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詩派小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西詩派小序
作者:劉克莊 宋

   山谷

國初詩人,如潘閬、魏野,規規晚唐格調,寸步不敢走作。楊、劉則又專為崑體,故優人有尋扯義山之誚。蘇、梅二子,稍變以平淡豪俊,而和之者尚寡。至六一、坡公,巍然為大家數,學者宗焉。然二公亦各極其天才筆力之所至而已,非必鍛鍊勤苦而成也。豫章稍後出,會萃百家句律之長,究極歷代體製之變,蒐獵奇書,穿穴異聞,作為古律,自成一家,雖隻字半句不輕出,遂為本朝詩家宗袓,在禪學中比得達磨,不易之論也。其《內集》詩尤善,信乎其自編者。頃見趙履常極宗師之,近時詩人惟趙得豫章之意,有絕似之者。

後山

後山樹立甚高,其議論不以一字假借人,然自言其詩師豫章公。或曰:「黃、陳齊名,何師之有?」余曰:「射較一鏃,弈角一著,惟詩亦然。後山地位去豫章不遠,故能師之。若同時秦、晁諸人,則不能為此言矣。此惟深於詩者知之。文師南豐,詩師豫章,二師皆極天下之本色,故後山詩文高妙一世。然〈題太白畫像〉云:『江西勝士與長吟,後來不憂身陸沈。』勝士謂饒德操也。按德操此詩去手污吾足之作,大爭地位,太白非德操,遂陸沈耶?似非篤論。」

韓子蒼

子蒼蜀人。學出蘇氏,與豫章不相接。呂公強之入派,子蒼殊不樂。其詩有磨淬翦截之功,終身改竄不已,有已寫寄人數年,而追取更易一兩字者,故所作少而善。

徐師川

豫章之甥,然自為一家,不似渭陽,高自標樹,藐視一世。同時諸人,多推下之,然集中不能皆善。舊傳豫章見師川〈雙廟〉詩,勉諸洪進步,今〈雙廟〉詩不存,則其詩零落亦多矣。師川在靖康中,朝列有改名避偽楚諱者,師川名婢曰昌奴,朝士至則呼之,以名節自任,故其詩云:「直道庶幾師柳下,不應四海獨詩名。」可謂實錄。諸人所以推下之者,蓋不獨以其詩也。

潘邠老

東坡、文潛先後謫黃州,皆與邠老游,其詩自云師老杜,然有空意無實力。余舊讀之,病其深蕪。後見夏均父讀邠老詩,亦有深蕪之評。

三洪

三洪與徐師川,皆豫章之甥。龜父警句,往往前人所未道,然早卒,惜不多見。駒父詩尤工,初與龜父游梅仙觀,龜父有詩,卒章云:「願為龍鱗嬰,勿學蟬骨蛻。」是以直節期乃弟矣。駒父後居上坡,晚節不終,不特有愧於舅氏,亦有愧於長君也。玉父南渡後,為少蓬,聞師川召,有〈懷駒父〉詩云:「欣逢白鶴歸華表,更想黃龍出羽淵。」然師川卒不能返駒父於鯨波之外,玉父愛兄之道至矣,余讀而悲之。

夏均父

均父集中,如擬陶、韋五言,亹亹逼真,律詩用事琢句,超出繩墨,言近旨遠,可以諷味,蓋用功於詩,而非所謂無意於文之文也。然竦之諸孫,故其詩云:「堂堂文莊公,事業何崢嶸。」孟子曰:「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均父欲改之乎?其志亦可悲已。

二謝

呂紫微評無逸詩似康樂,幼槃詩似玄暉。按康樂一字百鍊乃出冶,玄暉尤麗密。無逸輕快有餘而欠工緻,幼槃差苦思,其合玄暉者亦少。然弟兄在政、宣間,科舉之外,有歧路可進身,韓子蒼諸人,或自鬻其技至貴顯,二謝乃老死布衣,其高節亦不可及。

二林

二林詩極少,曾端伯作〈高隱小傳〉,云有詩文百二十卷,今所存十無一二。兄弟皆隱君子,不但以詩重。

晁叔用

喻汝礪作〈具茨集序〉云:「予曩遊都城,與晁用道為同門生。後三十六年,識公武於涪陵,不知為用道子也。一日來謁,曰:『先公平生論著,自丙午之亂,存者特歌詩二百許篇,敢丐先生一言以發之。』又出其家譜牒,乃知其先君名沖之,字叔用,世所謂具茨先生者也。予聳然曰:『是吾用道耶!第今字叔用為小異耳。』方紹聖初,天下偉異豪爽絕特之士,離讒放逐,晁氏群從,多在黨中,叔用於是飄然遺形,逝而去之,宅幽阜蔭茂林於具茨之下,世之網羅,不得而嬰也。暨朝廷諸公謀欲起之,乃復任心獨往,高挹而不顧,世之榮利,不得而羈也。至於疾革,乃取平生所著書,聚而焚之,曰:『是不足以成吾名。』世之言語文章,不得而污也。然則吾叔用所以傳於後世者,果於詩乎?顧其胸中必有含章內奧,而深於道者矣。宋興,至咸平、景德中,儒學文章之盛,不歸之平棘宋氏,則屬之清豐晁氏。二氏者,天下甲門也。文元公事章聖皇帝二十年,當是時,甄明舊儀,緒正禮樂,一時詔令,皆出其手,於是朝廷典章法度之事,非六籍之英,則三代之器也。迨其子文莊公繼踐西省,時文元公方請老家居也。宋宣獻謂世掌書命者,惟唐新昌楊氏及見其子,而晁氏繼之。叔用以文莊為曾大父,以文元公為高袓,家藏至二萬卷,故其子孫焠掌勵志,錯綜而藻繢之,皆以文學顯名。予嘗從叔用商近朝人物,嘉言善行,朝章國典,禮文損益,靡不貫洽,以詩鳴者,豈叔用之志也哉!雖然,叔用既已油然棲志於林澗曠遠之中,遇事寫物,形於興屬,淵雅疏亮,未嘗為悽怨危憤激烈愁苦之音,其於晦明消長用舍得失之際,未嘗不安而樂之也。嗚呼,所謂含章內奧而深於道者非耶!秦、漢以來,士有抱奇懷能,留落不遇,往往燥心污筆,有怨誹憤悷沈抑之思,氣候急刻,不能閑退,古之詞人皆是也。太史公作〈賈誼傳〉,蓋以屈原配之,又裁錄其二賦焉。至誼論三代之陶世振俗,固結天下之具,與夫秦之所以暴興棘亡,斬艾天下之術,則遷有所不錄。豈謂誼一不平於其中,遂哀怨壹鬱,泣涕以死,借使文帝盡用其言,誼亦安能有所建立於天下乎?惟深於道者,遁於世而不怨,發於詞而不怒,君子是以知其必能有為於世者也。吾於叔用豈直以詩人命之哉!」此序筆力浩大,與叔用之詩相稱。余讀叔用詩,見其意度宏闊,氣力寬餘,一洗詩人窮餓酸辛之態。其律詩云:「不擬伊優陪殿下,相隨于蒍過樓前。」亂離後追書承平事,未有悲哀警策於此句者。晁氏家世貴顯,而叔用不宜於此時陪伊優之列,而甘隨于蒍之後,可謂賢矣。它作皆激烈慷概,南渡後放翁可以繼之。

汪信民

呂滎陽居符離,信民為教官,從滎陽學,故紫微公尤推尊信民。其詩云:「富貴空中華,文章木上癭。要知真實地,惟有華嚴境。」蓋呂氏家世本喜談禪,而紫微與信民皆尚禪學。

李商老

公擇尚書家子弟也,東坡、山谷、文潛諸公皆與往還,頗博覽強記,然詩體拘狹少變化。

三僧

三僧中,如璧詩輕快似謝無逸,亦欠工;祖可□讀書,詩料多無蔬筍氣,僧中一角麟也;善權與可相上下。

高子勉

親見山谷,經指授。記覽多,如〈麥城〉詩押險韻,略無窘態。集中健語層出,紫微公乃以殿諸人何也?可升。

江子之

子我弟也。子我詩多而工,舍兄而取弟,亦不可曉。豈子我自為家,不肯入社,如韓子蒼耶?

李希聲

與徐師川、潘邠老諸人同時。

揚信祖

「吏道官官惡,田家事事賢」,唐人得意語也。

呂紫微

紫微公作〈夏均父集序〉云:「學詩當識活法。所謂活法者,規矩備具而能出於規矩之外,變化不測而亦不背於規矩也。是道也,蓋有定法而無定法,無定法而有定法,如是者則可以與語活法矣。謝玄暉有言:『好詩流轉圜美如彈丸。』此真活法也。近世惟豫章黃公首變前作之弊,而後學者知所趣向,畢精盡知,左規右矩,庶幾至於變化不測。然予區區淺末之論,皆漢、魏以來有意於文者之法,而非無意於文者之法也。子曰:『興於《詩》。』又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今之為詩者,讀之果可以使人興起其為善之心乎,果可以使人興觀群怨乎,果可以使之知事父事君而能識鳥獸草木之名之理乎?為之而不能使人如是,則如勿作。吾友夏均父賢而有文章,其於詩,蓋得所謂規矩備具而出於規矩之外變化不測者。後更多從先生長者游,聞聖人之所以言詩者,而得其要妙,所謂無意於文之文而非有意於文之文也。」余嘗以為此序天下之至言也。然均父所作,似未能然,往往紫微父自道耳。所引謝宣城「好詩流轉圜美如彈丸」之語,余以宣城詩考之,如錦工機錦,玉人琢玉,極天下巧妙。窮巧極妙,然後能流轉圜美,近時學者,往往誤認彈丸之喻而趨於易,故放翁詩云:「彈丸之論方誤人。」又朱文公云:「紫微論詩,欲字字響,其晚年詩多啞了。」然則欲知紫微詩者,以〈均父集序〉觀之,則知彈丸之語,非主於易,又以文公之語驗之,則所謂字字響者,果不可以退惰矣。

〈總序〉

呂紫微作《江西宗派》,自山谷而下,凡二十六人,內何人表顒、潘仲達大觀有姓名而無詩,詩存者凡二十四家。王直方詩絕少,無可采。餘二十三家,部帙稍多,今取其全篇佳者,或一聯一句可諷詠者,或對偶工者,各著於編,以便觀覽。派中如陳後山彭城人,韓子蒼陵陽人,幡邠老黃州人,夏均父、二林蘄人,晁叔用、江子之開封人,李商老南康人,祖可京口人,高子勉京西人,非皆江西人也。同時如曾文清乃贛人,又與紫微公以詩往還,而不入派,不知紫微去取之意云何,惜當日無人以此叩之。後來誠齋出,真得所謂活法,所謂流轉圜美如彈丸者,恨紫微公不及見耳。派詩舊本,以東萊居後山上,非也。今以繼宗派,庶幾不失紫微公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