。怒緯詣門謝之。暹上焉不顧。文中子

天地篇。或問蘇綽子。曰俊人也。曰。其道何如子曰。行於戰國可以强。行於太平則亂矣。或曰董常何人也。子曰。其動也權其静也至其顔氏之流

乎資治通鑒隋高祖紀國子祭酒元善。言於上曰楊素粗踈蘇威怯懦元冑元旻正似鴨耳。注楚辭曰。寧泛泛若水中之鳬與波上下以全吾軀乎。

元善之意謂此可以付社稷者唯獨高熲。 又太子問於賀若弼曰楊素。韓擒虎史萬歲皆稱良將其優劣何如。弼曰。楊素猛將非謀將韓擒虎鬬

將非領將。史萬歲騎將非大將。太子曰然。則大將誰也弼拜曰唯殿下所擇弼意自許也。隋書蘇威治書侍御史梁毗以威領。五職安繁戀劇無舉

賢自代之心抗表劾上曰蘇威朝夕孜孜志存逺。大舉賢有闕何遽迫之顧謂威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因謂朝臣曰。蘇威不值

我無以措其言。我不得蘇威何以行其道楊素才辯無雙。至若斟酌古今助我宣化非威之匹也蘇威若逢亂世。南山四皓豈易屈哉。 又楊素有

子玄感。蘇威有子夔夔少聦敏楊素甚竒之素每戲威曰楊素無兒。蘇夔無父又楊達為人弘厚有局度素每言曰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者唯

達耳 又盧思道。初魏為尚書郎時濟南王或。少有才學。時甚美。少與從兄安豐王廷明。中山王熈并以宗室博古文學齊名時人莫能定其優劣。

思。道謂吏部雀林曰。二人才學雖并優美然。安豐少於造次。中山貌白太多未若濟南風流寬雅時人謂之語曰。三王楚林琅。未若濟南備員方。唐

書長孫無忌。傳。帝嘗從容問曰。朕間君聖臣直人常苦不自知公宜面攻朕得失。無忌曰。陛下神武聖文冠卓千古。性與天道非臣等愚所及誠不

見有所失。帝曰。朕冀聞過。公等乃相諛恱。朕當評公等可否以相規謂高士廉。續世說有涉獵古今。心術警悟。臨難不易節。續世說有為官亦無明。

靈。所之者骨鯁續世說有規諫耳。唐儉有辭。續世說作言詞俊利善和解人酒杯流行發言可意續世說作啓齒事朕二十續世說作三十年未嘗

一言國家事續世說作遂無一言論國家得失楊師道性謹審自能無過而懦不更事緩急非可𠋣續世說作性純善自無愆過而實性怯懦未甚

便事緩急不可得力。岑文本敦厚文章。論議其所長也謀常經逺續世說作持論常據經逺。自當不負於物劉洎堅正其言有益不輕。然諾於人能

自補闕續世說有亦何以尚馬周敏銳而正評裁人物。直道而行所任皆稱朕意續世說作見事敏速性甚貞正至於論量人物直道而行朕比任

使多所稱意褚遂良鯁亮有學術竭誠親於朕續世說作學問稱長性堅正既寫忠誠甚親附於朕若飛鳥依人自加憐愛無忌應對機敏善避嫌

疑求於古人未有其比總兵攻戰非所善也 王珪傳時房玄齡李靖温彦博戴冑魏徵。與珪同知國政後嘗侍宴太宗謂珪曰卿識鑒清通尤善

談論自房玄齡等。咸宜品藻又可自量孰與諸子賢對曰孜孜奉國。知無不為臣不如玄齡。才兼文武。出將入相臣不如李靖敷奏詳明出納惟允

臣不如温彦博處繁理劇衆務畢舉臣不如戴冑以諫諍為心耻君不及堯舜臣不如魏徵至如激濁楊清嫉惡好善臣於數子亦有一日之長太

宗深然其言群公亦以為盡已所懷謂之確論 馬周傳周善敷奏機辯明銳動。中事會裁處周宻時譽歸之太宗嘗曰我暫不見為周即思之中

書侍郎岑文本謂所親曰。吾見馬君論事多矣援引事類楊榷古今舉要剛燕會文切理。一字不可加。一言不可减。聽之靡靡。令人忘倦昔之蘇張

終賈正應此耳然鳶肩火氣勝上必速。恐不能乆耳。 韋述傳趙冬曦孫逖。王翰常游其門。趙冬曦兄冬日。弟和璧。居貞安貞頥貞等六人逖弟迪。

遉。迥起言起巡亦六人。并詞學登科張說曰。趙韋昆李今之祀梓也。 馮定傳定字介夫。宿之弟也。儀貌壯偉與宿俱有文學而定過之。貞元中皆

舉進士時人比之漢朝二馮君 李勣傳賈言忠高宗時為侍御史言忠受詔徃遼東支度軍糧使迴上問曰卿觀遼東諸將孰賢對曰李勣先朝

舊臣聖鑒所悉龐同善雖非鬥將而持軍嚴整薛仁貴勇冠三軍威名逺振高侃勤儉自處忠果有謀契苾何力沉毅持重有統御之才雖頗有忌

前之癖而臨事能斷然諸將夙夜小心忘身憂國者莫及於李勣上深然其言遽遣使賫壐書以慰勣等。 徐有功傳潘好禮深慕徐有功為人乃

著論曰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人徐公之斷獄亦天下無冤人畧同耳然而釋之所行者甚易。徐公所行者甚難。張公逢漢文之時天下無事至

如盗高廟玉環及渭橋驚馬守法而已。豈不易哉徐公逢革命之秋屬惟新之運唐朝遺老或有包藏禍心至如周興來俊臣者。便是堯舜之四凶

也。崇飾惡言以誣盛德。忠臣側目。恐死亡無日矣徐公守死善道深相明白。幾陷囹圄數罹網羅此豈不難矣 蘇頲傳宋璟與頲同知政事。璟剛

正多所裁斷頲皆順從其美若上前承㫖敷奏及應物則頲為之助相得甚恱。璟嘗謂人曰吾與蘇家父子前後皆同時為宰相。僕射長厚誠為國

器。若獻可替否罄盡臣節。斷割吏事至公無私即蘇頲遇其父也 王勃傳勃與楊盈川盧照鄰駱賓王皆以齊名天下稱王楊盧駱號四傑。盈川

嘗曰。吾愧在盧前耻居王後。議者謂然 駱賓王傳崔融與張說評勃文章。宏放非常人所及盈川照鄰何以企及之說曰不然。盈川文如垂河酌

之不竭。優於盧而不减於王耻居後信然愧在前謙也 柳宗元傳。韓愈評宗元文曰。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崔蔡不足多也 賈耽傳。耽不喜臧

否人物為相十三年雖安危大事無所發明而檢身厲行自其所長 元德秀傳李華兄事德秀而友蕭頴士劉迅及卒華謚曰。文行先生天下高

其行不名謂之元魯山華於是作三賢論或問所長華曰。德秀志當以道紀天下迅當以六經諧人心頴士當以中古易今世德秀欲齊愚智。迅感

一物不得其正。頴士呼吸折節而獲重祿。不易一刻之安易於孔子之門皆達者歟。使德秀據師保之位。瞻形容乃見其仁。迅被卿佐服居賓友。謀

治亂根原。參乎元精。乃見其妙。頴士若百煉之剛不可屈。使當廢興去就。一生一死間而後見其節。唐膾韓洄王定常評權皋可為宰輔師保李華

亦以分天下善惡一人而已。李白。文宗詔以白歌詩。裴旻舞劍張旭草書為三絶 蕭頴士字茂挺數稱班彪皇甫謐。張華。劉琨。潘尼能尚古而

混流俗不自振曾植陸機所不逮也。 閻士和字伯均。因榷歷世文章而盛推頴士所長以為聞蕭氏風者五尺童子。羞稱曹陸 李觀。字元賓。正 

觀中。屬又不旁沿前人時謂與韓愈相上下。及觀少大而後愈文愈工議者以觀文未極愈老不休故卒擅名 陸希聲以為觀尚辭故辭勝理。愈

尚質故理勝辭雖愈窮老終不能加。觀之辭觀後愈死亦不能逮愈之質霍王元執數引見處士劉元平為布衣交或問王所長於元平荅曰無

長問者不解。元平曰。人有短所以見長。若王無所不備。吾何以稱之。 温大雅。與弟彦慱大有皆知名薛道衡亮之嘆曰三人者。皆卿相才也。 蕭

瑀。字時文。論議明辯。然不能容人短。意或偏駁。不通而向法深帝太宗曰。公守道耿介。古無以過然善惡大明。或有時而失。 唐璇字休璟。后謂揚

再思。李燔。姚崇等曰。休璟練知邊事。卿輩十不當一。 馮元常從弟元淑約絜遇於元常。而剛直不及也。 虞世南。世基。辭章清勁。過世南而瞻博

不及也。俱名重當時。故議者方晋二陸。文中子天地篇。 義也清而壯靖也惠而斷。威也和而慱。收也曠而肅。瓊也明而毅淹也誠而厲。元齡志而

宻證也直而遂大雅深而洪。叔達簡而正若逢其時不减卿相。然禮樂則未備。唐李翰林集與韓荆州書。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

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韓昌黎集唐故殿中少監馬君墓志。當是時見王於北亭。猶高山深林。龍虎變化不測。傑魁人也退見少傳翠竹碧梧鸞鵠

停峙。能守其業者也。㓜子娟好靜秀瑶。環瑜。珥蘭茁其牙稱其家兒也續世說處士丁。重能閲人觀于琮謂路若曰于侍郎風儀秀整禮貌謙挹。如

百斛重器。所貯尚空其半。安使不益其祿位哉遼史列女傳 耶律氏太師適魯之妹。小字常哥。㓜爽秀有成入風及長操行修潔。自誓不嫁。能詩

文不苟作。讀通歷見前人得失歷能品藻朱子語續録品藻人物。須是先看他个大規模然後看得好處與不好處。好處多與少。不好處多與少又

看某長某短。某有某無。所長所有底是緊要與不緊要所短所無底是緊要與不緊要如此互將品藻。方定得他分數優劣漁隱叢話冷齋夜話云

徐師川言予於東坡山谷瑩中三君子但知敬畏者然其瑕疪予能笑之如東坡議論諫諍。貞所謂殺身成仁者也其視死生如旦暮不爾安能為

哉。而返欲學長生不死。山谷赴官姑熟既至。未視事間當罷去俯就之七日符至乃去問其故曰。不爾無舟吏可還士之進退本末欲分明。不可苟

也。豈以舟吏為累哉。瑩中大節昭著。其能必行其志者。視爵祿如糞土。然時時對日者談命。此皆顛倒也。吾故得而笑之。張横浦心傳録恕問舅氏

平日師友弟子間如凌李文。喻子才。樊茂實。注聖錫。其人物如何。舅曰。季文醇厚謹畏遇事有不可犯者子才學問有理趣。和易而知幾。茂實沈靜。

聖錫敏悟。操履有守宋王與鈞藍縷藁賀程左司札子四選分司。仍賛天官之品藻萬機。佐理爰裨台輔之經綸山堂考索品藻文章。 曾子文章

衆無有水之江漢星之斗耳。是詩者當為之歛襟肅容讀書未到康成處。安敢言談議漢儒。目是詩者當為之服膺書紳。蓋操戈入室貞名教中罪

人。而惡惡揚善不失為士君子忠厚之意。故必想音容於函丈之席。味節奏於浴沂之瑟附高翼於李勃之鳳凰。借隙光於昌黎之北斗。補文選而

不敢卞文選之惑。愛唐史而不敢紏唐史之繆。善史通為該慱。不敢著祈徵以議子玄示顔注為標准。不得為指瑕以議師古。否則無樂取諸人之

意背請事斯語之訓瓊杯玉斝類多玷缺。豐肌勝體。猶乏風骨。墨守而有發焉廢疾而有起焉離騷正大。不免露才揚己之譏三都宏暢莫逭待覆

醬執之謂。吹毛求疪。溺長綆短。讀孫吳之書而陷孫吳處和扁之門而議和扁又奚取於若人哉。昔者夫子剛定詩書扶植名教。為天地立心。為生

民立極叔孫何人敢肆唇吻毁夫子哉。是猶曰叔孫非吾徒也不知夫子者也陳亢知夫子者伯魚一問。猶以私心議夫子則陳亢實天地間一蠡

管耳孟軻抵排異端主盟正道折戰國七雄之氣襲姬孔數聖之傳臧倉何人敢容私意沮孟子哉是猶曰臧倉嬖人也不知吾孟子也。苟况知孟

子者。非十二子例以亞聖濟之則荀况實苗稼中一螟螣耳今日士夫其弊又有甚於此者。平居聚談卑陋秦七黄九。坐於鷄窻雪案則曰吾文當

得屈宋為衙官。吾筆當使王羲之北面夸於品彙儔伍則曰吾賦可以鏟賞焉之高壘吾詩可以攻李杜之長城睹落霞孤騖之句則曰襲孤松撑

蓋而作也。讀孤月浪中翻之句則曰蹈孤月浪中生而作也文之雄健者以艱澀議富瞻者以浮靡議。簡古深沉者以疏陋迂緩。議其品。藻不為不

工其議論不為不至。不知讀元元為元元以箕子為荄兹狀貌魁梧可監雅長之厨。腸胃空虛。類衣周公之服。獻遼東豕未必不舉乎邪榆於河東

鬻鄭人璞。未必不掩口盧胡於周市。吁子貢方人孔門所耻宋朝先正其用心亦果如是乎。使其耳宋朝先正曾子文章。衆無有水之江漢星之斗

之詩則莫指游夏之辭。不下張李之輩。又奚睱於姗笑目宋朝先正讀書未到康成處。安敢言談議漢儒之詩則輟雌黄之辯。緘抵訾之喙。又安敢

相抵巇耶雖然不患不已知患不知人也。昔有詩用彩霓者。考官以沈約賦雌霓讀為入聲黜之。後世公議終不以彩霓為非。必以考官為學識不

廣之過。今日之工於議人者。鳥知不拙於謀已也。愚方欽衽前修建津詞路。正恐冠王如陳。肥瓠如蒼。稽伯如常又安敢過王尊之門。以貽布皷之

講群書足用 品藻 事對 實録 確論 王嘉善論。 許劭更題體題 優劣 善否 眞僞 才否 賦偶 炳若風鑒。 昭然月評

或有俊入之譽。 或為佳士之稱。 人物滅否由此而定 文章高下議其所為。 賦隅 盡已所長。確爾王珪之論。核人輙改有夫許劭之評

鑒若林宗。乃成稱於教士。 賢如子貢。寧不暇於方人。攔江綱品藻 體字 稱述 優劣 評論 題譽 才否 真僞天藻

漢武帝内傳王母曰。太靈群文。並三天太上。所撰傳非其人。是為泄。天道可授而不傳。是為閉。天寳不計限而妄授者。是為輕。天老受而不敬是為

慢天藻。蘇東坡詩楚些發天藻鳳藻鄭氏譚綺鳳藻。謂他人文章好也。鳬藻西漢博問杜詩傳士卒鳬藻注云。言

其和睦歡恱。如鳬之戲於水藻鱗藻抱朴子内篇論仙卷。又况弦管之和音。山龍之綺繫安能賞克諧之雅韻。暐曄之鱗藻哉。詳仙

摛藻漢隽賓戲摛藻如春華。師古曰摛布也藻文辭也文選潘正叔贈河陽岳為河陽令是正叔從父。故不言名。詩曰流聲馥秋蘭

摛藻艷春華。吕向注云。摛發其文藻美如春華。抱朴子安貧篇振翰摛藻德音無窮。斯則貴矣。宋華鎮雲溪居士集上越簽徐狀元書故挾道術摛

華藻而來應書者。皆務出衆人之上。發藻漢隽賓戲董生下惟發藻儒林宋王與鈞藍縷藁謝要侍郎啓紫橐題材汗清發藻膱嚴

地禁天棐神扶。斧藻楊子學行篇吾未見斧藻其德若斧藻其梲者。韓昌黎集芳菲含斧藻宋王與鈞藍縷藁謝給事中表批敕

於仙掖鸞渚之間。燦然斧藻繙經於路門魏觀之上宛若布韋謝陳侍郎啓皇猷悉資於斧藻。妙語每樂於甄陶洪筆麗

爾雅序洪筆麗藻識深甄藻東漢書郭泰傳賛曰林宗懷寳識深甄藻士之精

三國魏志邴原傳。原謁太祖而出。軍中士大夫詣原者數百人太祖恠而問之荀文若曰。此一世異人。士之精藻公宜盡禮以待之

蜀志或謂秦宓曰。足下欲自此於巢許。四皓何故。楊文藻見瑰頴乎宓荅曰僕不能盡言。言不能盡意。何文藻之有揚平。昔孫子三見哀

公言成七卷事蓋有不可嘿嘿者也。接于行且歌論家以光篇漁父論。滄浪賢者以耀章此二人者非有欲於時者也。夫虎生而文炳。鳳生而五色

豈以五色自飾盡哉。天性自然也。蓋河洛由文興。六經由文起。君子懿文德采藻其河傷。以僕之愚猶耻草子成之誤。况賢於已者乎

章舒藻晉書虞漙傳溥訓學曰。若乃含章舒藻。揮翰流離。稱述世務探磧究竒。使楊班韜筆。仲舒結舌。亦惟才所居固無常

人也。詳本傳枯瘁攄藻抱朴子用刑篇融風扇則祐瘁攄藻白露凝則繁英雕零殫毫騁

花朴子。嘉遁篇。雖復下惟覃思殫毫騁藻。幽賛大極闡釋元本。逸容鮮藻抱朴子酒誡篇目之所欲。不可

從也。惑目者必逸容鮮藻也。韜鱗掩藻抱朴子内篇至理卷。是以遐栖幽遁。韜鱗掩藻。詳理翳景

掩藻抱朴子内篇論仙卷。翳景掩藻。廢僞去欲。詳仙先士盛藻晉二俊集陸士衡文賦序。每自屬文

尤見其情常患意不稱物文不逮意蓋非知之難能之難也。故作文賦以述先士之盛藻因論作文之利害所由。他日殆可謂曲盡其妙

敷玉藻晉二俊集陸士衡文賦彼瓊敷與玉藻若中原之有菽。名理奇藻世說新語支道

林初從東出住東安寺中王長史濛宿構精理并撰其才。藻。徃與支語不大當對。王叙政作數百語自謂是名理竒藻支徐。徐謂曰。身與君别多年

君義言了不長進王大慚而退。揚葩振藻北史文苑序楊葩振藻者如林而二馬王楊為之傑好學

愛文藻北史陽休之。字子烈俊爽有風。既好學愛文藻時人為之語曰能賦能詩陽休之。富有辭

唐智威傳天有多能。富有辭藻。玩其詞藻宋鄭獬鄖溪集謝學士表翰苑參華儒林劇選詎獨玩其詞藻

蓋欲觀其器能雕龍麗藻宋曾鞏元豐類藁回謝館職啓較雕龍之麗藻列架鳌之秘扄和槧洒

宋曾輩元豐類藁詒弟教儻。使和寸槧以洒藻裂幅而摛華炳焉華藻宋何澹小山雜著賀處州趙守

啓獻三雍於禮文未備之時。炳焉華藻。别七略於道術。既微之後。卓爾淵源。粤從治中之賢。畀以承流之重。氷霜之藻

宋沈與求龜溪集賀正啓。功名自致。早親日月之光。節義獨高。更勵氷霜之藻。對越三陽之序。導迎六氣之和。教洽芹藻

宋李曾伯可齋集通陵楊倅啓。威宣北部。判屹南山。畫禆儉幕之芙蓉教洽魯官之芹藻。釣魚擷藻宋馮縉雲先生

集蘇氏溪堂記可以跨。竹筏撑小艇釣魚擷藻陵風弄月誤詔劉藻周益公龍飛録祠部員。外郎。劉藻卒藻字昭信

福州人。進支官陳誠之在西府舉薦藻。藻初被詔尚在選調吏誤召嶺南人。京官劉藻乆之始悟。朝廷除廣州通判。遣之至是藻卒。而劉藻適自梅

州守乞致仕。異哉。無以易藻言行録汪顯謨藻字彦章公言自元符以來并無日曆此國之重事願留聖心上納

之。既而宰執請擇所付。上曰無以易藻矣出知湖州詔領日曆如故。辟官屬二員。且賜史館修撰餐錢。薄采其藻

詩。魯頌。泮水。思樂泮水。薄采其藻。超化藻禪師五燈會元間爐上堂。雪滿寒窻。燒盡丹霞木佛。氷交野渡

凍殺陝府鐵牛。直得寒灰發熖片雪不留。任運縱横。現成受用諸禪德要會麽衲怶蒙頭坐。冷暖了無知。嗣善權智禪師。詳禪僧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