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母張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沈母張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孺人姓張氏。曾祖璠,祖錦,父沂,以貲雄海上。孺人年十七,歸沈君垣。沈君自少不能治生,遇有賦調,輒轉徙避之。孺人常椎髻單衣,步從其夫,至則與女奴共操作,終不以父母家有所覬望。沈君時大困,意不能無懟,孺人俯嘿而已。母老且病,兄鴻臚君梓在京師,孺人日夕侍湯藥不去側,母以是安之。平生無疾病,一日之後園,右食指為棘所傷,血濡縷,遂至大疾,嘉靖三十年十一月初一日也,年五十有一。殯殮不具,鴻臚君經紀其事,葬之吳塘之源,實以其年十二月初八日。子男二人,大有、大成。女一人。

大有從予遊,予素知孺人之愛其子,每告歸,必問所習,大有對之辨析,即喜見於色。吾妻沈之自出,呼孺人為嫂,然年最少,孺人嘗在他所,未嘗相見。先五月吾妻死,孺人獨曰:「嗟乎,賢者固不能久生於今世!」因流涕累日。予屏居安亭江上,十餘年矣,自遭此痛,回首平生,惘惘無可向人道者,或譏以私喪逾禮,而不知實有身世無窮之悲,聞孺人之言,而為之屢慟焉。及是大有來請銘,思其言尤悲,因序而銘之。銘曰:

嗟生之厚,而數之蹇。不忮不求,君子之選。生有令辭,是以銘於茲。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