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北偶談/卷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一 池北偶談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銀瓦寺古鏡

謝郎中方山(重輝)言:明末德州修河堤,於銀瓦寺前地中得古鏡一,規制甚小,照見隔城樓閣塔寺、人物往來,纖毫畢具。寺僧深匿之,今亡。

◎短人

田少司寇漪亭(雯)言:德州兵器庫,自明季扃鐍久。順治初,有司開視之,於室奧壁下見一短人,身才尺許,形如老翁,遍體有毛,左膝長跪,左手垂而拳,右足履地,右肘拊膝,而手承頤,須發皓白,攢眉閉目,若悲苦之狀。頃之雷電繞屋,失所在。

◎嶗山道士

嶗山又名勞山,在即墨界,山中多一二百歲人。有高密張生者,讀書道觀。觀有老道士,形貌怪醜,執樵蘇之役,張意忽之。一日買二牛,其家去山百里餘,若無人遣送,方躊躇頃,道士忽謂張曰:“君似有所思,得勿以牛故耶?吾為君送之。”張異其言,逡巡已失牛。比歸,問家人,曰:“某日某時,有道人送二牛至。”憶其時正立談頃也。自是知非常人,頗禮之。又一日,張為其徒說《周易》,道人從窗外聽之,呼曰:“君所述皆俗說。”試叩之,名理出人意表。生授其學,遂以說《易》擅東方。一日薄暮,大雷雨震電,張閉門,從窗隙中見天神數百輩,圍繞道士房,如作禮狀,驚愕不敢喘息。比達曙,雨止,開門視之,道士門已反鐍,寂無人矣。是夜,山中道觀數十百處皆見道士焉。

◎宋孝廉數學

雲間宋孝廉幼清(懋澄),副都御史直方(征輿)父也,精數學。直方生時,預書一紙,緘付夫人曰:“是子中進士後,乃啟視之。”至順治四年丁亥,捷南宮,開前緘,有一行字雲:“此兒三十年後,當事新朝,官至三品,壽止五十。”後果於康熙丙午,以宗人府丞遷副都御史,至三品;明年丁未卒官。年正五十也。又嘗與淮南白孝廉同年友善,白亦精數學。一日晨起,謂夫人曰:“今年九月某日,白兄當死。渠無子,我當渡江取別,為治後事。”遂買舟渡江。比至,白已候門,迎笑曰:“我固知兄今日必來相送。”遂閉門相對痛飲數日;至期,白無病而逝。先生為治後事畢,乃歸。歸謂夫人曰:“白兄事已完,吾明年三月,亦當逝矣!”如期而卒。宋有《九籥集》,如稗官家劉東山、杜十娘等事,皆集中所載也。

◎張谷山

張谷山,潁州人,日與小兒嬉戲,人不知其有道者也。張有表兄客薊州,一日除夕,嫂方制餛飩祀先,念夫而嘆。谷山在側曰:“嫂無憂,吾為嫂今日一至兄所,請寄餛飩為信。”潁去薊二千餘裏,日未移晷已返,雲:“適至薊,見兄亡恙。”嫂笑其妄。谷山探懷出家書及夫昔所絮衣,雲:“此豈妄耶?”自是人始驚其神異。後入武當山,不知所終。遺二陶器,盛夏盛肉不腐。此與萬回事相類,劉公<甬戈>吏部說。

◎陶松雲

陶松雲者,居吳江,自雲少時遇許旌陽謂曰:“吾弟子三十餘人,皆在下界,汝其一也。今命汝以度人為功行,汝其慎之!”常有一士夫往謁陶,求養生術。陶語人曰:“此人不久當死,安望長生。”問其故,雲:“凡人作虧心事,一事則神縮一寸。今觀此君,神才數寸耳。”竟如其言。

◎李神仙

利津李神仙者,占卜射覆多奇中。露化李吉津宮詹(呈樣)在京師,一日問李前程事,李書一聯雲:“洗耳目同高士潔,披襟不讓大王雄。”後半載,宮詹以建言流徙出關,途次永平,有一秀才迎道側,具刺自言貧苦,求資助。視其名,則高士潔也,大駭嘆。及出關,一守備王姓,素受宮詹恩,聞公至,遠來相送,因為誦前詩,及第六句,王駭曰;“雄,即某小字也。”李公太息,以為定數不爽如此。至康熙元年,詔許生還。李公一日偶舉此事語長洲尤太史展成(侗),尤又駭曰:“此詩乃某昔年戲作《論語詩》中之一也。”李今已老,尚往來燕、趙、齊、魯間。

◎洞庭神

宋牧仲(犖)言其鄉梁中翰(遂)奉使西粵時,道出洞庭,風日晴明,呼風而渡。忽雷雨驟至,雲氣晝晦,舟中人共見一神人,美須髯,戴烏紗巾,騎異獸,行水上。獸身半在波濤中,僅露頭角。後一人形貌怪偉,銜獸尾而行,其速如飛。去船里許,人獸皆漸騰上,雲雨晦冥,遂不復見。舟人以為洞庭之神也(梁,丙戌進士,後官山東提學道僉事)。

◎雷侍禦子

井研胡菊潭相國(世安),嘗說其邑雷侍禦某為縣令時,生一子,八歲而夭。後復生一子,年七八歲,一日晨睡不醒,喚久之,乃覺,自雲:適見其兄來呼,入一山,似非人境;且贈之詩雲:“三生未了塵凡業,一夕初完渾沌胎。紫竹臺前千劫盡,白羅天外百花開。”正吟末句,忽雲:“父母喚汝,可去為我致問安好也。”高念東侍郎說。

◎前知

郭學憲(諫),福山人,兵部尚書君弼先生(宗臯)曾孫。言其縣人劉某,少雲遊四方,餘二十年始歸。明末山東亂,諸郡縣皆嚴守禦,縣令召劉問休咎。劉雲:“城必無恙,守亦得,不守亦得。然某必死兵。”令笑曰:“城既無恙,汝但留城中何患。”劉曰:“數定矣,不可逃也!”遂辭去。至城西一村,村人皆避兵他徙,劉獨止不去。適有兩人避兵過之,劉指東路曰:“此去直東,凡有山林處皆可避,即途遇敵騎,毋恐,必無害。”兩人強之同行,不可,但雲:“明日覓我骸骨於村西某樹下,即兩君報我矣。疾走勿復顧。”兩人不得已,趨去,道遇鐵騎絡繹,竟免俘執。兵去,如約訪之,果死樹下矣。城亦無恙,乃告於令葬之。

◎地震

康熙戊申六月十七日戌刻,山東、江南、浙江、河南諸省,同時地大震,而山東之沂、莒、郯三州縣尤甚。郯之馬頭鎮,死傷數千人,地裂山潰,沙水湧出,水中多有魚蟹之屬。又天鼓鳴,鐘鼓自鳴。淮北沭陽人白日見一龍騰起,金鱗爛然,時方晴明無雲氣雲。

◎梁尚書

鄢陵梁尚書(廷棟)官陜西,一日,按部河州,有通官四人迎於道左。其一人望見梁公,股栗伏地。比至,稱病不謁。梁怪之,勒令出見。一見怒甚,即核其交通外彜、侵冒軍實罪狀,劾而殺之。將服刑,告人曰:“吾死固矣。吾少時至一山寺,見寺僧饒於貲,吾以計殺而掠之,今三十餘年矣。頃望見梁公之貌,宛然僧也,又一目眇,吾死固矣。”尚書從孫曰緝侍禦(熙)說。

◎劉尚書琴

鄢陵刑部尚書劉公訒,前刑書璟子也。性嗜琴,嘗蓄一蕉葉琴,其輕如蟬翼,蓋古物也。一日,晝寢初覺,見一黃衣人坐而鼓之,其聲絕妙,起視則無所睹矣。公自是琴理益精。河南亂後,失琴所在。

◎王祭酒

吾郡歷城明翰林王公敕,字雲芝,成化甲辰進士及第第三人。諸生時,讀書臥牛山寺,夜見地有火光,發之,得石匣。匣有書二冊,讀之,遂能禦風出神,知未來休咎。生平異事甚多,嘗與僧采枸杞山上,僧先下扣門,公已先在啟扃。官河南、四川督學,試日,諸生見鎖院窗廡各有一公危坐。一日見白雲一片,命騎追之,雲落地化為石,色如雪,煮食之,其甘如飴,曰:“此雲母也。”行輝縣山中,忽下輿拜曰:“丈乃在此。”令掘地,得奇石,置之百泉書院。又於道左古垣中,開視得紫石硯二枚,各有鴛鴦一只,雌雄相向。嘗雲:“地如竹篩眼,凡有異寶皆可見。”又采杞僧臨終,公問所欲,曰:“欲富貴兼之。”公曰:“但堪作一藩王耳!”朱書其背曰:“蜀王。”比王生第二子,背上隱隱有書字。尹恭簡寢疾,問之,曰:“有大鶴入室飛旋,已而颺去,公之神也。”果然。官終南國子祭酒,預知死期,怛化時,四城門皆見公羽衣鶴氅而去,如雲水道人。鄉人於良鄉道中遇鼓吹從南來,視之,乃公也。王陽明素推服之,張尚書鶴鳴為作傳。先贈司徒公生時,大父方伯贈司徒公,取公名名之。

◎民母鼻子

民母,嫡母也。見《漢》服虔註。又王伯厚《漢制考》雲:“始生子為鼻子。”

◎倉頡

倉頡祠墓,在壽光縣城西門瀕河。劉文和公(珝)縣人也,幼時讀書外塾,每往返涉水,輒有白須老人負之,久之,問何人?答曰:“我倉頡所遣送迎公者,他日富貴毋相忘。”公既貴,後謁倉頡祠,有侍者形容宛如所見,遂新其祠墓雲。

◎靖州雞鵝

靖州觀音寺,與副將某署相鄰。一日,廚人宰鵝,鵝忽飛上寺殿鴟尾。僧異之,因乞施寺中。每朝夕課誦,鵝輒上殿諦聽,日食蔬飲水而已。自順治中,至今二十餘年尚在。又明季寺有一雞,亦在佛前晨夕聽經,如是四十年化去。一夕,見夢老僧曰:“弟子已往生武岡王府,三年後,師可來一相視。”僧異其言。及期往,武岡郡王生子適三歲矣,不能言,見老僧至,忽問訊曰:“別師三載無恙乎?”僧歸,紀其事於石。有吳君者,從軍湖南,至寺親見之。蠢動俱含佛性,信然。

◎趙解元

趙浮山(作舟),登州大嵩衛人,順治甲午領解,乙未公車入京師,居汾陽館。館中廳事有武安王神像,趙居其側,偶狎一妓。其父趙翁曾官通判,裏居,放榜之夕,忽夢入一大城,有偉丈夫自委巷出,揖翁問曰:“君非趙某耶?”曰:“是也。”曰:“吾潘姓,關帝下直日功曹也。爾子本應今科高第入翰林,以近日得罪神明,奏聞上帝,且降罰矣。”頃之,鼓樂騶從駢闐而至,有神人峨冠盛服,手黃紙,功曹亟指示曰:“旨下矣,可俯伏聽之。”翁如言,竊視紙上,則大書“趙作舟”三字,以朱筆勒之。功曹曰:“君可去矣。郎君罪止罰科耳。”作舟既下第歸,入門,翁詰其故,且具述夢中所見,作舟悚然。後蹭蹬公車者二十四年,署東平州學正,康熙己未始登第,改翰林院庶吉士。親述其事如此。

◎異馬異牛

癸亥在京師,見一馬,索值千二百金,通身毛如新鵝兒黃,無一莖異,惟尾鬣獨黑。又一馬索值五百金,通身如雪,上作桃花文,紅鮮可愛。又額駙石公家一紫花牸牛,文如海棠色,施銜勒,走及奔馬,雲得之南中。

◎波斯犬

嘗於慈仁寺市見一波斯犬,高不盈尺,毛質如紫貂,聳耳尖喙短脛,以哆囉尼覆其背,雲通曉百戲,索價至五十金。亦宋太宗桃花犬之屬也。

◎梅異

宣城自本朝來,科甲久不振。康熙己未,施侍講愚山(閏章)、高檢討阮懷(詠)以辟薦,孫編修予立(卓)、茆編修楚畹(薦馨)以鼎甲,四人同時入翰林。時施園有梅,三月復開四花,其方位恰應四人所居,人以為異。梅孝廉淵公(清)繪為圖。壬戌,阮吉士(爾詢)亦入翰林。或謂宣城有文昌閣久頹廢,甫新之,五君遂相次入翰林雲(壬戌,茆卒。癸亥,施、孫相繼卒。乙丑,高卒。又不知何說也)。

◎簽驗

京師前門關帝廟簽,夙稱奇驗。予順治己亥謁選往祈,初得簽雲:“今君庚甲未亨通,且向江頭作釣翁。玉兔重生應發跡,萬人頭上逞英雄。”又雲:“玉兔重生當得意,恰如枯木再逢春。”爾時殊不解。是年十月,得揚州推官,以明年庚子春之任。在廣陵五年,以甲辰十月內遷禮部郎。所謂庚甲者,蓋合始終而言之。揚郡瀕江,故曰江頭也。然終未悟後二句所指。至庚申年八月置閏,而予以崇禎甲戌生,實在閏八月,過閏中秋四閱月,遂蒙聖恩擢拜國子祭酒。於是乃悟玉兔重生之義。諺雲:飲啄皆前定。詎不信夫?

◎名龜

麟、鳳、龜、龍,並稱四靈。漢、唐、宋已來,取龜字命名者不可勝紀。至明遂以為諱,殊不可解。惟張太嶽生時,其母夢一大龜入室,因名之曰龜。後夢神人謂泄天機,乃易名。

◎蜘蛛塔

京師城西慈慧寺,有蜘蛛塔。萬歷中,少詹南充黃公平倩(輝)書碑。平倩耽禪悅,與僧愚庵善,嘗住此寺。一日方誦《金剛經》次,一蜘蛛緣案上,向佛而俯,驅之復來。黃曰:“爾以聽經來耶?”為誦終卷,又為說情想因緣竟,蜘蛛立蛻化去。因以桑門法起塔,復書碑記其事雲。

◎義蜂冢

金山有義蜂冢。鎮江府廨有蜂一筒逸出,其王斃,群蜂相揉藉,爭死之,不下萬餘。嘉靖中,鎮江嚴同知者為立義蜂冢,徐尚書養齋(問)作《蜂冢歌》紀事雲:“群蜂勢方屯,主蜂自殘折,意氣許與成君臣,義心欲奮秋陽烈。摧軀抉股同死君,田橫門客多如雲。後人重死不重義,奉頭鼠竄何紛紛。微蟲感恩乃至爾,籲嗟萬靈不如此!金山山高江水寒,孤冢蒼茫為誰起?”《西園雜記》雲:嚴名應階。《綠雪堂雜言》雲:“在北固山,楊邃庵閣老表為義蜂冢。

◎萬孔

明成化中,萬安為相,與萬貴妃通族,為古今笑柄。然陳後主時,都官尚書孔範與孔貴嬪結為兄妹,已前此矣。乃知奸邪行事,亦有所本。

◎謝鳳

宋謝鳳,康樂之子,超宗父也。元嘉中為鄞令(今奉化縣),屢著靈異,縣人祠之。元大德十二年饑,有巨艘自南劍運米至鮚寧,聞有人招之者曰:“吾謝風也。”人賴以活。至正中,寧海賊犯境,官軍逆戰,仰見大旗飛揚,萬騎雲合,旗有“謝”字,賊駭而奔,斬獲無數。貝瓊《清江集》有謝公廟記。

◎懿徽二宗事相類

《學圃萱蘇》載:唐懿宗於苑中取石造山,崎危詰屈,有若天成。又命取終南草木植之,山禽野獸,縱其往復,造屋室如庶民家。未及半年,奇花異草,自然生滿宮殿。識者以為丘墟之象,與宋徽宗艮嶽事絕相類。

◎木晶

門人南陽李鴻,嘗贈予印章,色類ヤ檀,質如玉,上作龜紐,甚精。雲是木晶,海外產也。

◎宋諸相八字

宋人小說載蔡京八字:丁亥、壬寅、壬辰、辛亥,與東京鄭粉兒子幹支盡同。《猗覺寮雜記》:韓莊敏與吳沖卿、王禹玉同詣天祿山人卦肆,莊敏先雲己未七月初九日寅時生,禹玉午時生,天祿皆雲極貴。後俱宰相。《能改齋漫錄》載曾布八字:乙亥、丁亥、辛亥、己亥,與章惇同乙亥生,章戲呼曾為“四亥公”。又蕭註八字:癸丑、乙丑、乙丑、丁丑。王安石以辛酉十一月十二日辰時生。韓絳以辰年、辰月、辰日、辰時生。布以大觀元年八月二日卒,其弟肇以三日卒,先後才一日。京與祖某、父準皆以七月二十一日卒,三世同忌日,見《老學庵筆記》。

◎何中官

《酌中誌略》載:弘治時,中官何文鼎以壽寧侯事,忤孝宗,死後,於宮中常戛銅缸為厲。按《西園雜鈔》雲:“孝皇始甚怒,既聞文鼎言,然之,止責置南京閑住。鄭端簡公《吾學編餘》雲:文鼎素忠直,二張褰視禦帷,文鼎持大瓜簍之,幾死,泰陵竟不罪文鼎。三說皆不同,然死而為厲之說,非實錄。

◎相國孫

雲間某相國之孫某,乞米於人,歸途無力自負,覓一市傭代之,嗔其行遲,曰:“吾生相門,不能肩負,固也;汝傭也,胡為亦爾?”對曰:“吾亦某尚書孫也。”此聞諸董蒼水(俞)孝廉者。貴人子孫,不可不知。

◎宋三賢八字

富文忠公以甲辰正月二十日巳時生;蘇子容以庚申二月二十二日巳時生;王正仲以癸亥正月十一日申時生。李公擇、孫莘老相善,公擇卒以元祐五年二月二日,莘老以三日,先後才一日。俱見吳曾《漫錄》。

◎左手把筆

棗強宋中郎(師祁),康熙丁未進士,工諸體書,後知獲嘉縣,忽遘風疾,遂以左手把筆,其工不減於舊。《老學庵筆記》載陸元長、宗室不微、梁子輔,皆用左手作字,勝於右手。又趙廣以左手畫觀音大士,信有之矣。

◎故藩址

濟南德藩故宮,面南山,負百花洲,宮中泉眼以數十計,皆澄泓見底,石子如摴蒱然。青州衡藩故宮,亂後尚存望春樓及流觴曲池,上有偃蓋松,蓋數百年古物。予順治丙申飲於此,甘橘、繡球尚數十株。後丙午、丁未間,周中丞(有德)另建撫署,乃即德藩廢宮故址,移衡藩木石以構之,落成,壯麗甚,衡藩廢宮鞠為茂草矣。放翁記長安民家契券四至,有雲:某處至花萼樓,某處至含元殿者。古今皆然。

◎山無僧寺

陸放翁雲:天下名山,惟華山、青城、茅山無僧寺。吾鄉勞山亦無僧寺。明萬歷間,憨山大師建海印寺於勞山,尋為道流所訟,譴戍粵東。

◎米太仆研

米紫來翰林(漢雯)說,其大父太仆公(萬鐘)知六合縣日,蓄一古研,甚寶惜。一日渡江,沉於水,急懸重賞募善泅者下取之,百計不能得,但惋惜而已。次早將解纜,忽有紅霞起水面,其光燭天,公曰:“必吾研也。”命舟人於其下索之,研果隨手出。公大喜,賞之如格。

◎煞風景

予在江南時,目擊煞風景者四事:一、金陵桃葉渡,順治初,一縣令邵姓者建橋其上,榜曰“利濟”。一、青溪長板橋,明末為葛禮部寅亮所毀。一、焦山焦先祠,像設作冕旒如王者,旁設儀仗。一、金山築城壘,有鎮江孔知府者,曲阜聖裔也,於諸門朱書“乾坎艮震”等宇。山有裴頭陀藏金洞,孔改題曰:“開山第一洞。”每舉似人,皆為捧腹。

◎白帽子

張影繡庶常(光豸),南宮人。康熙戊午,赴順天鄉試。時其父病,意不欲往,父強之再三,乃行。是夜宿旅舍,夢有人送一白帽子令著,覺而惡之。自是每夜必夢,心悸欲歸,而父書至,言病良已,遂勉終場事。歸塗夢亦如初。抵家,父已久愈,而報人尋至,則張領解矣。是夕遂不復夢。明晨賀客群至,一客忽雲:“邑中自大司馬白公後久無冠冕者,喜君繼之。”張始恍然而悟。白公諱圭,前明正統某科解元,累官兵部尚書。

◎宮侍禦

泰州宮侍禦宗袞(夢仁),初名弘宗,久困場屋,欲更名。一夕,夢鄉前輩林會元東城(春)手書一冊予之。林公字子仁,於是更名夢仁。是科己酉,遂舉順天鄉試。明年庚戌,中會元。癸丑殿試,入翰林,改御史。

◎名字

予兄叔子(士祜)十餘歲時,在家塾,一日會食,有舉焦太史姓名為問者,或曰:“此無它,亦如魏相字弱翁之類耳。”兄在末坐遙對曰:“非也。此本《考工記·輪人》:其輻廣以為之弱。”舉坐驚嘆,以為夙慧。

◎老子

唐追尊老子為玄元皇帝。至宋政和中,崇奉道教,又詔升老子於列傳之首,別為一帙,尊《道德》為大經,禦制註解,令學者與《易》、《書》等經分習之,禁以耳、聃、伯陽命名。其為兩代尊奉如此。

◎論語讖

《論語讖》雲:孔子讀《易》,韋編三絕,鐵撾三折,漆書三滅。後世但知韋編一語,下二語遂不著。又王原叔雲:顏子讀書,鐵鏑三摧。《風俗通古今註》雲:趙高用事,獻蒲為脯,指鹿為馬。鄭康成《禮器註》:趙高欲作亂,以青為黑,黑為黃,今人但知鹿馬一語。《高僧傳》載:支道林嘗養一鷹,人或問之,答曰:“當以神俊。”令人但知其賞馬,不知其賞鷹,惟坡公有《支遁鷹馬圖詩》。《世說》,郭林宗還鄉裏,送車千乘,獨李膺與林宗兵乘薄苯車,上大槐阪。觀者望之,若喬松之在霄漢。羹世止知同舟而不言同車。

◎王延

明尚寶少卿王延喆,文恪少子也。基母張氏,壽寧侯鶴齡之妹,昭聖皇後同產。延喆少以椒房入宮中,性豪侈。一日,有持宋槧《史記》求粥者,索價三百金。延喆紿其人曰:“姑留此,一月後可來取直。”乃鳩集善工,就宋版本摹刻,甫一月而畢工。其人如期至,索直,故紿之曰:“以原書還汝。”其人不辯真贗,持去。既而復來,曰:“此亦宋槧,而紙差,不如吾書,豈誤耶?”延喆大笑,告以故,因取新雕本數十部,散置堂上,示之曰:“君意在獲三百金耳,今如數予君,且為君書幻千萬億化身矣。”其人大喜過望。今所傳有震澤王氏摹刻印,即此本也。

又有持琥珀求售者,中有蜘蛛,形狀如生,索直百金。延喆謂蛛果生耶?曰:“然。”然則碎而視之,果爾即償百金,否則一錢不直。手碎之,果有生蛛自內躍出,行幾上數巡,見風化為水。乃立以百金償之,其豪快如此。

◎聖泉

貴陽城西南,有聖泉,有貴人至,輒沸起,驗之百不失一。滇逆將倡亂,雲貴總督甘公文暨諸大吏,一日遊泉上,泉不沸,怪之。未幾亂作,甘死之。又陸郟縣(次雲)說,孫可望在黔中時,有僭逆之誌,至泉卜之,水竟不至;可望怒,以炮擊之,今泉上石欄,炮痕尚存。

◎蘇文

宋時諺雲:“蘇文熟,啖羊肉。”殿帥姚某性饕餮,每得坡公手帖,輒換得羊肉數斤,故坡有傳語“本官今日斷屠”之謔。杜祁公為相清儉,非會客不食羊肉。按宋時京官日支羊肉錢,故雲。

◎廈門磚刻

明季崇禎庚辰歲,有閩僧貫一者,居鷺門,(即今廈門。)夜坐,見籬外坡陀有光,連三夕。怪之,因掘地得古磚,背印兩圓花突起,面刻古隸四行,其文曰:“草雞夜鳴,長耳大尾。幹頭銜鼠,拍水而起。殺人如麻,血成海水。起年滅年,六甲更始。庚小熙皞,太平千紀。”凡四十字。閩縣陳衎盤生明末著《槎上老舌》一書,備記其語,至今癸亥四十四年矣。識者曰:雞酉字也,加草頭大尾長耳,鄭字也,幹頭甲字,鼠子字也。謂鄭芝龍以天啟甲子起海中為群盜也。明年甲子,距前甲子六十年矣。庚小熙皞,寓年號也。前年萬正色克復金門、廈門,今年施瑯克澎湖,鄭克爽上表乞降,臺灣悉平。六十年海氛一朝蕩滌,此固國家靈長之福,而天數已預定矣,異哉!

◎風聞

陳衎雲,風聞二字出《漢書·尉佗傳》:“風聞老夫父母墓已壞削。”又《晉書》,顧和對王導曰:“明公寧使網漏吞舟,何忍采風聞以察察為政?”

◎少正

陳衎雲:“少正卯其人名卯,而官少正也。當時魯、鄭皆有少正之官,列於卿,故子產亦稱少正。”按《氏族博考》雲:“以官為氏者有公正、宗正、少正、正令等。”蓋卯官少正,其後列國為此官者,子孫因以為氏耳。

◎郝氏遇仙

霸州郝恭定公(惟訥)母李太夫人,戶部侍郎傑之配也。孕公時,家有盜警,夫人倉卒墜樓傷股。忽有老嫗詣門,自言能療,且曰:“腹中兒當大貴,吾並活之。”先一手摩股,久之,投藥少許,骨格格有聲,遂相屬,胎竟不墮。酬以金帛,辭弗受,竟去,不知所之。後公中順治丁亥進士,歷官左都御史、工、刑、禮、戶、吏五部尚書。

◎神黃豆

神黃豆,產滇之南僥西南彜中,形如槐角,子視常豆稍巨,用筒瓦火焙去其黑殼,碾作細末,白水下之,可永除小兒痘毒。服法:以每月初二日、十六日為期,半歲每服半粒,一歲每服一粒,一歲半每服一粒半,遞加至三歲,服三粒,則終身不出痘矣。或曰:按二十四氣服之,以二十四粒為度。雲南趙玉峰(士麟)中丞、王子玠(瑜)刑部說。

◎癸亥地震

康熙癸亥十月初五日,山西巡撫穆爾賽疏報:太原府屬地震,凡十五州縣,而代州崞縣、繁峙為甚。崞縣城陷地中,毀廬舍凡六萬餘間,與丁未山東、己未京師之災相似。

◎族望

唐人好稱族望,如王則太原,鄭則滎陽,李則隴西、贊皇,杜則京兆,梁則安定,張則河東、清河,崔則博陵之類。雖傳誌之文亦然。迄今考之,竟不知為何郡縣人,殊可恨。宋人罷官者多居近畿,不歸其鄉,死即葬焉,子孫亦遂占籍。如鉅野晁氏、東萊呂氏、華陽範氏、梓州蘇氏(易簡),代居京師。又如歐陽居潁而葬新鄭,蘇公居許而葬郟。後世過廬陵、眉州者,豈復可尋其仿彿耶?此二者至明乃無之。

◎魚石

前即墨令周屺公(斯盛)說:汧陽縣有魚石,如饅頭狀,破之即成兩石,各有一魚形,鱗鬣宛然,以手摩揩之,作魚腥雲。此山一溪中所產石子盡然。溪有魚石娘子廟,求石者必禱之,不禱則石皆無魚也。前郟令陸雲士(次雲)又說:新昌縣有水簾洞,洞口出石,亦如饅頭狀。人戲雲欲得糖者,或肉或菜者,破之一一逼肖。造物狡獪如此。

◎叫蛇

粵西有叫蛇,能呼人姓名,應之即死,然性畏蜈蚣。逆旅主人每以篋貯蜈蚣,客至輒授之,令置枕旁雲:“夜半舍外有呼姓名者,慎勿應,但開篋縱蜈蚣,蜈蚣即徑去食蛇腦,已,仍還篋中。”

◎泰山孝子

順治十年四月,泰安州知州某於泰山下行,忽見片雲自山巔下,雲中一人,端然而立,初以為仙,及墜地,則一童子也。驚問之,曰:“曲阜人,孔姓,方十歲。母病,私禱太山府君,願殞身續母命。母病尋愈,私來舍身巖,欲踐夙約,不知何以至此。”知州大嗟異,以乘輿載之送歸。

◎蘇公墓

郟縣二蘇公墓,明末劇寇吳宗聖作亂,松柏剪伐無餘。順治初,知縣張石只(篤行,章丘人,丙戌進士)至,謁墓下,復為封樹立碑,增植松樹千餘株。題詩雲:“峨眉遙望獨傷情,樹盡碑殘野草生,莫道荒村煙火絕,山家今日是清明。”是夜夢一青衣曰:“東坡遣致謝。”問先生今何在?曰:“在臨汝,公至彼當相見。”是歲七月,以事至汝州,有青衣款門,遺一卷,乃東坡墨跡《蜀岡送蘇伯固之嶺南》五言詩也。青衣忽不見,張異之,因命工摹勒於石,自記其本末如此。

◎洞溪物產

陸次雲《洞溪纖誌》所載物產有絕奇者,略記於此。風鬼,出黔中,無形無影,能以旋風攝人。夜叉,產蜀之黎州,穴生,長七尺,亦名曰玃,路見婦人,盜之入穴,生子以楊為姓。木客,產粵洞中,衣服舉止與人不異,在恍忽有無間,野婆,亦產粵西,狀如嫗,陟險如飛,遇男子,負去求合。嘗有人刺其腰間,得一玉印,篆文莫能識。黃丈鬼,生東粵,身著黃衣,能為疫癘。潛牛,居江中,能上岸與牛鬥;角軟,入水濡之,復鬥,其力甚銳。肉翅虎,飛而下山,食人;食已,復飛去。《月山叢談》雲:“夔州府有鬼物,名小神子,高尺餘,一二十為群,依人以居,自景泰間始有之。皆異聞也。

◎成御史遇仙

前御史樂安成公寶慈(勇),明崇禎中,以疏救黃公石齋(道周)譴戍。鼎革後,隱昆侖山中。一日大雪,登絕頂,遙見松林中有人僵臥,意其凍死,趨而視之,四面皆積雪,無人跡。其人衣木葉,臥處丈許獨無雪,見公至;蹶然而起,曰:“候公久矣。”問其年,雲:“不記年歲,只憶少在京師見楊椒山赴西市,遂發憤出家學道耳。向見左蘿石、沈周泉二公,托訊公起居,故候於此。”問二公何在?曰:“在上帝左右。”因又言,二公每欲薦公自代,沈公雲:“成公正人,顧嘗疑我,今其疑須釋。”成公聞之,惘然有間,曰:“昔沈公疏論漳浦,遺書及我,我不答。此事人無知者,誠不妄矣!”道人自言有長生術,當授公。公曰:“吾陳人也,以速死為幸,長生何為?”道又曰:“聊試公耳。二年後清明日,當偕二公候公。”言畢謝去,步履如飛。公果以康熙戊戌清明無疾而逝。

◎響豆

同年李侍郎奉倩(迥)言:樂安縣有孫公者,年九十,強健如四五十歲人,自言生平惟服響豆。每歲槐子將熟時,輒令人守之,不令鳥雀啄落。既成實,即收作二枕,夜聽其有聲者,即響豆也。因棄其餘,如是數易而得響豆所在。每樹不過一枚,每歲服不過一粒,如是者數十年矣,無他術也。

 卷二十一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