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河南先生文集 附録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河南集附錄

  本傳

尹洙字師魯河南人少與兄源俱以儒學知名舉

進士調正平縣主簿歷河南府戸曹參軍安國軍

節度推官知光澤縣舉書判拔萃改山南東道節

度掌書記知伊楊縣有能名用大臣薦召試爲館

閣校勘遷太子中允會范仲淹貶敕牓朝堂戒百

官爲朋黨洙上奏曰仲淹忠亮有素臣與之義兼

師友則是仲淹之黨也今仲淹以朋黨被罪臣不

可茍免宰相怒落校勘復爲掌書記監唐州酒稅

西北久安洙作敘燕息戍二篇以爲武僃不可弛

敘燕曰戰國世燕最弱二漢叛臣持燕挾虜蔑能

自固以公孫伯珪之強卒制於袁氏獨慕容埀

石虎亂乃幷趙雖勝敗異術大槩論其強弱燕不

能加趙趙魏一則燕固不敵唐三盜連衡百餘年

虜未嘗越燕侵趙魏是燕獨能支虜也自燕入於

契丹勢日熾大顯德世雖復三關尚未䀆燕南地

國初始與并合勢益張然止命偏師僃禦王師伐

蜀伐吳泰然不以兩河爲顧是趙魏足以制之明

矣并冦旣平悉天下銳專力契丹不能攘尺寸地

頃嘗以百萬衆駐趙魏訖敵退莫敢抗世多咎其

不戰然我衆負城有内顧心戰不必勝不勝則事

亟矣故不戰未嘗咎也原其弊在兵不分設兵爲

三壁于爭地掎角以疑其𫝑設覆以待其進邉壘

素固驅民以守之俾其兵頓堅城之下乘聞夾擊

無不勝矣葢兵不分有六弊使敵蓄勇以待戰無

他枝梧一也我衆則士怠二也前世善將兵者必

問幾何今以中才䀆主之三也大衆儻北彼遂長

驅無復顧忌四也重兵一屬根本虛弱纎人易以

干說五也雖委大柄不無疑二復命貴臣監督進

退皆由中御失於應變六也兵分則䀆易其弊是

有六利也勝敗兵家常勢悉内以擊外失則舉所

有以棄之符堅淝水哥舒翰潼關是也是則制敵

在謀不在衆以趙魏燕南益以山西民足以守兵

足以戰分而帥之將得專制就使偏師挫衂他衆

尚奮詎能繫國安危哉故師覆于外而本根不搖

者善敗也昔者六國各有地千里師敗於秦散而

復振幾百戰猶未及其都守國之固也陳勝項梁

舉關東之衆朝敗而夕滅新造之勢也以天下之

廣謀其國不若千里之固而襲新造之勢徼幸於

一戰庸非惑哉兵旣久弭士大夫誦習謂百世不

復用非甚𡚶者不談然兵果廢則已儻後世復用

之鑒此少以悟世主故迹其勝敗云息戍曰國家

割棄朔方西師不出三十年而亭徼千里環重兵

以戍之雖種落屢擾即時輯定然屯戍之費亦已

甚矣西戎爲冦遠自周世西漢先零東漢燒當晉

氐𦍑唐秃髮歷朝侵軼爲國劇患興師定律皆有

成功而勞弊中國東漢尤甚費用常以億計孝安

世𦍑叛十四年用二百四十億永和未復經七年

用八十餘億及叚紀明用裁五十四億而剪滅殆

䀆今西北涇原邠寧秦鳳鄜延四帥戍卒十餘萬

一卒歲給無慮二萬騎卒與穴卒較其中者總廩

給之數恩賞不在焉以十萬較之歲用二十億自

靈武罷兵計費六百餘億方前世數倍矣平世屯

戍且猶若是後雖有他警不可一日輟去是十萬

衆有增而無損期也國家厚利募人入粟傾四方

之貨然無水漕之運所輓致亦不過被邊數郡爾

歲不常登廩有常給頃年亦嘗稍匱矣儻其乘我

薦饑我必濟師饋饟當出於關中則未戰而西垂

已困可不慮哉按唐府兵上府千二百人中府千

人下府八百人爲今之計莫若籍丁民爲兵擬唐

置府頗損其數又今邉鄙雖有鄕兵之制然止極

塞數郡民籍寡少不足僃敵料京兆西北數郡上

戸可十餘萬中家半之當得兵六七萬質其賦無

他易賦以帛名者不易以五穀畜馬者又蠲其雜

徭民幸於庇宗樂然𨽾籍農𨻶講事登材武者爲

什長隊正盛秋旬閱當若寇至以關内河東勁兵

傳之䀆罷京師禁旅愼簡守帥分其綂專其任分

綂則兵不重專任則將益勵堅其守衞習其形勢

積粟多教士銳使虜衆無𨻶可窺不戰而懾兵志

所謂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其廟勝之策乎

又爲述亨審𣃔原刑敦學矯察考績廣課凡雜議

共九篇上之趙元昊反大將葛懷敏辟爲經略判

官洙雖用懷敏辟尤爲韓琦所㴱知頃之劉平右

元孫戰敗朝廷以夏竦爲經略安撫使范仲淹韓

琦副之復以洙爲判官洙數上疏論兵請便殿召

𡭊二府大臣議邉事及講求開寶以前用兵故實

特出睿𣃔以重邉計又請減併栅壘召募土兵省

騎軍增歩卒又上鬻爵令時詔問攻守之計竦具

二策令琦與洙詣闕奏之帝取攻策以洙爲集賢

校理洙遂趨延州謀出兵而仲淹持不可還至慶

州會任福敗于好水川因發慶州部將劉政銳卒

數千趨鎭戎軍赴救未至賊引去夏竦奏洙擅發

兵降通判濠州當時言者謂福之敗由參軍耿傳

督戰太急後得傳書乃戒福使持重母輕進洙以

傳文吏無軍責而SKchar乎行陣又爲時所誣遂作憫

忠辨誣二篇未幾韓琦知秦州辟洙通判州事加

直集賢院上奏曰漢文帝盛德之主賈誼論當時

事勢猶云可爲慟哭孝武帝外制四夷以彊主威

徐樂嚴安尚以陳勝亾秦六卿簒晉爲戒二帝不

以危亂滅亾爲諱故子孫保有天下者十餘世秦

二世時關東盜起或以反者聞二世怒下吏或曰

逐捕今䀆不足憂乃悅隋煬帝時四方兵起左右

近臣皆隱賊數不以實聞或言賊多者輒被詰二

帝以危亂滅亾爲諱故秦隋宗社數年爲丘墟陛

下視今日天下之治孰與漢文威制四夷孰與漢

武國家基本仁德陛下慈孝𢜤民誠萬萬於秦隋

矣至於西有不臣之虜北有彊大之鄰非特閭巷

盜賊之𫝑也自西夏叛命四年㫄塞苦數擾内地

疲遠輸兵久于外而休息無期卒有乘弊而起兵

法所謂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當此之時陛下宐

夙夜憂懼所以慮事變而塞禍源也陛下延訪邉

事容納直言前世人主勤勞寬大未有能遠過者

然未聞以宗廟爲憂危亾爲懼此賤臣所以感憤

於邑而不已也何者今命令數更恩寵過濫賜與

不節此三者戒之慎之在陛下所行爾非有難動

之勢也而因循不革弊壞日甚臣謂陛下不以宗

廟爲憂危亾爲懼者以此夫命令者人主所以取

信於下也異時民間朝廷降一命令皆竦視之今

則不然相與竊語以爲不久當更旣而信然此命

令日輕於下也命令輕則朝廷不尊矣又聞羣臣

有獻忠謀者陛下始甚聽之後復一人沮之則意

移矣忠言者以信之不能終頗自詘其謀以爲無

益此命令數更之弊也夫爵賞陛下所持之柄也

近時外戚内臣以及士人或因緣以求恩澤從中

而下謂之内降臣聞唐氏政衰或母后專制或妃

主擅朝樹恩私黨名爲斜封今陛下威柄自出外

戚内臣賢而才者當與大臣公議而進之何必襲

斜封之弊哉且使大臣從之則壞陛下綱紀不從

則沮陛下德音壞綱紀忠臣所不忍爲沮德音則

威柄輕於上且䀆公不阿朝廷所以責大臣今乃

自以私昵撓之而欲責大臣之不私難矣此恩𠖥

過濫之弊也夫賜予者國家所以勸功也比年以

來嬪御及伶官太醫之屬賜予過厚民間傳言内

帑金帛皆祖宗累朝積聚陛下用之不甚𢜤惜今

之所存無幾疎遠之人誠不能知内府豐匱之數

但見取於民者日煩卽知畜於公帑者不厚臣亦

知國家自西方宿兵用度寖廣帑藏之積未必悉

爲賜予所費然下民不可家至而戸曉獨見陛下

行事感動爾徃歲聞邉將王珪以力戰賜金則無

不悅服或見優人所得過厚則徃徃憤歎人情不

可不察此賜予不節之弊也臣所論三事皆人人

所共知近臣從䛕而不言以至今日方今非獨四

夷之爲患朝政日弊而陛下不寤人心日危而陛

下不知故臣願先正於内以正於外然後忠謀漸

進綱紀漸舉國用漸足士心漸奮邉境之患庶乎

息矣惟㴱察秦隋惡聞忠言所以亾遠法漢王不

諱危亂所以存日親盛德與民更始則天下幸甚

仁宗嘉納之改太常丞知涇州以右司諌知渭州

兼領涇原路經略公事會鄭戩爲陜西四路都總

管遣劉滬董士廉城水洛以通秦渭援兵洙以爲

前此屢困于賊者正由城砦多而兵𫝑分也今又

益城不可奏罷之時戩已解四路而奏滬等督役

如故洙不平遣人再召滬不至命張忠徃代之又

不受於是諭狄青械滬士廉下吏戩論奏不已卒

徙洙慶州而城水洛又徙晉州遷起居舍人直

圖閣知潞州會士廉詣闕上書訟洙詔遣御史劉

湜就鞫不得他罪而洙以部將孫用由軍校補邉

自京師貸息錢到官亾以償洙惜其才可用恐以

犯法罷去嘗假公使錢爲償之又以爲嘗自貸坐

貶崇信軍節度副使天下莫不以爲湜文致之也

徙監均州酒稅感疾沿牒至南陽訪醫卒年四十

七嘉祐中宰相韓琦爲洙言乃追復故官及官其

子構洙内剛外和博學有識度尤㴱於春秋自唐

末歷五代文格卑弱至宋初柳開始爲古文洙與

穆脩復振起之其爲文簡而有法有集二十七卷

自元昊不庭洙未嘗不在兵間故於西事尤練習

其爲兵制之說述戰守勝敗䀆當時利害又欲訓

土兵代戍卒以減邉費爲禦戎長久之策皆未及

施爲而元昊臣洙亦去而得罪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