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194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  二十二勘

站赤五

經世大典大德七年二月十九日中書省奏軍上諸王駙馬不讅事之緩急一槩遣使及萬户千户與無干礙之人。並給鋪馬差箚。以故站赤兀魯

思輩應役困乏。臣議得乞今後諸王駙馬元帥萬户千户。共有給驛之事。未經出伯議者不得行今既委命前去方當站赤消乏之際但凢不急之

務。就令出伯較計。奉聖㫖凖 三月河南行省俻汝寧府言通政院。每歲差官於補換站户名下。追徵津貼鈔赴上都通政院交納。止給駝鈔鋪馬。

其押運官自俻騎乘不迭程。况有起離之後。尋復計構回還。虛凖差遣。有妨公務。竊見省府樞宻院差官馳驛前來。催取諸翼軍人封裝追徵數足。

仍付來官收管乘驛以送止差弓兵防護站需即與封裝無異。又本府至上都徃復六千餘里徒勞押運。乞比照封裝事例今後令通政院差來官

就交站户役鈔乘驛前去。有司應付防送弓兵誠為便益。都省凖擬行移。合屬依上施行 五月二十八日。中書省奏追甘肅隱占站户。依舊當役。

初大德六年甘肅行省。言甘州甘泉站户役充僧人。秃魯花軍匠答黑下牧羊等户。窺避站役負損見户等事。中書省奏凖聖㫖。同樞宻院宣政院

遣使至甘肅行省。追勘得六十年前立站之時。撥户三百四十八。即今當役者。止存一百七十六。除實逃亡事故四十六户外。隱占投下計一百二

十六户。隨時復役者。已二十五户。尚餘一百一户。係初定站籍見種贍站地土。郤屬各役下户計。請區處事。都省送部議擬合改正。依舊當站。以此

於是日奏奉聖㫖。依卿等所擬。令當站役箚付各處。欽依施行。 六月行通政院言兩浙行宣政院僉院吉祥判官劉伯顔等。給鋪馬赴杭州之任。

又浙東宣慰使答吉孫都運等。起給船馬赴浙東平江之任。為無通例。乞都省定擬送兵部。照得至元二十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尚書省奏凖雲南

四川甘肅福建兩廣赴任官員。許給鋪馬。其餘去處難擬應付。呈䝉都堂定擬。除各處運司官員。如委急闕辦課之任。鋪馬臨時斟酌應付。餘凖部

擬施行。 九月管領諸路打捕鷹房總管府。言打捕達魯花赤蔡榮鍾德。元歲捕鵪鶉合用載網索竹竿站車及打捕人飯食。依例出給部字事。兵

部照擬去年為采捕野鴨頭目人等。粥飯部字議。除軍民自願充役。及攴請衣糧户計不須應付。其除差不請衣糧者。依例應付。都省已嘗凖行。今

捕鵪鶉户宋秀張子熊等。每歲宣徽院照依鷹房昔寳赤例。驗實有家口攴請五箇月糧及衣裝布帛不闕。即合依例住攴粥飯。其載網索站車别

議施行今後似此打網人户。如是攴請衣糧。一體住罷相應。省凖依上施行 十一月江浙省宣使吕從善等。承差馳驛押送金銀貨物到都。事畢

當回通政院。不給鋪馬。擬以驢畜應付。其人以為大都至杭州五十餘站。約行兩月餘。今之回也。難同禮任官員納物回程庫子閑慢之比。赴省陳

訴都堂議得閑慢使臣給驢本革泛濫之弊。各省宣使事畢。回還聽差。難同閑慢人員回日依例給馬。除軍情急務。無得走驟。日行不過三站。宿頓

去處於起馬關文上明白該寫某站起程。至第三站止宿。如違站官宣使各笞二十七。再犯罷役。連送兵部行移。通政院依上施行。八年正月御

史臺俻監察御史。言各處站赤合用祗應官錢多不依時撥降。又或數少不給遂令站户輪當庫子陪俻應辦。今又預定周歲額數先攴其半。規畫

祗待有司徃徃抑配行鋪收市諸物剋期取息。利己害民。所攴官錢十不及一今後若驗使臣起數實攴官錢所在官司依時撥降。令各站提領收

掌祗待毋得科配小民。濫差庫子頭目。似為便益。及江南湖廣等處。奉使宣撫言巡歷歸州澧州等路。每以站赤祗應官錢。妄敷行鋪科取擾民。冝

令所司每月赴路關領從實銷用。庶革害民之弊。都省送兵部照擬規畫祗應之事。累經奏凖聖㫖整治。及都省定議長便施行。其弊終不能革。盖

因給驛冗濫。縻費錢糧且如增給攴持曷若本源。省事合從都省减節諸官府各投下出使人員禁約。假公冗食之害。果有不敷。合議增給。所據减

價抑配虧損百姓一節。冝令各處提調上司預撥州縣各該鈔數。從長規畫驗彼中實直乘賤和買祗應諸物。立法關防。從公銷用。若或官吏刻剝

抑配作弊令廉訪司隨事紏治。任滿於解由内摽寫。以憑黜降。除諸衙門省减出使已於整治站赤事内别議施行。至於祗應不便事理。乞箚付御

史臺依上體察相應。都省議得各處站赤祗應合用錢糧。預為撥降。州縣官司。果有不行從長規畫减價科民。一切不應事理依已行從廉訪司體

問究治。仍依期照刷。餘凖部擬施行。 三月二十八日中書省。奏在前為諸王駙馬各枝遣使事畢不回。乆占鋪馬分例遂奏定限期。大事七日程。

小事三日程出此限外。不及鋪馬祗應。後廉訪司以為太嚴。奏令再議未果今陝西行省諮謂如各投下使臣以軍情錢糧。及干有司之事。比及完

俻。請依舊制應付鋪馬祗應相應。大都省臣議果有如此公事合依先例給與。若或事畢託故不回者。鋪馬祗應不當再給。如各投下催徵斡脫錢

債地租造作。與管民官無相關係之事。則從已定條例與之。臣等以為不立限期事涉弛靡。合無定擬有軍情及干民訟者。限以半月令行省與各

路提調官。不以是何投下早完其事。若不係管民官司。大事八日。小事三日許攴鋪馬祗應限外。不得再給。奉聖㫖凖。 四月大都路總管千奴言。

見問訴良人等於内多有轉發河南腹裏。必須差人遞押。乞令經過去處應付粥飯。兵部議得經官轉發之人。擬合令經過官司驗前路公文。從實

應付粥飯。官吏人等。不得多冒攴破官錢。其監押者亦不得遷延擾民。違者各治其罪。都省凖擬。依上施行。 六月陝西道奉使宣撫言。五臺僧潘

提點者賫闊闊出太子令㫖。又索羅察兒賫諸王阿只吉令㫖。欲赴大都。於官司取求飲食芻粟。防送弓手前路關文。竊詳此等出使人員。宜令合

干上司明給公文書。其正從人馬芻糧之數。行移有司應付。但有不應。則於元給文憑官吏追償抵罪都省送兵部議得各位下投下。除軍情急務。

已有應付鋪馬首思定例。其乘己馬人員事。因出使擬合經由省部。驗事開寫可畢日期。給之公文於所過取給飲食。限滿赴部繳納。仍嚴加禁約。

不得擅自取與。遍行照會相應都省依上施行。 七月陝西道奉使宣撫言諸官府遣使頻繁鋪馬倒死。太原路管下站赤年例首思錢一千餘定。

科配人户减半買物不便。省部照擬年銷祗應已令各處從長規畫。内外官府。濫差使臣。亦於整治站赤事内禁治。乞惟各處行省任滿得代無禄

之人或因起納諸物。或指計禀公事濫起鋪馬赴都。因而求仕。直至得除馳驛回還不惟虛費首思實恐害於站赤。以此定議今後任滿得代無禄

之人。不許差使赴都。如違定將當該首領官吏究治。移諮各省箚付御史臺體察。及下合屬依上施行。又御史臺俻山南廉訪司言。荆湖一道路

府州縣年銷祗應。自大德五年撥降規畫官錢祗待至今三年不見接攴。亦無增給鈔數加之。有司不遵原行規畫。收買米麵羊酒鷄猪等物。銷用

但將鈔定科配屠沽店肆之家。存本取息出物供待。會計到今。息過於本者數倍略舉江陵一路祗待錢散科所屬司縣百姓買養牝猪六百隻。每

隻官給價鈔一十兩。計官本一百二十定半年一次抽分猪一隻限重五十斤。周歲抽分猪一千二百隻。如無本色徵鈔一十五兩。計取鈔三百六

十定。如此害民不便。請懲革事。兵部擬令河南行省。照依都省原行事理。令宣慰司各路周歲預為額撥。州縣鈔數。從長規畫。驗彼中實直趂賤時

月兩平收買祗應。立法關防。從公銷用。年終通行查勘照刷。相沿交割。若有不為用心規畫。减價椿配。虧損人民。徇𥝠動衆。侵使入已者。令廉訪司

隨事體察究治。任滿解由内明白開寫。以憑黜降。庶得省减官錢。民不被擾。都省議得各處祗應鈔數。每年依額撥降。廉訪司依時照刷。餘凖部擬。

九年八月三日。陝西行省諮平章政事明安答兒言。在先諸王駙馬各投下差遣使臣。與各路有司相干公事。當時應付鋪馬祗應。初無程期。近

者中書省奏凖聖㫖。諸王駙馬遣。使事干軍情。及關係管民官司者。限以半月。其餘大事八日。小事三日。許攴鋪馬祗應限外。不得再給。除欽依外。

伏見諸王駙馬。多係邊藩鎮戍。其所遣使乃為軍需營造期會錢糧之務。間有卒急不能成就者。所司無問事完與否。纔過程期。即依新例。不給鋪

馬祗應。使其人市食步趨辦事。且如朝廷出使與州郡所差人員。無分内外。一體應付。何獨宗室之使。計其程期。非所宜也。况今迤北土哇等。遣使

入覲馹騎徃來。儻若揚聞于外。誠非國家柔逺人懷萬邦之良規也。今後若定擬諸王駙馬使臣經過驛程。除常例外。若有各路相干公務。欽依前

例當該總司并各路委官提調催督其事。果有未完。亦合照依舊制應付鋪馬。祗應事畢止截似為長便。丞相阿忽台平章政事賽典赤八都馬辛

等奏奉聖㫖凖其所言。都省欽依施行。 十一月五日中書省奏凖事理。行移合屬。欽依施行。 一奏前者。太原等處地震。田禾不收。百姓闕食。站

户自言去年諸王阿只吉。使臣給驛者。七百五十餘起今年春夏。凢三百四十餘起。尋常無此。頻數困乏不攴。曩者聚會之時。雖嘗奉㫖令大枝諸

王量事遣使毋致冗亂。猶尚如此。今合以此緣故言於阿只吉及諸王駙馬咸使聞知奉聖㫖。卿言是也。可諭之。 一奏諸王駙馬分地城邑。及其

餘事務委命達魯花赤等官。各給常行鋪馬令㫖。其人以己𥝠。不以逺近輙乘鋪馬。徃還站赤消乏職此故也。乞拘收此等鋪馬令㫖今後各投下

命官遣使常行起馬之制。一切禁止。奉聖㫖凖。 閏十一月一十一日丞相完澤等奏。去年怯來上言雲南經由亦奚不薛改站道平。又捷水路二

十餘站。今賽因不花郤言若改此道。經由已地。其民即目差稅軍站。猶且勞苦若又重立此站。民不能存。臣等謂賽因不花𥝠其民之說如此。若果

順便。其言可聽。今乞令雲南湖廣兩省各差一人。同徃相度合改與否。擬定上奏至時决之。奉聖㫖凖。 十年正月二十日。中書省奏外路為官者。

多因已事託故。令近行人員奏請給驛赴上舍。其所職便𥝠入覲隳廢事務。乞定擬今後如此託稱事故。近行人員不得奏請。省諭禁約之。奉聖㫖

凖。 三十日宣政院。使沙的同知宣政院事枽哥答思等。奏帖木䚟兒前者傳奉聖㫖。諸王駙馬。非奉上命。毋得遣使西番。欽此。今各投下出使馳

驛者。多擾民尤甚。上位嘗有㫖。乞依先制給降聖㫖二道。諭寧河臨洮府脫脫禾孫禁止。奉聖㫖凖。本院具呈都省欽依施行。 五月十日通政院

使察乃言迤西站赤不便自大德九年至十年正月。西番節續差來西僧八百五十餘人計乘鋪馬一千五百四十七疋。至甚頻數。竊照大都至衛

輝二十二站若將此等回程西僧從水驛以達衛輝。人則換馬。物則行車。從本院官更相提調起發。脫脫禾孫所至辯驗。庶幾减省鋪馬。站户少甦。

又站車每輛載物一千斤。馬負不過百斤。今使臣載物過多。壓損頭畜。各處脫脫禾孫弛心曠職。曾不之察。宜定黜降之罪。以繩不迨果能奉公者。

驗功陞賞庶有激勸。省部照擬駝馱車輛。舊制已禁重載。所言脫脫禾孫守法不嚴。合從所擬斷罪黜降仍令各處達魯花赤正官常切提調毋致

害於站赤。十四日以察乃所陳奏凖聖㫖遍行合屬依上施行。 七月通政院廪給司言東西館使客合用柴薪宣徽院三年不攴使當館人夫出

俻兵部呈奉都省議得宣徽院柴炭局。見收柴薪供給内府不敷。據使臣人員合用柴薪。量擬每名日攴中統鈔三錢呈凖日為始就於已降廪給

司攴持錢内通行除破施行。 又河間路言江浙行省納物回使哈答辛百户王宣使等非理走死鋪馬六匹兵部議得合諮本省取招追斷隨處

馳驛納物回使宜凖通政院以擬應付站船遍行照會相應都省凖擬施行 十一月遼陽行省俻諸王阿只吉令㫖言。在世祖時女直哈里賓水

達達等處每年進送鷹鷂給驛。後值乃顔叛亂。站赤因廢。今來合無依舊應付鋪馬進送鷹鷂赴上。通政院。議得大德十年五月十八日。奏凖聖㫖

非軍情錢糧急務。必合乘驛者其。餘毋得濫給。呈奉省凖。欽依施行。 是月河南府路申。昨為晉寧冀寧地震。站赤被灾困乏。朝議出使人員十分

為率。六分經過河南。四分經由平易太原即今地震已寧。乞依舊例給驛似不偏負。兵部照擬平陽太原。未經地震之前與河南府路均給使臣驛

傳。合自大德十一年。依舊例中半應付相因。都省凖擬。依上施行。 是年冬江浙行諮松江府嘉興路水驛。常有兩浙運司官吏及行都水監人員

存坐日攴分例。又鎮守嘉興邳州萬户府出鄉巡捕𥝠鹽盗賊。已有哨船復乘驛舟有妨遞運本省擬得兩浙運司及行都水監官吏乘坐站船。所

至即令回船合攴分例。於元倒驛内關取及至事畢。預關前站隨時應付船隻以行。其萬户府巡捕𥝠鹽盗賊。止乘哨船相應。省部凖擬回諮依上

施行 又言大德七年五月十一日。兩浙奉使宣撫與本省講究規畫祗應錢糧每歲預於春首攴撥均給。各州縣從長規畫。趂賤買物孳生逐旋

發付各站收管。將民間差設祗應頭目庫子截日罷去。令站官管領祗侍合用收攴庫子。就於站户餘糧内差設二名。就凖本户里正主首身役上

下半年更替至大德八年二月。中書下令比依江南倉庫攅司例。於司縣及巡尉鹽司吏内選差祗應庫子。二歲為满。發補各州司吏。已下各處依

上施行外。近者福建道宣慰司呈。小吏管辦祗應。多係無藉之人。携家蠶食其弊多端。及據杭州常州等路申。亦言不便。至有悮於應辦逼臨人命

者。竊詳站赤之設。事甚繁劇。來使知理。猶且庶幾。有如化外諸番人員。不諳法禁。過求飲食。稍有違忤。動遭棰撻。今司縣捕盗小吏素無抵業。惟務

貪饕。預領官錢。必致侵剋逃竄。無從追理。既失官錢。又悮祗應。誠為不便。如䝉照依无議。令站官管領祗待。選差站户之有餘糧者。以充庫子。止設

一名上下半年更替。就凖本户里正主首身役。允為便宜。都省凖擬。回諮本省。依上施行武宗至大元年正月。江西行省諮撫州崇仁縣。元僉雲

山馬站貼户楊汝玉。入站田土六頃七十畝七分九釐。免糧四十五石二升。因當站困乏。節次出賣田産。不堪應役。委官體覆相同。若令得業人通

行津貼。郤計二十餘户地里遥逺田糧畸零不便。止於得業人内點差。陳成之趙嗣諒二名。其人又係在城站户。以所買之數及下户餘糧。併得四

十五石二升。抵承楊汝玉當站。本省看詳。若不凖令得業人當站。恐致倒斷站赤。箚付本路令陳成之等當站外。各路亦有此等消乏站户。保勘體

覆是實。合無令得業人應役。惟復别僉。即係違例事理。諮請照詳都省送兵部。照得站户消乏。例合覆實替補。如楊汝玉初賣地土。委曾經官告據

令本管及不干礙官司體覆。端的消乏。開坐本户元僉目今丁産擬定諮省僉補相應。今後若有似此户計。亦合一體施行。都省擬江南站户賣乞

地土。先令所買之家。隨地納稅。餘凖部擬。 三年五月八日。尚書省奏徽政院言。嘉興松江瑞州三路。又汴梁等處管民總督府。凢有錢糧公事合

來計禀者。俱無鋪馬聖㫖。啓過太后懿㫖。每一路起馬二疋者與一道。起馬一疋者與兩道。臣等議從所請之數與之。上曰可依太后之命與者。

八月十一日詹事月魯鐵木兒朵䚟。奉皇太子令㫖站赤隳廢。凢火者欲取站車。悉勿與之。敬此。仰籍録敬依施行。 十一月河西隴北道廉訪司。

言按治色目應當站赤。比因給驛頻繁。補置鋪馬。因而破家蕩産。典鬻親屬子女為軀。不得完聚。乞矜憫區處事。省部議得管站頭目典賣站户親

屬。已曾欽奉詔書給親完聚。其權豪勢要人等。典買站户兒女為軀。即係違法罪經釋免。合改正給聚。免追元價。至如河西站户消乏。官為賑䘏相

應 四年二月六日通政院察乃朵年等啓於皇太后。皇太子曰。完澤篤皇帝暨曲律皇帝登寳位時各處使臣有管已𥝠事。託言進鷹來者。合無

禁約。懿㫖曰鷹堪好者。給驛前來。其不堪者止之。令㫖曰。此何必言。除海青之外。餘鷹皆勿進。各處可差人喻之。又特奉懿㫖令㫖。令百官庶民亡

故及娶婦送女者。皆起鋪馬而行。今後似此。皆可禁止。 三月十三日。樞宻院特奉潜邸聖㫖。各處行省并各投推稱事故。給驛來者多有之。此間

各衙門推稱事故給驛差出者亦有之。因此站赤消乏。今後似此之人罪之又具主張押與文字官員姓名以聞當議責罪。可行移遍諭各處。欽此。

十八日欽奉詔書内一欵站赤消乏。蓋由使客繁多。失於檢察。除海青外。應進獻鷹隼犬馬等物。并令止罷各處歲貢方物。有司自有額例。其餘

非奉宣索。不得擅進。應有執把聖㫖令㫖。盡行拘收。諸王駙馬投下及各衙門鋪馬聖㫖。仰中書省定擬以聞。諸賫物為驗者。今後無得給馬。不應

差使營幹已𥝠。罪及給馬判署正官。監察御史廉訪司常加紏察。欽此。中書省部契勘内外諸司。設立宣使奏差。盖為幹辦公事。其各處行省宣慰

司等衙門。比年以來。置而不遣。故委府州司縣正官。或無職役營𥝠不應之人。託以軍情錢糧貢物為由驗其品職。多給鋪馬。道途之間。源源不絶。

是致站赤消乏。深為未便。擬合遍行各處。今後凢遇押運官物計禀公事。必合遣官給驛。雲南甘肅四川和林差使給馬二疋。其餘行省給馬一疋。

量立程限結罪于官。今在都諸官府如承此等來使。亦仰依期發遣。庶幾事無壅滯。省减鋪馬。移文合屬依上施行。 二十三日中書省奏。前者站

赤隷兵部。後屬通政院。今通政院怠於整治。站赤消乏。擬合依舊令兵部管領。奉㫖凖。 四月二十四日。中書省奏昨奉㫖以站赤事屬于兵部。今

右丞。相鐵木迭兒等。議漢地之驛。令兵部管領。其鐵烈干納鄰末鄰等處。䝉古站赤仍付通政院管。上曰。何必如此但令罷去通政院。悉隷兵部管

領。 三十日中書省奏。腹裏江南起運官物浮河而來。自李二寺水站入閘河迤𨓦起都住回四五旬。不得達上下。驛程不接。事涉停滯。乞將李二

寺遞運之舟。分撥通州埧河安置。有餘船隻令作站車。以車船户撥充埧夫官。蓋垻房使之就役。奉聖㫖凖。 五月十一日。中書省奏凖聖㫖。拘收

元與各官司鋪馬聖㫖。據都水監言汴梁分監年例。分摘官吏壕寨人等。於都省欽領起馬箚子。前去巡視黄河御河修築堤堰。至十月還監。隨即

繳納及河道提舉司。亦無鋪馬箚子外。惟東平路景德鎮分監一所。自開河以來。中書省給降鋪馬聖㫖二道。内起馬一疋一道。起馬二疋一道。每

自堽城兖州下至金溝沽頭。以達臨清徃來一千五百餘里。乘驛巡視河道堤堰。儧運船隻。但有衝决。即便修理。未讅合無存留。請區處事。兵部議

得都水分監。元領鋪馬聖㫖二道。合給差使似與在都官府不同。宜令依舊收掌。仍將差過起數。每季關部。以憑稽考相應。省凖依上施行。 十二

日中書省奏。在前管首思官與通政院官同事今請依舊隷于兵部。上從之。 是月山東東西道肅政廉訪司言。省院委官與髙唐州劉州判至夏

津縣補僉。吳成充榆林站户。王仲充失八兒秃站户。吳成隱匿人丁二口。地一十二頃三十畆。住宅牛羊資産。結構官吏。以所擬榆林站役。改更王

仲失八兒秃名次。事敗詞伏。外照得所僉籍册已申上司。請依例改正事。下通政院。兵部前後擬議不一。都省照得吳成始初僉為站户。隱漏人産。

致令王仲告發。又且物力居髙。山東憲司已取元僉官吏。不應改換招伏。及吳成承管應當榆林站役。擬合改正送兵部。照會施行。 六月通政院

言。昌平驛。見置鋪馬一百三十七疋。接應乘傳。常無二三十疋在站。今尚書省委官六人起馬十疋。監視瓮山工役。相去大都不及二十里。徒占驛

馬首思。兵部議得今後瓮山工役。及抽分羊馬攔截營賬等官。合令自俻常川馬疋。所在官司應副首思芻粟相應。呈奉省擬。依上施行。是月赤

城驛言。瑞雲寺有西温湯。凢遇諸王后妃公主駙馬西僧朝省内外出使人員到驛。枉道澡浴。多攴分例。損斃鋪馬雖經禁約。終無畏憚合無奏定

罪名。出牓懲治。庶望站赤少甦。中書省奏凖聖㫖。除上命及賫省部公文前去外。其餘人員鋪馬首思。皆不得給。敢有違者。依例科斷。都省欽依。俻

榜下本驛禁治訖。 又李好謙言釋道不量緩急。來徃馳驛。死損鋪馬。驅逼車丁及將站官棰撻。多取。分例。合議裁减誠為便益。行下通政院。及兵

部。議得宜從都省箚付宣政院集賢院。分揀差遣。令御史臺紏治。若有不應給者。罪及元分揀官司。至如走死鋪馬。棰撻站官。已有累降詔條禁治

相應。都省凖擬依上施行。 又甘肅行省左右司郎中楊傑言。各處站官侵剥站户。放富虐貧等事。兵部定議合從提調官治罪。重者罷役。使臣經

過棰辱站户。擬合禁治。仍令監察御史廉訪司體察站官。額設已定。以次濫設人員革去相應。呈奉省凖。遍行合屬依上施行。 又中書省據兵部

呈。髙州民匠總管所。於至大三年正月十八日。僉人户吕忠充榆林馬站户。抵替貧難趙松户役。僉華秀充失八兒秃牛站户。補代逃亡馮進當站。

其吕忠累詞訴於本所。及省院官謂忠。元係叚千户所管邊民。與元僉失八兒秃牛站户劉敬馮進同籍二人逃亡。後本管官司。已令忠兊納。大德

十一年。至大元年。站需錢物。即合以忠抵補馮進户役。理所當然。若華秀者。乃民匠總管所户計。榆林站貧難户趙松。元從本所僉定。其華秀人丁

物力。又在忠上。以之抵補馬户趙松。於事公當。今乃更互僉撥不便。事經髙唐州體勘得華秀。比元僉供報丁産時餘地一頃七十二畆。牛四隻。羊

五口多於吕忠物力。已取各人承伏華秀入於榆林。吕忠復於失八兒秃。如此定擬。改正申奉通政院及兵部前後所議不一。都省擬吕忠籍靣男

子十名。内成丁七名。不成丁三名。俱是親口。華秀户下男子七名。内婿二名。不成丁一名。比吕忠丁數不及華秀。雖曰地多。其差彂絲料孶畜産業

所争不多僉籍既定。不須更改。送兵部就便施行。七月一日中書省。奏遼陽省左丞教化的言行省官内。各有提調公事故給鋪馬聖㫖圓牌。今

或恃衆不得預不詢同僚而輙差人者。先嘗有㫖。以圓牌董督軍情急務。餘事不得彂遣。合無自今定擬。似此元與鋪馬聖㫖圓牌。並追收之。但凢

庶務。詢于同僚明以文字施行。庶不紊亂。臣等以其言為然。乞依上拘收。奉聖㫖凖。 十四日中書省奏。通政院既已罷去。站赤事歸兵部。今兵部

言各處站赤路官提調。惟䝉古站前此通政院官提調。每歲車駕還幸大都通政院官分住上都。今當還幸之時。乞定擬木憐站。自察罕尼柳温鐵

里千站自失兒古魯以裏。令上都留守司官提調察罕尼柳温失兒古魯以外至杭海站赤令和林省官提調。又隆興路西京宣慰司。就提調管内

站赤。甘肅行省提調納憐站。如此區處。庶不悞事。上從之。 是月中書兵部呈通政院。併入本部事冝歸一。而各處提調之官。尤為切要。若不從新

委自各路府州縣達魯花赤長官提調整治。則恐勞逸不均。輕重失倫。都省照得至大元年正月十九日。已經奏凖聖㫖。令路府州縣達魯花赤長

官提調站赤。仰兵部行移合屬。欽依提調人馬船車鋪陣什物館舍。須令一一如法。或不測差官點視。但有不完决罪摽附。驗輕重黜降。 又于忠

信陳言隨處軍站出鞍馬。俻物力服役於千萬里之外。其民良苦。今外路進納鷹鶻者。乘驛馬食官禄。又如西番河西髙麗動以赴上拜見為辭。遣

使馳驛不下百餘疋。八其間裝駝已物。以營𥝠利。每馬所負或二百斤。損斃之故若此。今後莫若除送獻海青人員外。其餘進納諸王公主駙馬鷹鷂

之人。自俻脚力致之。若西番等使違法。將物脫脫禾孫。管站提領知而不舉。許本管站户赴省陳告。於没官錢物内一半付告人充賞。似望官民便

益。兵部議得所言事理。擬合欽依累降詔㫖。禁治相應。呈奉省凖。 閏七月十九日。兵部呈近奉省箚各處水站安置年深。除差官馳驛從宜拯治

外。照得通州至臨清水驛。近者二百里。逺則三百里。過會通河以至揚州。不過七八十里。使臣徃來。止經一站。則換舟其綱運官物。必越三四站方

至交換之所。卒無。見在站船。未免又過數程。有旬月不得回者。以此各處滯積官物。接運愆期。合今已委官取勘各站船。分别遞運船料例梢水人

丁數目。逐一點視。若有不完。即令補置。仍責有司設法關防。母致似前關悞。具呈照詳。都省凖擬行移。已委官及各路提調官。依上施行。 又都省

復奉聖㫖。復立通政院管領達達站赤。 八月五日兵部呈。大都至上都站赤。每歲車駕行幸。諸王百官徃復給驛頻繁。與外郡不同。除設驛令丞

外設提領三員。司吏三名。腹裏路分衝要水陸站赤。設提領二員。司吏二名其餘閑慢驛。分止設提領一員司吏一名。如無驛令量擬提領二員。每

一百户設一百户一名。從拘該路府州縣。提調正官於站户内選用三歲為滿。將濫設官吏頭目人等。盡行革去。據行省所轄站赤。令各省依上選

保相應。都省凖擬施行。。九月陝西行臺監察御史𡊮承事呈。甘肅等處驛路。係西邊重鎮。定西會州平凉涇邠通驛。臨洮土番東西徃來之使。日

逐起馬不下百疋。晝夜未嘗少息。常見鋪馬不敷。停留使客。或有非法選馬棰詈站赤。及州縣官吏站户被害。鬻産破家。賣及子女。誠可哀憫。徃者

經由寧州慶陽站赤。自環州至寧夏萌井站。以至永昌道路。盡皆沙漠。遥逺艱阻四無人煙。驛使自負首思露宿野食馬乏芻粟。如此奔馳數日。是

致人瘦馬斃。又許速都雙松等驛俱是䝉古河西人户當站。所致闕少馬疋祗應站官人等避匿。使者徃徃停滯。蓋因直隷永昌王傳提調。因循苟

且夫於拯治。今後乞减省起彂鋪馬。將許速都等䝉古站赤。責今所屬總管府提調增置寧夏站赤。命通政院常加整治。誠為官民便益。事省部議

得定額給驛提調整點之事累奉詔㫖施行。今據前言擬合常加檢察。仍於河南陝西甘肅行省。及腹裏懷孟河中府東勝州等處。黄河渡口提調

止截母致泛濫。其許速都雙松等驛。令王傳與永昌路達魯花赤總管提調。從新整治其路逺增設站赤等事。未經行省。議擬移諮各省。依上施行。

十月十四日。樞宻院據東平路路諸軍奥魯總管府言。見奉江浙行省差官馳驛前來各路取彂至大四年。鎮守福州路毫州萬户府軍人封裝

鈔定即欲應副鋪馬。郤緣欽奉詔書節該諸賫物為驗者。無得給馬。誠恐差池看詳軍人封裝鈔定。所以供給衣襖急用之物。若使有司應副脚力。

中間差池展轉擾民。耽悞軍需。合無以鈔為則。五十斤之上。至一百斤。應副鋪馬一疋馳運。五十斤之下令差來官順附前去。實為官民兩便。乞明

降事。知院月魯鐵木兒。同知樞宻院事鐵木兒脫買驢等。奏凖聖㫖。依上施行。既而陝西行省。赤言安西路追到四川省軍人封裝。依例應副鋪馬。

省部議得軍人封裝各處竹省差人催取。既有欽賫聖㫖。據駝鈔鋪馬擬合欽依應副施行。 二十三日御史臺奏。監察御史自各省來沿路經過

驛傳得站户之言。謂皇帝登寳位罷進鷹犬希罕物貸革通政院而任兵部。比之前時使馬少肥。户亦獲安已後若不更改。止令兵部管領。則吾曹

感恩永得安寧。臣等不敢不聞上曰言之是矣。只依已定之法行之又奏監察呈說各站徃來西番僧人尚多。伏望憐憫站户。令宣政院及西番官

府凢此徃來者。研究分揀。果有德竹僧人則來。餘者禁止。馬上囊棗毋今過重。省惜鋪馬之力。誠為便益。奉聖㫖凖 十一月十一日。中書省奏今

春拘收各衙門鋪馬聖㫖時中政院亦已拘收。奏凖别寫與之。乃者脫脫木兒等。傳皇后懿㫖。謂在前中政院給與四十道。今還依數與之。或减元

數取裁。奉聖㫖寫與二十道者。 是月中書兵部照得諸官府凢遇遣使赴部給彂鋪馬。合詳緩急之冝。於䝉古字别里哥文字上以漢字書其正

從及兀刺赤人數然後彂遺。今腹裏竹省諸官司所給差箚前路關文多以從作正摽寫兀刺赤。在外似此監給鋪馬若不拯治惟恐害於站赤。擬

合移文行省及腹裏諸官府今後事當遣使。須於差箚上明書正從及兀刺赤人數。不惟革去泛濫之弊亦可省惜官錢。優䘏站赤。都省凖擬依上

施行 又中書兵部照擬今後進賀表箋各道廉訪司如舊例腹裏路分差官馳驛赴都。其餘司屬及隷省部官司附納各路來上行省宣慰司。都

元帥府宣撫司轉運司各路總管府五品已上官司止赴所隷行省總府通行類咨差人馳驛赴中書省樞宻院呈㫖。不許别行給驛。都省凖擬。遍

行各處照會施行。 十二月江浙行省俻衢州路總管米嘉議言鎮守軍官。每取封裝貯以荆笥。中間多附已物壓損鋪馬。乞以站船脚力應付便

益。省部議得今後凢取軍人封裝者。令各路正官權其斤重。用印關防。依例應付鋪馬。脫脫禾孫嚴加檢察。若有附帶物貸没而罪之。行移合屬依

上施行。 是月御史臺奏。薛禪皇帝在位時。御史臺行臺廉訪司官之任二千里之外者。驗品秩給驛。今乞照依舊制就於啓行之處給與鋪馬。奉

聖㫖凖。本臺呈省送兵部。欽依施行。 仁宗皇慶元年二月十一日。中書兵部照擬至元二十八年三月四日。奏凖聖㫖各處來使省給鋪馬斟酌

令去。又二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都省定擬减定逺方之任官員鋪馬數目。如通河路給以站船。非水站則自俻脚力。至河間真定。然後官為應付

鋪馬。今内外諸司差使浩繁。京畿站赤難於供給。合遵舊制减定數目施行。都省凖呈。 一品元定八疋。今擬五疋。 正從二品。元定六疋五疋。今

擬四疋 三品四品。元定四疋三疋。今擬三足。 五品已下。元定三疋二疋。今擬二疋。 是月中書省凖四川行省言。舊制任回官員。水程給船。陸

途應付長行馬芻粟。今改前制以人夫脚力送之。差及百姓不便。請依舊制應副。又江浙行省諮任回官員每船一隻。陸路更給站轎一乘。人夫二

名。今二品與巡尉人員。一體得船一隻。尊卑失序。擬合欽依已定品給應付相應。湖廣行省又言八番順元等處。任回及身故官員家屬相離大都

七十餘里。若與河南腹裏官員一體自俻物力優苦不侔。又據御史臺俻各道廉訪司言。雲南福建兩廣等處赴任官員。歷涉險阻。度越荒僻。及至

任滿或身故者。家屬徃徃無力回還。合無欽依先奉聖㫖應付站船。庶不負朝廷優䘏逺臣之意。各言如此。送據兵部照到至元二十五年二月十

三日。都省奏凖聖㫖定擬應付福建任回官飲食常行馬疋芻粟之制。三品以上。正。從不過五人。馬五疋。四品五品正從不過四人。馬四疋。六品至

九品正。從不過三人。馬三疋。又元貞二年七月八日。奏凖聖㫖定擬應付雲南福建任回及身故官家屬站船之制。一品二品船三隻。三品至五品

船二隻。六品至九品令譯史宣使等船一隻。今來參詳逺方任回官員。及身故家屬。合依前制。陸路應付長行馬疋芻粟。水路站船出還本貫相應。

都省凖擬施行。 又兵部議擬各處差官押運諸物。如站船未得交換。止於輳集要津。或州府都會處存止。仍恣行省。今後量程貴限須要依期赴

都不許蹉打船隻。行下合屬禁約。都省凖擬施行。 又禮部呈何元閏陳言。諸有司惿調站赤錢糧圍岸水利打捕急遞鋪道路橋梁等事。徃徃委

付子弟吏卒無役之人。不時計點侵漁為害。今後理合禁止令各官親治為便省部議得隨處站赤。及諸庶物例。合職官親行提調。若差無役之輩。

不時計點求取錢物。冝凖所言禁止。今後關會總司公同連署躬親計點相應。遍下合屬依上施行。 又大都路驛言。近起馬遞送土番宣慰司使

臣監藏兀即等至良鄉驛。所發駝馱鋪馬四疋。俱約重二百斤。及其回程腰脊損傷。至今不能當役。今後如遇僧人出。使西土。合令當該脫脫禾孫

與宣政院官眼同監視權其駝馱斤重。方許起馬。庶幾便益。省都議得分揀西番給驛禁約駝馱過制。已經奏凖聖㫖。行移宣政院及諸有司欽遵

訖。今據前言。可照已今事理施行。三月七日。河東山西道宣慰司。俻冀寧路申。諸王鈇木兒不花差曲里麥思等二人。乘驛径赴忻州等處開讀

令㫖和買湯羊。初無坐到數目。止從差人多寡為則。情弊難明。又不見各投下境内買物給驛通例。乞定擬遵守事。兵部參詳。今後如遇本位下合

用湯羊。從王傳官明白開寫數目。移文本處總司下合屬依例兩平收買。既不出境不須給驛。都省凖擬就行合屬依上施行。 十月通政院奏。在

先除軍情外。其餘不急軍上來使令太師月赤察兒分揀經由和林之使令丞相答刺海分揀。今朝廷遣。使出外不急者。乞令臣等分揀軍上來使

令迭里哥不花鈇木兒不花忽刺出等分揀。除軍情急事外。不令乘驛。奉聖㫖凖。 二十九日參議中書省事。秃魯花鐵木兒郎中欽察等奏。近者

或有官員亡故官為出殯。蓋搭路祭於百姓之家。科取諸物。至甚搔擾復令鋪馬逓送靈櫬者有之。似此理宜革罷。奉聖㫖是也。今後此等皆令住

罷。勿得再行。都省欽依施行。 五月十三日中書省奏。去年罷通政院。時以失兒苦魯迤北䝉古站赤。令和林省掌領近南者。上都留守司領之。既

而復立通政院。管領䝉古站赤漢地者隷于兵部。皇帝行幸上都。諸王駙馬使客。䝉古兀魯思各千户及軍上。使臣來者。乞令通政院應辦宿食之

事以鋪馬屬之。兵部掌管。奉聖㫖從之。是月中書兵部照議近據監察御史言。寳鷄鳳等處令人户顧賃脚力。應付雲南四川之任等官。又雲南

右丞阿忽已乘鋪馬復需車力。每輛令百姓出馬十疋。陜西行省平章哈剌孫之任。該起正馬九疋。兀剌赤三疋。多起馬二十四疋。雲南四川之任

官員。從大都應付站車至安西興平分道。别無更換科取於民。每車一輛用馬八疋。或驢一十六頭。擾民不便。自重慶元年二月為始。四川廉訪使

夾谷之任。援鞏昌總帥府達魯花赤闊闊木例。於都省請給站車一輛。又節次應付之任站車不一。以此參詳雲南甘肅四川之任官給驛已定品

秩之制。所據裝載行李家屬車輛。别無定到通例。中間品職不同。多寡無定。本部何以遵守。况兼此事。又似泛濫。將恐害於站赤。深為未便。今後擬

除行省平章應付站車二輛。左右丞參政一輛。餘官皆是外任。不須應付。呈奉省凖依上施行 六月良鄉縣提調站赤達魯花赤迷里火者等言。

至大四年十月七日。有陜西四川甘肅行省駝運鈔本。用鋪馬一百二十五疋。為馬數不敷。於押運官處禀說用馬七疋賃車七輛。拽車用馬四十

九疋。通計五十六疋。逓運前去。省减鋪馬六十九疋。皇慶元年四月二日。甘肅省和糴糧鈔三運。每運用馬六十三疋。回馬二十一疋。計八十四疋。

欲行前策不果。到將鋪馬損傷。今後裝運鈔本。若容依前用馬一疋。顧車一輛。載鈔一十五馱。用拽車馬六疋。每運可用馬二十八匹。省减馬五十

二疋實為官民便益。省部凖擬行移合屬依上施行。事若急速。不拘此例。八月十六日監察御史哈散沙奏。回回地界取駱駝西馬騾子虎豹藥

物之人無非徼功幸賞。乘驛美食。而行買賣之𥝠。冝罷此等。勿令前去。又自彼方貢獻虎豹等物赴上。至此給馬館榖。有逗遛一二年不去者。合亟

返之奉㫖若曰。題說甚善。來者速遣回。此間亦無令人去。 是月中書省凖陜西行省諮。奉元路脫脫禾孫呈。亦都護髙昌王位下差都事雷澤宣

使朶兒只二人。起馬二疋。賫本位下王傳差箚前去大都進賀表章。若便應付慮恐差池。送兵部議得今後出使人員。如無欽賫御寳聖㫖圓牌。毋

得給馬都省凖呈。 九月十五日。兵部尚書脫忽䚟奏。昨日寬徹院。使及阿魯傳㫖兀曾兀䚟探寳骨殖無力出殯。今省部斟酌給驛。緣今春省官

奏言整治站赤已嘗奉㫖禁止鋪馬出送靈襯可否取裁。奉聖㫖毋與之。今後似此去送靈襯諸人皆不得給鋪馬。朕雖令與。卿亦回奏可也。 十

一月十八日。中書省奏樞宻院官鐵木兒不花言所隷軍士至脫火赤之地凢三十站。每站俻騸馬二百疋。牝馬五十疋。首思羊二百口。賬房二十。

陳設之物不等皆軍人之物力也。其始以民户立站首思。並降官錢。今軍站之役皆自己出。安有不困乏者乞令軍人出俻當站馬疋。其餘首思羊

二百口。及陳設什物依百姓例攴與官錢臣等議當存䘏。官為應付鋪陳以彼方抽分羊肉。每站各攴二百口充首思。更或不敷。從此給錢令行省

買與之又奏去年西面川兩接界地。今軍當站至甚貧乏徃者軍站各别乃䝉立站赤之役。已嘗遣使至甘肅行省督令追復元户。有闕則僉補百

姓未見回報。今諸王寬徹暨司徒闊闊出太傅鈇哥塔失鈇木兒知院等。會議川地東西兩界所置驛站。預冝斟酌給錢買與馬駝。仍於近境官羊

内攴撥供應。以濟軍站物力儘用之外。或遇諸王駙馬。及使臣徃來數多鋪馬不足。則令附近軍人增置。至於闕役䝉古站户從行省。與諸王南忽

里寬徹委官追收以復初役。至日具奏。上悉從之。 是月江浙湖廣行省言。本省凢起運諸物。每運乘船七十八艘經涉江河。更換盤載。必用人户

徃來管視設如所委人員在途病患。失於照應。事係利害。比之甘肅雲南四川和林行省事體不同。今後押運諸物人員請量給鋪馬二疋。似為便

益。都省議得江浙江西湖廣河南陝西等處。行省公差宣使押運官物赴都斟酌所運物色獨員不能照略者。許給從人鋪馬一疋。其餘使臣依舊

例應付施行。 十二月二十八日。中書省奏諸王公主駙馬各官投下。先為撥與江南田地有請給驛徵收子粒者已嘗奏凖禁止之。今忽勝海妃

子之女。班丹公主。亦欲差人江南催租。將元降付鋪馬聖㫖來請給驛。似此𥝠務。恐違治體乞禁止。仍拘收所執鋪馬聖㫖。奉㫖皆今拘收者。 是

年中書兵部。照議雲南四川之任回還官員脚力不便事。今後照依行省官之任車輛通例。如遇不通站車去處。所在官司驗各官實有家口行李

斤重。每車一輛和顧驢六疋。如無以馬四疋更接遞運。仍約束禁治多餘取與科擾。就令監察御史廉訪司官嚴加紏治。如䝉箚付御史臺移諮四

川雲南陜西行省。照會相應。都省議得雲南四川行省之任官員鋪馬。已有定數。合得脚力車輛。除設置站車去處依例應副。如遇山路不通。所在

站赤。每車一輛。例給鋪馬四疋。餘凖部擬施行。 二年正月十五日。參議中書省事不花。特奉聖㫖。朕采郭完者篤之言謂徃來使臣。棰撻站赤。其

民良苦。中書其移文整治。毋令站赤被害。欽此省部移諮行省。及下宣慰司各出文牓曉諭出使人員。毋得輙將管站官吏人等。非理笞撻。管站之

人。亦不得因而怠慢失悮鋪馬首思。違者究治。 二十六年。知樞宻院也先鐵木兒等奏。福山海牙新除雲南萬户。自都至雲南一萬餘里。乞依管

民官赴任例。三千里外軍官亦與鋪馬。奉聖㫖。卿等言是矣。軍官比民官尤為辛苦。可諭省官但是軍官赴任。依例給馬。 是月和林總管府推官

張奉訓母喪丁憂。本省已經斟酌應付脚力外。兵部議得嶺北和林。乃邊逺酷寒重地。别無旅館險阻艱辛。不可勝言。特與他方不同。除張推官起

彂去訖。今後本省及所屬官員親喪丁憂。即係以理去官。若令自俻脚力出還中原。跋涉良苦。量擬應副站車一輛。都省凖擬依上施行。 四月七

日御史臺奏。陜西行臺諮前者奏奉聖㫖。增設監察御史四員。察院書吏四名。其差遣鋪馬聖㫖。合增八道。計馬二十疋。臣等以為既增監察書吏。

鋪馬。亦宜增給。奉聖㫖。可增與之。 二十一日中書省奏。樞宻院言軍官之任。請依民官例給驛。兵部謂各處鎮守軍官。承襲父兄職事。初無應付

鋪馬定例。難同流官之任。奉聖㫖。如兵部所擬軍官之任。不得給驛。 二十九日。御史臺奏中書省總領百司御史臺扶持衆務。在前為省臣等。不

達此意。惟圖沮抑臺察使不得行其政。謂如阿合馬桑哥阿忽䚟三寳奴等。專權擅政是也。今聖天子在上。幸無似此之人。乘此之際。臺察之政有

不便者。合更新之。使政行事治。百姓乂安。前者有㫖令臣於中書省議事。臣嘗言三事窒礙臺察者。其一風憲用人。多是清苦無力之士。赴任之間。

相去二千里以上者。許給驛。雖少百里不及即不得給。是故困滯莫前。各處常是闕官。不能扶助政事且亡金一小國耳。其委付臺察官員。不以逺

近皆與驛馬盖以其司存於國於民有益故也乞自今後臺察之任官員不以逺近徃回咸許給驛。奉聖㫖凖六月七日御史臺又奏臺察之任

官員。徃回咸許給驛。其始行則從此給降起馬聖㫖到任之時。仍復繳回。設如任滿得代。及有事合赴闕庭者不可於此再給乞令賫照各官所受

宣勑為之憑驗。所司依元去驛馬數目。給據應付。似為便益。奉聖㫖凖。二十二日中書省奏。諸王妃子公主駙馬。及千户各枝人負有事奏言。輙

起鋪馬或乘已馬前來大都。害於站赤。縻費芻粟。乞照在前之例諸有事奏言者。以夏月草青之時令至上都。奉㫖凖且曰。若不奏知。勿令輙入大

都都省欽依施行 是月江浙行省諮福建宣慰司言。庶官致仕者。寄食逺方風土異宜懷歸無力比之任回身故官員家屬。亦合一體優䘏應付

脚力省都參詳任回。及身故官員家屬。已有定例其逺方从理致仕官員。擬同一體應付脚力照會各處依上施行。九月中書省奉㫖扎刺兒台

昌童已死可戡酌應付鋪馬。送至其地欽此。尚書脫火𦩅員外郎闊闊出奏曰。扎刺兒台昌童之死上命給驛送之。曩者嘗奉㫖似此逓送骨殖者。

勿與鋪馬。今昌童乃老臣也。何以處之。上曰然。則勿與是也。都省可移文諸官府今後不以何人但送骨殖者。勿得給驛欽依遍行訖。 十月十四

日中書省奏近年以來。諸王位下使臣。初無給驛定額。每起一百疋之上。沿途站赤困乏到部蠹費錢糧臣等曾議於脫火赤八秃兒寬徹之地。擇

廉慎人充脫脫禾孫。合賜物力津遣。今擬選拜住怯薛内扎撒孫唐兀解。充迤北脫火赤脫脫禾孫。武俻寺阿八赤。充寬徹脫脫禾孫。副之者各一

人。識會文字吏二名。鑄給印信。斟酌物力彂遣。可否取裁奉聖㫖凖。 十五日兵部呈見欽奉聖㫖印訖普賢行。願品疏抄科經文。分散諸路使者。

合起鋪馬五十一疋。照得别無欽賫起馬聖㫖。呈省給降都省照擬至大四年三月十八日。欽奉詔書拘收應有執把聖㫖令㫖。諸賫物為驗者。母

得給馬。不應差使營幹已𥝠。罪及給寫判署正官。欽此自至大四年十月。至皇慶二年七月。功德使司及提調印經官。節次遣使送經計四十五起。

給馬二百七十八疋。載經站車一百七十六輛。事誠冗濫今次所差人員。多因探家營𥝠初非公選。必致擾亂。僧俗侵損。站赤合令各處回使就便

押經俵散。不惟省减鋪馬首思。抑且僧俗無擾。今後上命布施經文。從提調官照斟所指去處關彂合干部分。呈省依上彂落便益。於十九日奏凖

聖㫖。依上施行。 二十三日中書省奏。唐兀解阿八赤等。各充脫火赤寬徹地脫脫禾孫之職。前去所據起彂物力。唐兀解阿八赤。各與鈔四百定。

其副二人。各與鈔三百錠。吏四人各與鈔二百錠。衣服番皮弓箭鞍轡家屬口糧。斟酌津遣。預借一年俸鈔。鑄給從三品都脫脫禾孫印信宣命。仍。

給鋪馬聖㫖。每一人一疋二道。二疋二道。奉聖㫖凖。 是月朵䚟秃堅不花奏。臣自五臺徃復。據站户告言嘗有。使臣四五輩。白日過站食訖首思

羊。世祖皇帝聖㫖。使臣白日經行飲以馬湩解渴。夜宿則給首思。似此若何。奉㫖若曰。可依薛禪皇帝已降聖㫖定例。言於中書省施行。且令通政

院整治之。若不遵行。乃通政院官怠慢之罪。 十一月浙江省諮會福院為玉山普安寺。大護國仁王寺。闕少供具。本院官安普就杭州給價。令兩

浙都運朵兒只置買奏啓。聖㫖皇太后懿㫖。令江浙行省應付站船逓運會福院逕諮本省及朵兒只呈。索逓運船三十隻。本省照擬為會福院。不

經都省。径直行移。於例未應。若候移文諮會。緣奉上命成造物件。應副船隻事意。會福院差官守候起運。除下杭州路會計物數應副外。其事于繫

站赤通例。又有續起船數移諮照詳回示都省。照得皇慶二年九月三日。奏凖聖㫖。但是干礙省都公事。毋得径直移文各處。今普安等寺。供具什

物。既奉上命成造起運赴都。别難議擬。所據會福院不經省部。径諮行省應付站船一節。若便取問。郤係奏凖已前事理。下兵部就行會福院照會

施行。 十二月嶺北行省檢校官李廷玉母䘮丁憂。本省應副鋪馬一疋。站車一輛。兵部照議嶺北省。及所屬官員親喪丁憂。例合應副站車一輛。

中間品級尊卑不分。今來參詳。合無比依至元二十五年。元貞元年。奏凖福建雲南任回官員品級站船定例。一品二品車三輛。三品至五品車二

輛。六品至九品令譯史通事人等車一輛。應付回還。其任回官亦從此例。似為便益。據李廷玉丁憂。脚力不應濫給鋪馬事已徃矣。今後若復似前

違錯。當該首領官吏。取招議罪相應。都省凖擬下兵部依上施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