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州敎會庚子被難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汾州敎會庚子被難記
作者:鄧文儒
1930年4月

刊於《真光雜誌》民國十九年四月第廿九卷第四號。作者確實卒年未詳,珍珠港事件後,因是教會職員,被捉至日本憲兵隊,受毒打而亡。

  滿清光緒八至十五年間,美國敎士冕得祿唐德二君,先後蒞晉,身服華裝,遊行各地。因華語欠通,祗藉贈送聖書播揚眞理,漸設敎堂於汾州。十六至二十一年間,有賈侍理艾渥德二君,與文阿德醫士,相繼來汾,傳道施醫。彼時人咸以島夷視之,以洋鬼子三字稱之。然因他敎徒舉動蠻橫,恃勢凌人之影響,各界人士,久蓄恨惡洋敎之心,故有以贈書傳敎爲善買人心,實謀吞併中國!並摘心挖眼!置毒藥於井!等等駭人聽聞之謠傳。二十二至二十六年間,謠傳尤甚。民人仇敎之心,日深一日。不意於二十六年四月初旬,義和團由洪洞縣傳至汾州,凡十歲以上,二十歲以下,不論男女,凡能熟習其術者,端立閉目,口誦『弟子奉請,三霄聖母,唐僧沙僧,八戒悟空』之句,霎時拳脚亂舞,揮刀弄棒,口中喃喃作殺洋鬼子語;一若有神鬼附體者。四月下旬,有旅客某甲,行經城東十里之潴城村,因天氣炎熱,歇於村外井旁,以待汲水者至,冀可飲水止渴。突有該村練習妖術一農夫,大聲吶喊曰:快來看,二毛子往井裏投毒藥了!登時同習妖術之男女各二人,男者自稱爲義和團,女者自稱爲紅燈罩,各持鐵鍬棍棒,直撲井旁!狀甚凶橫!向某甲曰:爾到此何幹,是洋人所僱往井裏投毒藥者乎?某甲答以待水止渴,且不在洋敎。匪等不容分訴,並謂此等害人之洋奴,報應到矣。即上前以木鐵亂毆,某甲無辜,遂死於非命!當時知汾陽縣事之沈士林公,秉性剛直,聞此凶耗,即帶差前往,匪等仍揚揚得意,自號神兵,卒被逮捕,從重責罰。遂出告示云:

查義和團,本爲邪敎支流,由他省蔓延三晉,妖術惑衆,殘害無辜。昨日城東潴城村,有自命義和團紅燈罩男女匪徒,擊斃行人,兇暴已極,若不早爲懲辦,無以鎭邪惡而儆效尤。除對該匪等從重笞責外,男匪某某等,枷號示衆,女匪某某等,交夫家領囘,嚴加管束,毋違特示。

  自此妖氛遂熄。公復出示,保護敎堂,全境漸告安謐。正在風平浪靜之際,倐爾禍星西來!即魯撫毓賢,清廷因其縱匪仇敎,誠恐惹起外交,遂調晉省。彼時正值天旱,該撫履任未久,凡有敎堂諸邑,遍貼告示云:

晉省久旱不雨,皆因洋人借敎煽惑,勸人勿敬鬼神,大干上天之怒。茲有神兵將降,殲滅異敎!凡爾人民,皆當同心起義,以助天功云云。

  當時雖有若是之佈告,然汾州方面,因有公正嚴厲之縣令,匪徒俱斂跡,尚未敢滋事。不幸於六月初旬,毓賢特委徐繼儒充任汾州府知府。秘授盡戮洋人及華信徒之機宜。某接任後,即邀縣令,商議殺戮方策!公云,『撫台之命,自應遵行;惟聞各省洋人,被殺已多!外洋各國,必以重兵合力來攻。依卑職之見,莫若遣派差役,駐守敎堂四周,名謂保護,實則監視。若我國勝,彼此即殺之,以符撫台之命;若洋兵勝,吾儕可得保護洋人安全之功。』某聞所建言,欣然從之。公遂照所議施行。時有邑紳呂振山者充團勇管帶,行爲卑鄙,奸巧異常,貪黷無厭,聲名狼藉,久爲邑人所唾棄。彼因知西人所處之環境,即向西人進言曰:撫台密令知府殺戮汝等,因與我相知有素,約我商議,我即代汝等求情,已蒙照准。復因預防匪徒擾害,已飭縣令派役駐守,汝等可高枕無憂矣。西人誤信其言,視爲救命恩友,遂各出其金洋,金表,鑽戒,狐裘,貂皮,諸珍物以酬之。初不知某人面獸心也。彼乃一面欺哄西人,冀得其財物,一面獻計於某曰:今府尊受撫台殲滅洋人重要使命,若遲遲不行,必誤公爲通洋;若急殺之,又恐洋兵戰勝,咎歸府尊;卑職思得一策,盡在府尊取决。城東三十里有村名南開社者,可派多人裝作義和團,各持刀劍,伏於東高糧田內;卑職帶領團丁,以護送洋人抵津爲名,行經該處,以槍聲爲號,伏者四出截殺之!南開社者,洋人之罪難以開赦也。(諧音)義和團神兵也,借該地殺戮之,正所宜耳。若我國軍勝,在撫台方面,即不擔違命之咎;若洋兵勝,即將殺戮之咎,歸之義和團。某嘉其計,遂許之。縣令公,聞而力諫,不納。公退而嘆曰:國家將亡矣!卒於七月二十一日,美敎士賈侍理夫婦及女公子愛花艾渥德夫婦及女公子洗禮兒喜,丹麥敎士羅登夫婦,美國敎士,在南開社村,同時殉難。縣令公,終被某彈劾卸任。公臨行作詩嘆曰:

無端妖孼遍汾州。力挽狂瀾挹注流。適從何來徐孺子。不堪已極呂温侯。白彪嶺峻迷朝霧。(城西北三十五里之嶺)鐵鳳城高起暮愁。(汾州城垣之上有鐵鳳)惟有西河卜子夏。(西河汾州古名)派分洙泗水長流。

  次年即(二十七年)文公阿德,在孝義縣,訪得逃犯呂振山,當即報縣捕拏,解送太原,判决永遠監禁。民元兵變,某越獄返籍,親詣敎堂認罪求饒。敎中領袖,本基督之訓,不咎旣往。不數月,某遂病歿矣。

  當西人殉難之日,同行之華人費起鶴君,尚幸得虎口餘生。其餘之華信徒,有被威迫反敎者,有用重刑拷打者,有被收入監獄者。嗣得官府出示保護,諸人方脫危境。迨文公阿德,隨美使返華,辦理敎案,事畢之後,滿清政府降旨,在西人殉難處,立碑旌烈焉。(錄華北公理會月刊第四卷第一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