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45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四千五百七十四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四千五百七十五
卷之一萬四千五百七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四千五百七十五 六暮

宋續會要淳熈二年四月九日。提舉荆湖北路馬逓鋪王全福言。信陽軍五鋪。徃來巡轄所迂迴二百餘里。乞將信陽軍鋪分一就委復州巡轄使

臣通管。從之。六月十三日。兵部言逓角違滯。乞箚下諸路提舉官委所部州軍通判簽判遍詣管内點檢。仍將闕額鋪兵日下招填其未支請給。

一併支給。或有鋪屋疏漏牒所屬日下脩整及令所屬州軍自今不得差巡轄使臣兼管他職。仍不許私差借鋪兵般擎如有違戾。委提舉官覺察

按劾從之。三年四月十六日。兵部言昨降指揮於見擺鋪兩路首。通差識字使臣一員。抄上徃來逓角名件的實。過界月日時刻傳送鋪兵姓名。

以備官司取孛驅磨。其所差使臣自浙西至四川界首不過五員。人數不多。責任亦重。難以廢罷。其逐闕并作點檢稽察逓角。官稱呼候任滿。令接

界路分轉運兼提舉馬逓鋪官。取索抄轉過兩界路首。擺鋪簿曆驅磨。如稽違不滿三釐。令兩路轉運兼提舉官。同銜保奏與减三年磨勘。若稽違

五釐以上。即降一員。及令逐路提舉官。不時取索驅磨。如有違滯緊切軍期機會文字。即不候任滿紐計分釐。具事因職位姓名申朝廷重作施行。

若提舉官失點檢。從本部按劾。從之。二年十月八日。執政進呈前知金州陳文中言。諸路州軍措置逓角前後差官不一。却成騷擾鋪兵。幾無以自

存。乞責付州縣巡尉。而以賞罰勸懲之。上曰。此事乆弊。文中所陳有理。可令兵部長貳。從長措置以聞。十一月七日。臣僚言近來入逓給發緊急

文字。逓鋪走傳。徃徃留滯詔激賞庫。製造雌黄漆青字牌子六十六面赴尚書省專一遣發緊切。不可待時。文字日行三百五十里其承受去處。候到

將牌子即時繳回。若住滯時刻。巡轄使臣鋪兵。並重作施行。五年二月九日。詔筠州臨江軍置巡轄馬逓鋪使臣一員。從吏部差注。以江西諸司

言兩州只差小使臣權管。事不專一。故有是命。四月二十二日。四川安撫制置使胡元質言。夔路山谷重復最為峻嶮虎狼之迹交於中途逓兵

勞苦。乞令夔路轉運司。常切趣辦覺察不容復有闕額闕糧去處。從之。六年四月二日。詔江西福建湖南二廣。知通。並以提轄本州界分諸鋪逓

角入銜。每歲終進奏院從實根刷逓角留滯路分州軍申尚書省。及闕駕部取㫖。七年二月二十一日。知隆興府張子顔言。南康軍先隷江西路。

其巡轄使臣一員。係管洪州南康軍界鋪兵職事。續緣南康軍撥隷江東路。所有三縣巡轄。却令本軍於見任指使内。選差廉謹識字使臣一員。充

自後本軍。不曾差置。止令星子縣尉兼管。今乞於使臣内差注。專充南康軍管界。星子建昌。都昌縣。巡轄斥堠馬逓鋪。所有請給。依監當例照應官

序幫給。若遇出巡。許依法别給進武副尉驛劵。從之。八年三月八日。詔諸路州軍。遇有申發獄案。即時開具入逓。實日申本路提刑司照會。并申

提舉馬逓鋪官。依條限催促驅考。如有違滯。將巡轄使臣及所屬逓鋪兵級。重作施行。提舉馬逓鋪官失於按察。令刑部稽考。開具申取朝廷指揮。

當議責罰如未回報。令諸州軍。依條限申催。七月四日。刑部侍郎賈選言。乞自今刑寺駁勘取會獄案文字。令進奏院置緑匣排列字號。月日地

里。當官發放所至鋪分。即時抽摘單傳。承受官司。亦令遵依條限。具所會并施行。因依實書到發日時。用元發匣回報。從之。二十三日。四川茶馬

王渥言。本司至行在六千餘里。常程逓角。大叚稽違。自出本部界。即難督責。望下所屬。給降黑漆白字牌二十靣。付本司入擺鋪。至進奏院徃來使

用。仍乞行下沿路提舉馬逓鋪官。常切驅磨。如有違慢。重作施行。詔所屬降黑漆白字牌十面。八月二十一日。詔知寧國府南陵縣葉鏞拖欠鋪

兵食錢。半年不支。特降一官。自今諸路州軍鋪兵請受。並令就州支給。如有拖欠。知通並行責罰。九年九月十三日。明堂赦。諸路徃來逓角。全藉

鋪兵依限傳送。若有違限。自合依條斷遣。訪聞近來諸州軍。將鋪兵合得錢未。并不按月支散。因而逃竄避罪。不肯陳首。是致闕人承傳。赦到限百

日。許令首身與免罪。依舊鋪分收管。仍令逐路州軍。依時支散錢米衣糧。日後如敢違戾。及巡轄使臣輙行私役。令本路提舉官覺察按劾施行。自

後郊赦同十一月七日。知成都府留正言。乞下所屬給降黑漆白字牌二十靣。付本司發逓進奏院。許入擺鋪徃來使用。從之。十二日。臣僚言

已降指揮諸路州軍鋪兵日請。並令就州支給。此誠足以革諸縣違欠之弊。然諸鋪或有距州三四百里者。徃復非旬日不能至。有妨傳送。或下有

司復舊。各從本縣支給。從之。十年六月十五日。臣僚言諸路州軍申發朝省文字。出違期限。不唯州郡申發遲緩。亦緣逓角間有浮沉。欲乞自今

申發章奏。並要書填實日。庶幾進奏院可計程驅磨。巡鋪官得以從實根究。從之。十一月十五日。詔自今發付四川制置司逓角。經襄陽府金房

州漢上路傳送。經由州縣。常切遵守。從制置司讀也。十一年九月八日。樞宻院言諸路鋪兵。間有州郡拖欠衣糧。及巡轄使臣合干人等科需减

尅。或官司𥝠役荷檐挽舟之類。致令竄逸。却容逃軍游手承填名闕。前後條法指揮。非不嚴備。緣提舉馬逓鋪官。全不覺察。致有違戾。理宜申飭。詔

令提舉官。日下嚴行措置。革去舊弊。尚或違戾。舉劾以聞。如本司失於覺察。取㫖責罰。於是知嚴州壽昌縣趙善登特降一資。以兩浙運判錢冲之

言。其不支鋪兵月分錢未故也。十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樞宻院言諸路傳送逓角。自有程限。昨發文字號省扎至江陵副都統。依條合破十日。却

四十六日方到。其他徃來文書。多有盗拆違滯。雖令逐路提舉馬逓鋪委官根究。至今未見著實。兼累降指揮令諸路州軍。以時支給鋪兵依糧。訪

聞尚有拖欠。緣此弊端不一。理宜措置。詔是監都進奏院王厚之。躬親前去詢究。措置施行。十三年二月二十三日。軍器監主簿措置諸逓角王厚

之言。諸路鋪兵請給為急。凡是州支去處。徃徃齊整。其。就縣支者。多是拖欠。或髙價折支。令乞申明州支指揮。仍立支給次序。先棻軍。次鋪兵厢軍。

却責通判檢察。有無拖欠。繳鋪兵領狀。每月結罪。保明申轉運司。如有僞妄。坐以報上不實之罪。其去州太逺。水路不通。鋪兵願就便者。州郡繳願

狀申轉運司。正名錢米内。易於催理者借撥。專委縣丞支給。檢察有無拖欠。繳領狀於通判㕔。類申。轉運司。并同通判法一逓鋪。舊法三等。曰急脚。

曰馬逓。曰步逓。並十八里。或二十里一鋪。今總謂之省鋪。建炎三年初立斥堠。紹興三十年又創擺鋪。立九里或十里一鋪。止許承傳軍期緊切文

字。近來擺鋪斥堠省逓混而為一。共分食錢。通同逓傳。所以多有違限。令乞行下諸路轉運司。日下分别諸鋪名額。就擇少壯有行止人。充擺鋪依

元來指揮。内外軍期急速文字。專入擺鋪。常行文字。並入斥堠。其元無擺鋪處。軍期亦入斥堠。常行並入省逓。庶幾諸鋪不致混殽。且免濡滯。一鋪

兵作弊。皆是界首時日不接。無處契勘。近年創立稽察使臣。請給分在交界二州。欲乞委令逐日取責兩抵界鋪。傳過文字。單狀稽察時刻。湏令相

接。每司類申兩路。所請俸處通判㕔庶可究實。一自來界首積弊。前鋪徃徃不將脚曆與後鋪批鑿。後鋪一例不肯還。以至傳到日時無所稽考乞

將前界不批脚曆後界不肯批還者其曹司巡轄并從徒罪立法。仍許監司州縣越界拘轄交界。一鋪其交界處曹司巡轄批鑿情弊。兩界皆可按

劾科斷。庶幾文書有所稽考。並從之。六月二十九日。樞宻院進呈王厚之申浙西江東界首點檢稽察逓角官周絪過數差鋪兵當直販糶。及根

刷交界簿曆並皆不在。乞指揮根究施行。上曰。逓鋪近日稽滯甚多。而稽察官更復作弊。可送大理寺追人根勘。十三年二月四日。臣僚言乞仿

范仲淹措置陝西民兵刺手之法。凢鋪兵並與刺臂稍大其字。明著某州某縣斥堠鋪兵某人。凢逃在他州他縣者。並不得招收。遇支衣糧除番次

留鋪傳送逓角外。其當請者驗臂支給胃請逃竄之弊可以革絶。從之。五月二十九日。詔今後逓角稍有欺弊究見的實界分。將提轄等官。次等

責罰。淳熈十六年閏五月四日。樞宻院言諸路鋪兵人數。間有闕少。州郡因循更不招填是致逓。角違滯。詔諸路提舉馬逓鋪官。行下逐州軍點

檢鋪兵闕少去處。日下招補。今後傳送不管違滯。紹熈二年五月十二日。臣僚言今之逓兵。不遵法意。况有事切於邊境。所繋甚重。豈容愆期。然

諸路逓角。雖有提督官。官司視以為常。踈於紏舉。乞令宻院行下諸路運司。不時差官根刷驅磨逓曆。應朝廷文字有違滯者聞奏。重寘于法。每季

具有無違滯保明申樞宻院。庶幾知所畏憚。不敢慢令。從之。十月四日。江東轉運提刑司言。臣僚奏諸寨土兵。疲弱無用。容姦害民。有損無益。若

使州縣保伍聯結。禁軍弓手。教閲嚴肅。安用養此。可以蠲减。并鋪兵傳送文字稀踈。不過坐食。脫有警急。諸軍必置逓馬。乞下諸州郡。核實道路緩

急之處。與人烟疏宻。地里逺近。見管鋪分人數多寡。付之㨂選。取其所省衣糧。以蠲逐州重賦之額。得㫖。令逐司相度以聞。既而諸司下逐州相度

到。除建康府。太平州。寧國府。廣德軍。徽州。信州。六處土减。皆不可减。外南康軍三縣。减鋪兵四十三名。池州六縣。逐寨有病患土兵减三十三名。鋪

兵减四十三名。饒州减鋪兵一百八十九名。詔依逐司相度到事理。合减放人。榷行存留。遇闕更不招填。十一月二十七日南郊赦。諸路徃來逓

角。全籍鋪兵依限傳送。訪聞州軍將鋪兵合得錢米。並不按月支散。致其逃竄。赦到限一百日許令首身免罪。依舊鋪分收管。仰逐路州軍依時支

散衣糧。日後如敢違度。及巡轄使臣輙行𥝠役。並委逐路提舉官覺察按劾。四年十月二日。樞宻院言榆會乾道八年十月十三日。專降指揮。令

樞宻院置給發軍期急速文字牌子。係雌黄青字。日行三百五十里。如違時刻。使臣鋪兵並重作施行。近年以來。多是滯留程限。盖緣歲月寖乆。逐

州通判。並不點檢。使臣鋪兵玩習為常。將雌黄軍期文字牌子。與常逓混為一等。展轉積壓在鋪。更不摘出先行。事繋軍期利害。深屬不便今先次

約束州郡。將鋪兵請受。并要按月支給。牌子様製改換用黑漆牌子。上鐫刻樞宻院軍期急速文字牌。减作限日行三百里。務要必行。立某字號。朱

紅填字。仍將牌子様制。并今來所降指揮。下逐路提舉官鏤版遍牒逐州。於經由鋪分明䁱諭鋪兵。遇承受到樞宻院上件牌筒。即仰摘出單逓。依

限走轉。通判常切點檢。遇牌子經過。即具入界出界日時文狀。先次申樞宻院仍委自逐路提舉官。别置印曆一道。分下逐鏑專一承受傳送如有

稽滯。差官根刷。比校遲速。最甚去處。以議賞罰。鋪兵曹級。亦從此施行。從之。五年二月十二日。都大提舉茶馬司言。本司先於淳熈八年七月二

十三日。指揮給降尚書省粉字牌一十靣。如遇緊急機速文字。附逓申發。責鋪兵日行三百五十里一如違時刻。使臣鋪兵。重作施行。今經多年。其牌

字畫磨减。由是承傳鋪兵。視為常程。一體因而稽誤。乞别給粉牌一十靣。㳂路傳送。有以警畏從之。慶元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臣僚言乞行下

逐路轉運司。戒飭州縣。應鋪兵湏足額。務存優䘏。整葺住舍衣糧以時支散。不得差撥他用。或有羸老之人。即行㨂替。每漕臣巡歷必躬親檢察。如

有違戻。按劾以聞。從之。嘉泰元年五月十八日。樞宻院言諸路州軍逓鋪兵級。間有拖欠請給去處。詔令諸路提舉馬逓鋪官。自今降指揮到日。

依時支給。如有違戻去處。將當職官按劾以聞。二年五月十五日。詔罷洋州指使一員。改作洋州興元府東界巡檢馬逓鋪。令轉運司定差使闕。

從本路諸司請也。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權知閣門事張時修言。池州係江淮蜀漢等路。逓角聚會去處。疆界闊逺盗拆奸弊。多在本州管下。竊見本

州城正分四厢。却有兵官五員。今除四員。各管厢事外。乞差一員兼機察本州界内三方逓角。無妨兵官職事。從之。八月十四日。浙西提刑曾臬

言。置郵傳命古人重之。今之逓鋪。反為虛設。衣糧不時支。闕員不時補。甚至屋字破壞。不芘風雨。衣食窘迫。𥝠役於人。逐使僻州逺縣。有號令而不

知。文書徃來。雖遺失而不問。平居且然。緩急何賴。儻非嚴行約東。州郡安肯奉行。乞下諸路常切檢察。無得視為閑慢。監司巡歷。亚宜按行。其巡檢

官不職者。即行奏劾。從之。十一月十一日。南郊赦文。諸路徃來逓角全籍鋪兵依限傳送。訪聞州軍將鋪兵合得錢米。並不按月支散。致其逃竄。

赦到限百日。許令首身免罪。依舊鋪分收管。仍仰逐路州軍依時支散衣糧。日後如敢違戾。及巡轄使臣輙敢私役。并委逐路提舉官覺察按劾。自

後郊杞明堂教亦如之。二十三日。知宜州顔必先言。沿邊州郡鋪兵闕額。其見管者。亦多老弱。文書經由。易至沉匿。緣鋪兵月給。州郡積欠不支。或

支折他物。衣食不贍。逃竄無疑萬一有警。必至誤事。乞將沿邊諸路逐鋪。招置强壯之人。無令闕額。按月支給糧食不得以他物折估。如此則鏑兵

無逃竄之患。而朝廷文書。舉無散失矣。詔依先次開具見管异闕額人數。申樞宻院。以憑比較。四年五月二日。京西安撫司言。襄陽去行在約三

千里。郵傳不容分毫漏泄頃刻濡滯。今省逓承傳文字。朝廷加旗批鑿。緊急而考之。程限動經三十餘日。不問緊慢。例皆稽遲。開拆作過。委無忌憚。

竊詳鏑兵。多係烏合游手不守行止之人。是致作弊。乞自襄陽屯戍軍馬去處。擺急逓官兵至鄂州。鄂州都統制司接連擺至江州。江州接連擺至

池州。池州接連擺至行在。各司遇有急連文字。專令傳送。嚴立罪當。不得夾帶閑慢文字。每四十里一鋪。差次等少壯槍牌手官兵二人。并訓練官

一員。徃來督視。三月一次差替。從之。開禧二年二月五日。臣僚言置郵傳命於四方。稽留漏泄皆有誅。又以巡轄之官使時察之。可謂甚嚴矣。近

者逓鋪所傳官文書。如上司取會州縣爭訟案牘。姦人徃徃中路伏截。拆換要害節目。官司無由覺知。善人坐以受弊。乞下諸路監司守臣。自今每

月稽考。月内傳到文字。稍滯常程。必隨輕重行遣。巡轄任滿。並湏逐州保明有無違犯。中轉運司方與批書則無稽留漏泄之患矣。從之。四月二

十七日。詔江州通判丘傳。趙希純各特展二年磨勘。興國軍通判蔡載特降一官。江州興國軍巡轄朱潤特降一官放罷。以江州興國軍兩界傳送

逓角違滯。傳等不能鈐束故也。八月二十四日。詔諸路逓角傳送違限。未欲根治。令諸路轉運司各督責所部州軍。常切鈐束管下逓鋪。須管遵

依條限傳送。不得稍有稽滯。如違。先將漕臣及當職官。重寘典憲。三年五月七日。樞宻院言諸路鋪兵。衣糧多不如時之給。致有拖欠。近差官分

徃諸郡。逐一點檢州縣。一時奉行。訪聞所是官既歸。則拖壓如故。或反甚於前。理宜措置。詔令諸路轉運司。行下所部州軍。今後鋪兵衣糧。並與厢

禁軍同日支散。不得輙有先後。仍遍榜逐鋪曉諭。十月十九日。知峽州翟畯言。本州地分巡轄兼管江陵府荊門軍。三州境内逓角置司江陵。今

來邊警戒嚴。荊門與褒陽接境。正在江陵峽州兩路之要衝。即與閑暇之時不同。乞權將巡轄司移置荊門軍。庶幾可知緩急。從之。嘉定元年五

月三日。兵部言逓鋪兵級。傳送文字。寅夜勞役。州縣合行按月支給錢糧。訪聞多有拖欠不支。其在縣支請者。尤不顧䘏。至有累月拖欠。乞行下諸

州軍。照應累降指揮按月支給。其在縣者專委縣丞。如無縣丞。專委主簿逐月監散。尚有違戾。許監司覺察按治。從之。六年五月一日。監登聞皷

院張鎬言。一路有一路之逓鋪。事有所屬。目可誰何。惟其有兩路相鄰之州。各不相關。逓角之沈匿。無從稽考。昨守潮州目撃此弊。潮州屬廣東。若

取本路逓角。則自江西至廣州而後達潮。其路為迂。故多由福建路傳達。取其便速也。惟是福建路逓鋪官兵與潮州不相統屬。故每每有沈匿之

患。乞朝廷詳酌以福建路漳泉州巡轄逓鋪官。到任滿罷並令從潮州保明批書。廣東路潮梅州巡轄逓鋪官。到任滿罷。亦從漳州保明批書。異時

赴部注擬。得以點對逓角。有無通滯。以為陞黜庶幾兩路互有統攝。可革此弊。然不獨廣東福建兩路而然。舉天下之大凡接壤之處。徃徃此弊所

不能免乞下所屬應兩路相鄰之州巡轄逓鋪官悉推此以施行詔令吏部將尚右侍右開具到巡轄馬逓鋪使臣窠闕内應交涉兩路兩州去處。

今後批書。須管經由各州更互保明方許理為考任。仰行下諸路所屬官司。照應遵守施行毋致違戾七月二十七日。詔令諸州軍守臣。各提督

本州逓角其鋪兵錢糧衣賜今後須管按時盡數支散。不得稍有减尅拖欠或自來係是就縣支請。亦仰照應行下嚴切約束施行。如當職官吏尚

敢仍前違戾宻切覺察。具申朝廷。重行責罰或有闕額去處。即行招刺補填。所是提舉提轄職事。並令仍舊。各先具知禀仍契勘各州鋪兵。元額見

管人數申樞宻院。因知臨江軍盧子文有請。故有是命。十年四月十五日。樞宻院言日來邊事未寧。軍期機速事件徃來報應務在捷急所是逓角

文字。若止用州縣擺逓傳送。竊慮抵牾違滯。委是利害。詔令内外諸軍帥。各於本司照舊例人數。差置擺鋪軍兵。專一徃來接連傳送樞宻院發下

軍期紅字黑牌逓匣。并軍中申發緊要文字。務要並依程走限傳送。不管稍有住滯。仰各軍常切差官提督。并不許附帶他處官司逓角。所有逐鋪

軍兵。依例添支錢米。自餘次緊文書。仍舊入州縣擺鋪。各具知禀申樞宻院。金玉新書諸急脚馬逓鋪。每二十人補節級一名。人數雖不及。亦補一

名不及十人。鄰近兩鋪共補一名相去二十里以上者各補並以無疾病不曾犯盗或徒刑及非配到人。依次排遣其馬鋪節級勿給。諸急脚馬

逓鋪各差小分一名充曹司無即招填。其大分願减充者聽。諸急脚馬逓鋪兵級五人為一保。不滿五人者附保諸招急脚馬逓鋪兵。先本處

人。無即招鄰鄉村人。又無本縣鎮若鄰縣人年十六以上無疾病人充。不許揀填别軍雖奉朝特㫖衝改條禁指揮揀填亦不得發遣。諸招急脚

馬逓鋪兵經歷干繫本轄人家人受乞减剋投軍人財物。依正身法。與者杖一百與經歷干繫本轄人准此。諸招急脚馬逓鋪兵不預録减剋受

乞投軍人財物法曉諭及榜旗下者。杖八十。致犯人應配者加二等。諸急脚馬逓鋪應用條制每鋪板榜曉諭巡轄使臣以時檢舉。諸急脚馬

逓鋪兵級曹司將所傳制書或諸軍補授文帖賣與人賫發。并買之者。各徒二年餘文書减三等。並許人告。諸馬逓鋪藏匿人馬。罪賞條格。本縣

檢舉。出榜縣鎮鄉村道店曉示諸急脚馬逓鋪。干繫人受乞减剋鋪兵財物者。徒一年。一伯文徒一年半。一伯文加一等罪止徒三年。許人告。

告獲急脚馬逓鋪。干繫人受乞减剋鋪兵財物者徒一年。錢三貫每等加三貫。常應重者從重。諸質買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月糧。放債與其家者

同。依放債法。其曹司質買本鋪兵請給賞賜者准此若家人放債與本鋪兵依節級家人法。以上財物不追。並許人告諸馬逓鋪藏匿人馬不供

換者。杖一百。改敕重難逓鋪。知藏匿而為容留隱避者减犯人罪一等并許人告。容留三人匹以上謂二人一匹之類鄰保及地分巡察人。知而不

告者。杖六十。其於空僻之處窑埪之類同。隱藏地分巡察人知而不告者罪亦如之。諸逓鋪鋪兵。告獲馬鋪藏匿不供換人馬者給所告獲馬改

充馬鋪。諸馬逓鋪藏匿人馬。不供換應備賞。而有知情容留隱避者。其錢均理諸急脚馬逓鋪兵承傳文書稽違。或曹司承受逓角積留不遣。

節級知而不舉。及失覺察同。杖罪應解縣者。限一日推斷。徒以上逕申送州。限五日推斷訖。並押回本鋪。犯人該移降。或配。即先權差厢軍填闕。告

獲馬逓鋪藏匿人馬不供換。若知藏匿而為容留隱避者。每人或馬每匹。賞錢五貫。諸逓馬額闕。巡轄使臣當日申州限二日給填。無官馬者。委

本縣令和買。仍限三日。約度合用價直。以轉運司錢樁管。不足聽於諸色官錢内借樁。諸急填逓馬。當職官體度正路緊急馬鋪先支。餘以次給。

仍並送所屬令佐親臨分探給之。諸軍及逓馬病。自申報日給草料四分。損日依舊。非臓腑病者全給。謂如失節患眼背瘡疥廨之類。馬鋪節級

所管馬。至歲終無膘。减致死者錢三貫。所管不滿十匹者。减半。諸急脚馬逓鋪。因州縣鎮寨興廢。或道路更易。及官物文書隨事多寡。而鋪兵逓馬

有餘。或不足者。聽巡轄使臣申州量事那移。即不得抽差它役。差本城代者同。獲馬鋪收得别鋪官馬。隱藏過五日不申官。或雖在限内而殺者。賞

錢三十貫。諸馬鋪收得别鋪官馬。隱藏過五日不申官者。計贜從盗法。即雖在限内而殺者。以盗殺論。配千里。諸軍及馬鋪走失官馬。三十日

尋訪不得者杖一百。限外未决而得。及佗人得者除其罪。諸知情買馬鋪兵級。盗賣逓馬。或受贜者以盗論。各計已分。知而為藏。若質賞者减二

等。許人告。諸馬鋪供馬。不依曆内次差撥者。曹司節級馬主各杖八十。即乘逓馬。而越差占不聽執覆者加二等。仍許本鋪人告。諸乘逓馬。

經鋪無馬差換。須越過至前路州縣鎮鋪。又無馬不即報所屬和顧替換。而輙乘元馬越過。及官司不為顧者。各徒二年。合破逓馬鋪兵。請所至鋪

分。應替換而受乞財物。計贜輕者准此。諸馬逓鋪遇别鋪人馬越過者。應借支日給口食草料。而不即時給。或减剋罪輕者各杖一百。移重難鋪。

諸急脚馬逓鋪。大小曆印給違限。若本鋪輙差赴所屬請領者。各杖一百。諸馬鋪州給木條印。責付曹司節級專掌。唯因越過而關報則用之。每

歲一易。舊印送州毁。諸逓鋪承轉上供物樣。違一時笞五十。一日加一等。罪止徒一年。曹司節級失覺察。而犯人至罪止者杖八十。巡轄使臣减

一等。州縣巡察官司催發人减二等。巡檢縣尉各又减一等。諸急脚馬逓鋪曹司節級。差鋪兵不依名次者。徒二年。共犯者。節級雖非造意。仍為

首。皆降配重難逓鋪。諸應差逓鋪鋪兵而過數。及不應差而差。差受同。若差逓鋪檐擎而輙役急脚鋪兵或曹司節級者各徒二年諸馬逓。鋪

供差逓馬鋪兵。應取文書驗實而不取驗者。杖八十。諸乘逓馬而將曹司節級隨行者。杖一百。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差佗役者。輙以承受

發下逓角為兵差占鋪兵同。各徒二年。發遣官司减二等。諸急脚馬逓鋪兵。輙受雇若别作營運妨執役者。各杖一百。知而雇之者。及曹司節級

容縱與同罪。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輙令家人。或雇倩人代名。及對換承傳。若受之者各杖八十。所代人有犯依正身。法内枉法自盗。罪至死

者。减一等配本州。殺傷人者。以凡人論。即盗匿棄毁𥝠拆稽留者。正身雖不知情。减犯人一等。諸官司差借。或占留急脚馬逓鋪兵級承領文書。

及搬擔官司物。物主亦借之者。各杖一百。搬擔一伯斤徒一年。每一伯斤加一等。罪止徒二年。官物减一等。其應承傳官物而夾帶者。物主及巡轄

使臣兵級曹司知情罪亦如之。即失檢點者。每五十斤笞四十。五斤加一等。罪止杖一百。仍止坐初承受鋪。諸急脚馬逓鋪兵。及曹司闕額。不依

限申州及本州差撥。無故違限者。十繫官吏。各徒一年。十日以上。加二等。諸急脚馬逓鋪厎本印簿。官司輙取索離鋪。若供送者各杖一百。若巡

轄使臣至兩界鋪分。不取索鄰界一鋪文曆點檢。及鋪兵曹級避免點檢。妄稱諸處取索前去准此。仍許兩界提舉司覺察。諸馬逓承傳文書。違

一時杖八十。一日杖一百。二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配五百里重役處。致有廢闕事理。重者奏裁。急脚逓各逓加二等。步逓减馬逓五等。諸急脚

逓承傳御前不入鋪及金字牌文書。而違不滿時者杖一百。一時徒一年配五百里。每一時加一等。至徒三年止配千里。並重役處。致有廢闕事理。

重者奏裁。曹司節級失覺察杖一百。巡轄使臣减一等。諸急脚馬逓鋪兵級逃亡。及首獲者。本鋪即時申所屬。又巡轄使臣限次日申提舉官。

諸急脚馬逓鋪曹司節級容留衝要鋪逃亡人。冒承名額充役。而受乞財物。計贜輕者降配。重難逓鋪。諸傳送軍期重害機宻逓角。而盗拆者斬。

請求或教令開拆窺看者各准此。以上并奏裁。仍許人告。諸急脚馬逓鋪逓送文書封印有損。或失外引牌子。若亡失文書。傳逓官物。無人管押。

而聚角封印損失同。所至鋪分輙遣越過者。因損失而妄作闕人越過同。曹司節級各杖一百。本轄使臣。或隨處州縣。承鋪兵陳告不為受理者。與

曹級同罪。即使臣州縣應究治封印逓行。并報元發逓官司。而不即施行者。杖六十。鋪兵被遣越過而能陳告官。雖有損失非自侵盗者不坐。諸急

脚馬逓鋪曹司兵級盗逓角者。徒二年。重害文書配五百里。從者配鄰州。致軍事廢闕及機宻文書。仍奏裁。請求或教令盗者各准此。諸急脚馬

逓鋪曹司節級失覺察鋪兵盗匿棄毁𥝠拆青詞黄素制書。及重害機宻文書逓角者。杖一百。三犯降配。重難逓鋪。失覺察急脚馬鋪承傳文書稽遣

及五次。各罪至徒。或逓鋪五次。各罪止杖八十。諸急脚馬逓鋪曹司承受逓角。輙積留而不即遣發者。杖一百。二十角以上加一等。違時重者論。

如承傳文書稽違法。節級知而不舉與同罪。失覺察减三等。罪止杖一百。諸逓鋪曹司兵級盗承傳官物。論如主守法。徒罪配鄰州。諸急脚馬

逓鋪承傳逓角。每歲稽違。計數通滿五釐者。巡轄使臣縣尉各笞五十。使臣展磨勘一季。縣尉降一季名次。滿七釐各加一等。使臣展磨勘半年。縣

尉降半年名次。滿一分各又加一等。使臣差替縣尉降一年名次。如曾點檢得稽違逓角及三釐者。各减一等。五釐减二等。滿一分减三等。其展减

名次。磨勘差替。自依元違分釐。諸急脚馬逓鋪兵承傳逓角官物。若逓馬已至前鋪。及所詣交訖。回鋪違限一時笞五十。一時加一等。罪止杖一

百。曹司節級不切檢舉者杖六十。鋪兵罪輕者。减鋪兵一等。巡轄使臣减三等。每半年曹司節級。不檢舉鋪兵違限三次者。杖一百移重難逓鋪。巡

轄。使臣每歲失點檢滿三次以上。提舉官劾罪聞奏。諸急脚馬逓鋪承傳逓角官物。若逓馬已至前鋪。及所詣交訖。不於隨身小曆批注回鋪日

時者。各杖六十。即前鋪及所諸應批注而不以實者。本鋪批注到鋪日時不實同。杖一百許人告。諸急脚馬逓鋪傳送急速文字。若官物權差鋪

兵充貼鋪事畢。而别差佗役者。徒一年。諸急脚馬逓鋪兵級。犯杖以上。罪情重者。急脚馬鋪降配逓鋪。逓鋪降配重難逓鋪。權差到軍人者勒歸

本處重役。諸急脚馬逓鋪事。非應當官究治。及所轄官應親詣本鋪點檢。而輙勾進兵級曹司者。杖一百。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所請錢糧並就

本州勘給。仍委通判檢察支請日分。每月取領足狀類申轉運司。鋪兵願就縣勘給者聽。仍委縣丞檢察取領足狀申通判繳申。諸馬逓鋪量閑

要預請口食草料。不得過五十人匹。縣各印曆付節級收給。别鋪人馬越過者。即時借給。其兵給口食日給二升。仍批小曆。限次月五日前。具鋪。分

姓名數目。開報剋納草料限三十日。若請到經一缶。據數申所屬。於本鋪兊換。巡轄使臣及本屬州縣官點檢。諸急脚馬逓鋪兵級衣賜造成。赴

官印驗。諸急脚馬逓鋪曹司節級。遇傳送文書官物。擁併而逃亡者。徒一年。首身减三等。移重難鋪。曹司仍充大分鋪兵。諸急脚馬逓鋪兵逃亡

事故闕。本鋪限一日申州。不滿二十人限三日。二十人以上限五日。五十人以上限十日。權差厢軍。配軍非。不足者申轉運司。於閑慢不當路州差。

並三年一替。搬擔并瘴煙處。一年一替。候有鋪兵依元差名次先替。其不願替者聽。諸質買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月糧。并放債條約。本縣每季

檢舉。逐鋪曉示。諸緣河堤鋪頭。輙令傳送非河埽文書者。以違制論。巡河官吏不點檢减三等。諸逓鋪厢軍及和顧人同。承傳三路出軍衣。違

一日杖六十。一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曹司節級失覺察。而犯人至罪止者杖六十。巡轄使臣减一等。即稽留致給散失時。事理重者。并所屬官吏。

取勘聞奏。諸招急脚馬逓鋪兵。例物轉運司約度。計雖印曆。給付所委官。於所在州縣收附。住招日繳曆付本司驅磨。諸急脚馬逓鋪營房。馬

屋同損闕。曹司節級當日申縣。令尉依一日檢計申州。并功修葺。遇替移交割有未修者。舊官修畢聽離任。每季具申到損闕。及與修畢功月日。申

提舉官點檢。諸急脚馬逓鋪營舍。有家屬許占一間。者逓鋪傳送人者。日行不得過六十里。仍宿於鋪。諸急脚逓承傳御前不入鋪及金字

牌文書。並日行五伯里。不以晝夜鳴鈴走逓。前鋪聞鈴。預備人出鋪就道交受。諸急脚逓承傳御前不入鋪及金字牌文書。月終通判驅磨。無稽

違者。母季具承待鋪兵姓名。傳過角數保明申州。驗實給特支錢。其巡轄使臣任滿。通所管鋪催傳及二十角以上。廨宇所在州申會本路提舉官。

委無稽違。類聚保奏。仍於奏狀稱說會到因依。諸應入急脚馬逓鋪文書。並當官實封不題事目。止排字號。及題寫官司遣發限日時。用印以蠟

固護入筒。逐鋪驗封印及外引牌子。交受傳逓。如有損失。所至鋪。分押赴本轄使臣。或所屬州縣究治。即時封印。其公文逓行亡失文書者。速報元

發逓官司。即傳逓官物無人管押。而裹角封記損動者。並准此。以上因封印之類者。損失而輙遣越過者。日損失而妄作闕人越過同。聽鋪兵經本

轄使臣。或隨處州縣陳告仍聴所至官司覺察點檢申本路所屬監司究治犯處非本路者。具事因申尚書兵部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藏匿

棄毁逓角者。以盗論𥝠拆者。徒一年許人告已拆而自首减二等致軍事廢闕及機宻文書。仍奏裁請求教令藏匿棄毁弘拆者各准此諸發急

脚馬逓逓所屬每色置籍抄上州用印半年一易。即文書應入急脚馬逓者以皮角步逓以紙摺角各題某逓字。諸急脚馬逓鋪曹司承受逓角

並據數即將遣發。不得積并傳送節級常切檢察巡轄。使臣所至取曆點檢諸逓角不得附帶佗物命官因步逓許附書仍於内引批鑿注曆發

於。不得開拆。本哀以書竒。命官者亦許附逓諸發急脚逓馬逓文書赴樞宻院入内内侍省御藥院并應申提點刑獄司詳覆若本司報尺公案各

以前後發數次第具書為引。仍以二本具發逓處及年月日時事目件數印書同入逓承受處限當日以到發月日時批注一本依元逓發回計程

過期。未見批回者究治。請急脚馬逓鋪傳送急速文書若綱運傳畸栗官物同而闕人者申本州於轄下鄰近不係本路鋪分權差鋪兵貼鋪

舉官事軍依舊。不得充佗役。諸急脚馬逓鋪兵承傳逓角官物。及逓馬已至所詣而回者。並依步逓計里。諸急脚馬逓鋪兵承傳逓角官物及

逓馬以至前鋪交訖。曹司節級即時於隨身小曆批注回鋪日時。至所詣元鋪者官司或。乘逓馬人批通判路分都監以上隨行人批本路曹司節

級驗曆批到鋪日時。如違時限送本縣究治。巡轄使臣及縣尉常切提轄取曆點檢諸逓鋪運送官物。所屬縣給印曆令管押人親書職次姓名

到鋪日時官物名色送納去訖。合使人車數目即應越過或值亦併合候資次者方各具注事因。巡轄使臣及李點官點檢其曆李易。諸州通判

歲終以巡轄使臣縣尉所管界内急脚馬逓鋪。承傳逓角總數驅磨稽違名件。率計分釐限三十日保明申州。州限五日讅實申提舉官。巡轄使臣

管兩州以上者。通判磨訖。報廨字所在州率計分釐申若稽違五釐者。究治如法。即仕滿謂成資以上不及三釐提舉官保奏諸逓送青詞黄素

制書於外引及封角書所逓名件逐依所書録大小曆差節級監送。闕者差二人共送諸逓鋪傳送青詞黄素祝板并擇潔净處安置。諸急脚

馬鋪鋪兵不得令運送官物其逓鋪承傳文書亦不得令附帶佗物。即應運送官物。均量輕重。日不過兩次。十里以下及軍期急速者非。錢不在運

送之限。諸盗匿棄毁𥝠拆亡失。應經由進奏院逓角考。巡轄使臣即時申門下後省。覆犯人准此。諸擅發急脚逓馬逓者巡轄使臣奏。諸緣公

事不應發逓而文書須逓者聴申牒所在官司入逓諸急脚馬逓鋪。傳送文書綱運及供差人馬所屬隨曆别給印簿作民本每日隨事與曆對

行一轉遇官司取曆點檢即分明具注於薄。俟給曆還鋪。排日謄上。諸赦降入馬逓者行五伯里其文書事千外界蕃夷入貢要速文書。不可入

馬逓者日或軍機若朝㫖支發借兌急切備邊錢物。或非常盗賊收捕强盗十人以上。或雖不及十人而凶惡者同奏按徃還朝㫖專差官置司鞠

獄申奏。及取會文書若催會奏棄。及批回奏按内引。并殁於王事。及諸軍出戌因戰闕䧟殁。或杖身不到。未見存亡。應取會公文。若逃亡軍人皆獲

會問計程二千里以上。及案歡應由從點州獄。詳覆報次。會問回同。入急脚逓日行人伯里要速謄報赦降照會。及報賊盗文書。或朝廷封樁錢

物。應取會回報。或兌便錢物事干急速。并糴買糧尊。所展價報。所屬。或命官陲改官。盗若舉辟。應汗文書中發軍賬。并緣爭脚馬逓鋪事亦同。入馬

逓日行三伯里。常程入步逓日行二伯里。諸急脚馬逓鋪事。非應當官實治者。止令就鋪供報。不得輙勾兵級曹司。即所轄官應點檢並親詣鋪

亦不得追擾。諸官物應傳送而遇無逓鋪處。聴計置人車致就逓鋪。諸急脚馬逓鋪承傳文書官物。或由水路而遇風濤。若泛漲之類。不可行

渡者。據阻滯及離彼日時批上小曆監渡或所屬官書押。或到鋪謄入大曆。巡轄使臣照檢諸急脚馬逓鋪給大曆人給小曆。急脚鋪。别給御前

急逓及尚書督。樞宻院入内内侍省御藥院。徃還小曆本州預於前一月中旬。以官紙用印逓付逐鋪節級分授。遇有傳送以入時名數抄上大曆

謄入小曆。其脚前急逓。并尚書省。樞宻院入内内侍省。御藥院經畧安撫都總管司急逓文書。及夜過險惡道路。謂山坂險峻河澗泛漲。或有猛獸

之類并差二人共送前鋪交訖具時辰批回闕人應越過者遂鋪批録事因及發遣日時巡轄使臣并本縣尉到鋪點檢稽違次月一日納本州。當

日委通判磨勘限十日畢。具有無稽違并巡轄使臣縣尉曾無檢察書曆報州。仍封曆同送本州架閣。及申提舉官。李一點檢。其逐州縣并巡轄使

臣界首鋪。每李互相取曆磨勘諸逓送官物不得於鄉村道店宿止仍委巡轄使臣常切點檢諸急脚馬逓鋪巡轄使臣。或縣尉到鋪。並於曆

内書所到月日。及點檢違滯事因。諸急脚馬逓鋪兵級遇捒并分番勾抽。應减充剩負者。於本城下收管。願放停者聴。諸急脚馬逓鋪曹司逃

亡事故闕。本鋪限一日申州。日下差撥又闕聴權差厢軍并差識字人亦。配軍非。候招到人替回諸州縣鎮寨手點官。因點檢而經由急脚馬逓

鋪者並檢察。𥝠收冒名人送所屬推治不檢蔡者提舉官謂所差監司餘條急脚馬逓鋪移提舉官准此。按劾。諸巡轄馬逓鋪使臣傳送印記者

預報前路使臣赴界首交受。闕官或出巡者即報所屬州差使臣遂州傳至有處候至長官受給。仍光附賬限三日具讅磨附賬狀二本。連申尚書

禮部諸巡轄馬逓鋪使臣出巡於廨字所在州差小分一名充曹司。無即差大分。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藏匿棄毁逓伯者以盗論諸急

脚馬逓鋪兵闕。而巡轄使臣招到考。限當日押赴所屬州縣即時刺填當官支給例物。仍申轉運司。及報招兵官。諸急脚馬逓鋪大小文曆次月

應納本州。及通判磨勘。違限者一日各杖八十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二年諸急脚逓不應發而發者徒二年。馬逓减二等步逓又减一等應步逓

而擅發者。各减不應發罪三等。以上官司及本鋪兵級曹司知情承受而逓行。若承受逓到不應入爭脚逓。文書不點檢。闕所屬根治者。各减犯人

罪三等。諸承受逓到御前文字。過三日不具收領日時。同金字牌子封報入内内侍省者杖一百。諸急脚鋪承領文書外引不指定入急脚逓。

而輙承受逓行者。杖一百。諸自川峽路之官罷仕及服闋應差逓鋪鋪兵。而於令有違者杖一百。若過數及不應差而差者自依本法。諸急脚

馬逓鋪兵級。犯盗及殺人。强奸。略人。放火。發冢。或棄尸水中。若博賭財物。藏匿盗。或盗匿棄毁私拆逓角同保及本轄節級知而不紏者。各减犯人

罪一等。不知情减二等。罪止杖一百。諸急脚馬逓鋪兵級曹司犯罪。州縣推斷無故違限若犯人該移降或配。不先權差厢軍填闕者。各杖一百。

十日以上。徒一年。諸逓角。輙計囑盗拆藏匿棄毁。其鋪兵如能告首。雖已開拆藏匿而告者同。將所受錢物。並與充賞外。仍依告獲格給賞 告

獲急脚鋪。無故不即時交割文書。或行用錢物令越過。及受財而為越過者錢三十貫。告獲急脚馬逓鋪承傳逓角官物。若逓馬已至前鋪。及所

詣交訖。批注回鋪日時不以實者。本鋪批注到鋪日時不實同。錢一十貫。告獲急脚馬逓鋪曹司兵級。將所傳制書。或諸軍補受文帖。賣與人賫

發及買之者錢三十貫餘文書减半諸急脚鋪兵。傳過御前不入鋪金字牌文書。無稽違者特支錢。每人五角以上五百文十角以上一貫。二十角

以上一貫五百文。三十角以上二貫。告獲傳送軍期重害機宻逓角盗拆。又請求或教令開拆窺看者。轉一官。告獲急脚馬逓鋪曹司兵級盗

匿棄毁私拆逓角非制書重害。及機宻文書。錢一百貫制書或重害及機宻文書轉兩資。無資可轉人。支錢二百貫。告獲傳送軍期重害機宻逓角

盗拆及請求或教令開拆窺看者錢三百貫有名目資級人轉兩資。宋趙清獻公集奏論置水逓鋪不便狀。臣竊聞近差馬仲甫計會淮南發運

使相度。創置㳂河水逓鋪兵士。牽傳綱運舟船等事臣昨通判泗州。備諳㳂汴至京轉輸軍糧斛斗體例。乆來頗甚允當。國朝仰給東南六路歲計

發運司每年管定上供糧米六百五十萬石。未常闕絶。盖能謹守祖宗條貫法度。只委本司差發兵梢。支破水脚工錢口食。不至失所。令若輕議。創

新改法。㳂汴起盖營房。招集兵士數萬。泗宿亳宋間累年灾傷。大成騷動。一則尚恐招集兵級。猝難滿數二則慮兵役朝夕徃返。牽挽舟船。既無休

歇疲苦勞頓之後。不唯多致逃亡生事。亦便壅遏住滯綱運自春夏水通。未敷本司元額斛斗。間即已霜降水落又須隔歲不前。萬一遂使軍儲乏

絶。臨時噬臍。如何更作處置。壞大計者無甚此舉。欲乞朝廷速降指揮。下淮南發運司。且依舊例施行。免向去敗事下發運司汪玉山集乞申嚴元

置斥堠鋪指揮箚子。乾道三年正月臣伏以近年以來。累降指揮。令諸軍分置擺鋪。行之未乆。尋復住罷蓋以置擺鋪。則妨諸軍訓習武藝。欲住罷。

則傳送文字。徃住稽滯。二者皆有利害。所以前後措置不一。臣竊見諸路目今來各有斥堠鋪。依元降指揮。每十里一鋪。差曹級各一名。鋪兵五名。

專一承傳御前金字牌。以至尚書省樞宻院行下。及在外奏報并申發尚書省樞宻院緊急文字。每鋪限三刻傳送。日行三百三十里。其鋪兵支破

月糧料錢。春夏冬三季衣賜。又添給食錢。比之尋常禁軍請受。委是優厚。諸路轉運官以一員提舉馬逓鋪點檢斥堠。方事之初緣指揮嚴切。又官

司不徃檢察。兼請受優厚。亦可以責其依限。不容輙有違慢。其後積習既乆浸浸弛玩。所傳送文字。比之常程。合行日限。却乃倍更遲緩。所以别置

擺鋪今擺鋪既罷。臣愚欲望聖慈。令有司檢照元置斥堠鋪。節次指揮中。嚴行下諸路。並要依元數差撥兵級以時支給衣糧。須管依道里時刻傳

送文字。仍所在官司。不得以不應入斥堠鋪文字。輙令轉送。每州委通判檢察。月具所傳送過文字名件。有無違戾。申提舉點檢官。提舉點檢復行

讅實月申樞宻院。其有犯令者。必行責罰。如此則不必於諸軍差人。又免逓角稽遲。實為利便取進止。貼黄臣所奏請。只是欲舉行節次已降指

揮。因見今斥堠鋪兵約束檢察。令依道里期限傳送文字。於見行條令并無更改。但得朝廷嚴賜指揮。期於必行。自然有所禀畏。契勘四川去朝廷

最逺。除各路有提舉點檢官外。欲望指揮。更令制置司覺蔡。胡文恭公集論河北急逓鋪。非機宻不得輙發奏議。臣等伏睹河北州軍。所置急脚

子逓鋪本為傳送邊上機宜切要文字。訪聞近年州郡相承。多差傳送閑慢文書以此急脚子雖得幾宜文字。亦以為閑慢文書不肯用心傳逓比

方徃日。頗聞遲慢。竊慮緩急有失事宜。若公事不至緊急。自有馬逓步逓可以傳送。欲乞朝廷檢會前後條特行約束今後非機宻要切文書。不得

輙發急脚子逓鋪。如敢有違乞重行朝典。金史胥鼎傳。鼎字和之右丞持國之子也。大定二十八年。擢進士第。入官以能稱。遷右司郎中。轉工部侍

郎。泰和六年。鼎言急逓鋪轉送文檄之制。上從之時以為便。徒單鎰傳鎰知京兆府兼宣撫使。言初置急逓鋪。本為轉送文牒。今一切秉驛非便。

章宗深然之。始置提控急逓鋪官。元史古者置郵而傳命。示速也。元制設急逓鋪。以達四方文書之徃來。其所繫至重。其立法蓋可考焉。經世大典急

逓鋪轉送朝廷。及方面。及郡邑文書徃來。十里或十五里。二十五里。設一急逓鋪。十鋪設一郵長。鋪卒五人。文書至則紀于曆。視早晏摽至時于封。

因以絹囊貯而板夾之。又包以小漆絹。卒腰革帶。帶懸鈴手槍挾橃樉。賫文書以行。夜則持炬火焉。道狹車馬者。負荷者。聞鈴則遥避諸旁。夜亦以

驚虎狼。不若又響及所之鋪則鋪人出以俟其至。囊板以護文書不破碎。不襞積。摺小漆絹橃樉以禦雨雪不濡濕。槍以備不虞所之鋪得之。又展

轉以去。定制一晝夜走四百里。郵長治其稽滯者。郡邑官復督察加詳焉而勤惰有賞罰。京師則設總急逓鋪。提領所秩九品。銅印。官三員。又有號

牒鎖匣印帖。長引隔眼之法。可謂宻矣。世祖皇帝庚申年四月十九日。聖㫖諭宣慰使禡禡秀才等。自燕京經由望雲直至開平府。驗地逺近。人數

多寡。起立急逓站鋪。凡有合逓文字。依已前體例嚴立限次逓送。據合用人數。於漏籍户内斟酌差撥。須管乆逺安穏住坐。仍具置定站鋪月日次

第申奏。其餘合立去處。照依已委就便。一體施行。欽此。於大都東西北道。起立一百鋪。於各州縣親管民户内僉撥到鋪兵一千令一十八户。撥於

各鋪當役。北道花園鋪。至雲州赤城四十二鋪。每鋪一十里一鋪。額設鋪兵一十六名。計三百七十四户。大都在城三鋪。左巡院花園。右巡院二鋪。

總鋪。白雲樓。昌平縣十一鋪。雙泉。永泰。唐家嶺。榆河。皂角雙塔。辛店。右河。南口。長坡。居庸關。龍慶州二鋪。北口。媯川。懷來縣十一鋪。棒槌店。榆林。管

家莊。懷來。七里𡼏。狼山。統幕。泉頭。長嶺。洪賛。右娥兒。雲州十五鋪槍竿嶺。檲林。李老峪。何家寨。魯家保。向陽水。髙家會。刁窩。井子水。西流水。趙家寨

碾子峪。下松林。上松林。赤城東道。臘八莊鋪。至薊州蘆兒嶺四十鋪。每鋪額設鋪兵五名。計二百名。大興縣三鋪。臘八莊。西文亭。東交亭。通州十四

鋪。辛店。長城。西關。古城。李家莊。小自河。馬巫垈。白堠子。夏店。泥里。白浮圖。朱家墳。東石橋。東嶺。薊州二十三鋪。白簡。邦君。許家嶺。十里河。西關。七里

峯。甲匠營。驢山頭。馬身橋。林河。石門。六百營。義井。保子。小官莊。沙河。遵化西關。帖山領。吳家城。大柳樹。荆子。辛店。蘆兒嶺二鋪。西道通玄關鋪。至涿

州澤畔鋪一十八鋪。每鋪額設鋪兵八名。計一百四十四户。宛平縣五鋪。通玄關。雙堤義井兒。盧溝橋。辛店。良鄉縣六鋪。長陽。燎石岡。楊家莊。崇義

店。舊店。琉璃河。房山縣一鋪。挾河。涿州六鋪。古店。湖良河。小馬村。西皋。松林。澤略。二十八日。聖㫖諭宣撫使八春印都啇孟卿等。自京兆府直至

開平府。驗地里逺近。人數多寡。立急逓站鋪。遇有合逓文字。依已前體例。嚴立限次逓送。據合用人數。於漏藉户内斟酌差撥。須管乆逺安穩住坐。

仍具立定站鋪月日次第申奏。其餘合立去處。照依已委一體施行。中統元年五月。令隨處官司。直接鄰境兩界。安置傳逓鋪驛至本路宣撫司。宣撫司

置鋪接連直至朝省。每鋪置鋪丁五名。各處縣官各置文簿一道付鋪。遇有逓送文字。當傳鋪所即注名件到鋪時刻。及所轄傳送人姓名。

置簿令轉送人。取下鋪押字交收時刻還鋪。本縣官司時復照刷稽滯者。治罪。其文字。本縣官司絹袋封記。以牌書號。其牌長五寸。闊一寸五分。以

緑油黄字書號。若係邊關急速公事。用匣子封鎖。於上重别題號。及寫某處文字發遣時刻。以憑照勘遲速。其匣子長一尺。闊四寸。髙三寸用黑油

紅字書號。已上牌匣俱係營造小尺。上以千字文為號。仍將本管地境。置立鋪驛卓望地名。各各開坐。逓相行移。鄰接官司。本路宣撫司將各各設

定鋪驛幾處。占訖人數報省。今列設鋪地里。合行逺近。仰遵依施行。一東路燕京已北。宣德州已北。至開平府每十里設置一鋪。如遇傳逓文字。

須管一時辰内傳逓。三鋪計行三十里。一東路燕京已南。西路宣德州已南。每二十五里置一鋪。如遇傳逓文字。須管一時辰内次到鋪前。計行

二十五里。燕京路宣撫司西京路宣撫司。北京路宣撫司。平陽路宣撫司。東平路宣撫司。真定路宣撫司。大名路宣撫司。河南路宣撫司。益都路宣

撫司。京兆路宣撫司。二年四月中書省奏准。各路所設急逓鋪。令宣撫司提調仍禁約沿途不得奪要文字。本管官司。亦不得科取差發錢物逓

運文字。如有稽遲日時約量治罪。鋪側居住人户。或設肆買賣者徃來馬軍使臣人等。並不得搔擾所逓文字。除申朝省并本路行移官司文字外。

其餘閑慢文字不許入逓。亦不得私自夾帶一毫物件。轉送鋪丁。常加存䘏。毋令逃竄失所。違者宣撫司究治。七月中書右三部先據各路急逓

鋪走逓文字。中間稽遲損壞。為係點視官不為用心。及不係正官。又無俸禄此上呈奉都堂鈞㫖行下各路令總管府委有俸正官一員。總行提點

州縣。亦委有俸次官徃來刷勘。須要晝夜依程轉逓。今來照得累承中書省箚付備樞宻院制國用使司呈。并左三部關。及各路申急逓鋪傳逓文

字。徃徃遺失棄毁。隱匿稽遲。及匣子亦各損壞。兵人數少。盖緣提點官依前不為用心。以致如此。為此擬定罪名。呈奉中書省。箚付該傳逓文字。務

在鋪司置曆分朗附寫。所受所發。相鄰鋪兵姓名。文字時刻。及交逓文匣封鎻。有無損壞。每月提點官就鋪照押。如此逓相關防。或有失悮。易為挨

究懲誡。外據提點官委自本處末職正官。不妨本職。常切徃來。仔細照曆照勘。須要鋪司依上謹細。鋪兵少壯。如有不堪鋪司鋪兵。從各管官司於

一體户内補換。相應人再不更易。若有似前違錯。其州縣照依所擬贖斷。捴管府提調官。每季照勘所管州縣。多寡違犯次數。行下取招。申部呈省。

仍取各路鋪司同提點官職名申部。不時差官點刷。毋得似前耽悮官事。仍釐勤提點官司毋得因而搔擾鋪兵取受酒食錢物。違者治罪。奉此。省

部遍行仰速於本路。并州縣官内各委末職正官一員。不妨本職。充提點官。依奉中書省箚付内處分事理施行。仍具委定官職名。選補到堪中户

計。開具各各鋪司鋪兵花名。備細數目。攢造賬册。一就申部毋致再行更易違錯。先具准行申來一州縣提點官初犯。依舊例贖銅再犯罰俸一月

以贖其罪。三犯决四十。各摽所犯過名。一總管府提點官。每季驗所管州縣多寡違犯次數議罰。一提點官。如因而搔擾鋪兵。需求錢物者治罪

三年三月中書省欽奉聖㫖遇有省中發遣文字。令急逓鋪傳逓。其餘官府文字。並不得逓送。各路總管府。并總管軍官文字直申省者傳逓若不

係申省文字。亦不得傳逓欽此移諮陝西四川軍前行省箚付右三部并大名平陽等路宣慰司施行禁治不得將實封文字開拆損壞元封又當

年四月十四日。中書省箚付右三部呈各路入逓申省文字多無匣子封鑰徃徃只用封皮。轉發前來竊恐漏泄公事。兼有雨水濕損仰行移各路

今後應據申發文字封裹用匣子盛頓如無封鑰於上書寫各路字號傳逓毋得住滯十二月四日。中書省欽奉聖㫖。先為調遣軍馬公事繁冗設

立急逓鋪傳送文字今事務頗簡可罪去欽此箚付隨路欽依施行五年二月二十七日。丞相綫眞等奏先奉㫖燕京至上都創立急逓鋪。據設

置宣慰去處亦合一體設置專以傳逓中書省左右部領部轉運司宣慰司文字其沿邊軍情公事合遣使徃來奉㫖准。至元七年六月九日尚

書省據右司備承發司呈各路總管府運司。及諸衙門申解茶鹽斛粟藥味等物様并文卷簿藉一槩發付急逓鋪轉送其鋪司人等多是卿村農

叟不識利害其中差錯未便。今後但有申覆物様文簿等件須與文解一處如法封裹於上重封摽寫路分。都省准呈送兵部遍行照會。八月七

日尚書兵部奉尚書省判送御史臺呈監察御史言。隨路行移關牒及賬册入逓疲困鋪兵送本部照勘元行。擬定連呈。奉此照得隨路急逓鋪兵。

見行逓轉中書省。尚書省并河南陝西東京等處行省。及樞宻院御史臺六部在京諸司局文字已是繁冗。若又轉發隨路徃復關牒文字。實為辛

苦議得除中都路幹辦事凡有行移别路文字合令本路封緘分付省部承發司於省部下各路封皮内附帶别路。却有與中都路相關文字。亦合

於申呈省部封皮内盛頓入逓轉發。其餘路分逓相關會文字。似難入逓。止合令人投下外據隨路申解賬册。重十斤以下。可以擔負者許令入逓

呈准仰遍行合屬照會依上施行。九月四日。尚書兵部奉省箚擬到除中都路與别路相關文字。於省部承發司附帶入逓。其餘路分逓相關會

文字。止合令人投下。事今據御史臺呈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司申。若不於急逓鋪傳發。實是耽悮。本臺照得按察司。係監司衙門拘該數路。關涉

事多。難同隨路體例。乞依舊傳逓省府。准呈仰照驗施行。八年二月八日。尚書兵部近准各部關。并隨路總管府申急逓傳發文字。多有稽遲遺

失。磨擦損壞等事。呈奉到尚書省箚付差官馳驛分路遍鋪點勘照刷。慮恐不一再行講究到下項逐欵事理。呈奉都堂釣㫖送本部准擬施行。奉

此省部逐一區處于後。一各司縣并無縣州末職。有俸正官。即係親臨提點官。擬合上下半月徃來。親行赴鋪署押文曆仍各攙過界首一鋪。逓相

照刷文字。有無稽遲損壞。及點視關少鋪司鋪兵。什物不完。每月依例具申所屬上司。倒申總府。轉行申部。其親臨提點官。若無所屬上司提點竊

恐或時怠慢。擬合令有司轄縣州城。及轄州縣散府。有俸末職正官各一員。每月一次。亦行遍鋪依上照刷。如有稽遲怠慢。就取親臨提點官招伏

類申總府。如無總府提點官。通行照領。亦恐州縣提點官無所畏懼通同捏合時刻以致失悮官事。擬合令總府未職正官一員。更為親行提點照

刷。如稽遲怠慢。依上取提類解申部其餘散府及州城直隷省部者未職正官。即與總府提點官。同所據府州司縣提點官違犯贖斷一節。照依中

書省无定體例施行。一凢有逓轉文字到鋪司。隨即分朗附籍。速令當該鋪兵。裹以軟包袱。更用油絹捲縳夾板東繫賚小回曆一本。作急走逓

到下鋪交割附厝訖。於回曆上令鋪司驗到銷時刻。并文字總計角數。及有無開拆磨擦損壞。或亂行批寫字樣。如此附寫一行。鋪司畫字回還。若

有違犯。易為挨問。一鋪兵私下將所逓文字開封發視者。根究得獲責付合屬牢固收管。聽候申部呈省詳斷。一鋪司所傳文字。多係邊關緊

急。或課程差發造作刑名等事。儻有失悮。利害非輕。今知隨路鋪分。徃徃有年老㓜小。不堪應役之人。或雇人頂替。深為未便。今後釐勒各處提點

官。須要本户少牡人力。正身應役走逓仍照依无定里數。須要一畫夜走逓四百里。一鋪兵置備下項什物。於各鋪門首分朗安置。遇有損壞。隨即

補換。每銷十二時。輪子一枚。紅綽屑一座。并牔額鋪曆二本。上司行下一本。諸路申上一本。每遇夜常明燈燭輔兵每名各備夾板一副。鈴攀一副。

纓搶一。軟絹包袱一。油絹三尺。簔衣一領。回曆一本。一隨衙門應下各路文字。弄隨路申上文解封緘内。件數既多。又用簿紙作封盛頓。以此沿

路逓傳。易為擦磨損壞。今擬合一體。光用净檢紙封裹於上。更用厚夾紙印信封皮。其張數少者。每角不過五什。多者各令封緘。仍於封緘上摽寫

入逓時刻。似望不致稽遲損壞。一各路承發文字人吏。每日逐旋發放。及將承發到文字。驗視有無開拆磨擦損壞。批寫字樣分朗附薄。似望已後。

易為照勘。五月十四日。兵部奉尚書省箚付又官藉監呈西京太原等處。管斷没官申。遇有申覆公事。并本監行下各官。及行移上都本監文字。合

無入逓。得此送本部講究得。不合入逓傳送省府議得宫籍監前屬制府時。遇有文字制府行下取勘。今本監直隷省府。合依所呈。仰行下承發司。

遇有宫籍監下各處斷没官文字。於刑部下各路總管府封皮内附带。如有回申。却於總管府封皮内入逓。本監行移上都監文字。亦仰於省封皮

内附带入逓。仍下各路照會施行。二十一日。尚書兵部據益都路由。東路象古漢軍都元帥府。擢府牒申院查軍准行入逓飛申府司。照得從來

並不曾逓傳都元帥文字。乞照詳。兵部議沿邊軍情公事。合遣使徃來。已有奏准通例。擬合遵守施行符下訖。十月十三日。兵部奉省判翰林國

史院備陝西等路象古教授李珪言。申報公事。别無所設公使人。若令各處急逓鋪。徃復就带投呈。似為便益。本部擬象古教授徃復文字。合於各路

總管府文字就带。翰林國史院文字。合於各部下隨路實封内就带相應。尚書省准擬。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兵刑部議擬急逓鋪。合行事理。該

委各州縣來職正官。每季親行提點照刷。凢有傳送文字。當該鋪兵。裹以軟絹包袱。復用油絹捲縳。次以夾板東繋。賚小回曆一本。到下次鋪交付

訖。於回曆上令鋪司驕到鋪時刻。并文字總計角數。及有無開拆損壞或亂行批舃字樣。如此摽附一行。鋪司畫字回還。亦令各路承發司。將承發

到文字驗視有無如上違錯。明白附簿。如不測差官計點。伹有滅裂去處。定是嚴行究治外據畫夜合走里數依已擬定走逓。都省准擬。五月七

日左補闕祖立福。合奏諸路忽逓鋪。名不合人情急者。速。急也。但凡國家設官署名字。意必須吉祥者為妙合無更定奉聖㫖可令老成人講究改

換佳名。欽此。呈省照詳都堂鈞㫖。令翰林國史院依上定立。本院講究擬作通逺或飛鈴鋪名。都省議定通逺鋪。箚付兵部依上施行。八月十九

日。中書省准西蜀四川行省諮。鋪兵逓到省院諮文。累有磨損者。恐致漏世。事關利害。都省議得省院行移西蜀四川行省文字。擬令緑油漆木匣

盛頻入逓送。兵刑部造到緑油漆木匣四十箇。箚付樞宻院依上施行。移諮本省。如遇回諮。就用傳去木匣盛頓入逓施行。十年閏六月。中書兵

刑部奉省判軍器監呈各處成造軍器等物。關撥物料。送納軍器。應係隨路各申禀事理。今後擬合急逓鋪轉送。似為造作早得辦集。都堂鈞㫖送

兵刑部照會施行。十月二十二日。中書兵刑部奉省判諸路斡脫總管府呈本府掌管斡脫人户俱在隨路漫散住坐。每年利息。并不依期送納。

兼本府别無公使人力合無將本府文書。與軍器監一例令急逓鋪轉送。都堂鈞㫖照例定奪。奉此。省部照得軍器監文書已經入逓。斡脫府文書。

亦合急逓鋪轉送。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中書户部據承發司呈鋪兵逓到隨路并庫司。應報文册。俱無申解縱有申解却與其餘文字一處實

封逓發。其間册解光後不能一就到司。若將册發下户部。不為無詞。必不承受若候類聚發送誠恐有悮公事。又各路實封文解多有破壞。緣用單

紙作封裝發地逺致令磨擦破壞。乞今後隨路并庫司凡有文册今當該人吏將申解就於册内實封轉發其餘文解。令各該人吏在意用紙重封

傳送似望帪册文斛完備更不破壞似為便益。省部准呈遍行照驗。 十二月十八日兵刑部據寧海州申福山縣在城杜長遲忠信呈南鄰于文

海逓到上司下寧海州無封皮文字一束乞下益都淄葉兩路禁約。母令沿村人户傳逓省部照得元行將下寧海州文字逓傳至益都迤東。仰鄰

接州縣相承傳逓今據見申仰依已行令磷接州縣轉逓母差村居人户致使毁封泄事十二年四月三日。兵刑部奉省判樞宻院呈。各路申解

軍情文字驗元發月日。會計地里程限稽遲大甚又聞急逓鋪司凡承受文字積聚惎多方始送逓。沿途不為用心封裹以致字樣磨損不堪呈押

及有遺失不存者。即今調遣軍馬之時。多係關機宻文字。若不懲誡。恐致失事。都堂鈞㫖。遍行各路。嚴勒急逓鋪兵。如有接到軍情。并不以是何

文字。須管劃時逓送。停滯損壞者。罪之。十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中書兵刑部奉省判左右司呈尚珍提舉司。前去種稻麥路分。徃來勾當。并尚珍

署於各路置司。凢有文字合無入逓。本郃議得尚珍提舉司文字。若於宣徽院下。各路封皮内就帶及尚珍署文字。仰於各路申宣徽院對皮内傳

送相應。都堂准呈。十六年四月十七日。中書兵部奉省箚據承發司呈。鋪兵逓到諸衙門文觧。多有磨擦破碎。又樞宻院呈大都急逓鋪送納行

中書省諮文七件。俱無封緘。破碎不堪呈押。并散亂陣亡病死軍册三本。乞究治都省移諮行省。今後逓送文字。務要如法重封。毋致磨擦。今將樞

宻院元呈録連行下合屬提點官。今後每上下半月親詣逓鋪提點文曆。須要不致稽滯損壞。如有違犯。定將當該提點官究治。仍依上挨問施行。

二十年二月二十日。留守賀某奏。初立急逓鋪時。省官取不能當差貧户。除其差發充鋪兵。又不敷者。漏籍户内貼補今富人規避差發。求充鋪

兵。乞擇其富者。令充站户站户之貧者。却充鋪兵。兀良哈䚟火魯火孫等官處禀議皆以為然令臣奏達奉聖㫖准。是月中書省唯四川省諮。雲南

及省所轄地面。及羅羅斯宣慰司。添設忽逓鋪。至四川界首。傳逓事照得今雲南省文字。自成都至嘉定水站。經由叙州烏象接諸路未嘗失悮。若

更於羅羅斯創立逓鋪。别無户計。擬合於元立鋪道逓送為便。都省准擬。諮四川省去訖。二十一年二月。兵部奉中書省箚付。御史臺呈。隨路急

逓鋪。比年以來。走逓條約隳廢。有司再不檢舉。行御史臺楊州設立。拘該江淮等路四省之地。文字浩繁及各道急逓鋪傳到文字徃徃稽遲。動經

旬月。並不依元定時刻里數走逓。文字多有磨損。或脫漏沉埋。失悮公事。盖是各處提點官。不為用心整點。循習怠慢。以致如此。本臺除已差官自

大都前去楊州整點沿路鋪兵。并下各道依上差官整點外。更乞分頭差官遍行諸路整點。都省照得急逓鋪。元擬傳逓文字。摽寫承奉時刻鋪兵。

一晝夜行四百里。各路總管府委有俸正官。每季親行提點。州縣亦委有俸末職正官。上下半月照刷。如有怠慢。初犯事輕者笞四十贖銅再犯

罰俸一月。三犯的决。總管府提點官比總管减一等。仍科三十。初犯贖銅再犯罰俸半月。三犯的决。鋪兵鋪司痛行斷罪。累經行下合屬依上施行

去訖。近准荆湖行省忽逓鋪。稽遲損壞。文字。再送據兵部從長講究回呈。元定轉運呈限。提點官責罰規繩逺近輕重不為不盡。然徃徃遲滯盖由

提點官員。乆而踈慢。不肯用心拘鈐鋪兵人等。上司衙門加以縱弛。不依前例責罰提點官。上下相容。以致如此。今後若有怠慢稽遲失悮去處將

當該提點官。照依元定規繩。必罰毋恕。仍令各道按察司不時點視。依上貴罰。似望革去前弊。已經准呈送本部依上施行訖。今據見呈都省。除已

箚付御史臺。行下各道按察司。不時點檢。如有稽遲磨損文字。將鋪司鋪兵就便斷罪。提點官取招申臺呈省外。仰依已行。遍下合屬依上施行。

四月功德使司官。脫囚桑哥奏都功德使司文字。在先不曾入逓。今呈大都省及行下僧人。一切文書至多。乞令入逓轉送。奉聖㫖准。二十二年

三月二十九日。中書省近為有司不為用心拘鈴。依期整點急逓鋪兵。亦有關役并老㓜之人走逓。不及元定里數。及所傳送文字。不分緩急。致令

一槩稽遲。擬令急速文字。用油罩羊皮表布裏青囊盛頓。一晝夜須行五百里。其餘文字用油罩羊皮表布裏白囊盛頓。依元限一晝夜行四百里。

該承官府照依聖㫖。元定程限施行。若遇急速公事。驗上司坐去限次回報。違者治罪。及將造到青白皮囊樣。諮發各省。箚付合屬依上施行去訖。

都省照得青白囊。合用羊皮即目民間皮貨。官為拘收諸項造作。用度數多。若依元發樣製成造。慮恐皮貨不敷。今擬作元定青白顔色。改為縜表

布裏成造。又擬兵部呈為逓鋪設置。二十五年。其鋪兵豈無逃亡老㓜事故人等。擬合差人前去督勒各路提點官。與州縣末職正官。公同一鋪

鋪點勘。但有事故逃亡老㓜不堪走逓。闕役鋪兵。即便依額補差數足。整點什物完備外。據所立鋪分。若有十里之上者。依元行以十里為則安置。

都省准呈遍行訖。二十五年三月七日。奉聖㫖各急逓鋪畜狗。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三日。尚書省據宣政院呈。脫思麻隴西等路。西蜀四川釋

教總攝所文字。合無照依江淮諸路釋教都總統所例入逓傳送。都省依准。箚付宣政院。下兵部照會。十一月尚書省樞宻院呈。脫忽鐵木兒萬

户下蒙古奥魯官安哥申。見於德州平原縣置司。凡有軍情文字。合與有司下體逓送。兵部照擬得樞宻院。專為急速軍情文字入逓。合從所擬相

應都省照會依上施行。二十七年三月二十五日。中書省據宣使阿忽觧呈。計點各處急逓鋪。有府判州判縣尉提調。因公差故。逓相推調。以致

稽遲。今後遇有差故。就令各處以次正官首領官提調。似不遲悮。又諸衙門應有一切官中文字。必須經由承發司發行。或有案司小吏。不詳合發

文字緊慢。經隔數日。不行填發。乙委首領官一員。不妨本職提調。每日於各案司銷照發行。亦不遲悮。都堂准呈。送兵部依上施行。六月十六日。

兵部呈山東宣慰司關濮州申。濮州與山東宣慰司東北西南相望。逓傳文字。却徃正南。轉至曹州一百二十里。徃東至濟寧府一百五十里。徃北

至鄆成縣東第十二牌忽逓鋪。又是八十里。計三百五十里。纔與濮州東西相照。不知逕直至十二牌鋪。止是一百里。背繞三百餘里。若將曹州至

濟寧府七鋪。移於曹州東至濮州。止安五鋪。餘有二鋪。濮州至曹州五鋪。移於州東至鄆縣。一十二鋪相接。不唯里路近便。又得省并兩鋪為民。都

堂鈞㫖准呈。連送兵部。行移合屬照會。仍將放罷户數。就關户部收差。奉此。二十八年十月九日。中書省照得近年衙門衆多。文字繁冗。急逓之

法。大不如初。議到下項事理。箚付兵部。仰遍行合屬。逐一依准施行。一近年入逓文字。封緘雜亂。發遣無時。是故附寫多致差迷。轉逓亦甚不便。

今後省部并諸衙門。凡人逓送文字。其常事皆付承發司隨所役下去處。各各類為一緘。謂如江淮行省去者。凡江淮行省。不以是何文字道為一

緘。其他官府准此。且發遣附寫不繁。轉逓亦便。一省部臺院急速之事。另置匣子發遣。其匣子入逓隨到即行。一晝夜須及四百里。此等文字。另

行附曆。以備照刷。其行省行院行臺皆准此。一鋪司湏能附寫文曆。辨定時刻。鋪兵須壯健善走者。不堪之人。隨即易換。一轉逓匣子内文字。

一晝夜須行四百里其餘文字發遣。既無繁文轉逓。亦多省力。一晝夜擬行四百里。違者提點急逓鋪官依例斷罪。一文字到日。當該提點官。遍

詣諸鋪。叮嚀省諭鋪司鋪兵。各使備細通曉。母致停滯差遣。三十年六月。中書省據兵部呈急逓鋪文字稽遲。蓋因各處提調官。不為用心照刷。

及諸衙門文字繁劇。元報鋪兵數必。不能迭辨。擬於大都迤南至保定真定。貫通各省去處。量添鋪兵。令廉訪司常切釐勒。各處提調正官。親行詣

鋪照刷整治。足立到提調正官罪名。具呈照詳都省議得。隨路急逓鋪所逓文字。比之初立以來。特是遲慢。盖為各鋪兵積年之間。漸有逃亡。不及

元數。止仰見在人户傳逓。及各處提調正官。肩同泛常。不依元例上下半月親詣各鋪整治。徃徃令鋪司人等。就賫文簿赴司呈押。或轉委司吏人

等代替照刷。雖有息慢去處。不肯從公理會。中間因而作弊。以致鋪兵人等。滅裂如此。今擬差官分道前去腹裏路分。輿各道正官一同詣鋪。從實

計點。若有身死在逃。老㓜殘疾。不堪是逓之人。取勘見數。於相應户内依數補换。須令堪役人丁。正身應役。母令權豪勢要。并一般人户受錢結攬

代替。開具實補換户數。各縣村莊花名。造册呈省。或有必合添設户數去處。亦仰明白議籎。保結呈省。仍令各鋪照依已定體例。并接續絮治條陳事

理。實置時刻輪牌。燈堠法燭。艷袋油絹。夾板鈴攀等物。一切完備遇有逓傳文字。隨於鋪曆上分明附寫。是何衙門文字。承發時刻。相鄒。鋪兵姓名

交逓。文匣有無損壞。即用已備物件如法義護。及用當時第幾刻脾子。於文字上束繋。依所定時刻送至前鋪亦行依上明白交接附曆。須要晝夜

行四百里委自各路正官一員。每委總行提調州縣。亦令有俸米職正官。上下半月親臨提調徃來照刷。如有稽遲磨擦損壞。沉匿文字。即將當該

鋪司鋪兵。驗事理輕重斷罪。仍令各道廉訪司。常切釐勒當該正官。依期整點。如但有不依所貴。親臨提調官。初犯笞一十七下。再犯加一等。三犯

呈省别議。總行提調官比親臨官减等科斷。每季具境内有無稽遲文字。開申合干上司。任满於解由内通行開寫。以憑黜降。遍行照會。依上施行。

三十一年八月。中書兵部奉中書省箚付。御史臺呈。行御史臺諮。浙東海右道肅政庶訪司申。監治温台處州分司牒。諸衙門入逓公文。皆用印

信封皮。以防走泄官事。體聞近年。隨處鋪兵。徃徃私將所逓公文拆看。及有一等訴訟被論人。採聴官事。追會公文入鋪。光於道路等截。賄賂鋪兵。

𥝠開抄録。或致盗匿。姦弊多端。今處州路縉雲縣鋪兵。捋本司移牒總司公文拆開。夾帶貼子。書寫宣慰司所委點鋪奏差張繼忠。取受錢物。及至

總司繳回。挨究至本鋪。其人又復開拆。却將原寫貼子揭去。詳此明見隨處鋪兵人等。將應有逓送諸衙門公文。件件私自折讀。其間主意難測。若

不嚴加關防。所繋利害非輕。其鋪司鋪兵。多是受雇僥倖頑庸之民。常不在鋪。或遇夜不逓。蓋因乆與提調官吏情熟詣鋪訂點有時遲慢。則營求

脫免。所以縱慣情弊日深。徃徃輙將諸衙門公文盗開。其鋪兵於無人之地。必欲求水滋潤開拆。雖重重封農。無濟於事。各處提調正官。不過照刷

稽遲。斷不能關防𥝠拆之弊。其省部臺院庶訪司事多機宻。既鋪兵人等𥝠自窺視。必有不艮之意。至元二十八年。更張之後。都省許令各處置

立木匣。所在官司至令因循苟且。止以對皮入逓。致令鋪兵擅開。或劙出觧尾聞知隨處逓鋪。无有造到木匣。未嘗使用。今令永嘉縣提調官。將到

各處木匣大小不等。改造到一樣小匣五十隻。各帶鎖一副。先封一樣錀匙於各衙門收管。每發公又入逓於鎖上封訖。仍用印封紙渾封匣而。當

司如此逓送兩月。徃復公文匣上驗視。并無分毫拆動。此之向日。少有稽遲。牒請備申移諮御史臺及牒宣慰司。具呈行省。行下合屬依都省元行

一體置造木匣轉逓公文。仍勒提調官。須要正名少壯鋪司鋪兵晝夜在鋪應當。如委有病故。時暫許雇少壯善走之人。應據若有代名鋪司鋪兵

盡行替换。庶免盗拆稽遲之弊。具呈照詳。都省准呈箚付本部。遍行合屬依上置造木匣走逓。鑿勒提調正官。照依已行常切整治施行。是年設置

大都總急逓鋪提領。所降九品銅印一顆。設提領三自。别無俸禄。成宗皇帝大德三年十一月。兵部呈大都路備急逓鋪提領所申。大都至上都

八十二鋪。今路所管四十二鋪。沙窩鋪迤北至上都四十鋪。俱係上都管領。自二月初一日至八月罷散。本路所管鋪兵先行走逓止是支請四箇

半月口糧。上都路鋪兵每年後走光散。却支六箇月口糧。擬合照依上都路鋪兵例。一體放支。本部參詳若依所申。擬自大德四年大役日為始。與上

都鋪兵一體放支六箇月口糧相應。呈奉都堂鈞㫖。送户部行役兵部照勘明白。依舊例每月三斗。每年放支六箇月口糧。四年二月十三日。中

書兵部奉省判。本部呈。大同路申轉逓樞宻院等衙門。赴和林宣慰司投下文字迤北。但係蒙古軍站草地無處轉逓。本部照得大同迤北。元無所置

急逓鋪。以此參詳。今後諸衙門行移宣慰司文字。合依甘肅行省例發付。省承發司就令使臣順帶相應。奉都堂鈎㫖准呈。連送行移照會施行。

五年五月在都路總急逓鋪提領所言。本管鋪兵。乃細户下民。日夜奔走傳命。未當少休。正患臨逼逃竄。州縣官吏。又常以提調整點為由。科差搔

擾。今大都上都既設提領。所以掌郵傳。不必復隷州縣。合無止令官總攝。官民兩便。省部參詳。大都上都州縣事務繁劇。即與外路不同。既設急逓

銷提領。所給印親管鋪兵。合准所擬。止賁本所依例照刷文曆。路官總行提調。若有違慢。依期科斷相應。下合屬依上施行。十年七月。江西行省

言。自閏正月二十二日。蘄州路郵傳總鋪申舉逓發到本省諮文一角。為大德九年夏季賊盗事文字。印押破裂不完。遂遣使由省前急逓。鋪為始。次。

第考究。至大都路擇畔銷。惟龍興。南康。江州。興國。蘄州。黄州。汝寧府七處。所辖郵舍。所置夾板氈袋什物如法。其餘汴梁。衛輝。彰德。廣平。順德。真

定。保定。七處總鋪。皆無夾板。止用布帛囊盛文字。前諮乃是汴梁路在城總鋪裹束逓傳。以致沿途損壞已取提調官成世傑招詞。似此踈慢。宣不

敗事。請懲戒整治。兵部照得大同等路。兄申郵傳。不遵程限。損失文字。盖自總銷承受公文。如式書記封護。傳至前鋪依上發遣。所至輙經一二時

辰。以故損失停滯。深為不便。莫若以各鋪氈袋夾板繩檐什物。置於總鋪。凢逓發文字。合鋪司提領明書某處。至某處。呈下用某字號夾板什物裝

發各鋪附寫回曆時。書某鋪某人傳到某字夾板。以至前路相仿摽記。至總鋪然後聞拆如式發遣庶無住滯損失之弊。本部議除各處行省急逓

鋪。候取勘完備區處。其腹裏路分。准上立法。令各路總鋪。相停收掌什物。以千字文編號。如或傳逓。提調官有不用心整治。以致稽遲損失公文者。

初犯親臨州縣提點官罰俸一月。總府提點官罰俸半月。再犯州縣官笞十七。總府官罰俸一月。三犯别議摽注過名。相應呈奉省。擬差官計點鋪

兵。内若有逃亡老㓜殘疾者。補易之。必合增設者。申明之。各照舊制設置時刻輪牌。燈堠法燭。氈袋油絹。夾板鈴攀諸物。凢遇逓傳文字。藉記是何

官府承發時刻。相鄰鋪兵姓名交逓。又匣有無損壞。然後封裹。用某時某刻。木牌附繫。送達前鋪。晝夜行四百里。各路正官一員。每季總轄提調州

縣末職正官。上下半月。親臨徃來提調。如有稽遲損匿文字。即罪當該吏兵。各道廉訪司常切整治。但有違越。初犯親臨提調官笞十七。再犯笞二

十七。三犯呈省别議路官减一等科罪任滿於解由内并開以憑黜降。已經依上施行訖。今據前因。再議遣使分詣腹裏路分。及諮各省差官從新

整點。其已取招詞去處。就便究治施行。十月二十四日。中書省准江浙省諮。廣德路申。本路自在城鋪投東。舊曾設立羅村。夏家山。東亭湖。叚村。

急逓鋪四處。計五十餘里。相接湖州路。長興州所管店塘鋪連至杭州。止是三百餘里。文字徃復。三日可達。先因省府移置楊州。以此將前項四鋪

革去。自後省府復置杭州。大德元年。又因江東道宣慰司例革。本路直隷省府。凡有申報文字。必須經由湖州路所轄急逓鋪轉送。為此議得。依舊

設立叚村等四鋪。走逓便益。大德三年五月四日。移准江東建康道肅政廉訪司牒。講議得宜從添置畫圖貼說。於當年十一月申。奉省府箚付。該

移准中書省諮。送兵部議得。既廣德路改屬行省。合准所擬添置四鋪。所據鋪兵除就用舊户外。若有敷敷之數。許於元减下鋪兵内差撥。依例起

盖鋪屋。走逓相應。依上添置訖。凡有逓送文字。並無稽遲。甚為便益。至大德五年八月内。湖州路因為减并逓鋪申。奉省府箚付。移准中書省諮。兵

部呈該本部雖已斟酌存减合并。終不見彼中緊要事宜。恐有差遲。合諮行省。更為可否。回諮承此。不期湖州路。不詳廣德。寧國。太平。池州等路。軍

民官司。俱係直隷行省。接連走逓。緊要便道。却行朦朧擬稱安吉縣界至杭州餘杭縣等處。止是鄰境縣分。逓送相關文字。不係緊要之處。如此設

詞。致蒙省府一例革去。是致廣德并寧國池州等處軍民。官府一應申呈文字。及奉省府行下箚付。俱各經由溧水。建康。鎮江。常州。無錫平江。嘉興。

崇德。杭州等路逓送周拆一千五百餘里。一月餘才方得到。實為悮事不便。為此議擬仍舊添設叚村等處四急逓鋪。實為便益。申乞鈞詳得此本

省除已行下本路。依舊安置走逓外。諮請照驗都省。擬别無違礙。依上施行。英宗皇帝至治三年。兵部奉申書省箚付。海北廣東道肅政廉訪司

照磨言。隨處悉逓鋪。反匿損壞公文。有失設法等事。送本部議得置郵傳命。古今良法。行之既乆。不能無弊。蓋其法每十里設置一鋪。排列道次。凡

逓文字。止憑一鋪司承受發遣。其鋪司率皆村野愚民不知利害。不通文理。一鋪曆尚然不整豈能表率鋪兵。使之依法走逓。其鋪兵人數老㓜充

應。多不堪役。州縣官司視同泛常又不依期親歷整點遂致文字稽遲損壞。至於沉匿。無從追究。為弊至此。豈宜坐視不加整治。其元立程式。非有

可以更張者。但為别無專管之人。以致如斯。所據上項長引隔眼。固是可用。未能悉救其弊。又相離數千里去處。亦難每鋪摽寫。以此參詳。擬合每

十鋪設一郵長。於州縣籍記司吏内差充。一周歲交承。其拘該兩州縣去處。從鋪多者差設相等者逓年輪差。使之專督其事。時常於所管鋪分徃

來巡視。務要脩置亭舍。什物完備。附寫鋪曆明白。照依元立程式走逓。但有老㓜鋪兵。隨即申覆補換。凡入逓文字從始發官司。約量地里逺近。印

帖長引隔眼於上。明白摽寫件數發行日時。至各各郵長去處。摽寫發放轉逓。每上下半月。開具逓過文件。及各各日時申覆提調官。依期親歷刷。

勘整點。署押文案。具報廉訪司照刷。若各鋪稽遲損壞文字。或附寫不明不實。本管郵長就便治罪。其在别管鋪分。亦須互相舉呈。所屬上司行移

究治。若郵長不能盡職。致有稽遲者。提調官量事輕重議罪。三犯者替罷。仍出去州縣籍記姓名。其於一歲之内。克盡乃役。略無稽遲者。即許從優

先行補用。若提調官吏。不行依期用心刷勘整治者。廉訪司嚴加究治。仍於年終將斷過此等官吏。通類另行呈臺。備呈都省驗事。别議黜降。如此

責委既專。自能盡心於事。前弊可得漸除。如蒙准呈。宜從都省移諮各處行省。箚付御史臺。照會本部依上施行。今將再立到隔眼樣式粘連在前。

具呈照詳都省。仰遍行合屬依上施行。元典章整點急逓鋪舍 大德元年五月二十日。江西行省照得隨路置急逓鋪。定立程限。轉逓内外諸衙

門一切文字。專委親臨州縣末職官充提點。上下半月。徃來照刷文卷。又令各路未職官。每季刷勘。務要不致稽違。比年以來。徃徃將各處文字。不

依程限走逓。及磨擦損壞。扯毁由頭解尾。開封發視。去失件數。或亂摽字樣。批回至有數次者。因而耽悮公事不便。都省議擬到合行事理。遍下合

屬。先令各處提點官照刷點視。聽候都省差官整治施行。親臨官並擬末職。州判主簿録判。充提點親臨本管。并相攙别境刷勘。但有違慢。隨即

科决。如點視官違期不行刷勘。或照出稽遲事件不行舉問照依下項事理施行。仍於解由内開寫違期。初犯罰俸一月。再犯决一十七下三犯决

二十七下。隱庇不行舉問挨究。或脫漏不實申省科斷總府末職府判。每季將引司吏一名。祗候一名。遍所屬刷勘。牒報本路違者比依前例减

一等究治提調官非理搔擾鋪兵。取要酒食等物依律治罪大德六年四月江西行省准中書省諮。兵部呈。承奉中書省箚付。該急逓鋪逓到

湖廣行省諮文。為薛闍千元師殺虜人口不公等事。磨擦損壞。仰挨究施行。承此。又據總急逓鋪提領所狀申。各處行省并平陽太原等處文安。多

有磨擦損壞。扣筭元發日期比至到部。亦不依元立程限。及所置長行夾板。多不齊備。申乞照詳。得此。照得大德四年五月十六日。承奉中書省箚

付來呈大都等處申。隨路急逓轉送文字。不依程限走逓。及磨擦損壞扯毁由頭解尾。開封發視。去失件數。亂摽字樣等事。内一件應有轉送文字

每日少者。不下千百餘件。俱各於總鋪承受發放。明白開寫某處文字。何處呈下才用油絹袱兒氈袋夾板。裝發打角。轉送前鋪交割。又令鋪司夾

板繩擔全。於各路總鋪頓放。令鋪司一名。提領一名。將各項所逓文字。明白開寫某處文字。至何處呈下。却用某字幾號。夾板氈袋繩檐。裝發打角。

令各鋪鋪司於鋪兵迴曆上。附某時幾刻。某鋪某人送到。某字號夾板氈袋一付到前鋪交割。到彼再令鋪司依前摽付時刻。依前開寫。上用油絹

袱兒氈袋裝發打角。每一鋪開寫一遍。遲滯一二時辰。不能轉送。每晝夜轉送不及百里。深為未便。若將各鋪氈袋刻號數花名畫字以備照刷。直

至前路總鋪開拆。令鋪司依上備細開寫某處文字。至何處呈下。再用某字幾號夾板氈袋。依上打角。至别路總鋪開拆。如此轉送不致稽遲磨擦

損壞等事。本部議得。除各處行省急逓鋪處。所伺候都省取勘完備至日。另行議擬外。據腹裏路分驗總鋪去處。以千字文編立號數。令當該官司。

就拘各鋪舊使夾板油絹氈袋繩檐依樣雕造。坐去字號。兩頭總鋪均亭收掌。照依前依徃來轉逓。今後提點官不為用心整治。致有稽遲損壞文

字。初犯州縣親臨提點官罰俸一月。總府提點罰傣半月。再犯州縣官笞一十七下。總府官總府官罰俸一月。三犯别議。仍標注過名。令各道廉訪

司點刷。提點官并總鋪文案。若有違犯。依例責罰。如准所呈。差官馳驛分道前去改置計點。合用夾板等物。須要完備。先取當該官吏。重甘執結申

呈。相應。今開合點物件如石。具呈照詳。都省照得先為隨路急逓鋪所文字。比之初立以來。特是遲慢。議擬官分道前去腹裏路分。與各處正官一

同詣鋪。從實計點。若有身死在逃。老㓜殘疾不堪走逓之人。取勘見數。於相應户内。依數補換。湏令堪役人丁正身應役。無令權豪勢要。并一般人

户。取要錢物。結攬代替。開具不補換户數。各縣村庄花名造册呈省。或有必合添設户數去處。亦仰明白議擬保結呈省。仍令各鋪照依元行體例。

并接續禁治條陳事理。安置時刻輪牌。燈堠法燭。氈袋油絹夾板鈴攀等物。一切完備。遇有逓去文字。隨於鋪曆上分朗附寫。是何衙門文字。承發

時刻。相隣鋪兵姓名交替。文匣有無損壞。即用已備物件如法裹護及用當時等幾刻牌子。於文字上拴繫。依所定時刻送至前鋪。亦行依上明白

交接附曆須要晝夜行四百里。委自各路正官一員。每季總行提調州縣。亦令有俸末職正官上下半月。親臨提調。徃來照刷。如有稽遲磨擦損壞。

沉匿文字。即將當該鋪司鋪兵。驗事輕重斷罪。仍令各道廉訪司。常切釐勒當該正官照勘整點。如但有不依所責。親臨提調官初犯笞一十七下。

再犯二十七下。三犯呈省别議。總行提調比親臨减一等科斷。每季具境内有無稽遲文字。開申合千上司。任滿於解由内通行開寫。以憑黜降。已

經差官計點整治。及諮各省箚付御史臺。本郚依上施行去訖。今據見呈。都省議得編立字號。總鋪打角。相沿交點轉逓。合用什物。依准部擬。其餘

事理。已行定例。除外。合下仰照驗施行。承此。除依上施行外。今據前因。本部參詳。見奉都省箚付。挨究各鋪磨損。湖廣行省諮文。及提領所申。各處

亦為擦磨損壤文字。若不差人挨宪整治深為未便。所據行省地面急逓鋪亦仰差去官與各處提調官。一同依上改置長行夾板。嚴加禁治。 入

逓申臺文字。重封入逓。至元二十三年月。行御史臺據管勾承發司兼獄丞中。照得元奉御史臺箚付。行下各道按察司。應有申臺文字。須

要重封入逓轉送。毋致損壞。本據鋪兵人等。逓到各道申臺文字。徃徃不依御史臺所行事理重封止用單紙封皮。俱各擦磨損壞文解。漏泄事理。

合行再下各道。遇申臺文解。須要如法重封入逓轉送。似為不致破損。憲臺得此。照驗應有申臺文字。依已今事理。須要重封入逓轉送毋致損壞。

仍俱依准文狀申臺。入逓文字。大德五年五月。行御史臺准御史臺諮。奉中書省箚付。來呈行臺諮監御御史呈。切照比年守省追問公事。逓申到

憲臺箚付。察院公文遲滯月餘。照到入逓月日。扣筭地程。每晝夜僅及百里。蓋提調官不為用心拘挨。亦有夾雜諸衙門。不該走逓文字。數内除省

臺軍民錢榖造作各各衙門外。千户所。僧録司。蒙古教授官醫提領馬站等。一應司存。詳此微末司屬不關治政。閑慢去所。若此之類。不勝其繫。豈

不防奪正合轉逓重大衙門文字若不整治。切恐因循廢弛不便。本部看詳係為例事理。令合干部分定擬又江西行省諮亦為此事。送兵部。照得

中統三年奉聖㫖。遇有省裏發的文字教轉逓者其餘官府文字。並不得急逓鋪轉送。各路總管府文字。并總管軍官文字直申省者。急逓鋪轉送。

若不係申省文字休轉逓者。又中統五年奏奉聖㫖據設立宣慰司去處。依舊設立急逓鋪。專一轉逓中書省領左右部宣慰司。轉運司文字。㳂邊

軍情公事。差使臣徃來勾當。至元八年兵刑部奉省判為各處成造軍器。應係隨路合申禀事理。今後擬令急逓鋪轉送。又尚書省定例隨路賬册

重十斤已下可以擔負者許令入逓至元二十年奏准功德使司文字入逓行者。欽此。至元二十六年尚書省准擬釋教總攝所總統所凡行文字

入逓者。至元二十八年。奉都省照會一疑逓年入逓封緘雜亂發遣無時。是故附寫多致差迷。轉逓亦甚不便今後省部并諸衙門。凡入逓文字其

常事皆付承發司隨所投下去處。各各類為一緘。謂如江淮行省去者。凡江淮行省。不以是何文字通為一縅。官府准此。日一發遣。附寫不繁。轉逓

亦便。已經遍行了當。今奉前因。本部參詳亡宋收附以來諸悉平。此中統至元之初公事浩繁入逓文字何啻百倍。鋪兵人數。曾不加多。若必以晝

夜四百里責之。切恐徃返頻數瘦勞不能送辦。擬合照依元奉聖㫖事意除邊逺軍情緊速等事差委使臣勾當外。據應合入逓文字。責令總鋪依

例類緘發遣限一晝夜行三百里。渡涉江河。風浪險阻。不拘此限。及除兩都逓送御膳菜果鋪兵外。其餘應設急逓鋪兵去處。止逓公文並不得將

文册十斤已上。及一切諸物入逓。如違悉送所在官司宪問。路府州縣正官提調廉訪司常切紏治。相應。今將各各逓送文字衙門。開坐具呈照詳。

都省議得急逓鋪。晝夜里路已有定例所據總鋪。見行入逓光禄寺等衙門。擬合依前入逓。餘准所擬。都省除外。仰依上施行。應入逓文字衙門。

中書省。太師府。太傅府。樞宻院并行院。御史臺。 行臺。 行省。宣徽院。扎魯花赤。徽政院。宣政院。大司徒。 六部。 中政

院。通政院。大司農司。兩都留守司。大醫院。泉府司。内史府。提調河道官。王相府。集賢院。崇福寺。 總統所。總攝所。 太

史院。致周院。翰林國史院。將作院。蒙古翰林院。 各道宣慰司。各處宣撫司。各衛。武備寺。都元帥府。各道廉訪司。 尚乘寺。

光禄寺。太僕寺。太常寺。闌遺監。利用監。太府監。章佩監。尚舍監。中尚監。都水監。國子監。孛可孫給事中。 侍儀司。

司天臺。 内宰司。 宫正司。 拱衛司。 教坊司。 各處萬户府。 省院都鎮撫司。 漕運司。 監察御史。 鹽茶轉連司 。護國仁王寺。 總

管府。 納綿總管府。 財賦總管府。 都水庸田司。 大都鷹房都總管府。秘書監。淘金府。兩淮屯田打摘總管府。直隷省部軍器人匠

總管府并局院。晋王位下總管府。 铁冶提舉司。 道教司。 蒙古儒學提舉司。 官醫提舉司。 府州奥魯官。 路府并直隷省部軍州。 不

應入逓衙門。新舊運糧提舉司。怯怜口提舉司。 八作司。 衛候司。 牙昔忽司。 財賦提舉司。 各投下總管府。 尚飲局。沙糖局。 尚

食局。 文須庫。 文成庫。 太廟署掌散司帖只官人。 天長觀。 僧録司。 道録司。 都綱司。 蒙古儒學醫學教授。 不入逓。 鋪兵不

轉諸物。至元八年三月。尚書兵部近准各部關。為各路不時於急逓鋪内。轉逓絲貨錢數弓箭軍器茶墨等物。徃徃遺失短少。行下根挨不見。又

下隨處釐勒陪償。深為不便。照得中統五年。欽奉聖㫖。節該據設立急逓鋪。專一逓中書省。左右部宜慰司。轉運司文字外。沿邊軍情事。差使臣徃

來。勾當。欽此看詳急逓鋪。止合欽依聖㫖事意。逓傳各衙門應有文字。所據絲貨鈔數弓箭軍器茶墨等物。若令各路順便脚力梢帶。是為便益。呈

舉都堂鈞㫖。送兵部准擬。行下各路照會。欽依施行。無印文字不入逓至元三十一年四月。行臺准御史臺諮以照磨承管勾。兼獄丞呈。三月初

四日。有總鋪兵張榮送到迤南文數内。撿得有無印信呈臺白實封文字一角。於上該寫文桂發陳言公事。拆開讀覷得該文挂發告論慶逺路總

管粘合守忠邀功冒賞等事。喚問得大都路在城急逓鋪司李德元狀供。委是迤南傳送前來。並不是本。鋪接受文字。請行下本道廉訪司。行移合

屬。不應接受入逓鋪司人等。就便斷罪。更為禁治施行。賬册十斤以上不入逓。大德五年十一月。行臺准御史臺諮。承奉中書省扎付。來呈燕

南道廉訪申申。監察御史呈入逓文字繁雜送兵部議得。并不得將十斤以上。及一切諸物入逓。照得本首每年造到事迹贜濫文册。舊例急逓傳

送赴臺呈報。今造到大德四年事跡賬册斤重數多。未讅如何施行。送兵部。照得文册十斤以上。不許入逓。係都省定例。所據贜濫賬册十斤以上。

今後合令所在官司與考較錢糧文字。一體施行。具呈照詳都省准呈。仰照驗依上施行。禁例拖鋪兵挑擔。大德五年正月。湖廣行省准中

書省諮。建康路總管千奴太中呈。釐勒事内一件。各路差便人員。徃徃强拖鋪兵。并鎮店百姓挑擔行李。及撁船隻議得設立急逓鋪兵。本為轉送

文字。走逓里路。已有定例。近年以來。有過徃權豪及官吏人等。因公差將鋪兵等拖扯挑擔行李。以致走逓文字稽遲。今後巖切禁約。如有似前違

犯之人。痛行。斷罪。仍每鋪給榜一道。常川張挂。若鋪兵畏避權勢。依隨挑擔行李。遲慢走逓文字。亦行究治。如有官司明白印信公文轉送者。依例

逓送。廉訪司常加體察。兵部議得設立急逓鋪兵。本為逓轉文字。今有差使人員。徃徃拖扯挑擔行李。遍行合屬出榜。發行禁治。如有違犯。所在官

司。就便究治。仍令廉訪使體察。相應。都省准擬。遍行合屬依上施行。國朝諸司職掌急逓鋪。九十里設一鋪。每鋪設鋪司一名。鋪兵要路十

名。僻路或五名。或四名。於附近有丁力田糧。一石五斗之上。二石之下。點充。須要少壯正身。每鋪設十二時日晷一箇。以驗時刻。鋪門首置立牌門

一座。并牌額全。常明燈燭一副簿曆二本。鋪兵每名合置夾板一副。鈴攀一副。纓槍一把。棍一條。回曆一本。一逓送公文。照依古法。一晝夜通一

百刻。母三刻行一鋪。晝夜須行三百里。但遇公文到鋪。不問角數多少。湏要隨即逓送。無分晝夜。鳴鈴走逓。前逓聞鈴。鋪司預先出鋪交收。隨即於

封皮格眼内填寫時刻。該逓鋪兵姓名。速令鋪兵用袱包衆。夾板拴撃。賫小回曆一本急逓至前鋪交收。於回曆上附寫到鋪時刻。以憑稽考。母致

停住差迷。如是公文到來不即逓送停積等待。因而失悮事幾者。問罪。一各州縣於額設司吏内。選充鋪長一名。專一巡點所轄鋪分。督令各鋪

司兵。如法走逓。親臨府州縣提調官。常加檢點。鋪長失於整點。隨即問罪。每月置立文簿當該提調官署押附寫逓遇公文時刻角數。以憑稽考。

一無印信文字。不許入逓。其各衝門但有入逓公文。湏至堅厚好紙。封裹轉逓。各鋪明白附曆。於上開寫并無破損并不曾拆動原封。但有磨擦破

壞。及拆動原封者。就將來文封皮上寫記原逓鋪兵姓名逓發。及將逓來鋪兵拘提觧官。有司即為追究。一鋪舍損壞。什物不完。鋪兵數少。及有

老弱之人在鋪當役者。有司提調官吏。即便修理僉點補替。鋪名詳見各府志書下。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四千五百七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