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東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十五 河東先生集 卷第十六
宋 柳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河東先生集卷第十六

             門人張 景 編

   故如京使金紫光禄大夫檢校司空知滄州

   軍州事兵馬鈐轄兼御史大夫上柱國河東

   縣𨳩國伯食邑九百戸桞公行状

公諱𨳩字仲𡍼曽祖佺祖舜卿皆不仕考承翰為監

察御史以公贈祕書少監世居魏公生于晋𨳩運末

㓜而卓異舉族竒之周𩔰徳末少監為南楽令公年

十三夜與家人衆立扵庭廡間有盗入其室皆驚畏

不能動公呼走取劍盜瑜垣而出公從而揮之断其

足之二指聞者歎其膽氣之異焉𥘉唐末構亂朱李

扼河相持魏爲干戈之地文儒蕩然學者名爲儒不

知爲儒之謂公凡誦經籍不從講學不由䟽義悉

暁其大㫖注觧之流多爲其指摘是從百家之說

魏迄隋唐間文史悉能閱之天水趙生老儒也持韓

愈文数十篇授公曰質而不䴡意若難曉子詳之何

如公一覧不能捨歎曰唐有斯文㦲其餘不足觀

也因爲文章直以韓爲宗尚時韓之道獨行扵公遂

名肩愈字紹先又有意扵子厚矣韓之道大行扵今

自公始也公方以述撰爲志博採世之逸事居魏郭

之東著野史自號東郊野夫作東郊野夫傳年踰二

十慕文中子王通續經且不得見故經籍之萹有亡

其辭者輒𥙷之自號𥙷亡先生作𥙷亡先生傳遂改

今名今字其意謂開古聖賢之道扵時也必欲開之

為𡍼矣今野史𥙷亡雖且不存而野夫先生二傳俱

在足以觀其志焉公為布衣神貌竒偉尚氣自信不

頋小謹凡所結交皆求豪傑有出扵人者視齷齪俗

儒軰不與言故大諌范公杲方好古學少有大名特

爱公文常口誦扵朝野間為公之譽世因稱為柳范

當時有名之士咸望公求交焉故閤老王公祜方守

魏公以書謁之時王公與陶糓扈載齊名未甞以文

許人及得公書謂公曰不意子之文出扵今世真古

之文章也自是學者益大信扵公公一日與所友者

坐酒肆酣飲其側有一士人亦與人酌氣貌稍異語

言時若可聴公問之士人通姓名即至自京師以貧

不能𦵏父母暨家之𢾗䘮聞府主王公祜名士也将

求之以㐮其事公召以與同席審之得實意甚可愍

謂之曰生之費将用㡬也曰得二十萬錢為可公潜

計復謂曰且就舍吾為生謀之公雖大族然以重義

好施頗耗其家以是人故竭其資蓄得白金百餘両

錢𢾗萬遣之議者以郭元振之義不能逺逼以是四

方之士㳺魏者畢㱕之故聲名喧赫扵逺邇及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屋擕文詣故兵部尚書楊公昭儉揚公曰子之文章

世無如者已二百年餘矣崖相盧公方在翰林一見

公謂公竒士無敵𨳩寳六年太祖御講武殿復試禮

部貢士公年二十有七一舉登進士苐太祖方注意

刑政厺州郡馬歩使立號新立司冦𠫵軍八年公释

褐首其任扵宋州九年以治獄稱職就遷録事𠫵軍

太宗即位四年親平晋擢公為賛善大夫公従駕督

楚泗八州蒭粟皆先期集事太宗嘉之㑹常⿰氵閠 -- 潤二州

羣盜𧺫命公知常州公至使諭盗曰吾来汝速㱕㱕

則生又厚賞汝不㱕将盡死矣遂設竒多捕𫉬咸戮

之賊惧稍稍有㱕者公撫慰之給府庫衣物𥝠出緡

錢益之自觧衣加其酋首皆致于左右或說公曰冦

不可近且虞或変之禍也公曰彼失𠩄則爲盗得其

所則吾民矣始惧死而我親爱之出其望也我亦赤

心感之未㱕者盡思㱕我矣果如其言不半歳闔境

肅寕遷殿中丞明年移知潤州拜監察御史潤人熟

公治常之跡也畏公如神明太平興國九年詔㱕出

貝州加殿中侍御史明年坐與兵馬都監執公事争

𨷖貶上蔡令時雍熈二年也公在常州多所殺戮蔡

人畏公之名也公即蔡悉召父老與言政有害民者

以利除之民有辞訟非故𨷖至傷者必盡其理而赦

之民皆曰公非不能震畏實爱我之深也督租賦不

以利𭄿諭其約而已民懐公仁莫敢逋負明年春大

舉兵取幽薊公率民饋粮従軍初王師将之涿州𢾗

與契丹𢧐有酋帥領萬餘𮪍與我軍帥米信相持不

觧忽遣使来𣣔降公知之謂人曰兵法云無約而請

和者謀也彼必有謀急攻之必勝時米信遲越二日

約未定酋帥驟引𮪍来𢧐後聞之盖矢乏徴矢于幽

州也其見机如此公自𣵠州還闕下乃上書乞從𫟪

軍効死太宗怜之復得殿中侍御史使河北多言𫟪

事太宗頗納之又上書曰臣以幽州未㱕匃奴未㓕

望陛下于河北用兵之地賜臣歩𮪍𢾗千令臣統帥

行伍况臣年今四十胆氣方高比之武夫粗識机便

如此則得盡臣子忠孝之道明年詔文臣中有武略

知兵者公𫯠詔改崇儀使知寕𫟪軍公至治以仁爱

士卒專訓練明賞罰冬十二月沿邉州郡相馳告以

契丹将犯邉急設俻居𢾗日連受八十餘牒公独不

告時宣徽使郭公守文主軍陣公馳書陳五事料

蕃賊必不犯𫟪契丹果不動其料敵如此寕𫟪者定

州慱野縣也以其控要始建軍以公莅之白萬徳者

鎮州真定人也為契丹貴人㳂界蕃族七百餘帳皆

萬徳徃来轄之慱野之豪傑或為萬徳姻族故人者

徃徃出入界上以見萬徳公潜知之乃隂結豪傑漸

與親宻夜引豪傑入臥内與之飲謂曰汝能為我説

萬徳則幽州可立取汝必為貴人也豪傑許諾公使

謂萬徳曰中原失幽薊六十餘年今朝廷大興師衆

必将取之尔生中國則朝廷為父母之邦奈何弃礼

義而事胡虜尔能南㱕則分茅列𡈽為公為侯世世

不絶功在史冊非尔何人也萬徳大喜使豪傑請約

公再使謂萬徳曰必也順動尔始終受虜文命可先

示我我崇儀之命亦為尔貭豪傑去未返㑹有詔罷

公㱕𨶕其夜豪傑返公曰尔⿺辶䖏止吾去矣因歎曰吾

将使萬徳為内應而宻奏于上我先以輕𮪍直走掩

其不備命諸将分道提精兵疾入則幽州可下也不

集吾事者非天矣夫抵𨶕下去知全州端拱元年也全

民方苦蛮冦先是全西溪洞有粟氏者聚族五百餘

口率常殺掠民虜民婦女以至户無積糗野無耕牛

皆為粟氐攘奪雖隻雞斗粟悉致民乏今朝廷遣使臣

置峽口香烟羊状等七寨禦之不能制其為患公至

乃出府庫帛製衣造銀帯暨巾㡌𢾗百副選衙吏之

勇力可使者得三人俾入溪洞諭粟氏曰天子择我

来此尔軰𠋣山恃嶮而害我民尔出當與尔賞與尔

屋為尔居與尔田為尔業不然将益兵深入盡㓕尔

𩔖矣粟氏惧留衙吏二人為盾其一與粟氏酋長五

人俱出公賜以衣㡌銀帯緡錢親犒勞撫慰謂吏民

曰粟氏自此不為尔患可犒之吏民争以鼔楽飲粟

氏居𢾗日公命粟氏乗馬還洞口約日并族而出至

日酋長先率𢾗十人来㱕不月携老㓜盡𢾗百口俱

至公賞犒如一遂营室而使聚居焉作時鑑一萹刻

石以誡之酋首詣京師太宗命五酋首皆爲全之上

佐官至今𬒳命服有俸給而完其族也太宗以公爲

能賜錢三十萬淳化元年移知桂州明年詔㱕明年

爲黥徒訴入臺獄貶滁州團練副使初公治全也有

僧暨吏教令人誣告公公劾之撻其背黥而送京師

至是二人謂罪不至此故公當之明年詔還復得崇

儀使賜錢三十萬命公知環州州與吐蕃接先是吐

蕃常與環人貿易環人悉詐其十秤其物直之増减

與漢價不𩔖蕃漢民多以北閗官司黨漢而虐蕃故

蕃情常怨於我公至平其斗秤一其物直擒民之欺

蕃者刑之蕃情翕然爱公每見公出歡呼號喜明年

春移邠州民方困輦饋初運稍絶再運又𧺫而発其

半冨民大賈悉蕩其業轉運使又遣使至𧺫苐三運

皆赴環州百姓惶駭聚𢾗千人争入州署號訴曰力

已不逮願就死于公矣與使者𧺫立属声諭之曰尔

無慮必為尔罷之因命吏遺書于運使曰開近離環

州知其粮草如不増大兵可有四年之蓄今蠺農方

作再運半癸老㓜疲蔽畜乗殆竭奈何又苦之如不

罷開即馳詣𨶕言于上前三日吏廻罷之邠民大呼

叩頭感公多泣下者闔境圗公像而拜之冬詔㱕邠

民擁城門不得出因夜濳厺時曹民多訟屡搆大獄

至道元年以公知曹州不𢾗月辭闘感息公上書言

祖父暨叔母而下皆未定𦵏願得近魏官謀𦵏也許

之秋八月賜錢二十萬移邢州明年𦵏尊㓜二十三

䘮求假㱕魏公遍撫其柩尽哀而声不絶者𢾗日皆

自誌其墓魏人以公孝爱之厚可化于世也明年太

宗升遐加如京使明年今上改元咸平公秩滿入覲

尋出知代州既受命又上書言𫟪亊及諌减省職官

訓練士卆書奏上頗悦之公至代代城多壞不葺公

曰皆太宗躬𬒳戎衣而有此地咫尺冦敵至何以禦

代之将帥不恥不能先公之謀皆沮其議曰𫟪冦不

動劳民不可公曰俟其動何及也力奏而葺之諸將

怨公公謂姪滉曰吾觀胡星有光雲氣多従北来犯

我境上冦将至也吾聞師克在和今諸将怨我若有

動彼必搆危于我也因奏曰代爲重地臣不材不可

居願得一小郡治之明年夏移忻州秋契丹果動九

月公上書乞聖駕起河北十一月郊祀畢十二月車

駕幸魏虜𮪍悉引厺明年春正月車駕還京師上以

契丹入冦皆由雄覇滄州路詔公知滄州兼兵馬鈐

轄二月公受命疽發于其首自忻乗肩SKchar至并州三

月有六日卒于并年五十有四公之仕也積階至金

紫檢校至司空兼秩至御史大夫勲至上柱國爵至

河東縣伯食邑至九百户公病亟命筆曰吾十年著

一書意今未畢可傳于世吾将死矣門人張景名其

書曰黙書其言淵深而宏大非上智不能窺其極公

以黙而著之後必有黙而觀之黙而行之者黙之義

逺矣㢤公以大儒名于天下學者率以公為蓍亀得

公一頋声名四出公好賓客楽道人善不以已之能

而揚人之不能也甞謂張景曰吾于書止爱堯典禹

貢洪範斯四篇非孔子不能著之餘則立言者可跂

及矣詩之大雅頌易之爻象其深焉餘不為深也么

經籍皆極聖人之心膂况經之下㢤厯代之㒷亡

治乱星辰氣候山川地理如示諸掌頗䆒隂符素書

孫武之術故其道不𣻉于物其為大賢人也天下用

文治公是以立制度施教化而建三代之治天下

用武治公足以削𭧂亂攘夷狄而成九伐之勛

惜乎不竟其用也哀㢤


河東先生集卷苐十六