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河南先生文集 卷第十四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卷第十五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十四

 誌銘

  故三班奉職尹府君墓誌銘

  故將作監主簿陳君墓誌銘

  故永安縣君李氏墓誌銘

  故夫人王氏墓誌銘

  故鄉貢進士謝君墓誌銘

  故朝奉郎行許州陽翟令贈太常博士趙君

   墓誌銘

  故供僃庫使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尚書兼御

   史大夫知覇州軍州兼管内勸農事上騎


   都尉南陽郡開國公食邑三千八百户張


   公墓誌銘


  故朝散大夫尚書刑部郎中直昭文館上柱


   國賜紫金魚袋陳公墓誌銘


  故三班奉職尹府君墓誌銘并序


先君先夫人之第三子名湘字巨川年二十有四


天聖五年五月九日以疾卒景祐五年十一月二


十八日葬河南夀安仲兄洙泣而誌其壙曰巨川


少予三嵗幼同游嬉稍長俱就師起居食飲無一

異然予好論議古今徃徃與先生辯是非巨川獨


喜静不參一言人皆材予以謹厚名巨川年十七


由大父廕得官初榷SKchar師酒又掌衛州牧馬與予


别三年予在京師巨川以疾來告遽徃已不克見


他日視篋中得手抄歴代史及兵家書總數百巻


及觀所見邊事欲國家變五代襄制籍兵於農以


紓用又以西北帶邊凢百餘堡戍兵寡敵至不足


爲捍防不若省堡戍増屯要害如唐三受降城天


德軍之比其言㴱切而著明其大要若此嗚呼名


弟謹厚則信矣觀其材又能以重持之予何及哉

予何及哉先君先夫人諱氏官封已載墓表娶木


氏一男一女木氏及女後巨川一年皆卒男名材


謹慤不三氏葬此而後異其域弟之葬得與先君


同域在地之丙周術之云


  故將作監主簿陳君墓誌銘并序


陳君名賡字仲雍鄴郡安陽人舉進士累上不中


第自試其業曰始吾好夷吾書通其變能使國以


富强期少用于世以盡其術念非進士無以進今


數絀年且衰所藴蓄訖將不用其施吾家遂罷舉


専治生業是時君母夫人在兄貫始有位于朝頼

君奉養日益充其治生用術至精年豐凶與物上


下斂散急緩皆有宐日不為汲汲嵗較之則大有


餘用是鄉里稱其長者以兄廕得試將作監主簿


明道二年七月十八日以疾終于家年六十父芳


贈尚書刑部郎中母解氏封福建縣太君娶劉氏


温州防禦使平之女弟和順能持其家法後君二


年卒生六男安仁安世安國安上安静安民一女


尚幼安仁由世父廕補太廟齊郎安世試將作監


主簿餘皆舉進士兄貫今為刑部郎中直昭文館


君以景祐五年正月二十三日葬于河陽太平鄉

北門里先君之墓以夫人祔焉銘曰


賢者以道進退無失得其次尚功名以術濟其用


不則施其家以仁其宗要其歸異夫獨善者是不


以無用廢有用乎


  故永安縣君李氏墓誌銘并序


夫人姓李氏濮陽人父獲累贈尚書令母劉氏追


封齊國太夫人李氏世衣冠積産甚厚諸女雖幼


皆預為嫁具禮器服必以稱及夫人笄仲兄今徐


州丞相由進士貢數不中第貲少衰夫人持奩中


物盡内於丞相曰兄以義氣為鄉里重寒士頗仰

給此以濟兄用丞相竒其識隂擇節士為之配是


時丞相與鄴郡陳公交甚驩俱以名稱京師景徳


中同年又科第夫人遂歸陳公陳氏官州縣十餘


年丞相位通顯夫人未嘗以兄勢卑其夫族事先


夫人能勤禮自待承顔下色無小怠先夫人年過


八十多病食飲起居須夫人乃安陳公禄既豐或

勸夫人厚玩服以自貴重夫人曰始吾生大家嘗


以約自守及從吾夫為小官浣衣粒食裁自充然


吾夫人不以貧自病者以吾安於約故也奈何敗


吾素守耶夫人通釋氏書性慈恕不妄語言授封

永安縣君以某年某月日終於河内武陟之私第

年四十四生子五人安石安定俱以廕補官女四


人適某人公名貫會為刑部郎中直昭文館景祐


五年正月庚申葬夫人於河陽太平鄉北闕里安


石 與予善求文誌其墓壙銘曰


不以財自私或失以侈能以約自持或病以嗇兼


二者而無譏君子之難矧在婦惠夫進以顯子多


而才雖奪之年孰為大哉


  故夫人王氏墓誌銘并記

夫人故樞宻使丞相王文康公之第七女年十七

嫁將作監主簿陳安石五年五月十二日以病終


實寳元元年五月明年二月二日葬於河陽太平


鄉北闕里夫人在丞相子為最幼尤為家人所敬


重既笄以大臣女賜冠服嵗時得朝見中宫性至


孝居丞相喪號呼不食中外姻族來弔者相與為


寛辭以譬之夫人毁頓無生意弔者莫忍視更為


之致哀夫人持法自約始終無違其容止皆充其


徳焉安石鄴郡冠族父貫今為尚書郎守本郡安


石及夫人之兄益柔皆與予游道夫人行實俾予


次之繫之以銘曰

孝本乎性推之爲仁睦於夫氏由乎事親年弗與


俱嗚呼夫人


  故鄉貢進士謝君墓誌銘


君諱昌言字仲謨其先太原人父某贈大理評事


始家河南爲大族君少好學屬文㴱沉有局量與


人交不喜評論其短長然於賢已者必加厚焉舉


止藴藉雖飲酒至醉猶不少失法度士君子與里


閭小人俱以謹重目之故王丞相隋微時嘗依君


家及其貴用以恩欲酬以官親黨咸勸當益自附


結君不甚屈官亦終不及四由進士貢不得第以

景祐元年三月某日終於家母孫氏追贈永安縣


太君初娶王氏繼室傅氏故忠武軍節度使潜之


孫二子良臣良弼並舉進士女二一嫁太廟齊郎


 通一尚幼寳元二年 月 日二子奉君之喪


葬於北邙之原君母兄昌齡今官五品故先夫人


皆得追命焉君之伯君先姊寔洙之大母君於洙


大父之行也又嘗皆舉進士同硯席故詳其為人


銘曰


温温其淳矯矯其荘守學而固秉徳而嘗在家之


聞寔士之良葬從先君刻此銘章既寧既堅以永

其藏

  故朝奉郎行許州陽翟縣令贈太常博士趙

   公墓誌銘并序

公姓趙氏諱 字  幽州良鄉人祖 父 世

以儒衣冠遇亂無顯者幽州陷虜二年公始生幼

而孤鄉里少年率從虜教馳騁田獵頗以材勇自

奮公獨褒衣從先生游讀書汎通大義馳射亦過

人然不以能自名故得以文史進母嘗疾癰其呼

聲不絶公吮其潰毒痛即少止母慮傷其意後頗

隠其狀公視母色戚泣而吮焉數從虜師掌文記

得本縣主簿又為飛狐尉遷蔚州靈丘令雍熈中


王師至其地得歸京師授河南偃師令累調江陵


岐山義烏陽翟四令公性剛明尚義節其為吏遇


事敢决無留獄所至以强辨稱在江陵遇蜀李順


亂轉兵食自峽而上為羣吏先使者以狀聞制書


褒諭罷陽翟歸偃師家居舊制縣令過七十居其


官請老者得以東宫官致仕以是時年六十九居


其官請老家人以精力尚强勸其再調一邑以五


品還家公曰吾量力而止豈以虛名自役乎乃以


疾請後十五年年八十四終於家夫人劉氏慈明

有賢行後公十七年而終四子偕企及布一女適


進士張康世孫六人友文尚文子文温文秀文懿


文公之退居也命偕主家政及舉進士公在及已


登科兩佐使幕會為殿中侍御史再贈公為太常


博士夫人授封夀安縣太君 之喪偕企無存者

御  嗣子考吉卜葬公河南洛陽邙山北原夀


安 君祔焉銘曰

猗歟令人孝哉其淳厥艱在初和而不汙有美


其終恬乎其充邙山之地茲焉寧體祭以大夫公


卒有子

  故供備庫使銀青光禄大夫檢校尚書兼御


   史大夫知霸州軍州兼管内勸農事上騎


   都尉南陽郡國開公食邑三千八百戸張


   公墓誌銘


公諱顯忠字盡節其先樂陵人祖奉超為横海軍


大將顯名軍中父延斌國初以材武積功為捧日


左廂都指揮使富州團練使贈左武衛大將軍公


幼明慧語言拜起如成人七嵗得見 太宗皇帝


畱邸及即位給事殿省補殿直供奉官皆以寄班


冠其官稱汝隂有龍騎卒叛為盗命公捕之方合

闘為流矢所中拔去矢鏃摶衆益進遂破其黨以


功遷内殿崇班自是凡七遷由内殿承制歴禮賔


東染院西京左藏庫洛苑文思五副使至供備庫

使其所任之職即全邵七州饒信等州都檢校使


泗州天雄軍駐泊都監江淮都大提舉捉賊提㸃


河東路刑獄公事再為西京水南巡檢知嵐憲霸


三州事最後知霸州天聖九年十一月九日以疾


終於任年六十公性重慎寡言雍熙後數奉使四


方是時 太宗皇帝喜詢外事凡内臣使還見便


坐與語移刻或以應對敏給亟被恩寵妄者頗摭

細微事期以中傷人公止以所使事上聞他無一言


僚軰皆稱其長者然用是官亦稀遷天聖六年


為西京廵檢時莊獻明肅太后猶臨朝公因入辭


自陳開寳末以童子入侍當時晉寺舊人今無居


位者兩宫惻然問其官尚諸司副使遂命以正使


授之公出入省闥暨領州任逾五十年唯此命及


汝隂以功陞他皆用嵗勞或以例遷公泊然自守


未嘗有冒進怠為政尚寛易所至民宐其治御家


有法撫踈屬皆以恩知者尚其為人母安氏追封


河内縣太君娶郭氏封太原縣君後公一年而終

二子長正臣左班殿直卒次正守右侍禁三女長


適供奉官閣門祗𠉀王宗慶次適前并州司法叅


軍議汝賢次適供備庫副使彭再問孫三人長舉


三班奉職次凖次尚幼寶元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長孫舉奉公及太原君之喪葬於洛陽北邙山大


樊原銘曰


幼明而遇壯中而奮孝陞其族政試於郡持身以


莊秉心惟慎爰初暨終弗顛弗進葬洛之陽兮考


卜其順後世以嗣兮不隕令問


  故朝散大夫尚書刑部郎中直昭文館上柱

   國賜紫金魚袋陳公墓誌銘


公諱貫字仲通其先鄴郡安陽人父芳葬河陽今


為河陽人景徳二年中進士第累調杭州臨安秀


州嘉興二主簿懐州河内令用知已薦授祕書省


著作佐郎刑部詳覆官歴祕書丞太常博士為審


刑詳議官監左藏庫判河南府知衛州事入尚書


省為屯田度支兵部三員外郎知涇州事移利州


路轉運使又為陕西河北河東三路轉運使三司


鹽鐡判官由河東入為三司户部副使遷鹽鐡副


使景祐四年授刑部郎中直昭文館知相州事寳

元二年罷州還過河陽寝疾以十一月二日終於

家年七十二公少倜儻有異節通孫吴諸兵法喜

議邊事咸平中大將楊瓊王榮喪師公詣闕上言

前日不斬傅潜張昭允使瓊輩畏死敵而不威陛

下法今不更其制後當益弛宐著令凡合戰而奔

者大校悉戮之大將戰死禆將無傷而還與奔軍

同軍衂城圍别部力足救而不救者以逗遛論執

政以瓊輩已即罪議遂格又論形勢選將練卒三

篇皆上之其形勢篇論兵法地有六害今北邊既

失古北之險然自威虜城東距海三百里其地沮

澤墝埆所謂天隙非虜勢能入由威虜西極狼山

不百里地廣平利馳突此必爭之地凢爭利之地

先居則逸後趨則勞宐有以待之其選將篇昔李

漢超守瀛州虜不敢犯關南尺寸地今將帥大槩

用恩澤進雖以謹厚取信然卒與敵遇不知所以

為方略故虜勢益張兵折於外者二十年此選將

得失之故也其練卒篇論國家收天下材勇以僃

禁旅皆頼賜與恬休息乆不知戰闘事當以衛京

師不當以戍邊  莫若募其土人𨽻之大小軍

又藉丁民為府兵使北兵扞狄西兵扞戎不獨審

練敵情習熟地形且皆樂戰闘無驕心及北方請

盟公復上言虜數犯塞駈掠民數十萬今乗其初


通宐出内府金帛以購之虜嗜利必歸吾民自河

之北戴徳澤為無窮矣公既舉進士廷中唱第得


同出身上顧其姓名曰是數上邊事者擢賜第二


等及第公為吏尚嚴明持法不私所臨州奸慝無

所貸嫉盗賊為最甚涇州有惡少輩畏公嚴相與


為恐惟言期不敢犯及公遷去其父老遮道流涕


曰願公畱三載使不肖子乆公化得終為善良其


領財賦校簿籍有毫釐蔽欺必窮治之常曰吏視

官物如已物庸非忠乎在利州遇嵗饑葢以職田


穀以賑民民有積穀以覬利者皆令自占其數計


口以畱其領餘盡發之所濟萬餘人制書褒諭在


陜西議罷塞上堡柵孤逺不足為鎮守者在河北


請决徐鮑曹易四水以興屯田詔皆訓其利害焉


靈夏之違命也公慨然曰吾四十年為 國家論


邊事㑹天下乆承平謀説之不用今老且病忠力


不効豈非命耶乃抗疏以為凡料敵勢患老大入


而幸其不來者皆不足以計議大今所守之塞地


敢董阻非弱戰之引若其驟至並客體異設伏出

奇則勝勢在我如虜不大入徒以游兵擾吾邊候


則當益修守備師無還期財殫民勞其患滋大爲


今之策宐誘之以利激之使怒軍法善戰者制人


不制於人能使敵自至者利之也其文千餘言大

抵類此又嘗著兵畧十巻識者悲其志焉公之在


朝先君得以大理寺丞致仕累贈光禄少卿母夫

人解氏封福昌縣太君夫人李氏兖州丞相之妺


封永安縣君男子五人安石安守安期安道安禮


安石安道皆將作監主簿之官安定河南登封尉

而安期安禮俱皆太廟齊郎也有女四人適殿中

侍御史文彦博大理評事浦延熈將作監丞扈章


一尚幼其年二月二十二日嗣子奉公之喪葬於


河陽太平鄉北閻里永安君相焉而銘之曰


逹於事不疑其用明之至盡其忠不隠於上誠之


至壯嵗議邊白首益厲不以不試詘其言不以踈


逺易其志推公此心豈専功名葢以治國未能去


兵故兆謀於事先慮危於乆平壮哉遺文其沒猶


生得非於用明而於上誠者哉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